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看《潜伏》话“军统”(二)

共 500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601632
  • 工分:47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看《潜伏》话“军统”(二)

3、翠平

我身边好多人爱看《潜伏》,很大程度上是喜欢翠平,我也很喜欢翠平,疯疯傻傻,挺可爱。又有一手好枪法,她倒正经八百是个搞行动的料,比余则成强。

按:沈醉曾参与军统“临澧训练班”的招生,据他回忆,有一次跟戴汇报招生情况,说这一期生源不太理想,以高中生居多,还有不少是高小生,学历太低。

戴说,不要紧,量才使用,文化水平高去学情报。学历低的可以搞行动。

所以翠平真的不太适合潜伏,他在余则成身边,不用李涯,马奎都能看出破绽。

首先是她的性格,过于火暴,说话办事不走脑子,或者说根本就没这方面的脑子。

搞地工,或者说干潜伏,首先讲究的就是个沉稳,脑子里翻江倒海,外表还在跟你聊着,丝毫不带走神的。

吴站长就是标准的特务秉性,说话轻声细语,慢条斯理,你看他很少说过头话,总是“这样不太好吧”,“他总归是你的上级嘛”,“要团结”,这样一类表述方式,很少撂“狠话”,——不代表不做“狠事”,但不能挂在脸上。

象翠平那种一点就着的脾气,再配上个大嗓门,想不暴露,难。

其次是文化水平太低。

说太低都是客气的,没文化,不识字嘛。

没文化的最大弱点是什么——学习能力会比较差,适应新环境的时间会比较长,而这一点对于潜伏工作是致命的。

一般来讲,派工作伴侣,不仅是为个身份的掩护,更重要的配合工作。我们看到,余则成在繁重的工作之余(还不说整天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心理压力),还要对翠平进行业务培训(以及最基本的生活方式等的培训),换了我们任何人都会有一种要“疯掉”的感觉,难怪余有一段时间忍无可忍。要赶走翠平。

按:赶走翠平这件事,余则成做得是不对的。如果“克公”处理此事,一定会批评他。

翠平是谁?是党给你派来的工作搭档,有缺点要通过谈心教育来解决问题,岂是你想要就要,想轰走就轰走的?至少是反映余则成这个同志组织观念比较差。

说到大天,翠平只是不适合岗位,并没有犯严重的错误,怎么能一棍子打死。你就这么给人家退回去,今后组织上还怎么给翠平安排工作?是不是对同志不负责任。

走的方式也有问题,买张车票就给打发走了,出点事了怎么?谁负责任?事实上还就是出事了。应该是像来的时候一样,由组织派人接走,否则她连解放区都进不去,因为她没有组织上开具的介绍信。

还有一点是我们都不愿看到的。要知道翠平是带着情绪走的,万一一生气,一时糊涂,走错了地方怎么办?走到GMD那儿去怎么办?

第三,翠平的任务。

我们知道,余是一个投诚人员,而且投诚的最直接原因是想和左蓝在一起。派回军统之前只在解放区接受了很短的一段学习(或称改造)和培训,在这种情况下,对这个人,是不能完全信任的。

按:余的投诚,从谍报的角度讲,并不令人信服,说看到军统高层贪污腐化受到触动云云,那是以现在的观点去处理当时的思维,太简单了,他这个弯转的太“硬”。

另外,他挨的那一枪,焉知不是军统的苦肉计?

按:余在未知场所养伤的那段时间,脱离军统视线,很可疑,这事回来要调查的。还给你颁奖、晋级?美去吧!“戴先生”没那么好蒙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派来的这个翠平,肯定要担负着一个监督(或者更直接点,叫监视)的责任。

但这个责任,毫无谍报经验的翠平显然承担不了。不要说监视别人,余要想给她下套,在旁边帮着数钱的一定是她。

《潜伏》中,余还是翠平的领导,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他领导不了翠平。

原因很简单——余则成不是党员。某种意义上讲,余不过是一个从军统内部分化出来的“内线”而已!是我方的一个“运用”人员,还不是自己人。

至于后来,连交通站那个掌柜都要受余的领导,就更不可能了。基本属于瞎掰。

按:谍报工作有自己的一些基本原则,这些原则是不论政治取向的,违反了,不论你是什么党,在哪个统,都要出事,要出人命。

而我党,49年以前由于在政治上属于从属地位,地下工作的政治要求就更为严格,有些东西是悬为厉禁的,是“高压线”,是不能碰的。

坚持党的领导,就是这样一条“高压线”。

因此,这个工作伴侣,必须得是一个党员,必须得是余的上级,必须具有对余的控制能力。

尽管戏中设计了一个秋平意外牺牲的情节,来说明她的妹妹翠平这条线的合理性。但是翠平进城,不是救火、也不是打狼,晚几天来,余则成不至于连这点应变能力都没有,否则就别干了。比勉强派一个不合适的人来危害要小得多。

