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电影剧本《朱仙镇之战》大纲及说明

共 111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电影剧本《朱仙镇之战》大纲及说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部电影的主角儿是一支军队,而不仅仅是岳飞一个人,这里还有他足智多谋的幕僚,英勇善战的将士,有文人的胆气豪情,有心向故国的义无反顾,有摆脱羁绊寻找安定的民族部落;有道家的随遇而安,刚猛卫道;有佛家的悲天悯人,无欲则刚;儒家的中正平和,戴仁而行!

这部电影情节起伏跌宕,令人荡气回肠;其中的几段故事人物鲜明,情节事迹感人,对于刻画我们祖先的风采则极具代表性,如杨再兴,汤怀,王佐,陆文龙,张宪,李山,张九成、寇成等。

也许上了点年纪,还记得当年的评书《说岳》吗?

您还记得老艺术家刘兰芳的那精彩语音和惟妙惟肖的语言吗?

还记得您当年到了饭点守在收音机旁,端着碗来到大喇叭下的等待吗?

天等待的焦急是不是已成为您幸福的回忆?

也许您是位年轻的朋友,那您也一定在学校中、师友中学到过、谈论过岳飞和他的岳家军,都说他是我们的民族英雄,可他怎么就成了民族英雄,他为我们民族做了什么?

都知道他率部打败了金国的侵略者,而《金史》是咱们国家正式的《二十五史》之一,现在我们是一个国家的民族兄弟了,还有必要说、还能说岳飞是我们共同的民族英雄吗?

这部电影就是根据《说岳》改编,再融合上历史上真实的岳飞和真实的岳家军,一定会奉献给您一道丰盛的“饕餮”盛宴,来解答您以上的疑问!

这部电影的主角是一支军队,而不仅仅是岳飞一个人,这里还有他足智多谋的幕僚,英勇善战的将士,有文人的胆气豪情,有心向故国的义无反顾,有摆脱羁绊寻找安定的民族部落;有道家的随遇而安,刚猛卫道;有佛家的悲天悯人,无欲则刚;儒家的中正平和,戴仁而行!

这部电影情节起伏跌宕,令人荡气回肠;其中的几段故事人物鲜明,情节事迹感人,对于刻画我们祖先的风采则极具代表性,如杨再兴,汤怀,王佐,陆文龙,张宪,李山,张九成、寇成等。

您有过看完一部电影,而没犹豫马上购票又进去再看一遍,您还记得它的名字吗?

这部电影一定是这样的电影!绝不会让您失望!

我希望在各位帮助下,愿电影《朱仙镇之战》早日与大家见面!

作者:武一 2017.09.28

[b]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b]

[b]电影剧本《朱仙镇之战》大纲及说明[/b]

名称:《朱仙镇之战》

标签类型:史诗、历史、文化、祖先、民族、战争。

说明:

1、本剧重点在于阐述我们的祖先有着怎样的风骨、气质、风范,以及这些气质的来源;我们先祖对自己文化理念的理解、认同、传承、护卫和骄傲感;对战争、生命、死亡、和平的探求与理解;以及中华文化的吸引力、征服力和包容力;

2、本剧借助战争的外壳阐述中国传统价值观念的核心是“和与养”,以及先人对这一理念的继承与发扬和努力创造“和与养”的外部条件而做出的努力与牺牲;

3、本剧试图展现一个朝代儒、释、道、兵、工、医、术数等当时的成就、智慧与风采,宋朝先贤对自然和生命认知上所作的努力与成就;

4、作为炎黄的子孙,我们有责任和其他民族一起继承、发扬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并使之发扬光大,并昭然于今日世界;

5、几千年的战争与和平就是我们包容、融合和理解的过程,也是其他民族认知、追求、继承、发扬和护卫中华文化核心价真的过程;只不过战争加快了这一过程。

6、本剧意图彰显岳飞和岳家军在中国历史上的作用;即不仅是对自己的国家尊严的维护、是对自己家乡的护卫,更是对自身文明、中华文化的自信和护卫,从而卫家、卫国、卫道融为一体;

7、中国正在带领全世界热爱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或我们的子孙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从我们的先祖那里继承怎样的气质风骨,从而具有成为他人祖先的资格!

敬请关注:电影剧本 惊天之作看谁慧眼识珠 《朱仙镇之战》寻合作投资者拍摄。

第一部分:部分台词

第二部分:角色设计

第三部分:创作说明

第四部分:大纲内容

第五部分:背景资料

第六部分:后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7/12/8 11:27:13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6500
      左箭头-小图标

      历史上的朱仙镇大战,是明末李自成VS丁启睿,左良玉之战;李闯干净利落几天横扫明军18万,明朝大势已去。

      2017/12/31 0:45:40
      左箭头-小图标

      敬仰杀敌卫国的民族英雄岳飞和岳家军!

      支持作者!

      2017/12/26 8:56:24
      左箭头-小图标

      评书《说岳传》完全胡编滥造,没有常识的胡嘞嘞,基本无视真正的历史夸大其词,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什么的,本人深受其害。评书作者就是一民间大白乎蛋。

      2017/12/25 19:38:19
      • 军衔:警察一级警督
      • 军号:43621
      • 头衔:俺是天下第一小帅龙
      • 工分:70358
      左箭头-小图标

      应该治岳飞一个破坏民族团结罪

      2017/12/17 13:16:11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张海祥
      朱仙镇之战,史书上的记述很简单,后来的小说虽然有所发挥,但多是从勇武方面,基本没有谋略方面的。

      要写朱仙镇大战,还是写成武侠吧,八大锤大闹金营,那样也能吸引观众。

      7楼 ldskk
      写得再好,草台班子的制作团队水平,服装道具惨不忍睹也叫人看不下去。
      中国历史浩如烟海,可以用来拍摄历史片的素材可以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然而可惜,现在中国国产影视粗制滥造、急功近利的风气实在是太时髦,大量优秀的素材都给白白糟蹋了

      2017/12/14 20:32:08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400995
      • 工分:205604 / 排名:6687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张海祥
      朱仙镇之战,史书上的记述很简单,后来的小说虽然有所发挥,但多是从勇武方面,基本没有谋略方面的。

      要写朱仙镇大战,还是写成武侠吧,八大锤大闹金营,那样也能吸引观众。

      写得再好,草台班子的制作团队水平,服装道具惨不忍睹也叫人看不下去。

      2017/12/12 19:11:01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59024 / 排名:4826
      左箭头-小图标

      朱仙镇之战有没有还是问题,而且现在看来很多岳飞的战绩是后人虚构的

      2017/12/11 17:55:32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357660
      • 工分:514083 / 排名:1524
      左箭头-小图标

      朱仙镇之战,史书上的记述很简单,后来的小说虽然有所发挥,但多是从勇武方面,基本没有谋略方面的。

      要写朱仙镇大战,还是写成武侠吧,八大锤大闹金营,那样也能吸引观众。

      2017/12/10 20:04:12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原创]电影剧本《朱仙镇之战》大纲及说明

      第一部分:部分台词

      岳飞转过身来,面向二人问道:“什么时候能有一个永远强大的王朝,能够永远护卫它的子民?”;

      黄纵、董先对视一眼,一时无言以对;良久,黄纵看着岳飞也问道:“是呀!什么时候能有一支永远强大的军队,能永远护卫它中意的王朝?”。

      ------------- -------------- --------------

      黄纵薛弼听到金营方向传来的鸣金之音,略有诧异,对视了一眼,各自放下手中棋子,来到大帐之外,但却眼看那铁浮图已如脱缰野马,先头已踏入死地;几个人无人言语,更无一人兴奋,只是安静的注视着战场的进展,只有那朱到是掩不住几分快意。

      良久听那薛弼轻道一句:“本是同根呀!”。

      不服:他们也配做我炎黄的子孙!”;

      胡闳休道:“黄帝,东夷之人也,说不定应是同根!;

      薛弼、黄纵互看了一眼,那薛弼指向朱道:“你看这小子像是炎黄子孙吗?”;

      黄纵表情变得严肃:“不像,看其相貌像是是匈奴后人”;

      薛弼:“嗯,我看更像突厥人...”;

      黄纵:“也可能是鲜卑人,孝文帝家的!”

