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从保定军校里走出来的著名将领,你知道几个

共 1596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将
  • 军号:1547870
  • 头衔:叶腋
  • 工分:10830461 / 排名: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从保定军校里走出来的著名将领,你知道几个

保定军校,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所正规陆军军校,位于河北保定市郊,前身为清朝北洋陆军的陆军速成学堂,民国后改称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可以说保定军校对中国近代历史产生了重大影响,培养出了一批军事人才。

保定军校和黄埔军校以及东北讲武堂并称中国近代三大军校。实际上保定军校深受日本的印象,可以说是与日本士官学校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讲课的是日本教官,穿的是日式军服。

保定军校的那些著名将军们:

吴佩孚

从保定军校里走出来的著名将领,你知道几个

曾任直鲁豫两湖巡阅使、十四省讨贼联军总司令,一级上将。曾一战安湘,再战败皖,三战定鄂,四战克奉,有“常胜将军”之称。是第一位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中国第一人,但是他被奉为战神。北平沦陷后,吴佩孚拒不与日本人合作,最后被日本人害死。

叶挺

从保定军校里走出来的著名将领,你知道几个

曾是铁军的领导者,在北伐战争中屡立战。同样是曾是新四军主要领导人,被国民党囚禁期间写下了《囚歌》,解放后,飞机失事而亡。

张治中

从保定军校里走出来的著名将领,你知道几个

1916年于保定军校毕业,国军著名将领,曾任湖南省主席,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国民党二级上将,在抗战期间战功卓著。

顾祝同

从保定军校里走出来的著名将领,你知道几个

1919年于保定军校毕业,官至陆军总司令,国防部参谋总长,一级上将,可以说是国名党军政机关的重要任务之一。

陈诚

从保定军校里走出来的著名将领,你知道几个

1922年于保定军校毕业,属于蒋介石的嫡系将领,很受蒋介石的重用。官至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

白崇禧

从保定军校里走出来的著名将领,你知道几个

1916年于保定军校毕业,官至中华民国国防部长,新桂系三巨头之一,号称“小诸葛”,陆军一级上将。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将才,他也被日本人奉为“战神”,败退台湾后,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床上,至今死因成迷。

薛岳

从保定军校里走出来的著名将领,你知道几个

人称“老虎仔”,也是一位很能打的将领,电视剧《长沙保卫战》的主角就是他。曾任第九战区代司令,湖南省主席,一级上将。

蒋介石

从保定军校里走出来的著名将领,你知道几个

对,你没有看错,蒋介石也曾在保定军校学习过。他学的是炮兵专业,后来他又到日本士官学校留学,还曾在日本军队实训过。后来一步一步成为了中国的一号人物。

延伸阅读: 最丑先生 柴郡主 血尸
      打赏
      收藏文本
      53
      0
      2017/5/9 14:19:09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除了上述的国军名将外, 还有呢,列举些有名的:

      孙传芳、董振堂、张克侠、何基丰、何柱国、王长江、陶峙岳、李济琛、邓演达、耿毅、刘越西、陈铭枢、周季展、商震、张治中、傅作义、楚溪春、刘文辉、蒋光鼐、黄绍竑、蔡廷锴;黄琪翔、李树春,秦德纯,,熊式辉、刘峙、上官云相、唐生智、李树春、杨爱源、李品仙、郝梦龄、余汉谋、罗卓英、马法五、周至柔、胡宗铎、钱大钧等高级将领。

      这些名字是不是很熟悉?

      2017/5/9 21:29:01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21410
      • 工分:179
      左箭头-小图标

      那时候统共就那几所军校,所有科班出身的肯定就得在这里找呗

      2017/5/19 15:19:31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过客1970
      除了上述的国军名将外, 还有呢,列举些有名的:

      孙传芳、董振堂、张克侠、何基丰、何柱国、王长江、陶峙岳、李济琛、邓演达、耿毅、刘越西、陈铭枢、周季展、商震、张治中、傅作义、楚溪春、刘文辉、蒋光鼐、黄绍竑、蔡廷锴;黄琪翔、李树春,秦德纯,,熊式辉、刘峙、上官云相、唐生智、李树春、杨爱源、李品仙、郝梦龄、余汉谋、罗卓英、马法五、周至柔、胡宗铎、钱大钧等高级将领。

      这些名字是不是很熟悉?

