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麟剑:《匈奴源流史》〖长篇连载〗(4)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44321
  • 工分:55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麟剑:《匈奴源流史》〖长篇连载〗(4)

前赵(五胡十六国之一)

(一)立国前史

(1)匈奴五部,质留中原

刘豹、刘渊父子为南匈奴单于的后裔。汉献帝建安廿一年(216)七月,南匈奴单于呼厨泉来朝贺,被扣留在邺城,魏王曹操借机分匈奴为五部,选汉人为司马加以监督,刘豹为左部师居于新兴(今山西忻州市北)。

魏元帝咸熙年间(264―265),刘渊住在洛阳作人质,受到魏晋王司马昭厚待。到了西晋泰始年间之后,并州人王浑多次向晋武帝推荐渊,武帝准备让他也参与平吴事宜,遭孔恂劝谏而作罢。279年,豹死,渊代父为左部帅。太康十年(289),武帝以刘渊为匈奴北部都尉。

(2)八王内讧,密谋叛晋

西晋有意削弱他与部落的关系,后二迁为离石将兵都尉,刘渊则利用此职位的权限,暗中扩展势力。290年,杨骏辅政时,为了拉拢刘渊,命他为建威将军、五部大都督,封汉光卿侯,给予统率匈奴五部军事的大权。[14] 到晋惠帝太安中(302─303),因河间王司马颙、成都王司马颖、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等诸王相互残杀,益州爆发流民起义,各地局势不稳,西晋统治已经动摇。在并州的匈奴五部也酝酿着反抗西晋的统治。晋永兴元年(304)三月,成都王、河间王联军讨伐齐王司马冏,攻占洛阳。不久,东海王司马越挟持晋惠帝攻邺,荡阴之战司马颖击败司马越,进而将晋惠帝留在邺。304年,成都王司马颖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极力拉拢刘渊,表其为“行宁朔将军,监五部军事”,加强刘渊在匈奴五部中的地位,并命刘渊居邺城,以便控制。原北部都尉、右贤王刘宣与各部贵族商议共推刘渊为大单于,遣其党呼延攸到邺与刘渊联络。刘渊借口回部会葬,成都王不允,于是遣呼延攸回归,告知刘宣等召集五部及杂胡,声言助颖,实为反晋作准备。

(3)托名援邺,离石起兵

304年八月,东海王派系的司马腾、王浚率段部鲜卑、乌桓势力发兵进攻邺城。在邺带兵的左贤王刘渊见机再次请求返回左国城,愿以调发匈奴五部援助成都王司马颖,司马颖迫于形势之危急,采纳其建议而准其西还,并拜渊为北单于。

刘渊以召旧部援助成都王司马颖为由而回到并州离石,预谋已久的刘宣等推刘渊为大单于,于是起兵反晋(当时针对东海王势力[20] ),二十日之间就聚众五万,都于离石。东赢公、并州刺史司马腾向鲜卑拓跋猗迤求兵攻打刘渊,拓跋猗迤与弟拓跋猗卢联合在西河进攻刘渊,击败刘渊军,在汾东与司马腾结盟后回师。

(二)、左国城称王

永兴元年(汉元熙元年,304)十一月(也有系于“十月”的),刘渊从离石 迁于左国城(也在离石县),来归附的胡、晋人很多。为争得胡人政权的合理性,刘渊以“兄亡弟绍”复汉为名义,筑坛于南郊即汉王位(称汉王),大赦境内,改晋永兴元年为元熙元年,定国号为汉,正式建立政权。同时,追尊刘禅为孝怀皇帝,立汉高祖以下汉三祖五宗神主而祭之。立其妻呼延氏为王后。置百官,以刘宣为丞相,崔游为御史大夫,刘宏为太尉,其余拜授各有差。

304年十二月,晋并州刺史司马腾遣兵攻汉,双方大战于大陵(今山西省文水北),刘渊大胜,并遣刘曜等攻取上党、太原、西河各郡县。当时在青、徐二州的王弥,魏郡的汲桑、石勒,上郡四部鲜卑陆逐延,氐族酋长单征等人均拥刘渊为共主。刘渊命王弥、石勒等人攻取河北各郡县,并一度攻入西晋的重镇许昌,其兵锋进抵至西晋的首都洛阳城下。

