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黄埔一期110名共产党员的归宿

共 1853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601632
  • 工分:27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黄埔一期110名共产党员的归宿

110名共产党员毕业于黄埔一期

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实现后,孙中山接受共产国际的建议,在广州黄埔创办了培养军政人才的陆军军官学校。5月5日,军校第一期学员入学,同年11月底毕业。

中共中央十分重视黄埔军校的创办,先后两次发出通告,要求各地党组织“多选派党团员或进步青年到军校学习,培养党的武装骨干”。在此情况下,赵子俊、蒋先云、李之龙、张其雄、刘畴西、张隐韬、唐际盛、陈赓、赵枬、李汉藩、荣耀先、游步瀛、谭鹿鸣、宣侠父、董仲明(董朗)、彭干臣、白海风、郭一予、王逸常、伍文生、黄再新、周启邦、洪剑雄、赵自选、刘云、杨其纲、文起代、江镇寰、樊崧华等29名共产党员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

在校期间,进步青年蔡申熙、曹渊、陈烈、陈述、陈启科、陈选普、陈子厚、戴文、刁步云、冯达飞(冯洵)、傅维钰、顾浚、郭安宇、郭德昭、韩浚、贺声洋、胡焕文、黄鳌、黄第洪、黄振常、江世麟、金仁先、李光韶、李谦(李隆光)、梁干乔、梁文琰(梁华盛)、梁锡祜、冷相佑、刘进、刘铭、刘楚杰、刘明夏、罗焕荣、马维周(马步益)、彭继儒、史书元、宋文彬、孙树成、孙天放、孙德清(孙一中、孙以悰)、谭其镜、唐澍、唐震、唐同德、王尔琢、王泰吉、文志文、吴展、吴迺宪、许继慎、徐石麟、杨溥泉、叶彧龙、俞墉、袁仲贤、张际春、郑洞国等57人加入中共党组织。

黄埔军校毕业后,在大革命的洪流中,周士第、薛文藻、贾春林、张伯黄、宋希濂、余海滨、黄锦辉、李默庵、左权、侯镜如、李人干、李奇中、李其实、黄雍、何章杰、杨润身、彭明治、廖运泽、王叔铭、阎揆要、陈浩、徐向前、王之宇、刘立道等24名优秀毕业生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这110名黄埔一期生在入校前,多数从事工人运动、学生运动和军事工作,革命斗争经验十分丰富。在后来的黄埔军校72位著名弟子中,属于一期的有31人,其中共产党员有徐向前、陈赓、许继慎、蔡申熙、左权(以上五人被中共中央军委确定为军事家)、蒋先云、李之龙、宣侠父、唐澍、王尔琢、周士第、阎揆要、廖运泽、侯镜如、李默庵、郑洞国、宋希濂17人,约占一期总数的55%。

军校毕业后,在艰难曲折的革命道路上,黄埔一期的共产党员有着不同的经历。其中徐向前、陈赓、周士第、彭明治、阎揆要、袁仲贤6人成为人民军队高级指挥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了党、政、军重要职务。他们的经历熟知者甚多,在此不再赘述。现将其他人的去向、归宿作一介绍,以飨读者。

为民主革命的胜利而英勇献身,成为革命烈士的有69人

在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大革命期间,有27名黄埔一期共产党员成为革命烈士

1925年2月,为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广东革命政府以黄埔军校学生军为基础,发起了讨伐陈炯明的第一次东征。在攻打淡水城战斗中,教导第一团副连长陈述(浙江浦江人),教导第二团连长叶彧龙(湖南醴陵人)、连政治指导员江世麟(浙江义乌人)、排长兼攻城奋勇队队长刁步云(山东诸城人)英勇牺牲。教导第一团第六连党代表贾春林(陕西绥德人)以及第九连连长余海滨(湖北光化人)、排长樊崧华(浙江缙云人)分别在兴宁、棉湖战斗中英勇献身。

1925年10月,广东革命政府发起讨伐陈炯明的第二次东征,以黄埔军校毕业生为主组建的国民革命军第一军英勇作战,第一师副营长谭鹿鸣(湖南耒阳人),第二师四团侦探队长彭继儒(湖南湘乡人)、副连长李人干(湖南醴陵人)、排长刘铭(湖南桃源人)在惠州战斗中牺牲。第一师三团二营营长唐同德(安徽合肥人)、第一团连长陈子厚(湖南湘乡人)分别在海丰、揭阳河婆战斗中牺牲。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兵分三路出师北伐。在筹划北伐时,第六军政治部党务科长唐际盛(湖北黄陂人)因积劳成疾,在广州病逝。

在两湖战场上,第四军政治部宣传科长兼总政治部北伐战时宣传队长洪剑雄(海南澄迈人)病逝于湖南郴州;第四军叶挺独立团连长胡焕文(湖南益阳人)、营长曹渊(安徽寿县人)分别在湖南攸县、湖北武昌战役中壮烈牺牲;第八军政治部副主任兼秘书长张其雄(湖北武穴人)病逝于武昌。在江西战场上,第一军二师五团团长文志文(湖南益阳人),第四团连长赵子俊(湖北武昌人)、连党代表赵枬(湖南衡山人)在南昌战役中英勇牺牲。 在福建战场上,第二军五师副营长黄再新(湖南醴陵人)在闽东地区不幸牺牲。

1927年4月,第六军突击团团长荣耀先(内蒙古土默特旗人)壮烈牺牲于黄河故道与运河交叉地区。5月,在武汉国民政府组织的二期北伐中,第十一军二十六师七十七团团长兼党代表蒋先云(湖南新田人)在河南临颍战役中牺牲。

黄埔军校毕业后,部分北方学生返回家乡,在反对军阀统治的斗争中有3人牺牲:

1925年6月23日,黄埔军校学员参加了广州人民声援五卅运动的省港大罢工。当游行队伍走到沙基时,遭到帝国主义的镇压,军校教导第一团连长文起代(湖南桃江人)为掩护游行群众,不幸中弹牺牲。

1926年2月,津南农民自卫军司令张隐韬(河北南皮人)在由南皮挥师北上时,遭到国民军中反动势力的截击,被俘就义于河北盐山。11月,共青团天津地委组织部部长兼国民党天津市党部常委江镇寰(河北玉田人)被奉系军阀逮捕,次年4月在天津被杀害。

在国共十年内战时期,有38名黄埔一期共产党员为民主革命献出了宝贵生命

1927年4月,国民党右派叛变革命,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黄埔军校政治部党务科科长、中共黄埔军校特别支部书记杨其纲(河北衡水人)和黄埔军校入伍生部政治部主任、国民党中央军人部驻粤委员、中央兵工试验厂国民党党代表谭其镜(广东罗定人)在广州“四一五”政变中,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杀害。

