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共 7153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海军中将
  • 军号:5337675
  • 工分:6500709 / 排名:1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众所周知,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戴笠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此人创建的军统局,为抗日战争能够赢得胜利,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日本从明治维新就建立了间谍学校,其中玄洋社在1896年就建立了札幌语言学校,实际上就是学习俄语和中文的间谍学校,这所学校主要招收女性学员。如同克格勃女间谍叫做燕子一样,这里毕业的女间谍叫做阿菊。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比如著名的日本女间谍南云造子,她是神户间谍学校毕业的学生,化名“廖雅权”,以失学青年的身份作掩护,打入著名的汤山温泉招待所当服务员。通过拉拢当时的行政院主任秘书黄浚,并和黄浚父子上床,成功骗得了情报,淞沪战役的军事部署计划。

通知日本长江舰队迅速撤离长江,避免了其被我军在江中全歼的命运。并且还获知了在金山卫是中国军队的防御弱点,这个情报,导致日军第10军在金山卫登陆,从侧翼包抄了淞沪战场上数十万中国军队。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但是,不是每一位日间谍都会成功,比如一名叫三井成子的日本女间谍,[face=arial]此人是南造云子徒弟她在策反一名机要秘书的时候,被这位细心的秘书发现后就被军统抓住。

[/face]

[face=arial]成子出生富商之家,高中之时参加日本妇女会(类似慰安妇组织),后被大特务土肥看中,吸纳进入间谍学校学习,毕业之后被土肥派遣到国民党统治区刺探情报。[/face]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face=arial]成子刺探情报的方法与其他日本女间谍一样,都是通过色诱和策反,不料此人在色诱之时,居然碰到了一个硬茬子,此人名李占成,任职绥靖区机要秘书。[/face]

发现李占成三天两头往妓院跑,于是成子走进了李占成的视线,李占成一看成子皮肤白皙亭亭玉立,顿时魂都没了。

第二天两人就滚了床单,在做事过程中,李占成发现成子脚拇指间隙十分大,这不是日本人穿拖鞋象征吗,李占成觉得此人是个间谍,于是把这份重要情报告诉了军统局的人。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第二天李占成约见成子后,被军统局当场逮捕,为了进一步确认成子是否间谍,特意脱鞋看了成子的脚,最终确认此女是日本间谍,为了防止日本人破坏,军统局特务把此人押往重庆白公馆刑讯。

本来此人还挺嘴硬,据不承认自己特务,只道自己曾经在日本留过学,军统局又不傻,都是搞间谍的谁糊弄谁啊,看来不用刑是不会招供了,没想到刑具一搬上来,此人就乖乖招了。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这套刑具是戴笠的最新发明,戴笠曾说,西方虽然比我们发达,但玩刑讯,我们是他们的祖宗,戴笠这套刑罚是拿中国农村常见的蚂蟥,一只蚂蟥觉得没什么,一百只一千只你怕不怕?看见就恶心。

戴笠用这种刑罚,惩罚过诸多的日本特务,凡是不肯招供的嘴硬的,直接用蚂蟥把你吸成人干!

延伸阅读: 崇祯七年 李月 宋馨懿
      打赏
      收藏文本
      699
      0
      2017/9/13 10:37:32

      热门回复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630531
      • 头衔:乌龙山政治部干事
      • 工分:2480169 / 排名:62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这个秘书厉害,功色双收!

      2017/9/13 17:34:0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2017/9/13 17:09:0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日,这招还真~特别~

      如果能够再恶心再龌龊点的话,把犯人比如现在的贪官扔进池深三米四面直立陡壁、粪水深30厘米的粪坑里,里面满是蛆虫~站着恶心,蹲下更恶心~看你招不招~

      2017/9/13 10:54:2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2017/9/14 10:16:56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戴笠这事干的好。

      2017/9/13 15:45:1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4楼 亲外公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客观的说戴笠应该是干过许多人事,因为他是在当时代表中国的政府里任重要职务,为国为民做事是他的本份,不能全盘否定。站在共产党的角度来说,他所做的事很多当然不是人事。呵呵

      2017/9/13 18:19:2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干完了马上举报,这秘书太厉害了!

