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这个女科长,比52只大老虎都狠

共 8228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个女科长,比52只大老虎都狠

法制晚报消息,12日上午,广西南宁的“小官巨贪”丘朝阳因贪污近3700万元,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500万。

记者发现,这名女性副科长在8年时间里,利用负责接待的职务便利,以虚开发票等手段套取公款,而所敛钱财金额比令政策、仇和等52名省部级高官的都要多。

这种“小官巨贪”式的腐败在某种程度上比大老虎造成的危害更广,专家建议,针对一些拥有特殊资源或特殊权力的部门和人员,尤其要制定细化的针对性监督制度,重点监管。

这个女科长,比52只大老虎都狠

(丘朝阳)

她8年贪污近3700万公款

值得注意的是,案发前系副科长的丘朝阳并未在基层法院受审,而是由南宁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在南宁市中院得到法律的制裁。至于原因,官方给出的解释是——涉案金额特别巨大。

法院判决显示,丘朝阳此前先后担任南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简称高新区管委会)接待办主任、分管接待办的办公室副主任。而犯案的时间是从2007年10月到2015年10月,长达8年。

在此期间,她利用管理单位公务接待工作及接待费用结算、报账的职务便利,在没有发生真实公务接待的情形下,先授意高新区管委会接待办工作人员在“经手人”“验收人”处签名,填写大量的空白报账单。

此后,她向酒店、酒行负责营销的业务经理或者其他社会人员支付票面金额4%至15%不等的“税点”获取虚开发票。最后则是将虚开发票混入正常公务开支产生的发票通过报账单一同报账,进而非法套取公款。

经司法鉴定及其本人确认,丘朝阳非法套取的公款合计人民币36807657.05元。她得款后,陆续开支给其亲友投资或个人使用。

2015年9月,罪行终于暴露。此人在调查期间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本案事实,依法以自首论。案发后,其家属代为退出赃款312万元,她也当庭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综合以上情况,今天上午,法院最终依法以贪污罪判处这名女科长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500万。

记者注意到,2015年12月29日,南宁纪检监察部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全市年度反腐情况时,就将丘朝阳列为典型的“小官大贪”。

令政策仇和收的钱都没她多

丘朝阳所敛的3700万到底有多少?记者梳理了十八大以来获刑的85名省部级及以上高官收钱金额,发现这名女科长比其中的52只大老虎都多,仅次于宁夏自治区原副主席白雪山(3886万)。

记者发现,类似丘朝阳这样的女性小官巨贪,此前也并不鲜见。比如在去年9月,《检察日报》就披露了扬州查办的3件基层财会人员贪污、挪用公款案,涉案4人均为女性,作案时均未超过30岁。

其中,季月(1982年出生)、陈文(1988年出生)这俩“闺蜜”挪用公款4600余万元,以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分别获刑19年、14年。

      打赏
      收藏文本
      12
      0
      2017/7/17 9:11:5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无官不贪,无商不奸啊 15年太少了 至少50年

      2017/8/13 6:20:29
      左箭头-小图标

      ......
      19楼 沧桑短笛
      我在17楼说的是,“儒以文乱法”是客观存在。

      麻烦你看懂了再回复。

      22楼 铁幕降临
      存在是存在,但这句话并不是你所理解的意思,我前面给你讲过了,原意是法家对文人和社会人员的偏见,即使现在以字面意思解释,也不能理解为举人出仕肯定会乱法,江湖人一定会以武犯禁,最多也只能说是有可能。这样的句式可以繁衍出很多,比如商人以钱犯禁、文明以舆论犯禁、小孩以无知犯禁、政客以私利乱法、司机以车违章等等,可以理解为一种可能性而不是绝对的,不会用就别咬文嚼字。

      看问题要看全面,不要让你主观的局限性遮住了慧眼,忽视了大局,到头来只是管中窥豹不明所以。

      24楼 沧桑短笛
      我们是讨论历史,不是发明历史。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是历史的总结,以民谚的形式显示了百姓的共识。

      你的“商人以钱犯禁”之类的啥意思?是现代“创造”,还是要“创造”历史?

      回到愿话题,暴政,苛政、严刑酷法,你究竟知道不知道标准?坦坦荡荡的回一句话,对你来说这么难嘛?

      25楼 铁幕降临
      儒以文乱法不是民谚,是有出处有解释的,不懂可以学但不能胡说。至于暴政、苛政什么的是你提的,你跟我要标准?我没和你讨论过历史,讨论历史你更不够格,这点问题就不知所云了。我也不是发明新词,是给你举例讲道理,这都听不懂想不通,那咱们也没必要讨论了,层次不同。

      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反之。在现在的人类文明发展层次,阶段是必然存在的,绝对的公平是不可能的,好的社会制度要像天道一样高者抑之,下者举之,尽量保证相对的公平,故公平与否也取决于你的角度和高度。

      26楼 沧桑短笛

      哈哈,你一面自诩层次高,看不起别人;一面又说自说自话一堆与原话题无关的公平、发展阶段之类的转进。

      虚伪!

      人类社会是由人组成的体系,一切的问题和现象都是反映在社会体系基础之上的,单纯的解决一个问题永远也不会有完美的答案,须要从体系的层面去思考问题。你不明白是因为你不懂

      2017/7/26 15:46:09
      左箭头-小图标

      在二三线城市,正处级局长一年捞个百万都正常。

      2017/7/26 7:54:49
      左箭头-小图标

      ......
      18楼 铁幕降临
      不知道你是要偷换概念还是理解能力有问题,暴政、苛政、严刑酷法都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我说过最严重的一个词是重典。你又自已衍生出了什么苛政的标准,你这是要给封建社会的暴君找标准?还和现代的法制社会联系起来?哈哈,让我可发一笑
      19楼 沧桑短笛
      我在17楼说的是,“儒以文乱法”是客观存在。

      麻烦你看懂了再回复。

      22楼 铁幕降临
      存在是存在,但这句话并不是你所理解的意思,我前面给你讲过了,原意是法家对文人和社会人员的偏见,即使现在以字面意思解释,也不能理解为举人出仕肯定会乱法,江湖人一定会以武犯禁,最多也只能说是有可能。这样的句式可以繁衍出很多,比如商人以钱犯禁、文明以舆论犯禁、小孩以无知犯禁、政客以私利乱法、司机以车违章等等,可以理解为一种可能性而不是绝对的,不会用就别咬文嚼字。

      看问题要看全面,不要让你主观的局限性遮住了慧眼,忽视了大局,到头来只是管中窥豹不明所以。

      24楼 沧桑短笛
      我们是讨论历史,不是发明历史。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是历史的总结,以民谚的形式显示了百姓的共识。

      你的“商人以钱犯禁”之类的啥意思?是现代“创造”,还是要“创造”历史?

      回到愿话题,暴政,苛政、严刑酷法,你究竟知道不知道标准?坦坦荡荡的回一句话,对你来说这么难嘛?

