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枪炮雄威安天下—清朝中前期的火器战术

共 452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271116
  • 头衔:不动尊菩萨座下弟子
  • 工分:6204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枪炮雄威安天下—清朝中前期的火器战术

与枪炮和火药话题一样,人们但凡说起清朝的火器战术,同样有着刻板的印象:明朝的兵书里不仅仅是五花八门、奇思异想的各类火器让人神往,像“鸳鸯阵”、“车营”等多样的战术都是火器水平成熟、先进的表现。反观满清时期,从武器到战术不但没接好大明的盘,还搞得大幅倒退了;衣衫褴褛的清兵们好像没几杆枪炮,用起来也只是胡乱举放,更没什么战术可言,肯定无法抵抗船坚炮利的洋人。
然而,这些看法不过是对清朝的妖魔化解读,毕竟几千年的区域称霸史,突然变成了被人按在地上反复摩擦的屈辱史,自然让不少敏感的人无法接受,必须让异族完全背起这个锅方能排解恨意。可惜史实是不会照顾人的主观情绪的,因为相比明朝,清朝的火器运用非但没有倒退,反而是向前大步发展的。清末由于承平日久、武备废弛造成的军事能力衰败并不是中国历朝历代中的特例,如果放眼其整个朝代,清军强大的火器实力就是开疆拓土的重要支撑。
枪炮雄威安天下—清朝中前期的火器战术
[《兵技指掌图》马枪练法,自乾隆32年(1767)起,绿营马兵十分之二换上鸟枪步兵,练习马枪]

阅兵也是练兵,战阵可以从校场直接开赴战场

清朝前中期不但火器装备数量达到中国近代以前的巅峰,同时也是相应战术的完善与成熟期。火绳枪与前装火炮装填麻烦,在战场上的局限多,为了确保火力的密度与延续性,这一时代的中外军队都是将火器兵集中部署,编组中会留出便于前后轮换的空间,主要的射击方式是多排轮射,即前排的士兵射击完退到阵后,后排已经装填好的士兵继进到原来前排的位置射击。
根据实际需要,有时也会使用齐射方式,即数排士兵同时射击,不进行轮换。在东亚战场,清军与准噶尔对峙上百年,为了能迅速搜寻敌方骑兵队伍、捕捉战机,野战多采用轻型火炮。子母炮等轻炮不但能跟随枪兵灵活机动,并且能充当轮射中射程最大,也最具威力的一环。
康熙朝定型的大阅阵,同时也是皇帝钦定的进攻准噶尔大军的作战阵型,其阵式以“八旗官兵枪炮按旗排为三队,第一队以汉军火器营鸟枪步军居中,炮位排列左右,满洲军火器营鸟枪马军列于炮位两头,第二队以前锋兵居中,八旗护军续列两头,第三队排列八旗护军,两翼则设立应援兵。”
结合这段描述和乾隆朝所绘大阅图卷可以清晰地看到,火枪步兵以营为单位间隔分布,每行5-6人的纵深,整体呈横阵部署在第一线,前方是鹿角和长枪的掩护,左右两边是火炮与火枪骑兵的队列,阵线完全由火器构筑,火炮营阵的后方会有藤牌和鸟枪的护卫。使用弓箭、枪刀为主的冷兵器部队被部署在后面阵线。
组成大阵的八旗部队一共有34个营,每个营的正面宽度为13.72米,纵深8.23米,营与营的间隔是3.43米,第一线的汉军和满洲火器营正面占地约2175米。各营都有足够的空间机动与轮换,实际作战时如果在平地旷野对敌,自然可以一路平推倾泻火力。但在地形复杂时就不用拘泥于大阵的整体行动,可以拆分成不同的部分执行各类任务。
“步军举鹿角大炮,众兵齐进,鸣金而止,齐发枪炮一次,如此九进至十次,连发大炮。火器营马步军循环连发鸟枪,略无间断,其声震地。”此即所谓“九进十连环”,大阵先整体前进,每前进17米便枪炮齐射一轮,如此重复九次,第十次时火炮连续发射,鸟枪兵进行原地轮射,保持火力不间断。
在第七次齐射时,满洲火器营的火炮会停止射击,转为马匹驮载随行,这应该是担当预备队的角色,为后面的火炮攻势保留实力。“九进十连环”的目的是以密集的枪炮火力压制敌方,作战中如果达到了接近、动摇敌阵的意图后,就会展开更加积极的攻势。
枪炮雄威安天下—清朝中前期的火器战术
[乾隆朝《大阅图》局部,展现了清军火器阵营,最前排是鹿角掩护的鸟枪步兵,其侧依次是火炮和鸟枪骑兵]
于是,第十次的连环射击在鸣金三声之后停止,紧接着鹿角阵线会分出八个缺口。藤牌兵从缺口出阵操演刀牌,模拟近战肉搏,在进一步打击敌人阵线的同时,掩护从鹿角后出来并跟进的鸟枪兵。藤牌兵操演完毕,鸟枪兵则展开徐进式的轮射,即每一排射击完毕不再退向阵后,而是保持在前,后排再迈出到前排的前方射击,这种作战方式应该更适用于追击已经在松动、败退的敌军。
鸟枪兵的轮射结束后,前锋营、护军营、骁骑营的骑兵才出动,演练包抄、冲击敌军。当然,大阅的演练只是在能保持进攻的情境下,实战中骑兵的作用就不仅仅是在枪炮打完后出来遛一下。他们的机动任务还包括应对敌军主动进攻的情况,以及在火器兵推进时进行侧翼掩护,或者与火器兵在敌人的侧翼同时展开攻势。
阵中火器营一般出鸟枪手4480人,神威、子母等火炮128门,战时的清军常例是每枪每炮均备弹300发。理论上讲,如果敌军与其展开枪炮对攻的话,会在绵延两公里的火力线上吃到138万多发弹丸,然后还得面临上万骑兵的合围,放在十七、十八世纪的东亚,这就是最具威力的战阵。

