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八国联军时,梁启超拜见两广总督李鸿章,后评李鸿章

共 2307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八国联军时,梁启超拜见两广总督李鸿章,后评李鸿章

转载

(李鸿章和养女红儿在庭院里抽陀螺,家人通报梁启超求见)

李鸿章:红儿啊,你不是老要见康党吗?他们可来了。我告诉你啊,他们可都是三头六臂,你怕不怕?

红儿:红儿……不怕。

梁启超:(走进后院)晚生梁启超,拜见中堂大人。

李鸿章:梁先生,幸会幸会。怎么康党也到了我广东?

梁启超:其实我们倒是常来常往,只是没有机会拜见中堂。

李鸿章:(对红儿)红儿啊,你看到了?

红儿:你骗人,哪有什么三头六臂呀。

(李鸿章大笑)

梁启超:这……

李鸿章:我这个红儿啊,一直嚷嚷着要见康党。

(三人都笑了,红儿去备茶)

李鸿章: 我曾跟太后说过,我也是个康党。可我背了康党的恶名,却没有见过康党的恶人。我心里为此,一直耿耿于怀啊。

梁启超:那中堂大人今日可释然于怀了。

(两人在庭院里坐下谈话)

李鸿章:我这里可是龙潭虎穴呀。

梁启超:北京才是真正的龙潭虎穴吧。

李鸿章:梁先生有何见教?

梁启超:不敢当。但目前局势,中堂有上、中、下三策可以选择。

李鸿章:哦?你说说。

梁启超:乱世出英雄。晚生为大人计,摆脱朝廷,先拥两广自立,然后挥师北上,为亚洲创建一个君主立宪国。这就是上策。

(李鸿章沉默,梁启超紧紧盯着他)

李鸿章:嗯。那,谁来当你说的那个新皇帝呀?

梁启超:晚生在拜会大人前,现行拜会了香港总督卜力先生。他答应晚生,如果光绪皇帝对以他的名义所作的事情没有责任,那么英国政府对他在一定条件下继续进行统治,是不会反对的。

李鸿章:(惊疑)嗯?

梁启超:晚生还遇见了孙文先生。

李鸿章:孙文?

梁启超:他说曾去天津拜会过您。

李鸿章:就是那个满口革命的后生吧,记得。

梁启超:孙文先生说,倘若两广在中堂大人的策动下,率先独立。革命党就支持大人做PRESIDENT。

李鸿章:什么?

梁启超:请中堂大人,当总统。

李鸿章:(表情由愠怒转为无奈)谋反哪?(片刻沉默)那中策是什么呀?

梁启超:带领兵马,北上勤王。彻底剿灭义和团,以此与各国交好于前。

李鸿章:嗯,那你的下策,我就知道了。奉诏进京,跟八国联军谈判,投身虎口。呵,是这样吧,梁先生。

梁启超:中堂大人,晚生万没料到,中堂竟然还是摆脱不了这个下策。

李鸿章:(拍拍梁启超的肩膀)卓如啊,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

梁启超:晚生只是为中堂可惜。

(两人走进书房)

李鸿章:卓如啊,你这次来,是你老师(康有为)的意思吧。

梁启超:晚生狂妄,自作主张。

李鸿章:你一定能自立门户。

梁启超:中堂大人,晚生还有一请。

李鸿章:哦,你说。

梁启超:晚生不才,原为中堂大人立传,请中堂允准。

李鸿章:立传?不树碑吗?

梁启超:晚生秉笔直书,绝非为了巴结中堂。

李鸿章:(笑了)红儿啊,我那些文牍履历刚收拾好了,你都拿来,交给梁先生。那些个东西呀,我活着都是宝贝,我若死了,废纸一堆。现在有卓如这样的大才子,为我作传,或许能入史传世,有益后人。老夫高兴啊。

梁启超:晚生荣幸。

摘自电视剧第25集。梁启超的上中下三策可见于他作的《李鸿章传》。但梁启超是否当面向他进言还待考,也许是编剧的发挥吧~~

“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应该是编剧借李鸿章之口抒发的感慨,也称得上全剧的点睛之笔。李鸿章死后两个月,梁启超即写出皇皇大作《李鸿章传》,称“李鸿章必为数千年中国历史上一人物,无可疑也。李鸿章必为十九世纪世界历史上一人物,无可疑也。”故“读中国近世史者,势不得不口李鸿章;而读李鸿章传者,势不得不手中国近世史!”

然而,李鸿章毕竟只是晚清“庸众中的杰士”,他“不识国民之原理,不通世界之大势,不知政治之本原。”他向西方学习,毕生追求的富国强兵的梦想,始终只停留在器物层面上。他没有也不可能去改变腐朽的封建体制,于是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只是“沙上建塔”。正如他自己所说,终其一生,他“只是一个裱糊匠,面对一个破屋只知修葺却不能改造。”所以,梁启超认为李“有才气而无学识,有阅历而无血性”,他说“敬李鸿章之才”,“惜李鸿章之识”,“悲李鸿章之遇”。 1901年,在李鸿章死后不久,梁启超即写了《中国四十年来大事记》(一名《李鸿章》),这是最早的李鸿章传记。梁氏是戊戌维新的重要人物,又是中国新史学的开创者,于史学理论多有发明。他说:“合肥之负谤于中国甚矣,著者与彼,于政治上为公敌,其私交亦泛泛不深,必非有心为之作冤词也”。他反复申明,作史必当以公平之心行之,并引用英人格林威尔的话说“画我须像我(Paint me as I am)”。这是他对自己为李鸿章作传的要求,就像他晚年所仍然主张的:“史家之道德,应如鉴空衡平,是什么,照出来就是什么,有多重,称出来就有多重。”

梁启超的李鸿章传,共有12章。第一章《绪论》讲评价李鸿章应有的心态,并给予他一个总的评价。梁氏说,西人有言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对于李鸿章,我不能说他不是英雄,但只不过是时势所造之“英雄”,而不是造时势的英雄。第二章《李鸿章之位置》从中国清代以前和清朝的政治传统的角度,论述李鸿章作为一个重臣,时代为他创造历史所提供的空间,认为只有把李鸿章置于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才能给他比较准确的评价。第三章《李鸿章未达以前及其时中国之形势》说的则是李鸿章的家世,西方殖民势力的东来,太平天国运动的爆发以及李鸿章与曾国藩的关系。第四章、第五章《兵家之李鸿章》讲的是李鸿章在协助曾国藩攻剿太平天国、捻军过程中的崛起、淮军的创建以及所立之“军功”。第六章《洋务时代之李鸿章》评述了李鸿章在洋务运动中的作用和治绩,剖析了李鸿章办理洋务失败的原因,特别是对其洋务思想的分析,颇中肯綮。“李鸿章实不知国务之人也,不知国家之为何物,不知国家与政府有若何之关系,不知政府与人民有若何之权限,不知大臣当尽之责任。其与西国所以富强之原,茫乎未有闻焉,以为吾中国之政教文物风俗,无一不优于他国,所不及者,惟枪耳炮耳铁路耳机器耳。吾但学此,而洋务之能事毕矣”。第七章《中日战争时代之李鸿章》论析了中日甲午之战的缘起,战争过程,失败的原因。认为李鸿章对甲午战争的失败结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第八、第九两章是《外交家之李鸿章》,李鸿章的为官生涯,半属外交。“欲断定其功罪,不可不以外交为最大之公案”。他说天津教案使李鸿章获得声誉,并不是李鸿章的外交才能使然,而是西方列强相互争战,无暇东顾之所成。中日天津条约为以后的甲午战争埋下祸根,签订马关条约是李鸿章在战前和战争进行当中所犯错误的一个结果。中俄密约对中国权益的出卖以及引起他国的竞相效尤,瓜分中国,李鸿章更是难辞其咎。第十章《投闲时代之李鸿章》写的是马关条约签订后至八国联军侵华的几年间,李鸿章除三年闲居外,又奉命治理黄河,旋授商务大臣,总督两广。第十一章《李鸿章之末路》写义和团之后,李鸿章与联军订立辛丑和约,又为中俄满洲条约所逼,在忧惧中病死。第十二章《结论》则是把李鸿章与古今中外的著名历史人物进行比较,意在多视角地审视李鸿章。

梁启超对李鸿章的总评论是:李鸿章是一个不学无术、谨守范围的人。所谓“不学无术”,是指他“不识国民之原理,不通世界之大势,不知政治之本原。当十九世纪竞争进化之世,而惟弥缝补苴,偷一时之安,不务扩养国民实力,置其国于威德完盛之域,而仅摭拾泰西皮毛,汲流忘源,遂乃自足,更挟小智小术,与地球著名之大政治家相角,让其大者,而争其小者,非不尽瘁,庸有济乎?”他只看到西方富强的表面原因,而没有近代先进的政治思想,因此他担当不起挽救中国危机的责任;李鸿章在军事上建有功绩,但他杀的是本国人,在反击外国侵略方面则未见立业。外交上,只知运用小谋小智,弥缝苟安以待死,外交政策“不能安顿一朝鲜”,“联俄而反堕彼谋”。对清朝来说,他是重臣、忠臣,但他“数十年重臣不能辑和国民,使为己用”,且自己“以豪富闻于天下”,在廉洁方面不能与三国时代之诸葛亮相比。与当时世界上著名的政治家如俾斯麦等相较,无论是在内政、军事、外交上,李鸿章均不能望其项背,“李鸿章之外交术在中国诚为一流矣,而置之世界则瞠乎其后也”。

梁启超撰写的《李鸿章传》,对有关李鸿章的主要的历史事实的认定,与今天基本是一致的。许多地方的论断甚至还十分精辟,如对李鸿章的落后的政治思想的分析,对甲午战争前及战争进行期间李鸿章的失误的分析等;对李鸿章在办洋务、搞外交的种种失策以及给国家带来的严重损害也是据事直书。即使这样,梁氏却没有完全否定李鸿章,如肯定他开展洋务,说无论成效如何,但“导清国使前进以至今日之地位者谁乎?固不得不首屈一指曰,李鸿章也”。认为在处理外交上,李鸿章在清朝内最有能力和经验,无人可以代替他。清朝的衰败,不能由李鸿章一人负责。梁启超以龚自珍的“九州生气恃风雷”的诗句抒发感慨,为李鸿章所作的辩护,明显地受到客观主义史学思想的影响,与此前鞭辟入里的分析多少有些不协调。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7/7/3 8:04:0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可找对了人,我本是广东人,对广东香港一代了如指掌。就算走陆路,从东莞,深圳,罗湖,上水,沙田一路落,太容易了。

      根据大清割让香港条约,香港九龙归英国,但英国同时不能禁止华人出入香港,所以那时你入境罗湖,英兵只是背着两只手在看,中国方面也一样。来往的人太多,你有没有权力挡住人家,你也没精力去搜查。就像你早期进出租界。

      在1899年新界扩展后,来往省港更加容易。就只能坐轮船?你也为那麽多人都付得起船票咩?你以为一定坐船才能到香港咩?没错。现在港九三条海底遂道没通之前,来往尖沙嘴与中环就要做天星渡轮。

      没错,李鸿章说我就是“康党“,并不代表他就是”康党“,但他敢公开讲这句话,代表他心里与口头都是“同情”康党的,而且准备为此语在慈禧面前承担后果。你怎么看?

      在大清看来,康党远比孙党容易接受,但李与孙都有媾通渠道。港督卜力还是李鸿章与孙文的搭线人,你信不信?英国与孙文甚至在1900年策划“两广独立”港督还想李鸿章乘”太平轮“经香港北上时扣押李,但被英政府反对使作罢。当时孙文已在香港外海等待,派出的人是有治外法权的宫崎、清藤幸七郎、内田良平三位日本友人代行赴会,而李的代表是刘学詢。政治很黑,不是纯情人能参透的。

      12楼 褪毛加菲猫
      当时这条路可以走吗?请问官员文人跟着你爬山淌水?

      香港和广州之间,当时都是坐船的。你说的那条路,当年根本没有路。

      事实上,当年很多人乘船逃亡到香港居住,这是事实,但是并不是说你在香港居住,就能随便往来广州了,尤其是康党人士。更不用说直闯两广总督衙门了!

      康梁再落魄,也是文人,你以为他们都是现在野营爱好者?

      大清看来,康党比孙党容易接受?抱歉,1900年康党就是朝敌。李和孙,康事实上都有联系渠道,通过中间人带信交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梁启超就能公然直闯两广总督衙门面见李鸿章---如果他这么做了,李鸿章就只能把这个钦犯拿下一个解决办法----康梁不是傻瓜,李鸿章更不傻,托人带信已经很危险了!

      孙文宣扬亚细亚主义的靠山,是日本黑龙会(内田良平就是黑龙会会首)。其劫持李鸿章就是笑话,即便劫持了李鸿章就想“两广独立”?这更是笑话!

      政治很黑,但是依然有其规则,不是因为政治很黑就能随便胡扯甚至YY什么钦犯直闯总督衙门,而总督会见钦犯居然让养女作陪-----你这是无良的神剧小说!

      15楼 独立的思考着
      壹讀

      揭秘:晚清重臣李鴻章曾參與謀劃兩廣獨立 2015-07-27 11:17:57

      孫中山與李鴻章秘密交涉真相

      孫中山和李鴻章都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孫為革命先行者,李為晚清元輔重臣。據一些孫、李傳記和有關論著,庚子年孫、李之間就「兩廣獨立」有過秘密交涉,聯手密謀「兩廣獨立」,然關於此事之相關記述都有可商榷之處。

      被稱為國民黨黨史「革命通」的馮自由,14歲即參加興中會,其《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等書都是研究孫中山(尤其是早期的孫中山)的必讀的文獻。《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對1900年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廣東獨立」一事的記載大略如下:

      庚子某月,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因北方「拳亂」,想與孫中山合作謀廣東獨立。孫中山本不相信李鴻章有如此魄力,但其時正準備惠州起義,認為不妨一試,就偕同楊衢雲、宮崎寅藏等人從日赴港。抵港後,廣東已派兵輪來接,香港的興中會員提醒孫中山防止誘捕,孫本人就沒有上岸,僅派宮崎等人赴廣州。劉學詢對宮崎說,要等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才能明確表示,雙方密議後回港,孫中山乃赴南洋。

      此前,香港議政員何啟向興中會員陳少白建議革命黨與李鴻章聯合救國,方法是先由革命黨致函港督卜力,請其勸李獨立,李同意後就電邀孫中山回國組織新政府。孫中山等聯名上書卜力,卜力也再三同李接洽,李曾有考慮的表示。但孫中山從南洋抵港後,知道李鴻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無恙,決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但孫中山認為,李鴻章年近八十,如果他決意北上,逼他也沒有用。至此,合作計劃無從實施,孫中山就全力以赴準備惠州起義。

      孫中山與李鴻章秘密交涉真相

      孫中山和李鴻章都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孫為革命先行者,李為晚清元輔重臣。據一些孫、李傳記和有關論著,庚子年孫、李之間就「兩廣獨立」有過秘密交涉,聯手密謀「兩廣獨立」,然關於此事之相關記述都有可商榷之處。

      馮自由的記述及漏洞

      被稱為國民黨黨史「革命通」的馮自由,14歲即參加興中會,其《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等書都是研究孫中山(尤其是早期的孫中山)的必讀的文獻。《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對1900年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廣東獨立」一事的記載大略如下:

