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说一说中国的连环杀手(四)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601632
  • 工分:1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说一说中国的连环杀手(四)

然而,黑衣人的智商太不寻常了,这只狐狸在杀回马枪之后,突然来了个声东击西,以闪电般的速度跳出了云南警方的围追堵截,直插一个对于他来说是绝对陌生但又十分安全的地方。

黑衣人跳出云南警方的围追堵截来到西昌,无心欣赏神奇美丽的风光,又在谋划着新的犯罪。9月9日,他来到一家名叫“交通公寓”的旅馆,将一个抢来的身份证递给服务员,说道:“请开一个双人间。”

“先生,你可能拿错了吧,这不是你的身份证。”服务员态度温和地说,“你的年龄和身份证上的照片出入太大,还有相貌……”

“什么?”黑衣人一惊,立即吼道,“瞎了你的狗眼!难道你永远是18岁?难道人不会变老变胖或变瘦?你这个傻x,难道这也不懂?”

穷凶极恶的黑衣人一阵狂风暴雨,把服务员吓得目瞪口呆,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向你道歉……”

黑衣人有惊无险,顺利过关,当晚,来自四川大足县龙水镇五金街44岁的邓修良便惨遭杀害。就这样,疯狂的杀戮再次开始了

9月11日,在四川成都火车站招待所杀死1人;

9月14日,在陕西西安火车站招待所杀死1人;

9月16日,在河南洛阳汽车站旅社杀死1人;

9月19日,在河南郑州火车站旅社杀死1人,

9月26日,湖南宁乡县大田常乐村的信厂华被害于湖南长沙市东区㈩租汽车公司招待所;

9月28日晚,在短暂的个半小时内,分别在衡阳铁路金龙招待所301房,将株州铁路货运职工石安明杀害;在衡阳江东公安公司服务大楼204房,将湖北石首市科委物资站的葛宗文杀害;

9月30日,在湖南怀化火车站招待所杀死1人;

10月1日,在贵州贵阳火车站旅社杀死1人;

10月3日,在广西柳州火车站411房间杀死河北成县梨元屯的高月阁;

10月5日,在广西荔蒲县汽车站招待所410房杀死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的应上锦;

10月14日,在广西捂州地区粮食局招待所杀死广西玉林柴油机厂的采购员陈进海;

10月14日,在广东肇庆市四路牌坊旅社地下室10号房间杀死福建省长汀市的王金文;

10月16日,在广东东莞市汽车客运站招待所杀死1人;

10月20日,黑衣人故伎重演,同晚上,连作两案,先在广西南宁市朝阳旅社214房,将广西合蒲县常乐镇的黄建新变成了刀下鬼,之后,又在广西南宁铁路招待所504房间,夺去了四川省内江市沙海煤矿职工李波的生命。

至此,已有24个人惨死在黑衣人的屠刀之下。

基于此案杀人之多,涉案地区之广,破案难度之大,广西公安厅于10月25日紧急电告公安部,建议由公安部牵头统一指挥协调全国公安机关侦破此案。

按照公安部党委的指示,公安部刑侦局于1993年11月2日至5日,在南宁召集全国有关省市区公安厅(局)刑侦部门的领导和刑侦专家共商侦破大计。通过对8省市区1993年2月至10月所发旅馆系列杀人案25起、死24人的案情进行了全面分析,取得了共识。会议决定:

一、此案定性为全国旅馆特大系列杀人抢劫案;

二、由公安部刑侦局统一指挥侦破此案,并以公安部名义向全国公安机关发出紧急通报,树立全国公安一盘棋的思想,总体作战,及时互通信息,互相支持;

三、发案地区有关省市区公安厅(局)均应成立专案组,坚持专案专力;

四、以云南作为主战区,云南的保山以及滇西的楚雄、大理、德宏等地作为侦破工作的重点;

五、各有关省、区应对1992年以来发生于旅馆的旅客非正常死亡情况进行一次认真全面的复查;

