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陈中华;教师是国家大厦的基石,尊师重教国家才能强盛

共 123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陈中华;教师是国家大厦的基石,尊师重教国家才能强盛

陈中华;教师是国家大厦的基石,尊师重教国家才能强盛

今天是中国国家的教师节,尊师重教是中国优秀的文化传统,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今天的学生就是未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主力军,广大教师就是打造这支中华民族'梦之队'的筑梦人。”尊师重道的实质是重视教育。教育承载民族的希望和未来,教师是国家大厦的基石。回望建国以来我国各领域发展取得的显著成就,归根结底,都得益于科学知识的普及和亿万劳动者素质的提高,这都离不开广大教师的辛勤耕耘和无私奉献。而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在价值观多元化的当下,社会倍加重视教育,教师更是被寄予厚望——我们的社会文化需要传承者,我们的青少年成长需要领路人,在教师节到来之际,让尊师重教重新成为社会风尚,正是最好的教师节礼物。

尊师重教需要实实在在的行动。目前的教师节,更多体现在对节日的庆祝、和对教师的礼赞上,而在促进教师职业发展、彰显教师职业荣耀的等方面还没有实质上的行动。教师群体,特别是我国广大的乡村教师,教学条件简陋,教师待遇不高,上升渠道狭窄,人才流失严重。提倡尊师重道,是要为教师营造更好的生存空间和发展环境,让教师拥有自己的职业荣耀,并且能够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只有这样,教师才能赢得更多的社会尊敬,我们的教育才能有更好的未来。而对于我们的广大教师而言,为师者既要腹有才学,能够有教无类、因材施教,也要具备高尚的道德情操和思想境界。在日常教学活动中,老师的一言一行都对学生造成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我们的教师必须严以律己,不断学习,不断提升,要以最优秀的学识人品,去指导学生,去引领学生,只有这样,才无愧于学生、家长和社会对自己的这份尊重。

教育事业关乎国家的强盛与民族的荣辱,九十年代轰轰烈烈的教改中,有一个致命的教改是教材改革,有人认为,一个教材改革能改变什么历史?我说教材的力量可大了,它承载着全民族的教育功能,一个人的思想和历史观是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的教育过程中形成的,无论是语言还是地理、历史,都是中国历史的最好载体,也是中国人认识“中国核心价值”所在,在新的教材中,新中国成立以来讴歌的英雄人物越来越少了,新中国反对的人物开始占据阵地了,清朝遗族开始成为“无辜”的人了,袁世凯、李鸿章慢慢接近成为历史英雄人物了,日本侵华历史及南京大屠杀开始变成“日本不得已”的事件了?国民党开始慢慢被某些人扶正了,而共产党在某些理论家和历史学家的眼中开始反面化了?有些人还试图抹杀和丑化共产党的历史贡献,恨不得把共产党“彻底扔掉”,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以前很多人没有看清,现在应当不能再迷糊了,尤其是政府不要再任由他们胡作非为了,教育部也要尽快清醒过来,不要被某些人利用做出有愧于历史和人民的事情。

另外,教育决不能产业化。商业化的本质是赚钱、盈利!教育赚的钱、盈的利,只能来自于学生!如果国家教育投入充足,也就无所谓教育产业化。作为第二大经济体,不可能拿不出足够的教育经费。日本战后,将财政收入的20%用于教育。为了推行教育商业化,国家一定要压低教育投入,让学校教师自己去捞钱。学校与教师还能捞谁的钱?当然只能去捞学生的钱。如果教育资源分配公平,教育系统将无法赚黑钱。所以教育部一定要反对公平配置义务教育资源,各种以择校为由头的课外班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要想不断的赚钱、盈利,学校和教师就必然希望课程越多越好,课外班越多越好,考试越多越好,每个家庭的教育支出越高越好。以营利为办学目的,就必然变相出售公共产品、追求利益最大化。人,学生,就成了教育系统中的商品。

时下,喧嚣得最凶的莫过于“产业化“,仿佛不“产业化“就不算“改革“,就是落伍。而其中动静最大,影响最广,牵涉各方面利益最直接的,莫过于医疗产业化、教育产业化,这可是中国从上到下,由贫到富各个阶层,家家户户都离不开的两样东西,怪不得经济学精英们,专家教授们,始终在打它们的主意,因为,按照市场学的观点,这两样的“消费群体“太巨大了,太诱人了。什么叫“产业化“,这是专家们的“文词儿“,,就是把医疗卫生,上学读书当商品,明码实价,或者不明码实价地卖。

