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改寫阿赫玛托娃《痛苦的荣誉》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改寫阿赫玛托娃《痛苦的荣誉》

得寵的女人恣行所欲,

失幸之女人終究無語。

我像冰封溪底游魚,

茫然獨行踽踽;

你如聳立岸邊挺櫸,

臨霜依然栩栩。

冰消葉沉誰訴心曲?

濃情蜜意既已蛻去,

賜我滿把痛苦荣誉!

附原詩

被爱的女人可以有过分的要求,

被抛弃的女人哪还有要求可提?

我的心就像那冰封的小河,

水流已不再湍急。

你是那么的倜傥风流,

难道就甘心归于沉寂?

何不与我一道,

把名字留在课本里,

让孩子们调皮的微笑,

化作我心灵的慰藉?

既然你已经给不了我甜蜜的爱情,

何不赐给我痛苦的荣誉?

延伸阅读: 郭靖宇 失速 超自然能力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7/30 9:13:4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改寫阿赫玛托娃《痛苦的荣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