为了反抗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中国共产党人在各地发动武装起义。在与国民党军及地主反动武装作战时,英勇牺牲的黄埔一期共产党员有:1927年8月,南昌起义军开始撤离南昌。在南下途中,第十一军二十五师参谋处长游步瀛(湖南邵阳人)、营长张伯黄(湖南湘阴人),第二十军一师一团党代表伍文生(湖南耒阳人)、第三师经理处长郭德昭(湖北英山人)在江西会昌战斗中牺牲。第十一军二十四师七十团副团长杨溥泉(安徽六安人)在率部协助农军打击广东潮州地主民团时,不幸牺牲。第二十军教导团第一总队队长冷相佑(山东郯城人)、第十一军二十五师七十四团团长孙树成(江苏铜山人)分别在潮州竹竿山、大埔三河坝战役中牺牲。起义军总指挥部宪兵团团长顾浚(四川宣汉人)在奉命赴南京开展地下工作时,不幸被捕就义。 1927年秋,广东惠阳平山农民联防办事处军事教官罗焕荣(广东河源人)在组织第二次平山起义时,不幸被捕就义。12月,原广州起义工人赤卫队联队队长刘楚杰(湖南长沙人)在香港开展工作时失踪。

1928年5月,中共广东省委驻东江军事特派员赵自选(湖南浏阳人)在指挥工农革命军第四师配合农军攻打海丰县城时,不幸中弹牺牲。7月,渭华起义后出任西北工农革命军总司令的唐澍(河北徐水人),在指挥部队与敌人作战时,牺牲于陕西洛南碾子沟。9月,桑植起义后出任湘鄂西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参谋长的黄鳌(湖南临澧人),在率领主力部队奔袭澧县反动团防时牺牲于湖南石门渫阳。

随着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在保卫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英勇献身的有:

1928年8月,井冈山红四军参谋长兼二十八团团长王尔琢(湖南石门人)在江西崇义追击叛徒时,不幸牺牲。同年秋,原湘南暴动农军副大队长黄振常(湖南醴陵人)在井冈山保卫战中牺牲。

1930年7月,红三军团第八军第三纵队纵队长何章杰(湖南望城人)在指挥红军进攻长沙时,牺牲于金井;10月,留学苏联回国后被任命为红三军团参谋长的陈启科(湖南长沙人),在赴中央苏区途经武汉时,不幸被捕就义。

1931年2月,左右江地区红七军第二十师师长李谦(湖南醴陵人)在率部向中央革命根据地转移途中,牺牲于广东乳源梅花村。

1932年10月,中共鄂豫皖边区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红四方面军第二十五军军长蔡申熙(湖南醴陵人)在指挥第四次反“围剿”时,在湖北黄安(今红安)河口镇仙人洞战斗中不幸牺牲。中共皖西北军事委员会委员金仁先(湖北英山人)在安徽六安麻埠战斗中牺牲。

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积极开展党的地下工作,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杀害的有:

1928年1月,中共广东省委军委委员、广州市委军委书记黄锦辉(广西桂林人)在奉命赴北江地区寻找原广州起义军余部时,在广东清远县被地主民团逮捕杀害。2月,奉命到醴陵组织工农武装暴动的原国民革命军第一军二十师团长李光韶(湖南醴陵人),在长沙联系工作时被捕就义;原广州国民政府海军局政治部主任、北伐军总政治部新剧团主任李之龙(湖北沔阳人),在由日本潜回广州策反海军时,被捕就义。3月,中共陕西华县第四区区委书记兼农民协会委员长马维周(陕西武功人)在组织农民武装时被捕,因遭受酷刑,在西安狱中逝世。中共湖南省委军委书记李汉藩(湖南耒阳人)在领导湘南农民武装斗争时,被国民党逮捕杀害于衡阳。6月,奉命打入国民党军队中开展兵运工作的原国民革命军第六军二十一师政治部主任唐震(广东兴宁人),在广州被捕就义。

1930年9月,中共长江局军委委员兼长江办事处参谋长刘云(湖南宜章人)在武汉开展地下工作时被捕。蒋介石亲赴汉口提审并劝降未果,最后将他杀害。

1932年3月,中共中央军事部领导的上海民众抗日救国义勇军组织部部长傅维钰(湖北英山人)在上海石灰巷集会宣传反蒋抗日时,被国民党当局逮捕杀害。1934年1月,原陕甘红军游击队总指挥、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师长王泰吉(陕西临潼人)赴豫陕边做兵运工作,途经淳化通润镇时被捕,3月在西安被秘密杀害。 20世纪30年代初,因党内“左”倾错误路线发展,导致“肃反”扩大化,被以“第三党”、“改组派”等罪名错杀的有:

1931年春,原中央苏区军事政治学校第一分校学生总队队长、闽西红十二军代军长贺声洋(湖南石门人)被以“阶级异己分子嫌疑”开除党籍,不久被错杀。11月,鄂豫皖苏区红一军军长、中共鄂豫皖军委委员兼军委皖西分会主席许继慎(安徽六安人)在河南光山被错杀。

1932年5月,湘鄂西红六军军长、红二军团参谋长孙德清(安徽寿县人)被错杀于湖北洪湖。10月,湘鄂西红四军参谋长董仲明(四川成都人)被错杀于湖北江陵。

1933年6月,原红四方面军第十师参谋主任、彭杨军事政治学校教育长吴展(安徽舒城人)在四川通江被错杀。

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南方各革命根据地的红军被迫实行战略转移。1935年1月,闽浙赣根据地的红十军团向皖南进军,在江西怀玉山被国民党重兵包围。原闽浙赣红十军参谋长、彭杨军事政治学校校长彭干臣(湖北英山人)不幸牺牲。闽浙赣军区司令员、红十军团军团长刘畴西(湖南长沙人)负伤被俘,8月在南昌英勇就义。

在八年抗日战争时期,为民族抗战事业而英勇献身的黄埔一期共产党员有4人

七七事变后,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中国进入了全民族抗战时期。1942年5月,原红一军团参谋长、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湖南醴陵人)在反“扫荡”中,为掩护部队转移牺牲于山西辽县十字岭。

然而,在举国上下全民抗战之时,国民党顽固派不断制造反共摩擦事件。1938年7月,原抗日同盟军第二军政治部主任兼第五师师长、第十八集团军高参宣侠父(浙江诸暨人)在西安被国民党特务绑架杀害。1941年1月,国民党顽固派又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原红二十二军政委、新四军教导总队负责人梁锡祜(广东梅县人)在掩护部队转移时壮烈牺牲;教导总队副总队长兼教育长、新二支队副司令员冯达飞(广东连州人)在突围时被俘,1942年6月在江西上饶茅家岭被杀害。