      25楼 铁幕降临
      儒以文乱法不是民谚,是有出处有解释的,不懂可以学但不能胡说。至于暴政、苛政什么的是你提的,你跟我要标准?我没和你讨论过历史,讨论历史你更不够格,这点问题就不知所云了。我也不是发明新词,是给你举例讲道理,这都听不懂想不通,那咱们也没必要讨论了,层次不同。

      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反之。在现在的人类文明发展层次,阶段是必然存在的,绝对的公平是不可能的,好的社会制度要像天道一样高者抑之,下者举之,尽量保证相对的公平,故公平与否也取决于你的角度和高度。

      哈哈,你一面自诩层次高,看不起别人;一面又说自说自话一堆与原话题无关的公平、发展阶段之类的转进。

      虚伪!

      2017/7/25 21:46:25
      左箭头-小图标

      ......
      17楼 沧桑短笛

      呵呵,儒家又暴政、苛政、严刑酷法等等说辞,而且是挂在嘴边的。

      2000多年说到今天,你知道暴政、苛政的标准嘛?你知道严刑酷法的标准嘛?没有任何人知道。 人人都反对暴政、苛政、反对严刑酷法,却人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暴政、苛政、严刑酷法。这是事实存在吧。

      这就是典型的儒以文乱法。说一些不着边际的名词、说法,然后引导人们反感。最终,人们根本就搞不清反感的、反对的,究竟是什么?

      我们可以现场测试下:你反对严刑酷法嘛?哪什么是严刑酷法,你知道嘛?你总不会说,你是在反对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吧?

      18楼 铁幕降临
      不知道你是要偷换概念还是理解能力有问题,暴政、苛政、严刑酷法都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我说过最严重的一个词是重典。你又自已衍生出了什么苛政的标准,你这是要给封建社会的暴君找标准?还和现代的法制社会联系起来?哈哈,让我可发一笑
      19楼 沧桑短笛
      我在17楼说的是,“儒以文乱法”是客观存在。

      麻烦你看懂了再回复。

      22楼 铁幕降临
      存在是存在,但这句话并不是你所理解的意思,我前面给你讲过了,原意是法家对文人和社会人员的偏见,即使现在以字面意思解释,也不能理解为举人出仕肯定会乱法,江湖人一定会以武犯禁,最多也只能说是有可能。这样的句式可以繁衍出很多,比如商人以钱犯禁、文明以舆论犯禁、小孩以无知犯禁、政客以私利乱法、司机以车违章等等,可以理解为一种可能性而不是绝对的,不会用就别咬文嚼字。

      看问题要看全面,不要让你主观的局限性遮住了慧眼,忽视了大局,到头来只是管中窥豹不明所以。

      24楼 沧桑短笛
      我们是讨论历史,不是发明历史。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是历史的总结,以民谚的形式显示了百姓的共识。

      你的“商人以钱犯禁”之类的啥意思?是现代“创造”,还是要“创造”历史?

      回到愿话题,暴政,苛政、严刑酷法,你究竟知道不知道标准?坦坦荡荡的回一句话,对你来说这么难嘛?

      儒以文乱法不是民谚,是有出处有解释的,不懂可以学但不能胡说。至于暴政、苛政什么的是你提的,你跟我要标准?我没和你讨论过历史,讨论历史你更不够格,这点问题就不知所云了。我也不是发明新词,是给你举例讲道理,这都听不懂想不通,那咱们也没必要讨论了,层次不同。

      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反之。在现在的人类文明发展层次,阶段是必然存在的,绝对的公平是不可能的,好的社会制度要像天道一样高者抑之,下者举之,尽量保证相对的公平,故公平与否也取决于你的角度和高度。

      2017/7/25 18:05:24
      左箭头-小图标

      ......
      16楼 铁幕降临
      哈哈,你还真够逗的,明明没有思考解释问题的高度,就用你的思想硬套,那能得出正确的结果吗?儒以文乱法后边的一句是侠以武犯禁,这本来是不同学说的主张,法家认为秩序最重要,对以文乱法和以武犯禁都很反对,法律秩序才是至高无上的。

      而你想说的应该是儒怎么以文乱法吧,天下动荡多是文人仕官搞起来的,但这和犯罪成本低没有直接关系,即使是用重典治世儒一样会以文乱法,侠也多以武犯禁。犯罪成本的高低是和一个国家的法制健全成度相关的,没有立法的领域没有法律制约,当然犯罪成本低。所说的法制社会是法制成熟建全的社会而不是刑罚严重的社会,如果说刑罚严重我国是有死刑而很多法制更健全的国家已经废除死刑,孰轻孰重。

      刑法在量刑的时候也不会考虑犯罪成本的高低,依据是社会危害性。你开车过失撞人是交通事故,故意撞向特定人群是危害公共安全,就算你没有撞到也是未遂,不可能像交通事故一样只要不逃逸基本都是赔偿不会判刑;你情绪失控点燃了家里的床单烧了床是你自已的损失,烧了房子危害公共安全就是放火罪最高可判10年。

      当然为了减少犯罪也可以人为提高量刑,比如以前的严打,但严打不是万能的,虽然能减少犯罪但对社会的自由程度和经济的发展环境是有伤害的。

      17楼 沧桑短笛

      呵呵,儒家又暴政、苛政、严刑酷法等等说辞,而且是挂在嘴边的。

      2000多年说到今天,你知道暴政、苛政的标准嘛?你知道严刑酷法的标准嘛?没有任何人知道。 人人都反对暴政、苛政、反对严刑酷法,却人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暴政、苛政、严刑酷法。这是事实存在吧。

      这就是典型的儒以文乱法。说一些不着边际的名词、说法,然后引导人们反感。最终,人们根本就搞不清反感的、反对的,究竟是什么?

      我们可以现场测试下:你反对严刑酷法嘛?哪什么是严刑酷法,你知道嘛?你总不会说,你是在反对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吧?

      18楼 铁幕降临
      不知道你是要偷换概念还是理解能力有问题,暴政、苛政、严刑酷法都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我说过最严重的一个词是重典。你又自已衍生出了什么苛政的标准,你这是要给封建社会的暴君找标准?还和现代的法制社会联系起来?哈哈,让我可发一笑
      19楼 沧桑短笛
      我在17楼说的是,“儒以文乱法”是客观存在。

      麻烦你看懂了再回复。

      22楼 铁幕降临
      存在是存在,但这句话并不是你所理解的意思,我前面给你讲过了,原意是法家对文人和社会人员的偏见,即使现在以字面意思解释,也不能理解为举人出仕肯定会乱法,江湖人一定会以武犯禁,最多也只能说是有可能。这样的句式可以繁衍出很多,比如商人以钱犯禁、文明以舆论犯禁、小孩以无知犯禁、政客以私利乱法、司机以车违章等等,可以理解为一种可能性而不是绝对的,不会用就别咬文嚼字。

      看问题要看全面,不要让你主观的局限性遮住了慧眼,忽视了大局,到头来只是管中窥豹不明所以。

      我们是讨论历史,不是发明历史。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是历史的总结,以民谚的形式显示了百姓的共识。

      你的“商人以钱犯禁”之类的啥意思?是现代“创造”,还是要“创造”历史?

