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李奇微——彭德怀戎马一生中遇到的最难对付的将军

共 2046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383994
  • 工分:1530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李奇微——彭德怀戎马一生中遇到的最难对付的将军

马修·邦克·李奇微(Matthew Bunker Ridgway,1895年3月3日-1993年7月26日),美国陆军四星上将。李奇微将军生于维吉尼亚州门罗堡,1917年毕业于西点军校,被授予陆军少尉军衔。李奇微军事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任命是在1950年,他接过了第8集团军的指挥权,并在1951年成为了联合国军总司令,1955年6月退役。

朝鲜战争爆发时,美军总司令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1880年1月26日-1964年4月5日),李奇微是其手下的一名将军。麦克阿瑟是西点军校最杰出的毕业生之一,母校为他建立了一座铜像,以示纪念。麦克阿瑟擅长正规战,曾打得日本人丢盔卸甲。然而用正规战的方法来对付中国的志愿军,却收效甚微,以至美军一败二败连三败,从鸭绿江一直退到三七线,连首都汉城都二次丢给志愿军。为此麦克阿瑟与李奇微发生激烈意见冲突。

李奇微指出,中国军队不按常规出牌,我们也不应该按常规出牌。志愿军擅长运动战,擅长长途偷袭,这种作战方式不符常规。大部队深入敌后作战,没有后方供应,非常危险,但同时又有极大的偷袭效应。志愿军非常聪明,我们完全不可能预计志愿军将在何时何地出现,因此必须假定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有可能出现志愿军的长途偷袭部队。李奇微发明了一套专门对付志愿军的作战方法,并获得了极大的效果。

1951年初,李奇微将军的第八集团军一部突然遭到从天而降的志愿军的包围,李奇微下令不准突围,而是把所有军队集中在在一个狭窄的地区,令所有的轻重机枪围成一圈,分成两组,整夜不停地轮番对外盲目射击。这种射击虽然打不着志愿军士兵,却使得志愿军无法组织进攻。经一整夜的射击,消耗的弹药数以吨记,到天亮时,射击的烈度终于渐渐地缓慢了。志愿军正准备发动进攻,天上出现了几架美军轰炸机,对着志愿军阵地狂轰滥炸,又弄得志愿军无法组织进攻。一架飞机还没有走,下一架飞机又来了,如此一架接一架,一直到天黑。在持续轰炸志愿军阵地的同时,数架运输机向美军阵地空投了大批粮食、弹药、医药。天黑之后,美军又开始用轻重机枪向外盲目射击。就这样双方僵持了三五天之久,使得志愿军完全丧失了偷袭的力量,被迫撤退,一无所获。

李奇微的这种作战方法不符合常规,军队过度密集,很容易遭到敌方的飞机或大炮轰炸,但李奇微指出,长途偷袭的志愿军没有重武器,不必墨守成规。此后又加了一条新的经验,长途偷袭的志愿军没有后勤供应,随身携带的粮食弹药不会超过一个星期,只要被围的美军在空中支援下能坚守一星期,志愿军必定撤退。一旦发现敌军撤退,美军必须立即出击,拖住敌军的后腿。此法极为有效,1951年5月底志愿军发动第5次战役,60军长途偷袭美军后方未遂,被美军拖住后腿。60军180师被美军围歼,损失八千余人,而据美军报道,60军全军覆没,歼灭志愿军三万五千余人。这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发动的最后一次进攻,此后志愿军惯用的运动战偃旗息鼓,而逐渐转为阵地战。李奇微率领美军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从三七线逐渐打回三八线,直到双方停战。

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后来曾说,李奇微将军是他戎马一生中遇到的最难对付的将军。

      打赏
      收藏文本
      103
      0
      2017/11/13 18:25:57

      热门回复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53199
      • 工分:69936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几乎代差的装备,打了个平手...这种人,由什么资格称作对手?

      2017/11/13 18:34:2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26楼 皇家老马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不是吧,下象棋双方都是旗鼓相当,车马炮士象卒,但是朝鲜战场中美装备可距离旗鼓相当差太多了。谁能用一半棋子和对方下平局,这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5 15:47:34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7266 / 排名:50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原帖已被删除
      41楼 独立的思考着
      麦克阿瑟在第2次战役前公布美军兵力行军部署

      以上一排红字是一个视频,请把你的小箭嘴移到上面红字,再一按,视频就跳出来了

      45楼 plazcl2005
      志愿军刚刚入朝时是隐蔽入朝,麦克阿瑟狂妄自大,把进攻路线当成新闻稿发了出去,志愿军由此掌握了美军的动向。但第一次战役只是一次双方的试探性战役。而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二次战役过程中,麦克阿瑟是否还广播行军路线了那?另外你说李奇微接手后,彭总就没占过便宜。李奇微接手时是1951年4月,当时也是第五次战役发起的时间。志愿军是受到损失比较大,但属于有冒进思想,但战略目标也是达到了。中美自此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怎么能单纯的说志愿军打败了那?就是在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期间,上甘岭战役美军可曾占到便宜?到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都换上了大量的苏式武器,坦克部队和空军也都参战了,炮兵也大大加强。当时志愿军已经可以进行攻坚战了,可以在美军正面防线上拿下阵地了。当时已经准备发起第六次战役,后来朝鲜达成谈判协议,第六次战役才未发起。怎么能说,你李奇微就是比彭总技高一筹?我说过,如果比作两个棋手,彭总当时的主力棋子只有李奇微的一半,但就是这样,双方下成平局,你说谁水平高?如果把李奇微和彭总对调以下,你认为谁会赢?
      4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兄弟你搞错了。李奇威是1950年来朝指挥第8军与第10军。虽然麦克阿瑟仍是联军总司令,但真正的指挥权已交给李奇威。

      所以在第4次战役的邸平里战斗中,志愿军以5000人伤亡还联军400。人伤亡。军长温玉成要求彭总撤退。第5次战役就更不要说了。

      李奇威敬重彭总,但这不能说在李奇威面前容易讨到便宜。

      上甘岭时,李已被调走。上甘岭志愿军坑道作战是由鲜血学来的,并告诉美军:我打不过去,你也打不过来。

      百度百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

      志愿军能打到这个程度,已经是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了。要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二战横扫德日法西斯最强军事力量的美国胜利之师,而仅仅在几年前,中国还是对日本毫无招架之力的贫弱之国,这种巨大的转变令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惊愕不已。抗美援朝战争是1840年以来中国第一次真正制止了全面败退的颓势,第一次在境外维护本国的国家安全和民族尊严。毛泽东真正地履行了他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所作出的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从此中华民族真正重拾民族尊严,不再被外人所轻视。这个意义绝不是一个战争所能涵盖得了的。

      2017/11/18 20:19:47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李奇微有那么好的武器装备和后勤保障,也没有能够挽回朝鲜战场的局势,充其量也是个二流将军,如果在同等武器装备条件下,三五个李奇微都不是彭大元帅的对手。

      2017/11/17 10:42:4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麦克尔曾说中国军队是一群乞丐组成的,对于当时的美军来说;当时的中国军队完全是一群乞丐的装备水平。海陆空三军联合作战的美国军队却跟一个装备像乞丐的志愿军打成僵局,你说谁输谁赢?

      2017/11/14 21:20:1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原帖已被删除
      应该v这么算,车应该算坦克,这个后期有点,但没制空权基本不敢大规模集结。炮兵也有,但即使后期的数量也不及美军一半,空军算飞马吧,也有点,开始是零,后期也和美军比聊胜于无,老美光被击落的飞机就上万架,怎么比?另外海军是零。就是卒子比老美多点!就这仗和老美打成僵持,谁是高手就不用说了吧!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7 14:27:10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0013930
      • 工分:940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22楼 独立的思考着
      其实,麦克阿瑟的军事造脂有限。但他资格很老,1926 年就担任美国陆军参谋总长,后因镇压一战老兵被罗斯福去职,最后混了个驻菲律宾总司令的位子。

      他二战表现也普通,而美军打败日本的关键人物是尼米兹,

      麦克阿瑟表演欲太强:朝鲜第2次战役前,麦帅不知道中国已参战,居然当着全世界媒体之前,讲出美军向北朝鲜推进的番号,兵力以及行军路线,愚蠢之极。结果被彭德怀钻了空子,把麦克阿瑟打的错手不及。

      但在麦帅被炒之后,李奇威(Ridgeway)来接替代领美军,彭总就再也占不到便宜。到底,美军的工科技是很难对付的。

      自己真真的独立″思考"一下好吗?你的″思考"真不能真正的实事求是吗?是真驴还是假驴拉出来.″溜溜″啊?.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5 22:13:52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这个就是被袁公知、石公知吹上天的美国神将吧,好像国内地位也怎样吧

      2017/11/15 8:20:23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66516 / 排名:182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彭老总能率领志愿军从鸭绿江一直打到三七线,可李奇微呢,这么能干的美国将军怎么打不回鸭绿江去?

      有的人香臭不分,被删了号还对以往的臭名念念不忘,这种执念被称为魔。心魔不除,早晚把自己纠结死!

      2017/11/15 21:48:04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7266 / 排名:508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如果志愿军有美军的一半装备,再较量一番呢,不对等的较量,等于是冷兵器对付现代战争,还希望能怎样,先烈是真正用血肉之躯在挡飞机大炮。如果起点一样,就没有韩国这个国家了。

      2017/11/18 20:22:1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彭德怀——李奇微戎马一生中遇到的最难对付的将军

      2017/12/2 12:02:4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狼浪
      以几乎代差的装备,打了个平手...这种人,由什么资格称作对手?
      平手?我军伤亡11万,击毙美军152万,联合国军240万,韩军160万,击退美军一千多公里,将美军包围在仅剩一百多平方公里的釜山,这应该叫 战胜 !

      2017/12/1 23:24:26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志愿军防御美军登陆?仁川登陆海滩上有志愿军防御?朝鲜海岸线有志愿军岸防部队?金日成会让志愿军控制朝鲜海岸?志愿军有兵力防御海岸线?你还能再扯淡些么?

      细菌将军是你封的?李奇微是战术家不是疯子,在美苏对持前沿朝鲜半岛使用细菌武器这种白痴行为李奇微会用?你当李奇微是麦克阿瑟?

      至今为止核武器实用也就是广岛长崎,除此之外还用过哪颗?在苏联背后撑腰情况下,你当美帝是傻子智商?在半岛用原子弹是什么后果美帝不知道?杜鲁门坚决只吓唬不实战才是大智慧懂吗?

      2017/12/1 10:47:2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狼浪
      以几乎代差的装备,打了个平手...这种人,由什么资格称作对手?
      78楼 19791124
      代差?中朝拥有大量苏联装备,苏联跟美国有代差?
      79楼 狼浪
      海军?细菌武器?原子弹?

      这些苏联有装备志愿军么???

      朝鲜战争用得着海军么?就算仁川登陆最多用了登陆舰

      细菌武器谁用过?谁敢用?

      别看美帝屡次叫嚣核威胁,敢用?能用?用过?

      你至少举例举出战场上用过的武器装备好么?扯这些没用的干嘛?

      2017/12/1 10:19:10
      左箭头-小图标

      ......
      74楼 amumao
      更好的条件,更好的装备,更强大的国力打成这样,真有脸?
      75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个世界没有假设。

      你身为军队的领导者,你的打法也是根据你的兵力,你的武器装备而设计的。美军打仗依靠的就是陆海空一体战。教他们不靠这些武器,美军就是一只平庸的军队,就会重演菲律宾惨败。

      76楼 amumao
      那说了半天你想证明什么观点?
      77楼 独立的思考着
      李奇威是彭总的一个强悍的对手,麦克阿瑟则是彭总的手下败将
      82楼 amumao
      基于同等条件吗?
      当然不是。但将军的才能是要靠你带什麽样的兵,拿什麽武器,你才能打什麽战法。美军是少爷兵,巧可力随便吃,怎可能像志愿军一样挨苦。

      但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2017/11/25 0:36:53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1814314
      • 工分:1096
      左箭头-小图标

      ......
      4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兄弟你搞错了。李奇威是1950年来朝指挥第8军与第10军。虽然麦克阿瑟仍是联军总司令,但真正的指挥权已交给李奇威。

      所以在第4次战役的邸平里战斗中,志愿军以5000人伤亡还联军400。人伤亡。军长温玉成要求彭总撤退。第5次战役就更不要说了。

      李奇威敬重彭总,但这不能说在李奇威面前容易讨到便宜。

      上甘岭时,李已被调走。上甘岭志愿军坑道作战是由鲜血学来的,并告诉美军:我打不过去,你也打不过来。

      百度百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

      74楼 amumao
      更好的条件,更好的装备,更强大的国力打成这样,真有脸?
      75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个世界没有假设。

      你身为军队的领导者,你的打法也是根据你的兵力,你的武器装备而设计的。美军打仗依靠的就是陆海空一体战。教他们不靠这些武器,美军就是一只平庸的军队,就会重演菲律宾惨败。

      76楼 amumao
      那说了半天你想证明什么观点?
      77楼 独立的思考着
      李奇威是彭总的一个强悍的对手,麦克阿瑟则是彭总的手下败将
      基于同等条件吗?

      2017/11/24 15:35:32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53199
      • 工分:69936
      左箭头-小图标

      ......
      4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兄弟你搞错了。李奇威是1950年来朝指挥第8军与第10军。虽然麦克阿瑟仍是联军总司令,但真正的指挥权已交给李奇威。

      所以在第4次战役的邸平里战斗中,志愿军以5000人伤亡还联军400。人伤亡。军长温玉成要求彭总撤退。第5次战役就更不要说了。

      李奇威敬重彭总,但这不能说在李奇威面前容易讨到便宜。

      上甘岭时,李已被调走。上甘岭志愿军坑道作战是由鲜血学来的,并告诉美军:我打不过去,你也打不过来。

      百度百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

      74楼 amumao
      更好的条件,更好的装备,更强大的国力打成这样,真有脸?
      75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个世界没有假设。

      你身为军队的领导者,你的打法也是根据你的兵力,你的武器装备而设计的。美军打仗依靠的就是陆海空一体战。教他们不靠这些武器,美军就是一只平庸的军队,就会重演菲律宾惨败。

      76楼 amumao
      那说了半天你想证明什么观点?
      77楼 独立的思考着
      李奇威是彭总的一个强悍的对手,麦克阿瑟则是彭总的手下败将
      同样装备,李奇微就只有被秒杀的分...