      庚子某月,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因北方「拳亂」,想與孫中山合作謀廣東獨立。孫中山本不相信李鴻章有如此魄力,但其時正準備惠州起義,認為不妨一試,就偕同楊衢雲、宮崎寅藏等人從日赴港。抵港後,廣東已派兵輪來接,香港的興中會員提醒孫中山防止誘捕,孫本人就沒有上岸,僅派宮崎等人赴廣州。劉學詢對宮崎說,要等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才能明確表示,雙方密議後回港,孫中山乃赴南洋。此前,香港議政員何啟向興中會員陳少白建議革命黨與李鴻章聯合救國,方法是先由革命黨致函港督卜力,請其勸李獨立,李同意後就電邀孫中山回國組織新政府。孫中山等聯名上書卜力,卜力也再三同李接洽,李曾有考慮的表示。但孫中山從南洋抵港後,知道李鴻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無恙,決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但孫中山認為,李鴻章年近八十,如果他決意北上,逼他也沒有用。至此,合作計劃無從實施,孫中山就全力以赴準備惠州起義。ADVERTISEMENT

      按照馮自由的說法,在策動「廣東獨立」的事件中,李鴻章通過劉學詢主動向孫中山謀求「合作」,在孫中山未離開日本時,香港的興中會員已經通過何啟取得港督卜力對「孫李合作」的支持,而孫中山儘管對李信任不足,但仍抱著「不妨一試」的態度與李鴻章秘密洽商。「四大寇」之一、孫中山興中會時期的主要助手陳少白的《興中會革命史要》,對此事的記載大體相近,只是較為簡略,並且沒有正面提及李鴻章的主動態度。

      此後很長時間,孫中山、李鴻章的傳記,寫到這一段歷史時基本採納馮自由的說法。

      然而,隨著有關李鴻章、孫中山新資料的披露、出版,一些學者指出,馮自由的記述可說是漏洞百出。例如,根據日本外務省檔案(當時孫中山的行蹤受到日本官方的嚴密監視),1900年6月初孫中山已經決定赴香港(6月8日啟程,6月17日抵達香港海面),如果馮自由的說法屬實,此前就應該收到劉學詢的信。孫、劉不可能通過電報聯絡,以當日寄信的條件,劉學詢的信應該是在5月上中旬寫的。但是,此時李鴻章是否會產生「獨立」的想法?在5月,義和團還沒有大舉進入北京,李鴻章不可能預知一兩個月後局勢的發展。近年出版的《李鴻章全集》保留了很多義和團運動期間的來往函電,有一件5月31日盛宣懷向李鴻章報告副將楊福同被殺、蘆保鐵路被毀的電報,從李鴻章的復電看,他對北方局勢的混亂感到非常意外。此後近10天,李鴻章通過各種途徑打探北京的消息,但無法同京津正常聯繫,他一再向清廷電奏,也得不到答覆。李鴻章是很有政治經驗的老官僚,豈會在對局勢完全不了解的情況下提出等於謀反大逆的「兩廣獨立」?而且,孫中山日後雖是世人共仰的革命領袖,但當時只是一個被官府通緝的「叛賊」,李鴻章又怎會異想天開、紆尊降貴主動要同孫中山「合作」。再者,根據英國和香港的檔案,當年5、6月間,港督卜力因休假不在香港,自然也不可能有接受興中會來函、促成孫李「合作」之事。ADVERTISEMENT

      孫中山赴上海爭取與李鴻章合作

      因為有爭取李鴻章的需要,同時,停留在上海的李鴻章似乎又有被爭取的可能,所以,「孫李合作」計劃有一個尾聲,這就是1900年8月底孫中山上海之行。

      孫中山於8月22日自日本橫濱啟程,29日晚抵達上海,清朝官吏已事先得到風聲,準備捉拿孫中山,但孫中山仍冒險在上海停留到9月1日。這幾天他同劉學詢會談過。

      一個多月後的10月間,在台北的孫中山給劉學詢寫了一封長信(此信原委託日本人平山周帶去上海面交,但並未送到劉學詢手上),主旨是要求劉學詢按照當日的約定提供軍費。這封信是研究孫中山的學者很熟悉的史料,其中透露了當日孫、劉密議的內容:

      一、鑒於八國聯軍當時已經進入北京,孫、劉對清帝回到北京或西遷分別討論了兩種方案;

      二、雙方約定:如果清帝西遷,則在廣東起事,先占「外府」,然後襲取廣州,建立一個「獨立」於清朝的政權;

      三、議定推舉李鴻章為「主政」;

      四、由劉學詢負責籌集軍費。ADVERTISEMENT

      這封信是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兩廣獨立」計劃的有力證據。不過,看來劉學詢也並不完全代表李鴻章,所以,孫中山同他也討論過李鴻章不願接受「主政」的辦法,孫中山的意思是由劉學詢出任「主政」,並按計劃提供軍費。

      孫中山在8月底之行中有沒有同李鴻章見過面?多年後劉學詢對中國國民黨黨史會的人員憶述:孫中山一行乘船抵達上海後,最初不能上岸,後經劉學詢與日本領事擔保始得登陸,劉偕同孫中山往見李鴻章。劉學詢的憶述究竟有幾分真實?確實,很難排除他信口開河的可能性,但我們也很難說他是編造。劉學詢是與孫中山有特殊關係的人物,如果他要標榜自己,不一定要搬出李鴻章。當時李鴻章住在劉宅,作為主人,劉學詢安排孫、李兩人見面也比較容易。孫中山與平山周等人於8月29日抵達上海後,住進租界內的日本旅館,其行蹤一直都在日本駐滬領事館密切注視之下,據總領事館報告,孫中山與平山周曾經外出過。因為孫中山這次赴滬很大程度與繼續尋求同李鴻章合作有關,他的性格又有敢於冒險的一面,所以,筆者傾向於相信劉學詢「孫、李曾會面」之說。不過,孫、劉關於起事的密談則是李鴻章不在場時進行的。ADVERTISEMENT

      在孫中山來滬前後,李鴻章正陷於一種困難的境地。八國聯軍進入北京後,各國都想維護和擴大自身的在華權益,出現了嚴重的分歧。李鴻章有明顯的親俄色彩,故俄國對他表示支持,但英、美、日、德一度並不承認他全權議和大臣的地位。這時,任何一國都不可能扶植一個代理人而不招致其他國家反對,在慈禧、光緒西逃後,各國先後表明無意選擇一個新的皇帝取代清朝。以劉坤一、張之洞為代表的各省督撫向列強表示仍然效忠慈禧和光緒,不管李鴻章曾經有過什麼想法,到此時他除了繼續為清皇朝服務以外難有其他選擇。9月16日,李鴻章離開上海北上,從此全心全意充當清朝的議和大臣,在艱難而屈辱的談判中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後歷程。李鴻章死後被清廷諡為「文忠」,不過,如果按照嚴格的綱常倫理,他在1900年的表現很難算得上愛新覺羅皇朝忠貞不貳的純臣。

      孫中山在離開上海後加快了武裝起義的籌備工作,力圖實現「以江蘇、廣東、廣西等華南六省為根據地,建立共和政體,逐漸向華北擴充勢力,以推翻愛新覺羅氏,聯合中國十八省創立一個東洋大共和國」的理想,10月初,他發動了惠州起義。

      文章來源:之間網?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揭秘:晚清重臣李鴻章曾參與謀劃兩廣獨立

      孫中山與李鴻章庚子年密謀兩廣獨立真相

      孫中山與李鴻章交涉真相:要到銀子五萬兩?

      孫與鴻章庚子密謀兩廣獨立

      揭秘:孫中山曾聯合李鴻章密謀兩廣獨立嗎?

      無字碑與身後污名:楊衢雲的革命路

      李鴻章與兩廣獨立

      他與孫中山是同鄉,空有一顆帝王心,卻沒一個帝王命!

      民國興衰記:孫逸仙舢板謀天下 劉秀才殘夢冷秋霜

      李鴻章與兩廣獨立:一次流產的黃袍加身

      16楼 褪毛加菲猫
      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很说明问题了,

      即便在上海租界,孙中山通过中间人拜会李鸿章,依然只是“传闻”无法证明确有其事。请问你如何据此认为梁启超当时曾拜会李鸿章呢?

      顺便说下,按照当时习俗,李鸿章出行住在上海刘家,此时刘家就成为“李公馆”。李鸿章到上海随员众多,此外上海租界是洋人势力范围,如果孙中山拜会过李鸿章(当时两人都是热门人物,尤其是李鸿章,一举一动都有外国巡捕保护,都被报馆记者盯着),这么重要的事情,决不会仅限于刘某自己说。

      孙中山赶来上海和李鸿章的幕僚刘某秘密会谈是历史事实,但是据此不能认定孙中山见过李鸿章,事实上孙通过刘和李鸿章交换意见,更符合秘密政治活动的惯例。反之直接拜访李鸿章(还是去李鸿章在上海的行馆即刘宅),这种招摇举动是秘密政治的大忌。

      据此我认为当时孙不可能见过李鸿章,如果孙去刘宅(李鸿章行馆)面见李鸿章,上海那些无孔不入唯恐天下不乱的中外报社记者居然不公开,那才是咄咄怪事呢!

      1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一段未经证实的片段。

      当李鸿章看到孙文昂然走进时高叫:“盗者莫入道者入!”

      孙中山从容答:"闲者不来贤者来!“

      这种“未经证实的片段”对了去了,甚至还有一个英国人昂昂然写回忆录宣称他是慈禧的入幕之宾。

      李鸿章和孙文是有交集的,孙文曾上书李鸿章,并曾会面过,不过当时孙文还只是一个年轻学生。孙文成为革命领袖后,两人只有通过中间人书信来往。

      因此这段“未经证实的片段”可以认定不靠谱,即便是孙文年轻人时仅有一次和李鸿章会面,也不会如此。

      2017/7/17 8:29:46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1501 / 排名:480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褪毛加菲猫
      小说吧。

      梁启超当时是钦犯,不可能公然跑到两广总督衙门。事实上当时康党的确和李鸿章有接触,不过是在香港,通过中间人联系的,不可能这样公然来往。

      此外,按照当时习俗,见客时不可能让未出阁的女儿出面,除非是两家是“通家之好”才不需要回避。你说张佩纶来访,李鸿章和养女一起见面也已经很勉强了,何况梁启超一个陌生人(且不说还是钦犯)。

      此书作者严重缺乏常识。

      5楼 wudarou
      楼主自己瞎编的你也相信,
      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本文的前半部来自长篇剧[走向共和]第27集末尾与第28集开始。为了做到尽量避免错误,编辑组走遍大江南北与港日等地,力求戏剧接近事实。

      广东远离京师,一向山高皇帝远。中港边境如同虚设,一直到共和国之后。当时走私者,革命者路厥与途,如过江之鲫。梁启超来广州根本就不是难事。

      李鸿章在慈禧面前公认是“康党”。抓“康党?”开玩笑。对梁启超来广州亲自拜李见不会为难的。

      回复:八国联军时,梁启超拜见两广总督李鸿章,后评李鸿章

      李在1900年7月,北上之前曾访问香港,受到港督高规格礼遇。在香港遇到梁启超也不出奇。

      红儿本是妹仔出身,因讨老李喜欢,被认为是“干女儿”,或是贴身丫鬟,经常给客人斟茶,身份在妹仔与干女儿之间俳徊,见梁启超不存在“不合礼仪”。

      本文后半部来自梁启超[李鸿章转]的评价。

      孙中山拜会李鸿章是有此事,但在李鸿章面前大论革命,鼓动李中堂反清,纯属子虚乌有,李中堂又不可能去见他一个毫无功名的白身之人。

      有可能,李鸿章只是收了孙中山的文书,但并没有见人。

      2017/7/14 19:35:56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1500 / 排名:4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本文的前半部来自长篇剧[走向共和]第27集末尾与第28集开始。为了做到尽量避免错误,编辑组走遍大江南北与港日等地,力求戏剧接近事实。

      广东远离京师,一向山高皇帝远。中港边境如同虚设,一直到共和国之后。当时走私者,革命者路厥与途,如过江之鲫。梁启超来广州根本就不是难事。

      李鸿章在慈禧面前公认是“康党”。抓“康党?”开玩笑。对梁启超来广州亲自拜李见不会为难的。

      回复:八国联军时,梁启超拜见两广总督李鸿章,后评李鸿章

      李在1900年7月,北上之前曾访问香港,受到港督高规格礼遇。在香港遇到梁启超也不出奇。[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2636871_1.html/ ]

      红儿本是妹仔出身,因讨老李喜欢,被认为是“干女儿”,或是贴身丫鬟,经常给客人斟茶,身份在妹仔与干女儿之间俳徊,见梁启超不存在“不合礼仪”。

      本文后半部来自梁启超[李鸿章转]的评价。

      10楼 褪毛加菲猫
      瞎掰就瞎掰,还那么多“应该如此”。

      养女小红属于神剧惯例如此不多说。就你说的,谁告诉你广州和香港很近,爬过山就行了?又是谁告诉你广州天高皇帝远的?

      香港到广州,当时唯一的办法是坐轮船,虽然外国有轮船通行两地,但是革命党进入广州是非常危险的,如康梁等人当时是通缉犯,广州衙门任何一个人看见梁启超都能将其当场抓住。请注意:东南自保,不是东南脱离满清政府宣布独立。李鸿章依然是满清的臣子。

      上文说过,根据史料记载,当时康党和李鸿章的确有联系,但是联系地点是香港,通过港督进行的,理由很简单----即便李鸿章胆子再大敢于邀请梁启超,但是康梁也不敢冒冒失失去广州,万一李鸿章翻脸立即就被拿下了。

      而港督当时尽量避免李鸿章和康梁直接接触,理由很简单,不管是康党谋杀了李鸿章,还是李鸿章乘机扣押了康梁,港督都免不了责任,且出于当时英国的政治考虑,也有借居间中介以谋利益,如果康梁直接和李鸿章接触,还要居间人作甚?

      此外,督抚出行,仪仗众多,李鸿章即便访问香港,也不可能只有自己一家人,而是随员兵弁大批随行,梁启超通过中间人向李鸿章建议三策有之(如果没有记错,是梁启超找人给李鸿章带了封信),但是自己跑去两广总督行辕----那是痴人说梦了。

      顺便说下,李鸿章的确对慈禧太后说过“臣实是康党”,全文如下:

      慈禧:“有人谗尔为康党”

      李鸿章:“臣实是康党。废立之事,臣不予闻,六部诚可废,若旧法能富强,中国之强久矣,何待今日。主张变法者即指为康党,臣无可逃,实是康党。”

      也就是说,李鸿章宣称自己是支持变法的,如果说主张变法就是康党,李鸿章承认自己就是康党,而不是说自己真的就是康党。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可找对了人,我本是广东人,对广东香港一代了如指掌。就算走陆路,从东莞,深圳,罗湖,上水,沙田一路落,太容易了。

      根据大清割让香港条约,香港九龙归英国,但英国同时不能禁止华人出入香港,所以那时你入境罗湖,英兵只是背着两只手在看,中国方面也一样。来往的人太多,你有没有权力挡住人家,你也没精力去搜查。就像你早期进出租界。

      在1899年新界扩展后,来往省港更加容易。就只能坐轮船?你也为那麽多人都付得起船票咩?你以为一定坐船才能到香港咩?没错。现在港九三条海底遂道没通之前,来往尖沙嘴与中环就要做天星渡轮。

      没错,李鸿章说我就是“康党“,并不代表他就是”康党“,但他敢公开讲这句话,代表他心里与口头都是“同情”康党的,而且准备为此语在慈禧面前承担后果。你怎么看?

      在大清看来,康党远比孙党容易接受,但李与孙都有媾通渠道。港督卜力还是李鸿章与孙文的搭线人,你信不信?英国与孙文甚至在1900年策划“两广独立”港督还想李鸿章乘”太平轮“经香港北上时扣押李,但被英政府反对使作罢。当时孙文已在香港外海等待,派出的人是有治外法权的宫崎、清藤幸七郎、内田良平三位日本友人代行赴会,而李的代表是刘学詢。政治很黑,不是纯情人能参透的。

      12楼 褪毛加菲猫
      当时这条路可以走吗?请问官员文人跟着你爬山淌水?

