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老山93号哨位为何神秘失联?30年后老兵还原战场离奇细节(下)

共 3774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海军中将
  • 军号:5337675
  • 工分:7019712 / 排名:1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老山93号哨位为何神秘失联?30年后老兵还原战场离奇细节(下)

接上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九)

后来,刘师长多次说,他当时听到我说“哨位丢了”,他的头发都竖起来了。

当时,我们确实很紧张。刚刚接防四五天,如果丢失哨位,尤其是如果人被抓走,那就重蹈67军的覆辙,那么,我们也将闻名全军、闻名全国,越军再一广播,全世界都知道了……

当时,师长沉默了一会,拿过电话:占海啊……无论情况怎么样,今天晚上我们都得搞清情况。

张占海:是!

师长:占海,下!

我接过电话给占海说:占海,不要怕,不管我们的战士怎么样,特工肯定走了,现在要注意的还是地雷,你可以先下去两个人。

放下电话,师指挥所里一片寂静,只能听到连队那磁石电话的啸音……

我估计应当进入工事了,我在电话里喊占海,没有人接电话。我不断地喊,仍然没有回答……

真的遇到化学毒气了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

2013年6月6日那一天,我才了解了这个时候发生在93号哨位的惊险细节。

占海放下电话,正准备下去,忽然,只听身后草丛唰唰唰地响,他急忙转身据枪,却见一只狗嗖嗖地直奔他来,原来,这是他在向战区机动途中买的一条退役警犬。因为47集团军曾经通知不许养狗,所以,他一直叫这个精灵的“安亚”(警察们原来给它起的名字)窝在工事背后。晚上出来的时候,怕它嘶叫也没有带它。后来,安亚嗅到主人出来了,就自己追上来了。

占海似乎多了一个帮手。

他轻轻地拍拍安亚的头,就像给他的战士说话一样说:安亚,去,看看他们怎么了。说罢,轻轻地一推它的后腰,只见安亚低姿向前摸去,真的就像一个战士在匍匍前进。

一会儿,安亚轻轻地回来了……它竟然噙了一个军帽给他,他用指挥旗上的微光信号灯一看,上边写着王健的名字……

工事里却仍然没有一点声音,占海热血直往上涌……

他什么也没有说,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他起身扑向工事。其他战士也跟着连长冲向工事。

就在他跃进至工事门口时,又听见里边有声响,他大喊一声“两边隐蔽”,大家随声在工事门两侧隐蔽。

他细心回想,刚才的声音好像是拨弄机枪的声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远观八里河东山,酷似一位戴着钢盔的战士仰躺于大地,其头、脸、颈、胸、腰轮廓分明。人们相信,老山的英烈已化作了山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一)

占海想:刚才怎么喊都没有人回答,现在怎么又有声响,说明还有人啊,会不会是越军还控制着他们……

占海决定再喊一下他们,于是,他喊机枪手贺军:贺军,你听见我的声音吗?你到底怎么样了啊?我的兄弟,你无论如何给我一点声音呀!

他终于听见贺军微弱的声音:连长……

他想,他还活着,前边为什么不出声,是受伤了还是真的被越军控制着?他说:贺军,我来了,你别怕,你出来!贺军,你爬也给我爬出工事来!

贺军摇摇晃晃地走出来了。占海观察后边有没有越军拿枪抵着,没有啊!

只见贺军摇摇晃晃地倒下了,占海喊了一声炮兵班长:建成,快!说罢,炮兵班长去扶贺军,占海一跃进了工事。

他进入工事,只听三个兵一齐喊了声“连长”,然后就抱住他的腿哭起来……

他赶快打开手电一检查,四个小子一点伤都没有。

他再看,他们手里还握着宁开盖子的手榴弹……

占海轻轻地,一个一个把手榴弹收起来。

占海的眼泪刷的涌出来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二)

一个“二杆子”连长,流出了稀有的泪水。他不知道他流的什么泪。

他轻轻地拍拍他们的头说:好了,孩子们,没事了……没事了……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师指挥所的等待。终于听到占海的声音,我急忙问:怎么样占海?

占海低沉地说:好着呢……好着呢……刘师长一把抢过电话:占海,到底怎么样?

