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共 3100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虽然74师全军有3万多人,但是其兵力与武器与华野相比有很大缺陷

第一,华野直接用于进攻74的部队达到五个纵队十几万人,而且这十几万人大都是经常至少山东一两年作战的老兵了,擅长山地作战,这一点是长期在南方呆着的74师无法比的

第二,在武器对比上,七十四号称美式装备,但因为战前因为进攻地区为山区,不适合美式重武器行进,74师的部分重炮并没有带,所以被围的74其实只是美式轻装步兵师,而共军两个纵队直属火炮就超过七十四师,再加上特纵炮兵,整个74火炮数量甚至不及华野直接用于进攻的三分之一,而炮弹更少,据记载光这次战役,华野向74师发射的炮弹数量就达到了3.3万发,相当于每个七十四师士兵一人一发,这个炮火密度在中国战场上是不可想象的,当年日军也达不到这个水平;而在团属火力上,重机枪与迫击炮也是华野占优

第三,74是匆忙撤退到山上的,根本没有什么工事,就马上遭到了华野的进攻,可以说山地反而成了其负担,在一峡小地带共军炮火更有利于发挥优势,反而是74的战车成了靶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621333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08
      0
      2017/6/21 8:51:46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2017/6/22 9:49:58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651252
      • 工分:265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张灵甫死的不冤,死后还享受厚葬,陈老总们还念起抗战有功,买一口楠木棺材厚葬他,可我们的罗炳辉大将军病逝后,却被蒋畜生们挖坟掘墓抛尸荒野,这是一个处处标榜民主的国家军队干的事吗?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6/21 23:37:3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国民党反动派在政治上失败,丢失民心;张灵甫在山东屠戮妇孺,民愤极大。这才是他们失败的根本原因。他们的失败是注定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2017/6/21 22:10:0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孟良崮一战张团副和74师耻辱并非在于最终全军覆没,而在于就坚持了三天,3.2万人就被搞定了。对比74军57师8000人守常德近一个月,方先觉17000人守衡阳47天。这3.2万人守三天。。。。。。

      2017/6/22 0:13:39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653841
      • 工分:3525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当年他枪杀自己老婆的时候就该死的,老蒋以私废公,让他活下来继续重用。结果在孟良崮葬送了蒋介石的王牌军。不知道蒋介石接到74师全军覆灭的消息以后,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秉持公正,枪毙张灵甫呢?

      2017/6/22 9:16:42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26811 / 排名:1972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30楼 银河渔家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45楼 lilin670327
      你看你,你这么怼楼主让他无言以对了!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48楼 3q
      74师被消灭是冤的,他们要是被粟裕的一个纵队消灭就不会叫屈了!你怎么可以七个纵队围着人家打呢。

      蒋委员长的那些学生,被俘虏了,有时真会说“不服”,说土共的部队不安常理出牌,以多打少。他们都希望把队伍放开了重新打一次。

      果粉别忘记,1941年1月,皖南那块,国军做的那个大活,8万对9000!至于五次“剿匪”就不说了。

      反正某些人那两片嘴想怎么翻就怎么翻,拦也拦不住,还是随他们吧!

      2017/6/22 19:02:47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583197
      • 工分:66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3楼 水滴大理石
      胡说八道,明明是共产国际第六高达特种战术连,此连装备有22世纪第11代高达124具,战术连长为普京.叶利钦.戈尔八乔夫十一世
      哈哈!哈哈,也不是你说的那样。明明是元首没死,他是土盾到了苏联, 本来是想和斯大林决斗来着,一直没有机会,一看美国人支持光头,就想打不了斯大林到中国间接的和美国人干一下也行啊。他就找到了孙悟空,在悟空的帮助下把他研究的V2藏进了耳朵,又招回了党卫军第74师,来到了华东军区,成了第六纵队的影子部队,专门干光头的74师。所谓华东野战军发的那些火炮,全是礼花弹。其实,元首的V2只打了三炮儿,就把孟良崮周围的地形打成那样了,水源也给打断了,这样一来,张瘸子那还有命啊?

      2017/6/21 17:47:5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人家张军座死后从不叫冤,叫的反倒是未死的!怪事!

      2017/6/22 1:24:23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5959447
      • 工分:50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在你的谣言里指个硬伤吧。

      孟良崮战役发生在1947年,但共产国际早在1943年就解散了。所以什么“共产国际援华山地战术连”一看就是假的。

      麻烦你下次造谣专业点,不要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不然一点都不好玩。

      2017/6/22 8:23:23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303405
      • 工分:905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74师已经烂的渣儿都不剩了,楼主怎么才想起来翻尸倒骨?