      回到愿话题,暴政,苛政、严刑酷法,你究竟知道不知道标准?坦坦荡荡的回一句话,对你来说这么难嘛?

      2017/7/23 10:55:37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1967 / 排名:1152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沧桑短笛
      ==================

      知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无论官员百姓、官大官小,贪腐都是以数额论罪的。这是基本常识。

      贪腐论论官大官小,潜台词就是官大的可以多贪污点、官小的应该少贪污点。

      以官大官小论贪污,潜台词就是当官就有资格贪污,普通百姓一点都不能贪污。

      楼主,你是这个观点嘛?我猜想,你不是这个观点。

      所以,所谓小官巨贪,实际上是人云亦云、大脑进水的鬼话。

      4楼 铁幕降临
      小官权利小,大官权利影响大,小官想贪巨款受职权限制,而大官想贪巨款便利条件就太多了,比小官容易的多,且大官因手中的权利大,受到的诱惑也大的多。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和人人平等、隐喻现象都没有关系,不要过分解读。最后说明,我不是小编,我叫红领巾
      权位权位

      位高不一定权重哇

      职务是职务,权力是权力

      按道理,书记比市长大

      但实际政治领域,市委班子多为市长派系,则书记的政治权重就低,也就是权小。

      职务是死的,权可不一定是死的。

      你说官大权大,也因此权钱交易的标的就必须得大,这话是听着合理

      但大官所在政治环境就是一个山头?

      一个省市级党政班子,只存在一个派系?

      某高官大贪特贪的时候,其他派系也盯着呢

      衡量个体的时候,不能忽略个体存在的环境啊

      2017/7/23 7:57:25
      左箭头-小图标

      ......
      15楼 沧桑短笛

      主观想法?恐怕是你不了解历史吧。

      “儒以文乱法”是历史的客观存在,只是你没有读懂。

      否则,你如何解释今天的“犯罪成本低廉”的全社会祸害?

      16楼 铁幕降临
      哈哈,你还真够逗的,明明没有思考解释问题的高度,就用你的思想硬套,那能得出正确的结果吗?儒以文乱法后边的一句是侠以武犯禁,这本来是不同学说的主张,法家认为秩序最重要,对以文乱法和以武犯禁都很反对,法律秩序才是至高无上的。

      而你想说的应该是儒怎么以文乱法吧,天下动荡多是文人仕官搞起来的,但这和犯罪成本低没有直接关系,即使是用重典治世儒一样会以文乱法,侠也多以武犯禁。犯罪成本的高低是和一个国家的法制健全成度相关的,没有立法的领域没有法律制约,当然犯罪成本低。所说的法制社会是法制成熟建全的社会而不是刑罚严重的社会,如果说刑罚严重我国是有死刑而很多法制更健全的国家已经废除死刑,孰轻孰重。

      刑法在量刑的时候也不会考虑犯罪成本的高低,依据是社会危害性。你开车过失撞人是交通事故,故意撞向特定人群是危害公共安全,就算你没有撞到也是未遂,不可能像交通事故一样只要不逃逸基本都是赔偿不会判刑;你情绪失控点燃了家里的床单烧了床是你自已的损失,烧了房子危害公共安全就是放火罪最高可判10年。

      当然为了减少犯罪也可以人为提高量刑,比如以前的严打,但严打不是万能的,虽然能减少犯罪但对社会的自由程度和经济的发展环境是有伤害的。

      17楼 沧桑短笛

      呵呵,儒家又暴政、苛政、严刑酷法等等说辞,而且是挂在嘴边的。

      2000多年说到今天,你知道暴政、苛政的标准嘛?你知道严刑酷法的标准嘛?没有任何人知道。 人人都反对暴政、苛政、反对严刑酷法,却人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暴政、苛政、严刑酷法。这是事实存在吧。

      这就是典型的儒以文乱法。说一些不着边际的名词、说法,然后引导人们反感。最终,人们根本就搞不清反感的、反对的,究竟是什么?

      我们可以现场测试下:你反对严刑酷法嘛?哪什么是严刑酷法,你知道嘛?你总不会说,你是在反对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吧?

      18楼 铁幕降临
      不知道你是要偷换概念还是理解能力有问题,暴政、苛政、严刑酷法都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我说过最严重的一个词是重典。你又自已衍生出了什么苛政的标准,你这是要给封建社会的暴君找标准?还和现代的法制社会联系起来?哈哈,让我可发一笑
      19楼 沧桑短笛
      我在17楼说的是,“儒以文乱法”是客观存在。

      麻烦你看懂了再回复。

      存在是存在,但这句话并不是你所理解的意思,我前面给你讲过了,原意是法家对文人和社会人员的偏见,即使现在以字面意思解释,也不能理解为举人出仕肯定会乱法,江湖人一定会以武犯禁,最多也只能说是有可能。这样的句式可以繁衍出很多,比如商人以钱犯禁、文明以舆论犯禁、小孩以无知犯禁、政客以私利乱法、司机以车违章等等,可以理解为一种可能性而不是绝对的,不会用就别咬文嚼字。

      看问题要看全面,不要让你主观的局限性遮住了慧眼,忽视了大局,到头来只是管中窥豹不明所以。

      2017/7/22 16:01:0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仁兄说的对,她虚开票,挪用等,管她的总得签字吧。大老虎才更坏。

      2017/7/20 23:14:39
      左箭头-小图标

      养廉的银子,何以养廉?!那个嘴大的牛大人,今有何思?

      2017/7/20 17:51:22
      左箭头-小图标

      ......
      14楼 铁幕降临
      你一直在强词夺理,无中生有。我国的法律对贪污的量刑主要是根据数额大小来定的,同时考虑法理的精神,也就是社会危害性。并没有因官大官小而有不同的量刑方法,也没有不平等。

      回到问题,小官巨贪跟量刑没有关系,只是形容贪污的恶劣程度,法律上并没有小官巨贪的考量。而我举的例子你并没看懂,你赚了一千亿为什么叫暴发户,而王建林不是暴发户?是因为普通人赚一个亿不常出现,更另人惊叹,形容你的暴发户和形成小官的巨贪是一个道理,只是对事件本身更贴切的形容。你非要过度解读把他和公平、法律联系起来不是无中生有吗?无中生有还谈何逻辑。

      讨论一个问题,如果想得到正确的结果,就要从客观的事实本身,你一直在以你的主观想法去解释本来客观存在没有争议的问题,简直可笑。造成你如此视角的原因就是层次太低,高度不够心胸自然无法开阔,在笑别人文字不清晰的时候自已多读读书吧。

      15楼 沧桑短笛

      主观想法?恐怕是你不了解历史吧。

      “儒以文乱法”是历史的客观存在,只是你没有读懂。

      否则,你如何解释今天的“犯罪成本低廉”的全社会祸害?