(三)、刘渊称帝

永嘉二年(汉永凤元年,308)十月甲戌,刘渊在左国城正式称帝,国号仍为汉,大赦境内,改年号为永凤。以大将军刘和为大司马,封梁王,尚书令刘欢乐为大司徒,封陈留王,御史大夫呼延翼为大司空,封雁州郡公(?),宗室以亲疏为等,悉封郡县王,异姓以勋谋为差,皆封郡县公侯。

309年正月,太史令鲜于修之对汉主刘渊说:“不出三年,一定能攻克洛阳,蒲子地形崎岖,难以在这儿长久安居,平阳的天象正好昌盛,请把都城迁到那里。”刘渊采纳其建议,迁都平阳。宣布大赦,改年号为河瑞。

四月,晋左积弩将军朱诞投奔了汉国,详尽陈述洛阳守备薄弱的现状,并劝刘渊趁机发兵攻打。于是,命朱诞为前锋都督,灭晋大将军刘景为大都督,统军攻克黎阳(今河南省浚县东北),接着刘景又与晋将王堪战于延津(今河南省延津县北),又将其击败,而后下令将三万多男女投入黄河淹死。刘渊得之此事后愤怒地说:“景何面复见朕!且天道岂能容之!吾所欲除者,司马氏耳,细民何罪!”降刘景为平虏将军。

又派遣四子刘聪进攻包围洛阳。同年夏季,刘渊以王弥担任侍中、都督青·徐·兖·豫·荆·扬六州诸军事,征东大将军、青州牧,与楚王刘聪合兵进攻壶关,以石勒担任前锋都督。刘琨派遣护军黄肃、韩述救援壶关,刘聪在西涧打败韩述,石勒在封田打败黄肃,将两人都杀了。晋太傅司马越派遣淮南内史王旷、将军施融、曹超带兵抵御刘聪等人。王旷军渡过黄河后,想长驱向前,施融反对说:“对方凭据险要、抄小路出击,我军虽有数万,仍是孤军受敌。应暂且以河水当作屏障等待形势的转变,再谋划攻击对方。”王旷听了发怒地说:“君欲沮众邪!”施融退帐外,说:“对方善于用兵,王旷却不懂战场情势,我等今天死定了!”王旷等人翻越太行山与刘聪遭遇,激战于长平地带,王旷所部大败,施融、曹超都战死。刘聪趁势攻陷屯留、长子,斩敌一万九千。上党太守庞淳献壶关而降。晋并州刺史刘琨以都尉张倚遥领上党太守,屯据襄垣。

(四)、石勒崛起

(1)投汉建功

永嘉元年(汉元熙四年,307),晋国马牧帅汲桑自称大将军,与石勒第二次起兵反对东海王司马越势力,声称要为上一年被杀的成都王司马颖报仇。汲桑以石勒为前驱,屡次取胜,于是署石勒为讨虏将军、忠明亭侯。石勒即随汲桑进攻邺城,担任前锋都督,大破冯嵩,并且长驱直进,五月攻陷邺城。汲桑在邺城杀司马腾和万多个兵民,焚毁邺城宫室和抢掠城中妇女珍宝后才离开。

石勒及后又跟汲桑进攻幽州刺史石鲜。石勒在乐陵击杀石鲜后又击败率五万兵营救石鲜的乞活军将领田禋,并与苟晞相持于平原、阳平之间数月,期间发生三十多场战事,互有胜负,逼令太傅司马越要率兵在官渡为苟晞声援。石勒和汲桑于九月大败给苟晞,于是收拾余众,打算投奔刘渊建立的汉赵,但又于赤桥败于冀州刺史丁绍,石勒于是逃到乐平。后汲桑更在乐陵被晋兵所杀。

石勒投汉赵后,于十月就成功令据守上党的<勹背>督和冯莫突归降汉赵,刘渊于是以石勒为辅汉将军、平晋王。后又因据守乐平的乌桓人张伏利度不肯加盟汉赵,石勒于是假称得罪刘渊而投奔张伏利度,并与他结为兄弟,与其胡人部众一同抢掠郡县,所向无敌,于是令众人畏服。石勒在众人心附自己后乘宴会抓着张伏利度,让部众推举自己为主。石勒随后释放张伏利度而率领其部众归附汉赵。刘渊于是加石勒为督山东征讨诸军事,并以这些胡人部众跟随他。

