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共 6848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邢仁甫(1910~1950),盐山县旧县镇东街人。曾任冀鲁边军区司令员、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第六旅旅长、国民党中原战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兼“津浦北段策反专员”,后投敌,解放后被正法。

毕业于河北省立第二中学,在马鸿逵部当过兵。1929年加入中共,后在国军第26军肖之楚部任参谋。七七事变后,经中共津南工委负责人马振华引荐,邢仁甫推选为华北民众抗日救国军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后任特务团团长。10月,中共冀鲁边工委决定邢仁甫担任救国军司令。12月,救国军改称“别动总队第31游击支队,邢任司令。1938年1月,31支队发动对盐山城的围攻战,歼灭日军100余人、伪军500余人。1939年2月,攻克无棣县城,击毙伪警备队长,活捉伪县长,歼灭日伪军数百人。3月,攻克南皮县董村镇,歼敌数百人。4月,夺取庆云县城。5月,攻克乐陵县城。到1938年4月底,部队发展到3000余人。1938年7月,被任命为“八路军冀鲁边区游击支队”(平津支队)司令,9月平津支队编为东进挺进纵队六支队,他任支队长。1938年5月,任冀鲁边区军政委员会主席、冀南支队司令。1939年10月率冀南支队随主力部队转移到鲁西开辟新区,任115师工作部长、鲁西第四军分区司令员。1941年2月,六支队升格为115师教导第六旅,任旅长。1941年3月,成立冀鲁边军区时,上级又任命为军区司令员。

1942年6月,日军开始在冀鲁边区进行大扫荡,形势恶化,进入最艰苦阶段。教导六旅在望子岛建立后方生产基地。1943年5月,邢仁接到去延安学习的通知,认为是黄骅等人排挤他,由此产生严重对立情绪,便以有病、青纱帐未起不安全为由而滞留。1943年10月,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没能带走部队)经天津南下洛阳,投靠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被委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

1944年,他带领国军二千余人投靠日寇,撰写了《效忠天皇》、《剿共灭匪计划》等材料,成为津南六县“剿共”挺进总司令”。

1945年,日寇投降后,邢化名罗镇,成为国民党天津军统站一级少校组长、保密局津南流动组组长、河北省第三专署保安副司令兼41团团长、河北省第三专署专员兼保安司令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化名罗镇的国民党专员兼保安司令邢仁甫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抓获。1950年9月7日,在河北盐山县城东的公审大会上,邢仁甫被执行死刑。

      打赏
      收藏文本
      18
      0
      2017/12/7 14:43:13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3楼 世界公民臺灣27
      它们不这样做,CIA,台湾政战局怎么发津贴
      就这样一个八路军将领投降了国军,成为纵队司令,在抗战时期应该不算投敌吧?可为何蒋粪们说他投敌呢?难道蒋匪在他们眼里成了跟日伪一样的敌人?这不是他们一贯的立场啊!至于国军纵队司令、策反专员 邢投降日寇时,就跟八路军无关了,应该属于蒋匪军投敌!

      2017/12/8 13:48:16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有反共蒋粪,把邢投奔蒋匪军称为叛变投敌,看来,蒋粪们把自己膜拜的蒋公公视为了敌人。

      2017/12/8 11:08:4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
      72楼 19805173
      同样邢仁甫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一些细节问题你知道不知道对结论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下结论的时候你还不是固体呢。

      =====================================================================================

      马先生在下觉得您的智商还一直停留在固体阶段呢,请注意这是中共新闻网上的原话: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马先生,中共方面认定的是邢到了天津后投靠了国民党,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而不是您提到的叛国投敌,而投靠日寇已经是1944年初的事情了。马先生,陈兴怎么死的您也是知道的,所以陈兴是投日还是投国也就一目了然了。

      73楼 马一戈
      你的阅读基础能力差不是你的错,但固执的出来现眼就是你的不对了。“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后面是什么标点符号?是个句号,这一句话已经说完了。再往后,只是列举了他的部分活动而已,其活动绝不仅限如此,绝不仅限于写了点材料拟了个计划,何况即使他写的东西,公开能查到的也不仅仅是那点儿,这个毫无异议吧?得是什么智商的人,才能理解为邢只做了这些,除了这些之外就什么也没做?你还好意思拿这个出来说话,丢人不?

      邢九月之前投日的证据,前面早已说过了,你还是跳不出拿着已经明确的问题来回胡搅蛮缠的那一套啊。也难怪,你的论点早已被事实驳斥的千疮百孔根本站不住脚,却还煮熟的鸭子嘴不烂,不想认错,你不这么做,又有什么能耐呢?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74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又来撒泼打滚了不是,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之后确实是个句号。然后就是反共反人民活动的具体描述,可您哪只眼睛看到具体描述中有1943年投靠日寇的情节?还说什么只是列举了他的部分活动而已?您倒是说说中共新闻网上哪句说这只是部分活动?马先生您死皮赖脸的添加这个注释,说白了这不仅是您的智商问题,还是您的良心问题了。您无德又无才,所以只好这么撒泼打滚了。
      75楼 马一戈
      哈哈,出门两天没摸电脑,回来一看,您老先生就憋出这么个回复来?你说的那个例子,只说到“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不是他的部分活动又是什么?难道这就是他的全部活动?这话你自己都骗不了你自己,居然还想来忽悠别人,你觉得有哪怕一点点可能吗?可怜的家伙,黔驴技穷却又妄想只凭嘴硬和刻意曲解就能把水搅浑,告诉你门儿也没有。你这么做,除了显示你的可笑和可怜,什么也得不到,更没有可能达到你那目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6楼 19805173
      这不是他的部分活动又是什么?难道这就是他的全部活动?

      ======================================================================================

      照您意思,该把邢吃饭拉屎,喝酒聊天都写出来才算全部活动?那您把其他活动中有关邢投日的真凭实据列举出来呗。记住是真凭实据。

      呵呵,又两天没摸电脑,结果发现你还是那一套,拿着前面帖子或者链接帖子、提到的资料里早就说过早已明确的问题来回胡搅啊。也难怪,除了这个,你还能有什么本事?

      不会去尝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不会去教诲不可教之徒。事实和证据、资料摆在这里,正常人都会明白那段历史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就够了。那你接着在这里用你那点儿老套子显示你的黔驴技穷和装傻卖呆吧,看着你死不认错把你自己逼到了出洋相的地步还妄图硬撑,也是一乐子。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2018/1/14 14:29:18
      左箭头-小图标

      ......
      71楼 马一戈
      你也明白,你不知道的,还是有人知道的。同样邢仁甫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一些细节问题你知道不知道对结论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下结论的时候你还不是固体呢。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72楼 19805173
      同样邢仁甫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一些细节问题你知道不知道对结论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下结论的时候你还不是固体呢。

      =====================================================================================

      马先生在下觉得您的智商还一直停留在固体阶段呢,请注意这是中共新闻网上的原话: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马先生,中共方面认定的是邢到了天津后投靠了国民党,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而不是您提到的叛国投敌,而投靠日寇已经是1944年初的事情了。马先生,陈兴怎么死的您也是知道的,所以陈兴是投日还是投国也就一目了然了。

      73楼 马一戈
      你的阅读基础能力差不是你的错,但固执的出来现眼就是你的不对了。“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后面是什么标点符号?是个句号,这一句话已经说完了。再往后,只是列举了他的部分活动而已,其活动绝不仅限如此,绝不仅限于写了点材料拟了个计划,何况即使他写的东西,公开能查到的也不仅仅是那点儿,这个毫无异议吧?得是什么智商的人,才能理解为邢只做了这些,除了这些之外就什么也没做?你还好意思拿这个出来说话,丢人不?

      邢九月之前投日的证据,前面早已说过了,你还是跳不出拿着已经明确的问题来回胡搅蛮缠的那一套啊。也难怪,你的论点早已被事实驳斥的千疮百孔根本站不住脚,却还煮熟的鸭子嘴不烂,不想认错,你不这么做,又有什么能耐呢?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74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又来撒泼打滚了不是,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之后确实是个句号。然后就是反共反人民活动的具体描述,可您哪只眼睛看到具体描述中有1943年投靠日寇的情节?还说什么只是列举了他的部分活动而已?您倒是说说中共新闻网上哪句说这只是部分活动?马先生您死皮赖脸的添加这个注释,说白了这不仅是您的智商问题,还是您的良心问题了。您无德又无才,所以只好这么撒泼打滚了。
      75楼 马一戈
      哈哈,出门两天没摸电脑,回来一看,您老先生就憋出这么个回复来?你说的那个例子,只说到“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不是他的部分活动又是什么?难道这就是他的全部活动?这话你自己都骗不了你自己,居然还想来忽悠别人,你觉得有哪怕一点点可能吗?可怜的家伙,黔驴技穷却又妄想只凭嘴硬和刻意曲解就能把水搅浑,告诉你门儿也没有。你这么做,除了显示你的可笑和可怜,什么也得不到,更没有可能达到你那目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不是他的部分活动又是什么?难道这就是他的全部活动?

      ======================================================================================

      照您意思,该把邢吃饭拉屎,喝酒聊天都写出来才算全部活动?那您把其他活动中有关邢投日的真凭实据列举出来呗。记住是真凭实据。

      2018/1/12 23:22:39
      左箭头-小图标

      ......
      70楼 19805173
      马先生,别转进啊,讨论邢呢,您转进到陈兴那里去干吗,陈兴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由此可见,您不知道,还是有人知道的。同样大家都知道邢叛变投敌时接触的是国民党方面人员,还拜见了蒋鼎文,接受了国民党的职务。所以说邢叛变投敌投的是国而不是日。马先生,您不知道没关系,可中共方面知道,大家也知道,事实不容篡改。
      71楼 马一戈
      你也明白,你不知道的,还是有人知道的。同样邢仁甫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一些细节问题你知道不知道对结论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下结论的时候你还不是固体呢。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72楼 19805173
      同样邢仁甫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一些细节问题你知道不知道对结论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下结论的时候你还不是固体呢。

      =====================================================================================

      马先生在下觉得您的智商还一直停留在固体阶段呢,请注意这是中共新闻网上的原话: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马先生,中共方面认定的是邢到了天津后投靠了国民党,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而不是您提到的叛国投敌,而投靠日寇已经是1944年初的事情了。马先生,陈兴怎么死的您也是知道的,所以陈兴是投日还是投国也就一目了然了。

      73楼 马一戈
      你的阅读基础能力差不是你的错,但固执的出来现眼就是你的不对了。“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后面是什么标点符号?是个句号,这一句话已经说完了。再往后,只是列举了他的部分活动而已,其活动绝不仅限如此,绝不仅限于写了点材料拟了个计划,何况即使他写的东西,公开能查到的也不仅仅是那点儿,这个毫无异议吧?得是什么智商的人,才能理解为邢只做了这些,除了这些之外就什么也没做?你还好意思拿这个出来说话,丢人不?

      邢九月之前投日的证据,前面早已说过了,你还是跳不出拿着已经明确的问题来回胡搅蛮缠的那一套啊。也难怪,你的论点早已被事实驳斥的千疮百孔根本站不住脚,却还煮熟的鸭子嘴不烂,不想认错,你不这么做,又有什么能耐呢?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74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又来撒泼打滚了不是,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之后确实是个句号。然后就是反共反人民活动的具体描述,可您哪只眼睛看到具体描述中有1943年投靠日寇的情节?还说什么只是列举了他的部分活动而已?您倒是说说中共新闻网上哪句说这只是部分活动?马先生您死皮赖脸的添加这个注释,说白了这不仅是您的智商问题,还是您的良心问题了。您无德又无才,所以只好这么撒泼打滚了。
      哈哈,出门两天没摸电脑,回来一看,您老先生就憋出这么个回复来?你说的那个例子,只说到“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不是他的部分活动又是什么?难道这就是他的全部活动?这话你自己都骗不了你自己,居然还想来忽悠别人,你觉得有哪怕一点点可能吗?可怜的家伙,黔驴技穷却又妄想只凭嘴硬和刻意曲解就能把水搅浑,告诉你门儿也没有。你这么做,除了显示你的可笑和可怜,什么也得不到,更没有可能达到你那目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8/1/11 16:41:11
      左箭头-小图标

      ......
      69楼 马一戈
      我不知道陈兴投日接触的日伪方面人员姓名是谁,更说不出接受的职务,但是陈兴依旧是叛国投敌的叛徒,这个谁也翻不了案。

      汤景延倒是很明确,接触的是汪伪政府特工总部江苏实验区南通分区长姜颂平和苏北“清乡”主任公署主任张北生以及他们的日方“顾问”,接受的职务是伪苏北清乡公署外勤警卫团团长,然而汤景延仍然是一名抗日的新四军指挥员。

      明白了吗?你提的问题跟判定是否叛变投敌毫无关系,所以在此不予答复。

      请不要再提一些和主题无关的问题,更不要再提已经明了的问题。那不是讨论问题,而是标准的理屈词穷后的胡搅蛮缠,挺低级的小伎俩,没用的。

      70楼 19805173
      马先生,别转进啊,讨论邢呢,您转进到陈兴那里去干吗,陈兴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由此可见,您不知道,还是有人知道的。同样大家都知道邢叛变投敌时接触的是国民党方面人员,还拜见了蒋鼎文,接受了国民党的职务。所以说邢叛变投敌投的是国而不是日。马先生,您不知道没关系,可中共方面知道,大家也知道,事实不容篡改。
      71楼 马一戈
      你也明白,你不知道的,还是有人知道的。同样邢仁甫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一些细节问题你知道不知道对结论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下结论的时候你还不是固体呢。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72楼 19805173
      同样邢仁甫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一些细节问题你知道不知道对结论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下结论的时候你还不是固体呢。

      =====================================================================================

      马先生在下觉得您的智商还一直停留在固体阶段呢,请注意这是中共新闻网上的原话: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马先生,中共方面认定的是邢到了天津后投靠了国民党,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而不是您提到的叛国投敌,而投靠日寇已经是1944年初的事情了。马先生,陈兴怎么死的您也是知道的,所以陈兴是投日还是投国也就一目了然了。

      73楼 马一戈
      你的阅读基础能力差不是你的错,但固执的出来现眼就是你的不对了。“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后面是什么标点符号?是个句号,这一句话已经说完了。再往后,只是列举了他的部分活动而已,其活动绝不仅限如此,绝不仅限于写了点材料拟了个计划,何况即使他写的东西,公开能查到的也不仅仅是那点儿,这个毫无异议吧?得是什么智商的人,才能理解为邢只做了这些,除了这些之外就什么也没做?你还好意思拿这个出来说话,丢人不?

      邢九月之前投日的证据,前面早已说过了,你还是跳不出拿着已经明确的问题来回胡搅蛮缠的那一套啊。也难怪,你的论点早已被事实驳斥的千疮百孔根本站不住脚,却还煮熟的鸭子嘴不烂,不想认错,你不这么做,又有什么能耐呢?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马先生,您又来撒泼打滚了不是,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之后确实是个句号。然后就是反共反人民活动的具体描述,可您哪只眼睛看到具体描述中有1943年投靠日寇的情节?还说什么只是列举了他的部分活动而已?您倒是说说中共新闻网上哪句说这只是部分活动?马先生您死皮赖脸的添加这个注释,说白了这不仅是您的智商问题,还是您的良心问题了。您无德又无才,所以只好这么撒泼打滚了。

      2018/1/9 19:46:04
      左箭头-小图标

      ......
      68楼 19805173
      马先生,邢投日只是您的推断,请正面回答,邢投日接触的日寇方面人员姓名,接受的职务名称,谢谢。
      69楼 马一戈
      我不知道陈兴投日接触的日伪方面人员姓名是谁,更说不出接受的职务,但是陈兴依旧是叛国投敌的叛徒,这个谁也翻不了案。

      汤景延倒是很明确,接触的是汪伪政府特工总部江苏实验区南通分区长姜颂平和苏北“清乡”主任公署主任张北生以及他们的日方“顾问”,接受的职务是伪苏北清乡公署外勤警卫团团长,然而汤景延仍然是一名抗日的新四军指挥员。

      明白了吗?你提的问题跟判定是否叛变投敌毫无关系,所以在此不予答复。

      请不要再提一些和主题无关的问题,更不要再提已经明了的问题。那不是讨论问题,而是标准的理屈词穷后的胡搅蛮缠,挺低级的小伎俩,没用的。

      70楼 19805173
      马先生,别转进啊,讨论邢呢,您转进到陈兴那里去干吗,陈兴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由此可见,您不知道,还是有人知道的。同样大家都知道邢叛变投敌时接触的是国民党方面人员,还拜见了蒋鼎文,接受了国民党的职务。所以说邢叛变投敌投的是国而不是日。马先生,您不知道没关系,可中共方面知道,大家也知道,事实不容篡改。
      71楼 马一戈
      你也明白,你不知道的,还是有人知道的。同样邢仁甫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一些细节问题你知道不知道对结论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下结论的时候你还不是固体呢。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72楼 19805173
      同样邢仁甫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一些细节问题你知道不知道对结论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下结论的时候你还不是固体呢。

      =====================================================================================

      马先生在下觉得您的智商还一直停留在固体阶段呢,请注意这是中共新闻网上的原话: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马先生,中共方面认定的是邢到了天津后投靠了国民党,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而不是您提到的叛国投敌,而投靠日寇已经是1944年初的事情了。马先生,陈兴怎么死的您也是知道的,所以陈兴是投日还是投国也就一目了然了。

      你的阅读基础能力差不是你的错,但固执的出来现眼就是你的不对了。“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后面是什么标点符号?是个句号,这一句话已经说完了。再往后,只是列举了他的部分活动而已,其活动绝不仅限如此,绝不仅限于写了点材料拟了个计划,何况即使他写的东西,公开能查到的也不仅仅是那点儿,这个毫无异议吧?得是什么智商的人,才能理解为邢只做了这些,除了这些之外就什么也没做?你还好意思拿这个出来说话,丢人不?