六、由于此案系中国建国以来个人在旅馆作案手段最为残忍,方法最为隐蔽,时间最为长久,跨越地域最广,杀人最多以及防范和侦破难度最大的特大系列命案。其危害性远远甚于1983年“二王”持枪杀人的一类案件。因此,必须不惜切代价,全力侦破,公安部悬赏,谁家侦破此案,就对谁家进行重奖。

南宁会议结束后第五天,公安部刑侦局的紧急通报传到了全国3叶省市自治区以及铁路,交通、民航、林业的公安厅(局)。各地和各行业公安机关按照自己的任务和分工高速运转起来。在汽车站、码头、火车站、旅馆布下了缉拿案犯的天罗地网。

作为主战区的云南省公安机关更是对此案予以空前高度的重视。

公安厅党委决定:立即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专案组,由厅党委分管侦查工作、具有40多年侦查工作经验的副厅长彭建飞同志挂帅,刑侦处长黄镒先具体指导,副处长杨有光任专案组,长,刑侦处作战室副主任欧良发和侦查员刘鹏、张磊任联络员。案发地保山、大理、楚雄、昆明和省交通厅公安机关的专案组进一步加强,均由刑侦部门一二把手任专案组长。

彭建飞是位曾在公安部门搞情报侦查著称的老侦查员,办过许多闻名国内外警界的重大疑难案件,受到过江泽民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赞扬。在其手下,还培养出了一批享誉全国公安战线的侦查能手。接受任务后的第二天,他便召集专案组提出了自己对案情的具体判断和侦查思路根据案犯的作案规律和特点,要把城市,交通干线以及车站附近的旅馆,尤其是中低档旅馆的两人间作为重点控制范围。另外,要采取专门工作和群众路线结合,大打人民战争的措施,打开大门办案,向全省的旅馆业管理人员详细公布案情,讲清危害,使之严格规章制度,检验住房人是否与证件相符,注意从中发现案犯。同时,要把重点捉鱼与普遍撒网结合起来,广泛动员社会各界协助,调动各警种参与,尤其是边防和交警要在巡逻堵卡中注意发现可疑对象。很可能案犯会把沿边境带的地区作为其主要活动地点。

1994年1月,公安部刑侦局派出处长胡国柱、徐长生飞抵云南督战,并在侦查中心地区保山市召开了专案会议。次月,广西公安厅主动派出刑侦专家赴云南助战。

2月8日,公安部再次发出了《关于加快侦破全国旅馆特大系列杀人抢劫案步伐的通知》、通知特别强调:此案案犯的危害不仅仅在于其杀人前的隐蔽性和杀人对象地点的不可预测性,还在于其杀人后的现场伪装的巧妙性以及逃匿的快速性,更严重的是其对我国的政治声誉和社会稳定及经济发展所造成的影响的恶劣性。因此,如不能尽快破案,案犯将随时可能继续作案,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无法向党和人民交代。中央主要领导同志曾多次过问此案的侦破进展情况。公安部再次要求、全国各级公安机关领导都必须把侦破此案当作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来完成,加强破案的紧迫感和责任感,树立必胜的信心,亲自参

与研究决策,深人线督战,切实解决办案中存在的各种困难……尽快侦破。

作为如此重要,倍受全国关注的通天大案主战区的一线指挥员、专案组组长杨有光,承受这样沉重的压力,还是第一次。自1954年从事公安侦查工作以来,经手了无数个形形色色的案件,从来没有如此棘手头疼。

从1993年11月公安部南宁会议以后,云南省公安厅平均每月转发一次全局性的通报,高频率指挥全省公安机关侦破此案。光是有文字记载的电话转接就有上百次,至于局部性临时性的指令、信息传达就数不胜数了。这在云南省刑侦史上还是破天荒的。为了保障信息畅通,确保及时捕捉战机,专案组长杨有光强调:重点侦查地区的昆明、楚维、大理,保山、德宏、省交通厅公安处刑侦大队长和专案组长必须保证BP和手机24小时开机。其他地区的公安机关发现与本案有关的情况,也必须当日报告。很快,侦查工作全方位紧锣密鼓展开,情报信息源源不断地反馈。

