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当个警察也不容易------海底捞针记

共 73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12582271
  • 工分:505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当个警察也不容易------海底捞针记

1994年冬,我 们接到了一起报案,报案的是两个中牟县的农民,他们弄了两铁皮桶活鱼到市场卖,刚入市场就被一个面目凶恶的男子拉住,非说他们碰伤了他,要他们和他一块去医院看病,两个农民初入郑州,人生地不熟,两个人胆子也小,只能苦苦哀求放过他们。最后那男子提出最少拿一百块钱给他治病,但两个人鱼还一点没卖,身上的钱两个人凑起来也只是十块多。那家伙就叫了一辆黄面的,逼着两个人连人带鱼上了车,车出了郑州很远,把他们逼下了车,一调头扬尘而去。两个可怜的农民费尽辛苦回来报案,也只是记住了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和很瘦一个人和面的车牌的后三位数,我虽然非常同情他们,也只能详细记录了事情经过和他们的联糸方式,告诉他们如果破案,一定会及时通知他们,让他们出一口气。但茫茫人海,找这样一个人,谈何容易!接了我们材料主抓案件的郭副所长也只是说:"先搁这儿吧,这种半大不小的案子要想破,除非是海底捞针。"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夭后的一天夜里,我和一位同事一块去分局报批材料,明亮的车灯照在我们前边行驶的黄面的上,三个牢记的熟悉数字使我眼前一亮,我赶快指着那辆车:"追上去,截住它!"那个出租车司机知道了我们的来意,很爽快地踉我们回到了所里。他详细地说了事情的前后经过,并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那个人叫我在伏牛路和岗坡路口停车,却是没有钱付出租车费,他提出拿鱼顶帐,我不干,他只好到路口一个卖烟酒饮料的铁亭子里,好说歹说,借了老板三十块钱付了车费。"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非常兴奋:"他娘的,虽说是瞎猫碰上了死蚝子,咱也算在大海底下,捏住了个针头!"等到跟着司机指认那个铁亭子的准确地点,已经是后半夜了。笫二天把那个老板请到所里,他们果然认识,老板告诉了我们那个人地精确住址,还告诉我们那是个不知道几"进宫"的赖货,又是个吸毒的大烟鬼。至于那三十块钱,则是他没打算还,我也没打盘要。当天夜里,我们就把那个家伙抓了过来,两个铁皮桶也在他家里,还有十几斤冰冻的鱼。那家伙果然是个老鸟,不管你怎么问,人家就是给你来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不久毒隐犯了,哈欠连天,灰败地睑上满是鼻涕眼泪。他倒是盼着你狠很地楱他一顿,宁愿用疼痛转移那种犹如万蚁钻骨的痛苦,可对这种你不打他,他都会去用头去撞桌子的家伙,谁会去干那种又犯纪律又如他愿的傻事!打击毒品犯罪是很乐意干的活,但也是件又恶心又麻缠的事。大毒贩子很难抓到,抓到少量以贩养吸的毛贼,够批捕数量地证据可不是靠推算就能成立地。特别是碰到一些"上了道"的女吸毒者,一旦让她看见从她家或别人家搜出的那些还存一点毒品残渣的证据,就会眼冒绿光,不顾一切地向你讨要。试想一个头发凌乱、面色灰败、满睑鼻涕眼泪地女人,当她跪着孢住你的腿,嘴里喊着:"你是俺亲爹咧,你是俺亲爷咧,我求求你,你把那一点东西洽我吧!"好不容易推开她,看看沾满了鼻涕眼沮的衣服,再抬起头来,有的还会给你玩一个当场脱裤子的把戏,真叫人除了恶心,还是恶心!连吃饭都吃不得劲。书归正传,我们通知了那两个农民,让他来指认,他们很快就来了,高兴的很。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俺不是心疼那点鱼,主要是受了这种窝囊气,心里头老憋得慌!"看着他们把东西领走,感激地离去,心里还真有股美滋滋的感觉。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8/1/6 3:06:3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确实不容易的

      2018/1/17 12:29:55
      • 军衔:中国陆军少校
      • 军号:1884603
      • 头衔:骆驼祥子
      • 工分:45453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是个好警察。

      2018/1/17 10:37:0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当个警察也不容易------海底捞针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