      见遭到二人轻佻,心中不忿:我当然是炎黄子孙,正宗的!

      那知道那二人依然不饶,黄纵问道:“啊哦,那您是黄帝的子孙还是炎帝的?”

      一时语塞;那薛弼道:“是呀,听说那黄帝炎帝可是对头”;

      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那黄纵看着薛弼又紧跟一句:“我看一定是蚩尤或是刑天的后人”;

      薛弼笑道:“要是如此,那他就不应算是炎黄的子孙吧!”;

      1、......没等张宪听完游奕斥候的报告,周围将士已是群情激奋,有的使臣已带着手下冲了出去;张宪眼望前方,想必心里也是十分悲戚,然后镇定的看向右侧的泽一,冷静的发令“布阵”,那泽一大吼一声“布阵”,立即有几为将领分别站到前方,分远近面向大家,大声喊道:“弓箭手”、“刀牌手”、“长枪陌刀手”,郭进、泽一同时指挥分配者两翼骑兵。

      阵形尚未完整,金军已进入视野;张宪纵马来到阵前,朗声说道:“兄弟们!这是杨再兴和他的300兄弟用生命换来的营盘,战至最后一卒一将,不准后退!”,说完下马,整顿手中兵刃,拍离战马;这时左右两翼骑兵已经杀出,郭进、泽一和几位随身裨将来到身前,身后箭雨带着呼啸声飞向前方,郭进言道:“哥,再给我要一条金带呗!”,张宪笑骂道:‘你认为会比上次容易吗?’,可话音未落,郭进、泽一已左右杀出......

      2、......看到董先来到面前,岳飞也是无奈,对张宪言道:“造册吧”;言罢,来到两队受校的将士面前,指向他们面向大家大声宣布:“备转副将,备转准备将”,话音未落已是一片欢腾,只见岳飞勒马站定,又道:“兄弟们,替咱们虎贲看着,看他们这一仗,如何上阵杀敌!”;下面又是一片欢笑沸腾......

      3、送那张九成出的大帐,见诸位统制已到,下了马整齐的列在纛旗之下;岳飞走过去,众统制也靠向岳飞,那岳飞言道:“朝廷派新科状元出使金国,你们谁替我送一下?”,说完又回转向众位幕僚走去;

      众位统制真是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同看向张宪;张宪李山叫过董先问道:“怎么回事?”,那董先也似懂非懂,喃喃地说:“是...庞凤雏入川?”,三人不语,似乎陷入沉思;牛皋徐庆走了过来,牛皋大声问道:“这小子要干么?”,李山离他最近,转身没好气儿地说道:“找死!”,牛皋换成一脸鄙夷:“又一个读书读傻了?啊,什么,找死?!,嗯!我喜欢这娃娃!”,大家听看着牛皋的机变,都是一脸苦笑;徐庆不失时机,挖苦到:“要不你去送送?”......

      那张节夫、朱芾、胡闳休、于革等围着张九成讨论佛法,身后薛弼、黄纵却是一脸严肃,不知又在思考什么;岳飞心中纳闷,那胡闳休本已是兵家,朱芾又一直想追随薛弼,竞相谈甚欢;想到自己本与那东林慧海有约,终有一天要入佛门的,故忍不住又凑了过去;

      正听那张节夫说道:“若真有此机缘定要看那白鹿衔花,青猿献果”,于革笑着接道:“嗯,莺啼鸟语,妙乐天机”;

      只见那张九成突然中断谈话,大声叫过寇成,待到寇成来到近前向他施礼,那张九成已宝剑在手,朗声说道:“朝廷有命,命你率部监军,接令吧!”,说完也不管那寇成的一脸诧异兴奋,转过身来面向大家一派沉稳淡定:“若真如此,也不枉咱们生在中国、这六根俱全的男身了!

      岳飞略感诧异,未及多想,张九成已到身前,言道:“我早听说岳帅与那东林寺慧老相交甚厚,净土禅宗本是大乘一家,等将军得胜而还,我们相约宗杲、慧海两位大师一聚如何?”,岳飞听着张九成的话,心想,若打过这一仗,真能海清河晏,卸下重担与那慧海在东林寺清风明月,做暖蒲团,得到两位高师大德指点,得修此门,自是此生足矣!又想到与那张九成真是相见恨晚,遂言道:“甚妙!就按你说的,等你回来,咱们大家一起相约高德,可好?”;

      那张九成已换成一脸童真言笑,拱手道:“到那时,我定能与将军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4、(决战前夜)岳飞送走了先行的游奕将士,站在大帐前眼望着星空,和身后的黄纵与董先倾听那薛弼的琴音;

      黄纵体会着岳飞的心念,轻声言到:“真是八千里路云和月”;

      而那董先却是另一份心境:“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黄纵体会其意,却又不知如何开解,默默低下头;

      这是岳飞低头转过身来,面向二人问道:“什么时候能有一个永远强大的王朝,能够永远护卫它的子民?”;

      黄纵、董先对视一眼,一时无言以对;良久,黄纵看着岳飞也问道:“是呀!什么时候能有一支永远强大的军队,能永远护卫它中意的王朝?”。

      沉默中,三人望向整个大营。

      5、道家祈祷祝文(薛弼 决战日 卯时初)

      ...不悟耕种,贪婪凶残;不知取舍有度,好生求德...

      ...修之以正则造化众生,修之以邪则生灵涂炭;...

      ...慈润天道,德化昆仑;千古圣大,教化为根;...

      ...补国人之元神,育神州之苍生;...

      6、兵家祈祷祝文(黄纵 决战日 卯时初)

      ...劫掠杀戮,魔道猖獗;伪善阴险,血罪滔天...

      ...反思神州隐忍求和之萎靡;复兴中华英勇卫道之刚猛...

      ...正本清源,以破天下强梁之气;教化人心,以造众生善恶之明;...

      ...弘我天地正气,近根随源;护我神仙之乡,觉者之地...

      7、(决战日,杨再兴头七)第二通点将鼓起,李山带着偏将胡清和一员裨将已到了杨再兴汤怀等的墓前;此时正是佛家的早课时间。不远处众师傅们的正站立整齐齐声念着什么,那李山带着二人在案桌前行了香,跪倒拜了三拜,心里念道:“杨家兄弟,汤家哥哥,众家兄弟,你们痛快了,我今日也要痛快,诸位切莫走远,吾今日定与你等相见,共赴黄泉!下一世再为兄弟!”。

      三人站起身来,那年轻的裨将拔起插在地上的统制官旗,问道:“不知师傅念的什么”,胡清道:“是大悲咒吧”,说罢看向李山也询问着,李山站定静声听了听,言道:“是楞严”,说罢和三人上马,那胡清又问道:“大哥,这楞严咒到底说的什么?”,那李山勒住马缰,稳住身形,大声说道:“破灭众魔!那帮蟊贼到人家里杀人放火就是中了心魔!今天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破掉他们的心魔”说完,带着二人和其他将领奔向中军大帐。

      8、......岳飞没有直接回归大帐,而是和侍卫们来到蒋钦的阵营之前,这是他放心不下的地方;岳飞骑在马上,仔细地审视着前几排的士卒,直到看到一个茫然的眼神,岳飞下马,来到他的面前,发现地上湿漉漉的,再看那士卒低着头,而握枪的手在他极力的克制下微微发抖;岳飞松开马缰绳,腾出手来双手握住那名十卒持枪的手,轻声说道:“咽一口唾沫”,士卒赶忙遵令咽了口唾沫,岳飞双手加力,说道:“现在,把枪握紧”,当他感到士卒的的手已经握紧了枪,岳飞微微松手问道:“好点了吗?”,那名士卒这才抬起头来,眼睛里充满着感激、羞愧而又渐渐坚定的神色;岳飞微微一笑然可又突然表情严峻,眼睛盯着士卒的眼睛一动不动,直到士卒神情镇定而坚决,又看看他周围的几位士卒,笑着说道:“周围的兄弟都指望你那!”;转身上马对着后面鄙夷嘲笑的侍卫们言道“还记得你们的一次上战场么?”;说完提马来到蒋钦和他的将领们面前......