在革命的中途脱离中共党组织,加入国民党或自谋职业的有15人

1926年3月,蒋介石制造“中山舰事件”,要求共产党员在退党或退出国民革命军第一军两者之间进行选择。第一军二十师二团党代表李默庵(湖南长沙人)、第一师少校副官孙天放(安徽怀宁人)、特务营连长杨润身(湖南醴陵人)等3名黄埔一期共产党员声明退党。李默庵后任国民党第十四军军长、第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长沙绥靖公署副主任。新中国成立后,任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文史资料委员会副主任,2001年在北京逝世。孙天放后任国民党第四十四师参谋长、苏鲁战区第八军副军长,1951年在“镇反”运动中被杀。杨润身任国民党第十七军炮兵团长,1928年在江苏灌云与北洋军作战时阵亡。

第二十一师副营长宋希濂(湖南湘阴人)被调离后,自动脱离了组织关系,后任国民党第七十八军军长、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华中“剿总”副司令。1949年在四川被俘,获释后任全国政协文史专员,1993年在美国纽约病逝。

大革命失败后,有11名黄埔一期共产党员因种种原因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他们虽然加入了国民党,但仍继续进行反帝反封建斗争。面对国民党统治日益腐败,蒋家王朝即将覆灭,他们最终率部或以个人名义起义、投诚,脱离了国民党阵营,投身于民主运动或社会主义建设中。

1927年,南昌起义军第十一军十师二十八团参谋长徐石麟(安徽望江人)、第二十军第三师参谋长宋文彬(河北遵化人)、教导团第二总队队长王之宇(河南洛阳人)在南下途中与部队失去联系,由此脱离了党组织。徐石麟后任国民党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团长、豫鄂皖边游击挺进第三纵队副司令。新中国成立后,任全国政协文史专员,1981年病逝于南京。宋文彬任国民党第四十二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北平警备司令部高参。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后任解放军第六高级步兵学校研究员,1961年病逝。王之宇任国民党第九十七军一六六师师长、重庆卫总第三分区司令。新中国成立后,任江苏省政协委员、参事,1988年病逝于苏州。

原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第十七师五十一团团长陈烈(广西柳城人)在广州起义失败后,到上海寻找党组织,因局势剧变而与党失去联系。后任国民党第十四师师长、第五十四军军长。1940年,在驻守云南富宁时,病逝于抗日军中。

1928年,原中共广西临时省委委员兼兵委主任李其实(广西临桂人)因省临委遭破坏而与党失去联系。后任国民党两淮税警总团第二纵队司令、苏鲁战区第二游击纵队司令。1943年在江苏泰县与日军作战时牺牲,1992年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1929年,原国民党第三十三军学兵团教育长廖运泽(安徽凤台人)因开展兵运工作事泄,被迫辗转各地,与党组织脱离了关系。后任国民党骑二军军长、第八绥靖区副司令。1949年策划旧部起义,任民革江苏省委主委、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987年病逝于南京。原井冈山红四军第十二师三十六团团长李奇中(湖南资兴人)在广州被捕,出狱后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后任国民党昆明防守司令部参谋长、第十六绥靖区副司令。新中国成立后,任政务院参事、全国政协文史专员,1989年在北京病逝。

1930年,原工农革命军第二师五团团长刘立道(广西临桂人)奉命赴广西催促红七军开往中央苏区,因遭遇土匪抢劫而与党失去联系。后任国民党第四十八军政治部主任、黔桂边区绥靖司令部秘书长。1949年在百色起义,1981年在南宁病逝。原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副团长戴文(湖南宝庆人)被捕越狱后,与党失去联系。后任国民党湖南人民自卫军湘西纵队司令,1949年夏在邵阳起义。后任解放军第五十二军副军长、武汉市政府参事室副主任,1987年在武汉病逝。

1931年,原南昌起义军第二十军教导团团长、中共顺直省委军委委员侯镜如(河南永城人)在上海因顾顺章叛变而与党失去联系。后任国民党第九十二军军长、第十七兵团司令兼天津塘沽保安司令。1949年在福建起义,后任国防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1994年在北京逝世。1941年,原国民革命军新三师师长白海风(蒙古名都楞仓,内蒙古喀喇沁右翼旗人)被派到靖远活动,从此与党失去联系。后任国民党骑七师师长、内蒙古军副总司令。1949年在阿拉善起义,后任西北行政委员会委员、西北民族学院副院长,1956年病逝。 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后,对革命前途悲观失望,脱离革命队伍的有20人

1927年,原国民革命军第一师四团团长梁文琰(广东茂名人)、一团营长郭一予(湖南浏阳人),第三师八团团长郑洞国(湖南石门人),第二十二师团长刘进(湖南攸县人)等声明脱离共产党。梁文琰后任国民党第十一军军长、吉林省政府主席、东北“剿总”副司令,1999年在台湾逝世。郭一予后任国民党第十六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徐州“剿总”办公厅主任。1949年初被解放军俘虏,获释后任湖南省政协委员,1982年逝世。郑洞国后任国民党第八军军长、东北“剿总”副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1948年在长春投诚,后任民革中央副主席、黄埔军校同学会副会长,1991年在北京病逝。刘进后任国民党第二十七军军长、第一兵团副司令,1950年初被俘虏并处决。

1927年底,井冈山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团长陈浩(湖南祁阳人)密谋率部叛变,在江西宁冈被处决。广州起义军总指挥部警卫团指导员陈选普(湖南临武人)在广州起义中动摇叛变,后任国民党南昌行营教导队长、浙江保安第六团团长,1936年初病死。

1929年,原南昌起义军第十一军二十四师七十一团团长、琼崖工农革命军东路军总指挥刘明夏(湖北京山人)投靠了国民党,任第九十四师师长,后任汪伪财政部税警总团副总团长、上海特别市第一行政区专员,1951年被逮捕处决。

1930年,留学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的黄第洪(湖南平江人)对革命悲观失望,秘密向国民党自首,并企图出卖党的领导人,被中共中央特科击毙。

1930年,原中共琼崖特委特派员黄雍(湖南平江人)、原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师补充团营长俞墉(浙江余姚人)、原红八军第二纵队政治部主任史书元(湖南醴陵人)等脱党。黄雍后任国民党第五军驻重庆办事处处长,新中国成立后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参事、全国政协委员,1970年在北京逝世。俞墉曾任国民党浙南警备司令部参谋长,1947年病逝。史书元曾任国民党兰州市公安局局长、交通警察总队第四支队司令,1989年在台北病逝。