      2017/11/24 11:16:07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53199
      • 工分:69936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41楼 独立的思考着
      麦克阿瑟在第2次战役前公布美军兵力行军部署

      以上一排红字是一个视频,请把你的小箭嘴移到上面红字,再一按,视频就跳出来了

      45楼 plazcl2005
      志愿军刚刚入朝时是隐蔽入朝,麦克阿瑟狂妄自大,把进攻路线当成新闻稿发了出去,志愿军由此掌握了美军的动向。但第一次战役只是一次双方的试探性战役。而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二次战役过程中,麦克阿瑟是否还广播行军路线了那?另外你说李奇微接手后,彭总就没占过便宜。李奇微接手时是1951年4月,当时也是第五次战役发起的时间。志愿军是受到损失比较大,但属于有冒进思想,但战略目标也是达到了。中美自此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怎么能单纯的说志愿军打败了那?就是在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期间,上甘岭战役美军可曾占到便宜?到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都换上了大量的苏式武器,坦克部队和空军也都参战了,炮兵也大大加强。当时志愿军已经可以进行攻坚战了,可以在美军正面防线上拿下阵地了。当时已经准备发起第六次战役,后来朝鲜达成谈判协议,第六次战役才未发起。怎么能说,你李奇微就是比彭总技高一筹?我说过,如果比作两个棋手,彭总当时的主力棋子只有李奇微的一半,但就是这样,双方下成平局,你说谁水平高?如果把李奇微和彭总对调以下,你认为谁会赢?
      4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兄弟你搞错了。李奇威是1950年来朝指挥第8军与第10军。虽然麦克阿瑟仍是联军总司令,但真正的指挥权已交给李奇威。

      所以在第4次战役的邸平里战斗中,志愿军以5000人伤亡还联军400。人伤亡。军长温玉成要求彭总撤退。第5次战役就更不要说了。

      李奇威敬重彭总,但这不能说在李奇威面前容易讨到便宜。

      上甘岭时,李已被调走。上甘岭志愿军坑道作战是由鲜血学来的,并告诉美军:我打不过去,你也打不过来。

      百度百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

      61楼 zhangzizhong1940
      志愿军能打到这个程度,已经是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了。要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二战横扫德日法西斯最强军事力量的美国胜利之师,而仅仅在几年前,中国还是对日本毫无招架之力的贫弱之国,这种巨大的转变令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惊愕不已。抗美援朝战争是1840年以来中国第一次真正制止了全面败退的颓势,第一次在境外维护本国的国家安全和民族尊严。毛泽东真正地履行了他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所作出的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从此中华民族真正重拾民族尊严,不再被外人所轻视。这个意义绝不是一个战争所能涵盖得了的。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可以说是对黑格尔的 太阳从东方升起、落在西方的理论的在实践上的一次终结,是东方文明对西方文明的第一次翻身大胜仗。

      2017/11/24 11:14:35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53199
      • 工分:6993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狼浪
      以几乎代差的装备,打了个平手...这种人,由什么资格称作对手?
      78楼 19791124
      代差?中朝拥有大量苏联装备,苏联跟美国有代差?
      海军?细菌武器?原子弹?

      这些苏联有装备志愿军么???

      2017/11/24 11:07:10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狼浪
      以几乎代差的装备,打了个平手...这种人,由什么资格称作对手?
      代差?中朝拥有大量苏联装备,苏联跟美国有代差?

      2017/11/24 10:27:35
      左箭头-小图标

      ......
      45楼 plazcl2005
      志愿军刚刚入朝时是隐蔽入朝,麦克阿瑟狂妄自大,把进攻路线当成新闻稿发了出去,志愿军由此掌握了美军的动向。但第一次战役只是一次双方的试探性战役。而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二次战役过程中,麦克阿瑟是否还广播行军路线了那?另外你说李奇微接手后,彭总就没占过便宜。李奇微接手时是1951年4月,当时也是第五次战役发起的时间。志愿军是受到损失比较大,但属于有冒进思想,但战略目标也是达到了。中美自此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怎么能单纯的说志愿军打败了那?就是在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期间,上甘岭战役美军可曾占到便宜?到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都换上了大量的苏式武器,坦克部队和空军也都参战了,炮兵也大大加强。当时志愿军已经可以进行攻坚战了,可以在美军正面防线上拿下阵地了。当时已经准备发起第六次战役,后来朝鲜达成谈判协议,第六次战役才未发起。怎么能说,你李奇微就是比彭总技高一筹?我说过,如果比作两个棋手,彭总当时的主力棋子只有李奇微的一半,但就是这样,双方下成平局,你说谁水平高?如果把李奇微和彭总对调以下,你认为谁会赢?
      4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兄弟你搞错了。李奇威是1950年来朝指挥第8军与第10军。虽然麦克阿瑟仍是联军总司令,但真正的指挥权已交给李奇威。

      所以在第4次战役的邸平里战斗中,志愿军以5000人伤亡还联军400。人伤亡。军长温玉成要求彭总撤退。第5次战役就更不要说了。

      李奇威敬重彭总,但这不能说在李奇威面前容易讨到便宜。

      上甘岭时,李已被调走。上甘岭志愿军坑道作战是由鲜血学来的,并告诉美军:我打不过去,你也打不过来。

      百度百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

      74楼 amumao
      更好的条件,更好的装备,更强大的国力打成这样,真有脸?
      75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个世界没有假设。

      你身为军队的领导者,你的打法也是根据你的兵力,你的武器装备而设计的。美军打仗依靠的就是陆海空一体战。教他们不靠这些武器,美军就是一只平庸的军队,就会重演菲律宾惨败。

      76楼 amumao
      那说了半天你想证明什么观点?
      李奇威是彭总的一个强悍的对手,麦克阿瑟则是彭总的手下败将

      2017/11/23 17:33:14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1814314
      • 工分:1096
      左箭头-小图标

      ......
      41楼 独立的思考着
      麦克阿瑟在第2次战役前公布美军兵力行军部署

      以上一排红字是一个视频,请把你的小箭嘴移到上面红字,再一按,视频就跳出来了

      45楼 plazcl2005
      志愿军刚刚入朝时是隐蔽入朝,麦克阿瑟狂妄自大,把进攻路线当成新闻稿发了出去,志愿军由此掌握了美军的动向。但第一次战役只是一次双方的试探性战役。而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二次战役过程中,麦克阿瑟是否还广播行军路线了那?另外你说李奇微接手后,彭总就没占过便宜。李奇微接手时是1951年4月,当时也是第五次战役发起的时间。志愿军是受到损失比较大,但属于有冒进思想,但战略目标也是达到了。中美自此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怎么能单纯的说志愿军打败了那?就是在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期间,上甘岭战役美军可曾占到便宜?到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都换上了大量的苏式武器,坦克部队和空军也都参战了,炮兵也大大加强。当时志愿军已经可以进行攻坚战了,可以在美军正面防线上拿下阵地了。当时已经准备发起第六次战役,后来朝鲜达成谈判协议,第六次战役才未发起。怎么能说,你李奇微就是比彭总技高一筹?我说过,如果比作两个棋手,彭总当时的主力棋子只有李奇微的一半,但就是这样,双方下成平局,你说谁水平高?如果把李奇微和彭总对调以下,你认为谁会赢?
      4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兄弟你搞错了。李奇威是1950年来朝指挥第8军与第10军。虽然麦克阿瑟仍是联军总司令,但真正的指挥权已交给李奇威。

      所以在第4次战役的邸平里战斗中,志愿军以5000人伤亡还联军400。人伤亡。军长温玉成要求彭总撤退。第5次战役就更不要说了。

      李奇威敬重彭总,但这不能说在李奇威面前容易讨到便宜。

      上甘岭时,李已被调走。上甘岭志愿军坑道作战是由鲜血学来的,并告诉美军:我打不过去,你也打不过来。

      百度百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

      74楼 amumao
      更好的条件,更好的装备,更强大的国力打成这样,真有脸?
      75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个世界没有假设。

      你身为军队的领导者,你的打法也是根据你的兵力,你的武器装备而设计的。美军打仗依靠的就是陆海空一体战。教他们不靠这些武器,美军就是一只平庸的军队,就会重演菲律宾惨败。

      那说了半天你想证明什么观点?

      2017/11/23 17:14:06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41楼 独立的思考着
      麦克阿瑟在第2次战役前公布美军兵力行军部署

      以上一排红字是一个视频,请把你的小箭嘴移到上面红字,再一按,视频就跳出来了

      45楼 plazcl2005
      志愿军刚刚入朝时是隐蔽入朝,麦克阿瑟狂妄自大,把进攻路线当成新闻稿发了出去,志愿军由此掌握了美军的动向。但第一次战役只是一次双方的试探性战役。而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二次战役过程中,麦克阿瑟是否还广播行军路线了那?另外你说李奇微接手后,彭总就没占过便宜。李奇微接手时是1951年4月,当时也是第五次战役发起的时间。志愿军是受到损失比较大,但属于有冒进思想,但战略目标也是达到了。中美自此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怎么能单纯的说志愿军打败了那?就是在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期间,上甘岭战役美军可曾占到便宜?到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都换上了大量的苏式武器,坦克部队和空军也都参战了,炮兵也大大加强。当时志愿军已经可以进行攻坚战了,可以在美军正面防线上拿下阵地了。当时已经准备发起第六次战役,后来朝鲜达成谈判协议,第六次战役才未发起。怎么能说,你李奇微就是比彭总技高一筹?我说过,如果比作两个棋手,彭总当时的主力棋子只有李奇微的一半,但就是这样,双方下成平局,你说谁水平高?如果把李奇微和彭总对调以下,你认为谁会赢?
      4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兄弟你搞错了。李奇威是1950年来朝指挥第8军与第10军。虽然麦克阿瑟仍是联军总司令,但真正的指挥权已交给李奇威。

      所以在第4次战役的邸平里战斗中,志愿军以5000人伤亡还联军400。人伤亡。军长温玉成要求彭总撤退。第5次战役就更不要说了。

      李奇威敬重彭总,但这不能说在李奇威面前容易讨到便宜。

      上甘岭时,李已被调走。上甘岭志愿军坑道作战是由鲜血学来的,并告诉美军:我打不过去,你也打不过来。

      百度百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

      74楼 amumao
      更好的条件,更好的装备,更强大的国力打成这样,真有脸?
      这个世界没有假设。

      你身为军队的领导者,你的打法也是根据你的兵力,你的武器装备而设计的。美军打仗依靠的就是陆海空一体战。教他们不靠这些武器,美军就是一只平庸的军队,就会重演菲律宾惨败。

      2017/11/23 2:19:08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1814314
      • 工分:1096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41楼 独立的思考着
      麦克阿瑟在第2次战役前公布美军兵力行军部署

      以上一排红字是一个视频,请把你的小箭嘴移到上面红字,再一按,视频就跳出来了

      45楼 plazcl2005
      志愿军刚刚入朝时是隐蔽入朝,麦克阿瑟狂妄自大,把进攻路线当成新闻稿发了出去,志愿军由此掌握了美军的动向。但第一次战役只是一次双方的试探性战役。而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二次战役过程中,麦克阿瑟是否还广播行军路线了那?另外你说李奇微接手后,彭总就没占过便宜。李奇微接手时是1951年4月,当时也是第五次战役发起的时间。志愿军是受到损失比较大,但属于有冒进思想,但战略目标也是达到了。中美自此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怎么能单纯的说志愿军打败了那?就是在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期间,上甘岭战役美军可曾占到便宜?到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都换上了大量的苏式武器,坦克部队和空军也都参战了,炮兵也大大加强。当时志愿军已经可以进行攻坚战了,可以在美军正面防线上拿下阵地了。当时已经准备发起第六次战役,后来朝鲜达成谈判协议,第六次战役才未发起。怎么能说,你李奇微就是比彭总技高一筹?我说过,如果比作两个棋手,彭总当时的主力棋子只有李奇微的一半,但就是这样,双方下成平局,你说谁水平高?如果把李奇微和彭总对调以下,你认为谁会赢?
      4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兄弟你搞错了。李奇威是1950年来朝指挥第8军与第10军。虽然麦克阿瑟仍是联军总司令,但真正的指挥权已交给李奇威。

      所以在第4次战役的邸平里战斗中,志愿军以5000人伤亡还联军400。人伤亡。军长温玉成要求彭总撤退。第5次战役就更不要说了。

      李奇威敬重彭总,但这不能说在李奇威面前容易讨到便宜。

      上甘岭时,李已被调走。上甘岭志愿军坑道作战是由鲜血学来的,并告诉美军:我打不过去,你也打不过来。

      百度百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

      更好的条件,更好的装备,更强大的国力打成这样,真有脸?

      2017/11/22 20:58:34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21410
      • 工分:961
      左箭头-小图标

      彭要有美军几分之一的装备必然会歼灭美军。

      2017/11/22 18:14:43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21410
      • 工分:961
      左箭头-小图标

      李主要是有装备优势,而且发挥出充分的作用,应该算是一个优秀的将军。彭要是有美军几分之一的装备必然会歼灭美军。

      2017/11/22 18:13:05
      左箭头-小图标

      “客观公正” 是世界上最难做到的事!

      2017/11/22 16:55:30
      左箭头-小图标

      把彭德怀跟李奇微对调一下位置再打一仗,高下立判

      2017/11/22 14:16:10
      左箭头-小图标

      66楼 业余专业
      武器差距巨大,只要敌方将领不是蠢货,结果都是明显的,但中国人民志愿军还是创造了奇迹!
      打成那个样子,已经是非常成功了。至于巨大的人员损失,考虑到对方巨大的火力优势,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用人力优势来弥补装备的劣势,结果必然是人员损失巨大。除非,火力优于对方!

      2017/11/21 11:26:32
      左箭头-小图标

      发现对手的弱点,并充分利用。这才是厉害的所在!不过,李也是在数次战役失败和一些战术成功的经验总结之后,才得出的结论。志愿军不也是这样吗?胜利时,重复使用同样的战术,直到被敌人看破弱点。最后,僵持在堑壕线上。在成功时,不知道适可而止见好就收,是绝大数人的通病。在胜利的战报中,决策者没看到损失,只看到了收获,成则思危,不是每个人都能保持的良好的作风。 另外,在战报中,不能只报喜,也要把损失实事求是的上报!否则片面的情况汇总,让决策者产生可怕的错觉。

      2017/11/21 11:24:17
      左箭头-小图标

      武器差距巨大,只要敌方将领不是蠢货,结果都是明显的,但中国人民志愿军还是创造了奇迹!

      2017/11/20 16:52:58
      左箭头-小图标

      他只是让美军把局面稳定下来了而已,毕竟美军打了几年也懂了点套路。但是他依旧只是跟我们打平局,战略上我们还赢了。另外我们装备差太远了,装备好点话估计他也得下海…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iPhone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20 3:41:21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7266 / 排名:508
      左箭头-小图标

      如果志愿军有美军的一半装备,再较量一番呢,不对等的较量,等于是冷兵器对付现代战争,还希望能怎样,先烈是真正用血肉之躯在挡飞机大炮。如果起点一样,就没有韩国这个国家了。

      2017/11/18 20:22:16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7266 / 排名:50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41楼 独立的思考着
      麦克阿瑟在第2次战役前公布美军兵力行军部署

      以上一排红字是一个视频,请把你的小箭嘴移到上面红字,再一按,视频就跳出来了

      45楼 plazcl2005
      志愿军刚刚入朝时是隐蔽入朝,麦克阿瑟狂妄自大,把进攻路线当成新闻稿发了出去,志愿军由此掌握了美军的动向。但第一次战役只是一次双方的试探性战役。而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二次战役过程中,麦克阿瑟是否还广播行军路线了那?另外你说李奇微接手后,彭总就没占过便宜。李奇微接手时是1951年4月,当时也是第五次战役发起的时间。志愿军是受到损失比较大,但属于有冒进思想,但战略目标也是达到了。中美自此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怎么能单纯的说志愿军打败了那?就是在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期间,上甘岭战役美军可曾占到便宜?到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都换上了大量的苏式武器,坦克部队和空军也都参战了,炮兵也大大加强。当时志愿军已经可以进行攻坚战了,可以在美军正面防线上拿下阵地了。当时已经准备发起第六次战役,后来朝鲜达成谈判协议,第六次战役才未发起。怎么能说,你李奇微就是比彭总技高一筹?我说过,如果比作两个棋手,彭总当时的主力棋子只有李奇微的一半,但就是这样,双方下成平局,你说谁水平高?如果把李奇微和彭总对调以下,你认为谁会赢?
      4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兄弟你搞错了。李奇威是1950年来朝指挥第8军与第10军。虽然麦克阿瑟仍是联军总司令,但真正的指挥权已交给李奇威。

