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48年国军为什么不炸毁小丰满水电站水淹解放军?

共 2220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3958753
  • 头衔:草根历史研究者
  • 工分:233976 / 排名:520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48年国军为什么不炸毁小丰满水电站水淹解放军?

1938年6月9日国军一战区部队为了防止日军土肥原贤二的第14师团占领开封和郑州进而南下武汉,将黄河花园口的大堤掘开造成890000中原地区的老百姓或淹死或饿死(日军也因此损兵折将7000余人)。

10年之后的1948年3月新任国民党东北剿总总司令的卫立煌怕孤立的吉林市国军守军被解放军歼灭, 令国军炸毁小丰满水电站、烧毁火车站、炸掉弹药库,之后向长春突围。但是驻守小丰满水电站的国军对此命令应付了事只在水电站配电室扔了一捆手榴弹,用步枪打坏了一个变压器交差了事。而并没有炸毁水电站的主体大坝。如果当时驻守小丰满的国军真的执行了蒋介石的命令那么小丰满周围10多个县市就会变成一片泽国,千千万万的东北同胞将惨遭毁灭。

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诸君:为什么38年的国军能决堤花园口阻止日军入侵,而48年的国军却不能炸毁小丰满水电站以迟滞解放军前进的脚步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花园口决堤现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丰满水电站

谨以此文纪念武汉会战爆发79周年(1938年6月12日)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607898_1.html
延伸阅读: 最帅交警 李月 袁承志
      打赏
      收藏文本
      116
      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
      2017/6/11 9:07:10

      热门回复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1357660
      • 工分:495455 / 排名:1484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守丰满的是杂牌军,不肯服从这个缺德的命令。

      三八年花园口决堤的时候,好几个部队也不肯执行,拖拖拉拉,大堤始终没有掘开,最后选了贵州军阀蒋在珍, 他倒是认真执行了,于是解放后,蒋在珍被枪毙。

      2017/6/11 9:45:0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蒋匪当然十分想炸,但是由于东北的解放军知道了,并且明文警告:如果胆敢炸晖水库,那么谁干的要谁的命,所以这些匪徒立刻尿了。

      2017/6/11 22:03:44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8898321
      • 工分:79996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其时大家都心中有数,老蒋在大陆气数将尽,白痴才会替他顶这个黑锅,你当个个都是张学良,有个宋美龄贴在边上,所以至死都要替老蒋承担“不抵抗”的罪名,搞得客死异国,尸骨不得还乡那么惨。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6/11 14:52:0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国民党蒋介石独裁政府发动内战不得人心,东北剿总命令炸毁丰满水电站,会淹没附近村庄土地,造成平民死伤更是千古罪人。国民党杂牌军指挥官对东北剿总命令阳奉阴违,是良心未泯不想为国民政府背信弃义行为背黑锅。

      2017/6/11 17:43:04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花园口哪里有7000日军淹死?这个7000是徐州会战被打死和病死的日军士兵总和。

      2017/6/11 19:59:38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卫立煌下令炸小丰满?绝对不可能!(下个假电令倒是有点点可能)

      他身边的秘书(也是女婿),是中共旅法支部书记,还是他自己向中共要求带回国内参加内战的!他能于1950年在香港宣布起义,战区总司令,一回国就是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李宗仁也没这个待遇。说明问题了吧……

      有关卫立煌,网上的东西太多了。

      2017/6/12 9:28:4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顺应历史潮流,以人民利益为重;这就是共产党的天庭雷势,顺昌逆亡。

      2017/6/11 17:43:27
      • 军衔:空军少尉
      • 军号:8659247
      • 工分:1087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48年的国军不炸毁小丰满水电站的原因是,他们都是黄泛区抓来的壮丁!

      2017/6/12 8:24:44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17621 / 排名:47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4楼 tkhlfk
      其时大家都心中有数,老蒋在大陆气数将尽,白痴才会替他顶这个黑锅,你当个个都是张学良,有个宋美龄贴在边上,所以至死都要替老蒋承担“不抵抗”的罪名,搞得客死异国,尸骨不得还乡那么惨。
      1946年国民党接收后,原资源委员会曾派全国水力发电工程总处的美国顾问卡登和中国工程师去研究修复计划。当时曾提出炸低溢流堰,用降低水库水位来保大坝安全。但因当时条件很困难,东北也快解放,只凿掉了少量混凝土,没有继续进行。

      就是这座用东北人民生命之躯建造的水电站差一点就毁在蒋介石的手里,1948年3月7日,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和参谋长赵家骧,匆匆从长春赶到吉林市,带来了蒋介石的手令和东北“剿总”的命令,指示60军守敌在向长春撤退时,想尽一切办法炸毁丰满发电厂。

      不过这小丰满水电站却被完好的保存下来了,最大的功臣是驻守小丰满电厂的曾泽生部第182师544团团长胡彦。在纪念吉林市解放35周年的一本文史资料专辑《国民党六十军长春起义纪实》里披露了当年水电站是如何被保存下来的,没有再演“花园口决堤”一幕。

      当国民党要撤退的时候,蒋介石下令必须炸掉丰满水电站。1948年3月7日黄昏,陇耀师长和李佐副师长从乌拉街撤回吉林市后,立即向曾泽生进言,力劝曾军长“决不能炸电站。”

      幡然醒悟的曾军长当晚拨通了给胡彦团长的电话,向他暗示:“我们绝不能做黄河掘堤那样的千古罪人。”

      几乎与此同时,胡彦又接到军参谋长徐树民的电话,严令其必须执行“剿总”指示,炸毁电站。

      在解放军长期宣传警告影响下,胡彦考虑再三,最后下了“宁愿冒违抗军令的生命危险,也要把电站保护下来”的决心,并与副团长黄宗尧商定:先在表面上制造准备爆炸电站的气氛,部队撤离后,派团侦察排排长带着几个士兵用集束手榴弹爆炸电站非要害部位,并引爆弹药库,造成破坏电站假象而了此任务。

      李佐的叙述,得到了丰满电厂厂长杨德玉的证实:这次破坏电站的行动,总共爆炸了两三枚手榴弹,打了几发子弹,仅仅把配电盘铁板崩了个洞,炸坏了一个电力表的玻璃罩,打坏一台变压器,除此,整个电站完好无损。

      据胡彦生1952年回忆,日本人修建小丰满电站时,已经做好了炸坝准备,在一些关键部位预设了爆破孔,并按量储备了炸药,只要在这些部位装上炸药,接上雷管,炸大坝毁电站,轻而易举。

      然而,作为一个步兵团团长,胡彦却安排不到一个班的兵力,提着几枚手榴弹,去执行爆破“亚洲第一”水电站的艰巨任务,显然是为了敷衍自己的上司。胡彦的顶头上司是曾泽生。似乎,有了曾泽生军长的“暗示”,胡彦冒的风险不会很大。其实不然,胡彦的的确确冒了很大的生命危险!当年,曾泽生给过胡彦炸毁小丰满电站的明确指示,手令,白纸黑字!应该说,曾泽生没让手下的弟兄给自己当替罪羊,还算“仗义”。在旧军队,上司掌管下属的生杀予夺大权,长官为自己找替罪羊,司空见惯,情理之中。曾泽生完全可以依据一纸手令将未炸电站的责任完全推卸给胡彦,并让他无话可说,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在“钦差大臣”面前把全部责任揽给自己。

      因未炸电站受到蒋介石“钦差大臣”追查之事,胡彦并不知道,他只晓得那天中午接到了曾泽生军长手令后,整整一个下午和半个晚上,自己压根没有做炸毁电站的任何准备工作,直到部队撤退前,才与副团长黄忠尧商量了个办法,把团部侦察排排长喊来匆忙交代:“带上几个兵,用手榴弹把电站送电的地方炸坏,切断电源后,用电话直接向军部报告。完成任务后,再追赶部队。”

      由于未执行“剿总”炸毁电站的命令,军参谋长徐树民曾一度要追究侦察排长的责任,胡彦得知后,敞开了“华容道”,在前往长春的路上私放了侦察排长。

      侦察排长从此杳无音信,因为,不论在国民党看来,还是在共产党看来,他都是“罪人”!