      16楼 铁幕降临
      哈哈,你还真够逗的,明明没有思考解释问题的高度,就用你的思想硬套,那能得出正确的结果吗?儒以文乱法后边的一句是侠以武犯禁,这本来是不同学说的主张,法家认为秩序最重要,对以文乱法和以武犯禁都很反对,法律秩序才是至高无上的。

      而你想说的应该是儒怎么以文乱法吧,天下动荡多是文人仕官搞起来的,但这和犯罪成本低没有直接关系,即使是用重典治世儒一样会以文乱法,侠也多以武犯禁。犯罪成本的高低是和一个国家的法制健全成度相关的,没有立法的领域没有法律制约,当然犯罪成本低。所说的法制社会是法制成熟建全的社会而不是刑罚严重的社会,如果说刑罚严重我国是有死刑而很多法制更健全的国家已经废除死刑,孰轻孰重。

      刑法在量刑的时候也不会考虑犯罪成本的高低,依据是社会危害性。你开车过失撞人是交通事故,故意撞向特定人群是危害公共安全,就算你没有撞到也是未遂,不可能像交通事故一样只要不逃逸基本都是赔偿不会判刑;你情绪失控点燃了家里的床单烧了床是你自已的损失,烧了房子危害公共安全就是放火罪最高可判10年。

      当然为了减少犯罪也可以人为提高量刑,比如以前的严打,但严打不是万能的,虽然能减少犯罪但对社会的自由程度和经济的发展环境是有伤害的。

      17楼 沧桑短笛

      呵呵,儒家又暴政、苛政、严刑酷法等等说辞,而且是挂在嘴边的。

      2000多年说到今天,你知道暴政、苛政的标准嘛?你知道严刑酷法的标准嘛?没有任何人知道。 人人都反对暴政、苛政、反对严刑酷法,却人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暴政、苛政、严刑酷法。这是事实存在吧。

      这就是典型的儒以文乱法。说一些不着边际的名词、说法,然后引导人们反感。最终,人们根本就搞不清反感的、反对的,究竟是什么?

      我们可以现场测试下:你反对严刑酷法嘛?哪什么是严刑酷法,你知道嘛?你总不会说,你是在反对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吧?

      18楼 铁幕降临
      不知道你是要偷换概念还是理解能力有问题,暴政、苛政、严刑酷法都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我说过最严重的一个词是重典。你又自已衍生出了什么苛政的标准,你这是要给封建社会的暴君找标准?还和现代的法制社会联系起来?哈哈,让我可发一笑
      我在17楼说的是,“儒以文乱法”是客观存在。

      麻烦你看懂了再回复。

      2017/7/20 15:55:29
      左箭头-小图标

      ......
      8楼 沧桑短笛
      你这个比喻原本就不恰当。我和王健林之间有贫富的差异,他赚一个亿是一年的收入,对我来说是一辈子赚不到的收入。所谓暴发户、商业奇才、成功人士云云,本身就属于信口,没有人说王健林是暴发户、商业奇才?你用的,全是不靠谱的概念。

      以你这个比喻来说,小官和大官,在贪污的资本上有不同、官越大越有贪污的资本?同样是判罚10年,小官1000万判十年,大官一个亿判十年?按你的比喻,小官贪一个亿是不常出现的事,大官贪一个亿是理所应当、很容易的事?

      诸如“部级领导贪污1000万危害大、科长贪污3000对国家危害小一点”说法更不靠谱。贪污1000万本身就是危害大,贪污3000本来就是危害小;跟部级、还是科级,有关系嘛?只能说明你这个观点、比喻纯属思维不清、文字混乱。

      14楼 铁幕降临
      你一直在强词夺理,无中生有。我国的法律对贪污的量刑主要是根据数额大小来定的,同时考虑法理的精神,也就是社会危害性。并没有因官大官小而有不同的量刑方法,也没有不平等。

      回到问题,小官巨贪跟量刑没有关系,只是形容贪污的恶劣程度,法律上并没有小官巨贪的考量。而我举的例子你并没看懂,你赚了一千亿为什么叫暴发户,而王建林不是暴发户?是因为普通人赚一个亿不常出现,更另人惊叹,形容你的暴发户和形成小官的巨贪是一个道理,只是对事件本身更贴切的形容。你非要过度解读把他和公平、法律联系起来不是无中生有吗?无中生有还谈何逻辑。

      讨论一个问题,如果想得到正确的结果,就要从客观的事实本身,你一直在以你的主观想法去解释本来客观存在没有争议的问题,简直可笑。造成你如此视角的原因就是层次太低,高度不够心胸自然无法开阔,在笑别人文字不清晰的时候自已多读读书吧。

      15楼 沧桑短笛

      主观想法?恐怕是你不了解历史吧。

      “儒以文乱法”是历史的客观存在,只是你没有读懂。

      否则,你如何解释今天的“犯罪成本低廉”的全社会祸害?

      16楼 铁幕降临
      哈哈,你还真够逗的,明明没有思考解释问题的高度,就用你的思想硬套,那能得出正确的结果吗?儒以文乱法后边的一句是侠以武犯禁,这本来是不同学说的主张,法家认为秩序最重要,对以文乱法和以武犯禁都很反对,法律秩序才是至高无上的。

      而你想说的应该是儒怎么以文乱法吧,天下动荡多是文人仕官搞起来的,但这和犯罪成本低没有直接关系,即使是用重典治世儒一样会以文乱法,侠也多以武犯禁。犯罪成本的高低是和一个国家的法制健全成度相关的,没有立法的领域没有法律制约,当然犯罪成本低。所说的法制社会是法制成熟建全的社会而不是刑罚严重的社会,如果说刑罚严重我国是有死刑而很多法制更健全的国家已经废除死刑,孰轻孰重。

      刑法在量刑的时候也不会考虑犯罪成本的高低,依据是社会危害性。你开车过失撞人是交通事故,故意撞向特定人群是危害公共安全,就算你没有撞到也是未遂,不可能像交通事故一样只要不逃逸基本都是赔偿不会判刑;你情绪失控点燃了家里的床单烧了床是你自已的损失,烧了房子危害公共安全就是放火罪最高可判10年。

      当然为了减少犯罪也可以人为提高量刑,比如以前的严打,但严打不是万能的,虽然能减少犯罪但对社会的自由程度和经济的发展环境是有伤害的。

      17楼 沧桑短笛

      呵呵,儒家又暴政、苛政、严刑酷法等等说辞,而且是挂在嘴边的。

      2000多年说到今天,你知道暴政、苛政的标准嘛?你知道严刑酷法的标准嘛?没有任何人知道。 人人都反对暴政、苛政、反对严刑酷法,却人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暴政、苛政、严刑酷法。这是事实存在吧。

      这就是典型的儒以文乱法。说一些不着边际的名词、说法,然后引导人们反感。最终,人们根本就搞不清反感的、反对的,究竟是什么?

      我们可以现场测试下:你反对严刑酷法嘛?哪什么是严刑酷法,你知道嘛?你总不会说,你是在反对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吧?