      所以在第4次战役的邸平里战斗中,志愿军以5000人伤亡还联军400。人伤亡。军长温玉成要求彭总撤退。第5次战役就更不要说了。

      李奇威敬重彭总,但这不能说在李奇威面前容易讨到便宜。

      上甘岭时,李已被调走。上甘岭志愿军坑道作战是由鲜血学来的,并告诉美军:我打不过去,你也打不过来。

      百度百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

      志愿军能打到这个程度,已经是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了。要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二战横扫德日法西斯最强军事力量的美国胜利之师,而仅仅在几年前,中国还是对日本毫无招架之力的贫弱之国,这种巨大的转变令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惊愕不已。抗美援朝战争是1840年以来中国第一次真正制止了全面败退的颓势,第一次在境外维护本国的国家安全和民族尊严。毛泽东真正地履行了他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所作出的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从此中华民族真正重拾民族尊严,不再被外人所轻视。这个意义绝不是一个战争所能涵盖得了的。

      2017/11/18 20:19:47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7266 / 排名:508
      左箭头-小图标

      58楼 xtsycbh
      志愿军若有运输机紧跟着运迫击炮猛攻,李维奇的战术就瓦解了。
      不必,只要后勤供应畅通,没有空中掩护,让志愿军有足够的重武器,李奇微也寸步难行。

      2017/11/18 20:19:07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4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百度百科

      砥平里战斗 编辑

      砥平里战斗为抗美援朝四次战役中,或联合国军称为“霹雳作战”的战役中,1951年2月13日—15日,在朝鲜京畿道杨平郡砥平里,中国人民志愿军8个团与联合国军1个美军团、1个法军营及配属部队进行了殊死的战斗。联合国军决心在中朝军队进攻下的全线后退中,坚守砥平里这个前哨阵地,以打乱中朝军战役部署,实现“霹雳作战”的目标,进而取得战役甚至战略主动权。砥平里战斗主要是防守的美军第2步兵师(2nd Infantry Division)23团及所属部队与进攻的中国人民志愿军8个团在作战,结果是联合国军撤退战斗中,联军凭借旺盛的意志和猛烈的地空支援火力,给志愿军造成重大损失,联军伤亡只有400人不到,而志愿军伤亡在5000人左右。志愿军参战部队虽然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但因战斗指挥、协同较混乱,加之美法军队抵抗顽强和阵地火力配置合理,此战历经2天,最后以志愿军的失败告终。

      战斗规模不大,但过程激烈,影响深远,此战可以认为是一次转折,对志愿军来说,运动战时期结束,阵地防御战时期来临;对联合国军来说,经此一战,联合国军从仁川登陆时的狂妄和被入朝初期的志愿军痛击后的仓皇中彻底恢复了荣誉感和信心

      名 称

      砥平里

      战斗地 点

      朝鲜杨平郡砥平里

      时 间1951年2月13日~15日

      参战方

      联合国军,中国志愿军

      结 果

      联合国军获胜

      伤亡情况

      联合国军 400人

      中国志愿军 5000人

      主要指挥官

      李奇微、彭德怀

      目录

        1 背景

        2 过程

        3 硬着头皮打

        4 其它

        5 影响

        6 战斗序列

        7 美方说法

      背景编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中朝军于1950年12月31日—1951年1月8日发起第三次战役,联合国军主动退出汉城,在三七线附近站稳脚跟并加强了防御。1951年1月25日,李奇微下令发起“霹雳作战”,联合国军再次全线北进。29日,正在休整中的中朝军发起第四次战役,西线以38军、50军于汉江南岸顽强阻击,东线则放联合国军北进后拟以39军、40军、42军、66军分割歼灭之。这种部署使东线联合国军以快于西线的速度一路向横城和砥平里地区推进,战机凸显,彭德怀遂组织东线各军发动横城反击战,迫使东线的联合国军全线后退,砥平里战斗地图但战线上有一个点却始终原地未动,这就是美国陆军第2师23团、法国营及配属部队支撑的联合国军前哨阵地:砥平里。

      过程编辑

      1951年2月13日晨,面容疲惫的美军第二师二十三团团长保罗.L.弗里曼上校站在砥平里环形阵地的一个土坡上,正等待着美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将军的到来。天空依旧是雾蒙蒙的,广袤的雪野十分寂静,看来司令官的直升机还要等一阵子才能飞来。连续两天两夜的枪炮声响彻砥平里的四周,令这位美军上校一直处在神经高度紧张的状态之中。听说中国军队大规模地向横城方向进攻后,美第二师和南朝鲜第八师都在迅速溃退。现在,在砥平里的这个小小的环形阵地上,所有的人都在连续不断的炮声中来回跑动,指挥所里充满大祸临头的气氛。在弗里曼的“高度戒备,准备迎击中国人的进攻”的命令下,士兵们彻夜紧握着自动步枪,紧张地等待阵地四周响起中国士兵的胶鞋底磨擦冻土的声音,以及那直刺心脏般尖厉的小喇叭声。两天过去了,中国人没来。弗里曼忘不了自己向砥平里北进时遇到的麻烦。在一个叫做双连隧道的地方,二十三团由60人组成的侦察队受到中国军队的伏击,米切尔中尉带着士兵们丢弃了所有的重装备跑到山上,这个过程中就有九个新兵因为害怕而落后,他们全部被中国士兵打死了。中国人一次又一次地向山上攻击,弗里曼派出F连前去营救,结果F连也陷入中国军队的攻击之中,处于投降的边缘。直到熬到天亮,在飞机轰炸的掩护下,幸存者才被救出来,直升机从那个阵地拉出的尸体比活着的人多了一倍。中国人一旦开始攻击,就决不会轻易停止,他们的顽强和凶猛是著名的。砥平里战斗油画最好还是不要跟中国人交手。接近中午的时候,阿尔蒙德的直升机来了。美第二师属于美第十军的管辖。在中国军队向横城的反击作战开始以后,越来越恶化的战局令阿尔蒙德大发脾气。他在给李奇微的电话中埋怨,是软弱无能的南朝鲜军队把第十军给害了。他说:“我的第二师在中国人的攻势面前首当其冲,遭受重大损失,尤其是火炮的损失,这全是由于南朝鲜第八师仓皇撤退所造成的。该师在敌人的夜间进攻面前彻底崩溃,致使第二师的侧翼暴露无疑。南朝鲜军队对中共士兵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把他们看成了天兵天将,当中国军队出现在南朝鲜军队阵地上时,许多南朝鲜士兵头也不回地飞快地逃命!”阿尔蒙德一下飞机,立即就砥平里的问题和弗里曼进行了认真的研究。他听取了弗里曼关于立即撤退的建议及其理由,阿尔蒙德同意了弗里曼的要求,至少他觉得没有必要把这个团放在中国军队的虎口上,况且团长都没有能在这里坚持下去的信心。阿尔蒙德表示了“同意撤退”之后就飞走了。弗里曼立即命令参谋人员制定撤退计划。当弗里曼开始收拾自己的行装的时候,却收到了一条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命令:不准撤退,坚守砥平里!命令是李奇微亲自下达的。李奇微对阿尔蒙德说:“你要是撤出砥平里,我就先撤了你!”坚守砥平里的决定出于李奇微对整个战局的独特判断,他因此成为真正令彭德怀感到棘手的战场对手。首先,李奇微认为“霹雳作战”并没有因为中国军队在横城地区的反击而受到严重的挫折,美第二师和南朝鲜第八师的损失仅仅是中国军队在无关要局的阻击战中的一种孤注一掷。中国军队局部的进展并不意味着他们全面的困境得到缓解,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勉强发动的攻势反而令现在的中国军队更加困难。联合国军在中国军队的横城反击之后,战线的形状并没有大的质量上的改变,因此,放弃砥平里这个位于前沿的交通要道,势必令美第九军的右翼空虚,如果中国军队再趁势攻击的话,很可能招致整个战线的龟裂,“霹雳作战”便收不到预期的效果了。李奇微相信他曾经在汉城的撤退中向其“致意”的彭德怀也会看到这一点。于是,他的结论是:“敌军认为攻占砥平里是绝对必要的,因此我军无论如何要确保砥平里,不管付出多大的牺牲。”李奇微给第十军下达的作战命令是:一、砥平里的美第二师第二十三团,死守砥平里阵地;二、第十军以位于文幕里的美第二师第三十八团即刻增援砥平里的第二十三团;三、美第九军、英第二十七旅和南朝鲜第六师,向砥平里与文幕里之间复核,封闭美第十军前面的空隙。砥平里,这个小小的朝鲜村庄注定要成为一个空前惨烈的血战之地。砥平里,坐落在一个小小的盆地中,小盆地的直径大约5公里,四周都是小山包:南面是最高的望美山,标高297米,西南是248高地,西北是345高地,北面是207高地,东北是212高地。接到死守阵地命令的弗里曼开始重新制定防御部署。形成环形阵地当然是最好的,但其周长至少有18公里,弗里曼的兵力不够,二十三团的兵力虽然包括法国营在内有四个步兵营,以及一个炮兵营和一个坦克中队,总人数约6000人,但是要在这么长的环形范围上部署没有缝隙的阻击线还是不够。弗里曼在清川江边吃过由于防御阵地有缝隙而让中国军队钻到身后的苦头。最后,弗里曼划定了直径为1.6公里的环形范围,并开始修筑阵地。美军第二师二十三团在砥平里最后完成的防御体系是:一营在北面的207高地的南端,二营在南面的望美山,三营在东面的202高地,法国营的阵地地形最不妙,处于砥平里西侧一片平展的稻田和铁路线的周围。各营之间没有缝隙。即使这样,弗里曼还是觉得兵力太少,不得不把预备队减少到危险的程度:团只留一个连,各连只留一个排。为了使这个远离师的主力团背后达16公里的纵深地带安全,只能在阵地中间加强钢铁的防御了:弗里曼在环形阵地内配备了6门155毫米榴弹炮、18门105毫米榴弹炮、一个连的高射武器、20辆坦克和51门迫击炮。环形阵地的前沿,全部环绕着坦克挖了壕沟,密集地布置了防步兵地雷和照明汽油弹。各阵地之间的接合部,全部用M-16高射机枪和坦克作为游动火力严密封锁,甚至在中国士兵可能接近的地方,二十三团泼水制造出陡峭的冰区。2月13日日落前,二十三团完成了火炮的试射,并测试了步兵、坦克和炮兵之间的通讯联络系统,并且准备好了充足的弹药和十日份的食品。天黑了,四周寂静得可怕。美军和法军士兵各自守在阵地的战壕里,等待着他们无法预知的命运。中国军队确实要打砥平里对中国军队来讲,横城反击作战取得了可喜的战果,特别是美第二师位于横城的部队已经开始撤退,南朝鲜第八师的战斗力也遭受了重创,于是,按照常规,砥平里的美军为了不至于孤立无援定会向南撤退,而如果趁其撤退之时在运动中给予打击,确实是个扩大战果的好战机。另外,当时中国军队对砥平里敌情的了解是:不到四个营的敌兵力已经逃得差不多了,敌所依托的是一般的野战工事——这绝对是一块送到中国军队嘴边的肥肉。不准确的敌情判断和盲目的乐观情绪带来的是轻敌思想,由此,中国军队对砥平里的攻击看上去就像是临时组织起来的大杂烩:攻击战先后投入了八个团,八个团来自第三十九、第四十、第四十二三个军,而负责战场统一指挥的是第四十军的一一九师。砥平里反击战预定的攻击时间是13日上午。但此时在砥平里的中国军队无法实施攻击。徐国夫师长仓促召集参加攻击部队的指挥员会议。令徐国夫恼火的是,第四十军三五九团团长没来,派来的是政委。而第四十二军的三七五团只派来个副团长。但这位副团长却带来了砥平里的真实情况:那里不只有一两个营的敌人,而且敌人根本没有要逃跑的迹象,摆出的是坚守的架势。徐国夫立即把情况向上级报告,但没有得到回应。会刚开完,又传来让徐国夫吃惊的消息:配合攻击砥平里的炮兵第四十二团,因为马匹受惊暴露了目标,现已遭到空袭,不能按时参加战斗。这意味着火力本来就弱的中国部队没有了炮火支援,只能靠手中的轻武器作战了。这时,第四十二军一二五师三七五团在向砥平里接近的路上遭遇敌人而受阻,第四十军—一九师三五六团也因行动迟缓,没按时赶到攻击地点,结果,在徐国夫指挥的方向上只有三五七团和三五九团两个团。砥平里交战双方兵力和火力对比严重失衡的攻击在13日晚开始了。徐国夫当时不知道,其实还有几支中国部队也参加了对砥平里的攻击,只是由于通讯手段落后他们没能互相联系上。在指挥混乱的攻击中,只有中国士兵的无所畏惧的献身精神在砥平里被火光映红的夜晚迸发出耀眼的光芒。三五七团三营七连在连长殷开文和指导员王玉岫的带领下,向着敌人炽热的火力扑上去。突击排在通过冰坡的时候,在敌人射来的猛烈枪击当中损失严重,但是他们无畏生死地顽强突击,占领了敌人的前沿阵地,但立刻,阵地受到美军极其猛烈的炮火袭击。连长殷开文牺牲。阵地开始在中美士兵手中来回易手,指导员也牺牲了。七连以其巨大的伤亡,在美军的阵地前沿与之争夺,他们没能接近美军的主阵地。三五九团九连指导员关德贵是个有名的“爆破英雄”,在第一次战役中他带领土兵顽强地坚守阵地,手和脚都被凝固汽油弹严重烧伤。在这次攻击中,他带领突击队冲在最前面。在攻击第一个山头的时候,他的胳膊负伤,在打第二个小山包的时候,他的腿又中弹,棉裤和棉鞋都被鲜血浸透。徐国夫指挥着两个团一直打到天亮,没能占领一块敌人的主阵地,部队伤亡比预想的要大得多。第三十九军一一五师奉命参加打砥平里的战斗时,全师上下都很高兴。因为听说砥平里敌人兵力不多,觉得这下能立大功了。所以,13日在研究作战计划时,师长王良太主张以三四四团为一梯队,三四三团为二梯队,三四五团为预备队进行攻击。三四三团团长王扶之对这个主张有意见,王团长个敢打硬仗的好手,他觉得把他列在二梯队心有不甘,而且他多少有点“私心”:砥平里就那么点敌人,跟在三四四团后面进去,不是什么功也没有了嘛。于是,王扶之提出三四三团和三四四团并肩打进去。师长和政委交换了意见,同意了王扶之的建议。黄昏,三四三团开始攻击。在攻下第一个山头的时候,他们向师指挥部报告:“我们打到砥平里了!”师指挥部的回答是:攻击并且占领!当王扶之再次打开地图核对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打下的根本不是砥平里,而是砥平里外围一个叫马山的山头。更让王扶之意外的是,通过对俘虏的审问才知道,砥平里根本不是“没多少敌人”,坦克大炮不说,光兵力就有6000多!王扶之赶快向师指挥部报告,并且立即命令部队,在天亮之前,无论如何要做好敌人向马山外围反击的准备。参加对砥平里攻击的第四十二军一二六师三七六团也犯了和三四三团一样的错误。这个团被配属第三十九军,接到攻击砥平里的命令后,团长张志超立即带领部队开始行动。他们迅速拿下挡在他们攻击路线上的一座小山,并且按照地图上所指示的路线,向砥平里扑过去。当按照判断的方位和计算的行进时间应该到达砥平里的时候,他们发现山谷中有一个小村子。夜色中,有开阔地,有房舍,有公路,有铁路,一切都和地图上的砥平里标志一致,于是三七六团毫不迟疑地开始了强攻。二营打头阵,团属炮兵压制敌人的火力,三营从侧翼配合,尖刀班的士兵每人带着十几颗手榴弹,冲进村庄一齐投掷,霎时间这个村庄被打成一片火海。守在这里的美军顶不住了,向暗夜中溃退而去。张志超兴奋地向师指挥部报告:“我们已经占领砥平里!”指挥部一听很高兴,没想到砥平里这么好打,还有几个团还没用上呢!于是命令同时向前运动准备攻击砥平里的三七七团停止前进,因为砥平里的战斗结束了。一二六师师长黄经耀究竟是有经验的指挥员,越想越觉得事情恐怕没有这么容易,于是又打电话给张志超,问:“你给我仔细看看,公路是不是拐向西南?铁路是不是拐向东南?”张志超说:“这里的公路和铁路是平行向南的!”黄经耀头嗡的一声大了:“张志超!你给我误了大事!你打下的那个地方叫田谷,砥平里还在田谷的东南!给我立即向砥平里攻击!”三七六团赶快集中部队,以一营为主攻,向真正的砥平里攻击。一营在7门山炮和23门迫击炮的支持下,连续向砥平里攻击了三次,炮弹很快就打光了,兵力损失无法补充,天亮的时候没有任何成果。14日,白天到了。美军的飞机铺天盖地而来,轮番在中国军队的所有阵地上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猛烈射击和轰炸。中国军队的官兵们自从入朝作战以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飞机集中在这么一块巴掌大的天空中。美军飞机整整轰炸了一个上午,然后,砥平里的美军和法军开始出动坦克和步兵,向中国军队的阵地进行极其凶狠的反击。在三四三团二营的马山阵地,从砥平里出击的美军和法军多达五路,火力之强令阵地上的中国士兵抬不起头来。二营伤亡严重,班和排的建制已经被打乱,但从不同方向冲击而来的美军一次又一次发起冲锋,二营营长王少伯在给王扶之团长的电话中声音都变了调:“团长!快下命令撤退!不然,二营就打光了!”王扶之的回答是:“要是把阵地丢了;我杀你的头!”说完,王扶之就后悔了,后悔不该在这样的时刻对自己部下说这种话。但是,不是要坚决打砥平里嘛,马山这个地形优越的冲击出发点要是丢了,还怎么打下去?王少伯硬是指挥士兵们在马山阵地上坚持了一个白天,虽伤亡巨大,但阵地没丢。在另一个方向上的三五九团的阵地上没有可蔽身的工事。美军飞机来回地俯冲轰炸扫射,这些飞机有的来自美国海军的航空母舰,有的来自南朝鲜釜山的机场,重型轰炸机则来自日本板付机场。它们在很低的高度上掠过,发出的啸音震耳欲聋。与三五九团阵地相邻的高地依旧在美军的控制之下,美军在高地上使用坦克的直射火炮和M—16高射机枪,居高临下地近距离向中国阵地上进行射击,中国士兵的射击完全被压制了,处在束手无策被动挨打的境地。团长李林一刚在电话机中向各营传达了“坚守阵地”的命令之后,线路就被炸断了。想和最前面的三营取得联系,但在连续不断的轰炸中三营根本听不见。李林一给通信连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接通电话线!结果连续冲上去七个电话员,全部倒在半路上,无一生还。天终于黑下来了,熬过白天的中国士兵向砥平里主阵地冲击的时刻又到了。

