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章莹颖案暴露出美国令人发指的司法体制问题

共 644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11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章莹颖案暴露出美国令人发指的司法体制问题

美国当地时间7月3日上午10时,涉嫌绑架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嫌疑人克里斯滕森在美国中伊利诺伊联邦地区法院第一次出庭受审。当天的庭审持续大约9分钟,克里斯滕森拒不交代章莹颖下落,接受询问时一直保持沉默,仅对绑架指控予以否认。联邦法院是否对其进行取保候审将在5日下午三点的第二次庭审来决定。

从6月9日章莹颖失踪,到犯罪嫌疑人第一次出庭,20多天过去了,章莹颖的下落依然是个谜。

章莹颖案件中,美国警方表现出来的效率,简直让中国吃瓜群众目瞪口呆。

章莹颖的安危,牵动着国人的心,但是侦办案件的美国警方,还有后来接手的FBI的表现,真是让众多国人感觉无语了。

现在是轮到美国的司法系统(美国的司法系统主要指法院)表演他们的效率了。第一天,庭审只有9分钟,因为犯罪嫌疑人一直保持沉默,仅仅对绑架指控表态否认,所以还是无法确认章莹颖的下落。

从6月9日到7月3日,快一个月的时间,章莹颖现在依然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从6月9日章莹颖失踪到FBI在6月30日晚间宣布已经逮捕一名涉嫌绑架中国访问学者张莹颖的27岁男子,花了二十三天时间。而犯罪嫌疑人落网之后,失踪人依然不知所踪。

美国司法体制的效率让我们无法吐糟。

根据现在已经公开的信息,早在6月12日,美国警方开始锁定嫌疑对象;14号警方通过反复观看监控视频,确认嫌疑犯的车辆就是肇事车辆;15号警方和FBI了解到嫌疑人曾搜索过“绑架”等关键词,车辆有重度洗车等试图毁灭证据的迹象,已经锁定克里斯滕森是重大嫌疑对象。然后问题就来了,在已经确定重大犯罪嫌疑对象的情况下,一直到6月29日,警方没有对犯罪嫌疑人采取抓捕审讯手段,而只是采取监控监听的措施,一直到29号这一天警方监听到嫌疑人谈起如何绑架张莹颖并把她带回住处的信息,才在6月30日将其抓捕。

这个时候已经距离章莹莹失踪已经21天了,距离初步锁定嫌疑对象是18天,距离锁定克里斯滕森是钟爱的嫌疑对象,是15天。

我们无法想象,在已经确定克里斯滕森有重大犯罪嫌疑的情况下,何以只动用监听措施,让宝贵的营救时间溜走了15天的时间。如果该嫌疑人具有更强的反侦察能力谨言慎行,是不是只有继续等待,而任由宝贵的破案和营救时间流逝呢?

从现在掌握的信息看,就是这样的。

侦破案件花了这么多时间,还是在失踪人上嫌疑人车的监控录像早就被发现,而嫌疑人的车型又是在美国极其罕见,很容易排查的情况下发生的。

如果是中国警方这种表现,不知道会被舆论喷成什么样。

但是它发生在美国,所以,掌握有话语权的自由派们,对美国警方的批评几乎看不到。倒是洗地的声音此起彼伏,美国警方的破案效率低,被一些美粉认为是美国有人权保障的体现。一个最体现洗地艺术的微博是这么写的:“这几天老是有人问我,大学生章莹颖在美国失踪20天了,无所不能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居然只找到了车却找不到人?!要是在我们这里,有美国人失踪,我们公安顶多2天就破案!很多国人不知道专制国与民主国的区别就在这里:我们的人权是有限的,生活的范围是受户籍的制约的;民主国家是有私人领地的,私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人的生活空间是不受户籍限制的,很多人都有护照,可以在多个国家自由往来”。

能从破案的超低效率中发现出体制之美,现在做一名合格的美粉,洗地的造诣真是越来越非常人难以掌握了。

但是更多人,从这个案件中,发现了美国司法体制的真实一面。之前,在自由派一度掌握话语权优势的情况下,从法学教育到新闻媒体,美国都是作为法治社会的典范形象进行塑造的,美国的司法体制成为自由派心中的模板,并同时被用作批判中国司法体制的参照物。

而FBI留给很多公众的,则是无所不能,尽职敬业而又高效能干的形象,而这种形象基本是来自美国好莱坞大片。

真是信好莱坞大片,得永生。

总有一些美粉在说,中国的宣传在刻意丑化美国的形象。事实上,从中国的教育到媒体,对美国的美化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很多人的美国崇拜,就来自这种美化后的形象,从课堂到媒体的长期灌输。

美国警方的低效率,还可以从美国刑事案件的破案率来得到体现。网上搜到一个数据,总体案件的破案率,中国为41.9%,美国为20%。八类(放火、爆炸、劫持、杀人、伤害、强奸、绑架、抢劫)重点案件的破案率,中国破案率达89.6%,美国是63%。

破案效率低,破案率低,但是美国的在押人数早就多年保持世界第一了。考虑到美国的人口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这个数据背后意味着什么?如果考虑到破案率是20%,可以想见美国的社会治安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

那些崇拜美国司法体制到迷信程度的人,肯定要出来辩护,说美国的司法体制能够最大程度的降低冤家错案的发生。但是事实总是最有力的打脸利器。宾夕法尼亚州鲁泽恩县法院前法官夏瓦瑞拉和他的同伙、首席法官迈克尔·康纳瀚(MichaelConahan)收受两座私人青少年监狱承包商260万美元的贿赂,从2003年到2008年,他们先后把近3000名无辜的少年送进少年监狱,以增加囚犯的数量来保证私人监狱的利润。东窗事发之后,夏瓦瑞拉的2480个案子被推翻。因为收受贿赂, 监狱的入住率,就可以把3000多个无辜的孩子送进监狱。这种冤家错案的效率,谁能比?如果你认为这只是个案,那就错了,此前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死刑错判率超过4%,这4%的犯人根本就无辜。大量的冤案存在,却很少有人被追究。2013年,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起冤案,检察官隐瞒了当事人无罪的证据,导致该案被告人被定罪入狱服刑25年。最终,这名检察官被定藐视法庭罪,判处10天监禁,500小时的社区服务和罚金500美元了事,这简直是美国式的“罚酒三杯”。

美国的犯罪率高,破案率低,冤案比例高,监狱在押人数世界第一,这才是美国“法治社会”的真相,这才是司法体制“先进”最有力的证明。

具体到章莹颖这个案子,美国的破案效率低,还真是不能怪警察个人不努力,因为这是妥妥的体制问题。

因为美国是所谓的“法治社会”,标准之一是程序正义居于最高地位。

中国公众对美国警方破案效率的质疑,在美国是少能听到的。因为美国人已经被多少次的进行程序正义至高无上的洗脑。在程序正义至上的评价和考核体系中,美国的警方是称职的。因为他们遵守了法律的每一项关于程序的要求,遵守程序几乎成为唯一的评价标准,至于效率低是不是会影响到受害人的生死,那就不在评价体系之列。

而且,美国警察的首要职责不是保护具体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而是如何做到遵守法律,尊重程序。这样做是有法律支持的,1981年沃伦对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案(Warren v. DIStrict of Columbia; 444 A.2d. 1, D.C. Ct. of Ap. 1981)认定:“警方对于大众的责任是广义的,并不存在警方对某一公民的特殊关系,在这一层面中,警察没有任何具体法律义务的存在”。通过 2005年石城镇对冈萨雷斯案(CAstle Rock v. Gonzales, 545 U.S. 748 (2005)),美国最高法院最终确认了“警察在提供警察服务时不对任何一名公民有任何公共责任规定下的具体责任(the police do not owe a specific duty to provide police services to citizens BAsed on the public duty doctrine.)这一原则。也就是说,警察在执行任务过程中,没有保护具体公民不受侵害的义务。

根据这个判例,美国警察没有制止正在进行中的侵害、以保护公民免收侵害的义务,理由是警察这个时候还无法确定法律被违反的程度,而只有侵害已经完成之后,警察就可以追究犯罪嫌疑人违反法律的义务,理由是法律被违反了,而不是人被伤害了,因为惩罚的基础是在于对法律的破坏而不是对个人的伤害。

这套逻辑是不是很怪异,但这就是“法治”国家的“法治”逻辑。

美国正是通过上述两个判例,最高法院确立了以下原则:美国警察对任何公民不具备直接保护责任。

现在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美国警方在侦破章莹颖的案件中表现的效率那么低了。因为美国警察关注的不是章莹颖是否被害以及如何尽最大可能的防止其受伤害,美国警察关注的重点是如何确定重大嫌疑对象的行为是否已经违反了法律。所以,美国FBI在已经锁定重大犯罪嫌疑对象的情况下,从16到到29号,只是采取监听措施,而不是想办法采取抓捕犯罪嫌疑人,以尽早找到章莹颖。

这就是被中国法律党群体,被中国公知顶礼膜拜的美国司法体制下的警察。

案件进入到法院,法官关心的,也首先不是章莹颖在哪,到底是不是还活着,而是犯罪嫌疑人是否已经违法。

所以开庭九分钟就结束了,因为法官要尊重犯罪嫌疑对象的法定权利,而不是考虑如何尽快利用时间得到更多的关于被绑架人的信息,以确定还有没有营救的可能。中国公众不是嫌美国警方效率低吗?嗯,美国的法院效率,一般而言会更低。

虽然,美国警方说了一句相信(或认为)章莹颖已经死亡,但毕竟是一句带有推测性质的初步结论。万一还活着呢?那这样磨蹭来磨蹭去,就是抓到嫌疑人时人还活着,最后也很难等到营救的那一天。

在中国警察要是这么干,那一定是天怒人怨。但是在美国,这样做没毛病,因为这就是“法治社会”的基石“程序正义”的体现,美国警察的表现,完美的演绎了什么是法律党口中神圣的“程序正义”。

让人担心的是,现在这一套司法理念,正在被那帮法律界人士推荐给中国。

这套“程序正义”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保护具体的公民不受侵害,而是为了如何遵守已经存在的法律。因为美国法律本身并不关心具体公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如何免于被侵害,那么美国警方就要遵守法律而不是关注章莹颖的生死。

中国的警察遇到类似情况,首先是考虑如何保障受害人的生命安全,如何能够尽可能的完成营救。而美国的警察是关心如何让自己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并不关心受害人的生死,因为后者不在他们的法定职责范围内。

明白了这些,那些把中国司法体制骂的一文不值的人,还会继续崇拜美国的司法体制吗?

在中国,鼓吹美国司法体制优越,中国应该学习移植的人,无论是什么身份,什么理由,不是骗子就是傻子。

法律人喜欢美国体制,是因为美国体制中司法的地位最高啊。

而为什么一些最喜欢把人权挂在嘴上的“死磕”律师,最喜欢美国的这套司法体制呢?很简单,因为这套体制,最有利于律师赚钱和提高自己的职业地位。美国的这套体制,普通人遇到法律问题,离开律师,寸步难行。美国的律师业据说每年给美国创造一万亿美元的GDP,而且美国律师可以有通向政界的捷径,美国很多总统都是律师出身。

那些以为这些“死磕”是给自己争取人权的屌丝,还是醒醒吧,你们不过是这些人眼里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傻瓜,是被利用来给他们争取利益的炮灰。

中国的法律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需要解决,但美国那套体制绝不是适合中国学习的榜样。

延伸阅读: 宁宁 今日说法 洪金宝
      打赏
      收藏文本
      91
      0
      2017/7/6 22:01:50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最近读了作者秀文的自传体小说《联邦监狱的“间谍”》。刚开始读的时候,对这本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还半信半疑。不过,这篇文章反映的美国司法现状,跟那本书反映的相当吻合:美国司法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人权,体现人性,不过,他们的低效、不作为、走形式、烧钱、拿老实人开刀却纵容恶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2017/7/6 22:31:4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4楼 sxxxxkp
      现在这些公知把程序正义抬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我的问题是,如果程序正义不能带来结果正义,那这样的程序有什么意义?不需要修改吗?
      慕洋犬和公知对西方民主有着宗教式的跪拜,人家要的只是程序正义,人家认为只要程序正义了,结果就是正义的,不管你冤不冤!

      2017/7/7 17:43:15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7312
      • 工分:2935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现在这些公知把程序正义抬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我的问题是,如果程序正义不能带来结果正义,那这样的程序有什么意义?不需要修改吗?

      2017/7/7 15:22:0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2楼 风吹雨打a1
      最近读了作者秀文的自传体小说《联邦监狱的“间谍”》。刚开始读的时候,对这本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还半信半疑。不过,这篇文章反映的美国司法现状,跟那本书反映的相当吻合:美国司法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人权,体现人性,不过,他们的低效、不作为、走形式、烧钱、拿老实人开刀却纵容恶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7楼 海岸的风
      我也读过一本书,叫《我在美国坐牢》,作者本是中国一名政法工作人员,被联邦政府起诉贩卖人体器官罪,但美国政府最终撤诉———当然,宣告无罪时,他已经被联邦监狱关押了一年多时间。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也大抵相同。
      8楼 星空21
      凡是对美国司法有过亲身经历的,他们的感受和结论大抵都一样。我也读过吴振洲写的一部纪实作品《狱中日记》,介绍的情况也一样。
      呵呵,好莱坞大片里面可不是这样描述的,FBI可是无所不能的!

      2017/7/8 8:42:57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透彻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7/6 22:45:48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目前尚无公知含泪劝告受害人家属,冤冤相报何时了,即使嫌犯真的有罪,也应该选择宽恕他,尤其是不能要求判处死刑,更不能利用媒体给司法施压,这样方能彰显我大国气度,方能让世界认识到我们中国人也是文明的。这个节奏我表示很不满意,现在的新一代公知战斗力明显下降,远不如茅于轼、贺卫方等老一辈公知,人家一旦碰到热点,那可是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又如发现了臭肉的苍蝇,这种奋不顾身、宁肯被喷得不成人形也要坚持发声的精神太值得其他公知学习了。

      2017/7/9 10:12:52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3976084
      • 工分:785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而为什么一些最喜欢把人权挂在嘴上的“死磕”律师,最喜欢美国的这套司法体制呢?很简单,因为这套体制,最有利于律师赚钱和提高自己的职业地位。美国的这套体制,普通人遇到法律问题,离开律师,寸步难行。美国的律师业据说每年给美国创造一万亿美元的GDP,而且美国律师可以有通向政界的捷径,美国很多总统都是律师出身。”

      切---何必揭穿真相?本人就是律师哦~~~尼玛你们自己用歪脑仁想想,你一个1000块的法律援助案件和一个收费10万的案件,我会同样对待?别TMD和我说职业素质,换谁试试?记得去年北大陈瑞华叫兽(貌似07年我过司考就是他出的刑法部分的题)在某学院给我们上课时,提到某个改判无罪案件,这个无罪案件嫌疑人家属光鉴定专家就请了9个出庭作证,最后导致法庭没采信公安的鉴定,9个专家5个香港的4个欧美的,P民们想想,你们有这个钱吗?没钱你谈个铲铲!不充钱你怎么无罪?

      楼主见识还是少了,说白了,为什么有钱淫最喜欢美国的这套司法体制呢?很简单,因为这套体制,最有利于有钱淫逃脱法律制裁,你要是P民你滚一边玩去,别的不说,你有钱给这9个专家开住宿费盒饭钱吗?我都懒得提飞机费鉴定费误工费了....

      2017/7/9 17:24:4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其实在好莱坞大片里面对美国司法状况也是颇有微词的,

      很多正面形象的警察都是不受上级喜欢、习惯突破常规的。

      什么司法制度更好我不清楚,但在中国那姑娘肯定不会这么多天生死不明。

      2017/7/8 18:46:25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481330
      • 工分:22528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这很不民主!不是说大阿妹你看的空气都是甜的吗?怎么可能效率如此低下!肯定是有人在抹黑我大阿妹你看!

      2017/7/7 18:02:2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17楼 寂寞深坑
      目前尚无公知含泪劝告受害人家属,冤冤相报何时了,即使嫌犯真的有罪,也应该选择宽恕他,尤其是不能要求判处死刑,更不能利用媒体给司法施压,这样方能彰显我大国气度,方能让世界认识到我们中国人也是文明的。这个节奏我表示很不满意,现在的新一代公知战斗力明显下降,远不如茅于轼、贺卫方等老一辈公知,人家一旦碰到热点,那可是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又如发现了臭肉的苍蝇,这种奋不顾身、宁肯被喷得不成人形也要坚持发声的精神太值得其他公知学习了。
      说得精彩!!!

      2017/7/9 11:21:41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3
      • 工分:28
      左箭头-小图标

      凶手抓到了,章莹颖呢?人到底在哪儿?

      2017/8/9 14:53:22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9
      • 工分:28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jh2526
      “而为什么一些最喜欢把人权挂在嘴上的“死磕”律师,最喜欢美国的这套司法体制呢?很简单,因为这套体制,最有利于律师赚钱和提高自己的职业地位。美国的这套体制,普通人遇到法律问题,离开律师,寸步难行。美国的律师业据说每年给美国创造一万亿美元的GDP,而且美国律师可以有通向政界的捷径,美国很多总统都是律师出身。”

      切---何必揭穿真相?本人就是律师哦~~~尼玛你们自己用歪脑仁想想,你一个1000块的法律援助案件和一个收费10万的案件,我会同样对待?别TMD和我说职业素质,换谁试试?记得去年北大陈瑞华叫兽(貌似07年我过司考就是他出的刑法部分的题)在某学院给我们上课时,提到某个改判无罪案件,这个无罪案件嫌疑人家属光鉴定专家就请了9个出庭作证,最后导致法庭没采信公安的鉴定,9个专家5个香港的4个欧美的,P民们想想,你们有这个钱吗?没钱你谈个铲铲!不充钱你怎么无罪?

      楼主见识还是少了,说白了,为什么有钱淫最喜欢美国的这套司法体制呢?很简单,因为这套体制,最有利于有钱淫逃脱法律制裁,你要是P民你滚一边玩去,别的不说,你有钱给这9个专家开住宿费盒饭钱吗?我都懒得提飞机费鉴定费误工费了....

      很多人只知道美国法律对犯人人道,却不知道,那只是对恶人的妥协。

      实际上,美国一共有200多万犯人,占全世界犯人总数的四分之一,远远超过中国的犯人总数。

      所以说,对于无钱无权又不够恶的一般人,很多事情,在中国不算犯罪,在美国却是要坐牢的。

      2017/8/9 10:51:59
      左箭头-小图标

      ......
      105楼 山清水绿
      楼上你自己关于钓鱼执法的定义就是自相矛盾的。

      引用你的原话, “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你说,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非营运司机停下来询问,并且开始谈价钱,这样不算钓鱼执法,这个很好理解。

      然后,你又说,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在秀文的案子里面,就是美国政府雇佣的中国商人卧底,主动联系秀文的公司,问对方能否提供某些军用零件,这个跟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不是一样吗?为什么司机的案件就是钓鱼执法,秀文的案件就不是?

      更何况,人家都说了不卖了,卧底还通过给佣金、高利润、增加业务来进一步利诱,这还不是赤裸裸的钓鱼执法?

      106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告诉你了,钓鱼有合法和非法两种,合法的是他设套引诱你主动去联系,非法的是他主动发起违法行为。

      秀文案也是如此,对方讯问有没有零件---注意,对方设圈套是要你主动联系告诉他你“能提供违禁零件”,寻求违禁零件并不违法,而出售违禁零件才构成违法,就像交运局钓鱼执法一样,乘客搭乘你的汽车不违法(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不准乘顺风车的),但是如果你向对方收钱,才构成非法营运。因此即便是交运局的卧底,你也能合法的让他搭顺风车,但是不能涉及运费(报酬)问题。上海交运局之前之所以被视为钓鱼执法,是因为被投诉有些案例是卧底主动提出付钱,而车主收钱立即扣车罚款。

      明白其中区别了吗?

      对于秀文案而言,沈阳商人散发广告要约寻求某零件合法即便这一零件在限制品目录中,秀文在明知这种零件是为违禁品的情况下依然和对方交易,就是违法行为了。

      108楼 青青草原无边际
      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这些做法都是钓鱼执法。不过,在美国,钓鱼执法是合法的。

      在美国,只有卧底和执法人员对当事人进行了威逼恐吓,钓鱼执法才是非法的。

      在秀文的案子里,秀文最后拒绝与卧底继续合作,卧底进行了最后的利诱,不过,秀文还是不为所动。这个时候,卧底就选择了放弃,没有进一步威逼。这在美国就是合法的了。美国政府仍然可以利用之前获得的钓鱼执法证据起诉秀文。但如果秀文不肯卖之后,卧底人员进行了威逼恐吓,那就是非法的。

      在美国,只有卧底和执法人员进行了威逼恐吓,钓鱼执法才是非法的。如果只是利诱,鱼在没有被逼的情况下甘愿上钓,就是合法的。

      110楼 褪毛加菲猫
      中国也有卧底,也有运管局的人站在路边引诱黑车的执法。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意见?在美国,string operation是违法的,事实上钓鱼执法的概念就是从美国引进的。

      秀文暗中,秀文最终拒绝,但是她已经报价即显是她的确准备走私违禁军事产品。最后不为所动,在秀文而言是看出对方可能是卧底,而对于美国政府而言,是最后一个阶段的证据少了而已,剩下的证据依然足够起诉秀文并且将其定罪。

      注意,秀文和卧底联系提出自己可以提供违禁品后,其已经成为嫌犯,这时候卧底和她交涉报酬问题,就不再是违规的“钓鱼执法”。用运管局的例子做比较,就是运管局人员卧底钓鱼时,如果黑车司机首先问“100元去西单,去不去”,这是违规“钓鱼执法”;反之如果车管局人员上车后说“去西单”,黑车司机说“150元”,车管局人员此时还价“100元”----这不是违规的钓鱼执法了。而黑车司机再说“你下车”,很遗憾,即便你自认为你最终没有非法营运,但是之前你对去西单报价100元的行为,已经足够指控你非法营运了。

      秀文就是如此,虽然她认为自己最后不卖就不算违法,但是事实上之前她向卧底联系告诉其能提供这些货物的行为已经涉嫌违法了。这才是问题根本。至于威逼恐吓?你疯了吗?对方绑架秀文逼迫她出口违禁品了?莫非你认为秀文和卧底联系时,是被卧底用枪逼着写的?

      111楼 青青草原无边际
      相信你读过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 不过,对于卧底为什么不出庭作证,纯粹是你自己编出来的,却说得好像是人家书里面就是那样说的。被网友指出之后,你才承认,是你自己的推理。

      至于秀文的案件,环球时报报道过,她自己写了书,也在网上公开发了帖子,回答所有网友的质疑。而你显然并没有读过她的书,也不了解她的案情,只是根据一些网友在这里的发言,就一直瞎编下去...

      不过,凡是读过她的书的人,都知道你根本就没有读过她的书,只是在这里乱扯。

      殷来书中说的。那家伙是美国政府的线人,被曝光后不敢出庭,因此他得意洋洋的将之作为美国政府钓鱼执法骗他上钩的铁证。

      2017/8/7 7:56:45
      左箭头-小图标

      ......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105楼 山清水绿
      楼上你自己关于钓鱼执法的定义就是自相矛盾的。

      引用你的原话, “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你说,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非营运司机停下来询问,并且开始谈价钱,这样不算钓鱼执法,这个很好理解。

      然后,你又说,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在秀文的案子里面,就是美国政府雇佣的中国商人卧底,主动联系秀文的公司,问对方能否提供某些军用零件,这个跟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不是一样吗?为什么司机的案件就是钓鱼执法,秀文的案件就不是?

      更何况,人家都说了不卖了,卧底还通过给佣金、高利润、增加业务来进一步利诱,这还不是赤裸裸的钓鱼执法?

