关闭

帖子主题:金灿荣 | 当前国际形势、中国外交与中美关系

共 361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8481970
  • 工分:424295 / 排名:216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金灿荣 | 当前国际形势、中国外交与中美关系

一、当前中美关系及发展趋势

2017年的中美关系比预期的要好,特朗普当选到现在我们中美元首实现了互访,4月6日、7日习主席访问美国,11月8日到10日特朗普访问中国,中间还有一次在汉堡G20峰会,见了3次面,电话打了9次,双方还有6次写信,来往的密度比较高。

为什么比预期好呢?一个客观的原因,就是中美相互依存达到了很高的程度,利益汇合点很多,很多问题必须一块儿解决,比如说朝核,反恐,稳定国际金融市场,控制疾病传播等,大家都得一块儿努力。客观上,就是相互不喜欢也得一块行动,我想这是一个中美关系不能太差的客观原因。

主观上应该说中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4月初的时候,其实当时特朗普先生在国内地位并不稳定的,所以国内施政并不顺利,在这个情况之下习主席主动去拜访他,4月6日、7日到海湖庄园。后来双方又进行了4次高层对话,包括外交与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网络与执法对话、还有社会与人文对话,他来访问的时候我们给的待遇是国事访问+,这个努力是有回报的,至少矛盾没有得到发展,得到了控制。因此中美关系比预期得好。

我下面讲讲未来中美关系新背景。未来中美关系有三个新背景:第一,我们现在打交道的美国是一个分裂的美国,特朗普代表一派,反特朗普阵营是另外一派,非常地分裂。不光是中国,别的国家也觉得跟美国打交道很难,我去欧洲、去韩国、新加坡,他们现在都不知道美国可不可靠,他的许诺兑不兑现。所以现在全世界都有点糊涂,不知道该怎么办。

中美关系另一个新背景是中国人变得非常自信,美国人则认为我们是过度自信,有些美国学者甚至把我们叫“必胜主义”。“来之能战、战之必胜”,这是1月3日习主席在全军新年训练动员大会上讲的,这是建国以来头一次。美国也觉得跟中国打交道不习惯,因为美国习惯了一个低眉顺眼的中国,原来我们是韬光养晦的,现在中国突然怒目圆张,所以他们会吓一跳,觉得中国现在是过于自信。

第三个背景是第三方因素又开始起作用了。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是因为苏联的崛起,当时中美都不了解对方,因为23年没有交往,老打仗,但因为有第三方因素我们就走到一起来了。冷战以后,苏联解体,第三方因素就渐渐消失了,冷战以后无论是相互的斗争还是相互的合作都是因为双边的原因,但现在第三方因素又开始起作用了,像朝核、印度、日本、越南、澳大利亚等角色都在启动,第三方的参与让这个关系复杂了。

未来我们要处理的问题,从紧迫性来讲,2018年贸易问题是会很麻烦的,因为美国今年有11月份中期选举,现在两党的选情不明朗,共和党要想获胜的话我估计是要打贸易牌的。特朗普如果执政一年多要是把国会两院给丢掉的话,后面执政是很困难的,党内没法交代,他本人一定是很重视中期选举的,共和党也是很重视的,为了确保中期选举获胜,适当地打打贸易牌是政治上必要的,所以我推算今年中美贸易摩擦会比去年厉害。去年是口头,今年可能有实际的。

第二是朝核问题,我推算这个问题拖不下去了。过去朝核问题发生了,但大家都觉得朝鲜的能力很有限所以可以拖,但拖到现在就拖不下去了,朝鲜的能力在突飞猛进,怎么实现的突飞猛进我们不知道,也可能是朝鲜努力的结果也可能是外力帮助的结果,反正是突飞猛进了,到达美国的红线了,美国再想拖,像以前的战略忍耐,行不通了。今年无论是谈判还是武力打击,大概都会有一个结果,今年是朝核问题摊牌的一年,无论怎么解决,对中美关系都有影响。

第三是台湾问题。现在两岸的关系是不好的,应该讲台湾那边心里很焦虑,他们知道现在两岸的差距越来越大,1988年我们开始恢复两岸交流的时候,台湾的GDP是我们的45%,现在连5%都没有。于是台湾的动作也很多,12月11日,就在美国发布2018财年国防拨款法案的同时,台湾通过了新的公投法,大大降低了公投的门槛,任何公投议案只要1800人连署就可以提出来,上一次投票选民1/4通过就可以了,这个讯号是非常不好的,这是开玩笑了,公投是决定命运的事,只要四分之一的人就可以决定百分之百的人的命运,这个太荒唐了,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与此同时美国开始加强干涉台湾事务,美国现在把我们当对手,但是对我们的牌少了。首先是军事威慑力不够了,以前是有明显的优势,现在在第一岛链之内不知道谁威慑谁?这是什么概念?1600公里,在第一岛链之内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没有对手的,谁威慑谁是不知道的。所以这是一个新情况,美国的军事威慑失效了。