      14日夜晚,中国军队参加砥平里攻坚战的各团都已到齐了,他们从四面八方一齐开始向这个不到两平方公里的小小环形阵地开始了前赴后继的攻击。在炮弹和手榴弹连续不断爆炸的闪光中,美二十三团各营的前沿阵地同时出现了激战状态。中国士兵冒着美军布置下的一层又一层的拦截火力毫无畏惧地冲锋,前面的士兵倒下,后面的士兵踏着尸体前进。环形阵地内到处是跃动的中国士兵的影子,这些身影因为棉衣的缘故。看上去十分臃肿,但他们滚动前进时瞬间即逝。美军所有的坦克和火炮用最密集的发射速度向四周喷出火焰,在中国士兵冲击而来的每一条路上形成一面面弹雨之墙。接近午夜的时候,激战到达最高潮,与地面上流淌的鲜血相呼应的,是战场上空大约每过五分钟就升起的一群密集的照明弹,而由几十条曳光弹组成的光带,接连不断地平行或者交叉地穿过照明弹的白光之下。美军支援而来的夜航飞机投下了由降落伞悬挂着的更为刺眼的照明弹,长时间地如巨大的灯笼一般在砥平里双方士兵的头顶摇荡。在砥平里环形阵地中与中国士兵彻夜血战的,还有一个法国营。法国营由拉尔夫.蒙克拉中校指挥。拉尔夫是个具有传奇色彩的法国军人,军服上挂满了各种军功勋章,他在他所经历的战斗中曾经16次负伤,现在一条腿还痛得厉害。朝鲜战争开始的时候,他是法国外籍军团的监察长,军衔是中将,他认为能带领法国军队参加朝鲜战争是一种殊荣,自愿把自己的军衔降为中校。当中国军队开始冲击的时候,这个老中校命令拉响手摇警报器,警报器尖锐而凄厉的声音响彻夜空。法国士兵一律不带钢盔,头上扎着红色头巾,叫喊着“卡莫洛尼”的口号。“卡莫洛尼”是一个墨西哥村庄的名字,90年前在这个村庄有65名法国外籍军团的士兵在与墨西哥士兵的战斗中全部战死,无一投降。这个法国营中的大部分士兵,都是法国原外籍军团的老兵。他们在和中国士兵拼刺刀的同时,还跟那些从前沿跑下来的美国士兵的屁股:“该死的,回到那边山头上去!反正你得死,不如死在山头上!”但是,法国人的反冲击也连续失败,弗里曼团长不得不使用预备队来堵住中国士兵的蜂拥而上,但是由于G连阵地失守,环形阵地已被中国军队突开一个很大的缺口,环形变成了凹形。就在砥平里环形阵地出现危机的时候,二十三团团长弗里曼上校的手臂中弹。

      也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中国军队最不愿意看见的情景出现了:天又一次亮了。与砥平里血战同时进行并且同样残酷的,还有在美军向砥平里增援的方向,中国军队所进行的阻援战。在那里,中国士兵血肉之躯所要面对的是滚滚而来的美军坦克群。13日,当砥平里开始受到中国军队攻击的时候,李奇微命令美第二师三十八团立即北上增援。三十八团没有走出多远,便受到中国军队的阻击,双方战斗激烈并形成胶着状态。14日,砥平里的弗里曼上校一次又一次要求立即增援的电话弄得李奇微心烦意乱,他只有再派出增援部队去解救被围攻中的二十三团。但是,美第十军正面已经没有可以调动的部队了,如果再增派部队,只有动用预备队。战争中防御一方如果到了动用预备队的地步,至少说明整个防线的兵力布局已到捉襟见肘之时了。阿尔蒙德后来说,那时第十军正面的防线,由于砥平里的突出,原州与阳平里之间出现很大的空隙,如果中国军队不那么专注地攻击砥平里,而是在围攻砥平里的同时,向原州方向实施如同像横城反击规模的猛烈攻击,那么联合国军队的东线肯定会全线崩溃。阿尔蒙德的话是有道理的;但是,他还没有他的上司李奇微那样更深刻地洞察到中国军队“礼拜攻势”的规律。正是横城一役使美第二师和南朝鲜第八师受到打击并且后退,才造成了原州防线上危险的空隙,但是从中国军队发动横城反击战至今,已经有十多天了,中国军队持续大规模进攻的时间只能是八天,而在大规模攻势结束后到发动新的战役,至少需要一至两个月的准备时间,因此,持续的攻击对当时的中国军队来讲已经没有可能了。如果中国军队具备持续进行大规模攻势的能力,根本不会等到现在,所有的联合国军队包括阿尔蒙德本人早已经乘船逃离朝鲜了。

      李奇微命令美骑兵第一师五团立即北上增援砥平里,他要求五团无论受到何种规模的阻击也要突过砥平里,哪怕只突进去一辆坦克。李奇微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坚守砥平里美骑兵第一师五团团长是柯罗姆贝茨上校。14日下午,五团在距离砥平里以南六公里的地方集结了部队。这是一个庞大的而混杂的部队;五团的全部兵力加上两个野战炮兵营,一个装备M一26重型坦克的坦克连,两个装备MA-76G型坦克的坦克排,一个工兵连,一个装载着支援抵平里各种物资的大型车队,还有一个专门准备到砥平里处置伤亡美军的卫生连。鉴于砥平里的危机,增援部队不顾美军夜间不战斗的惯例,于14日下午17时出发了。坦克在前后掩护,中间是步兵、炮兵、工兵和车队,增援的队伍在狭窄的土路上足足延伸了三公里长。部队前进了大约一公里,土路上的一座桥梁被中国军队炸毁。整个行进停止,等待工兵修桥。这时,正是中国军队在五公里外的砥平里进攻最猛烈的时候,已经负伤的弗里曼上校在电话中向柯罗姆贝茨上校大喊:“迅速向我接近!”桥整整修了一个晚上才修好。15日早晨,五团继续出发。刚过了桥,立即受到中国军队的阻击。阻击的火力来自两侧的高地,行进又停下来。由于是白天,五团在美军飞机的支援下向公路两侧的高地展开,一、二营以及两个炮兵营的36门火炮掩护三营和车队沿着公路向前推进。阻击美骑兵一师五团的是中国第三十九军的一一六师和第四十二军的第一二六师。这恐怕是美骑兵一师五团入朝作战以来所遇到的最顽强的阻击了。

      中国军队占领了公路边所有的有利地形,他们居高临下射击,虽然火力的猛烈程度比不上美军,但是中国军队迫击炮的落点十分准确,停止在公路上的车队和坦克目标十分明显,于是伤亡很大。五团的一营和二营分别向两侧的高地进行冲击,在空中火力的支援下,他们开始拿下一个个高地,但高地常常是刚刚占领立即又被反击下来。“伤亡巨大的中国军队好像越打越多,中国士兵的忍耐力和对死亡的承受力是惊人的。”战后柯罗姆贝获上校这样说。美军战史对中国军队的曲水里阻击的评价是:“非常坚决,异常顽强”。五团与中国阻击部队的交战一直打到中午,原地没动。砥平里的美军二十三团依旧承受着中国军队的攻击,这一次,中国军队在白天依然不停止攻击,看来砥平里的局势真的不妙了。增援的五团因被中国军队阻击而进展缓慢,令柯罗姆贝茨上校夹在李奇徽和弗里曼两边的责骂之中。中午时分,他明白了自己要不就受军法处置,要不就创造个奇迹,已经没有第三种选择了。距离砥平里只有五公里,如此近的距离竟然是如此遥远。最后,柯罗姆贝茨上校终于下了决心:不管那些载满物资的卡车,也不管那些与中国士兵扭打在一起的士兵,甚至不管那些炮兵了,他要自己亲自率领一支坦克分队,凭借着厚厚的装甲,硬冲到砥平里去。

      柯罗姆贝获抱定了一死的念头下午15时,坦克分队组成完毕:一并23辆坦克,四名专门负责排雷的工兵搭乘在第二辆坦克上,坦克连连长乘坐第四辆负责指挥坦克的前进,上校本人乘坐第五辆坦克指挥全局,三营营长和L连连长乘坐第六辆上指挥步兵,三营L连的160名士兵分别蹲在后面的坦克上跟随冲击。同时,一营和二营受命在公路两侧边前进边掩护,炮兵要不惜把炮弹打光也要把中国军队的阻击火力压制住,上校还要求空军的轰炸机向面向公路的两个斜面进行最大可能的饱和轰炸。在坦克分队的最后,有一辆收容伤员的卡车,至于这辆卡车能不能冲进到砥平里,就只有看它的运气了。柯罗姆贝茨给弗里曼打电话:“恐怕运输连和步兵进不去了,我想用装甲分队突进去,怎么样?”弗里曼说:“我他妈的不管别人来不来,反正你要来!”45分钟之后,这支孤注一掷的坦克分队开始前进了。美军的轰炸机沿着坦克分队前进道路上的所有高地开始了猛烈的轰炸,公路两侧两个营的美军则全力向中国阻击阵地发动钳制火力的进攻,联络飞机在头顶来回盘旋,担任引导炮兵射击和报告前方敌情的任务。坦克分队每辆坦克的间隔是50米,整个突击分队的长度为1.5公里。在接近砥平里的地方,有一个叫曲水里的村庄,坦克分队刚刚看见村庄里的房舍,就遭到了中国军队迫击炮的猛烈拦截,长长的坦克队伍被迫停下来。

      无论天上的飞机和地面的坦克的火力如何压制,中国士兵的子弹依旧雨点般地倾泻而来。坦克上步兵的任务是掩护坦克的前进,但是这些步兵很快就跳下坦克,跑进公路边的雪坑里藏了起来。柯罗姆贝茨在对讲机中大喊:“我们打死了几百名中国人!”但是他阻止不了坦克上的步兵的逃跑。当坦克继续前进的时候,几十名步兵包括两名军官被扔下了。曲水里是个小村庄,公路从村庄的中央通过。中国士兵从村庄两侧的高地上向进入村庄的坦克分队进行射击,手榴弹在坦克上爆炸,虽然不能把厚装甲的坦克炸毁,但是坦克上的步兵无处躲藏。有的中国士兵直接从公路两侧的房顶上跳到坦克上与美军士兵格斗,并且把炸药包安放在坦克上引爆。坦克连连长因为有的坦克已经燃烧,要求停下来还击,被柯罗姆贝获上校拒绝了,他叫道:“往前冲!停下来就全完了!”通过曲水里村庄之后,坦克分队的数辆坦克被击毁,搭乘坦克的L连160名士兵只剩下了60人。在距离砥平里约两公里的地方,公路穿过了一段险要的隘口:这是一段位于望美山右侧,于山腰凿开的极其狭窄的豁口,全长140米,两侧的悬崖断壁高达15米,路宽仅能勉强通过一辆坦克。当柯罗姆贝茨的第一辆坦克进入隘口的时候,中国军队的一发反坦克火箭弹击中了坦克的炮塔。四名工兵乘坐的第二辆坦克进入隘口以后,火箭弹和爆破简同时在坦克两侧爆炸,坦克上的工兵全被震了下来。受到打击最严重的是坦克连连长乘坐的第四辆坦克,在被一枚火箭弹命中之后,除了驾驶员还活着,其余的人包括坦克连连长希阿兹在内,全部死亡。幸存的驾驶员把这辆燃烧的坦克的油门加大到最大限度,猛力撞击其余毁坏的坦克,终于使狭窄的隘口公路没有被堵死。在悬崖上面的中国士兵把成束的手榴弹和数个捆在一起的炸药包扔了下来。坦克连连长死了,没人指挥坦克的前进。冲过了隘口的坦克调回头压制中国士兵对隘口的攻击,没有通过的坦克也在后面向中国士兵开火。一直跟随坦克搭乘到这里的步兵成了中国士兵射击的靶子。至于队伍最后面的那辆收容伤员的卡车,虽在中国军队的夹击下一直跟随到这里,但它只是到了这里,卡车被打坏了,车上的伤员全部下落不明。冲过隘口,柯罗姆贝茨在坦克中立即看见了在砥平里外围射击的美军坦克以及与中国士兵混战在一起的美军士兵。他立即命令与砥平里的美军坦克会合,然后向中国军队围攻砥平里的阵地开炮。砥平里的美军二十三团听说骑兵一师五团到达的消息,如同得到百万援军一般欢呼起来。实际上,美骑兵一师五团的增援部队到达砥平里的只有十几辆坦克和23名步兵,23名步兵中包括13名伤员。增援的坦克一路冲杀过来基本上已经没有弹药了。因此柯罗姆贝茨上校九死一生地到达了砥平里,除了给了二十三团以心理上的支援外,没有军事上的实际意义。