占海结结巴巴地说:师长,好着呢……好着呢……师长:到底怎么样?

占海:好着呢……好着呢……师长顿了一下,明白地问:人到底怎么样?有没有负伤?

占海:师长,没有。都好着呢……师长:占海,到底怎么回事?

占海:……师长,都好着呢,您放心……您放心。

师长不问了,他顿了一下说:占海,你今天晚上就住在这个哨位上,我明天来看你们。

第二天,师长去了才知道,越军晚上来偷袭的时候,先在侧面打了几枪,投了一块TNT炸药,然后就上工事顶上扒沙袋,这几个战士急得枪打不着,人也不敢出工事,朝上扔了两颗手榴弹,越军没有动静了。一会儿,又听见工事周围有动静,他们以为越军仍然在外边……

2015年11月26日,韩军彦看了我这篇文章底稿告诉我:那一天晚上,他们扔了好几次手榴弹,结果越军也走了,电话线也炸断了。

后来,刚刚进入战争的他们,真的怕了,他们以为越军还在工事上,打也打不着,电话又不通,他们真的很害怕,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就一人一颗手榴弹准备与越军同归于尽了……

一直到听到连长来到跟前的时候,他们连惊恐带激动的仍然说不出话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三)

一场虚惊,就这样过去了。一场虚惊,流传了多少年,也流传出多少版本。

20多年后,我去师里翻打仗的资料,厚厚的一本战例中没有这一个。我查当时的电话记录竟然也没有。只在183团司令部的《稳定初期防御阶段作战情况总结》中提到这件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83团《稳定初期防御阶段作战情况总结》剪辑

虚惊一场之后,我想起来韩怀智副总参谋长战前在我师的讲话:“刚上战场,没有经验,肯定很恐惧,老是害怕的不得了,但以后,有了经验了就会变成无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韩怀智副总长讲话剪辑

看来,初战之恐惧,不是现在才有。

今天,我把这个过程详尽地记下来,我不想责怪那些年轻的战士,我只是想告诉未来走向战场的指挥员:几十年没有打过仗的部队——从来没有打过仗的军人,第一次经历真枪实弹,他们会有想不到的恐惧心理

克服这些必然性的恐惧心理,就要在平时尤其是在临战训练中强化心理训练,提高实战化训练水平。

当年,我们在老山的时候,已经认识到心理训练的问题,但是,训练还是很不够的。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军事小砖家(milzhuanjia)

1986年春节过后,济南军区67军一师长带领后方大学生、演员到前线阵地慰问,阵地上有几个没来得及穿衣服、光着屁股的士兵见首长和几个女性突然光临阵地,匆忙躲进猫耳洞里,师长大怒,臭骂坚实阵地的连长;连长流着眼泪解释原因:“由于气候潮湿,加上我们的烈士及越军的尸体运送不及时,雨林日晒,细菌泛滥,我们的战士大多裆部溃疡、腐烂,有的裤头和血肉粘连在一起,十分难受,一丝不挂,实在是无奈之举……”师长和慰问团成员看了战士的伤口,无不流泪!......这就是中国的“大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老山前线猫耳洞里的解放军战士

我在猫耳洞的300多天的时间里,白天不习惯光屁股,就把长裤剪成了裙子,或者用包扎用的三角带一兜,像个健美裤头,卫生实用,再加上利用经常去山下背水的机会,顺便洗洗澡,保持清洁,裆部没有染上皮肤病!但腿部被蚊子咬伤后,感染、溃疡,好久没有治愈,至今留下几个很大的疤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老山前线在猫耳洞洞口警戒的解放军战士

在中越边境,中国大部分前沿阵地都是越军犬牙交错,不可能建立大规模的军事作战工事,双方相距不过几百米,制造大型工事需要时间很长,必然遭遇越军集中炮击。双方的阵地都以中小的防炮洞为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老山前线在猫耳洞洞口警戒的解放军战士

这种防炮洞是解放军在六十年代研究的较新式野战单兵防御工事,也是中国研究的第一代野战工事。猫耳洞的防炮性能很好,解放军在防御中伤亡很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猫耳洞里的解放军战士