      就这样,违抗军令的胡彦躲过了一场追究责任的血腥之灾。蒋介石派员追查未炸小丰满电站责任的风波平息了。

      虽然,曾泽生军长在上承担了责任,侦察排长在下面一走了之,但胡彦并不轻松:国民党不追究了,共产党并没善罢甘休呀!人家共产党的新华社广播电台多次点了我胡彦的大名,并且指名道姓地警告过:不得对电站“加以丝毫破坏”,否则“纵使追至天涯海角”,也“决不宽贷”。胡彦保护小丰满电站是有功的,在某种程度上,其功劳远远高于曾泽生等人,按说,他不该怕共产党的“追究”,但对国民党穷途末路已有预感的胡彦,确确实实为自己日后面对人民法庭准备了后路:他把曾泽生的手令悄悄保存下来,起义后,又把手令打进背包,背到东北军政大学,并在反省旧我、揭发一切历史罪恶的“思想还家”运动中,把它交给了共产党。前车之鉴,不是没有。 抗战初期的“兰封会战”,为阻止土肥原第14师团沿陇海铁路西进,蒋介石下令将郑州北郊花园口黄河大堤掘开,以水代兵,致使豫、皖、苏3省44个县市受灾,受灾面积达2.9万平方公里,受灾人口1250万人,死亡89万人,逃亡391万人。事后如何?国民党当局害怕国内、国际舆论的谴责,千方百计地制造假象,说是日本人炸的,结果欲盖弥彰。而那些执行蒋介石决堤命令的将领,有几个不为自己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不愧悔当初?

      2017/6/13 19:47:14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3958753
      • 头衔:草根历史研究者
      • 工分:233976 / 排名:5202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2楼 张海祥
      守丰满的是杂牌军,不肯服从这个缺德的命令。

      三八年花园口决堤的时候,好几个部队也不肯执行,拖拖拉拉,大堤始终没有掘开,最后选了贵州军阀蒋在珍, 他倒是认真执行了,于是解放后,蒋在珍被枪毙。

      多谢指教。

      2017/6/11 10:21:1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tkhlfk
      其时大家都心中有数,老蒋在大陆气数将尽,白痴才会替他顶这个黑锅,你当个个都是张学良,有个宋美龄贴在边上,所以至死都要替老蒋承担“不抵抗”的罪名,搞得客死异国,尸骨不得还乡那么惨。
      吉林那时候还不至于大家都认为委员长气数已尽,应该都是因为不想坑百姓,出于良知不去炸堤

      2017/7/17 14:39:21
      左箭头-小图标

      46楼 希望的田野上8
      1938年6月9日国军一战区部队为了防止日军土肥原贤二的第14师团占领开封和郑州进而南下武汉,将黄河花园口的大堤掘开造成890000中原地区的老百姓或淹死或饿死(日军也因此损兵折将7000余人)。

      楼主在扯谎啊

      一个日军也没淹死好不好

      回复:[原创]48年国军为什么不炸毁小丰满水电站水淹解放军?

      所谓日军淹死7000余人,依据是日军华北方面军第二军在1938年迈6月29日主力从黄泛区撤出后在徐州召开“慰灵会”祭奠7000多个死鬼子。 因此有人宣称这7000多鬼子是被黄河决堤淹死的。

      事实上这次“慰灵会”是徐州战役(日方称为徐州攻略战)的总结工作一部分,第二军此后从华北撤出转归华中派遣军指挥用于武汉战役(汉口攻略战)。也就是说,这7000多人是第二军在整个徐州会战期间阵亡的人数,而非死于黄河决堤的人数。

      黄河决堤,使得日军2个师团行动困难,一度必须依靠空投补给物资维持。但是并没有造成什么伤亡,只有少数部队(文史资料选辑中称有一个日军骑兵搜索队百多人因为过于前出被截断退路)。对于其他日军,黄河决堤后水流导致行动困难,撤出工作拖泥带水延续了半个多月。但是对于正准备撤出华北前往华中参加计划中的武汉会战的日军第二军,反而是件好事,因此决堤形成的黄泛区隔绝了日军和国军之间的通道,第二军此时集结和改变行军方向,就不用担心遭到国军袭扰了。

      2017/7/17 9:39:13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93042
      • 工分:49629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tkhlfk
      其时大家都心中有数,老蒋在大陆气数将尽,白痴才会替他顶这个黑锅,你当个个都是张学良,有个宋美龄贴在边上,所以至死都要替老蒋承担“不抵抗”的罪名,搞得客死异国,尸骨不得还乡那么惨。
      37楼 zhangzizhong1940
      1946年国民党接收后,原资源委员会曾派全国水力发电工程总处的美国顾问卡登和中国工程师去研究修复计划。当时曾提出炸低溢流堰,用降低水库水位来保大坝安全。但因当时条件很困难,东北也快解放,只凿掉了少量混凝土,没有继续进行。

      就是这座用东北人民生命之躯建造的水电站差一点就毁在蒋介石的手里,1948年3月7日,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和参谋长赵家骧,匆匆从长春赶到吉林市,带来了蒋介石的手令和东北“剿总”的命令,指示60军守敌在向长春撤退时,想尽一切办法炸毁丰满发电厂。

      不过这小丰满水电站却被完好的保存下来了,最大的功臣是驻守小丰满电厂的曾泽生部第182师544团团长胡彦。在纪念吉林市解放35周年的一本文史资料专辑《国民党六十军长春起义纪实》里披露了当年水电站是如何被保存下来的,没有再演“花园口决堤”一幕。

      当国民党要撤退的时候,蒋介石下令必须炸掉丰满水电站。1948年3月7日黄昏,陇耀师长和李佐副师长从乌拉街撤回吉林市后,立即向曾泽生进言,力劝曾军长“决不能炸电站。”

      幡然醒悟的曾军长当晚拨通了给胡彦团长的电话,向他暗示:“我们绝不能做黄河掘堤那样的千古罪人。”

      几乎与此同时,胡彦又接到军参谋长徐树民的电话,严令其必须执行“剿总”指示,炸毁电站。

      在解放军长期宣传警告影响下,胡彦考虑再三,最后下了“宁愿冒违抗军令的生命危险,也要把电站保护下来”的决心,并与副团长黄宗尧商定:先在表面上制造准备爆炸电站的气氛,部队撤离后,派团侦察排排长带着几个士兵用集束手榴弹爆炸电站非要害部位,并引爆弹药库,造成破坏电站假象而了此任务。

      李佐的叙述,得到了丰满电厂厂长杨德玉的证实:这次破坏电站的行动,总共爆炸了两三枚手榴弹,打了几发子弹,仅仅把配电盘铁板崩了个洞,炸坏了一个电力表的玻璃罩,打坏一台变压器,除此,整个电站完好无损。

      据胡彦生1952年回忆,日本人修建小丰满电站时,已经做好了炸坝准备,在一些关键部位预设了爆破孔,并按量储备了炸药,只要在这些部位装上炸药,接上雷管,炸大坝毁电站,轻而易举。

      然而,作为一个步兵团团长,胡彦却安排不到一个班的兵力,提着几枚手榴弹,去执行爆破“亚洲第一”水电站的艰巨任务,显然是为了敷衍自己的上司。胡彦的顶头上司是曾泽生。似乎,有了曾泽生军长的“暗示”,胡彦冒的风险不会很大。其实不然,胡彦的的确确冒了很大的生命危险!当年,曾泽生给过胡彦炸毁小丰满电站的明确指示,手令,白纸黑字!应该说,曾泽生没让手下的弟兄给自己当替罪羊,还算“仗义”。在旧军队,上司掌管下属的生杀予夺大权,长官为自己找替罪羊,司空见惯,情理之中。曾泽生完全可以依据一纸手令将未炸电站的责任完全推卸给胡彦,并让他无话可说,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在“钦差大臣”面前把全部责任揽给自己。

      因未炸电站受到蒋介石“钦差大臣”追查之事,胡彦并不知道,他只晓得那天中午接到了曾泽生军长手令后,整整一个下午和半个晚上,自己压根没有做炸毁电站的任何准备工作,直到部队撤退前,才与副团长黄忠尧商量了个办法,把团部侦察排排长喊来匆忙交代:“带上几个兵,用手榴弹把电站送电的地方炸坏,切断电源后,用电话直接向军部报告。完成任务后,再追赶部队。”

      由于未执行“剿总”炸毁电站的命令,军参谋长徐树民曾一度要追究侦察排长的责任,胡彦得知后,敞开了“华容道”,在前往长春的路上私放了侦察排长。

      侦察排长从此杳无音信,因为,不论在国民党看来,还是在共产党看来,他都是“罪人”!

      就这样,违抗军令的胡彦躲过了一场追究责任的血腥之灾。蒋介石派员追查未炸小丰满电站责任的风波平息了。

      虽然,曾泽生军长在上承担了责任,侦察排长在下面一走了之,但胡彦并不轻松:国民党不追究了,共产党并没善罢甘休呀!人家共产党的新华社广播电台多次点了我胡彦的大名,并且指名道姓地警告过:不得对电站“加以丝毫破坏”,否则“纵使追至天涯海角”,也“决不宽贷”。胡彦保护小丰满电站是有功的,在某种程度上,其功劳远远高于曾泽生等人,按说,他不该怕共产党的“追究”,但对国民党穷途末路已有预感的胡彦,确确实实为自己日后面对人民法庭准备了后路:他把曾泽生的手令悄悄保存下来,起义后,又把手令打进背包,背到东北军政大学,并在反省旧我、揭发一切历史罪恶的“思想还家”运动中,把它交给了共产党。前车之鉴,不是没有。 抗战初期的“兰封会战”,为阻止土肥原第14师团沿陇海铁路西进,蒋介石下令将郑州北郊花园口黄河大堤掘开,以水代兵,致使豫、皖、苏3省44个县市受灾,受灾面积达2.9万平方公里,受灾人口1250万人,死亡89万人,逃亡391万人。事后如何?国民党当局害怕国内、国际舆论的谴责,千方百计地制造假象,说是日本人炸的,结果欲盖弥彰。而那些执行蒋介石决堤命令的将领,有几个不为自己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不愧悔当初?