      所幸的是,15日下午,中国军队停止了攻击。对砥平里攻击的停止是在中国基层军官的坚决要求下决定的。在中国军队的战史中,下级指挥员在战斗中向上级指挥员提出“不打”的要求,砥平里属罕见一例。对砥平里之战意见最大的是第三十九军军长吴信泉将军。2月6日,上级的指示是:第四十二军集中力量打砥平里。但后来因为第四十二军距离砥平里太远,这个命令没有执行。后来,命令第四十军和第四十二军各派一个师包围砥平里,但最后对砥平里实施的包围仅仅是在北面和西面。在东、南方向没有中国部队,这叫什么包围呢?原来的指示是:第三十九军的一一五师和一一六师沿汉江北岸东进,一一七师到龙头里集结,但实际上还没等到集结,一一七师又奉命南进。横城反击战结束,一一五师受命西进,从东面打砥平里,部队前后绕了一个大圈子,这样的调度别说打仗,急行军也把部队拖垮了。一一五师由于距离砥平里的路程远,直到12日下午15时才攻击到马山,而在一一五师打马山的时候,砥平里的西、北两面都没有枪声,后来才知道第四十军和第四十二军是上半夜攻击的,后半夜攻击停止了。15日上午,吴信泉军长接到关于对砥平里攻击的三个师一律归第四十军指挥的命令时,他已感到仗打到这个份上已经显示出诸多不利的迹象。邓华指挥部完全可以直接指挥三个师作战,怎么打到困难重重的时候反而突然变更指挥权呢?而“邓指”又打来电话,命令16日务必拿下砥平里。

      在砥平里坚守的美军并非原来估计的兵力数字,不但有6000人之多,而且防御工事十分坚固,我军以野战方式攻击根本攻不动,况且敌人的飞机、大炮、坦克的火力十分猛烈,我军参加攻击的三个师所有的火炮加起来才30多门。兵力和火力的对比如此悬殊,16日拿下砥平里的依据是什么呢?战士的伤亡实在是太大了,已经不能再这样伤亡下去了。当邓华指挥部给第四十军打来电话,责成第四十军军长温玉成统一指挥对砥平里的攻击,并要求“十六日务必拿下砥平里”时,温玉成几天以来积存的不满爆发了。这位富有战斗经验的军长明确地表示,这场对砥平里的战斗,是没有协同的一场乱仗,是以我之短对敌人所长的一场打不胜的战斗,必须立即退出攻击。温玉成军长直接给邓华打了电话,明确建议撤出战斗。邓华让温玉成“不要放下电话”,立即向彭德怀报告了温玉成的建议。彭德怀表示同意。15日下午18时30分,志愿军总部收到“邓指”的电报:彭洪解并金韩:各路敌均已北援砥平里之敌,骑五团已到曲水里。今上午已有五辆坦克到砥平里,如我再歼砥平里之敌将处于完全被动无法机动,乃决心停止攻击砥平里之敌。已令四十军转移至石阳、高松里、月山里及其以北地区。三十九军转移至新仓里、金旺里、上下桂林地区。四十二军转移至蟾江北岸院垡里、将山岘以北地区。六十六军转移至原州以北地区。一二六师转移至多文里、大兴里及川北地区,并以一部控制注邑山。各军集结后。再寻消灭运动之敌。因时机紧迫未等你回电即行处理毕。砥平里战斗结束。砥平里战斗,中国军队的伤亡人数是惊人的。参加攻击的中国军队八个团中,仅第四十军参加攻击的三个团就伤亡1830余人。三五九团三营的官兵几乎全部伤亡,三营营长牛振厚在撤退时说什么也不离开遍布着他的士兵尸体的阵地,最后硬被拖下来。三五七团团长孟灼华在向上级汇报士兵伤亡的情况时,因痛苦万分而泣不成声。中国军队对砥平里的攻击是失败的。战后,志愿军邓华副司令员为此做了专门的检讨。15日夜,天降大雪。当晚,砥平里环形阵地中的美军士兵和法军士兵紧张地等待着中国军队的再次攻击。大雪中,阵地的周围先是漆黑一片,然后突然出现了密集的火把,但是中国军队没有攻击。火把在砥平里环形阵地的四周晃动了整整一夜,天亮的时候,阵地的周围白雪茫茫,天地间一片寂静。15日夜,中国士兵们在火把的照明下,寻找并且抬走了阵亡官兵的遗体,没有寻找到的,便很快被纷飞的大雪掩埋了。 中国士兵抬着伤员和阵亡战友的遗体,押解着俘虏开始向北转移。

      40多年后,一位美国历史学家在南朝鲜收集关于朝鲜战争的资料时,特别访问了砥平里。一位南朝鲜老人说,他当年曾经在这里掩埋过中国人民志愿军士兵的尸体。根据老人提供的线索,美国历史学家在北纬37℃线附近挖出了19具中国士兵的遗骸,遗骸四周的冻土里还散埋着中国士兵用过的遗物,包括军装、子弹、水壶、牙刷、胶鞋等等。

      1989年5月12日,中国新华社电告:新近在南朝鲜境内发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安葬仪式,今天下午在朝鲜军事分界线边境城市开城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举行。我十九具烈士遗骨,是今天上午在板门店召开的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第四百九十五次秘书长会议上,由军事停战委员会“联合国军”方面移交给朝中方面的。这是自朝鲜战争停战以后,在南朝鲜境内发现志愿军烈士遗骨最多的一次。同时发现的还有数百件志愿军烈士用过的各种遗物,也已交给朝中方面。

      写的很好,费心啦。

      2017/11/18 20:05:00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5291219
      • 工分:2433
      左箭头-小图标

      志愿军若有运输机紧跟着运迫击炮猛攻,李维奇的战术就瓦解了。

      2017/11/18 15:10:12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0190071
      • 工分:683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可惜它心目中的神被志愿军打败。所以它得拼命洗地啊。

      2017/11/17 20:28:49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2981730
      • 工分:1615
      左箭头-小图标

      二人打平手,但是如果粟裕出手必能打的李奇微满地找牙。

      2017/11/17 15:08:42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应该v这么算,车应该算坦克,这个后期有点,但没制空权基本不敢大规模集结。炮兵也有,但即使后期的数量也不及美军一半,空军算飞马吧,也有点,开始是零,后期也和美军比聊胜于无,老美光被击落的飞机就上万架,怎么比?另外海军是零。就是卒子比老美多点!就这仗和老美打成僵持,谁是高手就不用说了吧!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7 14:27:10
      左箭头-小图标

      26楼 皇家老马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28楼 plazcl2005
      不是吧,下象棋双方都是旗鼓相当,车马炮士象卒,但是朝鲜战场中美装备可距离旗鼓相当差太多了。谁能用一半棋子和对方下平局,这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
      老彭手里估计连车、马、炮都没有,就有兵,也杀得美国差点把帅都丢了,

      2017/11/17 13:04:54
      左箭头-小图标

      李奇微有那么好的武器装备和后勤保障,也没有能够挽回朝鲜战场的局势,充其量也是个二流将军,如果在同等武器装备条件下,三五个李奇微都不是彭大元帅的对手。

      2017/11/17 10:42:45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41楼 独立的思考着
      麦克阿瑟在第2次战役前公布美军兵力行军部署

      以上一排红字是一个视频,请把你的小箭嘴移到上面红字,再一按,视频就跳出来了

      45楼 plazcl2005
      志愿军刚刚入朝时是隐蔽入朝,麦克阿瑟狂妄自大,把进攻路线当成新闻稿发了出去,志愿军由此掌握了美军的动向。但第一次战役只是一次双方的试探性战役。而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二次战役过程中,麦克阿瑟是否还广播行军路线了那?另外你说李奇微接手后,彭总就没占过便宜。李奇微接手时是1951年4月,当时也是第五次战役发起的时间。志愿军是受到损失比较大,但属于有冒进思想,但战略目标也是达到了。中美自此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怎么能单纯的说志愿军打败了那?就是在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期间,上甘岭战役美军可曾占到便宜?到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都换上了大量的苏式武器,坦克部队和空军也都参战了,炮兵也大大加强。当时志愿军已经可以进行攻坚战了,可以在美军正面防线上拿下阵地了。当时已经准备发起第六次战役,后来朝鲜达成谈判协议,第六次战役才未发起。怎么能说,你李奇微就是比彭总技高一筹?我说过,如果比作两个棋手,彭总当时的主力棋子只有李奇微的一半,但就是这样,双方下成平局,你说谁水平高?如果把李奇微和彭总对调以下,你认为谁会赢?
      兄弟你搞错了。

      麦克阿瑟公布美军路线图是在第1次战役之后,第2次战役之前。

      李奇威是1950年12月26日来朝指挥第8军与第10军。虽然麦克阿瑟仍是联军总司令,但真正的指挥权已交给李奇威。[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第4次战役已是李全权指挥

      所以在第4次战役的邸平里战斗中,志愿军以5000人伤亡换联军400人伤亡。军长温玉成通过邓华要求彭总撤退,彭总同意了。

      第5次战役就更不要说了。

      李奇威敬重彭总,但这不能说在李奇威面前容易讨到便宜。

      1952年,李奇威已调任美军驻欧洲司令。上甘岭时,李已被调走。上甘岭志愿军坑道作战是由鲜血学来的,并告诉美军:我打不过去,你也打不过来。

      百度百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

      2017/11/17 6:28:48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41楼 独立的思考着
      麦克阿瑟在第2次战役前公布美军兵力行军部署

      以上一排红字是一个视频,请把你的小箭嘴移到上面红字,再一按,视频就跳出来了

      45楼 plazcl2005
      志愿军刚刚入朝时是隐蔽入朝,麦克阿瑟狂妄自大,把进攻路线当成新闻稿发了出去,志愿军由此掌握了美军的动向。但第一次战役只是一次双方的试探性战役。而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二次战役过程中,麦克阿瑟是否还广播行军路线了那?另外你说李奇微接手后,彭总就没占过便宜。李奇微接手时是1951年4月,当时也是第五次战役发起的时间。志愿军是受到损失比较大,但属于有冒进思想,但战略目标也是达到了。中美自此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怎么能单纯的说志愿军打败了那?就是在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期间,上甘岭战役美军可曾占到便宜?到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都换上了大量的苏式武器,坦克部队和空军也都参战了,炮兵也大大加强。当时志愿军已经可以进行攻坚战了,可以在美军正面防线上拿下阵地了。当时已经准备发起第六次战役,后来朝鲜达成谈判协议,第六次战役才未发起。怎么能说,你李奇微就是比彭总技高一筹?我说过,如果比作两个棋手,彭总当时的主力棋子只有李奇微的一半,但就是这样,双方下成平局,你说谁水平高?如果把李奇微和彭总对调以下,你认为谁会赢?
      麦克阿瑟将进攻路线当新闻发布是在第1次战役之后,第2次战役之前。

      2017/11/17 6:20:35
      左箭头-小图标

      李奇微是个不错的将领,能客观评估对手,并找出对手弱点。仅就这点来说他就已经是个好的指挥官了。

      2017/11/16 22:08:05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41楼 独立的思考着
      麦克阿瑟在第2次战役前公布美军兵力行军部署

      以上一排红字是一个视频,请把你的小箭嘴移到上面红字,再一按,视频就跳出来了

      45楼 plazcl2005
      志愿军刚刚入朝时是隐蔽入朝,麦克阿瑟狂妄自大,把进攻路线当成新闻稿发了出去,志愿军由此掌握了美军的动向。但第一次战役只是一次双方的试探性战役。而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二次战役过程中,麦克阿瑟是否还广播行军路线了那?另外你说李奇微接手后,彭总就没占过便宜。李奇微接手时是1951年4月,当时也是第五次战役发起的时间。志愿军是受到损失比较大,但属于有冒进思想,但战略目标也是达到了。中美自此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怎么能单纯的说志愿军打败了那?就是在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期间,上甘岭战役美军可曾占到便宜?到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都换上了大量的苏式武器,坦克部队和空军也都参战了,炮兵也大大加强。当时志愿军已经可以进行攻坚战了,可以在美军正面防线上拿下阵地了。当时已经准备发起第六次战役,后来朝鲜达成谈判协议,第六次战役才未发起。怎么能说,你李奇微就是比彭总技高一筹?我说过,如果比作两个棋手,彭总当时的主力棋子只有李奇微的一半,但就是这样,双方下成平局,你说谁水平高?如果把李奇微和彭总对调以下,你认为谁会赢?
      兄弟你搞错了。李奇威是1950年来朝指挥第8军与第10军。虽然麦克阿瑟仍是联军总司令,但真正的指挥权已交给李奇威。

      所以在第4次战役的邸平里战斗中,志愿军以5000人伤亡还联军400。人伤亡。军长温玉成要求彭总撤退。第5次战役就更不要说了。

      李奇威敬重彭总,但这不能说在李奇威面前容易讨到便宜。

      上甘岭时,李已被调走。上甘岭志愿军坑道作战是由鲜血学来的,并告诉美军:我打不过去,你也打不过来。

      百度百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

      2017/11/16 16:50:01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411999
      • 工分:1760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41楼 独立的思考着
      麦克阿瑟在第2次战役前公布美军兵力行军部署

      以上一排红字是一个视频,请把你的小箭嘴移到上面红字,再一按,视频就跳出来了

      志愿军刚刚入朝时是隐蔽入朝,麦克阿瑟狂妄自大,把进攻路线当成新闻稿发了出去,志愿军由此掌握了美军的动向。但第一次战役只是一次双方的试探性战役。而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二次战役过程中,麦克阿瑟是否还广播行军路线了那?另外你说李奇微接手后,彭总就没占过便宜。李奇微接手时是1951年4月,当时也是第五次战役发起的时间。志愿军是受到损失比较大,但属于有冒进思想,但战略目标也是达到了。中美自此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怎么能单纯的说志愿军打败了那?就是在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期间,上甘岭战役美军可曾占到便宜?到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都换上了大量的苏式武器,坦克部队和空军也都参战了,炮兵也大大加强。当时志愿军已经可以进行攻坚战了,可以在美军正面防线上拿下阵地了。当时已经准备发起第六次战役,后来朝鲜达成谈判协议,第六次战役才未发起。怎么能说,你李奇微就是比彭总技高一筹?我说过,如果比作两个棋手,彭总当时的主力棋子只有李奇微的一半,但就是这样,双方下成平局,你说谁水平高?如果把李奇微和彭总对调以下,你认为谁会赢?

      2017/11/16 15:09:18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美军上将退役吗?