但是猫耳洞的缺点是空间狭小,闷热,潮湿云南广西边境的亚热带气候,就算是住在通风极好的竹楼里面,也是无法忍受的。猫耳洞大不过几米长宽,小不过一两米长宽,大半处于地下,只有一个狭小的出口在外,根本不可能通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裙子”也是老山前线解放军战士的一大发明

洞里面温度高,普遍超过40度,有些高达50度,正常人几乎无法忍受,体质差的人进去几分钟就会昏迷。其实温度高还不是更严重的,最惨的还是湿度过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穿着内裤上战场

洞里面到处湿漉漉的,不但人无法忍受,连衣服食品很快就会霉烂,武器容易生锈,连特质的防潮被都是潮湿的。人在里面和我们蒸桑拿差不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猫耳洞里的解放军战士

在洞里面根本无法穿衣服,因为湿度过大,衣服都是潮湿的,很容易贴在身上,除了让人非常难受以外,还极容易生皮肤病,甚至全身溃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在猫耳洞瞭望口警戒的士兵

所以猫耳洞里面的解放军士兵百分之百都是全身赤裸,连内裤也不穿,因为根本穿不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解放军战士在洗澡

1984年开始的两山轮战期间,我广西、云南中越边境防御阵地大多采用猫耳洞工事,战士们在防御越军炮火时要忍受猫耳洞里的恶劣环境,冲锋时则赤身裸体或衣冠不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解放军战士赤裸身体修复猫耳洞

这就是为什么两山轮战留下的影像图片中战士们衣冠不整的原因,两山轮战也因其恶劣的阵地环境而闻名于世,这场战争被后来称为八十年代的“裸体战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猫耳洞里的解放军战士,面对镜头,仍然充满乐观

中华神州的英雄偶像们穿戴太多,多到成了文化遗产。牧羊少年大卫,原本是穿着衣服抛出克敌的石头,但米开朗基罗给剥去了,于是,这尊大卫供后人瞻仰并留给世界艺术史的,便是他裸露出来的深邃内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猫耳洞里的解放军战士在读报

有的作家把老山勇士称作“中国大卫·裸像”,也许,这样的称谓是多余的。大卫是大卫,士兵是英雄。他们用身躯血肉筑成了一座雄伟而美丽的山峰,她的名字叫老山!

延伸阅读: 李亨 陕西美女交警 失速
      打赏
      收藏文本
      264
      0
      2017/9/11 11:07:48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没看到什么恐惧,我只看到了英勇不屈。向你们致敬,伟大的共和国的战士!

      2017/9/12 10:02:0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很不错的,没有丢失阵地,没有惊慌逃跑。虽然恐惧,但却用打开的手榴弹盖子,告诉了人们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2017/9/12 13:02:1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顶一个,好文章,比那些扯淡意淫文强一万倍

      2017/9/12 9:29:57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6807522
      • 工分:600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这应该是战争真实的样子,没参加过战争的人,初上战场,不害怕的不能说没有,只能说是极少数。

      和平年代成长的网友们,也许是以前的电影电视大都是高大全的,印象里军人都是生来勇猛。

      现在影视片里加重了一些元素,《集结号》里的指导员之类。

      但是,如文中老站长说所,真正的军人通过了历练,会成长为无惧的勇士。

      这也许就能解释,当代的军人也不喜欢开口闭口就提开战之类,因为他们更接近战争也更了解战争,即便如此,这同样能让他们创造出“班公踹”。

      2017/9/12 10:12:5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很害怕,但是又准备好了赴死。有兵如此,何愁国家不安。

      2017/9/12 14:55:38
      • 军衔:海军中校
      • 军号:4281249
      • 工分:69404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刚上战场有个过程,只不过转换时间因人而异 。我表哥在79年是连长,与战友们一起出国教训过小霸。他就说过当年有个战士在最先炮火连天,枪林弹雨中紧张得迈不开腿,这一关一过,不妨碍他在第三天成为战斗英雄,荣立一等功。