      邢九月之前投日的证据,前面早已说过了,你还是跳不出拿着已经明确的问题来回胡搅蛮缠的那一套啊。也难怪,你的论点早已被事实驳斥的千疮百孔根本站不住脚,却还煮熟的鸭子嘴不烂,不想认错,你不这么做,又有什么能耐呢?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2018/1/9 11:50:13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943768
      • 工分:500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67楼 马一戈
      再搅来搅去也没用。既有铁证如山,邢投日的时候连蒋的大门朝哪都没摸上呢;又有其是八路中的败类叛国投敌分子的盖棺定论。你再怎么胡搅蛮缠,也是自不量力螳臂当车,也给邢翻不了案。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8楼 19805173
      马先生,邢投日只是您的推断,请正面回答,邢投日接触的日寇方面人员姓名,接受的职务名称,谢谢。
      69楼 马一戈
      我不知道陈兴投日接触的日伪方面人员姓名是谁,更说不出接受的职务,但是陈兴依旧是叛国投敌的叛徒,这个谁也翻不了案。

      汤景延倒是很明确,接触的是汪伪政府特工总部江苏实验区南通分区长姜颂平和苏北“清乡”主任公署主任张北生以及他们的日方“顾问”,接受的职务是伪苏北清乡公署外勤警卫团团长,然而汤景延仍然是一名抗日的新四军指挥员。

      明白了吗?你提的问题跟判定是否叛变投敌毫无关系,所以在此不予答复。

      请不要再提一些和主题无关的问题,更不要再提已经明了的问题。那不是讨论问题,而是标准的理屈词穷后的胡搅蛮缠,挺低级的小伎俩,没用的。

      70楼 19805173
      马先生,别转进啊,讨论邢呢,您转进到陈兴那里去干吗,陈兴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由此可见,您不知道,还是有人知道的。同样大家都知道邢叛变投敌时接触的是国民党方面人员,还拜见了蒋鼎文,接受了国民党的职务。所以说邢叛变投敌投的是国而不是日。马先生,您不知道没关系,可中共方面知道,大家也知道,事实不容篡改。
      71楼 马一戈
      你也明白,你不知道的,还是有人知道的。同样邢仁甫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一些细节问题你知道不知道对结论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下结论的时候你还不是固体呢。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同样邢仁甫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一些细节问题你知道不知道对结论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下结论的时候你还不是固体呢。

      =====================================================================================

      马先生在下觉得您的智商还一直停留在固体阶段呢,请注意这是中共新闻网上的原话: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马先生,中共方面认定的是邢到了天津后投靠了国民党,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而不是您提到的叛国投敌,而投靠日寇已经是1944年初的事情了。马先生,陈兴怎么死的您也是知道的,所以陈兴是投日还是投国也就一目了然了。

      2018/1/9 0:14:04
      左箭头-小图标

      ......
      66楼 19805173
      不用狡辩。邢仁甫是以国民党军官的身份投的日,您再怎么撒泼打滚也无法篡改历史。
      67楼 马一戈
      再搅来搅去也没用。既有铁证如山,邢投日的时候连蒋的大门朝哪都没摸上呢;又有其是八路中的败类叛国投敌分子的盖棺定论。你再怎么胡搅蛮缠,也是自不量力螳臂当车,也给邢翻不了案。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8楼 19805173
      马先生,邢投日只是您的推断,请正面回答,邢投日接触的日寇方面人员姓名,接受的职务名称,谢谢。
      69楼 马一戈
      我不知道陈兴投日接触的日伪方面人员姓名是谁,更说不出接受的职务,但是陈兴依旧是叛国投敌的叛徒,这个谁也翻不了案。

      汤景延倒是很明确,接触的是汪伪政府特工总部江苏实验区南通分区长姜颂平和苏北“清乡”主任公署主任张北生以及他们的日方“顾问”,接受的职务是伪苏北清乡公署外勤警卫团团长,然而汤景延仍然是一名抗日的新四军指挥员。

      明白了吗?你提的问题跟判定是否叛变投敌毫无关系,所以在此不予答复。

      请不要再提一些和主题无关的问题,更不要再提已经明了的问题。那不是讨论问题,而是标准的理屈词穷后的胡搅蛮缠,挺低级的小伎俩,没用的。

      70楼 19805173
      马先生,别转进啊,讨论邢呢,您转进到陈兴那里去干吗,陈兴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由此可见,您不知道,还是有人知道的。同样大家都知道邢叛变投敌时接触的是国民党方面人员,还拜见了蒋鼎文,接受了国民党的职务。所以说邢叛变投敌投的是国而不是日。马先生,您不知道没关系,可中共方面知道,大家也知道,事实不容篡改。
      你也明白,你不知道的,还是有人知道的。同样邢仁甫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一些细节问题你知道不知道对结论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下结论的时候你还不是固体呢。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2018/1/8 23:31:14
      左箭头-小图标

      ......
      65楼 马一戈
      不用找。邢仁甫是抗战期间八路军叛国投敌的最高职务者,早有定论,已经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你搅来搅去也把他弄不下来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6楼 19805173
      不用狡辩。邢仁甫是以国民党军官的身份投的日,您再怎么撒泼打滚也无法篡改历史。
      67楼 马一戈
      再搅来搅去也没用。既有铁证如山,邢投日的时候连蒋的大门朝哪都没摸上呢;又有其是八路中的败类叛国投敌分子的盖棺定论。你再怎么胡搅蛮缠,也是自不量力螳臂当车,也给邢翻不了案。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8楼 19805173
      马先生,邢投日只是您的推断,请正面回答,邢投日接触的日寇方面人员姓名,接受的职务名称,谢谢。
      69楼 马一戈
      我不知道陈兴投日接触的日伪方面人员姓名是谁,更说不出接受的职务,但是陈兴依旧是叛国投敌的叛徒,这个谁也翻不了案。

      汤景延倒是很明确,接触的是汪伪政府特工总部江苏实验区南通分区长姜颂平和苏北“清乡”主任公署主任张北生以及他们的日方“顾问”,接受的职务是伪苏北清乡公署外勤警卫团团长,然而汤景延仍然是一名抗日的新四军指挥员。

      明白了吗?你提的问题跟判定是否叛变投敌毫无关系,所以在此不予答复。

      请不要再提一些和主题无关的问题,更不要再提已经明了的问题。那不是讨论问题,而是标准的理屈词穷后的胡搅蛮缠,挺低级的小伎俩,没用的。

      马先生,别转进啊,讨论邢呢,您转进到陈兴那里去干吗,陈兴叛国投敌是中共根据事实认定的,由此可见,您不知道,还是有人知道的。同样大家都知道邢叛变投敌时接触的是国民党方面人员,还拜见了蒋鼎文,接受了国民党的职务。所以说邢叛变投敌投的是国而不是日。马先生,您不知道没关系,可中共方面知道,大家也知道,事实不容篡改。

      2018/1/8 23:12:59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635849
      • 工分:518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64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举过的所谓例子可没得到中共的认可,所谓的例子至多只是您别有用心的推测和臆断而已。马先生您撒泼打滚真心没用,我连网址链接都给您了,您觉得不对,您和中共党史有关部门说去啊。
      65楼 马一戈
      不用找。邢仁甫是抗战期间八路军叛国投敌的最高职务者,早有定论,已经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你搅来搅去也把他弄不下来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6楼 19805173
      不用狡辩。邢仁甫是以国民党军官的身份投的日,您再怎么撒泼打滚也无法篡改历史。
      67楼 马一戈
      再搅来搅去也没用。既有铁证如山,邢投日的时候连蒋的大门朝哪都没摸上呢;又有其是八路中的败类叛国投敌分子的盖棺定论。你再怎么胡搅蛮缠,也是自不量力螳臂当车,也给邢翻不了案。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8楼 19805173
      马先生,邢投日只是您的推断,请正面回答,邢投日接触的日寇方面人员姓名,接受的职务名称,谢谢。
      我不知道陈兴投日接触的日伪方面人员姓名是谁,更说不出接受的职务,但是陈兴依旧是叛国投敌的叛徒,这个谁也翻不了案。

      汤景延倒是很明确,接触的是汪伪政府特工总部江苏实验区南通分区长姜颂平和苏北“清乡”主任公署主任张北生以及他们的日方“顾问”,接受的职务是伪苏北清乡公署外勤警卫团团长,然而汤景延仍然是一名抗日的新四军指挥员。

      明白了吗?你提的问题跟判定是否叛变投敌毫无关系,所以在此不予答复。

      请不要再提一些和主题无关的问题,更不要再提已经明了的问题。那不是讨论问题,而是标准的理屈词穷后的胡搅蛮缠,挺低级的小伎俩,没用的。

      2018/1/8 22:45:25
      左箭头-小图标

      ......
      63楼 马一戈
      没有任何邢仁甫投靠日寇的文字描述?前面举过的例子又装瞎看不见了?你装瞎就可以来回胡搅蛮缠了吗?没用。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4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举过的所谓例子可没得到中共的认可,所谓的例子至多只是您别有用心的推测和臆断而已。马先生您撒泼打滚真心没用,我连网址链接都给您了,您觉得不对,您和中共党史有关部门说去啊。
      65楼 马一戈
      不用找。邢仁甫是抗战期间八路军叛国投敌的最高职务者,早有定论,已经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你搅来搅去也把他弄不下来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6楼 19805173
      不用狡辩。邢仁甫是以国民党军官的身份投的日,您再怎么撒泼打滚也无法篡改历史。
      67楼 马一戈
      再搅来搅去也没用。既有铁证如山,邢投日的时候连蒋的大门朝哪都没摸上呢;又有其是八路中的败类叛国投敌分子的盖棺定论。你再怎么胡搅蛮缠,也是自不量力螳臂当车,也给邢翻不了案。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马先生,邢投日只是您的推断,请正面回答,邢投日接触的日寇方面人员姓名,接受的职务名称,谢谢。

      2018/1/8 20:52:48
      左箭头-小图标

      ......
      62楼 19805173
      马先生真正抓住7月到9月这段时间夹带私货的是您吧,中共新闻网上已经说的非常清楚邢是接受了国民党的职务投靠了国民党,但是并未有任何他投靠日寇的文字描述。马先生您的胡搅蛮缠是无法篡改历史事实的。
      63楼 马一戈
      没有任何邢仁甫投靠日寇的文字描述?前面举过的例子又装瞎看不见了?你装瞎就可以来回胡搅蛮缠了吗?没用。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4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举过的所谓例子可没得到中共的认可,所谓的例子至多只是您别有用心的推测和臆断而已。马先生您撒泼打滚真心没用,我连网址链接都给您了,您觉得不对,您和中共党史有关部门说去啊。
      65楼 马一戈
      不用找。邢仁甫是抗战期间八路军叛国投敌的最高职务者,早有定论,已经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你搅来搅去也把他弄不下来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6楼 19805173
      不用狡辩。邢仁甫是以国民党军官的身份投的日,您再怎么撒泼打滚也无法篡改历史。
      再搅来搅去也没用。既有铁证如山,邢投日的时候连蒋的大门朝哪都没摸上呢;又有其是八路中的败类叛国投敌分子的盖棺定论。你再怎么胡搅蛮缠,也是自不量力螳臂当车,也给邢翻不了案。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2018/1/8 1:06:32
      左箭头-小图标

      ......
      61楼 马一戈
      铁一般的事实就是,邢仁甫1943年7到9月间就跑到天津投靠了日寇,并且已经被宣布为叛变投敌的叛徒。而邢跑到洛阳投蒋是同年10月,是在投日之后。看看现在能找到的材料,哪一个和这个有矛盾?投日投蒋,孰先孰后,一清二楚,毫不含糊。有人想在这方面胡搅蛮缠搅来搅去,妄想夹带点儿什么私货,那叫自不量力枉费工夫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2楼 19805173
      马先生真正抓住7月到9月这段时间夹带私货的是您吧,中共新闻网上已经说的非常清楚邢是接受了国民党的职务投靠了国民党,但是并未有任何他投靠日寇的文字描述。马先生您的胡搅蛮缠是无法篡改历史事实的。
      63楼 马一戈
      没有任何邢仁甫投靠日寇的文字描述?前面举过的例子又装瞎看不见了?你装瞎就可以来回胡搅蛮缠了吗?没用。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4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举过的所谓例子可没得到中共的认可,所谓的例子至多只是您别有用心的推测和臆断而已。马先生您撒泼打滚真心没用,我连网址链接都给您了,您觉得不对,您和中共党史有关部门说去啊。
      65楼 马一戈
      不用找。邢仁甫是抗战期间八路军叛国投敌的最高职务者,早有定论,已经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你搅来搅去也把他弄不下来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不用狡辩。邢仁甫是以国民党军官的身份投的日,您再怎么撒泼打滚也无法篡改历史。

      2018/1/8 0:17:39
      左箭头-小图标

      ......
      60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还狡辩什么,这是中共新闻网上对邢投敌的描述:但邢仁甫知道党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所以他最后决定搞武装独立,迅速把部队拉出去。不料,他的这一分裂行为遭到部队干部战士的坚决抵制。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纷纷摆脱他的控制,回到了党的怀抱。邢仁甫成了一名光杆司令,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1943年7月他带着小老婆宋魁玲以及极少数贴身随从逃到了天津。10月,他又从天津辗转跑到洛阳,投靠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被委任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

      。。。。。。。

      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1945年11月,他又被任命为军统特务一级中校组长。1948年1月,担任国民党河北省第三专署保安副司令、代理专员。

      链接:http://dangshi.people.com.cn/GB/85038/14317696.html

      马先生,邢何时投敌,投靠的哪方,中共方面已经根据客观事实盖棺定论,您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这铁一般的事实。

      61楼 马一戈
      铁一般的事实就是,邢仁甫1943年7到9月间就跑到天津投靠了日寇,并且已经被宣布为叛变投敌的叛徒。而邢跑到洛阳投蒋是同年10月,是在投日之后。看看现在能找到的材料,哪一个和这个有矛盾?投日投蒋,孰先孰后,一清二楚,毫不含糊。有人想在这方面胡搅蛮缠搅来搅去,妄想夹带点儿什么私货,那叫自不量力枉费工夫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2楼 19805173
      马先生真正抓住7月到9月这段时间夹带私货的是您吧,中共新闻网上已经说的非常清楚邢是接受了国民党的职务投靠了国民党,但是并未有任何他投靠日寇的文字描述。马先生您的胡搅蛮缠是无法篡改历史事实的。
      63楼 马一戈
      没有任何邢仁甫投靠日寇的文字描述?前面举过的例子又装瞎看不见了?你装瞎就可以来回胡搅蛮缠了吗?没用。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4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举过的所谓例子可没得到中共的认可,所谓的例子至多只是您别有用心的推测和臆断而已。马先生您撒泼打滚真心没用,我连网址链接都给您了,您觉得不对,您和中共党史有关部门说去啊。
      不用找。邢仁甫是抗战期间八路军叛国投敌的最高职务者,早有定论,已经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你搅来搅去也把他弄不下来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2018/1/6 22:24:44
      左箭头-小图标

      ......
      59楼 马一戈
      罗(荣桓)肖(华)两位首长告诉周贯五邢仁甫已经叛变投敌是在山东分局五年工作会议结束后,周又隔了两天才动身回冀鲁边。115师司令部距冀鲁边数百里,其间还有敌占区,路上要走多久?周九月初就回到了冀鲁边,你说罗肖两位首长告诉周,邢已叛变投敌是在什么时间?难道说你再说罗肖两位首长是捕风捉影?亲历者不如你更明白,不如你掌握的情况更全面?开什么玩笑!
      60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还狡辩什么,这是中共新闻网上对邢投敌的描述:但邢仁甫知道党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所以他最后决定搞武装独立,迅速把部队拉出去。不料,他的这一分裂行为遭到部队干部战士的坚决抵制。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纷纷摆脱他的控制,回到了党的怀抱。邢仁甫成了一名光杆司令,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1943年7月他带着小老婆宋魁玲以及极少数贴身随从逃到了天津。10月,他又从天津辗转跑到洛阳,投靠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被委任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

      。。。。。。。

      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1945年11月,他又被任命为军统特务一级中校组长。1948年1月,担任国民党河北省第三专署保安副司令、代理专员。

      链接:http://dangshi.people.com.cn/GB/85038/14317696.html

      马先生,邢何时投敌,投靠的哪方,中共方面已经根据客观事实盖棺定论,您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这铁一般的事实。

      61楼 马一戈
      铁一般的事实就是,邢仁甫1943年7到9月间就跑到天津投靠了日寇,并且已经被宣布为叛变投敌的叛徒。而邢跑到洛阳投蒋是同年10月,是在投日之后。看看现在能找到的材料,哪一个和这个有矛盾?投日投蒋,孰先孰后,一清二楚,毫不含糊。有人想在这方面胡搅蛮缠搅来搅去,妄想夹带点儿什么私货,那叫自不量力枉费工夫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2楼 19805173
      马先生真正抓住7月到9月这段时间夹带私货的是您吧,中共新闻网上已经说的非常清楚邢是接受了国民党的职务投靠了国民党,但是并未有任何他投靠日寇的文字描述。马先生您的胡搅蛮缠是无法篡改历史事实的。
      63楼 马一戈
      没有任何邢仁甫投靠日寇的文字描述?前面举过的例子又装瞎看不见了?你装瞎就可以来回胡搅蛮缠了吗?没用。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马先生您举过的所谓例子可没得到中共的认可,所谓的例子至多只是您别有用心的推测和臆断而已。马先生您撒泼打滚真心没用,我连网址链接都给您了,您觉得不对,您和中共党史有关部门说去啊。

      2018/1/6 21:05:45
      左箭头-小图标

      ......
      58楼 19805173
      组织办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凭你那种胡搅蛮缠就能翻过来的。

      ======================================================================================

      马先生,这句话说的非常不错,组织办案不是您想的那么简单,所以中共对邢何时叛变已经有了结论那就是1943年9月。而不是马先生您声称的时间。

      59楼 马一戈
      罗(荣桓)肖(华)两位首长告诉周贯五邢仁甫已经叛变投敌是在山东分局五年工作会议结束后,周又隔了两天才动身回冀鲁边。115师司令部距冀鲁边数百里,其间还有敌占区,路上要走多久?周九月初就回到了冀鲁边,你说罗肖两位首长告诉周,邢已叛变投敌是在什么时间?难道说你再说罗肖两位首长是捕风捉影?亲历者不如你更明白,不如你掌握的情况更全面?开什么玩笑!
      60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还狡辩什么,这是中共新闻网上对邢投敌的描述:但邢仁甫知道党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所以他最后决定搞武装独立,迅速把部队拉出去。不料,他的这一分裂行为遭到部队干部战士的坚决抵制。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纷纷摆脱他的控制,回到了党的怀抱。邢仁甫成了一名光杆司令,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1943年7月他带着小老婆宋魁玲以及极少数贴身随从逃到了天津。10月,他又从天津辗转跑到洛阳,投靠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被委任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

      。。。。。。。

      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1945年11月,他又被任命为军统特务一级中校组长。1948年1月,担任国民党河北省第三专署保安副司令、代理专员。

      链接:http://dangshi.people.com.cn/GB/85038/14317696.html

      马先生,邢何时投敌,投靠的哪方,中共方面已经根据客观事实盖棺定论,您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这铁一般的事实。

      61楼 马一戈
      铁一般的事实就是,邢仁甫1943年7到9月间就跑到天津投靠了日寇,并且已经被宣布为叛变投敌的叛徒。而邢跑到洛阳投蒋是同年10月,是在投日之后。看看现在能找到的材料,哪一个和这个有矛盾?投日投蒋,孰先孰后,一清二楚,毫不含糊。有人想在这方面胡搅蛮缠搅来搅去,妄想夹带点儿什么私货,那叫自不量力枉费工夫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62楼 19805173
      马先生真正抓住7月到9月这段时间夹带私货的是您吧,中共新闻网上已经说的非常清楚邢是接受了国民党的职务投靠了国民党,但是并未有任何他投靠日寇的文字描述。马先生您的胡搅蛮缠是无法篡改历史事实的。
      没有任何邢仁甫投靠日寇的文字描述?前面举过的例子又装瞎看不见了?你装瞎就可以来回胡搅蛮缠了吗?没用。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2018/1/6 16:09:29
      左箭头-小图标

      ......
      57楼 马一戈
      再提醒你一次,证据前面已经说了,绝不是什么只有陈二虎的只言片语。那些证据只是“包括但不限于”,组织办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凭你那种胡搅蛮缠就能翻过来的。没有真凭实据,组织上怎么可能在邢接触蒋之前就认定其为叛徒?你那点儿小聪明,想耍先找对地方。

      当复读机真的不好玩,敬请自重。

      58楼 19805173
      组织办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凭你那种胡搅蛮缠就能翻过来的。

      ======================================================================================

      马先生,这句话说的非常不错,组织办案不是您想的那么简单,所以中共对邢何时叛变已经有了结论那就是1943年9月。而不是马先生您声称的时间。

      59楼 马一戈
      罗(荣桓)肖(华)两位首长告诉周贯五邢仁甫已经叛变投敌是在山东分局五年工作会议结束后,周又隔了两天才动身回冀鲁边。115师司令部距冀鲁边数百里,其间还有敌占区,路上要走多久?周九月初就回到了冀鲁边,你说罗肖两位首长告诉周,邢已叛变投敌是在什么时间?难道说你再说罗肖两位首长是捕风捉影?亲历者不如你更明白,不如你掌握的情况更全面?开什么玩笑!
      60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还狡辩什么,这是中共新闻网上对邢投敌的描述:但邢仁甫知道党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所以他最后决定搞武装独立,迅速把部队拉出去。不料,他的这一分裂行为遭到部队干部战士的坚决抵制。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纷纷摆脱他的控制,回到了党的怀抱。邢仁甫成了一名光杆司令,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1943年7月他带着小老婆宋魁玲以及极少数贴身随从逃到了天津。10月,他又从天津辗转跑到洛阳,投靠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被委任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

      。。。。。。。

      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1945年11月,他又被任命为军统特务一级中校组长。1948年1月,担任国民党河北省第三专署保安副司令、代理专员。

      链接:http://dangshi.people.com.cn/GB/85038/14317696.html

      马先生,邢何时投敌,投靠的哪方,中共方面已经根据客观事实盖棺定论,您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这铁一般的事实。

      61楼 马一戈
      铁一般的事实就是,邢仁甫1943年7到9月间就跑到天津投靠了日寇,并且已经被宣布为叛变投敌的叛徒。而邢跑到洛阳投蒋是同年10月,是在投日之后。看看现在能找到的材料,哪一个和这个有矛盾?投日投蒋,孰先孰后,一清二楚,毫不含糊。有人想在这方面胡搅蛮缠搅来搅去,妄想夹带点儿什么私货,那叫自不量力枉费工夫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马先生真正抓住7月到9月这段时间夹带私货的是您吧,中共新闻网上已经说的非常清楚邢是接受了国民党的职务投靠了国民党,但是并未有任何他投靠日寇的文字描述。马先生您的胡搅蛮缠是无法篡改历史事实的。

      2018/1/6 15:11:06
      左箭头-小图标

      ......
      56楼 19805173
      ,看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认定这些只要证据足够就足以认定,并不局限于哪种证据。

      ======================================================================================

      是啊,可事实是,邢投日有何行动?请问邢去天津出卖了啥中共方面情报,接触了日寇哪个人?您又有啥证据?就凭早就死在国军枪口下的陈二虎的只言片语?在下已经认真看了您的各个帖子,除了您的主观推断以外,并没有邢投靠日寇的任何真凭实据,只有回忆录中的死无对证的道听途说。而邢投日之前投国却有实实在在的证据,邢不仅去洛阳见了蒋鼎文,还将中共方面情报出卖给了国民党,更接受了国民党授予的官职。至于您提到的邢投日,一无确切时间,二无任何实质性行动,最多也就是可能有了接触,可一个早就死在国军枪口下的陈二虎和某人的谈话。这不是死无对证么,而且邢离开望子岛后,陈二虎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只好自己带人偷偷投靠国军,结果被乱枪打死,这也算对邢投靠日寇知情?