其次,经济制裁原来是很有效的,力量差距很大,现在制裁很困难。中美贸易结构中有一个很独特的现象,那就是中国对美出口差不多有一半是美国在华公司返销美国。中国有美资公司,结构上很难处理。另外就是中国现在块头是蛮大的,而且不是一般地大,中国按照汇率2017年GDP达到了美国的65%,按照购买力平价,即按照人民币的实际价格我们比美国多15%到20%,制造业大概2017年是美国的165%,制造业实际上是现代经济的基础,是“脊椎”,今天的对手是以前美国没有碰到过的,中国是个例外,中国的名义GDP是美国的接近70%,实际GDP是120%,制造业部分比美国多65%,这个对是他没有遇到过的,所以制裁也行不通。

另外,美国原来可以在外交上孤立中国,因为他们的小朋友多,他是一把手,但中国现在是二把手,人缘也不错,不知道谁孤立谁,所以外交这张牌也不行了。

还有是利用互联网,前几年在中国的网络上谁说共产党的好话就拍死谁,现在网络的气氛就不太一样了,所以网络这张牌也不行了。

四张牌,军事威慑、经济制裁、外交孤立、网络渗透都不行了,于是有了2018年12月11日美国国防拨款法案第1259条中跟台湾有关的内容,包括提升美台军事关系的等级,出售武器,邀请台湾参加军演,培训台湾的军官,最刺激中国的是建议美台军舰互访。这个非常麻烦。美国的航母往高雄港一停,台独分子们就找不着北了,局势就可能失控,所以就有了12月8日就有了我们的驻美公使李可新的一句话,“美国军舰停靠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而且他不是随便说的,是看稿子的,这一定是授权的。

总之,两岸关系不好的时候美国强力介入台湾是非常危险的,这是未来中美关系真正的大灾难。

二、2017年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国际上发生了很多事,大家用很多词来总结,我想用“不确定”这三个字总结去年的国际形势。

去年国际形势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确定。不确定有三个表现,第一是出现了逆全球化的趋势,主要是表现在美国,特朗普政府退出了巴黎气侯变化协定,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了全球移民公约,重新谈北美自贸区,和韩国重新谈自贸区等等,大家担心会不会出现逆全球化,这是对世界不确定作用很大的东西。过去30几年全球化凯歌前进,大家获益良多,包括中国,我们获利很多。但必须要承认全球化主要的推手就是美国,全球化是带来确定性的,逆全球化则带来不确定性。

另外是碎片化,碎片化有思想和现实两个层面。在网络上知识是可以选的,所以就出现了网络抱团的现象,你选的知识是你需要的知识,跟现实问题是不一样的,所以就出现了后真相,因为你要的信息都是你筛选过的信息,真实的信息不在你的知识库里面。网络出来了以后,知识也是碎片化的,关键是人们的认知尤其是理论性的认知是碎片化的,后真相、脱离真相的。思想越来越难于达成共识,大家很倔都觉得自己才是对的。还有就是现实开始碎片化,比如说美国内部的碎片化,欧洲的碎片化,中东碎片化,发展中国家也有这个情况。

第三是极端化,极端化现在处处都在发生,这也跟网络有关,现实问题导致了很多的教派现在非常地极端化,像穆斯林世界极端化的比例就在上升。迄今为止温和派的人还是很多,但极端化的比例肯定是不小的。现在不光是穆斯林极端化的比例在上升,别的教派极端化的比例都在上升。这三大趋势我觉得是很明显的,利益全球化、碎片化、极端化,导致了世界相当不确定。

这个不确定背后的根源是核心西方出问题了,就是美国和欧盟出问题了。

我现在把当今人类分成五个群体:第一就是西方,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群体,接近30亿人,世界上军事力量、科技力量、实体经济、制造业、金融、软力量都在他们手上,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一部分。