(2)侵扰河内

刘渊于308年派石勒领兵东侵。石勒于九月攻陷邺城,晋征北将军和郁逃走。十月刘渊称帝,授予使持节,平东大将军。不久石勒又率三万进攻魏郡、汲郡和顿丘,五十多个由当地人集结的壁垒望风归附,于是获假垒主将军、都尉印绶。后更杀魏郡太守王粹和冀州西部都尉冯冲,又击败并杀害乞活军将领赦亭和田禋。刘渊于是授予石勒安东大将军、开府。石勒及后于309年进攻巨鹿和常山,部众增加至十多万人,更加有文士加入,并以他们成立“君子营”,石勒以汉人张宾为谋主,刁膺、张敬为股肱。又因军事力量强大,在石勒派张斯游说之下,并州的胡羯大多亦跟从石勒。

刘渊后派兵进攻壶关,石勒后被任命为前锋都督,击破刘琨派来救援壶关的军队,助汉赵攻陷壶关。九月,晋司空王浚派祁弘与段务勿尘在飞龙山进攻石勒,石勒大败,退屯黎阳,但仍能分派诸将攻打未及叛变的部众,收降三十多个壁垒,并置守宰安抚。十一月,石勒进攻信都,杀害冀州刺史王斌。当时,王浚命裴整和王堪领兵讨伐石勒,石勒于是立刻回军抵御。石勒到黎阳后,裴宪抛弃军队逃到淮南,王堪则退守仓垣。刘渊于是授命石勒为镇东大将军,封汲郡公,石勒辞让封爵。

永嘉四年(汉河瑞二年,310),石勒南渡黄河,攻陷白马后与王弥一同进攻徐、豫、兖三州。不久更攻下鄄城和仓垣,并北渡黄河进攻冀州诸军,投降他的平民多达九万多人。及后又协助刘聪等人进攻河内,并进攻冠军将军梁巨,晋怀帝派兵援救。梁巨仍因兵败请降,石勒不许,最终坑杀一万多名降卒并杀死梁巨,援兵亦退还。此战令河北各个自守的堡垒都震惊,纷纷送人质到石勒处。

同年刘渊逝世,刘聪杀兄刘和继位,任命石勒为征东大将军、并州刺史、汲郡公,石勒辞让征东大将军。随后便会合刘粲、刘曜、王弥大军进攻洛阳,直入洛川。石勒又进攻仓垣,但被守将王赞击败。

(3)南攻荆州

石勒及后改攻南阳,早前在荆州叛变的雍州流民王如、侯脱和严嶷等都感到恐惧,于是派了一万兵屯守襄城以作抵抗。但石勒到后击败守军并将部众全数俘虏,进驻宛城以北。当时侯脱据有宛城而王如守穰县,王如怕石勒进攻,于是以珍宝贿赂石勒,与他结为兄弟;同时又因王如与侯脱不睦,于是劝石勒进攻侯脱。严嶷知道石勒攻宛后领兵救援,但石勒十二日便攻陷宛城,严嶷赶不及而直接向石勒投降。石勒杀侯脱和囚禁严嶷,呑并了二人部众,军力十分强盛。

石勒于是进一步南侵,进攻襄阳并且循汉水攻陷三十多个处于江西的壁垒。石勒留刁膺守襄阳后就率三万精锐骑兵还攻王如,但因怕王如强盛,于是改攻襄城。王如知道后就命弟弟王璃率兵,假称犒军而袭击石勒,但遭石勒击灭。石勒至此有雄据长江、汉水一带的意愿,张宾虽然反对并劝他北归但都不听。

永嘉五年(汉河瑞三年,311),镇守建业的琅琊王司马睿见石勒南侵荆州,于是派王导率兵讨伐。而石勒军粮不继,更加因疫症损失大半士兵。石勒于是接纳张宾建议,焚毁辎重,收好粮食和卷起盔甲,轻兵渡过沔水并进攻江夏,然后北归,先攻陷新蔡并杀新蔡王司马确,后再攻陷许昌。

(4)兼并王弥

十月,石勒在己吾县宴请王弥。宴上石勒亲手杀了王弥,兼并了他的军队又表奏汉主刘聪,称说王弥反叛。刘聪勃然大怒,派使者责备石勒“擅自害死朝廷重要辅佐官员,心中没有君主”。但还是给石勒加上了镇东大将军,督并、幽二州诸军事,兼并州刺史等职,来安慰石勒的心。苟晞、王赞密谋叛离石勒,石勒把他们杀了,还杀了苟的弟弟苟纯。