1993年11月25日,临沧地区永德县公安局向省厅专案组提出了一个嫌疑对象。此人名叫汤某,外貌年龄及作案区域与通缉令的案犯相仿。汤某曾流窜全国十几个省市自治区,非法获利6万多元。此人于1992年被抓获后又潜逃,至今下落不明。

省厅立即向全省发出通缉令,向全国3叶省市自治区公安厅(局)发出了协查通报,同时向公安部作了汇报。不久,汤某被抓获、经审,此案犯作案手段系诈骗与偷窃,与命案无关、

1994年4月5日,楚雄公安处报告,4月4日凌晨,住云南省禄丰县广通镇茶叶市场停车场旅社412房间,来自弥勒县烟草公司42岁的驾驶员段华,在一自称王林的年青人对其进行谋杀抢劫过程中被惊醒,搏斗中,对方仓皇翻墙逃走。案犯将一黑色提包和一件黑色西装遗留在现场,包内有大理祥云县禾甸乡瓦窑村李雨福的身份证和王林的拖拉机驾驶证、及段荣光的存款单4张。接到报告后,尽管已经入夜,杨有光还是率欧良发和张磊从昆明驱车赶到了300公里外的祥云县城。4月5日晚9点半,李雨福被抓获,经段华辨认,正是作案者,李也供认不讳。并交待了其1985年4月曾因盗窃罪被姚安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1988年2月出狱后,又恶习不改,被南华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1992年2月释放后,作恶升级,又分别在云南广通等地进行抢劫活动。

由于此案与公安部串并的旅馆系列杀人案具有许多相似点,深挖价值很大,省公安厅党委决定由案犯所在地的大理公安处长尹树贤与杨有光共同负责专案,下设审讯,后勤,查证、机动组。尹树贤表示,就是勒裤带欠重债也要查到底,攻克此案。

经核查,李雨福作案手段与“黑衣人”作案手段不同,经王洪福,雷蒙光、邱明华等人辨认后被否定。

1994年6月2日,瑞丽市公安局向省厅专案组报告,6月1日,该市一宾馆发生一起冒充现役军人杀人抢劫案,案犯已被抓获。杨有光又日夜兼程九百公里赶到瑞丽组织查证,结果。此人也与公安部串并案无关。

1995年6月20日,昆明市官渡区洱家湾福海供销社招待所发生一起杀人抢劫案,只是由于被害人文忠新年轻力壮,当过兵会武术,加上警惕性高,故凶手梅夏作案时,反被文忠新擒获,扭送官渡公安分局刑侦队。敖文昆和孙逊两位侦查员十分敏感,立即向省厅专案组长杨有光作了汇报。但经笔迹和指纹鉴定,又被否定掉了。

奇怪,自从1993年10月20日,黑衣人在广西南宁杀害李波以后,就突然消失了,消失时间之久,令人费解令人吃惊。而按照黑衣人的作案规律,应是快节奏跳跃式连续杀人的,1994年没有露面,1995年也没有音信。

难道案犯已经改恶从善,隐藏了起来?难道案犯已经慑于警方威力不敢再度试法?难道案犯已经病重病危心有余而力不足或病死?难道案犯已被黑吃黑,命归黄泉?难道案犯已因其它违法犯罪落人法网,但拒不吐露系列杀人罪而瞒天过海?难道案犯已经畏罪潜逃出境……