      不知道你是要偷换概念还是理解能力有问题,暴政、苛政、严刑酷法都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我说过最严重的一个词是重典。你又自已衍生出了什么苛政的标准,你这是要给封建社会的暴君找标准?还和现代的法制社会联系起来?哈哈,让我可发一笑

      2017/7/20 15:34:43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27445
      • 工分:4318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6楼 铁幕降临
      小官巨贪是形象的形容贪污形为的恶劣程度,而不是用于法律上的定罪,法律上是以贪污数额作为定罪量刑主要标准之一的。打个比方,你赚了一个亿,大家会说你是爆发户或商业奇才,王建林赚了一个亿大家会说很正常,他是成功商人,难道大家对你和王建林的看待有恶意的不平等对待吗?并没有,不同的只是社会角色,而之所以结果一样说法不同是因为你和王建林在这件事情上的起点不同,你没钱赚了一个亿是件不太容易的事不常出现的事,而王建林赚一个亿是理所当然。

      而不平等只是你个人的解读,事实上也不会发生以官大官小做为量刑的标准,但有时候小官的判决结果往往会比大官的轻,这也不是不平等,是因为两者的社会危害不同。一个部级领导贪了1000万的危害比一个科长贪3000对国家和社会的危害要大的多,因为他手中的权利更大,利益输送的危害更大,造成更大危害的风险也更大。

      8楼 沧桑短笛
      你这个比喻原本就不恰当。我和王健林之间有贫富的差异,他赚一个亿是一年的收入,对我来说是一辈子赚不到的收入。所谓暴发户、商业奇才、成功人士云云,本身就属于信口,没有人说王健林是暴发户、商业奇才?你用的,全是不靠谱的概念。

      以你这个比喻来说,小官和大官,在贪污的资本上有不同、官越大越有贪污的资本?同样是判罚10年,小官1000万判十年,大官一个亿判十年?按你的比喻,小官贪一个亿是不常出现的事,大官贪一个亿是理所应当、很容易的事?

      诸如“部级领导贪污1000万危害大、科长贪污3000对国家危害小一点”说法更不靠谱。贪污1000万本身就是危害大,贪污3000本来就是危害小;跟部级、还是科级,有关系嘛?只能说明你这个观点、比喻纯属思维不清、文字混乱。

      14楼 铁幕降临
      你一直在强词夺理,无中生有。我国的法律对贪污的量刑主要是根据数额大小来定的,同时考虑法理的精神,也就是社会危害性。并没有因官大官小而有不同的量刑方法,也没有不平等。

      回到问题,小官巨贪跟量刑没有关系,只是形容贪污的恶劣程度,法律上并没有小官巨贪的考量。而我举的例子你并没看懂,你赚了一千亿为什么叫暴发户,而王建林不是暴发户?是因为普通人赚一个亿不常出现,更另人惊叹,形容你的暴发户和形成小官的巨贪是一个道理,只是对事件本身更贴切的形容。你非要过度解读把他和公平、法律联系起来不是无中生有吗?无中生有还谈何逻辑。

      讨论一个问题,如果想得到正确的结果,就要从客观的事实本身,你一直在以你的主观想法去解释本来客观存在没有争议的问题,简直可笑。造成你如此视角的原因就是层次太低,高度不够心胸自然无法开阔,在笑别人文字不清晰的时候自已多读读书吧。

      15楼 沧桑短笛

      主观想法?恐怕是你不了解历史吧。

      “儒以文乱法”是历史的客观存在,只是你没有读懂。

      否则,你如何解释今天的“犯罪成本低廉”的全社会祸害?

      16楼 铁幕降临
      哈哈,你还真够逗的,明明没有思考解释问题的高度,就用你的思想硬套,那能得出正确的结果吗?儒以文乱法后边的一句是侠以武犯禁,这本来是不同学说的主张,法家认为秩序最重要,对以文乱法和以武犯禁都很反对,法律秩序才是至高无上的。

      而你想说的应该是儒怎么以文乱法吧,天下动荡多是文人仕官搞起来的,但这和犯罪成本低没有直接关系,即使是用重典治世儒一样会以文乱法,侠也多以武犯禁。犯罪成本的高低是和一个国家的法制健全成度相关的,没有立法的领域没有法律制约,当然犯罪成本低。所说的法制社会是法制成熟建全的社会而不是刑罚严重的社会,如果说刑罚严重我国是有死刑而很多法制更健全的国家已经废除死刑,孰轻孰重。

      刑法在量刑的时候也不会考虑犯罪成本的高低,依据是社会危害性。你开车过失撞人是交通事故,故意撞向特定人群是危害公共安全,就算你没有撞到也是未遂,不可能像交通事故一样只要不逃逸基本都是赔偿不会判刑;你情绪失控点燃了家里的床单烧了床是你自已的损失,烧了房子危害公共安全就是放火罪最高可判10年。

      当然为了减少犯罪也可以人为提高量刑,比如以前的严打,但严打不是万能的,虽然能减少犯罪但对社会的自由程度和经济的发展环境是有伤害的。

      呵呵,儒家又暴政、苛政、严刑酷法等等说辞,而且是挂在嘴边的。

      2000多年说到今天,你知道暴政、苛政的标准嘛?你知道严刑酷法的标准嘛?没有任何人知道。 人人都反对暴政、苛政、反对严刑酷法,却人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暴政、苛政、严刑酷法。这是事实存在吧。

      这就是典型的儒以文乱法。说一些不着边际的名词、说法,然后引导人们反感。最终,人们根本就搞不清反感的、反对的,究竟是什么?

      我们可以现场测试下:你反对严刑酷法嘛?哪什么是严刑酷法,你知道嘛?你总不会说,你是在反对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吧?

      2017/7/20 15:01:47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2720844
      • 工分:435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5楼 沧桑短笛
      你说的可能是现实,不过仅仅是你个人的理解。

      现代社会讲究的人人平等,是在尽可能的方面都做到平等。比如贪腐,只按贪腐数额论罪,法律上从未见到过按官职大小论罪的。

      这才是逻辑。你说的是个人逻辑,不通用 ^-^

      6楼 铁幕降临
      小官巨贪是形象的形容贪污形为的恶劣程度,而不是用于法律上的定罪,法律上是以贪污数额作为定罪量刑主要标准之一的。打个比方,你赚了一个亿,大家会说你是爆发户或商业奇才,王建林赚了一个亿大家会说很正常,他是成功商人,难道大家对你和王建林的看待有恶意的不平等对待吗?并没有,不同的只是社会角色,而之所以结果一样说法不同是因为你和王建林在这件事情上的起点不同,你没钱赚了一个亿是件不太容易的事不常出现的事,而王建林赚一个亿是理所当然。

      而不平等只是你个人的解读,事实上也不会发生以官大官小做为量刑的标准,但有时候小官的判决结果往往会比大官的轻,这也不是不平等,是因为两者的社会危害不同。一个部级领导贪了1000万的危害比一个科长贪3000对国家和社会的危害要大的多,因为他手中的权利更大,利益输送的危害更大,造成更大危害的风险也更大。

      8楼 沧桑短笛
      你这个比喻原本就不恰当。我和王健林之间有贫富的差异,他赚一个亿是一年的收入,对我来说是一辈子赚不到的收入。所谓暴发户、商业奇才、成功人士云云,本身就属于信口,没有人说王健林是暴发户、商业奇才?你用的,全是不靠谱的概念。

      以你这个比喻来说,小官和大官,在贪污的资本上有不同、官越大越有贪污的资本?同样是判罚10年,小官1000万判十年,大官一个亿判十年?按你的比喻,小官贪一个亿是不常出现的事,大官贪一个亿是理所应当、很容易的事?