1931年,留苏回国的王叔铭(山东诸城人)投靠国民党,任中央空军学校教育长、空军总司令等职,1998年在台北病逝。

1932年,鄂豫皖区红三十三师党代表、中共六安县委书记王逸常(安徽六安人)声明退党,后任国民党第三十六军政治部主任、第一战区政治部副主任。新中国成立后任武汉文史研究馆馆员,1986年病逝。

大革命失败后,有5名黄埔一期共产党员在开展地下工作和武装斗争时被国民党逮捕,未能经受住敌人的诱惑,相继自首、叛变。

1927年,原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参谋长、湘赣边秋收起义副总指挥韩浚(湖北黄冈人)被捕自首,后任国民党第七十三军军长,1947年被解放军俘虏,获释后任湖北省文史专员、省政协常委,1989年逝世。

1928年,中共广东海康临时县委书记薛文藻(广东遂溪人)被捕脱党,后任国民党军委会广州分会警卫团参谋长、高雷师管区副司令,1949年秋移居香港。

1929年8月,上海总工会工人纠察队副总指挥张际春(湖南醴陵人)被捕自首,后任南京中央军校政治教官,1933年病死。

1930年,原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师经理处党代表吴迺宪(海南琼山人)在香港被捕后脱党,后任国民党广东省警备司令、闽粤赣边总指挥部副总指挥,1979年在台北逝世。

1932年,原中共豫陕区委军运委员郭安宇(河南禹县人)被捕自首而脱党,后任国民党暂编第二十师副师长、镇东警备副司令。新中国成立后自谋职业,1964年病逝。

1927年,留学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的梁干乔(广东梅县人),因参加托派而被开除党籍,后任国民党军统局上海区书记长、第十战区政治部主任、陕西省第二行政督察公署专员,1946年在西安病死。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原上海引翔港办事处主任、无锡总工会组织部主任周启邦(江苏吴县人),面对革命低潮,畏惧艰苦的革命斗争,潜回家乡隐居,1972年病逝。

      打赏
      收藏文本
      85
      2017/9/12 15:09:41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文字虽简,但文章见著,涵盖全面,拜读之余,为之点赞!

      2017/9/13 19:51:0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辛苦了!查阅这么多的资料真不容易,赞!!

      2017/9/16 10:49:38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780983
      • 工分:28705
      左箭头-小图标

      大浪淘沙

      2017/9/16 9:59:45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51248 / 排名:1853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33楼 lilin670327
      你咋还学会没有历史创造历史了呢?你去写小说多好,可比上网骗人有前途。国民党想加入国产国际做了两次努力,第一次是胡汉民26年上半年去的,虽然他的精彩表现博得了布哈林、季诺维也夫等人的赞赏,有意接受国民党进入共产国际,但由于斯大林的疑惑、反对而没有成功。第二次是26年下半年派邵力子去的,当时国共各派了一名代表,邵力子几经努力但由于中共代表的反对未能成功,共产国际执委会得知原委后最终没有批准国民党的请求,此时已经是27年初。既然不予批准就不可能让国民党成立什么特殊支部,即使当时同意成立特别支部怕国民党也没那个时间了,因为邵力子从苏联回国的途中412反革命政变就发生了。之后的事情就不用我给你讲解了吧?共产党人血流成河,华夏大地一片白色恐怖,你认为苏共主导的共产国际还会给国民党机会吗?

      篡改历史比街头行骗更可恶,更可耻!

      40楼 ksk98
      国民党左派是革命的。然并卵,老蒋412反革命政变,国民党左派基本上被杀绝了。老蒋上台代表的江浙大资本家的利益(英美背景)。7.15汪逆同意把武汉国民政府作价3000W光洋,卖给了南京刮民政府。9.15合并完成,至此国民党亡党亡国。
      有道理!

      2017/9/15 11:42:19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974025
      • 工分:11456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33楼 lilin670327
      你咋还学会没有历史创造历史了呢?你去写小说多好,可比上网骗人有前途。国民党想加入国产国际做了两次努力,第一次是胡汉民26年上半年去的,虽然他的精彩表现博得了布哈林、季诺维也夫等人的赞赏,有意接受国民党进入共产国际,但由于斯大林的疑惑、反对而没有成功。第二次是26年下半年派邵力子去的,当时国共各派了一名代表,邵力子几经努力但由于中共代表的反对未能成功,共产国际执委会得知原委后最终没有批准国民党的请求,此时已经是27年初。既然不予批准就不可能让国民党成立什么特殊支部,即使当时同意成立特别支部怕国民党也没那个时间了,因为邵力子从苏联回国的途中412反革命政变就发生了。之后的事情就不用我给你讲解了吧?共产党人血流成河,华夏大地一片白色恐怖,你认为苏共主导的共产国际还会给国民党机会吗?

      篡改历史比街头行骗更可恶,更可耻!

      国民党左派是革命的。然并卵,老蒋412反革命政变,国民党左派基本上被杀绝了。老蒋上台代表的江浙大资本家的利益(英美背景)。7.15汪逆同意把武汉国民政府作价3000W光洋,卖给了南京刮民政府。9.15合并完成,至此国民党亡党亡国。

      2017/9/15 10:24:50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51248 / 排名:1853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三多大佬
      共产党人参加黄埔军校学习很有战略眼光。
      黄埔军校本身就是在国产国际帮助下,由国共双方共同建立的,从教官到学生都有共产党员的身影。历史不容假设,所以我们该庆幸当初我党参与创办军校、选派党团员入学,为今后的军事斗争储备了人才,否则我们在后来的战争中将更加被动和艰苦。

      2017/9/15 9:18:27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51248 / 排名:1853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三多大佬
      共产党人参加黄埔军校学习很有战略眼光。
      8楼 我是太阳星
      黄埔军校是国共合作创建的,1921年12月,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桂林会见孙中山,向孙中山提出“创办军官学校,建立革命军”的建议,因为当时国民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而共产党却不是,所以,孙听从了他的意见。1924年,国共两党首度携手合作,孙中山在广州创办两所学堂——“国立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和“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黄埔军校建立的目的是为国民革命训练军官,孙中山先生希望通过创建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决议建立军官学校,选址于广州黄埔。关于校长人选,最初决定为程潜,而以蒋介石、李济深为副校长。但蒋介石不愿在程潜之下,跑到上海消极对抗,并派张静江找孙中山说情,孙才在5月3日任命蒋介石为校长。在此过程中,蒋介石曾辞去军校筹备委员长一职。辞职的深层次原因是对广东政局现状,尤其是对自己在国民党改组后未能得到相当地位和权力强烈不满。对革命的根本问题,如联俄、联共等思想上有保留,又不宜公开说出,便在行动上采取消极态度。蒋介石辞职“有不满意职位低微的原因,也有玩弄‘以退为进’的政治权术的意味。军校成立后,以蒋介石为校长,廖仲恺为国民党党代表。随后,任李济深、邓演达为教练部正、副主任,王柏龄、叶剑英为教授部正、副主任;戴季陶(后为周恩来)、周恩来为政治部正、副主任,何应钦为总教官。此外还有熊雄、恽代英、萧楚女、聂荣臻、张秋人等共产党人担任教官及各方面负责工作。

