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云雾山最后的日子

共 9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874698
  • 工分:2713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云雾山最后的日子

一九八四年夏季,电报营即将迁回武汉离开大别山深处的云雾山,大家脸上洋溢着难以掩饰的微笑,同时,内心也充满难以割舍的情怀。

云雾山的山山水水,那曾经七年的岁月,特别是树荫处山风凉快,没有武汉那么闷热难熬,夜晚也不用搬床板到宿舍外露宿;还有那冲天矗立的松柏林和竹林小道似封闭的氧吧,清新得给以人身心愉悦,是多么难忘、多么值得留恋。此时此刻,大家都以莫名的惆怅做着离别前的准备,或爬山看风景的,想把此地重重地印记在脑海;或到镇里采购用品用具的,安排近些天生活必须品;或到老乡家买鸡和鸡蛋、上山采野果,再次体验乡村物资的实惠,享受无毒无害野味,美餐一顿。

山里,风景如画,却文化生活比较枯燥,真没有什么可值得搞得娱乐项目。营部高音喇叭,除了放起床号、吃饭号、熄灯号等外,一曲加拿大老歌《红河谷》,一放就是一下午,战士们也百听不厌。虽然没有人教唱这首歌,却有不少战士跟着哼哼,居然能不跑调地完整唱下来。因为是战备执勤单位,不少人周六夜晚值班周日早上还在睡觉,其他人闲着没事干怕打扰值夜班同志休息,纷纷离开宿舍,三五人一群山沟、竹林、小溪畔拍照留影,甚至有人爬到山顶的水库去游泳。一个星期天上午,有线连连长本来准备去游泳,路过白果树下小河沟时,见河面水很少,几个小水坑里水不多,有很多小杂鱼,他立即改变主意,飞快地跑回房间找了一把铁锹和水桶,叫上几个战士一道将上游水堵住,挖开石头,让水坑水流干,不一会儿小杂鱼、泥鳅、蟹、虾等全爬出来了,他们毫不费力抓了一大桶,送到炊事班。中午,全连美餐了一顿野味。

老区生活水平低,物价不高,一双解放鞋能换两只鸡。一天,我们到老乡家买鸡,一大群鸡在外吃食,老乡抓不到,只见有线连女兵小胡蹑手蹑脚走近公鸡,用脚踩住鸡爪子,俯身轻松抓住,反复抓了几只,满载而归。从此抓鸡的“狐狸”,就成了她的绰号。

要是在武汉的星期天,很多人都回小家与家人团聚享受欢乐,或做家务,改善一下生活。云雾山的三个连与武汉的连队不同,没有小家,有的战士早上值班在机房工作,有的战士值夜班还在梦中,不值班的战士打扑克消磨时光,等待离开的那一刻。那时,在部队打牌是不须玩钱的,输了受到钻桌子、爬楼梯、脸上贴纸条、喝凉水等项惩罚。当时兴“争上游”,一副不够就两副,三、四、五副都玩过。一次,教导员家属来队,请我们吃饺子,吃完后玩牌。四副争上游,输一张,倒爬一阶楼梯,五盘一爬,以最后输数为准。那天教导员手气不好,有一盘输了二十多张,没办法从营部二楼倒爬下到一楼,还不够又爬上去,观看的人笑得前仰后返。又有一次,有线连发给每人一盘梨子,晚上指导员打牌输了,吃一个梨子。开始要大的后来挑小的,一晚上下来,肚子涨得要命。早上未听到起床号,就急忙往厕所跑拉肚子。

云雾山方圆近百平方公里人烟稀少,几乎处于封闭状态。小村落也仅五、六户人家,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妇女们种地,割麦子、收稻子全是手工,又全靠肩挑,劳动强度大,生活很苦,村里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几乎没有下过山,甚至没上过县城。部队里青年人真正想在山沟里长期待下去的可能没几个,但是,为了国家安全,还是毫无怨言地将青春奉献在这里。为了使大家安心这些天的山沟生活,营、连领导想了许多办法,如生活补助费,就采取打“擦边球”方法:值班夜餐,按一半的总人数计算。别看只几十元钱,能买好多甲鱼,鸡,野兔子和大黑鱼,因此,各连伙食都好于在武汉的部队。

当地的老百姓,对当兵的很好,水果熟了,让你摘几个尝鲜。尤其是九月份柿子下来,一分钱一斤,有些连队宿舍成了柿子世界,窗台上,栏杆上摆满晾晒的柿子,活像一个农村百姓家院。板栗八分钱一斤,油栗子还便宜一些,大家都去买,公平交易,也落得军民都高兴。但也有个别战士一分钱也不想出,去偷人家的柿子、板栗,老百姓不敢抓,只得偷偷地告状。为此,我们做了很多次捡讨。山沟虽苦,但大家生活得愉快,留下了一段难忘的记忆,云雾山应该是这辈子印象最深的地方,对我们来说正值青春年华的年龄,青春奉献给了大山。

