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王小石:中国抗战全记录

共 121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8481970
  • 工分:220283 / 排名:576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王小石:中国抗战全记录

蒋介石,曾公开宣称若抵抗日本,中国三日便要亡国。故此,蒋在九一八事变前察觉日本异动挑衅就多次公开或电告不抵抗或避免与日冲突。东三省不抵抗即沦陷首责在蒋介石,其次才是张学良。其时日本对侵略中国也颇有疑虑,正是从东北到华北挑衅试探过程中国军不抵抗或轻易溃逃的表现给了日本全面发动侵华战争信心。蒋介石之软弱不仅见于怯日,而且在于屡屡期望借助英美、国联伸张国际公理而频遭背弃。及至西安事变发生,蒋介石被逼宣布联共抗日,又从投降主义路线极端走向机会主义极端。不听取将领们以战略纵深与日军进行运动战周旋的合理意见,坚持要在淞沪与日军决一死战,或许有上海江浙是其财阀大本营不忍放弃的原因。结果置75万国军于狭小阵地的日军密集火力之下,以国军火力弱势迎击日军之强处,没有发挥国军熟悉中国地形优势开展运动战、伏击战,多次大会战的败因基本同此。冈村宁次在1945年曾撰文称:“中国军队最强,俄、英、美次之。”屡屡负于日军是国军各高级将领之研究不够,而国军军事总指挥便是蒋介石。当骁勇善战的宝贵国军老兵被蒋当做肉墙挡在一座座大城市前面而逐渐消耗殆尽后,也注定了国军内战失败的命运。

毛泽东及中国共产党1931年到1945年自始至终主张民族救亡积极抗日,并用公开宣传和实际行动团结整个民族的爱国力量,从反蒋抗日到逼蒋抗日再到联蒋抗日,建立了最大范围的抗日统一战线,夯实了中华民族抗战胜利的组织基础。1938年,毛泽东发表了《论持久战》,针对中国国民党内的“中国必亡论”和“中国速胜论”,以及中国共产党内部分人轻视游击战的倾向,指出抗日战争是持久战,最后的胜利是中国的,并通过灵活机动的“运动战,游击战,阵地战”歼灭日军有生力量来达成。整个过程分为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三个阶段,打下了中华民族抗战胜利的理论基础。中共把自己的武装编入国民政府军队序列成为八路军、新四军并置身凶险的日军占领区。国军投降成为伪军经常是十万以上规模变节,而中共军队从来没有连以上的部队整建制地向日军投降,这些自然被广大人民群众记在心里,中共军队坚定抗战不断激励中国军民的必胜信心。奠定了中华民族抗战胜利的精神基础。由此可知,中共军队才是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任凭巨浪滔天我自岿然不动,拥有这种不屈意志才能成为中流砥柱!得民心者得天下,新中国光芒万丈!

      打赏
      收藏文本
      14
      0
      2017/7/14 16:02:4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李止鸢
      胡志伟编注《张学良口述自传》时,见到张学良多次重申:“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令不抵抗,就是不要跟他们冲突!”长期以来外界都传说张学良的不抵抗是奉了蒋介石的“铣电”。最先提出所谓铣电的是台湾作家李敖,原载于其编著之《张学良研究续集》,这一论调延续于李敖其他有关《蒋介石研究》系列丛书以及他与汪荣祖合著的《蒋介石评传》。李敖原称“铣电”发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六日,经辗转摘抄,已讹成九月十六或十二日,散见于百多种史学著作。然据当代中国史学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杨天石教授等断言,无人见过此一铣电,而李敖也始终未明示该铣电典出何处;张学良则斩钉截铁地表示“没这回事,外头瞎说!”。
      杨舔屁,在史学界被大家包括大学生耻笑,甚至当成了笑料,还“四大天王”,真是相互捧臭,无知无耻。我在一次研讨会上,曾与这个所谓的教授一起探讨过,被我当场驳斥得哑口无言。

      2017/7/19 15:54:3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李止鸢
      胡志伟编注《张学良口述自传》时,见到张学良多次重申:“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令不抵抗,就是不要跟他们冲突!”长期以来外界都传说张学良的不抵抗是奉了蒋介石的“铣电”。最先提出所谓铣电的是台湾作家李敖,原载于其编著之《张学良研究续集》,这一论调延续于李敖其他有关《蒋介石研究》系列丛书以及他与汪荣祖合著的《蒋介石评传》。李敖原称“铣电”发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六日,经辗转摘抄,已讹成九月十六或十二日,散见于百多种史学著作。然据当代中国史学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杨天石教授等断言,无人见过此一铣电,而李敖也始终未明示该铣电典出何处;张学良则斩钉截铁地表示“没这回事,外头瞎说!”。
      杨天石是史学界“四大天王”?晚妹,你真能拽啊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7/17 22:22:52
      • 军衔:空军少尉
      • 军号:302598
      • 工分:5046
      左箭头-小图标