      2017/6/22 9:07:5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56楼 资本家
      最主要的是兔子在沂蒙山发现了当年德国人殖民山东是留下的大量良心油纸包,打开油纸包,里面步枪机枪手枪大炮坦克各型弹药...应有尽有。还有德国士兵德国工程师德国军事顾问...,吹口仙气,他们全眨巴眨巴眼睛还阳了。最最关键的是,最大一个油纸包里裹着元首,只是没把他吹活。遗憾。
      61楼 水滴大理石
      德国在山东留下的东西都是一战以前的,一战后德国就没再来过山东,
      71楼 自古以来和古今中外
      我看过绝密文件,是出动高达搞死五大主力的
      德国在中国留下很多东西,你的腿毛长的主要原因.....

      2017/7/17 9:08:49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taigle
      张灵甫死的不冤,死后还享受厚葬,陈老总们还念起抗战有功,买一口楠木棺材厚葬他,可我们的罗炳辉大将军病逝后,却被蒋畜生们挖坟掘墓抛尸荒野,这是一个处处标榜民主的国家军队干的事吗?
      你应该去美国呆着,那里最民主。

      2017/7/17 8:52:02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复员列兵
      奇怪,两军都在沂蒙山区作战,共军的火炮可以随时开炮,张团副的火炮咋就不好使了呢?共军的火炮是塑料做的,发射的是茶叶蛋?
      60楼 水滴大理石
      一是缺炮弹,最主要的是共军早就作好了射击准备,一次齐射就足以让74师炮火失去大规模反击能力
      72楼 心絮飘零
      以有备攻不虞
      网上说了,国军不忍心,国军不愿意打内战,国军人均子弹1发,国军10个人一条步枪,国军没有鞋穿,国军的手榴弹一炸2瓣,国军吃不饱,国军缺乏训练.....总之,国军虽败优容。

      2017/7/16 19:17:02
      左箭头-小图标

      70楼 红水河龙王
      当年击毙张灵甫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错误,应让他一个人突围,然后再率领一个美式装备集团军跟解放军斗,这样解放军就能够多缴获一些美式武器。
      确实是个错误,如果当年让张团副只身突围,他就会被蒋委员长因为轻敌冒进,丧师辱国(国民党)治罪。现在网络上也就不会有瘸粉们没完没了的炒作了。

      2017/7/16 19:14:26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复员列兵
      奇怪,两军都在沂蒙山区作战,共军的火炮可以随时开炮,张团副的火炮咋就不好使了呢?共军的火炮是塑料做的,发射的是茶叶蛋?
      60楼 水滴大理石
      一是缺炮弹,最主要的是共军早就作好了射击准备,一次齐射就足以让74师炮火失去大规模反击能力
      以有备攻不虞

      2017/7/16 17:21:5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56楼 资本家
      最主要的是兔子在沂蒙山发现了当年德国人殖民山东是留下的大量良心油纸包,打开油纸包,里面步枪机枪手枪大炮坦克各型弹药...应有尽有。还有德国士兵德国工程师德国军事顾问...,吹口仙气,他们全眨巴眨巴眼睛还阳了。最最关键的是,最大一个油纸包里裹着元首,只是没把他吹活。遗憾。
      61楼 水滴大理石
      德国在山东留下的东西都是一战以前的,一战后德国就没再来过山东,
      我看过绝密文件,是出动高达搞死五大主力的

      2017/7/15 21:58:06
      左箭头-小图标

      当年击毙张灵甫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错误,应让他一个人突围,然后再率领一个美式装备集团军跟解放军斗,这样解放军就能够多缴获一些美式武器。

      2017/6/24 11:25:33
      左箭头-小图标

      不是我军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

      2017/6/23 23:09:59
      左箭头-小图标

      30楼 银河渔家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35楼 j20091021
      我觉得不冤,毛主席听说国军5大主力全部覆灭,就说出了长江已北再无大战,我听说招呼74军是5倍的共军主力
      43楼 lilin670327
      国军总数并不比共军少,可为什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是共军以多打少呢?某些二逼还挺不服气说共军是人海战术,岂不知此时共军在与国军的力量对比中仍旧处于弱势,可是偏偏就能集中优势兵力打败强敌 —— 这才是本事。
      65楼 j20091021
      大家在说74军死的冤不冤,我说不怨,共军还是当成主菜来打的,集结了这么主力军队,还有一个是政治任务把,要以最快的速度全歼敌军的王牌以打击敌军的自信心
      67楼 知不足000
      整个战场是国军兵力优势,这错了吗?74师连三天都坚持不了,叫狗屁王牌?
      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2017/6/23 14:32:52
      左箭头-小图标

      30楼 银河渔家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35楼 j20091021
      我觉得不冤,毛主席听说国军5大主力全部覆灭,就说出了长江已北再无大战,我听说招呼74军是5倍的共军主力
      43楼 lilin670327
      国军总数并不比共军少,可为什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是共军以多打少呢?某些二逼还挺不服气说共军是人海战术,岂不知此时共军在与国军的力量对比中仍旧处于弱势,可是偏偏就能集中优势兵力打败强敌 —— 这才是本事。
      65楼 j20091021
      大家在说74军死的冤不冤,我说不怨,共军还是当成主菜来打的,集结了这么主力军队,还有一个是政治任务把,要以最快的速度全歼敌军的王牌以打击敌军的自信心
      整个战场是国军兵力优势,这错了吗?74师连三天都坚持不了,叫狗屁王牌?