      106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告诉你了,钓鱼有合法和非法两种,合法的是他设套引诱你主动去联系,非法的是他主动发起违法行为。

      秀文案也是如此,对方讯问有没有零件---注意,对方设圈套是要你主动联系告诉他你“能提供违禁零件”,寻求违禁零件并不违法,而出售违禁零件才构成违法,就像交运局钓鱼执法一样,乘客搭乘你的汽车不违法(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不准乘顺风车的),但是如果你向对方收钱,才构成非法营运。因此即便是交运局的卧底,你也能合法的让他搭顺风车,但是不能涉及运费(报酬)问题。上海交运局之前之所以被视为钓鱼执法,是因为被投诉有些案例是卧底主动提出付钱,而车主收钱立即扣车罚款。

      明白其中区别了吗?

      对于秀文案而言,沈阳商人散发广告要约寻求某零件合法即便这一零件在限制品目录中,秀文在明知这种零件是为违禁品的情况下依然和对方交易,就是违法行为了。

      108楼 青青草原无边际
      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这些做法都是钓鱼执法。不过,在美国,钓鱼执法是合法的。

      在美国,只有卧底和执法人员对当事人进行了威逼恐吓,钓鱼执法才是非法的。

      在秀文的案子里,秀文最后拒绝与卧底继续合作,卧底进行了最后的利诱,不过,秀文还是不为所动。这个时候,卧底就选择了放弃,没有进一步威逼。这在美国就是合法的了。美国政府仍然可以利用之前获得的钓鱼执法证据起诉秀文。但如果秀文不肯卖之后,卧底人员进行了威逼恐吓,那就是非法的。

      在美国,只有卧底和执法人员进行了威逼恐吓,钓鱼执法才是非法的。如果只是利诱,鱼在没有被逼的情况下甘愿上钓,就是合法的。

      110楼 褪毛加菲猫
      中国也有卧底,也有运管局的人站在路边引诱黑车的执法。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意见?在美国,string operation是违法的,事实上钓鱼执法的概念就是从美国引进的。

      秀文暗中,秀文最终拒绝,但是她已经报价即显是她的确准备走私违禁军事产品。最后不为所动,在秀文而言是看出对方可能是卧底,而对于美国政府而言,是最后一个阶段的证据少了而已,剩下的证据依然足够起诉秀文并且将其定罪。

      注意,秀文和卧底联系提出自己可以提供违禁品后,其已经成为嫌犯,这时候卧底和她交涉报酬问题,就不再是违规的“钓鱼执法”。用运管局的例子做比较,就是运管局人员卧底钓鱼时,如果黑车司机首先问“100元去西单,去不去”,这是违规“钓鱼执法”;反之如果车管局人员上车后说“去西单”,黑车司机说“150元”,车管局人员此时还价“100元”----这不是违规的钓鱼执法了。而黑车司机再说“你下车”,很遗憾,即便你自认为你最终没有非法营运,但是之前你对去西单报价100元的行为,已经足够指控你非法营运了。

      秀文就是如此,虽然她认为自己最后不卖就不算违法,但是事实上之前她向卧底联系告诉其能提供这些货物的行为已经涉嫌违法了。这才是问题根本。至于威逼恐吓?你疯了吗?对方绑架秀文逼迫她出口违禁品了?莫非你认为秀文和卧底联系时,是被卧底用枪逼着写的?

      相信你读过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 不过,对于卧底为什么不出庭作证,纯粹是你自己编出来的,却说得好像是人家书里面就是那样说的。被网友指出之后,你才承认,是你自己的推理。

      至于秀文的案件,环球时报报道过,她自己写了书,也在网上公开发了帖子,回答所有网友的质疑。而你显然并没有读过她的书,也不了解她的案情,只是根据一些网友在这里的发言,就一直瞎编下去...

      不过,凡是读过她的书的人,都知道你根本就没有读过她的书,只是在这里乱扯。

      2017/8/6 21:53:31
      左箭头-小图标

      ......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105楼 山清水绿
      楼上你自己关于钓鱼执法的定义就是自相矛盾的。

      引用你的原话, “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你说,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非营运司机停下来询问,并且开始谈价钱,这样不算钓鱼执法,这个很好理解。

      然后,你又说,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在秀文的案子里面,就是美国政府雇佣的中国商人卧底,主动联系秀文的公司,问对方能否提供某些军用零件,这个跟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不是一样吗?为什么司机的案件就是钓鱼执法,秀文的案件就不是?

      更何况,人家都说了不卖了,卧底还通过给佣金、高利润、增加业务来进一步利诱,这还不是赤裸裸的钓鱼执法?

      106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告诉你了,钓鱼有合法和非法两种,合法的是他设套引诱你主动去联系,非法的是他主动发起违法行为。

      秀文案也是如此,对方讯问有没有零件---注意,对方设圈套是要你主动联系告诉他你“能提供违禁零件”,寻求违禁零件并不违法,而出售违禁零件才构成违法,就像交运局钓鱼执法一样,乘客搭乘你的汽车不违法(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不准乘顺风车的),但是如果你向对方收钱,才构成非法营运。因此即便是交运局的卧底,你也能合法的让他搭顺风车,但是不能涉及运费(报酬)问题。上海交运局之前之所以被视为钓鱼执法,是因为被投诉有些案例是卧底主动提出付钱,而车主收钱立即扣车罚款。

      明白其中区别了吗?

      对于秀文案而言,沈阳商人散发广告要约寻求某零件合法即便这一零件在限制品目录中,秀文在明知这种零件是为违禁品的情况下依然和对方交易,就是违法行为了。

      108楼 青青草原无边际
      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这些做法都是钓鱼执法。不过,在美国,钓鱼执法是合法的。

      在美国,只有卧底和执法人员对当事人进行了威逼恐吓,钓鱼执法才是非法的。

      在秀文的案子里,秀文最后拒绝与卧底继续合作,卧底进行了最后的利诱,不过,秀文还是不为所动。这个时候,卧底就选择了放弃,没有进一步威逼。这在美国就是合法的了。美国政府仍然可以利用之前获得的钓鱼执法证据起诉秀文。但如果秀文不肯卖之后,卧底人员进行了威逼恐吓,那就是非法的。

      在美国,只有卧底和执法人员进行了威逼恐吓,钓鱼执法才是非法的。如果只是利诱,鱼在没有被逼的情况下甘愿上钓,就是合法的。

      中国也有卧底,也有运管局的人站在路边引诱黑车的执法。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意见?在美国,string operation是违法的,事实上钓鱼执法的概念就是从美国引进的。

      秀文暗中,秀文最终拒绝,但是她已经报价即显是她的确准备走私违禁军事产品。最后不为所动,在秀文而言是看出对方可能是卧底,而对于美国政府而言,是最后一个阶段的证据少了而已,剩下的证据依然足够起诉秀文并且将其定罪。

      注意,秀文和卧底联系提出自己可以提供违禁品后,其已经成为嫌犯,这时候卧底和她交涉报酬问题,就不再是违规的“钓鱼执法”。用运管局的例子做比较,就是运管局人员卧底钓鱼时,如果黑车司机首先问“100元去西单,去不去”,这是违规“钓鱼执法”;反之如果车管局人员上车后说“去西单”,黑车司机说“150元”,车管局人员此时还价“100元”----这不是违规的钓鱼执法了。而黑车司机再说“你下车”,很遗憾,即便你自认为你最终没有非法营运,但是之前你对去西单报价100元的行为,已经足够指控你非法营运了。

      秀文就是如此,虽然她认为自己最后不卖就不算违法,但是事实上之前她向卧底联系告诉其能提供这些货物的行为已经涉嫌违法了。这才是问题根本。至于威逼恐吓?你疯了吗?对方绑架秀文逼迫她出口违禁品了?莫非你认为秀文和卧底联系时,是被卧底用枪逼着写的?

      2017/8/6 8:39:16
      左箭头-小图标

      中国的法律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需要解决,但美国那套体制绝不是适合中国学习的榜样。

      2017/8/5 20:56:41
      左箭头-小图标

      ......
      89楼 褪毛加菲猫
      我是查此案资料发现那个商人(记得姓顾)是美国政府线人。殷来书中对案情叙述非常含糊,因为此案案情非常敏感,直接写出来估计即便今天都会在本坛被J言。

      对于string operation,对于卧底规则,建议你去多看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在中国,也是不准卧底人员主动发起违法活动的。殷来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因为该案的性质恶劣程度,他必须设法为自己洗白,因此他极力回避案情问题,而将着眼点放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以洗白自己的污点。借助宣扬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是“被冤枉”的以让读者造成他自己也是“被冤枉”的印象。

      事实上殷来竭力否认认为美国政府抓他是为了“蓄意污蔑”的某事情,正是他在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但是后来主旋律侧面承认有之的事情。殷来是个恬不知耻的撒谎者。

      搞笑的,当年曾被宣传的红红火火沸沸扬扬的殷来,现在百度上都找不到了。要不是图书馆中还有他写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这部书,这件事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105楼 山清水绿
      楼上你自己关于钓鱼执法的定义就是自相矛盾的。

      引用你的原话, “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你说,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非营运司机停下来询问,并且开始谈价钱,这样不算钓鱼执法,这个很好理解。

      然后,你又说,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在秀文的案子里面,就是美国政府雇佣的中国商人卧底,主动联系秀文的公司,问对方能否提供某些军用零件,这个跟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不是一样吗?为什么司机的案件就是钓鱼执法,秀文的案件就不是?

      更何况,人家都说了不卖了,卧底还通过给佣金、高利润、增加业务来进一步利诱,这还不是赤裸裸的钓鱼执法?

      106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告诉你了,钓鱼有合法和非法两种,合法的是他设套引诱你主动去联系,非法的是他主动发起违法行为。

      秀文案也是如此,对方讯问有没有零件---注意,对方设圈套是要你主动联系告诉他你“能提供违禁零件”,寻求违禁零件并不违法,而出售违禁零件才构成违法,就像交运局钓鱼执法一样,乘客搭乘你的汽车不违法(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不准乘顺风车的),但是如果你向对方收钱,才构成非法营运。因此即便是交运局的卧底,你也能合法的让他搭顺风车,但是不能涉及运费(报酬)问题。上海交运局之前之所以被视为钓鱼执法,是因为被投诉有些案例是卧底主动提出付钱,而车主收钱立即扣车罚款。

      明白其中区别了吗?

      对于秀文案而言,沈阳商人散发广告要约寻求某零件合法即便这一零件在限制品目录中,秀文在明知这种零件是为违禁品的情况下依然和对方交易,就是违法行为了。

      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这些做法都是钓鱼执法。不过,在美国,钓鱼执法是合法的。

      在美国,只有卧底和执法人员对当事人进行了威逼恐吓,钓鱼执法才是非法的。

      在秀文的案子里,秀文最后拒绝与卧底继续合作,卧底进行了最后的利诱,不过,秀文还是不为所动。这个时候,卧底就选择了放弃,没有进一步威逼。这在美国就是合法的了。美国政府仍然可以利用之前获得的钓鱼执法证据起诉秀文。但如果秀文不肯卖之后,卧底人员进行了威逼恐吓,那就是非法的。

      在美国,只有卧底和执法人员进行了威逼恐吓,钓鱼执法才是非法的。如果只是利诱,鱼在没有被逼的情况下甘愿上钓,就是合法的。

      2017/8/5 14:16:53
      左箭头-小图标

      ......
      89楼 褪毛加菲猫
      我是查此案资料发现那个商人(记得姓顾)是美国政府线人。殷来书中对案情叙述非常含糊,因为此案案情非常敏感,直接写出来估计即便今天都会在本坛被J言。

      对于string operation,对于卧底规则,建议你去多看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在中国,也是不准卧底人员主动发起违法活动的。殷来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因为该案的性质恶劣程度,他必须设法为自己洗白,因此他极力回避案情问题,而将着眼点放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以洗白自己的污点。借助宣扬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是“被冤枉”的以让读者造成他自己也是“被冤枉”的印象。

      事实上殷来竭力否认认为美国政府抓他是为了“蓄意污蔑”的某事情,正是他在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但是后来主旋律侧面承认有之的事情。殷来是个恬不知耻的撒谎者。

      搞笑的,当年曾被宣传的红红火火沸沸扬扬的殷来,现在百度上都找不到了。要不是图书馆中还有他写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这部书,这件事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105楼 山清水绿
      楼上你自己关于钓鱼执法的定义就是自相矛盾的。

      引用你的原话, “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你说,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非营运司机停下来询问,并且开始谈价钱,这样不算钓鱼执法,这个很好理解。

      然后,你又说,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在秀文的案子里面,就是美国政府雇佣的中国商人卧底,主动联系秀文的公司,问对方能否提供某些军用零件,这个跟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不是一样吗?为什么司机的案件就是钓鱼执法,秀文的案件就不是?

      更何况,人家都说了不卖了,卧底还通过给佣金、高利润、增加业务来进一步利诱,这还不是赤裸裸的钓鱼执法?

      106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告诉你了,钓鱼有合法和非法两种,合法的是他设套引诱你主动去联系,非法的是他主动发起违法行为。

      秀文案也是如此,对方讯问有没有零件---注意,对方设圈套是要你主动联系告诉他你“能提供违禁零件”,寻求违禁零件并不违法,而出售违禁零件才构成违法,就像交运局钓鱼执法一样,乘客搭乘你的汽车不违法(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不准乘顺风车的),但是如果你向对方收钱,才构成非法营运。因此即便是交运局的卧底,你也能合法的让他搭顺风车,但是不能涉及运费(报酬)问题。上海交运局之前之所以被视为钓鱼执法,是因为被投诉有些案例是卧底主动提出付钱,而车主收钱立即扣车罚款。

      明白其中区别了吗?

      对于秀文案而言,沈阳商人散发广告要约寻求某零件合法即便这一零件在限制品目录中,秀文在明知这种零件是为违禁品的情况下依然和对方交易,就是违法行为了。

      卧底搭顺风车可能不违法,但据我所知,不仅出口军用零件的人违法,违规购买军用零件的人也违法。也就是说,充当卧底的中国商人购买军用零件是违法的。

      曾经有中国商人试图购买美国的违禁品,被专门引诱到美国(有时候到美国的协约国),然后实施抓捕,可见,买违禁军用品也是犯法的。

      卧底购买违禁品本身就是违反美国法律的行为, 所以,由他获得的证据,也是“有毒植物理论”。

      2017/8/4 14:38:57
      左箭头-小图标

      ......
      83楼 海岸的风
      我认真地读了殷来的书(这本书现在就摆在我的书桌上),书里面根本就没有讲述楼上所说的,“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这一段东西,纯属楼上自己虚构,又或者,楼上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所以,即使作者本人没有说,楼上也非常清楚,并且通过这个机会爆料。

      但无论如何,美国在实施“钓鱼执法”的时候,并不如你所说的那样。比如,《联邦监狱的“间谍”》一书,作者就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是美国政府花钱雇佣中国商人当卧底,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从头到尾就是一个"sting operation"。 美国政府也知道他们其实从来没有真正卖过军用零件到中国,并且,在意识到出口那些东西可能需要申办出口证之后,当事人就拒绝再卖东西给卧底了。然而,美国政府还是逮捕了当事人,并且,一开始的时候,还提出不允许当事人以任何条件获得保释,尽管他们当时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并且,在美国再没有任何亲人...

      89楼 褪毛加菲猫
      我是查此案资料发现那个商人(记得姓顾)是美国政府线人。殷来书中对案情叙述非常含糊,因为此案案情非常敏感,直接写出来估计即便今天都会在本坛被J言。

      对于string operation,对于卧底规则,建议你去多看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在中国,也是不准卧底人员主动发起违法活动的。殷来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因为该案的性质恶劣程度,他必须设法为自己洗白,因此他极力回避案情问题,而将着眼点放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以洗白自己的污点。借助宣扬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是“被冤枉”的以让读者造成他自己也是“被冤枉”的印象。

      事实上殷来竭力否认认为美国政府抓他是为了“蓄意污蔑”的某事情,正是他在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但是后来主旋律侧面承认有之的事情。殷来是个恬不知耻的撒谎者。

      搞笑的,当年曾被宣传的红红火火沸沸扬扬的殷来,现在百度上都找不到了。要不是图书馆中还有他写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这部书,这件事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105楼 山清水绿
      楼上你自己关于钓鱼执法的定义就是自相矛盾的。

      引用你的原话, “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你说,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非营运司机停下来询问,并且开始谈价钱,这样不算钓鱼执法,这个很好理解。

      然后,你又说,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在秀文的案子里面,就是美国政府雇佣的中国商人卧底,主动联系秀文的公司,问对方能否提供某些军用零件,这个跟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不是一样吗?为什么司机的案件就是钓鱼执法,秀文的案件就不是?

      更何况,人家都说了不卖了,卧底还通过给佣金、高利润、增加业务来进一步利诱,这还不是赤裸裸的钓鱼执法?

      上文告诉你了,钓鱼有合法和非法两种,合法的是他设套引诱你主动去联系,非法的是他主动发起违法行为。

      秀文案也是如此,对方讯问有没有零件---注意,对方设圈套是要你主动联系告诉他你“能提供违禁零件”,寻求违禁零件并不违法,而出售违禁零件才构成违法,就像交运局钓鱼执法一样,乘客搭乘你的汽车不违法(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不准乘顺风车的),但是如果你向对方收钱,才构成非法营运。因此即便是交运局的卧底,你也能合法的让他搭顺风车,但是不能涉及运费(报酬)问题。上海交运局之前之所以被视为钓鱼执法,是因为被投诉有些案例是卧底主动提出付钱,而车主收钱立即扣车罚款。

      明白其中区别了吗?

      对于秀文案而言,沈阳商人散发广告要约寻求某零件合法即便这一零件在限制品目录中,秀文在明知这种零件是为违禁品的情况下依然和对方交易,就是违法行为了。

      2017/8/4 8:21:44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797556
      • 工分: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81楼 褪毛加菲猫
      卧底证人的证词是受限制的,如录音证据,除非是第三人在场作证,否则仅有卧底证人和目标之间对话录音会被视为“传闻”甚至可能被质疑“故意诱导”因此不能作为有效证据。

      美国大量使用卧底证人,但是涉嫌卧底证人诱使嫌犯犯罪,称之为“string operation”,在美国这被视为妨碍司法公正,因此卧底证人必须另外证明自己没有诱使嫌犯犯罪,而是嫌犯自己主动提出犯罪。

      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在美国,卧底是合法的,但是有非常严格的限制,涉嫌钓鱼则违法,证据无效。如美国经常有女警察化装成妓女抓嫖,但是规定女警不能在街头主动勾引路过的嫖客,只能等待嫖客自己上门问价(问价即意味着你是嫖客)。否则,如果证据显示女警有主动勾引嫖客的行为,根据“有毒植物原则”,即便确认此人真的是嫖客,也会被法庭以“证据不足”(有效的证据根据有毒植物原则成为不能使用的证据)而释放。一个FBI探员卧底加入贩毒组织将其摧毁,后来写了回忆录谈及其最困难的就是他身为贩毒组织成员,不能回避做违法事情,但是身为FBI探员,他不能主动提出进行违法勾当,这就是基于“有毒植物”原则----如果是FBI探员提出进行某违法勾当,就不能据此指控嫌犯(反之FBI自己会成为犯罪嫌疑人)。

      我国“钓鱼执法”问题最初是上海交管局打击黑车非法营运时曾一度采用由执法人员假扮乘客在街头拦截疑似黑车,讯问“到哪里多少钱去不去”,一旦司机表示同意即作为“非法营运”对司机予以处罚。这就相当于美国女警假扮妓女时主动讯问嫖客要不要嫖宿----红果果的钓鱼执法!

      83楼 海岸的风
      我认真地读了殷来的书(这本书现在就摆在我的书桌上),书里面根本就没有讲述楼上所说的,“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这一段东西,纯属楼上自己虚构,又或者,楼上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所以,即使作者本人没有说,楼上也非常清楚,并且通过这个机会爆料。

      但无论如何,美国在实施“钓鱼执法”的时候,并不如你所说的那样。比如,《联邦监狱的“间谍”》一书,作者就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是美国政府花钱雇佣中国商人当卧底,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从头到尾就是一个"sting operation"。 美国政府也知道他们其实从来没有真正卖过军用零件到中国,并且,在意识到出口那些东西可能需要申办出口证之后,当事人就拒绝再卖东西给卧底了。然而,美国政府还是逮捕了当事人,并且,一开始的时候,还提出不允许当事人以任何条件获得保释,尽管他们当时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并且,在美国再没有任何亲人...

      89楼 褪毛加菲猫
      我是查此案资料发现那个商人(记得姓顾)是美国政府线人。殷来书中对案情叙述非常含糊,因为此案案情非常敏感,直接写出来估计即便今天都会在本坛被J言。

      对于string operation,对于卧底规则,建议你去多看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在中国,也是不准卧底人员主动发起违法活动的。殷来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因为该案的性质恶劣程度,他必须设法为自己洗白,因此他极力回避案情问题,而将着眼点放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以洗白自己的污点。借助宣扬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是“被冤枉”的以让读者造成他自己也是“被冤枉”的印象。

      事实上殷来竭力否认认为美国政府抓他是为了“蓄意污蔑”的某事情,正是他在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但是后来主旋律侧面承认有之的事情。殷来是个恬不知耻的撒谎者。

      搞笑的,当年曾被宣传的红红火火沸沸扬扬的殷来,现在百度上都找不到了。要不是图书馆中还有他写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这部书,这件事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楼上你自己关于钓鱼执法的定义就是自相矛盾的。

      引用你的原话, “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你说,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非营运司机停下来询问,并且开始谈价钱,这样不算钓鱼执法,这个很好理解。

      然后,你又说,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在秀文的案子里面,就是美国政府雇佣的中国商人卧底,主动联系秀文的公司,问对方能否提供某些军用零件,这个跟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不是一样吗?为什么司机的案件就是钓鱼执法,秀文的案件就不是?

      更何况,人家都说了不卖了,卧底还通过给佣金、高利润、增加业务来进一步利诱,这还不是赤裸裸的钓鱼执法?

      2017/8/3 21:58:57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2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95楼 海岸的风
      殷来胜诉的原因,不是因为美国政府钓鱼执法(虽然钓鱼执法是事实),而是证人不敢出庭作证。

      秀文的事件也是真实的经历。《环球时报》曾经对这一事件作过详细报道,还采访了那名帮美国政府当卧底的证人。他也承认收取美国政府的经费,专门引诱商人们落入圈套。

      事实上,卧底并不只是设立一个网站,引诱秀文主动联系他,而是他主动联系秀文工作的公司,提出要购买军用零件。明知道该公司对出口法规模糊,却故意误导他们。当秀文告诉他有些零件需要办出口证,有些不用时,他故意说,只买不用办证的,不买需要办证的。事实上,在当时,所有军用零件都是必须办证的。

      后来,秀文也警觉到,那些东西很可能是受管制的,于是,主动提出终止跟他的合作。但他又以佣金和更多的业务、更高的利润进一步引诱,幸亏,秀文当时抵制住了利诱,之后再没有卖过军用零件给他。

      不过,这种钓鱼执法的做法,在美国是完全合法的。所以,秀文并没有打赢这场官司,只是通过认罪,通过与美国政府妥协,协助调查她原来工作的公司,以此换取轻判。

      虽然轻判了,但秀文的罪名还是成立的。美国政府的钓鱼执法是合法的。

      97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说了不敢出来作证的原因---他的政府线人身份曝光了,因此以这一身份出来作证将会导致诉讼失败(涉嫌string operation),同样,FBI在此人办公室的录音,也因此不能拿出来作为法庭证据-----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证明殷来涉入某事的证据有的,但是因为涉嫌非法取证(因为证人是政府线人,他和殷来的谈话会被视为政府诱供而不是客观的第三方证据),因此根据有毒植物理论不能使用,殷来因此脱罪了。

      秀文事件是真实经历,但是她那本书是在自己真实经历上进行修改和涂脂抹粉(所谓“艺术加工”)后的小说。引诱秀文这类打算靠出口军事物品赚钱的商人,因此领取经费,单纯据此不能视为违法的“钓鱼执法”。上文已经给你介绍过了。如商人向不确定的群体发出要约说自己想要某产品,而秀文主动去和此人联系就不属于钓鱼执法---类似上海交管局让雇员站在街边做出打算搭车的样子,此时谁上前主动招徕生意就抓谁,这不属于违法的“钓鱼执法”。

      所谓该商人主动联系秀文,是秀文提出的单反证词,法庭上并不是以嫌犯证词作为证据,而是由陪审团裁决双方提出证据,而媒体却会盲信嫌犯或者检方单方面的说法,因此往往媒体“裁决”的结果和陪审团裁决的结果差异非常大。以齐默尔曼-马丁案,媒体依据齐默尔曼(经过媒体修改的)报警电话,判定齐默尔曼是基于种族歧视故意尾随和刁难黑人青年马丁。但是庭审中出示的齐默尔曼完整的报警电话,陪审团从中根本听不出齐默尔曼有什么种族歧视。最终陪审团裁决齐默尔曼无罪。

      秀文真正用于对抗有罪指控的,是她宣称“出口法规模糊”,自己“不知道所有军事零件需要许可证”。可见她自己也知道对媒体宣称的遭美国政府“string operation”(违法的钓鱼执法)在出庭证据前有多么苍白无力。简单说,卧底商人提出要约,上面写着我要采购A部件(军事零件),而你回信宣称“我有”,这就不是钓鱼执法了,注意,对方之前不是你的合伙人,这个我有或者我能提供,并不是在对方诱导和胁迫下写的而是你自己自由意志决定写下的,因此这完全是你自己的选择。正如法庭上指控秀文最重要一点----作为经营此类商品的商人,她自己应该具备常识知道这种东西是需要许可证的。就像汽车司机应该知道营运是需要许可证的。因此秀文以宣称自己不知道需要许可证为自己辩护,法庭并未采信。最终秀文依然被判有罪。

      99楼 海岸的风
      你始终没有说清钓鱼执法与非钓鱼执法的区别。

      警察在路边装出要搭车的样子,但不主动拦截司机,而是由司机主动提出载客,这不属于钓鱼执法。但如果警察主动向司机提出他想搭车,这就是钓鱼执法了,这是你的意思吗?