      香港和广州之间,当时都是坐船的。你说的那条路,当年根本没有路。

      事实上,当年很多人乘船逃亡到香港居住,这是事实,但是并不是说你在香港居住,就能随便往来广州了,尤其是康党人士。更不用说直闯两广总督衙门了!

      康梁再落魄,也是文人,你以为他们都是现在野营爱好者?

      大清看来,康党比孙党容易接受?抱歉,1900年康党就是朝敌。李和孙,康事实上都有联系渠道,通过中间人带信交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梁启超就能公然直闯两广总督衙门面见李鸿章---如果他这么做了,李鸿章就只能把这个钦犯拿下一个解决办法----康梁不是傻瓜,李鸿章更不傻,托人带信已经很危险了!

      孙文宣扬亚细亚主义的靠山,是日本黑龙会(内田良平就是黑龙会会首)。其劫持李鸿章就是笑话,即便劫持了李鸿章就想“两广独立”?这更是笑话!

      政治很黑,但是依然有其规则,不是因为政治很黑就能随便胡扯甚至YY什么钦犯直闯总督衙门,而总督会见钦犯居然让养女作陪-----你这是无良的神剧小说!

      15楼 独立的思考着
      壹讀

      揭秘:晚清重臣李鴻章曾參與謀劃兩廣獨立 2015-07-27 11:17:57

      孫中山與李鴻章秘密交涉真相

      孫中山和李鴻章都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孫為革命先行者,李為晚清元輔重臣。據一些孫、李傳記和有關論著,庚子年孫、李之間就「兩廣獨立」有過秘密交涉,聯手密謀「兩廣獨立」,然關於此事之相關記述都有可商榷之處。

      被稱為國民黨黨史「革命通」的馮自由,14歲即參加興中會,其《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等書都是研究孫中山(尤其是早期的孫中山)的必讀的文獻。《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對1900年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廣東獨立」一事的記載大略如下:

      庚子某月,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因北方「拳亂」,想與孫中山合作謀廣東獨立。孫中山本不相信李鴻章有如此魄力,但其時正準備惠州起義,認為不妨一試,就偕同楊衢雲、宮崎寅藏等人從日赴港。抵港後,廣東已派兵輪來接,香港的興中會員提醒孫中山防止誘捕,孫本人就沒有上岸,僅派宮崎等人赴廣州。劉學詢對宮崎說,要等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才能明確表示,雙方密議後回港,孫中山乃赴南洋。

      此前,香港議政員何啟向興中會員陳少白建議革命黨與李鴻章聯合救國,方法是先由革命黨致函港督卜力,請其勸李獨立,李同意後就電邀孫中山回國組織新政府。孫中山等聯名上書卜力,卜力也再三同李接洽,李曾有考慮的表示。但孫中山從南洋抵港後,知道李鴻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無恙,決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但孫中山認為,李鴻章年近八十,如果他決意北上,逼他也沒有用。至此,合作計劃無從實施,孫中山就全力以赴準備惠州起義。

      孫中山與李鴻章秘密交涉真相

      孫中山和李鴻章都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孫為革命先行者,李為晚清元輔重臣。據一些孫、李傳記和有關論著,庚子年孫、李之間就「兩廣獨立」有過秘密交涉,聯手密謀「兩廣獨立」,然關於此事之相關記述都有可商榷之處。

      馮自由的記述及漏洞

      被稱為國民黨黨史「革命通」的馮自由,14歲即參加興中會,其《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等書都是研究孫中山(尤其是早期的孫中山)的必讀的文獻。《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對1900年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廣東獨立」一事的記載大略如下:

      庚子某月,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因北方「拳亂」,想與孫中山合作謀廣東獨立。孫中山本不相信李鴻章有如此魄力,但其時正準備惠州起義,認為不妨一試,就偕同楊衢雲、宮崎寅藏等人從日赴港。抵港後,廣東已派兵輪來接,香港的興中會員提醒孫中山防止誘捕,孫本人就沒有上岸,僅派宮崎等人赴廣州。劉學詢對宮崎說,要等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才能明確表示,雙方密議後回港,孫中山乃赴南洋。此前,香港議政員何啟向興中會員陳少白建議革命黨與李鴻章聯合救國,方法是先由革命黨致函港督卜力,請其勸李獨立,李同意後就電邀孫中山回國組織新政府。孫中山等聯名上書卜力,卜力也再三同李接洽,李曾有考慮的表示。但孫中山從南洋抵港後,知道李鴻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無恙,決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但孫中山認為,李鴻章年近八十,如果他決意北上,逼他也沒有用。至此,合作計劃無從實施,孫中山就全力以赴準備惠州起義。ADVERTISEMENT

      按照馮自由的說法,在策動「廣東獨立」的事件中,李鴻章通過劉學詢主動向孫中山謀求「合作」,在孫中山未離開日本時,香港的興中會員已經通過何啟取得港督卜力對「孫李合作」的支持,而孫中山儘管對李信任不足,但仍抱著「不妨一試」的態度與李鴻章秘密洽商。「四大寇」之一、孫中山興中會時期的主要助手陳少白的《興中會革命史要》,對此事的記載大體相近,只是較為簡略,並且沒有正面提及李鴻章的主動態度。

      此後很長時間,孫中山、李鴻章的傳記,寫到這一段歷史時基本採納馮自由的說法。

      然而,隨著有關李鴻章、孫中山新資料的披露、出版,一些學者指出,馮自由的記述可說是漏洞百出。例如,根據日本外務省檔案(當時孫中山的行蹤受到日本官方的嚴密監視),1900年6月初孫中山已經決定赴香港(6月8日啟程,6月17日抵達香港海面),如果馮自由的說法屬實,此前就應該收到劉學詢的信。孫、劉不可能通過電報聯絡,以當日寄信的條件,劉學詢的信應該是在5月上中旬寫的。但是,此時李鴻章是否會產生「獨立」的想法?在5月,義和團還沒有大舉進入北京,李鴻章不可能預知一兩個月後局勢的發展。近年出版的《李鴻章全集》保留了很多義和團運動期間的來往函電,有一件5月31日盛宣懷向李鴻章報告副將楊福同被殺、蘆保鐵路被毀的電報,從李鴻章的復電看,他對北方局勢的混亂感到非常意外。此後近10天,李鴻章通過各種途徑打探北京的消息,但無法同京津正常聯繫,他一再向清廷電奏,也得不到答覆。李鴻章是很有政治經驗的老官僚,豈會在對局勢完全不了解的情況下提出等於謀反大逆的「兩廣獨立」?而且,孫中山日後雖是世人共仰的革命領袖,但當時只是一個被官府通緝的「叛賊」,李鴻章又怎會異想天開、紆尊降貴主動要同孫中山「合作」。再者,根據英國和香港的檔案,當年5、6月間,港督卜力因休假不在香港,自然也不可能有接受興中會來函、促成孫李「合作」之事。ADVERTISEMENT

      孫中山赴上海爭取與李鴻章合作

      因為有爭取李鴻章的需要,同時,停留在上海的李鴻章似乎又有被爭取的可能,所以,「孫李合作」計劃有一個尾聲,這就是1900年8月底孫中山上海之行。

      孫中山於8月22日自日本橫濱啟程,29日晚抵達上海,清朝官吏已事先得到風聲,準備捉拿孫中山,但孫中山仍冒險在上海停留到9月1日。這幾天他同劉學詢會談過。

      一個多月後的10月間,在台北的孫中山給劉學詢寫了一封長信(此信原委託日本人平山周帶去上海面交,但並未送到劉學詢手上),主旨是要求劉學詢按照當日的約定提供軍費。這封信是研究孫中山的學者很熟悉的史料,其中透露了當日孫、劉密議的內容:

      一、鑒於八國聯軍當時已經進入北京,孫、劉對清帝回到北京或西遷分別討論了兩種方案;

      二、雙方約定:如果清帝西遷,則在廣東起事,先占「外府」,然後襲取廣州,建立一個「獨立」於清朝的政權;

      三、議定推舉李鴻章為「主政」;

      四、由劉學詢負責籌集軍費。ADVERTISEMENT

      這封信是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兩廣獨立」計劃的有力證據。不過,看來劉學詢也並不完全代表李鴻章,所以,孫中山同他也討論過李鴻章不願接受「主政」的辦法,孫中山的意思是由劉學詢出任「主政」,並按計劃提供軍費。

      孫中山在8月底之行中有沒有同李鴻章見過面?多年後劉學詢對中國國民黨黨史會的人員憶述:孫中山一行乘船抵達上海後,最初不能上岸,後經劉學詢與日本領事擔保始得登陸,劉偕同孫中山往見李鴻章。劉學詢的憶述究竟有幾分真實?確實,很難排除他信口開河的可能性,但我們也很難說他是編造。劉學詢是與孫中山有特殊關係的人物,如果他要標榜自己,不一定要搬出李鴻章。當時李鴻章住在劉宅,作為主人,劉學詢安排孫、李兩人見面也比較容易。孫中山與平山周等人於8月29日抵達上海後,住進租界內的日本旅館,其行蹤一直都在日本駐滬領事館密切注視之下,據總領事館報告,孫中山與平山周曾經外出過。因為孫中山這次赴滬很大程度與繼續尋求同李鴻章合作有關,他的性格又有敢於冒險的一面,所以,筆者傾向於相信劉學詢「孫、李曾會面」之說。不過,孫、劉關於起事的密談則是李鴻章不在場時進行的。ADVERTISEMENT

      在孫中山來滬前後,李鴻章正陷於一種困難的境地。八國聯軍進入北京後,各國都想維護和擴大自身的在華權益,出現了嚴重的分歧。李鴻章有明顯的親俄色彩,故俄國對他表示支持,但英、美、日、德一度並不承認他全權議和大臣的地位。這時,任何一國都不可能扶植一個代理人而不招致其他國家反對,在慈禧、光緒西逃後,各國先後表明無意選擇一個新的皇帝取代清朝。以劉坤一、張之洞為代表的各省督撫向列強表示仍然效忠慈禧和光緒,不管李鴻章曾經有過什麼想法,到此時他除了繼續為清皇朝服務以外難有其他選擇。9月16日,李鴻章離開上海北上,從此全心全意充當清朝的議和大臣,在艱難而屈辱的談判中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後歷程。李鴻章死後被清廷諡為「文忠」,不過,如果按照嚴格的綱常倫理,他在1900年的表現很難算得上愛新覺羅皇朝忠貞不貳的純臣。

      孫中山在離開上海後加快了武裝起義的籌備工作,力圖實現「以江蘇、廣東、廣西等華南六省為根據地,建立共和政體,逐漸向華北擴充勢力,以推翻愛新覺羅氏,聯合中國十八省創立一個東洋大共和國」的理想,10月初,他發動了惠州起義。

      文章來源:之間網?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揭秘:晚清重臣李鴻章曾參與謀劃兩廣獨立

      孫中山與李鴻章庚子年密謀兩廣獨立真相

      孫中山與李鴻章交涉真相:要到銀子五萬兩?

      孫與鴻章庚子密謀兩廣獨立

      揭秘:孫中山曾聯合李鴻章密謀兩廣獨立嗎?

      無字碑與身後污名:楊衢雲的革命路

      李鴻章與兩廣獨立

      他與孫中山是同鄉,空有一顆帝王心,卻沒一個帝王命!

      民國興衰記:孫逸仙舢板謀天下 劉秀才殘夢冷秋霜

      李鴻章與兩廣獨立:一次流產的黃袍加身

      李鸿章的这个“痞子气”让他受益无穷。后来,慈禧太后知道他有办法,就把一件“烫山芋”的事儿交他办。这又是一件“痞子”外交的范例。

      蚕池口教堂,俗称北堂。它位于北京皇城西安门内的蚕池口,靠近中南海。这座教堂高达八丈四尺,规模宏大,归巴黎天主教会管理。中法战争爆发之后,慈禧老觉得这个教堂可以直接窥视到皇宫内院,是一种潜在的威胁。中法战争结束后,1885年慈禧就把这个难办的差事交给了李鸿章。

      李鸿章首先任命了一个英籍传教士敦约翰为特别代表前往罗马和巴黎处理此事,并再三强调不要让法国政府知道。因为当时法国在中国享有特殊的“保教权”,李鸿章暗示罗马教皇可以商讨互派使者问题。敦约翰和教皇见面之后,教皇对派人驻华很感兴趣,他同意迁移教堂,要往中国派驻公使,并派人专门去巴黎协调此事。

      法国政府表示反对。其他列强本来就不满法国在中国的“保教权”,得知此事后纷纷对法国政府的做法进行抨击,并支持教皇往中国派驻使者。法国政府不甘心失败,提出停发对国内教士的俸银50万兆法郎并撕毁法国和教皇的条约。教皇迫于经济压力,停止了派驻华使者的事儿。他们那里吵成一团,但是迁移教堂一事已经成为定局。9月,法国教会正式同意迁移教堂到皇城西北角的西什库。这就是现在北京的西什库教堂的来历。慈禧得知此事后,感叹这样的事情只有李鸿章才能办好。

      其实,所谓“痞子气”就是一个政治家处理各种关系的老到和圆滑。用“清流”的理论套,李鸿章什么都不是,棋路没出处,但他能在不利的棋局中将你一军。慈禧能用“痞子气”的李鸿章,说明她不似“康党”说的那么蠢。

      后来,这个集“不学无术”和“痞子气”为一身的李鸿章差点当了中国的首任总统……

      “总统”李鸿章带着棺材满世界跑

      北国义和团和八国联军一闹,慈禧抽风了,山东抽风了,直隶抽风了,山西抽风了,半个中国都抽风了。但是南国的鱼米之乡却出奇的平静。封疆大吏如湖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刘坤一、闽浙总督许应骙、四川总督奎俊、铁路大臣盛宣怀以及两广总督李鸿章等搞了个“东南互保”,公开地不执行“乱命”。

      随着事情的越发不可收拾,暗地里冒出个“李鸿章大总统”的策划方案。湖广总督张之洞的方案是,一旦北京不保,太后与皇上死于非命,到时就共同推举李鸿章出任中国“总统”以主持大局。

      李鸿章如果想当这个首任大总统是有他的实力的。张之洞、刘坤一、袁世凯等都是手握兵权、坐镇一方的实权人物。可是洋人呢?洋人可是当时中国的“隐形执政党”啊。据说李鸿章以北上议和经过香港的机会,还向英国港督卜力打探。他问道:“我听说如果义和团把北京的所有公使全杀了,那么列强就有权进行合法的干预,并宣布‘我们要立一个皇帝;’。如果是这样,你们将会选择谁?”他推测列强将选择“一个汉族人”。在这里,李鸿章暗示,如果列强决定用一个汉族统治者来代替满族统治者,他本人是愿意的。卜力回答说,列强“大概会征询他们所能找到的中国最强有力的人的意见,看怎样做最好”。

      为官之道,就是无道可循:有明哲保身者,有八面玲珑者,有不出事就是最好之事者,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者,有“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者,等等。

      李鸿章的官其实并不大,连个军机处都没进,其实严格说来都不能称他“李相”,老外开口闭口“总理”、“首相”和“副国王”,那是根本没谱的事儿。甚至他想当个总考官都那么遥不可及。可是他这个官,干的事儿多,伸的手长,揽的事儿不少,居然成绩也多,坏事儿的绝对数也大。他的“政绩”就是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还让你我争得脸红脖子粗。

      2017/7/14 19:33:23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1499 / 排名:4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褪毛加菲猫
      小说吧。

      梁启超当时是钦犯,不可能公然跑到两广总督衙门。事实上当时康党的确和李鸿章有接触,不过是在香港,通过中间人联系的,不可能这样公然来往。

      此外,按照当时习俗,见客时不可能让未出阁的女儿出面,除非是两家是“通家之好”才不需要回避。你说张佩纶来访,李鸿章和养女一起见面也已经很勉强了,何况梁启超一个陌生人(且不说还是钦犯)。

      此书作者严重缺乏常识。

      3楼 独立的思考着
      也可能。来自电视剧[走向共和]
      7楼 褪毛加菲猫
      那就是编剧在瞎掰了,神剧就是这样产生的。
      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本文的前半部来自长篇剧[走向共和]第27集末尾与第28集开始。为了做到尽量避免错误,编辑组走遍大江南北与港日等地,力求戏剧接近事实。

      广东远离京师,一向山高皇帝远。中港边境如同虚设,一直到共和国之后。当时走私者,革命者路厥与途,如过江之鲫。梁启超来广州根本就不是难事。

      李鸿章在慈禧面前公认是“康党”。抓“康党?”开玩笑。对梁启超来广州亲自拜李见不会为难的。

      回复:八国联军时,梁启超拜见两广总督李鸿章,后评李鸿章

      李在1900年7月,北上之前曾访问香港,受到港督高规格礼遇。在香港遇到梁启超也不出奇。[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2636871_1.html/ ]

      红儿本是妹仔出身,因讨老李喜欢,被认为是“干女儿”,或是贴身丫鬟,经常给客人斟茶,身份在妹仔与干女儿之间俳徊,见梁启超不存在“不合礼仪”。

      本文后半部来自梁启超[李鸿章转]的评价。

      10楼 褪毛加菲猫
      瞎掰就瞎掰,还那么多“应该如此”。

      养女小红属于神剧惯例如此不多说。就你说的,谁告诉你广州和香港很近,爬过山就行了?又是谁告诉你广州天高皇帝远的?