      2017/6/23 14:24:38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幽燕狂士
      国民党反动派在政治上失败,丢失民心;张灵甫在山东屠戮妇孺,民愤极大。这才是他们失败的根本原因。他们的失败是注定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是的,国民党军队在山东杀人比日军还很!按某些喷子理论,只有打过日本人,杀再多中国老百姓也是英雄!所以国民党部队必败,因为他们就是为自己利益去抗日,只要日本人给足利益,可以立马成伪军帮助日军!看看河南百姓帮助日军打国军就知道了,这类抗日部队,完全就是侮辱抗日这个词!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6/23 14:23:47
      左箭头-小图标

      30楼 银河渔家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35楼 j20091021
      我觉得不冤,毛主席听说国军5大主力全部覆灭,就说出了长江已北再无大战,我听说招呼74军是5倍的共军主力
      43楼 lilin670327
      国军总数并不比共军少,可为什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是共军以多打少呢?某些二逼还挺不服气说共军是人海战术,岂不知此时共军在与国军的力量对比中仍旧处于弱势,可是偏偏就能集中优势兵力打败强敌 —— 这才是本事。
      大家在说74军死的冤不冤,我说不怨,共军还是当成主菜来打的,集结了这么主力军队,还有一个是政治任务把,要以最快的速度全歼敌军的王牌以打击敌军的自信心

      2017/6/23 12:36:51
      左箭头-小图标

      在孟良崮,陈粟是非要他的命!他没有机会逃生!

      2017/6/23 12:02:39
      左箭头-小图标

      ......
      3楼 水滴大理石
      胡说八道,明明是共产国际第六高达特种战术连,此连装备有22世纪第11代高达124具,战术连长为普京.叶利钦.戈尔八乔夫十一世
      5楼 燕处超然
      哈哈!哈哈,也不是你说的那样。明明是元首没死,他是土盾到了苏联, 本来是想和斯大林决斗来着,一直没有机会,一看美国人支持光头,就想打不了斯大林到中国间接的和美国人干一下也行啊。他就找到了孙悟空,在悟空的帮助下把他研究的V2藏进了耳朵,又招回了党卫军第74师,来到了华东军区,成了第六纵队的影子部队,专门干光头的74师。所谓华东野战军发的那些火炮,全是礼花弹。其实,元首的V2只打了三炮儿,就把孟良崮周围的地形打成那样了,水源也给打断了,这样一来,张瘸子那还有命啊?
      21楼 路过不想说还说
      最后,元首领毛泽东令,发动了抗美援朝,报了欧战之仇。
      24楼 燕处超然
      兄弟,这事咱还能继续编下去吗?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28楼 krugmangong
      你当我编,绝对真事,我党绝密,我再找找,海外网聊中的好货。
      还是这个段子的原作者有才

      2017/6/23 10:38:53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taigle
      张灵甫死的不冤,死后还享受厚葬,陈老总们还念起抗战有功,买一口楠木棺材厚葬他,可我们的罗炳辉大将军病逝后,却被蒋畜生们挖坟掘墓抛尸荒野,这是一个处处标榜民主的国家军队干的事吗?
      国民党在大陆的时候一口一个党国,可从来没说自己是民主国家

      2017/6/23 10:24:37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56楼 资本家
      最主要的是兔子在沂蒙山发现了当年德国人殖民山东是留下的大量良心油纸包,打开油纸包,里面步枪机枪手枪大炮坦克各型弹药...应有尽有。还有德国士兵德国工程师德国军事顾问...,吹口仙气,他们全眨巴眨巴眼睛还阳了。最最关键的是,最大一个油纸包里裹着元首,只是没把他吹活。遗憾。
      德国在山东留下的东西都是一战以前的,一战后德国就没再来过山东,

      2017/6/23 10:09:37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复员列兵
      奇怪,两军都在沂蒙山区作战,共军的火炮可以随时开炮,张团副的火炮咋就不好使了呢?共军的火炮是塑料做的,发射的是茶叶蛋?
      一是缺炮弹,最主要的是共军早就作好了射击准备,一次齐射就足以让74师炮火失去大规模反击能力

      2017/6/23 10:08:32
      左箭头-小图标

      这就是毛主席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的战略思想成就的一大战绩!通过运动战,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有生力量。

