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万物遵循的启世之中国的钥匙,世界的锁(六)

共 24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0070978
  • 工分:2395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万物遵循的启世之中国的钥匙,世界的锁(六)

万物遵循的启世之中国的钥匙,世界的锁(六)

(接上)那么,人类所面对的一个新的“轮回”的起点,就又回到了我们这块区域,人类进入新的“轮回”,开启这个新方向,就要打开这个新方向的锁(脱离主观概念的束缚,接受新的哲学授予),这把钥匙就在中国。

不要去看,现在欧洲是最先进的,就会认为钥匙在他们手里,这种认为,跟我们当时如初一辙。欧洲,它接受了哲学授予,引发了产业文明,和我们当初一样,就注定了要走向主观概念的顽固,就是说,它不但不会象我们认为的顺水行舟,而且它顽固的主观概念反倒会起阻碍作用。

人类工业文明,在当今世界,至高点就是美国,虽然起点不一样,但是大同小异。跟我们主观概念的顽固本质是一样的,工业文明的一个“轮回”,其实已经完成,他们的表现也反映出来了。人类最初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经过轮回又重新从他们身上展现出来,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跟当时的我们大同小异,充满了自私、自我强大、计谋(欺骗)等等。

事物是发展的,此欧洲人非彼欧洲人,他们现在心中的“上帝”是主观习惯的“上帝”,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接受“哲学授予”的“上帝”。否则他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以自我为中心地去突破人类伦理的底线,而这些突破无不都是在威胁人类的存在,都是《圣经》所不允许的。这并不是说他们不信“上帝”,而是说,他们信的“上帝”已经主观概念化了。你让他们再去寻找到“当初”(新)的上帝(哲学授予),已无法逾越(主观概念)他们现在的“上帝”。他们在寻找“上帝粒子”,他们在转基因(不是反对科技,而是透过这个科技的方向看本质),这个方向的本质就是要成为“上帝”,这本身就违背了他们哲学授予之初的那个上帝。

主观概念顽固的表现,就是试图以主观概念去延伸运动(发展)方向,这个方向的本质,就是人主观地去寻求,自己置身于万物之外而清晰地看到万物的存在,这个想法,明显的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一个“轮回”的覆盖,这个方向延伸下去,其本质就是要创造自己、创造万物。这完全脱离了上帝(万物总的支配),违背了物质存在的对立统一运动原则,不想对立只想统一,人类主观概念最顽固的表现就在于此。在这,插一个“小插曲”,当然,它并不影响本文论述,但多少也能折射出一些问题,有助于我们思考。我们在顽固的时候,想出了一个孙悟空,现在他们顽固的时候,想出了一个哈利波特,多少也反映出了主观概念顽固的方向。

就欧洲人来说,狭义的(小)“轮回”已经表现出来,回到类似的“起点”,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有一种回归,他的主观概念的顽固已经形成,以此为代表的工业文明,明显进入前所未有的高度。看待这个问题,人们往往会在所谓的现实中而忽视本质的东西,这一切对人类来说,有喜也有忧。喜的是进入一种我们主观定义的高度文明,我们的生存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忧的是由此也进入了主观概念的顽固。通俗地说,这里面有个标致,每当我们经过哲学授予延伸出主观概念,在主观概念不断完善,我们对自己的主观概念无比自信的时候,却标致着进入主观概念顽固的误区,我们就开始背离一切哲学授予所赋予我们的方向。从欧洲人的角度来说,就是开始背离“上帝”而逆行。

这里面,人们总有一个疑惑,会认为,为什么我们不能够一直去完善,而不偏离正确的方向。这种想法本身就源自于以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其前提就是,“自己创造了自己”,虽然不敢说,甚至不敢想“我们创造了万物”,但是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沿着这个方向延伸,就会得出“自己创造自己”,继续延伸,就会得出“创造了万物”。你会说,我确实没有这样想,只要你没认识到你是被创造的,你的思维是万物总的支配在泛义对立统一运动中所授予的,没有认识到你的思维处于一种支配状态,那么你就会认为你的思维是自己的,是自己创造了思维这个支配,延续下去,你就创造了很多,直到一切。如果认识到,你的一切是被创造的,那么,你就没有任何创造的可能,那你就要遵循这个“创造”的原则方向。