(五)、刘聪弑君

310年刘渊病重,命刘聪辅佐太子刘和。刘渊病死,刘和继位,不久发兵进攻大司马刘聪和其他三王,反为庶弟刘聪所杀,刘聪自立为帝。

(六)、陷京灭晋

刘聪继位后,派遣族弟刘曜、东莱公王弥等率领四万大军攻取洛阳周边的郡县,以孤立断绝洛阳。311年,石勒在苦县(今河南鹿邑县)消灭西晋主力部队十余万人。

同年夏季,刘曜、王弥攻破洛阳,把晋怀帝关在端门,强侮晋羊皇后,屠戮三万多公卿、百姓。又将怀帝掳至平阳。丁未,刘聪大赦,改元嘉平。

晋怀帝于次年被杀后,晋秦王司马邺于长安即位为帝,是为晋愍帝。

316年,刘聪派遣刘曜又攻破长安,晋愍帝出降汉军,西晋亡。随着二帝北掳、西晋中原统一王朝结束,中原陷于混乱,关中、关东的地区逐渐为汉赵国蚕食。

(七)、平阳政变

太兴元年(汉隐帝汉昌元年,318)七月,汉昭武帝刘聪病重,刘曜、石勒受遗诏辅政,又升曜为丞相、领雍州牧,勒为大将军、领幽、冀二州牧,勒推辞不敢受。癸亥,刘聪死,甲子,太子刘粲继位,立靳氏为皇后,其子刘元公为太子,改元汉昌。此后,匈奴汉国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靳准因其女得宠于刘粲。

靳准阴有异志,怂恿汉隐帝刘粲收杀了太宰景、大司马骥、车骑大将军吴王逞、太师顗、大司徒齐王劢,朱纪、范隆奔长安。八月,刘粲在上林治兵,计谋讨伐石勒。以丞相曜为相国、都督中外诸军事,仍镇长安。靳准为大将军、录尚书事。粲常游宴后宫,军国之事,一决于准。准矫诏以从弟明为车骑将军。康为卫将军。八月,靳准在汉都平阳发动政变,勒兵升光极殿,使甲士执粲,数其罪而杀之,谥曰隐帝。将居于平阳的刘氏宗室无论少长皆斩于东市,掘开永光、宣光二陵,拖出刘聪死尸斩首,焚毁刘氏宗庙。自号大将军、汉天王,遣使告知晋司州刺史李矩并向东晋称藩。

(八)、刘石靖难

刘曜时为相国、都督中外诸军事,镇守长安。闻靳准叛乱,亲自率领军队由长安出发赴平阳,石勒帅精锐五万以讨准,据襄陵北原。准数挑战,勒坚壁以挫之。

(1)赤壁称帝,延续汉祚

318年十月,刘曜行至赤壁(今山西河津市西北的赤石川),遇到了从平阳出逃来奔的太保呼延晏与太傅朱纪。他们劝刘曜称尊号,刘曜于是即帝位,改元光初。以朱纪领司徒,呼延晏领司空,太尉范隆以下悉复本位。以石勒为大司马、大将军,加九锡,增封十郡,并前十三郡(前3+增10=13 ),进爵为赵公。

刘曜是刘渊的族侄,同属于冒顿单于之后的匈奴刘氏。刘曜高祖刘亮,曾祖父叫刘广,祖父叫刘防,父亲刘某早逝,史不载名。刘曜幼年丧父,被刘渊收养。他自少聪明好学,深为刘渊赏识。跟随刘渊多年,成为一个熟知汉文经典和骑射之术的文武全才。他少有大志,而又具雄才大略。刘渊建汉国后,他历任显要职务,为刘渊父子信任和重用。

(2)石勒讨逆,劫夺法器

石勒先进攻平阳小城,巴人及羌、羯降勒者十余万落,勒皆徙之于所部郡县(司州诸县)。汉主曜使征北将军刘雅、镇北将军刘策屯汾阴(今山西万荣西),与石勒成掎角之势,共讨靳准。

318年十一月,靳准使侍中卜泰送乘舆、服御请和于石勒;勒囚泰,送于流主曜,目的是使曜知城内无降意,以挫曜军势。曜谓泰曰:“先帝末年,实乱大伦。司空(指靳准)行伊、霍之权,使朕及此,其功大矣。若早迎大驾者,当悉以政事相委,况免死乎!卿为朕入城,具宣此意。”泰返回平阳,靳准因自己杀害了刘曜的母兄,沈吟许久而不愿听从。