      9、(决战日 未时末)那张柔(暂定此名,相当于金军中的薛弼)对战局发展如此顺利大为不安,看着身边哈迷蚩狂喜下的兴奋不以为然,哈迷蚩察觉到张柔的表情,言道:“已成定局,宋军就算有通天的本事又当如何!”,张柔上前几步,慢慢的言道:“这个时候,才是危险的!”;那哈迷蚩对张柔本是十分佩服敬重的,听到张柔如此说,也稳住心情,上前问道:

      “您看能有什么危险!”

      “地、水、风、火”张柔一边轻轻地念着,一边仔细的审视着整个战场。

      “佛家四大,我知道”;可那哈迷蚩话音未落,

      突然张柔大声喊道:“鸣金!收!快!”,

      那哈迷蚩心里一紧,忙问:“怎么了!”,

      可那张柔已几步跨上摆着钟鼓钲锣的令台,敲响了钲锣!

      ...

      一支箭羽,穿胸而过,箭身清楚地刻着“大金太傅”;

      哈迷蚩扶住张柔,“快说呀先生,到底怎么回事?”

      那张柔喷出一口鲜血,口中喃喃的说道:“蟊贼,何以堪大任!

      说罢,身形已软了下去。

      10、(接上)黄纵薛弼听到金营方向传来的鸣金之音,略有诧异,对视了一眼,各自放下手中棋子,来到大帐之外,但却眼看那铁浮图已如脱缰野马,先头已踏入死地;几个人无人言语,更无一人兴奋,只是安静的注视着战场的进展,只有那朱芾到是掩不住几分快意。

      良久听那薛弼轻道一句:“本是同根呀!”。

      朱芾不服:“他们也配做我炎黄的子孙!”;

      胡闳休道:“黄帝,东夷之人也,说不定应是同根!;

      薛弼、黄纵互看了一眼,那薛弼指向朱芾道:“你看这小子像是炎黄子孙吗?”;

      黄纵表情变得严肃:“不像,看其相貌像是是匈奴后人”;

      薛弼:“嗯,我看更像突厥人...”;

      黄纵:“也可能是鲜卑人,孝文帝家的!”

      朱芾见遭到二人轻佻,心中不忿:“我当然是炎黄子孙,正宗的!”

      那知道那二人依然不饶,黄纵问道:“啊哦,那您是黄帝的子孙还是炎帝的?”

      朱芾一时语塞;那薛弼道:“是呀,听说那黄帝炎帝可是对头”;

      朱芾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那黄纵看着薛弼又紧跟一句:“我看一定是蚩尤或是刑天的后人”;

      薛弼笑道:“要是如此,那他就不应算是炎黄的子孙吧!”;

      朱芾有点上火:“你们的意思不就是说四千年后,我们和他们也是一家人了!”;

      黄纵略带鄙视:“四千年?!”说罢扭头,一副失望的样子;

      薛弼看着一脸发囧的朱芾:“我们的子孙没那么笨吧!”;

      这时,黄纵又转过身来,

      看着还在发呆的朱沛:“你认为是不是黄炎的子孙和你是什么人种有关系吗?”

      那朱芾本是聪慧、一点就透的,瞬时想的明白;

      在将视野转向战场,看到将要碎为纷齑的金军铁浮图,心中已是充满悲戚!

      11、黄纵、薛弼关于佛道儒及各家达到“道”的论述

      “致虚极,守静笃,持之以恒,然后静待那老竹炸裂,新瓶碎地之时。”

      12、薛弼和黄纵等人谈论:“内养外和,固然是长生之道,可无万世全局之志,不筹自强之道,只求苟安,终是不行的,这千年的儒家、道家、佛家又毛将安附那?”

      13、.....“是呀!如今那还有什么师道尊严?”薛弼说完落子如飞,黄纵知他主意已定,遂言道:“什么师道尊严!那本是它儒家的意思,他们哪里知道咱们的难处。”

      不料,朱芾却挺起身形,言道:“师道本应尊严!”

      “为何”黄纵微微笑问,

      朱芾答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来我也要做师傅的!”,

      黄纵、薛弼对望一眼,同时站起向账外走去,

      胡闳休见二人走出账外,弯腰笑看朱芾:“算无遗策?”,说完也出了大帐,

      朱沛已知言多数穷,只好端着茶盘老老实实跪着......

      14、......看着完颜宗弼在手下簇拥下仓皇的上马而去,哈迷蚩心中一片酸楚,仿佛自己的一生就是这一天的事,上午还在满怀豪情!可眼前已是兵败如山,大金的精英已成纷齑,多少年来的梦想,一生的努力与信念也付之东流!望着张柔的尸身,心中郁闷,大声问道:“我们是蟊贼?我们是蟊贼吗?”,可问完,发现自己已是气馁。

      他摘下颈项上的佛像,端正地摆放在令台之上,下跪行礼,行毕,挺起胸膛,抽出弯刀,架在颈项之上,望着佛像言道:“下一世,我愿生在中国!”......

      15、......一只信鸽被箭羽穿首而过,落在身前,还在扑棱棱的挣扎着,吴璘看着李显忠微微一笑:“你真的确定你是天下的一?”,却看到李显忠一脸诧异,却一副不服的样子;

      岳飞带队**,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整容严整、亮盔亮甲、人马精神的方阵,两面大旗咧咧作响,一面是“吴”字,一面是“李”字,李字大旗的脊旗写着“苏尾九族巡检”;知道吴乃是吴璘,李一定是未曾蒙面的李显忠了;待到近前,看那位李将军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堂堂,岳飞不由得想起寺庙中的“韦陀天尊”,真是天神一般;翻身下马,向两位施礼,未及开言,这位李将军也不回礼已开口言道:“谁的箭?”......

      16、....刘琦回首看着自己的阵营,又看了看飘扬的“王”字大旗,坚定地说道:“兄弟们,别让咱们的子孙忘了咱们!”,说毕,回首提马,率先跃了出去!

      17、

      .........

      拔离速知道已成孤军,回望身边的战友,大喊了三声:”是战是降!”,无人应答;回手挥刀,斩落飞羽;眼见王贵指挥后军弓搭火箭,只等一声令下;拔离速挺身来到阵前,知道已不能彷徨、犹豫,可口中干渴,只得用干哑的喉咙喊道:“岳飞!岳飞!”。

      岳飞纵马上前,手拦侍卫,紧跟上的只有新的掌旗手张荣;岳飞来到拔离速面前,注视着他;拔离速不知所言,涨红了脸,良久喃喃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们60万人打不过你们10万人?'

      岳飞没有说话,只是盯住拔离速;然后在马上转过身来对张荣说道:“传令!准降,给他们每个受伤的人一匹马!”。张荣转身离去。

      拔离速诧异之间手搭刀柄,眼睛盯着岳飞;岳飞轻轻左手提马,右手提枪,来到拔离速近前,微微俯身,语气坚定不容置疑:“你的脚下,是我的家乡”,拔离速瞬间镇住了,慢慢眼睛低了下来,手松了剑柄;他经历了杨再兴董后的死,汤怀的死,乳娘的死,文龙曹宁的反离,他好像突然明白他有太多的“不明白”了。

      这时岳飞已提马越过拔离速,来到敌阵面前,立马站定,大声吼道:”你们的脚下,是我们的家乡“!!!喊过,纵马冲入敌阵,后面岳家军已蜂拥而至。

      ........