      102楼 褪毛加菲猫
      这里稍微介绍下。

      美国司法制度中有“阴谋罪”即几个人合伙策划犯罪行为。对于殷来案,如果顾姓商人(美国政府线人)不算是政府雇员而是独立第三人,和殷来合伙进行某交易的。那么他和殷来之间构成“合谋”(阴谋罪)关系。技术上此类阴谋,司法制度是准许其中一个通过检举另一个而从轻处罚(在美国是控辩协议)。即如果是顾姓商人和美国政府交易,出卖了殷来并且向美国政府提供两人合谋犯罪的证据----那么的确可能是此人没事(免于起诉)而殷来被法院定罪。

      但是当此人是美国政府线人的情况曝光后,性质不同,作为线人,他事实上是政府方面人员,据此不能指两人是“阴谋罪”的同谋。如果不能指2人是阴谋罪同谋。顾姓商人也就不能在法庭上指证殷来的犯罪行为---因为美国法院是控辩对抗制度,辩护律师可以交叉盘问检方证人,而一旦问及其背景,是否是美国政府线人,是否是他事先准备好了合同,是否是他提出违法勾当,他必须如实回答(否则就是妨碍司法公正,伪证罪,又是一条重罪)。届时且不说检方提供的证据以“有毒植物”被判无效,而共同阴谋策划犯罪行为的双方,变成了美国政府和殷来两人。

      刑事案件指控,在美国是“某地人民 vs 某某人(嫌犯)”,其中某地人民代表,就是当地政府(准确说是检察官办公室)。如果此人出庭作证,案件将会变成“某地人民 vs 殷来+美国联邦政府”了。

      所以当此人政府线人身份曝光,就不能出庭作证。

      类似案件,可以参考《我在黑社会卧底的日子》,其中FBI探员卧底黑社会前的培训中,着重警告说他会被豁免部分参与的犯罪行为,但是如果是他发起的犯罪行为将不会被豁免。也就是说卧底线人可以作为证人出庭,但是卧底期间是绝对不能涉嫌发起过违法行为(黑社会那个案子庭审中,辩方律师也试图以此攻击检方证人即政府卧底)。

      因此,照殷来的说法,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嫌疑,因此最后不得不放弃了对自己有利的证据以掩盖自己的违法行为。反之秀文案从目前曝光的案情看,美国政府不存在钓鱼执法嫌疑。

      当然,殷来这样的情况,被政府卧底录音,有书证等等,此案假如按照当时中国的司法原则,毫无疑问足够给殷来定罪!

      你所说的这个“有毒植物理论”,正是美国司法体制的不公平所在之一。

      所谓“有毒植物”,其实质就是,警方通过不合法手段获得了嫌犯的证据。

      所以,嫌犯的证据是确凿的,该嫌犯确实犯了法。不过,警方在取证的过程中,也犯了法。

      正确合理的做法应该是:只要证据确凿,嫌犯仍然应该被法办。违规犯法的警察,也应该被处理。因为这两者都犯了法,都应该受到制裁。

      但是根据美国的法律,则是你错了,我也错了,那好吧,我们互相抵消掉,谁也不用受罚。

      犯人被赦免了,警察被赦免了,牺牲的是受害者的利益。

      2017/8/3 10:54:39
      左箭头-小图标

      ......
      85楼 tiger32
      对于李文和所犯的错,即跟中国政府接触没有通报,违规下载资料等,他已经认罪服法,好像因此被判了大约一年刑期,而他已经被关押了超过一年时间,所以当庭释放。

      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即涉密人员偷偷下载资料,又偷偷与他国政府接触,那么,他会根据中国的法律受到相应惩罚。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惩罚,但我相信,会按法律执法,彰显法治精神,那是必须的。

      不过,不会给他多扣另外58项莫须有的罪名。

      88楼 褪毛加菲猫
      你去问问中国搞核武器,导弹卫星等尖端军事科技研究人员,未经组织允许偷偷和美帝政府接触,然后回去下载保密资料私自携带回家时什么下场。

      李文和,在中国红果果的是间谍罪,叛国罪,做多是因为只有他和美帝秘密接触的证据,没有他移交下载资料给CIA的证据,因此算是出卖国家机密的未遂犯罢了。

      90楼 浪花朵朵飘
      如果你认同美国对李文和的处罚太轻,那不正是这个帖子要表达的思想吗?美国司法比较包庇和纵容犯人...

      关于相同的情况在中国是怎么处理的,你查到了哪条法律?如果你查证过,请引用原文。又或者,用某过相同的案例论证你的观点,否则,你似乎一直都只是在毫无根据地臆测和信口开河...

      美国对李文和的处罚太轻也好,太重也好,说的都是真实情况,可供国内不了解美国司法的人参考。现在的问题是,所有网站上这本书都缺货。

      91楼 褪毛加菲猫
      不是呀,按照美帝司法制度,李文和案这样判和正常呀。我是说如果李文和案如果发生在神州,他早就去修地球了吧。

      相关情况在中国如何处理,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82条,398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第九条,第23条,第25条,第48条之规定。

      李文和的情况,其故意下载国家机密文件,秘密接触中方人员拒绝报告,涉嫌398条泄密罪(未遂),282条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非法持有国家绝密,机密文件,资料,物品罪。

      至少是3年-7年有期徒刑。

      92楼 浪花朵朵飘
      那么,对于这样的罪行(涉及高级机密人员私自下载文件,私自见外国政府官员),你认为,应该判一年更合理,还是判3-7年更合理?

      想听听你的意见和看法。

      如李文和这样的案件发生在中国,涉及国家尖端军事机密的科学家和美国政府官员接触不报告,私下下载政府机密情报,会被视为准备将其出售给美国政府。违反保密法,泄密罪未遂,间谍罪未遂。假如这三条罪名都能认定,数罪并罚大概可以判13年到20年吧。运气不好正在风头上,死缓也有可能。

      中国政府和法院是不会认可李文和这样的参与尖端研究的科学家下载机密情报只是拿回家看着玩的奇葩观点。

      如果没有和美国政府接触(回来后不报告)这一情况,且下载机密文件虽然违规但是有正当理由,按照政府机关的相应保密规定,他会被内部处分。

      2017/8/2 13:51:38
      左箭头-小图标

      ......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95楼 海岸的风
      殷来胜诉的原因,不是因为美国政府钓鱼执法(虽然钓鱼执法是事实),而是证人不敢出庭作证。

      秀文的事件也是真实的经历。《环球时报》曾经对这一事件作过详细报道,还采访了那名帮美国政府当卧底的证人。他也承认收取美国政府的经费,专门引诱商人们落入圈套。

      事实上,卧底并不只是设立一个网站,引诱秀文主动联系他,而是他主动联系秀文工作的公司,提出要购买军用零件。明知道该公司对出口法规模糊,却故意误导他们。当秀文告诉他有些零件需要办出口证,有些不用时,他故意说,只买不用办证的,不买需要办证的。事实上,在当时,所有军用零件都是必须办证的。

      后来,秀文也警觉到,那些东西很可能是受管制的,于是,主动提出终止跟他的合作。但他又以佣金和更多的业务、更高的利润进一步引诱,幸亏,秀文当时抵制住了利诱,之后再没有卖过军用零件给他。

      不过,这种钓鱼执法的做法,在美国是完全合法的。所以,秀文并没有打赢这场官司,只是通过认罪,通过与美国政府妥协,协助调查她原来工作的公司,以此换取轻判。

      虽然轻判了,但秀文的罪名还是成立的。美国政府的钓鱼执法是合法的。

      97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说了不敢出来作证的原因---他的政府线人身份曝光了,因此以这一身份出来作证将会导致诉讼失败(涉嫌string operation),同样,FBI在此人办公室的录音,也因此不能拿出来作为法庭证据-----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证明殷来涉入某事的证据有的,但是因为涉嫌非法取证(因为证人是政府线人,他和殷来的谈话会被视为政府诱供而不是客观的第三方证据),因此根据有毒植物理论不能使用,殷来因此脱罪了。

      秀文事件是真实经历,但是她那本书是在自己真实经历上进行修改和涂脂抹粉(所谓“艺术加工”)后的小说。引诱秀文这类打算靠出口军事物品赚钱的商人,因此领取经费,单纯据此不能视为违法的“钓鱼执法”。上文已经给你介绍过了。如商人向不确定的群体发出要约说自己想要某产品,而秀文主动去和此人联系就不属于钓鱼执法---类似上海交管局让雇员站在街边做出打算搭车的样子,此时谁上前主动招徕生意就抓谁,这不属于违法的“钓鱼执法”。

      所谓该商人主动联系秀文,是秀文提出的单反证词,法庭上并不是以嫌犯证词作为证据,而是由陪审团裁决双方提出证据,而媒体却会盲信嫌犯或者检方单方面的说法,因此往往媒体“裁决”的结果和陪审团裁决的结果差异非常大。以齐默尔曼-马丁案,媒体依据齐默尔曼(经过媒体修改的)报警电话,判定齐默尔曼是基于种族歧视故意尾随和刁难黑人青年马丁。但是庭审中出示的齐默尔曼完整的报警电话,陪审团从中根本听不出齐默尔曼有什么种族歧视。最终陪审团裁决齐默尔曼无罪。

      秀文真正用于对抗有罪指控的,是她宣称“出口法规模糊”,自己“不知道所有军事零件需要许可证”。可见她自己也知道对媒体宣称的遭美国政府“string operation”(违法的钓鱼执法)在出庭证据前有多么苍白无力。简单说,卧底商人提出要约,上面写着我要采购A部件(军事零件),而你回信宣称“我有”,这就不是钓鱼执法了,注意,对方之前不是你的合伙人,这个我有或者我能提供,并不是在对方诱导和胁迫下写的而是你自己自由意志决定写下的,因此这完全是你自己的选择。正如法庭上指控秀文最重要一点----作为经营此类商品的商人,她自己应该具备常识知道这种东西是需要许可证的。就像汽车司机应该知道营运是需要许可证的。因此秀文以宣称自己不知道需要许可证为自己辩护,法庭并未采信。最终秀文依然被判有罪。

      99楼 海岸的风
      你始终没有说清钓鱼执法与非钓鱼执法的区别。

      警察在路边装出要搭车的样子,但不主动拦截司机,而是由司机主动提出载客,这不属于钓鱼执法。但如果警察主动向司机提出他想搭车,这就是钓鱼执法了,这是你的意思吗?

      这里稍微介绍下。

      美国司法制度中有“阴谋罪”即几个人合伙策划犯罪行为。对于殷来案,如果顾姓商人(美国政府线人)不算是政府雇员而是独立第三人,和殷来合伙进行某交易的。那么他和殷来之间构成“合谋”(阴谋罪)关系。技术上此类阴谋,司法制度是准许其中一个通过检举另一个而从轻处罚(在美国是控辩协议)。即如果是顾姓商人和美国政府交易,出卖了殷来并且向美国政府提供两人合谋犯罪的证据----那么的确可能是此人没事(免于起诉)而殷来被法院定罪。

      但是当此人是美国政府线人的情况曝光后,性质不同,作为线人,他事实上是政府方面人员,据此不能指两人是“阴谋罪”的同谋。如果不能指2人是阴谋罪同谋。顾姓商人也就不能在法庭上指证殷来的犯罪行为---因为美国法院是控辩对抗制度,辩护律师可以交叉盘问检方证人,而一旦问及其背景,是否是美国政府线人,是否是他事先准备好了合同,是否是他提出违法勾当,他必须如实回答(否则就是妨碍司法公正,伪证罪,又是一条重罪)。届时且不说检方提供的证据以“有毒植物”被判无效,而共同阴谋策划犯罪行为的双方,变成了美国政府和殷来两人。

      刑事案件指控,在美国是“某地人民 vs 某某人(嫌犯)”,其中某地人民代表,就是当地政府(准确说是检察官办公室)。如果此人出庭作证,案件将会变成“某地人民 vs 殷来+美国联邦政府”了。

      所以当此人政府线人身份曝光,就不能出庭作证。

      类似案件,可以参考《我在黑社会卧底的日子》,其中FBI探员卧底黑社会前的培训中,着重警告说他会被豁免部分参与的犯罪行为,但是如果是他发起的犯罪行为将不会被豁免。也就是说卧底线人可以作为证人出庭,但是卧底期间是绝对不能涉嫌发起过违法行为(黑社会那个案子庭审中,辩方律师也试图以此攻击检方证人即政府卧底)。

      因此,照殷来的说法,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嫌疑,因此最后不得不放弃了对自己有利的证据以掩盖自己的违法行为。反之秀文案从目前曝光的案情看,美国政府不存在钓鱼执法嫌疑。

      当然,殷来这样的情况,被政府卧底录音,有书证等等,此案假如按照当时中国的司法原则,毫无疑问足够给殷来定罪!

      2017/8/2 13:45:35
      左箭头-小图标

      ......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95楼 海岸的风
      殷来胜诉的原因,不是因为美国政府钓鱼执法(虽然钓鱼执法是事实),而是证人不敢出庭作证。

      秀文的事件也是真实的经历。《环球时报》曾经对这一事件作过详细报道,还采访了那名帮美国政府当卧底的证人。他也承认收取美国政府的经费,专门引诱商人们落入圈套。

      事实上,卧底并不只是设立一个网站,引诱秀文主动联系他,而是他主动联系秀文工作的公司,提出要购买军用零件。明知道该公司对出口法规模糊,却故意误导他们。当秀文告诉他有些零件需要办出口证,有些不用时,他故意说,只买不用办证的,不买需要办证的。事实上,在当时,所有军用零件都是必须办证的。

      后来,秀文也警觉到,那些东西很可能是受管制的,于是,主动提出终止跟他的合作。但他又以佣金和更多的业务、更高的利润进一步引诱,幸亏,秀文当时抵制住了利诱,之后再没有卖过军用零件给他。

      不过,这种钓鱼执法的做法,在美国是完全合法的。所以,秀文并没有打赢这场官司,只是通过认罪,通过与美国政府妥协,协助调查她原来工作的公司,以此换取轻判。

      虽然轻判了,但秀文的罪名还是成立的。美国政府的钓鱼执法是合法的。

      97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说了不敢出来作证的原因---他的政府线人身份曝光了,因此以这一身份出来作证将会导致诉讼失败(涉嫌string operation),同样,FBI在此人办公室的录音,也因此不能拿出来作为法庭证据-----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证明殷来涉入某事的证据有的,但是因为涉嫌非法取证(因为证人是政府线人,他和殷来的谈话会被视为政府诱供而不是客观的第三方证据),因此根据有毒植物理论不能使用,殷来因此脱罪了。

      秀文事件是真实经历,但是她那本书是在自己真实经历上进行修改和涂脂抹粉(所谓“艺术加工”)后的小说。引诱秀文这类打算靠出口军事物品赚钱的商人,因此领取经费,单纯据此不能视为违法的“钓鱼执法”。上文已经给你介绍过了。如商人向不确定的群体发出要约说自己想要某产品,而秀文主动去和此人联系就不属于钓鱼执法---类似上海交管局让雇员站在街边做出打算搭车的样子,此时谁上前主动招徕生意就抓谁,这不属于违法的“钓鱼执法”。

      所谓该商人主动联系秀文,是秀文提出的单反证词,法庭上并不是以嫌犯证词作为证据,而是由陪审团裁决双方提出证据,而媒体却会盲信嫌犯或者检方单方面的说法,因此往往媒体“裁决”的结果和陪审团裁决的结果差异非常大。以齐默尔曼-马丁案,媒体依据齐默尔曼(经过媒体修改的)报警电话,判定齐默尔曼是基于种族歧视故意尾随和刁难黑人青年马丁。但是庭审中出示的齐默尔曼完整的报警电话,陪审团从中根本听不出齐默尔曼有什么种族歧视。最终陪审团裁决齐默尔曼无罪。

      秀文真正用于对抗有罪指控的,是她宣称“出口法规模糊”,自己“不知道所有军事零件需要许可证”。可见她自己也知道对媒体宣称的遭美国政府“string operation”(违法的钓鱼执法)在出庭证据前有多么苍白无力。简单说,卧底商人提出要约,上面写着我要采购A部件(军事零件),而你回信宣称“我有”,这就不是钓鱼执法了,注意,对方之前不是你的合伙人,这个我有或者我能提供,并不是在对方诱导和胁迫下写的而是你自己自由意志决定写下的,因此这完全是你自己的选择。正如法庭上指控秀文最重要一点----作为经营此类商品的商人,她自己应该具备常识知道这种东西是需要许可证的。就像汽车司机应该知道营运是需要许可证的。因此秀文以宣称自己不知道需要许可证为自己辩护,法庭并未采信。最终秀文依然被判有罪。

      99楼 海岸的风
      你始终没有说清钓鱼执法与非钓鱼执法的区别。

      警察在路边装出要搭车的样子,但不主动拦截司机,而是由司机主动提出载客,这不属于钓鱼执法。但如果警察主动向司机提出他想搭车,这就是钓鱼执法了,这是你的意思吗?

      上文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对于运管局的卧底而言,做一副想搭乘黑色的样子,诱使你(黑车司机)和他搭话报价,这不是钓鱼执法,如果搭乘汽车后上车主动和你谈价格,那就是违规的钓鱼执法。

      对于秀文案,商人讯问你有没有这个商品(类似运管局卧底在路边装出要搭车的样子),而秀文答复有并且报价了,这不是钓鱼执法。

      殷来案中美国政府是涉嫌有钓鱼执法的(如果殷来说的属实)。根据殷来的说法,他是被该商人以合伙做生意邀请去其公司参观,然后在参观期间对方在办公室主动和他洽谈某事,并且拿出协议(即协议是美国政府卧底事先拟好的)要他签,如果此事属实,且此人不是污点证人而是美国政府线人,那么这种行为的确属于钓鱼执法,因为此事的主导权在此人手中了。

      殷来脱罪,是因为“有毒植物理论”即美国政府线人搜集证据时涉嫌违法了。所以即便证据属实(有录音,有书证),但是基于美国司法制度,这种非法获得的证据不能用来指控殷来有罪。而另一方面,殷来毫无疑问是个厚颜无耻的撒谎者(不仅书中公然撒谎说中绝无此事,后来被卫生部等通告扇了耳光)。即便此案依照美国司法制度不能起诉,我倒是好奇这个美国商人(美国政府卧底)和他谈某事的?秀文还能说自己不熟悉法律,他身为前检察官,毫无疑问知道其触犯的某事不管在中国还是美国都是红果果的违法行为,怎么可能会被那厮录音取证并且落下文字以提出指控呢(如果对方不是美国政府线人以至于出现“string operation”问题以至于采用有毒植物的证据摒弃原则,现场录音和文书毫无疑问是殷来参与某事的足以定罪的直接证据了)。

      2017/8/2 13:29:0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9
      • 工分:27
      左箭头-小图标

      ......
      83楼 海岸的风
      我认真地读了殷来的书(这本书现在就摆在我的书桌上),书里面根本就没有讲述楼上所说的,“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这一段东西,纯属楼上自己虚构,又或者,楼上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所以,即使作者本人没有说,楼上也非常清楚,并且通过这个机会爆料。

      但无论如何,美国在实施“钓鱼执法”的时候,并不如你所说的那样。比如,《联邦监狱的“间谍”》一书,作者就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是美国政府花钱雇佣中国商人当卧底,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从头到尾就是一个"sting operation"。 美国政府也知道他们其实从来没有真正卖过军用零件到中国,并且,在意识到出口那些东西可能需要申办出口证之后,当事人就拒绝再卖东西给卧底了。然而,美国政府还是逮捕了当事人,并且,一开始的时候,还提出不允许当事人以任何条件获得保释,尽管他们当时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并且,在美国再没有任何亲人...

      89楼 褪毛加菲猫
      我是查此案资料发现那个商人(记得姓顾)是美国政府线人。殷来书中对案情叙述非常含糊,因为此案案情非常敏感,直接写出来估计即便今天都会在本坛被J言。

      对于string operation,对于卧底规则,建议你去多看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在中国,也是不准卧底人员主动发起违法活动的。殷来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因为该案的性质恶劣程度,他必须设法为自己洗白,因此他极力回避案情问题,而将着眼点放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以洗白自己的污点。借助宣扬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是“被冤枉”的以让读者造成他自己也是“被冤枉”的印象。

      事实上殷来竭力否认认为美国政府抓他是为了“蓄意污蔑”的某事情,正是他在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但是后来主旋律侧面承认有之的事情。殷来是个恬不知耻的撒谎者。

      搞笑的,当年曾被宣传的红红火火沸沸扬扬的殷来,现在百度上都找不到了。要不是图书馆中还有他写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这部书,这件事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95楼 海岸的风
      殷来胜诉的原因,不是因为美国政府钓鱼执法(虽然钓鱼执法是事实),而是证人不敢出庭作证。

      秀文的事件也是真实的经历。《环球时报》曾经对这一事件作过详细报道,还采访了那名帮美国政府当卧底的证人。他也承认收取美国政府的经费,专门引诱商人们落入圈套。

      事实上,卧底并不只是设立一个网站,引诱秀文主动联系他,而是他主动联系秀文工作的公司,提出要购买军用零件。明知道该公司对出口法规模糊,却故意误导他们。当秀文告诉他有些零件需要办出口证,有些不用时,他故意说,只买不用办证的,不买需要办证的。事实上,在当时,所有军用零件都是必须办证的。

      后来,秀文也警觉到,那些东西很可能是受管制的,于是,主动提出终止跟他的合作。但他又以佣金和更多的业务、更高的利润进一步引诱,幸亏,秀文当时抵制住了利诱,之后再没有卖过军用零件给他。

      不过,这种钓鱼执法的做法,在美国是完全合法的。所以,秀文并没有打赢这场官司,只是通过认罪,通过与美国政府妥协,协助调查她原来工作的公司,以此换取轻判。

      虽然轻判了,但秀文的罪名还是成立的。美国政府的钓鱼执法是合法的。

      陷害秀文的卧底现在怎么样?还接受报社采访?他被中国政府抓起来了吗?

