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说一说中国的连环杀手(五)

共 15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601632
  • 工分:14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说一说中国的连环杀手(五)

建国初期到改革开放前这段时间的案例

早期的案件我知道的不多,估计这类案件有一定数量,曾经在萨苏的博客里看到写一个桂林系列杀人抛尸案的,好像就是80年代的,死了估计10人以上,我就不知道,因为手头资料太少,我有资料的只有这么几起

贵州独山文继全系列强*人抛尸案

福建浦城系列杀人毁尸案

四川曾饶春系列杀人案

其中曾饶春的案子四川法制报在2009年曾经重新披露过案件过程:http://www.scol.com.cn/law/sdbd/20090204/20092412022.htm

浦城的案子也大概说一下,这个案子我是从旧书摊买的一本凶杀案例专集里看到的,85年出版的,用了整整12页讲了这个案子,我大概说说:

档案四.

1976年春,福建省浦城县水北、富岭公社的群众,相继在山坡、沟壑等处发现被烧焦的人体残骸碎骨。经公安机关现场勘查,在黄龙山、珠溪外坑、石狮尖下、黄碧下凹等地找到焚尸埋骨现场和残尸4具,并从现场附近搜获锄头1把、浙江省产的小圆镜1面、旧毛巾2条、棕色塑料鞋1双。由于尸体被肢解、焚烧或腐烂变形,只能从躯干、颅骨、臼齿等可辨部位认定均为男性。根据埋尸处无衣服和贵重物品,死者颅骨呈粉碎性骨折、有钝器打击伤痕等推测,谋财害命可能性大。经将现场查获的锄头与埋尸坑壁锄痕比对吻合,认定锄头为作案工具。

发现4具无名残尸后,浦城县委立即成立了专案领导小组,从公安、法院、林业部门及当地公社抽调32名干部,开展侦查工作。根据发案现场地处闽浙山区结合部,现场遗留物多为浙江省出产等分析,认为被害者可能是外来人口。通过大会动员、公布案情、小会座谈和个别访问,把群众发动起来。专案人员在群众协助下,20天内对300多名外来人口进行排队摸底,从中发现下落不明的8名,并从群众提供的34条线索中,发现王传芳有重大作案嫌疑。王传芳,原籍浙江省云和县,长期在浦城县山区采松脂,经常出没于发案现场一带。1975年10、12月王传芳先后数次到叶辉五、曹春香家借锄头,而借曹家的一直未还,作案现场查获的锄头,经曹春香辨认,证实是她家的。当地群众先后交出王传芳送的和从王手里买的衣物百余件。1976年3月25日,在浙江省云和县公安局协助下,将王传芳拘留审查,从他家里查获可疑衣物、手表等126件,经失踪者何森火、翁学兰、王盛苗的亲属辨认,各自认出其亲人的衣服、鞋子和手表等物。据此,认定黄龙山等作案现场的4具无名尸是王犯所为。对王犯的审讯,从排时间、查活动、追去向入手,运用政策攻心,促其坦白交代。王犯摸不到底,加以做贼心虚,终于陆续交代1972年10月至1976年1月,他为谋取财物,先后以介绍松脂、香菇等生意为名,把浙江省的何家元、吴火贵、吴光亮、项自申、何森火、赵小马、翁学兰及福建省的王盛苗等8人骗到深山,用锄柄、木棒打死,而后肢解、焚尸,并供出8个被害人的埋尸处所。经专案人员按失踪时间和现场遗物等逐一核查,证实黄龙山等4个作案现场,被害者为翁学兰、何森火、王盛苗、赵小马;又在乌龙山、靖坑等地找到何家元、吴火贵、吴光亮、项自申等4人的被害现场,经逐一挖出尸骨检验,证明王犯所供属实。