      九一八九一八事变那会,中国已经完成了形式上的“统一”,蒋介石是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也是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一国的外交也都是由中央政府主持的,张学良虽然是“副统帅”,那也只是副手,如果没有中央政府的命令他对日本“宣战”合法吗?这个责任不由老蒋来承担他坐在那个位子干啥?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7/16 19:58:2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李止鸢
      胡志伟编注《张学良口述自传》时,见到张学良多次重申:“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令不抵抗,就是不要跟他们冲突!”长期以来外界都传说张学良的不抵抗是奉了蒋介石的“铣电”。最先提出所谓铣电的是台湾作家李敖,原载于其编著之《张学良研究续集》,这一论调延续于李敖其他有关《蒋介石研究》系列丛书以及他与汪荣祖合著的《蒋介石评传》。李敖原称“铣电”发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六日,经辗转摘抄,已讹成九月十六或十二日,散见于百多种史学著作。然据当代中国史学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杨天石教授等断言,无人见过此一铣电,而李敖也始终未明示该铣电典出何处;张学良则斩钉截铁地表示“没这回事,外头瞎说!”。
      看过蒋该死厕纸的杨天石成了“四大天主”?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7/16 1:06:18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李止鸢
      胡志伟编注《张学良口述自传》时,见到张学良多次重申:“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令不抵抗,就是不要跟他们冲突!”长期以来外界都传说张学良的不抵抗是奉了蒋介石的“铣电”。最先提出所谓铣电的是台湾作家李敖,原载于其编著之《张学良研究续集》,这一论调延续于李敖其他有关《蒋介石研究》系列丛书以及他与汪荣祖合著的《蒋介石评传》。李敖原称“铣电”发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六日,经辗转摘抄,已讹成九月十六或十二日,散见于百多种史学著作。然据当代中国史学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杨天石教授等断言,无人见过此一铣电,而李敖也始终未明示该铣电典出何处;张学良则斩钉截铁地表示“没这回事,外头瞎说!”。
      不要胡说!中国当代史学界没有“四大天王”一说。你还真敢把中国史学界混同于香港歌星呀?

      2017/7/15 10:43:0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李止鸢
      胡志伟编注《张学良口述自传》时,见到张学良多次重申:“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令不抵抗,就是不要跟他们冲突!”长期以来外界都传说张学良的不抵抗是奉了蒋介石的“铣电”。最先提出所谓铣电的是台湾作家李敖,原载于其编著之《张学良研究续集》,这一论调延续于李敖其他有关《蒋介石研究》系列丛书以及他与汪荣祖合著的《蒋介石评传》。李敖原称“铣电”发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六日,经辗转摘抄,已讹成九月十六或十二日,散见于百多种史学著作。然据当代中国史学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杨天石教授等断言,无人见过此一铣电,而李敖也始终未明示该铣电典出何处;张学良则斩钉截铁地表示“没这回事,外头瞎说!”。
      这是在玩文字游戏嘛。命令当然是张学良下的,张是国军副总司令,东北军总司令,他不下命令谁能左右东北军。因此,张学良说命令是他下的可以是事实,光头給东北军下令也没人听嘛。问题是谁給张学良下的命令。东北对日策略光头早有安排,张学良只须届时执行。国军重大行动都要光头临时决定,等于说国军和光头是猪。人与猪的区别是人有预见性,会预测未来可能事项并做出预案安排。把东北军不抵抗说成前线国军长官临时决定,开什么玩笑?!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7/15 8:10:58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李止鸢
      胡志伟编注《张学良口述自传》时,见到张学良多次重申:“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令不抵抗,就是不要跟他们冲突!”长期以来外界都传说张学良的不抵抗是奉了蒋介石的“铣电”。最先提出所谓铣电的是台湾作家李敖,原载于其编著之《张学良研究续集》,这一论调延续于李敖其他有关《蒋介石研究》系列丛书以及他与汪荣祖合著的《蒋介石评传》。李敖原称“铣电”发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六日,经辗转摘抄,已讹成九月十六或十二日,散见于百多种史学著作。然据当代中国史学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杨天石教授等断言,无人见过此一铣电,而李敖也始终未明示该铣电典出何处;张学良则斩钉截铁地表示“没这回事,外头瞎说!”。