还有,刺杀陆乔山这件事情,两个潜伏的谍报人员加一个联络站站长,一齐冲上第一线,实施狙击,可谓赤膊上阵,这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情。

如果不是在特别紧急的情况下,潜伏人员不应该亲自参与这类行动,联络站站长更不应该,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任务,这就是周公所说的“有所为、有所不为”。

按当时的情况,陆乔山似乎还没有危及潜伏工作。反之,他的存在还可以使余则成更好地利用敌人之间的矛盾,上下其手,从中渔利。

要杀,还不如杀谢若林,这个人威胁太大,早该办了他。

再有,知道会面地点的人并不多,就是你知我知的事,一旦出问题,余则成绝对是第一嫌疑人,不是冲着他也开一枪就能洗脱罪名的,没有那么简单。

4、谢若林

谢若林这条线是《潜伏》最大的漏洞所在。

在剧中,中统特务谢若林给余则成造成了最大的麻烦,比他身边的每一个军统特务威胁都大。

为什么,因为谢若林不太可能出现在军统的圈子里,一旦出现了,就得打起来。

马奎帮余则成搬家的时候,讲明了“这是军统的私产”,既然是私产,住进一个本单位的会计、执行执行监视是可以理解的。

按:剧中多次出现会计“听房”的场面,尤以架着桌椅听天花板那个场景最为搞笑,而以扒门缝那次最荒唐。

想窃听,墙上钻个眼埋点东西不就得了。还扒门缝,别忘了余则成再咱么样也是天津站的中层干部,不要太过分哦。

内部搞侦查,不是不可以,但要领导同意,后来李涯也这么干,但站长是同意了的。不经同意这么干,到时候领导一推六二五,责任全是你马奎的。

俩字——闲的。

按,军统有一个督察制度,在局本部设督察室,由督察室往各区、站派出督察员,直接向本部负责,不听命于同级行政领导,跟现在不一样。专门负责内部的违纪、“纠风“等项工作,权利是很大的。

军统著名杀手陈恭澍这样级别的人物,都因违纪而被关过禁闭。

但军统以外的人,想跟余则成当邻居,这个可能性一般很小。

何况谢若林还是“中统”的,大家都知道,军统、中统是死对头,虽说分工很明确,一个搞党派情况、一个搞军事情报。但都是吃特务饭这一行的,弄着弄着经常发现搞到一件事上来,然后就打。这种事出多了,慢慢自然成了对头,“戴先生”又是个很强势的人,做事从不替人留余地(45年以后,戴的处境危机四伏,跟他长期以来做事太绝有很大关系),对头就变成了死对头。

像剧中两家一起包饺子、涮锅子、其乐融融又语带双机的场面,很有戏剧性,但没有可能性。

而且谢若林那么明目张胆地贩卖情报,也不太合乎长理,不要以为只有军统会杀人,中统狠起来,也照样让你人头落地。

GUD虽然腐败,但也是有纪律的,军统、中统作为特工机构,纪律就更为森严,我党,我军有什么纪律,那边也照样都有。

按:GUD、GCD以及分别从属的军队,其实都是一个老祖宗,党内都叫“同志”,都有政治部(那边后来改叫政训处),所以当年很多思想方法、工作方式都很类似,后来当然区别越来越大,想想挺有意思。

5、写给殉道者

孙红雷拍照前那“喀”的一拉枪栓,一定让余则成成为许多人的偶像。

太酷了。

我印象更深的,却是前晚翠平的那一句“我怕!”

一句话道尽多少儿女情长!

他们是殉道者。

我相信,机场的那一刻,恐怕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彼此的一个对视,竟成永诀。

当天各一方的时候,翠平仍在坚强地守侯着希望。

而坚强的余则成,此时惟有两行清泪——“竟无语凝噎”。

正如余则成所说的,“所有的磨难都为的是希望”。

潜伏者是孤独的。

英雄因无名而不朽!