      17楼 烟枪狙击手
      不够牛叉!虽然三大军校将星云集,但相对于同一时代,还有一所军校虽存在只寥寥数年,但影响却远不是这三所军校可比,那就是“云南讲武堂”!!不但很多那个时代的著名军阀多出自于该讲武堂,那里还诞生了三个国家的三位元帅依旧是我国的朱德元帅,一是朝鲜开国时期的人民军次帅南日,还有一位越南的开国元帅(叫什么记不清了)

      要比牛叉的话,相比黄埔军校和保定军校,云南讲武堂的毕业生还真是三大军校里最牛叉的,猛人辈出。不过,你还漏了一个,除了朱德元帅以外,叶剑英元帅也是云南讲武堂出来的,还有越南的人民军总司令武元甲大将,朝鲜的是人民军总司令崔庸健元帅(1948年任人民军总司令,1950年朝战爆发后金日成自任总司令,崔为副,1953年被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次帅称号,1957年升任元帅,成为朝鲜仅有的第二个元帅),都是云南讲武堂出来的。三个国家的军队总司令都出自这个学校,真的很牛。

      南日并没有在云南讲武堂读过书,他不是次帅,最高军衔是大将, 南日大将苏联籍朝鲜人。生于咸镜北道庆源郡一个贫农之家,后移居俄罗斯沿海州。1937年他随沿海州朝鲜人迁移至苏联中亚乌兹别克斯坦,1939年9月毕业于塔什干师范大学。1941年参加苏联红军,朝鲜解放后,1946年8月奉命回国。

      2017/5/12 15:04:50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过客1970
      除了上述的国军名将外, 还有呢,列举些有名的:

      孙传芳、董振堂、张克侠、何基丰、何柱国、王长江、陶峙岳、李济琛、邓演达、耿毅、刘越西、陈铭枢、周季展、商震、张治中、傅作义、楚溪春、刘文辉、蒋光鼐、黄绍竑、蔡廷锴;黄琪翔、李树春,秦德纯,,熊式辉、刘峙、上官云相、唐生智、李树春、杨爱源、李品仙、郝梦龄、余汉谋、罗卓英、马法五、周至柔、胡宗铎、钱大钧等高级将领。

      这些名字是不是很熟悉?

      不够牛叉!虽然三大军校将星云集,但相对于同一时代,还有一所军校虽存在只寥寥数年,但影响却远不是这三所军校可比,那就是“云南讲武堂”!!不但很多那个时代的著名军阀多出自于该讲武堂,那里还诞生了三个国家的三位元帅依旧是我国的朱德元帅,一是朝鲜开国时期的人民军次帅南日,还有一位越南的开国元帅(叫什么记不清了)

      2017/5/12 14:09:21
      左箭头-小图标

      很多后来当了黄埔的老师哈!从这点看,我军大批将领都是保定军校学生的学生!

      2017/5/11 7:20:46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7530427
      • 头衔:抗战国军后代
      • 工分:46556
      左箭头-小图标

      保定军校后期就是空架子,只是训练班而已,我父亲就在那里培训过。

      2017/5/10 22:44:14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风楚

      花生米也不是保定军校。

      严格意义的保定军校是1912年开办的,一共办过九期。

      如果是广义上则包括保定军校的前身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北洋陆军速成学堂,陆军军官学堂。

      花生米均没有在这三个前身中学习过。他只不过是满清在全国招生的短期培训班学习过,没有进入正式北洋学堂,也没有被报送至日本的正规军校学习。因此花生米到了日本以后也没有被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接纳,只好去读振武学堂,然后进入日本军队,试图进入士官学校。