      2017/11/16 15:04:08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百度百科

      砥平里战斗 编辑

      砥平里战斗为抗美援朝四次战役中,或联合国军称为“霹雳作战”的战役中,1951年2月13日—15日,在朝鲜京畿道杨平郡砥平里,中国人民志愿军8个团与联合国军1个美军团、1个法军营及配属部队进行了殊死的战斗。联合国军决心在中朝军队进攻下的全线后退中,坚守砥平里这个前哨阵地,以打乱中朝军战役部署,实现“霹雳作战”的目标,进而取得战役甚至战略主动权。砥平里战斗主要是防守的美军第2步兵师(2nd Infantry Division)23团及所属部队与进攻的中国人民志愿军8个团在作战,结果是联合国军撤退战斗中,联军凭借旺盛的意志和猛烈的地空支援火力,给志愿军造成重大损失,联军伤亡只有400人不到,而志愿军伤亡在5000人左右。志愿军参战部队虽然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但因战斗指挥、协同较混乱,加之美法军队抵抗顽强和阵地火力配置合理,此战历经2天,最后以志愿军的失败告终。

      战斗规模不大,但过程激烈,影响深远,此战可以认为是一次转折,对志愿军来说,运动战时期结束,阵地防御战时期来临;对联合国军来说,经此一战,联合国军从仁川登陆时的狂妄和被入朝初期的志愿军痛击后的仓皇中彻底恢复了荣誉感和信心

      名 称

      砥平里

      战斗地 点

      朝鲜杨平郡砥平里

      时 间1951年2月13日~15日

      参战方

      联合国军,中国志愿军

      结 果

      联合国军获胜

      伤亡情况

      联合国军 400人

      中国志愿军 5000人

      主要指挥官

      李奇微、彭德怀

      目录

        1 背景

        2 过程

        3 硬着头皮打

        4 其它

        5 影响

        6 战斗序列

        7 美方说法

      背景编辑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中朝军于1950年12月31日—1951年1月8日发起第三次战役,联合国军主动退出汉城,在三七线附近站稳脚跟并加强了防御。1951年1月25日,李奇微下令发起“霹雳作战”,联合国军再次全线北进。29日,正在休整中的中朝军发起第四次战役,西线以38军、50军于汉江南岸顽强阻击,东线则放联合国军北进后拟以39军、40军、42军、66军分割歼灭之。这种部署使东线联合国军以快于西线的速度一路向横城和砥平里地区推进,战机凸显,彭德怀遂组织东线各军发动横城反击战,迫使东线的联合国军全线后退,砥平里战斗地图但战线上有一个点却始终原地未动,这就是美国陆军第2师23团、法国营及配属部队支撑的联合国军前哨阵地:砥平里。

      过程编辑

      1951年2月13日晨,面容疲惫的美军第二师二十三团团长保罗.L.弗里曼上校站在砥平里环形阵地的一个土坡上,正等待着美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将军的到来。天空依旧是雾蒙蒙的,广袤的雪野十分寂静,看来司令官的直升机还要等一阵子才能飞来。连续两天两夜的枪炮声响彻砥平里的四周,令这位美军上校一直处在神经高度紧张的状态之中。听说中国军队大规模地向横城方向进攻后,美第二师和南朝鲜第八师都在迅速溃退。现在,在砥平里的这个小小的环形阵地上,所有的人都在连续不断的炮声中来回跑动,指挥所里充满大祸临头的气氛。在弗里曼的“高度戒备,准备迎击中国人的进攻”的命令下,士兵们彻夜紧握着自动步枪,紧张地等待阵地四周响起中国士兵的胶鞋底磨擦冻土的声音,以及那直刺心脏般尖厉的小喇叭声。两天过去了,中国人没来。弗里曼忘不了自己向砥平里北进时遇到的麻烦。在一个叫做双连隧道的地方,二十三团由60人组成的侦察队受到中国军队的伏击,米切尔中尉带着士兵们丢弃了所有的重装备跑到山上,这个过程中就有九个新兵因为害怕而落后,他们全部被中国士兵打死了。中国人一次又一次地向山上攻击,弗里曼派出F连前去营救,结果F连也陷入中国军队的攻击之中,处于投降的边缘。直到熬到天亮,在飞机轰炸的掩护下,幸存者才被救出来,直升机从那个阵地拉出的尸体比活着的人多了一倍。中国人一旦开始攻击,就决不会轻易停止,他们的顽强和凶猛是著名的。砥平里战斗油画最好还是不要跟中国人交手。接近中午的时候,阿尔蒙德的直升机来了。美第二师属于美第十军的管辖。在中国军队向横城的反击作战开始以后,越来越恶化的战局令阿尔蒙德大发脾气。他在给李奇微的电话中埋怨,是软弱无能的南朝鲜军队把第十军给害了。他说:“我的第二师在中国人的攻势面前首当其冲,遭受重大损失,尤其是火炮的损失,这全是由于南朝鲜第八师仓皇撤退所造成的。该师在敌人的夜间进攻面前彻底崩溃,致使第二师的侧翼暴露无疑。南朝鲜军队对中共士兵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把他们看成了天兵天将,当中国军队出现在南朝鲜军队阵地上时,许多南朝鲜士兵头也不回地飞快地逃命!”阿尔蒙德一下飞机,立即就砥平里的问题和弗里曼进行了认真的研究。他听取了弗里曼关于立即撤退的建议及其理由,阿尔蒙德同意了弗里曼的要求,至少他觉得没有必要把这个团放在中国军队的虎口上,况且团长都没有能在这里坚持下去的信心。阿尔蒙德表示了“同意撤退”之后就飞走了。弗里曼立即命令参谋人员制定撤退计划。当弗里曼开始收拾自己的行装的时候,却收到了一条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命令:不准撤退,坚守砥平里!命令是李奇微亲自下达的。李奇微对阿尔蒙德说:“你要是撤出砥平里,我就先撤了你!”坚守砥平里的决定出于李奇微对整个战局的独特判断,他因此成为真正令彭德怀感到棘手的战场对手。首先,李奇微认为“霹雳作战”并没有因为中国军队在横城地区的反击而受到严重的挫折,美第二师和南朝鲜第八师的损失仅仅是中国军队在无关要局的阻击战中的一种孤注一掷。中国军队局部的进展并不意味着他们全面的困境得到缓解,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勉强发动的攻势反而令现在的中国军队更加困难。联合国军在中国军队的横城反击之后,战线的形状并没有大的质量上的改变,因此,放弃砥平里这个位于前沿的交通要道,势必令美第九军的右翼空虚,如果中国军队再趁势攻击的话,很可能招致整个战线的龟裂,“霹雳作战”便收不到预期的效果了。李奇微相信他曾经在汉城的撤退中向其“致意”的彭德怀也会看到这一点。于是,他的结论是:“敌军认为攻占砥平里是绝对必要的,因此我军无论如何要确保砥平里,不管付出多大的牺牲。”李奇微给第十军下达的作战命令是:一、砥平里的美第二师第二十三团,死守砥平里阵地;二、第十军以位于文幕里的美第二师第三十八团即刻增援砥平里的第二十三团;三、美第九军、英第二十七旅和南朝鲜第六师,向砥平里与文幕里之间复核,封闭美第十军前面的空隙。砥平里,这个小小的朝鲜村庄注定要成为一个空前惨烈的血战之地。砥平里,坐落在一个小小的盆地中,小盆地的直径大约5公里,四周都是小山包:南面是最高的望美山,标高297米,西南是248高地,西北是345高地,北面是207高地,东北是212高地。接到死守阵地命令的弗里曼开始重新制定防御部署。形成环形阵地当然是最好的,但其周长至少有18公里,弗里曼的兵力不够,二十三团的兵力虽然包括法国营在内有四个步兵营,以及一个炮兵营和一个坦克中队,总人数约6000人,但是要在这么长的环形范围上部署没有缝隙的阻击线还是不够。弗里曼在清川江边吃过由于防御阵地有缝隙而让中国军队钻到身后的苦头。最后,弗里曼划定了直径为1.6公里的环形范围,并开始修筑阵地。美军第二师二十三团在砥平里最后完成的防御体系是:一营在北面的207高地的南端,二营在南面的望美山,三营在东面的202高地,法国营的阵地地形最不妙,处于砥平里西侧一片平展的稻田和铁路线的周围。各营之间没有缝隙。即使这样,弗里曼还是觉得兵力太少,不得不把预备队减少到危险的程度:团只留一个连,各连只留一个排。为了使这个远离师的主力团背后达16公里的纵深地带安全,只能在阵地中间加强钢铁的防御了:弗里曼在环形阵地内配备了6门155毫米榴弹炮、18门105毫米榴弹炮、一个连的高射武器、20辆坦克和51门迫击炮。环形阵地的前沿,全部环绕着坦克挖了壕沟,密集地布置了防步兵地雷和照明汽油弹。各阵地之间的接合部,全部用M-16高射机枪和坦克作为游动火力严密封锁,甚至在中国士兵可能接近的地方,二十三团泼水制造出陡峭的冰区。2月13日日落前,二十三团完成了火炮的试射,并测试了步兵、坦克和炮兵之间的通讯联络系统,并且准备好了充足的弹药和十日份的食品。天黑了,四周寂静得可怕。美军和法军士兵各自守在阵地的战壕里,等待着他们无法预知的命运。中国军队确实要打砥平里对中国军队来讲,横城反击作战取得了可喜的战果,特别是美第二师位于横城的部队已经开始撤退,南朝鲜第八师的战斗力也遭受了重创,于是,按照常规,砥平里的美军为了不至于孤立无援定会向南撤退,而如果趁其撤退之时在运动中给予打击,确实是个扩大战果的好战机。另外,当时中国军队对砥平里敌情的了解是:不到四个营的敌兵力已经逃得差不多了,敌所依托的是一般的野战工事——这绝对是一块送到中国军队嘴边的肥肉。不准确的敌情判断和盲目的乐观情绪带来的是轻敌思想,由此,中国军队对砥平里的攻击看上去就像是临时组织起来的大杂烩:攻击战先后投入了八个团,八个团来自第三十九、第四十、第四十二三个军,而负责战场统一指挥的是第四十军的一一九师。砥平里反击战预定的攻击时间是13日上午。但此时在砥平里的中国军队无法实施攻击。徐国夫师长仓促召集参加攻击部队的指挥员会议。令徐国夫恼火的是,第四十军三五九团团长没来,派来的是政委。而第四十二军的三七五团只派来个副团长。但这位副团长却带来了砥平里的真实情况:那里不只有一两个营的敌人,而且敌人根本没有要逃跑的迹象,摆出的是坚守的架势。徐国夫立即把情况向上级报告,但没有得到回应。会刚开完,又传来让徐国夫吃惊的消息:配合攻击砥平里的炮兵第四十二团,因为马匹受惊暴露了目标,现已遭到空袭,不能按时参加战斗。这意味着火力本来就弱的中国部队没有了炮火支援,只能靠手中的轻武器作战了。这时,第四十二军一二五师三七五团在向砥平里接近的路上遭遇敌人而受阻,第四十军—一九师三五六团也因行动迟缓,没按时赶到攻击地点,结果,在徐国夫指挥的方向上只有三五七团和三五九团两个团。砥平里交战双方兵力和火力对比严重失衡的攻击在13日晚开始了。徐国夫当时不知道,其实还有几支中国部队也参加了对砥平里的攻击,只是由于通讯手段落后他们没能互相联系上。在指挥混乱的攻击中,只有中国士兵的无所畏惧的献身精神在砥平里被火光映红的夜晚迸发出耀眼的光芒。三五七团三营七连在连长殷开文和指导员王玉岫的带领下,向着敌人炽热的火力扑上去。突击排在通过冰坡的时候,在敌人射来的猛烈枪击当中损失严重,但是他们无畏生死地顽强突击,占领了敌人的前沿阵地,但立刻,阵地受到美军极其猛烈的炮火袭击。连长殷开文牺牲。阵地开始在中美士兵手中来回易手,指导员也牺牲了。七连以其巨大的伤亡,在美军的阵地前沿与之争夺,他们没能接近美军的主阵地。三五九团九连指导员关德贵是个有名的“爆破英雄”,在第一次战役中他带领土兵顽强地坚守阵地,手和脚都被凝固汽油弹严重烧伤。在这次攻击中,他带领突击队冲在最前面。在攻击第一个山头的时候,他的胳膊负伤,在打第二个小山包的时候,他的腿又中弹,棉裤和棉鞋都被鲜血浸透。徐国夫指挥着两个团一直打到天亮,没能占领一块敌人的主阵地,部队伤亡比预想的要大得多。第三十九军一一五师奉命参加打砥平里的战斗时,全师上下都很高兴。因为听说砥平里敌人兵力不多,觉得这下能立大功了。所以,13日在研究作战计划时,师长王良太主张以三四四团为一梯队,三四三团为二梯队,三四五团为预备队进行攻击。三四三团团长王扶之对这个主张有意见,王团长个敢打硬仗的好手,他觉得把他列在二梯队心有不甘,而且他多少有点“私心”:砥平里就那么点敌人,跟在三四四团后面进去,不是什么功也没有了嘛。于是,王扶之提出三四三团和三四四团并肩打进去。师长和政委交换了意见,同意了王扶之的建议。黄昏,三四三团开始攻击。在攻下第一个山头的时候,他们向师指挥部报告:“我们打到砥平里了!”师指挥部的回答是:攻击并且占领!当王扶之再次打开地图核对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打下的根本不是砥平里,而是砥平里外围一个叫马山的山头。更让王扶之意外的是,通过对俘虏的审问才知道,砥平里根本不是“没多少敌人”,坦克大炮不说,光兵力就有6000多!王扶之赶快向师指挥部报告,并且立即命令部队,在天亮之前,无论如何要做好敌人向马山外围反击的准备。参加对砥平里攻击的第四十二军一二六师三七六团也犯了和三四三团一样的错误。这个团被配属第三十九军,接到攻击砥平里的命令后,团长张志超立即带领部队开始行动。他们迅速拿下挡在他们攻击路线上的一座小山,并且按照地图上所指示的路线,向砥平里扑过去。当按照判断的方位和计算的行进时间应该到达砥平里的时候,他们发现山谷中有一个小村子。夜色中,有开阔地,有房舍,有公路,有铁路,一切都和地图上的砥平里标志一致,于是三七六团毫不迟疑地开始了强攻。二营打头阵,团属炮兵压制敌人的火力,三营从侧翼配合,尖刀班的士兵每人带着十几颗手榴弹,冲进村庄一齐投掷,霎时间这个村庄被打成一片火海。守在这里的美军顶不住了,向暗夜中溃退而去。张志超兴奋地向师指挥部报告:“我们已经占领砥平里!”指挥部一听很高兴,没想到砥平里这么好打,还有几个团还没用上呢!于是命令同时向前运动准备攻击砥平里的三七七团停止前进,因为砥平里的战斗结束了。一二六师师长黄经耀究竟是有经验的指挥员,越想越觉得事情恐怕没有这么容易,于是又打电话给张志超,问:“你给我仔细看看,公路是不是拐向西南?铁路是不是拐向东南?”张志超说:“这里的公路和铁路是平行向南的!”黄经耀头嗡的一声大了:“张志超!你给我误了大事!你打下的那个地方叫田谷,砥平里还在田谷的东南!给我立即向砥平里攻击!”三七六团赶快集中部队,以一营为主攻,向真正的砥平里攻击。一营在7门山炮和23门迫击炮的支持下,连续向砥平里攻击了三次,炮弹很快就打光了,兵力损失无法补充,天亮的时候没有任何成果。14日,白天到了。美军的飞机铺天盖地而来,轮番在中国军队的所有阵地上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猛烈射击和轰炸。中国军队的官兵们自从入朝作战以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飞机集中在这么一块巴掌大的天空中。美军飞机整整轰炸了一个上午,然后,砥平里的美军和法军开始出动坦克和步兵,向中国军队的阵地进行极其凶狠的反击。在三四三团二营的马山阵地,从砥平里出击的美军和法军多达五路,火力之强令阵地上的中国士兵抬不起头来。二营伤亡严重,班和排的建制已经被打乱,但从不同方向冲击而来的美军一次又一次发起冲锋,二营营长王少伯在给王扶之团长的电话中声音都变了调:“团长!快下命令撤退!不然,二营就打光了!”王扶之的回答是:“要是把阵地丢了;我杀你的头!”说完,王扶之就后悔了,后悔不该在这样的时刻对自己部下说这种话。但是,不是要坚决打砥平里嘛,马山这个地形优越的冲击出发点要是丢了,还怎么打下去?王少伯硬是指挥士兵们在马山阵地上坚持了一个白天,虽伤亡巨大,但阵地没丢。在另一个方向上的三五九团的阵地上没有可蔽身的工事。美军飞机来回地俯冲轰炸扫射,这些飞机有的来自美国海军的航空母舰,有的来自南朝鲜釜山的机场,重型轰炸机则来自日本板付机场。它们在很低的高度上掠过,发出的啸音震耳欲聋。与三五九团阵地相邻的高地依旧在美军的控制之下,美军在高地上使用坦克的直射火炮和M—16高射机枪,居高临下地近距离向中国阵地上进行射击,中国士兵的射击完全被压制了,处在束手无策被动挨打的境地。团长李林一刚在电话机中向各营传达了“坚守阵地”的命令之后,线路就被炸断了。想和最前面的三营取得联系,但在连续不断的轰炸中三营根本听不见。李林一给通信连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接通电话线!结果连续冲上去七个电话员,全部倒在半路上,无一生还。天终于黑下来了,熬过白天的中国士兵向砥平里主阵地冲击的时刻又到了。

