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

共 229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

在北纬53度,有一个叫做奇乾的地方。这里每年有4个月大雪封山,冬季最低气温零下50多度,夏季蚊子、小咬、瞎蜢“三班倒”。

在这里,有一个驻扎了50多年的中队——武警内蒙古大兴安岭森林支队奇乾中队。他们守护着95万公顷的原始森林。

“孤独”是“艰苦”之外的另一个关键词。百公里不见人烟,这里的战士,2年不下山是常事,5年过年不回家也不稀奇。

他们守护着这片绿色,几百次鏖战火场,被林区群众赞誉为“原始林区守护神”。战士们说:“只要‘绿色翡翠’还保持她鲜艳的光泽,就是掉更多的肉也值得、也心甘情愿……”

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

姚顺雨,武警内蒙古森林总队赤峰市支队的一名排长。今年夏天,他受命来到奇乾中队,拍摄微电影《山里世界》,在奇乾整整待了1个月。

回来后,这个地方、这个中队就深深印在了他心里,一次和编辑聊天无意中提起,他便像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重重山峦中的一个未知世界,在我眼前徐徐展开……

于是,我郑重向他约稿,希望他用笔记录下来这些人和故事,让更多的读者看到。

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

每到夜里,隆隆的发电机声一停下来,寂静便会迅速蔓延扩散,在茫茫的林海中,空荡荡的静,让一切都消失在黑暗里,淹没在林子中……

这里的纯静,是原始森林特有的静,让人寂寞,却带给人超脱尘世的感受;这里的宁静,静得让人孤独,却带给人关于生命的思考;这里的寂静,静得让人绝望,却练就了奇乾士兵的非凡信念……

这里就是奇乾,一个了无人烟的地方,一片武警森林官兵用生命守护着的林海。

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

北纬53度,在额尔古纳河岸边有一个小小的乡镇,叫奇乾。这里有茫茫林海,这里半年雪封山,这里百公里无人烟。

也许曾在梦里无数次遇见你,但从未奢望与你相遇。然而,意外和惊喜哪个会先到来,谁也不知道。一个偶然的机会,你我的邂逅,来得这么突然……

到奇乾中队的第一天,一切就和想象中完全不同,没有孤寂清冷,没有死气沉沉,我看到的是战士们一张张开心的笑脸,这儿到处都充满着活力和朝气。

在奇乾,没有电,没有信号,还要时不时观察天气,防止干雷暴的出现。一个多月真正过着野人一般的生活,但这儿是武警森林战士心中最神圣的一个地方。

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

终于等到一个晴天,我爬到附近的山丘上,拿出手机举起来,对着天空,等啊等,终于,“滴答”一声响,微弱的信号被捕捉到,可以和家里人打电话报个平安了……

有人形容奇乾:“十天八天处处好看,三月两月角落走遍,一待几年寂寞常伴。”

是啊!在这里待一个月也许并没有什么,权当感受生活;待一年,咬咬牙也可以坚持,就当是磨砺意志;然而,待上数年,一切就都变了……

我想,与奇乾的这次邂逅,实在难得,也许就像奇乾乡里的那句话“一日奇乾,一生思念”。奇乾的这一程,也许会让自己用一生来回味。

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

“半年雪封山,百里无人烟”。由于纬度高,奇乾最冷的时候能达到零下50多度,往往到了6月份,林间的雪还没有彻底消融,而每年的10月份,便又是大雪纷飞了。

这里不通邮不通电,更别说有什么人烟,到最近的城镇都要200多里路。当我把航拍器升起来时,我惊讶地喊出了声,从近往远推,屏幕渐渐被绿色包围,奇乾中队房顶的那一抹红色,也渐渐消失在林海中……

奇乾的兵常年扎根在这片林子里,也许我们会承受不住这样的孤独而抑郁,也许我们会耐不住这样的寂寞而失落,但是,奇乾的兵没有这样,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向这些困难说了“不”。

这种乐观和积极的心态,是装不出来的,是一种奇乾战士特有的乐观精神,这是他们的气质,是他们面对生活的异常强大的信心!

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

中队的上士布约小兵(彝族),一下连就分到了奇乾,一待就是10余年,回家的次数用手指掰着都能数过来。

偶然的机会,小兵给我讲起了今年的一次打火经历:

“今年打那场大火的时候,我们中队第一个出发,到坐标点扑打火线,原始林区的路你也知道,自己的给养消耗完了,别指望能有人给你送过来,我们打了几天几夜火以后,又困又累,而且什么吃的都没有了,中队长把我们所有人召集到一起,收集了所有的干粮,只剩下半斤面了……我们就靠这半斤面硬撑了两天,黑黢着脸,看着雪白的面,大家都舍不得吃,都想把剩下的面留到最后……那种滋味,真的是不好受……”

我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奇乾兵的乐观精神让我感动,因为他们从不觉得自己苦。

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

我的大学同学张千,是奇乾中队的一名排长。仍记得定岗那天,得知他被分配到了奇乾中队,我看了看他,他眼里先是一阵迷茫,继而闪出一丝失落。是啊,突然一下被分配到这么边远的地方,谁能平静如水呢?

等到他奔赴岗位的那天,我去送他,我被自己所看到的一幕惊呆了,除了行囊,他手里还有一个麻袋,我拎了拎,竟一下没有拎动。“这里面是啥?”“都是书。”他说,“我总得给自己一些盼头。”望着他踉跄远去的背影,我无比敬佩又有些担心。

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

转眼一年多过去,这次来到奇乾又见到他,我知道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他还是那个张千,甚至笑得更灿烂了。

他拿出一包藏了很久的瓜子推到我面前,拉了把椅子坐下:“这是上次给养车上山的时候带来的,一直没舍得吃。这儿没啥稀罕货,你来了我也没啥好招待的……”

我拿起一颗放嘴里,瓜子已经有些泛潮了。嗑了两个,我问他:“这一年多过得怎么样?”

他递过来一个果壳盘,表情却忽然认真起来:“我觉得我来对地方了。当时大家都觉得我倒霉透了,但来了以后才发现,这里不是我想象中那么苦。在这里,我可以专心学习,专心工作。因为没有了其他纷扰,成才甚至更容易。”

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

一天中午,我和张千顺着林子里的小路往营区走,在经过一条小路时,我忽然发现了一处“奇乾特色”。小路两边的树上,密密麻麻地挂着一些小牌子,走近一看,上面写满了退伍老兵和新兵的寄语。

张千说:“这些牌子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每年都会有退伍的老兵,我们总想让他们留下些什么,给中队留下一些印记。大家说,就用倒木做一个自己喜欢的牌子吧,把心里话刻上去,钉在路边的树上,这样大家路过的时候都能看到,就不会忘记彼此了。”

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

我走到一个牌子前,牌子很普通,却能看出战士雕刻时的用心。上面写着:“奇乾的魅力在于,外面的人不愿意来,里面的人不愿意走。”

我想,这就是奇乾兵对奇乾的感情吧!只有他们能懂的情深。这种感情,甚至超过了对故乡的思念。

奇乾的兵,在分别的时刻会格外伤心,没有一个不是哭着离开的。他们心里知道,一旦离开,此生也许再也无缘与奇乾相逢……

延伸阅读: 雷公 血尸 逯爱岩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7/11/13 9:07:4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在零下50多度的奇乾,守护“绿色翡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