      香港到广州,当时唯一的办法是坐轮船,虽然外国有轮船通行两地,但是革命党进入广州是非常危险的,如康梁等人当时是通缉犯,广州衙门任何一个人看见梁启超都能将其当场抓住。请注意:东南自保,不是东南脱离满清政府宣布独立。李鸿章依然是满清的臣子。

      上文说过,根据史料记载,当时康党和李鸿章的确有联系,但是联系地点是香港,通过港督进行的,理由很简单----即便李鸿章胆子再大敢于邀请梁启超,但是康梁也不敢冒冒失失去广州,万一李鸿章翻脸立即就被拿下了。

      而港督当时尽量避免李鸿章和康梁直接接触,理由很简单,不管是康党谋杀了李鸿章,还是李鸿章乘机扣押了康梁,港督都免不了责任,且出于当时英国的政治考虑,也有借居间中介以谋利益,如果康梁直接和李鸿章接触,还要居间人作甚?

      此外,督抚出行,仪仗众多,李鸿章即便访问香港,也不可能只有自己一家人,而是随员兵弁大批随行,梁启超通过中间人向李鸿章建议三策有之(如果没有记错,是梁启超找人给李鸿章带了封信),但是自己跑去两广总督行辕----那是痴人说梦了。

      顺便说下,李鸿章的确对慈禧太后说过“臣实是康党”,全文如下:

      慈禧:“有人谗尔为康党”

      李鸿章:“臣实是康党。废立之事,臣不予闻,六部诚可废,若旧法能富强,中国之强久矣,何待今日。主张变法者即指为康党,臣无可逃,实是康党。”

      也就是说,李鸿章宣称自己是支持变法的,如果说主张变法就是康党,李鸿章承认自己就是康党,而不是说自己真的就是康党。

      1901年(光绪27年)7月25日,奕劻、李鸿章代表清朝廷在北京与英、美、德、法、俄、日、意、奥、西、荷、比11国公使在《最后议定书》(即《辛丑条约》)上签字。

      谈判结束后,中方与联方共同举行记者会,期间,“倭瓜国”(日本)钦差大臣小村寿太郎以胜利者的姿态,使出一个损招,用汉字来炫耀武力,意在羞辱清廷、羞辱李鸿章

      小村寿太郎得意地说:“日本一楹联大师早就出了一片上联,向公众诚征下联,然久久而不得,今天只好求教于楹联发祥国的大师了。”

      他随即对李鸿章说:“大人乃当今国学名士,恳盼赐联。”之后即亮出一张白绢,上面用汉字写着:“骑奇马,张长弓,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单戈独战!”

      这是片拆字联,意思为:日本驾神马,张满弓,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光“大王”就有八个,且个个举世无双,单戈匹马就能踏平中国!

      李鸿章用斜光瞥了一下这二十一个字,怒不可遏,但强压怒火,思忖片刻,一气呵成,回敬了如下二十一个大字:

      “倭人委,袭龙衣,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犯边,合手擒拿!”

      此下联也是片拆字联,与上联针锋相对,接得严丝合缝:日本萎靡不振,却欲抢我大清龙衣,其实不过是“魑魅魍魉”四种小鬼。这些东洋鬼子屡屡犯边,如斗胆进犯我中原,即合手将其擒拿!

      李鸿章的文才、急才,其爱国情怀,跃然绢上。在场的中国人见此奇联,无不拍手称绝,深感中堂大人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在此,着重介绍下“倭瓜国”(日本)钦差大臣小村寿太郎:

      小村寿太郎是积极主张侵略中国的所谓'日清开战论'倡导者,被称为'开战之急先锋'。出任驻华代理公使后,他竭力搜集中国的军事、政治、经济、产业、民族风俗,以及列强在华活动等情报,'源源不断地送回本国'。由于小村寿太郎身材矮小,为人狡猾奸诈又善于盗窃情报,到任后不久,北京外交使团各国公使就送给他一个'鼠公使'的绰号,以讽喻他向老鼠一样狡黠机诈。

      在有多国公使的记者会上,唯独倭人国的小村寿太郎跳出来以对对联的形式羞辱李鸿章及大清国,充分暴露了他向老鼠一样狡黠机诈的嘴脸。

      《辛丑条约》是中国近代史上赔款数目最庞大、主权丧失最严重的不平等条约。条约签订时是阳历9月7日,因此有'九七国耻'一说。作为当事人,李鸿章当时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但是,面对倭人的羞辱与挑衅,李鸿章的机智应对可谓是一池死水中泛起的一点涟漪,带给国人的是些许的希望与安慰!

      昨天,2016年8月15日,是日本战败投降71周年纪念日!

      2017/7/14 19:30:14
      左箭头-小图标

      ......
      10楼 褪毛加菲猫
      瞎掰就瞎掰,还那么多“应该如此”。

      养女小红属于神剧惯例如此不多说。就你说的,谁告诉你广州和香港很近,爬过山就行了?又是谁告诉你广州天高皇帝远的?

      香港到广州,当时唯一的办法是坐轮船,虽然外国有轮船通行两地,但是革命党进入广州是非常危险的,如康梁等人当时是通缉犯,广州衙门任何一个人看见梁启超都能将其当场抓住。请注意:东南自保,不是东南脱离满清政府宣布独立。李鸿章依然是满清的臣子。

      上文说过,根据史料记载,当时康党和李鸿章的确有联系,但是联系地点是香港,通过港督进行的,理由很简单----即便李鸿章胆子再大敢于邀请梁启超,但是康梁也不敢冒冒失失去广州,万一李鸿章翻脸立即就被拿下了。

      而港督当时尽量避免李鸿章和康梁直接接触,理由很简单,不管是康党谋杀了李鸿章,还是李鸿章乘机扣押了康梁,港督都免不了责任,且出于当时英国的政治考虑,也有借居间中介以谋利益,如果康梁直接和李鸿章接触,还要居间人作甚?

      此外,督抚出行,仪仗众多,李鸿章即便访问香港,也不可能只有自己一家人,而是随员兵弁大批随行,梁启超通过中间人向李鸿章建议三策有之(如果没有记错,是梁启超找人给李鸿章带了封信),但是自己跑去两广总督行辕----那是痴人说梦了。

      顺便说下,李鸿章的确对慈禧太后说过“臣实是康党”,全文如下:

      慈禧:“有人谗尔为康党”

      李鸿章:“臣实是康党。废立之事,臣不予闻,六部诚可废,若旧法能富强,中国之强久矣,何待今日。主张变法者即指为康党,臣无可逃,实是康党。”

      也就是说,李鸿章宣称自己是支持变法的,如果说主张变法就是康党,李鸿章承认自己就是康党,而不是说自己真的就是康党。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可找对了人,我本是广东人,对广东香港一代了如指掌。就算走陆路,从东莞,深圳,罗湖,上水,沙田一路落,太容易了。

      根据大清割让香港条约,香港九龙归英国,但英国同时不能禁止华人出入香港,所以那时你入境罗湖,英兵只是背着两只手在看,中国方面也一样。来往的人太多,你有没有权力挡住人家,你也没精力去搜查。就像你早期进出租界。

      在1899年新界扩展后,来往省港更加容易。就只能坐轮船?你也为那麽多人都付得起船票咩?你以为一定坐船才能到香港咩?没错。现在港九三条海底遂道没通之前,来往尖沙嘴与中环就要做天星渡轮。

      没错,李鸿章说我就是“康党“,并不代表他就是”康党“,但他敢公开讲这句话,代表他心里与口头都是“同情”康党的,而且准备为此语在慈禧面前承担后果。你怎么看?

      在大清看来,康党远比孙党容易接受,但李与孙都有媾通渠道。港督卜力还是李鸿章与孙文的搭线人,你信不信?英国与孙文甚至在1900年策划“两广独立”港督还想李鸿章乘”太平轮“经香港北上时扣押李,但被英政府反对使作罢。当时孙文已在香港外海等待,派出的人是有治外法权的宫崎、清藤幸七郎、内田良平三位日本友人代行赴会,而李的代表是刘学詢。政治很黑,不是纯情人能参透的。

      12楼 褪毛加菲猫
      当时这条路可以走吗?请问官员文人跟着你爬山淌水?

      香港和广州之间,当时都是坐船的。你说的那条路,当年根本没有路。

      事实上,当年很多人乘船逃亡到香港居住,这是事实,但是并不是说你在香港居住,就能随便往来广州了,尤其是康党人士。更不用说直闯两广总督衙门了!

      康梁再落魄,也是文人,你以为他们都是现在野营爱好者?

      大清看来,康党比孙党容易接受?抱歉,1900年康党就是朝敌。李和孙,康事实上都有联系渠道,通过中间人带信交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梁启超就能公然直闯两广总督衙门面见李鸿章---如果他这么做了,李鸿章就只能把这个钦犯拿下一个解决办法----康梁不是傻瓜,李鸿章更不傻,托人带信已经很危险了!

      孙文宣扬亚细亚主义的靠山,是日本黑龙会(内田良平就是黑龙会会首)。其劫持李鸿章就是笑话,即便劫持了李鸿章就想“两广独立”?这更是笑话!

      政治很黑,但是依然有其规则,不是因为政治很黑就能随便胡扯甚至YY什么钦犯直闯总督衙门,而总督会见钦犯居然让养女作陪-----你这是无良的神剧小说!

      15楼 独立的思考着
      壹讀

      揭秘:晚清重臣李鴻章曾參與謀劃兩廣獨立 2015-07-27 11:17:57

      孫中山與李鴻章秘密交涉真相

      孫中山和李鴻章都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孫為革命先行者,李為晚清元輔重臣。據一些孫、李傳記和有關論著,庚子年孫、李之間就「兩廣獨立」有過秘密交涉,聯手密謀「兩廣獨立」,然關於此事之相關記述都有可商榷之處。

      被稱為國民黨黨史「革命通」的馮自由,14歲即參加興中會,其《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等書都是研究孫中山(尤其是早期的孫中山)的必讀的文獻。《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對1900年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廣東獨立」一事的記載大略如下:

      庚子某月,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因北方「拳亂」,想與孫中山合作謀廣東獨立。孫中山本不相信李鴻章有如此魄力,但其時正準備惠州起義,認為不妨一試,就偕同楊衢雲、宮崎寅藏等人從日赴港。抵港後,廣東已派兵輪來接,香港的興中會員提醒孫中山防止誘捕,孫本人就沒有上岸,僅派宮崎等人赴廣州。劉學詢對宮崎說,要等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才能明確表示,雙方密議後回港,孫中山乃赴南洋。

      此前,香港議政員何啟向興中會員陳少白建議革命黨與李鴻章聯合救國,方法是先由革命黨致函港督卜力,請其勸李獨立,李同意後就電邀孫中山回國組織新政府。孫中山等聯名上書卜力,卜力也再三同李接洽,李曾有考慮的表示。但孫中山從南洋抵港後,知道李鴻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無恙,決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但孫中山認為,李鴻章年近八十,如果他決意北上,逼他也沒有用。至此,合作計劃無從實施,孫中山就全力以赴準備惠州起義。

      孫中山與李鴻章秘密交涉真相

      孫中山和李鴻章都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孫為革命先行者,李為晚清元輔重臣。據一些孫、李傳記和有關論著,庚子年孫、李之間就「兩廣獨立」有過秘密交涉,聯手密謀「兩廣獨立」,然關於此事之相關記述都有可商榷之處。

      馮自由的記述及漏洞

      被稱為國民黨黨史「革命通」的馮自由,14歲即參加興中會,其《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等書都是研究孫中山(尤其是早期的孫中山)的必讀的文獻。《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對1900年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廣東獨立」一事的記載大略如下:

      庚子某月,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因北方「拳亂」,想與孫中山合作謀廣東獨立。孫中山本不相信李鴻章有如此魄力,但其時正準備惠州起義,認為不妨一試,就偕同楊衢雲、宮崎寅藏等人從日赴港。抵港後,廣東已派兵輪來接,香港的興中會員提醒孫中山防止誘捕,孫本人就沒有上岸,僅派宮崎等人赴廣州。劉學詢對宮崎說,要等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才能明確表示,雙方密議後回港,孫中山乃赴南洋。此前,香港議政員何啟向興中會員陳少白建議革命黨與李鴻章聯合救國,方法是先由革命黨致函港督卜力,請其勸李獨立,李同意後就電邀孫中山回國組織新政府。孫中山等聯名上書卜力,卜力也再三同李接洽,李曾有考慮的表示。但孫中山從南洋抵港後,知道李鴻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無恙,決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但孫中山認為,李鴻章年近八十,如果他決意北上,逼他也沒有用。至此,合作計劃無從實施,孫中山就全力以赴準備惠州起義。ADVERTISEMENT

      按照馮自由的說法,在策動「廣東獨立」的事件中,李鴻章通過劉學詢主動向孫中山謀求「合作」,在孫中山未離開日本時,香港的興中會員已經通過何啟取得港督卜力對「孫李合作」的支持,而孫中山儘管對李信任不足,但仍抱著「不妨一試」的態度與李鴻章秘密洽商。「四大寇」之一、孫中山興中會時期的主要助手陳少白的《興中會革命史要》,對此事的記載大體相近,只是較為簡略,並且沒有正面提及李鴻章的主動態度。

      此後很長時間,孫中山、李鴻章的傳記,寫到這一段歷史時基本採納馮自由的說法。

      然而,隨著有關李鴻章、孫中山新資料的披露、出版,一些學者指出,馮自由的記述可說是漏洞百出。例如,根據日本外務省檔案(當時孫中山的行蹤受到日本官方的嚴密監視),1900年6月初孫中山已經決定赴香港(6月8日啟程,6月17日抵達香港海面),如果馮自由的說法屬實,此前就應該收到劉學詢的信。孫、劉不可能通過電報聯絡,以當日寄信的條件,劉學詢的信應該是在5月上中旬寫的。但是,此時李鴻章是否會產生「獨立」的想法?在5月,義和團還沒有大舉進入北京,李鴻章不可能預知一兩個月後局勢的發展。近年出版的《李鴻章全集》保留了很多義和團運動期間的來往函電,有一件5月31日盛宣懷向李鴻章報告副將楊福同被殺、蘆保鐵路被毀的電報,從李鴻章的復電看,他對北方局勢的混亂感到非常意外。此後近10天,李鴻章通過各種途徑打探北京的消息,但無法同京津正常聯繫,他一再向清廷電奏,也得不到答覆。李鴻章是很有政治經驗的老官僚,豈會在對局勢完全不了解的情況下提出等於謀反大逆的「兩廣獨立」?而且,孫中山日後雖是世人共仰的革命領袖,但當時只是一個被官府通緝的「叛賊」,李鴻章又怎會異想天開、紆尊降貴主動要同孫中山「合作」。再者,根據英國和香港的檔案,當年5、6月間,港督卜力因休假不在香港,自然也不可能有接受興中會來函、促成孫李「合作」之事。ADVERTISEMENT