      山顶之上,完颜宗弼的大帐旁,两军已没有敌我,盛水的竹筒在每一只手上传递;拔离速向西看去,山坡之上,赢歌立马站定望向这里,再看她身后北侧,岳云带领下的已缓缓南行的部落人马;拔离速将负伤很重的战友扶上战马,轻轻一拍,挥手作别;随后看看身边的几个不离不弃的战友,坐在了地上,一支盛水的竹筒递到他的手里。。。。

      凯歌首:

      1、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

      (唐 李世民 秦王破阵乐 操练蒋钦部 )

      2、天威卷地过黄河,万里羌人尽汉河;莫堰横山到流水,从教西去作恩波。

      (北宋 沈括 凯歌 决战日 亮阵)

      3、我有一宝刀,深藏未出韬;指海海腾沸,指山山动摇。

      蛟鳄潜形百怪伏,虎豹战服万鬼号。

      时作龙吟似怀恨,咻得尽剿诸天骄。

      能令四海烽尘消,万姓鼓舞歌唐尧

      (南宋 岳飞 宝刀歌 决战日 激战时)

      4、马蹀阏氏血,旗枭克汗头。归来报明主,恢复旧神州。

      (南宋 岳飞 送紫岩张先生北伐 决战日 激战时

      [敬请参见:剑化莲花的新浪博客 ]

      回复:[原创]电影剧本《朱仙镇之战》大纲及说明

      2017/12/8 17:54:01
      左箭头-小图标

      第一部分:部分台词

      这时岳飞转过身来,面向二人问道:“什么时候能有一个永远强大的王朝,能够永远护卫它的子民?”;

       

        黄纵、董先对视一眼,一时无言以对;良久,黄纵看着岳飞也问道:“是呀!什么时候能有一支永远强大的军队,能永远护卫它中意的王朝?”。

      ------------- -------------- --------------

      黄纵薛弼听到金营方向传来的鸣金之音,略有诧异,对视了一眼,各自放下手中棋子,来到大帐之外,但却眼看那铁浮图已如脱缰野马,先头已踏入死地;几个人无人言语,更无一人兴奋,只是安静的注视着战场的进展,只有那朱芾到是掩不住几分快意。

         

         良久听那薛弼轻道一句:“本是同根呀!”。

         朱芾不服:“他们也配做我炎黄的子孙!”;

         胡闳休道:“黄帝,东夷之人也,说不定应是同根!;

       

         薛弼、黄纵互看了一眼,那薛弼指向朱芾道:“你看这小子像是炎黄子孙吗?”;

         黄纵表情变得严肃:“不像,看其相貌像是是匈奴后人”;

         薛弼:“嗯,我看更像突厥人...”;

         黄纵:“也可能是鲜卑人,孝文帝家的!”

         朱芾见遭到二人轻佻,心中不忿:“我当然是炎黄子孙,正宗的!”

      那知道那二人依然不饶,黄纵问道:“啊哦,那您是黄帝的子孙还是炎帝的?”

         朱芾一时语塞;那薛弼道:“是呀,听说那黄帝炎帝可是对头”;

         朱芾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那黄纵看着薛弼又紧跟一句:“我看一定是蚩尤或是刑天的后人”;

         薛弼笑道:“要是如此,那他就不应算是炎黄的子孙吧!”;

       1、......没等张宪听完游奕斥候的报告,周围将士已是群情激奋,有的使臣已带着手下冲了出去;张宪眼望前方,想必心里也是十分悲戚,然后镇定的看向右侧的泽一,冷静的发令“布阵”,那泽一大吼一声“布阵”,立即有几为将领分别站到前方,分远近面向大家,大声喊道:“弓箭手”、“刀牌手”、“长枪陌刀手”,郭进、泽一同时指挥分配者两翼骑兵。

       

      阵形尚未完整,金军已进入视野;张宪纵马来到阵前,朗声说道:“兄弟们!这是杨再兴和他的300兄弟用生命换来的营盘,战至最后一卒一将,不准后退!”,说完下马,整顿手中兵刃,拍离战马;这时左右两翼骑兵已经杀出,郭进、泽一和几位随身裨将来到身前,身后箭雨带着呼啸声飞向前方,郭进言道:“哥,再给我要一条金带呗!”,张宪笑骂道:‘你认为会比上次容易吗?’,可话音未落,郭进、泽一已左右杀出......

       

       

      2、......看到董先来到面前,岳飞也是无奈,对张宪言道:“造册吧”;言罢,来到两队受校的将士面前,指向他们面向大家大声宣布:“备转副将,备转准备将”,话音未落已是一片欢腾,只见岳飞勒马站定,又道:“兄弟们,替咱们虎贲看着,看他们这一仗,如何上阵杀敌!”;下面又是一片欢笑沸腾......

       

       

      3、送那张九成出的大帐,见诸位统制已到,下了马整齐的列在纛旗之下;岳飞走过去,众统制也靠向岳飞,那岳飞言道:“朝廷派新科状元出使金国,你们谁替我送一下?”,说完又回转向众位幕僚走去;

        众位统制真是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同看向张宪;张宪李山叫过董先问道:“怎么回事?”,那董先也似懂非懂,喃喃地说:“是...庞凤雏入川?”,三人不语,似乎陷入沉思;牛皋徐庆走了过来,牛皋大声问道:“这小子要干么?”,李山离他最近,转身没好气儿地说道:“找死!”,牛皋换成一脸鄙夷:“又一个读书读傻了?啊,什么,找死?!,嗯!我喜欢这娃娃!”,大家听看着牛皋的机变,都是一脸苦笑;徐庆不失时机,挖苦到:“要不你去送送?”......

       

        那张节夫、朱芾、胡闳休、于革等围着张九成讨论佛法,身后薛弼、黄纵却是一脸严肃,不知又在思考什么;岳飞心中纳闷,那胡闳休本已是兵家,朱芾又一直想追随薛弼,竞相谈甚欢;想到自己本与那东林慧海有约,终有一天要入佛门的,故忍不住又凑了过去;

       

         正听那张节夫说道:“若真有此机缘定要看那白鹿衔花,青猿献果”,于革笑着接道:“嗯,莺啼鸟语,妙乐天机”;

       

        只见那张九成突然中断谈话,大声叫过寇成,待到寇成来到近前向他施礼,那张九成已宝剑在手,朗声说道:“朝廷有命,命你率部监军,接令吧!”,说完也不管那寇成的一脸诧异兴奋,转过身来面向大家一派沉稳淡定:“若真如此,也不枉咱们生在中国、这六根俱全的男身了!”

       

        岳飞略感诧异,未及多想,张九成已到身前,言道:“我早听说岳帅与那东林寺慧老相交甚厚,净土禅宗本是大乘一家,等将军得胜而还,我们相约宗杲、慧海两位大师一聚如何?”,岳飞听着张九成的话,心想,若打过这一仗,真能海清河晏,卸下重担与那慧海在东林寺清风明月,做暖蒲团,得到两位高师大德指点,得修此门,自是此生足矣!又想到与那张九成真是相见恨晚,遂言道:“甚妙!就按你说的,等你回来,咱们大家一起相约高德,可好?”;

       

        那张九成已换成一脸童真言笑,拱手道:“到那时,我定能与将军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4、(决战前夜)岳飞送走了先行的游奕将士,站在大帐前眼望着星空,和身后的黄纵与董先倾听那薛弼的琴音;

       

            黄纵体会着岳飞的心念,轻声言到:“真是八千里路云和月”;

            而那董先却是另一份心境:“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黄纵体会其意,却又不知如何开解,默默低下头;

       

        这是岳飞低头转过身来,面向二人问道:“什么时候能有一个永远强大的王朝,能够永远护卫它的子民?”;

       

        黄纵、董先对视一眼,一时无言以对;良久,黄纵看着岳飞也问道:“是呀!什么时候能有一支永远强大的军队,能永远护卫它中意的王朝?”。

       

            沉默中,三人望向整个大营。

       

       

       

      5、道家祈祷祝文(薛弼 决战日 卯时初)

       

         ...不悟耕种,贪婪凶残;不知取舍有度,好生求德...

