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相关家事 1

共 10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相关家事 1

大厦门前

妻子在商厦工作的那阵子有一些门前小生意就很无序除去几个定点的冷饮摊书报亭食杂店还有大量游走穿插在顾客中间的小商贩好像是主力军一样,她们的腿快眼贼嘴巴甜要价落价稳准狠,她们以个人为单位集推销店员货摊收款于一身叫卖于各个商厦门前堵截顾客与商厦挣利抢买卖虽然,一个人买卖很有局限但优势部分也十分明显几乎全是小商品什么梳子挂件小玩意儿,什么胸罩丝巾长筒袜,什么手套内裤变色镜,什么口红胭脂睫毛膏,等等什么只要能装进一个抱在前胸的纸盒里买卖就敢在商厦门前叫卖而且价格就是比商厦柜台同样的货色商品低因此只要你不是想故意多花钱,只要你被她们拦下又她的推荐恰好是你想要的你就不必再多迈一脚进商厦,什么面子不面子省钱就是硬道理而且,那阵子商厦门前还没有很正规的保安值班而且城管的第三只手还伸不到大厦门前的职责扩大范围的权力之争各方还在妥协中混战因此,定点清除商厦门前的小商贩就成了他们小商品部的主要职责而其他部门就有幸灾乐祸之嫌但,谁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既不是专职而且合法正当性也有疑存因此,就是谁有时间谁就出来喊一喊撵一撵而小贩们就与其广泛开展游击战和拉锯战而且,多数是胜利者。

我家媳妇的大姐在东北退休以后才四十几岁而且,看到全家都已调回山东老家当然也想回来与家人在一起因此,计划当中的调动还在进行中时候大姨姐全家就都回来租下房子闲着没事干就开始做买卖挣钱是第一位的重要起先,我记得她卖过电视报我媳妇也帮她卖过后来就不知是谁的发现和主意很高明,大姨姐开始在我媳妇单位门前抱个纸盒子卖小商品也从此开始,一会儿大姨姐跑去找我媳妇倒开水喝水,一会儿又到商厦跑厕所(那会儿商厦厕所还不对外开放),一会儿又去跟我媳妇捣鼓纸盒子,一会儿大姨姐 ··· 最恼人的媳妇说大姨姐总是被他们的人追上而且很奇怪,他们出去从来就不是以抓人为目的,他们就是出去喊喊叫叫吓唬吓唬其实也就做给当官的看看,谁愿意在商厦门前跟一片大老婆撵配捉迷藏都是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而且是,人家老的少的都能看见来贼了快跑啊唯独大姨姐,你说她不跑被撵上你不又不行时间一长商厦同事还都知道是我媳妇的姐姐又被因此,那段时间我媳妇还要通过面子去捞人要东西就很烦但大姨姐不烦,再怎么也不烦挣钱,再怎么也还那样挣钱一直到另谋高就挣钱。

相亲用功

我媳妇与大舅哥被他们亲叔在八四五年调回来之后都想不到这位他们家族的长子长孙有些能耐,先是单位对口的法院不选择直接去了商业说是法院挣钱太少谁会想到后来的法院还能发展成一个有理没钱别进来的衙门啊但,不久他就又感觉在一家单位的内部招待所干所长也没有很大出息除去每天把自己喝倒几次以外,他就又调到一家装修公司干主任与老板熟混很春风就与我成了一个系统的同事那会儿,他就主动给我媳妇调转工作而且他就不太看好我而且也因为这层关系得到过别人的笑脸而且,发展到后来他们公司倒闭我们还在一个经理运作之下好像是同事一样过但那会儿,我就开始讨厌他了。

在我看来大舅哥是有些能耐凡是在金钱地位上比我能耐大的我就认可他们没有疑问因为社会太难混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原则,他从调回来住宿舍到在装修公司分到婚房没用几年之后就分了拆迁楼还比我的大三个平米我们的小区隔一条大马路而且,他还大包大揽答应给他舅舅和大姐夫调转工作要花钱,后来据说舅舅的工作调动没成功但钱就没有退回去。