      孫中山赴上海爭取與李鴻章合作

      因為有爭取李鴻章的需要,同時,停留在上海的李鴻章似乎又有被爭取的可能,所以,「孫李合作」計劃有一個尾聲,這就是1900年8月底孫中山上海之行。

      孫中山於8月22日自日本橫濱啟程,29日晚抵達上海,清朝官吏已事先得到風聲,準備捉拿孫中山,但孫中山仍冒險在上海停留到9月1日。這幾天他同劉學詢會談過。

      一個多月後的10月間,在台北的孫中山給劉學詢寫了一封長信(此信原委託日本人平山周帶去上海面交,但並未送到劉學詢手上),主旨是要求劉學詢按照當日的約定提供軍費。這封信是研究孫中山的學者很熟悉的史料,其中透露了當日孫、劉密議的內容:

      一、鑒於八國聯軍當時已經進入北京,孫、劉對清帝回到北京或西遷分別討論了兩種方案;

      二、雙方約定:如果清帝西遷,則在廣東起事,先占「外府」,然後襲取廣州,建立一個「獨立」於清朝的政權;

      三、議定推舉李鴻章為「主政」;

      四、由劉學詢負責籌集軍費。ADVERTISEMENT

      這封信是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兩廣獨立」計劃的有力證據。不過,看來劉學詢也並不完全代表李鴻章,所以,孫中山同他也討論過李鴻章不願接受「主政」的辦法,孫中山的意思是由劉學詢出任「主政」,並按計劃提供軍費。

      孫中山在8月底之行中有沒有同李鴻章見過面?多年後劉學詢對中國國民黨黨史會的人員憶述:孫中山一行乘船抵達上海後,最初不能上岸,後經劉學詢與日本領事擔保始得登陸,劉偕同孫中山往見李鴻章。劉學詢的憶述究竟有幾分真實?確實,很難排除他信口開河的可能性,但我們也很難說他是編造。劉學詢是與孫中山有特殊關係的人物,如果他要標榜自己,不一定要搬出李鴻章。當時李鴻章住在劉宅,作為主人,劉學詢安排孫、李兩人見面也比較容易。孫中山與平山周等人於8月29日抵達上海後,住進租界內的日本旅館,其行蹤一直都在日本駐滬領事館密切注視之下,據總領事館報告,孫中山與平山周曾經外出過。因為孫中山這次赴滬很大程度與繼續尋求同李鴻章合作有關,他的性格又有敢於冒險的一面,所以,筆者傾向於相信劉學詢「孫、李曾會面」之說。不過,孫、劉關於起事的密談則是李鴻章不在場時進行的。ADVERTISEMENT

      在孫中山來滬前後,李鴻章正陷於一種困難的境地。八國聯軍進入北京後,各國都想維護和擴大自身的在華權益,出現了嚴重的分歧。李鴻章有明顯的親俄色彩,故俄國對他表示支持,但英、美、日、德一度並不承認他全權議和大臣的地位。這時,任何一國都不可能扶植一個代理人而不招致其他國家反對,在慈禧、光緒西逃後,各國先後表明無意選擇一個新的皇帝取代清朝。以劉坤一、張之洞為代表的各省督撫向列強表示仍然效忠慈禧和光緒,不管李鴻章曾經有過什麼想法,到此時他除了繼續為清皇朝服務以外難有其他選擇。9月16日,李鴻章離開上海北上,從此全心全意充當清朝的議和大臣,在艱難而屈辱的談判中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後歷程。李鴻章死後被清廷諡為「文忠」,不過,如果按照嚴格的綱常倫理,他在1900年的表現很難算得上愛新覺羅皇朝忠貞不貳的純臣。

      孫中山在離開上海後加快了武裝起義的籌備工作,力圖實現「以江蘇、廣東、廣西等華南六省為根據地,建立共和政體,逐漸向華北擴充勢力,以推翻愛新覺羅氏,聯合中國十八省創立一個東洋大共和國」的理想,10月初,他發動了惠州起義。

      文章來源:之間網?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揭秘:晚清重臣李鴻章曾參與謀劃兩廣獨立

      孫中山與李鴻章庚子年密謀兩廣獨立真相

      孫中山與李鴻章交涉真相:要到銀子五萬兩?

      孫與鴻章庚子密謀兩廣獨立

      揭秘:孫中山曾聯合李鴻章密謀兩廣獨立嗎?

      無字碑與身後污名:楊衢雲的革命路

      李鴻章與兩廣獨立

      他與孫中山是同鄉,空有一顆帝王心,卻沒一個帝王命!

      民國興衰記:孫逸仙舢板謀天下 劉秀才殘夢冷秋霜

      李鴻章與兩廣獨立:一次流產的黃袍加身

      16楼 褪毛加菲猫
      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很说明问题了,

      即便在上海租界,孙中山通过中间人拜会李鸿章,依然只是“传闻”无法证明确有其事。请问你如何据此认为梁启超当时曾拜会李鸿章呢?

      顺便说下,按照当时习俗,李鸿章出行住在上海刘家,此时刘家就成为“李公馆”。李鸿章到上海随员众多,此外上海租界是洋人势力范围,如果孙中山拜会过李鸿章(当时两人都是热门人物,尤其是李鸿章,一举一动都有外国巡捕保护,都被报馆记者盯着),这么重要的事情,决不会仅限于刘某自己说。

      孙中山赶来上海和李鸿章的幕僚刘某秘密会谈是历史事实,但是据此不能认定孙中山见过李鸿章,事实上孙通过刘和李鸿章交换意见,更符合秘密政治活动的惯例。反之直接拜访李鸿章(还是去李鸿章在上海的行馆即刘宅),这种招摇举动是秘密政治的大忌。

      据此我认为当时孙不可能见过李鸿章,如果孙去刘宅(李鸿章行馆)面见李鸿章,上海那些无孔不入唯恐天下不乱的中外报社记者居然不公开,那才是咄咄怪事呢!

      一段未经证实的片段。

      当李鸿章看到孙文昂然走进时高叫:“盗者莫入道者入!”

      孙中山从容答:"闲者不来贤者来!“

      2017/7/14 12:11:56
      左箭头-小图标

      ......
      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本文的前半部来自长篇剧[走向共和]第27集末尾与第28集开始。为了做到尽量避免错误,编辑组走遍大江南北与港日等地,力求戏剧接近事实。

      广东远离京师,一向山高皇帝远。中港边境如同虚设,一直到共和国之后。当时走私者,革命者路厥与途,如过江之鲫。梁启超来广州根本就不是难事。

      李鸿章在慈禧面前公认是“康党”。抓“康党?”开玩笑。对梁启超来广州亲自拜李见不会为难的。

      回复:八国联军时,梁启超拜见两广总督李鸿章,后评李鸿章

      李在1900年7月,北上之前曾访问香港,受到港督高规格礼遇。在香港遇到梁启超也不出奇。[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2636871_1.html/ ]

      红儿本是妹仔出身,因讨老李喜欢,被认为是“干女儿”,或是贴身丫鬟,经常给客人斟茶,身份在妹仔与干女儿之间俳徊,见梁启超不存在“不合礼仪”。

      本文后半部来自梁启超[李鸿章转]的评价。

      10楼 褪毛加菲猫
      瞎掰就瞎掰,还那么多“应该如此”。

      养女小红属于神剧惯例如此不多说。就你说的,谁告诉你广州和香港很近,爬过山就行了?又是谁告诉你广州天高皇帝远的?

      香港到广州,当时唯一的办法是坐轮船,虽然外国有轮船通行两地,但是革命党进入广州是非常危险的,如康梁等人当时是通缉犯,广州衙门任何一个人看见梁启超都能将其当场抓住。请注意:东南自保,不是东南脱离满清政府宣布独立。李鸿章依然是满清的臣子。

      上文说过,根据史料记载,当时康党和李鸿章的确有联系,但是联系地点是香港,通过港督进行的,理由很简单----即便李鸿章胆子再大敢于邀请梁启超,但是康梁也不敢冒冒失失去广州,万一李鸿章翻脸立即就被拿下了。

      而港督当时尽量避免李鸿章和康梁直接接触,理由很简单,不管是康党谋杀了李鸿章,还是李鸿章乘机扣押了康梁,港督都免不了责任,且出于当时英国的政治考虑,也有借居间中介以谋利益,如果康梁直接和李鸿章接触,还要居间人作甚?

      此外,督抚出行,仪仗众多,李鸿章即便访问香港,也不可能只有自己一家人,而是随员兵弁大批随行,梁启超通过中间人向李鸿章建议三策有之(如果没有记错,是梁启超找人给李鸿章带了封信),但是自己跑去两广总督行辕----那是痴人说梦了。

      顺便说下,李鸿章的确对慈禧太后说过“臣实是康党”,全文如下:

      慈禧:“有人谗尔为康党”

      李鸿章:“臣实是康党。废立之事,臣不予闻,六部诚可废,若旧法能富强,中国之强久矣,何待今日。主张变法者即指为康党,臣无可逃,实是康党。”

      也就是说,李鸿章宣称自己是支持变法的,如果说主张变法就是康党,李鸿章承认自己就是康党,而不是说自己真的就是康党。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可找对了人,我本是广东人,对广东香港一代了如指掌。就算走陆路,从东莞,深圳,罗湖,上水,沙田一路落,太容易了。

      根据大清割让香港条约,香港九龙归英国,但英国同时不能禁止华人出入香港,所以那时你入境罗湖,英兵只是背着两只手在看,中国方面也一样。来往的人太多,你有没有权力挡住人家,你也没精力去搜查。就像你早期进出租界。

      在1899年新界扩展后,来往省港更加容易。就只能坐轮船?你也为那麽多人都付得起船票咩?你以为一定坐船才能到香港咩?没错。现在港九三条海底遂道没通之前,来往尖沙嘴与中环就要做天星渡轮。

      没错,李鸿章说我就是“康党“,并不代表他就是”康党“,但他敢公开讲这句话,代表他心里与口头都是“同情”康党的,而且准备为此语在慈禧面前承担后果。你怎么看?

      在大清看来,康党远比孙党容易接受,但李与孙都有媾通渠道。港督卜力还是李鸿章与孙文的搭线人,你信不信?英国与孙文甚至在1900年策划“两广独立”港督还想李鸿章乘”太平轮“经香港北上时扣押李,但被英政府反对使作罢。当时孙文已在香港外海等待,派出的人是有治外法权的宫崎、清藤幸七郎、内田良平三位日本友人代行赴会,而李的代表是刘学詢。政治很黑,不是纯情人能参透的。

      12楼 褪毛加菲猫
      当时这条路可以走吗?请问官员文人跟着你爬山淌水?

      香港和广州之间,当时都是坐船的。你说的那条路,当年根本没有路。

      事实上,当年很多人乘船逃亡到香港居住,这是事实,但是并不是说你在香港居住,就能随便往来广州了,尤其是康党人士。更不用说直闯两广总督衙门了!

      康梁再落魄,也是文人,你以为他们都是现在野营爱好者?

      大清看来,康党比孙党容易接受?抱歉,1900年康党就是朝敌。李和孙,康事实上都有联系渠道,通过中间人带信交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梁启超就能公然直闯两广总督衙门面见李鸿章---如果他这么做了,李鸿章就只能把这个钦犯拿下一个解决办法----康梁不是傻瓜,李鸿章更不傻,托人带信已经很危险了!

      孙文宣扬亚细亚主义的靠山,是日本黑龙会(内田良平就是黑龙会会首)。其劫持李鸿章就是笑话,即便劫持了李鸿章就想“两广独立”?这更是笑话!

      政治很黑,但是依然有其规则,不是因为政治很黑就能随便胡扯甚至YY什么钦犯直闯总督衙门,而总督会见钦犯居然让养女作陪-----你这是无良的神剧小说!

      15楼 独立的思考着
      壹讀

      揭秘:晚清重臣李鴻章曾參與謀劃兩廣獨立 2015-07-27 11:17:57

      孫中山與李鴻章秘密交涉真相

      孫中山和李鴻章都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孫為革命先行者,李為晚清元輔重臣。據一些孫、李傳記和有關論著,庚子年孫、李之間就「兩廣獨立」有過秘密交涉,聯手密謀「兩廣獨立」,然關於此事之相關記述都有可商榷之處。

      被稱為國民黨黨史「革命通」的馮自由,14歲即參加興中會,其《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等書都是研究孫中山(尤其是早期的孫中山)的必讀的文獻。《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對1900年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廣東獨立」一事的記載大略如下:

      庚子某月,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因北方「拳亂」,想與孫中山合作謀廣東獨立。孫中山本不相信李鴻章有如此魄力,但其時正準備惠州起義,認為不妨一試,就偕同楊衢雲、宮崎寅藏等人從日赴港。抵港後,廣東已派兵輪來接,香港的興中會員提醒孫中山防止誘捕,孫本人就沒有上岸,僅派宮崎等人赴廣州。劉學詢對宮崎說,要等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才能明確表示,雙方密議後回港,孫中山乃赴南洋。

      此前,香港議政員何啟向興中會員陳少白建議革命黨與李鴻章聯合救國,方法是先由革命黨致函港督卜力,請其勸李獨立,李同意後就電邀孫中山回國組織新政府。孫中山等聯名上書卜力,卜力也再三同李接洽,李曾有考慮的表示。但孫中山從南洋抵港後,知道李鴻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無恙,決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但孫中山認為,李鴻章年近八十,如果他決意北上,逼他也沒有用。至此,合作計劃無從實施,孫中山就全力以赴準備惠州起義。

      孫中山與李鴻章秘密交涉真相

      孫中山和李鴻章都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孫為革命先行者,李為晚清元輔重臣。據一些孫、李傳記和有關論著,庚子年孫、李之間就「兩廣獨立」有過秘密交涉,聯手密謀「兩廣獨立」,然關於此事之相關記述都有可商榷之處。

      馮自由的記述及漏洞

      被稱為國民黨黨史「革命通」的馮自由,14歲即參加興中會,其《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等書都是研究孫中山(尤其是早期的孫中山)的必讀的文獻。《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對1900年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廣東獨立」一事的記載大略如下:

      庚子某月,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因北方「拳亂」,想與孫中山合作謀廣東獨立。孫中山本不相信李鴻章有如此魄力,但其時正準備惠州起義,認為不妨一試,就偕同楊衢雲、宮崎寅藏等人從日赴港。抵港後,廣東已派兵輪來接,香港的興中會員提醒孫中山防止誘捕,孫本人就沒有上岸,僅派宮崎等人赴廣州。劉學詢對宮崎說,要等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才能明確表示,雙方密議後回港,孫中山乃赴南洋。此前,香港議政員何啟向興中會員陳少白建議革命黨與李鴻章聯合救國,方法是先由革命黨致函港督卜力,請其勸李獨立,李同意後就電邀孫中山回國組織新政府。孫中山等聯名上書卜力,卜力也再三同李接洽,李曾有考慮的表示。但孫中山從南洋抵港後,知道李鴻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無恙,決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但孫中山認為,李鴻章年近八十,如果他決意北上,逼他也沒有用。至此,合作計劃無從實施,孫中山就全力以赴準備惠州起義。ADVERTISEMENT