从勘查现场到逐一核查取证,历时半年,专案人员往返闽、浙、赣3省、7个地区、27个县(市)、67个公社,搜索山林、沟壑百余处,行程3万多里,终于破获8起杀人毁尸案。1976年10月26日,浦城县人民法院依法宣判罪大恶极的谋财杀人犯王传芳死刑,押赴发案地区执行枪决。

档案五. 保定恶魔

说到许广才,在其被枪决二年后,曾经出现过一个犯罪手法与其相似的连环杀手,论危害性更甚于许广才,只不过发案地点不在北京,没有那么出名,因此可能不大为人所知。其实,地点离北京也不是太远,就在河北省的保定市。

1993年4月至10月,保定市连续发生强*人抢劫案件。罪犯一般在火车站、长途汽车站的广场及候车室活动,寻找作案目标,选择外地妇女,利用其探亲急于和亲人见面,打工急于找到工作,做买卖急于联系成业务等心理,以引路、帮助找工作、洽谈业务等为名,引出车站,将妇女哄骗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使被害人没有反抗的机会和环境。罪犯连续作案18起,共杀死15人,当时国家公安部将此案内定为“11•4”特大系列女尸案。最后,保定警方花了极大的力气,才通过设卡巡逻的方式(和抓许广才有点类似-蹲点死守)将罪犯抓获-吴建臣:男,1958年9月生,小学文化,河北蠡县东辛庄村人。

吴犯1983年判刑后,整天游手好闲,吃喝嫖赌,不务正业。从监狱出来后,以修鞋卫生,养家糊口,其老家不少群众,包括吴德妻子、亲属在内,都被其表面现象所迷惑,都说吴在监狱里改造好了。其实,他每次都以到保定购买钉鞋皮子的名义外出作案,当他杀人抢劫来的衣物被妻子和亲属问起来由时,他都回答是买旧皮子时顺便买的,当他作案后把被害者的孩子带回家时,人们问起孩子的来历,吴回答说是从保定拾的。从而蒙蔽了家属及乡亲,隐蔽了其强*人抢劫的真面目。

吴建臣在火车站、汽车站物色好目标后,便一起乘公共汽车和租机动三轮车前往作案地点。吴犯选择的作案地点是京保、保么公路沿线附近的偏僻地带,以阮庄伟中心,沿京保、保么公路向相反方向延伸,呈全开放直线形跳跃式流窜作案。

随着吴犯作案成功次数的增多,其犯罪心理和行为动作得到不断强化,形成了固定的习惯性作案动作-从火车站、汽车站物色好侵害对象,乘坐机动车到达作案地点,对被害人先掐后勒,勒颈后打结,搜取被害人随身携带的钱物及证实被害人身份的物件,然后逃回老家。

这个案子给我印象比较深,第一是因为这是我接触的最早的几个连环案件之一,因为家里有亲戚在公安司法系统工作,那时单位都订着杂志,有时候亲戚就拿回家里看,我记得当初好像是从民主与法制杂志上看到这个案子的,里面还有吴建臣的照片,现在只依稀记得是各肤色很黑的中年男子,也不知道受害人怎么都被这个其貌不扬的人给骗了;这里多说一句,虽然看了无数的案子,但很多有名的罪犯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当初看犯罪升级的时候,书里居然没把孙海波他们的照片给放出来,后来在上海的一本杂志里看到一张其模糊的照片,只能看的到他有点胖,还有黑龙江的张四维,在95年的蓝盾杂志里见过他的照片,但也很模糊,可惜我很多收藏的杂志都被我妈在一次搬家收拾中全给卖了-这件事一直到现在我还耿耿于怀。

第二个原因,是我记得杂志里描写吴骗受害妇女到作案地点后,一般都提出那种要求,而受害人大都非常顺从,很多人还提出要钱的要求,我当时非常惊讶,不明白受害女性怎么都这么不自重。现在想想,估计杂志里写的都是吴的供述,其真实性肯定大打折扣,但不知道当时杂志怎么那么轻易的就写出来了,不怕受害者家属告他么。