大舅哥刚回来的初几年都是丈母叔给他张罗对象,什么李局张局的千金啊什么谭科周科的小姐啊什么胡老板金村长的女儿啊等等连绵不断地相亲见面但,就是看不中谁也没办法为此我媳妇就说要是还在东北我哥就还是随便挑选而且,徐婶王姨和蔡叔的女儿都往我们家里跑还帮着干活呢。其实真说起来大舅哥还真能称得上是堂堂一表人才不算个头稍显不很高又特别是,能说会拉还专门结交有权有势的人做关系好喝酒团脸全腮胡子。

记得有天大舅哥带个女子去我家玩我和媳妇看得出那女子很是愿意的样子而且家境也不错她在新华书店工作有个妹妹但,后来依旧没有成功既然你不愿意又何必跟人家交往几下。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大舅哥的老婆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个挺高的啊。那是老岳母还在搬家租房住的时候算是城乡结合部,那天大舅哥介绍完毕我一看这个女人,大高个子一点不假但是一脸恶相特别是两个颧骨突出已经不是用一个“高”字可以形容而是,颧骨的高度完全可以形容成是两个半球物体长在腮上挂在眼下而且,一对怒目大圆眼珠子笑起来也不眯眼不变形还有特别尖的下巴面部还有雀斑接下来再听她说几句话就更感觉不妙,粗喉咙大嗓门不说还一块不在乎更不含蓄又很精,那样子虽然比不上我大嫂美的美貌美但跟我大嫂是一个类型的人才若是连性格一起就很有一拼都不是善茬的强梁女汉子。

我记得那天我的确很是有个意外不好说,没事的时候我就到处瞎转自由散漫但,突然我的肚子突然就开始很难受内急来了想找个茅厕实在憋不住就,窜进一个没有人的园子里还种着许多农家菜像小偷一样赶快解决完毕而且没带手纸,我就把内裤撕开当成手纸扔掉再站起来看看假装谁也不知道而且,半蹲着又脱又撕还穿在身上的内裤真需要点力气和功夫。

大舅哥婚

大舅哥结婚日期恰好定在他的单位平房拆除等待回迁时候他就临时借一间公司宿舍我记得叫青年公寓也在我家小区不远,最是难忘的那天晚上我媳妇把我好气因此记得深刻。

那天没事大舅哥又新婚在即这可是大事件因此,我与媳妇就想过去看看有啥可以干点啥问问也像个样子其实,只要有钱真的没啥事事可做就在一起闲聊我是没什么话可说不是认真听讲就回答些问题但,我媳妇可是很有聊的内容也爱聊不认生而且有点自来熟悉好热闹因此,有一位与大舅哥关系不错要好的同事就在那里一见面,原来原先也有见过就再也不会淡忘陌生我媳妇很快,来了话题就把糖块散放在床上两人相对分坐两边还半扭着身子一边包糖块一边开聊我则坐在桌子边的椅子上没事,咱也插不上嘴就认真听但是他们俩那样扭着身子开始还各自把左右腿别到床沿上可是,一边干活一边热聊时间一久还是不得劲他们也不懂的对调下位置换换角度因此不累也特别扭就开始,他们俩就在我眼里不自觉地一起又不同时开始半躺下来还你我反向用自己的胳膊肘作支撑住身体,动作到了如此程度也就有些时间因此,他俩对话的声音可以作证有些越来越压低了声音的意识故意不知是否因为男女互相对视太久的因素我就很吃醋的在一边无计可施而且,做这个动作时候他们俩的脑袋可以用亲密幸福来形容我的目测是两头之间的距离也不过三四指宽还有长头发因为,他们相对侧歪在床上包糖干活还用越来越细小的话语沟通其身体必须合成左右开弓式我看到的是一个倒“?”形屁股向外撅出最高点而且,那点糖块始终包不完我就怀疑他们是故意借机在说悄悄话当然,歪在床上是最后一个动作他们再也不可能继续就没有任何理由躺在床上这个时间特别久最后就有支撑不住的一方算是给我解围。

回家的路上我就很小气的为此事跟媳妇较劲,她就很委屈的没有感觉也不在乎根本没有把这当回事,我就很怀疑的猜想只有恋人之间可以有这样极度相似的事两人越坐越近最后靠在一起而且说话声音越来越细小到了最动心时刻最后才扑到对方的怀里燕语呢喃嘤嘤而,我媳妇就严重说我变态瞎猜没有的事最是清白,此事后来就不了了之媳妇却用半辈子给了我一个正确答案。

