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后沙月光:泽曼参访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二战史观不容歪曲

共 1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校
  • 军号:8481970
  • 工分:194932 / 排名:664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后沙月光:泽曼参访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二战史观不容歪曲

捷克总统泽曼16日前往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进行悼念活动。

73岁的泽曼先生与夫人手挽手,拄着拐杖,向南京大屠杀遇难者敬献花圈表示“深深的哀悼”。并为在纪念馆新种植的捷克国树——“捷克椴”培土、浇水。?“悼念这些遇难者,并为他们敬献花圈,我认为这是我的义务。”泽曼总统的话语朴实感人。 参观结束前,泽曼在纪念馆签名簿上留言签名。

感佩也好,敬意也好,对泽曼此举说一声谢谢是理所应当的。北京峰会结束后,他是专程再飞往江苏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并与江苏党政要员会谈。

关于二战史观,欧洲领导人直接了当的说是一代比一代麻木,有的国家舆论界甚至因为意识形态分歧,对二战历史进程和抗击反法西斯的英雄人物进行了歪曲和颠覆。

关于这些文章我以前写好几篇,本文重点是写泽曼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背后深层因素。

苏台德的幽灵

1938年9月29日至30日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四国首脑张伯伦、达拉第、希特勒、墨索里尼在慕尼黑会议上签订《慕尼黑协定》(Munich Agreement) 标志着英法绥靖政策达到顶峰。?捷克斯洛伐克因此丧失了1.1万平方英里的领土、1/2以上的经济资源,丧失了边境地区安全屏障的防御要塞,破坏了英、法在东欧的同盟体系,加强了纳粹德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助长了德、日、意法西斯的侵略气焰。

英法等国为了自家的利益,把捷克斯洛伐克出卖给了希特勒,绥靖政策非但没有止住纳粹野心,反而坚定了希特勒的侵略决心,直接破坏了斯大林号召的反法西斯联合战线的建立。

然后1939年8月23日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签下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历史从没有真正的烟消云散,直到2015年,默克尔总理和普京总统还在为这事争执不下。

普京的历史态度是:由于英、法、德、意四国在1938年签订的《慕尼黑协定》使得成立一个反纳粹同盟的计划破产,这致使苏联被迫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事情总有因果报应,有人想牺牲捷克斯洛伐克来讨好希特勒,想把祸水东引,结果,希特勒首先进攻方面却是外强中干的西边。

二战结束了, 《慕尼黑协定》也成了一张废纸,然而苏台德问题却成德国与捷克两国的矛盾源。

德国要翻案

1945年,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贝奈斯签署法令,正式收回苏台德地区,同时遣返在该地区居住的德国人回到德国,并没收他们的财产(允许每人随身携带一个皮箱)。?当几十万德裔渡过易北河来到对岸时,却被美军封锁了出路,美军用机枪将他们赶回河里,这些人只好向原地返回,这时,捷克人也架起了机枪。这种混乱的迁移局面,造成了许多人为惨剧,死亡人数约有2.4万。

直到1946年开始,遣返才进入了有序阶段,整整10个月时间,大约有223万德裔回到了德国,其中三分之二去了西德(联邦德国),三分之一去了东德(民主德国),还有一些去了奥地利。留在苏台德地区的德裔(反法西斯组织成员和技术工人)大约有24万。

1950年捷德(东德)两国发表联合声明:苏台德地区德国人迁出问题,已公正,永久,不可更改的解决。

但西德定居的苏台德居民却喊出了打回老家出的口号,一直要求布拉格政府归还他们的财产。

美国对这种要求持偏袒怂恿态度,主要是因为要牢牢控制住西德。美国甚至反对中东欧地区无核化,一定要将核武器部署到西德。

到了六七十年代,西德与中东欧各国关系基本缓解,但在苏台德问题上一直耿耿于怀,试图兴风作浪,一点一滴的改变二战后盟军对苏台德地区的决定。

对捷克斯洛伐克来说,它却是战后唯一没有得到赔偿的欧洲国家,因为苏台德地区的问题,有的国家认为它得到够多了。

历史的演变却令所有人都无法预想,当时谁能想像到1990年前后的天翻地覆之变局。

1990年10月3日,两德实现统一,一个崭新的德国出现了。

1992年12月31日,捷克斯洛伐克却变成了两个国家。

此消彼长,德国对苏台德地区问题更加强硬,柏林要求布拉格直接谈判,理由是原苏台德居民的合理诉求。

捷克人民坚决反对德国的翻案企图,二战后已有定论的问题,怎么可以重开谈判?那死去的几十万捷克人,向谁索命?《贝奈斯法令》不可推翻。

拉锯战

天鹅绒革命后,1993年,哈维尔出作捷克总统,和解,宽恕,自责的论调开始在捷克蔓延,哈维尔是剧作家( 中国公知顶膜礼拜的人物),他的政策是死跟美国。

当时捷克既想加入北约,也想加入欧盟,这需要德国的支持,捷克总理克劳斯(哈耶克新自由主义的信徒)在1993到1995年两年时间,跑了德国15次,说要捐弃前嫌,发展经贸。

1995年4月,德国终于使捷克坐到了谈判桌上(关于历史问题),克劳斯的压力不是来自德国,而是国内,如果他承认是捷克人对德国人犯了罪,那就是叛国行为。

谈判最终也没有达成《联合宣言》。

德国态度开始变得强硬起来,(它是捷克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国)1996年5月28日,德国财政部长魏格尔在纽伦堡发表讲话“我们对捷克方面的明确要求是:为50年前的事情正名。那是驱逐,捷克人要承认这是对德国人的犯罪。”