      郝柏村还把炸毁黄河大堤作为蒋光头抗战的伟大功绩来赞扬!!!

      无耻卑鄙之极!!!

      2017/7/17 8:21:33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汉委奴国王
      蒋匪当然十分想炸,但是由于东北的解放军知道了,并且明文警告:如果胆敢炸晖水库,那么谁干的要谁的命,所以这些匪徒立刻尿了。
      34楼 zhangzizhong1940
      就算要炸也没有那个条件,东北不比豫皖苏大平原,炸开黄河一泻千里,地形到处都有起伏,真炸了恐怕一个县都淹不了。
      51楼 dragonhead
      淹吉林市和周边区县一点问题都没有,松花湖的主体水系和吉林市区面积相当,加上支流至少有2个吉林市大,而且距离市区不过二三十公里
      53楼 zhangzizhong1940
      吉林市周边就没有丘陵、台地分布,东北的大河除了在沿河地带有狭长的平原分布,都是两山夹一沟。
      吉林市可是沿江建城的,年年防汛都是大事。没看前两天吉林市和周边这两天发水的新闻吗?满街的车都泡废了,连金店的保险柜都冲跑了。要是上有的松花湖整个冲下来,没提前得到消息跑都来不及。吉林市冬季有一种景观叫雾凇,就是丰满水电站排下来的水带着蒸汽凝结在树上形成的,丰满的水流下来都没冷却透,你想想它从大坝到市里才用了多长时间

      2017/7/16 15:41:4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张海祥
      守丰满的是杂牌军,不肯服从这个缺德的命令。

      三八年花园口决堤的时候,好几个部队也不肯执行,拖拖拉拉,大堤始终没有掘开,最后选了贵州军阀蒋在珍, 他倒是认真执行了,于是解放后,蒋在珍被枪毙。

      他被枪毙是因为降而复叛,不是炸堤吧

      2017/7/16 15:26:18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1722 / 排名:4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月7日入夜后,曾军长在电话中对驻守小丰满电站的第五四四团团长胡彦暗示: “我们绝不能做黄河决堤那样的千古罪人。”几乎与此同时,胡彦又接到军参谋长徐树民的电话,严令其必须执行“剿总”指示,炸毁电站。

      在解放军长期宣传警告影响下,胡彦考虑再三,最后下了“宁愿冒违抗军令的生命危险,也要把电站保护下来”的决心,与副团长黄忠尧商定:部队撤离后,派团侦察排(一说是工兵排)排长带着几名士兵用集束手榴弹爆炸电站非要害部位并引爆弹药库,造成破坏电站假象,了此任务。

      李佐的叙述得到了小丰满电站站长杨德玉的证实:这次破坏电站的行动总共爆炸了几枚手榴弹,打了几发子弹,仅仅把配电盘铁板崩了个洞,炸坏一个电力表的玻璃罩,打坏一台变压器,除此整个电站完好无损。

      一个步兵团团长,安排不到一个班的兵力,提着几枚手榴弹,去爆破“亚洲第一”水电站,显然是为了敷衍自己的上司。

      胡彦的顶头上司是曾泽生,似乎有了曾军长的“暗示”,胡彦所冒风险不会很大。其实不然,胡彦的的确确冒了很大的生命危险:曾泽生向胡彦下达过炸毁小丰满电站的手令!

      应该说,曾泽生没有追究胡彦的责任,还算仗义。

      未炸电站受到蒋介石“钦差大臣”追查之事,胡彦并不知道。他只晓得那天中午接到了曾泽生军长手令后,自己压根没有做炸毁电站的准备工作,直到部队撤退前,才与副团长黄忠尧商量了个办法,把团部侦察排排长喊来匆忙交代:带几个兵,用手榴弹把电站送电的地方炸坏,切断电源。完成任务后,用电话直接向军部报告,再追赶部队。

      这个排长就是《智保电站》里说的那个“大个子斜眼军官”。

      胡彦没有当曾泽生的替罪羊,但侦察排长却当了胡彦的替罪羊——由于未执行炸毁电站的命令要被追究责任,胡彦让侦察排长悄悄离开了部队。

      蒋介石派员追查未炸小丰满电站责任的风波平息了。

      虽然曾泽生军长对上承担了责任,侦察排长在下面一走了之,但胡彦并不轻松。胡彦保护小丰满电站的功劳远远高于曾泽生等人,按说,他不该怕共产党追究,但对国民党穷途末路已有预感的胡彦,确确实实为自己日后面对人民法庭准备了后路:他把曾泽生的手令悄悄保存下来。起义后,又把手令打进背包,背到东北军政大学并在“思想还家”运动中,把它交给了共产党。

      历史的剖面,有的裸露在社会的表层,有的深埋在人的心底。众多不同的历史剖面连接了历史的完整过程。胡彦的反常,似乎可以从一件至今尚未揭秘的历史事件中,揣摩出他的心态。

      1952年胡彦来昆明时亲口讲述的那愧疚难安的往事。

      1947年9月,东北民主联军发起秋季攻势。为配合攻打吉林,确保小丰满电站安然无恙,东北军区联络部在仔细研究有关情报后,决定从解放军官教导团被俘军官中派遣一位与胡彦私交颇深的人,前往小丰满做保护电站的工作。

      此人叫孙立民,云南宣威人,四个月前在梅河口战役中被俘,是胡彦的军校同学。

      孙立民一到,胡彦立刻设宴招待。殊不知,几杯二锅头刚下肚,孙立民就高兴得昏了头,不但拿出民主联军宣传保护小丰满电站的资料给胡彦看,还滔滔不绝地向胡彦高谈阔论“参加解放军好”。胡彦顾虑隔墙有耳,一再把话岔开,孙立民就是满不在乎。

      对孙立民的到来,胡彦内心充满了矛盾。思前想后考虑再三,胡彦悄悄拨通了曾泽生的电话,向军长如实禀报了孙立民的情况。胡彦之所以越过白肇学师长,是因为抗战时期曾泽生曾担任过第一八四师副师长、师长,是胡彦和孙立民共同的老长官,如此一来,既可以向老长官表达我胡彦的忠诚,又可以借机替老同学求个情。

      为保护小丰满电站,孙立民虽惨死在老长官和老同学的枪口之下,但其苦口婆心的开导、推心置腹的恳谈、设身处地的忠告,却将共产党的警告和期望深深地刻在胡彦的心上。也正是铭记了这血的忠告,胡彦才鼓足勇气,冒着生命危险, “阳奉阴违”,在小丰满电站导演了一出敷衍蒋介石和顶头上司关于炸毁电站命令的“闹剧”。

      2017/7/16 14:56:08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1721 / 排名:4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月7日入夜后,曾军长在电话中对驻守小丰满电站的第五四四团团长胡彦暗示: “我们绝不能做黄河决堤那样的千古罪人。”几乎与此同时,胡彦又接到军参谋长徐树民的电话,严令其必须执行“剿总”指示,炸毁电站。

      在解放军长期宣传警告影响下,胡彦考虑再三,最后下了“宁愿冒违抗军令的生命危险,也要把电站保护下来”的决心,与副团长黄忠尧商定:部队撤离后,派团侦察排(一说是工兵排)排长带着几名士兵用集束手榴弹爆炸电站非要害部位并引爆弹药库,造成破坏电站假象,了此任务。

      李佐的叙述得到了小丰满电站站长杨德玉的证实:这次破坏电站的行动总共爆炸了几枚手榴弹,打了几发子弹,仅仅把配电盘铁板崩了个洞,炸坏一个电力表的玻璃罩,打坏一台变压器,除此整个电站完好无损。

      一个步兵团团长,安排不到一个班的兵力,提着几枚手榴弹,去爆破“亚洲第一”水电站,显然是为了敷衍自己的上司。

      胡彦的顶头上司是曾泽生,似乎有了曾军长的“暗示”,胡彦所冒风险不会很大。其实不然,胡彦的的确确冒了很大的生命危险:曾泽生向胡彦下达过炸毁小丰满电站的手令!