警方颇费猜测,多方斟酌,莫衷一是,难以定论。

话说当时,李枝永从四川回到云南,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警方的搜捕无处不在,不说昆明,楚雄,大理,保山,腾冲难以藏身,甚至连十分封闭的怒江都无法立足。于是,在个月黑风高的日子,他从陇川县章风镇偷越国境,来到了缅甸。 东坎,是李枝永偷越国境来到缅甸的第站。为了生计,他找了个采石场当搬运工。可他大事做不来,小事不愿做,嫌脏怕累,拈轻避重,很快便被老板炒了鱿鱼。报复心极强的他,临走时,将工棚一把火化为灰烬。 一段浪迹之后,东不成西不就的李枝永钱很快用光了。于是,他又慕名前往勐古。他想,这里是金三角大烟的主产地,发财机会肯定多。可是,作为一个种烟工的他,要想接近重兵把守的烟库,比登天还难,万一被抓,就得掉脑袋。再说,即使盗烟得手,中国公安边防查得紧,也难以携带入境。 一次次的失败,次次的失望,让他萌生了冒险回国的念头。但中国那么大,哪里才是他的归宿?是去陇川的大象之乡,还是到瑞丽的孔雀之乡? 李枝永经过一番思考,决定先到瑞丽。那里是国家级的经济开发区,又是中国面向东南亚的窗口,国内外的巨商大贾多如牛毛,机遇自然不少。再说,十一年前,自己在那里淘过金,环境也熟悉,如果有什么危险,一支烟功夫就可逃出境外, 1996年2月, 李枝永怀着侥幸心理潜回了中国,入境前,他在缅甸南坎一家服装商店顺手牵羊盗得了一套黑色西装! 当李枝永踏上中国的土地,他又为谋生手段的选择而发愁了:打丁太苦;靠自己那不算太差的打铁手艺和电器修理技术又赚不到钱;做生意又没有本钱。何去何从?他决定重操旧业杀人劫财。黑衣人又开始实施他的罪恶计划了……这才出现了瑞丽杀人大案。

再说说警方这边,瑞丽市公安局长孙建东和政委包志宏、副局长潘宁、刘江南研究后,决定立即成立专案组:以孙建东为组长,刘江南为副组长,同时抽调了各警种24名精兵强将为成员,迅速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了以旅馆为重点的全方位侦查搜捕。另外,巡警大队、交警大队以及边防大队所属的江桥、南京里,姐告、弄岛等边防站、所也按照孙建东的命令,在全市城乡的车站,交通沿线、边境口岸加强巡逻堵截:为了防止出现责任心不强造成漏查或其他意外情况,孙建东特别强调,谁家出了问题,就追究谁家的渎职责任,每个领导都必须用党纪和职务作保证。为了使防莅工作有具体的依据.市局立即请瑞丽享有盛誉,曾经为公安机关破案多次立功的绘图美术工程师,根据客运站服务员介绍的高盛龙的外貌年龄等特征模拟画像,打印了1500份通告,下发全市车站、旅馆、娱乐场所等单位,要求如果发现高盛龙,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 经过17日晚和18日白天的苦战,全市以及市郊结合部的100多家大小旅馆全部被清理了一遍,但均未发现高盛龙,其他地方也未发现有关线索。为防止高盛龙利用时间差逃跑,孙建东命令再复查一遍。19、20日仍无进展。 也许是具有超常逆向思维的高盛龙,觉得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总之,他这次与往常不同,玩了个前所未有的新花招。

4月21日晚,黑衣人走进了设在瑞丽市的德宏州热带作物研究所招待所。

“有房间吗?”黑衣人间。

“有的。’值班服务员胡云莲毫不迟疑地答道。

“多少钱住一晚?”

“规格很多,有高中低档,1人间2人间3人间……”

“不用介绍了,来低档的。”

“请看一下身份证好吗?”

胡云莲接过身份证一看,见上面印着高盛龙的名字,不禁心中一惊。4月19日,勐卯派出所民警到招待所打招呼,凡是持有高盛龙身份证住宿的人,要马上报告,并留下了通告:

胡云莲定了定神,热情地说:“我们这里条件可好啦,服务更没说的,大部分是回头客,单人间24元,双人间20元一个床位。有卫生间,有彩电……”

“据我所知,这里还有5元一张的床位。”

胡云莲怔了一下,脑子里飞快地旋转着这个家伙太厉害了,住店之前把旅社的底细都摸清了。

“哎,呆什么,我问你呢。”

“哦,有倒是有,不过那是傣族楼,房间阴暗潮湿,没有水,也没有卫生间,卫生条件也差,被子也有怪味……搞不好要传染上怪病的。你最好住这边大楼,我可是为你着想,如果住得长,我们可以优惠。”胡云莲考虑,傣族楼离服务大楼太远,无法控制,只有设法让他选择住大楼,这样他进出都在服务总台服务员的视线之中。“你们几点关门?”