人们又会说,我们认识到被创造,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完全沿着创造方向,而不去偏离?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创造为什么允许我们的偏离,他一直让我们沿着正确的方向,那不更好吗?这种想法,其实是从另一个角度又回到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这个创造不是仅仅创造了你,也不是为你而创造,这是个万物的创造,我们前面的那种想法,其本质就是一个自我(和创造)置换,又回到了我创造了我。“创造”是万物的创造,所以,你在万物中,遵循创造的方向,是在对立统一运动中,由对立统一运动来保证方向的正确。如果以我们主观概念来定义万物的创造,它给了你对立统一,来保证你的(运动)方向,而不是我们主观概念所认为的“它一直在为你而操劳”。

人类走到今天,已完成了一个泛义(大)的“轮回”,这个“轮回”的类似起始点,就是我们这块区域。所以我们现在所面对的不单单是我们自己狭义小“轮回”,而且还存在泛义大“轮回”。这个类似的起始点,有个类似的叠合。从欧洲的主观概念的顽固,放射至全世界来看,整个人类主观概念已形成非常顽固的状态。一些表现,我们并没有察觉到顽固所带来的危险。当今人类所谓最高的科技,说直白点,就是杀人。这些所谓的尖端科技,武器、转基因、我们所追求的生存条件、最先进的生产方式,全都是在给自己制造生存威胁。不论是科学,还是我们的价值观,其实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在充满自信的同时,却又充满了疑惑。然而这种危机,在我们这块区域,反映是最剧烈的,这种剧烈所到带来的触动,尤其是那个“人兽”的影子活跃如初。这都反映了我们这块区域,无论是狭义的小“轮回”和泛义的大“轮回”,都已完成,重叠在类似的起始点上。整个轮回的过程要在这个点上集中地爆发,这是在为新的一个“轮回”(一个“轮回”形成一个事物,事物的发展就是又一个新的“轮回”)助力。当然让所有的人都抛开现实,迅速进入一个本质的思考,这也是违背对立统一原则的。

对于我们的现状,我们要有勇气面对,很多人是一种失望,对未来迷茫到了极致。其实,中国有句话,形容得非常好“黎明前的黑暗”。确实如此,这个让我们失望的现状,它恰恰是在酝酿新的方向,我们所有主观概念的顽固,包括起始我们一直在不断完善并顽固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还有我们直接接受了欧洲所形成的主观概念的顽固,在这个类似的叠合点上集中地表现出来,这其实是在为脱离主观概念释放顽固,也就是说,释放顽固的能动。这样的发展,好象不太符合我们主观概念习惯,我们总是一味追求避免(一些)或直接(到达),去寻找一个更捷径的直线方向,这在我们的主观概念中是最为合理的。其实这是我们主观认为的,其本质又回到了自我为中心。因为万物存在于泛义对立统一运动中,而我们的习惯则是一个“捷径”,也就是不想对立,光想统一,其实这是一个自我为中心的表现。在自我中看待物质存在的运动,是以自我为中心,而不去顾及万物的存在,不把自己作为万物中一物的存在,忽视了我们是置身在万物之中,是共同运动的(发展)。

万物的共同运动,需要一个对立统一原则来平衡,这个问题在现实中也可以找到参照。对于洪水,我们总是要避免,直接去作用它,以此来杜绝洪水。当然,会起到现实的作用,但从长远本质来看,这个洪水终究是要来的,我们作用的结果,也可能是让洪水蓄积更大的力量,最终还是要爆发的,爆发释放力量。洪水的问题,就这一次洪水的蓄积,最终因为释放而得到了解决。举这个例子,只是为了辅助说明,并不代表反对人类对洪水的作用,但是我们在作用时,从长远来看,只是暂时避免,最终还是靠爆发(释放)来根本解决。我们主观概念认为,(事物)物质存在的运动,存在消灭或消失,对我们自己的存在也是这样认为。物质在对立统一运动中,不存在我们认为的消灭或消失,它会一直运动下去。