         ...修之以正则造化众生,修之以邪则生灵涂炭;...

       

         ...慈润天道,德化昆仑;千古圣大,教化为根;...

         ...补国人之元神,育神州之苍生;...

       

       

       6、兵家祈祷祝文(黄纵 决战日 卯时初)

       

          ...劫掠杀戮,魔道猖獗;伪善阴险,血罪滔天...

          ...反思神州隐忍求和之萎靡;复兴中华英勇卫道之刚猛...

       

        ...正本清源,以破天下强梁之气;教化人心,以造众生善恶之明;...

        ...弘我天地正气,近根随源;护我神仙之乡,觉者之地...

       

       

      7、(决战日,杨再兴头七)第二通点将鼓起,李山带着偏将胡清和一员裨将已到了杨再兴汤怀等的墓前;此时正是佛家的早课时间。不远处众师傅们的正站立整齐齐声念着什么,那李山带着二人在案桌前行了香,跪倒拜了三拜,心里念道:“杨家兄弟,汤家哥哥,众家兄弟,你们痛快了,我今日也要痛快,诸位切莫走远,吾今日定与你等相见,共赴黄泉!下一世再为兄弟!”。

       

         三人站起身来,那年轻的裨将拔起插在地上的统制官旗,问道:“不知师傅念的什么”,胡清道:“是大悲咒吧”,说罢看向李山也询问着,李山站定静声听了听,言道:“是楞严”,说罢和三人上马,那胡清又问道:“大哥,这楞严咒到底说的什么?”,那李山勒住马缰,稳住身形,大声说道:“破灭众魔!那帮蟊贼到人家里杀人放火就是中了心魔!今天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破掉他们的心魔!”说完,带着二人和其他将领奔向中军大帐。

       

       

      8、......岳飞没有直接回归大帐,而是和侍卫们来到蒋钦的阵营之前,这是他放心不下的地方;岳飞骑在马上,仔细地审视着前几排的士卒,直到看到一个茫然的眼神,岳飞下马,来到他的面前,发现地上湿漉漉的,再看那士卒低着头,而握枪的手在他极力的克制下微微发抖;岳飞松开马缰绳,腾出手来双手握住那名十卒持枪的手,轻声说道:“咽一口唾沫”,士卒赶忙遵令咽了口唾沫,岳飞双手加力,说道:“现在,把枪握紧”,当他感到士卒的的手已经握紧了枪,岳飞微微松手问道:“好点了吗?”,那名士卒这才抬起头来,眼睛里充满着感激、羞愧而又渐渐坚定的神色;岳飞微微一笑然可又突然表情严峻,眼睛盯着士卒的眼睛一动不动,直到士卒神情镇定而坚决,又看看他周围的几位士卒,笑着说道:“周围的兄弟都指望你那!”;转身上马对着后面鄙夷嘲笑的侍卫们言道“还记得你们的一次上战场么?”;说完提马来到蒋钦和他的将领们面前......

       

       

      9、(决战日 未时末)那张柔(暂定此名,相当于金军中的薛弼)对战局发展如此顺利大为不安,看着身边哈迷蚩狂喜下的兴奋不以为然,哈迷蚩察觉到张柔的表情,言道:“已成定局,宋军就算有通天的本事又当如何!”,张柔上前几步,慢慢的言道:“这个时候,才是危险的!”;那哈迷蚩对张柔本是十分佩服敬重的,听到张柔如此说,也稳住心情,上前问道:

       

            “您看能有什么危险!”

            “地、水、风、火”张柔一边轻轻地念着,一边仔细的审视着整个战场。

            “佛家四大,我知道”;可那哈迷蚩话音未落,

       

             突然张柔大声喊道:“鸣金!收!快!”,

             那哈迷蚩心里一紧,忙问:“怎么了!”,

             可那张柔已几步跨上摆着钟鼓钲锣的令台,敲响了钲锣!

             ...

             一支箭羽,穿胸而过,箭身清楚地刻着“大金太傅”;

             哈迷蚩扶住张柔,“快说呀先生,到底怎么回事?”

             那张柔喷出一口鲜血,口中喃喃的说道:“蟊贼,何以堪大任!”

             说罢,身形已软了下去。

       

       

       

      10、(接上)黄纵薛弼听到金营方向传来的鸣金之音,略有诧异,对视了一眼,各自放下手中棋子,来到大帐之外,但却眼看那铁浮图已如脱缰野马,先头已踏入死地;几个人无人言语,更无一人兴奋,只是安静的注视着战场的进展,只有那朱芾到是掩不住几分快意。

         

         良久听那薛弼轻道一句:“本是同根呀!”。

         朱芾不服:“他们也配做我炎黄的子孙!”;

         胡闳休道:“黄帝,东夷之人也,说不定应是同根!;

       

         薛弼、黄纵互看了一眼,那薛弼指向朱芾道:“你看这小子像是炎黄子孙吗?”;

         黄纵表情变得严肃:“不像,看其相貌像是是匈奴后人”;

         薛弼:“嗯,我看更像突厥人...”;

         黄纵:“也可能是鲜卑人,孝文帝家的!”

         朱芾见遭到二人轻佻,心中不忿:“我当然是炎黄子孙,正宗的!”

       

         那知道那二人依然不饶,黄纵问道:“啊哦,那您是黄帝的子孙还是炎帝的?”

         朱芾一时语塞;那薛弼道:“是呀,听说那黄帝炎帝可是对头”;

         朱芾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那黄纵看着薛弼又紧跟一句:“我看一定是蚩尤或是刑天的后人”;

         薛弼笑道:“要是如此,那他就不应算是炎黄的子孙吧!”;

       

         朱芾有点上火:“你们的意思不就是说四千年后,我们和他们也是一家人了!”;

         黄纵略带鄙视:“四千年?!”说罢扭头,一副失望的样子;

         薛弼看着一脸发囧的朱芾:“我们的子孙没那么笨吧!”;

       

         这时,黄纵又转过身来,

         看着还在发呆的朱沛:“你认为是不是黄炎的子孙和你是什么人种有关系吗?”

        

         那朱芾本是聪慧、一点就透的,瞬时想的明白;

         在将视野转向战场,看到将要碎为纷齑的金军铁浮图,心中已是充满悲戚!

       

       

       

      11、黄纵、薛弼关于佛道儒及各家达到“道”的论述

      “致虚极,守静笃,持之以恒,然后静待那老竹炸裂,新瓶碎地之时。”

       

       

       

      12、薛弼和黄纵等人谈论:“内养外和,固然是长生之道,可无万世全局之志,不筹自强之道,只求苟安,终是不行的,这千年的儒家、道家、佛家又毛将安附那?”

       

       

      13、.....“是呀!如今那还有什么师道尊严?”薛弼说完落子如飞,黄纵知他主意已定,遂言道:“什么师道尊严!那本是它儒家的意思,他们哪里知道咱们的难处。”

      不料,朱芾却挺起身形,言道:“师道本应尊严!”