“12点钟。”胡云莲庆幸自己轻微的失态没有引起对方的疑心。

“开门呢?”

“6点。”

“不行,明天早上5点我要赶车。”

“没关系,反正我值班,随叫随到,前后门都可以。”

“真不好意思,让你辛苦啦。你的嘴真会说,把我也说动心改变主意了。不过,我包不起房,最好安排在已经有人住的双人间,这样,我可以节约一点,你们也可以多安排一个客人,多收入一点,两全其美。”

“好说好说,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这里的服务态度名不虚传,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不客气,让顾客满意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其实,顾客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服务好呢。你住204房间吧,那里不临街,空气好又安静。”

胡云莲亲自把高盛龙送进了房间,便马上跑到了楼下:“小杨,你赶快上楼到204房间外面守候,千万不能让高盛龙跑了……”

“胡大姐,一百个放心好喽,”旅馆保安员杨树德是经过擒拿格斗训练的小伙子,他拍着胸脯作了保证?仅仅过了十多分钟,勐卯派出所和市局刑侦大队的3名下警便出现在204房间:“我们是警察,请出示身份证。”对方十分坦然地照办了。

“哦,你就是高盛龙啊,请跟我们走一趟。”

“什么,难道身份证不像我吗……”高盛龙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身子哆嗦了一下。

“别口嗦,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走就走,反正把问题搞清楚了也好……”高盛龙极不情愿地站起来,拖着沉重的步子向门外走去。

4月23日上午,孙建东便在市局刑侦大队办公室组织了审讯。

“你杀过人吗?”对孙局长的开门见山单刀直人,高盛龙也十分干脆:

“没有!”

“何建新是谁?”

“我不认识。”

“你究竟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到瑞丽干什么?”

“我是广西人,叫高盛龙,来瑞丽做生意……”

“不要说了,全是假的!”孙建东打断了对方的话,示意高树国说,“念给他听。”

“你听清了,这是广西合浦县公安局1996年4月19日晚的回电记录:我县查无高盛龙此人,也无廉州镇这个地方。”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高树国连续念了两遍。

“现在我问你,高盛龙这个假身份证是怎么来的?”孙建东步步紧逼:

沉默几分钟后,对方才开门:“是一个江西九江人为我做的,他收了我一百元钱……”

“好,我再问你,你身上还有一个身份证,姓名是李枝永,而且照片也是你的,难道李枝永的身份证也是假的?”

“是假的!”

“再念给他听。”

“你再听清了,这是云南省腾冲县公安局1996年4月22日晚的回电记录:经查,我县确有李枝永此人,汉族,男,1956年生,地址是腾冲县小西区盈河乡下河村,身份证号码是……”

“不用念了,我就是李枝永,”

“李枝永,你以前在瑞丽做过坏事吗?”

“莫名其妙的,我是第次来瑞丽,我这个人胆小如鼠,心软如棉,踩死只蚂蚁都会害怕,杀只鸡都会伤心……”

“恐怕没这么简单吧.其实,瑞丽对你来说,熟悉得可以闭着眼睛走路。既然你对自己的事情记忆力不太好,那么,我来告诉你,1985年,一个年轻人在瑞丽市百货大楼单东保管站,偷了2辆飞鸽牌自行车,被判劳教三年,送往丽江……”

“哦,我真是有健忘症,不过不是我说的,是医生诊断的:你一提醒,我就想起来了,那个人就是我,不过,我是被人家利用的,为了讲朋友义气,我人承担了责任,那时候年轻,不晓得锅是铁打的。”

“对了,这种态度就对了。来:抽支烟。喝点茶,提提神,好好想,慢慢讲。”

“谢谢了,烟会抽,但茶想喝不敢喝,因为我有神经衰弱,心脏不好。胃也有病。”

“李枝永:你进来三天了,还没有换衣服,为了你的健康,现在把你的内衣内裤脱下来。”

“不不不……谢谢了……我不怕脏……我们农村人习惯了……再说,当着这么多生人的面,不好意思……也不礼貌……”李枝永的脸上透出了一片惊慌,话语也结巴起来。

孙建东和高树国用眼睛会意地交换了一下意见:“怕什么,都是男子汉,又没有女人。”