      诸如“部级领导贪污1000万危害大、科长贪污3000对国家危害小一点”说法更不靠谱。贪污1000万本身就是危害大,贪污3000本来就是危害小;跟部级、还是科级,有关系嘛?只能说明你这个观点、比喻纯属思维不清、文字混乱。

      14楼 铁幕降临
      你一直在强词夺理,无中生有。我国的法律对贪污的量刑主要是根据数额大小来定的,同时考虑法理的精神,也就是社会危害性。并没有因官大官小而有不同的量刑方法,也没有不平等。

      回到问题,小官巨贪跟量刑没有关系,只是形容贪污的恶劣程度,法律上并没有小官巨贪的考量。而我举的例子你并没看懂,你赚了一千亿为什么叫暴发户,而王建林不是暴发户?是因为普通人赚一个亿不常出现,更另人惊叹,形容你的暴发户和形成小官的巨贪是一个道理,只是对事件本身更贴切的形容。你非要过度解读把他和公平、法律联系起来不是无中生有吗?无中生有还谈何逻辑。

      讨论一个问题,如果想得到正确的结果,就要从客观的事实本身,你一直在以你的主观想法去解释本来客观存在没有争议的问题,简直可笑。造成你如此视角的原因就是层次太低,高度不够心胸自然无法开阔,在笑别人文字不清晰的时候自已多读读书吧。

      15楼 沧桑短笛

      主观想法?恐怕是你不了解历史吧。

      “儒以文乱法”是历史的客观存在,只是你没有读懂。

      否则,你如何解释今天的“犯罪成本低廉”的全社会祸害?

      哈哈,你还真够逗的,明明没有思考解释问题的高度,就用你的思想硬套,那能得出正确的结果吗?儒以文乱法后边的一句是侠以武犯禁,这本来是不同学说的主张,法家认为秩序最重要,对以文乱法和以武犯禁都很反对,法律秩序才是至高无上的。

      而你想说的应该是儒怎么以文乱法吧,天下动荡多是文人仕官搞起来的,但这和犯罪成本低没有直接关系,即使是用重典治世儒一样会以文乱法,侠也多以武犯禁。犯罪成本的高低是和一个国家的法制健全成度相关的,没有立法的领域没有法律制约,当然犯罪成本低。所说的法制社会是法制成熟建全的社会而不是刑罚严重的社会,如果说刑罚严重我国是有死刑而很多法制更健全的国家已经废除死刑,孰轻孰重。

      刑法在量刑的时候也不会考虑犯罪成本的高低,依据是社会危害性。你开车过失撞人是交通事故,故意撞向特定人群是危害公共安全,就算你没有撞到也是未遂,不可能像交通事故一样只要不逃逸基本都是赔偿不会判刑;你情绪失控点燃了家里的床单烧了床是你自已的损失,烧了房子危害公共安全就是放火罪最高可判10年。

      当然为了减少犯罪也可以人为提高量刑,比如以前的严打,但严打不是万能的,虽然能减少犯罪但对社会的自由程度和经济的发展环境是有伤害的。

      2017/7/20 12:40:55
      左箭头-小图标

      ......
      4楼 铁幕降临
      小官权利小,大官权利影响大,小官想贪巨款受职权限制,而大官想贪巨款便利条件就太多了,比小官容易的多,且大官因手中的权利大,受到的诱惑也大的多。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和人人平等、隐喻现象都没有关系,不要过分解读。最后说明,我不是小编,我叫红领巾
      5楼 沧桑短笛
      你说的可能是现实,不过仅仅是你个人的理解。

      现代社会讲究的人人平等,是在尽可能的方面都做到平等。比如贪腐,只按贪腐数额论罪,法律上从未见到过按官职大小论罪的。

      这才是逻辑。你说的是个人逻辑,不通用 ^-^

      6楼 铁幕降临
      小官巨贪是形象的形容贪污形为的恶劣程度,而不是用于法律上的定罪,法律上是以贪污数额作为定罪量刑主要标准之一的。打个比方,你赚了一个亿,大家会说你是爆发户或商业奇才,王建林赚了一个亿大家会说很正常,他是成功商人,难道大家对你和王建林的看待有恶意的不平等对待吗?并没有,不同的只是社会角色,而之所以结果一样说法不同是因为你和王建林在这件事情上的起点不同,你没钱赚了一个亿是件不太容易的事不常出现的事,而王建林赚一个亿是理所当然。

      而不平等只是你个人的解读,事实上也不会发生以官大官小做为量刑的标准,但有时候小官的判决结果往往会比大官的轻,这也不是不平等,是因为两者的社会危害不同。一个部级领导贪了1000万的危害比一个科长贪3000对国家和社会的危害要大的多,因为他手中的权利更大,利益输送的危害更大,造成更大危害的风险也更大。

      8楼 沧桑短笛
      你这个比喻原本就不恰当。我和王健林之间有贫富的差异,他赚一个亿是一年的收入,对我来说是一辈子赚不到的收入。所谓暴发户、商业奇才、成功人士云云,本身就属于信口,没有人说王健林是暴发户、商业奇才?你用的,全是不靠谱的概念。

      以你这个比喻来说,小官和大官,在贪污的资本上有不同、官越大越有贪污的资本?同样是判罚10年,小官1000万判十年,大官一个亿判十年?按你的比喻,小官贪一个亿是不常出现的事,大官贪一个亿是理所应当、很容易的事?

      诸如“部级领导贪污1000万危害大、科长贪污3000对国家危害小一点”说法更不靠谱。贪污1000万本身就是危害大,贪污3000本来就是危害小;跟部级、还是科级,有关系嘛?只能说明你这个观点、比喻纯属思维不清、文字混乱。

      14楼 铁幕降临
      你一直在强词夺理,无中生有。我国的法律对贪污的量刑主要是根据数额大小来定的,同时考虑法理的精神,也就是社会危害性。并没有因官大官小而有不同的量刑方法,也没有不平等。

      回到问题,小官巨贪跟量刑没有关系,只是形容贪污的恶劣程度,法律上并没有小官巨贪的考量。而我举的例子你并没看懂,你赚了一千亿为什么叫暴发户,而王建林不是暴发户?是因为普通人赚一个亿不常出现,更另人惊叹,形容你的暴发户和形成小官的巨贪是一个道理,只是对事件本身更贴切的形容。你非要过度解读把他和公平、法律联系起来不是无中生有吗?无中生有还谈何逻辑。

      讨论一个问题,如果想得到正确的结果,就要从客观的事实本身,你一直在以你的主观想法去解释本来客观存在没有争议的问题,简直可笑。造成你如此视角的原因就是层次太低,高度不够心胸自然无法开阔,在笑别人文字不清晰的时候自已多读读书吧。

      主观想法?恐怕是你不了解历史吧。

      “儒以文乱法”是历史的客观存在,只是你没有读懂。

      否则,你如何解释今天的“犯罪成本低廉”的全社会祸害?