大舅哥结婚粗看上去父母也没有帮多大的忙弟弟姐姐也不来看看但还在东北时候,家里已经为其做好了充分准备全套家具摆在那里很多年只是,谁也没想到有调回老家的事情突然发生就有很多变化改变了多年的美好打算。大舅嫂是木市街人物的女儿有几个哥哥她最小而且,父母都已不在她还与几个哥哥不常往来这事都没在意。我们也为大舅哥准备了礼金算是比较多一点因为,大舅哥那会儿对我们还不错而且没结婚还在时里而且有些事还没发生因此,我媳妇对他哥很是看好从小就是家里的栋梁特别孝顺而且,我们是打算在接下来的弟弟妹妹结婚时一视同仁尽最大努力给一样多的礼金。

结婚当天在酒店热热闹闹公司里的人还有局里的人也不老少还有局外人也有掺和,典礼开席敬酒大致相同自不必细说但还有件事不太一样,好像我们这里有个风俗不知现在怎样实行,那会儿还讲究结婚当天新房是不可以锁门无人看守因此,他们安排的大姨姐担此重任但,正当一干人马正在典礼高潮期间突然有关人士就发现了大姨姐的身影若无其事在观看,婚宴一开大姨姐也立刻加入没有谁在追究和责问而且谁也不敢问不该问这算个什么事先吃饭要紧而且好像总管也没有谁特别嘱托这个家,是谁的。

表达不清

家人都在本地大年初二多是走娘家的日子我们也不例外就少见大小舅子,大舅子今年新婚好歹去趟媳妇的大哥家完事最后来扎一头而小舅子没事也不在家伺候猴忙着四处乱窜,老岳母老岳父在家把年货堆在一起啥干不动但是,全家却一团和气没有谁提意见和建议特别是家里这俩儿子老岳母一看全是笑容而且听他们说的可孝顺了,真可谓能说会拉什么咱妈不能干活啊咱妈这几天累着了让咱妈啥也别干啊可就是自己不动身手,伸手也不动弹全来自嘴上动嘴上急嘴上孝嘴上的甜言蜜语亲爱的家,家里里里外外一点不干啥也不弄来到就吃吃饱就走但好处就是从来没毛病不吵吵也不互相指责都是老好人。因此每年年初二的午饭就总是在十点多十一点凑齐差不多再互相侃拉吹捧几句哈哈笑个够就要正晌午时,再下手做饭菜到完工吃饭大概就是下午两点还美其名曰大过年的又不饿因此不着急吃饭而且大过年的又没啥事吃到几点算几点因此大姨姐一个人真就每年吃到下午快晚饭时候其实,我记得刚开始就不太习惯也试着下手厨房忙活但终因东北的习俗而且厨房手生又乱就找不到下手的位置比如,大连襟每年都拿来一个大酸菜我就不会处理什么要切得非常细才可以炒出好吃的味道来等等因此,后来就不得不习惯就会去的更晚而且还要听她们娘们儿哈哈。

据说第一年大舅哥与媳妇是在婆婆家里过的年然后就越看越烦,最后就烦乱了天。

差不多初三时候我们会约定去我媳妇的叔叔家拜访不单是有调动之恩而且以往的年节从来也没有掉下过而今年,有了大舅子媳妇而且她还认准了要与叔叔家做长期的亲密来往打算也正合叔叔的心意但是,这也给叔叔出了难题他就开始互相隐瞒因为,大舅子媳妇已经表现出来再也不想与真正宗的婆婆往来她也看出这个婆婆有些差二落三四六不通严重无用。

我们家与大舅哥家距离很近开始我们也没事过去玩耍过还记得有次,媳妇就想借大舅哥的松下录像机回家玩玩但最后终因是大舅哥媳妇的陪嫁而没有成功,女人就是爱翻翻说:我哥还记着啊,上次他借我们的电暖气没有同意给他,这次他就故意不借给咱。