常规战术之外还有多样的应变阵式

绿营的常规阵式与八旗大同小异,因为两者的火器战术都是源自明末清初的军事积累,即主要以枪炮组成的横阵作为主攻力量,在会战中保持密集延续的火力线,辅以冷兵器的近战肉搏,侧翼的大队骑兵合围冲杀。虽然清朝前期一直有官员将京营的演练阵式引入绿营,但直到乾隆三十九年(1774),清廷才依福康安的建议,正式要求全国绿营统一照京师健锐营、火器营的“九进十连环”阵式演练。
绿营的其他操练阵式则长期自成一派,主要取决于接续的传统、当地的作战条件和将领个人的经验。比如雍正二年(1724)担任广西巡抚的李绂,自创了一套所谓“桂林阵法”,以应对广西狭窄山隘的战斗需要。
其中有一种称作“山路连环三叠阵法”,就是考虑如果在仅有羊肠小道的地形与敌人相遇,先以五子炮在前遥击,十名藤牌手护卫火炮。敌人进入鸟枪射程,就使用三叠枪阵迎战。具体方式是每两人并排为一叠,三叠前后相继为一层。第一叠的两人匍匐射击,第二叠的两人跪地射击,第三叠两人站立射击。每层三叠6人同时开枪,前一层射击完毕退往阵后,后一层前进射击。这种战术将齐射和轮射融为一体,使火力的密度和延续性不至于被地形限死。每50人组成一队,每两队组成一路,两队前后听鼓声为令进行轮换。
枪炮雄威安天下—清朝中前期的火器战术
[山路连环三叠阵图式]
还有道光元年(1821)出任直隶提督的杨芳所创阵法,这是他在嘉庆时期常年追击白莲教众的经验总结。白莲教众分布地域广泛,队伍机动灵活,常常让清军无所适从。为了适应类似的战况,杨芳将战阵分成了更多更小的战术单位,方便在战时可以迅速行动,而且队伍分合灵便。阵中最小的单位为“队”,一队有64人。前面是轻车承载的两门子母炮或劈山炮,炮的左右两边是藤牌和牌后的弓弩、长枪、鸟枪。军官在炮后居中督阵,其两侧各有10名鸟枪手,两人并列站立为一层,共有5层。最后方是5名骑兵。小队的行动是敌在340米左右就开炮,170米左右鸟枪轮番射击,85-120米左右弓箭射击,骑兵视实际情形持弓箭、长枪或鸟枪从后出击。每5个小队组成一阵,呈梅花形部署,即居中一队,中间小队的左前、右前、左后、右后各有一队。五个小队总以三队在前迎战,另外两队作为“奇兵”进行接应。编制还可以扩大到五阵为一旅,五旅为一军,各个部分能紧密呼应,机动性强,指挥官也可以根据不同地形调整阵式,即“容阵则阵,容队则队”。