      “为何”黄纵微微笑问,

      朱芾答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来我也要做师傅的!”,

      黄纵、薛弼对望一眼,同时站起向账外走去,

      胡闳休见二人走出账外,弯腰笑看朱芾:“算无遗策?”,说完也出了大帐,

      朱沛已知言多数穷,只好端着茶盘老老实实跪着......

       

       

      14、......看着完颜宗弼在手下簇拥下仓皇的上马而去,哈迷蚩心中一片酸楚,仿佛自己的一生就是这一天的事,上午还在满怀豪情!可眼前已是兵败如山,大金的精英已成纷齑,多少年来的梦想,一生的努力与信念也付之东流!望着张柔的尸身,心中郁闷,大声问道:“我们是蟊贼?我们是蟊贼吗?”,可问完,发现自己已是气馁。

       

      他摘下颈项上的佛像,端正地摆放在令台之上,下跪行礼,行毕,挺起胸膛,抽出弯刀,架在颈项之上,望着佛像言道:“下一世,我愿生在中国!”......

       

       

      15、......一只信鸽被箭羽穿首而过,落在身前,还在扑棱棱的挣扎着,吴璘看着李显忠微微一笑:“你真的确定你是天下的一?”,却看到李显忠一脸诧异,却一副不服的样子;

          岳飞带队**,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整容严整、亮盔亮甲、人马精神的方阵,两面大旗咧咧作响,一面是“吴”字,一面是“李”字,李字大旗的脊旗写着“苏尾九族巡检”;知道吴乃是吴璘,李一定是未曾蒙面的李显忠了;待到近前,看那位李将军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堂堂,岳飞不由得想起寺庙中的“韦陀天尊”,真是天神一般;翻身下马,向两位施礼,未及开言,这位李将军也不回礼已开口言道:“谁的箭?”......

       

       

      16、....刘琦回首看着自己的阵营,又看了看飘扬的“王”字大旗,坚定地说道:“兄弟们,别让咱们的子孙忘了咱们!”,说毕,回首提马,率先跃了出去!

                                          

      17、 

      .........

      拔离速知道已成孤军,回望身边的战友,大喊了三声:”是战是降!”,无人应答;回手挥刀,斩落飞羽;眼见王贵指挥后军弓搭火箭,只等一声令下;拔离速挺身来到阵前,知道已不能彷徨、犹豫,可口中干渴,只得用干哑的喉咙喊道:“岳飞!岳飞!”。

      岳飞纵马上前,手拦侍卫,紧跟上的只有新的掌旗手张荣;岳飞来到拔离速面前,注视着他;拔离速不知所言,涨红了脸,良久喃喃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们60万人打不过你们10万人?'

      岳飞没有说话,只是盯住拔离速;然后在马上转过身来对张荣说道:“传令!准降,给他们每个受伤的人一匹马!”。张荣转身离去。

      拔离速诧异之间手搭刀柄,眼睛盯着岳飞;岳飞轻轻左手提马,右手提枪,来到拔离速近前,微微俯身,语气坚定不容置疑:“你的脚下,是我的家乡”,拔离速瞬间镇住了,慢慢眼睛低了下来,手松了剑柄;他经历了杨再兴董后的死,汤怀的死,乳娘的死,文龙曹宁的反离,他好像突然明白他有太多的“不明白”了。

      这时岳飞已提马越过拔离速,来到敌阵面前,立马站定,大声吼道:”你们的脚下,是我们的家乡“!!!喊过,纵马冲入敌阵,后面岳家军已蜂拥而至。

      ........

      山顶之上,完颜宗弼的大帐旁,两军已没有敌我,盛水的竹筒在每一只手上传递;拔离速向西看去,山坡之上,赢歌立马站定望向这里,再看她身后北侧,岳云带领下的已缓缓南行的部落人马;拔离速将负伤很重的战友扶上战马,轻轻一拍,挥手作别;随后看看身边的几个不离不弃的战友,坐在了地上,一支盛水的竹筒递到他的手里。。。。

       

       

      凯歌四首:

       

      1、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

      (唐 李世民 秦王破阵乐  操练蒋钦部 )

       

      2、天威卷地过黄河,万里羌人尽汉河;莫堰横山到流水,从教西去作恩波。

         (北宋 沈括  凯歌  决战日 亮阵)

       

      3、我有一宝刀,深藏未出韬;指海海腾沸,指山山动摇。

           蛟鳄潜形百怪伏,虎豹战服万鬼号。

          时作龙吟似怀恨,咻得尽剿诸天骄。

           能令四海烽尘消,万姓鼓舞歌唐尧。

      (南宋  岳飞  宝刀歌   决战日 激战时)

      4、马蹀阏氏血,旗枭克汗头。归来报明主,恢复旧神州。

      (南宋 岳飞 送紫岩张先生北伐 决战日 激战时)

      [敬请参见:剑化莲花的新浪博客 ]

      2017/12/8 17:47:59
      左箭头-小图标

      第一部分:部分台词

      这时岳飞转过身来,面向二人问道:“什么时候能有一个永远强大的王朝,能够永远护卫它的子民?”;

       

        黄纵、董先对视一眼,一时无言以对;良久,黄纵看着岳飞也问道:“是呀!什么时候能有一支永远强大的军队,能永远护卫它中意的王朝?”。

      ------------- -------------- --------------

      黄纵薛弼听到金营方向传来的鸣金之音,略有诧异,对视了一眼,各自放下手中棋子,来到大帐之外,但却眼看那铁浮图已如脱缰野马,先头已踏入死地;几个人无人言语,更无一人兴奋,只是安静的注视着战场的进展,只有那朱芾到是掩不住几分快意。

         

         良久听那薛弼轻道一句:“本是同根呀!”。

         朱芾不服:“他们也配做我炎黄的子孙!”;

         胡闳休道:“黄帝,东夷之人也,说不定应是同根!;

       

         薛弼、黄纵互看了一眼,那薛弼指向朱芾道:“你看这小子像是炎黄子孙吗?”;

         黄纵表情变得严肃:“不像,看其相貌像是是匈奴后人”;

         薛弼:“嗯,我看更像突厥人...”;

         黄纵:“也可能是鲜卑人,孝文帝家的!”

         朱芾见遭到二人轻佻,心中不忿:“我当然是炎黄子孙,正宗的!”

      那知道那二人依然不饶,黄纵问道:“啊哦,那您是黄帝的子孙还是炎帝的?”

         朱芾一时语塞;那薛弼道:“是呀,听说那黄帝炎帝可是对头”;

         朱芾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那黄纵看着薛弼又紧跟一句:“我看一定是蚩尤或是刑天的后人”;

         薛弼笑道:“要是如此,那他就不应算是炎黄的子孙吧!”;

       1、......没等张宪听完游奕斥候的报告,周围将士已是群情激奋,有的使臣已带着手下冲了出去;张宪眼望前方,想必心里也是十分悲戚,然后镇定的看向右侧的泽一,冷静的发令“布阵”,那泽一大吼一声“布阵”,立即有几为将领分别站到前方,分远近面向大家,大声喊道:“弓箭手”、“刀牌手”、“长枪陌刀手”,郭进、泽一同时指挥分配者两翼骑兵。

       

      阵形尚未完整,金军已进入视野;张宪纵马来到阵前,朗声说道:“兄弟们!这是杨再兴和他的300兄弟用生命换来的营盘,战至最后一卒一将,不准后退!”,说完下马,整顿手中兵刃,拍离战马;这时左右两翼骑兵已经杀出,郭进、泽一和几位随身裨将来到身前,身后箭雨带着呼啸声飞向前方,郭进言道:“哥,再给我要一条金带呗!”,张宪笑骂道:‘你认为会比上次容易吗?’,可话音未落,郭进、泽一已左右杀出......