十二月,左、右车骑将军乔泰、王腾、卫将军靳康等,相与杀靳准,推尚书令靳明为主,遣卜泰奉传国六玺降汉。石勒大怒,进军攻明,明出战,大败,乃婴城固守。石勒派主力急攻平阳,靳明向刘曜求救,曜遣征东大将军刘畅救之,反为石勒所败。

刘曜又派将刘雅、刘策等迎接靳明,平阳的一万五千士女随靳明归于刘曜,曜即退屯粟邑(西晋属冯翊郡,今白水县西北七十五里一带)。不久,石勒攻占平阳,焚公室,使人修复渊、聪二陵,收刘粲以下百余尸葬之,并将浑仪、乐器迁回襄国,安置守宰后而凯旋而返。3、粟邑诛靳,刘石交恶

刘曜下令诛杀靳明,靳氏男女老少皆杀之。曜还遣刘雅迎母胡氏丧于平阳,还葬于粟邑,号曰阳陵,谥号宣明皇太后,起光世殿于前,紫光殿于后。

此时,刘曜同石勒已成剑拔舒张之势,但因刘曜在关陇立脚不稳,有后顾之忧,所以不敢同石勒马上翻脸,准备授石勒为太宰、领大将军、加殊礼,以河内24郡封石勒为赵王。

太兴二年(汉赵光初二年,319)二月,大司马、赵公石勒派左长史王脩献捷于汉,汉帝刘曜便遣郭汜前去授予石勒太宰、领大将军,进爵赵王,增封七郡,并前二十郡(13+7=20[43] ),加诸多特殊礼待,如曹操辅汉先例。刘曜让王脩返回襄国后,跟王脩一起来的舍人曹平乐却对刘曜说:“大司马遣王脩等来,外表至虔,内觇大驾强弱,谋待脩之返,将轻袭乘舆。”当时刘曜实力大为削弱,刘曜想到王脩向石勒报告虚实的事不免心生惧怕。于是追还郭汜、王脩,将王脩杀害于粟邑,原本授予石勒的官爵等亦搁置。三月,石勒回到襄国,王脩副手刘茂只身逃归,详述了王脩的死因,石勒大怒地说:“我兄弟事奉刘氏,尽心做得比起人臣的本份更有余了。他们的基业都是我打下来的,今日得志了竟想来谋算我。赵王、赵帝,我自己也能给自己,哪用得着由他们赐予!”下令诛杀曹平乐三族。於是置太医、尚方、御府诸令,命参军晁赞建成正阳门。自此与汉赵结了仇怨。

(九)、迁都改号

319年四月,汉主刘曜从粟邑返回长安,旧都平阳经此战乱城室残破、陵庙无存,现实际上又为石勒所控,于是定都长安。六月,刘曜改国号为赵。牲牡尚黑,旗帜尚玄,以冒顿配天,光文帝配上帝。

(十)、石勒称王

319年十一月,石勒称大将军、大单于、领冀州牧、赵王,于襄国即赵王位,称赵王元年。始建社稷,立宗庙,营东西宫。因石勒所建政权之国号亦曰赵,故史家称赵王石勒政权为后赵。

(十一)、平定关中

改赵以后,刘曜对关陇和并州的晋朝残余势力和羯、氐、羌、巴等进行了长期的征服战争,把被征服的各少数民族部落数十万人迁徙至赵都长安。在位期间,实行汉胡分治(?)政策,但同时又积极采取民族融合和文化同化政策。他自己称帝,表示他是北方汉胡各族的正统统治者,而让儿子刘胤做大单于以统治胡人。刘曜在赵国积极推行儒学,在长安设立太学和小学,聘请著名学者传授儒家文化,当时学生多达1500多人。他又建立租赋制度,实行封建制度。这样,刘曜的赵国比起汉国,显示了更大的汉化倾向。因此,学者们认为:匈奴刘氏所建前赵政权应是汉胡结合的中国封建政权之一,不能以大汉族主义的偏见而轻视之。

刘曜大军长驱进入西河,戎卒二十万五千,临河到营,百余里中,钟鼓之声,沸河动地,“自古军旅之盛,未有斯比。”凉州为之震怖,张茂遂以牛羊、金银、女妓、珍宝、珠玉及凉州特产贡献刘曜向其称藩,刘曜署张茂为西域大都护、凉王等职,旋即班师。