枪炮雄威安天下—清朝中前期的火器战术
[杨芳练兵阵法图式]

战术根基牢固,又不拘泥于演练阵法是取胜之道

从大大小小的战争中可以看出,清军不但保持了常规战术的高效执行,还能针对不同敌人和地形随机应变。
康熙二十年(1681)三月,清军大举进川,在途中遭到了吴军不同程度的阻击。总兵赵鸿灿率领的一支队伍在山地遭遇敌人。吴军从前方的两边山岗上冲来,想要凭借居高临下的优势进攻。清军迅速以骑兵居中迎战,步兵分成两路,携带火炮冲上左右两侧的山梁。接战后,两翼的步兵就攻占了山头,和已经冲进阵中间的骑兵合力击败敌军,并一路追杀不止。对方残部被阵斩,被逼到滚落悬崖的有数百人。
雍正元年(1723)十月,年羹尧派遣副将王嵩带领3000名清军、70门子母炮进攻正在包围北川新城的青海厄鲁特兵。厄鲁特凭借山梁固守,清军则分成两路包围仰攻,从右后方的进攻让厄鲁特人大为惊惧,纷纷撤离。他们逃走后,清军开始进城,并搜索附近山地。厄鲁特军再次集结起来扑向清军,后者很快再次组织两路兵马,携带枪炮猛冲山头,厄鲁特人缺乏火炮,抵御不住再次败走。按年羹尧的奏报,此战清军炮杀敌人百余,己方竟没有损失。
乾隆三十四年(1769)十月,清军向缅甸新街集结,准备下一步进攻老官屯。缅人不甘被动防守,出军进袭忙于筹备的清军。副帅阿桂立马组织起阵式进行反击。清军鸟枪兵在前列队,以轮射战术向缅军推进,其后是弓箭手跟随放箭,骑兵从两翼突击敌阵,这一条龙下来,偷袭的缅军难以招架,彻底溃败。
枪炮雄威安天下—清朝中前期的火器战术
[《抚远大将军西征图卷》局部,正在进藏途中的清军通过索道翻山越岭]
就算是被英军打得连连惨败的道光朝,清军也曾经在西北战场再现了传统火器战术的辉煌。道光七年(1827)二月二十八日,长龄率清军进攻聚集在阿瓦巴特庄的张格尔叛军。清军预先派遣1000骑兵从小路抄往阿瓦巴特庄的后方。张格尔军占据高地,阵型两翼大张,意图吸引清军仰攻,然后利用地利向下夹击。清军主阵以杨芳率领绿营步兵居中,倭楞泰等人率领骑兵布列两翼。清军径直冲上高地,张格尔军却无法如愿合围,因为清军步兵以严整的轮射队形“随放随进”。在犀利的枪炮交攻下,叛军只能勉力支撑。虽然埋伏在山岗后的叛军这时也冲出来支援,但是无奈清军预先安排的包抄骑兵已经杀到,叛军终以惨败收场。

枪炮雄威安天下—清朝中前期的火器战术
[《平定回疆剿擒逆裔战图册-阿巴瓦特之战》,图中央是鸟枪手在射击,烟雾浓厚,两翼的骑兵正在包抄敌军]

清朝史料之丰富是其他朝代难以企及的,所以与过去相比,这个时代的方方面面犹如被置于显微镜下,让后人看得极为清晰。然而,看得清楚不代表形成的认知就是足够靠谱的。就以清朝的火器运用史而言,有的人根本缺乏全面深入的理解,发现能满足自己站队需求的只言片语就直接用来强行解读整个时代,最终得出的当然是歪曲的结论。
以更宏观的视角来看,清军扛着枪炮踏遍了自黑龙江至叶尔羌河,从今蒙古国乌兰巴托到越南河内的广大地域,在草原、高原、江海、丛林等环境艰苦、路途遥远的不同战场取得过许多的胜利,这是史实,而在这历史进程中吃了数量颇为可观的败仗,被近代列强轮番打到溃败也是史实。但这些战事处于不同的时期,作战环境、敌人军事特征、清朝的政治经济态势、清军自身实力都会呈现明显的差异,脱离了这些因素大谈“倒退”论,进而狠狠地批判一番,也不过是空打鸡血罢了。