      2017/9/12 16:24:13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3187080
      • 工分:190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们团是在1987春天到前线接防182团阵地的。因为我当时是通信技术兵,所以是在大部队接防完成后才最后押运通信器材从一百五、六十公里外的战区集结地域出发开往位于边境的阵地。当时我二十一岁,上阵地的感觉就是有一些兴奋还有一点点忐忑,心里面麻央央的但绝对不是恐惧,那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心理感受。当时器材车是东风卡车,一路颠簸向阵地开进。再过了麻栗坡县不久就看到车后面慢慢显现的战场的景象。当时我没有放下篷布,越靠近前线越是感觉紧张的战场气氛。公路两边的152加榴炮炮口指向前方,电话线密如蛛网。两侧的山坡上还有火烧过的痕迹,在过了一个调整哨以后有一些女兵在唱快板还给我们递水上来,这让我想起电影《打击侵略者》中的场景。后来过来几个戴写有“成都前指”黄袖标的纠察,让我们放下篷布,说前面就是炮火封锁区了,本来是应当人员下车步行通过的,看我就一个人在后面就放行了,并嘱咐我坐好如果有情况就迅速下车。在炮火封锁区卡车开的跟疯了一样,后来我下了车吐的一塌糊涂,呵呵~~......说到第一次感觉战争的残酷是我在上阵地的二天,刚到阵地我对阵地的情况还不熟悉,我的岗位是在团指挥所所在的坑道里,洞口两头有两个两队驻守,一个洞口是特务连,还有一个洞口是通信连。跟大部队上来的人员都养成了习惯,晚上不大便,因为大便需要到阵地以外的稻田里一个迷彩布围成的厕所里去,因为晚上各个阵地封闭阵地后如果有人在外面活动会很危险的。也正是这个原因才造成了这天晚上的惨痛事件.....我在这天晚上要大便,哨兵告诉我今天外面外面有敌特袭扰,最好不要出去大便,在里面找个东西解决掉明天扔出去好了,我遵从了这个意见。解决大便后就回我所在的地方睡觉了。也许是刚上阵地心里的兴奋劲还没有下去怎么也睡不着,只听到外门过道里总有人走来走去,(我住的地方是一个水泥坑道,然后用三合板分割成一个两米左右高的隔断分成一个个不同格子类似于现在的大办公室的隔断,外面是过道)还时不时有电话响和接电话的声音,总之挺乱的,这就更睡不着了。过了很久我迷迷糊糊好像听到隔壁卫生队有人打电话说:我团牺牲两名同志。我一激灵就醒了,那边继续说,枪弹贯通伤,左胸进右肋处!这是我从老部队进入云南战区以来第一次听到有人作战牺牲。当时我思维好像凝固了一样,脑子里空落落的。这就是战争,死亡其实就身边啊~战后我才知道其实那天晚上牺牲的战士不是被特工摸了哨,而是被自己人给误伤的。事情大概是这样,这天晚上九点钟左右,一个炮连的阵地上的通信员和文书出来下通知,走到一个哨位的时候哨兵询问口令时还没得到回令哨兵的枪就响了,口令问出和开枪几乎是同时响的,刚上阵地大家都太紧张了才造成了这个悲剧....说到紧张还有一件有趣的事,那是在我上阵地之前的事,我的同事是跟大部队上来的,因为刚到阵地人员住处还没有安排妥帖,当时隔壁住的还不是卫生队长而是团长。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的那个同事晚上突然说起梦话来大喊特工上啦..特工上来啦..快开枪!把隔壁团长吓得够呛,第二天跟卫生队长换了住处~当然这是后来有人演绎了..我们也就当听了个笑话,但这也足以说明当时战士们初上阵地的紧张情绪....

      2017/9/12 22:35:52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有害怕的心里很正常,更多的是不适应越南特工偷袭产生的手足无措(看又看不见,打也没地方打),也就是面对这种从未经历的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战士还是很勇敢,表现出了必死的战斗决心!这和西方军队或是近期中东军队因恐惧而精神崩溃产生的拒战,逃跑、投降有本质的区别!

      2017/9/12 21:40:17
      • 军衔:汉军后将军
      • 军号:126446
      • 工分:78047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就某位将军说,初次上战场,能正常的不到20%。

      我们在越南战场上的这些战士,已经是很不错了。

      详细下一次,就好多了!

