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啼笑皆非: 南明的拥唐拥桂内讧

共 36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14148 / 排名:47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啼笑皆非: 南明的拥唐拥桂内讧

玄贞道人明白韦小宝的底细,知他肚中的料子有限,插口道:“韦香主,当年李闯攻入北京,逼死了崇祯天子。吴三桂带领清兵入关,占我花花江山。各地的忠臣义士,纷纷推戴太祖皇帝的子孙为王。先是福王在南京做天子。后来福王给鞑子害了,咱们唐王在福建做天子,那是国姓爷郑家一伙人拥戴的,自然是真命天子。哪知道另一批人在广西、云南推戴桂王做天子,又有一批人在浙江推戴鲁王做天子,那都是假的真命天子。”

---------------------------《鹿鼎记》第9回

啼笑皆非: 南明的拥唐拥桂内讧

《鹿鼎记》这部小说里,天地会与沐王府虽然同为反清复明的民间武装,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正统”理念----双方拥护的领导人虽然都姓朱,但天地会拥戴的是隆武帝朱聿键(唐王),而沐王府拥立的却是永历帝朱由榔(桂王),双方各奉其主,互不服气

为了所谓的“皇室正朔”,天地会的徐天川与沐王府的白氏兄弟不惜大打出手,造成一死一伤的双输格局。陈近南作为为数不多的、具有清醒头脑和远见目光的政治家,不想自己人窝里斗、却让共同的敌人渔翁得利,遂顾全大局,与沐剑声制订了“诛吴定位”计划----哪一方杀了吴三桂,哪一方供奉的流亡皇帝就是唯一的合法领导人

而历史上,所有的这些南明流亡皇帝,结局都相当悲惨,除了鲁王朱以海善终外,余者先后被清廷逐个剿灭

蛤蟆天子

甲申之变后,由于李闯败逃迅速、清军追击迟缓,长江以南出现权力真空。在这种情况下,明神宗朱翊钧之孙、受封洛阳的老福王朱常洵之子朱由崧,被江北四镇军阀(高杰、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和凤阳总督马士英扶植为帝,1644年五月十五,朱由崧在南京登基称帝,改元弘光,南明简史就此开篇。

如果朱由崧和赵构一样,虽然猥琐窝囊,但好歹有驭人之术和生存技巧,南明也能和南宋一样存世百年。然而朱由崧只是个昏庸颟顸、荒淫好色的主儿,人称“蛤蟆天子”(采集蟾酥配置春药),朝政大权尽为奸臣马士英、阮大铖之流把持,唯一的忠臣史可法被他外派扬州守城,却又不给兵马粮秣,直接导致了史可法以身殉国,造成“扬州十日”惨案。

扬州城破后,朱由崧带领马士英及少数亲信,半夜出了南京城逃至芜湖,投奔军阀黄得功。1645年的农历五月十五,南京被清兵大举围城,守城大臣赵之龙、钱谦益等献城投降,弘光政权历时整整一年后宣告终结。

而那位蛤蟆天子朱由崧,很快被黄得功部将田雄献俘,次年被凌迟处死于北京,真是死不足惜。

南京城破、弘光政权覆灭,为之尽忠守节、以身相殉的大臣寥寥无几,大多数文武臣工非降即逃。而那些南逃大臣中,马士英、郑鸿逵等人继续投机革命,他们利用真正的热血抗敌义士,共同扶植其他太祖子孙成立小朝廷,来实现他们一贯的政治投机本意。

乱世之中,杭州、应天、抚州、桂林、重庆、建昌、巴东等地先后涌现了几个昙花一现、执政数天的临时政权,因为迅速被清廷平灭,在此不予多述。

只有浙江的鲁王政权、福建的唐王政权和西南的桂王政权,相对比较知名,在小说中,这三家流亡政权和他们的领导人,也有少量的篇幅介绍。

寓公鲁王

鲁王政权和唐王政权是差不多同时成立的,都早于桂王政权。1645年闰6月21日,陈函辉、钱肃乐、张煌言等人在台州拥立鲁王朱以海监国,8月初3朱以海以绍兴为都,正式称帝;1645年7月,郑芝龙、郑鸿逵、苏观生等人在福州拥立唐王朱聿键监国,7月20日,朱聿键即皇帝位,改元隆武。