延伸阅读: 龙组 逯爱岩 最丑先生
      打赏
      收藏文本
      44
      2017/11/10 15:56:5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所以,你的分析太不靠谱了。

      剧情有硬伤,但一些基本考虑还是周全的。

      剧中很多情节是巨真实,比如包围中原,那是多重要的情报?几万人就靠这个活命了。

      又比如“粟裕在宿迁”,这还是很认真的。

      据此,余则成在重庆的活动,应该是和重庆谈判有关了。所以,很容易认证(军统里不止一个余则成)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4 20:24:52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90489
      • 工分:803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漏洞太多。你的分析,第一过于较真,第二,较真的地方又太想当然了。

      余怎么不能信任?你想当然地以为余就枪伤了,想老婆了,就入会了,就见克公了?

      不可能的啦!你首先忽略了他回军统,回重庆,抗战胜利,国共谈判,等等,事实存在的事实了。余则成不可能蹦出来就到了一年多以后去解放区了!你是看电视的,电视剧里没有的情节,不代表不存在啊!

      合理假设就是中共在汪政府,军统局都有消息来源,除非刻意制造假象,很容易知道有这么回事。你以为就一个余则成啊?

      证据之一就是,老马提到: ”峨眉峰”这个代号当年在重庆很活跃!这还不够考验吗?你没看到这个情节吧?

      最后,克公要亲自见他。你以为是干嘛?难道是教他?根本是表示无比的信任。中共最高秘密机构,会就为了教你一点小技巧就敞开让你知道了?

      你完全忽略了这些需要考虑的地方。

      考据一下戏说是可以的,但自己用戏说来考据,那就太搞笑了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4 20:18:46
      左箭头-小图标

      读到5,潸然泪下了。。。

      2017/11/13 14:47:06
      左箭头-小图标

      分析透切,楼主也适合当特工

      2017/11/12 22:33:05
      左箭头-小图标

      拿电视剧当历史看?这铁血怎么改逗逼网站了?你要不要去考证一下(西游记)?要不要去分析一下(聊斋)(济公)还吃狗肉那符合历史不?(甄嬛)还跟别人睡觉那,有这可能没?

      2017/11/12 14:26:08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303405
      • 工分:910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戏码而已,你还当真了?

      就说翠萍这个角色选择戏剧性——完美的孪生姐妹!一个死掉换另一个!想过没有,如果秋萍没有这个孪生姐姐怎么办?难道任务就取消了?

      还有仿照《潜伏》的《悬崖》;周乙的妻子本身就是一位地下工作者,并且也懂报务。而组织上偏要费尽心思的给他找一个素未谋面,并且已经怀孕的顾小姐来给他当假太太。更可笑的是,这样重要的第一次见面,接头暗号居然是任谁都有的墨镜!

      如果我们的地下工作都是这样的水平,最后还能打败日寇和国民党,特高课和军统还真是一群废物;败的一点都不冤!倒是我们为革命英勇牺牲的地下工作者先烈们,死的真是不值!

      2017/11/12 7:50:12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看《潜伏》话“军统”(二)原成都站的地工还与KMT成都站高层的女儿喜结连理了回复:看《潜伏》话“军统”(二)

      2017/11/12 2:32:00
      左箭头-小图标

      潜伏剧组不是也被潜伏了吗

      2017/11/11 17:07:02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褪毛加菲猫
      1,剧中也交代了,让翠萍去也是没办法,因为原定那位同志牺牲了,但是余则成那边已经公开了此人的照片。因此只能找一个相貌和她非常相似的同志去,没办法的办法。

      赶走翠萍也是余则成光火了,其实最好的办法是翠萍出现一阵子借口“探亲”什么的回去从此不再出现。当然这样接下来就没戏了。

      2,翠萍的任务中的确可能有监视余则成的成分,但是安排余则成做负责人是完全合理的,因为潜伏业务的真正执行人是余则成,而翠萍对于这个主要业务即陌生,别说指挥余则成,甚至连余则成在干什么都未必看得懂。

      你认为下级不能监视上级,事实上情报界经常就是下级监视上级,我方的事情不便多说,军统方面,根据内部人士回忆,戴笠时代就是用机要员监视各站站长----当时机要员几乎清一色是江山人,戴笠的老乡,能和军统机要处的姜育英直接联系,所以各站站长都对手下机要员心存警惕唯恐其打自己小报告。