      结果花生米在进入日军服役时,赶上辛亥革命,跑回了中国。

      因此花生米既不是保定系,也不是士官系。

      10楼 知不足000
      老蒋是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的留日预备生,在保定学过不到一年。当时段祺瑞兼任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监督,这也是他一直叫段祺瑞老师的原因
      12楼 风楚

      “北洋陆军速成学堂”和“保定全国陆军速成学堂”是两个不同学校。

      包括《保定军校将帅录》在内的许多新著认为保定速成学堂就是保定军官学校的前身,错也。保定速成学堂与保定军官学校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保定军校就没有前身。试析:

      首先,两者的性质就不同。清练兵处颁布的《陆军学堂办法》规定,全国陆军学堂区分为三种类型,即正课学堂、速成学堂和在职培训学堂。其中,正课学堂为长期的正规的军事教育,具体又分为四个等级或四个阶段,即陆军小学堂、陆军中学堂、陆军兵官学堂和陆军大学堂。但按照这一四级递进的陆军军官培养体制,要培养一名军官,得需要七年半的时间,而当时急于建设新军,正需要大批军官,显然不可能再等这么多年,于是,才“拟别设速成学堂一区,以为救时之用。”这便是《陆军学堂办法》中规定的第二种类型——速成学堂。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为应急而开办的。由此可见,它与处于正规军事教育第三级的兵官学堂根本就不是一个类型。

      其次,两者的隶属也不同。清末的速成学堂,最初是由各省办各省的,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就是直隶速成武备学堂的另一个叫法,和四川速成武备学堂、浙江速成武备学堂、甘肃速成武备学堂等一样,它只是直隶一省的速成武备学堂,隶属于直隶总督。而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隶属于中央政权,是一所全国性质的军官学校。从最初的性质上看,一个属于直隶省,一个属于中央,就像同一地方的国税局与地税局一样,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系统。

      第三,两者从时间的连续上也搭不上边。到了1906年,无能而又小家子气的清廷看袁世凯练兵越练越火,担心尾大不掉,于是勒令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停办。而保定军校虽早在1904年便着手筹建,但距正式建成却还有远远六年的时间呢。别说它原本就没想继承,即使它想继承,又上哪儿去继承呢?

      陆军军官学校与陆军速成学堂,就好比是两栋房子,一栋是永久性住房,因要求较高,故而开工早建成却晚;另一栋是临时性板房,要求是能快建快用,却并不准备长期保留。两者根本就不是一码儿事。

      为什么有好多人都说保定速成学堂是保定军官学校的前身呢?第一个原因,是因二者同在一个校址的关系。这实际上是风马牛的关系。解放前的国民革命军在南京的汤山办有炮兵学校,解放后的人民解放军也在汤山办有炮兵学校,能将二者说成是继承关系吗?不行的;著名的黄埔军校所在的黄埔岛上,之前曾经兴办过水陆师学堂、速成武备学堂、陆军小学堂等军官学校,能将这些军校与黄埔军校说成是继承关系吗?不行的。即使是同属于人民解放军的院校,也没有这个说法。比如重庆的林园,自重庆解放至今一直是军校所在地,重庆刚刚解放时,曾是二野军政大学的校区,后来二野军大取消,又在原校址改建成步兵学校,再后来步兵学校又取消,还在原校址又改建成通信兵学校,这三者虽然都是解放军的院校,虽然全都在一个校址,但其历史却各算各的,并不存在丝毫的沿革关系。一直以来,从没有谁将同在汤山的国军汤山炮校说成是解放军汤山炮校的前身;从没有谁将同在黄埔的黄埔陆军速成学堂与黄埔陆军小学堂等说成是黄埔军校的前身;也从没有谁将同在林园的二野军政大学说成是今天重庆通信学院的前身,那凭什么将保定速成学堂说成是保定军官学校的前身呢?