      按照馮自由的說法,在策動「廣東獨立」的事件中,李鴻章通過劉學詢主動向孫中山謀求「合作」,在孫中山未離開日本時,香港的興中會員已經通過何啟取得港督卜力對「孫李合作」的支持,而孫中山儘管對李信任不足,但仍抱著「不妨一試」的態度與李鴻章秘密洽商。「四大寇」之一、孫中山興中會時期的主要助手陳少白的《興中會革命史要》,對此事的記載大體相近,只是較為簡略,並且沒有正面提及李鴻章的主動態度。

      此後很長時間,孫中山、李鴻章的傳記,寫到這一段歷史時基本採納馮自由的說法。

      然而,隨著有關李鴻章、孫中山新資料的披露、出版,一些學者指出,馮自由的記述可說是漏洞百出。例如,根據日本外務省檔案(當時孫中山的行蹤受到日本官方的嚴密監視),1900年6月初孫中山已經決定赴香港(6月8日啟程,6月17日抵達香港海面),如果馮自由的說法屬實,此前就應該收到劉學詢的信。孫、劉不可能通過電報聯絡,以當日寄信的條件,劉學詢的信應該是在5月上中旬寫的。但是,此時李鴻章是否會產生「獨立」的想法?在5月,義和團還沒有大舉進入北京,李鴻章不可能預知一兩個月後局勢的發展。近年出版的《李鴻章全集》保留了很多義和團運動期間的來往函電,有一件5月31日盛宣懷向李鴻章報告副將楊福同被殺、蘆保鐵路被毀的電報,從李鴻章的復電看,他對北方局勢的混亂感到非常意外。此後近10天,李鴻章通過各種途徑打探北京的消息,但無法同京津正常聯繫,他一再向清廷電奏,也得不到答覆。李鴻章是很有政治經驗的老官僚,豈會在對局勢完全不了解的情況下提出等於謀反大逆的「兩廣獨立」?而且,孫中山日後雖是世人共仰的革命領袖,但當時只是一個被官府通緝的「叛賊」,李鴻章又怎會異想天開、紆尊降貴主動要同孫中山「合作」。再者,根據英國和香港的檔案,當年5、6月間,港督卜力因休假不在香港,自然也不可能有接受興中會來函、促成孫李「合作」之事。ADVERTISEMENT

      孫中山赴上海爭取與李鴻章合作

      因為有爭取李鴻章的需要,同時,停留在上海的李鴻章似乎又有被爭取的可能,所以,「孫李合作」計劃有一個尾聲,這就是1900年8月底孫中山上海之行。

      孫中山於8月22日自日本橫濱啟程,29日晚抵達上海,清朝官吏已事先得到風聲,準備捉拿孫中山,但孫中山仍冒險在上海停留到9月1日。這幾天他同劉學詢會談過。

      一個多月後的10月間,在台北的孫中山給劉學詢寫了一封長信(此信原委託日本人平山周帶去上海面交,但並未送到劉學詢手上),主旨是要求劉學詢按照當日的約定提供軍費。這封信是研究孫中山的學者很熟悉的史料,其中透露了當日孫、劉密議的內容:

      一、鑒於八國聯軍當時已經進入北京,孫、劉對清帝回到北京或西遷分別討論了兩種方案;

      二、雙方約定:如果清帝西遷,則在廣東起事,先占「外府」,然後襲取廣州,建立一個「獨立」於清朝的政權;

      三、議定推舉李鴻章為「主政」;

      四、由劉學詢負責籌集軍費。ADVERTISEMENT

      這封信是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兩廣獨立」計劃的有力證據。不過,看來劉學詢也並不完全代表李鴻章,所以,孫中山同他也討論過李鴻章不願接受「主政」的辦法,孫中山的意思是由劉學詢出任「主政」,並按計劃提供軍費。

      孫中山在8月底之行中有沒有同李鴻章見過面?多年後劉學詢對中國國民黨黨史會的人員憶述:孫中山一行乘船抵達上海後,最初不能上岸,後經劉學詢與日本領事擔保始得登陸,劉偕同孫中山往見李鴻章。劉學詢的憶述究竟有幾分真實?確實,很難排除他信口開河的可能性,但我們也很難說他是編造。劉學詢是與孫中山有特殊關係的人物,如果他要標榜自己,不一定要搬出李鴻章。當時李鴻章住在劉宅,作為主人,劉學詢安排孫、李兩人見面也比較容易。孫中山與平山周等人於8月29日抵達上海後,住進租界內的日本旅館,其行蹤一直都在日本駐滬領事館密切注視之下,據總領事館報告,孫中山與平山周曾經外出過。因為孫中山這次赴滬很大程度與繼續尋求同李鴻章合作有關,他的性格又有敢於冒險的一面,所以,筆者傾向於相信劉學詢「孫、李曾會面」之說。不過,孫、劉關於起事的密談則是李鴻章不在場時進行的。ADVERTISEMENT

      在孫中山來滬前後,李鴻章正陷於一種困難的境地。八國聯軍進入北京後,各國都想維護和擴大自身的在華權益,出現了嚴重的分歧。李鴻章有明顯的親俄色彩,故俄國對他表示支持,但英、美、日、德一度並不承認他全權議和大臣的地位。這時,任何一國都不可能扶植一個代理人而不招致其他國家反對,在慈禧、光緒西逃後,各國先後表明無意選擇一個新的皇帝取代清朝。以劉坤一、張之洞為代表的各省督撫向列強表示仍然效忠慈禧和光緒,不管李鴻章曾經有過什麼想法,到此時他除了繼續為清皇朝服務以外難有其他選擇。9月16日,李鴻章離開上海北上,從此全心全意充當清朝的議和大臣,在艱難而屈辱的談判中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後歷程。李鴻章死後被清廷諡為「文忠」,不過,如果按照嚴格的綱常倫理,他在1900年的表現很難算得上愛新覺羅皇朝忠貞不貳的純臣。

      孫中山在離開上海後加快了武裝起義的籌備工作,力圖實現「以江蘇、廣東、廣西等華南六省為根據地,建立共和政體,逐漸向華北擴充勢力,以推翻愛新覺羅氏,聯合中國十八省創立一個東洋大共和國」的理想,10月初,他發動了惠州起義。

      文章來源:之間網?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揭秘:晚清重臣李鴻章曾參與謀劃兩廣獨立

      孫中山與李鴻章庚子年密謀兩廣獨立真相

      孫中山與李鴻章交涉真相:要到銀子五萬兩?

      孫與鴻章庚子密謀兩廣獨立

      揭秘:孫中山曾聯合李鴻章密謀兩廣獨立嗎?

      無字碑與身後污名:楊衢雲的革命路

      李鴻章與兩廣獨立

      他與孫中山是同鄉,空有一顆帝王心,卻沒一個帝王命!

      民國興衰記:孫逸仙舢板謀天下 劉秀才殘夢冷秋霜

      李鴻章與兩廣獨立:一次流產的黃袍加身

      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很说明问题了,

      即便在上海租界,孙中山通过中间人拜会李鸿章,依然只是“传闻”无法证明确有其事。请问你如何据此认为梁启超当时曾拜会李鸿章呢?

      顺便说下,按照当时习俗,李鸿章出行住在上海刘家,此时刘家就成为“李公馆”。李鸿章到上海随员众多,此外上海租界是洋人势力范围,如果孙中山拜会过李鸿章(当时两人都是热门人物,尤其是李鸿章,一举一动都有外国巡捕保护,都被报馆记者盯着),这么重要的事情,决不会仅限于刘某自己说。

      孙中山赶来上海和李鸿章的幕僚刘某秘密会谈是历史事实,但是据此不能认定孙中山见过李鸿章,事实上孙通过刘和李鸿章交换意见,更符合秘密政治活动的惯例。反之直接拜访李鸿章(还是去李鸿章在上海的行馆即刘宅),这种招摇举动是秘密政治的大忌。

      据此我认为当时孙不可能见过李鸿章,如果孙去刘宅(李鸿章行馆)面见李鸿章,上海那些无孔不入唯恐天下不乱的中外报社记者居然不公开,那才是咄咄怪事呢!

      2017/7/8 9:43:08
      左箭头-小图标

      ......
      7楼 褪毛加菲猫
      那就是编剧在瞎掰了,神剧就是这样产生的。
      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本文的前半部来自长篇剧[走向共和]第27集末尾与第28集开始。为了做到尽量避免错误,编辑组走遍大江南北与港日等地,力求戏剧接近事实。

      广东远离京师,一向山高皇帝远。中港边境如同虚设,一直到共和国之后。当时走私者,革命者路厥与途,如过江之鲫。梁启超来广州根本就不是难事。

      李鸿章在慈禧面前公认是“康党”。抓“康党?”开玩笑。对梁启超来广州亲自拜李见不会为难的。

      回复:八国联军时,梁启超拜见两广总督李鸿章,后评李鸿章

      李在1900年7月,北上之前曾访问香港,受到港督高规格礼遇。在香港遇到梁启超也不出奇。[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2636871_1.html/ ]

      红儿本是妹仔出身,因讨老李喜欢,被认为是“干女儿”,或是贴身丫鬟,经常给客人斟茶,身份在妹仔与干女儿之间俳徊,见梁启超不存在“不合礼仪”。

      本文后半部来自梁启超[李鸿章转]的评价。

      10楼 褪毛加菲猫
      瞎掰就瞎掰,还那么多“应该如此”。

      养女小红属于神剧惯例如此不多说。就你说的,谁告诉你广州和香港很近,爬过山就行了?又是谁告诉你广州天高皇帝远的?

      香港到广州,当时唯一的办法是坐轮船,虽然外国有轮船通行两地,但是革命党进入广州是非常危险的,如康梁等人当时是通缉犯,广州衙门任何一个人看见梁启超都能将其当场抓住。请注意:东南自保,不是东南脱离满清政府宣布独立。李鸿章依然是满清的臣子。

      上文说过,根据史料记载,当时康党和李鸿章的确有联系,但是联系地点是香港,通过港督进行的,理由很简单----即便李鸿章胆子再大敢于邀请梁启超,但是康梁也不敢冒冒失失去广州,万一李鸿章翻脸立即就被拿下了。

      而港督当时尽量避免李鸿章和康梁直接接触,理由很简单,不管是康党谋杀了李鸿章,还是李鸿章乘机扣押了康梁,港督都免不了责任,且出于当时英国的政治考虑,也有借居间中介以谋利益,如果康梁直接和李鸿章接触,还要居间人作甚?

      此外,督抚出行,仪仗众多,李鸿章即便访问香港,也不可能只有自己一家人,而是随员兵弁大批随行,梁启超通过中间人向李鸿章建议三策有之(如果没有记错,是梁启超找人给李鸿章带了封信),但是自己跑去两广总督行辕----那是痴人说梦了。

      顺便说下,李鸿章的确对慈禧太后说过“臣实是康党”,全文如下:

      慈禧:“有人谗尔为康党”

      李鸿章:“臣实是康党。废立之事,臣不予闻,六部诚可废,若旧法能富强,中国之强久矣,何待今日。主张变法者即指为康党,臣无可逃,实是康党。”

      也就是说,李鸿章宣称自己是支持变法的,如果说主张变法就是康党,李鸿章承认自己就是康党,而不是说自己真的就是康党。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可找对了人,我本是广东人,对广东香港一代了如指掌。就算走陆路,从东莞,深圳,罗湖,上水,沙田一路落,太容易了。

      根据大清割让香港条约,香港九龙归英国,但英国同时不能禁止华人出入香港,所以那时你入境罗湖,英兵只是背着两只手在看,中国方面也一样。来往的人太多,你有没有权力挡住人家,你也没精力去搜查。就像你早期进出租界。

      在1899年新界扩展后,来往省港更加容易。就只能坐轮船?你也为那麽多人都付得起船票咩?你以为一定坐船才能到香港咩?没错。现在港九三条海底遂道没通之前,来往尖沙嘴与中环就要做天星渡轮。

      没错,李鸿章说我就是“康党“,并不代表他就是”康党“,但他敢公开讲这句话,代表他心里与口头都是“同情”康党的,而且准备为此语在慈禧面前承担后果。你怎么看?

      在大清看来,康党远比孙党容易接受,但李与孙都有媾通渠道。港督卜力还是李鸿章与孙文的搭线人,你信不信?英国与孙文甚至在1900年策划“两广独立”港督还想李鸿章乘”太平轮“经香港北上时扣押李,但被英政府反对使作罢。当时孙文已在香港外海等待,派出的人是有治外法权的宫崎、清藤幸七郎、内田良平三位日本友人代行赴会,而李的代表是刘学詢。政治很黑,不是纯情人能参透的。

      12楼 褪毛加菲猫
      当时这条路可以走吗?请问官员文人跟着你爬山淌水?

      香港和广州之间,当时都是坐船的。你说的那条路,当年根本没有路。

      事实上,当年很多人乘船逃亡到香港居住,这是事实,但是并不是说你在香港居住,就能随便往来广州了,尤其是康党人士。更不用说直闯两广总督衙门了!

      康梁再落魄,也是文人,你以为他们都是现在野营爱好者?

      大清看来,康党比孙党容易接受?抱歉,1900年康党就是朝敌。李和孙,康事实上都有联系渠道,通过中间人带信交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梁启超就能公然直闯两广总督衙门面见李鸿章---如果他这么做了,李鸿章就只能把这个钦犯拿下一个解决办法----康梁不是傻瓜,李鸿章更不傻,托人带信已经很危险了!

      孙文宣扬亚细亚主义的靠山,是日本黑龙会(内田良平就是黑龙会会首)。其劫持李鸿章就是笑话,即便劫持了李鸿章就想“两广独立”?这更是笑话!

      政治很黑,但是依然有其规则,不是因为政治很黑就能随便胡扯甚至YY什么钦犯直闯总督衙门,而总督会见钦犯居然让养女作陪-----你这是无良的神剧小说!