      同样,根据当年《KGB在行动》中介绍,KGB也有类似做法,如使用司机监视其上级等等。

      事实上片中交代也很现实---在业务上。余则成是翠萍的领导,但是在政治上,翠萍是余则成的领导,因为翠萍是党员而余则成不是,余则成想要入党还要翠萍和其他党员作为介绍人。

      3, 杀陆桥山,如果是紧急业务,就是说必须立即让他死,但是潜伏人员中缺乏专门的行动人员,而翠萍自告奋勇出面说自己游击队长,枪法准(这次刺杀很险,因为余则成就坐在陆桥山边上,子弹一点偏不得,而使用手枪即便在十米距离内精确射击也是需要专业水平的)。虽然你说潜伏人员刺杀不合适,但是一时半会找不到更合适的人,你怎么办?等陆桥山自己死亡?

      当然这叫是《潜伏》,如果换了其他抗日神剧,估计翠萍是扛着带高倍望眼镜的狙击步枪去刺杀陆桥山了-----《潜伏》之所以受推崇,就是编导在这上面也是蛮清醒的。当时刺杀用手枪已经很不错了。

      陆桥山是否危及潜伏,取决于余则成的判断。陆桥山是被余则成和李涯排挤走的,在国防部二厅(情报部)当巡查员回天津站,当然要引起余则成的恐慌。按照片中显示的陆桥山其实是个笑面虎,背后捅刀子的能手,当年被排挤心存怨望,这次回来则是明显准备搜集黑材料要报复天津站的“老战友”。

      所以从潜伏问题上,陆桥山是否必须立即杀掉的确存疑,但是从天津站内部情况看,陆桥山必须马上除掉,不能让他在其中闹出事端,他知道天津站太多事情了,只要他开始动手整,天津站就会被掀个底朝天----而最经不起调查的,正是有太多秘密的余则成。当然一般办公室战争是不会用暗杀手段的,但是这里说的可是军统局,特务机关!

      注意陆桥山的身份,他是国防部二厅巡查员而不是军统巡查员,就是说如果他掀起风波让人核查天津站,不再是军统内部自查(余则成早就有充分准备)而是外界(郑介民的国防部二厅)来报复军统(毛人凤)。这种背景下没问题都可能被扣帽子,更何况余则成这样身上背着一堆问题的?

      刺杀陆桥山的计划很聪明,按说陆桥山和余则成会面遇刺,余则成是第一嫌疑人,但是当时余则成就在陆桥山边上,子弹略微偏一点就会打中余则成,也就是说他自己也是遇刺(十多米外车里开枪打坐在一起的2人,究竟打得是谁很难判断)。

      4,谢若林是情报贩子,余则成一开始还需要从他手里搞情报和作掩护,不过谢若林的确太聪明了。

      谢若林是党通局的,也是情报贩子。事实上谢若林住到余则成楼下,这是因为他在两面都吃得开。

      如果你要偷窥隔壁MM,墙上钻眼并无不可,但是别忘了你要刺探的是一个精明的职业特务---你墙上钻一个眼又掩盖不掉,不是公开告诉对方“我来也”?所以还真就是扒门缝这种不留下痕迹的----记得翠萍刚来时,军统是怎么刺探的?在楼下用听音器听楼上在做什么,呵呵。

      5,这种内部侦查,是不报督察组的,即便站长真的怀疑余则成,也不敢向督察组报告,理由很简单----余则成有站长的把柄,一报告督察组引发外界调查,届时鱼死网破,余则成枪毙站长也要倒台。站长自己屁股不干净,敢把天津站内部问题捅到局本部督察处?他皮痒了吧。

      6,军统中统死对斗,指业务上的,不是指日常生活的,事实上即便戴笠时期双方关系恶劣,戴笠也会每周定期和中统负责人聚餐交换意见。事实上有句俗话---你距离你的敌人要比你的朋友还要近。

      谢若林是情报贩子,意味着他是唯利是图,既不为军统卖命也不为中统卖命,只是在中统挂一个名而已,谁给钱他就为谁办事。所以认为他是党通局的所以保密局绝不和他来往,这是不现实的。倒是一个党通局人员肯出卖情报给保密局,对于保密局而言是个不可多得的信息源。