      57楼 马一戈
      再提醒你一次,证据前面已经说了,绝不是什么只有陈二虎的只言片语。那些证据只是“包括但不限于”,组织办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凭你那种胡搅蛮缠就能翻过来的。没有真凭实据,组织上怎么可能在邢接触蒋之前就认定其为叛徒?你那点儿小聪明,想耍先找对地方。

      当复读机真的不好玩,敬请自重。

      58楼 19805173
      组织办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凭你那种胡搅蛮缠就能翻过来的。

      ======================================================================================

      马先生,这句话说的非常不错,组织办案不是您想的那么简单,所以中共对邢何时叛变已经有了结论那就是1943年9月。而不是马先生您声称的时间。

      59楼 马一戈
      罗(荣桓)肖(华)两位首长告诉周贯五邢仁甫已经叛变投敌是在山东分局五年工作会议结束后,周又隔了两天才动身回冀鲁边。115师司令部距冀鲁边数百里,其间还有敌占区,路上要走多久?周九月初就回到了冀鲁边,你说罗肖两位首长告诉周,邢已叛变投敌是在什么时间?难道说你再说罗肖两位首长是捕风捉影?亲历者不如你更明白,不如你掌握的情况更全面?开什么玩笑!
      60楼 19805173
      马先生,您还狡辩什么,这是中共新闻网上对邢投敌的描述:但邢仁甫知道党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所以他最后决定搞武装独立,迅速把部队拉出去。不料,他的这一分裂行为遭到部队干部战士的坚决抵制。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纷纷摆脱他的控制,回到了党的怀抱。邢仁甫成了一名光杆司令,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1943年7月他带着小老婆宋魁玲以及极少数贴身随从逃到了天津。10月,他又从天津辗转跑到洛阳,投靠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被委任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

      。。。。。。。

      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1945年11月,他又被任命为军统特务一级中校组长。1948年1月,担任国民党河北省第三专署保安副司令、代理专员。

      链接:http://dangshi.people.com.cn/GB/85038/14317696.html

      马先生,邢何时投敌,投靠的哪方,中共方面已经根据客观事实盖棺定论,您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这铁一般的事实。

      铁一般的事实就是,邢仁甫1943年7到9月间就跑到天津投靠了日寇,并且已经被宣布为叛变投敌的叛徒。而邢跑到洛阳投蒋是同年10月,是在投日之后。看看现在能找到的材料,哪一个和这个有矛盾?投日投蒋,孰先孰后,一清二楚,毫不含糊。有人想在这方面胡搅蛮缠搅来搅去,妄想夹带点儿什么私货,那叫自不量力枉费工夫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2018/1/4 21:07:45
      左箭头-小图标

      ......
      55楼 马一戈
      有没有被抓获的日方人员,跟判定其投日有直接关系吗?前面说过,叛变投敌行为的认定,看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认定这些只要证据足够就足以认定,并不局限于哪种证据。历史上叛变投敌的变节者多了,有多少是有被抓获的敌方人员的?如果没有在其叛变过程中抓获敌方人员就不能认定其叛变,那得有多少叛徒可以翻案?这不笑话嘛。

      再次提醒,好好看前面各个帖子,能找到答案的,别再跟真事儿似的翻来覆去就已经明了的问题再“弱弱的问一句”。

      56楼 19805173
      ,看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认定这些只要证据足够就足以认定,并不局限于哪种证据。

      ======================================================================================

      是啊,可事实是,邢投日有何行动?请问邢去天津出卖了啥中共方面情报,接触了日寇哪个人?您又有啥证据?就凭早就死在国军枪口下的陈二虎的只言片语?在下已经认真看了您的各个帖子,除了您的主观推断以外,并没有邢投靠日寇的任何真凭实据,只有回忆录中的死无对证的道听途说。而邢投日之前投国却有实实在在的证据,邢不仅去洛阳见了蒋鼎文,还将中共方面情报出卖给了国民党,更接受了国民党授予的官职。至于您提到的邢投日,一无确切时间,二无任何实质性行动,最多也就是可能有了接触,可一个早就死在国军枪口下的陈二虎和某人的谈话。这不是死无对证么,而且邢离开望子岛后,陈二虎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只好自己带人偷偷投靠国军,结果被乱枪打死,这也算对邢投靠日寇知情?

      57楼 马一戈
      再提醒你一次,证据前面已经说了,绝不是什么只有陈二虎的只言片语。那些证据只是“包括但不限于”,组织办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凭你那种胡搅蛮缠就能翻过来的。没有真凭实据,组织上怎么可能在邢接触蒋之前就认定其为叛徒?你那点儿小聪明,想耍先找对地方。

      当复读机真的不好玩,敬请自重。

      58楼 19805173
      组织办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凭你那种胡搅蛮缠就能翻过来的。

      ======================================================================================

      马先生,这句话说的非常不错,组织办案不是您想的那么简单,所以中共对邢何时叛变已经有了结论那就是1943年9月。而不是马先生您声称的时间。

      59楼 马一戈
      罗(荣桓)肖(华)两位首长告诉周贯五邢仁甫已经叛变投敌是在山东分局五年工作会议结束后,周又隔了两天才动身回冀鲁边。115师司令部距冀鲁边数百里,其间还有敌占区,路上要走多久?周九月初就回到了冀鲁边,你说罗肖两位首长告诉周,邢已叛变投敌是在什么时间?难道说你再说罗肖两位首长是捕风捉影?亲历者不如你更明白,不如你掌握的情况更全面?开什么玩笑!
      马先生,您还狡辩什么,这是中共新闻网上对邢投敌的描述:但邢仁甫知道党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所以他最后决定搞武装独立,迅速把部队拉出去。不料,他的这一分裂行为遭到部队干部战士的坚决抵制。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纷纷摆脱他的控制,回到了党的怀抱。邢仁甫成了一名光杆司令,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1943年7月他带着小老婆宋魁玲以及极少数贴身随从逃到了天津。10月,他又从天津辗转跑到洛阳,投靠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被委任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

      。。。。。。。

      邢仁甫到天津后,开始了彻底反共反人民的活动。1943年末,他先后将冀鲁边区党政军情况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蒋鼎文。1944年初,他又为日军手拟“剿共灭匪计划”,妄图借日寇力量破坏中共冀鲁边区党组织。这期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军统天津站津南流动小组组长,专门搜集津南、渤海一带中共组织和八路军活动情报。1945年11月,他又被任命为军统特务一级中校组长。1948年1月,担任国民党河北省第三专署保安副司令、代理专员。

      链接:http://dangshi.people.com.cn/GB/85038/14317696.html

      马先生,邢何时投敌,投靠的哪方,中共方面已经根据客观事实盖棺定论,您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这铁一般的事实。

      2018/1/4 18:02:43
      左箭头-小图标

      ......
      54楼 19805173
      可晋夫是因为黄樵松策划起义而被捕的,并且适合王震宇一起被捕的。弱弱问一句,邢投日可有被抓获的日方人员。
      55楼 马一戈
      有没有被抓获的日方人员,跟判定其投日有直接关系吗?前面说过,叛变投敌行为的认定,看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认定这些只要证据足够就足以认定,并不局限于哪种证据。历史上叛变投敌的变节者多了,有多少是有被抓获的敌方人员的?如果没有在其叛变过程中抓获敌方人员就不能认定其叛变,那得有多少叛徒可以翻案?这不笑话嘛。

      再次提醒,好好看前面各个帖子,能找到答案的,别再跟真事儿似的翻来覆去就已经明了的问题再“弱弱的问一句”。

      56楼 19805173
      ,看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认定这些只要证据足够就足以认定,并不局限于哪种证据。

      ======================================================================================

      是啊,可事实是,邢投日有何行动?请问邢去天津出卖了啥中共方面情报,接触了日寇哪个人?您又有啥证据?就凭早就死在国军枪口下的陈二虎的只言片语?在下已经认真看了您的各个帖子,除了您的主观推断以外,并没有邢投靠日寇的任何真凭实据,只有回忆录中的死无对证的道听途说。而邢投日之前投国却有实实在在的证据,邢不仅去洛阳见了蒋鼎文,还将中共方面情报出卖给了国民党,更接受了国民党授予的官职。至于您提到的邢投日,一无确切时间,二无任何实质性行动,最多也就是可能有了接触,可一个早就死在国军枪口下的陈二虎和某人的谈话。这不是死无对证么,而且邢离开望子岛后,陈二虎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只好自己带人偷偷投靠国军,结果被乱枪打死,这也算对邢投靠日寇知情?

      57楼 马一戈
      再提醒你一次,证据前面已经说了,绝不是什么只有陈二虎的只言片语。那些证据只是“包括但不限于”,组织办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凭你那种胡搅蛮缠就能翻过来的。没有真凭实据,组织上怎么可能在邢接触蒋之前就认定其为叛徒?你那点儿小聪明,想耍先找对地方。

      当复读机真的不好玩,敬请自重。

      58楼 19805173
      组织办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凭你那种胡搅蛮缠就能翻过来的。

      ======================================================================================

      马先生,这句话说的非常不错,组织办案不是您想的那么简单,所以中共对邢何时叛变已经有了结论那就是1943年9月。而不是马先生您声称的时间。

      罗(荣桓)肖(华)两位首长告诉周贯五邢仁甫已经叛变投敌是在山东分局五年工作会议结束后,周又隔了两天才动身回冀鲁边。115师司令部距冀鲁边数百里,其间还有敌占区,路上要走多久?周九月初就回到了冀鲁边,你说罗肖两位首长告诉周,邢已叛变投敌是在什么时间?难道说你再说罗肖两位首长是捕风捉影?亲历者不如你更明白,不如你掌握的情况更全面?开什么玩笑!

      2018/1/3 20:49:22
      左箭头-小图标

      ......
      53楼 马一戈
      黄樵松和晋夫不是同时被捕的,抓黄樵松在前,捕晋夫在后。后来抓没抓到晋夫,对之前抓黄樵松没有任何影响。
      54楼 19805173
      可晋夫是因为黄樵松策划起义而被捕的,并且适合王震宇一起被捕的。弱弱问一句,邢投日可有被抓获的日方人员。
      55楼 马一戈
      有没有被抓获的日方人员,跟判定其投日有直接关系吗?前面说过,叛变投敌行为的认定,看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认定这些只要证据足够就足以认定,并不局限于哪种证据。历史上叛变投敌的变节者多了,有多少是有被抓获的敌方人员的?如果没有在其叛变过程中抓获敌方人员就不能认定其叛变,那得有多少叛徒可以翻案?这不笑话嘛。

      再次提醒,好好看前面各个帖子,能找到答案的,别再跟真事儿似的翻来覆去就已经明了的问题再“弱弱的问一句”。

      56楼 19805173
      ,看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认定这些只要证据足够就足以认定,并不局限于哪种证据。

      ======================================================================================

      是啊,可事实是,邢投日有何行动?请问邢去天津出卖了啥中共方面情报,接触了日寇哪个人?您又有啥证据?就凭早就死在国军枪口下的陈二虎的只言片语?在下已经认真看了您的各个帖子,除了您的主观推断以外,并没有邢投靠日寇的任何真凭实据,只有回忆录中的死无对证的道听途说。而邢投日之前投国却有实实在在的证据,邢不仅去洛阳见了蒋鼎文,还将中共方面情报出卖给了国民党,更接受了国民党授予的官职。至于您提到的邢投日,一无确切时间,二无任何实质性行动,最多也就是可能有了接触,可一个早就死在国军枪口下的陈二虎和某人的谈话。这不是死无对证么,而且邢离开望子岛后,陈二虎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只好自己带人偷偷投靠国军,结果被乱枪打死,这也算对邢投靠日寇知情?

      57楼 马一戈
      再提醒你一次,证据前面已经说了,绝不是什么只有陈二虎的只言片语。那些证据只是“包括但不限于”,组织办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凭你那种胡搅蛮缠就能翻过来的。没有真凭实据,组织上怎么可能在邢接触蒋之前就认定其为叛徒?你那点儿小聪明,想耍先找对地方。

      当复读机真的不好玩,敬请自重。

      组织办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凭你那种胡搅蛮缠就能翻过来的。

      ======================================================================================

      马先生,这句话说的非常不错,组织办案不是您想的那么简单,所以中共对邢何时叛变已经有了结论那就是1943年9月。而不是马先生您声称的时间。

      2018/1/3 20:24:53
      左箭头-小图标

      ......
      51楼 19805173
      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

      陈兴叛变投敌是中共方面认定的,同样邢1943年9月叛变投敌也是中共方面认定并且记载在党史上的,这有何矛盾?而黄樵松确实没有接受职务,但是已经和中共方面送去表示决心起义的信。并且的得到了徐向前的承诺。最关键的是黄樵松,王震宇被捕时同时被捕的还有同来的解放军参谋处长晋夫、翟许友。而这才是黄樵松,王震宇被追认为烈士的主要原因。弱弱问一句,您说邢被认定投日时他身边可有日寇人员?如果有的话,请如实相告,那在下也肯定承认马先生您的推断。

      53楼 马一戈
      黄樵松和晋夫不是同时被捕的,抓黄樵松在前,捕晋夫在后。后来抓没抓到晋夫,对之前抓黄樵松没有任何影响。
      54楼 19805173
      可晋夫是因为黄樵松策划起义而被捕的,并且适合王震宇一起被捕的。弱弱问一句,邢投日可有被抓获的日方人员。
      55楼 马一戈
      有没有被抓获的日方人员,跟判定其投日有直接关系吗?前面说过,叛变投敌行为的认定,看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认定这些只要证据足够就足以认定,并不局限于哪种证据。历史上叛变投敌的变节者多了,有多少是有被抓获的敌方人员的?如果没有在其叛变过程中抓获敌方人员就不能认定其叛变,那得有多少叛徒可以翻案?这不笑话嘛。

      再次提醒,好好看前面各个帖子,能找到答案的,别再跟真事儿似的翻来覆去就已经明了的问题再“弱弱的问一句”。

      56楼 19805173
      ,看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认定这些只要证据足够就足以认定,并不局限于哪种证据。

      ======================================================================================

      是啊,可事实是,邢投日有何行动?请问邢去天津出卖了啥中共方面情报,接触了日寇哪个人?您又有啥证据?就凭早就死在国军枪口下的陈二虎的只言片语?在下已经认真看了您的各个帖子,除了您的主观推断以外,并没有邢投靠日寇的任何真凭实据,只有回忆录中的死无对证的道听途说。而邢投日之前投国却有实实在在的证据,邢不仅去洛阳见了蒋鼎文,还将中共方面情报出卖给了国民党,更接受了国民党授予的官职。至于您提到的邢投日,一无确切时间,二无任何实质性行动,最多也就是可能有了接触,可一个早就死在国军枪口下的陈二虎和某人的谈话。这不是死无对证么,而且邢离开望子岛后,陈二虎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只好自己带人偷偷投靠国军,结果被乱枪打死,这也算对邢投靠日寇知情?

      再提醒你一次,证据前面已经说了,绝不是什么只有陈二虎的只言片语。那些证据只是“包括但不限于”,组织办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凭你那种胡搅蛮缠就能翻过来的。没有真凭实据,组织上怎么可能在邢接触蒋之前就认定其为叛徒?你那点儿小聪明,想耍先找对地方。

      当复读机真的不好玩,敬请自重。

      2018/1/3 19:38:10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943768
      • 工分:500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49楼 马一戈
      首先,邢那段时间第一次去天津就是投的日而不是国,这个证据已经反复举过了,不再赘述。我没有当复读机的习惯和爱好,请你也自重。

      其次,不谈邢先接受的何方职务,不是什么刻意回避和选择性无视,而是这个问题跟认定叛变毫无必然关系。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51楼 19805173
      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

      陈兴叛变投敌是中共方面认定的,同样邢1943年9月叛变投敌也是中共方面认定并且记载在党史上的,这有何矛盾?而黄樵松确实没有接受职务,但是已经和中共方面送去表示决心起义的信。并且的得到了徐向前的承诺。最关键的是黄樵松,王震宇被捕时同时被捕的还有同来的解放军参谋处长晋夫、翟许友。而这才是黄樵松,王震宇被追认为烈士的主要原因。弱弱问一句,您说邢被认定投日时他身边可有日寇人员?如果有的话,请如实相告,那在下也肯定承认马先生您的推断。

      53楼 马一戈
      黄樵松和晋夫不是同时被捕的,抓黄樵松在前,捕晋夫在后。后来抓没抓到晋夫,对之前抓黄樵松没有任何影响。
      54楼 19805173
      可晋夫是因为黄樵松策划起义而被捕的,并且适合王震宇一起被捕的。弱弱问一句,邢投日可有被抓获的日方人员。
      55楼 马一戈
      有没有被抓获的日方人员,跟判定其投日有直接关系吗?前面说过,叛变投敌行为的认定,看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认定这些只要证据足够就足以认定,并不局限于哪种证据。历史上叛变投敌的变节者多了,有多少是有被抓获的敌方人员的?如果没有在其叛变过程中抓获敌方人员就不能认定其叛变,那得有多少叛徒可以翻案?这不笑话嘛。

      再次提醒,好好看前面各个帖子,能找到答案的,别再跟真事儿似的翻来覆去就已经明了的问题再“弱弱的问一句”。

      ,看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认定这些只要证据足够就足以认定,并不局限于哪种证据。

      ======================================================================================

      是啊,可事实是,邢投日有何行动?请问邢去天津出卖了啥中共方面情报,接触了日寇哪个人?您又有啥证据?就凭早就死在国军枪口下的陈二虎的只言片语?在下已经认真看了您的各个帖子,除了您的主观推断以外,并没有邢投靠日寇的任何真凭实据,只有回忆录中的死无对证的道听途说。而邢投日之前投国却有实实在在的证据,邢不仅去洛阳见了蒋鼎文,还将中共方面情报出卖给了国民党,更接受了国民党授予的官职。至于您提到的邢投日,一无确切时间,二无任何实质性行动,最多也就是可能有了接触,可一个早就死在国军枪口下的陈二虎和某人的谈话。这不是死无对证么,而且邢离开望子岛后,陈二虎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只好自己带人偷偷投靠国军,结果被乱枪打死,这也算对邢投靠日寇知情?