      第二个可能的原因,是与对陆军军官学堂的误读有关。北洋速成学堂停办后,在其基础上又建成了通国速成学堂,但好景不长,通国速成学堂也于三年后的1909年停办,停办后,其在校的师生全部合并于陆军军官学堂的速成科。这里就有一处容易混淆事实上也经常被混淆的,即这个陆军军官学堂,因为其名称与后来的陆军军官学校仅一字之差,因而好多人便误认为这就是后来军官学校的前期称法了。不对的。这个军官学堂,是陆军大学的早期称法,而民国后的军官学校,在清季名曰兵官学堂。这是两个概念,是两个名称虽然接近而实质截然不同的概念。那种认为保定速成学堂是消化于陆军军官学校的认识,是错误的。保定速成学堂,是消化于陆军军官学堂,而不是消化于陆军军官学校。

      还有第三个原因,即有些人明知这样定义不妥而出于名或利或其他非学术上的考虑而非要坚持这样定义。这我就不想评说了。

      在旧中国,军人们是习惯认同学关系的,只要有那么一丝一缕的关系,便极愿意认作同学,以互为奥援。比如那著名的“四校同学会”,就让许多只读过陆军小学或陆军中学(预校)而没能进入保定军校的军人与保定生认作同学,这虽然牵强,但总归是有一些联系,因为陆小、陆中与保定军校是同一体制下不同教育阶段的关系;再比如将留日成城学校、振武学校而未能最终进入士官学校的同学也一并写入士官同学录中的做法,也牵强,但也总能沾上点关系,但从来没有哪一位保定同学与速成学堂的学生攀上这种关系。曾经就读于保定速成学堂的蒋介石、杨杰、张群与保定军校毕业的白崇禧、张治中、顾祝同之间,就从没见过互相以同学相称的记载;奉军中的李景林、彭振国与魏益三、荣臻之间、直军中的王承斌、孙岳与杨化昭、徐寿椿之间,也从没见以同学相称的记载。为什么?因为八杆子都打不着。

      综合以上的分析,我认为包括《保定军校将帅录》的作者在内的好多人的说法,即保定军校的前身是为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的说法,实在是太值得商榷了。

      这样的科普贴坚决要顶

      2017/5/10 21:54:1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549944
      • 工分:7995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风楚

      花生米也不是保定军校。

      严格意义的保定军校是1912年开办的,一共办过九期。

      如果是广义上则包括保定军校的前身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北洋陆军速成学堂,陆军军官学堂。

      花生米均没有在这三个前身中学习过。他只不过是满清在全国招生的短期培训班学习过,没有进入正式北洋学堂,也没有被报送至日本的正规军校学习。因此花生米到了日本以后也没有被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接纳,只好去读振武学堂,然后进入日本军队,试图进入士官学校。

      结果花生米在进入日军服役时,赶上辛亥革命,跑回了中国。

      因此花生米既不是保定系,也不是士官系。

      10楼 知不足000
      老蒋是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的留日预备生,在保定学过不到一年。当时段祺瑞兼任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监督,这也是他一直叫段祺瑞老师的原因

      也就是说,现实袁世凯以直隶总督和北洋大臣举办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北洋陆军速成学堂,但是到了1906年,满清政府忌讳袁世凯,下令北洋陆军速成学堂停办。袁世凯也交出了直隶总督和北洋大臣的宝座,到了中央。

      然后满清政府在全国各地自己搞出四川速成武备学堂、浙江速成武备学堂、甘肃速成武备学堂、保定(全国)陆军速成学堂。

      虽然保定全国陆军速成学堂继续使用原来北洋陆军速成学堂的校址,却完全是另外一个学校,组织、人员和人事关系根本没有传承关系。袁世凯在中央就开始筹备自己的保定军校了。

      2017/5/10 16:29:40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549944
      • 工分:7995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风楚

      花生米也不是保定军校。

      严格意义的保定军校是1912年开办的,一共办过九期。

      如果是广义上则包括保定军校的前身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北洋陆军速成学堂,陆军军官学堂。

      花生米均没有在这三个前身中学习过。他只不过是满清在全国招生的短期培训班学习过,没有进入正式北洋学堂,也没有被报送至日本的正规军校学习。因此花生米到了日本以后也没有被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接纳,只好去读振武学堂,然后进入日本军队,试图进入士官学校。