      14日夜晚,中国军队参加砥平里攻坚战的各团都已到齐了,他们从四面八方一齐开始向这个不到两平方公里的小小环形阵地开始了前赴后继的攻击。在炮弹和手榴弹连续不断爆炸的闪光中,美二十三团各营的前沿阵地同时出现了激战状态。中国士兵冒着美军布置下的一层又一层的拦截火力毫无畏惧地冲锋,前面的士兵倒下,后面的士兵踏着尸体前进。环形阵地内到处是跃动的中国士兵的影子,这些身影因为棉衣的缘故。看上去十分臃肿,但他们滚动前进时瞬间即逝。美军所有的坦克和火炮用最密集的发射速度向四周喷出火焰,在中国士兵冲击而来的每一条路上形成一面面弹雨之墙。接近午夜的时候,激战到达最高潮,与地面上流淌的鲜血相呼应的,是战场上空大约每过五分钟就升起的一群密集的照明弹,而由几十条曳光弹组成的光带,接连不断地平行或者交叉地穿过照明弹的白光之下。美军支援而来的夜航飞机投下了由降落伞悬挂着的更为刺眼的照明弹,长时间地如巨大的灯笼一般在砥平里双方士兵的头顶摇荡。在砥平里环形阵地中与中国士兵彻夜血战的,还有一个法国营。法国营由拉尔夫.蒙克拉中校指挥。拉尔夫是个具有传奇色彩的法国军人,军服上挂满了各种军功勋章,他在他所经历的战斗中曾经16次负伤,现在一条腿还痛得厉害。朝鲜战争开始的时候,他是法国外籍军团的监察长,军衔是中将,他认为能带领法国军队参加朝鲜战争是一种殊荣,自愿把自己的军衔降为中校。当中国军队开始冲击的时候,这个老中校命令拉响手摇警报器,警报器尖锐而凄厉的声音响彻夜空。法国士兵一律不带钢盔,头上扎着红色头巾,叫喊着“卡莫洛尼”的口号。“卡莫洛尼”是一个墨西哥村庄的名字,90年前在这个村庄有65名法国外籍军团的士兵在与墨西哥士兵的战斗中全部战死,无一投降。这个法国营中的大部分士兵,都是法国原外籍军团的老兵。他们在和中国士兵拼刺刀的同时,还跟那些从前沿跑下来的美国士兵的屁股:“该死的,回到那边山头上去!反正你得死,不如死在山头上!”但是,法国人的反冲击也连续失败,弗里曼团长不得不使用预备队来堵住中国士兵的蜂拥而上,但是由于G连阵地失守,环形阵地已被中国军队突开一个很大的缺口,环形变成了凹形。就在砥平里环形阵地出现危机的时候,二十三团团长弗里曼上校的手臂中弹。

      也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中国军队最不愿意看见的情景出现了:天又一次亮了。与砥平里血战同时进行并且同样残酷的,还有在美军向砥平里增援的方向,中国军队所进行的阻援战。在那里,中国士兵血肉之躯所要面对的是滚滚而来的美军坦克群。13日,当砥平里开始受到中国军队攻击的时候,李奇微命令美第二师三十八团立即北上增援。三十八团没有走出多远,便受到中国军队的阻击,双方战斗激烈并形成胶着状态。14日,砥平里的弗里曼上校一次又一次要求立即增援的电话弄得李奇微心烦意乱,他只有再派出增援部队去解救被围攻中的二十三团。但是,美第十军正面已经没有可以调动的部队了,如果再增派部队,只有动用预备队。战争中防御一方如果到了动用预备队的地步,至少说明整个防线的兵力布局已到捉襟见肘之时了。阿尔蒙德后来说,那时第十军正面的防线,由于砥平里的突出,原州与阳平里之间出现很大的空隙,如果中国军队不那么专注地攻击砥平里,而是在围攻砥平里的同时,向原州方向实施如同像横城反击规模的猛烈攻击,那么联合国军队的东线肯定会全线崩溃。阿尔蒙德的话是有道理的;但是,他还没有他的上司李奇微那样更深刻地洞察到中国军队“礼拜攻势”的规律。正是横城一役使美第二师和南朝鲜第八师受到打击并且后退,才造成了原州防线上危险的空隙,但是从中国军队发动横城反击战至今,已经有十多天了,中国军队持续大规模进攻的时间只能是八天,而在大规模攻势结束后到发动新的战役,至少需要一至两个月的准备时间,因此,持续的攻击对当时的中国军队来讲已经没有可能了。如果中国军队具备持续进行大规模攻势的能力,根本不会等到现在,所有的联合国军队包括阿尔蒙德本人早已经乘船逃离朝鲜了。

      李奇微命令美骑兵第一师五团立即北上增援砥平里,他要求五团无论受到何种规模的阻击也要突过砥平里,哪怕只突进去一辆坦克。李奇微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坚守砥平里美骑兵第一师五团团长是柯罗姆贝茨上校。14日下午,五团在距离砥平里以南六公里的地方集结了部队。这是一个庞大的而混杂的部队;五团的全部兵力加上两个野战炮兵营,一个装备M一26重型坦克的坦克连,两个装备MA-76G型坦克的坦克排,一个工兵连,一个装载着支援抵平里各种物资的大型车队,还有一个专门准备到砥平里处置伤亡美军的卫生连。鉴于砥平里的危机,增援部队不顾美军夜间不战斗的惯例,于14日下午17时出发了。坦克在前后掩护,中间是步兵、炮兵、工兵和车队,增援的队伍在狭窄的土路上足足延伸了三公里长。部队前进了大约一公里,土路上的一座桥梁被中国军队炸毁。整个行进停止,等待工兵修桥。这时,正是中国军队在五公里外的砥平里进攻最猛烈的时候,已经负伤的弗里曼上校在电话中向柯罗姆贝茨上校大喊:“迅速向我接近!”桥整整修了一个晚上才修好。15日早晨,五团继续出发。刚过了桥,立即受到中国军队的阻击。阻击的火力来自两侧的高地,行进又停下来。由于是白天,五团在美军飞机的支援下向公路两侧的高地展开,一、二营以及两个炮兵营的36门火炮掩护三营和车队沿着公路向前推进。阻击美骑兵一师五团的是中国第三十九军的一一六师和第四十二军的第一二六师。这恐怕是美骑兵一师五团入朝作战以来所遇到的最顽强的阻击了。

      中国军队占领了公路边所有的有利地形,他们居高临下射击,虽然火力的猛烈程度比不上美军,但是中国军队迫击炮的落点十分准确,停止在公路上的车队和坦克目标十分明显,于是伤亡很大。五团的一营和二营分别向两侧的高地进行冲击,在空中火力的支援下,他们开始拿下一个个高地,但高地常常是刚刚占领立即又被反击下来。“伤亡巨大的中国军队好像越打越多,中国士兵的忍耐力和对死亡的承受力是惊人的。”战后柯罗姆贝获上校这样说。美军战史对中国军队的曲水里阻击的评价是:“非常坚决,异常顽强”。五团与中国阻击部队的交战一直打到中午,原地没动。砥平里的美军二十三团依旧承受着中国军队的攻击,这一次,中国军队在白天依然不停止攻击,看来砥平里的局势真的不妙了。增援的五团因被中国军队阻击而进展缓慢,令柯罗姆贝茨上校夹在李奇徽和弗里曼两边的责骂之中。中午时分,他明白了自己要不就受军法处置,要不就创造个奇迹,已经没有第三种选择了。距离砥平里只有五公里,如此近的距离竟然是如此遥远。最后,柯罗姆贝茨上校终于下了决心:不管那些载满物资的卡车,也不管那些与中国士兵扭打在一起的士兵,甚至不管那些炮兵了,他要自己亲自率领一支坦克分队,凭借着厚厚的装甲,硬冲到砥平里去。

      柯罗姆贝获抱定了一死的念头下午15时,坦克分队组成完毕:一并23辆坦克,四名专门负责排雷的工兵搭乘在第二辆坦克上,坦克连连长乘坐第四辆负责指挥坦克的前进,上校本人乘坐第五辆坦克指挥全局,三营营长和L连连长乘坐第六辆上指挥步兵,三营L连的160名士兵分别蹲在后面的坦克上跟随冲击。同时,一营和二营受命在公路两侧边前进边掩护,炮兵要不惜把炮弹打光也要把中国军队的阻击火力压制住,上校还要求空军的轰炸机向面向公路的两个斜面进行最大可能的饱和轰炸。在坦克分队的最后,有一辆收容伤员的卡车,至于这辆卡车能不能冲进到砥平里,就只有看它的运气了。柯罗姆贝茨给弗里曼打电话:“恐怕运输连和步兵进不去了,我想用装甲分队突进去,怎么样?”弗里曼说:“我他妈的不管别人来不来,反正你要来!”45分钟之后,这支孤注一掷的坦克分队开始前进了。美军的轰炸机沿着坦克分队前进道路上的所有高地开始了猛烈的轰炸,公路两侧两个营的美军则全力向中国阻击阵地发动钳制火力的进攻,联络飞机在头顶来回盘旋,担任引导炮兵射击和报告前方敌情的任务。坦克分队每辆坦克的间隔是50米,整个突击分队的长度为1.5公里。在接近砥平里的地方,有一个叫曲水里的村庄,坦克分队刚刚看见村庄里的房舍,就遭到了中国军队迫击炮的猛烈拦截,长长的坦克队伍被迫停下来。

      无论天上的飞机和地面的坦克的火力如何压制,中国士兵的子弹依旧雨点般地倾泻而来。坦克上步兵的任务是掩护坦克的前进,但是这些步兵很快就跳下坦克,跑进公路边的雪坑里藏了起来。柯罗姆贝茨在对讲机中大喊:“我们打死了几百名中国人!”但是他阻止不了坦克上的步兵的逃跑。当坦克继续前进的时候,几十名步兵包括两名军官被扔下了。曲水里是个小村庄,公路从村庄的中央通过。中国士兵从村庄两侧的高地上向进入村庄的坦克分队进行射击,手榴弹在坦克上爆炸,虽然不能把厚装甲的坦克炸毁,但是坦克上的步兵无处躲藏。有的中国士兵直接从公路两侧的房顶上跳到坦克上与美军士兵格斗,并且把炸药包安放在坦克上引爆。坦克连连长因为有的坦克已经燃烧,要求停下来还击,被柯罗姆贝获上校拒绝了,他叫道:“往前冲!停下来就全完了!”通过曲水里村庄之后,坦克分队的数辆坦克被击毁,搭乘坦克的L连160名士兵只剩下了60人。在距离砥平里约两公里的地方,公路穿过了一段险要的隘口:这是一段位于望美山右侧,于山腰凿开的极其狭窄的豁口,全长140米,两侧的悬崖断壁高达15米,路宽仅能勉强通过一辆坦克。当柯罗姆贝茨的第一辆坦克进入隘口的时候,中国军队的一发反坦克火箭弹击中了坦克的炮塔。四名工兵乘坐的第二辆坦克进入隘口以后,火箭弹和爆破简同时在坦克两侧爆炸,坦克上的工兵全被震了下来。受到打击最严重的是坦克连连长乘坐的第四辆坦克,在被一枚火箭弹命中之后,除了驾驶员还活着,其余的人包括坦克连连长希阿兹在内,全部死亡。幸存的驾驶员把这辆燃烧的坦克的油门加大到最大限度,猛力撞击其余毁坏的坦克,终于使狭窄的隘口公路没有被堵死。在悬崖上面的中国士兵把成束的手榴弹和数个捆在一起的炸药包扔了下来。坦克连连长死了,没人指挥坦克的前进。冲过了隘口的坦克调回头压制中国士兵对隘口的攻击,没有通过的坦克也在后面向中国士兵开火。一直跟随坦克搭乘到这里的步兵成了中国士兵射击的靶子。至于队伍最后面的那辆收容伤员的卡车,虽在中国军队的夹击下一直跟随到这里,但它只是到了这里,卡车被打坏了,车上的伤员全部下落不明。冲过隘口,柯罗姆贝茨在坦克中立即看见了在砥平里外围射击的美军坦克以及与中国士兵混战在一起的美军士兵。他立即命令与砥平里的美军坦克会合,然后向中国军队围攻砥平里的阵地开炮。砥平里的美军二十三团听说骑兵一师五团到达的消息,如同得到百万援军一般欢呼起来。实际上,美骑兵一师五团的增援部队到达砥平里的只有十几辆坦克和23名步兵,23名步兵中包括13名伤员。增援的坦克一路冲杀过来基本上已经没有弹药了。因此柯罗姆贝茨上校九死一生地到达了砥平里,除了给了二十三团以心理上的支援外,没有军事上的实际意义。

      所幸的是,15日下午,中国军队停止了攻击。对砥平里攻击的停止是在中国基层军官的坚决要求下决定的。在中国军队的战史中,下级指挥员在战斗中向上级指挥员提出“不打”的要求,砥平里属罕见一例。对砥平里之战意见最大的是第三十九军军长吴信泉将军。2月6日,上级的指示是:第四十二军集中力量打砥平里。但后来因为第四十二军距离砥平里太远,这个命令没有执行。后来,命令第四十军和第四十二军各派一个师包围砥平里,但最后对砥平里实施的包围仅仅是在北面和西面。在东、南方向没有中国部队,这叫什么包围呢?原来的指示是:第三十九军的一一五师和一一六师沿汉江北岸东进,一一七师到龙头里集结,但实际上还没等到集结,一一七师又奉命南进。横城反击战结束,一一五师受命西进,从东面打砥平里,部队前后绕了一个大圈子,这样的调度别说打仗,急行军也把部队拖垮了。一一五师由于距离砥平里的路程远,直到12日下午15时才攻击到马山,而在一一五师打马山的时候,砥平里的西、北两面都没有枪声,后来才知道第四十军和第四十二军是上半夜攻击的,后半夜攻击停止了。15日上午,吴信泉军长接到关于对砥平里攻击的三个师一律归第四十军指挥的命令时,他已感到仗打到这个份上已经显示出诸多不利的迹象。邓华指挥部完全可以直接指挥三个师作战,怎么打到困难重重的时候反而突然变更指挥权呢?而“邓指”又打来电话,命令16日务必拿下砥平里。