       

       

      2、......看到董先来到面前,岳飞也是无奈,对张宪言道:“造册吧”;言罢,来到两队受校的将士面前,指向他们面向大家大声宣布:“备转副将,备转准备将”,话音未落已是一片欢腾,只见岳飞勒马站定,又道:“兄弟们,替咱们虎贲看着,看他们这一仗,如何上阵杀敌!”;下面又是一片欢笑沸腾......

       

       

      3、送那张九成出的大帐,见诸位统制已到,下了马整齐的列在纛旗之下;岳飞走过去,众统制也靠向岳飞,那岳飞言道:“朝廷派新科状元出使金国,你们谁替我送一下?”,说完又回转向众位幕僚走去;

        众位统制真是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同看向张宪;张宪李山叫过董先问道:“怎么回事?”,那董先也似懂非懂,喃喃地说:“是...庞凤雏入川?”,三人不语,似乎陷入沉思;牛皋徐庆走了过来,牛皋大声问道:“这小子要干么?”,李山离他最近,转身没好气儿地说道:“找死!”,牛皋换成一脸鄙夷:“又一个读书读傻了?啊,什么,找死?!,嗯!我喜欢这娃娃!”,大家听看着牛皋的机变,都是一脸苦笑;徐庆不失时机,挖苦到:“要不你去送送?”......

       

        那张节夫、朱芾、胡闳休、于革等围着张九成讨论佛法,身后薛弼、黄纵却是一脸严肃,不知又在思考什么;岳飞心中纳闷,那胡闳休本已是兵家,朱芾又一直想追随薛弼,竞相谈甚欢;想到自己本与那东林慧海有约,终有一天要入佛门的,故忍不住又凑了过去;

       

         正听那张节夫说道:“若真有此机缘定要看那白鹿衔花,青猿献果”,于革笑着接道:“嗯,莺啼鸟语,妙乐天机”;

       

        只见那张九成突然中断谈话,大声叫过寇成,待到寇成来到近前向他施礼,那张九成已宝剑在手,朗声说道:“朝廷有命,命你率部监军,接令吧!”,说完也不管那寇成的一脸诧异兴奋,转过身来面向大家一派沉稳淡定:“若真如此,也不枉咱们生在中国、这六根俱全的男身了!”

       

        岳飞略感诧异,未及多想,张九成已到身前,言道:“我早听说岳帅与那东林寺慧老相交甚厚,净土禅宗本是大乘一家,等将军得胜而还,我们相约宗杲、慧海两位大师一聚如何?”,岳飞听着张九成的话,心想,若打过这一仗,真能海清河晏,卸下重担与那慧海在东林寺清风明月,做暖蒲团,得到两位高师大德指点,得修此门,自是此生足矣!又想到与那张九成真是相见恨晚,遂言道:“甚妙!就按你说的,等你回来,咱们大家一起相约高德,可好?”;

       

        那张九成已换成一脸童真言笑,拱手道:“到那时,我定能与将军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4、(决战前夜)岳飞送走了先行的游奕将士,站在大帐前眼望着星空,和身后的黄纵与董先倾听那薛弼的琴音;

       

            黄纵体会着岳飞的心念,轻声言到:“真是八千里路云和月”;

            而那董先却是另一份心境:“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黄纵体会其意,却又不知如何开解,默默低下头;

       

        这是岳飞低头转过身来,面向二人问道:“什么时候能有一个永远强大的王朝,能够永远护卫它的子民?”;

       

        黄纵、董先对视一眼,一时无言以对;良久,黄纵看着岳飞也问道:“是呀!什么时候能有一支永远强大的军队,能永远护卫它中意的王朝?”。

       

            沉默中,三人望向整个大营。

       

       

       

      5、道家祈祷祝文(薛弼 决战日 卯时初)

       

         ...不悟耕种,贪婪凶残;不知取舍有度,好生求德...

         ...修之以正则造化众生,修之以邪则生灵涂炭;...

       

         ...慈润天道,德化昆仑;千古圣大,教化为根;...

         ...补国人之元神,育神州之苍生;...

       

       

       6、兵家祈祷祝文(黄纵 决战日 卯时初)

       

          ...劫掠杀戮,魔道猖獗;伪善阴险,血罪滔天...

          ...反思神州隐忍求和之萎靡;复兴中华英勇卫道之刚猛...

       

        ...正本清源,以破天下强梁之气;教化人心,以造众生善恶之明;...

        ...弘我天地正气,近根随源;护我神仙之乡,觉者之地...

       

       

      7、(决战日,杨再兴头七)第二通点将鼓起,李山带着偏将胡清和一员裨将已到了杨再兴汤怀等的墓前;此时正是佛家的早课时间。不远处众师傅们的正站立整齐齐声念着什么,那李山带着二人在案桌前行了香,跪倒拜了三拜,心里念道:“杨家兄弟,汤家哥哥,众家兄弟,你们痛快了,我今日也要痛快,诸位切莫走远,吾今日定与你等相见,共赴黄泉!下一世再为兄弟!”。

       

         三人站起身来,那年轻的裨将拔起插在地上的统制官旗,问道:“不知师傅念的什么”,胡清道:“是大悲咒吧”,说罢看向李山也询问着,李山站定静声听了听,言道:“是楞严”,说罢和三人上马,那胡清又问道:“大哥,这楞严咒到底说的什么?”,那李山勒住马缰,稳住身形,大声说道:“破灭众魔!那帮蟊贼到人家里杀人放火就是中了心魔!今天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破掉他们的心魔!”说完,带着二人和其他将领奔向中军大帐。

       

       

      8、......岳飞没有直接回归大帐,而是和侍卫们来到蒋钦的阵营之前,这是他放心不下的地方;岳飞骑在马上,仔细地审视着前几排的士卒,直到看到一个茫然的眼神,岳飞下马,来到他的面前,发现地上湿漉漉的,再看那士卒低着头,而握枪的手在他极力的克制下微微发抖;岳飞松开马缰绳,腾出手来双手握住那名十卒持枪的手,轻声说道:“咽一口唾沫”,士卒赶忙遵令咽了口唾沫,岳飞双手加力,说道:“现在,把枪握紧”,当他感到士卒的的手已经握紧了枪,岳飞微微松手问道:“好点了吗?”,那名士卒这才抬起头来,眼睛里充满着感激、羞愧而又渐渐坚定的神色;岳飞微微一笑然可又突然表情严峻,眼睛盯着士卒的眼睛一动不动,直到士卒神情镇定而坚决,又看看他周围的几位士卒,笑着说道:“周围的兄弟都指望你那!”;转身上马对着后面鄙夷嘲笑的侍卫们言道“还记得你们的一次上战场么?”;说完提马来到蒋钦和他的将领们面前......

       

       

      9、(决战日 未时末)那张柔(暂定此名,相当于金军中的薛弼)对战局发展如此顺利大为不安,看着身边哈迷蚩狂喜下的兴奋不以为然,哈迷蚩察觉到张柔的表情,言道:“已成定局,宋军就算有通天的本事又当如何!”,张柔上前几步,慢慢的言道:“这个时候,才是危险的!”;那哈迷蚩对张柔本是十分佩服敬重的,听到张柔如此说,也稳住心情,上前问道:

       

            “您看能有什么危险!”

            “地、水、风、火”张柔一边轻轻地念着,一边仔细的审视着整个战场。

            “佛家四大,我知道”;可那哈迷蚩话音未落,

       

             突然张柔大声喊道:“鸣金!收!快!”,

             那哈迷蚩心里一紧,忙问:“怎么了!”,

             可那张柔已几步跨上摆着钟鼓钲锣的令台,敲响了钲锣!

             ...

             一支箭羽,穿胸而过,箭身清楚地刻着“大金太傅”;

             哈迷蚩扶住张柔,“快说呀先生,到底怎么回事?”