这等于要求饱受纳粹摧残的捷克,反过来要承认自己犯下了罪行,要向德国认罪。?我们知道,德国二战后认罪态度是非常好的,甩日本几十条街,但那些行动主要是集中在两德分裂时期,法国总统密特朗就一直对两德统一不情不愿。

统一之后,德国1991年就参加海湾战争,1999年参加南斯拉夫战争,2001年参加阿富汗战争。在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从南斯拉夫分裂过程中跳得很高。

魏格尔纽伦堡讲话,已经踩到了二战历史红线,但除了捷克人民强烈抗议之后,整个欧洲,美国,保持着高贵的沉默。

而总理克劳斯却忙着起草一份声明:承认当年是驱逐,使无辜者经受了痛苦,并表示“同情”。

德国表示毫无保留的接受战后结果和秩序,但捷克政府必须允许当年离开苏台德地区的德国人“回家”并退还没收财产。

既然德国旧事重提,那么二战后幸存的捷克人就提出了向德国索赔的要求。

德国态度从强硬变成了骄横,德国警告捷克如果不对当年遣返苏台德德国人的“犯罪行为”道歉,捷克就不可能在欧盟中占得一席之地。

就是说德国能让你进入欧盟,也能让你滚出欧盟,就看你的态度了。法国,英国一声不吭,他们犯不上为了捷克得罪德国。

泽曼的抵抗

要抗争只能靠捷克自己,这样,当时议会第二大党--捷克社会民主党主席泽曼就站了出来,泽曼明确宣布,社民党和捷克人民不会接受这种《联合声明草案》,德国人是经历了“痛苦”,但捷克人民在当年遭受的屠杀怎么算?现在反过来还要向德国人表示同情,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

1998年克劳斯(他后来在历史问题上也变得正常起来)下台,泽曼出任总理,泽曼战胜克劳斯的基础除了在二战历史观上赢得民众支持外,他还有四项诺言:一,扭转生产力下滑趋势(重振工业,当时西欧和美国对捷克,波兰,罗马尼亚,匈牙利的工业企业几乎是赶尽杀绝,疯狂收购,连斯柯达都不能幸免,这不是市场行为,而是国家行为)二,提高人民生活生平。三,减少失业。四,结束“精英”阶层在私有化过程中的犯罪行为。

哈维尔的“空白支票”除了民主两字外,几乎没有兑现的可能,唯一的出路就是国企破产,银行私有化,所谓“新自由主义”根本不可能提高民众生活水平。

泽曼触及到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1999年12月,近十万人在有计划的策动下,走上布拉格街头,要求泽曼下台,但更多的人支持着泽曼,直到他2002任满离职。

泽曼的政治生涯起伏就不多说了,2012年1月当选总统后, 泽曼表示他是“一千万底层人口”的代表。

捷克是一个完全有能力制造“核武器”的国家,它的工业水平相当高,捷克没有拥核,主要是因为俄罗斯对它核电事业的支持。

再强调一次,“中欧无核化”美国是坚决反对的,而苏联一直是倡议这一点。(以后有时间写点这个)。

当奥地利圣母们要求捷克关闭核电厂时,泽曼直接用“白痴”回敬。

2014年11月24日,纳扎尔巴耶夫访问布拉格时,泽曼当着他的面说捷克啤酒世界第一,美国啤酒是瓶脏水。?2015年1月1日,乌克兰免煮人士举行纪念纳粹帮凶斯捷潘 班杰拉诞辰的活动,整个欧洲又保持沉默。泽曼直言不讳指出,“班杰拉被当成了乌克兰的英雄,但事实上他是一个大屠杀的凶手。”并强调,欧盟没有谴责这样的行为,这说明他们出了问题。

2015年不顾美国的反对,参加了中国的九三大阅兵,他也是欧盟唯一参加大阅兵的总统。

如果说对这位“欧洲之心”总统有什么总结的话,简单说应当是“疑欧亲俄不反美”,对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也非常积极。

捷克在欧洲处境非常微妙,夹在俄德之间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如何寻求平衡是个大考验,特别是美国的北约东扩计划,防导系统部署等问题。这些篇幅太大,就不述了。?在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种二战迷茫症之时,正与邪,黑和白之间的界线也不再那么明显,有的举起了“转型正义”的幌子来为军国主义者翻案(比如中国台湾),无原则的讲求宽恕,和解。

泽曼来南京祭奠大屠杀亡魂,应当被更多的媒体报道,欧洲也需要更多的泽曼,让世人,特别是下一代人不能被历史发明家的“历史真相”所迷惑,以“反历史”来显示自己的独立思想,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表演起“中立,客观”的套路。

苏台德这件事上,舆论战早已开始,捷克完全处于下风,包括中国网络在内,也是以宣扬捷克迫害德国人为潮流,二战史观扭曲背后是有推手的,主线是“反共”。

谢谢泽曼,他用他的拐棍狠狠打了一些中国亲日派的大脸,“南京大屠杀”是血写的历史,不是几个砖家叫兽用键盘就能抹去的,替侵略者涂脂抹粉的人也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5/19 22:04:2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虽然使用的方法有明显区别,但在内心,德国和日本一样,都想从二战刽子手的耻辱柱和战败国的憋屈中翻身。他们有这种想法可以理解,但我们绝不能接受。也就是说,我们知道你们怎么想的,知道你们想干嘛,也明白你们的动机,理解你们的心情,但如果你们真的敢干,我们就揍你们,没商量!我们必须也只能保持这个立场,因为我们必须对死难的祖辈英灵负责,对后代子孙不致于重蹈战祸覆辙负责。

      德国人先不说,对日本人,无论谈什么事情,我们头一句必须是居高临下的说,你们一定要正确对待历史,这也是为你们好……诸如此类

      2017/5/19 22:45:4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后沙月光:泽曼参访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二战史观不容歪曲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