      2017/8/2 13:27:58
      左箭头-小图标

      ......
      89楼 褪毛加菲猫
      我是查此案资料发现那个商人(记得姓顾)是美国政府线人。殷来书中对案情叙述非常含糊,因为此案案情非常敏感,直接写出来估计即便今天都会在本坛被J言。

      对于string operation,对于卧底规则,建议你去多看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在中国,也是不准卧底人员主动发起违法活动的。殷来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因为该案的性质恶劣程度,他必须设法为自己洗白,因此他极力回避案情问题,而将着眼点放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以洗白自己的污点。借助宣扬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是“被冤枉”的以让读者造成他自己也是“被冤枉”的印象。

      事实上殷来竭力否认认为美国政府抓他是为了“蓄意污蔑”的某事情,正是他在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但是后来主旋律侧面承认有之的事情。殷来是个恬不知耻的撒谎者。

      搞笑的,当年曾被宣传的红红火火沸沸扬扬的殷来,现在百度上都找不到了。要不是图书馆中还有他写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这部书,这件事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95楼 海岸的风
      殷来胜诉的原因,不是因为美国政府钓鱼执法(虽然钓鱼执法是事实),而是证人不敢出庭作证。

      秀文的事件也是真实的经历。《环球时报》曾经对这一事件作过详细报道,还采访了那名帮美国政府当卧底的证人。他也承认收取美国政府的经费,专门引诱商人们落入圈套。

      事实上,卧底并不只是设立一个网站,引诱秀文主动联系他,而是他主动联系秀文工作的公司,提出要购买军用零件。明知道该公司对出口法规模糊,却故意误导他们。当秀文告诉他有些零件需要办出口证,有些不用时,他故意说,只买不用办证的,不买需要办证的。事实上,在当时,所有军用零件都是必须办证的。

      后来,秀文也警觉到,那些东西很可能是受管制的,于是,主动提出终止跟他的合作。但他又以佣金和更多的业务、更高的利润进一步引诱,幸亏,秀文当时抵制住了利诱,之后再没有卖过军用零件给他。

      不过,这种钓鱼执法的做法,在美国是完全合法的。所以,秀文并没有打赢这场官司,只是通过认罪,通过与美国政府妥协,协助调查她原来工作的公司,以此换取轻判。

      虽然轻判了,但秀文的罪名还是成立的。美国政府的钓鱼执法是合法的。

      97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说了不敢出来作证的原因---他的政府线人身份曝光了,因此以这一身份出来作证将会导致诉讼失败(涉嫌string operation),同样,FBI在此人办公室的录音,也因此不能拿出来作为法庭证据-----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证明殷来涉入某事的证据有的,但是因为涉嫌非法取证(因为证人是政府线人,他和殷来的谈话会被视为政府诱供而不是客观的第三方证据),因此根据有毒植物理论不能使用,殷来因此脱罪了。

      秀文事件是真实经历,但是她那本书是在自己真实经历上进行修改和涂脂抹粉(所谓“艺术加工”)后的小说。引诱秀文这类打算靠出口军事物品赚钱的商人,因此领取经费,单纯据此不能视为违法的“钓鱼执法”。上文已经给你介绍过了。如商人向不确定的群体发出要约说自己想要某产品,而秀文主动去和此人联系就不属于钓鱼执法---类似上海交管局让雇员站在街边做出打算搭车的样子,此时谁上前主动招徕生意就抓谁,这不属于违法的“钓鱼执法”。

      所谓该商人主动联系秀文,是秀文提出的单反证词,法庭上并不是以嫌犯证词作为证据,而是由陪审团裁决双方提出证据,而媒体却会盲信嫌犯或者检方单方面的说法,因此往往媒体“裁决”的结果和陪审团裁决的结果差异非常大。以齐默尔曼-马丁案,媒体依据齐默尔曼(经过媒体修改的)报警电话,判定齐默尔曼是基于种族歧视故意尾随和刁难黑人青年马丁。但是庭审中出示的齐默尔曼完整的报警电话,陪审团从中根本听不出齐默尔曼有什么种族歧视。最终陪审团裁决齐默尔曼无罪。

      秀文真正用于对抗有罪指控的,是她宣称“出口法规模糊”,自己“不知道所有军事零件需要许可证”。可见她自己也知道对媒体宣称的遭美国政府“string operation”(违法的钓鱼执法)在出庭证据前有多么苍白无力。简单说,卧底商人提出要约,上面写着我要采购A部件(军事零件),而你回信宣称“我有”,这就不是钓鱼执法了,注意,对方之前不是你的合伙人,这个我有或者我能提供,并不是在对方诱导和胁迫下写的而是你自己自由意志决定写下的,因此这完全是你自己的选择。正如法庭上指控秀文最重要一点----作为经营此类商品的商人,她自己应该具备常识知道这种东西是需要许可证的。就像汽车司机应该知道营运是需要许可证的。因此秀文以宣称自己不知道需要许可证为自己辩护,法庭并未采信。最终秀文依然被判有罪。

      你始终没有说清钓鱼执法与非钓鱼执法的区别。

      警察在路边装出要搭车的样子,但不主动拦截司机,而是由司机主动提出载客,这不属于钓鱼执法。但如果警察主动向司机提出他想搭车,这就是钓鱼执法了,这是你的意思吗?

      2017/8/2 11:30:54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33530
      • 工分:32750
      左箭头-小图标

      ......
      89楼 褪毛加菲猫
      我是查此案资料发现那个商人(记得姓顾)是美国政府线人。殷来书中对案情叙述非常含糊,因为此案案情非常敏感,直接写出来估计即便今天都会在本坛被J言。

      对于string operation,对于卧底规则,建议你去多看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在中国,也是不准卧底人员主动发起违法活动的。殷来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因为该案的性质恶劣程度,他必须设法为自己洗白,因此他极力回避案情问题,而将着眼点放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以洗白自己的污点。借助宣扬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是“被冤枉”的以让读者造成他自己也是“被冤枉”的印象。

      事实上殷来竭力否认认为美国政府抓他是为了“蓄意污蔑”的某事情,正是他在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但是后来主旋律侧面承认有之的事情。殷来是个恬不知耻的撒谎者。

      搞笑的,当年曾被宣传的红红火火沸沸扬扬的殷来,现在百度上都找不到了。要不是图书馆中还有他写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这部书,这件事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95楼 海岸的风
      殷来胜诉的原因,不是因为美国政府钓鱼执法(虽然钓鱼执法是事实),而是证人不敢出庭作证。

      秀文的事件也是真实的经历。《环球时报》曾经对这一事件作过详细报道,还采访了那名帮美国政府当卧底的证人。他也承认收取美国政府的经费,专门引诱商人们落入圈套。

      事实上,卧底并不只是设立一个网站,引诱秀文主动联系他,而是他主动联系秀文工作的公司,提出要购买军用零件。明知道该公司对出口法规模糊,却故意误导他们。当秀文告诉他有些零件需要办出口证,有些不用时,他故意说,只买不用办证的,不买需要办证的。事实上,在当时,所有军用零件都是必须办证的。

      后来,秀文也警觉到,那些东西很可能是受管制的,于是,主动提出终止跟他的合作。但他又以佣金和更多的业务、更高的利润进一步引诱,幸亏,秀文当时抵制住了利诱,之后再没有卖过军用零件给他。

      不过,这种钓鱼执法的做法,在美国是完全合法的。所以,秀文并没有打赢这场官司,只是通过认罪,通过与美国政府妥协,协助调查她原来工作的公司,以此换取轻判。

      虽然轻判了,但秀文的罪名还是成立的。美国政府的钓鱼执法是合法的。

      97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说了不敢出来作证的原因---他的政府线人身份曝光了,因此以这一身份出来作证将会导致诉讼失败(涉嫌string operation),同样,FBI在此人办公室的录音,也因此不能拿出来作为法庭证据-----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证明殷来涉入某事的证据有的,但是因为涉嫌非法取证(因为证人是政府线人,他和殷来的谈话会被视为政府诱供而不是客观的第三方证据),因此根据有毒植物理论不能使用,殷来因此脱罪了。

      秀文事件是真实经历,但是她那本书是在自己真实经历上进行修改和涂脂抹粉(所谓“艺术加工”)后的小说。引诱秀文这类打算靠出口军事物品赚钱的商人,因此领取经费,单纯据此不能视为违法的“钓鱼执法”。上文已经给你介绍过了。如商人向不确定的群体发出要约说自己想要某产品,而秀文主动去和此人联系就不属于钓鱼执法---类似上海交管局让雇员站在街边做出打算搭车的样子,此时谁上前主动招徕生意就抓谁,这不属于违法的“钓鱼执法”。

      所谓该商人主动联系秀文,是秀文提出的单反证词,法庭上并不是以嫌犯证词作为证据,而是由陪审团裁决双方提出证据,而媒体却会盲信嫌犯或者检方单方面的说法,因此往往媒体“裁决”的结果和陪审团裁决的结果差异非常大。以齐默尔曼-马丁案,媒体依据齐默尔曼(经过媒体修改的)报警电话,判定齐默尔曼是基于种族歧视故意尾随和刁难黑人青年马丁。但是庭审中出示的齐默尔曼完整的报警电话,陪审团从中根本听不出齐默尔曼有什么种族歧视。最终陪审团裁决齐默尔曼无罪。

      秀文真正用于对抗有罪指控的,是她宣称“出口法规模糊”,自己“不知道所有军事零件需要许可证”。可见她自己也知道对媒体宣称的遭美国政府“string operation”(违法的钓鱼执法)在出庭证据前有多么苍白无力。简单说,卧底商人提出要约,上面写着我要采购A部件(军事零件),而你回信宣称“我有”,这就不是钓鱼执法了,注意,对方之前不是你的合伙人,这个我有或者我能提供,并不是在对方诱导和胁迫下写的而是你自己自由意志决定写下的,因此这完全是你自己的选择。正如法庭上指控秀文最重要一点----作为经营此类商品的商人,她自己应该具备常识知道这种东西是需要许可证的。就像汽车司机应该知道营运是需要许可证的。因此秀文以宣称自己不知道需要许可证为自己辩护,法庭并未采信。最终秀文依然被判有罪。

      喔。。。。。。。

      一本正经的胡编,哈

      就像小孩子一样,这个说:喔,哪朵云好美,像条鱼

      另一个说:喔,那朵云好丑,像条鱼

      所以,遇到这样的,敲一棍子就好

      顺便, 既然都叉开话题了,问一句: 中国奴隶社会什么时候截至的?黑人是“人”还是“物”?还有,你对某个人说什么,一定要那个人到场不?

      哈哈

      我等着你一本正经的胡编来自圆其说呢。

      2017/8/2 10:44:17
      左箭头-小图标

      ......
      83楼 海岸的风
      我认真地读了殷来的书(这本书现在就摆在我的书桌上),书里面根本就没有讲述楼上所说的,“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这一段东西,纯属楼上自己虚构,又或者,楼上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所以,即使作者本人没有说,楼上也非常清楚,并且通过这个机会爆料。

      但无论如何,美国在实施“钓鱼执法”的时候,并不如你所说的那样。比如,《联邦监狱的“间谍”》一书,作者就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是美国政府花钱雇佣中国商人当卧底,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从头到尾就是一个"sting operation"。 美国政府也知道他们其实从来没有真正卖过军用零件到中国,并且,在意识到出口那些东西可能需要申办出口证之后,当事人就拒绝再卖东西给卧底了。然而,美国政府还是逮捕了当事人,并且,一开始的时候,还提出不允许当事人以任何条件获得保释,尽管他们当时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并且,在美国再没有任何亲人...

      89楼 褪毛加菲猫
      我是查此案资料发现那个商人(记得姓顾)是美国政府线人。殷来书中对案情叙述非常含糊,因为此案案情非常敏感,直接写出来估计即便今天都会在本坛被J言。

      对于string operation,对于卧底规则,建议你去多看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在中国,也是不准卧底人员主动发起违法活动的。殷来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因为该案的性质恶劣程度,他必须设法为自己洗白,因此他极力回避案情问题,而将着眼点放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以洗白自己的污点。借助宣扬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是“被冤枉”的以让读者造成他自己也是“被冤枉”的印象。

      事实上殷来竭力否认认为美国政府抓他是为了“蓄意污蔑”的某事情,正是他在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但是后来主旋律侧面承认有之的事情。殷来是个恬不知耻的撒谎者。

      搞笑的,当年曾被宣传的红红火火沸沸扬扬的殷来,现在百度上都找不到了。要不是图书馆中还有他写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这部书,这件事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95楼 海岸的风
      殷来胜诉的原因,不是因为美国政府钓鱼执法(虽然钓鱼执法是事实),而是证人不敢出庭作证。

      秀文的事件也是真实的经历。《环球时报》曾经对这一事件作过详细报道,还采访了那名帮美国政府当卧底的证人。他也承认收取美国政府的经费,专门引诱商人们落入圈套。

      事实上,卧底并不只是设立一个网站,引诱秀文主动联系他,而是他主动联系秀文工作的公司,提出要购买军用零件。明知道该公司对出口法规模糊,却故意误导他们。当秀文告诉他有些零件需要办出口证,有些不用时,他故意说,只买不用办证的,不买需要办证的。事实上,在当时,所有军用零件都是必须办证的。

      后来,秀文也警觉到,那些东西很可能是受管制的,于是,主动提出终止跟他的合作。但他又以佣金和更多的业务、更高的利润进一步引诱,幸亏,秀文当时抵制住了利诱,之后再没有卖过军用零件给他。

      不过,这种钓鱼执法的做法,在美国是完全合法的。所以,秀文并没有打赢这场官司,只是通过认罪,通过与美国政府妥协,协助调查她原来工作的公司,以此换取轻判。

      虽然轻判了,但秀文的罪名还是成立的。美国政府的钓鱼执法是合法的。

      上文说了不敢出来作证的原因---他的政府线人身份曝光了,因此以这一身份出来作证将会导致诉讼失败(涉嫌string operation),同样,FBI在此人办公室的录音,也因此不能拿出来作为法庭证据-----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证明殷来涉入某事的证据有的,但是因为涉嫌非法取证(因为证人是政府线人,他和殷来的谈话会被视为政府诱供而不是客观的第三方证据),因此根据有毒植物理论不能使用,殷来因此脱罪了。

      秀文事件是真实经历,但是她那本书是在自己真实经历上进行修改和涂脂抹粉(所谓“艺术加工”)后的小说。引诱秀文这类打算靠出口军事物品赚钱的商人,因此领取经费,单纯据此不能视为违法的“钓鱼执法”。上文已经给你介绍过了。如商人向不确定的群体发出要约说自己想要某产品,而秀文主动去和此人联系就不属于钓鱼执法---类似上海交管局让雇员站在街边做出打算搭车的样子,此时谁上前主动招徕生意就抓谁,这不属于违法的“钓鱼执法”。

      所谓该商人主动联系秀文,是秀文提出的单反证词,法庭上并不是以嫌犯证词作为证据,而是由陪审团裁决双方提出证据,而媒体却会盲信嫌犯或者检方单方面的说法,因此往往媒体“裁决”的结果和陪审团裁决的结果差异非常大。以齐默尔曼-马丁案,媒体依据齐默尔曼(经过媒体修改的)报警电话,判定齐默尔曼是基于种族歧视故意尾随和刁难黑人青年马丁。但是庭审中出示的齐默尔曼完整的报警电话,陪审团从中根本听不出齐默尔曼有什么种族歧视。最终陪审团裁决齐默尔曼无罪。

      秀文真正用于对抗有罪指控的,是她宣称“出口法规模糊”,自己“不知道所有军事零件需要许可证”。可见她自己也知道对媒体宣称的遭美国政府“string operation”(违法的钓鱼执法)在出庭证据前有多么苍白无力。简单说,卧底商人提出要约,上面写着我要采购A部件(军事零件),而你回信宣称“我有”,这就不是钓鱼执法了,注意,对方之前不是你的合伙人,这个我有或者我能提供,并不是在对方诱导和胁迫下写的而是你自己自由意志决定写下的,因此这完全是你自己的选择。正如法庭上指控秀文最重要一点----作为经营此类商品的商人,她自己应该具备常识知道这种东西是需要许可证的。就像汽车司机应该知道营运是需要许可证的。因此秀文以宣称自己不知道需要许可证为自己辩护,法庭并未采信。最终秀文依然被判有罪。

      2017/8/2 10:16:53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觉得抓嫌疑犯太晚了,抓了后,也无所作为

      但是,美国警方不这么看啊! 按照那个给陈水扁“办案”的李昌钰的说法:抓嫌疑犯太早!!!

      2017/8/1 23:11:57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498
      • 工分:8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81楼 褪毛加菲猫
      卧底证人的证词是受限制的,如录音证据,除非是第三人在场作证,否则仅有卧底证人和目标之间对话录音会被视为“传闻”甚至可能被质疑“故意诱导”因此不能作为有效证据。

      美国大量使用卧底证人,但是涉嫌卧底证人诱使嫌犯犯罪,称之为“string operation”,在美国这被视为妨碍司法公正,因此卧底证人必须另外证明自己没有诱使嫌犯犯罪,而是嫌犯自己主动提出犯罪。

      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在美国,卧底是合法的,但是有非常严格的限制,涉嫌钓鱼则违法,证据无效。如美国经常有女警察化装成妓女抓嫖,但是规定女警不能在街头主动勾引路过的嫖客,只能等待嫖客自己上门问价(问价即意味着你是嫖客)。否则,如果证据显示女警有主动勾引嫖客的行为,根据“有毒植物原则”,即便确认此人真的是嫖客,也会被法庭以“证据不足”(有效的证据根据有毒植物原则成为不能使用的证据)而释放。一个FBI探员卧底加入贩毒组织将其摧毁,后来写了回忆录谈及其最困难的就是他身为贩毒组织成员,不能回避做违法事情,但是身为FBI探员,他不能主动提出进行违法勾当,这就是基于“有毒植物”原则----如果是FBI探员提出进行某违法勾当,就不能据此指控嫌犯(反之FBI自己会成为犯罪嫌疑人)。

      我国“钓鱼执法”问题最初是上海交管局打击黑车非法营运时曾一度采用由执法人员假扮乘客在街头拦截疑似黑车,讯问“到哪里多少钱去不去”,一旦司机表示同意即作为“非法营运”对司机予以处罚。这就相当于美国女警假扮妓女时主动讯问嫖客要不要嫖宿----红果果的钓鱼执法!

      83楼 海岸的风
      我认真地读了殷来的书(这本书现在就摆在我的书桌上),书里面根本就没有讲述楼上所说的,“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这一段东西,纯属楼上自己虚构,又或者,楼上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所以,即使作者本人没有说,楼上也非常清楚,并且通过这个机会爆料。

      但无论如何,美国在实施“钓鱼执法”的时候,并不如你所说的那样。比如,《联邦监狱的“间谍”》一书,作者就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是美国政府花钱雇佣中国商人当卧底,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从头到尾就是一个"sting operation"。 美国政府也知道他们其实从来没有真正卖过军用零件到中国,并且,在意识到出口那些东西可能需要申办出口证之后,当事人就拒绝再卖东西给卧底了。然而,美国政府还是逮捕了当事人,并且,一开始的时候,还提出不允许当事人以任何条件获得保释,尽管他们当时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并且,在美国再没有任何亲人...

      89楼 褪毛加菲猫
      我是查此案资料发现那个商人(记得姓顾)是美国政府线人。殷来书中对案情叙述非常含糊,因为此案案情非常敏感,直接写出来估计即便今天都会在本坛被J言。

      对于string operation,对于卧底规则,建议你去多看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在中国,也是不准卧底人员主动发起违法活动的。殷来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因为该案的性质恶劣程度,他必须设法为自己洗白,因此他极力回避案情问题,而将着眼点放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以洗白自己的污点。借助宣扬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是“被冤枉”的以让读者造成他自己也是“被冤枉”的印象。

      事实上殷来竭力否认认为美国政府抓他是为了“蓄意污蔑”的某事情,正是他在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但是后来主旋律侧面承认有之的事情。殷来是个恬不知耻的撒谎者。

      搞笑的,当年曾被宣传的红红火火沸沸扬扬的殷来,现在百度上都找不到了。要不是图书馆中还有他写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这部书,这件事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94楼 褪毛加菲猫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殷来胜诉的原因,不是因为美国政府钓鱼执法(虽然钓鱼执法是事实),而是证人不敢出庭作证。

      秀文的事件也是真实的经历。《环球时报》曾经对这一事件作过详细报道,还采访了那名帮美国政府当卧底的证人。他也承认收取美国政府的经费,专门引诱商人们落入圈套。

      事实上,卧底并不只是设立一个网站,引诱秀文主动联系他,而是他主动联系秀文工作的公司,提出要购买军用零件。明知道该公司对出口法规模糊,却故意误导他们。当秀文告诉他有些零件需要办出口证,有些不用时,他故意说,只买不用办证的,不买需要办证的。事实上,在当时,所有军用零件都是必须办证的。

      后来,秀文也警觉到,那些东西很可能是受管制的,于是,主动提出终止跟他的合作。但他又以佣金和更多的业务、更高的利润进一步引诱,幸亏,秀文当时抵制住了利诱,之后再没有卖过军用零件给他。

      不过,这种钓鱼执法的做法,在美国是完全合法的。所以,秀文并没有打赢这场官司,只是通过认罪,通过与美国政府妥协,协助调查她原来工作的公司,以此换取轻判。

      虽然轻判了,但秀文的罪名还是成立的。美国政府的钓鱼执法是合法的。

      2017/8/1 22:36:38
      左箭头-小图标

      ......
      80楼 海岸的风
      关于殷来的案子,你搞错了。

      在美国,钓鱼执法是合法的,所以,如果证人是卧底,那完全符合美国的法律。美国主要就是靠卧底证人取证的。否则,警察既不能问嫌犯问题,也无权搜查嫌犯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拿到证据,但美国监狱里面关着全世界最多的犯人,就是因为他们靠钓鱼执法取证。读读《联邦监狱的“间谍”》吧,这本书不仅内容精彩,文笔也很好。

      美国政府最终被逼撤销对殷来的起诉,是因为在开庭那一天,充当卧底的证人不肯上庭作证。美国政府从一开始就知道证人是卧底,如果那是不合法的话,就不会起诉殷来了。只是,连美国政府也没有想到,卧底证人最后不肯上庭作证。大概因为卧底自己也知道,帮美国政府当卧底不光彩,所以不敢出庭。

      81楼 褪毛加菲猫
      卧底证人的证词是受限制的,如录音证据,除非是第三人在场作证,否则仅有卧底证人和目标之间对话录音会被视为“传闻”甚至可能被质疑“故意诱导”因此不能作为有效证据。

      美国大量使用卧底证人,但是涉嫌卧底证人诱使嫌犯犯罪,称之为“string operation”,在美国这被视为妨碍司法公正,因此卧底证人必须另外证明自己没有诱使嫌犯犯罪,而是嫌犯自己主动提出犯罪。

      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在美国,卧底是合法的,但是有非常严格的限制,涉嫌钓鱼则违法,证据无效。如美国经常有女警察化装成妓女抓嫖,但是规定女警不能在街头主动勾引路过的嫖客,只能等待嫖客自己上门问价(问价即意味着你是嫖客)。否则,如果证据显示女警有主动勾引嫖客的行为,根据“有毒植物原则”,即便确认此人真的是嫖客,也会被法庭以“证据不足”(有效的证据根据有毒植物原则成为不能使用的证据)而释放。一个FBI探员卧底加入贩毒组织将其摧毁,后来写了回忆录谈及其最困难的就是他身为贩毒组织成员,不能回避做违法事情,但是身为FBI探员,他不能主动提出进行违法勾当,这就是基于“有毒植物”原则----如果是FBI探员提出进行某违法勾当,就不能据此指控嫌犯(反之FBI自己会成为犯罪嫌疑人)。

      我国“钓鱼执法”问题最初是上海交管局打击黑车非法营运时曾一度采用由执法人员假扮乘客在街头拦截疑似黑车,讯问“到哪里多少钱去不去”,一旦司机表示同意即作为“非法营运”对司机予以处罚。这就相当于美国女警假扮妓女时主动讯问嫖客要不要嫖宿----红果果的钓鱼执法!