      2018/1/3 1:14:56
      左箭头-小图标

      ......
      47楼 19805173
      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

      =====================================================================================

      当然矛盾,事实是邢9月中旬完成投敌的这个“敌”不是日而是国,所以才有了邢10月去洛阳拜访蒋鼎文,并且接受国军职务。您也说过,邢的叛变投敌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至于您把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去天津就是投靠日寇,却罔顾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邢首先接受的是国民政府的官职,而不是日寇的官职,这就是邢先投国再投日的最好证据。

      49楼 马一戈
      首先,邢那段时间第一次去天津就是投的日而不是国,这个证据已经反复举过了,不再赘述。我没有当复读机的习惯和爱好,请你也自重。

      其次,不谈邢先接受的何方职务,不是什么刻意回避和选择性无视,而是这个问题跟认定叛变毫无必然关系。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51楼 19805173
      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

      陈兴叛变投敌是中共方面认定的,同样邢1943年9月叛变投敌也是中共方面认定并且记载在党史上的,这有何矛盾?而黄樵松确实没有接受职务,但是已经和中共方面送去表示决心起义的信。并且的得到了徐向前的承诺。最关键的是黄樵松,王震宇被捕时同时被捕的还有同来的解放军参谋处长晋夫、翟许友。而这才是黄樵松,王震宇被追认为烈士的主要原因。弱弱问一句,您说邢被认定投日时他身边可有日寇人员?如果有的话,请如实相告,那在下也肯定承认马先生您的推断。

      53楼 马一戈
      黄樵松和晋夫不是同时被捕的,抓黄樵松在前,捕晋夫在后。后来抓没抓到晋夫,对之前抓黄樵松没有任何影响。
      54楼 19805173
      可晋夫是因为黄樵松策划起义而被捕的,并且适合王震宇一起被捕的。弱弱问一句,邢投日可有被抓获的日方人员。
      有没有被抓获的日方人员,跟判定其投日有直接关系吗?前面说过,叛变投敌行为的认定,看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认定这些只要证据足够就足以认定,并不局限于哪种证据。历史上叛变投敌的变节者多了,有多少是有被抓获的敌方人员的?如果没有在其叛变过程中抓获敌方人员就不能认定其叛变,那得有多少叛徒可以翻案?这不笑话嘛。

      再次提醒,好好看前面各个帖子,能找到答案的,别再跟真事儿似的翻来覆去就已经明了的问题再“弱弱的问一句”。

      2018/1/1 21:08:09
      左箭头-小图标

      ......
      46楼 马一戈
      这段虽然写的很粗,做不到严格把握时间点,但和我三年多以前发的那篇《一个叛徒的养成》中说的“自7月下旬到9月中旬,这就是邢仁甫的叛变从开始到完成的时间段......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矛盾吗?反之,链接文章里“1943年9月,他与......逃到天津,叛变投敌。”一语,同样很好的证明了楼主开贴说的“1943年10月,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没能带走部队)经天津南下洛阳” 并非是邢第一次叛变投敌的情况。邢在投蒋鼎文之前,已经投日,还有什么疑问!
      47楼 19805173
      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

      =====================================================================================

      当然矛盾,事实是邢9月中旬完成投敌的这个“敌”不是日而是国,所以才有了邢10月去洛阳拜访蒋鼎文,并且接受国军职务。您也说过,邢的叛变投敌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至于您把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去天津就是投靠日寇,却罔顾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邢首先接受的是国民政府的官职,而不是日寇的官职,这就是邢先投国再投日的最好证据。

      49楼 马一戈
      首先,邢那段时间第一次去天津就是投的日而不是国,这个证据已经反复举过了,不再赘述。我没有当复读机的习惯和爱好,请你也自重。

      其次,不谈邢先接受的何方职务,不是什么刻意回避和选择性无视,而是这个问题跟认定叛变毫无必然关系。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51楼 19805173
      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

      陈兴叛变投敌是中共方面认定的,同样邢1943年9月叛变投敌也是中共方面认定并且记载在党史上的,这有何矛盾?而黄樵松确实没有接受职务,但是已经和中共方面送去表示决心起义的信。并且的得到了徐向前的承诺。最关键的是黄樵松,王震宇被捕时同时被捕的还有同来的解放军参谋处长晋夫、翟许友。而这才是黄樵松,王震宇被追认为烈士的主要原因。弱弱问一句,您说邢被认定投日时他身边可有日寇人员?如果有的话,请如实相告,那在下也肯定承认马先生您的推断。

      53楼 马一戈
      黄樵松和晋夫不是同时被捕的,抓黄樵松在前,捕晋夫在后。后来抓没抓到晋夫,对之前抓黄樵松没有任何影响。
      可晋夫是因为黄樵松策划起义而被捕的,并且适合王震宇一起被捕的。弱弱问一句,邢投日可有被抓获的日方人员。

      2018/1/1 16:23:09
      左箭头-小图标

      ......
      45楼 19805173
      呵呵,有点意思,可是在下却发现了和您的那所谓“高级材料”互相矛盾的记载。1943年9月,他(邢仁甫)与同党杨铮候(冀鲁边三军分区司令员)逃到天津,叛变投敌。这是链接: http://www.zgdzds.gov.cn/n29893955/n29893974/n29894124/c30099298/content.html,该链接中的描述也证明了邢仁甫是1943年9月投敌的,何来的邢仁甫1943年8月去天津投敌?
      46楼 马一戈
      这段虽然写的很粗,做不到严格把握时间点,但和我三年多以前发的那篇《一个叛徒的养成》中说的“自7月下旬到9月中旬,这就是邢仁甫的叛变从开始到完成的时间段......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矛盾吗?反之,链接文章里“1943年9月,他与......逃到天津,叛变投敌。”一语,同样很好的证明了楼主开贴说的“1943年10月,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没能带走部队)经天津南下洛阳” 并非是邢第一次叛变投敌的情况。邢在投蒋鼎文之前,已经投日,还有什么疑问!
      47楼 19805173
      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

      =====================================================================================

      当然矛盾,事实是邢9月中旬完成投敌的这个“敌”不是日而是国,所以才有了邢10月去洛阳拜访蒋鼎文,并且接受国军职务。您也说过,邢的叛变投敌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至于您把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去天津就是投靠日寇,却罔顾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邢首先接受的是国民政府的官职,而不是日寇的官职,这就是邢先投国再投日的最好证据。

      49楼 马一戈
      首先,邢那段时间第一次去天津就是投的日而不是国,这个证据已经反复举过了,不再赘述。我没有当复读机的习惯和爱好,请你也自重。

      其次,不谈邢先接受的何方职务,不是什么刻意回避和选择性无视,而是这个问题跟认定叛变毫无必然关系。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51楼 19805173
      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

      陈兴叛变投敌是中共方面认定的,同样邢1943年9月叛变投敌也是中共方面认定并且记载在党史上的,这有何矛盾?而黄樵松确实没有接受职务,但是已经和中共方面送去表示决心起义的信。并且的得到了徐向前的承诺。最关键的是黄樵松,王震宇被捕时同时被捕的还有同来的解放军参谋处长晋夫、翟许友。而这才是黄樵松,王震宇被追认为烈士的主要原因。弱弱问一句,您说邢被认定投日时他身边可有日寇人员?如果有的话,请如实相告,那在下也肯定承认马先生您的推断。

      黄樵松和晋夫不是同时被捕的,抓黄樵松在前,捕晋夫在后。后来抓没抓到晋夫,对之前抓黄樵松没有任何影响。

      2017/12/31 22:11:36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635849
      • 工分:518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45楼 19805173
      呵呵,有点意思,可是在下却发现了和您的那所谓“高级材料”互相矛盾的记载。1943年9月,他(邢仁甫)与同党杨铮候(冀鲁边三军分区司令员)逃到天津,叛变投敌。这是链接: http://www.zgdzds.gov.cn/n29893955/n29893974/n29894124/c30099298/content.html,该链接中的描述也证明了邢仁甫是1943年9月投敌的,何来的邢仁甫1943年8月去天津投敌?
      46楼 马一戈
      这段虽然写的很粗,做不到严格把握时间点,但和我三年多以前发的那篇《一个叛徒的养成》中说的“自7月下旬到9月中旬,这就是邢仁甫的叛变从开始到完成的时间段......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矛盾吗?反之,链接文章里“1943年9月,他与......逃到天津,叛变投敌。”一语,同样很好的证明了楼主开贴说的“1943年10月,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没能带走部队)经天津南下洛阳” 并非是邢第一次叛变投敌的情况。邢在投蒋鼎文之前,已经投日,还有什么疑问!
      47楼 19805173
      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

      =====================================================================================

      当然矛盾,事实是邢9月中旬完成投敌的这个“敌”不是日而是国,所以才有了邢10月去洛阳拜访蒋鼎文,并且接受国军职务。您也说过,邢的叛变投敌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至于您把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去天津就是投靠日寇,却罔顾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邢首先接受的是国民政府的官职,而不是日寇的官职,这就是邢先投国再投日的最好证据。

      49楼 马一戈
      首先,邢那段时间第一次去天津就是投的日而不是国,这个证据已经反复举过了,不再赘述。我没有当复读机的习惯和爱好,请你也自重。

      其次,不谈邢先接受的何方职务,不是什么刻意回避和选择性无视,而是这个问题跟认定叛变毫无必然关系。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50楼 19805173
      首先,邢那段时间第一次去天津就是投的日而不是国,这个证据已经反复举过了,不再赘述。我没有当复读机的习惯和爱好,请你也自重。

      ======================================================================================

      首先,您这个所谓的证据根本不是证据只能证明邢在投靠国民党之前有可能和日寇接触过,但是最关键的是您提到的第一次去天津,邢到底去干嘛了,您并没有真实的情况。请马先生正面回答,邢第一次去天津的具体时间,接触了日寇中的谁?出卖了啥情报,和日寇达成了啥协议?日寇授予了邢什么职务?在下觉得把自己的主观推断和假设虚构成证据是一种非常不好的习惯和爱好,请马先生自重。

      邢在投靠蒋鼎文之前不是有可能和日寇接触过,而是已经投靠了日寇。叛变投敌行为的认定,就看两个方面:一是主观上是否有故意,这点显而易见邢有;二是是否已经实施了行动,这点邢也具备。派出心腹去天津联系日寇并已经联系上且返回了信息(这方面证据前面已经说过,请不要再当复读机),不但证明了邢有主观故意,而且也已经付诸了叛变行动,不用说下一步邢的活动,仅到此为止,邢叛变投敌的所有要件均已具备,已经叛变投日。所以说罗(荣桓)肖(华)两位首长在山东分局五年工作总结会后就明确告诉周贯五,邢仁甫已经叛变投敌。周贯五返回冀鲁边是九月初,也就是在此之前邢的叛变投敌行为已经被认定,而这时候,邢连蒋鼎文大门朝哪都没摸上呢。

      记住,看是不是构成叛变,看上述两个方面就足够了,也必需要看上述两个方面。其他的根本不用看,拿出来也没用。

      2017/12/31 22:06:12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943768
      • 工分:500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43楼 马一戈
      “傅炳翰见他老向其他人使眼色,觉得事有蹊跷等杨、潘、冯等人散去后,傅炳翰就私下向陈二虎打听。陈二虎好讲江湖义气,把邢仁甫去天津投敌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原来,邢仁甫开始跟日寇联系时,谎称自己有五千人枪(有的版本做四千人)......”——摘自周贯五回忆录,相信你应该看到过吧?

      “邢仁甫(自毕家王文村)逃回海岛,一方面......另一方面,暗中加紧投敌活动,他先派亲信去天津日本宪兵队联系,要求日军立即解除对邢的围攻,尽快给予名分,指定地点接受改编②,②见河北省黄骅市档案馆藏党史征委会全宗1960年5月永久7号卷第53、54页《关于刘永生的材料》。后又带着老婆宋英茹等亲赴天津。”——摘自中共德州历史网,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黄骅市档案馆藏的材料你无权看,但有权利看的单位看了之后发表在网上的内容,你是有资格看的。

      45楼 19805173
      呵呵,有点意思,可是在下却发现了和您的那所谓“高级材料”互相矛盾的记载。1943年9月,他(邢仁甫)与同党杨铮候(冀鲁边三军分区司令员)逃到天津,叛变投敌。这是链接: http://www.zgdzds.gov.cn/n29893955/n29893974/n29894124/c30099298/content.html,该链接中的描述也证明了邢仁甫是1943年9月投敌的,何来的邢仁甫1943年8月去天津投敌?
      46楼 马一戈
      这段虽然写的很粗,做不到严格把握时间点,但和我三年多以前发的那篇《一个叛徒的养成》中说的“自7月下旬到9月中旬,这就是邢仁甫的叛变从开始到完成的时间段......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矛盾吗?反之,链接文章里“1943年9月,他与......逃到天津,叛变投敌。”一语,同样很好的证明了楼主开贴说的“1943年10月,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没能带走部队)经天津南下洛阳” 并非是邢第一次叛变投敌的情况。邢在投蒋鼎文之前,已经投日,还有什么疑问!
      47楼 19805173
      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

      =====================================================================================

      当然矛盾,事实是邢9月中旬完成投敌的这个“敌”不是日而是国,所以才有了邢10月去洛阳拜访蒋鼎文,并且接受国军职务。您也说过,邢的叛变投敌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至于您把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去天津就是投靠日寇,却罔顾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邢首先接受的是国民政府的官职,而不是日寇的官职,这就是邢先投国再投日的最好证据。

      49楼 马一戈
      首先,邢那段时间第一次去天津就是投的日而不是国,这个证据已经反复举过了,不再赘述。我没有当复读机的习惯和爱好,请你也自重。

      其次,不谈邢先接受的何方职务,不是什么刻意回避和选择性无视,而是这个问题跟认定叛变毫无必然关系。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

      陈兴叛变投敌是中共方面认定的,同样邢1943年9月叛变投敌也是中共方面认定并且记载在党史上的,这有何矛盾?而黄樵松确实没有接受职务,但是已经和中共方面送去表示决心起义的信。并且的得到了徐向前的承诺。最关键的是黄樵松,王震宇被捕时同时被捕的还有同来的解放军参谋处长晋夫、翟许友。而这才是黄樵松,王震宇被追认为烈士的主要原因。弱弱问一句,您说邢被认定投日时他身边可有日寇人员?如果有的话,请如实相告,那在下也肯定承认马先生您的推断。

      2017/12/31 17:57:08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943768
      • 工分:500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43楼 马一戈
      “傅炳翰见他老向其他人使眼色,觉得事有蹊跷等杨、潘、冯等人散去后,傅炳翰就私下向陈二虎打听。陈二虎好讲江湖义气,把邢仁甫去天津投敌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原来,邢仁甫开始跟日寇联系时,谎称自己有五千人枪(有的版本做四千人)......”——摘自周贯五回忆录,相信你应该看到过吧?

      “邢仁甫(自毕家王文村)逃回海岛,一方面......另一方面,暗中加紧投敌活动,他先派亲信去天津日本宪兵队联系,要求日军立即解除对邢的围攻,尽快给予名分,指定地点接受改编②,②见河北省黄骅市档案馆藏党史征委会全宗1960年5月永久7号卷第53、54页《关于刘永生的材料》。后又带着老婆宋英茹等亲赴天津。”——摘自中共德州历史网,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黄骅市档案馆藏的材料你无权看,但有权利看的单位看了之后发表在网上的内容,你是有资格看的。

      45楼 19805173
      呵呵,有点意思,可是在下却发现了和您的那所谓“高级材料”互相矛盾的记载。1943年9月,他(邢仁甫)与同党杨铮候(冀鲁边三军分区司令员)逃到天津,叛变投敌。这是链接: http://www.zgdzds.gov.cn/n29893955/n29893974/n29894124/c30099298/content.html,该链接中的描述也证明了邢仁甫是1943年9月投敌的,何来的邢仁甫1943年8月去天津投敌?
      46楼 马一戈
      这段虽然写的很粗,做不到严格把握时间点,但和我三年多以前发的那篇《一个叛徒的养成》中说的“自7月下旬到9月中旬,这就是邢仁甫的叛变从开始到完成的时间段......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矛盾吗?反之,链接文章里“1943年9月,他与......逃到天津,叛变投敌。”一语,同样很好的证明了楼主开贴说的“1943年10月,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没能带走部队)经天津南下洛阳” 并非是邢第一次叛变投敌的情况。邢在投蒋鼎文之前,已经投日,还有什么疑问!
      47楼 19805173
      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

      =====================================================================================

      当然矛盾,事实是邢9月中旬完成投敌的这个“敌”不是日而是国,所以才有了邢10月去洛阳拜访蒋鼎文,并且接受国军职务。您也说过,邢的叛变投敌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至于您把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去天津就是投靠日寇,却罔顾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邢首先接受的是国民政府的官职,而不是日寇的官职,这就是邢先投国再投日的最好证据。

      49楼 马一戈
      首先,邢那段时间第一次去天津就是投的日而不是国,这个证据已经反复举过了,不再赘述。我没有当复读机的习惯和爱好,请你也自重。

      其次,不谈邢先接受的何方职务,不是什么刻意回避和选择性无视,而是这个问题跟认定叛变毫无必然关系。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首先,邢那段时间第一次去天津就是投的日而不是国,这个证据已经反复举过了,不再赘述。我没有当复读机的习惯和爱好,请你也自重。

      ======================================================================================

      首先,您这个所谓的证据根本不是证据只能证明邢在投靠国民党之前有可能和日寇接触过,但是最关键的是您提到的第一次去天津,邢到底去干嘛了,您并没有真实的情况。请马先生正面回答,邢第一次去天津的具体时间,接触了日寇中的谁?出卖了啥情报,和日寇达成了啥协议?日寇授予了邢什么职务?在下觉得把自己的主观推断和假设虚构成证据是一种非常不好的习惯和爱好,请马先生自重。

      2017/12/31 17:17:05
      左箭头-小图标

      ......
      41楼 19805173
      不是等您把您声称的《周贯五回忆录》中关于邢投靠日寇的那段贴出来么。那您何不贴出来反驳在下呢。
      43楼 马一戈
      “傅炳翰见他老向其他人使眼色,觉得事有蹊跷等杨、潘、冯等人散去后,傅炳翰就私下向陈二虎打听。陈二虎好讲江湖义气,把邢仁甫去天津投敌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原来,邢仁甫开始跟日寇联系时,谎称自己有五千人枪(有的版本做四千人)......”——摘自周贯五回忆录,相信你应该看到过吧?

      “邢仁甫(自毕家王文村)逃回海岛,一方面......另一方面,暗中加紧投敌活动,他先派亲信去天津日本宪兵队联系,要求日军立即解除对邢的围攻,尽快给予名分,指定地点接受改编②,②见河北省黄骅市档案馆藏党史征委会全宗1960年5月永久7号卷第53、54页《关于刘永生的材料》。后又带着老婆宋英茹等亲赴天津。”——摘自中共德州历史网,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黄骅市档案馆藏的材料你无权看,但有权利看的单位看了之后发表在网上的内容,你是有资格看的。

      45楼 19805173
      呵呵,有点意思,可是在下却发现了和您的那所谓“高级材料”互相矛盾的记载。1943年9月,他(邢仁甫)与同党杨铮候(冀鲁边三军分区司令员)逃到天津,叛变投敌。这是链接: http://www.zgdzds.gov.cn/n29893955/n29893974/n29894124/c30099298/content.html,该链接中的描述也证明了邢仁甫是1943年9月投敌的,何来的邢仁甫1943年8月去天津投敌?
      46楼 马一戈
      这段虽然写的很粗,做不到严格把握时间点,但和我三年多以前发的那篇《一个叛徒的养成》中说的“自7月下旬到9月中旬,这就是邢仁甫的叛变从开始到完成的时间段......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矛盾吗?反之,链接文章里“1943年9月,他与......逃到天津,叛变投敌。”一语,同样很好的证明了楼主开贴说的“1943年10月,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没能带走部队)经天津南下洛阳” 并非是邢第一次叛变投敌的情况。邢在投蒋鼎文之前,已经投日,还有什么疑问!
      47楼 19805173
      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

      =====================================================================================

      当然矛盾,事实是邢9月中旬完成投敌的这个“敌”不是日而是国,所以才有了邢10月去洛阳拜访蒋鼎文,并且接受国军职务。您也说过,邢的叛变投敌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至于您把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去天津就是投靠日寇,却罔顾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邢首先接受的是国民政府的官职,而不是日寇的官职,这就是邢先投国再投日的最好证据。

      首先,邢那段时间第一次去天津就是投的日而不是国,这个证据已经反复举过了,不再赘述。我没有当复读机的习惯和爱好,请你也自重。

      其次,不谈邢先接受的何方职务,不是什么刻意回避和选择性无视,而是这个问题跟认定叛变毫无必然关系。是否叛变从来不是以接受对方职务为必要条件的,无论对哪一方都是如此。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10团政委陈兴,在鬼子那里不但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因为没取得信任连小命都丢了,照样被认定为叛徒;反过来的例子也有,黄樵松王震宇也没有等到接受职务的那一天,毫不影响被追认为烈士。明白了吗?有没有接受职务以及何时接受职务这种事儿,在讨论是否叛变这个问题上,压根儿就没谈的必要。

      2017/12/31 2:35:29
      左箭头-小图标

      ......
      32楼 马一戈
      前面提到的,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不是证据吗?
      38楼 19805173
      周贯五的回忆录?回忆录里貌似没有可以判定邢先投日再投国的证据吧。倒是有这么一段话:时任冀鲁边军区政治部副政委周贯五的回忆《邢仁甫叛变事件始末》有记载:

      “岛上只剩下了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不久,眼见天气渐渐寒冷,海岸就要被冰冻封锁了,而且邢仁甫又杳无音信。这伙叛徒就偷偷地逃到无棣县城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不料刚进城门,门后边突然飞出无数子弹。陈二虎和他的几十个把兄弟全被打死。这是因为陈二虎被我们收编前,曾把张子良派去游说的一个亲信杀了,张予良借机报了前仇。剩下的几个叛徒虽然逃出了县城,但后来也未能逃脱历史的惩罚:杨锋侯、邢朝兴先后被我们打死;刘永生解放后躲在广西,被查获后押回边区枪决;潘特化装成小贩,在北京前门卖香烟,正巧被肖华认出,也被逮捕归案。这些都是后话了。等邢仁甫拿到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蒋鼎文交给的‘挺进第一纵队司令’的委任状,兴冲冲地从洛阳赶回岛上时,望子岛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

      ======================================================================================

      由此可见,邢完全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投靠国民党的。此外,还有邢仁甫的亲信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得不到邢的消息,如果邢确实已经投靠了日寇,也该在离开岛之后去投靠日寇才对,可是他们却选择的是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由此可见,和邢约定的也是投靠国,而非日。否则直接投靠日寇不是更方便?