      2017/6/23 8:58:35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15009
      • 头衔:吃老虎的猪
      • 工分:349923 / 排名:2770
      左箭头-小图标

      孟良崮旧址我去考察过。。。

      张灵普不过是现代一马谡而已,看着地图决定战术。。。

      结果孟良崮虽险,但是根本无法发扬制高点火力优势,只能和共军打近战。。。

      而最重要的则是缺水。。。

      2017/6/23 1:18:51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446655
      • 工分:654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战争,自有兵道。缺一围三是道,四面楚歌是道,天罗地网是道,以十歼一是道,请君入瓮是道,避实就虚是道,分化离间是道,虎口拔牙是道,截粮断水是道,半渡而击是道,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纵观三年解放战争,共军兵道娴熟,惊奇不断。而国军也是花样百出,舞蹈症一般的操练。刀兵相见,何谈冤屈?你死我活,尔虞我诈又谈何公平?你想杀人,反被人杀,被人打残了,反而回头求助警察,诉说自己种种的善良与冤屈。看看自己是不是个无赖嘴脸?但凡还有个耻辱之心,就该在祖宗灵前,一刀子把自己攮死。整日哭哭啼啼,喊冤叫屈,跟个丧头娘儿们似的,徒留一股子丧邦之气。呀呀-呸!

      2017/6/23 0:25:4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最主要的是兔子在沂蒙山发现了当年德国人殖民山东是留下的大量良心油纸包,打开油纸包,里面步枪机枪手枪大炮坦克各型弹药...应有尽有。还有德国士兵德国工程师德国军事顾问...,吹口仙气,他们全眨巴眨巴眼睛还阳了。最最关键的是,最大一个油纸包里裹着元首,只是没把他吹活。遗憾。

      2017/6/23 0:15:0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091464
      • 工分:8237
      左箭头-小图标

      15楼 chinesecat
      孟良崮一战张团副和74师耻辱并非在于最终全军覆没,而在于就坚持了三天,3.2万人就被搞定了。对比74军57师8000人守常德近一个月,方先觉17000人守衡阳47天。这3.2万人守三天。。。。。。
      47楼 3q
      但,74师要是不上孟良崮,被消灭更快!
      上了山,也就三天吧,还包括穿插分割包围,真正的战斗也就一天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6/22 19:44:24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091464
      • 工分:8237
      左箭头-小图标

      37楼 千年潜水员
      山地成了累赘,那咋不下山来打呀!
      40楼 zxpkhq
      张灵甫有这胆量吗?躲在山洞里,让别人来救他,张很有小聪明滴
      52楼 3q
      张师长要中心开花,可惜李天霞坏了他的好事,他的党国从此一蹶不振。
      开个毛,几挺机枪就能封锁下山道路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6/22 19:40:09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26811 / 排名:1972
      左箭头-小图标

      30楼 银河渔家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45楼 lilin670327
      你看你,你这么怼楼主让他无言以对了!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48楼 3q
      74师被消灭是冤的,他们要是被粟裕的一个纵队消灭就不会叫屈了!你怎么可以七个纵队围着人家打呢。

      蒋委员长的那些学生,被俘虏了,有时真会说“不服”,说土共的部队不安常理出牌,以多打少。他们都希望把队伍放开了重新打一次。

      果粉别忘记,1941年1月,皖南那块,国军做的那个大活,8万对9000!至于五次“剿匪”就不说了。

      反正某些人那两片嘴想怎么翻就怎么翻,拦也拦不住,还是随他们吧!

      2017/6/22 19:02:47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133647
      • 工分:10471
      左箭头-小图标

      37楼 千年潜水员
      山地成了累赘,那咋不下山来打呀!
      40楼 zxpkhq
      张灵甫有这胆量吗?躲在山洞里,让别人来救他,张很有小聪明滴
      张师长要中心开花,可惜李天霞坏了他的好事,他的党国从此一蹶不振。

      2017/6/22 18:08:17
      左箭头-小图标

      ......
      3楼 水滴大理石
      胡说八道,明明是共产国际第六高达特种战术连,此连装备有22世纪第11代高达124具,战术连长为普京.叶利钦.戈尔八乔夫十一世
      5楼 燕处超然
      哈哈!哈哈,也不是你说的那样。明明是元首没死,他是土盾到了苏联, 本来是想和斯大林决斗来着,一直没有机会,一看美国人支持光头,就想打不了斯大林到中国间接的和美国人干一下也行啊。他就找到了孙悟空,在悟空的帮助下把他研究的V2藏进了耳朵,又招回了党卫军第74师,来到了华东军区,成了第六纵队的影子部队,专门干光头的74师。所谓华东野战军发的那些火炮,全是礼花弹。其实,元首的V2只打了三炮儿,就把孟良崮周围的地形打成那样了,水源也给打断了,这样一来,张瘸子那还有命啊?
      21楼 路过不想说还说
      最后,元首领毛泽东令,发动了抗美援朝,报了欧战之仇。
      24楼 燕处超然
      兄弟,这事咱还能继续编下去吗?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28楼 krugmangong
      你当我编,绝对真事,我党绝密,我再找找,海外网聊中的好货。