      931年9月21日《蒋介石日记》:

      “余主张:日本占领东省事,先提(交)国际联盟与非战公约国,以求公理之战胜;一面则团结内部,共赴国难,忍耐至相当程度,以出自卫最后之行动。对广东,以诚挚求其合作。一、令粤方觉悟,速来南京加入政府。二、南京中央干部均可退让,只要粤方能负统一之责,来南京改组政府。三、胡、汪、蒋合作均可。”

      其它相关当事人的史料佐证

      1931年9月23日《王化一日记》:

      (辽宁教育会副会长、东北国民外交协会负责人):到协和医院,负责诸人均在此,楚囚对泣,无相当办法。已请示南京,命令关外不准抵抗,静候交涉,大好河山,行将断送倭奴之手。

      1931年9月27日《民国日报》之《孔祥熙谈对日方针》:

      《民国日报》一篇报道《孔祥熙谈对日方针》:“中央对日方针与步骤,早已决定。一切应付办法,早有准备”。(他当时人在上海养病,没有参加9月22日、23日的南京会议)——仅仅才4天孔就已经知道“早有准备”显然指的是他于1931年7月参加过的庐山会议,在会议期间,《日本外务省》与《中华民国史事日志》之《1931中华民国二十年“辛未”》可以证明,张学良于此会议上提到过东北日军问题,而此方针此后一直延续被南京政府各政要与机构执行,所以孔祥熙指的“准备”就是“攘外必先安内”。

      《顾维均回忆录》:

      “委员长原已发现他的处境非常困难。早在沈阳事件(918事变)之前的夏(就是7月23日),他就在庐山举行扩大会议,讨论当时提出的,特别是少帅在东北的集团提出的对日采取强硬态度,和直接抵抗日本侵略的政策等要求。委员长是个现实主义的政治家,他觉得必须对日谈判”。

      2017/7/14 23:56:2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李止鸢
      胡志伟编注《张学良口述自传》时,见到张学良多次重申:“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令不抵抗,就是不要跟他们冲突!”长期以来外界都传说张学良的不抵抗是奉了蒋介石的“铣电”。最先提出所谓铣电的是台湾作家李敖,原载于其编著之《张学良研究续集》,这一论调延续于李敖其他有关《蒋介石研究》系列丛书以及他与汪荣祖合著的《蒋介石评传》。李敖原称“铣电”发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六日,经辗转摘抄,已讹成九月十六或十二日,散见于百多种史学著作。然据当代中国史学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杨天石教授等断言,无人见过此一铣电,而李敖也始终未明示该铣电典出何处;张学良则斩钉截铁地表示“没这回事,外头瞎说!”。

      《日本外务省档案》记载,1931年7月关东军先后截获和破译了蒋介石在南京与在北平的张学良之间的电报。

      电报(1):

      7月11日,蒋介石给张学良的训电:“日本狡猾阴险,但现非我国抗日之时,除另电外交部王部长之外,希兄督饬所部,切勿使民众发生轨外行动。”

      电报(2)

      7月12日,国民中央常委于右任也致电东北军政委员会:“目前以平定军阀内乱为急务,希望东北同志此时切勿轻率对外行动”。

      此2份电报得到目前存于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室所编的《中华民国史事日志》之《1931中华民国二十年“辛未”》所证实。

      电报(1)7 12(五,二七)

      乙、蒋中正电张学良,谓现非对日作战之时。

      电报(2)7 13(五,二八)

      乙、于右任电张学良,中央现在以平定内乱为第一,东北同志应加体会。

      这两份电报再次证明蒋介石对日本采取的是一贯的”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如果非要定义”谁最先下令不抵抗“,那么蒋介石与于右任的这2封以中央的名义电令的无疑是不抵抗的”史上第一道电令“,所不同于“九一八事变“爆发时都,只是当时日军还没有采取”断然“的军事行动。

      那么,张学良又对此有何表示?