接下来,就由不得李枝永的意志了,高树围在对方脱下来的内裤夹层里,摸到了一个硬片,撕开一看,是一个身份证。

“李枝永,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死者何建新的身份证就在你的内裤里……”孙建东腾地一下站起来,双手扶着桌子,那1米86壮实高大的身子往前一倾,好似泰山压顶,双目不再是漫不经心,而是如同雄鹰捕捉猎物般的锐利,语气也不再是闲唠家常样的随便柔和,而是斩钉截铁。

此刻,李枝永的心理防线开始崩溃了:“何建新是我杀的,但我是自卫,是他想谋财害命,被我发现,在搏斗中,他这个跛子,当然不是我的对手,我力气大,灵活,所以把他打倒了,手重了一点,没想到他这么不经打就死了。我很害怕,又没有第三者在场证明,我就是浑身有嘴也说不清,干脆跑掉……” 对李枝永的狡辩,孙建东没有立即反驳。几乎每个杀人犯为了保住自己的脑袋。都不会一步后退到底.轻易认输,总是千方百计寻找或虚构各种各样的借口和情节,以减轻罪责,逃避法律的惩罚。这种心态和伎俩,他早已司空见惯,根本不屑一颇。孙建东不会让对手牵着鼻子走,他有自己的思路:初战告捷,突破了对方的心理防线。使其承认杀了何建新。但此人身上还可能隐藏着更大的罪恶、说不定与公安串并的旅馆特大系列杀人案有关。但手中掌握的证据仅仅只是涉及何建新一案的,并且已经使用完了,而新的证据件也没有,要对付像李枝永这样二进宫并和公安机关进行过十多年较量的角色,没有证据继续兜圈子,往往容易露底导致吃夹生饭,甚至翻供拒供的后果。欲速则不达,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他决定暂时休战:“李枝永,你今天累了,早点休息:好好回忆你过去做过的坏事,记住,是所有的,什么时候想讲了,只消敲敲铁门,看守所的民警会通知我的,我24小时都恭候着。”

“孙局长,我想戴罪立功,帮你们抓住那个制造假身份证的江西人,他常在孔雀花园带活动。另外,1985年唆使我偷自行车的那个人的情况我一直没有告诉公安局,现在我全坦白了,那人叫王晓华,住昆明的一条小巷里,我带你们去找……”

“这些事以后再说,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吃好睡好养好身体,尽快把你的问题交待清楚。”孙建东一眼就看穿了对手声东山西企图金蝉脱壳暗渡陈仓的鬼把戏。

“孙局长,我不是故意杀人,算不上见义勇为,充其量只能判过失杀人吧,我的哥哥很有钱,请你们尽快转告他,让他出20万元钱给政府,不要判我的死刑。我想这笔钱够了吧、不过。我这个人有骨气讲志气,如果你们发觉他勉强,那就算啦,再亲的人也会断缘分的,我想得通。”

“好啦,如何判决,是不是宽大,法律会根据事实,结合认罪态度来定。”孙建东点燃了一支烟,递给李枝永,然后回过头来,“高队长,今天李枝永配合得不错,要好好款待、马上去买一些好的糕点,补脑补心和治胃的药品,他有神经衰弱,心也不好,胃病也重,要给予治疗。另外,也买点好香烟给他。注意,不要买假货。”吩咐到这儿,孙建东向李枝永投出了意味深长的一笑,便消失在夜幕中了。

回到办公室,孙建东相继拨通了省公安厅、保山市公安局、德宏州公安处的电话。

5月3日,保山市公安局局长陈金汗把刑侦大队长翟福光找来:“你现在马上把公安部串并的全国特大旅馆系列杀人抢劫案的卷宗,专程送到瑞丽市公安局,协助他们审讯一个最近抓住的案犯。”