      共产国际43年就没了,它47年还会派兵?还是5300人的党卫军!红军时期,也就派个把李德来中国,还搞得不腥不臭,差点没把中共玩儿死。苏军在东北,有些半推半就,那是中共唱着《国际歌》才争到的一点点待遇。中共对用外国人打内战一直很小心,日军留用人员就规定不得上火线,只能用于后方技术部门。

      2017/6/22 18:06:4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14楼 wyansheng
      胡说八道,使用的是尤里x战术和激光飞地,
      其实是天顶星援华高达第十一连,装备十二架扎古狂攻孟良崮。国军沉着迎战,当场击毁十架扎古。高达第十一连连长叽里咕噜也被张灵甫亲手击毙。

      接到战报后,天顶星援华最高司令长官稀里哗啦暴跳如雷,致电张灵甫将军:辱我天顶星者,虽远必诛。你若不死,我就出动歼星舰毁灭地球。

      张灵甫将军为免人类灭绝,只好主动带领74师放水给共军,让共军歼灭之。

      2017/6/22 17:21:03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133647
      • 工分:10471
      左箭头-小图标

      30楼 银河渔家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45楼 lilin670327
      你看你,你这么怼楼主让他无言以对了!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74师被消灭是冤的,他们要是被粟裕的一个纵队消灭就不会叫屈了!你怎么可以七个纵队围着人家打呢。

      蒋委员长的那些学生,被俘虏了,有时真会说“不服”,说土共的部队不安常理出牌,以多打少。他们都希望把队伍放开了重新打一次。

      果粉别忘记,1941年1月,皖南那块,国军做的那个大活,8万对9000!至于五次“剿匪”就不说了。

      2017/6/22 17:16:01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133647
      • 工分:10471
      左箭头-小图标

      15楼 chinesecat
      孟良崮一战张团副和74师耻辱并非在于最终全军覆没,而在于就坚持了三天,3.2万人就被搞定了。对比74军57师8000人守常德近一个月,方先觉17000人守衡阳47天。这3.2万人守三天。。。。。。
      但,74师要是不上孟良崮,被消灭更快!

      2017/6/22 17:10:45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26811 / 排名:1972
      左箭头-小图标

      26楼 jisanmk
      当年他枪杀自己老婆的时候就该死的,老蒋以私废公,让他活下来继续重用。结果在孟良崮葬送了蒋介石的王牌军。不知道蒋介石接到74师全军覆灭的消息以后,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秉持公正,枪毙张灵甫呢?
      换个人也同样会被打败,这就是天道!

      2017/6/22 16:56:31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26811 / 排名:1972
      左箭头-小图标

      30楼 银河渔家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你看你,你这么怼楼主让他无言以对了!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2017/6/22 16:55:13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26811 / 排名:1972
      左箭头-小图标

      32楼 xx你个oo
      张灵甫的灭亡是国内战争的转折点 这厮真不是打仗的料,撑死是个连长的素质。
      他已经是国军中最拿得出手的了,如此评价你让那些蒋粉情何以堪? 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2017/6/22 16:54:21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26811 / 排名:1972
      左箭头-小图标

      30楼 银河渔家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35楼 j20091021
      我觉得不冤,毛主席听说国军5大主力全部覆灭,就说出了长江已北再无大战,我听说招呼74军是5倍的共军主力
      国军总数并不比共军少,可为什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是共军以多打少呢?某些二逼还挺不服气说共军是人海战术,岂不知此时共军在与国军的力量对比中仍旧处于弱势,可是偏偏就能集中优势兵力打败强敌 —— 这才是本事。

      2017/6/22 16:53:24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26811 / 排名:1972
      左箭头-小图标

      37楼 千年潜水员
      山地成了累赘,那咋不下山来打呀!
      因为楼主从来不知道三多二少的道理,您就别跟他较真了!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2017/6/22 16:49:53
      左箭头-小图标

      30楼 银河渔家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35楼 j20091021
      我觉得不冤,毛主席听说国军5大主力全部覆灭,就说出了长江已北再无大战,我听说招呼74军是5倍的共军主力
      你只看到孟良崮一个山头,就整个孟良崮战役全局来看,国共双方投入军力相似,且国军略优,只不过共军打的是运动战。就好象三个壮汉围攻一个高手,俗话说好汉难敌四手,所以高手不会站在那儿以一敌三地硬拼,而是边跑边打,保持直接对打的始终只有一个对手,一一放倒。当然,如果对方三人知道如何配合夹攻,高手是必败,可惜国军恰恰就是在配合上有严重的缺陷,致使几乎所有的大战役都如孟良崮战役一样,被共军集中优势兵力打了歼灭战。