档案七.由点到线再到面

陕西省,又称为三秦大地,是举世公认的中华民族的摇篮和中华文明的发祥地,这个地方是绝对少不了大案的。早在90年代初,西安就出了个魏振海,搅了个鸡犬不宁。1993年,西安城堡大酒店3名日本人被杀案曾被列为当年中国第一号刑事案件,这起案件一直到11年后,才被广西警方利用高科技手段侦破。这里多说一句,1993年,西安市还曾经发生了一起大案,在12月9日凌晨。西安市农业银行营业部被劫,犯罪份子在持械杀死3名值班员后,打开金库,劫走了人民币75.8万元,此案到目前为止似乎仍未侦破。

到了1997-1998年,西安又出了件大案,这个案子大家可能非常熟悉,因为有导演把它拍成了一部非常成功的电视剧-12.1枪杀大案。这部剧我非常喜欢,里面虽然没有大腕,但是剧情非常好,拍的也好,演员演的也好,表现手法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这个案子发生在97年年末,破案在98年3月,主要是发生在冬季。当时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第一站就定在西安,公安部可是给陕西省公安厅和西安市公安局八处下了死命令,必须在三月底破案,因此,12.1当时被列为陕西省冬季严打第一号案件!下面我要说的呢,,,嘿,还不是12.1,这个大家看电视都知道了么,我要说的,是陕西省冬季严打第二号案件。可不要小看这个案子,因为这个案子里有一个非常凶残的连环杀手.

1997年4月8日,长安县镐京乡尚北村女青年贾小妮(18岁)被案犯强*害于村东100米处的麦田里。案犯在作案时,用火烧掉了死者的阴毛,并抢走了自行车。这起案件的发生,立即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西安市市局刑警支队会同长安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迅速抽调警力,成立专案组开展侦破工作。这个案子发现时,尸体已经开始腐败,技术上也没有提取到有价值的物证,侦破工作仍采取常规方法:即分析案情、刻画案犯、划定侦查范围。依据这起案件的现场勘查、案情分析、调查走访等工作,警方将案犯限制在这样的范围内:年龄在18-45岁之间,心狠手毒,可能受过打击处理,昼行夜伏等。因此,警方的侦查范围以案发地为中心,向外辐射了十几个村、镇,同时召开各所、队长及乡镇干部会议,发动群众,广辟线索来源。但是几个月过去了案件没有进展。

正当专案组工作顺利进行的时候,1997年12月15日和1998年2月13日,仍在这个乡的太平村和南丰村接连发生了两起类似的案件。在勘查这两个现场时,专案组从发案时间、发案地等方面分析,认为案犯是本地人的可能性大,应加大摸排力度,同时增加和改变了摸排条件,首次将案犯个人的婚姻情况如离异或夫妻生活不和等列入摸排条件之中。

就在上述工作开始不久,外乡、外区又连续发生了8起此类案件,时间是1998年2月28日至1998年的11月24日,发案地分别在长安的细柳、祝村、郭社;雁塔区的鱼化、丈八等地。注:12.1枪案于三月二十九号胜利破案。离公安部要求的三月底仅差了两天。因此西安市局有大批警力空了出来。而接连的强*人案的发生,已经引起了陕西省公安厅的极大注意,西安市局的刘平局长、吴金彪副局长、刑警支队穆文修支队长、张健康副支队长(都是熟人,估计刘刚也应该去了,呵呵)先后多次奔赴各个发案现场,指挥、协调技术及侦查人员进行现场勘查、分析研究。同时,专案组认为,案犯作案手法娴熟,有一定的反侦查技术,绝不会是第一次作案,因此,专案组在对已发案件继续工作的同时,开始收集近十年来在周边地区发生的类似案件的资料。这一收集不要紧,结果让警方大吃一惊!