      2017/9/14 15:00:4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57楼 
      戴笠不死,军统不会乱,民进党永无出头之日。
      连老蒋都对戴笠心存忌惮,戴笠为何不死?戴笠死了,老蒋踏实多了。

      2017/9/19 17:13:21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亲外公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6楼 跃马扬刀横刀立马
      客观的说戴笠应该是干过许多人事,因为他是在当时代表中国的政府里任重要职务,为国为民做事是他的本份,不能全盘否定。站在共产党的角度来说,他所做的事很多当然不是人事。呵呵
      11楼 老息
      作为情报首脑,戴老板对日情报有何收获?刮军数十次转进……
      16楼 坠落的隼
      他秉承主子之意“攘外必先安内”,主要精力都用在对付共产党以及“左派”。
      19楼 吃狼的火鸡
      我以为是用来对付共产党的手段,这算个屁,还没有还乡团的手段狠。
      为了讨好主子,对义兄(王亚樵)都能下手。

      2017/9/19 9:22:11
      左箭头-小图标

      31楼 褪毛加菲猫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46楼 胜利之日01
      不管这篇文章假不假。。

      对于你这种一贯摸黑中国的人,看见一次骂一次。

      47楼 褪毛加菲猫
      说真话自然会得罪人,因为谎言甜如蜜。听惯了谎言再听真话,就会无法接受。愤青尤然。
      53楼 lw820304
      那为什么不检讨一下自己是否也有过错呢?

      比如,虽然你陈述的事实,但是却每次一副教训人的口吻,这个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内心抵触吧,更何况是在虚无的网络上面。

      当然,如果你本意就是用自己的见识,在网上嘲弄国人为乐,这就更不讨好了!

      总之,你如果真心实意科普,完全可以注意一下语气啊。真是有料的科普,相信大家除了佩服还是佩服,还能打脸这些动不动满嘴“震惊全世界”的牛逼哄哄的小编,也是不错的。

      希望你不是那种有知识又以训人为乐的主。

      64楼 褪毛加菲猫
      没法,YY问太多了,尤其很多干脆是月经贴,见一次说一次,几年来好脾气都被磨完了。
      能理解。

      刚刚打开铁血,看到一个吓死人的标题,今天是九一八国耻纪念日,铁血就是贴出这样的标题来纪念的?

      重磅!中国突然亮剑!世界震撼,日本果断叛逃!

      感觉现在铁血越来越堕落了!

      充斥了“虚大假”!

      2017/9/18 13:42:22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3882
      左箭头-小图标

      31楼 褪毛加菲猫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驳的好,赞一个。

      2017/9/18 12:58:41
      左箭头-小图标

      31楼 褪毛加菲猫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46楼 胜利之日01
      不管这篇文章假不假。。

      对于你这种一贯摸黑中国的人,看见一次骂一次。

      47楼 褪毛加菲猫
      说真话自然会得罪人,因为谎言甜如蜜。听惯了谎言再听真话,就会无法接受。愤青尤然。
      53楼 lw820304
      那为什么不检讨一下自己是否也有过错呢?

      比如,虽然你陈述的事实,但是却每次一副教训人的口吻,这个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内心抵触吧,更何况是在虚无的网络上面。

      当然,如果你本意就是用自己的见识,在网上嘲弄国人为乐,这就更不讨好了!

      总之,你如果真心实意科普,完全可以注意一下语气啊。真是有料的科普,相信大家除了佩服还是佩服,还能打脸这些动不动满嘴“震惊全世界”的牛逼哄哄的小编,也是不错的。

      希望你不是那种有知识又以训人为乐的主。

      没法,YY问太多了,尤其很多干脆是月经贴,见一次说一次,几年来好脾气都被磨完了。

      2017/9/18 12:13:22
      左箭头-小图标

      31楼 褪毛加菲猫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55楼 Cooper_K
      你这就不对了,人家正 的快乐,你给打断了
      抱歉。我这个人的确总是煞风景,说实话得罪人,但是这个毛病改不了了。估计要直接带着去见马克思。

      2017/9/18 12:12:28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8898321
      • 工分:87565
      左箭头-小图标

      淫魔戴笠真不是用其肉鞭降伏的这女间谍的?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9/17 7:01:53
      左箭头-小图标

      31楼 褪毛加菲猫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46楼 胜利之日01
      不管这篇文章假不假。。

      对于你这种一贯摸黑中国的人,看见一次骂一次。

      47楼 褪毛加菲猫
      说真话自然会得罪人,因为谎言甜如蜜。听惯了谎言再听真话,就会无法接受。愤青尤然。
      53楼 lw820304
      那为什么不检讨一下自己是否也有过错呢?