      同样是《日本外务省》记载,张学良收到蒋介石训令后作如下回复

      “日本开始其大陆政策,有急侵满蒙之意,已无疑问,无论其对手为中国抑或苏俄,事既关系满蒙存亡,吾人自应早为之计。”

      在回复于右任的电报中,他称:“东北之安全,非借武力无以确保,日本既一意对外,我方亦应有所自省。现共匪歼灭期近,广东力薄,似无用兵之意,吾公似宜执此外患煎迫之机,务其在政治范围解决西南问题, 则党国幸甚。”

      第一封回复蒋介石的电报中,张学良态度坚决地明确表示他要备战,因为他视关东军威胁东北为”存亡“问题,这里就印证了笔者前面”不管在公在私“的观点,而在回复于右任的电文中,他虽然态度稍缓,但仍然强调” 非借武力无以确保,日本既一意对外“,同时提出希望中央尽快解决“西南问题“则”党国幸甚“,这里毫无疑问还是在暗示中央:希望中央尽快解决问题,如此则我一旦和日本抗战,我就更有信心(抗日)。

      说到这里,已经没有疑问:张学良是主张抗日的。

      同时,也论证了,只要是对日本问题,张学良是一定会听令于蒋介石的,不管是在公在私,因为他没有力量单独对抗日本,换句话,他既然已经归顺中央,即使他还是军阀(那时候谁又不是军阀?),但是东三省是中国的主权领土,日本要侵略,以蒋介石为首的南京就不能不带头表率。

      因此,国粉的“蒋公指挥不了张学良啊”的理由在抗日这件事上是说不通的。

      2017/7/14 23:55:0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李止鸢
      胡志伟编注《张学良口述自传》时,见到张学良多次重申:“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令不抵抗,就是不要跟他们冲突!”长期以来外界都传说张学良的不抵抗是奉了蒋介石的“铣电”。最先提出所谓铣电的是台湾作家李敖,原载于其编著之《张学良研究续集》,这一论调延续于李敖其他有关《蒋介石研究》系列丛书以及他与汪荣祖合著的《蒋介石评传》。李敖原称“铣电”发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六日,经辗转摘抄,已讹成九月十六或十二日,散见于百多种史学著作。然据当代中国史学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杨天石教授等断言,无人见过此一铣电,而李敖也始终未明示该铣电典出何处;张学良则斩钉截铁地表示“没这回事,外头瞎说!”。

      一、政府现在既已此案诉之于国联行政会,以待公理之解决,故以严格命令全国军队,对日避免冲突,对于国民亦一致告诫,务必维持严肃镇静之态度。 —— 国民政府《告全国民众书》(1931年9 月)

      二、如果日本能担保中国本土十八行省的完整,则国民政府可同意与日本协商,或可在不损我国尊严之前提下让出东北。 —— 国民政府密使许世英赴日本谈判转述蒋的口信(1931年10月)

      三、"枪不如人,炮不如人,教育训练不如人,机器不如人,工厂不如人,拿什么和日本打仗呢?若抵抗日本,顶多三天就亡国了。"(冯玉祥:《我所认识的蒋介石》第六章《为"九一八"在南京会议的蒋介石》)

      三、1932年1月11日蒋在浙江奉化发表《东北问题与对日方针》的演讲时,抛出了著名的"3日亡国论":"以中国国防力薄弱之故,暴日乃得于二十四小时之内侵占吉、辽之范围,若再予绝交宣战之口实,则……必至沿海各地及长江流域,在三日内悉为敌人所蹂躏。"(见1932年1月21-23日上海《时世新报》)

      四、蒋介石:同心一致再努力三十年也不能抵抗日本,我们不要梦想!

      民国二十二年七月,蒋介石在庐山军官训练团讲演"抵御外侮与复兴民族",他说:"我们有什么方法来抵抗敌人复兴民族呢?是否现在这时候竭全力来准备国防,拼命的来制造飞机大炮,就可以和他来作战呢?各位将领一定也知道,不仅是我们现在临时添置武器,整顿国防,已来不及,不能和他抵抗,就是从现在起 ,大家同心一致专在这一方面再努力三十年还是不够。如此我们有什么方法可以来整顿国防?可以来和他真正作战?没有这个时候!没有这个可能!我们不要梦想!现在我们整个国家的生命,民族的生命,可以说都在日本人的掌握之中,没有方法可以自由活动一点!"这段讲演有单行本,民国二十七年曾遍载全国各国 民党报纸,并收入委员长侍从宽编《蒋委员长训词选辑》,见于该书第一册四三 一至四三二页。

      五、蒋介石:东三省热河失掉了,没多大关系

      民国二十二年四月七日,蒋介石在江西的抚州对"进 剿军"中路军高级将领讲"最近剿匪战术之研究",他说,"我们革命的敌人,不是倭寇,而是土匪。东三省热河失掉了,自然在号称统一的政府之下失掉,我们应该要负责任,不过我们站在革命的立场说,却没有多大关系。这回日本占领 东三省热河,革命党是不能负责的,失掉了是于革命无所损失的。如果在这个时 候只是好高鹜远,侈言抗日,而不能实事求是,除灭匪患,那就是投机取巧,是 失了我们革命军人之本色了。"这段话载在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宣传委员会民国二十四年七月编印的《剿匪之理论与实施》一书第七十五页至七十七页。