(十二)、两赵开战

后赵赵王四年(322),张宾病故。此后石勒每当他与身边的谋臣意见不合时,他总是想到张宾当初的好处,慨叹道:“右侯离我而去,让我和这些人在一起谋划大事,岂不太残忍了一点吗?”尽管失去了自己一生中最得力的助手,石勒还是花了几年的工夫,先后消灭了幽州的段匹磾、青州的曹嶷,又乘着东晋的豫州刺史祖逖病故的机会,攻下了淮北的豫州、兖州、徐州之地,与东晋划淮而治。这样一来,石勒终于得到了机会转过头来对付他真正的对手刘曜了。

太宁二年(赵光初七年,324)正月,后赵司州刺史石生进攻前赵河南太守尹平于新安(今河南新安),尹平战败被斩,石生掠前赵5000余户而还。自此二赵开战,日相攻掠,河东郡、弘农郡之间,民不聊生。后赵的西夷中郎将王腾杀死并州刺史崔琨、上党内史王,占据并州,投降前赵。

太宁三年(赵光初八年,325)五月,后赵将领石生屯兵洛阳,侵犯并劫掠黄河以南地区,司州刺史李矩、颍川太守郭默的军队多次战败,又缺乏军粮,于是派使者请求依附前赵。前赵主刘曜派中山王刘岳率领士兵一万五千人赶赴孟津,派镇东将军呼延谟率领荆州、司州的士众从崤山、渑水向东进发,想会合李矩、郭默共同进攻石生。刘岳攻克孟津戍、石梁戍,斩获首级五千多,又进军把石生围困在金墉。后赵的中山公石虎率领步、骑兵四万人从成皋关入内,与刘岳在洛水以西交战,刘岳战败,被流箭射中,于是后退保守石梁。石虎设置沟壕和栅栏把石梁四面围住,使内外隔绝。刘岳的士众饿极,杀掉战马充食。石虎又进攻呼延谟并杀了他。

刘曜亲自领军救援刘岳,石虎率骑兵三万迎击。前赵的前军将军刘黑攻击驻守八特阪的石虎部将石聪,大败石聪的军队。刘曜屯兵于金谷,夜间军中突然无故大惊乱,士卒奔逃溃散,于是退军驻屯渑池。到了夜间军中再次惊乱溃散,刘曜便回归长安。六月,石虎攻取石梁,擒获刘岳及其将佐八十多人及氐族、羌族士众三千多人,都押送到襄国,并坑杀刘岳士兵九千人。石虎随即又进攻驻守并州的王腾,擒获并杀了他,坑杀其士兵七千多人。刘曜回到长安,穿上素服停驻郊外哭吊,七天后才进城,由于愤懑染病。郭默又被石聪战败,丢下妻子儿女向南逃回建康。李矩的将士私下密谋背叛投降后赵,李矩无力镇压,也率众人南归。手下士众在途中纷纷逃亡,只有郭诵等一百多人跟随他,结果死在鲁阳。李矩的长史崔宣率领其余士卒二千人投降后赵。这样司州、豫州、徐州、兖州地区全部归入后赵,与东晋以淮水为界。