      2017/7/20 5:13:06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2720844
      • 工分:435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沧桑短笛
      ==================

      知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无论官员百姓、官大官小,贪腐都是以数额论罪的。这是基本常识。

      贪腐论论官大官小,潜台词就是官大的可以多贪污点、官小的应该少贪污点。

      以官大官小论贪污,潜台词就是当官就有资格贪污,普通百姓一点都不能贪污。

      楼主,你是这个观点嘛?我猜想,你不是这个观点。

      所以,所谓小官巨贪,实际上是人云亦云、大脑进水的鬼话。

      4楼 铁幕降临
      小官权利小,大官权利影响大,小官想贪巨款受职权限制,而大官想贪巨款便利条件就太多了,比小官容易的多,且大官因手中的权利大,受到的诱惑也大的多。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和人人平等、隐喻现象都没有关系,不要过分解读。最后说明,我不是小编,我叫红领巾
      5楼 沧桑短笛
      你说的可能是现实,不过仅仅是你个人的理解。

      现代社会讲究的人人平等,是在尽可能的方面都做到平等。比如贪腐,只按贪腐数额论罪,法律上从未见到过按官职大小论罪的。

      这才是逻辑。你说的是个人逻辑,不通用 ^-^

      6楼 铁幕降临
      小官巨贪是形象的形容贪污形为的恶劣程度,而不是用于法律上的定罪,法律上是以贪污数额作为定罪量刑主要标准之一的。打个比方,你赚了一个亿,大家会说你是爆发户或商业奇才,王建林赚了一个亿大家会说很正常,他是成功商人,难道大家对你和王建林的看待有恶意的不平等对待吗?并没有,不同的只是社会角色,而之所以结果一样说法不同是因为你和王建林在这件事情上的起点不同,你没钱赚了一个亿是件不太容易的事不常出现的事,而王建林赚一个亿是理所当然。

      而不平等只是你个人的解读,事实上也不会发生以官大官小做为量刑的标准,但有时候小官的判决结果往往会比大官的轻,这也不是不平等,是因为两者的社会危害不同。一个部级领导贪了1000万的危害比一个科长贪3000对国家和社会的危害要大的多,因为他手中的权利更大,利益输送的危害更大,造成更大危害的风险也更大。

      8楼 沧桑短笛
      你这个比喻原本就不恰当。我和王健林之间有贫富的差异,他赚一个亿是一年的收入,对我来说是一辈子赚不到的收入。所谓暴发户、商业奇才、成功人士云云,本身就属于信口,没有人说王健林是暴发户、商业奇才?你用的,全是不靠谱的概念。

      以你这个比喻来说,小官和大官,在贪污的资本上有不同、官越大越有贪污的资本?同样是判罚10年,小官1000万判十年,大官一个亿判十年?按你的比喻,小官贪一个亿是不常出现的事,大官贪一个亿是理所应当、很容易的事?

      诸如“部级领导贪污1000万危害大、科长贪污3000对国家危害小一点”说法更不靠谱。贪污1000万本身就是危害大,贪污3000本来就是危害小;跟部级、还是科级,有关系嘛?只能说明你这个观点、比喻纯属思维不清、文字混乱。

      你一直在强词夺理,无中生有。我国的法律对贪污的量刑主要是根据数额大小来定的,同时考虑法理的精神,也就是社会危害性。并没有因官大官小而有不同的量刑方法,也没有不平等。

      回到问题,小官巨贪跟量刑没有关系,只是形容贪污的恶劣程度,法律上并没有小官巨贪的考量。而我举的例子你并没看懂,你赚了一千亿为什么叫暴发户,而王建林不是暴发户?是因为普通人赚一个亿不常出现,更另人惊叹,形容你的暴发户和形成小官的巨贪是一个道理,只是对事件本身更贴切的形容。你非要过度解读把他和公平、法律联系起来不是无中生有吗?无中生有还谈何逻辑。

      讨论一个问题,如果想得到正确的结果,就要从客观的事实本身,你一直在以你的主观想法去解释本来客观存在没有争议的问题,简直可笑。造成你如此视角的原因就是层次太低,高度不够心胸自然无法开阔,在笑别人文字不清晰的时候自已多读读书吧。

      2017/7/20 0:57:31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12372
      • 工分:9467
      左箭头-小图标

      抓了几百只千万级的大老虎。

      谁都知道还有几千只中老虎,

      几万只的几十万级的小老虎,

      几十万的十万级的苍蝇

      还没有被正法。

      国家现状是在欣欣向荣的健康发展?

      2017/7/19 12:03:45
      左箭头-小图标

      挥霍接待费数亿元的人岂能逍遥法外?

      2017/7/19 7:50:16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358412
      • 工分:22155
      左箭头-小图标

      这名女性副科长在8年时间里,利用负责接待的职务便利,以虚开发票等手段套取公款,抽取一小部分就有3700万!那接待费总额该有多少?

      2017/7/19 1:31:43
      左箭头-小图标

      能人哪,心理素质够超强,不过最终没捂住,是不是亲戚借钱不还掰脸给举报了,或者家里人太得瑟,不清楚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

      2017/7/18 23:17:17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27445
      • 工分:4318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沧桑短笛
      ==================

      知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无论官员百姓、官大官小,贪腐都是以数额论罪的。这是基本常识。

      贪腐论论官大官小,潜台词就是官大的可以多贪污点、官小的应该少贪污点。

      以官大官小论贪污,潜台词就是当官就有资格贪污,普通百姓一点都不能贪污。

      楼主,你是这个观点嘛?我猜想,你不是这个观点。

      所以,所谓小官巨贪,实际上是人云亦云、大脑进水的鬼话。

      4楼 铁幕降临
      小官权利小,大官权利影响大,小官想贪巨款受职权限制,而大官想贪巨款便利条件就太多了,比小官容易的多,且大官因手中的权利大,受到的诱惑也大的多。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和人人平等、隐喻现象都没有关系,不要过分解读。最后说明,我不是小编,我叫红领巾
      5楼 沧桑短笛
      你说的可能是现实,不过仅仅是你个人的理解。