      40楼 马一戈
      既然你已经看了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为什么只摘出这一段来说?为什么不说邢那段时间曾两次去天津的事儿?第一次去天津,清清楚楚就是投的日寇,怎么就选择性无视了呢?还在这里各种假设,有什么用?!
      42楼 19805173
      在下可没选择性无视,而是希望您本着谁提出谁举证的原则把您提到的第一次去天津邢投靠日寇的证据拿出来啊。马先生,您说邢第一次去天津是清清楚楚投的日寇,那请问,邢是和日寇哪个机关的具体哪位日寇联系的?又是得到了日寇啥任命?出卖了中共啥有用的情报?既然您有能够清清楚楚证明邢投靠日寇的证据就请一一回答在下的问题。
      44楼 马一戈
      证据前面已经发了。鉴于你的阅读理解能力太差,刚刚又发了一遍,但再一再二不再三,这种来回胡搅的问题,请不要再拿出来。

      至于后面那些所谓问题,不是判别邢是不是投日的要点,没有回答你的义务。

      马先生,您语焉不详的推测可不是什么站得住脚的证据,看邢是先投国还是先投日其实不是很好判断么,不过貌似马先生一直再刻意回避和选择性无视这个事实,那就是邢先接受的是国军职务还是日寇职务。

      2017/12/31 1:07:08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943768
      • 工分:500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40楼 马一戈
      既然你已经看了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为什么只摘出这一段来说?为什么不说邢那段时间曾两次去天津的事儿?第一次去天津,清清楚楚就是投的日寇,怎么就选择性无视了呢?还在这里各种假设,有什么用?!
      41楼 19805173
      不是等您把您声称的《周贯五回忆录》中关于邢投靠日寇的那段贴出来么。那您何不贴出来反驳在下呢。
      43楼 马一戈
      “傅炳翰见他老向其他人使眼色,觉得事有蹊跷等杨、潘、冯等人散去后,傅炳翰就私下向陈二虎打听。陈二虎好讲江湖义气,把邢仁甫去天津投敌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原来,邢仁甫开始跟日寇联系时,谎称自己有五千人枪(有的版本做四千人)......”——摘自周贯五回忆录,相信你应该看到过吧?

      “邢仁甫(自毕家王文村)逃回海岛,一方面......另一方面,暗中加紧投敌活动,他先派亲信去天津日本宪兵队联系,要求日军立即解除对邢的围攻,尽快给予名分,指定地点接受改编②,②见河北省黄骅市档案馆藏党史征委会全宗1960年5月永久7号卷第53、54页《关于刘永生的材料》。后又带着老婆宋英茹等亲赴天津。”——摘自中共德州历史网,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黄骅市档案馆藏的材料你无权看,但有权利看的单位看了之后发表在网上的内容,你是有资格看的。

      45楼 19805173
      呵呵,有点意思,可是在下却发现了和您的那所谓“高级材料”互相矛盾的记载。1943年9月,他(邢仁甫)与同党杨铮候(冀鲁边三军分区司令员)逃到天津,叛变投敌。这是链接: http://www.zgdzds.gov.cn/n29893955/n29893974/n29894124/c30099298/content.html,该链接中的描述也证明了邢仁甫是1943年9月投敌的,何来的邢仁甫1943年8月去天津投敌?
      46楼 马一戈
      这段虽然写的很粗,做不到严格把握时间点,但和我三年多以前发的那篇《一个叛徒的养成》中说的“自7月下旬到9月中旬,这就是邢仁甫的叛变从开始到完成的时间段......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矛盾吗?反之,链接文章里“1943年9月,他与......逃到天津,叛变投敌。”一语,同样很好的证明了楼主开贴说的“1943年10月,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没能带走部队)经天津南下洛阳” 并非是邢第一次叛变投敌的情况。邢在投蒋鼎文之前,已经投日,还有什么疑问!
      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

      =====================================================================================

      当然矛盾,事实是邢9月中旬完成投敌的这个“敌”不是日而是国,所以才有了邢10月去洛阳拜访蒋鼎文,并且接受国军职务。您也说过,邢的叛变投敌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至于您把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去天津就是投靠日寇,却罔顾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邢首先接受的是国民政府的官职,而不是日寇的官职,这就是邢先投国再投日的最好证据。

      2017/12/31 0:59:56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635849
      • 工分:518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38楼 19805173
      周贯五的回忆录?回忆录里貌似没有可以判定邢先投日再投国的证据吧。倒是有这么一段话:时任冀鲁边军区政治部副政委周贯五的回忆《邢仁甫叛变事件始末》有记载:

      “岛上只剩下了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不久,眼见天气渐渐寒冷,海岸就要被冰冻封锁了,而且邢仁甫又杳无音信。这伙叛徒就偷偷地逃到无棣县城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不料刚进城门,门后边突然飞出无数子弹。陈二虎和他的几十个把兄弟全被打死。这是因为陈二虎被我们收编前,曾把张子良派去游说的一个亲信杀了,张予良借机报了前仇。剩下的几个叛徒虽然逃出了县城,但后来也未能逃脱历史的惩罚:杨锋侯、邢朝兴先后被我们打死;刘永生解放后躲在广西,被查获后押回边区枪决;潘特化装成小贩,在北京前门卖香烟,正巧被肖华认出,也被逮捕归案。这些都是后话了。等邢仁甫拿到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蒋鼎文交给的‘挺进第一纵队司令’的委任状,兴冲冲地从洛阳赶回岛上时,望子岛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

      ======================================================================================

      由此可见,邢完全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投靠国民党的。此外,还有邢仁甫的亲信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得不到邢的消息,如果邢确实已经投靠了日寇,也该在离开岛之后去投靠日寇才对,可是他们却选择的是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由此可见,和邢约定的也是投靠国,而非日。否则直接投靠日寇不是更方便?

      40楼 马一戈
      既然你已经看了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为什么只摘出这一段来说?为什么不说邢那段时间曾两次去天津的事儿?第一次去天津,清清楚楚就是投的日寇,怎么就选择性无视了呢?还在这里各种假设,有什么用?!
      41楼 19805173
      不是等您把您声称的《周贯五回忆录》中关于邢投靠日寇的那段贴出来么。那您何不贴出来反驳在下呢。
      43楼 马一戈
      “傅炳翰见他老向其他人使眼色,觉得事有蹊跷等杨、潘、冯等人散去后,傅炳翰就私下向陈二虎打听。陈二虎好讲江湖义气,把邢仁甫去天津投敌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原来,邢仁甫开始跟日寇联系时,谎称自己有五千人枪(有的版本做四千人)......”——摘自周贯五回忆录,相信你应该看到过吧?

      “邢仁甫(自毕家王文村)逃回海岛,一方面......另一方面,暗中加紧投敌活动,他先派亲信去天津日本宪兵队联系,要求日军立即解除对邢的围攻,尽快给予名分,指定地点接受改编②,②见河北省黄骅市档案馆藏党史征委会全宗1960年5月永久7号卷第53、54页《关于刘永生的材料》。后又带着老婆宋英茹等亲赴天津。”——摘自中共德州历史网,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黄骅市档案馆藏的材料你无权看,但有权利看的单位看了之后发表在网上的内容,你是有资格看的。

      45楼 19805173
      呵呵,有点意思,可是在下却发现了和您的那所谓“高级材料”互相矛盾的记载。1943年9月,他(邢仁甫)与同党杨铮候(冀鲁边三军分区司令员)逃到天津,叛变投敌。这是链接: http://www.zgdzds.gov.cn/n29893955/n29893974/n29894124/c30099298/content.html,该链接中的描述也证明了邢仁甫是1943年9月投敌的,何来的邢仁甫1943年8月去天津投敌?
      这段虽然写的很粗,做不到严格把握时间点,但和我三年多以前发的那篇《一个叛徒的养成》中说的“自7月下旬到9月中旬,这就是邢仁甫的叛变从开始到完成的时间段......这段时间具体哪天邢干了啥我无从可考,但9月中旬之前,邢个人及少数亲随的叛变投日,已经完成无疑。”矛盾吗?反之,链接文章里“1943年9月,他与......逃到天津,叛变投敌。”一语,同样很好的证明了楼主开贴说的“1943年10月,邢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没能带走部队)经天津南下洛阳” 并非是邢第一次叛变投敌的情况。邢在投蒋鼎文之前,已经投日,还有什么疑问!

      2017/12/30 21:41:05
      左箭头-小图标

      ......
      32楼 马一戈
      前面提到的,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不是证据吗?
      38楼 19805173
      周贯五的回忆录?回忆录里貌似没有可以判定邢先投日再投国的证据吧。倒是有这么一段话:时任冀鲁边军区政治部副政委周贯五的回忆《邢仁甫叛变事件始末》有记载:

      “岛上只剩下了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不久,眼见天气渐渐寒冷,海岸就要被冰冻封锁了,而且邢仁甫又杳无音信。这伙叛徒就偷偷地逃到无棣县城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不料刚进城门,门后边突然飞出无数子弹。陈二虎和他的几十个把兄弟全被打死。这是因为陈二虎被我们收编前,曾把张子良派去游说的一个亲信杀了,张予良借机报了前仇。剩下的几个叛徒虽然逃出了县城,但后来也未能逃脱历史的惩罚:杨锋侯、邢朝兴先后被我们打死;刘永生解放后躲在广西,被查获后押回边区枪决;潘特化装成小贩,在北京前门卖香烟,正巧被肖华认出,也被逮捕归案。这些都是后话了。等邢仁甫拿到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蒋鼎文交给的‘挺进第一纵队司令’的委任状,兴冲冲地从洛阳赶回岛上时,望子岛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

      ======================================================================================

      由此可见,邢完全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投靠国民党的。此外,还有邢仁甫的亲信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得不到邢的消息,如果邢确实已经投靠了日寇,也该在离开岛之后去投靠日寇才对,可是他们却选择的是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由此可见,和邢约定的也是投靠国,而非日。否则直接投靠日寇不是更方便?

      40楼 马一戈
      既然你已经看了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为什么只摘出这一段来说?为什么不说邢那段时间曾两次去天津的事儿?第一次去天津,清清楚楚就是投的日寇,怎么就选择性无视了呢?还在这里各种假设,有什么用?!
      41楼 19805173
      不是等您把您声称的《周贯五回忆录》中关于邢投靠日寇的那段贴出来么。那您何不贴出来反驳在下呢。
      43楼 马一戈
      “傅炳翰见他老向其他人使眼色,觉得事有蹊跷等杨、潘、冯等人散去后,傅炳翰就私下向陈二虎打听。陈二虎好讲江湖义气,把邢仁甫去天津投敌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原来,邢仁甫开始跟日寇联系时,谎称自己有五千人枪(有的版本做四千人)......”——摘自周贯五回忆录,相信你应该看到过吧?

      “邢仁甫(自毕家王文村)逃回海岛,一方面......另一方面,暗中加紧投敌活动,他先派亲信去天津日本宪兵队联系,要求日军立即解除对邢的围攻,尽快给予名分,指定地点接受改编②,②见河北省黄骅市档案馆藏党史征委会全宗1960年5月永久7号卷第53、54页《关于刘永生的材料》。后又带着老婆宋英茹等亲赴天津。”——摘自中共德州历史网,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黄骅市档案馆藏的材料你无权看,但有权利看的单位看了之后发表在网上的内容,你是有资格看的。

      呵呵,有点意思,可是在下却发现了和您的那所谓“高级材料”互相矛盾的记载。1943年9月,他(邢仁甫)与同党杨铮候(冀鲁边三军分区司令员)逃到天津,叛变投敌。这是链接: http://www.zgdzds.gov.cn/n29893955/n29893974/n29894124/c30099298/content.html,该链接中的描述也证明了邢仁甫是1943年9月投敌的,何来的邢仁甫1943年8月去天津投敌?

      2017/12/30 19:19:45
      左箭头-小图标

      ......
      28楼 19805173
      您有邢投日的真实证据么?投靠日寇得到啥官职啥奖励?为什么他的心腹在其暴露后反而有去投国军的?
      32楼 马一戈
      前面提到的,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不是证据吗?
      38楼 19805173
      周贯五的回忆录?回忆录里貌似没有可以判定邢先投日再投国的证据吧。倒是有这么一段话:时任冀鲁边军区政治部副政委周贯五的回忆《邢仁甫叛变事件始末》有记载:

      “岛上只剩下了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不久,眼见天气渐渐寒冷,海岸就要被冰冻封锁了,而且邢仁甫又杳无音信。这伙叛徒就偷偷地逃到无棣县城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不料刚进城门,门后边突然飞出无数子弹。陈二虎和他的几十个把兄弟全被打死。这是因为陈二虎被我们收编前,曾把张子良派去游说的一个亲信杀了,张予良借机报了前仇。剩下的几个叛徒虽然逃出了县城,但后来也未能逃脱历史的惩罚:杨锋侯、邢朝兴先后被我们打死;刘永生解放后躲在广西,被查获后押回边区枪决;潘特化装成小贩,在北京前门卖香烟,正巧被肖华认出,也被逮捕归案。这些都是后话了。等邢仁甫拿到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蒋鼎文交给的‘挺进第一纵队司令’的委任状,兴冲冲地从洛阳赶回岛上时,望子岛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

      ======================================================================================

      由此可见,邢完全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投靠国民党的。此外,还有邢仁甫的亲信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得不到邢的消息,如果邢确实已经投靠了日寇,也该在离开岛之后去投靠日寇才对,可是他们却选择的是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由此可见,和邢约定的也是投靠国,而非日。否则直接投靠日寇不是更方便?

      40楼 马一戈
      既然你已经看了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为什么只摘出这一段来说?为什么不说邢那段时间曾两次去天津的事儿?第一次去天津,清清楚楚就是投的日寇,怎么就选择性无视了呢?还在这里各种假设,有什么用?!
      42楼 19805173
      在下可没选择性无视,而是希望您本着谁提出谁举证的原则把您提到的第一次去天津邢投靠日寇的证据拿出来啊。马先生,您说邢第一次去天津是清清楚楚投的日寇,那请问,邢是和日寇哪个机关的具体哪位日寇联系的?又是得到了日寇啥任命?出卖了中共啥有用的情报?既然您有能够清清楚楚证明邢投靠日寇的证据就请一一回答在下的问题。
      证据前面已经发了。鉴于你的阅读理解能力太差,刚刚又发了一遍,但再一再二不再三,这种来回胡搅的问题,请不要再拿出来。

      至于后面那些所谓问题,不是判别邢是不是投日的要点,没有回答你的义务。

      2017/12/29 22:48:2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635849
      • 工分:518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28楼 19805173
      您有邢投日的真实证据么?投靠日寇得到啥官职啥奖励?为什么他的心腹在其暴露后反而有去投国军的?
      32楼 马一戈
      前面提到的,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不是证据吗?
      38楼 19805173
      周贯五的回忆录?回忆录里貌似没有可以判定邢先投日再投国的证据吧。倒是有这么一段话:时任冀鲁边军区政治部副政委周贯五的回忆《邢仁甫叛变事件始末》有记载:

      “岛上只剩下了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不久,眼见天气渐渐寒冷,海岸就要被冰冻封锁了,而且邢仁甫又杳无音信。这伙叛徒就偷偷地逃到无棣县城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不料刚进城门,门后边突然飞出无数子弹。陈二虎和他的几十个把兄弟全被打死。这是因为陈二虎被我们收编前,曾把张子良派去游说的一个亲信杀了,张予良借机报了前仇。剩下的几个叛徒虽然逃出了县城,但后来也未能逃脱历史的惩罚:杨锋侯、邢朝兴先后被我们打死;刘永生解放后躲在广西,被查获后押回边区枪决;潘特化装成小贩,在北京前门卖香烟,正巧被肖华认出,也被逮捕归案。这些都是后话了。等邢仁甫拿到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蒋鼎文交给的‘挺进第一纵队司令’的委任状,兴冲冲地从洛阳赶回岛上时,望子岛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

      ======================================================================================

      由此可见,邢完全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投靠国民党的。此外,还有邢仁甫的亲信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得不到邢的消息,如果邢确实已经投靠了日寇,也该在离开岛之后去投靠日寇才对,可是他们却选择的是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由此可见,和邢约定的也是投靠国,而非日。否则直接投靠日寇不是更方便?

      40楼 马一戈
      既然你已经看了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为什么只摘出这一段来说?为什么不说邢那段时间曾两次去天津的事儿?第一次去天津,清清楚楚就是投的日寇,怎么就选择性无视了呢?还在这里各种假设,有什么用?!
      41楼 19805173
      不是等您把您声称的《周贯五回忆录》中关于邢投靠日寇的那段贴出来么。那您何不贴出来反驳在下呢。
      “傅炳翰见他老向其他人使眼色,觉得事有蹊跷等杨、潘、冯等人散去后,傅炳翰就私下向陈二虎打听。陈二虎好讲江湖义气,把邢仁甫去天津投敌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原来,邢仁甫开始跟日寇联系时,谎称自己有五千人枪(有的版本做四千人)......”——摘自周贯五回忆录,相信你应该看到过吧?

      “邢仁甫(自毕家王文村)逃回海岛,一方面......另一方面,暗中加紧投敌活动,他先派亲信去天津日本宪兵队联系,要求日军立即解除对邢的围攻,尽快给予名分,指定地点接受改编②,②见河北省黄骅市档案馆藏党史征委会全宗1960年5月永久7号卷第53、54页《关于刘永生的材料》。后又带着老婆宋英茹等亲赴天津。”——摘自中共德州历史网,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黄骅市档案馆藏的材料你无权看,但有权利看的单位看了之后发表在网上的内容,你是有资格看的。

      2017/12/29 22:36:00
      左箭头-小图标

      ......
      26楼 马一戈
      前面说了,邢十月份经天津,已经是那段时间第二次去天津了。第一次去津投日是大约八月份,九月份就回来了。可以查看周贯五相关回忆文章。
      28楼 19805173
      您有邢投日的真实证据么?投靠日寇得到啥官职啥奖励?为什么他的心腹在其暴露后反而有去投国军的?
      32楼 马一戈
      前面提到的,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不是证据吗?
      38楼 19805173
      周贯五的回忆录?回忆录里貌似没有可以判定邢先投日再投国的证据吧。倒是有这么一段话:时任冀鲁边军区政治部副政委周贯五的回忆《邢仁甫叛变事件始末》有记载:

      “岛上只剩下了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不久,眼见天气渐渐寒冷,海岸就要被冰冻封锁了,而且邢仁甫又杳无音信。这伙叛徒就偷偷地逃到无棣县城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不料刚进城门,门后边突然飞出无数子弹。陈二虎和他的几十个把兄弟全被打死。这是因为陈二虎被我们收编前,曾把张子良派去游说的一个亲信杀了,张予良借机报了前仇。剩下的几个叛徒虽然逃出了县城,但后来也未能逃脱历史的惩罚:杨锋侯、邢朝兴先后被我们打死;刘永生解放后躲在广西,被查获后押回边区枪决;潘特化装成小贩,在北京前门卖香烟,正巧被肖华认出,也被逮捕归案。这些都是后话了。等邢仁甫拿到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蒋鼎文交给的‘挺进第一纵队司令’的委任状,兴冲冲地从洛阳赶回岛上时,望子岛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

      ======================================================================================

      由此可见,邢完全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投靠国民党的。此外,还有邢仁甫的亲信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得不到邢的消息,如果邢确实已经投靠了日寇,也该在离开岛之后去投靠日寇才对,可是他们却选择的是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由此可见,和邢约定的也是投靠国,而非日。否则直接投靠日寇不是更方便?