      2017/6/22 16:45:04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091464
      • 工分:8237
      左箭头-小图标

      37楼 千年潜水员
      山地成了累赘,那咋不下山来打呀!
      张灵甫有这胆量吗?躲在山洞里,让别人来救他,张很有小聪明滴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6/22 16:44:19
      左箭头-小图标

      30楼 银河渔家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乱说!作为堂堂党国军人怎么会干出战时旅游的事来啦,人家明明就是去围观老张打仗怎么输的!

      2017/6/22 16:39:26
      左箭头-小图标

      30楼 银河渔家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35楼 j20091021
      我觉得不冤,毛主席听说国军5大主力全部覆灭,就说出了长江已北再无大战,我听说招呼74军是5倍的共军主力
      你是不是搞错了地方了,好像毛主席是淮海战役胜了是说的这话啊!

      2017/6/22 16:35:39
      左箭头-小图标

      山地成了累赘,那咋不下山来打呀!

      2017/6/22 16:02:51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376539
      • 工分:3903
      左箭头-小图标

      看来最搞笑的还是那位贡兹·厄尔比。公知 2 B 。

      2017/6/22 15:13:50
      左箭头-小图标

      30楼 银河渔家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我觉得不冤,毛主席听说国军5大主力全部覆灭,就说出了长江已北再无大战,我听说招呼74军是5倍的共军主力

      2017/6/22 14:43:26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龙吟JYFFSF
      实话实说——张灵甫主要是碰到粟裕,如果换做其他共军将领,无人敢打孟良崮战役
      敢不敢打是一回事,能不能打好是另一回事。至少彭德怀一定敢打!

      2017/6/22 14:31:20
      左箭头-小图标

      张灵甫的灭亡是国内战争的转折点 这厮真不是打仗的料,撑死是个连长的素质。

      2017/6/22 11:54:32
      左箭头-小图标

      ......
      3楼 水滴大理石
      胡说八道,明明是共产国际第六高达特种战术连,此连装备有22世纪第11代高达124具,战术连长为普京.叶利钦.戈尔八乔夫十一世
      5楼 燕处超然
      哈哈!哈哈,也不是你说的那样。明明是元首没死,他是土盾到了苏联, 本来是想和斯大林决斗来着,一直没有机会,一看美国人支持光头,就想打不了斯大林到中国间接的和美国人干一下也行啊。他就找到了孙悟空,在悟空的帮助下把他研究的V2藏进了耳朵,又招回了党卫军第74师,来到了华东军区,成了第六纵队的影子部队,专门干光头的74师。所谓华东野战军发的那些火炮,全是礼花弹。其实,元首的V2只打了三炮儿,就把孟良崮周围的地形打成那样了,水源也给打断了,这样一来,张瘸子那还有命啊?
      21楼 路过不想说还说
      最后,元首领毛泽东令,发动了抗美援朝,报了欧战之仇。
      24楼 燕处超然
      兄弟,这事咱还能继续编下去吗?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28楼 krugmangong
      你当我编,绝对真事,我党绝密,我再找找,海外网聊中的好货。
      行,不用找了,先去八宝山多烧点纸就行了,烧好了会自动转过来的。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2017/6/22 10:34:51
      左箭头-小图标

      “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不冤”?那谁冤啊?

      把七十四师兵力与华野总兵力对比,未免滑稽。与七十四师近在咫尺的几十万装备精良的国军部队,难道是去旅游的?

      2017/6/22 9:49:58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654901
      • 工分:279
      左箭头-小图标

      他在学上井冈山?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iPhone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6/22 9:37:5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3楼 水滴大理石
      胡说八道,明明是共产国际第六高达特种战术连,此连装备有22世纪第11代高达124具,战术连长为普京.叶利钦.戈尔八乔夫十一世
      5楼 燕处超然
      哈哈!哈哈,也不是你说的那样。明明是元首没死,他是土盾到了苏联, 本来是想和斯大林决斗来着,一直没有机会,一看美国人支持光头,就想打不了斯大林到中国间接的和美国人干一下也行啊。他就找到了孙悟空,在悟空的帮助下把他研究的V2藏进了耳朵,又招回了党卫军第74师,来到了华东军区,成了第六纵队的影子部队,专门干光头的74师。所谓华东野战军发的那些火炮,全是礼花弹。其实,元首的V2只打了三炮儿,就把孟良崮周围的地形打成那样了,水源也给打断了,这样一来,张瘸子那还有命啊?
      21楼 路过不想说还说
      最后,元首领毛泽东令,发动了抗美援朝,报了欧战之仇。
      24楼 燕处超然
      兄弟,这事咱还能继续编下去吗?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你当我编,绝对真事,我党绝密,我再找找,海外网聊中的好货。

      2017/6/22 9:33:12
      左箭头-小图标

      要知道:你是 在跟谁打仗!!!!!