鲁王监国早于唐王,而唐王称帝早于鲁王,双方起事时间相近、统治疆域相邻,正所谓“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一山不容二虎”,很快,唐鲁之争提上了日程。

鲁王朱以海是明太祖朱元璋十世孙,其父朱寿镛封地在山东兖州,甲申之变后,朱以海南逃浙江,被推为帝。鲁王政权仰仗钱塘江天险与清兵对抗,也曾经在1645年的12月15日,召集重兵围攻杭州城,虽然给予了清廷迎头痛击,但可惜的是并未夺下杭州城,反而自身兵员损失严重,从此失去了和清廷对抗的资本。

鲁王起事以后,黄宗羲、査继佐二人曾投军效力:黄宗羲指挥三千“火攻营”将士攻打海宁、海盐二城,而査继佐当时是其副手。不过随着鲁王最终渡海西逃,黄查二人也随即归隐故乡。

1646年开春,随着清兵大量增援杭州,鲁王政权日渐窘迫。6月1日,清兵趁着钱塘江天旱水浅,顺利渡江攻陷绍兴,鲁王朱以海驾船逃到舟山群岛苟延残喘。这种飘泊海上、居无定所的日子过了几年,随着清兵的进一步追剿,朱以海不得已纡尊降贵,取消监国头衔,以故明宗室身份投奔郑成功寻求庇佑,郑成功将其安置在台湾,直到1662年鲁王老死。

与庸碌无为的鲁王相比,唐王朱聿键倒颇得史家好评,他也是小说中天地会尊奉的流亡皇帝。

唐王兄弟

朱聿键是朱元璋九世孙,按辈分,是鲁王的远支族叔。朱聿键先祖唐定王朱桱是朱元璋第23子,受封南阳。朱聿键之父朱义虽为唐端王朱硕熿的世子,但向来不为老父所喜,最终被其弟毒死。这些遭遇导致了少年朱聿键生活于磨难之中,虽为凤子龙孙,其实与平民子女无异。

崇祯5年,朱硕熿死,朱聿键得袭王位。由于从小就饱尝民间疾苦,青年朱聿键和那些浑浑噩噩的昏聩王爷不同,难能可贵地有着一颗忠君爱国、励精图治的雄心:1636年,清军兵临北京城下,朱聿键激于义愤,召集了三千兵士北上勤王,结果却被御史杨绳武弹劾,说他无诏进京、图谋不轨,崇祯皇帝趁机将其贬为庶人,安置在凤阳守陵(其实是监禁)。

福王南京继位后,将朱聿键释放高墙,移居广西平乐。就在朱聿键奉旨南迁途中,南京失陷,福建军阀郑芝龙觉得朱聿键奇货可居,遂联合黄道周等人,将朱聿键捧上帝位。隆武建国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四方,江苏、浙江、江西、两湖、两广各地义军纷纷加盟,隆武政权的辖地一时十分可观。

饱经忧患的隆武帝上任之初先安定民生,随后预备出师北伐,并且准备御驾亲征!不得不说,仅从这点,就看出朱聿键的敢作敢为有所担当!然而隆武王朝的军政大权,掌握在郑芝龙、郑鸿逵等武将手里,没有兵员的朱聿键最终只能徒呼奈何。

虽然朱聿键有黄道周、张肯堂等忠臣辅佐,但随着郑芝龙暗中降清、撤去守兵,1646年8月,清兵在平定浙江鲁王势力后,随即讨伐福建。8月28日,朱聿键与皇后曾氏在汀州被俘,曾皇后跳水自尽,朱聿键死于福州,隆武政权也就此终结。

朱聿键殉国后,大臣苏观生、何吾驺、顾元镜等人本着“兄终弟及”的思想,又在广州拥立朱聿键之弟朱聿鐭为帝,即南明绍武帝。从1646年11月初2朱聿鐭监国、11月初5登基,到12月15降将李成栋破城,绍武政权只维系了区区一个多月就告灭亡,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唐鲁二王同为宗室子孙,份属叔侄,本该唇齿相依共同抗清:两者若合作,则闽得北方屏障,浙获南方后盾,二王合兵一处,便可声势大振。但可惜的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窝里斗是民族改不掉的劣根性!