      7,情报贩子是现实存在,事实上世界各国情报组织都大量利用这种情报贩子,一边是收买他国情报,一边是利用此人散布自己的假情报。因此你认为情报贩子必然会受到“制裁”显然不现实,即便谢若林真的是党通局中的泄密者,一旦被发现,很大可能就是党通局控制住他去收买其他组织真情报,而出售党通局制作的假情报。

      记得多年前看一篇介绍西方情报系统的,其中就有二战时期欧洲一个情报贩子居然活跃在同盟国和轴心国多个情报组织之间。情报战和我们想象的不同,所谓“非黑即白”这种标准在情报领域很难适用,很多情报人员其实是灰色的。

      当然,如果核心人员或者中层人员(如天津站站长,余则成这样的处长)叛变必须制裁,但是游历于系统边缘的情报员贩卖情报------老实说看完整部《潜伏》你都搞不清这个谢若林到底为那个组织办事的。这样的人要是都要制裁,行动组要忙不过来了。何况他在外面也还有利用价值。

      从其表现看,谢若林很可能仅仅是在中统某个组织里挂个名而已。甚至很可能是已经脱离中统的了。

      一部电视剧也这么说三道四也是够了,真实的地下斗争比这残酷万倍,一旦暴露就面临地狱!国民党可不是菩萨心肠,老虎凳,辣椒水,钉竹签,烙铁烫,最后还有刨腹挖心!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1 11:21:25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094431
      • 工分:376699 / 排名:2581
      左箭头-小图标

      凑戏而已,毕竟是艺术,不可当历史看。

      2017/11/11 10:46:42
      左箭头-小图标

      1,剧中也交代了,让翠萍去也是没办法,因为原定那位同志牺牲了,但是余则成那边已经公开了此人的照片。因此只能找一个相貌和她非常相似的同志去,没办法的办法。

      赶走翠萍也是余则成光火了,其实最好的办法是翠萍出现一阵子借口“探亲”什么的回去从此不再出现。当然这样接下来就没戏了。

      2,翠萍的任务中的确可能有监视余则成的成分,但是安排余则成做负责人是完全合理的,因为潜伏业务的真正执行人是余则成,而翠萍对于这个主要业务即陌生,别说指挥余则成,甚至连余则成在干什么都未必看得懂。

      你认为下级不能监视上级,事实上情报界经常就是下级监视上级,我方的事情不便多说,军统方面,根据内部人士回忆,戴笠时代就是用机要员监视各站站长----当时机要员几乎清一色是江山人,戴笠的老乡,能和军统机要处的姜育英直接联系,所以各站站长都对手下机要员心存警惕唯恐其打自己小报告。

      同样,根据当年《KGB在行动》中介绍,KGB也有类似做法,如使用司机监视其上级等等。

      事实上片中交代也很现实---在业务上。余则成是翠萍的领导,但是在政治上,翠萍是余则成的领导,因为翠萍是党员而余则成不是,余则成想要入党还要翠萍和其他党员作为介绍人。

      3, 杀陆桥山,如果是紧急业务,就是说必须立即让他死,但是潜伏人员中缺乏专门的行动人员,而翠萍自告奋勇出面说自己游击队长,枪法准(这次刺杀很险,因为余则成就坐在陆桥山边上,子弹一点偏不得,而使用手枪即便在十米距离内精确射击也是需要专业水平的)。虽然你说潜伏人员刺杀不合适,但是一时半会找不到更合适的人,你怎么办?等陆桥山自己死亡?

      当然这叫是《潜伏》,如果换了其他抗日神剧,估计翠萍是扛着带高倍望眼镜的狙击步枪去刺杀陆桥山了-----《潜伏》之所以受推崇,就是编导在这上面也是蛮清醒的。当时刺杀用手枪已经很不错了。

      陆桥山是否危及潜伏,取决于余则成的判断。陆桥山是被余则成和李涯排挤走的,在国防部二厅(情报部)当巡查员回天津站,当然要引起余则成的恐慌。按照片中显示的陆桥山其实是个笑面虎,背后捅刀子的能手,当年被排挤心存怨望,这次回来则是明显准备搜集黑材料要报复天津站的“老战友”。

      所以从潜伏问题上,陆桥山是否必须立即杀掉的确存疑,但是从天津站内部情况看,陆桥山必须马上除掉,不能让他在其中闹出事端,他知道天津站太多事情了,只要他开始动手整,天津站就会被掀个底朝天----而最经不起调查的,正是有太多秘密的余则成。当然一般办公室战争是不会用暗杀手段的,但是这里说的可是军统局,特务机关!

