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和老乡谈“共同意识”

共 2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0070978
  • 工分:2348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和老乡谈“共同意识”

咱们是真正的老乡,我不是那样小气的人。因为在网上经常碰到这样的问题,所以有必要澄清。主要是在咱们中国,这种你智慧还我智慧的观念特别严重,所以对于转载、抄袭、编纂,理解者会有一种心理排斥,他就不去认真思考所表达的内容,这样文章的表达就收不到一个好的效果。我注重的是这个方面,并不在乎我个人的得失。我所表达的是一个概念方向,它不是那种短期具体收益的东西,它是一个长期改变的方向,对于我本人来说,我也没有那么长的时间,会等到它的收益。这一点,我是清楚的,也可以说,我现在所理解的就是别无所求地写,不为今天出名,也不为将来出名,就为表达一个概念方向。

既然写了,就多说几句,有什么样的哲学支配,就有什么样的表现,这是关键。说笼统一些,我们和动物不同,就是共同意识的不同,我们和动物和石头相通的,就是物质存在的运动。我们的不同,是运动表现的不同,运动表现不同,是共同意识的不同,有什么样的共同意识,就有什么样的表现。人类之间也是一样,个人和个人之间也是这样,这个问题的理解,并不是很容易。我所说的不容易,是指回归本质的理解,但是做为734的人来说,多了一份理解。我们都很留恋那个小山沟,她给了我们什么?说惨酷一点,她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我们身体伤害的风险,那么我们为什么总会想起她美好的东西。当时,有一个社会主义价值观在那,她让我们坦然,同样是734的人,此非彼,我们的现在,已经没有那时的情感感受了,所以我们留恋那个小山沟。这就说明了,思想支配的作用。这还仅仅是一个价值观所起到的作用,如果是一个哲学授予,那就会起到一个天翻地覆的作用。

我写了很多,关于中国的根本问题。中国的根本问题就在,我们是受人类最原始的那个主观概念支配,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我们就不能彻底的改变,什么主义都没有用。这就好比一个黑人擦粉,来一次资本主义擦一次粉,来一次社会主义擦一次粉,过不了多久,就会暴露本来面目。

我们走资本主义,也走回我们原有的主义,我们走社会主义,依然又回到了原有的主义,所以我们现在,既不是资本主义,也不是社会主义,是我们的原有主义。只是说,人类的文明成果支撑着我们,但是这个文明成果对于我们来说“福兮祸所伏”。现在已经显现了,我们的老主义就是那个原始主观概念的支配结果,那个原始主观概念,如果通俗的定义,是人类跨出的第一步,是我们这块区域古老人类走出的,是人类最伟大的一次进步。当然,这是针对起初的人类,因为这一步跨出了动物界,这个原始主观概念就是人类和动物区别的一个临界点,但他并不能代表永久的先进性,他所展现出来的是人兽的影子。这一点可能很多人难以接受,那是因为这个人兽的影子,一直受其他区域文明成果的影响,完善并掩盖了他的本性,到一定程度,他就会表露出来完全自我为中心的特点。他看待世界是以自我为标准,以自我为决定,所以,他根本看不到本质。他没有任何的科技突破,他对待人及物完全是以自我为中心,以自我存在为标准,没有任何的情感交流。一切交往关系,都是为自我强大服务,他根本没有相互依存的情感。在这个问题上,我想插一句,说得更彻底一些,我们这些老乡所生活的地区,应该有一个更深的感受。这个真实的情感交流非常重要,当我们擦了一次粉的时候,我们和其他民族的交流就有情感因素,当这个粉掉了,我们那个人兽影子出来了,这种情感交流就失去了。在中国历史上也反映过这个问题,那些侵略者非常惨酷地对待我们,这里不要误解,我是在为侵略者说话,我只是想用惨酷的现实敲醒我们自己,真实的情感交流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有人兽的影子存在,你就无法完成真实的情感交流,再说惨酷一点,我们杀鸡杀羊,理所当然,但是我们要是杀狗和杀猴子就不一样了,那是因为后者有一种情感交流存在。说这些,可能会引起一些人不适,但是现实就是这样惨酷,我们必须要自己把自己敲醒,再不能受那个原始主观概念支配,否则我们就是那个开着车的原始人。你现在到世界上看一看,我们已经成了个笑话。把自己的东西心甘情愿给了别人,还自鸣得意。当然,有很多客观因素,但从某种角度来看,客观因素是主观因素造成的。欧洲人就没有这些客观因素,因为他们的哲学支配和我们不同,他一分钟都不允许那个客观因素存在。这又回到了那句话,有什么样的哲学支配就有什么样的表现,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我们就无法根本的改变。