      40楼 马一戈
      既然你已经看了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为什么只摘出这一段来说?为什么不说邢那段时间曾两次去天津的事儿?第一次去天津,清清楚楚就是投的日寇,怎么就选择性无视了呢?还在这里各种假设,有什么用?!
      在下可没选择性无视,而是希望您本着谁提出谁举证的原则把您提到的第一次去天津邢投靠日寇的证据拿出来啊。马先生,您说邢第一次去天津是清清楚楚投的日寇,那请问,邢是和日寇哪个机关的具体哪位日寇联系的?又是得到了日寇啥任命?出卖了中共啥有用的情报?既然您有能够清清楚楚证明邢投靠日寇的证据就请一一回答在下的问题。

      2017/12/29 21:01:02
      左箭头-小图标

      ......
      26楼 马一戈
      前面说了,邢十月份经天津,已经是那段时间第二次去天津了。第一次去津投日是大约八月份,九月份就回来了。可以查看周贯五相关回忆文章。
      28楼 19805173
      您有邢投日的真实证据么?投靠日寇得到啥官职啥奖励?为什么他的心腹在其暴露后反而有去投国军的?
      32楼 马一戈
      前面提到的,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不是证据吗?
      38楼 19805173
      周贯五的回忆录?回忆录里貌似没有可以判定邢先投日再投国的证据吧。倒是有这么一段话:时任冀鲁边军区政治部副政委周贯五的回忆《邢仁甫叛变事件始末》有记载:

      “岛上只剩下了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不久,眼见天气渐渐寒冷,海岸就要被冰冻封锁了,而且邢仁甫又杳无音信。这伙叛徒就偷偷地逃到无棣县城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不料刚进城门,门后边突然飞出无数子弹。陈二虎和他的几十个把兄弟全被打死。这是因为陈二虎被我们收编前,曾把张子良派去游说的一个亲信杀了,张予良借机报了前仇。剩下的几个叛徒虽然逃出了县城,但后来也未能逃脱历史的惩罚:杨锋侯、邢朝兴先后被我们打死;刘永生解放后躲在广西,被查获后押回边区枪决;潘特化装成小贩,在北京前门卖香烟,正巧被肖华认出,也被逮捕归案。这些都是后话了。等邢仁甫拿到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蒋鼎文交给的‘挺进第一纵队司令’的委任状,兴冲冲地从洛阳赶回岛上时,望子岛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

      ======================================================================================

      由此可见,邢完全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投靠国民党的。此外,还有邢仁甫的亲信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得不到邢的消息,如果邢确实已经投靠了日寇,也该在离开岛之后去投靠日寇才对,可是他们却选择的是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由此可见,和邢约定的也是投靠国,而非日。否则直接投靠日寇不是更方便?

      40楼 马一戈
      既然你已经看了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为什么只摘出这一段来说?为什么不说邢那段时间曾两次去天津的事儿?第一次去天津,清清楚楚就是投的日寇,怎么就选择性无视了呢?还在这里各种假设,有什么用?!
      不是等您把您声称的《周贯五回忆录》中关于邢投靠日寇的那段贴出来么。那您何不贴出来反驳在下呢。

      2017/12/29 20:57:36
      左箭头-小图标

      ......
      24楼 19805173
      那不就又自相矛盾了,一开始有部队的时候去投靠日寇却非要拉部队才好封官,可后来部队拉不出去投靠日寇了却封了个津南六县剿共挺进总司令。日寇的态度判若两人是何道理?其实邢仁甫投靠日寇的轨迹很明确:1943年6月30日,大赵村惨案爆发。7月,散发《告边区同胞书》。10月邢仁甫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经天津南下洛阳,投靠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被委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员"。1944年,他投靠日寇,撰写了《效忠天皇》、《剿共灭匪计划》等叛变材料,换取了津南六县(静海、青县、沧县、南皮、盐山、庆云)"剿共"挺进总司令的职务"。由此可见,邢背叛八路军后接受国军职务在前,接受日寇职务在后,这也是他投敌的先后顺序。而他日寇投降后又成为国民党专员兼保安司令就颇让人玩味了。
      26楼 马一戈
      前面说了,邢十月份经天津,已经是那段时间第二次去天津了。第一次去津投日是大约八月份,九月份就回来了。可以查看周贯五相关回忆文章。
      28楼 19805173
      您有邢投日的真实证据么?投靠日寇得到啥官职啥奖励?为什么他的心腹在其暴露后反而有去投国军的?
      32楼 马一戈
      前面提到的,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不是证据吗?
      38楼 19805173
      周贯五的回忆录?回忆录里貌似没有可以判定邢先投日再投国的证据吧。倒是有这么一段话:时任冀鲁边军区政治部副政委周贯五的回忆《邢仁甫叛变事件始末》有记载:

      “岛上只剩下了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不久,眼见天气渐渐寒冷,海岸就要被冰冻封锁了,而且邢仁甫又杳无音信。这伙叛徒就偷偷地逃到无棣县城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不料刚进城门,门后边突然飞出无数子弹。陈二虎和他的几十个把兄弟全被打死。这是因为陈二虎被我们收编前,曾把张子良派去游说的一个亲信杀了,张予良借机报了前仇。剩下的几个叛徒虽然逃出了县城,但后来也未能逃脱历史的惩罚:杨锋侯、邢朝兴先后被我们打死;刘永生解放后躲在广西,被查获后押回边区枪决;潘特化装成小贩,在北京前门卖香烟,正巧被肖华认出,也被逮捕归案。这些都是后话了。等邢仁甫拿到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蒋鼎文交给的‘挺进第一纵队司令’的委任状,兴冲冲地从洛阳赶回岛上时,望子岛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

      ======================================================================================

      由此可见,邢完全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投靠国民党的。此外,还有邢仁甫的亲信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得不到邢的消息,如果邢确实已经投靠了日寇,也该在离开岛之后去投靠日寇才对,可是他们却选择的是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由此可见,和邢约定的也是投靠国,而非日。否则直接投靠日寇不是更方便?

      既然你已经看了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为什么只摘出这一段来说?为什么不说邢那段时间曾两次去天津的事儿?第一次去天津,清清楚楚就是投的日寇,怎么就选择性无视了呢?还在这里各种假设,有什么用?!

      2017/12/28 19:38:56
      左箭头-小图标

      ......
      26楼 马一戈
      前面说了,邢十月份经天津,已经是那段时间第二次去天津了。第一次去津投日是大约八月份,九月份就回来了。可以查看周贯五相关回忆文章。
      28楼 19805173
      您有邢投日的真实证据么?投靠日寇得到啥官职啥奖励?为什么他的心腹在其暴露后反而有去投国军的?
      32楼 马一戈
      前面提到的,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不是证据吗?
      34楼 kuanguanjie
      物证比书证的效力高,事实比言论更有效。
      37楼 马一戈
      (1)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2)物证、档案、鉴定结论、勘验笔录或者经过公证、登记的书证,其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3)原始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传来证据;(4)直接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间接证据;(5)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

      邢仁甫的投日,除了那段历史亲历者的回忆文章外,还有档案资料可以与之相互印证。

      更重要的,如果各种证据不矛盾,也就无所谓辨别彼此间效力大小。证人证言、间接证据同样具有证据效力。

      马先生,您既然大谈特谈证据的重要性,何不把证据展示出来证明您的观点呢。

      2017/12/28 18:28:33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943768
      • 工分:500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21楼 马一戈
      这段不用你猜测。鬼子问邢能拉过来多少人时,邢为了给自己充面子好讨要个好价码,吹牛说五千人。结果没想到日本人不傻,一定要邢把部队拉过来,点编后再说给什么官衔的事儿。这就是邢回到望子岛后,想尽力多拉些人过去的原因。邢投日这段,在黄骅市档案馆等处馆藏党史材料中有,铁板钉钉的事儿,翻不了案。
      24楼 19805173
      那不就又自相矛盾了,一开始有部队的时候去投靠日寇却非要拉部队才好封官,可后来部队拉不出去投靠日寇了却封了个津南六县剿共挺进总司令。日寇的态度判若两人是何道理?其实邢仁甫投靠日寇的轨迹很明确:1943年6月30日,大赵村惨案爆发。7月,散发《告边区同胞书》。10月邢仁甫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经天津南下洛阳,投靠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被委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员"。1944年,他投靠日寇,撰写了《效忠天皇》、《剿共灭匪计划》等叛变材料,换取了津南六县(静海、青县、沧县、南皮、盐山、庆云)"剿共"挺进总司令的职务"。由此可见,邢背叛八路军后接受国军职务在前,接受日寇职务在后,这也是他投敌的先后顺序。而他日寇投降后又成为国民党专员兼保安司令就颇让人玩味了。
      26楼 马一戈
      前面说了,邢十月份经天津,已经是那段时间第二次去天津了。第一次去津投日是大约八月份,九月份就回来了。可以查看周贯五相关回忆文章。
      28楼 19805173
      您有邢投日的真实证据么?投靠日寇得到啥官职啥奖励?为什么他的心腹在其暴露后反而有去投国军的?
      32楼 马一戈
      前面提到的,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不是证据吗?
      周贯五的回忆录?回忆录里貌似没有可以判定邢先投日再投国的证据吧。倒是有这么一段话:时任冀鲁边军区政治部副政委周贯五的回忆《邢仁甫叛变事件始末》有记载:

      “岛上只剩下了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不久,眼见天气渐渐寒冷,海岸就要被冰冻封锁了,而且邢仁甫又杳无音信。这伙叛徒就偷偷地逃到无棣县城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不料刚进城门,门后边突然飞出无数子弹。陈二虎和他的几十个把兄弟全被打死。这是因为陈二虎被我们收编前,曾把张子良派去游说的一个亲信杀了,张予良借机报了前仇。剩下的几个叛徒虽然逃出了县城,但后来也未能逃脱历史的惩罚:杨锋侯、邢朝兴先后被我们打死;刘永生解放后躲在广西,被查获后押回边区枪决;潘特化装成小贩,在北京前门卖香烟,正巧被肖华认出,也被逮捕归案。这些都是后话了。等邢仁甫拿到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蒋鼎文交给的‘挺进第一纵队司令’的委任状,兴冲冲地从洛阳赶回岛上时,望子岛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

      ======================================================================================

      由此可见,邢完全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投靠国民党的。此外,还有邢仁甫的亲信杨锋侯、陈二虎、潘特、刘永生、邢朝兴和陈二虎的几十个把兄弟得不到邢的消息,如果邢确实已经投靠了日寇,也该在离开岛之后去投靠日寇才对,可是他们却选择的是去投靠顽军张子良部,由此可见,和邢约定的也是投靠国,而非日。否则直接投靠日寇不是更方便?

      2017/12/28 18:22:16
      左箭头-小图标

      ......
      24楼 19805173
      那不就又自相矛盾了,一开始有部队的时候去投靠日寇却非要拉部队才好封官,可后来部队拉不出去投靠日寇了却封了个津南六县剿共挺进总司令。日寇的态度判若两人是何道理?其实邢仁甫投靠日寇的轨迹很明确:1943年6月30日,大赵村惨案爆发。7月,散发《告边区同胞书》。10月邢仁甫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经天津南下洛阳,投靠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被委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员"。1944年,他投靠日寇,撰写了《效忠天皇》、《剿共灭匪计划》等叛变材料,换取了津南六县(静海、青县、沧县、南皮、盐山、庆云)"剿共"挺进总司令的职务"。由此可见,邢背叛八路军后接受国军职务在前,接受日寇职务在后,这也是他投敌的先后顺序。而他日寇投降后又成为国民党专员兼保安司令就颇让人玩味了。
      26楼 马一戈
      前面说了,邢十月份经天津,已经是那段时间第二次去天津了。第一次去津投日是大约八月份,九月份就回来了。可以查看周贯五相关回忆文章。
      28楼 19805173
      您有邢投日的真实证据么?投靠日寇得到啥官职啥奖励?为什么他的心腹在其暴露后反而有去投国军的?
      32楼 马一戈
      前面提到的,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不是证据吗?
      34楼 kuanguanjie
      物证比书证的效力高,事实比言论更有效。
      (1)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2)物证、档案、鉴定结论、勘验笔录或者经过公证、登记的书证,其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3)原始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传来证据;(4)直接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间接证据;(5)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

      邢仁甫的投日,除了那段历史亲历者的回忆文章外,还有档案资料可以与之相互印证。

      更重要的,如果各种证据不矛盾,也就无所谓辨别彼此间效力大小。证人证言、间接证据同样具有证据效力。

      2017/12/28 1:03:47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13楼 马一戈
      看完再说话。 看看邢是啥时候投的日寇,啥时候又到了蒋鼎文那里。再不清楚去那个帖子里讨论,那里说的比较明白,免得来回粘贴复制,啰嗦。
      14楼 19805173
      呵呵,马先生,在下用您以前自己的一段回帖来说事吧:邢仁甫的叛变,并不是有计划的预谋实施,而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并获得了比较高的职务后,个人权利膨化,贪图享乐的结果。开始是争权夺利并嫁祸他人,以为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利;8月中旬事败后也没有立即拉队伍投敌,而是仍然以八路军的名义活动,“另开创一个局面”(8月30日,冀鲁边区战时行政委员会发出布告。鉴于邢仁甫叛变后,捕杀抗日干部,扰乱海上治安,仍以八路军抗战的名义向沿海各村及新海等地索要给养等情况,边区行委发出布告,在全区张贴,揭露邢仁甫等人的罪行,要求全区党政军民与其划清界限,坚持斗争,直至反邢斗争取得最后胜利)。

      在“反邢斗争”的强大攻势下,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邢本人辗转到10月才跑到洛阳投奔了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虽然邢把冀鲁边区党政军力量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了蒋作为投名状,但蒋根本没把他正经当根菜,“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的虚衔就把他打发走了。邢无奈,跑到天津投了日。

      15楼 马一戈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31楼 zhangzizhong1940
      即便叛变了之后又回来,但国军只要收留,委以官职,那就算是国军,即便虚职也是。
      如果一定要那么说,邢的叛变那就是分为几个阶段:叛共投日,叛日投蒋,叛蒋投日。

      即便是那样,那叛共投日也是在先,说他投敌也没毛病啊?再者,如果非得要那么认定,有人说投降国军不算投敌,那黄荣海率兵夜袭邢仁甫,又算怎么档子事儿?

      2017/12/28 0:47:43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094431
      • 工分:395398 / 排名:2490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世界公民臺灣27
      它们不这样做,CIA,台湾政战局怎么发津贴
      4楼 我是太阳星
      就这样一个八路军将领投降了国军,成为纵队司令,在抗战时期应该不算投敌吧?可为何蒋粪们说他投敌呢?难道蒋匪在他们眼里成了跟日伪一样的敌人?这不是他们一贯的立场啊!至于国军纵队司令、策反专员 邢投降日寇时,就跟八路军无关了,应该属于蒋匪军投敌!
      日蒋汪“一家人"嘛!投“国"与投日,在他们眼里是一样的:都反工!

      2017/12/27 23:26:46
      左箭头-小图标

      ......
      21楼 马一戈
      这段不用你猜测。鬼子问邢能拉过来多少人时,邢为了给自己充面子好讨要个好价码,吹牛说五千人。结果没想到日本人不傻,一定要邢把部队拉过来,点编后再说给什么官衔的事儿。这就是邢回到望子岛后,想尽力多拉些人过去的原因。邢投日这段,在黄骅市档案馆等处馆藏党史材料中有,铁板钉钉的事儿,翻不了案。
      24楼 19805173
      那不就又自相矛盾了,一开始有部队的时候去投靠日寇却非要拉部队才好封官,可后来部队拉不出去投靠日寇了却封了个津南六县剿共挺进总司令。日寇的态度判若两人是何道理?其实邢仁甫投靠日寇的轨迹很明确:1943年6月30日,大赵村惨案爆发。7月,散发《告边区同胞书》。10月邢仁甫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经天津南下洛阳,投靠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被委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员"。1944年,他投靠日寇,撰写了《效忠天皇》、《剿共灭匪计划》等叛变材料,换取了津南六县(静海、青县、沧县、南皮、盐山、庆云)"剿共"挺进总司令的职务"。由此可见,邢背叛八路军后接受国军职务在前,接受日寇职务在后,这也是他投敌的先后顺序。而他日寇投降后又成为国民党专员兼保安司令就颇让人玩味了。
      26楼 马一戈
      前面说了,邢十月份经天津,已经是那段时间第二次去天津了。第一次去津投日是大约八月份,九月份就回来了。可以查看周贯五相关回忆文章。
      28楼 19805173
      您有邢投日的真实证据么?投靠日寇得到啥官职啥奖励?为什么他的心腹在其暴露后反而有去投国军的?
      32楼 马一戈
      前面提到的,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不是证据吗?
      物证比书证的效力高,事实比言论更有效。

      2017/12/27 23:22:50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31577 / 排名:536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世界公民臺灣27
      它们不这样做,CIA,台湾政战局怎么发津贴
      4楼 我是太阳星
      就这样一个八路军将领投降了国军,成为纵队司令,在抗战时期应该不算投敌吧?可为何蒋粪们说他投敌呢?难道蒋匪在他们眼里成了跟日伪一样的敌人?这不是他们一贯的立场啊!至于国军纵队司令、策反专员 邢投降日寇时,就跟八路军无关了,应该属于蒋匪军投敌!
      你不明白,论投敌做伪军的时候,国军就只剩下蒋系中央军,非嫡系统统都不是国军。

      2017/12/27 23:05:39
      左箭头-小图标

      ......
      20楼 19805173
      其实判断邢是投国还是投日很好判断,是看他先接受国民党的官职还是先接受日寇的官职,搞清楚这一点,答案就一目了然了。
      21楼 马一戈
      这段不用你猜测。鬼子问邢能拉过来多少人时,邢为了给自己充面子好讨要个好价码,吹牛说五千人。结果没想到日本人不傻,一定要邢把部队拉过来,点编后再说给什么官衔的事儿。这就是邢回到望子岛后,想尽力多拉些人过去的原因。邢投日这段,在黄骅市档案馆等处馆藏党史材料中有,铁板钉钉的事儿,翻不了案。
      24楼 19805173
      那不就又自相矛盾了,一开始有部队的时候去投靠日寇却非要拉部队才好封官,可后来部队拉不出去投靠日寇了却封了个津南六县剿共挺进总司令。日寇的态度判若两人是何道理?其实邢仁甫投靠日寇的轨迹很明确:1943年6月30日,大赵村惨案爆发。7月,散发《告边区同胞书》。10月邢仁甫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经天津南下洛阳,投靠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被委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员"。1944年,他投靠日寇,撰写了《效忠天皇》、《剿共灭匪计划》等叛变材料,换取了津南六县(静海、青县、沧县、南皮、盐山、庆云)"剿共"挺进总司令的职务"。由此可见,邢背叛八路军后接受国军职务在前,接受日寇职务在后,这也是他投敌的先后顺序。而他日寇投降后又成为国民党专员兼保安司令就颇让人玩味了。
      26楼 马一戈
      前面说了,邢十月份经天津,已经是那段时间第二次去天津了。第一次去津投日是大约八月份,九月份就回来了。可以查看周贯五相关回忆文章。
      28楼 19805173
      您有邢投日的真实证据么?投靠日寇得到啥官职啥奖励?为什么他的心腹在其暴露后反而有去投国军的?
      前面提到的,周贯五的回忆文章不是证据吗?