      24楼 家有小鼓
      蒋介石可能就是在这次国共合作期间察觉到某党的野心,遂痛改前非,妓也不嫖了,鸦片也不抽了,将此后的一生投入到反共事业,山河破碎之际还忙里抽闲来个皖南事变。可惜被某少帅猪队友所坑,饮恨终身。
      28楼 ksk98
      就老蒋那三脚猫的功夫。不给中共弄死,真是老天瞎了眼了。
      34楼 皓月007
      你还真别说,整个中国共产党人里面,除了毛泽东,都不是蒋介石的对手,陈独秀不成,张国焘,罗章龙,李立三,瞿秋白也不成,就是才华横溢的周总理也没有斗过蒋介石,经过五次反围剿和湘江血战,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才动员张闻天等3人最高领导小组,把权力交给了毛泽东,这才有中国共产党起死回生,进而纵横天下,如今笑看世界的丰功伟绩。
      你说的没错,在中共党内没有人比毛泽东更了解中国的社会状况,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革命的手段和目的,所以周公甘心辅佐了他一辈子。

      但国共相争比的不仅仅是双方统帅的才华与能力,还要比双方的将军和士兵,更重要的也是决定性的力量是要看广大人民站在谁的一边,其中包括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以及民主党派。斗争的结局很明显,历史选择了中共,人民选择了中共。

      2017/9/15 9:07:45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33楼 lilin670327
      你咋还学会没有历史创造历史了呢?你去写小说多好,可比上网骗人有前途。国民党想加入国产国际做了两次努力,第一次是胡汉民26年上半年去的,虽然他的精彩表现博得了布哈林、季诺维也夫等人的赞赏,有意接受国民党进入共产国际,但由于斯大林的疑惑、反对而没有成功。第二次是26年下半年派邵力子去的,当时国共各派了一名代表,邵力子几经努力但由于中共代表的反对未能成功,共产国际执委会得知原委后最终没有批准国民党的请求,此时已经是27年初。既然不予批准就不可能让国民党成立什么特殊支部,即使当时同意成立特别支部怕国民党也没那个时间了,因为邵力子从苏联回国的途中412反革命政变就发生了。之后的事情就不用我给你讲解了吧?共产党人血流成河,华夏大地一片白色恐怖,你认为苏共主导的共产国际还会给国民党机会吗?

      篡改历史比街头行骗更可恶,更可耻!

      历史就摆在这里 ?

      2017/9/15 8:36:38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1294524
      • 工分:37686
      左箭头-小图标

      好多湖南人~~厉害湖南人~~我是广东人,但是我佩服湖南人

      2017/9/14 23:39:10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三多大佬
      共产党人参加黄埔军校学习很有战略眼光。
      8楼 我是太阳星
      黄埔军校是国共合作创建的,1921年12月,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桂林会见孙中山,向孙中山提出“创办军官学校,建立革命军”的建议,因为当时国民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而共产党却不是,所以,孙听从了他的意见。1924年,国共两党首度携手合作,孙中山在广州创办两所学堂——“国立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和“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黄埔军校建立的目的是为国民革命训练军官,孙中山先生希望通过创建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决议建立军官学校,选址于广州黄埔。关于校长人选,最初决定为程潜,而以蒋介石、李济深为副校长。但蒋介石不愿在程潜之下,跑到上海消极对抗,并派张静江找孙中山说情,孙才在5月3日任命蒋介石为校长。在此过程中,蒋介石曾辞去军校筹备委员长一职。辞职的深层次原因是对广东政局现状,尤其是对自己在国民党改组后未能得到相当地位和权力强烈不满。对革命的根本问题,如联俄、联共等思想上有保留,又不宜公开说出,便在行动上采取消极态度。蒋介石辞职“有不满意职位低微的原因,也有玩弄‘以退为进’的政治权术的意味。军校成立后,以蒋介石为校长,廖仲恺为国民党党代表。随后,任李济深、邓演达为教练部正、副主任,王柏龄、叶剑英为教授部正、副主任;戴季陶(后为周恩来)、周恩来为政治部正、副主任,何应钦为总教官。此外还有熊雄、恽代英、萧楚女、聂荣臻、张秋人等共产党人担任教官及各方面负责工作。

      24楼 家有小鼓
      蒋介石可能就是在这次国共合作期间察觉到某党的野心,遂痛改前非,妓也不嫖了,鸦片也不抽了,将此后的一生投入到反共事业,山河破碎之际还忙里抽闲来个皖南事变。可惜被某少帅猪队友所坑,饮恨终身。
      28楼 ksk98
      就老蒋那三脚猫的功夫。不给中共弄死,真是老天瞎了眼了。
      你还真别说,整个中国共产党人里面,除了毛泽东,都不是蒋介石的对手,陈独秀不成,张国焘,罗章龙,李立三,瞿秋白也不成,就是才华横溢的周总理也没有斗过蒋介石,经过五次反围剿和湘江血战,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才动员张闻天等3人最高领导小组,把权力交给了毛泽东,这才有中国共产党起死回生,进而纵横天下,如今笑看世界的丰功伟绩。

      2017/9/14 22:03:59
      • 头像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51248 / 排名:185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你咋还学会没有历史创造历史了呢?你去写小说多好,可比上网骗人有前途。国民党想加入国产国际做了两次努力,第一次是胡汉民26年上半年去的,虽然他的精彩表现博得了布哈林、季诺维也夫等人的赞赏,有意接受国民党进入共产国际,但由于斯大林的疑惑、反对而没有成功。第二次是26年下半年派邵力子去的,当时国共各派了一名代表,邵力子几经努力但由于中共代表的反对未能成功,共产国际执委会得知原委后最终没有批准国民党的请求,此时已经是27年初。既然不予批准就不可能让国民党成立什么特殊支部,即使当时同意成立特别支部怕国民党也没那个时间了,因为邵力子从苏联回国的途中412反革命政变就发生了。之后的事情就不用我给你讲解了吧?共产党人血流成河,华夏大地一片白色恐怖,你认为苏共主导的共产国际还会给国民党机会吗?

      篡改历史比街头行骗更可恶,更可耻!