      2017/6/22 9:25:18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653841
      • 工分:35259
      左箭头-小图标

      当年他枪杀自己老婆的时候就该死的,老蒋以私废公,让他活下来继续重用。结果在孟良崮葬送了蒋介石的王牌军。不知道蒋介石接到74师全军覆灭的消息以后,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秉持公正,枪毙张灵甫呢?

      2017/6/22 9:16:42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303405
      • 工分:9059
      左箭头-小图标

      74师已经烂的渣儿都不剩了,楼主怎么才想起来翻尸倒骨?

      2017/6/22 9:07:57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3楼 水滴大理石
      胡说八道,明明是共产国际第六高达特种战术连,此连装备有22世纪第11代高达124具,战术连长为普京.叶利钦.戈尔八乔夫十一世
      5楼 燕处超然
      哈哈!哈哈,也不是你说的那样。明明是元首没死,他是土盾到了苏联, 本来是想和斯大林决斗来着,一直没有机会,一看美国人支持光头,就想打不了斯大林到中国间接的和美国人干一下也行啊。他就找到了孙悟空,在悟空的帮助下把他研究的V2藏进了耳朵,又招回了党卫军第74师,来到了华东军区,成了第六纵队的影子部队,专门干光头的74师。所谓华东野战军发的那些火炮,全是礼花弹。其实,元首的V2只打了三炮儿,就把孟良崮周围的地形打成那样了,水源也给打断了,这样一来,张瘸子那还有命啊?
      21楼 路过不想说还说
      最后,元首领毛泽东令,发动了抗美援朝,报了欧战之仇。
      兄弟,这事咱还能继续编下去吗?回复:[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

      2017/6/22 8:46:19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5959447
      • 工分:50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在你的谣言里指个硬伤吧。

      孟良崮战役发生在1947年,但共产国际早在1943年就解散了。所以什么“共产国际援华山地战术连”一看就是假的。

      麻烦你下次造谣专业点,不要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不然一点都不好玩。

      2017/6/22 8:23:23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你 想说啥?你好像是74军后代吗?有用吗?

      2017/6/22 8:12:4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3楼 水滴大理石
      胡说八道,明明是共产国际第六高达特种战术连,此连装备有22世纪第11代高达124具,战术连长为普京.叶利钦.戈尔八乔夫十一世
      5楼 燕处超然
      哈哈!哈哈,也不是你说的那样。明明是元首没死,他是土盾到了苏联, 本来是想和斯大林决斗来着,一直没有机会,一看美国人支持光头,就想打不了斯大林到中国间接的和美国人干一下也行啊。他就找到了孙悟空,在悟空的帮助下把他研究的V2藏进了耳朵,又招回了党卫军第74师,来到了华东军区,成了第六纵队的影子部队,专门干光头的74师。所谓华东野战军发的那些火炮,全是礼花弹。其实,元首的V2只打了三炮儿,就把孟良崮周围的地形打成那样了,水源也给打断了,这样一来,张瘸子那还有命啊?
      最后,元首领毛泽东令,发动了抗美援朝,报了欧战之仇。

      2017/6/22 7:44:53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8898321
      • 工分:8113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忘了最关键一点:两次涟水战役的确是令没有经历过美式炮火考验的中共部队损失惨重,失了城池,但74也同样伤筋动骨,失了元气,令张瘸子从前几任长官那继承过来显摆的老本严重缩水,等到孟良崮战役时,双方参战部队都是老+新的配置,但双方战斗力己完全不同:中共方面不仅通过数次歼灭战以战代练提高新老战士“怎么打战”的实力,更在思想教育方面引领激发新老战士“为何打战”的主观能动性,而其时的74师虽补增了人员与武器,但其间多以训练修整为主,未尝参加过什么大中型实战,而在思想教育方面,那是国方心头永远的伤疤,我就不去揭了。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6/22 3:26:30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3楼 水滴大理石
      胡说八道,明明是共产国际第六高达特种战术连,此连装备有22世纪第11代高达124具,战术连长为普京.叶利钦.戈尔八乔夫十一世
      战术连长为普京.叶利钦.戈尔八乔夫十一世,就是大的萝卜夫司机同志啊,来到华野后没有暴露真名的,用的是他姥爷的姓。

      2017/6/22 1:51:49
      左箭头-小图标

      人家张军座死后从不叫冤,叫的反倒是未死的!怪事!