      2017/9/12 11:49:52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5959447
      • 工分:504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15楼 雷神一击
      有害怕的心里很正常,更多的是不适应越南特工偷袭产生的手足无措(看又看不见,打也没地方打),也就是面对这种从未经历的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战士还是很勇敢,表现出了必死的战斗决心!这和西方军队或是近期中东军队因恐惧而精神崩溃产生的拒战,逃跑、投降有本质的区别!
      同时也反映了那个特殊时期我们军队的训练出现了不足,实战化不够。

      2017/9/13 8:38:3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初上战场,紧张害怕不知所措是难免的,总有一个熟悉习惯适应的过程

      2017/9/20 15:44:52
      左箭头-小图标

      不管他们穿没穿衣服,都是人民的英雄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9/14 21:23:51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4074852
      • 工分:137
      左箭头-小图标

      "很害怕,但是又准备好了赴死。有兵如此,何愁国家不安。"这话说的很好很实在!!!这贴不顶,还顶什么???

      2017/9/14 15:18:16
      左箭头-小图标

      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敬礼!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9/14 8:35:50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3187080
      • 工分:1906
      左箭头-小图标

      16楼 tyqg
      我们团是在1987春天到前线接防182团阵地的。因为我当时是通信技术兵,所以是在大部队接防完成后才最后押运通信器材从一百五、六十公里外的战区集结地域出发开往位于边境的阵地。当时我二十一岁,上阵地的感觉就是有一些兴奋还有一点点忐忑,心里面麻央央的但绝对不是恐惧,那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心理感受。当时器材车是东风卡车,一路颠簸向阵地开进。再过了麻栗坡县不久就看到车后面慢慢显现的战场的景象。当时我没有放下篷布,越靠近前线越是感觉紧张的战场气氛。公路两边的152加榴炮炮口指向前方,电话线密如蛛网。两侧的山坡上还有火烧过的痕迹,在过了一个调整哨以后有一些女兵在唱快板还给我们递水上来,这让我想起电影《打击侵略者》中的场景。后来过来几个戴写有“成都前指”黄袖标的纠察,让我们放下篷布,说前面就是炮火封锁区了,本来是应当人员下车步行通过的,看我就一个人在后面就放行了,并嘱咐我坐好如果有情况就迅速下车。在炮火封锁区卡车开的跟疯了一样,后来我下了车吐的一塌糊涂,呵呵~~......说到第一次感觉战争的残酷是我在上阵地的二天,刚到阵地我对阵地的情况还不熟悉,我的岗位是在团指挥所所在的坑道里,洞口两头有两个两队驻守,一个洞口是特务连,还有一个洞口是通信连。跟大部队上来的人员都养成了习惯,晚上不大便,因为大便需要到阵地以外的稻田里一个迷彩布围成的厕所里去,因为晚上各个阵地封闭阵地后如果有人在外面活动会很危险的。也正是这个原因才造成了这天晚上的惨痛事件.....我在这天晚上要大便,哨兵告诉我今天外面外面有敌特袭扰,最好不要出去大便,在里面找个东西解决掉明天扔出去好了,我遵从了这个意见。解决大便后就回我所在的地方睡觉了。也许是刚上阵地心里的兴奋劲还没有下去怎么也睡不着,只听到外门过道里总有人走来走去,(我住的地方是一个水泥坑道,然后用三合板分割成一个两米左右高的隔断分成一个个不同格子类似于现在的大办公室的隔断,外面是过道)还时不时有电话响和接电话的声音,总之挺乱的,这就更睡不着了。过了很久我迷迷糊糊好像听到隔壁卫生队有人打电话说:我团牺牲两名同志。我一激灵就醒了,那边继续说,枪弹贯通伤,左胸进右肋处!这是我从老部队进入云南战区以来第一次听到有人作战牺牲。当时我思维好像凝固了一样,脑子里空落落的。这就是战争,死亡其实就身边啊~战后我才知道其实那天晚上牺牲的战士不是被特工摸了哨,而是被自己人给误伤的。事情大概是这样,这天晚上九点钟左右,一个炮连的阵地上的通信员和文书出来下通知,走到一个哨位的时候哨兵询问口令时还没得到回令哨兵的枪就响了,口令问出和开枪几乎是同时响的,刚上阵地大家都太紧张了才造成了这个悲剧....说到紧张还有一件有趣的事,那是在我上阵地之前的事,我的同事是跟大部队上来的,因为刚到阵地人员住处还没有安排妥帖,当时隔壁住的还不是卫生队长而是团长。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的那个同事晚上突然说起梦话来大喊特工上啦..特工上来啦..快开枪!把隔壁团长吓得够呛,第二天跟卫生队长换了住处~当然这是后来有人演绎了..我们也就当听了个笑话,但这也足以说明当时战士们初上阵地的紧张情绪....
      传几张照片吧,回忆逝去的青春....回复:老山93号哨位为何神秘失联?30年后老兵还原战场离奇细节(下)