      壹讀

      揭秘:晚清重臣李鴻章曾參與謀劃兩廣獨立 2015-07-27 11:17:57

      孫中山與李鴻章秘密交涉真相

      孫中山和李鴻章都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孫為革命先行者,李為晚清元輔重臣。據一些孫、李傳記和有關論著,庚子年孫、李之間就「兩廣獨立」有過秘密交涉,聯手密謀「兩廣獨立」,然關於此事之相關記述都有可商榷之處。

      被稱為國民黨黨史「革命通」的馮自由,14歲即參加興中會,其《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等書都是研究孫中山(尤其是早期的孫中山)的必讀的文獻。《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對1900年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廣東獨立」一事的記載大略如下:

      庚子某月,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因北方「拳亂」,想與孫中山合作謀廣東獨立。孫中山本不相信李鴻章有如此魄力,但其時正準備惠州起義,認為不妨一試,就偕同楊衢雲、宮崎寅藏等人從日赴港。抵港後,廣東已派兵輪來接,香港的興中會員提醒孫中山防止誘捕,孫本人就沒有上岸,僅派宮崎等人赴廣州。劉學詢對宮崎說,要等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才能明確表示,雙方密議後回港,孫中山乃赴南洋。

      此前,香港議政員何啟向興中會員陳少白建議革命黨與李鴻章聯合救國,方法是先由革命黨致函港督卜力,請其勸李獨立,李同意後就電邀孫中山回國組織新政府。孫中山等聯名上書卜力,卜力也再三同李接洽,李曾有考慮的表示。但孫中山從南洋抵港後,知道李鴻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無恙,決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但孫中山認為,李鴻章年近八十,如果他決意北上,逼他也沒有用。至此,合作計劃無從實施,孫中山就全力以赴準備惠州起義。

      孫中山與李鴻章秘密交涉真相

      孫中山和李鴻章都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孫為革命先行者,李為晚清元輔重臣。據一些孫、李傳記和有關論著,庚子年孫、李之間就「兩廣獨立」有過秘密交涉,聯手密謀「兩廣獨立」,然關於此事之相關記述都有可商榷之處。

      馮自由的記述及漏洞

      被稱為國民黨黨史「革命通」的馮自由,14歲即參加興中會,其《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等書都是研究孫中山(尤其是早期的孫中山)的必讀的文獻。《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革命逸史》對1900年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廣東獨立」一事的記載大略如下:

      庚子某月,在日本的孫中山得到李鴻章幕僚劉學詢函,來信稱粵督李鴻章因北方「拳亂」,想與孫中山合作謀廣東獨立。孫中山本不相信李鴻章有如此魄力,但其時正準備惠州起義,認為不妨一試,就偕同楊衢雲、宮崎寅藏等人從日赴港。抵港後,廣東已派兵輪來接,香港的興中會員提醒孫中山防止誘捕,孫本人就沒有上岸,僅派宮崎等人赴廣州。劉學詢對宮崎說,要等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才能明確表示,雙方密議後回港,孫中山乃赴南洋。此前,香港議政員何啟向興中會員陳少白建議革命黨與李鴻章聯合救國,方法是先由革命黨致函港督卜力,請其勸李獨立,李同意後就電邀孫中山回國組織新政府。孫中山等聯名上書卜力,卜力也再三同李接洽,李曾有考慮的表示。但孫中山從南洋抵港後,知道李鴻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無恙,決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但孫中山認為,李鴻章年近八十,如果他決意北上,逼他也沒有用。至此,合作計劃無從實施,孫中山就全力以赴準備惠州起義。ADVERTISEMENT

      按照馮自由的說法,在策動「廣東獨立」的事件中,李鴻章通過劉學詢主動向孫中山謀求「合作」,在孫中山未離開日本時,香港的興中會員已經通過何啟取得港督卜力對「孫李合作」的支持,而孫中山儘管對李信任不足,但仍抱著「不妨一試」的態度與李鴻章秘密洽商。「四大寇」之一、孫中山興中會時期的主要助手陳少白的《興中會革命史要》,對此事的記載大體相近,只是較為簡略,並且沒有正面提及李鴻章的主動態度。

      此後很長時間,孫中山、李鴻章的傳記,寫到這一段歷史時基本採納馮自由的說法。

      然而,隨著有關李鴻章、孫中山新資料的披露、出版,一些學者指出,馮自由的記述可說是漏洞百出。例如,根據日本外務省檔案(當時孫中山的行蹤受到日本官方的嚴密監視),1900年6月初孫中山已經決定赴香港(6月8日啟程,6月17日抵達香港海面),如果馮自由的說法屬實,此前就應該收到劉學詢的信。孫、劉不可能通過電報聯絡,以當日寄信的條件,劉學詢的信應該是在5月上中旬寫的。但是,此時李鴻章是否會產生「獨立」的想法?在5月,義和團還沒有大舉進入北京,李鴻章不可能預知一兩個月後局勢的發展。近年出版的《李鴻章全集》保留了很多義和團運動期間的來往函電,有一件5月31日盛宣懷向李鴻章報告副將楊福同被殺、蘆保鐵路被毀的電報,從李鴻章的復電看,他對北方局勢的混亂感到非常意外。此後近10天,李鴻章通過各種途徑打探北京的消息,但無法同京津正常聯繫,他一再向清廷電奏,也得不到答覆。李鴻章是很有政治經驗的老官僚,豈會在對局勢完全不了解的情況下提出等於謀反大逆的「兩廣獨立」?而且,孫中山日後雖是世人共仰的革命領袖,但當時只是一個被官府通緝的「叛賊」,李鴻章又怎會異想天開、紆尊降貴主動要同孫中山「合作」。再者,根據英國和香港的檔案,當年5、6月間,港督卜力因休假不在香港,自然也不可能有接受興中會來函、促成孫李「合作」之事。ADVERTISEMENT

      孫中山赴上海爭取與李鴻章合作

      因為有爭取李鴻章的需要,同時,停留在上海的李鴻章似乎又有被爭取的可能,所以,「孫李合作」計劃有一個尾聲,這就是1900年8月底孫中山上海之行。

      孫中山於8月22日自日本橫濱啟程,29日晚抵達上海,清朝官吏已事先得到風聲,準備捉拿孫中山,但孫中山仍冒險在上海停留到9月1日。這幾天他同劉學詢會談過。

      一個多月後的10月間,在台北的孫中山給劉學詢寫了一封長信(此信原委託日本人平山周帶去上海面交,但並未送到劉學詢手上),主旨是要求劉學詢按照當日的約定提供軍費。這封信是研究孫中山的學者很熟悉的史料,其中透露了當日孫、劉密議的內容:

      一、鑒於八國聯軍當時已經進入北京,孫、劉對清帝回到北京或西遷分別討論了兩種方案;

      二、雙方約定:如果清帝西遷,則在廣東起事,先占「外府」,然後襲取廣州,建立一個「獨立」於清朝的政權;

      三、議定推舉李鴻章為「主政」;

      四、由劉學詢負責籌集軍費。ADVERTISEMENT

      這封信是孫中山策動李鴻章實行「兩廣獨立」計劃的有力證據。不過,看來劉學詢也並不完全代表李鴻章,所以,孫中山同他也討論過李鴻章不願接受「主政」的辦法,孫中山的意思是由劉學詢出任「主政」,並按計劃提供軍費。

      孫中山在8月底之行中有沒有同李鴻章見過面?多年後劉學詢對中國國民黨黨史會的人員憶述:孫中山一行乘船抵達上海後,最初不能上岸,後經劉學詢與日本領事擔保始得登陸,劉偕同孫中山往見李鴻章。劉學詢的憶述究竟有幾分真實?確實,很難排除他信口開河的可能性,但我們也很難說他是編造。劉學詢是與孫中山有特殊關係的人物,如果他要標榜自己,不一定要搬出李鴻章。當時李鴻章住在劉宅,作為主人,劉學詢安排孫、李兩人見面也比較容易。孫中山與平山周等人於8月29日抵達上海後,住進租界內的日本旅館,其行蹤一直都在日本駐滬領事館密切注視之下,據總領事館報告,孫中山與平山周曾經外出過。因為孫中山這次赴滬很大程度與繼續尋求同李鴻章合作有關,他的性格又有敢於冒險的一面,所以,筆者傾向於相信劉學詢「孫、李曾會面」之說。不過,孫、劉關於起事的密談則是李鴻章不在場時進行的。ADVERTISEMENT

      在孫中山來滬前後,李鴻章正陷於一種困難的境地。八國聯軍進入北京後,各國都想維護和擴大自身的在華權益,出現了嚴重的分歧。李鴻章有明顯的親俄色彩,故俄國對他表示支持,但英、美、日、德一度並不承認他全權議和大臣的地位。這時,任何一國都不可能扶植一個代理人而不招致其他國家反對,在慈禧、光緒西逃後,各國先後表明無意選擇一個新的皇帝取代清朝。以劉坤一、張之洞為代表的各省督撫向列強表示仍然效忠慈禧和光緒,不管李鴻章曾經有過什麼想法,到此時他除了繼續為清皇朝服務以外難有其他選擇。9月16日,李鴻章離開上海北上,從此全心全意充當清朝的議和大臣,在艱難而屈辱的談判中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後歷程。李鴻章死後被清廷諡為「文忠」,不過,如果按照嚴格的綱常倫理,他在1900年的表現很難算得上愛新覺羅皇朝忠貞不貳的純臣。

      孫中山在離開上海後加快了武裝起義的籌備工作,力圖實現「以江蘇、廣東、廣西等華南六省為根據地,建立共和政體,逐漸向華北擴充勢力,以推翻愛新覺羅氏,聯合中國十八省創立一個東洋大共和國」的理想,10月初,他發動了惠州起義。

      文章來源:之間網?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揭秘:晚清重臣李鴻章曾參與謀劃兩廣獨立

      孫中山與李鴻章庚子年密謀兩廣獨立真相

      孫中山與李鴻章交涉真相:要到銀子五萬兩?

      孫與鴻章庚子密謀兩廣獨立

      揭秘:孫中山曾聯合李鴻章密謀兩廣獨立嗎?

      無字碑與身後污名:楊衢雲的革命路

      李鴻章與兩廣獨立

      他與孫中山是同鄉,空有一顆帝王心,卻沒一個帝王命!

      民國興衰記:孫逸仙舢板謀天下 劉秀才殘夢冷秋霜

      李鴻章與兩廣獨立:一次流產的黃袍加身

      2017/7/6 16:28:26
      左箭头-小图标

      ......
      7楼 褪毛加菲猫
      那就是编剧在瞎掰了,神剧就是这样产生的。
      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本文的前半部来自长篇剧[走向共和]第27集末尾与第28集开始。为了做到尽量避免错误,编辑组走遍大江南北与港日等地,力求戏剧接近事实。

      广东远离京师,一向山高皇帝远。中港边境如同虚设,一直到共和国之后。当时走私者,革命者路厥与途,如过江之鲫。梁启超来广州根本就不是难事。

      李鸿章在慈禧面前公认是“康党”。抓“康党?”开玩笑。对梁启超来广州亲自拜李见不会为难的。

      回复:八国联军时,梁启超拜见两广总督李鸿章,后评李鸿章

      李在1900年7月,北上之前曾访问香港,受到港督高规格礼遇。在香港遇到梁启超也不出奇。[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2636871_1.html/ ]

      红儿本是妹仔出身,因讨老李喜欢,被认为是“干女儿”,或是贴身丫鬟,经常给客人斟茶,身份在妹仔与干女儿之间俳徊,见梁启超不存在“不合礼仪”。

      本文后半部来自梁启超[李鸿章转]的评价。

      10楼 褪毛加菲猫
      瞎掰就瞎掰,还那么多“应该如此”。

      养女小红属于神剧惯例如此不多说。就你说的,谁告诉你广州和香港很近,爬过山就行了?又是谁告诉你广州天高皇帝远的?

      香港到广州,当时唯一的办法是坐轮船,虽然外国有轮船通行两地,但是革命党进入广州是非常危险的,如康梁等人当时是通缉犯,广州衙门任何一个人看见梁启超都能将其当场抓住。请注意:东南自保,不是东南脱离满清政府宣布独立。李鸿章依然是满清的臣子。

      上文说过,根据史料记载,当时康党和李鸿章的确有联系,但是联系地点是香港,通过港督进行的,理由很简单----即便李鸿章胆子再大敢于邀请梁启超,但是康梁也不敢冒冒失失去广州,万一李鸿章翻脸立即就被拿下了。

      而港督当时尽量避免李鸿章和康梁直接接触,理由很简单,不管是康党谋杀了李鸿章,还是李鸿章乘机扣押了康梁,港督都免不了责任,且出于当时英国的政治考虑,也有借居间中介以谋利益,如果康梁直接和李鸿章接触,还要居间人作甚?

      此外,督抚出行,仪仗众多,李鸿章即便访问香港,也不可能只有自己一家人,而是随员兵弁大批随行,梁启超通过中间人向李鸿章建议三策有之(如果没有记错,是梁启超找人给李鸿章带了封信),但是自己跑去两广总督行辕----那是痴人说梦了。

      顺便说下,李鸿章的确对慈禧太后说过“臣实是康党”,全文如下:

      慈禧:“有人谗尔为康党”

      李鸿章:“臣实是康党。废立之事,臣不予闻,六部诚可废,若旧法能富强,中国之强久矣,何待今日。主张变法者即指为康党,臣无可逃,实是康党。”

      也就是说,李鸿章宣称自己是支持变法的,如果说主张变法就是康党,李鸿章承认自己就是康党,而不是说自己真的就是康党。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可找对了人,我本是广东人,对广东香港一代了如指掌。就算走陆路,从东莞,深圳,罗湖,上水,沙田一路落,太容易了。

      根据大清割让香港条约,香港九龙归英国,但英国同时不能禁止华人出入香港,所以那时你入境罗湖,英兵只是背着两只手在看,中国方面也一样。来往的人太多,你有没有权力挡住人家,你也没精力去搜查。就像你早期进出租界。

      在1899年新界扩展后,来往省港更加容易。就只能坐轮船?你也为那麽多人都付得起船票咩?你以为一定坐船才能到香港咩?没错。现在港九三条海底遂道没通之前,来往尖沙嘴与中环就要做天星渡轮。

      没错,李鸿章说我就是“康党“,并不代表他就是”康党“,但他敢公开讲这句话,代表他心里与口头都是“同情”康党的,而且准备为此语在慈禧面前承担后果。你怎么看?

      在大清看来,康党远比孙党容易接受,但李与孙都有媾通渠道。港督卜力还是李鸿章与孙文的搭线人,你信不信?英国与孙文甚至在1900年策划“两广独立”港督还想李鸿章乘”太平轮“经香港北上时扣押李,但被英政府反对使作罢。当时孙文已在香港外海等待,派出的人是有治外法权的宫崎、清藤幸七郎、内田良平三位日本友人代行赴会,而李的代表是刘学詢。政治很黑,不是纯情人能参透的。

      12楼 褪毛加菲猫
      当时这条路可以走吗?请问官员文人跟着你爬山淌水?

      香港和广州之间,当时都是坐船的。你说的那条路,当年根本没有路。

      事实上,当年很多人乘船逃亡到香港居住,这是事实,但是并不是说你在香港居住,就能随便往来广州了,尤其是康党人士。更不用说直闯两广总督衙门了!

      康梁再落魄,也是文人,你以为他们都是现在野营爱好者?

      大清看来,康党比孙党容易接受?抱歉,1900年康党就是朝敌。李和孙,康事实上都有联系渠道,通过中间人带信交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梁启超就能公然直闯两广总督衙门面见李鸿章---如果他这么做了,李鸿章就只能把这个钦犯拿下一个解决办法----康梁不是傻瓜,李鸿章更不傻,托人带信已经很危险了!

      孙文宣扬亚细亚主义的靠山,是日本黑龙会(内田良平就是黑龙会会首)。其劫持李鸿章就是笑话,即便劫持了李鸿章就想“两广独立”?这更是笑话!

      政治很黑,但是依然有其规则,不是因为政治很黑就能随便胡扯甚至YY什么钦犯直闯总督衙门,而总督会见钦犯居然让养女作陪-----你这是无良的神剧小说!

      About 220 results (0.43 seconds)

      Search Results

      孙中山与李鸿章真相:要银子五万两?-历史频道-手机搜狐https://m.sohu.com/n/556622580/

      Translate this page但孙中山从南洋抵港后,知道李鸿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无恙,决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强力阻止李鸿章北上,迫他同兴中会合作。但孙中山认为,李鸿章年近八十,如果 ...?

      揭秘:孫中山與李鴻章庚子年密謀兩廣獨立真相- GOOREADwww.gooread.com/article/20121774290/

      Translate this pageApr 25, 2017 - 孫中山和李鴻章都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孫為革命先行者,李為晚清元輔重臣。 ... 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

      孫中山與李鴻章曾在上海密談?_大公資訊_大公網news.takungpao.com.hk ?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史海鉤沉

      Translate this pageJan 21, 2013 - 孫中山和李鴻章都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孫為革命先行者,李為晚清元輔重臣。據一些 ... 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

      揭秘:孫中山與李鴻章庚子年密謀兩廣獨立真相- 每日頭條https://kknews.cc ? 歷史Apr 25, 2017 - 但孫中山從南洋抵港後,知道李鴻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無恙,決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但孫中山認為,李鴻章年 ...

      孙中山与李鸿章交涉真相:两人曾在上海密谈?_历史频道_凤凰网news.ifeng.com ? 历史 ? 史学苑

      Translate this pageJan 20, 2013 - 但孙中山从南洋抵港后,知道李鸿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无恙,决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强力阻止李鸿章北上,迫他同兴中会合作。但孙中山认为, ...

      揭秘:晚清重臣李鴻章曾參與謀劃兩廣獨立- 壹讀https://read01.com/7OknB.htmlJul 27, 2015 - 但孫中山從南洋抵港後,知道李鴻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無恙,決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強力阻止李鴻章北上,迫他同興中會合作。但孫中山認為, ...