      83楼 海岸的风
      我认真地读了殷来的书(这本书现在就摆在我的书桌上),书里面根本就没有讲述楼上所说的,“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这一段东西,纯属楼上自己虚构,又或者,楼上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所以,即使作者本人没有说,楼上也非常清楚,并且通过这个机会爆料。

      但无论如何,美国在实施“钓鱼执法”的时候,并不如你所说的那样。比如,《联邦监狱的“间谍”》一书,作者就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是美国政府花钱雇佣中国商人当卧底,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从头到尾就是一个"sting operation"。 美国政府也知道他们其实从来没有真正卖过军用零件到中国,并且,在意识到出口那些东西可能需要申办出口证之后,当事人就拒绝再卖东西给卧底了。然而,美国政府还是逮捕了当事人,并且,一开始的时候,还提出不允许当事人以任何条件获得保释,尽管他们当时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并且,在美国再没有任何亲人...

      89楼 褪毛加菲猫
      我是查此案资料发现那个商人(记得姓顾)是美国政府线人。殷来书中对案情叙述非常含糊,因为此案案情非常敏感,直接写出来估计即便今天都会在本坛被J言。

      对于string operation,对于卧底规则,建议你去多看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在中国,也是不准卧底人员主动发起违法活动的。殷来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因为该案的性质恶劣程度,他必须设法为自己洗白,因此他极力回避案情问题,而将着眼点放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以洗白自己的污点。借助宣扬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是“被冤枉”的以让读者造成他自己也是“被冤枉”的印象。

      事实上殷来竭力否认认为美国政府抓他是为了“蓄意污蔑”的某事情,正是他在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但是后来主旋律侧面承认有之的事情。殷来是个恬不知耻的撒谎者。

      搞笑的,当年曾被宣传的红红火火沸沸扬扬的殷来,现在百度上都找不到了。要不是图书馆中还有他写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这部书,这件事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93楼 海岸的风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是的网购依然能买到,就像很多过时书籍一样。

      案件细节不能说,这里大家心里知道就行,开庭时检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西方以当庭证人宣誓后证词才算证据),原因就是他被发现是FBI的线人,这点记得书中是提到的。检方当然不用通知被告自己的证人为何不能出席,双方在法庭上是对抗关系,因为关键证词和证据的缺乏,因此检方将承担不利后果。

      殷来案资料现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了,但是在当年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实上直到某公告前,殷来案一直被主旋律视为“美帝蓄意诬陷抹黑中国司法制度”的“证据”做宣传,因此其中细节多次,按照当时的说法,是FBI线人给殷来下套(因此美国政府的确有string operation的嫌疑),而殷来需要竭力回避的是他为什么居然会去美国和此人讨论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在书中信誓旦旦说在中国没有的事情(此书是在卫生部和公安部侧面承认有此事前出版的,因此那个公告直接打了殷来的脸)。

      所以,书中一直设法回避他本人的案情,殷来对于自己案件,只说自己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甚至扬言他的几个辩护律师都是美国特务云云(呵呵),并且引出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等人“无辜”来彰显“美国司法黑暗”,以印证自己也是“无辜”。

      《联邦政府的间谍》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美国政府雇佣卧底证人,主动联系(注意是卧底证人“主动”的联系)在美国涉嫌string operation,按照美国司法制度,这是被禁止的,因此才以此作为自己“无辜”(对方程序不合法)。从而形成震撼力效果,只是在在神州,这一点都不会引起共鸣。其套路和殷来如出一辙(殷来本人就是前检察官)--------美国政府的卧底证人主动发起违法行动,因此指控自己的证据是程序无效的,自己是被美国政府迫害而冤枉入狱。

      呵呵。

      顺便建议你搞清楚,《联邦政府的间谍》一书,其实是本小说(自传体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秀文事件,是当年秀文准备将部分军事部件(不是她小说中说的的什么螺丝)卖给沈阳商人(那个商人是美国政府卧底)。当她被捕后是以自己“不懂法”且设计的商品不在控制范围内为自己辩护的,而不是她小说中宣称的对方“string operation”。

      类似案件,就像之前我说的美国警方抓嫖客一样,公检法可以设立一个网站,宣称自己对军事部件感兴趣,而诱使走私者上钩(只要和这个网站联系的就是嫌疑犯,性质和女警假扮妓女站在大街上,只要上前主动搭话就被视为有嫖娼嫌疑),这是合法程序,因为你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反之,如果你正常经营,而政府卧底却主动找到你“有没有军事部件可以卖”来蛊惑你犯罪,后者才是string operation。

      秀文就是如此,沈阳商人装出有中国政府背景,需要军事部件的样子,诱使秀文因此与其联系---但是没想到那厮是美国政府的卧底。

      将此类事件和中国钓鱼事件-----如果卧底站在路边装出一副要坐车的样子,有非营运车辆停下来询问“师傅要到那里去”(事实上钓鱼事件曝光后,上海运管局要求必须是非法营运车辆的司机和卧底开始谈价钱才算非法载客行为的开始),这不是钓鱼执法,类似导致秀文上当的“沈阳商人”的行为一样,程序合法;反之,如果卧底主动找到车辆说自己想去哪里,问对方愿不愿意承运,这才构成“钓鱼执法”。

      2017/8/1 8:29:21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498
      • 工分:8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78楼 褪毛加菲猫
      违规取证无效,即美国著名的“有毒植物原则”。这是保护公民免受美国政府刻意p害的保障。

      以殷来案为例,美国政府能提供其确实参与人体器官买卖的证据(证词,书证和录音),但是当主要证人被发现同时是美国政府的密探时(因此他不是客观证人,而被视为和检察官一方的人员),这个证据就成为“非法取证”,因此不能用来给殷来定罪。

      这也符合一个基本法律常识----不能因非法行为获得利益。

      最简单,检方如果没有获得搜查令,不能随便搜查公民住宅,因此如果你没有搜查令,即便擅自搜查公民住宅发现罪证,也不能作为呈堂证供不能用来给嫌犯定罪---否则,美国政府只要看哪个公民不爽,岂不是随时都能派执法人员上门来“搜查罪证”了?

      证据必须以合法手段获得,非法手段获得证据不能使用,你不能因为你非法的行为而获得利益。

      80楼 海岸的风
      关于殷来的案子,你搞错了。

      在美国,钓鱼执法是合法的,所以,如果证人是卧底,那完全符合美国的法律。美国主要就是靠卧底证人取证的。否则,警察既不能问嫌犯问题,也无权搜查嫌犯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拿到证据,但美国监狱里面关着全世界最多的犯人,就是因为他们靠钓鱼执法取证。读读《联邦监狱的“间谍”》吧,这本书不仅内容精彩,文笔也很好。

      美国政府最终被逼撤销对殷来的起诉,是因为在开庭那一天,充当卧底的证人不肯上庭作证。美国政府从一开始就知道证人是卧底,如果那是不合法的话,就不会起诉殷来了。只是,连美国政府也没有想到,卧底证人最后不肯上庭作证。大概因为卧底自己也知道,帮美国政府当卧底不光彩,所以不敢出庭。

      81楼 褪毛加菲猫
      卧底证人的证词是受限制的,如录音证据,除非是第三人在场作证,否则仅有卧底证人和目标之间对话录音会被视为“传闻”甚至可能被质疑“故意诱导”因此不能作为有效证据。

      美国大量使用卧底证人,但是涉嫌卧底证人诱使嫌犯犯罪,称之为“string operation”,在美国这被视为妨碍司法公正,因此卧底证人必须另外证明自己没有诱使嫌犯犯罪,而是嫌犯自己主动提出犯罪。

      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在美国,卧底是合法的,但是有非常严格的限制,涉嫌钓鱼则违法,证据无效。如美国经常有女警察化装成妓女抓嫖,但是规定女警不能在街头主动勾引路过的嫖客,只能等待嫖客自己上门问价(问价即意味着你是嫖客)。否则,如果证据显示女警有主动勾引嫖客的行为,根据“有毒植物原则”,即便确认此人真的是嫖客,也会被法庭以“证据不足”(有效的证据根据有毒植物原则成为不能使用的证据)而释放。一个FBI探员卧底加入贩毒组织将其摧毁,后来写了回忆录谈及其最困难的就是他身为贩毒组织成员,不能回避做违法事情,但是身为FBI探员,他不能主动提出进行违法勾当,这就是基于“有毒植物”原则----如果是FBI探员提出进行某违法勾当,就不能据此指控嫌犯(反之FBI自己会成为犯罪嫌疑人)。

      我国“钓鱼执法”问题最初是上海交管局打击黑车非法营运时曾一度采用由执法人员假扮乘客在街头拦截疑似黑车,讯问“到哪里多少钱去不去”,一旦司机表示同意即作为“非法营运”对司机予以处罚。这就相当于美国女警假扮妓女时主动讯问嫖客要不要嫖宿----红果果的钓鱼执法!

      83楼 海岸的风
      我认真地读了殷来的书(这本书现在就摆在我的书桌上),书里面根本就没有讲述楼上所说的,“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这一段东西,纯属楼上自己虚构,又或者,楼上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所以,即使作者本人没有说,楼上也非常清楚,并且通过这个机会爆料。

      但无论如何,美国在实施“钓鱼执法”的时候,并不如你所说的那样。比如,《联邦监狱的“间谍”》一书,作者就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是美国政府花钱雇佣中国商人当卧底,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从头到尾就是一个"sting operation"。 美国政府也知道他们其实从来没有真正卖过军用零件到中国,并且,在意识到出口那些东西可能需要申办出口证之后,当事人就拒绝再卖东西给卧底了。然而,美国政府还是逮捕了当事人,并且,一开始的时候,还提出不允许当事人以任何条件获得保释,尽管他们当时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并且,在美国再没有任何亲人...

      89楼 褪毛加菲猫
      我是查此案资料发现那个商人(记得姓顾)是美国政府线人。殷来书中对案情叙述非常含糊,因为此案案情非常敏感,直接写出来估计即便今天都会在本坛被J言。

      对于string operation,对于卧底规则,建议你去多看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在中国,也是不准卧底人员主动发起违法活动的。殷来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因为该案的性质恶劣程度,他必须设法为自己洗白,因此他极力回避案情问题,而将着眼点放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以洗白自己的污点。借助宣扬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是“被冤枉”的以让读者造成他自己也是“被冤枉”的印象。

      事实上殷来竭力否认认为美国政府抓他是为了“蓄意污蔑”的某事情,正是他在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但是后来主旋律侧面承认有之的事情。殷来是个恬不知耻的撒谎者。

      搞笑的,当年曾被宣传的红红火火沸沸扬扬的殷来,现在百度上都找不到了。要不是图书馆中还有他写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这部书,这件事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殷来的书《我在美国坐牢》,现在购书网上仍然可以买到。

      关于其案件的详情,书里面确实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说到,在开庭审讯那一天,由于卧底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所以美国政府不得不撤案。至于卧底证人为什么不出庭,书里面并没有具体介绍。相信不管是卧底证人,还是美国政府,都没有告诉殷来证人为什么不肯出庭,所以,作者并没有随意猜测和捏造原因,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呵呵,原来清楚原因的,竟然是楼上这位网友!

      至于卧底是美国政府的人,这确实是事实,并且,从一开始,法庭、美国政府、疑犯殷来,都非常清楚那一点。但美国政府还是起诉了殷来,并且,在做了一年多准备之后,决定公开审讯他,直到开庭那一天,证人不肯出庭,才终于撤诉。

      另一本书,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则把案情说得清清楚楚,是美国政府雇佣的卧底证人,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

      在美国,政府那样做是完全合法的。

      2017/7/31 22:49:03
      左箭头-小图标

      ......
      82楼 褪毛加菲猫
      李文和是涉密人员,和中国政府秘密接触没有通报,并且证据显示他的确违规将涉密资料下载。整个证据链中仅仅缺少他讲涉密资料转交给中方情报人员的直接证据。

      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一个涉密人员偷偷下载政府机密,然后偷偷和他国(假设是美国)政府接触,应该如何处置,建议你去问保密局和国安局。

      85楼 tiger32
      对于李文和所犯的错,即跟中国政府接触没有通报,违规下载资料等,他已经认罪服法,好像因此被判了大约一年刑期,而他已经被关押了超过一年时间,所以当庭释放。

      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即涉密人员偷偷下载资料,又偷偷与他国政府接触,那么,他会根据中国的法律受到相应惩罚。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惩罚,但我相信,会按法律执法,彰显法治精神,那是必须的。

      不过,不会给他多扣另外58项莫须有的罪名。

      88楼 褪毛加菲猫
      你去问问中国搞核武器,导弹卫星等尖端军事科技研究人员,未经组织允许偷偷和美帝政府接触,然后回去下载保密资料私自携带回家时什么下场。

      李文和,在中国红果果的是间谍罪,叛国罪,做多是因为只有他和美帝秘密接触的证据,没有他移交下载资料给CIA的证据,因此算是出卖国家机密的未遂犯罢了。

      90楼 浪花朵朵飘
      如果你认同美国对李文和的处罚太轻,那不正是这个帖子要表达的思想吗?美国司法比较包庇和纵容犯人...

      关于相同的情况在中国是怎么处理的,你查到了哪条法律?如果你查证过,请引用原文。又或者,用某过相同的案例论证你的观点,否则,你似乎一直都只是在毫无根据地臆测和信口开河...

      美国对李文和的处罚太轻也好,太重也好,说的都是真实情况,可供国内不了解美国司法的人参考。现在的问题是,所有网站上这本书都缺货。

      91楼 褪毛加菲猫
      不是呀,按照美帝司法制度,李文和案这样判和正常呀。我是说如果李文和案如果发生在神州,他早就去修地球了吧。

      相关情况在中国如何处理,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82条,398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第九条,第23条,第25条,第48条之规定。

      李文和的情况,其故意下载国家机密文件,秘密接触中方人员拒绝报告,涉嫌398条泄密罪(未遂),282条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非法持有国家绝密,机密文件,资料,物品罪。

      至少是3年-7年有期徒刑。

      那么,对于这样的罪行(涉及高级机密人员私自下载文件,私自见外国政府官员),你认为,应该判一年更合理,还是判3-7年更合理?

      想听听你的意见和看法。

      2017/7/31 10:55:10
      左箭头-小图标

      ......
      79楼 tiger32
      证明其跟中国政府接触过,就是中国间谍,那还不把克林顿、希拉里、奥巴马、特朗普、骆家辉等等所有美国官员全部抓起来?他们没有跟中国政府接触过???
      82楼 褪毛加菲猫
      李文和是涉密人员,和中国政府秘密接触没有通报,并且证据显示他的确违规将涉密资料下载。整个证据链中仅仅缺少他讲涉密资料转交给中方情报人员的直接证据。

      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一个涉密人员偷偷下载政府机密,然后偷偷和他国(假设是美国)政府接触,应该如何处置,建议你去问保密局和国安局。

      85楼 tiger32
      对于李文和所犯的错,即跟中国政府接触没有通报,违规下载资料等,他已经认罪服法,好像因此被判了大约一年刑期,而他已经被关押了超过一年时间,所以当庭释放。

      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即涉密人员偷偷下载资料,又偷偷与他国政府接触,那么,他会根据中国的法律受到相应惩罚。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惩罚,但我相信,会按法律执法,彰显法治精神,那是必须的。

      不过,不会给他多扣另外58项莫须有的罪名。

      88楼 褪毛加菲猫
      你去问问中国搞核武器,导弹卫星等尖端军事科技研究人员,未经组织允许偷偷和美帝政府接触,然后回去下载保密资料私自携带回家时什么下场。

      李文和,在中国红果果的是间谍罪,叛国罪,做多是因为只有他和美帝秘密接触的证据,没有他移交下载资料给CIA的证据,因此算是出卖国家机密的未遂犯罢了。

      90楼 浪花朵朵飘
      如果你认同美国对李文和的处罚太轻,那不正是这个帖子要表达的思想吗?美国司法比较包庇和纵容犯人...

      关于相同的情况在中国是怎么处理的,你查到了哪条法律?如果你查证过,请引用原文。又或者,用某过相同的案例论证你的观点,否则,你似乎一直都只是在毫无根据地臆测和信口开河...

      美国对李文和的处罚太轻也好,太重也好,说的都是真实情况,可供国内不了解美国司法的人参考。现在的问题是,所有网站上这本书都缺货。

      不是呀,按照美帝司法制度,李文和案这样判和正常呀。我是说如果李文和案如果发生在神州,他早就去修地球了吧。

      相关情况在中国如何处理,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82条,398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第九条,第23条,第25条,第48条之规定。

      李文和的情况,其故意下载国家机密文件,秘密接触中方人员拒绝报告,涉嫌398条泄密罪(未遂),282条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非法持有国家绝密,机密文件,资料,物品罪。

      至少是3年-7年有期徒刑。

      2017/7/31 9:39:49
      左箭头-小图标

      ......
      77楼 褪毛加菲猫
      李文和的书图书馆就有,不过在中国没人关注。

      涉嫌出卖国家情报,仅仅因为缺乏直接证据(FBI只能证明其和中国政府接触过,不能提供情报交易的直接证据)居然无罪,甚至还因此获得几百万美元赔偿金并且出书宣扬自己政府监控自己是犯罪行为,这种故事距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了。如火星故事,应该算在科幻小说类。

      还有一部前几年很出名,不过现在没人看了。那就是殷来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且不说书中他身为一个前检察官,居然认为泰国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都是“被冤枉”(仅仅因为他们是比较谈得来的狱友)这种奇葩事情,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案子没人提了吗?呵呵。

      79楼 tiger32
      证明其跟中国政府接触过,就是中国间谍,那还不把克林顿、希拉里、奥巴马、特朗普、骆家辉等等所有美国官员全部抓起来?他们没有跟中国政府接触过???
      82楼 褪毛加菲猫
      李文和是涉密人员,和中国政府秘密接触没有通报,并且证据显示他的确违规将涉密资料下载。整个证据链中仅仅缺少他讲涉密资料转交给中方情报人员的直接证据。

      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一个涉密人员偷偷下载政府机密,然后偷偷和他国(假设是美国)政府接触,应该如何处置,建议你去问保密局和国安局。

      85楼 tiger32
      对于李文和所犯的错,即跟中国政府接触没有通报,违规下载资料等,他已经认罪服法,好像因此被判了大约一年刑期,而他已经被关押了超过一年时间,所以当庭释放。

      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即涉密人员偷偷下载资料,又偷偷与他国政府接触,那么,他会根据中国的法律受到相应惩罚。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惩罚,但我相信,会按法律执法,彰显法治精神,那是必须的。

      不过,不会给他多扣另外58项莫须有的罪名。

      88楼 褪毛加菲猫
      你去问问中国搞核武器,导弹卫星等尖端军事科技研究人员,未经组织允许偷偷和美帝政府接触,然后回去下载保密资料私自携带回家时什么下场。

      李文和,在中国红果果的是间谍罪,叛国罪,做多是因为只有他和美帝秘密接触的证据,没有他移交下载资料给CIA的证据,因此算是出卖国家机密的未遂犯罢了。

      如果你认同美国对李文和的处罚太轻,那不正是这个帖子要表达的思想吗?美国司法比较包庇和纵容犯人...

      关于相同的情况在中国是怎么处理的,你查到了哪条法律?如果你查证过,请引用原文。又或者,用某过相同的案例论证你的观点,否则,你似乎一直都只是在毫无根据地臆测和信口开河...

      美国对李文和的处罚太轻也好,太重也好,说的都是真实情况,可供国内不了解美国司法的人参考。现在的问题是,所有网站上这本书都缺货。

      2017/7/30 23:34:26
      左箭头-小图标

      ......
      71楼 星空21
      假如执法人员在取证的过程中,违反了规定,但获得了真实的证据,那么,那些真实的证据依然不会被采用,因为它们是通过违规手段获得的。

      比如说,执法人员获得了搜查某嫌疑人电脑的搜查令,但该搜查令并没有说可以搜查嫌疑人的抽屉,而执法人员在嫌疑人的抽屉里面搜查到了重要的杀人或贩毒证据,但该证据不能被法庭采用,因为他们是通过不合法手段获取的。

      事实上,不管它是通过什么手段获取,确确凿凿的证据表明,该嫌疑人杀了人,或者,是个毒犯,但美国法律依然不可以法办这个人。

      本来,执法人员违规,可以按违规处理,罪犯犯了法,有证据,就应该受到法律惩罚。现在,美国的法律是,执法人员违了规,不处理;罪犯犯了法,也不法办。

      78楼 褪毛加菲猫
      违规取证无效,即美国著名的“有毒植物原则”。这是保护公民免受美国政府刻意p害的保障。

      以殷来案为例,美国政府能提供其确实参与人体器官买卖的证据(证词,书证和录音),但是当主要证人被发现同时是美国政府的密探时(因此他不是客观证人,而被视为和检察官一方的人员),这个证据就成为“非法取证”,因此不能用来给殷来定罪。

      这也符合一个基本法律常识----不能因非法行为获得利益。

      最简单,检方如果没有获得搜查令,不能随便搜查公民住宅,因此如果你没有搜查令,即便擅自搜查公民住宅发现罪证,也不能作为呈堂证供不能用来给嫌犯定罪---否则,美国政府只要看哪个公民不爽,岂不是随时都能派执法人员上门来“搜查罪证”了?

      证据必须以合法手段获得,非法手段获得证据不能使用,你不能因为你非法的行为而获得利益。

      80楼 海岸的风
      关于殷来的案子,你搞错了。

      在美国,钓鱼执法是合法的,所以,如果证人是卧底,那完全符合美国的法律。美国主要就是靠卧底证人取证的。否则,警察既不能问嫌犯问题,也无权搜查嫌犯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拿到证据,但美国监狱里面关着全世界最多的犯人,就是因为他们靠钓鱼执法取证。读读《联邦监狱的“间谍”》吧,这本书不仅内容精彩,文笔也很好。

      美国政府最终被逼撤销对殷来的起诉,是因为在开庭那一天,充当卧底的证人不肯上庭作证。美国政府从一开始就知道证人是卧底,如果那是不合法的话,就不会起诉殷来了。只是,连美国政府也没有想到,卧底证人最后不肯上庭作证。大概因为卧底自己也知道,帮美国政府当卧底不光彩,所以不敢出庭。

      81楼 褪毛加菲猫
      卧底证人的证词是受限制的,如录音证据,除非是第三人在场作证,否则仅有卧底证人和目标之间对话录音会被视为“传闻”甚至可能被质疑“故意诱导”因此不能作为有效证据。

      美国大量使用卧底证人,但是涉嫌卧底证人诱使嫌犯犯罪,称之为“string operation”,在美国这被视为妨碍司法公正,因此卧底证人必须另外证明自己没有诱使嫌犯犯罪,而是嫌犯自己主动提出犯罪。

      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在美国,卧底是合法的,但是有非常严格的限制,涉嫌钓鱼则违法,证据无效。如美国经常有女警察化装成妓女抓嫖,但是规定女警不能在街头主动勾引路过的嫖客,只能等待嫖客自己上门问价(问价即意味着你是嫖客)。否则,如果证据显示女警有主动勾引嫖客的行为,根据“有毒植物原则”,即便确认此人真的是嫖客,也会被法庭以“证据不足”(有效的证据根据有毒植物原则成为不能使用的证据)而释放。一个FBI探员卧底加入贩毒组织将其摧毁,后来写了回忆录谈及其最困难的就是他身为贩毒组织成员,不能回避做违法事情,但是身为FBI探员,他不能主动提出进行违法勾当,这就是基于“有毒植物”原则----如果是FBI探员提出进行某违法勾当,就不能据此指控嫌犯(反之FBI自己会成为犯罪嫌疑人)。

      我国“钓鱼执法”问题最初是上海交管局打击黑车非法营运时曾一度采用由执法人员假扮乘客在街头拦截疑似黑车,讯问“到哪里多少钱去不去”,一旦司机表示同意即作为“非法营运”对司机予以处罚。这就相当于美国女警假扮妓女时主动讯问嫖客要不要嫖宿----红果果的钓鱼执法!