      回复:老山93号哨位为何神秘失联?30年后老兵还原战场离奇细节(下)

      回复:老山93号哨位为何神秘失联?30年后老兵还原战场离奇细节(下)

      回复:老山93号哨位为何神秘失联?30年后老兵还原战场离奇细节(下)

      回复:老山93号哨位为何神秘失联?30年后老兵还原战场离奇细节(下)

      2017/9/14 7:47:06
      左箭头-小图标

      16楼 tyqg
      我们团是在1987春天到前线接防182团阵地的。因为我当时是通信技术兵,所以是在大部队接防完成后才最后押运通信器材从一百五、六十公里外的战区集结地域出发开往位于边境的阵地。当时我二十一岁,上阵地的感觉就是有一些兴奋还有一点点忐忑,心里面麻央央的但绝对不是恐惧,那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心理感受。当时器材车是东风卡车,一路颠簸向阵地开进。再过了麻栗坡县不久就看到车后面慢慢显现的战场的景象。当时我没有放下篷布,越靠近前线越是感觉紧张的战场气氛。公路两边的152加榴炮炮口指向前方,电话线密如蛛网。两侧的山坡上还有火烧过的痕迹,在过了一个调整哨以后有一些女兵在唱快板还给我们递水上来,这让我想起电影《打击侵略者》中的场景。后来过来几个戴写有“成都前指”黄袖标的纠察,让我们放下篷布,说前面就是炮火封锁区了,本来是应当人员下车步行通过的,看我就一个人在后面就放行了,并嘱咐我坐好如果有情况就迅速下车。在炮火封锁区卡车开的跟疯了一样,后来我下了车吐的一塌糊涂,呵呵~~......说到第一次感觉战争的残酷是我在上阵地的二天,刚到阵地我对阵地的情况还不熟悉,我的岗位是在团指挥所所在的坑道里,洞口两头有两个两队驻守,一个洞口是特务连,还有一个洞口是通信连。跟大部队上来的人员都养成了习惯,晚上不大便,因为大便需要到阵地以外的稻田里一个迷彩布围成的厕所里去,因为晚上各个阵地封闭阵地后如果有人在外面活动会很危险的。也正是这个原因才造成了这天晚上的惨痛事件.....我在这天晚上要大便,哨兵告诉我今天外面外面有敌特袭扰,最好不要出去大便,在里面找个东西解决掉明天扔出去好了,我遵从了这个意见。解决大便后就回我所在的地方睡觉了。也许是刚上阵地心里的兴奋劲还没有下去怎么也睡不着,只听到外门过道里总有人走来走去,(我住的地方是一个水泥坑道,然后用三合板分割成一个两米左右高的隔断分成一个个不同格子类似于现在的大办公室的隔断,外面是过道)还时不时有电话响和接电话的声音,总之挺乱的,这就更睡不着了。过了很久我迷迷糊糊好像听到隔壁卫生队有人打电话说:我团牺牲两名同志。我一激灵就醒了,那边继续说,枪弹贯通伤,左胸进右肋处!这是我从老部队进入云南战区以来第一次听到有人作战牺牲。当时我思维好像凝固了一样,脑子里空落落的。这就是战争,死亡其实就身边啊~战后我才知道其实那天晚上牺牲的战士不是被特工摸了哨,而是被自己人给误伤的。事情大概是这样,这天晚上九点钟左右,一个炮连的阵地上的通信员和文书出来下通知,走到一个哨位的时候哨兵询问口令时还没得到回令哨兵的枪就响了,口令问出和开枪几乎是同时响的,刚上阵地大家都太紧张了才造成了这个悲剧....说到紧张还有一件有趣的事,那是在我上阵地之前的事,我的同事是跟大部队上来的,因为刚到阵地人员住处还没有安排妥帖,当时隔壁住的还不是卫生队长而是团长。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的那个同事晚上突然说起梦话来大喊特工上啦..特工上来啦..快开枪!把隔壁团长吓得够呛,第二天跟卫生队长换了住处~当然这是后来有人演绎了..我们也就当听了个笑话,但这也足以说明当时战士们初上阵地的紧张情绪....
      向老英雄致敬!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9/13 22:54:10
      左箭头-小图标