      2017/6/22 1:24:23
      • 军衔:空军少校
      • 军号:8910278
      • 工分:41857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龙吟JYFFSF
      实话实说——张灵甫主要是碰到粟裕,如果换做其他共军将领,无人敢打孟良崮战役
      确实 否则老毛和老蒋都不会想不到

      2017/6/22 1:11:31
      左箭头-小图标

      孟良崮一战张团副和74师耻辱并非在于最终全军覆没,而在于就坚持了三天,3.2万人就被搞定了。对比74军57师8000人守常德近一个月,方先觉17000人守衡阳47天。这3.2万人守三天。。。。。。

      2017/6/22 0:13:3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胡说八道,使用的是尤里x战术和激光飞地,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6/21 23:48:48
      左箭头-小图标

      实话实说——张灵甫主要是碰到粟裕,如果换做其他共军将领,无人敢打孟良崮战役

      2017/6/21 23:42:2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0237266
      • 工分:38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3楼 水滴大理石
      胡说八道,明明是共产国际第六高达特种战术连,此连装备有22世纪第11代高达124具,战术连长为普京.叶利钦.戈尔八乔夫十一世
      5楼 燕处超然
      哈哈!哈哈,也不是你说的那样。明明是元首没死,他是土盾到了苏联, 本来是想和斯大林决斗来着,一直没有机会,一看美国人支持光头,就想打不了斯大林到中国间接的和美国人干一下也行啊。他就找到了孙悟空,在悟空的帮助下把他研究的V2藏进了耳朵,又招回了党卫军第74师,来到了华东军区,成了第六纵队的影子部队,专门干光头的74师。所谓华东野战军发的那些火炮,全是礼花弹。其实,元首的V2只打了三炮儿,就把孟良崮周围的地形打成那样了,水源也给打断了,这样一来,张瘸子那还有命啊?
      扎重,造谣也不看地方。

      2017/6/21 23:39:45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651252
      • 工分:2650
      左箭头-小图标

      张灵甫死的不冤,死后还享受厚葬,陈老总们还念起抗战有功,买一口楠木棺材厚葬他,可我们的罗炳辉大将军病逝后,却被蒋畜生们挖坟掘墓抛尸荒野,这是一个处处标榜民主的国家军队干的事吗?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6/21 23:37:30
      左箭头-小图标

      国民党反动派在政治上失败,丢失民心;张灵甫在山东屠戮妇孺,民愤极大。这才是他们失败的根本原因。他们的失败是注定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2017/6/21 22:10:00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3150
      左箭头-小图标

      进攻整74的五个纵队中的,一,六,八三个纵队都是从江浙退到山东的新四军部队,怎么可能至少在山东山地作战1-2年的老兵了?

      2017/6/21 21:55:23
      • 军衔:空军少校
      • 军号:8910278
      • 工分:41857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625861
      指挥员干的就是就是想办法以大欺小、以多打少的事,所以有的人称为常胜将军。
      当对手以大欺小 以多打少的时候能反其道以大欺小 以多打少 这么牛B的指挥官不是所以有的人 而是所有的人都该称之为常胜将军

      2017/6/21 21:52:40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34129
      • 工分:10447
      左箭头-小图标

      指挥员干的就是就是想办法以大欺小、以多打少的事,所以有的人称为常胜将军。

      2017/6/21 21:10:08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583197
      • 工分:66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3楼 水滴大理石
      胡说八道,明明是共产国际第六高达特种战术连,此连装备有22世纪第11代高达124具,战术连长为普京.叶利钦.戈尔八乔夫十一世
      哈哈!哈哈,也不是你说的那样。明明是元首没死,他是土盾到了苏联, 本来是想和斯大林决斗来着,一直没有机会,一看美国人支持光头,就想打不了斯大林到中国间接的和美国人干一下也行啊。他就找到了孙悟空,在悟空的帮助下把他研究的V2藏进了耳朵,又招回了党卫军第74师,来到了华东军区,成了第六纵队的影子部队,专门干光头的74师。所谓华东野战军发的那些火炮,全是礼花弹。其实,元首的V2只打了三炮儿,就把孟良崮周围的地形打成那样了,水源也给打断了,这样一来,张瘸子那还有命啊?

      2017/6/21 17:47:55
      左箭头-小图标

      奇怪,两军都在沂蒙山区作战,共军的火炮可以随时开炮,张团副的火炮咋就不好使了呢?共军的火炮是塑料做的,发射的是茶叶蛋?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6/21 16:58:1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krugmangong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胡说八道,明明是共产国际第六高达特种战术连,此连装备有22世纪第11代高达124具,战术连长为普京.叶利钦.戈尔八乔夫十一世

      2017/6/21 14:52:24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20156
      • 工分:1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2017/6/21 13:21:5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7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其实七十四师全军覆灭一定都不冤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