      比如,虽然你陈述的事实,但是却每次一副教训人的口吻,这个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内心抵触吧,更何况是在虚无的网络上面。

      当然,如果你本意就是用自己的见识,在网上嘲弄国人为乐,这就更不讨好了!

      总之,你如果真心实意科普,完全可以注意一下语气啊。真是有料的科普,相信大家除了佩服还是佩服,还能打脸这些动不动满嘴“震惊全世界”的牛逼哄哄的小编,也是不错的。

      希望你不是那种有知识又以训人为乐的主。

      56楼 qq112ww
      做为一个军事网站 把地摊文学当真史 这本身就没弄对

      还不说 铁血现在只是在凑帖子 因为没啥人愿意在铁血发帖子了

      你不管别人是不是想黑谁 只要他说的是事实 没有扭曲 没有夸大 就该接受

      爱国 是真真实实的爱国 不是一天YY

      自己错了 就别怨人说

      不是在说戴笠吗?不知道为什么要周恩来的照片?

      2017/9/16 20:33:46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5188541
      • 头衔:自由评论人
      • 工分:454873 / 排名:1825
      左箭头-小图标

      31楼 褪毛加菲猫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意淫抗日!

      2017/9/16 8:37:57
      左箭头-小图标

      这手法厉害啊,意想不到。。。。。

      2017/9/16 0:28:49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8606
      • 头衔:铁血社科院之美男
      • 工分:126223
      左箭头-小图标

      戴笠不死,军统不会乱,民进党永无出头之日。

      2017/9/15 22:25:53
      • 军衔:空军少尉
      • 军号:7653153
      • 工分:5715
      左箭头-小图标

      31楼 褪毛加菲猫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46楼 胜利之日01
      不管这篇文章假不假。。

      对于你这种一贯摸黑中国的人,看见一次骂一次。

      47楼 褪毛加菲猫
      说真话自然会得罪人,因为谎言甜如蜜。听惯了谎言再听真话,就会无法接受。愤青尤然。
      53楼 lw820304
      那为什么不检讨一下自己是否也有过错呢?

      比如,虽然你陈述的事实,但是却每次一副教训人的口吻,这个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内心抵触吧,更何况是在虚无的网络上面。

      当然,如果你本意就是用自己的见识,在网上嘲弄国人为乐,这就更不讨好了!

      总之,你如果真心实意科普,完全可以注意一下语气啊。真是有料的科普,相信大家除了佩服还是佩服,还能打脸这些动不动满嘴“震惊全世界”的牛逼哄哄的小编,也是不错的。

      希望你不是那种有知识又以训人为乐的主。

      做为一个军事网站 把地摊文学当真史 这本身就没弄对

      还不说 铁血现在只是在凑帖子 因为没啥人愿意在铁血发帖子了

      你不管别人是不是想黑谁 只要他说的是事实 没有扭曲 没有夸大 就该接受

      爱国 是真真实实的爱国 不是一天YY

      自己错了 就别怨人说

      2017/9/15 20:20:19
      左箭头-小图标

      31楼 褪毛加菲猫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你这就不对了,人家正 的快乐,你给打断了

      2017/9/15 19:45:55
      左箭头-小图标

      31楼 褪毛加菲猫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46楼 胜利之日01
      不管这篇文章假不假。。

      对于你这种一贯摸黑中国的人,看见一次骂一次。

      47楼 褪毛加菲猫
      说真话自然会得罪人,因为谎言甜如蜜。听惯了谎言再听真话,就会无法接受。愤青尤然。
      那为什么不检讨一下自己是否也有过错呢?

      比如,虽然你陈述的事实,但是却每次一副教训人的口吻,这个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内心抵触吧,更何况是在虚无的网络上面。

      当然,如果你本意就是用自己的见识,在网上嘲弄国人为乐,这就更不讨好了!