最早的一起案子发生在6年前,1992年6月2日,西安市雁塔区鱼化的王英英(18岁)惨遭犯罪分子强*害,此案久侦未破。而接下来的1993年、1994年,在整个西安地区,类似的案件又连续发生了7起,在这8起案件中共死亡6人,这8起案件被警方列为第一条线即第一阶段亦初期阶段;而从1995年开始,类似案件发案有所平缓,到1996年的两年间,西安地区共发案6起,共死亡3人,这6起案件被警方列为第二条线即第二阶段亦平稳阶段。客观的说,在以上两个阶段,案件的发生无论是从影响程度来看,还是案发数量,同当时西安市的治安形势、发案水平相比是相适应的,并无特别之处。(这里我说明一下,西安警方的能力还是相当可以的,特别是在1995年,西安市公安局曾经侦破一起系列强*人案,死亡人数多达12人,这起案子和此案当时并案情况我手头没有资料,不敢妄言)因此警方对案件的性质并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在这期间,所有的案件都被当做独立的点而就个案展开工作的,破案方式按部就班,缺乏总体联系的基础,因此,这些看似独立的案件在6年里虽然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都均未破获。到了1997年和1998年,这一系列案件的发展到了高峰期,无论是数量和影响程度均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不但作案频率高,凶狠残忍,而且作案的过程形成了固有的模式,甚至达到了“娴熟”的地步,这一阶段终于导致了警方对整个系列案件有了真正的分析和认识。1998年,此系列案件已受到国家公安部的高度重视,公安部在该年将此案与宝鸡系列持械抢劫杀人案(于6月告破)及豫陕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于99年告破)列为部督大案,要求陕西省公安厅全力侦破!

随着专案组调查工作的不断深入,案犯的特征愈来愈明显-案犯单人行动、年龄偏大、像是外地人、大胡子等。这个时候,个别专案组成员认为,这些案件系同一个案犯所为,应全部并案侦查。专案组则认为,尽管已发的案件有许多相同点,但是缺乏众多的科学并案依据;此外,据幸存者提供的案犯特征和作案方式,有的也大相径庭,相去甚远。为了少走弯路,专案组重新部署警力,设立了新的专案机构:以发案地的郭社、细柳、祝村为主,继续侦破已发的案件;同时,又抽调部分警力,加紧对现发案的侦破,以现案带积案。同时,侦查措施也重新做了调整:

一. 继续加大摸排力度,重点放在外地人员身上;

二. 加强警力,巡逻、守候并采取化妆侦查;

三. 组织幸存者对案犯画像,并继续寻找其他受害者,提供更确切的线索;

四. 技术上与外围地区联系,发现类似案件,提供并案依据;

五. 根据受害者被抢走的三轮车、自行车等物品的特征、案犯的模拟画像,在全市发协查通报;

六. 组织受害者在案发地周围寻找辨认案犯,并重奖提供线索者;

就这样,一张大网已悄然撒开。案件发展到此,专案组对全案已经有了清楚的认识,对案件情况有了较为细致的了解,对案犯的刻画也更加准确。因此,侦破工作向良性发展。到了1998年11月,案件终于有了转机!

1998年11月,郭杜专案组根据调查走访和群众提供的线索,发现该乡窑场临时打工人员宋乾平符合其中一名案犯的特征,且案发后去向不明。专案组立即奔赴旬阳,在当地公安机关的积极配合下,于11月13日将宋乾平抓获。经审讯,宋交代了郭杜“11.01”强*人未遂等6起案件,但对其他案件没有任何突破。经警方调查,排除了宋乾平作案的可能性;紧接着,有一名群众向调查民警反映:“9.23”强*人案案发当天,曾见杜永村的张育平在现场周围活动。经查,该张在案发后去向不明。专案组遂即派专人守候。1月19日晚,在张育平在外抢劫一辆出租车、驾车逃回家中时被守候的民警发现并抓获。经审讯,张交代了“9.23”抢劫强*人等案两起,但其对其他的案件亦是一无所知。经警方调查,又排除了张育平作案的可能性。到现在为止,警方也是相当的吃惊,连抓两名案犯,只是侦破了几起个案,刚刚形成的观点、认识又受到威胁,个别民警对专案组的正确分析又产生了怀疑和动摇。此时,专案组领导都及时地同大家分析案情,让大家明确:案情是朝着有利于警方的方向发展的,表现为:案件的特点越来越清楚,案犯越来越明确:那就是,除了张育平和宋乾平,还存在着第三个罪犯,真正的连环大案的凶手显然另有其人!专案组下令,案件攻坚已到了最后阶段,所有参战干警务必坚守岗位,坚定破案决心,将一切置之度外,所有刑警、交警、武警及相关派出所全力以赴,务必侦破此案!