唐鲁矛盾

唐王称帝后不久,派出兵科给事中刘中藻为使节,向鲁王宣诏,要求去位,给出的理由很可笑,竟然是拉扯亲戚关系!唐王说:“朕无子,(鲁)王为皇太侄,同心戮力,共拜孝陵。朕有天下,终致于王。”毫无诚意的空头支票显然毫无说服力,朱以海严词拒绝。

鲁王心中不服,也派出了自己的都督陈谦出使福建。陈谦是郑芝龙的朋友,鲁王此举,不难看出是攻心反间计。朱聿键看到鲁王来信对其称呼是“叔父”而不是“陛下”,勃然大怒,不顾郑芝龙的苦苦求情,还是决然将陈谦斩首。此事直接导致了郑芝龙对其渐生二心,也为唐王政权的覆亡埋下了祸根。

或许是心中有愧,次年,朱聿键为了改善关系,委派佥都御使陆清源解饷十万犒师浙江,结果粮食被鲁王大将方国安夺走,陆清源被杀。由此双方结下化解不开的死仇。

监国江苏的福王、监国浙江的鲁王、监国福建的唐王,因为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以及文武臣工的良莠不齐,很快被清廷逐个击破,沦为三个短命政权,清政府也由此完成了对江南地区的统治。此时的南明血脉,只能继续无奈地向西南大后方转移,桂王朱由榔顺应时势,接过了这一份浸染着辛酸和苦涩的衣钵。然而,谁都没有想到,朱由榔的运气极好,逃跑的本事极高(和韦小宝一样),他的永历政权,竟然顽强生存了一十六年之久!

唐桂之战

朱由榔,明神宗之孙、桂端王朱常瀛第四子,算是宗室近亲了,他也是弘光帝朱由崧的叔伯兄弟。天启7年(公元1627年),朱常瀛受封衡州,后因为张献忠攻城,朱常瀛朱由榔父子狼狈逃至广东。1644年朱常瀛死,1646年,朱由榔被隆武帝朱聿键晋封为桂王。隆武帝殉国后,广西巡抚瞿式耜认为朱由榔“贤明仁孝、神宗嫡孙、以贤以亲、宜正大位”(事实上朱由榔是个胆小如鼠、目不识丁的文盲),遂与容藩、方以智、周鼎瀚、丁魁楚等人商议,拥戴朱由榔监国。10月14,监国大典在肇庆隆重召开,南明最后一个残余政权登上历史舞台。

还记得都城广州的朱聿键之弟朱聿鐭吗?他在11月初2监国,随即迫不及待地在三天后的初5称帝。朱聿鐭匆忙称帝是有着自己的小九九的:第一,广东一省,不能有两个“监国”;第二,由于朱由榔曾被朱聿键封赐,故而朱聿鐭称帝后,即可以上对下,勒令朱由榔去掉“监国”头衔,臣服绍武政权。

朱由榔的智囊团们也不笨,见招拆招,他们随即在11月18为朱由榔举办登基大典,也正式称帝,即永历皇帝。

小小一个广东省,竟然出现了两位“大明天子”,更可气的是广州和肇庆之间,只夹着一个小小的佛山!是可忍孰不可忍!绍武帝朱聿鐭率先委派主事陈邦彦西去肇庆,好言相劝朱由榔主动退位、不失富贵----自然是办不到的;而永历帝朱由榔也没闲着,派出给事中彭耀,去广州宣诏,标明己方的正统身份,其结果也可想而知----倒霉的彭耀被斩首。

自古以来,两国交兵尚且不斩来使,朱由榔看到自己的下书使节竟然被杀,不禁勃然大怒,派兵部右侍郎林佳鼎兴兵问罪,永历大军打着“讨伐”的名义杀气腾腾向东而去。

绍武帝自然不愿意束手待毙,也派出了自己的精兵强将,由番禺人陈际泰领军出征。和永历帝一样,绍武帝打出的旗号也是“讨伐”----双方都把自己放在正统地位,而把对方放在叛逆地位,浑然忘记同宗同族的血缘关系。