      83楼 海岸的风
      我认真地读了殷来的书(这本书现在就摆在我的书桌上),书里面根本就没有讲述楼上所说的,“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这一段东西,纯属楼上自己虚构,又或者,楼上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所以,即使作者本人没有说,楼上也非常清楚,并且通过这个机会爆料。

      但无论如何,美国在实施“钓鱼执法”的时候,并不如你所说的那样。比如,《联邦监狱的“间谍”》一书,作者就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是美国政府花钱雇佣中国商人当卧底,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从头到尾就是一个"sting operation"。 美国政府也知道他们其实从来没有真正卖过军用零件到中国,并且,在意识到出口那些东西可能需要申办出口证之后,当事人就拒绝再卖东西给卧底了。然而,美国政府还是逮捕了当事人,并且,一开始的时候,还提出不允许当事人以任何条件获得保释,尽管他们当时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并且,在美国再没有任何亲人...

      我是查此案资料发现那个商人(记得姓顾)是美国政府线人。殷来书中对案情叙述非常含糊,因为此案案情非常敏感,直接写出来估计即便今天都会在本坛被J言。

      对于string operation,对于卧底规则,建议你去多看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在中国,也是不准卧底人员主动发起违法活动的。殷来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因为该案的性质恶劣程度,他必须设法为自己洗白,因此他极力回避案情问题,而将着眼点放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以洗白自己的污点。借助宣扬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是“被冤枉”的以让读者造成他自己也是“被冤枉”的印象。

      事实上殷来竭力否认认为美国政府抓他是为了“蓄意污蔑”的某事情,正是他在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但是后来主旋律侧面承认有之的事情。殷来是个恬不知耻的撒谎者。

      搞笑的,当年曾被宣传的红红火火沸沸扬扬的殷来,现在百度上都找不到了。要不是图书馆中还有他写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这部书,这件事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2017/7/30 8:54:30
      左箭头-小图标

      ......
      76楼 天篮篮
      应该没有被禁。只是,卖书的不喜欢卖真实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只喜欢卖无所不能的FBI、美国又一次拯救了人类...
      77楼 褪毛加菲猫
      李文和的书图书馆就有,不过在中国没人关注。

      涉嫌出卖国家情报,仅仅因为缺乏直接证据(FBI只能证明其和中国政府接触过,不能提供情报交易的直接证据)居然无罪,甚至还因此获得几百万美元赔偿金并且出书宣扬自己政府监控自己是犯罪行为,这种故事距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了。如火星故事,应该算在科幻小说类。

      还有一部前几年很出名,不过现在没人看了。那就是殷来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且不说书中他身为一个前检察官,居然认为泰国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都是“被冤枉”(仅仅因为他们是比较谈得来的狱友)这种奇葩事情,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案子没人提了吗?呵呵。

      79楼 tiger32
      证明其跟中国政府接触过,就是中国间谍,那还不把克林顿、希拉里、奥巴马、特朗普、骆家辉等等所有美国官员全部抓起来?他们没有跟中国政府接触过???
      82楼 褪毛加菲猫
      李文和是涉密人员,和中国政府秘密接触没有通报,并且证据显示他的确违规将涉密资料下载。整个证据链中仅仅缺少他讲涉密资料转交给中方情报人员的直接证据。

      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一个涉密人员偷偷下载政府机密,然后偷偷和他国(假设是美国)政府接触,应该如何处置,建议你去问保密局和国安局。

      85楼 tiger32
      对于李文和所犯的错,即跟中国政府接触没有通报,违规下载资料等,他已经认罪服法,好像因此被判了大约一年刑期,而他已经被关押了超过一年时间,所以当庭释放。

      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即涉密人员偷偷下载资料,又偷偷与他国政府接触,那么,他会根据中国的法律受到相应惩罚。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惩罚,但我相信,会按法律执法,彰显法治精神,那是必须的。

      不过,不会给他多扣另外58项莫须有的罪名。

      你去问问中国搞核武器,导弹卫星等尖端军事科技研究人员,未经组织允许偷偷和美帝政府接触,然后回去下载保密资料私自携带回家时什么下场。

      李文和,在中国红果果的是间谍罪,叛国罪,做多是因为只有他和美帝秘密接触的证据,没有他移交下载资料给CIA的证据,因此算是出卖国家机密的未遂犯罢了。

      2017/7/30 8:42:22
      左箭头-小图标

      ......
      74楼 zhen86
      悲哀的是,李文和这本真实地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现在中国买不到,能够买到的,都是FBI神探、好莱坞神剧、美国又一次挽救了世界...
      75楼 风吹雨打a1
      为什么没得卖呢?被禁了吗?
      76楼 天篮篮
      应该没有被禁。只是,卖书的不喜欢卖真实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只喜欢卖无所不能的FBI、美国又一次拯救了人类...
      77楼 褪毛加菲猫
      李文和的书图书馆就有,不过在中国没人关注。

      涉嫌出卖国家情报,仅仅因为缺乏直接证据(FBI只能证明其和中国政府接触过,不能提供情报交易的直接证据)居然无罪,甚至还因此获得几百万美元赔偿金并且出书宣扬自己政府监控自己是犯罪行为,这种故事距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了。如火星故事,应该算在科幻小说类。

      还有一部前几年很出名,不过现在没人看了。那就是殷来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且不说书中他身为一个前检察官,居然认为泰国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都是“被冤枉”(仅仅因为他们是比较谈得来的狱友)这种奇葩事情,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案子没人提了吗?呵呵。

      86楼 浪花朵朵飘
      有得卖,别人才有机会关注。如果根本就没得卖,别人想关注也没有机会。

      可能某一图书馆有,但大部分图书馆并没有,广州的人不可能跑到北京的图书馆去借本书来读吧?

      你认为他判得轻也好,你认为他不应该获得赔偿也好,但他所说毕竟是真实的东西,是美国社会、美国司法的现实。如果想了解真正的美国司法,这本书可供参考,可以让我们了解到比较真实的情况。然而,市面上的大部分影视文学作品,都是关于美国英雄在最后一秒钟又一次挽救了整个人类的神剧。

      所以,这篇文章说得没有错,因为媒体和影视作品的长期误导,国人并不了解真实的美国。

      《我的国家控告我》

      作者,李文和,谢汉兰

      译林出版社,2003年

      ISBN 9787806574577

      你可以去你家附近的县市级图书馆讯问此书。

      2017/7/30 8:37:58
      左箭头-小图标

      ......
      73楼 tiger32
      想了解美国司法的真实状况,也推荐阅读李文和的《我的国家控告我》
      74楼 zhen86
      悲哀的是,李文和这本真实地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现在中国买不到,能够买到的,都是FBI神探、好莱坞神剧、美国又一次挽救了世界...
      75楼 风吹雨打a1
      为什么没得卖呢?被禁了吗?
      76楼 天篮篮
      应该没有被禁。只是,卖书的不喜欢卖真实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只喜欢卖无所不能的FBI、美国又一次拯救了人类...
      77楼 褪毛加菲猫
      李文和的书图书馆就有,不过在中国没人关注。

      涉嫌出卖国家情报,仅仅因为缺乏直接证据(FBI只能证明其和中国政府接触过,不能提供情报交易的直接证据)居然无罪,甚至还因此获得几百万美元赔偿金并且出书宣扬自己政府监控自己是犯罪行为,这种故事距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了。如火星故事,应该算在科幻小说类。

      还有一部前几年很出名,不过现在没人看了。那就是殷来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且不说书中他身为一个前检察官,居然认为泰国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都是“被冤枉”(仅仅因为他们是比较谈得来的狱友)这种奇葩事情,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案子没人提了吗?呵呵。

      有得卖,别人才有机会关注。如果根本就没得卖,别人想关注也没有机会。

      可能某一图书馆有,但大部分图书馆并没有,广州的人不可能跑到北京的图书馆去借本书来读吧?

      你认为他判得轻也好,你认为他不应该获得赔偿也好,但他所说毕竟是真实的东西,是美国社会、美国司法的现实。如果想了解真正的美国司法,这本书可供参考,可以让我们了解到比较真实的情况。然而,市面上的大部分影视文学作品,都是关于美国英雄在最后一秒钟又一次挽救了整个人类的神剧。

      所以,这篇文章说得没有错,因为媒体和影视作品的长期误导,国人并不了解真实的美国。

      2017/7/30 0:17:39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264
      左箭头-小图标

      ......
      75楼 风吹雨打a1
      为什么没得卖呢?被禁了吗?
      76楼 天篮篮
      应该没有被禁。只是,卖书的不喜欢卖真实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只喜欢卖无所不能的FBI、美国又一次拯救了人类...
      77楼 褪毛加菲猫
      李文和的书图书馆就有,不过在中国没人关注。

      涉嫌出卖国家情报,仅仅因为缺乏直接证据(FBI只能证明其和中国政府接触过,不能提供情报交易的直接证据)居然无罪,甚至还因此获得几百万美元赔偿金并且出书宣扬自己政府监控自己是犯罪行为,这种故事距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了。如火星故事,应该算在科幻小说类。

      还有一部前几年很出名,不过现在没人看了。那就是殷来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且不说书中他身为一个前检察官,居然认为泰国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都是“被冤枉”(仅仅因为他们是比较谈得来的狱友)这种奇葩事情,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案子没人提了吗?呵呵。

      79楼 tiger32
      证明其跟中国政府接触过,就是中国间谍,那还不把克林顿、希拉里、奥巴马、特朗普、骆家辉等等所有美国官员全部抓起来?他们没有跟中国政府接触过???
      82楼 褪毛加菲猫
      李文和是涉密人员,和中国政府秘密接触没有通报,并且证据显示他的确违规将涉密资料下载。整个证据链中仅仅缺少他讲涉密资料转交给中方情报人员的直接证据。

      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一个涉密人员偷偷下载政府机密,然后偷偷和他国(假设是美国)政府接触,应该如何处置,建议你去问保密局和国安局。

      对于李文和所犯的错,即跟中国政府接触没有通报,违规下载资料等,他已经认罪服法,好像因此被判了大约一年刑期,而他已经被关押了超过一年时间,所以当庭释放。

      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即涉密人员偷偷下载资料,又偷偷与他国政府接触,那么,他会根据中国的法律受到相应惩罚。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惩罚,但我相信,会按法律执法,彰显法治精神,那是必须的。

      不过,不会给他多扣另外58项莫须有的罪名。

      2017/7/29 15:51:12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077007
      • 工分:756656 / 排名:579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凶手可能早就把章灭了。

      2017/7/29 6:17:20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498
      • 工分:8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58楼 晨风235
      想犯事的人都特别喜欢美式的人权人道。因为,如果你精通法律,精心策划,就可以利用法律的漏洞逃过惩罚。

      而且,即使你真的被逮到了,被定罪了,并且罪大恶极,但你不会被判死刑,不用干重活,纳税人每年还得花数万美元供养着你。你不可以病,更不能病死,否则狱方会遭到全社会的强烈谴责。所以,你有一点儿病,就会有一大堆人围着你转,为你操心,而你不需要支付一分钱的费用。

      犯事人的天堂,怎么不叫爱犯事的人无比向往???

      71楼 星空21
      假如执法人员在取证的过程中,违反了规定,但获得了真实的证据,那么,那些真实的证据依然不会被采用,因为它们是通过违规手段获得的。

      比如说,执法人员获得了搜查某嫌疑人电脑的搜查令,但该搜查令并没有说可以搜查嫌疑人的抽屉,而执法人员在嫌疑人的抽屉里面搜查到了重要的杀人或贩毒证据,但该证据不能被法庭采用,因为他们是通过不合法手段获取的。

      事实上,不管它是通过什么手段获取,确确凿凿的证据表明,该嫌疑人杀了人,或者,是个毒犯,但美国法律依然不可以法办这个人。

      本来,执法人员违规,可以按违规处理,罪犯犯了法,有证据,就应该受到法律惩罚。现在,美国的法律是,执法人员违了规,不处理;罪犯犯了法,也不法办。

      78楼 褪毛加菲猫
      违规取证无效,即美国著名的“有毒植物原则”。这是保护公民免受美国政府刻意p害的保障。

      以殷来案为例,美国政府能提供其确实参与人体器官买卖的证据(证词,书证和录音),但是当主要证人被发现同时是美国政府的密探时(因此他不是客观证人,而被视为和检察官一方的人员),这个证据就成为“非法取证”,因此不能用来给殷来定罪。

      这也符合一个基本法律常识----不能因非法行为获得利益。

      最简单,检方如果没有获得搜查令,不能随便搜查公民住宅,因此如果你没有搜查令,即便擅自搜查公民住宅发现罪证,也不能作为呈堂证供不能用来给嫌犯定罪---否则,美国政府只要看哪个公民不爽,岂不是随时都能派执法人员上门来“搜查罪证”了?

      证据必须以合法手段获得,非法手段获得证据不能使用,你不能因为你非法的行为而获得利益。

      80楼 海岸的风
      关于殷来的案子,你搞错了。

      在美国,钓鱼执法是合法的,所以,如果证人是卧底,那完全符合美国的法律。美国主要就是靠卧底证人取证的。否则,警察既不能问嫌犯问题,也无权搜查嫌犯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拿到证据,但美国监狱里面关着全世界最多的犯人,就是因为他们靠钓鱼执法取证。读读《联邦监狱的“间谍”》吧,这本书不仅内容精彩,文笔也很好。

      美国政府最终被逼撤销对殷来的起诉,是因为在开庭那一天,充当卧底的证人不肯上庭作证。美国政府从一开始就知道证人是卧底,如果那是不合法的话,就不会起诉殷来了。只是,连美国政府也没有想到,卧底证人最后不肯上庭作证。大概因为卧底自己也知道,帮美国政府当卧底不光彩,所以不敢出庭。

      81楼 褪毛加菲猫
      卧底证人的证词是受限制的,如录音证据,除非是第三人在场作证,否则仅有卧底证人和目标之间对话录音会被视为“传闻”甚至可能被质疑“故意诱导”因此不能作为有效证据。

      美国大量使用卧底证人,但是涉嫌卧底证人诱使嫌犯犯罪,称之为“string operation”,在美国这被视为妨碍司法公正,因此卧底证人必须另外证明自己没有诱使嫌犯犯罪,而是嫌犯自己主动提出犯罪。

      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在美国,卧底是合法的,但是有非常严格的限制,涉嫌钓鱼则违法,证据无效。如美国经常有女警察化装成妓女抓嫖,但是规定女警不能在街头主动勾引路过的嫖客,只能等待嫖客自己上门问价(问价即意味着你是嫖客)。否则,如果证据显示女警有主动勾引嫖客的行为,根据“有毒植物原则”,即便确认此人真的是嫖客,也会被法庭以“证据不足”(有效的证据根据有毒植物原则成为不能使用的证据)而释放。一个FBI探员卧底加入贩毒组织将其摧毁,后来写了回忆录谈及其最困难的就是他身为贩毒组织成员,不能回避做违法事情,但是身为FBI探员,他不能主动提出进行违法勾当,这就是基于“有毒植物”原则----如果是FBI探员提出进行某违法勾当,就不能据此指控嫌犯(反之FBI自己会成为犯罪嫌疑人)。

      我国“钓鱼执法”问题最初是上海交管局打击黑车非法营运时曾一度采用由执法人员假扮乘客在街头拦截疑似黑车,讯问“到哪里多少钱去不去”,一旦司机表示同意即作为“非法营运”对司机予以处罚。这就相当于美国女警假扮妓女时主动讯问嫖客要不要嫖宿----红果果的钓鱼执法!

      我认真地读了殷来的书(这本书现在就摆在我的书桌上),书里面根本就没有讲述楼上所说的,“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这一段东西,纯属楼上自己虚构,又或者,楼上是参与该案的当事人,所以,即使作者本人没有说,楼上也非常清楚,并且通过这个机会爆料。

      但无论如何,美国在实施“钓鱼执法”的时候,并不如你所说的那样。比如,《联邦监狱的“间谍”》一书,作者就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是美国政府花钱雇佣中国商人当卧底,主动联系作者工作的公司,引诱他们出口军用零件到中国,从头到尾就是一个"sting operation"。 美国政府也知道他们其实从来没有真正卖过军用零件到中国,并且,在意识到出口那些东西可能需要申办出口证之后,当事人就拒绝再卖东西给卧底了。然而,美国政府还是逮捕了当事人,并且,一开始的时候,还提出不允许当事人以任何条件获得保释,尽管他们当时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并且,在美国再没有任何亲人...

      2017/7/28 22:04:03
      左箭头-小图标

      ......
      74楼 zhen86
      悲哀的是,李文和这本真实地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现在中国买不到,能够买到的,都是FBI神探、好莱坞神剧、美国又一次挽救了世界...
      75楼 风吹雨打a1
      为什么没得卖呢?被禁了吗?
      76楼 天篮篮
      应该没有被禁。只是,卖书的不喜欢卖真实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只喜欢卖无所不能的FBI、美国又一次拯救了人类...
      77楼 褪毛加菲猫
      李文和的书图书馆就有,不过在中国没人关注。

      涉嫌出卖国家情报,仅仅因为缺乏直接证据(FBI只能证明其和中国政府接触过,不能提供情报交易的直接证据)居然无罪,甚至还因此获得几百万美元赔偿金并且出书宣扬自己政府监控自己是犯罪行为,这种故事距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了。如火星故事,应该算在科幻小说类。

      还有一部前几年很出名,不过现在没人看了。那就是殷来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且不说书中他身为一个前检察官,居然认为泰国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都是“被冤枉”(仅仅因为他们是比较谈得来的狱友)这种奇葩事情,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案子没人提了吗?呵呵。

      79楼 tiger32
      证明其跟中国政府接触过,就是中国间谍,那还不把克林顿、希拉里、奥巴马、特朗普、骆家辉等等所有美国官员全部抓起来?他们没有跟中国政府接触过???
      李文和是涉密人员,和中国政府秘密接触没有通报,并且证据显示他的确违规将涉密资料下载。整个证据链中仅仅缺少他讲涉密资料转交给中方情报人员的直接证据。

      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一个涉密人员偷偷下载政府机密,然后偷偷和他国(假设是美国)政府接触,应该如何处置,建议你去问保密局和国安局。

      2017/7/28 9:33:17
      左箭头-小图标

      58楼 晨风235
      想犯事的人都特别喜欢美式的人权人道。因为,如果你精通法律,精心策划,就可以利用法律的漏洞逃过惩罚。

      而且,即使你真的被逮到了,被定罪了,并且罪大恶极,但你不会被判死刑,不用干重活,纳税人每年还得花数万美元供养着你。你不可以病,更不能病死,否则狱方会遭到全社会的强烈谴责。所以,你有一点儿病,就会有一大堆人围着你转,为你操心,而你不需要支付一分钱的费用。

      犯事人的天堂,怎么不叫爱犯事的人无比向往???

      71楼 星空21
      假如执法人员在取证的过程中,违反了规定,但获得了真实的证据,那么,那些真实的证据依然不会被采用,因为它们是通过违规手段获得的。

      比如说,执法人员获得了搜查某嫌疑人电脑的搜查令,但该搜查令并没有说可以搜查嫌疑人的抽屉,而执法人员在嫌疑人的抽屉里面搜查到了重要的杀人或贩毒证据,但该证据不能被法庭采用,因为他们是通过不合法手段获取的。

      事实上,不管它是通过什么手段获取,确确凿凿的证据表明,该嫌疑人杀了人,或者,是个毒犯,但美国法律依然不可以法办这个人。

      本来,执法人员违规,可以按违规处理,罪犯犯了法,有证据,就应该受到法律惩罚。现在,美国的法律是,执法人员违了规,不处理;罪犯犯了法,也不法办。

      78楼 褪毛加菲猫
      违规取证无效,即美国著名的“有毒植物原则”。这是保护公民免受美国政府刻意p害的保障。

      以殷来案为例,美国政府能提供其确实参与人体器官买卖的证据(证词,书证和录音),但是当主要证人被发现同时是美国政府的密探时(因此他不是客观证人,而被视为和检察官一方的人员),这个证据就成为“非法取证”,因此不能用来给殷来定罪。

      这也符合一个基本法律常识----不能因非法行为获得利益。

      最简单,检方如果没有获得搜查令,不能随便搜查公民住宅,因此如果你没有搜查令,即便擅自搜查公民住宅发现罪证,也不能作为呈堂证供不能用来给嫌犯定罪---否则,美国政府只要看哪个公民不爽,岂不是随时都能派执法人员上门来“搜查罪证”了?

      证据必须以合法手段获得,非法手段获得证据不能使用,你不能因为你非法的行为而获得利益。

      80楼 海岸的风
      关于殷来的案子,你搞错了。

      在美国,钓鱼执法是合法的,所以,如果证人是卧底,那完全符合美国的法律。美国主要就是靠卧底证人取证的。否则,警察既不能问嫌犯问题,也无权搜查嫌犯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拿到证据,但美国监狱里面关着全世界最多的犯人,就是因为他们靠钓鱼执法取证。读读《联邦监狱的“间谍”》吧,这本书不仅内容精彩,文笔也很好。

      美国政府最终被逼撤销对殷来的起诉,是因为在开庭那一天,充当卧底的证人不肯上庭作证。美国政府从一开始就知道证人是卧底,如果那是不合法的话,就不会起诉殷来了。只是,连美国政府也没有想到,卧底证人最后不肯上庭作证。大概因为卧底自己也知道,帮美国政府当卧底不光彩,所以不敢出庭。

      卧底证人的证词是受限制的,如录音证据,除非是第三人在场作证,否则仅有卧底证人和目标之间对话录音会被视为“传闻”甚至可能被质疑“故意诱导”因此不能作为有效证据。

      美国大量使用卧底证人,但是涉嫌卧底证人诱使嫌犯犯罪,称之为“string operation”,在美国这被视为妨碍司法公正,因此卧底证人必须另外证明自己没有诱使嫌犯犯罪,而是嫌犯自己主动提出犯罪。

      殷来案中,检方证人即那个邀请殷来的商人,一开始是以第三方证人面目出现,其提供的证词和采集的证据的被视为第三方证据(客观),但是当他是美国政府卧底身份被检举后,性质就改变了。如果检方据此再坚持以其证词作和相关证据(如他的录音等),那么就会涉及“string operation”即检方是否存在诱使殷来犯罪的情节。

      由此,卧底证人的证词受到“污染”。因为身份被曝光,他的证词也从一开始的第三方证词变成卧底人员主动行为。因此,就变成“有毒植物”即因为搜集证据方式涉嫌违规,因此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在美国,卧底是合法的,但是有非常严格的限制,涉嫌钓鱼则违法,证据无效。如美国经常有女警察化装成妓女抓嫖,但是规定女警不能在街头主动勾引路过的嫖客,只能等待嫖客自己上门问价(问价即意味着你是嫖客)。否则,如果证据显示女警有主动勾引嫖客的行为,根据“有毒植物原则”,即便确认此人真的是嫖客,也会被法庭以“证据不足”(有效的证据根据有毒植物原则成为不能使用的证据)而释放。一个FBI探员卧底加入贩毒组织将其摧毁,后来写了回忆录谈及其最困难的就是他身为贩毒组织成员,不能回避做违法事情,但是身为FBI探员,他不能主动提出进行违法勾当,这就是基于“有毒植物”原则----如果是FBI探员提出进行某违法勾当,就不能据此指控嫌犯(反之FBI自己会成为犯罪嫌疑人)。

      我国“钓鱼执法”问题最初是上海交管局打击黑车非法营运时曾一度采用由执法人员假扮乘客在街头拦截疑似黑车,讯问“到哪里多少钱去不去”,一旦司机表示同意即作为“非法营运”对司机予以处罚。这就相当于美国女警假扮妓女时主动讯问嫖客要不要嫖宿----红果果的钓鱼执法!