有卖就有买,离开买就没有卖,就教育而言,买方的情况如何,决定了产业化即买卖化的效果,根据调查,中国锦衣玉食,生活无忧的阔佬富婆,少爷小姐,约占人口的千分之一二,也就是3~4百万人左右,基本相当于全中国2001年在校大学生719万人的一半,就是说,真能够经得起任何档次的教育商品的中国人,不计年龄,不计文化水平,加起来,还不到大学生人数的一半,靠他们来拉动教育“消费“,“振兴“教育产业化,恐怕是幻想,你总不能够让阔佬富婆夫妻们生一千个孩子吧,况且还得通过大学考试不是。

有专家、精英出来冷言冷语了,“上大学不应该靠父母嘛,可以贷款嘛。“云云,但是,贷款本身就是一个市场行为,要考虑风险、信用、担保等等,不是轻易可以拿到手的,房栓梅,陕西榆林罗硷村人,考上了大学后,母亲却想到了放弃:“我说你爸爸这么个情况,供不起,你不要念。“,因为房家的家庭收入非常清晰,每年3担黄豆、4担谷子、一口猪,年底时卖一卖,收入约900元。房栓梅母亲:“家里半年没收入,喂个猪还就这么大,就盼着猪长大。“2天前,房栓梅的母亲又卖了些黄豆,一家人数了又数,凑起来不过1000元。而女儿一年的学杂费,就是这个数字的8倍。房栓梅从老师那里打听到,大学里有助学贷款,但因为还贷情况不好,现在借贷也很困难。与此同时,因为家里已经欠下债务,父母向附近的信用社也没贷来款。更何况,4年4万元的贷款,毕业后的青年学子,能否找到月收入2000元以上的工作,是一个问号,即便有了收入尚丰厚的工作,银行的贷款要还,家中为其上学背负了沉重债务的父老兄弟姐妹要管,自己的生活要过,不又是一“杨白劳“。未必这市场化就是逼着穷人成为一个个背负着沉重债务的债务人,高校为了控制毕业学生逃废助学贷款,扣押了毕业生的毕业证书,那接受采访的老师眼含泪光说“学校也是没有办法呀?“。

专家、精英还是出来冷言冷语了,“可以自己挣学费嘛,比如美国人“云云,考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赵磊,这个暑假,每个凌晨5点,他就来到一个工地开始做小工。干上十几个小时也只能挣20元钱。几千元的大学学费对他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赵磊:“难度有一个山的高度那么大,大学一般下来需要四万到五万。就是贫困学生不花钱的学生四万到五万。像我们家的话,四年能提供上个八九千就顶多了,四万多跟八九千都是天文数字。“,为了能为儿子读书赚份学费,几年前,赵磊的父母先后从农村来到榆林市打工。赵磊:“母亲为了让我上大学进城来干活,为了省四块钱车费,坐了一个顺路的三轮。半路上撞了,粉碎性骨折,全身就瘫痪了。四五年了,现在情况没有好转。“赵磊的父亲每年从正月干到腊月,身患胃病、糖尿病也一直不舍得花钱去医院,说到这里,泪光在赵磊的眼中闪现。当一场病,或者一个孩子成绩优秀考上大学就导致一家人的经济和生活陷入窘景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审视我们的社会发生了什么问题,教育产业化美丽的口号和虚幻的前景后面是什么实质,国家禁止军队、政府、政法机关经商,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乃至对于未来,都是一项具有重要作用的决定,值得我们充分肯定。希望医疗教育产业化象禁止军队、政府、政法机关经商一样快速取消。

还有,在30多年前设立的教师节,给整个教师群体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精神力量。但在经历了一个小小的高峰之后,在“笑贫不笑娼”的社会洪流下,再一次慢慢的重新倒在泥地里。在若干年前仍觉得教师节真是一个教师“自己的节日”,到现在,又有多少教师希望过教师节呢?且不说越来越多的人拿这个节日打趣,好像教师节是他们赐予教师的一份荣耀一样,而更让人寒心的是,一到这个节日,报纸、网络就大篇幅的吼吼要防止教师节教师收礼,然后曝出这里或是那里教师收了什么什么。给人的感觉,好像教师节就是教师全体腐败的一个节日,既然如此,何不取消为快、两下相宜!