11月29,唐桂二军终于在佛山三水县城西郊相遇,一场南明内战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三水地形西北高而东南低,故而占据地利的桂王大军很快就击溃了唐王的先头部队,陈际泰丢下八百多具将士尸体狼狈逃回广州。林佳鼎首战告捷,得意洋洋,指挥大军气势汹汹杀向广州。

朱聿鐭闻讯大惊失色,好在苏观生颇有智谋,派出广东总兵林察领兵御敌。林察与林佳鼎是旧相识,遂施展诈降计引君入瓮。林佳鼎首胜之余,不免骄傲轻敌,不假思索贸然赴约会见林察,结果被林察新招安的数万海盗围在垓心一顿穷追猛打,永历大军一败涂地,林佳鼎本人也被炮火轰死,一万多桂军最后只剩下三十余骑力战得脱。

消息传到两边,自然是一悲一喜。朱聿鐭在广州张灯结彩庆祝胜利,朱由榔在肇庆垂头丧气如丧考妣。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朱聿鐭兴高采烈之际,清兵在李成栋、佟养甲的率领下,不声不响逼近了广州城。12月15,由于绍武政权精兵都在西路防备永历大军,故而清兵轻而易举攻破广州,朱聿鐭、苏观生等君臣表现出了不屈的气节,以身殉国,也算是给唐王政权留下一个光明的尾声。

清兵帮朱由榔除掉了朱聿鐭,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朱由榔。

      打赏
      收藏文本
      1
      2017/5/18 17:55:52

      网友回复

      • 军衔:海军上校
      • 军号:400995
      • 工分:122162
      左箭头-小图标

      明末真是汉人最一盘散沙人性丑陋得不堪回首时期,难怪蒋公公都有感民国衰象与明末历史相似,特叫幽禁的小六子与他一起多研究明史。。

      2017/5/19 19:43:26
      左箭头-小图标

      那是因为打满清他们都没有胜算,想着自己能够当老大,让别人去当炮灰,如果打满清和切豆腐一样简单,估计没人会内讧,都去争着收复失地了,至少先拿下满清再说,但这就是南明这些废物。

      2017/5/19 1:00:48
      左箭头-小图标

      很正常,汉家天下都被姓曹的闹成啥样了,荆州益州的皇亲们不还在自相残杀么?

      秩序崩坏后就是这样子,需要的只是在参与竞争的豺狼虎豹中杀出一个明确无误的胜利者恢复秩序,结束这混乱的一切。

      所以才有成王败寇之说。

      2017/5/18 21:50:36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14148 / 排名:475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啼笑皆非: 南明的拥唐拥桂内讧

      跑路天子

      永历帝得知清兵剿灭绍武政权,心中百味陈杂,大敌当前,祭起拿手绝招:逃。李成栋毫不客气,1647年正月16,清军攻破永历“都城”肇庆,正月29,攻陷梧州,随即大军剑指桂林,要活捉朱由榔。

      在这危急时刻,兵部尚书瞿式耜、副总兵焦琏做出了惊人的决定,率领全城军民死守桂林城,保护朱由榔在北方的全州安全。瞿式耜做出这个决定是有底气的:他已经从澳门借得葡萄牙雇佣兵三百人,佛郎机重炮数门,凭借这些,1647年的3月,李成栋仓皇丢下千余清兵尸体,退回广东,第一次桂林保卫战也由此被誉为“南渡以来武功第一”。

      5月下旬,不甘失败的李成栋再次犯境,瞿式耜城头督兵,亲操西洋大铳;焦琏出城御敌,斩杀无数清兵,再次打赢了桂林保卫战。由此可见,先进武器在明清之交,确实能左右最后的战况。

      两次桂林保卫战打出了永历政权的威名,广西全境光复。同时,陈邦彦、张家玉、陈子壮等三人领导的“游击队”,也在广东骚扰李成栋大军。不仅如此,原大顺军悍将郝永忠也率众来降,一时间,永历政权颇显“中兴”气象。

      但朱由榔的好运还没有结束,时间来到1648年正月,因为对清廷封赏的不满,金声桓、王得仁二人在南昌宣布“反正”,江西归顺永历政权;三个月后,同样因为“功高赏薄”而心怀不满的大刽子手李成栋,宣布广东“反正”,叛清投明。