      打赏
      收藏文本
      8
      芳园碧草,兰麝清芬,策马扬鞭映蹄痕。佩刀鸣凤,顶翎辉煌,挽弓回望射天狼。
      2017/4/21 19:38:56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271116
      • 头衔:不动尊菩萨座下弟子
      • 工分:620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威远将军炮为一种大口径短身管的前装臼炮。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制造。铜质,重300千克。长690毫米,口径212毫米,前粗后敛,形如仰钟,两侧有耳,以4轮木质炮车承载,发射爆炸弹。炮身铭满汉两种文字:"大清康熙二十九年景山内御制威远将军,总管监造御前一等侍卫海青,监造官员外郎勒理,笔帖式巴格,匠役伊帮政、李文德。"炮膛明显分为前膛和药室两部分,前膛深375毫米,药室深160毫米,直径100毫米。用时先将火药装入药室,间以木,加土寸许,然后将炮弹放入前膛,弹外用火药填实,再隔一层湿土,最后用腊封炮口。发射时,先从炮口点燃炮弹上引信,再速燃火门上引信,"炮发子出,迸裂四散,为用最烈"《清会典·武备》

      2017/4/25 19:46:53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workyi
      清朝入关前就得到了明军火器精锐部队耿仲明和孔有德投降(原属毛文龙,毛文龙被袁崇焕所杀之后,部下很多都投靠了后金),那时候就挺重视火器的研发,迅速接近明朝的水准,只是铸造技术稍微差了点,可惜至康熙之后就停滞不前了,到了乾隆时期,强调骑射为本,到了后来射就变成了射箭了,越来越不堪!
      10楼 来随便看看
      乾隆时期并没有忽略火器。

      乾隆后火器部队战斗力的低下是因为战术的停滞而不是火器发展的停滞。乾隆时期清军的对手都是经济发展落后的游牧民族和蛮子,哪有能够和清军较量火器战术的资本,所以清军根本没有和其他强势火器部队交战的经验,战术就停滞不前。清军的火器装备率高达30%,很多部队已经不用冷兵器了,但忽略了火器越发展,部队的组织方式和纪律要求越严格。鸦片战争时期清军和英军最大的差距在这里,而不是什么大炮的威力。在远射程对战中清军虽然落下风但不是压倒性的劣势,但当英军登陆整队冲锋时清军迅速崩溃,因为清军根本没有见识过那种远程火力集中压制,高组织性的步兵队形的前进和集中冲锋,这是工业化下的组织方式。结果号称擅长冷兵器肉搏的封建军队反而在刺刀肉搏战中崩溃。

      在八里桥战役中,清军的骑兵和步兵拿联军的步兵方阵毫无办法,反而骑兵在对付联军的火炮压制队形散乱,完全仍然是八旗时代的封建军队组织方式,已经和工业化的西方军队组织性不能比了。

      结果反而是太平军自发的最早借鉴了西方工业化军队的战术。

      12楼 苏维埃出鞘的利剑
      戴梓的28连发铳呢?
      戴梓的28连发铳只存在于记载中,但威远将军炮、武成永固大将军炮、神威无敌大将军炮是有现存文物的

      2017/4/24 15:51:42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836809
      • 工分:144110 / 排名:9647
      左箭头-小图标

      杨芳在鸦片战争中对付英国军队的做法,的确可笑。

      2017/4/23 23:58:32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271116
      • 头衔:不动尊菩萨座下弟子
      • 工分:620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9楼 以百石之力射飘叶
      明末的明军炮兵已经在小批量的使用开花弹了,可是清军在清末时期才小批量的应用开花弹,这就是清国的无能与无知!
      无论是明朝中后期,还是清朝中前期,中国军队都一直有配备开花弹,并且用火炮投送开花弹的技术日趋成熟,到康熙年间成为定式。

      开花弹不等同于散弹,非常复杂,欧洲也要到拿破仑时代,即乾隆后期,英国才有效掌握,当时连法国都没有,明中后期的开花弹多数是用投石器投送的,只有小部分冒险用短炮投送。这种技术十分不安全,而效果有限,直到康熙中期,南怀仁和戴梓同时研发,互相参考,才制造出中国第一门专门发射开花弹的臼炮,威远将军炮,俗称冲天炮。这种火炮康熙一朝就制造了近300门,在对付吴三桂和葛尔丹的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