      在砥平里坚守的美军并非原来估计的兵力数字,不但有6000人之多,而且防御工事十分坚固,我军以野战方式攻击根本攻不动,况且敌人的飞机、大炮、坦克的火力十分猛烈,我军参加攻击的三个师所有的火炮加起来才30多门。兵力和火力的对比如此悬殊,16日拿下砥平里的依据是什么呢?战士的伤亡实在是太大了,已经不能再这样伤亡下去了。当邓华指挥部给第四十军打来电话,责成第四十军军长温玉成统一指挥对砥平里的攻击,并要求“十六日务必拿下砥平里”时,温玉成几天以来积存的不满爆发了。这位富有战斗经验的军长明确地表示,这场对砥平里的战斗,是没有协同的一场乱仗,是以我之短对敌人所长的一场打不胜的战斗,必须立即退出攻击。温玉成军长直接给邓华打了电话,明确建议撤出战斗。邓华让温玉成“不要放下电话”,立即向彭德怀报告了温玉成的建议。彭德怀表示同意。15日下午18时30分,志愿军总部收到“邓指”的电报:彭洪解并金韩:各路敌均已北援砥平里之敌,骑五团已到曲水里。今上午已有五辆坦克到砥平里,如我再歼砥平里之敌将处于完全被动无法机动,乃决心停止攻击砥平里之敌。已令四十军转移至石阳、高松里、月山里及其以北地区。三十九军转移至新仓里、金旺里、上下桂林地区。四十二军转移至蟾江北岸院垡里、将山岘以北地区。六十六军转移至原州以北地区。一二六师转移至多文里、大兴里及川北地区,并以一部控制注邑山。各军集结后。再寻消灭运动之敌。因时机紧迫未等你回电即行处理毕。砥平里战斗结束。砥平里战斗,中国军队的伤亡人数是惊人的。参加攻击的中国军队八个团中,仅第四十军参加攻击的三个团就伤亡1830余人。三五九团三营的官兵几乎全部伤亡,三营营长牛振厚在撤退时说什么也不离开遍布着他的士兵尸体的阵地,最后硬被拖下来。三五七团团长孟灼华在向上级汇报士兵伤亡的情况时,因痛苦万分而泣不成声。中国军队对砥平里的攻击是失败的。战后,志愿军邓华副司令员为此做了专门的检讨。15日夜,天降大雪。当晚,砥平里环形阵地中的美军士兵和法军士兵紧张地等待着中国军队的再次攻击。大雪中,阵地的周围先是漆黑一片,然后突然出现了密集的火把,但是中国军队没有攻击。火把在砥平里环形阵地的四周晃动了整整一夜,天亮的时候,阵地的周围白雪茫茫,天地间一片寂静。15日夜,中国士兵们在火把的照明下,寻找并且抬走了阵亡官兵的遗体,没有寻找到的,便很快被纷飞的大雪掩埋了。 中国士兵抬着伤员和阵亡战友的遗体,押解着俘虏开始向北转移。

      40多年后,一位美国历史学家在南朝鲜收集关于朝鲜战争的资料时,特别访问了砥平里。一位南朝鲜老人说,他当年曾经在这里掩埋过中国人民志愿军士兵的尸体。根据老人提供的线索,美国历史学家在北纬37℃线附近挖出了19具中国士兵的遗骸,遗骸四周的冻土里还散埋着中国士兵用过的遗物,包括军装、子弹、水壶、牙刷、胶鞋等等。

      1989年5月12日,中国新华社电告:新近在南朝鲜境内发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安葬仪式,今天下午在朝鲜军事分界线边境城市开城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举行。我十九具烈士遗骨,是今天上午在板门店召开的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第四百九十五次秘书长会议上,由军事停战委员会“联合国军”方面移交给朝中方面的。这是自朝鲜战争停战以后,在南朝鲜境内发现志愿军烈士遗骨最多的一次。同时发现的还有数百件志愿军烈士用过的各种遗物,也已交给朝中方面。

      2017/11/16 14:58:58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回复:李奇微——彭德怀戎马一生中遇到的最难对付的将军

      铁血军事 > 铁血历史论坛 > 中国历史 > 朝鲜战争第四次战役

      朝鲜战争第四次战役回复:李奇微——彭德怀戎马一生中遇到的最难对付的将军hjbnihao2012/3/17 10:47:49189356导读:个人感觉第四次战役打的有点勉强,原因如下: 第一,志愿军经过连续3次战役,部队已经极度疲劳,战斗和非战斗减员相当大,某些部队兵力不足开战前的一半。特别是很多部队已经断粮。 第二,由于三次战役后志愿军已经前压至三七线,战线拉长,在美空军的绞杀下,后勤补给更加困难,补充的兵力还没到,增援的十九兵团才刚由安东开进。 第三,经过前三次战役的胜利,从国内至前线都产生了一些盲目的乐观,特别是志愿军占领了汉城后,这种观念更加导致了速胜论的蔓延,这是相当危险的。 第四,由于第三次战役后期志愿军已经属于强

      个人感觉第四次战役打的有点勉强,原因如下:

      第一,志愿军经过连续3次战役,部队已经极度疲劳,战斗和非战斗减员相当大,某些部队兵力不足开战前的一半。特别是很多部队已经断粮。

      第二,由于三次战役后志愿军已经前压至三七线,战线拉长,在美空军的绞杀下,后勤补给更加困难,补充的兵力还没到,增援的十九兵团才刚由安东开进。

      第三,经过前三次战役的胜利,从国内至前线都产生了一些盲目的乐观,特别是志愿军占领了汉城后,这种观念更加导致了速胜论的蔓延,这是相当危险的。

      第四,由于第三次战役后期志愿军已经属于强弩之末,志司总司令彭德怀在部队占领三七线后命令志愿军立即停止追击,转入就地防御,结果导致苏联和北朝鲜的不满,在两军的最高会议上甚至产生了激烈的争吵。

      第五,第三次战役时,联合国军撤退相当迅速,特别是美军基本没有受到什么大的损失。到战役结束时,美军已经全部撤入了即设防御阵地,且李奇微已经摸透了志愿军由于后勤困难导致的攻击周期至多为一周时间。

      第六,第四次战役前,彭总已经明确告知中央当前志愿军的主要问题,并主动收缩部队进行补充休整,但是毛的意见是要克服困难立即进行第四次战役,其主要目的是为了政治需要,鼓舞士气,扩大国际影响,不愿放弃汉城,导致志愿军在第四次战役中的极度被动。

      第七,美军在获得增援后,仅在第三次战役结束后一周内就开始了全面的反攻,李奇微一改沃克的战术,采取东西线并进,首尾衔接,避免了前三次战役中的东西线割裂,被志愿军穿插分割各个击破的被动局面。同时积极发挥联合国军的火力优势,不停的与志愿军的进行主动接触,不让志愿军得到休整。

      第八,联合国军的快速反攻出乎了志愿军的意料,而由于政治需要又不能轻易的放弃汉城,导致西线志愿军不停的进行阻击作战,陷入极其被动的局面。此时志司决定集中兵力首先歼灭东线的南朝鲜主力,以期破坏美军的战术企图,打乱联合国军的部署,寻找战机的战术是完全正确的,但是也导致了西线阻击作战的极度艰苦。

      第九,志愿军在第四次战役中未能如第二次战役时,主动后撤诱敌深入打运动战,使得以我之短攻敌之长,在西线的节节阻击,让联合国军发挥了火力火器的优势,使西线我志愿军损失巨大。同时东线进行的横城反击战部队虽然穿插和进攻的很勇猛,但是由于侦查不足以及指挥上的失误,使得联合国军在砥平里的突出部一直未被歼灭,在攻击砥平里的后期甚至部分志愿军作战部队直接要求上级放弃攻击、撤出战斗,这在整个朝鲜战争中是极其罕见的,可见我军的伤亡之巨大。

      第十,第四次战役的节节阻击和放弃我军的战术优势导致的最终结果是不得不放弃汉城,退至三八线。

      纵观整个朝鲜战争,个人认为打的最被动的一次就是第四次战役,如果能像二次战役时,大踏步的后撤,再诱敌深入,分割包围聚而歼之,绝的不会出现损失巨大的情况,事实证明了,我军作战不能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必须坚决的发挥我军的战术思想“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赞21 回复主贴

      2017/11/16 14:41:35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麦克阿瑟在第2次战役前公布美军兵力行军部署

      以上一排红字是一个视频,请把你的小箭嘴移到上面红字,再一按,视频就跳出来了

      2017/11/16 14:32:55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你这手下败将,也配说我讲假话。

      我的资料来自[经典传奇]视频,你的资料来自“林彪的扁担”。。

      2017/11/16 14:03:35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独立的思考着
      其实,麦克阿瑟的军事造脂有限。但他资格很老,1926 年就担任美国陆军参谋总长,后因镇压一战老兵被罗斯福去职,最后混了个驻菲律宾总司令的位子。

      他二战表现也普通,而美军打败日本的关键人物是尼米兹,

      麦克阿瑟表演欲太强:朝鲜第2次战役前,麦帅不知道中国已参战,居然当着全世界媒体之前,讲出美军向北朝鲜推进的番号,兵力以及行军路线,愚蠢之极。结果被彭德怀钻了空子,把麦克阿瑟打的错手不及。

      但在麦帅被炒之后,李奇威(Ridgeway)来接替代领美军,彭总就再也占不到便宜。到底,美军的工科技是很难对付的。

      32楼 anan93
      自己真真的独立″思考"一下好吗?你的″思考"真不能真正的实事求是吗?是真驴还是假驴拉出来.″溜溜″啊?.
      我以讲假话为耻

      2017/11/16 3:30:03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8898321
      • 工分:93607
      左箭头-小图标

      小鬼子也有一个彭总亲口说过“最狡诈、最难对付的对手”——岗村宁次呢,但彭总可从来没说过“对付不了”的话,而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二者虽然都曾在交手前期让彭总吃过亏,但笑到最后的却依然是彭总,二者最终都从彭总那学到了什么叫“吃多少,吐多少”。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6 1:07:38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0013930
      • 工分:9405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独立的思考着
      其实,麦克阿瑟的军事造脂有限。但他资格很老,1926 年就担任美国陆军参谋总长,后因镇压一战老兵被罗斯福去职,最后混了个驻菲律宾总司令的位子。

      他二战表现也普通,而美军打败日本的关键人物是尼米兹,

      麦克阿瑟表演欲太强:朝鲜第2次战役前,麦帅不知道中国已参战,居然当着全世界媒体之前,讲出美军向北朝鲜推进的番号,兵力以及行军路线,愚蠢之极。结果被彭德怀钻了空子,把麦克阿瑟打的错手不及。

      但在麦帅被炒之后,李奇威(Ridgeway)来接替代领美军,彭总就再也占不到便宜。到底,美军的工科技是很难对付的。

      自己真真的独立″思考"一下好吗?你的″思考"真不能真正的实事求是吗?是真驴还是假驴拉出来.″溜溜″啊?.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5 22:13:52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66516 / 排名:1829
      左箭头-小图标

      彭老总能率领志愿军从鸭绿江一直打到三七线,可李奇微呢,这么能干的美国将军怎么打不回鸭绿江去?

      有的人香臭不分,被删了号还对以往的臭名念念不忘,这种执念被称为魔。心魔不除,早晚把自己纠结死!

      2017/11/15 21:48:04
      左箭头-小图标

      26楼 皇家老马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不是吧,下象棋双方都是旗鼓相当,车马炮士象卒,但是朝鲜战场中美装备可距离旗鼓相当差太多了。谁能用一半棋子和对方下平局,这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5 15:47:34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李凝晚2
      都可以被对手污蔑为屠杀了,却没有人询问关心一下当事人的真实感受。血与火之间的惨烈较量在今人眼中并不悲壮,居然还有沾沾自喜的狂放;投奔各自理想的结局依然继续回避遗忘,倒是幻想穿越梦魇甚嚣尘上。
      9楼 feiyang3032
      李凝晚2。人如其名
      李凝晚。。。。。。二!

      2017/11/15 15:14:48
      左箭头-小图标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2017/11/15 14:30:41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95045
      • 工分:46453
      左箭头-小图标

      不要钱的美国武器弹药——彭德怀戎马一生中遇到的最难对付的将军

      2017/11/15 13:51:10
      左箭头-小图标

      人家邓韩洪解已经掌握了李奇微的脉搏,劝老彭,老彭就是死活不听。吃了败仗又来说李奇微多么厉害,切。

      2017/11/15 13:40:52
      左箭头-小图标

      其实,麦克阿瑟的军事造脂有限。但他资格很老,1926 年就担任美国陆军参谋总长,后因镇压一战老兵被罗斯福去职,最后混了个驻菲律宾总司令的位子。

      他二战表现也普通,而美军打败日本的关键人物是尼米兹,

      麦克阿瑟表演欲太强:朝鲜第2次战役前,麦帅不知道中国已参战,居然当着全世界媒体之前,讲出美军向北朝鲜推进的番号,兵力以及行军路线,愚蠢之极。结果被彭德怀钻了空子,把麦克阿瑟打的错手不及。

      但在麦帅被炒之后,李奇威(Ridgeway)来接替代领美军,彭总就再也占不到便宜。到底,美军的工科技是很难对付的。

      2017/11/15 12:48:55
      左箭头-小图标

      礼拜战术

      2017/11/15 12:18:52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7312
      • 工分:29455
      左箭头-小图标

      抗美援朝战争的结果也反映了当时中美两国的实力,总的来说,美军装备优良,火力强大;而志愿军的技战术水平更高一筹。

      2017/11/15 11:53:10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狼浪
      以几乎代差的装备,打了个平手...这种人,由什么资格称作对手?
      4楼 中国魂永记吾心
      向伟大的中国人名志愿军总司令致敬——李奇微,以上所说是李奇微老人家亲笔写的,非我杜撰!
      那你的标题写反了

      2017/11/15 11:03:10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0013930
      • 工分:940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狼浪
      以几乎代差的装备,打了个平手...这种人,由什么资格称作对手?
      4楼 中国魂永记吾心
      向伟大的中国人名志愿军总司令致敬——李奇微,以上所说是李奇微老人家亲笔写的,非我杜撰!
      李奇微屁股被一脚蹋成四片了,能不至敬吗?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5 10:43:33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73603
      • 工分:12530
      左箭头-小图标

      武器一样试试。

      2017/11/15 8:42:06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个就是被袁公知、石公知吹上天的美国神将吧,好像国内地位也怎样吧

      2017/11/15 8:20:23
      • 军衔:空军上士
      • 军号:1058893
      • 工分:3572
      左箭头-小图标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2017/11/15 8:18:18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李凝晚2
      都可以被对手污蔑为屠杀了,却没有人询问关心一下当事人的真实感受。血与火之间的惨烈较量在今人眼中并不悲壮,居然还有沾沾自喜的狂放;投奔各自理想的结局依然继续回避遗忘,倒是幻想穿越梦魇甚嚣尘上。
      又复制粘贴别人鸡汤了吧!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4 22:41:05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李凝晚2
      都可以被对手污蔑为屠杀了,却没有人询问关心一下当事人的真实感受。血与火之间的惨烈较量在今人眼中并不悲壮,居然还有沾沾自喜的狂放;投奔各自理想的结局依然继续回避遗忘,倒是幻想穿越梦魇甚嚣尘上。

      李凝晚2。人如其名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iPhone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4 22:17:51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34129
      • 工分:10540
      左箭头-小图标

      李奇微不难对付,难对付的是美国的装备和国力,要是换过来美国恐怕就直接退回本土了。

      2017/11/14 21:57:31
      左箭头-小图标

      都可以被对手污蔑为屠杀了,却没有人询问关心一下当事人的真实感受。血与火之间的惨烈较量在今人眼中并不悲壮,居然还有沾沾自喜的狂放;投奔各自理想的结局依然继续回避遗忘,倒是幻想穿越梦魇甚嚣尘上。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4 21:43:24
      左箭头-小图标

      麦克尔曾说中国军队是一群乞丐组成的,对于当时的美军来说;当时的中国军队完全是一群乞丐的装备水平。海陆空三军联合作战的美国军队却跟一个装备像乞丐的志愿军打成僵局,你说谁输谁赢?

      2017/11/14 21:20:10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狼浪
      以几乎代差的装备,打了个平手...这种人,由什么资格称作对手?
      向伟大的中国人名志愿军总司令致敬——李奇微,以上所说是李奇微老人家亲笔写的,非我杜撰!

      2017/11/14 16:38:25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53199
      • 工分:69936
      左箭头-小图标

      给细菌唱赞歌,这是单细胞生物 才有的动作。

      2017/11/13 18:35:30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53199
      • 工分:69936
      左箭头-小图标

      以几乎代差的装备,打了个平手...这种人,由什么资格称作对手?

      2017/11/13 18:34:2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8条记录] 分页:

      1
       对李奇微——彭德怀戎马一生中遇到的最难对付的将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