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国军为什么攻不下塔山(5)[原创]

共 3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366827
  • 工分:50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国军为什么攻不下塔山(5)[原创]

作为东北国军最高统帅,卫立煌也很关心葫芦岛的战事,12号,卫立煌飞到葫芦岛,视察并指导东进兵团的作战,他对蒋介石的部署很不赞成,也对东西对进的前景没有信心。私下他对候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耀湘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并再三叮嘱侯镜如慎重,慎重。这句话被罗泽闿听到,罗大声驳斥说:“这是总统的命令,非彻底执行不可。”弄的卫立煌、侯镜如无语。

12号,塔山战区在平静中度过,罗奇带领独立95师师长及排以上干部到塔山前线观察地形。部队得到一天时间的休整。

这一天对解放军来说是十分宝贵的,因为经过两天的激战,有不少工事被毁,后面的弹药运不上了,有了这一天就可以获得补充。

小评:

罗奇提出的休息一天,观察地形,后世遭到很多批评。但我并不想批评他。我认为独立95师等部队,乘船而来,远道劳顿,特别是船上颠簸,晕车是难免的。让部队休息一天是非常应该的。只是因为国军的失败。一些人把这一天休息看成了原因,是不对的。

同样类似的情况,打了胜仗的例子并不少。那时候就又一窝蜂的评论说休息一天是多么应该的,所以,就此来论成败,实为浅薄。

会上罗奇提出,13号的战斗由林伟俦统一指挥前线部队,这等于剥夺了阙汉骞的指挥权,罗奇的决定,让林、阙二都觉的事出突然,阙汉骞被莫名其妙的被解除职务,不知所以。会后,罗奇向林伟俦解释说:独立第95师不能给阙汉骞指挥,他不熟悉这个师的情况。第95师原属第62军多年,你指挥比较合适。(注:林伟俦和罗奇是广东同乡)

13号凌晨4点半,激战再起,炮火轰击半个小时后,步兵开始进攻。这一天,有空军和海军火力配合。早上8点钟左右,飞机来了几个架次,先是四架轰炸机,投了几颗大炸弹,接着又来了几架飞机投了几颗小炸弹,接着是俯冲扫射。作用不是很大。

海军“重庆”号巡洋舰也来参与了炮击,桂永清命令“重庆”号用152毫米舰炮轰击塔山共军阵地。可是,“重庆”号舰长邓兆祥认为,岸边水浅,不能靠近,只有在远距离发射大炮,这样一来站在“重庆”号上的炮手看不到塔山。只能靠地图标定的尺码来打,打了一阵子,邓兆祥向桂永清报告说,这样打没什么效果,而且有可能会伤及国军的攻击部队。桂永清无计可施,只好同意停止射击。邓兆祥厌倦内战,不想参战,后来率“重庆”号投诚共产党,此是后话。

由独立95师担任主攻,罗奇亲自督战,战斗来的十分惨烈。独立95师的确不一般,以营为单位,组成几个波次,前面带队的都是戴大盖儿帽的,而且前面一排全是轻机枪和冲锋枪,第二梯队紧随其后,第一波倒下,第二波踏着血迹继续前进。但是,遗憾的是,国军炮火太弱,而且距离远,准头不好,共军的鹿砦和铁丝网没有被有效的破坏。冲锋部队到了鹿砦、铁丝网前不得不停下来对付鹿砦和铁丝网。而国军没有太多的破坏铁丝网的经验,不懂得像共军那样用炸药包连续的爆破铁网,以前的教程上都是等着大炮把障碍物摧毁,一旦大炮打不准,就束手无策。长时间的停留在共军火力之下,造成重大伤亡。可悲可叹!