时间很快而且大多数人结婚生猴子不用等很长这下大舅哥也有了女儿才一年就,生产坐月子看月子送月子一切正常我媳妇,看着自己大哥的孩子那个亲。老岳母就好像更亲有了亲孙女而且大儿子就是她的一切希望全身心但却,表现不在脸上而且啥也不会干嘴也跟不上又送不来钱就是去看看在一边也碍事也不好看因此,月子里大舅哥媳妇就开始不给婆婆开门还明确无误的跟婆婆说你不用来而且还去大舅哥的叔叔家住过一段日子她又不回娘家。

我们其实也逐渐看出大舅哥媳妇是很绝对的女人但那一天晚上我媳妇算出侄女快要过百日的样子就一起过去看看听听过还是不过,家里还有大舅哥的两个同事在我就显得有些不自在莫不是婚姻把我改造成了一个有社交恐惧症的人但那会儿不这么想,打完招呼在闲谈之中他们自然听他们说起过百日的事来但显然不是在跟我和媳妇说根本就不拿正眼瞧我们,还有他们双方该请的人员统计等等也没听说自家人的谁谁谁该来等等最后就听大舅哥媳妇对着墙说:礼拜天,金芙蓉啊,去啊哈。她都没有环顾两边哪怕说的时候瞟我们一眼也能接收到有点诚意的信号也没有指名道姓的跟我们说,她对着墙算正式通知我们去给孩子过百岁吗?其实我们也很自觉看得出大舅哥都没敢多说一句话因此,如果去是给他们的场面添乱添堵丢面子又是何必,但可能大概的是我媳妇就错过了送给侄女的百岁礼物。

后来还发生过一件事大概的顺序没有记错,媳妇有了侄女虽然她的亲娘不太给力但始终的亲情还是很多特别是看在她哥的份上因此,有次我媳妇就事先问过大舅哥说:俺女儿还有许多穿过的衣服都是七八九成新,又舍不得扔,给你女儿穿我都洗的很干净,你要愿意就给你送去,拾衣服穿又不丢人再说都是自己人,俺那会儿想拾也没有给拾的。大舅哥听完就说行啊,有时间你就送去。可是我媳妇还真就当了真了,在家里找吧找吧翻吧翻吧凑吧凑吧就是一大包这次她,还真有点急不可耐就自己送过去但是,当我媳妇兴冲冲大声叫着嫂子站在大舅哥家门外的等候的时候,就听到屋内一人把门上的插销咔嚓一下给别上再也不出声,任你在外敲门等候叫嫂子。这下把我媳妇给气得有些火冒三丈的感觉她咬着牙一步步退到楼下调头向上一看,这绝门的婆娘正在前阳台笑的很恣意像是偷欢的淫邪。

也不知道她是嫌弃我媳妇给她们女儿送去旧衣服还是因为其它就再也没有去问大舅哥求证但,至此大舅哥媳妇彻底单方面宣布与婆婆全家人际关系决断而且永不往来一步到位干净利落不再罗嗦而且快刀斩乱麻以便永绝后患就算断子绝孙也不后悔的绝顶高手,只是她还有个亲叔公婆却是她的必然选项就还有可能联系在一起,但谁又能说得清楚家事人事。

继续强调

丈母叔在他的老家也算先富起来的人有头有脸也很要面子把我媳妇和他哥大老远从东北调回来就是想留在身边说起来很好听的口碑传四方但,很多想不到就会逐渐把心里的打算破坏掉若还想继续重新建立和维护就要有更大的付出来修正但,我结婚那会儿大舅哥还没有把全家都调回来而且我与媳妇订婚也是照着丈母叔去的虽然他没有意见因此,婚后每逢节日特别是八月十五和过年我们都会定时看望一来是应该二来也是有报答调动之意没有动摇过简单和单纯目的就很明确但,在大舅哥结婚以后的第一年就发生一件说不清楚的事在丈母叔身上因为丈母叔还很客气的回访就到我家但,这次他却说还有点事要外出一下马上回来其实他就是去了大舅哥家看望,回来时就说去了哪里哪里等等我们也没在意但谁也想不到一会儿工夫大舅哥自己来了,酒席上还说怎么没在他家住下等等就露了馅我们就假装没听懂有钱有能力的人就爱撒谎掉屁其实他们没有万全之策也就是小屁孩的那一套。