      总之,你如果真心实意科普,完全可以注意一下语气啊。真是有料的科普,相信大家除了佩服还是佩服,还能打脸这些动不动满嘴“震惊全世界”的牛逼哄哄的小编,也是不错的。

      希望你不是那种有知识又以训人为乐的主。

      2017/9/15 16:43:07
      左箭头-小图标

      31楼 褪毛加菲猫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看了你的回复才知道啥是真的啥是假的。

      2017/9/15 16:42:18
      左箭头-小图标

      戴笠及军统,在抗战中还是为中国做出成绩和贡献的,这点不能否认。

      2017/9/15 15:03:48
      左箭头-小图标

      32楼 混沌的思维
      这办法是戴笠想出来的还是楼主想出来的?不管是谁想出来的,内心确实有点变!如果真的用在日本间谍身上,那无疑是极好的。不管能不能问出话来。
      48楼 褪毛加菲猫
      蚂蟥吸血,是中世纪西方医学手段,属于“放血治疗”的一种,据说源于古代地中海,在中世纪中后期直至近代,依然是普遍采用的医术。

      军统中人回忆录和曾被军统拘押刑求者的回忆里中。从未出现过蚂蟥吸血这种奇葩的“刑讯”。如果没记错,这是近十几年的文学作品中有类似内容。最初出自武打小说,说某恶霸用毒虫吸人血,几分钟就把人血吸干变成一张皮(骨头呢?)。

      蚂蟥的医疗价值,现在依然存在。看到过科普节目。自己也曾经被蚂蟥吸过血!几次而已。还是比较幸运的。

      2017/9/15 12:39:35
      • 军衔:空军中校
      • 军号:774516
      • 工分:66161
      左箭头-小图标

      这招厉害!

      2017/9/15 11:38:18
      左箭头-小图标

      32楼 混沌的思维
      这办法是戴笠想出来的还是楼主想出来的?不管是谁想出来的,内心确实有点变!如果真的用在日本间谍身上,那无疑是极好的。不管能不能问出话来。
      蚂蟥吸血,是中世纪西方医学手段,属于“放血治疗”的一种,据说源于古代地中海,在中世纪中后期直至近代,依然是普遍采用的医术。

      军统中人回忆录和曾被军统拘押刑求者的回忆里中。从未出现过蚂蟥吸血这种奇葩的“刑讯”。如果没记错,这是近十几年的文学作品中有类似内容。最初出自武打小说,说某恶霸用毒虫吸人血,几分钟就把人血吸干变成一张皮(骨头呢?)。

      2017/9/15 9:44:47
      左箭头-小图标

      31楼 褪毛加菲猫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46楼 胜利之日01
      不管这篇文章假不假。。

      对于你这种一贯摸黑中国的人,看见一次骂一次。

      说真话自然会得罪人,因为谎言甜如蜜。听惯了谎言再听真话,就会无法接受。愤青尤然。

      2017/9/15 9:40:57
      左箭头-小图标

      31楼 褪毛加菲猫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不管这篇文章假不假。。

      对于你这种一贯摸黑中国的人,看见一次骂一次。

      2017/9/15 9:05:45
      左箭头-小图标

      这就是地摊文学看多了。

      2017/9/15 8:27:27
      左箭头-小图标

      怎么有点《人皮客栈》 客栈的感觉。我觉得这篇帖子的内容是假的。不过在整个抗日战争的过程中日本的确是派出了大量经过特殊训练的女谍报人员,她们获取情报的主要方式就是色诱,不仅有国民党的要员还有共产党的,可千万别否认。

      2017/9/14 20:56:34
      左箭头-小图标

      真的假的?

      2017/9/14 18:24:07
      左箭头-小图标

      地摊文学而已,图片那个是水蛭,蚂蟥比这小,2根橡皮筋粗

      2017/9/14 17:38:11
      左箭头-小图标

      日本根本就没有“南造”这个姓,因为这两个字在日语语法上是读不通的。典型的地摊文学。

      2017/9/14 16:44:49
      左箭头-小图标

      干完了马上举报,这秘书太厉害了!