前赵主刘曜任命永安王刘胤为大司马、大单于,改封南阳王,在渭城设置单于台,左、右贤王以下,都由匈奴、羯、鲜卑、氐和羌的豪杰之士充任。

327年五月,前赵的武卫将军刘朗率领骑兵三万人攻袭在仇池的杨难敌,不能取胜,劫掠民众三千多户返回。

(十三)、前凉犯境

前凉张骏听说赵兵为后赵所败,于是弃用前赵所授官爵,复称晋大将军、凉州牧,派武威太守窦涛、金城太守张阆、武兴太守辛岩、扬烈将军宋辑等帅众数万,会同东边的韩璞军攻掠赵秦州诸郡县。昭文帝曜遣其子南阳王胤领兵前往御敌,屯结狄道城。枹罕护军辛晏告急,入秋时节张骏派韩璞、辛岩前去救援。璞进度沃干岭。岩想与赵军速战,璞说:“夏末以来,日星数有变,不可轻动。且曜与石勒相攻,胤必不能久与我相守也。”与刘胤夹着洮水[táo]相持七十余日,军粮告竭。十月,璞遣辛岩去金城督运粮草,胤听说此事兴奋地说:“韩璞之众,十倍于吾。吾粮不多,难以持久。今虏分兵运粮,天授我也。若败辛岩,璞等自溃。”立即整部自帅三千骑兵,在沃干岭奇袭辛岩所部,将其击败;接着向前进逼韩璞大营,璞众大溃。胤乘胜追杀溃兵,渡黄河,攻拔令居县(张寔置广武郡,令居属该郡),斩首二万级,进据振武。璞等面缚归罪,张骏说:“孤之罪也,将军何辱!”皆赦其罪。河西地区人情大骇。张阆、辛晏帅数万部下出降前赵,张骏也就此丧失了河南(特指河西的河南地区)之地。

(十四)、亲征被擒

咸和三年(赵光初十一年,328),后赵中山公石虎率士众四万人从轵关(今河南济源西北)西进,攻击前赵的河东,有五十多个县应从,石虎于是进攻蒲阪(今山西永济县)。前赵主刘曜派河间王刘述调遣氐族、羌族士众屯驻在秦州,防备张骏和杨难敌,自己率领中外精锐的水、陆各军救援蒲阪,从卫关北渡黄河。石虎畏惧,率军退走,刘曜追击。八月,在高候(今山西闻喜县境)追上石虎,与石虎交战,石虎大败,石瞻被杀,尸体枕籍达二百多里,刘曜缴获的军资上亿。石虎逃奔朝歌(今河南淇县)。刘曜自大阳(今山西平陆西南),乘胜进军驻守金墉(今河南洛阳以来)的石生,开决千金堨[è]的蓄水淹灌他们,又分别派遣诸将进攻汲郡、河内郡,后赵的荥阳太守尹矩、野王太守张进等都归降刘曜。后赵都城襄国大为震惊。

张骏整备军队,想乘虚偷袭长安。理曹郎中索询劝谏说:“刘曜虽然东征,他儿子刘胤防守长安,不能轻视。即使小有所获,但如果刘曜放弃对东方的图谋,回军与我方较量,祸难临头的时候就难以预测了。”张骏这才罢休。

同年十一月,后赵王石勒准备亲自率军解洛阳之围,僚佐程遐等极力规劝道:“刘曜孤军深入我境千里,势必不能持久。大王不该亲自出动,一旦出动难保万全。”石勒听了大怒,手按佩剑呵叱程遐等人出去。徐光之前囚禁着,此时赦免了他的罪过,将他召来商议,石勒说:“刘曜凭借一仗的胜利,围攻并占据洛阳,那帮庸才竟然都认为前赵军势不可挡。刘曜带领十万甲士,攻一座城池却百日不能攻克,部队将士疲惫、懈怠,凭我军士气高昂、精锐之师击他,一战便可将其擒获。如果不救致使洛阳真的失守了,刘曜必定会拼死来取冀州,由黄河北岸席卷而来,恐怕我的千秋大业就完了。程遐等人不让我去,爱卿你怎么看?”徐光回答说:“刘曜乘着高候大败石虎的大好时机,没能够进逼襄国,反而死守着金墉,由此可知他不会有什么作为了。凭着大王您的威武雄略进逼他,对方必定望风败逃。平定天下,就在此刻的决断了,机不可失啊。”石勒听罢笑眯眯地说:“徐光所言甚是啊。”于是令内外戒严,有再敢劝谏者斩。命石堪、石聪和豫州刺史桃豹等各自统领现有士众会聚荥阳,又令中山公石虎进军占据石门,石勒亲率步骑四万人赶赴金墉,由大堨过黄河。 石勒对徐光说:“刘曜如果屯军于成皋关,这是上策,其次当在洛水设阻。坐守洛阳,等于束手就擒。”

十二月初一(乙亥),后赵各军会集成皋,有步兵六万人,骑兵二万七千人。石勒见前赵无兵把守,大为喜悦,用手指天随后又拍着额头说:“这是天意!”便命令士卒脱下重甲,马匹衔枚噤声,从隐秘的小道日夜兼行,由巩县和訾县之间穿出。

