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永远的坚守——访抗战老兵蒋圣义

共 130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286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永远的坚守——访抗战老兵蒋圣义

永远的坚守

————访抗战老兵蒋圣义

顾少俊

抗战老兵蒋圣义出生于1928年5月,兴化蔡堡村人。蔡堡村在陈堡镇东南方向,离陈堡镇七八里。

1940年,新四军从江南到兴化,有一支部队驻扎在蔡堡村。这期间,蒋圣义的哥哥蒋圣宽和村里许多青壮年都参加了新四军。蒋圣义也想参军,新四军的一个干部说:“你现在还小,过几年再说。”留在村里的青壮年成立了游击连。

1943年,上万日伪军对兴化、泰州、东台一带的抗日部队进行围剿。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部队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寻找战机,打击日伪军,取得了一个又一个“反围剿”斗争的胜利。在这次“反围剿”斗争中,蔡堡村的民兵发挥了积极作用。日军恼羞成怒,想出一条毒计。

1943年底的一天夜里,月黑风高。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日伪军在汉奸带领下,乘小汽艇在离蔡堡村不到两里地的一处河边登陆,然后一声不响地向蔡堡村摸去。在村口大庙,带队的日军头目打了个手势,十几个日伪军散开隐蔽。

蔡堡村的游击连长张广财正在家里睡觉,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张队长,快开门!我们是新四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蒋圣义老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蒋圣义的妻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广财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一个腰插盒子枪的新四军干部,后边是两个警卫。那干部自称姓王,新四军连长。王连长满脸笑容,上前拉住张广财的手,激动地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王政民被我们抓了。”

王政民是陈堡镇的伪乡长,铁杆汉奸,帮日本人干了不少坏事。游击连一直想把他干掉,无奈装备太差,不但杀不了他,还牺牲了好几个弟兄。张广财听说王政民被抓,兴奋得什么都忘了,一个劲地说:“好!好!!……我要给死难的乡亲和牺牲的弟兄报仇!他在哪里?”

王连长说:“在村口大庙里,你赶紧通知村干部、民兵骨干到大庙开会。”

张广财一伙人刚进大庙,埋伏在四周的日伪军一涌而上,张广财等人来不及反抗,全部死在乱刀之下。

第二天,蒋圣义在大庙里看到二十多具尸体和遍地的鲜血。

血案发生后,蒋圣宽奉命回村重建游击队。

日伪军的血腥屠杀让一些人胆怯。蒋圣宽回村后,一连走了几家,都碰了壁,晚上回家,愁眉不展。蒋圣义说:“哥哥,让我参加游击队!明天我和你一起在村里动员。游击连不能就这样垮掉!”那一年,蒋圣义16岁。

第二天,兄弟俩一起挨家挨户动员适龄青年参加游击队。村民们说:“蒋圣宽让他16岁的弟弟参加游击队,我们也不能落后。”不到一天,村里十几个小青年先后报名参加游击队。上级派周景龙担任游击连长,袁跃任指导员。经过一个星期的动员训练,游击连很快恢复了战斗力。

1944年春节后,陈堡镇上的伪军到蔡堡村扫荡。带队的伪军头目认为,蔡堡村的游击连长和骨干民兵年前已被消灭,那边已没有抗日力量了,这次扫荡一定会马到成功。

拂晓,3只木船大摇大摆地从陈堡镇出发。游击连这边早得到消息,周景龙带游击队员们提前埋伏在村外的大河两边,河里打了暗桩。

这是蒋圣义参军后第一次参加战斗,心中有点紧张,他埋伏在周连长身边。船进了伏击圈后,被暗桩挡住,前进不得。周连长大喊一声:“打!”蒋圣义立即忘了害怕,对着站在船头的伪军就是一枪。那伪军身子一晃,掉水里了。“打中了!”蒋圣义心中一阵兴奋。当时游击连弹药紧张,蒋圣义身上只有10颗子弹。上级规定:必须弹无虚发。

蒋圣义全神贯注地瞄准开枪,弹弹中的,打第6颗子弹时,手中的步枪突然炸膛。蒋圣义手上、脸上全是血。担架队上来把他抬到医院治疗。

两个星期后,蒋圣义伤愈归队。周连长发给他一支新枪和两颗手榴弹,告诉他,那次伏击战,缴获了40多枝步枪和两箱手榴弹。

抗战期间,蒋圣义一直跟着周连长出生入死,经历过一次次战斗。

1945年8月,苏中军区集中8个团,7000多兵力攻打兴化城。陈堡游击连担任给攻城部队运竹梯、抬伤员等后勤工作。

战斗打响,蒋圣义和他的战友曹广新在船头艎板上放一张大桌子,让桌面朝前,再挂上几条用水浸透的棉被以挡子弹。竹梯放在桌子后面。蒋圣义和曹广新轮流划桨直奔东门。小船在弹雨中前进,船边水花飞溅。子弹在蒋圣义身边呼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船靠岸后,蒋圣义扛着竹梯直奔城下,竖起高高的竹梯让攻城的战士登城墙。