      2017/12/27 23:02:26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31577 / 排名:536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13楼 马一戈
      看完再说话。 看看邢是啥时候投的日寇,啥时候又到了蒋鼎文那里。再不清楚去那个帖子里讨论,那里说的比较明白,免得来回粘贴复制,啰嗦。
      14楼 19805173
      呵呵,马先生,在下用您以前自己的一段回帖来说事吧:邢仁甫的叛变,并不是有计划的预谋实施,而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并获得了比较高的职务后,个人权利膨化,贪图享乐的结果。开始是争权夺利并嫁祸他人,以为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利;8月中旬事败后也没有立即拉队伍投敌,而是仍然以八路军的名义活动,“另开创一个局面”(8月30日,冀鲁边区战时行政委员会发出布告。鉴于邢仁甫叛变后,捕杀抗日干部,扰乱海上治安,仍以八路军抗战的名义向沿海各村及新海等地索要给养等情况,边区行委发出布告,在全区张贴,揭露邢仁甫等人的罪行,要求全区党政军民与其划清界限,坚持斗争,直至反邢斗争取得最后胜利)。

      在“反邢斗争”的强大攻势下,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邢本人辗转到10月才跑到洛阳投奔了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虽然邢把冀鲁边区党政军力量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了蒋作为投名状,但蒋根本没把他正经当根菜,“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的虚衔就把他打发走了。邢无奈,跑到天津投了日。

      15楼 马一戈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即便叛变了之后又回来,但国军只要收留,委以官职,那就算是国军,即便虚职也是。

      2017/12/27 23:00:47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31577 / 排名:536
      左箭头-小图标

      ......
      15楼 马一戈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16楼 19805173
      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

      =====================================================================================

      马先生如果邢真的已经投靠了日寇为什么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呢?既然邢都和日寇说好了,日寇都来接应了,那既然能跑出去投国军甚至回家种地怎么就不集体投靠日寇呢?而且日寇来接应的话,用沉船阻塞巷道就能奏效?日寇还是有一定海军力量的。阻塞巷道的真实目的恐怕不是阻止鬼子接应,而是阻止刑部集体出逃。

      18楼 马一戈
      邢八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投靠日寇了。更详细的去那个帖子里找答案去。
      19楼 19805173
      您那8,9月份投靠日寇根本就是您的推测,做不得数也并非事实,在下倒觉得更有可能是邢去天津寻找他老婆的干妈牵线搭桥,然后回望子岛联络部属准备集体投向国民党,但是由于反邢斗争的开展,以及阻塞巷道等一系列措施使得他无法拉部队走,所以才通过去面见蒋鼎文的方式投靠,否则他的部下也不会做鸟兽散时部分投国军部分投日寇了,既然早就谈好了,一起出逃也该是集体投靠日寇才对么。至于阻塞巷道阻止日寇接应云云就更是罔顾事实,难道几艘沉船就能挡住日寇的近海舰艇和舰炮?中共啥时候有强大的岸炮部队配合沉船阻塞巷道来阻击日寇海军舰艇了?
      22楼 马一戈
      邢八九月份那段时间其实是去了两趟天津。第一趟就是去投日的,这个有档案馆材料作为证据。第二趟是九月份“混不下去”又拉不走队伍不好向日本人交差时去的,几经周折找的二刘拉上关系,这才跑到洛阳。第二次去天津的时间,按某党史网的说法是9月3号邢向115师朱罗黎肖发了个电报称病后去的,但周贯五的回忆是九月中旬傅炳翰上岛拉回大半部队时邢才回岛,陈二虎的说法是之前邢已离岛个把月,按周贯五的回忆文章,邢第二次离岛最早也是九月中旬后半段,这里有一处矛盾。但邢第二次去天津是九月份,此前邢已投日无疑问。

      至于沉船阻塞航道,只是冀鲁边区反邢斗争的一部分,阻塞的也不是海上航道,而是河道。日本人对邢是有戒心的,不会让邢把大队人马直接从海上拉到天津。

      只要在国军那里挂靠的有官职,在公开投日之前,一律都只能算作是国军。

      2017/12/27 22:57:51
      左箭头-小图标

      ......
      20楼 19805173
      其实判断邢是投国还是投日很好判断,是看他先接受国民党的官职还是先接受日寇的官职,搞清楚这一点,答案就一目了然了。
      21楼 马一戈
      这段不用你猜测。鬼子问邢能拉过来多少人时,邢为了给自己充面子好讨要个好价码,吹牛说五千人。结果没想到日本人不傻,一定要邢把部队拉过来,点编后再说给什么官衔的事儿。这就是邢回到望子岛后,想尽力多拉些人过去的原因。邢投日这段,在黄骅市档案馆等处馆藏党史材料中有,铁板钉钉的事儿,翻不了案。
      23楼 19805173
      这段您的猜测更罔顾事实啊,难道当时日寇接应邢部的船队几艘堵塞巷道的沉船就能办到?1944年日寇在中国几艘炮舰还是有的,难道八路军有对抗的手段?至于您提到黄骅市档案馆有资料,那按照谁提出谁举证原则,请把相关党史材料贴出来可以么。
      25楼 马一戈
      邢仁甫八月左右即已投日的材料,谨举一例:《关于刘永生的材料》,见河北省黄骅市档案馆藏党史征委会全宗1960年5月永久7号卷第53、54页。线索给你了,能不能让你看,允许不允许你复制,看你够不够资格。但该材料中邢要求日军立即解除对邢的围攻,尽快给予名分,指定地点接受改编的内容大意,是经过有权查看的单位查阅后公开发布的。这对认定邢的叛变投日行为已经足够了。
      27楼 19805173
      线索给你了,能不能让你看,允许不允许你复制,看你够不够资格。

      ======================================================================================

      这不是一副活脱脱造谣的嘴脸么。我有证据,但是你不一定能复制,不一定有资格看。这和那些拿所谓的解密材料,绝密文件造谣的不是一副嘴脸么。

      好好说话。再看看前面那一段中为什么有个但书,知道怎么查资料自然会很容易根据那些线索找到有权查看的单位查阅后公开发布的内容的,那些是适合普通人看的,同样足以起到认定邢的叛变投日行为。再不会查,怪不得别人了。

      2017/12/27 22:22:56
      左箭头-小图标

      ......
      18楼 马一戈
      邢八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投靠日寇了。更详细的去那个帖子里找答案去。
      20楼 19805173
      其实判断邢是投国还是投日很好判断,是看他先接受国民党的官职还是先接受日寇的官职,搞清楚这一点,答案就一目了然了。
      21楼 马一戈
      这段不用你猜测。鬼子问邢能拉过来多少人时,邢为了给自己充面子好讨要个好价码,吹牛说五千人。结果没想到日本人不傻,一定要邢把部队拉过来,点编后再说给什么官衔的事儿。这就是邢回到望子岛后,想尽力多拉些人过去的原因。邢投日这段,在黄骅市档案馆等处馆藏党史材料中有,铁板钉钉的事儿,翻不了案。
      24楼 19805173
      那不就又自相矛盾了,一开始有部队的时候去投靠日寇却非要拉部队才好封官,可后来部队拉不出去投靠日寇了却封了个津南六县剿共挺进总司令。日寇的态度判若两人是何道理?其实邢仁甫投靠日寇的轨迹很明确:1943年6月30日,大赵村惨案爆发。7月,散发《告边区同胞书》。10月邢仁甫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经天津南下洛阳,投靠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被委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员"。1944年,他投靠日寇,撰写了《效忠天皇》、《剿共灭匪计划》等叛变材料,换取了津南六县(静海、青县、沧县、南皮、盐山、庆云)"剿共"挺进总司令的职务"。由此可见,邢背叛八路军后接受国军职务在前,接受日寇职务在后,这也是他投敌的先后顺序。而他日寇投降后又成为国民党专员兼保安司令就颇让人玩味了。
      26楼 马一戈
      前面说了,邢十月份经天津,已经是那段时间第二次去天津了。第一次去津投日是大约八月份,九月份就回来了。可以查看周贯五相关回忆文章。
      您有邢投日的真实证据么?投靠日寇得到啥官职啥奖励?为什么他的心腹在其暴露后反而有去投国军的?

      2017/12/27 22:20:24
      左箭头-小图标

      ......
      18楼 马一戈
      邢八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投靠日寇了。更详细的去那个帖子里找答案去。
      20楼 19805173
      其实判断邢是投国还是投日很好判断,是看他先接受国民党的官职还是先接受日寇的官职,搞清楚这一点,答案就一目了然了。
      21楼 马一戈
      这段不用你猜测。鬼子问邢能拉过来多少人时,邢为了给自己充面子好讨要个好价码,吹牛说五千人。结果没想到日本人不傻,一定要邢把部队拉过来,点编后再说给什么官衔的事儿。这就是邢回到望子岛后,想尽力多拉些人过去的原因。邢投日这段,在黄骅市档案馆等处馆藏党史材料中有,铁板钉钉的事儿,翻不了案。
      23楼 19805173
      这段您的猜测更罔顾事实啊,难道当时日寇接应邢部的船队几艘堵塞巷道的沉船就能办到?1944年日寇在中国几艘炮舰还是有的,难道八路军有对抗的手段?至于您提到黄骅市档案馆有资料,那按照谁提出谁举证原则,请把相关党史材料贴出来可以么。
      25楼 马一戈
      邢仁甫八月左右即已投日的材料,谨举一例:《关于刘永生的材料》,见河北省黄骅市档案馆藏党史征委会全宗1960年5月永久7号卷第53、54页。线索给你了,能不能让你看,允许不允许你复制,看你够不够资格。但该材料中邢要求日军立即解除对邢的围攻,尽快给予名分,指定地点接受改编的内容大意,是经过有权查看的单位查阅后公开发布的。这对认定邢的叛变投日行为已经足够了。
      线索给你了,能不能让你看,允许不允许你复制,看你够不够资格。

      ======================================================================================

      这不是一副活脱脱造谣的嘴脸么。我有证据,但是你不一定能复制,不一定有资格看。这和那些拿所谓的解密材料,绝密文件造谣的不是一副嘴脸么。

      2017/12/27 21:58:51
      左箭头-小图标

      ......
      16楼 19805173
      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

      =====================================================================================

      马先生如果邢真的已经投靠了日寇为什么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呢?既然邢都和日寇说好了,日寇都来接应了,那既然能跑出去投国军甚至回家种地怎么就不集体投靠日寇呢?而且日寇来接应的话,用沉船阻塞巷道就能奏效?日寇还是有一定海军力量的。阻塞巷道的真实目的恐怕不是阻止鬼子接应,而是阻止刑部集体出逃。

      18楼 马一戈
      邢八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投靠日寇了。更详细的去那个帖子里找答案去。
      20楼 19805173
      其实判断邢是投国还是投日很好判断,是看他先接受国民党的官职还是先接受日寇的官职,搞清楚这一点,答案就一目了然了。
      21楼 马一戈
      这段不用你猜测。鬼子问邢能拉过来多少人时,邢为了给自己充面子好讨要个好价码,吹牛说五千人。结果没想到日本人不傻,一定要邢把部队拉过来,点编后再说给什么官衔的事儿。这就是邢回到望子岛后,想尽力多拉些人过去的原因。邢投日这段,在黄骅市档案馆等处馆藏党史材料中有,铁板钉钉的事儿,翻不了案。
      24楼 19805173
      那不就又自相矛盾了,一开始有部队的时候去投靠日寇却非要拉部队才好封官,可后来部队拉不出去投靠日寇了却封了个津南六县剿共挺进总司令。日寇的态度判若两人是何道理?其实邢仁甫投靠日寇的轨迹很明确:1943年6月30日,大赵村惨案爆发。7月,散发《告边区同胞书》。10月邢仁甫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经天津南下洛阳,投靠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被委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员"。1944年,他投靠日寇,撰写了《效忠天皇》、《剿共灭匪计划》等叛变材料,换取了津南六县(静海、青县、沧县、南皮、盐山、庆云)"剿共"挺进总司令的职务"。由此可见,邢背叛八路军后接受国军职务在前,接受日寇职务在后,这也是他投敌的先后顺序。而他日寇投降后又成为国民党专员兼保安司令就颇让人玩味了。
      前面说了,邢十月份经天津,已经是那段时间第二次去天津了。第一次去津投日是大约八月份,九月份就回来了。可以查看周贯五相关回忆文章。

      2017/12/27 19:47:43
      左箭头-小图标

      ......
      16楼 19805173
      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

      =====================================================================================

      马先生如果邢真的已经投靠了日寇为什么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呢?既然邢都和日寇说好了,日寇都来接应了,那既然能跑出去投国军甚至回家种地怎么就不集体投靠日寇呢?而且日寇来接应的话,用沉船阻塞巷道就能奏效?日寇还是有一定海军力量的。阻塞巷道的真实目的恐怕不是阻止鬼子接应,而是阻止刑部集体出逃。

      18楼 马一戈
      邢八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投靠日寇了。更详细的去那个帖子里找答案去。
      20楼 19805173
      其实判断邢是投国还是投日很好判断,是看他先接受国民党的官职还是先接受日寇的官职,搞清楚这一点,答案就一目了然了。
      21楼 马一戈
      这段不用你猜测。鬼子问邢能拉过来多少人时,邢为了给自己充面子好讨要个好价码,吹牛说五千人。结果没想到日本人不傻,一定要邢把部队拉过来,点编后再说给什么官衔的事儿。这就是邢回到望子岛后,想尽力多拉些人过去的原因。邢投日这段,在黄骅市档案馆等处馆藏党史材料中有,铁板钉钉的事儿,翻不了案。
      23楼 19805173
      这段您的猜测更罔顾事实啊,难道当时日寇接应邢部的船队几艘堵塞巷道的沉船就能办到?1944年日寇在中国几艘炮舰还是有的,难道八路军有对抗的手段?至于您提到黄骅市档案馆有资料,那按照谁提出谁举证原则,请把相关党史材料贴出来可以么。
      邢仁甫八月左右即已投日的材料,谨举一例:《关于刘永生的材料》,见河北省黄骅市档案馆藏党史征委会全宗1960年5月永久7号卷第53、54页。线索给你了,能不能让你看,允许不允许你复制,看你够不够资格。但该材料中邢要求日军立即解除对邢的围攻,尽快给予名分,指定地点接受改编的内容大意,是经过有权查看的单位查阅后公开发布的。这对认定邢的叛变投日行为已经足够了。

      2017/12/27 19:44:52
      左箭头-小图标

      ......
      15楼 马一戈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16楼 19805173
      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

      =====================================================================================

      马先生如果邢真的已经投靠了日寇为什么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呢?既然邢都和日寇说好了,日寇都来接应了,那既然能跑出去投国军甚至回家种地怎么就不集体投靠日寇呢?而且日寇来接应的话,用沉船阻塞巷道就能奏效?日寇还是有一定海军力量的。阻塞巷道的真实目的恐怕不是阻止鬼子接应,而是阻止刑部集体出逃。

      18楼 马一戈
      邢八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投靠日寇了。更详细的去那个帖子里找答案去。
      20楼 19805173
      其实判断邢是投国还是投日很好判断,是看他先接受国民党的官职还是先接受日寇的官职,搞清楚这一点,答案就一目了然了。
      21楼 马一戈
      这段不用你猜测。鬼子问邢能拉过来多少人时,邢为了给自己充面子好讨要个好价码,吹牛说五千人。结果没想到日本人不傻,一定要邢把部队拉过来,点编后再说给什么官衔的事儿。这就是邢回到望子岛后,想尽力多拉些人过去的原因。邢投日这段,在黄骅市档案馆等处馆藏党史材料中有,铁板钉钉的事儿,翻不了案。
      那不就又自相矛盾了,一开始有部队的时候去投靠日寇却非要拉部队才好封官,可后来部队拉不出去投靠日寇了却封了个津南六县剿共挺进总司令。日寇的态度判若两人是何道理?其实邢仁甫投靠日寇的轨迹很明确:1943年6月30日,大赵村惨案爆发。7月,散发《告边区同胞书》。10月邢仁甫带着老婆和几个亲信经天津南下洛阳,投靠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被委为"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员"。1944年,他投靠日寇,撰写了《效忠天皇》、《剿共灭匪计划》等叛变材料,换取了津南六县(静海、青县、沧县、南皮、盐山、庆云)"剿共"挺进总司令的职务"。由此可见,邢背叛八路军后接受国军职务在前,接受日寇职务在后,这也是他投敌的先后顺序。而他日寇投降后又成为国民党专员兼保安司令就颇让人玩味了。

      2017/12/27 19:10:07
      左箭头-小图标

      ......
      15楼 马一戈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16楼 19805173
      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

      =====================================================================================

      马先生如果邢真的已经投靠了日寇为什么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呢?既然邢都和日寇说好了,日寇都来接应了,那既然能跑出去投国军甚至回家种地怎么就不集体投靠日寇呢?而且日寇来接应的话,用沉船阻塞巷道就能奏效?日寇还是有一定海军力量的。阻塞巷道的真实目的恐怕不是阻止鬼子接应,而是阻止刑部集体出逃。

      18楼 马一戈
      邢八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投靠日寇了。更详细的去那个帖子里找答案去。
      20楼 19805173
      其实判断邢是投国还是投日很好判断,是看他先接受国民党的官职还是先接受日寇的官职,搞清楚这一点,答案就一目了然了。
      21楼 马一戈
      这段不用你猜测。鬼子问邢能拉过来多少人时,邢为了给自己充面子好讨要个好价码,吹牛说五千人。结果没想到日本人不傻,一定要邢把部队拉过来,点编后再说给什么官衔的事儿。这就是邢回到望子岛后,想尽力多拉些人过去的原因。邢投日这段,在黄骅市档案馆等处馆藏党史材料中有,铁板钉钉的事儿,翻不了案。
      这段您的猜测更罔顾事实啊,难道当时日寇接应邢部的船队几艘堵塞巷道的沉船就能办到?1944年日寇在中国几艘炮舰还是有的,难道八路军有对抗的手段?至于您提到黄骅市档案馆有资料,那按照谁提出谁举证原则,请把相关党史材料贴出来可以么。

      2017/12/27 18:55:1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635849
      • 工分:518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14楼 19805173
      呵呵,马先生,在下用您以前自己的一段回帖来说事吧:邢仁甫的叛变,并不是有计划的预谋实施,而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并获得了比较高的职务后,个人权利膨化,贪图享乐的结果。开始是争权夺利并嫁祸他人,以为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利;8月中旬事败后也没有立即拉队伍投敌,而是仍然以八路军的名义活动,“另开创一个局面”(8月30日,冀鲁边区战时行政委员会发出布告。鉴于邢仁甫叛变后,捕杀抗日干部,扰乱海上治安,仍以八路军抗战的名义向沿海各村及新海等地索要给养等情况,边区行委发出布告,在全区张贴,揭露邢仁甫等人的罪行,要求全区党政军民与其划清界限,坚持斗争,直至反邢斗争取得最后胜利)。

      在“反邢斗争”的强大攻势下,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邢本人辗转到10月才跑到洛阳投奔了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虽然邢把冀鲁边区党政军力量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了蒋作为投名状,但蒋根本没把他正经当根菜,“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的虚衔就把他打发走了。邢无奈,跑到天津投了日。

      15楼 马一戈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16楼 19805173
      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

      =====================================================================================

      马先生如果邢真的已经投靠了日寇为什么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呢?既然邢都和日寇说好了,日寇都来接应了,那既然能跑出去投国军甚至回家种地怎么就不集体投靠日寇呢?而且日寇来接应的话,用沉船阻塞巷道就能奏效?日寇还是有一定海军力量的。阻塞巷道的真实目的恐怕不是阻止鬼子接应,而是阻止刑部集体出逃。