在山沟里每天看山,看石头,听鸟叫,蛾子乱飞,蚊虫乱咬,等待得时间一长真有点烦。搞体育活动,只有蓝球热闹一点,其他就没什么吸引力了。营领导重视文化娱乐活动,选了个长跑项目。从营部球场出发,走黑风口,栗林口,段家畈返回,全长五公里多一点。路段中有上下坡,平路,大家认为可行,决定分男女两队,于星期天早上举行。号召一出,大家积极响应,一下子报名者超过五十人。一声哨响,大家争先恐后地奔跑,仅五十分钟后,有人第一个跑到了终点。女兵可惨了,到了段家畈全不动了,用卡车拉回,好在没出事故。

小事故也是有的,在连队,我们经常讲注意事项,特别是插头、插座都带电,应当注意。无线连有一老兵洗衣服手湿带水,拔插头不注意被电打了。连领导一再讲灯泡、灯头不要乱摸,这些在男兵连队已不用讲的事,在有线连女兵面前还真得天天讲。一天,教室灯坏了,有一女兵出板报要安装灯,在办公室拿个灯泡准备安上,不知是不懂还是装懂,用手指插进灯头里试看有电否?结果,大叫一声从木橙子上摔下来,好在胖肉多无大碍,但是,“坐地炮”的外号从此诞生。以后,该连晚上点名,再三强调,才未出现类似事故。

离别大山的日子越来越近,指挥连七九年河北兵小冯的未婚妻携同家人一道来连队成婚,整个云雾山的山水都乐得欢腾不已,更有营长对联千古绝唱,构成绝美的婚礼场景动态画面……。上联:夹皮沟夹枪越夹越紧。下联:奶头山斗宝越斗越精。横批:乐在其中。婚礼现场,如今,记忆犹新。记得营长当时把此联交给指挥连说张贴起来,司仪却顽皮地让战士把它贴在婚礼现场——连部会议室墙上,参加婚礼的同志都驻足观赏,议论纷纷,还会意抿着嘴偷笑。几个年纪小的女兵看联之后,小声读了好几遍不解其意,便问指导员:“这是什么意思?”,看表情是满脸疑问,在场的该连指导员笑得合不拢嘴,也不释义。小郑最活跃,他不仅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大声朗诵,还拌鬼脸说“乐在其中干啥?”。营长来婚礼现场,司仪大声介绍说是营长创作书写的对联,大家阵阵欢呼,笑声荡漾整个空中,还溢出室外,引来更多的战士。事后,营长私下埋怨道:“我的意思是贴在家里,你怎么贴到了连部会议室墙上”。司仪也打哈哈说,战士们故意贴到连部的。据说,此事传到总站机关,机关大院战友们聚会或众人聊天时总能说起此事,可见其影响力深远。

一九八四年夏末,有线连所有女兵加上无线连男兵随同营部一起从云雾山搬回武汉,云雾山只剩下指挥连暂时留守。一九八五年武汉军区解散,电报营被裁掉,三个连队所有老兵、干部转业,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

三十多年后,一位战友“八一节”回首在云雾山的往事,深情地写下一首抒情诗《那一天》:

那一天 你我穿上了昔日的戎装

那一天 时光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那一天 军营的一草一木对我笑

那一天 好像又漫步熟悉的林间

你的笑容还是那么亲切

你的问候依旧充满友善

花一样的年龄十七八岁

藏不住的青春姿意点燃

斜阳映照着的旧日机房

可还有弹出嘀哒的电键?

纤手敲击电传机的键盘

己定格成一幅美丽画卷

如今寂静沉默的篮球场

隐约飘荡着激情的呐喊

那锈迹斑斑的篮球架下

似乎你仍在潇洒地投篮

你看那间空空的活动室

嘹亮的军歌己随风飘远

还记得否坐在电视机前

全连战友集体端坐观看?

一排有线连无线连食堂

可曾记得那袅袅的炊烟?

春节和八一愉快的聚餐

欢声笑语依旧响在耳畔

那是漫山遍野的映山红

那是雄峻巍峨的云雾山

那是劲拔吐翠的毛竹林

那是绵延的山路弯又弯

熟悉的场景是那么亲切

钩起太多太多美好回忆

许多往事都已随风淡去

为什么军营总不会忘记?

青春、电波、大山、战友

多少次在你我的梦中重现

从军卫国戎马倥偬的岁月

成为膝下儿孙爱听的经典

那一天 你我穿上了昔日的戎装

那一天 时光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那一天 军营的一草一木对我笑

那一天 嘀嗒的电报声响彻云天……

还有一女兵战友,也有感而发撰写短文:“人当了一回兵,就像土烧成了陶罐,永远回不到那土的状态。虽然后来这个陶罐没用了,变成了碎片,但他永远区别于土,无意间被人看到时,依然散发着特殊的光彩!梦魄牵军魂,祝福所有曾经穿过军装的人”。

是啊,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不再穿军装,不再吃军粮,不再听军号,不再住营房,但还是军人脊梁,军人衷肠,百听不厌是军号,常唱不衰是军歌,本色不退是军心,生死不惧是军威,终生不悔是军旅,风雨不倒是军旗,永远不变是军魂,终身难忘是战友情,“八一”建军节仍旧是我们的节日!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743447_1.html
延伸阅读: 烛九阴 赵一曼 雷公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10/8 12:03:22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550049
      • 头衔:邙山窑洞
      • 工分:707349 / 排名:717
      左箭头-小图标

      激情燃烧的岁月

      2017/10/8 15:54:0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云雾山最后的日子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