竹梯被城墙上的敌人推倒,蔡圣义再把梯子扶起来。子弹几次擦着他的头皮飞过。竹梯下面两根横挡踏坏了,新的竹梯一时又运不上来,蒋圣义蹲下身子说:“踏我的肩头上!”

部队攻进城后,不断有伤员抬下来,蒋圣义又参加担架队。

战斗打了3天4夜,兴化城终于回到人民手中。蒋圣义3天4夜没合眼。

抗战胜利,蒋圣宽留在部队,蒋圣义回家务农。1947年,蒋圣宽在一次战斗中牺牲,蒋圣义照顾嫂子和两个侄子。蒋圣义的妻子非常贤慧,一直视两个侄子如已出。在蒋圣义夫妇俩的关心下,两个侄子后来都有了出息,一个参军后转业去了新疆,一个在村里搞副业。

1958年,蒋圣义家收了几百斤黄豆。蒋圣义把黄豆送去做豆腐,准备用卖豆腐的钱买张大桌子。蒋圣义一直照顾两个侄子上学,自己又有孩子,经济紧张,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豆腐卖出去了,大桌子还未来得及买,村支书找上门来了,让蒋圣义做生产队长,把队里生产抓上去。蒋圣义一口答应下来。支书告诉他,队里水车坏了,得想办法赶紧修好。蒋圣义二话没说,把卖豆腐的钱全拿出来,把水车修好。

蒋圣义当了生产队长后,一心扑在生产上。他每天最早到田里,最迟回家。为了把产量抓上去,他带社员到河里捞水草做肥料。

一个老农民告诉蒋圣义,用水草做肥料要深耕细作,才能有好的效果。蒋圣义这个生产队有160亩地,他安排社员把水草铺到田里后,横竖各耕翻3遍。

那时,水稻田里的灌溉靠踏水车。为了保证稻田不缺水,蒋圣义带领社员们日夜踏水车,有时踏着踏着就在车杠上睡着了,车拐子把他的腿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为了提高产量,蒋圣义带社员们顶着烈日到水稻田里除杂草,他反复强调“一颗杂草影响三颗水稻生长”。

蒋圣义重科学,肯吃苦。“功夫不负有心人”,蒋圣义这个生产队的水稻亩产超过千斤。老百姓交完公粮后,每户都有600斤以上的余粮。在特殊的年代里,周围村饿死人,而蒋圣义这个生产队没有饿死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因为贫困出去讨饭。

蒋圣义的生产队里有一个姓张的老爷爷,80多岁了,没有子女,蒋圣义一直照顾他。有一天,张老房子倒了,蒋圣义用土坯给张老盖了3间草屋,找碎砖支起了土。土灶没有通天的烟筒,烧火时,烟在屋里打转。在灶口拨火添柴更是烟呛火燎,泪涕横流,咳嗽不停。蒋圣义见不得老人受苦,又把家里唯一的风箱送来。虽然他家也是烧的土灶,但这样做心里觉得舒坦。

1963年,省里开“劳模大会”。陈堡乡政府选蒋圣义到南京开会。

在南京,惠浴裕省长亲切接见了他。大会上,一位领导听说蒋圣义带的生产队亩产超千斤。当时,农药、化肥奇缺,亩产超千斤是奇迹,领导让他介绍经验。

蒋圣义不擅言辞,只说了一句话:“我与老百姓同甘共苦,每天和他们一起劳动。”

在南京开完“劳模大会”回来,村支书调他到一个后进生产队做队长。蒋圣义二话不说,立马上任。蒋圣义一直踏踏实实干到80年代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为止。

蒋老今年90岁了,仍闲不住,每天还和老伴一起到田里劳动。他说:“劳动惯了,歇下来反而不自在。”

蒋老为抗战立过功,但他不以功臣自居,虽然生活贫困,但从未向政府提过任何要求,坚守一个共产党员的节操,严格要求自己。他的精神,永远让人敬佩!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751598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20
      0
      2017/10/17 10:02:2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向抗战老战士致敬!

      2017/12/4 14:46:5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永远的坚守——访抗战老兵蒋圣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