      应该说,曾泽生没有追究胡彦的责任,还算仗义。

      未炸电站受到蒋介石“钦差大臣”追查之事,胡彦并不知道。他只晓得那天中午接到了曾泽生军长手令后,自己压根没有做炸毁电站的准备工作,直到部队撤退前,才与副团长黄忠尧商量了个办法,把团部侦察排排长喊来匆忙交代:带几个兵,用手榴弹把电站送电的地方炸坏,切断电源。完成任务后,用电话直接向军部报告,再追赶部队。

      这个排长就是《智保电站》里说的那个“大个子斜眼军官”。

      胡彦没有当曾泽生的替罪羊,但侦察排长却当了胡彦的替罪羊——由于未执行炸毁电站的命令要被追究责任,胡彦让侦察排长悄悄离开了部队。

      蒋介石派员追查未炸小丰满电站责任的风波平息了。

      虽然曾泽生军长对上承担了责任,侦察排长在下面一走了之,但胡彦并不轻松。胡彦保护小丰满电站的功劳远远高于曾泽生等人,按说,他不该怕共产党追究,但对国民党穷途末路已有预感的胡彦,确确实实为自己日后面对人民法庭准备了后路:他把曾泽生的手令悄悄保存下来。起义后,又把手令打进背包,背到东北军政大学并在“思想还家”运动中,把它交给了共产党。

      历史的剖面,有的裸露在社会的表层,有的深埋在人的心底。众多不同的历史剖面连接了历史的完整过程。胡彦的反常,似乎可以从一件至今尚未揭秘的历史事件中,揣摩出他的心态。

      1952年胡彦来昆明时亲口讲述的那愧疚难安的往事。

      1947年9月,东北民主联军发起秋季攻势。为配合攻打吉林,确保小丰满电站安然无恙,东北军区联络部在仔细研究有关情报后,决定从解放军官教导团被俘军官中派遣一位与胡彦私交颇深的人,前往小丰满做保护电站的工作。

      此人叫孙立民,云南宣威人,四个月前在梅河口战役中被俘,是胡彦的军校同学。

      孙立民一到,胡彦立刻设宴招待。殊不知,几杯二锅头刚下肚,孙立民就高兴得昏了头,不但拿出民主联军宣传保护小丰满电站的资料给胡彦看,还滔滔不绝地向胡彦高谈阔论“参加解放军好”。胡彦顾虑隔墙有耳,一再把话岔开,孙立民就是满不在乎。

      对孙立民的到来,胡彦内心充满了矛盾。思前想后考虑再三,胡彦悄悄拨通了曾泽生的电话,向军长如实禀报了孙立民的情况。胡彦之所以越过白肇学师长,是因为抗战时期曾泽生曾担任过第一八四师副师长、师长,是胡彦和孙立民共同的老长官,如此一来,既可以向老长官表达我胡彦的忠诚,又可以借机替老同学求个情。

      为保护小丰满电站,孙立民虽惨死在老长官和老同学的枪口之下,但其苦口婆心的开导、推心置腹的恳谈、设身处地的忠告,却将共产党的警告和期望深深地刻在胡彦的心上。也正是铭记了这血的忠告,胡彦才鼓足勇气,冒着生命危险, “阳奉阴违”,在小丰满电站导演了一出敷衍蒋介石和顶头上司关于炸毁电站命令的“闹剧”。

      2017/7/16 14:54:42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1721 / 排名:4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事实确实如此。那天,郑洞国和赵家骧向曾泽生传达“剿总”命令,要求当夜全部撤退。

      曾泽生是以服从为天职的标准型军人,繁忙杂乱的撤退工作和紧迫的时间限制,使他无暇掂量毁坝后果,然而,历史还是为他安排了一次审慎决策的机会。

      就在这一天,暂编二十一师师长陇耀和第一八二师副师长李佐率所属各一个团经一天多的行军,上午刚刚到达乌拉街,下午4点就接到了要部队火速撤回吉林的命令。于是,陇耀、李佐和暂编二十一师第一团团长李树民三人乘车先于部队返回吉林市。

      这三人中,陇耀在几个月前曾秘密会见了中共代表刘浩,他虽然没有答应起义,但通过“搭桥”,为自己,也为部队准备了后路。李树民是陇耀的亲信,陇耀密见刘浩,李树民就在楼下守候。李佐就更不用说了,地下党负责人杨重被曾泽生清洗调离时,专门把自己的卫士留给了李佐并嘱咐: “需要的话,可以通过他来找我。”他们都留心过共产党关于保护电站的宣传。

      返回途中,三人都猜到要放弃吉林。李佐由放弃吉林想到小丰满电站,便问陇耀: “师座,这次放弃吉林,对小丰满电站怎么处理?建这么一座大电站不容易啊!一年多前共军从吉林撤退时都没破坏,我们骂人家是‘匪’,自己号称是国军,要是破坏了,日后怎么向国人交代?”

      李树民也在一旁附和:“是啊,要是破坏就太可惜了!”

      陇耀点了点头:“我同意你们的看法,回去问明情况后,再向军长提出我们的意见。’

      车子一到吉林市,陇耀先回师部,李佐直接去军部向军长汇报部队返回情况。李佐汇报完,曾泽生把撤退命令和行动部署扼要地讲了一下,但没提小丰满电站。李佐料定必有隐情,追问了一句:“他们对小丰满电站有何指示?”

      “要炸毁。”曾泽生面无表情地回答。

      李佐当即把三人在车上的议论禀告了曾军长并提醒: “下游有十几个县,毁坝可要祸国殃民的!”

      李佐前脚走,陇耀风风火火赶来.从曾军长手里接过“剿总”的命令一看,果然要炸毁电站,立刻嚷了起来:“小丰满电站是东北最重要的动力基地,修建时死了上万东北同胞,日本人投降时没破坏,共产党撤退时完好无损,我们为啥要炸毁?军座,我们千万不能做黄河决堤那样的千古罪人啊!”

      李佐后来听曾军长身边的人说,曾泽生幡然醒悟后,拨通了给胡彦团长的电话,强调“执行命令”的同时,暗示他不能做“黄河决堤”那样的千古罪人。

      据原军部参谋处作战一科科长何贤回忆,送走郑洞国等人后,曾泽生立即开会传达“剿总”命令,口述撤退部署,并且安排何贤起草命令。何贤拿起笔就犯难了: “剿总”要求破坏电站和火车站,怎么破坏,军长在会议上没交代呀?

      于是,接通曾泽生的电话: “军座,作战命令中关于破坏电站和火车站一段,写到什么程度为宜?”

      电话那一头,曾泽生支支吾吾了半天,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见军长未置可否,何贤顾不得礼节,索性明确请示:“那破坏的事,是写还是不写?”

      这一问,把曾泽生问得很不耐烦: “以后再说吧!”说完,就把电话撂下了。

      何贤思来想去,干脆整个作战命令都不写了。

      事后,曾泽生未予追究,也没过问。

      然而,蒋介石并未罢休!第六十军到达长春不久,蒋介石派了一名姓方的将级特使飞抵长春,下了飞机,便乘坐郑洞国兵团部的轿车直奔第六十军军部。

      方特使重提炸毁电站一事,一定要讨个说法:“小丰满电站离吉林市几十里,白天、晚上均可着手破坏,这义作何解释?”

      曾泽生泰然自若,对答如流:“方特使,你去过小丰满电站没有?没去过。那好,我告诉你:小丰满电站水坝高百米,厚数十米,发电机四周钢骨水泥砌筑。要彻底炸毁电站,得多少黄色炸药?既然叫我们炸毁电站,请问,上峰给过我们几十斤、几百斤烈性炸药?靠我军库存的那点地雷行吗?再说,如果真用几吨炸药去破坏电站,如何不惊动几十里外的吉林市民?如何不惊动四周的共军?就算你不怕惊动他们,吉林市就在电站下游几十里的松花江边,这从天而降灭顶之灾的大水首先淹没的是吉林市,老百姓遭灾不说,部队也撤不出来!”

      曾泽生一番唇枪舌剑,有理有据,驳得气盛而来的“钦差大臣”张口结舌,半晌,才勉强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反正许多事情我还是不明白,回去呈报委员长再说吧!”

      “智保电站”三十五年后,李佐的一篇《国民党六十军长春起义纪实》,披露了当年电站何以被 “智保”的另一个历史剖面。

      2017/7/16 14:53:15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1720 / 排名:4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事实确实如此。那天,郑洞国和赵家骧向曾泽生传达“剿总”命令,要求当夜全部撤退。

      曾泽生是以服从为天职的标准型军人,繁忙杂乱的撤退工作和紧迫的时间限制,使他无暇掂量毁坝后果,然而,历史还是为他安排了一次审慎决策的机会。

      就在这一天,暂编二十一师师长陇耀和第一八二师副师长李佐率所属各一个团经一天多的行军,上午刚刚到达乌拉街,下午4点就接到了要部队火速撤回吉林的命令。于是,陇耀、李佐和暂编二十一师第一团团长李树民三人乘车先于部队返回吉林市。

      这三人中,陇耀在几个月前曾秘密会见了中共代表刘浩,他虽然没有答应起义,但通过“搭桥”,为自己,也为部队准备了后路。李树民是陇耀的亲信,陇耀密见刘浩,李树民就在楼下守候。李佐就更不用说了,地下党负责人杨重被曾泽生清洗调离时,专门把自己的卫士留给了李佐并嘱咐: “需要的话,可以通过他来找我。”他们都留心过共产党关于保护电站的宣传。

      返回途中,三人都猜到要放弃吉林。李佐由放弃吉林想到小丰满电站,便问陇耀: “师座,这次放弃吉林,对小丰满电站怎么处理?建这么一座大电站不容易啊!一年多前共军从吉林撤退时都没破坏,我们骂人家是‘匪’,自己号称是国军,要是破坏了,日后怎么向国人交代?”