第二个部分就是穆斯林,穆斯林有16亿多,人口增长特别快,穆斯林现在最厉害的就是人口。

第三个就是中国,中国是一个独立的亚世界,中国是属于世界上的“逍遥派”,那个宗教我都不偏好,宗教到了中国就中国化,一视同仁,安心地赚钱发展自己。

第四个是“体制内造反派”,由两类人群构成,包括拉美和俄罗斯,他们和西方都有血缘关系但都受到了西方的排斥,他们对西方的排斥不接受,所以叫“体制内的造反派”。俄罗斯血缘上其实跟北欧很近,梅德韦杰夫明确地讲过,俄罗斯来源于西方归属也是西方,俄罗斯精英对西方是很认同的,可是他很悲剧,西方人不认他,他们认为俄罗斯人是杂种,身体里流着蒙古人的血,是野蛮人,所以俄罗斯的心里很委屈,就老跟西方闹,西方也老欺负他,所以关系变得很糟糕。

拉美也是同样的问题。拉美文化的主体是欧洲文化,是南欧的一支,就是西班牙和葡萄牙那支,叫伊比里亚半岛文化。然后,又混合了印第安文化和非洲文化。总体看,拉美精英认为自己是西方的一部分,但是,北美和欧洲同样也不接受他们。

附带说一下,北美移植的是北欧的一支文化叫盎格鲁萨克逊文化,北欧有三支文化,日尔曼、盎格鲁撒克逊文化,还有一个是斯堪的纳维亚文化,即北极圈国家的文化。其中到北美和加拿大建立殖民地的是海洋文化,就是盎格鲁萨克逊文化,这个文化是很厉害的。

如果说逆全球化体现在美国,碎片化主要体现在欧盟,英国脱欧,加泰罗尼亚独立,还有东部的乌克兰的问题,难民问题,暴恐问题,导致欧盟的问题很大。欧洲的核心是德国,现在德国的政府都不行了。

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特点不确定,最大的问题就是核心西方出了问题。

现在世界上出了事,很多国家第一反应是找美国,如果美国不想管或者是解决不了,肯定是找中国,不管中国愿意不愿意,世界上认定中国就是二把手的位置。这就是现在世界的基本情况,世界不确定但中国相对确定,为什么确定?政治相对稳定,经济升级不错,科技和国防爆发,国际影响力稳步扩大。

外部世界对中国的态度,西方国家很担忧,发展中国家很期待。

三、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的具体变化

第一,指导思想的变化,原来是韬光养晦,现在改成“奋发有为”。韬光养晦我个人认为在过去30年对中国外交是做了很好的贡献的,帮我们赢得了比较好的外部环境,在战略上一定要给予充分的肯定,在历史上要给予充分的肯定。中国按照小平的理论执行了30多年韬晦,实践的结果是战略上是好的,战术上有一点委屈。但是十八大以来我们的指导思想转向了有所作为,或者叫奋发有为。

第二,思想一变,定位就变了,原来中国的定位是地区大国,现在提出构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我们一般不说大国,一旦将大国定位为国家目标,中国的定位就变成世界大国。

第三,思想变了、定位变了之后,风格就变了。原来总是美国主动提倡议,我们被动反应,现在中国提的倡议又多又快,比美国还多,这就是新风格。

第四是新理念,现在全球层面我们有四个新理念,对未来、对全球的四个新理念,即人类命运共同体、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开放型世界经济、全球伙伴网络。具体的理念就多了,有十几个。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针对中美关系的矛盾提出新型大国关系的理念,目前美国是不反对也不接受。但从道义上讲,从历史角度上看,中国已经是得了先机了。

第五是新战略,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

第六是新方式,即双轨制,有积极参与现有国际组织,又建构中国主导的新组织,如亚投行、金砖银行等等。

第七是新实践,即在原来的大国外交、周边外交、发展中国家外交,多边国际组织外交之外,增加了四个部分,包括一带一路、保护海外利益、提升话语权、参与全球治理。

第八是在全球治理中提出了中国方案和中国哲学。我们参与全球治理有自己的想法和理念。与美国有四点不同:其一,我们永远以联合国为核心,美国永远是以他的盟友为中心,美国一讲话就是我和我的盟友怎么样,中国永远是联合国怎么样,从中国的历史经验来讲,中国以联合国为中心应该有它的道义优势,以联合国为中心相当于中国战国时代挟天子以令诸候,战略效用也不错。

其二,强调发展。美国比较强调安全,这说明美国是一个既得利益集团,强调发展更多还是代表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其三,强调建立全球伙伴网络。国家大小可以不一样,利益不一样、责任不一样,但身份一样就是伙伴。但在美国的体系里就是接受等级的,美国就是在最高,欧洲国家次之,盟友第三,之后是对手。