      结果花生米在进入日军服役时,赶上辛亥革命,跑回了中国。

      因此花生米既不是保定系,也不是士官系。

      10楼 知不足000
      老蒋是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的留日预备生,在保定学过不到一年。当时段祺瑞兼任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监督,这也是他一直叫段祺瑞老师的原因

      “北洋陆军速成学堂”和“保定全国陆军速成学堂”是两个不同学校。

      包括《保定军校将帅录》在内的许多新著认为保定速成学堂就是保定军官学校的前身,错也。保定速成学堂与保定军官学校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保定军校就没有前身。试析:

      首先,两者的性质就不同。清练兵处颁布的《陆军学堂办法》规定,全国陆军学堂区分为三种类型,即正课学堂、速成学堂和在职培训学堂。其中,正课学堂为长期的正规的军事教育,具体又分为四个等级或四个阶段,即陆军小学堂、陆军中学堂、陆军兵官学堂和陆军大学堂。但按照这一四级递进的陆军军官培养体制,要培养一名军官,得需要七年半的时间,而当时急于建设新军,正需要大批军官,显然不可能再等这么多年,于是,才“拟别设速成学堂一区,以为救时之用。”这便是《陆军学堂办法》中规定的第二种类型——速成学堂。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为应急而开办的。由此可见,它与处于正规军事教育第三级的兵官学堂根本就不是一个类型。

      其次,两者的隶属也不同。清末的速成学堂,最初是由各省办各省的,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就是直隶速成武备学堂的另一个叫法,和四川速成武备学堂、浙江速成武备学堂、甘肃速成武备学堂等一样,它只是直隶一省的速成武备学堂,隶属于直隶总督。而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隶属于中央政权,是一所全国性质的军官学校。从最初的性质上看,一个属于直隶省,一个属于中央,就像同一地方的国税局与地税局一样,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系统。

      第三,两者从时间的连续上也搭不上边。到了1906年,无能而又小家子气的清廷看袁世凯练兵越练越火,担心尾大不掉,于是勒令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停办。而保定军校虽早在1904年便着手筹建,但距正式建成却还有远远六年的时间呢。别说它原本就没想继承,即使它想继承,又上哪儿去继承呢?

      陆军军官学校与陆军速成学堂,就好比是两栋房子,一栋是永久性住房,因要求较高,故而开工早建成却晚;另一栋是临时性板房,要求是能快建快用,却并不准备长期保留。两者根本就不是一码儿事。

      为什么有好多人都说保定速成学堂是保定军官学校的前身呢?第一个原因,是因二者同在一个校址的关系。这实际上是风马牛的关系。解放前的国民革命军在南京的汤山办有炮兵学校,解放后的人民解放军也在汤山办有炮兵学校,能将二者说成是继承关系吗?不行的;著名的黄埔军校所在的黄埔岛上,之前曾经兴办过水陆师学堂、速成武备学堂、陆军小学堂等军官学校,能将这些军校与黄埔军校说成是继承关系吗?不行的。即使是同属于人民解放军的院校,也没有这个说法。比如重庆的林园,自重庆解放至今一直是军校所在地,重庆刚刚解放时,曾是二野军政大学的校区,后来二野军大取消,又在原校址改建成步兵学校,再后来步兵学校又取消,还在原校址又改建成通信兵学校,这三者虽然都是解放军的院校,虽然全都在一个校址,但其历史却各算各的,并不存在丝毫的沿革关系。一直以来,从没有谁将同在汤山的国军汤山炮校说成是解放军汤山炮校的前身;从没有谁将同在黄埔的黄埔陆军速成学堂与黄埔陆军小学堂等说成是黄埔军校的前身;也从没有谁将同在林园的二野军政大学说成是今天重庆通信学院的前身,那凭什么将保定速成学堂说成是保定军官学校的前身呢?