      李树民也在一旁附和:“是啊,要是破坏就太可惜了!”

      陇耀点了点头:“我同意你们的看法,回去问明情况后,再向军长提出我们的意见。’

      车子一到吉林市,陇耀先回师部,李佐直接去军部向军长汇报部队返回情况。李佐汇报完,曾泽生把撤退命令和行动部署扼要地讲了一下,但没提小丰满电站。李佐料定必有隐情,追问了一句:“他们对小丰满电站有何指示?”

      “要炸毁。”曾泽生面无表情地回答。

      李佐当即把三人在车上的议论禀告了曾军长并提醒: “下游有十几个县,毁坝可要祸国殃民的!”

      李佐前脚走,陇耀风风火火赶来.从曾军长手里接过“剿总”的命令一看,果然要炸毁电站,立刻嚷了起来:“小丰满电站是东北最重要的动力基地,修建时死了上万东北同胞,日本人投降时没破坏,共产党撤退时完好无损,我们为啥要炸毁?军座,我们千万不能做黄河决堤那样的千古罪人啊!”

      李佐后来听曾军长身边的人说,曾泽生幡然醒悟后,拨通了给胡彦团长的电话,强调“执行命令”的同时,暗示他不能做“黄河决堤”那样的千古罪人。

      据原军部参谋处作战一科科长何贤回忆,送走郑洞国等人后,曾泽生立即开会传达“剿总”命令,口述撤退部署,并且安排何贤起草命令。何贤拿起笔就犯难了: “剿总”要求破坏电站和火车站,怎么破坏,军长在会议上没交代呀?

      于是,接通曾泽生的电话: “军座,作战命令中关于破坏电站和火车站一段,写到什么程度为宜?”

      电话那一头,曾泽生支支吾吾了半天,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见军长未置可否,何贤顾不得礼节,索性明确请示:“那破坏的事,是写还是不写?”

      这一问,把曾泽生问得很不耐烦: “以后再说吧!”说完,就把电话撂下了。

      何贤思来想去,干脆整个作战命令都不写了。

      事后,曾泽生未予追究,也没过问。

      然而,蒋介石并未罢休!第六十军到达长春不久,蒋介石派了一名姓方的将级特使飞抵长春,下了飞机,便乘坐郑洞国兵团部的轿车直奔第六十军军部。

      方特使重提炸毁电站一事,一定要讨个说法:“小丰满电站离吉林市几十里,白天、晚上均可着手破坏,这义作何解释?”

      曾泽生泰然自若,对答如流:“方特使,你去过小丰满电站没有?没去过。那好,我告诉你:小丰满电站水坝高百米,厚数十米,发电机四周钢骨水泥砌筑。要彻底炸毁电站,得多少黄色炸药?既然叫我们炸毁电站,请问,上峰给过我们几十斤、几百斤烈性炸药?靠我军库存的那点地雷行吗?再说,如果真用几吨炸药去破坏电站,如何不惊动几十里外的吉林市民?如何不惊动四周的共军?就算你不怕惊动他们,吉林市就在电站下游几十里的松花江边,这从天而降灭顶之灾的大水首先淹没的是吉林市,老百姓遭灾不说,部队也撤不出来!”

      曾泽生一番唇枪舌剑,有理有据,驳得气盛而来的“钦差大臣”张口结舌,半晌,才勉强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反正许多事情我还是不明白,回去呈报委员长再说吧!”

      “智保电站”三十五年后,李佐的一篇《国民党六十军长春起义纪实》,披露了当年电站何以被 “智保”的另一个历史剖面。

      2017/7/16 14:52:12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1719 / 排名:4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47楼 guodashao_55
      我觉得这个首先是这个文章没把当时的命令描述清楚吧,一般大败退确实会下令炸发电厂,自来水厂,关键桥梁,火车站等交通要点等等,迟滞敌人并且给对方制造麻烦,就是说炸发电厂是以破坏其发电能力为目标;而命令摧毁水电站大坝去淹那就是完全性质不同的命令了。所以首先是当时命令的原文到底是怎么样的,指挥官是否是真的想干炸大坝放水这种缺德事。其次是执行士兵怎么理解,如果命令上没有明说炸坝放水,只是笼统说“炸毁发电站”,那么完全可以理解为炸掉其电气部分不让它发电就算完成任务了。就算是真的命令上明白说要炸坝放水,我觉得吧,军人不能完全以服从命令为接口去执行过于丧心病狂的命令,否则南京大屠杀的日军部队和杀犹太人的德军部队是不是就可以以执行命令为接口逃脱责任了?
      小丰满电站位于吉林市南24公里处松花江上,是当年亚洲最大的水电站

      半个多世纪前,蒋介石曾下令小丰满电站守军将其炸毁,然而,历史却让它保存了下来。这当中的功臣是谁?

      20世纪80年代初,原国民党第六十军一八二师五四六团上校团长邓应斌等起义人员酝酿了一次联名上书活动,拟请求政府有关部门褒扬起义前保护小丰满电站的有功人员。这涉及的是一段扑朔迷离的如烟往事,也是一段沉甸甸难以简单评说功过的无情历史。

      1946年5月29日,国民党军接管小丰满电站后,为配合其军事行动,曾两次开闸向下游排放库存积水。1947年5月,东北民主联军获悉:为阻止我军即将发起的攻势,国民党吉林省主席梁华盛再次亲临小丰满电站布置放水并准备随时炸毁水闸。

      针对国民党当局的破坏企图,1947年6月20日和11月10日,新华社两次奉令“通牒小丰满守敌六十军一八二师五四四团团长胡彦”,警告: “倘使蒋匪竟敢以此举世闻名之电源作其残酷的殉葬品,对其加以丝毫破坏,则我军纵使追至海角天涯,亦必将下令指使及直接毁闸之战犯匪首,逮交人民法庭,严厉惩办,决不宽贷。”

      1947年10月,东北局召开了一次关于保卫吉林小#满电站的专题会议。会议提出,在加强政治攻势的同时,要想尽一切办法做好守军将领的工作,不惜一切代价,即使化费一千两黄金也要全力保住电站。据参加会议的刘浩同忆:这一千两黄金怎么花,东北局没明确指示,只是说,只要能保住电站,怎么花都行,包括收买敌方人员。

      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东北局敌工部部长李立三还亲临吉林外围,直接指挥保护电站的政治攻势。在外线,东北局滇军工作委员会吉南联络处负责人左仲平起草了一份关于保护电站致国民党军第六十军官兵的警告信,连夜油印后,以多条渠道送达吉林市和小丰满电站,以至于连曾泽生军长的书案上也出现了这份警告书。在内线,第六十军地下党组织一面搜集有关电站的情报,一面在部队内部广泛宣传炸毁电站是千古罪人的道理,扩大影响。

      为防止长春、吉林两地守军被各个击破,1948年3月7日清晨,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和参谋长赵家骧携蒋介石手令飞抵吉林市,向第六十军下达当夜紧急撤往长春的命令,并且要求部队撤退前务必销毁不便携带的辎重、粮秣和弹药,炸毁火车站和小丰满电站、水坝。

      3月8口凌晨,数万吉林守军一夜撤空,小丰满电站未炸。当日,吉林市宣告解放。

      蒋介石炸毁小丰满电站的命令为何没有执行下去?

      新中国成立后,小丰满电站整理了一篇《智保电站》,如实截取了一个历史片段:

      1948年3月7日晚,张文彬等三人正在电站值班,突然,一个“大个子斜眼军官”带着一帮“匪军”闯了进来:“哪个负责?”

      张义彬回答: “是我。”

      军官将其他人撵走后,用左轮手枪戳了戳张文彬的胸脯:“负责的,你要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发电站什么地方最重要?”

      张文彬见军官是个外行,就把他领到配电房,说:“这里最重要。”

      在军官的指挥下,一名士兵往里面扔了一枚手榴弹,不料,被配电盘后背板崩r回来,将士兵炸伤。军官喊来两个士兵把受伤的士兵抬走后,亲自把几枚手榴弹捆成一束,丢了进去,随即一声轰响。急中生智的张文彬趁机溜进水轮机室,一脚踢开继电器,厂内所有照明顿时全部熄灭,然后糊弄军官:“这下子电站彻底完蛋了,大水一会儿就冲进来,快跑吧!”