      由于开花弹威力巨大,乾隆朝规定,只在驻京军队里装备。但其实各省早期配备的均有一些库存没有上缴,几十年后,外省的基层官兵就已经不知道有这种武器了,包括学识渊博的左宗棠也不知道。到鸦片战争时,看到英国陆战队用臼炮发射的这种炮弹,就惊为神器。

      [face=宋体]道光[/face][face=宋体]二十一年二月二十六日,钦差大臣裕谦奏:“逆夷大肆猖獗,[/face][face=宋体]虎门[/face][face=宋体]被失,直逼省城……所用空心飞弹(开花弹),[/face][face=宋体]我中土本有此法,现在福建省因新炮膛口过大,即用此弹,浙江军需局亦有之,不足为奇各缘由。[/face][face=宋体]明白通饬沿海地方文武官兵,以破其惑而壮其胆。[/face]

      2017/4/23 23:25:45
      左箭头-小图标

      明末的明军炮兵已经在小批量的使用开花弹了,可是清军在清末时期才小批量的应用开花弹,这就是清国的无能与无知!

      2017/4/23 21:35:53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271116
      • 头衔:不动尊菩萨座下弟子
      • 工分:6206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workyi
      清朝入关前就得到了明军火器精锐部队耿仲明和孔有德投降(原属毛文龙,毛文龙被袁崇焕所杀之后,部下很多都投靠了后金),那时候就挺重视火器的研发,迅速接近明朝的水准,只是铸造技术稍微差了点,可惜至康熙之后就停滞不前了,到了乾隆时期,强调骑射为本,到了后来射就变成了射箭了,越来越不堪!
      10楼 来随便看看
      乾隆时期并没有忽略火器。

      乾隆后火器部队战斗力的低下是因为战术的停滞而不是火器发展的停滞。乾隆时期清军的对手都是经济发展落后的游牧民族和蛮子,哪有能够和清军较量火器战术的资本,所以清军根本没有和其他强势火器部队交战的经验,战术就停滞不前。清军的火器装备率高达30%,很多部队已经不用冷兵器了,但忽略了火器越发展,部队的组织方式和纪律要求越严格。鸦片战争时期清军和英军最大的差距在这里,而不是什么大炮的威力。在远射程对战中清军虽然落下风但不是压倒性的劣势,但当英军登陆整队冲锋时清军迅速崩溃,因为清军根本没有见识过那种远程火力集中压制,高组织性的步兵队形的前进和集中冲锋,这是工业化下的组织方式。结果号称擅长冷兵器肉搏的封建军队反而在刺刀肉搏战中崩溃。

      在八里桥战役中,清军的骑兵和步兵拿联军的步兵方阵毫无办法,反而骑兵在对付联军的火炮压制队形散乱,完全仍然是八旗时代的封建军队组织方式,已经和工业化的西方军队组织性不能比了。

      结果反而是太平军自发的最早借鉴了西方工业化军队的战术。

      12楼 苏维埃出鞘的利剑
      戴梓的28连发铳呢?
      14楼 梓凌
      戴梓发明此物后,觉得此物太伤天和,因此连珠铳一直是“器藏家中”,从来没有向朝廷进献过,也没有对外展示过,时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东西,倒是很多年后,由纪晓岚的书中提到这个事情。
      16楼 liutao1494
      戴梓的想法你就不懂了吧

      以的当时清朝的社会能力,要将戴梓的设计彻底武器化,需要大量的专业工匠。

      而这些工匠满人做的来吗?