前赵主刘曜只顾与宠爱的嬖臣饮酒博戏,不体恤士兵。身边人有的加以劝谏,刘曜发怒,认为是妖言,将谏者斩首。直到听说石勒已经渡河,这才商议增强荥阳戍守的力量,关闭黄马关。不久在洛水巡逻的士兵与后赵的前锋交战,捉住羯族俘虏送来,刘曜问他:“石勒自己来了吗?有多少士众?”回答说:“大王亲自前来,军势极甚。”刘曜色变,让军队解除对金墉的围守,在洛水西面布阵,有士众十多万,南北延绵十多里。石勒远远望见,更加高兴,对侍从左右的人说:“可以祝贺我了。”石勒率领步、骑兵四万人进入洛阳城。

刘曜忙陈兵十万干洛西,石勒遂命石虎引兵自洛阳城北而西攻刘曜中军,命石堪率兵自城西而北,由刘曜前锋,石勒自出洛阳阊阖门,夹击刘曜,前赵军队大溃。刘曜在退兵时马陷石渠坠于冰上,身上被创十余处,为石堪生俘。石勒于是大败前赵军队,斩首五万多级。下令说:“我想抓获的只有一个人,此人现已被擒,特敕令将士停止攻击,给他们留下归顺投降的道路。”

刘曜见到石勒,说:“石王,还记得重门的盟约吗?”石勒让徐光对刘曜说:“今日的事,其实是上天注定的,你还有何话可说!”乙酉(十一日),石勒班师回京。让石虎的儿子征东将军石邃带兵护送刘曜。刘曜伤势严重,坐着马车,让医师李永和他同车。己亥(二十五日),回到襄国,令刘曜居住在永丰小城,供给他妓妾,严兵围守。又派刘岳、刘震等族内男女人等穿上盛服见刘曜。刘曜感慨道:“我以前常说起爱卿们,总认为早就化作了灰土,石王仁厚,竟然一直保全你们至今!杀石佗一事,令我时常有愧,今日的祸难,算是我的命数了。”留宴一天才让他们离开。

(十五)、弃都国亡

刘曜生有九子,均被封王:刘熙封皇太子,刘袭封长乐王,刘阐封太原王;刘冲封淮南王,刘敞封齐王,刘高封鲁王,刘徽封楚王,刘俭封临海王,刘胤封世子、永安王,后改封南阳王。

石勒让刘曜写信令其子刘熙投降。刘曜给刘熙的信中却令熙“与大臣匡维社稷,勿以吾易意也。”石勒遂杀刘曜。

咸和四年(赵光初十二年,329)正月,前赵太子熙获知了皇父刘曜被擒的军报,大为恐惧,与南阳王刘胤商议,准备向西据守秦州。尚书胡勋说:“如今虽丧失君王,国土仍然完整,将士也未叛离,暂且应当集中力量抵御敌军。力有不支时再逃也不晚。”刘胤发怒,认为这是扰乱军心,竟将他斩首,随即率文武百官逃奔上邽(时属秦州天水郡,今甘肃天水)。各地方军事长官也都放弃原本镇守的城池跟从,关中顿时大乱。将军蒋英、辛恕拥有士众数十万人据守长安,派使者向后赵请降,后赵方面派石生率驻守洛阳军士奔赴长安。

后赵军从洛阳挥师入关,攻占了长安,到了八月,南阳王、大单于刘胤帅数万人马从上邽发兵长安。胤军驻扎于仲桥;后赵石生婴城自守,石虎帅二万骑前往救援。九月,后赵大军大破赵兵于义渠,胤逃回上邽。石虎军一举击溃上邽守卒,活捉前赵太子刘熙、南阳王刘胤等王侯将相、文武百官三千多人,全部杀害。又在洛阳坑害五千多五郡屠各人。匈奴刘氏经此劫难,损失惨重,宗族势力几不存。

(十六)后裔

汉、赵相继灭亡,匈奴刘氏两次惨劫,大部分族人被屠杀,劫后余生者则纷迁各地以避祸逃生。有的东迁辽东,有的南迁河南及中原各地,融合于汉族之中,有的西迁在陇,也有的北逃大漠,更有的远迁中亚细亚和欧洲,但大多数则仍居在华北地区即今内蒙、山西、河北一带,仍为当地少数民族的首领、酋长。至隋唐时期,匈奴刘氏还发展为东郡、河南、雕阴等地的望姓大族,并产生了一位宰相。

延伸阅读: 曹冲 南洋姐 桥下彻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5/19 7:54: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麟剑:《匈奴源流史》〖长篇连载〗(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