      2017/9/14 19:20:03
      • 军衔:空军上士
      • 军号:130030
      • 工分:5349
      左箭头-小图标

      怎么没看到蒋先云

      2017/9/14 17:22:31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529677
      • 工分:15014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三多大佬
      共产党人参加黄埔军校学习很有战略眼光。
      8楼 我是太阳星
      黄埔军校是国共合作创建的,1921年12月,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桂林会见孙中山,向孙中山提出“创办军官学校,建立革命军”的建议,因为当时国民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而共产党却不是,所以,孙听从了他的意见。1924年,国共两党首度携手合作,孙中山在广州创办两所学堂——“国立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和“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黄埔军校建立的目的是为国民革命训练军官,孙中山先生希望通过创建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决议建立军官学校,选址于广州黄埔。关于校长人选,最初决定为程潜,而以蒋介石、李济深为副校长。但蒋介石不愿在程潜之下,跑到上海消极对抗,并派张静江找孙中山说情,孙才在5月3日任命蒋介石为校长。在此过程中,蒋介石曾辞去军校筹备委员长一职。辞职的深层次原因是对广东政局现状,尤其是对自己在国民党改组后未能得到相当地位和权力强烈不满。对革命的根本问题,如联俄、联共等思想上有保留,又不宜公开说出,便在行动上采取消极态度。蒋介石辞职“有不满意职位低微的原因,也有玩弄‘以退为进’的政治权术的意味。军校成立后,以蒋介石为校长,廖仲恺为国民党党代表。随后,任李济深、邓演达为教练部正、副主任,王柏龄、叶剑英为教授部正、副主任;戴季陶(后为周恩来)、周恩来为政治部正、副主任,何应钦为总教官。此外还有熊雄、恽代英、萧楚女、聂荣臻、张秋人等共产党人担任教官及各方面负责工作。

      24楼 家有小鼓
      蒋介石可能就是在这次国共合作期间察觉到某党的野心,遂痛改前非,妓也不嫖了,鸦片也不抽了,将此后的一生投入到反共事业,山河破碎之际还忙里抽闲来个皖南事变。可惜被某少帅猪队友所坑,饮恨终身。
      29楼 岭南狼
      某党本来就没有什么野心,这野心是老蒋逼出来的。一直到某党开始爆动,乃然对国民党(左派)抱有希望,后来国民党(左派)瓦解,某党才自立门户。直到抗战胜利,某党和全国大部分人都认为某党并没有执政的机会(按现在的说法顶多是混个政协副主席),但老蒋无能,三年时间就成功辗转到海岛中,让某党在中原大地呼风唤雨,成功地建立一个使世界“不安”的强大政权,而老蒋只能在海岛中地图开疆,日记强国。。
      抗战胜利后的蒋介石当时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了,一方面美援和日本投降后大部分武器都归他,而且在国际声望上和军队上可谓是巅峰了,所以事实上当时的共产党估计也是觉得能不开打就不开打吧,但蒋这个人反共反了那么久了哪里可能改的掉,自然最后是打的,结果打成哪有,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后悔当初应该接受组建联合政府的。

      2017/9/14 13:53:37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三多大佬
      共产党人参加黄埔军校学习很有战略眼光。
      8楼 我是太阳星
      黄埔军校是国共合作创建的,1921年12月,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桂林会见孙中山,向孙中山提出“创办军官学校,建立革命军”的建议,因为当时国民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而共产党却不是,所以,孙听从了他的意见。1924年,国共两党首度携手合作,孙中山在广州创办两所学堂——“国立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和“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黄埔军校建立的目的是为国民革命训练军官,孙中山先生希望通过创建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决议建立军官学校,选址于广州黄埔。关于校长人选,最初决定为程潜,而以蒋介石、李济深为副校长。但蒋介石不愿在程潜之下,跑到上海消极对抗,并派张静江找孙中山说情,孙才在5月3日任命蒋介石为校长。在此过程中,蒋介石曾辞去军校筹备委员长一职。辞职的深层次原因是对广东政局现状,尤其是对自己在国民党改组后未能得到相当地位和权力强烈不满。对革命的根本问题,如联俄、联共等思想上有保留,又不宜公开说出,便在行动上采取消极态度。蒋介石辞职“有不满意职位低微的原因,也有玩弄‘以退为进’的政治权术的意味。军校成立后,以蒋介石为校长,廖仲恺为国民党党代表。随后,任李济深、邓演达为教练部正、副主任,王柏龄、叶剑英为教授部正、副主任;戴季陶(后为周恩来)、周恩来为政治部正、副主任,何应钦为总教官。此外还有熊雄、恽代英、萧楚女、聂荣臻、张秋人等共产党人担任教官及各方面负责工作。

      24楼 家有小鼓
      蒋介石可能就是在这次国共合作期间察觉到某党的野心,遂痛改前非,妓也不嫖了,鸦片也不抽了,将此后的一生投入到反共事业,山河破碎之际还忙里抽闲来个皖南事变。可惜被某少帅猪队友所坑,饮恨终身。
      某党本来就没有什么野心,这野心是老蒋逼出来的。一直到某党开始爆动,乃然对国民党(左派)抱有希望,后来国民党(左派)瓦解,某党才自立门户。直到抗战胜利,某党和全国大部分人都认为某党并没有执政的机会(按现在的说法顶多是混个政协副主席),但老蒋无能,三年时间就成功辗转到海岛中,让某党在中原大地呼风唤雨,成功地建立一个使世界“不安”的强大政权,而老蒋只能在海岛中地图开疆,日记强国。。

      2017/9/14 13:02:37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974025
      • 工分:11456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三多大佬
      共产党人参加黄埔军校学习很有战略眼光。
      8楼 我是太阳星
      黄埔军校是国共合作创建的,1921年12月,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桂林会见孙中山,向孙中山提出“创办军官学校,建立革命军”的建议,因为当时国民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而共产党却不是,所以,孙听从了他的意见。1924年,国共两党首度携手合作,孙中山在广州创办两所学堂——“国立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和“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黄埔军校建立的目的是为国民革命训练军官,孙中山先生希望通过创建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决议建立军官学校,选址于广州黄埔。关于校长人选,最初决定为程潜,而以蒋介石、李济深为副校长。但蒋介石不愿在程潜之下,跑到上海消极对抗,并派张静江找孙中山说情,孙才在5月3日任命蒋介石为校长。在此过程中,蒋介石曾辞去军校筹备委员长一职。辞职的深层次原因是对广东政局现状,尤其是对自己在国民党改组后未能得到相当地位和权力强烈不满。对革命的根本问题,如联俄、联共等思想上有保留,又不宜公开说出,便在行动上采取消极态度。蒋介石辞职“有不满意职位低微的原因,也有玩弄‘以退为进’的政治权术的意味。军校成立后,以蒋介石为校长,廖仲恺为国民党党代表。随后,任李济深、邓演达为教练部正、副主任,王柏龄、叶剑英为教授部正、副主任;戴季陶(后为周恩来)、周恩来为政治部正、副主任,何应钦为总教官。此外还有熊雄、恽代英、萧楚女、聂荣臻、张秋人等共产党人担任教官及各方面负责工作。