      18楼 马一戈
      邢八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投靠日寇了。更详细的去那个帖子里找答案去。
      19楼 19805173
      您那8,9月份投靠日寇根本就是您的推测,做不得数也并非事实,在下倒觉得更有可能是邢去天津寻找他老婆的干妈牵线搭桥,然后回望子岛联络部属准备集体投向国民党,但是由于反邢斗争的开展,以及阻塞巷道等一系列措施使得他无法拉部队走,所以才通过去面见蒋鼎文的方式投靠,否则他的部下也不会做鸟兽散时部分投国军部分投日寇了,既然早就谈好了,一起出逃也该是集体投靠日寇才对么。至于阻塞巷道阻止日寇接应云云就更是罔顾事实,难道几艘沉船就能挡住日寇的近海舰艇和舰炮?中共啥时候有强大的岸炮部队配合沉船阻塞巷道来阻击日寇海军舰艇了?
      邢八九月份那段时间其实是去了两趟天津。第一趟就是去投日的,这个有档案馆材料作为证据。第二趟是九月份“混不下去”又拉不走队伍不好向日本人交差时去的,几经周折找的二刘拉上关系,这才跑到洛阳。第二次去天津的时间,按某党史网的说法是9月3号邢向115师朱罗黎肖发了个电报称病后去的,但周贯五的回忆是九月中旬傅炳翰上岛拉回大半部队时邢才回岛,陈二虎的说法是之前邢已离岛个把月,按周贯五的回忆文章,邢第二次离岛最早也是九月中旬后半段,这里有一处矛盾。但邢第二次去天津是九月份,此前邢已投日无疑问。

      至于沉船阻塞航道,只是冀鲁边区反邢斗争的一部分,阻塞的也不是海上航道,而是河道。日本人对邢是有戒心的,不会让邢把大队人马直接从海上拉到天津。

      2017/12/27 2:33:42
      左箭头-小图标

      ......
      14楼 19805173
      呵呵,马先生,在下用您以前自己的一段回帖来说事吧:邢仁甫的叛变,并不是有计划的预谋实施,而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并获得了比较高的职务后,个人权利膨化,贪图享乐的结果。开始是争权夺利并嫁祸他人,以为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利;8月中旬事败后也没有立即拉队伍投敌,而是仍然以八路军的名义活动,“另开创一个局面”(8月30日,冀鲁边区战时行政委员会发出布告。鉴于邢仁甫叛变后,捕杀抗日干部,扰乱海上治安,仍以八路军抗战的名义向沿海各村及新海等地索要给养等情况,边区行委发出布告,在全区张贴,揭露邢仁甫等人的罪行,要求全区党政军民与其划清界限,坚持斗争,直至反邢斗争取得最后胜利)。

      在“反邢斗争”的强大攻势下,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邢本人辗转到10月才跑到洛阳投奔了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虽然邢把冀鲁边区党政军力量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了蒋作为投名状,但蒋根本没把他正经当根菜,“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的虚衔就把他打发走了。邢无奈,跑到天津投了日。

      15楼 马一戈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16楼 19805173
      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

      =====================================================================================

      马先生如果邢真的已经投靠了日寇为什么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呢?既然邢都和日寇说好了,日寇都来接应了,那既然能跑出去投国军甚至回家种地怎么就不集体投靠日寇呢?而且日寇来接应的话,用沉船阻塞巷道就能奏效?日寇还是有一定海军力量的。阻塞巷道的真实目的恐怕不是阻止鬼子接应,而是阻止刑部集体出逃。

      18楼 马一戈
      邢八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投靠日寇了。更详细的去那个帖子里找答案去。
      20楼 19805173
      其实判断邢是投国还是投日很好判断,是看他先接受国民党的官职还是先接受日寇的官职,搞清楚这一点,答案就一目了然了。
      这段不用你猜测。鬼子问邢能拉过来多少人时,邢为了给自己充面子好讨要个好价码,吹牛说五千人。结果没想到日本人不傻,一定要邢把部队拉过来,点编后再说给什么官衔的事儿。这就是邢回到望子岛后,想尽力多拉些人过去的原因。邢投日这段,在黄骅市档案馆等处馆藏党史材料中有,铁板钉钉的事儿,翻不了案。

      2017/12/27 2:14:46
      左箭头-小图标

      ......
      13楼 马一戈
      看完再说话。 看看邢是啥时候投的日寇,啥时候又到了蒋鼎文那里。再不清楚去那个帖子里讨论,那里说的比较明白,免得来回粘贴复制,啰嗦。
      14楼 19805173
      呵呵,马先生,在下用您以前自己的一段回帖来说事吧:邢仁甫的叛变,并不是有计划的预谋实施,而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并获得了比较高的职务后,个人权利膨化,贪图享乐的结果。开始是争权夺利并嫁祸他人,以为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利;8月中旬事败后也没有立即拉队伍投敌,而是仍然以八路军的名义活动,“另开创一个局面”(8月30日,冀鲁边区战时行政委员会发出布告。鉴于邢仁甫叛变后,捕杀抗日干部,扰乱海上治安,仍以八路军抗战的名义向沿海各村及新海等地索要给养等情况,边区行委发出布告,在全区张贴,揭露邢仁甫等人的罪行,要求全区党政军民与其划清界限,坚持斗争,直至反邢斗争取得最后胜利)。

      在“反邢斗争”的强大攻势下,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邢本人辗转到10月才跑到洛阳投奔了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虽然邢把冀鲁边区党政军力量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了蒋作为投名状,但蒋根本没把他正经当根菜,“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的虚衔就把他打发走了。邢无奈,跑到天津投了日。

      15楼 马一戈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16楼 19805173
      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

      =====================================================================================

      马先生如果邢真的已经投靠了日寇为什么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呢?既然邢都和日寇说好了,日寇都来接应了,那既然能跑出去投国军甚至回家种地怎么就不集体投靠日寇呢?而且日寇来接应的话,用沉船阻塞巷道就能奏效?日寇还是有一定海军力量的。阻塞巷道的真实目的恐怕不是阻止鬼子接应,而是阻止刑部集体出逃。

      18楼 马一戈
      邢八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投靠日寇了。更详细的去那个帖子里找答案去。
      其实判断邢是投国还是投日很好判断,是看他先接受国民党的官职还是先接受日寇的官职,搞清楚这一点,答案就一目了然了。

      2017/12/27 1:04:48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943768
      • 工分:500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13楼 马一戈
      看完再说话。 看看邢是啥时候投的日寇,啥时候又到了蒋鼎文那里。再不清楚去那个帖子里讨论,那里说的比较明白,免得来回粘贴复制,啰嗦。
      14楼 19805173
      呵呵,马先生,在下用您以前自己的一段回帖来说事吧:邢仁甫的叛变,并不是有计划的预谋实施,而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并获得了比较高的职务后,个人权利膨化,贪图享乐的结果。开始是争权夺利并嫁祸他人,以为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利;8月中旬事败后也没有立即拉队伍投敌,而是仍然以八路军的名义活动,“另开创一个局面”(8月30日,冀鲁边区战时行政委员会发出布告。鉴于邢仁甫叛变后,捕杀抗日干部,扰乱海上治安,仍以八路军抗战的名义向沿海各村及新海等地索要给养等情况,边区行委发出布告,在全区张贴,揭露邢仁甫等人的罪行,要求全区党政军民与其划清界限,坚持斗争,直至反邢斗争取得最后胜利)。

      在“反邢斗争”的强大攻势下,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邢本人辗转到10月才跑到洛阳投奔了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虽然邢把冀鲁边区党政军力量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了蒋作为投名状,但蒋根本没把他正经当根菜,“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的虚衔就把他打发走了。邢无奈,跑到天津投了日。

      15楼 马一戈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16楼 19805173
      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

      =====================================================================================

      马先生如果邢真的已经投靠了日寇为什么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呢?既然邢都和日寇说好了,日寇都来接应了,那既然能跑出去投国军甚至回家种地怎么就不集体投靠日寇呢?而且日寇来接应的话,用沉船阻塞巷道就能奏效?日寇还是有一定海军力量的。阻塞巷道的真实目的恐怕不是阻止鬼子接应,而是阻止刑部集体出逃。

      18楼 马一戈
      邢八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投靠日寇了。更详细的去那个帖子里找答案去。
      您那8,9月份投靠日寇根本就是您的推测,做不得数也并非事实,在下倒觉得更有可能是邢去天津寻找他老婆的干妈牵线搭桥,然后回望子岛联络部属准备集体投向国民党,但是由于反邢斗争的开展,以及阻塞巷道等一系列措施使得他无法拉部队走,所以才通过去面见蒋鼎文的方式投靠,否则他的部下也不会做鸟兽散时部分投国军部分投日寇了,既然早就谈好了,一起出逃也该是集体投靠日寇才对么。至于阻塞巷道阻止日寇接应云云就更是罔顾事实,难道几艘沉船就能挡住日寇的近海舰艇和舰炮?中共啥时候有强大的岸炮部队配合沉船阻塞巷道来阻击日寇海军舰艇了?

      2017/12/27 1:00:59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13楼 马一戈
      看完再说话。 看看邢是啥时候投的日寇,啥时候又到了蒋鼎文那里。再不清楚去那个帖子里讨论,那里说的比较明白,免得来回粘贴复制,啰嗦。
      14楼 19805173
      呵呵,马先生,在下用您以前自己的一段回帖来说事吧:邢仁甫的叛变,并不是有计划的预谋实施,而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并获得了比较高的职务后,个人权利膨化,贪图享乐的结果。开始是争权夺利并嫁祸他人,以为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利;8月中旬事败后也没有立即拉队伍投敌,而是仍然以八路军的名义活动,“另开创一个局面”(8月30日,冀鲁边区战时行政委员会发出布告。鉴于邢仁甫叛变后,捕杀抗日干部,扰乱海上治安,仍以八路军抗战的名义向沿海各村及新海等地索要给养等情况,边区行委发出布告,在全区张贴,揭露邢仁甫等人的罪行,要求全区党政军民与其划清界限,坚持斗争,直至反邢斗争取得最后胜利)。

      在“反邢斗争”的强大攻势下,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邢本人辗转到10月才跑到洛阳投奔了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虽然邢把冀鲁边区党政军力量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了蒋作为投名状,但蒋根本没把他正经当根菜,“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的虚衔就把他打发走了。邢无奈,跑到天津投了日。

      15楼 马一戈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16楼 19805173
      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

      =====================================================================================

      马先生如果邢真的已经投靠了日寇为什么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呢?既然邢都和日寇说好了,日寇都来接应了,那既然能跑出去投国军甚至回家种地怎么就不集体投靠日寇呢?而且日寇来接应的话,用沉船阻塞巷道就能奏效?日寇还是有一定海军力量的。阻塞巷道的真实目的恐怕不是阻止鬼子接应,而是阻止刑部集体出逃。

      邢八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投靠日寇了。更详细的去那个帖子里找答案去。

      2017/12/27 0:24:36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13楼 马一戈
      看完再说话。 看看邢是啥时候投的日寇,啥时候又到了蒋鼎文那里。再不清楚去那个帖子里讨论,那里说的比较明白,免得来回粘贴复制,啰嗦。
      14楼 19805173
      呵呵,马先生,在下用您以前自己的一段回帖来说事吧:邢仁甫的叛变,并不是有计划的预谋实施,而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并获得了比较高的职务后,个人权利膨化,贪图享乐的结果。开始是争权夺利并嫁祸他人,以为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利;8月中旬事败后也没有立即拉队伍投敌,而是仍然以八路军的名义活动,“另开创一个局面”(8月30日,冀鲁边区战时行政委员会发出布告。鉴于邢仁甫叛变后,捕杀抗日干部,扰乱海上治安,仍以八路军抗战的名义向沿海各村及新海等地索要给养等情况,边区行委发出布告,在全区张贴,揭露邢仁甫等人的罪行,要求全区党政军民与其划清界限,坚持斗争,直至反邢斗争取得最后胜利)。

      在“反邢斗争”的强大攻势下,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邢本人辗转到10月才跑到洛阳投奔了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虽然邢把冀鲁边区党政军力量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了蒋作为投名状,但蒋根本没把他正经当根菜,“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的虚衔就把他打发走了。邢无奈,跑到天津投了日。

      15楼 马一戈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邢本人辗转到10月才跑到洛阳投奔了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虽然邢把冀鲁边区党政军力量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了蒋作为投名状,但蒋根本没把他正经当根菜,“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的虚衔就把他打发走了。邢无奈,跑到天津投了日。

      =====================================================================================

      马先生这是您的原话,在下一字未改,您这是在指责您自己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么?其实您早有结论,怎么又开始自扇耳光了?

      2017/12/27 0:11:49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943768
      • 工分:500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13楼 马一戈
      看完再说话。 看看邢是啥时候投的日寇,啥时候又到了蒋鼎文那里。再不清楚去那个帖子里讨论,那里说的比较明白,免得来回粘贴复制,啰嗦。
      14楼 19805173
      呵呵,马先生,在下用您以前自己的一段回帖来说事吧:邢仁甫的叛变,并不是有计划的预谋实施,而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并获得了比较高的职务后,个人权利膨化,贪图享乐的结果。开始是争权夺利并嫁祸他人,以为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利;8月中旬事败后也没有立即拉队伍投敌,而是仍然以八路军的名义活动,“另开创一个局面”(8月30日,冀鲁边区战时行政委员会发出布告。鉴于邢仁甫叛变后,捕杀抗日干部,扰乱海上治安,仍以八路军抗战的名义向沿海各村及新海等地索要给养等情况,边区行委发出布告,在全区张贴,揭露邢仁甫等人的罪行,要求全区党政军民与其划清界限,坚持斗争,直至反邢斗争取得最后胜利)。

      在“反邢斗争”的强大攻势下,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邢本人辗转到10月才跑到洛阳投奔了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虽然邢把冀鲁边区党政军力量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了蒋作为投名状,但蒋根本没把他正经当根菜,“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的虚衔就把他打发走了。邢无奈,跑到天津投了日。

      15楼 马一戈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

      =====================================================================================

      马先生如果邢真的已经投靠了日寇为什么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呢?既然邢都和日寇说好了,日寇都来接应了,那既然能跑出去投国军甚至回家种地怎么就不集体投靠日寇呢?而且日寇来接应的话,用沉船阻塞巷道就能奏效?日寇还是有一定海军力量的。阻塞巷道的真实目的恐怕不是阻止鬼子接应,而是阻止刑部集体出逃。

      2017/12/27 0:09:13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13楼 马一戈
      看完再说话。 看看邢是啥时候投的日寇,啥时候又到了蒋鼎文那里。再不清楚去那个帖子里讨论,那里说的比较明白,免得来回粘贴复制,啰嗦。
      14楼 19805173
      呵呵,马先生,在下用您以前自己的一段回帖来说事吧:邢仁甫的叛变,并不是有计划的预谋实施,而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并获得了比较高的职务后,个人权利膨化,贪图享乐的结果。开始是争权夺利并嫁祸他人,以为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利;8月中旬事败后也没有立即拉队伍投敌,而是仍然以八路军的名义活动,“另开创一个局面”(8月30日,冀鲁边区战时行政委员会发出布告。鉴于邢仁甫叛变后,捕杀抗日干部,扰乱海上治安,仍以八路军抗战的名义向沿海各村及新海等地索要给养等情况,边区行委发出布告,在全区张贴,揭露邢仁甫等人的罪行,要求全区党政军民与其划清界限,坚持斗争,直至反邢斗争取得最后胜利)。

      在“反邢斗争”的强大攻势下,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邢本人辗转到10月才跑到洛阳投奔了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虽然邢把冀鲁边区党政军力量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了蒋作为投名状,但蒋根本没把他正经当根菜,“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的虚衔就把他打发走了。邢无奈,跑到天津投了日。

      邢投蒋鼎文,是十月份,这个时间点毫无问题。

      而在之前呢?最晚八月份邢就跑到天津鬼子那里叛变了。这方面相关文章资料很多,如鬼子要点编接收邢吹的“五千人”,边区采取沉船阻塞巷道等办法阻止鬼子接应邢部等,都是在八九月份。一些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的回忆文章也可以看出,早在邢跑到洛阳投蒋鼎文之前,八路这边早就给邢定性为叛徒了。叛变投的谁?不言自明。

      把握住关键时间点,看明白事情本质就很容易。反之,一团浆糊搅来搅去也搅不出个豆儿来。

      2017/12/26 21:01:30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943768
      • 工分:500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13楼 马一戈
      看完再说话。 看看邢是啥时候投的日寇,啥时候又到了蒋鼎文那里。再不清楚去那个帖子里讨论,那里说的比较明白,免得来回粘贴复制,啰嗦。
      呵呵,马先生,在下用您以前自己的一段回帖来说事吧:邢仁甫的叛变,并不是有计划的预谋实施,而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并获得了比较高的职务后,个人权利膨化,贪图享乐的结果。开始是争权夺利并嫁祸他人,以为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利;8月中旬事败后也没有立即拉队伍投敌,而是仍然以八路军的名义活动,“另开创一个局面”(8月30日,冀鲁边区战时行政委员会发出布告。鉴于邢仁甫叛变后,捕杀抗日干部,扰乱海上治安,仍以八路军抗战的名义向沿海各村及新海等地索要给养等情况,边区行委发出布告,在全区张贴,揭露邢仁甫等人的罪行,要求全区党政军民与其划清界限,坚持斗争,直至反邢斗争取得最后胜利)。

      在“反邢斗争”的强大攻势下,邢及其部下,除了被裹挟的一部分经说服回到边区外,剩下的“八路”的帽子是戴不成了,得找个新老板投靠。于是直接投日伪的有之,投在敌后坚持的国军的有之(如特务团团长陈子芳也就是前海匪头子陈二虎、军分区司令员杨铮侯等,投奔无棣的国军,结果进门就被打死),回家种田的当然也有之。邢本人辗转到10月才跑到洛阳投奔了国民党中原战区司令蒋鼎文,虽然邢把冀鲁边区党政军力量等秘密,写成书面材料交给了蒋作为投名状,但蒋根本没把他正经当根菜,“挺进第一纵队司令”、“津浦北段策反专员”的虚衔就把他打发走了。邢无奈,跑到天津投了日。

      2017/12/26 20:20:45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看完再说话。 看看邢是啥时候投的日寇,啥时候又到了蒋鼎文那里。再不清楚去那个帖子里讨论,那里说的比较明白,免得来回粘贴复制,啰嗦。

      2017/12/26 19:20:31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自然5
      文不对题
      孩子,是戳到了你的痛处,才令你乱喷的吧?

      2017/12/26 10:31:58
      左箭头-小图标

      因为邢仁甫本来就是投的日寇,这跟是不是“粪”、是什么“粪”无关。

      几年前的一个帖子了,曾经扒了一下那段“故事”,有兴趣可以看看:

      http://bbs.tiexue.net/post_8441561_1.html

      2017/12/15 20:54:20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7542602
      • 工分:15198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世界公民臺灣27
      它们不这样做,CIA,台湾政战局怎么发津贴
      4楼 我是太阳星
      就这样一个八路军将领投降了国军,成为纵队司令,在抗战时期应该不算投敌吧?可为何蒋粪们说他投敌呢?难道蒋匪在他们眼里成了跟日伪一样的敌人?这不是他们一贯的立场啊!至于国军纵队司令、策反专员 邢投降日寇时,就跟八路军无关了,应该属于蒋匪军投敌!
      投降了国军,成为纵队司令. 更加可恶!!!

      2017/12/15 20:33:19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7542602
      • 工分:15198
      左箭头-小图标

      文不对题

      2017/12/12 8:39:37
      左箭头-小图标

      你是说蒋系匪军邢某叛国投敌是垃圾么?

      2017/12/11 10:29:20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

      2017/12/10 19:36:41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世界公民臺灣27
      它们不这样做,CIA,台湾政战局怎么发津贴
      就这样一个八路军将领投降了国军,成为纵队司令,在抗战时期应该不算投敌吧?可为何蒋粪们说他投敌呢?难道蒋匪在他们眼里成了跟日伪一样的敌人?这不是他们一贯的立场啊!至于国军纵队司令、策反专员 邢投降日寇时,就跟八路军无关了,应该属于蒋匪军投敌!

      2017/12/8 13:48:16
      左箭头-小图标

      它们不这样做,CIA,台湾政战局怎么发津贴

      2017/12/8 11:15:16
      左箭头-小图标

      有反共蒋粪,把邢投奔蒋匪军称为叛变投敌,看来,蒋粪们把自己膜拜的蒋公公视为了敌人。

      2017/12/8 11:08:4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75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邢仁甫叛变投降国军,为何被蒋粪们歪曲为投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