      2017/9/14 15:00:45
      左箭头-小图标

      国粉又编故事,军统当时在上海做什么呢?第一,保持与汪伪政权高官的联系,通过他们与日本商谈投降条件,但是因为日本狂妄,开出的条件太苛刻,蒋介石无法接受,所以,蒋介石有幸没有当成汉奸,不然的话,根本没有汪精卫什么事。第二,走私进口国外的高档消费品,雪茄、洋酒、巧克力等等,在抗战最艰苦的时候,华北的抗日军民连吃饭都成问题的时候,重庆的高档消费品始终没有断档,以满足国民政府官员及其家属的特供。回复: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2017/9/14 13:20:45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89776
      • 工分:12464
      左箭头-小图标

      就编,一个行动员就抓,军统那么弱智吗,放线钓鱼连导演都懂。

      2017/9/14 13:12:22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780983
      • 工分:28628
      左箭头-小图标

      编个故事夸夸人间魔鬼而已……

      2017/9/14 12:59:50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亲外公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6楼 跃马扬刀横刀立马
      客观的说戴笠应该是干过许多人事,因为他是在当时代表中国的政府里任重要职务,为国为民做事是他的本份,不能全盘否定。站在共产党的角度来说,他所做的事很多当然不是人事。呵呵
      11楼 老息
      作为情报首脑,戴老板对日情报有何收获?刮军数十次转进……
      无需辩,自己看。

      2017/9/14 12:24:18
      左箭头-小图标

      你们对戴笠的过誉了,其实中国人比他下手狠的人多了去了。

      2017/9/14 12:12:22
      左箭头-小图标

      这秘书不错 把日本女人日了 还抓了

      2017/9/14 11:46:58
      左箭头-小图标

      这办法是戴笠想出来的还是楼主想出来的?不管是谁想出来的,内心确实有点变!如果真的用在日本间谍身上,那无疑是极好的。不管能不能问出话来。

      2017/9/14 10:23:24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2017/9/14 10:16:56
      左箭头-小图标

      26楼 名字为毛那么长
      这位驱逐舰楼主所说的话有几成可信?反正我是一个字都不信!
      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信...

      2017/9/14 9:47:50
      左箭头-小图标

      还有个方法判断是否是日本女间谍,让她跪坐,如果姿势很标准,特别是脚趾很自然的向内收拢,那么就肯定是从小在日本长大的

      2017/9/14 9:14:42
      左箭头-小图标

      说得像真的一样..其实无非就是间接洗地板...

      2017/9/14 9:10:41
      左箭头-小图标

      不是吸成人干,而是这玩意儿会钻进洞。懂不? 以前小时候有小伙伴去游水,钻进了屁股,得喝蜂蜜,才乖乖出来,要不然会在人的身体里产卵。如果钻进某个肉洞,你想一下后果。那可比被什么 凌迟处死更难受了。

      2017/9/14 9:05:41
      左箭头-小图标

      这位驱逐舰楼主所说的话有几成可信?反正我是一个字都不信!

      2017/9/14 9:04:32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050217
      • 工分:8216
      左箭头-小图标

      那个南云造子在地摊文学里的真名叫南造云子,但是日本根本没有“南造”这个姓,只有姓“南”或者“难造”,贱人楼主为了逼真把名字改了一下。但不管怎么改,就是一个伪造人物,旅日作家萨苏之前就说过日本女人的基本不会有云子这么个名字,在中文看来似乎还挺有意境,但是在日语中做为名字的话 “云子”两个字读音是 unnko 读音“温口”,读起来和日文中的“大便”发音差不多。正常人会起这么个名字?一看就是没有日语常识的中国人起的

      2017/9/14 8:41:45
      左箭头-小图标

      这事戴笠干过么?

      2017/9/14 8:36:00
      左箭头-小图标

      抗日这件事情上,戴还是有功的。

      2017/9/14 8:16:03
      左箭头-小图标

      可以列入明清十八大酷形了。

      2017/9/14 8:09:29
      左箭头-小图标

      李占成不错紧要关口还能这么高警惕。

      2017/9/14 8:06:17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亲外公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6楼 跃马扬刀横刀立马
      客观的说戴笠应该是干过许多人事,因为他是在当时代表中国的政府里任重要职务,为国为民做事是他的本份,不能全盘否定。站在共产党的角度来说,他所做的事很多当然不是人事。呵呵
      11楼 老息
      作为情报首脑,戴老板对日情报有何收获?刮军数十次转进……
      16楼 坠落的隼
      他秉承主子之意“攘外必先安内”,主要精力都用在对付共产党以及“左派”。
      我以为是用来对付共产党的手段,这算个屁,还没有还乡团的手段狠。

      2017/9/13 23:54:46
      左箭头-小图标

      戴笠有一招是让她们骑粗麻绳。

      2017/9/13 23:05:11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9312958
      • 工分:10613
      左箭头-小图标

      不是说用的老鼠吗?