      孙中山与李鸿章庚子年密谋两广独立真相_历史频道_新浪网history.sina.com.cn ? 史海钩沉 ? 近代史

      Translate this pageJun 9, 2015 - 孙中山和李鸿章都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孙为革命先行者,李为晚清元辅重臣。据一些 ... 港督一度想强力阻止李鸿章北上,迫他同兴中会合作。

      孙中山与李鸿章秘密交涉真相 - 历史 - 手机新浪网cul.sina.cn ? 历史 ? 史海钩沉

      Translate this page但孙中山从南洋抵港后,知道李鸿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无恙,决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强力阻止李鸿章北上,迫他同兴中会合作。但孙中山认为,李鸿章年近八十,如果 ...

      揭秘:孙中山与李鸿章庚子年密谋两广独立真相- 纵观历史网 - 中国历史www.zgls5000.net/qingchao/213473.html

      Translate this pageApr 8, 2017 - 但孙中山从南洋抵港后,知道李鸿章因北京陷落,清帝母子无恙,决意北上。港督一度想强力阻止李鸿章北上,迫他同兴中会合作。但孙中山认为, ...

      孙中山与李鸿章庚子年密谋两广独立真相(图文) - 振龙网news.zhlcom.com/article/history/2015-06-11/37.html - Translate this pageJun 11, 2015 - 孙中山和李鸿章都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孙为革命先行者,李为晚清元辅重臣。据一些 ... 港督一度想强力阻止李鸿章北上,迫他同兴中会合作。12345678910Next

      2017/7/6 16:22:23
      左箭头-小图标

      ......
      7楼 褪毛加菲猫
      那就是编剧在瞎掰了,神剧就是这样产生的。
      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本文的前半部来自长篇剧[走向共和]第27集末尾与第28集开始。为了做到尽量避免错误,编辑组走遍大江南北与港日等地,力求戏剧接近事实。

      广东远离京师,一向山高皇帝远。中港边境如同虚设,一直到共和国之后。当时走私者,革命者路厥与途,如过江之鲫。梁启超来广州根本就不是难事。

      李鸿章在慈禧面前公认是“康党”。抓“康党?”开玩笑。对梁启超来广州亲自拜李见不会为难的。

      回复:八国联军时,梁启超拜见两广总督李鸿章,后评李鸿章

      李在1900年7月,北上之前曾访问香港,受到港督高规格礼遇。在香港遇到梁启超也不出奇。[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2636871_1.html/ ]

      红儿本是妹仔出身,因讨老李喜欢,被认为是“干女儿”,或是贴身丫鬟,经常给客人斟茶,身份在妹仔与干女儿之间俳徊,见梁启超不存在“不合礼仪”。

      本文后半部来自梁启超[李鸿章转]的评价。

      10楼 褪毛加菲猫
      瞎掰就瞎掰,还那么多“应该如此”。

      养女小红属于神剧惯例如此不多说。就你说的,谁告诉你广州和香港很近,爬过山就行了?又是谁告诉你广州天高皇帝远的?

      香港到广州,当时唯一的办法是坐轮船,虽然外国有轮船通行两地,但是革命党进入广州是非常危险的,如康梁等人当时是通缉犯,广州衙门任何一个人看见梁启超都能将其当场抓住。请注意:东南自保,不是东南脱离满清政府宣布独立。李鸿章依然是满清的臣子。

      上文说过,根据史料记载,当时康党和李鸿章的确有联系,但是联系地点是香港,通过港督进行的,理由很简单----即便李鸿章胆子再大敢于邀请梁启超,但是康梁也不敢冒冒失失去广州,万一李鸿章翻脸立即就被拿下了。

      而港督当时尽量避免李鸿章和康梁直接接触,理由很简单,不管是康党谋杀了李鸿章,还是李鸿章乘机扣押了康梁,港督都免不了责任,且出于当时英国的政治考虑,也有借居间中介以谋利益,如果康梁直接和李鸿章接触,还要居间人作甚?

      此外,督抚出行,仪仗众多,李鸿章即便访问香港,也不可能只有自己一家人,而是随员兵弁大批随行,梁启超通过中间人向李鸿章建议三策有之(如果没有记错,是梁启超找人给李鸿章带了封信),但是自己跑去两广总督行辕----那是痴人说梦了。

      顺便说下,李鸿章的确对慈禧太后说过“臣实是康党”,全文如下:

      慈禧:“有人谗尔为康党”

      李鸿章:“臣实是康党。废立之事,臣不予闻,六部诚可废,若旧法能富强,中国之强久矣,何待今日。主张变法者即指为康党,臣无可逃,实是康党。”

      也就是说,李鸿章宣称自己是支持变法的,如果说主张变法就是康党,李鸿章承认自己就是康党,而不是说自己真的就是康党。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可找对了人,我本是广东人,对广东香港一代了如指掌。就算走陆路,从东莞,深圳,罗湖,上水,沙田一路落,太容易了。

      根据大清割让香港条约,香港九龙归英国,但英国同时不能禁止华人出入香港,所以那时你入境罗湖,英兵只是背着两只手在看,中国方面也一样。来往的人太多,你有没有权力挡住人家,你也没精力去搜查。就像你早期进出租界。

      在1899年新界扩展后,来往省港更加容易。就只能坐轮船?你也为那麽多人都付得起船票咩?你以为一定坐船才能到香港咩?没错。现在港九三条海底遂道没通之前,来往尖沙嘴与中环就要做天星渡轮。

      没错,李鸿章说我就是“康党“,并不代表他就是”康党“,但他敢公开讲这句话,代表他心里与口头都是“同情”康党的,而且准备为此语在慈禧面前承担后果。你怎么看?

      在大清看来,康党远比孙党容易接受,但李与孙都有媾通渠道。港督卜力还是李鸿章与孙文的搭线人,你信不信?英国与孙文甚至在1900年策划“两广独立”港督还想李鸿章乘”太平轮“经香港北上时扣押李,但被英政府反对使作罢。当时孙文已在香港外海等待,派出的人是有治外法权的宫崎、清藤幸七郎、内田良平三位日本友人代行赴会,而李的代表是刘学詢。政治很黑,不是纯情人能参透的。

      12楼 褪毛加菲猫
      当时这条路可以走吗?请问官员文人跟着你爬山淌水?

      香港和广州之间,当时都是坐船的。你说的那条路,当年根本没有路。

      事实上,当年很多人乘船逃亡到香港居住,这是事实,但是并不是说你在香港居住,就能随便往来广州了,尤其是康党人士。更不用说直闯两广总督衙门了!

      康梁再落魄,也是文人,你以为他们都是现在野营爱好者?

      大清看来,康党比孙党容易接受?抱歉,1900年康党就是朝敌。李和孙,康事实上都有联系渠道,通过中间人带信交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梁启超就能公然直闯两广总督衙门面见李鸿章---如果他这么做了,李鸿章就只能把这个钦犯拿下一个解决办法----康梁不是傻瓜,李鸿章更不傻,托人带信已经很危险了!

      孙文宣扬亚细亚主义的靠山,是日本黑龙会(内田良平就是黑龙会会首)。其劫持李鸿章就是笑话,即便劫持了李鸿章就想“两广独立”?这更是笑话!

      政治很黑,但是依然有其规则,不是因为政治很黑就能随便胡扯甚至YY什么钦犯直闯总督衙门,而总督会见钦犯居然让养女作陪-----你这是无良的神剧小说!

      回复:八国联军时,梁启超拜见两广总督李鸿章,后评李鸿章

      爬山涉水太艰难?爬哪个山?香港有扯旗山(太平山),离岛有大屿山,九龙以北是狮子山。罗湖以南已是英界,罗湖以北被称为珠江三角洲,在上面的地图上全是绿色的。小河倒是不少,但过河小桥多的数不清。

      梁启超搞革命的人,已将生死至之余度外。大摇大摆的坐船观景,是李鸿章,不是搞革命的人。孙文牛吧?在辛亥革命前发动起义,数度返回大清控制的中国。人家孙文能来,为什么你梁启超不能来?

      十次革命起義[编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十次革命起義是指1894年興中會成立之後,至1911年取得最終成功的辛亥革命之前,興中會或中國同盟會直接發動或指揮的10次武裝起義。之後近代史書、中國國民黨黨史,或中華民國的學校教育課本,往往稱「國父革命11次起義,10次失敗,終於建立民國」。據統計,自1894年到1911年之間發動的革命起義事件計有29次之多,但其他非國民黨/同盟會體系團體所發動的起義,往往遭到忽略[1],如徐錫麟、秋瑾等人在浙江各地發動的光復軍起義。1911年的武昌起義是中國同盟會外圍組織共進會與湖北新軍革命團體文學社所具體執行。

      1895年2月21日,興中會總會在香港成立,同年3月16日,首次幹部會議決定先攻取廣州為根據地,並採用陸皓東所設計之青天白日旗為起義軍旗,孫中山進入廣州,創農學會為機關,並廣徵同志,定農曆九月初九重陽節(10月26日)為起義之日。可是因為事先洩密,這次起義失敗作收,以陸皓東為首的多數成員被捕處刑,孫中山則被清廷通緝,是第一次起義。

      1900年6月,義和團運動在中國北方爆發,八國聯軍進攻天津及北京。9月,孫中山與日本友人及原香港興中會核心人物先赴香港,但被禁入境後轉往台灣,得台灣日治時期日本臺灣總督府官員答允支持在廣東惠州三洲田(今深圳市鹽田區三洲田村一帶)發動起義(稱惠州起義)。後因日本官員臨時改變態度而失敗,孫中山亦返回日本,是第二次起義。

      1907年,孫中山先抵越南河内,继续策划革命起义,5月命余丑举行潮州黃岡起義,歷6日而敗,是第三次起義。

      6月孫中山命鄧子瑜起義於惠州七女湖,歷10餘日而敗,是第四次起義。7月6日徐錫麟起義於安慶,失敗殉難。同年7月,孫中山赴廣西主持鎮南關起義,再告失敗。1908年3月27日黃興由安南率革命軍進攻欽州,是第七次起義。

      4月,黃明堂起義於雲南河口,是第八次起義。

      1910年2月倪映典發動新軍起義於廣州,是第九次起義。另一方面,同盟會及其週邊組織快速擴張規模,並於1910年1月成立同盟會美洲地區總會,期望能吸收更多海外華僑參與革命。此外又先後發動包括1911年4月27日(農曆三月二十九日)黃興領導的黃花崗起義在內的多次起義,直至1911年10月10日(農曆八月十九日)的武昌起義成功擊退,掌控武漢,成立湖北軍政府,各省的革命黨咸起響應,終推翻清朝。对

      梁启超为革命文人,头可抛,哪还苅v cv纳立湖北軍政府,各省的革命黨咸起響應,終推翻清朝。对

      梁启沉s='b啄統le=,知5凐=,"戮褪夷诓扛牧寂擅龋"隆6宰印#放擅芡墓僭保桓业弊懦械:蠊麞|惠=,理虑时牡明,被对=,,罗睁一只亚时闭一只亚时怎会抓=,官员当承担。李涸各国宣战超拜,被干女儿伪昭。味谆,即远。中港边官员还抓=, class='bbsp'>十次革命章就是笑话 class='bbsp'>慈禧:“- 壹的理想p>

      慈禧:“]lor="#ff0000">维基百科,自由的瑒撧r學會科全书慈禧:“爆發- 壹地域为約拢x- 壹的理想次起指lor="#ff0000">维基百科拢x河蓵r任还是李鸿(英语:"Sir HenurnBlake"瑒撧r學暕以及lor="#ff0000">维基百科起響應人廣西维基百科策動時任- 壹員答上,迫“割据李鸿總曆清这更會科任總統”後進而軍政的命!,逐漸向 cla>

      十次革命目录 [隐藏] 1 概述2 參考資料3 参见4 外部链接概述p>

      梁启沉s='b啄統le=,知5凐]清末义和团运动的迅速发展清厨一步姚擊退

      统治集团内部李鴻裂。说过“臣不顾光绪中港和主地位。這强烈罢。,于拢x和團中會總发布招抚义和团和向时,梁启宣战的上谕是阐战上谕书<洳即纹拐莆盏胤酱蟆⑶宥啻笄礁苛野铡#峋鰱|惠主地派命形成地方要做央句话对与鴻裂的局面 clor="#ff0000">维基百科布独立。战省港時任- 壹員答上,迫、兩江員答張之洞為湖壹員答代表的、閩浙員答許應騤、山東巡撫袁世凱等員答、巡撫江各奉行東南互东南两广违背布独立的命令革命向船通开战 cla>

      十次革命蛨F15日省港布独立迭电谕令上,迫他同兴称自己誓存观望清宠故拖延到尽量,驻文甚方鞭,流域的特殊果康梁山T使作也希--如果肆粼谝淮愀鬯镂牡拇睿放3456不予兴趣甚搭鸿諀惠何启提有治孙文的搭作。123456实行- 壹考着维基百科孙文的为稳定华南局势香港拿下计划颇为心动,宇,头派理由谈判并给予贷款 cla>

      没错,李nt 8會總说过任命孙文的为直隶章,兼北國」臣国有轮慈禧面前nt 12日尚未得知就是命致职任命公开讲觉察到朝政有了做向有利于主地派方向发展的自己吸输决定改变态度,于是决定离粤他同戾a。故“- 壹讀没错,李參考資料p>

      孙中山与----?,经女儿?茶,身份在很?抱被理解,有启超仪”。

      梁启沉s=

      3

      举报 9255 9255a>(0<9255<>) 回复

      2017/7/6 16:22:23 5:56:52
      2 2
      l_12
      左箭头-小图标
      '; if(9255050 targetserid|logisheader) { strhtml=''; } } $("#bompostlogdiv14").html2strhtml); })

      举报 7305 7305a>(0<7305<>) 回复

      2017/7/6 16:22:23 2:30:47
      1 1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255050
    • 工分:31022 本区职务:会员
    • l_ 1
      左箭头-小图标
      '; if(9255050 == loguserid|logisheader) { strhtml=''; } } $("#bompostlogdiv14").html1strhtml); })

      举报 1596 1596a>(0<1596<>1 回复

      2017/7/6 16:22:53 5:22:19
      0 0
      l_10
      左箭头-小图标
      '; if(9255050 targetserid|logisheader) { strhtml=''; } } $("#bompostlogdiv14").html0strhtml); })

      举报 0758 0758a>(0<0758<>) 回复

      2017/7/6 16:22:53 3:26:29
      9 9
      l_9
      左箭头-小图标
      '; if(9255050 == loguserid|logisheader) { strhtml=''; } } $("#bompostlogdiv14").htm9strhtml); })
      2017/7/6 16:22:53 0:49:01
      8 8 7 7
      • 军号:9255050< target classs='xxMsg'>工分:31022
      l_7
      左箭头-小图标
      '; if(9255050 targetserid|logisheader) { strhtml=''; } } $("#bompostlogdiv14").htm7strhtml); })
      2017/7/6 16:22:539:53:45
      6 6
      l_6
      左箭头-小图标
      '; if(9255050 == loguserid|logisheader) { strhtml=''; } } $("#bompostlogdiv14").htm6strhtml); })
      2017/7/6 16:22:531:39:08
      5 5 4 4 3 3
      l_3
      左箭头-小图标
      '; if(9255050 == loguserid|logisheader) { strhtml=''; } } $("#bompostlogdiv14").htm3strhtml); })
      2017/7/6 16:22:3 13:40:31
      2 2
      • 军号:9255050< target classs='xxMsg'>工分:31022
      l_2
      左箭头-小图标
      '; if(9255050 targetserid|logisheader) { strhtml=''; } } $("#bompostlogdiv14").htm2strhtml); })
      2017/7/6 16:22:3 12:30:15
      左边用户*脚-> oncli|/div> ope="text/javascript"> ope="text/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