当晚,翟福光带领一名侦查员风尘仆仆赶到了350公里外的瑞丽市。 迫不及待的孙建东用了4个小时,如饥似渴地看完了保山送来的案卷,要知道。这重达十多公斤的材料,是全国数百名刑警,经过三年多艰苦侦查凝聚的心血。” “大鱼呀,这是一条大鱼!十拿九稳……”孙建东看完案卷,情不自禁地说道。 由于翟福光系保山市公安局严打办领导成员,保山市正进行紧张的严打攻坚,重任在肩,不能停留。于是,双方都顾不及休息,又马不停蹄研究制定起下步搜集和使用证据的方案.以及审汛步骤和策略。 翟福光向瑞丽警方详细地介绍了公安部南宁和保山两次会议的情况,以及全国警方的侦查进展,尤其是保山警方获得的大量有价值的线索和证据,并提出了作好笔迹和指纹比对是扩大战果突破此案的关键等一系列建议。在保山和瑞丽警方达成共识之后,翟福光于5月6日返回保山。 又经过几天的紧张准备,瑞丽警方认为再次正面交锋的时机已经成熟。

“李枝永,除了瑞丽,你还在其他地方杀过人吗?比如保山,大理、或者……”

“孙局长,冤枉哦。这几年我连保山都没去过,不信你……你可以查一查保山和大理的旅馆,哪里见得着腾冲李枝永的名字。”

“我们提醒你,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雁过留声,犬过留味。刑法规定:只要证据确凿,不管案犯认不认罪,都可以定罪,如果没有证据,我们就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多费口舌了。”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何必绕山绕水,直接讲出来岂不省事?”

“我们本来想替你说,但我们想给你个机会……”

李枝永一支又一支地抽着香烟。孙建东又说:“既然已经走出了认罪的第一步,露出了脑袋,那就把尾巴也亮出来,既然你不愿主动讲,那咱们换一个方式。我问你,你认识翟先云这个江苏人吗?”

“不认识!”

“那么,1993午4月23日晚上,大理市建设旅社209房间怎么会留下你的指纹?当天晚上,翟先云就被杀死在那个房间。”

“想诈我,把别人的指纹说成是我的,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反正我有思想准备的,这种事情又没有裁判,历史上的冤假错案多得很,再说,杀一个人是死,杀一百个一千个人也是死,我还有什么必要遮遮掩掩躲躲闪闪?”李枝永振振有词。

“我再问你,你认识王洪福这个人吗?”

“真是越来越不沾天不摸地了?”

“1993年5月5日晚,有一个人住在昆明西客运站招待所16房间,他给王洪福留下了这个地址,你自己亲眼看看,是不是你写的?”

“我记不清了。”警方的步步紧逼,显然使李枝永受到了极大的震憾,发抖的双手表明他内心已到了翻江倒海的激烈程度。

“到底是不是?”

“有本事把王洪福叫来当面对质。”

“没有这个必要,我告诉你,经过我们公安机关反复认真的鉴定,这是你的笔迹……”

“我的胃疼厉害,头也昏得很……”

“药,我们已经给你准备好啦,现在就可以吃。不过,我要提醒你,你是罪孽深重的!被你杀害的人中,有的靠微薄的工资养着9口之家,孩子无法去上学,老人急疯了;也有的刚刚结婚,还有的准备上大学……你给多少家庭带来了灾难、痛苦和绝望。你不是信奉佛教吗?佛教可是讲善恶有报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扑嗵”一声,李枝永跪下了,眼里闪动着泪花,在孙建东、刘江南。高树国等专案人员鼓励的目光中,供述了他那令人发指的犯罪事实,交待了流窜十几个省市自治区作案26起,杀死25人的情节。李枝永供述的杀人经过,与公安机关所掌握的案情完全吻合。作恶多端的杀人狂魔,终于落入了法网。

李枝永的故事就到这了,让我们再把视线转到1996年的河北省。在1996年的严打斗争中,河北警方曾破获了两个惊天大案,一个是邯郸市持续多年系列杀人案,(这个案子回头有时间说一下),而另一个就是1996年河北严打斗争的一号案件-系列旅馆抢劫杀人案,又是一片腥风血雨!!

      打赏
      收藏文本
      0
      2017/9/12 17:08:1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说一说中国的连环杀手(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