物质存在的运动有着它的原则,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但它是在泛义对立统一中,也就是说,我们不完全是被动的完全服从,我们可以在主观能动中服从存在的原则。其实我们的思维活动就是由这个空间产生的,我们的主观能动和遵循原则,这中间有一个活跃空间,这个空间就支撑了我们的思维活动。打开下一个“大轮回”的钥匙已经到了我们手中,我不认为这有多么荣耀和自豪,这种观点,是比较狭义的,更多的是肩负责任。人类每前行一步,都是人类共同的结果,没有谁优于谁,它只是在对立统一中出现的统一点,通过这个点表达而已。这是我们的使命,我们应该为自己为全人类全力以赴,用我们手中这把钥匙打开那把锁。

我们的使命、我们主观概念的顽固、顽固给我们带来的因果(报应)都一一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该怎么办,这是我们每个人为自己、为别人、为天、为地,都应该反思了。就目前我们这种现状,钢铁一般的顽固,看不到丝毫的动摇,即使我们在其中,谁都感到不适,但我们的顽固,却一直支配着我们,闪现着“人兽”的影子,依然不愿摆脱自我强大。所以我们宁愿痛苦地走独木桥,也不愿快乐地走阳光道(社会文明)。尽管我们也厌烦了,但是我们无法克服心中的那个自我强大,还是乐此不彼的要过那个独木桥。然而这个自我为中心的概念顽固着,你就算过了独木桥,等待你的还是一个独木桥,就算你做了皇帝,你依然站在独木桥上。因为这个“自我强大”,它是人类社会文明的敌人,不论你的生活方式怎样改变,你依然没有社会文明,我们每个人都在“自我强大”的独木桥上。自我强大起来的人们,会毫无顾及的欺负这些想自我强大的,还没有强大起来的人,各自独立得象散沙一样,被欺负的人几乎要走投无路,凄惨!这些强大起来的人们,所面对的不单单是任人宰割的奴仆,这些表面屈从于他们的人,各个都怀着一颗自我强大的心,卧薪尝胆,等待着机会,一有机会,就会让这些强大的人,同样走投无路,可悲!只要这个自我强大的主观概念支配着我们,我们谁都逃脱不了悲惨的命运!直到现在也一样,和我们起初纯人兽状态在本质上大同小异,只不过是我们无数次被披上社会文明外衣的这个人兽,看上去变温柔了,其实在社会文明外衣的束约下,变得更具隐蔽性,他的表现更具欺骗性而已。

现今,从某种角度来看,已经超越了“人兽”,一个倒在大街上的人,没人扶的事,层出不穷,还不足以震撼我们吗?如果从灵魂中发出声音,这是那个造物主,在鞭策我们,让我们反思,再也不能这样顽固下去,因为我们肩负着打开世界这把锁的使命。这样说,可能有很多人不屑一顾,会很“聪明”地认为,我们就不信神。在这不是宣扬宗教,人类是循序渐进发展的,也是在不断地脱离宗教中的那些主观概念的覆盖,但并不说明,宗教不源自哲学授予——创造的赋予。就信神和不信神来看,信神的要比不信神的更具智慧。因为,他知道爱智慧,他脱离了不信神的那个主观概念,接受了一个新的哲学授予,延伸产生了一个新的主观概念,由此出现了社会文明,社会文明的成果——产业文明,就是他们的答案。再泛义一些来看,有什么样的哲学所延伸的主观概念(支配),就有什么样的表现。说直白一点,人有人的概念,老虎有老虎的概念,狗有狗的概念,羊有羊的概念,老虎和羊压根没有神的概念,能说它聪明吗?(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7/9/9 21:58:2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万物遵循的启世之中国的钥匙,世界的锁(六)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