      24楼 家有小鼓
      蒋介石可能就是在这次国共合作期间察觉到某党的野心,遂痛改前非,妓也不嫖了,鸦片也不抽了,将此后的一生投入到反共事业,山河破碎之际还忙里抽闲来个皖南事变。可惜被某少帅猪队友所坑,饮恨终身。
      就老蒋那三脚猫的功夫。不给中共弄死,真是老天瞎了眼了。

      2017/9/14 13:02:02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家有小鼓
      仅仅在抗战结束后统计,黄埔军校的毕业生就有三分之二死于战场,加上后来的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学员阵亡率高到什么程度简直难以想象,只怕是九死一生。也就是说考进这所简陋的培训班等于一只脚已经跨进棺材了,这在全世界估计也是绝无仅有的。 在这所军校面前,感觉“悲壮”这两个字都显得无力了。
      呵呵,与国外军校相比,这个学校的好我期就是个速成班,因此别当当世界之第一,意义不大!

      2017/9/14 11:46:57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家有小鼓
      仅仅在抗战结束后统计,黄埔军校的毕业生就有三分之二死于战场,加上后来的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学员阵亡率高到什么程度简直难以想象,只怕是九死一生。也就是说考进这所简陋的培训班等于一只脚已经跨进棺材了,这在全世界估计也是绝无仅有的。 在这所军校面前,感觉“悲壮”这两个字都显得无力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尤其是一期和二期的学生,军校出来那就是个大头兵啊,连个班长都混不上,随着国民革命的胜利和军队实力的扩充,情况才刚刚好点。

      但是又赶上国民党叛变大革命,国民党在杀黄埔生,共产党也一样,所以五期半的黄埔生能活下来的真心不容易。

      2017/9/14 11:42:39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家有小鼓
      仅仅在抗战结束后统计,黄埔军校的毕业生就有三分之二死于战场,加上后来的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学员阵亡率高到什么程度简直难以想象,只怕是九死一生。也就是说考进这所简陋的培训班等于一只脚已经跨进棺材了,这在全世界估计也是绝无仅有的。 在这所军校面前,感觉“悲壮”这两个字都显得无力了。
      黄埔军校前8期的毕业生,有不少在反共反人民的土地革命战争中,被红军打死,也有不少共产党员的学员被国民党杀害或打死。抗战开始后的14-抗战胜利前的21期,共培养学员18519人,死于抗日战场的3476(其中共产党军队中的学员1000余人)人,死于反共摩擦的870余人,死于内讧、事故、疾病的725人。没有你说的那么高的比例,13%多一点。

      2017/9/14 11:15:46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三多大佬
      共产党人参加黄埔军校学习很有战略眼光。
      8楼 我是太阳星
      黄埔军校是国共合作创建的,1921年12月,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桂林会见孙中山,向孙中山提出“创办军官学校,建立革命军”的建议,因为当时国民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而共产党却不是,所以,孙听从了他的意见。1924年,国共两党首度携手合作,孙中山在广州创办两所学堂——“国立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和“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黄埔军校建立的目的是为国民革命训练军官,孙中山先生希望通过创建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决议建立军官学校,选址于广州黄埔。关于校长人选,最初决定为程潜,而以蒋介石、李济深为副校长。但蒋介石不愿在程潜之下,跑到上海消极对抗,并派张静江找孙中山说情,孙才在5月3日任命蒋介石为校长。在此过程中,蒋介石曾辞去军校筹备委员长一职。辞职的深层次原因是对广东政局现状,尤其是对自己在国民党改组后未能得到相当地位和权力强烈不满。对革命的根本问题,如联俄、联共等思想上有保留,又不宜公开说出,便在行动上采取消极态度。蒋介石辞职“有不满意职位低微的原因,也有玩弄‘以退为进’的政治权术的意味。军校成立后,以蒋介石为校长,廖仲恺为国民党党代表。随后,任李济深、邓演达为教练部正、副主任,王柏龄、叶剑英为教授部正、副主任;戴季陶(后为周恩来)、周恩来为政治部正、副主任,何应钦为总教官。此外还有熊雄、恽代英、萧楚女、聂荣臻、张秋人等共产党人担任教官及各方面负责工作。

      蒋介石可能就是在这次国共合作期间察觉到某党的野心,遂痛改前非,妓也不嫖了,鸦片也不抽了,将此后的一生投入到反共事业,山河破碎之际还忙里抽闲来个皖南事变。可惜被某少帅猪队友所坑,饮恨终身。

      2017/9/14 11:02:41
      左箭头-小图标

      向英烈致敬!

      2017/9/14 9:49:23
      左箭头-小图标

      仅仅在抗战结束后统计,黄埔军校的毕业生就有三分之二死于战场,加上后来的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学员阵亡率高到什么程度简直难以想象,只怕是九死一生。也就是说考进这所简陋的培训班等于一只脚已经跨进棺材了,这在全世界估计也是绝无仅有的。 在这所军校面前,感觉“悲壮”这两个字都显得无力了。

      2017/9/14 8:57:44
      左箭头-小图标

      英雄辈出

      2017/9/14 5:31:03
      左箭头-小图标

      俱往矣。

      2017/9/14 0:09:09
      左箭头-小图标

      革命先烈永垂不朽!

      2017/9/13 22:27:42
      左箭头-小图标

      革命先烈永垂不朽!

      2017/9/13 22:27:42
      左箭头-小图标

      大浪淘沙,各有各的选择,

      2017/9/13 21:23:33
      左箭头-小图标

      难得的历史记载

      2017/9/13 20:53:06
      左箭头-小图标

      最后都死了

      2017/9/13 20:48:21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752203
      • 工分:21862
      左箭头-小图标

      我党在初期有太多太多的人才啊!

      2017/9/13 20:32:57
      左箭头-小图标

      里面湖南人真多

      2017/9/13 20:28:34
      左箭头-小图标

      文字虽简,但文章见著,涵盖全面,拜读之余,为之点赞!