      军官跑到电站门口收发室,拿起电话刚向吉林报告,就招来听筒里的一顿臭骂:“放屁!吉林市的电灯还亮着!”

      放下电话,军官气冲冲地追问张义彬:“怎么回事?”

      张文彬灵机一动,继续诓骗: “发电设备坏了,存电还能用一会儿。”说完,把军官领到给吉林市送电的松花变电所,指着一个变压器:“就是这个黑东西。”

      于是,军官又让士兵用枪把变压器打穿。

      吉林市的供电被切断了,电站被“智保”了下来。

      国民党军第六十军起义不久,曾泽生在哈尔滨留下一段文字: “我们有一段回忆,深深地知道蒋介石是一个杀人的屠夫,是一个凶恶的刽子手。当我们在永吉撤退的时候,他叫我们破坏小丰满电站,烧毁火车站,爆炸弹药库。这三件事假如我们做了,十多个县要变成泽国,若干万人要被残酷地毁灭。我们宁受蒋贼处分,并不曾照着做。”

      2017/7/16 14:51:53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1717 / 排名:480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汉委奴国王
      蒋匪当然十分想炸,但是由于东北的解放军知道了,并且明文警告:如果胆敢炸晖水库,那么谁干的要谁的命,所以这些匪徒立刻尿了。
      34楼 zhangzizhong1940
      就算要炸也没有那个条件,东北不比豫皖苏大平原,炸开黄河一泻千里,地形到处都有起伏,真炸了恐怕一个县都淹不了。
      51楼 dragonhead
      淹吉林市和周边区县一点问题都没有,松花湖的主体水系和吉林市区面积相当,加上支流至少有2个吉林市大,而且距离市区不过二三十公里
      吉林市周边就没有丘陵、台地分布,东北的大河除了在沿河地带有狭长的平原分布,都是两山夹一沟。

      2017/7/16 14:47:59
      左箭头-小图标

      蒋介石一大傻,楼主一二傻。松花江都还没解冻,怎么可能淹解放军?

      2017/7/16 12:45:52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汉委奴国王
      蒋匪当然十分想炸,但是由于东北的解放军知道了,并且明文警告:如果胆敢炸晖水库,那么谁干的要谁的命,所以这些匪徒立刻尿了。
      34楼 zhangzizhong1940
      就算要炸也没有那个条件,东北不比豫皖苏大平原,炸开黄河一泻千里,地形到处都有起伏,真炸了恐怕一个县都淹不了。
      淹吉林市和周边区县一点问题都没有,松花湖的主体水系和吉林市区面积相当,加上支流至少有2个吉林市大,而且距离市区不过二三十公里

      2017/7/15 22:14:44
      左箭头-小图标

      44楼 东市场的鳖
      丰满博物馆里有一段描写,几个国民党士兵奉命炸毁电站,丰满电厂的一个工程师说指挥室是最重要的节点,炸了就不能发电了。几个士兵就信了,炸了控制室,一个丰满工人同时切断了长春的供电线,让长春的国民党指挥官误认为丰满电厂已经被炸毁。因为坝体,发电机等主要设备完好无损,丰满电厂很快恢复了发电。这个工程师因为护厂有功,被评为劳模。
      指挥官难得糊涂。几个月后都要起义了,何必呢?

      2017/7/15 16:38:28
      左箭头-小图标

      38楼 克尔白的石头
      三大战役之后,国军大势已去。倒是在“撤退”前“上峰”们多次下令炸毁矿山,城市,工厂,重要基础设施等等。大都被“护厂队”等群众组织所阻止。其实执行命令的部队也大都三心二意,代表性的思想是:当年“焦土抗战”是对外敌,现在是内战,打来打去都是中国人当权,没必要遗祸后人。
      那要看执行部队的最终身份。起义、投诚、和平改编、被丢在大陆投降、转进到台湾,官兵对命令的态度绝对是不一样的。

      2017/7/15 16:36:02
      左箭头-小图标

      几个月后就要起义的部队,这时已经不肯炸毁小丰满水电站,有问题吗?

      2017/7/15 16:32:37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935536
      • 头衔:静影沉璧
      • 工分:811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觉得这个首先是这个文章没把当时的命令描述清楚吧,一般大败退确实会下令炸发电厂,自来水厂,关键桥梁,火车站等交通要点等等,迟滞敌人并且给对方制造麻烦,就是说炸发电厂是以破坏其发电能力为目标;而命令摧毁水电站大坝去淹那就是完全性质不同的命令了。所以首先是当时命令的原文到底是怎么样的,指挥官是否是真的想干炸大坝放水这种缺德事。其次是执行士兵怎么理解,如果命令上没有明说炸坝放水,只是笼统说“炸毁发电站”,那么完全可以理解为炸掉其电气部分不让它发电就算完成任务了。就算是真的命令上明白说要炸坝放水,我觉得吧,军人不能完全以服从命令为接口去执行过于丧心病狂的命令,否则南京大屠杀的日军部队和杀犹太人的德军部队是不是就可以以执行命令为接口逃脱责任了?

      2017/7/15 16:19:22
      左箭头-小图标

      1938年6月9日国军一战区部队为了防止日军土肥原贤二的第14师团占领开封和郑州进而南下武汉,将黄河花园口的大堤掘开造成890000中原地区的老百姓或淹死或饿死(日军也因此损兵折将7000余人)。

      楼主在扯谎啊

      一个日军也没淹死好不好

      回复:[原创]48年国军为什么不炸毁小丰满水电站水淹解放军?

      2017/7/15 16:04:06
      左箭头-小图标

      44楼 东市场的鳖
      丰满博物馆里有一段描写,几个国民党士兵奉命炸毁电站,丰满电厂的一个工程师说指挥室是最重要的节点,炸了就不能发电了。几个士兵就信了,炸了控制室,一个丰满工人同时切断了长春的供电线,让长春的国民党指挥官误认为丰满电厂已经被炸毁。因为坝体,发电机等主要设备完好无损,丰满电厂很快恢复了发电。这个工程师因为护厂有功,被评为劳模。
      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2017/7/15 15:00:36
      左箭头-小图标

      丰满博物馆里有一段描写,几个国民党士兵奉命炸毁电站,丰满电厂的一个工程师说指挥室是最重要的节点,炸了就不能发电了。几个士兵就信了,炸了控制室,一个丰满工人同时切断了长春的供电线,让长春的国民党指挥官误认为丰满电厂已经被炸毁。因为坝体,发电机等主要设备完好无损,丰满电厂很快恢复了发电。这个工程师因为护厂有功,被评为劳模。

      2017/7/15 14:24:39
      左箭头-小图标

      炸毁花园口主要作用是迟滞日军机械化兵团的进攻速度,这点还是成功的。

      2017/7/14 16:41:10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2042
      • 工分:77
      左箭头-小图标

      花园口是老蒋炸的!

      2017/6/15 10:29:47
      左箭头-小图标

      看《雪白血红》 里有一段关于小丰满水电站的叙述,当时共产党通电,谁敢炸掉当时亚洲最大的水电站,就是国家和民族的罪人,解放军誓必追杀到底,不死不休。

      2017/6/14 14:39:26
      左箭头-小图标

      花园口几乎没有伤到日军,因为他们提前得到了消息。

      2017/6/14 11:56:50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汉委奴国王
      蒋匪当然十分想炸,但是由于东北的解放军知道了,并且明文警告:如果胆敢炸晖水库,那么谁干的要谁的命,所以这些匪徒立刻尿了。
      34楼 zhangzizhong1940
      就算要炸也没有那个条件,东北不比豫皖苏大平原,炸开黄河一泻千里,地形到处都有起伏,真炸了恐怕一个县都淹不了。
      雪白血红一文曾经介绍过,共军败退前计划要炸毁水库,同样的国民党完蛋前也要炸毁中国水库,不过被共军警告,而放弃,很奇怪的文章。

      2017/6/13 21:52:23
      左箭头-小图标

      三大战役之后,国军大势已去。倒是在“撤退”前“上峰”们多次下令炸毁矿山,城市,工厂,重要基础设施等等。大都被“护厂队”等群众组织所阻止。其实执行命令的部队也大都三心二意,代表性的思想是:当年“焦土抗战”是对外敌,现在是内战,打来打去都是中国人当权,没必要遗祸后人。

      2017/6/13 20:46:32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17621 / 排名:47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tkhlfk
      其时大家都心中有数,老蒋在大陆气数将尽,白痴才会替他顶这个黑锅,你当个个都是张学良,有个宋美龄贴在边上,所以至死都要替老蒋承担“不抵抗”的罪名,搞得客死异国,尸骨不得还乡那么惨。
      1946年国民党接收后,原资源委员会曾派全国水力发电工程总处的美国顾问卡登和中国工程师去研究修复计划。当时曾提出炸低溢流堰,用降低水库水位来保大坝安全。但因当时条件很困难,东北也快解放,只凿掉了少量混凝土,没有继续进行。