      2017/7/28 9:09:15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498
      • 工分:8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58楼 晨风235
      想犯事的人都特别喜欢美式的人权人道。因为,如果你精通法律,精心策划,就可以利用法律的漏洞逃过惩罚。

      而且,即使你真的被逮到了,被定罪了,并且罪大恶极,但你不会被判死刑,不用干重活,纳税人每年还得花数万美元供养着你。你不可以病,更不能病死,否则狱方会遭到全社会的强烈谴责。所以,你有一点儿病,就会有一大堆人围着你转,为你操心,而你不需要支付一分钱的费用。

      犯事人的天堂,怎么不叫爱犯事的人无比向往???

      71楼 星空21
      假如执法人员在取证的过程中,违反了规定,但获得了真实的证据,那么,那些真实的证据依然不会被采用,因为它们是通过违规手段获得的。

      比如说,执法人员获得了搜查某嫌疑人电脑的搜查令,但该搜查令并没有说可以搜查嫌疑人的抽屉,而执法人员在嫌疑人的抽屉里面搜查到了重要的杀人或贩毒证据,但该证据不能被法庭采用,因为他们是通过不合法手段获取的。

      事实上,不管它是通过什么手段获取,确确凿凿的证据表明,该嫌疑人杀了人,或者,是个毒犯,但美国法律依然不可以法办这个人。

      本来,执法人员违规,可以按违规处理,罪犯犯了法,有证据,就应该受到法律惩罚。现在,美国的法律是,执法人员违了规,不处理;罪犯犯了法,也不法办。

      78楼 褪毛加菲猫
      违规取证无效,即美国著名的“有毒植物原则”。这是保护公民免受美国政府刻意p害的保障。

      以殷来案为例,美国政府能提供其确实参与人体器官买卖的证据(证词,书证和录音),但是当主要证人被发现同时是美国政府的密探时(因此他不是客观证人,而被视为和检察官一方的人员),这个证据就成为“非法取证”,因此不能用来给殷来定罪。

      这也符合一个基本法律常识----不能因非法行为获得利益。

      最简单,检方如果没有获得搜查令,不能随便搜查公民住宅,因此如果你没有搜查令,即便擅自搜查公民住宅发现罪证,也不能作为呈堂证供不能用来给嫌犯定罪---否则,美国政府只要看哪个公民不爽,岂不是随时都能派执法人员上门来“搜查罪证”了?

      证据必须以合法手段获得,非法手段获得证据不能使用,你不能因为你非法的行为而获得利益。

      关于殷来的案子,你搞错了。

      在美国,钓鱼执法是合法的,所以,如果证人是卧底,那完全符合美国的法律。美国主要就是靠卧底证人取证的。否则,警察既不能问嫌犯问题,也无权搜查嫌犯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拿到证据,但美国监狱里面关着全世界最多的犯人,就是因为他们靠钓鱼执法取证。读读《联邦监狱的“间谍”》吧,这本书不仅内容精彩,文笔也很好。

      美国政府最终被逼撤销对殷来的起诉,是因为在开庭那一天,充当卧底的证人不肯上庭作证。美国政府从一开始就知道证人是卧底,如果那是不合法的话,就不会起诉殷来了。只是,连美国政府也没有想到,卧底证人最后不肯上庭作证。大概因为卧底自己也知道,帮美国政府当卧底不光彩,所以不敢出庭。

      2017/7/27 21:52:23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250
      左箭头-小图标

      ......
      73楼 tiger32
      想了解美国司法的真实状况,也推荐阅读李文和的《我的国家控告我》
      74楼 zhen86
      悲哀的是,李文和这本真实地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现在中国买不到,能够买到的,都是FBI神探、好莱坞神剧、美国又一次挽救了世界...
      75楼 风吹雨打a1
      为什么没得卖呢?被禁了吗?
      76楼 天篮篮
      应该没有被禁。只是,卖书的不喜欢卖真实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只喜欢卖无所不能的FBI、美国又一次拯救了人类...
      77楼 褪毛加菲猫
      李文和的书图书馆就有,不过在中国没人关注。

      涉嫌出卖国家情报,仅仅因为缺乏直接证据(FBI只能证明其和中国政府接触过,不能提供情报交易的直接证据)居然无罪,甚至还因此获得几百万美元赔偿金并且出书宣扬自己政府监控自己是犯罪行为,这种故事距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了。如火星故事,应该算在科幻小说类。

      还有一部前几年很出名,不过现在没人看了。那就是殷来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且不说书中他身为一个前检察官,居然认为泰国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都是“被冤枉”(仅仅因为他们是比较谈得来的狱友)这种奇葩事情,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案子没人提了吗?呵呵。

      证明其跟中国政府接触过,就是中国间谍,那还不把克林顿、希拉里、奥巴马、特朗普、骆家辉等等所有美国官员全部抓起来?他们没有跟中国政府接触过???

      2017/7/27 18:21:33
      左箭头-小图标

      58楼 晨风235
      想犯事的人都特别喜欢美式的人权人道。因为,如果你精通法律,精心策划,就可以利用法律的漏洞逃过惩罚。

      而且,即使你真的被逮到了,被定罪了,并且罪大恶极,但你不会被判死刑,不用干重活,纳税人每年还得花数万美元供养着你。你不可以病,更不能病死,否则狱方会遭到全社会的强烈谴责。所以,你有一点儿病,就会有一大堆人围着你转,为你操心,而你不需要支付一分钱的费用。

      犯事人的天堂,怎么不叫爱犯事的人无比向往???

      71楼 星空21
      假如执法人员在取证的过程中,违反了规定,但获得了真实的证据,那么,那些真实的证据依然不会被采用,因为它们是通过违规手段获得的。

      比如说,执法人员获得了搜查某嫌疑人电脑的搜查令,但该搜查令并没有说可以搜查嫌疑人的抽屉,而执法人员在嫌疑人的抽屉里面搜查到了重要的杀人或贩毒证据,但该证据不能被法庭采用,因为他们是通过不合法手段获取的。

      事实上,不管它是通过什么手段获取,确确凿凿的证据表明,该嫌疑人杀了人,或者,是个毒犯,但美国法律依然不可以法办这个人。

      本来,执法人员违规,可以按违规处理,罪犯犯了法,有证据,就应该受到法律惩罚。现在,美国的法律是,执法人员违了规,不处理;罪犯犯了法,也不法办。

      违规取证无效,即美国著名的“有毒植物原则”。这是保护公民免受美国政府刻意p害的保障。

      以殷来案为例,美国政府能提供其确实参与人体器官买卖的证据(证词,书证和录音),但是当主要证人被发现同时是美国政府的密探时(因此他不是客观证人,而被视为和检察官一方的人员),这个证据就成为“非法取证”,因此不能用来给殷来定罪。

      这也符合一个基本法律常识----不能因非法行为获得利益。

      最简单,检方如果没有获得搜查令,不能随便搜查公民住宅,因此如果你没有搜查令,即便擅自搜查公民住宅发现罪证,也不能作为呈堂证供不能用来给嫌犯定罪---否则,美国政府只要看哪个公民不爽,岂不是随时都能派执法人员上门来“搜查罪证”了?

      证据必须以合法手段获得,非法手段获得证据不能使用,你不能因为你非法的行为而获得利益。

      2017/7/27 11:00:31
      左箭头-小图标

      ......
      8楼 星空21
      凡是对美国司法有过亲身经历的,他们的感受和结论大抵都一样。我也读过吴振洲写的一部纪实作品《狱中日记》,介绍的情况也一样。
      73楼 tiger32
      想了解美国司法的真实状况,也推荐阅读李文和的《我的国家控告我》
      74楼 zhen86
      悲哀的是,李文和这本真实地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现在中国买不到,能够买到的,都是FBI神探、好莱坞神剧、美国又一次挽救了世界...
      75楼 风吹雨打a1
      为什么没得卖呢?被禁了吗?
      76楼 天篮篮
      应该没有被禁。只是,卖书的不喜欢卖真实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只喜欢卖无所不能的FBI、美国又一次拯救了人类...
      李文和的书图书馆就有,不过在中国没人关注。

      涉嫌出卖国家情报,仅仅因为缺乏直接证据(FBI只能证明其和中国政府接触过,不能提供情报交易的直接证据)居然无罪,甚至还因此获得几百万美元赔偿金并且出书宣扬自己政府监控自己是犯罪行为,这种故事距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了。如火星故事,应该算在科幻小说类。

      还有一部前几年很出名,不过现在没人看了。那就是殷来的《我在美国坐牢的日子》,且不说书中他身为一个前检察官,居然认为泰国毒枭“将军”,华青帮杀手都是“被冤枉”(仅仅因为他们是比较谈得来的狱友)这种奇葩事情,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案子没人提了吗?呵呵。

      2017/7/27 10:53:31
      左箭头-小图标

      ......
      7楼 海岸的风
      我也读过一本书,叫《我在美国坐牢》,作者本是中国一名政法工作人员,被联邦政府起诉贩卖人体器官罪,但美国政府最终撤诉———当然,宣告无罪时,他已经被联邦监狱关押了一年多时间。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也大抵相同。
      8楼 星空21
      凡是对美国司法有过亲身经历的,他们的感受和结论大抵都一样。我也读过吴振洲写的一部纪实作品《狱中日记》,介绍的情况也一样。
      73楼 tiger32
      想了解美国司法的真实状况,也推荐阅读李文和的《我的国家控告我》
      74楼 zhen86
      悲哀的是,李文和这本真实地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现在中国买不到,能够买到的,都是FBI神探、好莱坞神剧、美国又一次挽救了世界...
      75楼 风吹雨打a1
      为什么没得卖呢?被禁了吗?
      应该没有被禁。只是,卖书的不喜欢卖真实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只喜欢卖无所不能的FBI、美国又一次拯救了人类...

      2017/7/27 10:24:2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风吹雨打a1
      最近读了作者秀文的自传体小说《联邦监狱的“间谍”》。刚开始读的时候,对这本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还半信半疑。不过,这篇文章反映的美国司法现状,跟那本书反映的相当吻合:美国司法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人权,体现人性,不过,他们的低效、不作为、走形式、烧钱、拿老实人开刀却纵容恶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7楼 海岸的风
      我也读过一本书,叫《我在美国坐牢》,作者本是中国一名政法工作人员,被联邦政府起诉贩卖人体器官罪,但美国政府最终撤诉———当然,宣告无罪时,他已经被联邦监狱关押了一年多时间。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也大抵相同。
      8楼 星空21
      凡是对美国司法有过亲身经历的,他们的感受和结论大抵都一样。我也读过吴振洲写的一部纪实作品《狱中日记》,介绍的情况也一样。
      73楼 tiger32
      想了解美国司法的真实状况,也推荐阅读李文和的《我的国家控告我》
      74楼 zhen86
      悲哀的是,李文和这本真实地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现在中国买不到,能够买到的,都是FBI神探、好莱坞神剧、美国又一次挽救了世界...
      为什么没得卖呢?被禁了吗?

      2017/7/26 18:50:04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3
      • 工分:27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风吹雨打a1
      最近读了作者秀文的自传体小说《联邦监狱的“间谍”》。刚开始读的时候,对这本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还半信半疑。不过,这篇文章反映的美国司法现状,跟那本书反映的相当吻合:美国司法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人权,体现人性,不过,他们的低效、不作为、走形式、烧钱、拿老实人开刀却纵容恶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7楼 海岸的风
      我也读过一本书,叫《我在美国坐牢》,作者本是中国一名政法工作人员,被联邦政府起诉贩卖人体器官罪,但美国政府最终撤诉———当然,宣告无罪时,他已经被联邦监狱关押了一年多时间。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也大抵相同。
      8楼 星空21
      凡是对美国司法有过亲身经历的,他们的感受和结论大抵都一样。我也读过吴振洲写的一部纪实作品《狱中日记》,介绍的情况也一样。
      73楼 tiger32
      想了解美国司法的真实状况,也推荐阅读李文和的《我的国家控告我》
      悲哀的是,李文和这本真实地反映美国司法状况的书现在中国买不到,能够买到的,都是FBI神探、好莱坞神剧、美国又一次挽救了世界...

      2017/7/26 11:54:2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240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风吹雨打a1
      最近读了作者秀文的自传体小说《联邦监狱的“间谍”》。刚开始读的时候,对这本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还半信半疑。不过,这篇文章反映的美国司法现状,跟那本书反映的相当吻合:美国司法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人权,体现人性,不过,他们的低效、不作为、走形式、烧钱、拿老实人开刀却纵容恶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7楼 海岸的风
      我也读过一本书,叫《我在美国坐牢》,作者本是中国一名政法工作人员,被联邦政府起诉贩卖人体器官罪,但美国政府最终撤诉———当然,宣告无罪时,他已经被联邦监狱关押了一年多时间。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也大抵相同。
      8楼 星空21
      凡是对美国司法有过亲身经历的,他们的感受和结论大抵都一样。我也读过吴振洲写的一部纪实作品《狱中日记》,介绍的情况也一样。
      想了解美国司法的真实状况,也推荐阅读李文和的《我的国家控告我》

      2017/7/25 22:32:36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23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58楼 晨风235
      想犯事的人都特别喜欢美式的人权人道。因为,如果你精通法律,精心策划,就可以利用法律的漏洞逃过惩罚。

      而且,即使你真的被逮到了,被定罪了,并且罪大恶极,但你不会被判死刑,不用干重活,纳税人每年还得花数万美元供养着你。你不可以病,更不能病死,否则狱方会遭到全社会的强烈谴责。所以,你有一点儿病,就会有一大堆人围着你转,为你操心,而你不需要支付一分钱的费用。

      犯事人的天堂,怎么不叫爱犯事的人无比向往???

      71楼 星空21
      假如执法人员在取证的过程中,违反了规定,但获得了真实的证据,那么,那些真实的证据依然不会被采用,因为它们是通过违规手段获得的。

      比如说,执法人员获得了搜查某嫌疑人电脑的搜查令,但该搜查令并没有说可以搜查嫌疑人的抽屉,而执法人员在嫌疑人的抽屉里面搜查到了重要的杀人或贩毒证据,但该证据不能被法庭采用,因为他们是通过不合法手段获取的。

      事实上,不管它是通过什么手段获取,确确凿凿的证据表明,该嫌疑人杀了人,或者,是个毒犯,但美国法律依然不可以法办这个人。

      本来,执法人员违规,可以按违规处理,罪犯犯了法,有证据,就应该受到法律惩罚。现在,美国的法律是,执法人员违了规,不处理;罪犯犯了法,也不法办。

      假如执法人员在办案的过程中,违反了法律,那么,只要政府和犯人达成协议,犯人保证不追究政府的责任,政府也保证不再起诉犯人,那么,犯了错(或者说,犯了罪)的双方,便都相安无事,不会再受到法律的制裁。

      这就比如,在著名的“双面间谍”陈文英的案子里面,陈文英是不是双面间谍不可而知,但她一定是美国FBI的情报工作人员。美国政府指控她是中国间谍,她到底是不是间谍不可而知,但美国政府手头上应该有些证据才会起诉她。而美国政府最后撤销了对她的起诉,只是因为,政府也犯了错。于是,跟她达成协议,互不起诉,双方便都不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假如她是真间谍,只要政府出了错,那么,两个犯了错的人便都可以同时免掉法律的制裁了。

      本来嘛,要是双方都犯了法,双方都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啊!

      2017/7/24 21:17:26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797292
      • 工分:2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58楼 晨风235
      想犯事的人都特别喜欢美式的人权人道。因为,如果你精通法律,精心策划,就可以利用法律的漏洞逃过惩罚。

      而且,即使你真的被逮到了,被定罪了,并且罪大恶极,但你不会被判死刑,不用干重活,纳税人每年还得花数万美元供养着你。你不可以病,更不能病死,否则狱方会遭到全社会的强烈谴责。所以,你有一点儿病,就会有一大堆人围着你转,为你操心,而你不需要支付一分钱的费用。

      犯事人的天堂,怎么不叫爱犯事的人无比向往???

      假如执法人员在取证的过程中,违反了规定,但获得了真实的证据,那么,那些真实的证据依然不会被采用,因为它们是通过违规手段获得的。

      比如说,执法人员获得了搜查某嫌疑人电脑的搜查令,但该搜查令并没有说可以搜查嫌疑人的抽屉,而执法人员在嫌疑人的抽屉里面搜查到了重要的杀人或贩毒证据,但该证据不能被法庭采用,因为他们是通过不合法手段获取的。

      事实上,不管它是通过什么手段获取,确确凿凿的证据表明,该嫌疑人杀了人,或者,是个毒犯,但美国法律依然不可以法办这个人。

      本来,执法人员违规,可以按违规处理,罪犯犯了法,有证据,就应该受到法律惩罚。现在,美国的法律是,执法人员违了规,不处理;罪犯犯了法,也不法办。

      2017/7/24 18:09:57
      左箭头-小图标

      69楼 沉默的怒火
      不是有几个特别喜欢谈案例判例什么的么

      怎么没见?

      比如加菲猫,小民工。。。。。

      美国法律上有判例一说,中国法律也明文规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2017/7/24 10:10:48
      左箭头-小图标

      不是有几个特别喜欢谈案例判例什么的么

      怎么没见?

      比如加菲猫,小民工。。。。。

      2017/7/23 23:15:12
      左箭头-小图标

      65楼 晶晶ace
      美国的所谓自由平等,所谓司法独立,只是皇帝的新衣。
      法律书上确实是那样说的,实际执行起来怎么样呢?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推荐阅读秀文的《联邦监狱的“间谍“》、李文和的《我的国家控告我》、殷来《我在美国坐牢》。这些都是作者根据亲身经历写成的作品。

      2017/7/23 21:19:28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9
      • 工分:2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风吹雨打a1
      最近读了作者秀文的自传体小说《联邦监狱的“间谍”》。刚开始读的时候,对这本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还半信半疑。不过,这篇文章反映的美国司法现状,跟那本书反映的相当吻合:美国司法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人权,体现人性,不过,他们的低效、不作为、走形式、烧钱、拿老实人开刀却纵容恶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很客观的一本书,值得读读。

      2017/7/22 13:44:4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风吹雨打a1
      最近读了作者秀文的自传体小说《联邦监狱的“间谍”》。刚开始读的时候,对这本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还半信半疑。不过,这篇文章反映的美国司法现状,跟那本书反映的相当吻合:美国司法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人权,体现人性,不过,他们的低效、不作为、走形式、烧钱、拿老实人开刀却纵容恶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7楼 海岸的风
      我也读过一本书,叫《我在美国坐牢》,作者本是中国一名政法工作人员,被联邦政府起诉贩卖人体器官罪,但美国政府最终撤诉———当然,宣告无罪时,他已经被联邦监狱关押了一年多时间。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也大抵相同。
      8楼 星空21
      凡是对美国司法有过亲身经历的,他们的感受和结论大抵都一样。我也读过吴振洲写的一部纪实作品《狱中日记》,介绍的情况也一样。
      9楼 晨风235
      呵呵,好莱坞大片里面可不是这样描述的,FBI可是无所不能的!
      FBI只活在美国大片里。

      FBI的素质远不如外界以为的那么高,他们需要的,只是按既定程序办事的人。

      一般来说,高素质的人容易流入高收入的职业。事实上,FBI的工资收入和待遇并不高,远比不上大部分在美国当中层技术人员的华裔。

      2017/7/21 21:50:57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的所谓自由平等,所谓司法独立,只是皇帝的新衣。

      2017/7/21 13:14:59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216
      左箭头-小图标

      61楼 zhen86
      在犯人可以不回答问题的情况下, 没有口供,执法人员很难取证。所以,美国执法人员的取证方法一般有两种:

      (1) 钓鱼执法,

      (2)利用污点证人指证。也就是说,抓到某人违法的把柄之后,如果他能够提供其他人的犯罪证据,就可以帮他减刑,甚至免于处罚。这两种方法都一直备受争议,一直被人诟病,因为钓鱼执法容易诱人犯罪,而污点证人为了减刑,也很可能会做假证。

      所以,虽然不能让犯人自证其罪,不过,美国的冤假错案其实也不少,因为污点证人提供的证言是可以作为证据的。

      在制造冤假错案方面,是犯人自己的口供更具杀伤力,还是污点证人的口供更具杀伤力呢,呵呵!

      2017/7/20 21:41:11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213
      左箭头-小图标

      43楼 条山石
      因为美国是所谓的“法治社会”,标准之一是程序正义居于最高地位。
      44楼 天篮篮
      其实质,就是形式比结果重要。只要走完了程序,就完成了任务。所有参与的人,都拿到了工资,又没有人犯错违规,皆大欢喜。

      只有受害者在默默垂泪,纳税人在默默付出。

      美国法律就是把程序正义procedural justice 放在最高地位,实体正义或者结果正义,是不重要的。

      也就是说,在执法的过程中,只要没有执法人员违规,就已经达到了执法的最高状态。

      其结果,必然会导致执法人员的不作为和互相推卸责任。

      2017/7/20 11:12:51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727764
      • 工分:9713
      左箭头-小图标

      气质司法体系,整个美国的政治体制都有问题。体制问题太严重了。但是美国贼喊捉贼的把戏玩得好,雇了好多美狗攻击中国的体制。

      2017/7/20 1:45:22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3
      • 工分:26
      左箭头-小图标

      在犯人可以不回答问题的情况下, 没有口供,执法人员很难取证。所以,美国执法人员的取证方法一般有两种:

      (1) 钓鱼执法,

      (2)利用污点证人指证。也就是说,抓到某人违法的把柄之后,如果他能够提供其他人的犯罪证据,就可以帮他减刑,甚至免于处罚。这两种方法都一直备受争议,一直被人诟病,因为钓鱼执法容易诱人犯罪,而污点证人为了减刑,也很可能会做假证。

      所以,虽然不能让犯人自证其罪,不过,美国的冤假错案其实也不少,因为污点证人提供的证言是可以作为证据的。

      2017/7/19 22:41:49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3
      • 工分:25
      左箭头-小图标

      在犯人可以不回答问题的情况下, 没有口供,执法人员很难取证。所以,美国执法人员的取证方法一般有两种:

      (1) 钓鱼执法,

      (2)利用污点证人指证。也就是说,抓到某人违法的把柄之后,如果他能够提供其他人的犯罪证据,就可以帮他减刑,甚至免于处罚。这两种方法都一直备受争议,一直被人诟病,因为钓鱼执法容易诱人犯罪,而污点证人为了减刑,也很可能会做假证。

      所以,虽然不能让犯人自证其罪,不过,美国的冤假错案其实也不少,因为污点证人提供的证言是可以作为证据的。

      2017/7/19 22:41:4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3
      • 工分:24
      左箭头-小图标

      58楼 晨风235
      想犯事的人都特别喜欢美式的人权人道。因为,如果你精通法律,精心策划,就可以利用法律的漏洞逃过惩罚。

      而且,即使你真的被逮到了,被定罪了,并且罪大恶极,但你不会被判死刑,不用干重活,纳税人每年还得花数万美元供养着你。你不可以病,更不能病死,否则狱方会遭到全社会的强烈谴责。所以,你有一点儿病,就会有一大堆人围着你转,为你操心,而你不需要支付一分钱的费用。

      犯事人的天堂,怎么不叫爱犯事的人无比向往???

      欢迎爱犯事的人都到美国去,不欢迎把美国的司法制度搬到中国来。

      2017/7/19 14:02:47
      左箭头-小图标

      想犯事的人都特别喜欢美式的人权人道。因为,如果你精通法律,精心策划,就可以利用法律的漏洞逃过惩罚。

      而且,即使你真的被逮到了,被定罪了,并且罪大恶极,但你不会被判死刑,不用干重活,纳税人每年还得花数万美元供养着你。你不可以病,更不能病死,否则狱方会遭到全社会的强烈谴责。所以,你有一点儿病,就会有一大堆人围着你转,为你操心,而你不需要支付一分钱的费用。

      犯事人的天堂,怎么不叫爱犯事的人无比向往???