      顶起来!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9/13 22:49:22
      左箭头-小图标

      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2017/9/13 22:21:51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xsdgr
      我看了眼泪都流下了,多么坚强的战士!换了我可能早尿裤子了---
      12楼 全身都是肉
      没错,你说得对
      八里河东山的照片拍的真好,真像一个躺倒的战士。

      2017/9/13 8:48:45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5959447
      • 工分:504
      左箭头-小图标

      15楼 雷神一击
      有害怕的心里很正常,更多的是不适应越南特工偷袭产生的手足无措(看又看不见,打也没地方打),也就是面对这种从未经历的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战士还是很勇敢,表现出了必死的战斗决心!这和西方军队或是近期中东军队因恐惧而精神崩溃产生的拒战,逃跑、投降有本质的区别!
      同时也反映了那个特殊时期我们军队的训练出现了不足,实战化不够。

      2017/9/13 8:38:32
      左箭头-小图标

      壮哉我183

      2017/9/13 8:06:3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3187080
      • 工分:190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团是在1987春天到前线接防182团阵地的。因为我当时是通信技术兵,所以是在大部队接防完成后才最后押运通信器材从一百五、六十公里外的战区集结地域出发开往位于边境的阵地。当时我二十一岁,上阵地的感觉就是有一些兴奋还有一点点忐忑,心里面麻央央的但绝对不是恐惧,那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心理感受。当时器材车是东风卡车,一路颠簸向阵地开进。再过了麻栗坡县不久就看到车后面慢慢显现的战场的景象。当时我没有放下篷布,越靠近前线越是感觉紧张的战场气氛。公路两边的152加榴炮炮口指向前方,电话线密如蛛网。两侧的山坡上还有火烧过的痕迹,在过了一个调整哨以后有一些女兵在唱快板还给我们递水上来,这让我想起电影《打击侵略者》中的场景。后来过来几个戴写有“成都前指”黄袖标的纠察,让我们放下篷布,说前面就是炮火封锁区了,本来是应当人员下车步行通过的,看我就一个人在后面就放行了,并嘱咐我坐好如果有情况就迅速下车。在炮火封锁区卡车开的跟疯了一样,后来我下了车吐的一塌糊涂,呵呵~~......说到第一次感觉战争的残酷是我在上阵地的二天,刚到阵地我对阵地的情况还不熟悉,我的岗位是在团指挥所所在的坑道里,洞口两头有两个两队驻守,一个洞口是特务连,还有一个洞口是通信连。跟大部队上来的人员都养成了习惯,晚上不大便,因为大便需要到阵地以外的稻田里一个迷彩布围成的厕所里去,因为晚上各个阵地封闭阵地后如果有人在外面活动会很危险的。也正是这个原因才造成了这天晚上的惨痛事件.....我在这天晚上要大便,哨兵告诉我今天外面外面有敌特袭扰,最好不要出去大便,在里面找个东西解决掉明天扔出去好了,我遵从了这个意见。解决大便后就回我所在的地方睡觉了。也许是刚上阵地心里的兴奋劲还没有下去怎么也睡不着,只听到外门过道里总有人走来走去,(我住的地方是一个水泥坑道,然后用三合板分割成一个两米左右高的隔断分成一个个不同格子类似于现在的大办公室的隔断,外面是过道)还时不时有电话响和接电话的声音,总之挺乱的,这就更睡不着了。过了很久我迷迷糊糊好像听到隔壁卫生队有人打电话说:我团牺牲两名同志。我一激灵就醒了,那边继续说,枪弹贯通伤,左胸进右肋处!这是我从老部队进入云南战区以来第一次听到有人作战牺牲。当时我思维好像凝固了一样,脑子里空落落的。这就是战争,死亡其实就身边啊~战后我才知道其实那天晚上牺牲的战士不是被特工摸了哨,而是被自己人给误伤的。事情大概是这样,这天晚上九点钟左右,一个炮连的阵地上的通信员和文书出来下通知,走到一个哨位的时候哨兵询问口令时还没得到回令哨兵的枪就响了,口令问出和开枪几乎是同时响的,刚上阵地大家都太紧张了才造成了这个悲剧....说到紧张还有一件有趣的事,那是在我上阵地之前的事,我的同事是跟大部队上来的,因为刚到阵地人员住处还没有安排妥帖,当时隔壁住的还不是卫生队长而是团长。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的那个同事晚上突然说起梦话来大喊特工上啦..特工上来啦..快开枪!把隔壁团长吓得够呛,第二天跟卫生队长换了住处~当然这是后来有人演绎了..我们也就当听了个笑话,但这也足以说明当时战士们初上阵地的紧张情绪....