      就是这座用东北人民生命之躯建造的水电站差一点就毁在蒋介石的手里,1948年3月7日,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和参谋长赵家骧,匆匆从长春赶到吉林市,带来了蒋介石的手令和东北“剿总”的命令,指示60军守敌在向长春撤退时,想尽一切办法炸毁丰满发电厂。

      不过这小丰满水电站却被完好的保存下来了,最大的功臣是驻守小丰满电厂的曾泽生部第182师544团团长胡彦。在纪念吉林市解放35周年的一本文史资料专辑《国民党六十军长春起义纪实》里披露了当年水电站是如何被保存下来的,没有再演“花园口决堤”一幕。

      当国民党要撤退的时候,蒋介石下令必须炸掉丰满水电站。1948年3月7日黄昏,陇耀师长和李佐副师长从乌拉街撤回吉林市后,立即向曾泽生进言,力劝曾军长“决不能炸电站。”

      幡然醒悟的曾军长当晚拨通了给胡彦团长的电话,向他暗示:“我们绝不能做黄河掘堤那样的千古罪人。”

      几乎与此同时,胡彦又接到军参谋长徐树民的电话,严令其必须执行“剿总”指示,炸毁电站。

      在解放军长期宣传警告影响下,胡彦考虑再三,最后下了“宁愿冒违抗军令的生命危险,也要把电站保护下来”的决心,并与副团长黄宗尧商定:先在表面上制造准备爆炸电站的气氛,部队撤离后,派团侦察排排长带着几个士兵用集束手榴弹爆炸电站非要害部位,并引爆弹药库,造成破坏电站假象而了此任务。

      李佐的叙述,得到了丰满电厂厂长杨德玉的证实:这次破坏电站的行动,总共爆炸了两三枚手榴弹,打了几发子弹,仅仅把配电盘铁板崩了个洞,炸坏了一个电力表的玻璃罩,打坏一台变压器,除此,整个电站完好无损。

      据胡彦生1952年回忆,日本人修建小丰满电站时,已经做好了炸坝准备,在一些关键部位预设了爆破孔,并按量储备了炸药,只要在这些部位装上炸药,接上雷管,炸大坝毁电站,轻而易举。

      然而,作为一个步兵团团长,胡彦却安排不到一个班的兵力,提着几枚手榴弹,去执行爆破“亚洲第一”水电站的艰巨任务,显然是为了敷衍自己的上司。胡彦的顶头上司是曾泽生。似乎,有了曾泽生军长的“暗示”,胡彦冒的风险不会很大。其实不然,胡彦的的确确冒了很大的生命危险!当年,曾泽生给过胡彦炸毁小丰满电站的明确指示,手令,白纸黑字!应该说,曾泽生没让手下的弟兄给自己当替罪羊,还算“仗义”。在旧军队,上司掌管下属的生杀予夺大权,长官为自己找替罪羊,司空见惯,情理之中。曾泽生完全可以依据一纸手令将未炸电站的责任完全推卸给胡彦,并让他无话可说,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在“钦差大臣”面前把全部责任揽给自己。

      因未炸电站受到蒋介石“钦差大臣”追查之事,胡彦并不知道,他只晓得那天中午接到了曾泽生军长手令后,整整一个下午和半个晚上,自己压根没有做炸毁电站的任何准备工作,直到部队撤退前,才与副团长黄忠尧商量了个办法,把团部侦察排排长喊来匆忙交代:“带上几个兵,用手榴弹把电站送电的地方炸坏,切断电源后,用电话直接向军部报告。完成任务后,再追赶部队。”

      由于未执行“剿总”炸毁电站的命令,军参谋长徐树民曾一度要追究侦察排长的责任,胡彦得知后,敞开了“华容道”,在前往长春的路上私放了侦察排长。

      侦察排长从此杳无音信,因为,不论在国民党看来,还是在共产党看来,他都是“罪人”!

      就这样,违抗军令的胡彦躲过了一场追究责任的血腥之灾。蒋介石派员追查未炸小丰满电站责任的风波平息了。

      虽然,曾泽生军长在上承担了责任,侦察排长在下面一走了之,但胡彦并不轻松:国民党不追究了,共产党并没善罢甘休呀!人家共产党的新华社广播电台多次点了我胡彦的大名,并且指名道姓地警告过:不得对电站“加以丝毫破坏”,否则“纵使追至天涯海角”,也“决不宽贷”。胡彦保护小丰满电站是有功的,在某种程度上,其功劳远远高于曾泽生等人,按说,他不该怕共产党的“追究”,但对国民党穷途末路已有预感的胡彦,确确实实为自己日后面对人民法庭准备了后路:他把曾泽生的手令悄悄保存下来,起义后,又把手令打进背包,背到东北军政大学,并在反省旧我、揭发一切历史罪恶的“思想还家”运动中,把它交给了共产党。前车之鉴,不是没有。 抗战初期的“兰封会战”,为阻止土肥原第14师团沿陇海铁路西进,蒋介石下令将郑州北郊花园口黄河大堤掘开,以水代兵,致使豫、皖、苏3省44个县市受灾,受灾面积达2.9万平方公里,受灾人口1250万人,死亡89万人,逃亡391万人。事后如何?国民党当局害怕国内、国际舆论的谴责,千方百计地制造假象,说是日本人炸的,结果欲盖弥彰。而那些执行蒋介石决堤命令的将领,有几个不为自己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不愧悔当初?

      2017/6/13 19:47:14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17621 / 排名:476
      左箭头-小图标

      18楼 千年潜水员
      不要以为是蒋介石发善心,在解放战争中他高了黄河二次改道,也想借此阻止解放军,但是没用。小丰满那时,炸了也阻挡不了林彪,最关键是执行这一命令的人良心未泯!!!
      炸了也没用,地形限制,一个县都淹不了,可能还会倒灌国民党军自己。

      2017/6/13 19:36:01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17621 / 排名:476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右武卫将军
      花园口哪里有7000日军淹死?这个7000是徐州会战被打死和病死的日军士兵总和。
      32楼 m1158131912
      日军就没来淹死几个,就是迟滞日军进攻速度罢了!哪有后来说的这么神
      日军有汽车,大水来了可以直接开车逃走,苦的是沿线的千万老百姓,尽成水中鱼鳖。

      2017/6/13 19:32:39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17621 / 排名:476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汉委奴国王
      蒋匪当然十分想炸,但是由于东北的解放军知道了,并且明文警告:如果胆敢炸晖水库,那么谁干的要谁的命,所以这些匪徒立刻尿了。
      就算要炸也没有那个条件,东北不比豫皖苏大平原,炸开黄河一泻千里,地形到处都有起伏,真炸了恐怕一个县都淹不了。

      2017/6/13 19:30:14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右武卫将军
      花园口哪里有7000日军淹死?这个7000是徐州会战被打死和病死的日军士兵总和。
      32楼 m1158131912
      日军就没来淹死几个,就是迟滞日军进攻速度罢了!哪有后来说的这么神
      而且迟滞的仅是牟中地区的小部分日军而已

      2017/6/13 18:19:37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右武卫将军
      花园口哪里有7000日军淹死?这个7000是徐州会战被打死和病死的日军士兵总和。
      日军就没来淹死几个,就是迟滞日军进攻速度罢了!哪有后来说的这么神

      2017/6/13 16:56:45
      左箭头-小图标

      真的炸了,也未必有用

      2017/6/13 14:16:17
      左箭头-小图标

      在怎么傻 蒋该死也不会做第三次了

      在看地势 炸掉自己都跑不了 对林彪军队毫毛都伤不到

      2017/6/13 12:38:24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15515 / 排名:2039
      左箭头-小图标

      18楼 千年潜水员
      不要以为是蒋介石发善心,在解放战争中他高了黄河二次改道,也想借此阻止解放军,但是没用。小丰满那时,炸了也阻挡不了林彪,最关键是执行这一命令的人良心未泯!!!
      21楼 lilin670327
      很多国军将领是有爱国心和军人荣誉感的, 新中国也因此给很多有功的国军将士授予了荣誉,给了很多国军将领以改过自新的机会。
      24楼 千年潜水员
      曾泽生在保护丰满电站中起了关键作用,当时的电站守军----下层军官也起了作用。蒋介石命人追查丰满没炸的责任,曾泽生承担了下来。
      这是一位爱国将领,后来起义参加了解放军。

      2017/6/13 11:44:55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15515 / 排名:2039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午夜瞌睡男
      这充分体现了炮党一向爱国爱民,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为第一。。。。等等,我编不下去了
      20楼 lilin670327
      你再编下去我就看不下去了!回复:[原创]48年国军为什么不炸毁小丰满水电站水淹解放军?
      23楼 吃狼的火鸡
      楼主就是说国军不忍心呗,既然不忍心,现在怎么就忍心翻出旧账了呢?
      总共就做过那么几件好事,不翻出来晒晒可能心里不得劲吧。