解放军正面阵地也有所调整,11纵接手了原属四纵的一部分阵地,使四纵更加集中兵力于防线的正面。程子华又给四纵增加了一个炮团。使四纵正面的炮火更强大。吴克华则又缩短了34团的防线,将10师第28团布置到了塔山以东阵地。并将11师一个团和10师一个团调归12师指挥,放在塔山的侧后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投入战场。

激烈的战斗发生在塔山两侧的铁路桥和高家滩两处阵地。国军第8师和独立95师分别从塔山两侧猛攻过来。战斗之激烈使28团放在前线的部队几乎打光。95师的冲锋是共军从来没见过的,打死不退。最后终于踏上了共军的阵地,一场肉搏在所难免,28团投入了预备队反击,仍然相持不下。国军独立第95师后续也是不断涌来。双方大炮已不能发挥作用,只听到咔嚓,咔嚓的拼刺刀声,和刺刀扎进身体的声音。阵地随时可能被突破,第10师师长正在向纵队报告战况,电话线被炸断,纵队司令部,为防万一,赶紧调11师一个团赶到28团身后以防不测。

这时有一个小小的“意外”发生,给守军一个意想不到的帮助,28团一个连有一个班的阵地处在阵地的前方,这时,这个班的战士大部分牺牲了,只剩下班长孔守法带着两名战士,有一挺轻机枪。看到侧后山头上双方扭打在一起,他跟两名战士说,我们从敌人后续部队侧面打出去,一定能打敌人措手不及。当时有个战士看到对方人多,有点害怕。说:就咱们三个人,那还不是给敌人送肉吃。

孔守法说:要想活下去,就要继续战斗,这正是咱们立功的时候。一番准备之后,班长端着机枪,两个战士一手握手榴弹,一手提枪,悄悄向敌阵接近,先是摸掉了国军一个炮兵观察哨,然后找到一箱手榴弹,对着国军后续部队的屁股一阵猛投,又一阵猛扫。造成国军混乱,以为后路被抄了,一时间阵脚大乱。退了下来。

其他战场也打的激烈残酷,后来成为著名作家,写了《半夜鸡叫》的高玉宝当时就在12师35团任通讯员。团部与各营的电话线不停的被炸断,团里二、三十名团讯员都不够用。他几次负责传达命令的阵地上都发现已经没活人了。有一次,他看到,一个腿被炸断的战士,爬着去够一挺机枪,由于断腿骨被炸断,只剩下一块皮连着,爬起来不方便,这名战士用刺刀砍下断腿,继续向前爬,终于抓到了机枪,进行射击。后来这名战士又在土堆里扒出一名眼睛被炸瞎的战士,两人合作,眼瞎的战士,给他压子弹,断腿的战士射击。(但愿这段回忆,不是高玉宝用作家的手法演义的)在如此坚强的战士面前,什么武器的优势都显得无能为力。

战斗的激烈程度从以上可以看出。阵地上承受的压力之大,可以想见,吴克华、莫文骅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下午时分,吴克华突然接到一纵司令李天佑的电话说:老吴,我奉林总命令,做你的预备队,现在我已到达高桥。你前线如有需要,我随时开上去。

几句话说的吴克华心里热乎乎的,这种时候听到这些话,吴克华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吴克华表示四纵坚决完成东总交给的任务,请老大哥部队放心。

塔山前线发生在阵地上的激烈肉搏战,苏静都及时报告给了林彪。同时刘亚楼也在不断查问四纵的情况。

林彪的心也绷得很紧。当塔山方面报来伤亡数字时,林彪抢白的撂下一句话:告诉吴克华,我要的是塔山,不是伤亡数字!可见当时林彪心情之紧张。

出自西北马家军的独立95师,真是不一般,十分顽强,攻击受挫也不退后,就趴在共军火力之下,将身边的尸体拖过来,垒在头前方,继续还击,找机会前进。

这一天国军还是没有突破共军防线。有统计说,国军伤亡1245人,共军伤亡1048人。

14号,罗奇想了个鬼主意,让主攻部队(独立95师和第8师)派小分队趁着黎明前的天黑,不打枪不打炮悄悄的爬行,钻过铁丝网、鹿砦,进入到解放军的战壕里,然后,沿着战壕向前爬行,夺取解烦军的防御工事。还真让他们爬进来了。巧的是,守军刚好有一个前线小组在吃饭。吃着饭 听见身后有动静。扭头一瞅,看到国军大盖帽上的帽徽反光,大喊一声:有情况。来不及拿枪,随手抓了块土块扔了过去,国军以为是炸弹,赶紧爬下。这短短的几秒钟,给了共军一个机会,抓枪反击。