      第二个可能的原因,是与对陆军军官学堂的误读有关。北洋速成学堂停办后,在其基础上又建成了通国速成学堂,但好景不长,通国速成学堂也于三年后的1909年停办,停办后,其在校的师生全部合并于陆军军官学堂的速成科。这里就有一处容易混淆事实上也经常被混淆的,即这个陆军军官学堂,因为其名称与后来的陆军军官学校仅一字之差,因而好多人便误认为这就是后来军官学校的前期称法了。不对的。这个军官学堂,是陆军大学的早期称法,而民国后的军官学校,在清季名曰兵官学堂。这是两个概念,是两个名称虽然接近而实质截然不同的概念。那种认为保定速成学堂是消化于陆军军官学校的认识,是错误的。保定速成学堂,是消化于陆军军官学堂,而不是消化于陆军军官学校。

      还有第三个原因,即有些人明知这样定义不妥而出于名或利或其他非学术上的考虑而非要坚持这样定义。这我就不想评说了。

      在旧中国,军人们是习惯认同学关系的,只要有那么一丝一缕的关系,便极愿意认作同学,以互为奥援。比如那著名的“四校同学会”,就让许多只读过陆军小学或陆军中学(预校)而没能进入保定军校的军人与保定生认作同学,这虽然牵强,但总归是有一些联系,因为陆小、陆中与保定军校是同一体制下不同教育阶段的关系;再比如将留日成城学校、振武学校而未能最终进入士官学校的同学也一并写入士官同学录中的做法,也牵强,但也总能沾上点关系,但从来没有哪一位保定同学与速成学堂的学生攀上这种关系。曾经就读于保定速成学堂的蒋介石、杨杰、张群与保定军校毕业的白崇禧、张治中、顾祝同之间,就从没见过互相以同学相称的记载;奉军中的李景林、彭振国与魏益三、荣臻之间、直军中的王承斌、孙岳与杨化昭、徐寿椿之间,也从没见以同学相称的记载。为什么?因为八杆子都打不着。

      综合以上的分析,我认为包括《保定军校将帅录》的作者在内的好多人的说法,即保定军校的前身是为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的说法,实在是太值得商榷了。

      2017/5/10 16:15:16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过客1970
      除了上述的国军名将外, 还有呢,列举些有名的:

      孙传芳、董振堂、张克侠、何基丰、何柱国、王长江、陶峙岳、李济琛、邓演达、耿毅、刘越西、陈铭枢、周季展、商震、张治中、傅作义、楚溪春、刘文辉、蒋光鼐、黄绍竑、蔡廷锴;黄琪翔、李树春,秦德纯,,熊式辉、刘峙、上官云相、唐生智、李树春、杨爱源、李品仙、郝梦龄、余汉谋、罗卓英、马法五、周至柔、胡宗铎、钱大钧等高级将领。

      这些名字是不是很熟悉?

      李济深不是保定军校毕业,他是保定军咨府军官学校毕业,是以后的陆军大学。一般是的保定军校是初级军校,陆军大学是在职军官培训提升的学校,进来的军官一般是上尉到中校一级的,出去都是提拔一道两级任用的。而保定军校是培养初级军官的,毕业是少尉

      2017/5/10 15:29:30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风楚

      花生米也不是保定军校。

      严格意义的保定军校是1912年开办的,一共办过九期。

      如果是广义上则包括保定军校的前身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北洋陆军速成学堂,陆军军官学堂。

      花生米均没有在这三个前身中学习过。他只不过是满清在全国招生的短期培训班学习过,没有进入正式北洋学堂,也没有被报送至日本的正规军校学习。因此花生米到了日本以后也没有被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接纳,只好去读振武学堂,然后进入日本军队,试图进入士官学校。

      结果花生米在进入日军服役时,赶上辛亥革命,跑回了中国。

      因此花生米既不是保定系,也不是士官系。

      老蒋是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的留日预备生,在保定学过不到一年。当时段祺瑞兼任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监督,这也是他一直叫段祺瑞老师的原因

      2017/5/10 13:56:21
      • 军衔:中国海军中将
      • 军号:991942
      • 头衔:市井真小人
      • 工分:1725420 / 排名:117
      左箭头-小图标

      墨三和辞修表现很一般。

      2017/5/10 12:04:00
      左箭头-小图标

      为什么共军名将没有一个保定军校毕业活到解放的?