      现代社会讲究的人人平等,是在尽可能的方面都做到平等。比如贪腐,只按贪腐数额论罪,法律上从未见到过按官职大小论罪的。

      这才是逻辑。你说的是个人逻辑,不通用 ^-^

      6楼 铁幕降临
      小官巨贪是形象的形容贪污形为的恶劣程度,而不是用于法律上的定罪,法律上是以贪污数额作为定罪量刑主要标准之一的。打个比方,你赚了一个亿,大家会说你是爆发户或商业奇才,王建林赚了一个亿大家会说很正常,他是成功商人,难道大家对你和王建林的看待有恶意的不平等对待吗?并没有,不同的只是社会角色,而之所以结果一样说法不同是因为你和王建林在这件事情上的起点不同,你没钱赚了一个亿是件不太容易的事不常出现的事,而王建林赚一个亿是理所当然。

      而不平等只是你个人的解读,事实上也不会发生以官大官小做为量刑的标准,但有时候小官的判决结果往往会比大官的轻,这也不是不平等,是因为两者的社会危害不同。一个部级领导贪了1000万的危害比一个科长贪3000对国家和社会的危害要大的多,因为他手中的权利更大,利益输送的危害更大,造成更大危害的风险也更大。

      你这个比喻原本就不恰当。我和王健林之间有贫富的差异,他赚一个亿是一年的收入,对我来说是一辈子赚不到的收入。所谓暴发户、商业奇才、成功人士云云,本身就属于信口,没有人说王健林是暴发户、商业奇才?你用的,全是不靠谱的概念。

      以你这个比喻来说,小官和大官,在贪污的资本上有不同、官越大越有贪污的资本?同样是判罚10年,小官1000万判十年,大官一个亿判十年?按你的比喻,小官贪一个亿是不常出现的事,大官贪一个亿是理所应当、很容易的事?

      诸如“部级领导贪污1000万危害大、科长贪污3000对国家危害小一点”说法更不靠谱。贪污1000万本身就是危害大,贪污3000本来就是危害小;跟部级、还是科级,有关系嘛?只能说明你这个观点、比喻纯属思维不清、文字混乱。

      2017/7/18 15:05:4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0259238
      • 工分:60
      左箭头-小图标

      制度问题造成的贪腐,反腐是反不完的!只有彻底根除腐败的土壤才能在更大的程度上反腐!

      2017/7/18 14:40:03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2720844
      • 工分:435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沧桑短笛
      ==================

      知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无论官员百姓、官大官小,贪腐都是以数额论罪的。这是基本常识。

      贪腐论论官大官小,潜台词就是官大的可以多贪污点、官小的应该少贪污点。

      以官大官小论贪污,潜台词就是当官就有资格贪污,普通百姓一点都不能贪污。

      楼主,你是这个观点嘛?我猜想,你不是这个观点。

      所以,所谓小官巨贪,实际上是人云亦云、大脑进水的鬼话。

      4楼 铁幕降临
      小官权利小,大官权利影响大,小官想贪巨款受职权限制,而大官想贪巨款便利条件就太多了,比小官容易的多,且大官因手中的权利大,受到的诱惑也大的多。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和人人平等、隐喻现象都没有关系,不要过分解读。最后说明,我不是小编,我叫红领巾
      5楼 沧桑短笛
      你说的可能是现实,不过仅仅是你个人的理解。

      现代社会讲究的人人平等,是在尽可能的方面都做到平等。比如贪腐,只按贪腐数额论罪,法律上从未见到过按官职大小论罪的。

      这才是逻辑。你说的是个人逻辑,不通用 ^-^

      小官巨贪是形象的形容贪污形为的恶劣程度,而不是用于法律上的定罪,法律上是以贪污数额作为定罪量刑主要标准之一的。打个比方,你赚了一个亿,大家会说你是爆发户或商业奇才,王建林赚了一个亿大家会说很正常,他是成功商人,难道大家对你和王建林的看待有恶意的不平等对待吗?并没有,不同的只是社会角色,而之所以结果一样说法不同是因为你和王建林在这件事情上的起点不同,你没钱赚了一个亿是件不太容易的事不常出现的事,而王建林赚一个亿是理所当然。

      而不平等只是你个人的解读,事实上也不会发生以官大官小做为量刑的标准,但有时候小官的判决结果往往会比大官的轻,这也不是不平等,是因为两者的社会危害不同。一个部级领导贪了1000万的危害比一个科长贪3000对国家和社会的危害要大的多,因为他手中的权利更大,利益输送的危害更大,造成更大危害的风险也更大。

      2017/7/18 13:34:07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沧桑短笛
      ==================

      知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无论官员百姓、官大官小,贪腐都是以数额论罪的。这是基本常识。

      贪腐论论官大官小,潜台词就是官大的可以多贪污点、官小的应该少贪污点。

      以官大官小论贪污,潜台词就是当官就有资格贪污,普通百姓一点都不能贪污。

      楼主,你是这个观点嘛?我猜想,你不是这个观点。

      所以,所谓小官巨贪,实际上是人云亦云、大脑进水的鬼话。

      4楼 铁幕降临
      小官权利小,大官权利影响大,小官想贪巨款受职权限制,而大官想贪巨款便利条件就太多了,比小官容易的多,且大官因手中的权利大,受到的诱惑也大的多。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和人人平等、隐喻现象都没有关系,不要过分解读。最后说明,我不是小编,我叫红领巾
      你说的可能是现实,不过仅仅是你个人的理解。

      现代社会讲究的人人平等,是在尽可能的方面都做到平等。比如贪腐,只按贪腐数额论罪,法律上从未见到过按官职大小论罪的。

      这才是逻辑。你说的是个人逻辑,不通用 ^-^

      2017/7/18 12:21:14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沧桑短笛
      ==================

      知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无论官员百姓、官大官小,贪腐都是以数额论罪的。这是基本常识。

      贪腐论论官大官小,潜台词就是官大的可以多贪污点、官小的应该少贪污点。

      以官大官小论贪污,潜台词就是当官就有资格贪污,普通百姓一点都不能贪污。

      楼主,你是这个观点嘛?我猜想,你不是这个观点。

      所以,所谓小官巨贪,实际上是人云亦云、大脑进水的鬼话。

      小官权利小,大官权利影响大,小官想贪巨款受职权限制,而大官想贪巨款便利条件就太多了,比小官容易的多,且大官因手中的权利大,受到的诱惑也大的多。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和人人平等、隐喻现象都没有关系,不要过分解读。最后说明,我不是小编,我叫红领巾

      2017/7/18 11:02:05
      左箭头-小图标

      ==================

      知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无论官员百姓、官大官小,贪腐都是以数额论罪的。这是基本常识。

      贪腐论论官大官小,潜台词就是官大的可以多贪污点、官小的应该少贪污点。

      以官大官小论贪污,潜台词就是当官就有资格贪污,普通百姓一点都不能贪污。

      楼主,你是这个观点嘛?我猜想,你不是这个观点。

      所以,所谓小官巨贪,实际上是人云亦云、大脑进水的鬼话。

      2017/7/18 6:08:38
      左箭头-小图标

      后台关系厉害,不然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打大老虎是必要的!

      2017/7/17 22:22:3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8条记录] 分页:

      1
       对这个女科长,比52只大老虎都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