1998年12月13日,一名犯罪嫌疑人窜至郭杜街道伺机作案时,被受害人史亚茹认出,经警民合围将其抓获。此凡开始抱有侥幸心理,拒不交代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个人情况,警方不急不躁,不打不骂,耐心教育;外围警方一边调查其身世,一边依法对其住处进行搜查,结果收获很大,在其住处发现了两个案件受害人的赃物,审讯的专案组成员也通过研究其心理、了解其身世、掌握其弱点,再加之一些审讯谋略的合理和适时运用,给案犯在心理上造成了很大压力,终于迫使案犯彻底缴械。

王万明,男,1957年2月26日出生,满族,原籍是辽宁省盖州市红旗满族乡馒首山村人,小学三年级文化,现暂住西安市雁塔区鱼化寨街道办事处雷家寨村。1981年11月,该王在原籍因犯强奸罪被盖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后因表现好被托管,托管后再次犯强奸罪被加刑19年;1986年因患肺结核转送至沈阳铁岭劳改医院,治疗期间,用钢锯锯断窗子钢筋栏脱逃;1991年逃至西安市阎良区其兄处帮看果园,后经介绍与雁塔区雷家寨村寡妇孙小翠相识,次年同居,成为事实婚姻,并生一子。

根据王万明、张育平和宋乾平的交代,有关单位的立案登记和警方查证、走访落实来看,共破获抢劫强*人案件60起,其中强奸或强奸后杀人未遂39起,强*人21起,共死亡21人,最早的案件发生在1992年4月,最晚的案件发生在1998年11月,时间跨度是7年,也就说在这7年中,在西安市长安县的镐京、郭杜、马王、祝村、义井、兴隆、内苑、斗门;雁塔区的鱼化、丈八;阎良区的阎良、振兴、新兴3个区县的14个乡镇、面积约为13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同时有3个各自独立、互不联系的案犯从事抢劫强*人等违法犯罪活动。从地域来划分,60起案件中长安的9个乡镇共有43起,死亡9人;雁塔2个乡镇11起,死亡9人;阎良3个乡镇5起死亡3人。从作案量来划分,宋乾平作案6起,均系强奸后杀人未遂;张育平作案2起,死亡1人;王万明作案52起,死亡20人。因此,在整个强*人系列案中,王万明作案的比重较大。另外,7年的时间跨度也是以他1992年6月2日强*害王英英开始,以1998年11月24日强*害刘立红案结束。

至此,陕西历史上最大的系列强*人案(我觉得可能也是全国最大的,至少比2007年媒体上所吹的全国最大系列强*人案段金泉案件要大)在陕西省公安厅和西安市公安局的巨大努力下,全面告破!因为一些原因,此案在公开的媒体中并未做特别报道,只是少数媒体曾刊登此案,但内容皆甚少不详!

      打赏
      收藏文本
      0
      2017/9/12 17:10:0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陕西的龙治民,河北石家庄的靳如超,内蒙古牙克石的于洪杰,这些,才是真的牲口!!!

      2017/9/13 14:49:4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说一说中国的连环杀手(五)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