      2017/5/10 11:57:30
      • 军衔:中国陆军大校
      • 军号:1679760
      • 头衔:翊军将军第一人
      • 工分:335024 / 排名:2896
      左箭头-小图标

      你们这样不行啊,老揭老蒋老底干什么?

      2017/5/10 9:58:5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过客1970
      蒋介石何曾到日本士官学校学习过?到振武学校(日本士官学校的预备学校)学习过倒是真的,所谓日本士官学校毕业是蒋介石伪造的学历,蒋介石年轻时赴日,就读的是日本振武学校,这所学校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预备学校,中国留学生在振武学校学习之后,需要先到日本陆军里面实习,实习考核及格之后,才有机会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深造。

      191O年冬,蒋介石从振武学校毕业。12月5日,以士官候补生分配到驻扎在日本北海道新泻县高田镇的野炮兵第十三联队实习。在这里,蒋介石当了个二等兵,因蒋介石在日本陆军部队实习期间,其实是在养马!为(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枪响,蒋介石逃学回国、参加革命。因此,蒋介石事实上从未踏进过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大门,他并不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学生。其实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到今天为止,第六期没有,你查所有的名单,从来就没有蒋介石的入学记录。

      对头!

      2017/5/10 9:02:59
      左箭头-小图标

      除了上述的国军名将外, 还有呢,列举些有名的:

      孙传芳、董振堂、张克侠、何基丰、何柱国、王长江、陶峙岳、李济琛、邓演达、耿毅、刘越西、陈铭枢、周季展、商震、张治中、傅作义、楚溪春、刘文辉、蒋光鼐、黄绍竑、蔡廷锴;黄琪翔、李树春,秦德纯,,熊式辉、刘峙、上官云相、唐生智、李树春、杨爱源、李品仙、郝梦龄、余汉谋、罗卓英、马法五、周至柔、胡宗铎、钱大钧等高级将领。

      这些名字是不是很熟悉?

      2017/5/9 21:29:01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549944
      • 工分:79958
      左箭头-小图标

      花生米也不是保定军校。

      严格意义的保定军校是1912年开办的,一共办过九期。

      如果是广义上则包括保定军校的前身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北洋陆军速成学堂,陆军军官学堂。

      花生米均没有在这三个前身中学习过。他只不过是满清在全国招生的短期培训班学习过,没有进入正式北洋学堂,也没有被报送至日本的正规军校学习。因此花生米到了日本以后也没有被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接纳,只好去读振武学堂,然后进入日本军队,试图进入士官学校。

      结果花生米在进入日军服役时,赶上辛亥革命,跑回了中国。

      因此花生米既不是保定系,也不是士官系。

      2017/5/9 21:25:58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3874792
      • 工分:306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蒋介石何曾到日本士官学校学习过?到振武学校(日本士官学校的预备学校)学习过倒是真的,所谓日本士官学校毕业是蒋介石伪造的学历,蒋介石年轻时赴日,就读的是日本振武学校,这所学校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预备学校,中国留学生在振武学校学习之后,需要先到日本陆军里面实习,实习考核及格之后,才有机会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深造。

      191O年冬,蒋介石从振武学校毕业。12月5日,以士官候补生分配到驻扎在日本北海道新泻县高田镇的野炮兵第十三联队实习。在这里,蒋介石当了个二等兵,因蒋介石在日本陆军部队实习期间,其实是在养马!为(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枪响,蒋介石逃学回国、参加革命。因此,蒋介石事实上从未踏进过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大门,他并不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学生。其实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到今天为止,第六期没有,你查所有的名单,从来就没有蒋介石的入学记录。

      2017/5/9 21:14:2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8条记录] 分页:

      1
       对从保定军校里走出来的著名将领,你知道几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