      2017/9/12 22:35:52
      左箭头-小图标

      有害怕的心里很正常,更多的是不适应越南特工偷袭产生的手足无措(看又看不见,打也没地方打),也就是面对这种从未经历的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战士还是很勇敢,表现出了必死的战斗决心!这和西方军队或是近期中东军队因恐惧而精神崩溃产生的拒战,逃跑、投降有本质的区别!

      2017/9/12 21:40:17
      左箭头-小图标

      这是被人堵在洞里了嘛。

      2017/9/12 19:54:34
      左箭头-小图标

      这样的帖子,逢帖必顶

      2017/9/12 18:57:21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xsdgr
      我看了眼泪都流下了,多么坚强的战士!换了我可能早尿裤子了---
      没错,你说得对

      2017/9/12 18:55:27
      左箭头-小图标

      义之所在,虽造成人吾往矣!就算我心里也害怕!

      2017/9/12 16:46:00
      • 军衔:海军中校
      • 军号:4281249
      • 工分:69404
      左箭头-小图标

      刚上战场有个过程,只不过转换时间因人而异 。我表哥在79年是连长,与战友们一起出国教训过小霸。他就说过当年有个战士在最先炮火连天,枪林弹雨中紧张得迈不开腿,这一关一过,不妨碍他在第三天成为战斗英雄,荣立一等功。

      2017/9/12 16:24:13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972621
      • 工分:5156
      左箭头-小图标

      我看了眼泪都流下了,多么坚强的战士!换了我可能早尿裤子了---

      2017/9/12 15:44:00
      左箭头-小图标

      很害怕,但是又准备好了赴死。有兵如此,何愁国家不安。

      2017/9/12 14:55:38
      左箭头-小图标

      很不错的,没有丢失阵地,没有惊慌逃跑。虽然恐惧,但却用打开的手榴弹盖子,告诉了人们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2017/9/12 13:02:10
      • 军衔:汉军后将军
      • 军号:126446
      • 工分:78047
      左箭头-小图标

      就某位将军说,初次上战场,能正常的不到20%。

      我们在越南战场上的这些战士,已经是很不错了。

      详细下一次,就好多了!

      2017/9/12 11:49:52
      左箭头-小图标

      是的

      2017/9/12 10:44:21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6807522
      • 工分:6005
      左箭头-小图标

      这应该是战争真实的样子,没参加过战争的人,初上战场,不害怕的不能说没有,只能说是极少数。

      和平年代成长的网友们,也许是以前的电影电视大都是高大全的,印象里军人都是生来勇猛。

      现在影视片里加重了一些元素,《集结号》里的指导员之类。

      但是,如文中老站长说所,真正的军人通过了历练,会成长为无惧的勇士。

      这也许就能解释,当代的军人也不喜欢开口闭口就提开战之类,因为他们更接近战争也更了解战争,即便如此,这同样能让他们创造出“班公踹”。

      2017/9/12 10:12:51
      左箭头-小图标

      我没看到什么恐惧,我只看到了英勇不屈。向你们致敬,伟大的共和国的战士!

      2017/9/12 10:02:05
      左箭头-小图标

      顶一个,好文章,比那些扯淡意淫文强一万倍

      2017/9/12 9:29:5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7条记录] 分页:

      1
       对老山93号哨位为何神秘失联?30年后老兵还原战场离奇细节(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