      好消息接二连三地传来,永历君臣起初还不敢相信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直到讯息确认,这才满朝欢腾。1648年6月初10,在李成栋的盛邀下,朱由榔喜气洋洋“还都”肇庆,重拾旧山河。南明,破天荒地拥有了大半个长江以南的故土。

      短短一年时间里,永历政权军力大增。但在小朝廷内部,各方势力拉帮结派、错综复杂,缠斗在一起难以理清;而在小朝廷外部,拥兵各地的将领各行其是、恣睢跋扈,不把皇帝放在眼里。朱由榔面对这种政局,也十分头疼。

      1649年2月,清军收复南昌,金声桓蹈水自杀、王得仁被俘凌迟;3月攻破信丰,李成栋落水丧生。永历政权侥幸得来的大好局面一去不返。

      从1650年以后,永历政权一直对清廷采取守势,艰难度日。但好运依然没有抛弃朱由榔,已故大西军首领张献忠的义子孙可望、李定国二人下书“扶明灭清”,朱由榔再得强援。

      孙可望、李定国虽然是异姓兄弟,人品却有天壤之别:孙可望骄横跋扈、野心勃勃,不甘久于人下;李定国却是骁勇善战、忠心耿耿,一心侍奉永历。

      1656年,随着清廷的逐步收紧包围圈,永历政权被压缩在云南一隅。1657年,孙可望因为与李定国的个人私怨,无耻降清,充当攻打永历政权的领头羊。在这种不利情况下,1659年,朱由榔撤出昆明,跑到了中缅边境上,当年5月,朱由榔厚着脸皮投奔昔日的藩属国缅甸,打算常驻缅甸不走了。

      1661年缅甸发生政变,老国王被其弟猛白所弑,猛白窃位后,向清廷献媚,先诱杀了沐天波等42名永历随臣,而后在1662年1月,将永历君臣、眷属送回云南昆明,交给吴三桂处理。吴三桂在篦子坡用弓弦绞杀了朱由榔,结束了南明最后一个流亡王朝。

      永历帝殉国的消息传到了正在孟艮督军的李定国耳里,李定国悲痛万分,于当年6月含恨病逝。而他的那位义兄孙可望,已经早他两年去世,野史相传,失去利用价值的孙可望是被清兵围猎时“误射”而死的,到了乾隆36年,孙可望后裔的爵禄全部被剥夺,孙可望家族从此在政治舞台消失。

      掩卷长叹

      纵观南明弘光、鲁王、隆武、绍武、永历几个政权,长者16年,短者40天,无一不是在各种担惊受怕、东躲西藏中度过的,他们想效仿南宋,与北方强敌划江而治,但由于种种原因综合,希望如肥皂泡一般破碎。凭心而论,相对比昏庸颟顸的朱由崧,暗弱不振的朱以海、胆小如鼠的朱由榔,朱聿键、朱聿鐭兄弟还算有所担当,但可惜的是,这两兄弟又缺乏朱由榔那般的好运气,最终南明政权从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广西一路溃败至云南、贵州,甚至需要托庇于邻邦缅甸才能侥幸生存,真是令人唏嘘不止。

      南明各小朝廷面对共同的敌人,不去携手抗敌,却热衷于“名分”,自己人窝里斗,鲁王和唐王不和,小唐王和桂王又不和,将有生力量放在无端内讧和自相残杀上,间接帮助了清廷一臂之力,今天想来,依然郁闷气结不已!对明朝末年充满了很多叹息的《狩缅纪事》一书,曾发出尖锐、客观、公正的“明之亡,亡于谋虑之不臧,非时势之不然也……明之败,人也,非天也”见解,堪称真知灼见、一针见血。

      小说中郑成功旗下的天地会,忠诚于唐王隆武、绍武政权,算是目光不错。现实世界里,支持唐王政权的郑成功不仅收留了避难的鲁王朱以海,而且绍武政权覆灭后,明郑家族一直以“永历”纪元,直到永历37年郑克塽降清。从这个角度说,天地会和沐王府的这场争夺名分之架,应该是打不起来的。

      -----------------------节选自《金庸笔下的真实大历史(增订版)》

      2017/5/18 17:56:3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条记录] 分页:

      1
       对啼笑皆非: 南明的拥唐拥桂内讧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