就我们现在来说,我们把粉都擦完了,没有粉了,也就是说没有主义了,就靠我们这个原始主观概念支配,走不了多远。接着刚才那句话说,工业文明对于我们来说是福也是祸,如果没有工业文明,我们这种人兽的影子走不了太远就要回头,重新再走。这就是中国说的那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然而,工业文明就是个大抽水机,在人兽影子的支配下,我们就相当于在卖自己的血。这种人兽的影子可怕就可怕在这,他能让你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血抽干!因为,人兽的影子,最高的信念就是我要成为最厉害的人,所以他不去管任何自己所依附的客观条件,包括自己的同胞。在这种信念的支配下,再加上工业文明的力量,很快就会把自己的客观存在条件抽干,连同自己走向毁灭!

那么人们就会问,这个原始主观概念已经伴随了我们几万年了,为什么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走投无路?那是因为,人类有共同意识的存在,就是说你在这顽固着,其他区域在进步着。这个进步的过程,不是他独自创造的,是人类共同意识在对立统一中完成的,也就是说,他们存在意识反映的时候,我们同样存在这种潜意识,只是我们有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没有将它反映成为一个概念,我们一直“珍藏”着那个原始主观概念。另外还有其他新的主观概念的影响,是靠什么完成的,其实就是靠被侵略完成的。如果没有这些因素支撑和完善我们那个原始主观概念,我们早在几万年以前就走向毁灭了。

对于中国历史,外来侵略对我们的影响,一直是这样定义的:野蛮战胜了文明。其实是错的!人类成为自然界的霸主,靠得是文明不是野蛮,否则人早让狼给吃了。这个问题,人是在一种局限、短暂时期的历史认识得出的结论,也可以说,出现文字记载以后的狭义判断。人类在出现文字以前,甚至更早的时间,这种相互影响、相互融合就一直存在着。就我们认为的我们创造的所谓汉文化,都是这种相互影响融合的结果,也就是说,不是你独自创造的,是融合的结果。如果剔除这些因素,只剩下最初那个原始主观概念——人兽的影子。现在再看,当时被我们称为蛮夷的那些北方侵略者,他们是靠蛮夷战胜的吗?不是。他们靠的是人类的先进文明,因为他们有人兽影子所不具备的人类社会文明,他们知道团结协作、共同存在,这就是他们的文明所在。我们再往北追寻,那些欧洲人,连蛮夷人都算不上,他们是“野人”。然而,我们这些文明人没有开创工业文明,是这些“野人”开创了工业文明,(他们起初的团结协作就是工业文明最基础的因素),原因何在?就是因为他们相对远离我们,不受原始主观概念的支配,他们很容易接受新的哲学授予,开创新的文明,也可以说,文明和落后就在于主观概念的支配。这一点,要理解,必须确立。

人的思维意识是物质存在运动的泛义对立统一的结果,它不是人类自我创造的,他同样像我们的意识支配我们本体一样,受万物存在运动总的支配。明白了这个道理,你才能够知道,先进文明源自于何处,不是源自于读书破万卷,而是源自总的支配在对立统一中的哲学授予。这一点,已经得到了证实,当我们读书破万卷的时候,那些欧洲人就是地道的“文盲”,然而,工业文明的结果却出乎我们的意料。道理很简单,又回到那个问题,什么样的哲学授予就有什么样的表现,从另一外角度也可以认为,主观概念越多越顽固,让你看起来象个秀才,结果并没有创造工业文明。那个主观概念少的,骑着马打猎的,让他看起像个野人,但他不受主观概念的束缚,很快就接受了新鲜事物。这又要去理解那个问题:我们的思维意识,不是源自于我们的读书破万卷,而是在对立统一中的哲学授予。这个哲学授予选择给谁呢?通俗的道理很简单,你买回来的大米,要把它装进桶里,你会挑选一个什么样的桶呢?是一个装了半桶玉米的,还是一个空桶?肯定你选择空桶。我们就是那个装了半桶玉米的桶,我们要想装进大米,就得把这个玉米忍痛割爱倒掉,这个玉米指的就是我们的那个原始主观概念。

2017.07.04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673436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8/3 9:21:3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和老乡谈“共同意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