记得那会儿我自己干的时候(一条线记录生活就会很多时空颠倒和穿越发生)获悉丈母叔家的小女儿我媳妇的亲叔伯妹妹要结婚的日期消息,那会儿正好赶上中秋节他们也没有特别来给我们通知但我们就很自觉带上看望丈母叔的礼物和送给小霞的婚礼礼品骑着自行车顺三路公交车的路线刚过铁路桥,就看到正在地里收拾玉米的丈母叔他们就热情接待我回家,交谈中我就把带来的两份礼物分别向丈母叔做了交待他就没有太多回应我也没在意但是有一点我也特别注意,稍后丈母叔好像有停摆走神的意思全忘了自己的应该我就起身要走,此时他还是没有多说我就加快了步伐而且有些不满说完再见,我就飞身一个大骗马跳上我的自行车疾驰回家就责问我媳妇说你叔这是为什么,他为何没有明确邀请我们去吃喜酒,既没有明确日期也没有说你们全家那天都来啊等等而且也没有说说结婚怎么安排的等等?其实我媳妇一时也答不上来就说,他是怕咱们没时间不去吧。去不去是我们的事,叫不叫是他该做的事。我媳妇就又说:莫不是咱们结婚没有请他们的原因?我说咱们是旅行结婚,不摆酒席咱也跟你叔说过,你叔嫁女儿不想摆酒席就你直说,最起码也要跟我提提婚礼怎么安排咱又不是好喝酒的人关键是他只字不提而且,还是有身份的人在村里怎么可以悄悄嫁女儿而且,你叔不想叫咱我跟他说这是送给小霞的结婚礼物时还是没有回应。你看看其实我也算是小心眼的人很能算计事事挺多其实这样的反应从本质上显示,我知道自己就是一个经常被忽视的人因为不要求所以被就很把鸡毛蒜皮当回事。因为这事我很是不解而且当年我就有回应跟媳妇说:今年我有事就不去你叔家了。而且,之后我就一直没有再去到现在而且,后来我媳妇就又给我分析说:也可能我叔看你送给她女儿的结婚礼物太少,你开个大门头。我说那就更不给力他也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见过钱的人而且,我们是感恩你叔在年节里而且这是一辈子的事他的眼光没有那么短浅吧,我们的礼品在当时也算可以有七八十块的价值只是不像给你哥那么多罢了而且,多少是多啊而且,要说起来咱结婚时你叔的俩儿子大女儿做为成人也没给你送过一分钱的礼品而大霞结婚时,我们也送过礼品但那会儿你叔就有叫过咱们去喝喜酒的一句话虽然,因为不太清楚具体去哪里就没去但双方就都没有失礼而这次小女儿结婚就不行,我感觉咱做的没错,没理可挑。

后来我媳妇就一直自己过年去看望她叔但,后来大舅哥媳妇年节也去就有增添新麻烦很难解开的样子特别是有次这对姑嫂就撞在了一起,媳妇跟我说全家一下就很僵硬的气氛像凝固她叔和婶子跟我媳妇打个招呼不笑不哭,大舅哥不敢抬头继续下象棋大舅嫂立刻起身去了她叔二儿子家但女儿,却是又想找姑又不敢确定的样子很委屈委在大舅哥身旁而且,一圈人开始语言上的搪塞招数上的做作好像那气氛的喜事多是我媳妇给他们冲散的不祥还东西两边都有雨的慌张,一时间我媳妇不知干啥好不知问啥好不知坐哪好的感觉自己很是多余跟谁也无话开始不知什么想走也不行就最可气的是大舅哥我媳妇说:他在那里像被吓死一样头也不敢抬起来更不敢跟我打招呼,全家人各怀鬼胎只见眨巴眼都不理我很尴尬。

这个大舅哥,自家过年不回倒是跟着媳妇来叔家串亲戚而他叔,说不出的滋味满心头的希望的希望来了又想走但,最终都不是时候。在我媳妇和大舅哥之间不可能两全的情况下,咱是不知道丈母叔家怎么给大舅嫂子说的啥也不知怎么劝的解但,为了保持来往当然尽可能满足他最想要的最初的希望没错而我媳妇说:再也不去了,别给他们一家人添麻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7/13 7:05:5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相关家事 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