其四,是不干涉内政,而美国是坚持干涉的。

四、中国外交的成绩和挑战

十八大以来我们外交是有成就的。首先是在经济上,我们设立了新金融机构,推出了“一带一路”的倡议,在全球治理上不断地提“中国方案”,这是中国真正的外交成就。中国从经济入手是影响美国战略地位的,中国搞新的金融机构,搞新的全球倡议,参加全球治理,这个对美国来讲是挑战很大的。其次,在军事上、在文化拓展上也有所收获。

2017年中国外交总体完成得可以。中国外交2017年的主要任务第一是服务于十九大,第二是服务于经济的恢复,都完成了。

2017年外交工作的重点一个是办好两个主场外交,5月“一带一路”峰会和9月金砖峰会,应该说都完成了。另外一个重点是处理好三强的关系,即与美国、欧盟、以及俄罗斯的关系,现在应该讲处理得还行,因为中俄关系本来就很稳定,中欧关系也没有大的矛盾,不确定的是中美,但中美经过大量的努力处理得还好。

中国外交新挑战是四个,一个就是朝鲜核问题激化了,这是我们周边的第一挑战,就是朝核问题到了一个临界点,无论是谈还是打中国都遇到了很实在的压力。

第二挑战就是印太概念凸现,60年代就有经济学家谈过,后来2007年印度、澳大利亚学者从安全角度开始谈,谈了以后政府没有注意,但今年以来日本、美国、印度政府开始谈,这就比较严肃了。印太概念下面有两个同盟,一个是民主价值观同盟,这是美国推动的美国、印度、日本、澳大利亚,他们都有多党制,所以想搞一个民主价值观同盟。还有一个对中国威胁更大,美国在外围,由日本来具体推动的,日本、澳大利亚、印度、越南四国同盟,这个对我们的挑战很大。

第三是美国、日本、印度都有打台湾牌的迹象。

最后一个是新一轮的中国威胁论正在炒作,由于外界特别是美国觉得中国过度自信,所以他们借中国的过度自信炒作“新中国威胁论”,12月末美国前驻京记者潘文有一篇文章,说是新一轮全球中国威胁论正在形成,首先是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现在开始限制中国的投资,另外限制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文化交流,澳大利亚总理特伦布尔特地用中文讲“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日本就不用说了,印度开始限制我们投资,欧洲很多的国家也说有钱我不要,有政治目的,美国一向如此,现在美、日、澳、印、欧还真的是有反华或者说对中国威胁的共识正在起来。

上面就是中国外交最新的挑战,而且我认为这些挑战在今年都会比较激化,像朝核肯定是这样的,中印又可能出事,你想如果印度今年再越界一次,再谈判解决就说不过去了,这个很麻烦。另外台湾问题,美日印任何一方出的事都可能刺激他。

中国外交过去5年总体不错,但是恰恰因为我们中国的相对成功,引起了普遍担忧,新的矛盾又开始出现了,我们的硬朗的挑战正在形成。我个人相信习主席相信党中央了,他们本身是有办法的,但反正问题是摆在那,怎么解决仍然是需要大家共同努力的。

      打赏
      收藏文本
      37
      0
      2018/1/8 18:43:32

      本版热门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真功夫1072557802
      老王卖瓜式的文章,不卖力也不行,否则混不上教授。
      你的真功夫就是嘴淫吧。

      2018/1/10 23:34:08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金灿荣 | 当前国际形势、中国外交与中美关系

      2018/1/10 4:43:05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330147
      • 工分:23072
      左箭头-小图标

      老金有一个说的不对,欧洲的领导可不是德国,在政治上是法国以前英国意大利也排在德国前面,后来德国逐渐挤掉意大利又赶走了英国,而德国现在要在政治上也干掉法国在欧洲独霸。欧盟内部的这一系列倾轧几乎联动了世界上所有的动荡。除了亚太以外,可以说所有的因素都于此有关。实话说,希拉里和欧洲(主要是英法)很可能有分赃协议的,所以重返亚太的提出也不是偶然的。

      2018/1/9 19:48:12
      左箭头-小图标

      老王卖瓜式的文章,不卖力也不行,否则混不上教授。

      2018/1/9 15:49:33
      左箭头-小图标

      以泱泱华夏五千年文明的积淀,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2018/1/9 3:26:5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条记录] 分页:

      1
       对金灿荣 | 当前国际形势、中国外交与中美关系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