      2017/9/13 19:51:07
      左箭头-小图标

      大浪淘沙 鱼龙混杂

      2017/9/13 18:52:26
      左箭头-小图标

      大浪淘沙

      2017/9/13 18:12:40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三多大佬
      共产党人参加黄埔军校学习很有战略眼光。
      黄埔军校是国共合作创建的,1921年12月,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桂林会见孙中山,向孙中山提出“创办军官学校,建立革命军”的建议,因为当时国民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而共产党却不是,所以,孙听从了他的意见。1924年,国共两党首度携手合作,孙中山在广州创办两所学堂——“国立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和“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黄埔军校建立的目的是为国民革命训练军官,孙中山先生希望通过创建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决议建立军官学校,选址于广州黄埔。关于校长人选,最初决定为程潜,而以蒋介石、李济深为副校长。但蒋介石不愿在程潜之下,跑到上海消极对抗,并派张静江找孙中山说情,孙才在5月3日任命蒋介石为校长。在此过程中,蒋介石曾辞去军校筹备委员长一职。辞职的深层次原因是对广东政局现状,尤其是对自己在国民党改组后未能得到相当地位和权力强烈不满。对革命的根本问题,如联俄、联共等思想上有保留,又不宜公开说出,便在行动上采取消极态度。蒋介石辞职“有不满意职位低微的原因,也有玩弄‘以退为进’的政治权术的意味。军校成立后,以蒋介石为校长,廖仲恺为国民党党代表。随后,任李济深、邓演达为教练部正、副主任,王柏龄、叶剑英为教授部正、副主任;戴季陶(后为周恩来)、周恩来为政治部正、副主任,何应钦为总教官。此外还有熊雄、恽代英、萧楚女、聂荣臻、张秋人等共产党人担任教官及各方面负责工作。

      2017/9/13 16:20:27
      左箭头-小图标

      长江东去浪淘沙,埋没多少英雄汉。历史沉浮恩怨消,血写华夏新篇章。

      2017/9/13 15:13:46
      • 军衔:海军少校
      • 军号:1384340
      • 工分:32358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三多大佬
      共产党人参加黄埔军校学习很有战略眼光。
      黄埔军校本来就是国共和作的产物。国民党员蒋介石任校长 ,共产党员周恩来任政治部主任!

      2017/9/13 12:08:33
      • 军衔:中国海军中将
      • 军号:991942
      • 头衔:市井真小人
      • 工分:1739874 / 排名:116
      左箭头-小图标

      忠魂不散,碧血千秋。

      2017/9/13 11:48:50
      左箭头-小图标

      共产党人参加黄埔军校学习很有战略眼光。

      2017/9/13 9:46:50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094431
      • 工分:373269 / 排名:25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人物简介

      韩浚(1893-1989),湖北省黄冈县人(今属新洲区),黄埔军校一期毕业,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国民党中将军长,在解放战争中的"莱芜战役"被中国人民解放军俘获,后被特赦,晚年曾任武汉政协常委、黄埔军校同学会顾问等职。

      韩浚祖辈务农,家境贫穷,耕读为生,曾在新洲高等小学堂、县立平民学校中学部毕业,北京政府交通部铁道管理学校、苏联红军大学中国班毕业;曾任省立师范学校附属学校教员。

      1922年到广州,任广东军政府财政厅检查员,广州大本营军政部科员,广东西江善后督办公署军务科书记员。

      1924年春由西江善后督办公署参议张难先及粤军第一师第二团团长邓演达保荐投考黄埔军校,同年5月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第三队学习,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历任黄埔军校第一期第三期上尉区队长,第四期学生队步兵第一团第四连少校连长,参加第一、二次东征及统一广东诸役。

      1925年10月奉派苏联红军大学学习,1926年5月回国,任中央军校武汉分校学兵团第二连少校连长,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教导营中校营长,第二方面军警卫团参谋长,参加平定夏斗寅部叛乱的战斗。

      1927年8月,南昌起义爆发后,韩浚所在的警卫团准备与起义部队会合,当部队进入江西境内的修水时,获知起义部队已南下广东,于是,韩浚与同为共产党员的团长卢德铭(1905-1927)、团指导员辛焕文返回武汉,找到当时党在武汉的主要负责人向警予,向警予向他们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及发动秋收起义的指示,卢德铭被指定为秋收起义总指挥、韩浚为副总指挥、辛焕文为政治指导员;但在韩浚等人返回江西途中,遭遇民团巡查并与其交火,辛焕文牺牲,韩浚负伤被捕后脱离中共组织关系,此后在国民党军中任职。

      1928年

      韩浚(左4)与彭杰如、杜聿明等合影

      韩浚(左4)与彭杰如、杜聿明等合影

      起任广东北海盐务处秘书兼科长,南京中央军校政治教官,第四十一师政训处长,华北抗日宣传总队八大队大队长,湘鄂川黔四省边"剿匪"总司令部党政处少将处长。

      1933年起任第十军第四十八师一四四旅少将旅长,湖北省军管区司令部参谋长,兼省军管区军训处及编练处处长,湖北省地方行政干部训练团教育长,湖北省国民军训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37年5月授陆军少将。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湖北省干训团教育长,第十军第四十八师师长,第七十三军第七十七师师长,第七十五军副军长。1943年冬任第七十三军副军长,1945年春任第七十三军中将军长;先后率部参加南京保卫战,武汉会战外围战,第二、三次长沙会战,湘西雪峰山会战。

      1945年冬起任第四方面军第七十三军军长,第二绥靖区第七十三军中将军长;1946年,韩浚指派专人督建岳麓山"陆军73军抗战阵亡将士墓",该墓已成为长沙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及重点保护文物。

      1947年2月在山东莱芜战役中被人民解放军俘虏,入潍坊解放军官训练团学习。

      1961年12月特赦释放,定居武汉,任湖北省政府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武汉市黄埔军校同学会顾问,湖北省政协委员、常务委员等职务;1989年9月7日在武汉逝世,享年96岁。

      折叠编辑本段人物著作

      韩浚先生在晚年著有《第二军团驰援南京述要》、《长沙南郊战斗》、《新化战斗纪实》、《湖北省地方行政干部训练团筹备与成立经过》、《抗战爆发时我的一段经历》、《讨伐夏斗寅、杨森叛乱亲历记》、《从警卫团到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第一师》、《征途遇难》、《湘鄂西"清剿"亲历记》、《莱芜战役回忆片断》、《1946年召开的徐州会议》、《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警卫团响应南昌起义前后》、《黄埔老校友忆黄埔》等珍贵文史资料及个人回忆录。

      折叠编辑本段晚年抒怀

      1982年,晚年的韩浚在其著《九十述怀》中坦言:我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原国民党七十三军中将军长,今整整九十岁了,身心健康。

      我国有一句俗话:人生七十古来稀;随着生活的改善和医学的发展,长寿的人已越来越多,七八十岁的老人比比皆是,但活到九十岁的人,却仍不多见,像我这样的被关押多年而获新生的人,被特赦后,二十多年来我个人的生活及家人景况,都使我十分欣慰,因此个人也感到身心健康。

      2017/9/12 17:00:30
      左箭头-小图标

      大浪淘沙不进则退非人力所能改变的!

      2017/9/12 16:47: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0条记录] 分页:

      1
       对黄埔一期110名共产党员的归宿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