      六、蒋介石:实现我们所不断理想的中日间的真正提携亲善。

      民国二十四年九月,蒋介石在日本的杂志"经济往来"上发表一 篇《中日关系的转回》,他说:"中日两国,无论自那一方面看,都应该提携协 力,以图亚细亚的繁荣。今日虽在严重的困难之中,我们顾念中日关系在过去的悠久历史,确信今日所发生的纠纷,结局必能依两国国民的诫意与努力而获解决 ,实现我们所不断理想的中日间的真正提携亲善。"这段话故在上海国泰书局出 版的《蒋委员长全集》第三编第六十九至七十页。

      七、蒋介石:所谓抗战到底,要恢复七七事变以前的原状,是根据以中国为基准的说法。

      在抗战以后,民国二十八年十一月十八日蒋介石又在国民党五届六中全会第六次会议讲演《中国抗战与国际形势》,他说:"所谓抗战到底,究竟是怎么讲呢?我在五中全会说明抗战到底,要恢复七七事变以前的原状,是根据以中国为基准的说法。"这段话,载在委员长侍从室编《蒋委员长训词选辑》第五册第十六页。

      八、奢言抗日者,杀无赦。 —— 蒋介石,1935年底,中日签定《何梅协定》.

      2017/7/14 23:52:26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642788
      • 工分:1340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光头语录摘抄:

      “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还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1931年8月22日于南昌

      "以中国国防力薄弱之故,暴日乃得于二十四小时之内侵占吉、辽之范围,若再予绝交宣战之口实,则必至沿海各地及长江流域,在三日内悉为敌人所蹂躏。"1932年1月11日于奉化

      "东三省热河失掉了,自然在号称统一的政府之下失掉,我 们应该要负责任,不过我们站在革命的立场说,却没有多大关系。这回日本占领东三省热河,革命党是不能负责的,失掉了是于革命无所损失的。如果在这个时 候只是好高鹜远,侈言抗日,而不能实事求是,除灭匪患,那就是投机取巧,是失了我们革命军人之本色了。"1933年4月7日于抚州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7/14 22:20:55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1357660
      • 工分:499564 / 排名:148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李止鸢
      胡志伟编注《张学良口述自传》时,见到张学良多次重申:“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令不抵抗,就是不要跟他们冲突!”长期以来外界都传说张学良的不抵抗是奉了蒋介石的“铣电”。最先提出所谓铣电的是台湾作家李敖,原载于其编著之《张学良研究续集》,这一论调延续于李敖其他有关《蒋介石研究》系列丛书以及他与汪荣祖合著的《蒋介石评传》。李敖原称“铣电”发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六日,经辗转摘抄,已讹成九月十六或十二日,散见于百多种史学著作。然据当代中国史学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杨天石教授等断言,无人见过此一铣电,而李敖也始终未明示该铣电典出何处;张学良则斩钉截铁地表示“没这回事,外头瞎说!”。
      说说看,蒋介石在“九一八”前后下了什么命令,抵抗的命令还是不抵抗的命令?

      你是不是想说,当时的蒋介石不是国家首脑,只是一个地方军阀,各扫门前雪不管他人霜的一个地方军阀?

      抢功的时候就说蒋介石是国家首脑,别人的功劳有自己一份,背锅的时候就成了地方军阀,管不了别人的事。

      2017/7/14 20:59:59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9738099
      • 工分:5278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胡志伟编注《张学良口述自传》时,见到张学良多次重申:“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令不抵抗,就是不要跟他们冲突!”长期以来外界都传说张学良的不抵抗是奉了蒋介石的“铣电”。最先提出所谓铣电的是台湾作家李敖,原载于其编著之《张学良研究续集》,这一论调延续于李敖其他有关《蒋介石研究》系列丛书以及他与汪荣祖合著的《蒋介石评传》。李敖原称“铣电”发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六日,经辗转摘抄,已讹成九月十六或十二日,散见于百多种史学著作。然据当代中国史学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杨天石教授等断言,无人见过此一铣电,而李敖也始终未明示该铣电典出何处;张学良则斩钉截铁地表示“没这回事,外头瞎说!”。

      2017/7/14 18:56:3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3条记录] 分页:

      1
       对王小石:中国抗战全记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