      2017/9/13 22:46:49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亲外公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6楼 跃马扬刀横刀立马
      客观的说戴笠应该是干过许多人事,因为他是在当时代表中国的政府里任重要职务,为国为民做事是他的本份,不能全盘否定。站在共产党的角度来说,他所做的事很多当然不是人事。呵呵
      11楼 老息
      作为情报首脑,戴老板对日情报有何收获?刮军数十次转进……
      他秉承主子之意“攘外必先安内”,主要精力都用在对付共产党以及“左派”。

      2017/9/13 22:20:00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亲外公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6楼 跃马扬刀横刀立马
      客观的说戴笠应该是干过许多人事,因为他是在当时代表中国的政府里任重要职务,为国为民做事是他的本份,不能全盘否定。站在共产党的角度来说,他所做的事很多当然不是人事。呵呵
      11楼 老息
      作为情报首脑,戴老板对日情报有何收获?刮军数十次转进……
      他秉承主子之意“攘外必先安内”,主要精力都用在对付共产党以及“左派”。

      2017/9/13 22:19:59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亲外公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6楼 跃马扬刀横刀立马
      客观的说戴笠应该是干过许多人事,因为他是在当时代表中国的政府里任重要职务,为国为民做事是他的本份,不能全盘否定。站在共产党的角度来说,他所做的事很多当然不是人事。呵呵
      11楼 老息
      作为情报首脑,戴老板对日情报有何收获?刮军数十次转进……
      他秉承主子之意“攘外必先安内”,主要精力都用在对付共产党以及“左派”。

      2017/9/13 22:19:59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亲外公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6楼 跃马扬刀横刀立马
      客观的说戴笠应该是干过许多人事,因为他是在当时代表中国的政府里任重要职务,为国为民做事是他的本份,不能全盘否定。站在共产党的角度来说,他所做的事很多当然不是人事。呵呵
      11楼 老息
      作为情报首脑,戴老板对日情报有何收获?刮军数十次转进……
      他秉承主子之意“攘外必先安内”,主要精力都用在对付共产党以及“左派”。

      2017/9/13 22:19:58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亲外公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6楼 跃马扬刀横刀立马
      客观的说戴笠应该是干过许多人事,因为他是在当时代表中国的政府里任重要职务,为国为民做事是他的本份,不能全盘否定。站在共产党的角度来说,他所做的事很多当然不是人事。呵呵
      11楼 老息
      作为情报首脑,戴老板对日情报有何收获?刮军数十次转进……
      他秉承主子之意“攘外必先安内”,主要精力都用在对付共产党以及“左派”。

      2017/9/13 22:19:58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868448
      • 工分:40310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亲外公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6楼 跃马扬刀横刀立马
      客观的说戴笠应该是干过许多人事,因为他是在当时代表中国的政府里任重要职务,为国为民做事是他的本份,不能全盘否定。站在共产党的角度来说,他所做的事很多当然不是人事。呵呵
      作为情报首脑,戴老板对日情报有何收获?刮军数十次转进……

      2017/9/13 20:56:24
      左箭头-小图标

      这种抗日的地摊也会有人信?

      2017/9/13 20:49:47
      左箭头-小图标

      唉!又骗我进来、、、、、、以为是电动工具回复: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2017/9/13 20:46:06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以为是黄鳝.

      2017/9/13 20:25:10
      左箭头-小图标

      这比日本鬼对付我们赵一曼的仁慈多了

      2017/9/13 19:44:24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亲外公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客观的说戴笠应该是干过许多人事,因为他是在当时代表中国的政府里任重要职务,为国为民做事是他的本份,不能全盘否定。站在共产党的角度来说,他所做的事很多当然不是人事。呵呵

      2017/9/13 18:19:21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630531
      • 头衔:乌龙山政治部干事
      • 工分:2480169 / 排名:62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个秘书厉害,功色双收!

      2017/9/13 17:34:03
      左箭头-小图标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2017/9/13 17:09:03
      左箭头-小图标

      戴笠这事干的好。

      2017/9/13 15:45:10
      左箭头-小图标

      日,这招还真~特别~

      如果能够再恶心再龌龊点的话,把犯人比如现在的贪官扔进池深三米四面直立陡壁、粪水深30厘米的粪坑里,里面满是蛆虫~站着恶心,蹲下更恶心~看你招不招~

      2017/9/13 10:54:2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4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