      2017/6/13 11:39:52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汉委奴国王
      蒋匪当然十分想炸,但是由于东北的解放军知道了,并且明文警告:如果胆敢炸晖水库,那么谁干的要谁的命,所以这些匪徒立刻尿了。
      我觉得这个答案比较靠谱

      2017/6/13 11:09:53
      • 军衔:海军中尉
      • 军号:1816784
      • 工分:107758
      左箭头-小图标

      人家非要给委员长长长脸---反正吹牛不上税----

      2017/6/13 10:22:07
      左箭头-小图标

      把标题改一下:不是没有炸毁,是没能炸毁

      2017/6/13 9:34:11
      左箭头-小图标

      18楼 千年潜水员
      不要以为是蒋介石发善心,在解放战争中他高了黄河二次改道,也想借此阻止解放军,但是没用。小丰满那时,炸了也阻挡不了林彪,最关键是执行这一命令的人良心未泯!!!
      21楼 lilin670327
      很多国军将领是有爱国心和军人荣誉感的, 新中国也因此给很多有功的国军将士授予了荣誉,给了很多国军将领以改过自新的机会。
      曾泽生在保护丰满电站中起了关键作用,当时的电站守军----下层军官也起了作用。蒋介石命人追查丰满没炸的责任,曾泽生承担了下来。

      2017/6/13 9:31:16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午夜瞌睡男
      这充分体现了炮党一向爱国爱民,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为第一。。。。等等,我编不下去了
      20楼 lilin670327
      你再编下去我就看不下去了!回复:[原创]48年国军为什么不炸毁小丰满水电站水淹解放军?
      楼主就是说国军不忍心呗,既然不忍心,现在怎么就忍心翻出旧账了呢?

      2017/6/13 8:18:05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60815
      • 工分:157
      左箭头-小图标

      好像是准备炸的,后来共产党宣传 谁炸水库就以战犯论处 ,不论官职大小,最后国军没敢炸。

      2017/6/12 19:44:34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15515 / 排名:2039
      左箭头-小图标

      18楼 千年潜水员
      不要以为是蒋介石发善心,在解放战争中他高了黄河二次改道,也想借此阻止解放军,但是没用。小丰满那时,炸了也阻挡不了林彪,最关键是执行这一命令的人良心未泯!!!
      很多国军将领是有爱国心和军人荣誉感的, 新中国也因此给很多有功的国军将士授予了荣誉,给了很多国军将领以改过自新的机会。

      2017/6/12 17:56:07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15515 / 排名:2039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午夜瞌睡男
      这充分体现了炮党一向爱国爱民,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为第一。。。。等等,我编不下去了
      你再编下去我就看不下去了!回复:[原创]48年国军为什么不炸毁小丰满水电站水淹解放军?

      2017/6/12 17:53:28
      左箭头-小图标

      有不有这回事?哪个敢下这个命令炸了大坝,不用再打仗了,等于自杀。

      2017/6/12 17:20:44
      左箭头-小图标

      不要以为是蒋介石发善心,在解放战争中他高了黄河二次改道,也想借此阻止解放军,但是没用。小丰满那时,炸了也阻挡不了林彪,最关键是执行这一命令的人良心未泯!!!

      2017/6/12 16:10:47
      左箭头-小图标

      这充分体现了炮党一向爱国爱民,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为第一。。。。等等,我编不下去了

      2017/6/12 15:50:23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9094272
      • 工分:2027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张海祥
      守丰满的是杂牌军,不肯服从这个缺德的命令。

      三八年花园口决堤的时候,好几个部队也不肯执行,拖拖拉拉,大堤始终没有掘开,最后选了贵州军阀蒋在珍, 他倒是认真执行了,于是解放后,蒋在珍被枪毙。

      · 这是尾大国军仁心浮现了~~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更不能水淹水煮中国人!就算是积德行善为自己留后路嘛。

      2017/6/12 11:53:51
      左箭头-小图标

      炸了又怎么样 蒋介石一样完蛋 当年抗日 炸水坝还说得过去 现在内战 谁会丧心病狂对自己同胞下这么重的黑手?

      2017/6/12 10:23:00
      左箭头-小图标

      卫立煌下令炸小丰满?绝对不可能!(下个假电令倒是有点点可能)

      他身边的秘书(也是女婿),是中共旅法支部书记,还是他自己向中共要求带回国内参加内战的!他能于1950年在香港宣布起义,战区总司令,一回国就是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李宗仁也没这个待遇。说明问题了吧……

      有关卫立煌,网上的东西太多了。

      2017/6/12 9:28:45
      左箭头-小图标

      听老人说,解放军解放吉林前,吉林市守将是陈明仁 一个师 把市区 丰满 桦甸 舒兰 磐石 蛟河 永吉守得铁桶一样 后来调去了四平 来了一个军 就缩在市区 解放时候估计被解放军设在龙潭山的炮兵给轰完了 还去炸丰满呢

      2017/6/12 8:41:06
      • 军衔:空军少尉
      • 军号:8659247
      • 工分:10875
      左箭头-小图标

      48年的国军不炸毁小丰满水电站的原因是,他们都是黄泛区抓来的壮丁!

      2017/6/12 8:24:44
      左箭头-小图标

      蒋匪当然十分想炸,但是由于东北的解放军知道了,并且明文警告:如果胆敢炸晖水库,那么谁干的要谁的命,所以这些匪徒立刻尿了。

      2017/6/11 22:03:44
      • 军衔:海军中士
      • 军号:5215814
      • 工分:9797
      左箭头-小图标

      相反国军是中国人,肯定不愿意做缺德事。卫立煌如果干这个事情肯定是千古罪人,必杀!

      2017/6/11 21:57:52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446655
      • 工分:65214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文章最重要部分讲的不明,到底是卫立煌下令炸毁小丰满水电站,还是蒋介石下令炸毁,这里面是有文章的。当时中国境内的小丰满水电站,其所发电力不只供应东北。还供应着朝鲜,国共在东北打仗,朝鲜和苏联军队的部分用电也靠小丰满水电站供应,一旦炸毁,影响的可不止共军,不止中国东北百姓,还有外国人和外国军队。是个人想动小丰满水电站,也要三思而行。

      2017/6/11 21:54:42
      左箭头-小图标

      花园口哪里有7000日军淹死?这个7000是徐州会战被打死和病死的日军士兵总和。

      2017/6/11 19:59:38
      左箭头-小图标

      顺应历史潮流,以人民利益为重;这就是共产党的天庭雷势,顺昌逆亡。

      2017/6/11 17:43:27
      左箭头-小图标

      国民党蒋介石独裁政府发动内战不得人心,东北剿总命令炸毁丰满水电站,会淹没附近村庄土地,造成平民死伤更是千古罪人。国民党杂牌军指挥官对东北剿总命令阳奉阴违,是良心未泯不想为国民政府背信弃义行为背黑锅。

      2017/6/11 17:43:04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3958753
      • 头衔:草根历史研究者
      • 工分:233976 / 排名:5202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tkhlfk
      其时大家都心中有数,老蒋在大陆气数将尽,白痴才会替他顶这个黑锅,你当个个都是张学良,有个宋美龄贴在边上,所以至死都要替老蒋承担“不抵抗”的罪名,搞得客死异国,尸骨不得还乡那么惨。
      多谢指教。

      2017/6/11 15:20:18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8898321
      • 工分:79996
      左箭头-小图标

      其时大家都心中有数,老蒋在大陆气数将尽,白痴才会替他顶这个黑锅,你当个个都是张学良,有个宋美龄贴在边上,所以至死都要替老蒋承担“不抵抗”的罪名,搞得客死异国,尸骨不得还乡那么惨。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6/11 14:52:03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3958753
      • 头衔:草根历史研究者
      • 工分:233976 / 排名:520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张海祥
      守丰满的是杂牌军,不肯服从这个缺德的命令。

      三八年花园口决堤的时候,好几个部队也不肯执行,拖拖拉拉,大堤始终没有掘开,最后选了贵州军阀蒋在珍, 他倒是认真执行了,于是解放后,蒋在珍被枪毙。

      多谢指教。

      2017/6/11 10:21:19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1357660
      • 工分:495455 / 排名:1484
      左箭头-小图标

      守丰满的是杂牌军,不肯服从这个缺德的命令。

      三八年花园口决堤的时候,好几个部队也不肯执行,拖拖拉拉,大堤始终没有掘开,最后选了贵州军阀蒋在珍, 他倒是认真执行了,于是解放后,蒋在珍被枪毙。

      2017/6/11 9:45:0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3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48年国军为什么不炸毁小丰满水电站水淹解放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