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胡适坦承自我个性:我能放肆我自己,可以大好色大赌

共 15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0329678
  • 工分:379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胡适坦承自我个性:我能放肆我自己,可以大好色大赌

胡适给人们留下的总是一副谨肃而老成、理性而节制的印象。其实胡适内心有着一种放肆不惮、易于沉溺、毫不自制的一面。依胡适现存的文字材料来看,他一生中去过妓院的次数不能说十分频繁,但也实在不算少。

年轻时的自我放纵:

1909年10月初,胡适所寄身的中国新公学解散。这是胡适自1904年到上海以来第一次感到生活无所依靠、精神无所寄托的时候。“余自十月一日新中国公学沦亡以来,心绪灰冷,百无聊赖”,不幸这时他的“家事败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那么一点薄产,兄弟还要分家,母亲病倒,亲人亡故。只有十八九岁的胡适生活潦倒,“迩来所赖,仅有三事,一曰索,索债也;二曰借,借债也;三曰质,质衣物也”。他感到“前途茫茫,毫无把握”。“在那个忧愁烦闷的时候,又遇到一班浪漫的朋友,我就跟着他们堕落了。”于是看戏、打牌、逛窑子成为胡适排遣自己的三大方式。

由于那时娼妓是有不同流品的,“书寓”、“长三”、“幺二”统称为“堂子”,大概属于正规的营业,是有执照,纳捐的。而“咸肉庄”、“咸水妹”、“野鸡”之类的属非法经营,小本买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胡适们逛窑子多为中等消费,书寓先生之类非他们这帮穷汉所能消费得起,而野花流莺又非他们文人雅士所乐意。于是,中等娼妓往往是他们的最佳选择。但堕落到什么程度呢?所幸这帮年轻人都没有什么钱,所以只能量力而穷开心。他们也仅止于叫叫局,吃吃花酒,打打牌而已。

“看看济南的窑子”:

随后七年留美生活使得胡适明白原来我们自视为风流韵事的逛妓院,其实是人类最为丑陋的道德之一,于是,他主张禁嫖。此后的“文学革命”使他顿时成为一时风云人物,1917年,年值26岁,博士文凭还没拿到手的胡适,就应蔡元培之邀成为北大教授。所以,无论是主观上,还是客观上,他都没有再如此胡闹的必要和可能。然而,逛妓院的事仍还是不可避免的。

胡适每到一地,似乎都喜欢到该地的窑子里看看。1922年,胡适到济南参加“第八届全国教育会联合会讨论新学制”会议。10月13日,这天傍晚,胡适去理发,看来他实在太困顿了,以至于理发的时候都睡着了。洗头发时,他叫师傅用冷水洗头,才得以清醒。这天晚上,邮局失火停电,大约无事可做吧,日记里这样写:“我就到济源里去看看济南的窑子是个什么样子。进去了三家,都是济南本地的,简陋的很;大都是两楼两底或三楼三底的房子,每家约二人至四人不等,今夜因电灯灭了,只点油灯,故更觉简陋。十时半回寓,早睡。”

带朋友逛妓院:

大概胡适认为妓院是了解中国国情的一个难得的场所吧,1926年2月初,他带外人L。Gannett(L·加纳特)去逛妓院。没料到,此洋朋友倒是力劝胡适不要将精力花费到这些无聊的游戏之中。直到8月22日,胡适为庚款的事情欧游时,才得以有空给他复信,并在23日日记里深刻自省。“他在二月初,在上海见着我,谈的很多。有一天晚上我要叫他看看中国情形,带他去杨兰春、桂女亘两妓家。他是我的旧友,别后于三月五日从北京寄我信,(深情)劝告,怕我把有用的精力浪费在无用的嬉戏里。”胡适告诉加纳特,他决心“要严肃地做个人,认真地做番事业”,并将加纳特原信附于自己日记之中,“以记吾过,并记吾悔”。

其实,他对去妓院的悔过似乎在8月14日在伦敦的时候就有过,胡适“感觉寂寞的很”,“写信与冬秀,说我近来的心理。我说,第一想把身体弄好。第二把一切坏习惯改掉。以后要严肃地做个人,认真地做一番事业”。说到“好身体”,胡适似乎并不健壮,一个痔疮都得休息几个月来调养。他对马寅初的身体曾这样记载,“寅初身体很强,每夜必洗一个冷水浴。每夜必近女色,故一个妇人不够用,今有一妻一妾”。所谓“坏习惯”,对胡适来说,习惯称得上坏的,而且值得深切悔过的,也许只有逛窑子之类的事了。然而,8月28日他又到“娱乐场所”红磨坊去了。“晚上与顾君(按:顾荫亭)夫妇等到LeRotorde(罗道达咖啡馆)去吃咖啡”,“又与他们同去MoulinRouge(红磨坊)看跳舞,夜深始归。”后来,他似乎仅限于看看歌舞表演之类的,1931年3月20日在东兴楼吃饭,“饭后与志摩、郑颖孙同到东安饭店的白宫舞场看跳舞。北京近二年中跳舞场开了不少。前门外的妓女有改业做舞女的”。

有时也能做很gay的生活:

胡适的叫局与吃花酒其实与他的性情有关。胡适给人们留下的总是一副谨肃而老成、理性而节制的印象。其实胡适内心有着一种放肆不惮、易于沉溺、毫不自制的一面。读者诸君可能不赞成,但这可从他的手相中看出,他自己也绝对承认这一点。

1921年8月26日,在上海益都的饭局上,其友郑莱曾学西洋看手纹法,他给胡适看手相,“他说,我虽可以过规矩的生活,虽不喜欢那种gay的生活,虽平时偏向庄重的生活,但我能放肆我自己,有时也能做很gay的生活(gay字不易译,略含快活与放浪之意)。这一层也是很真,但外人很少知道的。我没有嗜好则已,若有嗜好,必沉溺很深。我自知可以大好色,可以大赌。我对于那种比较严重的生活,如读书作诗,也容易成嗜好,大概也是因为我有这个容易沉溺的弱点”。那种“好色”,其实正是胡适易于沉溺、毫不自制的性格所致。

除了性格因素之外,他的内心放纵的一面也许还与他小时候阅读过的一些淫秽小说有关。胡适小时候喜欢看小说,而小说又是家人所不允许看的。所以他只得偷读。他当然接触到许多优秀的白话小说,但同时小胡适也接触到一些淫秽小说(所谓黄色小说是也),并深受其害。在他出国留学前,对《金瓶梅》肉欲的渲染之害这样说道:“以余观之,则此书固是社会小说,然写淫太过,本旨转晦。作者即欲写一淫人,偶一渲染,未尝不可,今乃绘声绘影,穷形尽致,遂令懵懵阅者,变本加厉,遗害几许青年,此其咎,作者百喙不能辞也。”他自己深知旧小说淫秽内容的害处。

一方面有内心放纵之一面,另一方面又视之为罪恶,这是他内心矛盾之处。

延伸阅读: 雷公 哈曼丹 桥下彻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7/9/13 13:21:1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中国晚清到民国初期,国家一片混乱崩坏,国家乱匪丛生淫妓泛滥!

      2017/9/14 18:55:2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胡适坦承自我个性:我能放肆我自己,可以大好色大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