      注意陆桥山的身份,他是国防部二厅巡查员而不是军统巡查员,就是说如果他掀起风波让人核查天津站,不再是军统内部自查(余则成早就有充分准备)而是外界(郑介民的国防部二厅)来报复军统(毛人凤)。这种背景下没问题都可能被扣帽子,更何况余则成这样身上背着一堆问题的?

      刺杀陆桥山的计划很聪明,按说陆桥山和余则成会面遇刺,余则成是第一嫌疑人,但是当时余则成就在陆桥山边上,子弹略微偏一点就会打中余则成,也就是说他自己也是遇刺(十多米外车里开枪打坐在一起的2人,究竟打得是谁很难判断)。

      4,谢若林是情报贩子,余则成一开始还需要从他手里搞情报和作掩护,不过谢若林的确太聪明了。

      谢若林是党通局的,也是情报贩子。事实上谢若林住到余则成楼下,这是因为他在两面都吃得开。

      如果你要偷窥隔壁MM,墙上钻眼并无不可,但是别忘了你要刺探的是一个精明的职业特务---你墙上钻一个眼又掩盖不掉,不是公开告诉对方“我来也”?所以还真就是扒门缝这种不留下痕迹的----记得翠萍刚来时,军统是怎么刺探的?在楼下用听音器听楼上在做什么,呵呵。

      5,这种内部侦查,是不报督察组的,即便站长真的怀疑余则成,也不敢向督察组报告,理由很简单----余则成有站长的把柄,一报告督察组引发外界调查,届时鱼死网破,余则成枪毙站长也要倒台。站长自己屁股不干净,敢把天津站内部问题捅到局本部督察处?他皮痒了吧。

      6,军统中统死对斗,指业务上的,不是指日常生活的,事实上即便戴笠时期双方关系恶劣,戴笠也会每周定期和中统负责人聚餐交换意见。事实上有句俗话---你距离你的敌人要比你的朋友还要近。

      谢若林是情报贩子,意味着他是唯利是图,既不为军统卖命也不为中统卖命,只是在中统挂一个名而已,谁给钱他就为谁办事。所以认为他是党通局的所以保密局绝不和他来往,这是不现实的。倒是一个党通局人员肯出卖情报给保密局,对于保密局而言是个不可多得的信息源。

      7,情报贩子是现实存在,事实上世界各国情报组织都大量利用这种情报贩子,一边是收买他国情报,一边是利用此人散布自己的假情报。因此你认为情报贩子必然会受到“制裁”显然不现实,即便谢若林真的是党通局中的泄密者,一旦被发现,很大可能就是党通局控制住他去收买其他组织真情报,而出售党通局制作的假情报。

      记得多年前看一篇介绍西方情报系统的,其中就有二战时期欧洲一个情报贩子居然活跃在同盟国和轴心国多个情报组织之间。情报战和我们想象的不同,所谓“非黑即白”这种标准在情报领域很难适用,很多情报人员其实是灰色的。

      当然,如果核心人员或者中层人员(如天津站站长,余则成这样的处长)叛变必须制裁,但是游历于系统边缘的情报员贩卖情报------老实说看完整部《潜伏》你都搞不清这个谢若林到底为那个组织办事的。这样的人要是都要制裁,行动组要忙不过来了。何况他在外面也还有利用价值。

      从其表现看,谢若林很可能仅仅是在中统某个组织里挂个名而已。甚至很可能是已经脱离中统的了。

      2017/11/11 10:19:48
      左箭头-小图标

      我知道GMD,,GUD是什么鬼?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1 1:11:10
      左箭头-小图标

      一部电视剧其实也说明不了什么,真正的谍战都是看似平常的人,平时哪怕有一点马脚都不行的。有时为了潜伏也被允许和国民党一个做派来掩护自己,别人都吃喝玩乐,你洁身自好,不引人注意才怪!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0 18:11:07
      左箭头-小图标

      称呼戴利为戴先生,估计楼主是戴利粉丝吧!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11/10 18:08:1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5条记录] 分页:

      1
       对看《潜伏》话“军统”(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