在网络和手机构筑的虚拟世界的冲击下,我们的社会已经出现一种明显的情感冷漠和态度偏激:警察被打被杀,警察内部哀鸿遍野,其它行业居然拍手称快,他们只看到了个别警察的为非作歹,却忘了是谁把罪犯绳之以法,才得以让我们有一个相对安稳的社会环境;医生被打被杀,医生内部心情哀痛,其它行业居然认为死得应该,他们只看到了个别医生的医德败坏,却忘了谁是在你生病的时候最先想到的人,谁是能把你从病痛中解脱出来的人;教师被打被杀,教师内部直道人心不古、师道贱微,其它行业的人却冷言冷语、无端指责,他们只看到了个别教师的行为不端,却忘记了自己的人生启蒙、青春萌芽、象牙塔里,又是谁在伴你成长、为你解难!

当你用自己安稳生活去攻击为你守护安稳生活的人的时候,当你用健康的躯体去漫骂为你守护健康躯体的人的时候,当你用所学的知识去指责教会你知识的人的时候,其实,这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起哄和仇视,而是良知的缺失和道德绑架的泛滥了。我们生活中有太多的人只从自己的角度来看待周围的人和事,用自己生活经历和道德标准去对周围的人和事大开杀戒。在快意于自己的酣畅淋漓之中的时候,却忘了自己也是为人子女、为人父母、为人兄弟、为人朋友、为人同事、为人师徒……

公众对教师双重评价标准,让整个教师群体不堪重负。一方面,社会公众用“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么一句话,直接将教师推上了道德的高台。教师群体中,哪怕有九牛一毛的个人行为不当,经过社会公众道德绑架的层层转接和放大之后,理所当然的就变成了整个集体的行为失德,甚至连“×校长”都成了带有性倾向性质的调侃,何其悲凉!此时,连他们中一些所谓的社会精英,都有选择性忽略了概率这个最基本的数学问题。而另一方面,在面对教师最基本的物质需求时,却连帐面上的“教师公资不低于公务员平均水平”的政策要求,都变成了难以接受的事情。头上顶着“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帽子、为了生计而不顾尊严去讨薪的教师们,那些为了家庭而在当地的权势者喝茶、叹空调的窗前静坐、并被反呛“我们公务员都没有节日,你们老九都有自己的节日”的嘲讽中的教师,难道真的是因为他们前世都是“杀猪匠”?

我不知是不是社会的物质取向冲击了教师群体在社会公众中本应早已过时的“君子固穷”的形象,让部分人无法接受教师除了需要精神尊严也居然有物质需要的事实。但如果现在仍然拿贫穷来炫耀或是要求别人“固穷”而自己追求金钱不遗余力的话,那这不是社会的病态就是公众的畸形。

前段时间,夏老师的“才疏不能胜任、薪薄不能持家”戳中了全体教师的泪点。我想,才疏有待商榷,薪薄才是事实。既要马儿不吃草,又要马儿拼命跑,再肥的马也得拖瘦、拖死。如果社会公众想用圣人的标准去要求老师,那就应该给圣人一般相应的社会待遇和物质水平,否则就应该将教师还原为普通人;如果社会公众要求教师安教乐教、爱生如子,那最起码应该给教师以崇高的精神尊严和生活尊严,否则,就得承认教师也是凡夫俗子,一样也有七情六欲。

我不敢说所有的老师都有强烈的奉献精神、所有的老师都能“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但这样一个关系着下一代成长和国家长远发展的群体,我敢说绝绝大多数都愿意为了孩子的成长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付出自己的满腔心血。星云大师有云:“以金相交,金耗则忘; 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势相交,势败则倾;以权相交,权失则弃;唯以心相交,方能成其久远。”师与生的交往,无关金、利、势、权,有的只是心与心的互动、心与心的相惜。9月10号只是一年中的1/365,没有教师节的9月10号,我相信教师对学生依然会如往昔一样热情、细致、耐心,依然会对学生如往昔一样平等、友善、关爱,但我们少了那种过场式的关照、嘲笑式的调侃、甚至是受辱式评论。对这种味道越来越怪异的教师节,我建议取消教师节!越快越好!

国际政法研究院院长陈中华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7/9/10 0:09:1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陈中华;教师是国家大厦的基石,尊师重教国家才能强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