      2017/7/18 21:48:48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199
      左箭头-小图标

      总的来说,专业犯罪人员很容易钻美国法律的空子,逃过法律的制裁。美国监狱里面确实关着很多犯人,大部分只是上钓的鱼或者犯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不精通法律,没有提前做好精细的计划,以为犯点小事不重要,结果被抓。细心筹划大事的人,很难被抓。)。

      2017/7/17 21:13:55
      左箭头-小图标

      美帝居然有4%的死刑错判,这也太夸张了吧!所以西方国家要求取消死刑确实是非常人权的。 这些文章不能给弯弯,看,否则曹科长干不下去不得不撤回,是一大损失。

      2017/7/17 12:41:44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094431
      • 工分:360123 / 排名:2627
      左箭头-小图标

      45楼 cr361
      总有一些美粉在说,中国的宣传在刻意丑化美国的形象。事实上,从中国的教育到媒体,对美国的美化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很多人的美国崇拜,就来自这种美化后的形象,从课堂到媒体的长期灌输。

      美国警方的低效率,还可以从美国刑事案件的破案率来得到体现。网上搜到一个数据,总体案件的破案率,中国为41.9%,美国为20%。八类(放火、爆炸、劫持、杀人、伤害、强奸、绑架、抢劫)重点案件的破案率,中国破案率达89.6%,美国是63%。

      破案效率低,破案率低,但是美国的在押人数早就多年保持世界第一了。考虑到美国的人口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这个数据背后意味着什么?如果考虑到破案率是20%,可以想见美国的社会治安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

      46楼 tiger32
      正如美国穷人和富人分别住在不同的区域,在美国,某些地方治安是很好的,治安不好的,都集中在一定的范围内。

      这种贫富差距,更巨大、更可怕,而且往往容易被数字掩盖。

      2017/7/17 9:47:51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195
      左箭头-小图标

      53楼 tiger32
      在好莱坞大片里面,FBI是无所不能的,每起案件都一定能够破获,而且效率很高,大部分时候甚至单人匹马就搞定。在现实的美国社会,每起案件的处理都要经过非常复杂和繁琐的程序,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每起案件花掉的经费往往都超过百万美元。即使这样,还是很难取证。而执法人员又要做出成绩,所以,美国警察最常用的手段就是钓鱼执法。他们从一开始就撒好网,安装好一切窃听和录像设备,专门找卧底引诱鱼儿上钩。这样,他们往往可以轻易地钓到非职业犯罪,但证据确凿,从来不需要犯人开口说话配合调查。
      绝大部门联邦案件在破案过程中,多多少少都使用了钓鱼执法的手段(需要指出的是,一般的抢劫、杀人、强奸等刑事案件并不是联邦案件,这些都归州法院处理,这些真实地发生的案子不容易通过钓鱼执法的手段破案,所以美国刑事案件破案率不高)。

      2017/7/17 8:50:40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193
      左箭头-小图标

      在好莱坞大片里面,FBI是无所不能的,每起案件都一定能够破获,而且效率很高,大部分时候甚至单人匹马就搞定。在现实的美国社会,每起案件的处理都要经过非常复杂和繁琐的程序,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每起案件花掉的经费往往都超过百万美元。即使这样,还是很难取证。而执法人员又要做出成绩,所以,美国警察最常用的手段就是钓鱼执法。他们从一开始就撒好网,安装好一切窃听和录像设备,专门找卧底引诱鱼儿上钩。这样,他们往往可以轻易地钓到非职业犯罪,但证据确凿,从来不需要犯人开口说话配合调查。

      2017/7/16 18:56:54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191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法律给嫌疑人的沉默权,确实可以让犯人避免接受刑讯逼供,但也让很多罪犯逃过了法律的制裁。

      不管是中国法律还是美国法律,都要求所有人(在美国,是除疑犯之外的所有人)积极配合执法部门的工作,如实回答执法人员的问题,凡是明知答案不说,或者撒谎瞎说,都是妨碍执法,会受到法律的惩处。这是因为,只有大家都积极配合执法部门,才能够尽快澄清事实,尽快破案。

      不过,美国却允许最有嫌疑的人可以不回答问题,不配合执法人员的工作,这当然会严重影响效率,影响破案率,甚至,抓到罪犯也无法给他定罪。

      2017/7/16 11:26:48
      左箭头-小图标

      39楼 洛派克
      这要在中国,抓住嫌犯的当天就能给审出来。。。。

      但是这种压迫式的定罪方式,确实也容易产生冤假错案,在证据链不完全的情况下,采用审讯或者诱导的方式获得嫌疑人的口供,确实有效果,但也不合法啊!有得必有失,谁也不能说谁的法律制度是最好的

      在中国至少活见人死见尸!比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好!而且现在的情况是如果没共犯,章一定是死了(几十天不吃也肯定是死的).而章本来可能可以活的.美国的法律保护是罪犯,被害人的利益是个屁!

      2017/7/16 0:09:11
      左箭头-小图标

      我就问个问题

      既然说章小姐已过世了,那么这就是个谋杀罪喽!为什么到现在还是绑票?

      如果是绑票,那么肉票呢?没肉票,你 FBI 敢放弃追踪?

      这TND 得去告 FBI 去!

      2017/7/15 20:14:15
      左箭头-小图标

      47楼 屠尽皇民
      加拿大不是赔5000W给IS分子吗,,,,,, 回复:章莹颖案暴露出美国令人发指的司法体制问题无法无天的人权就是屌
      48楼 tiger32
      就是拿纳税人的钱摆平恶人,免得恶人胡闹蛮缠。
      看看靠借钱过日子又乱花钱的国家还能撑多久!

      2017/7/15 17:21:19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185
      左箭头-小图标

      47楼 屠尽皇民
      加拿大不是赔5000W给IS分子吗,,,,,, 回复:章莹颖案暴露出美国令人发指的司法体制问题无法无天的人权就是屌
      就是拿纳税人的钱摆平恶人,免得恶人胡闹蛮缠。

      2017/7/15 11:39:26
      左箭头-小图标

      加拿大不是赔5000W给IS分子吗,,,,,, 回复:章莹颖案暴露出美国令人发指的司法体制问题无法无天的人权就是屌

      2017/7/15 10:26:15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182
      左箭头-小图标

      45楼 cr361
      总有一些美粉在说,中国的宣传在刻意丑化美国的形象。事实上,从中国的教育到媒体,对美国的美化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很多人的美国崇拜,就来自这种美化后的形象,从课堂到媒体的长期灌输。

      美国警方的低效率,还可以从美国刑事案件的破案率来得到体现。网上搜到一个数据,总体案件的破案率,中国为41.9%,美国为20%。八类(放火、爆炸、劫持、杀人、伤害、强奸、绑架、抢劫)重点案件的破案率,中国破案率达89.6%,美国是63%。

      破案效率低,破案率低,但是美国的在押人数早就多年保持世界第一了。考虑到美国的人口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这个数据背后意味着什么?如果考虑到破案率是20%,可以想见美国的社会治安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

      正如美国穷人和富人分别住在不同的区域,在美国,某些地方治安是很好的,治安不好的,都集中在一定的范围内。

      2017/7/15 8:59:22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094431
      • 工分:359875 / 排名:26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总有一些美粉在说,中国的宣传在刻意丑化美国的形象。事实上,从中国的教育到媒体,对美国的美化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很多人的美国崇拜,就来自这种美化后的形象,从课堂到媒体的长期灌输。

      美国警方的低效率,还可以从美国刑事案件的破案率来得到体现。网上搜到一个数据,总体案件的破案率,中国为41.9%,美国为20%。八类(放火、爆炸、劫持、杀人、伤害、强奸、绑架、抢劫)重点案件的破案率,中国破案率达89.6%,美国是63%。

      破案效率低,破案率低,但是美国的在押人数早就多年保持世界第一了。考虑到美国的人口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这个数据背后意味着什么?如果考虑到破案率是20%,可以想见美国的社会治安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

      2017/7/14 17:35:43
      左箭头-小图标

      43楼 条山石
      因为美国是所谓的“法治社会”,标准之一是程序正义居于最高地位。
      其实质,就是形式比结果重要。只要走完了程序,就完成了任务。所有参与的人,都拿到了工资,又没有人犯错违规,皆大欢喜。

      只有受害者在默默垂泪,纳税人在默默付出。

      2017/7/14 17:11:02
      左箭头-小图标

      因为美国是所谓的“法治社会”,标准之一是程序正义居于最高地位。

      2017/7/14 12:16:29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797147
      • 工分:19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风吹雨打a1
      最近读了作者秀文的自传体小说《联邦监狱的“间谍”》。刚开始读的时候,对这本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还半信半疑。不过,这篇文章反映的美国司法现状,跟那本书反映的相当吻合:美国司法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人权,体现人性,不过,他们的低效、不作为、走形式、烧钱、拿老实人开刀却纵容恶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想客观地了解美国司法,强烈推荐读读这本书。

      这本书的作者,是中国公民,所以,作为大国政治的牺牲品,她受到不公平对待,被逼成为他国抹黑我方的工具。面对“敌对势力”,美国其实有各种办法揭开“法治”和“司法独立”的面纱,使出种种手段,露出其本来面目。

      另一方面,这位作者又是一名“疑犯”、“联邦犯人”,并且,其实美国政府知根知底,知道她其实并非真正的“敌对势力”。所以,当她屈服认罪之后,美国政府就只是把她当成一名普通犯人对待。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她感受到了美国政府给予犯人的种种“人权”“人道”、“纵容”、“特权”…

      是一本可以让读者比较客观而又全面地了解美国司法状况的好书。

      2017/7/14 11:21:30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173
      左箭头-小图标

      39楼 洛派克
      这要在中国,抓住嫌犯的当天就能给审出来。。。。

      但是这种压迫式的定罪方式,确实也容易产生冤假错案,在证据链不完全的情况下,采用审讯或者诱导的方式获得嫌疑人的口供,确实有效果,但也不合法啊!有得必有失,谁也不能说谁的法律制度是最好的

      谁也不能说谁的法律制度是最好的。确实是的,正因为如此,目前中国也正在进行大刀阔斧的司法改革,也在朝规范化和程序化方向不断努力。

      不过,西方的司法制度确实不如某些美粉和普世们吹嘘的那么完美,中国法制要改革,但不能照搬西方。

      2017/7/13 20:54:55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171
      左箭头-小图标

      39楼 洛派克
      这要在中国,抓住嫌犯的当天就能给审出来。。。。

      但是这种压迫式的定罪方式,确实也容易产生冤假错案,在证据链不完全的情况下,采用审讯或者诱导的方式获得嫌疑人的口供,确实有效果,但也不合法啊!有得必有失,谁也不能说谁的法律制度是最好的

      有了口供,还得具体核实啊,当然不能只凭口供定罪。

      至于合不合法,那得看这个国家的法律是怎么规定的。如果这个国家专门给了疑犯可以沉默不说话的特权,那么,得出的口供当然不合法。

      不过,如果这个国家规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那么,犯人坦白,不仅合法,还可以酌情减轻处罚。

      2017/7/13 14:02:19
      左箭头-小图标

      这要在中国,抓住嫌犯的当天就能给审出来。。。。

      但是这种压迫式的定罪方式,确实也容易产生冤假错案,在证据链不完全的情况下,采用审讯或者诱导的方式获得嫌疑人的口供,确实有效果,但也不合法啊!有得必有失,谁也不能说谁的法律制度是最好的

      2017/7/13 12:07:58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168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sxxxxkp
      现在这些公知把程序正义抬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我的问题是,如果程序正义不能带来结果正义,那这样的程序有什么意义?不需要修改吗?
      37楼 当年来客
      关键是西方的所谓程序不正义,程序都不正义更谈不上结果正义。是最大限度保障罪犯人权。
      是的,程序不正义导致的结果不正义,说到点子上了。

      西方社会总体来说纵容恶人,牺牲善良守法者的利益。

      2017/7/13 10:49:28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sxxxxkp
      现在这些公知把程序正义抬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我的问题是,如果程序正义不能带来结果正义,那这样的程序有什么意义?不需要修改吗?
      关键是西方的所谓程序不正义,程序都不正义更谈不上结果正义。是最大限度保障罪犯人权。

      2017/7/13 0:24:39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0
      • 工分:165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sxxxxkp
      现在这些公知把程序正义抬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我的问题是,如果程序正义不能带来结果正义,那这样的程序有什么意义?不需要修改吗?
      即使程序正义不能带来结果正义,对于靠走程序吃饭的人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

      走程序的过程,所有参与的法官、检察官、律师、执法人员,全都拿着高薪。他们付出大量工作的同时,收获高额薪酬。

      最终,犯人高兴,律师高兴,政府和法庭工作人员高兴,受损的,永远是善良而弱势的受害者和纳税人民,这就是美国司法制度的本质。

      2017/7/12 23:35:24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社会是金钱万能的社会,制度就是围绕资本家的利益设定的,普通老百姓就是蝼蚁。

      2017/7/12 11:21:56
      左箭头-小图标

      33楼 蓝天行09
      不先解决被害者去向,反而先想着保护嫌疑犯!

      可是在另一方面,美国又有个很厉害的监狱叫 关塔那摩,这又是咋回事了?

      算啦!别再装啦!要不这样吧!把这嫌疑犯送到关塔那摩,一个星期要是不招,我吞滑鼠!

      很简单,此人可能害了章莹颖,不过,并不对美国整体安全构成威胁,美国政府不着急。

      假如他有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呵呵,美国政府的办法可多着呢!

      所以,是否对你人道,是否给你人权,主要看你犯的是什么事!

      2017/7/12 10:02:31
      左箭头-小图标

      不先解决被害者去向,反而先想着保护嫌疑犯!

      可是在另一方面,美国又有个很厉害的监狱叫 关塔那摩,这又是咋回事了?

      算啦!别再装啦!要不这样吧!把这嫌疑犯送到关塔那摩,一个星期要是不招,我吞滑鼠!

      2017/7/12 8:03:5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风吹雨打a1
      最近读了作者秀文的自传体小说《联邦监狱的“间谍”》。刚开始读的时候,对这本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还半信半疑。不过,这篇文章反映的美国司法现状,跟那本书反映的相当吻合:美国司法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人权,体现人性,不过,他们的低效、不作为、走形式、烧钱、拿老实人开刀却纵容恶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想客观地了解美国的司法状况,这本书非常值得一读。通过亲身经历,实话实说,既指出他们在程序化操作和规范化管理方面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也深刻地揭示其低效、虚伪、烧钱和形式主义的一面。

      2017/7/11 22:48:01
      左箭头-小图标

      不着急找人。。。。这样的司法机构,这样的警察,真心不值得去拥有啊!

      2017/7/11 19:45:37
      左箭头-小图标

      这小子 要是在派出所 不出2天就招了。。

      2017/7/11 19:24:41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3
      • 工分:23
      左箭头-小图标

      西方国家在对待罪犯方面特别重视人权,在审讯罪犯方面宁可放错一千,也不抓判错一个。即使证据确凿,对罪犯判刑也要经过冗长繁杂过程,判了死刑的,几十年也不会执行。这既是对受害者的不公,更是对纳税人的不公。西方为什么赋予犯事的人特别多的人权呢?因为他们都不是省油的灯,特别难对付。所以,政府宁愿牺牲受害人(守法者)的利益,也不敢得罪那些强悍、狡猾、厉害的犯人。这就是西方司法的实质。

      2017/7/11 18:56:59
      左箭头-小图标

      看来可以把特朗扑的女儿绑起来!那可是个大肥羊啊!

      2017/7/11 15:57:59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0949
      • 工分:25
      左箭头-小图标

      16楼 xigalto
      人权?我就呵呵了,不过是一帮被洗脑的人在那为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找个上帝的理由,美帝所宣扬的人权有么?有么?黑人被随意枪杀了,他的人权在哪里?人权只不过是美帝用来奴役世界的一个词语,他如果想要,动物权、植物权都可以,所以以后看见哪个傻逼宣扬人权,就可以打死他了,说得好像他不犯事就没“人权”了一样
      19楼 青青草原无边际
      犯事的人当然都喜欢美式的人权人道。

      所以啊,想犯事的人,都到美国去吧,那里的犯人充分享受人权,被人供养着呢!

      在美国,为了那些犯人可以享受所谓的人权人性,守法的纳税人要为每起案件承担上百万费用,还要为狱中的犯人支付每天100多美元的经费!!!

      支持想犯事的人移民美国,那里的空气甜中带着血腥,那里的犯人充分享受人权。

      2017/7/11 14:27:51
      左箭头-小图标

      典型的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美国法律就是保护恶人(犯事者)的权利,牺牲受害者(守法人)的利益。

      2017/7/11 10:52:05
      左箭头-小图标

      怪不得美国律师那么吃香,在美国犯了事,如果有精通套路的律师给出好建议,很容易洗脱罪名,即使洗脱不了,也可以在狱中过享受的日子。那些不了解美国法律潜规则的人,只有被人活生生地剥皮脱骨。

      2017/7/10 23:43:26
      左箭头-小图标

      在美国,法律不是为守法的人民服务的,是为善于钻空子占便宜的人服务的。

      2017/7/10 18:00:1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风吹雨打a1
      最近读了作者秀文的自传体小说《联邦监狱的“间谍”》。刚开始读的时候,对这本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还半信半疑。不过,这篇文章反映的美国司法现状,跟那本书反映的相当吻合:美国司法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人权,体现人性,不过,他们的低效、不作为、走形式、烧钱、拿老实人开刀却纵容恶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7楼 海岸的风
      我也读过一本书,叫《我在美国坐牢》,作者本是中国一名政法工作人员,被联邦政府起诉贩卖人体器官罪,但美国政府最终撤诉———当然,宣告无罪时,他已经被联邦监狱关押了一年多时间。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也大抵相同。
      8楼 星空21
      凡是对美国司法有过亲身经历的,他们的感受和结论大抵都一样。我也读过吴振洲写的一部纪实作品《狱中日记》,介绍的情况也一样。
      9楼 晨风235
      呵呵,好莱坞大片里面可不是这样描述的,FBI可是无所不能的!
      22楼 风中之尘1983
      FBI一般都是最后才出现的,牛逼的FBI都是自己单干,扫除一切FBI上级的阻碍
      在现实社会,那些不按规定办事的牛逼FBI早已经被清退出队伍了。——这才符合美国的法治精神嘛!!

      2017/7/9 22:23:3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风吹雨打a1
      最近读了作者秀文的自传体小说《联邦监狱的“间谍”》。刚开始读的时候,对这本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还半信半疑。不过,这篇文章反映的美国司法现状,跟那本书反映的相当吻合:美国司法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人权,体现人性,不过,他们的低效、不作为、走形式、烧钱、拿老实人开刀却纵容恶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7楼 海岸的风
      我也读过一本书,叫《我在美国坐牢》,作者本是中国一名政法工作人员,被联邦政府起诉贩卖人体器官罪,但美国政府最终撤诉———当然,宣告无罪时,他已经被联邦监狱关押了一年多时间。书里面介绍的美国司法状况,也大抵相同。
      8楼 星空21
      凡是对美国司法有过亲身经历的,他们的感受和结论大抵都一样。我也读过吴振洲写的一部纪实作品《狱中日记》,介绍的情况也一样。
      9楼 晨风235
      呵呵,好莱坞大片里面可不是这样描述的,FBI可是无所不能的!
      FBI一般都是最后才出现的,牛逼的FBI都是自己单干,扫除一切FBI上级的阻碍

      2017/7/9 18:18:58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sxxxxkp
      现在这些公知把程序正义抬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我的问题是,如果程序正义不能带来结果正义,那这样的程序有什么意义?不需要修改吗?
      5楼 shanfeng
      慕洋犬和公知对西方民主有着宗教式的跪拜,人家要的只是程序正义,人家认为只要程序正义了,结果就是正义的,不管你冤不冤!
      因为只有把“程序正义”放在第一位,咀炮们才能赚更多的钱,过上更好的寄生生活。

      2017/7/9 18:09:19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3976084
      • 工分:785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而为什么一些最喜欢把人权挂在嘴上的“死磕”律师,最喜欢美国的这套司法体制呢?很简单,因为这套体制,最有利于律师赚钱和提高自己的职业地位。美国的这套体制,普通人遇到法律问题,离开律师,寸步难行。美国的律师业据说每年给美国创造一万亿美元的GDP,而且美国律师可以有通向政界的捷径,美国很多总统都是律师出身。”

      切---何必揭穿真相?本人就是律师哦~~~尼玛你们自己用歪脑仁想想,你一个1000块的法律援助案件和一个收费10万的案件,我会同样对待?别TMD和我说职业素质,换谁试试?记得去年北大陈瑞华叫兽(貌似07年我过司考就是他出的刑法部分的题)在某学院给我们上课时,提到某个改判无罪案件,这个无罪案件嫌疑人家属光鉴定专家就请了9个出庭作证,最后导致法庭没采信公安的鉴定,9个专家5个香港的4个欧美的,P民们想想,你们有这个钱吗?没钱你谈个铲铲!不充钱你怎么无罪?

      楼主见识还是少了,说白了,为什么有钱淫最喜欢美国的这套司法体制呢?很简单,因为这套体制,最有利于有钱淫逃脱法律制裁,你要是P民你滚一边玩去,别的不说,你有钱给这9个专家开住宿费盒饭钱吗?我都懒得提飞机费鉴定费误工费了....

      2017/7/9 17:24:43
      左箭头-小图标

      16楼 xigalto
      人权?我就呵呵了,不过是一帮被洗脑的人在那为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找个上帝的理由,美帝所宣扬的人权有么?有么?黑人被随意枪杀了,他的人权在哪里?人权只不过是美帝用来奴役世界的一个词语,他如果想要,动物权、植物权都可以,所以以后看见哪个傻逼宣扬人权,就可以打死他了,说得好像他不犯事就没“人权”了一样
      犯事的人当然都喜欢美式的人权人道。

      所以啊,想犯事的人,都到美国去吧,那里的犯人充分享受人权,被人供养着呢!

      在美国,为了那些犯人可以享受所谓的人权人性,守法的纳税人要为每起案件承担上百万费用,还要为狱中的犯人支付每天100多美元的经费!!!

      2017/7/9 15:06:49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寂寞深坑
      目前尚无公知含泪劝告受害人家属,冤冤相报何时了,即使嫌犯真的有罪,也应该选择宽恕他,尤其是不能要求判处死刑,更不能利用媒体给司法施压,这样方能彰显我大国气度,方能让世界认识到我们中国人也是文明的。这个节奏我表示很不满意,现在的新一代公知战斗力明显下降,远不如茅于轼、贺卫方等老一辈公知,人家一旦碰到热点,那可是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又如发现了臭肉的苍蝇,这种奋不顾身、宁肯被喷得不成人形也要坚持发声的精神太值得其他公知学习了。
      说得精彩!!!

      2017/7/9 11:21:41
      左箭头-小图标

      目前尚无公知含泪劝告受害人家属,冤冤相报何时了,即使嫌犯真的有罪,也应该选择宽恕他,尤其是不能要求判处死刑,更不能利用媒体给司法施压,这样方能彰显我大国气度,方能让世界认识到我们中国人也是文明的。这个节奏我表示很不满意,现在的新一代公知战斗力明显下降,远不如茅于轼、贺卫方等老一辈公知,人家一旦碰到热点,那可是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又如发现了臭肉的苍蝇,这种奋不顾身、宁肯被喷得不成人形也要坚持发声的精神太值得其他公知学习了。

      2017/7/9 10:12:52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3269368
      • 工分:397
      左箭头-小图标

      人权?我就呵呵了,不过是一帮被洗脑的人在那为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找个上帝的理由,美帝所宣扬的人权有么?有么?黑人被随意枪杀了,他的人权在哪里?人权只不过是美帝用来奴役世界的一个词语,他如果想要,动物权、植物权都可以,所以以后看见哪个傻逼宣扬人权,就可以打死他了,说得好像他不犯事就没“人权”了一样

      2017/7/9 9:37:02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sxxxxkp
      现在这些公知把程序正义抬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我的问题是,如果程序正义不能带来结果正义,那这样的程序有什么意义?不需要修改吗?
      纯粹的形式主义。

      西方国家就是讲究形式,不注重实际效果。

      一旦失去霸权,失去掠夺能力,看它还能挣扎多久!

      2017/7/9 9:29: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13条记录] 分页:

      1 2下一页 末页
       对章莹颖案暴露出美国令人发指的司法体制问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