             那张柔喷出一口鲜血,口中喃喃的说道:“蟊贼,何以堪大任!”

             说罢,身形已软了下去。

       

       

       

      10、(接上)黄纵薛弼听到金营方向传来的鸣金之音,略有诧异,对视了一眼,各自放下手中棋子,来到大帐之外,但却眼看那铁浮图已如脱缰野马,先头已踏入死地;几个人无人言语,更无一人兴奋,只是安静的注视着战场的进展,只有那朱芾到是掩不住几分快意。

         

         良久听那薛弼轻道一句:“本是同根呀!”。

         朱芾不服:“他们也配做我炎黄的子孙!”;

         胡闳休道:“黄帝,东夷之人也,说不定应是同根!;

       

         薛弼、黄纵互看了一眼,那薛弼指向朱芾道:“你看这小子像是炎黄子孙吗?”;

         黄纵表情变得严肃:“不像,看其相貌像是是匈奴后人”;

         薛弼:“嗯,我看更像突厥人...”;

         黄纵:“也可能是鲜卑人,孝文帝家的!”

         朱芾见遭到二人轻佻,心中不忿:“我当然是炎黄子孙,正宗的!”

       

         那知道那二人依然不饶,黄纵问道:“啊哦,那您是黄帝的子孙还是炎帝的?”

         朱芾一时语塞;那薛弼道:“是呀,听说那黄帝炎帝可是对头”;

         朱芾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那黄纵看着薛弼又紧跟一句:“我看一定是蚩尤或是刑天的后人”;

         薛弼笑道:“要是如此,那他就不应算是炎黄的子孙吧!”;

       

         朱芾有点上火:“你们的意思不就是说四千年后,我们和他们也是一家人了!”;

         黄纵略带鄙视:“四千年?!”说罢扭头,一副失望的样子;

         薛弼看着一脸发囧的朱芾:“我们的子孙没那么笨吧!”;

       

         这时,黄纵又转过身来,

         看着还在发呆的朱沛:“你认为是不是黄炎的子孙和你是什么人种有关系吗?”

        

         那朱芾本是聪慧、一点就透的,瞬时想的明白;

         在将视野转向战场,看到将要碎为纷齑的金军铁浮图,心中已是充满悲戚!

       

       

       

      11、黄纵、薛弼关于佛道儒及各家达到“道”的论述

      “致虚极,守静笃,持之以恒,然后静待那老竹炸裂,新瓶碎地之时。”

       

       

       

      12、薛弼和黄纵等人谈论:“内养外和,固然是长生之道,可无万世全局之志,不筹自强之道,只求苟安,终是不行的,这千年的儒家、道家、佛家又毛将安附那?”

       

       

      13、.....“是呀!如今那还有什么师道尊严?”薛弼说完落子如飞,黄纵知他主意已定,遂言道:“什么师道尊严!那本是它儒家的意思,他们哪里知道咱们的难处。”

      不料,朱芾却挺起身形,言道:“师道本应尊严!”

      “为何”黄纵微微笑问,

      朱芾答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来我也要做师傅的!”,

      黄纵、薛弼对望一眼,同时站起向账外走去,

      胡闳休见二人走出账外,弯腰笑看朱芾:“算无遗策?”,说完也出了大帐,

      朱沛已知言多数穷,只好端着茶盘老老实实跪着......

       

       

      14、......看着完颜宗弼在手下簇拥下仓皇的上马而去,哈迷蚩心中一片酸楚,仿佛自己的一生就是这一天的事,上午还在满怀豪情!可眼前已是兵败如山,大金的精英已成纷齑,多少年来的梦想,一生的努力与信念也付之东流!望着张柔的尸身,心中郁闷,大声问道:“我们是蟊贼?我们是蟊贼吗?”,可问完,发现自己已是气馁。

       

      他摘下颈项上的佛像,端正地摆放在令台之上,下跪行礼,行毕,挺起胸膛,抽出弯刀,架在颈项之上,望着佛像言道:“下一世,我愿生在中国!”......

       

       

      15、......一只信鸽被箭羽穿首而过,落在身前,还在扑棱棱的挣扎着,吴璘看着李显忠微微一笑:“你真的确定你是天下的一?”,却看到李显忠一脸诧异,却一副不服的样子;

          岳飞带队**,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整容严整、亮盔亮甲、人马精神的方阵,两面大旗咧咧作响,一面是“吴”字,一面是“李”字,李字大旗的脊旗写着“苏尾九族巡检”;知道吴乃是吴璘,李一定是未曾蒙面的李显忠了;待到近前,看那位李将军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堂堂,岳飞不由得想起寺庙中的“韦陀天尊”,真是天神一般;翻身下马,向两位施礼,未及开言,这位李将军也不回礼已开口言道:“谁的箭?”......

       

       

      16、....刘琦回首看着自己的阵营,又看了看飘扬的“王”字大旗,坚定地说道:“兄弟们,别让咱们的子孙忘了咱们!”,说毕,回首提马,率先跃了出去!

                                          

      17、 

      .........

      拔离速知道已成孤军,回望身边的战友,大喊了三声:”是战是降!”,无人应答;回手挥刀,斩落飞羽;眼见王贵指挥后军弓搭火箭,只等一声令下;拔离速挺身来到阵前,知道已不能彷徨、犹豫,可口中干渴,只得用干哑的喉咙喊道:“岳飞!岳飞!”。

      岳飞纵马上前,手拦侍卫,紧跟上的只有新的掌旗手张荣;岳飞来到拔离速面前,注视着他;拔离速不知所言,涨红了脸,良久喃喃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们60万人打不过你们10万人?'

      岳飞没有说话,只是盯住拔离速;然后在马上转过身来对张荣说道:“传令!准降,给他们每个受伤的人一匹马!”。张荣转身离去。

      拔离速诧异之间手搭刀柄,眼睛盯着岳飞;岳飞轻轻左手提马,右手提枪,来到拔离速近前,微微俯身,语气坚定不容置疑:“你的脚下,是我的家乡”,拔离速瞬间镇住了,慢慢眼睛低了下来,手松了剑柄;他经历了杨再兴董后的死,汤怀的死,乳娘的死,文龙曹宁的反离,他好像突然明白他有太多的“不明白”了。

      这时岳飞已提马越过拔离速,来到敌阵面前,立马站定,大声吼道:”你们的脚下,是我们的家乡“!!!喊过,纵马冲入敌阵,后面岳家军已蜂拥而至。

      ........

      山顶之上,完颜宗弼的大帐旁,两军已没有敌我,盛水的竹筒在每一只手上传递;拔离速向西看去,山坡之上,赢歌立马站定望向这里,再看她身后北侧,岳云带领下的已缓缓南行的部落人马;拔离速将负伤很重的战友扶上战马,轻轻一拍,挥手作别;随后看看身边的几个不离不弃的战友,坐在了地上,一支盛水的竹筒递到他的手里。。。。

       

       

      凯歌四首:

       

      1、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

      (唐 李世民 秦王破阵乐  操练蒋钦部 )

       

      2、天威卷地过黄河,万里羌人尽汉河;莫堰横山到流水,从教西去作恩波。

         (北宋 沈括  凯歌  决战日 亮阵)

       

      3、我有一宝刀,深藏未出韬;指海海腾沸,指山山动摇。

           蛟鳄潜形百怪伏,虎豹战服万鬼号。

          时作龙吟似怀恨,咻得尽剿诸天骄。

           能令四海烽尘消,万姓鼓舞歌唐尧。

      (南宋  岳飞  宝刀歌   决战日 激战时)

      4、马蹀阏氏血,旗枭克汗头。归来报明主,恢复旧神州。

      (南宋 岳飞 送紫岩张先生北伐 决战日 激战时)

      2017/12/8 11:33:1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电影剧本《朱仙镇之战》大纲及说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