立刻,黑夜中开始肉搏。指挥部听到消息,立刻派预备队上去反击。一番激战后,守军又打退了国军的进攻。

这天(14号)早上十点,只听得锦州方向炮响声向刮大风一样飘来,炮火之猛烈超过前几天情况。解放军总攻锦州的战斗开始了,经过多天的战斗,解放军已攻克锦州外围据点,13号解放军各部都打到了锦州城下,14号拂晓,林彪下令总攻。锦州总攻的炮声,对塔山守军是喜讯,对国军是催命符。罗奇再次下令,一定要拿下塔山,在罗奇的要求下,独立95师组织了300多人的敢死队,光着膀子,背插大刀,手握冲锋枪、机枪,又冲了上来。95师的确顽强,虽然不怕枪,但是怕炮,共军炮火猛烈,每次都将国军进攻的队形打乱,而且能有效压制国军炮火,并能拦截国军的后续部队,使其形不成连续的冲击波。

经14号一天的战斗,独立95师的三个团只能所编成三个营,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15号,无奈的罗奇只得休战一天,等待后续战车部队到来,再做他图。15号下午一个从锦州逃出来的副团长,报告说,锦州失守,全军覆没,锦(州)胡(芦岛)部队立刻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更没了士气。

解放军攻克锦州城,锦州之战落下来帷幕。葫芦岛那边的戏还没唱完呐。

16号,第39军终于抵达葫芦岛,罗奇终于等到了国防部调来的战车团,蒋介石也随即飞抵葫芦岛,侯镜如、罗奇、阙汉骞等人到机场迎接(林伟俦因负责前线指挥,没去机场)。蒋介石怒形于色,一声不吭。大家驱车去了第54军军部。罗奇在第54军军部指着地图向蒋介石讲解作战经过。尤其讲到,共军在塔山构筑了大纵深的完备的防守阵地,暗堡都是以钢轨和枕木搭顶,覆以很厚的泥土,交通壕纵横交错,暗堡前面有鹿砦和铁丝网,士兵们受阻于这些障碍物前,死伤惨重,独立95师伤亡三分之二,只能所编成三个营。听得蒋介石,握紧拳头,眼角泛红。

蒋介石愤然指着阙汉骞大声训斥道:塔山这么近,共产党构筑如此完备的工事,阙军长率部长期驻守锦西,竟然视若无睹,不进行阻挠、破坏,是失职。蒋介石越说越气,大骂阙汉骞:你不是黄埔学生,是蝗虫、是蝗虫!并说要枪毙阙汉骞。弄得大家颇为紧张。

瞅准蒋介石喘气的空挡,罗奇报告说:锦州有一个副团长逃来,现在林军长处,蒋介石教赶紧把人送来,这才将话题转开。

小评:

有的战史书暗示,蒋介石处分阙汉骞是找替罪羊。我认为并非如此,蒋介石骂阙汉骞确有道理。并非是找替罪羊。四纵10月6号,从暂62师手中夺得塔山,阙汉骞,并未严令暂62师反攻。也没用大炮干扰塔山共军修筑工事的活动。

丢失塔山,阙汉骞罪不可赦!手握四个师,久居锦西、葫芦岛,塔山本就是自己的防区。而共军则是远途奔袭而来,属于疲兵,国军以逸待劳,本可有所作为,却因不思进取,成为败将。有人说:国民党的失败是从塔山开始的(我虽然不同意这种说法)。如果这样论下来,阙汉骞杀十次都不够!

假如,阙汉骞行动积极,严令暂62师夺回丢失的阵地,从后期暂62师师长刘梓皋的表现,是会拼命争夺的,因为他自知,丢了塔山责任重大。而这时,阙汉骞如果再把第8师派上去,共军是否能守得住塔山也是值得坏疑的。

P343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12/7 16:57:1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国军为什么攻不下塔山(5)[原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