      有朝廷供养的他们是不会干这个的。

      也就是说能承担这些工作的大多数为汉族工匠。

      那么朝廷当局就需要考虑两个问题

      1 具有相当杀伤力的兵器的后勤掌握于汉人之手,则意味着不管这些武器配发给满族人组成或指挥的部队,还是配发给汉人组成或指挥的部队,都等于一个致命性环节控制于汉人之手 。

      当然,这还不算是最重要的

      2 如果随着长期使用,技术改良得越来越容易制造且杀伤力更大,那么如何防止技术外泄到民间成为了最最重要的事情。

      假如这等技术扩散到了图谋造反的人手中,势必造成叛军的技术水平与地方部队产生代差,则王朝平定叛乱的成为不可预知哇

      这就是你自己的想象。你跟本不清楚明朝和清朝的匠籍制度。

      不错,明清两代,所有的匠作都几乎是汉人,但是明朝的火器技术为官方所垄断,很难推广到民间。

      明朝的工匠是有匠籍的,工匠子孙世代为工匠,不得出仕当官,匠户的地位和农户差太远,几乎是限定人生自由,所以工匠的积极性很低,全国几乎所有的工匠都归政府统管,因此明朝的火器技术并没有普及到民间,换句话说,明代火器只限于军中,民间几乎很难见到火器。

      清代则不同,清初一开始就没有严格的执行匠籍制度,最迟到雍正年间,就基本废除了匠籍制度,全国的工匠都融入自由社会,因此清代的火器并非只存在于军中,而民间也大量存在。清代乾隆中业到嘉庆时期的60年左右的技术停滞,很大程度上也是解放了匠人,因为匠人得到解放,有很多人几代之后就不从事匠业了,因此很多技术得不到有效的长足发展。

      但换个角度来讲,清代前期对匠作及贱民的解放,是为老百姓作的一件大好事。全国八分之一的百姓比原来更自由,更有地位(工匠的地位第一次和农民的地位平等了)。但是也致使中国匠人的工匠精神从而中断。

      另外,蒙古人和满洲人由于自身不善于科技的缘故,因此都对汉人中的高级技工给予特殊地位,因此元清两代,匠人的社会地位都普遍比汉族王朝的匠人社会地位要高。就比如说戴梓,是康熙朝的内廷供奉,待遇相当于四品官。包括当时的西洋传教士,只要有一技之长,清政府都给予四五品的厅局级待遇、戴梓后来获罪是误入康熙诸子的宫廷斗争,同时还遭到南怀仁等设局诬告,罪名是里通外国(东洋),犯的是死罪。但康熙帝怜惜他的才华,从轻发落,将其发配沈阳,戴梓七十多岁才寿终正寝,也算是得尽天年。

      2017/4/23 14:07:00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188043
      • 工分:83358
      左箭头-小图标

      清朝中前期的火器是明军的一帮2货在哪吹清。

      2017/4/23 12:30:35
      • 头像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59847 / 排名:110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workyi
      清朝入关前就得到了明军火器精锐部队耿仲明和孔有德投降(原属毛文龙,毛文龙被袁崇焕所杀之后,部下很多都投靠了后金),那时候就挺重视火器的研发,迅速接近明朝的水准,只是铸造技术稍微差了点,可惜至康熙之后就停滞不前了,到了乾隆时期,强调骑射为本,到了后来射就变成了射箭了,越来越不堪!
      10楼 来随便看看
      乾隆时期并没有忽略火器。

      乾隆后火器部队战斗力的低下是因为战术的停滞而不是火器发展的停滞。乾隆时期清军的对手都是经济发展落后的游牧民族和蛮子,哪有能够和清军较量火器战术的资本,所以清军根本没有和其他强势火器部队交战的经验,战术就停滞不前。清军的火器装备率高达30%,很多部队已经不用冷兵器了,但忽略了火器越发展,部队的组织方式和纪律要求越严格。鸦片战争时期清军和英军最大的差距在这里,而不是什么大炮的威力。在远射程对战中清军虽然落下风但不是压倒性的劣势,但当英军登陆整队冲锋时清军迅速崩溃,因为清军根本没有见识过那种远程火力集中压制,高组织性的步兵队形的前进和集中冲锋,这是工业化下的组织方式。结果号称擅长冷兵器肉搏的封建军队反而在刺刀肉搏战中崩溃。

      在八里桥战役中,清军的骑兵和步兵拿联军的步兵方阵毫无办法,反而骑兵在对付联军的火炮压制队形散乱,完全仍然是八旗时代的封建军队组织方式,已经和工业化的西方军队组织性不能比了。

      结果反而是太平军自发的最早借鉴了西方工业化军队的战术。

      12楼 苏维埃出鞘的利剑
      戴梓的28连发铳呢?
      14楼 梓凌
      戴梓发明此物后,觉得此物太伤天和,因此连珠铳一直是“器藏家中”,从来没有向朝廷进献过,也没有对外展示过,时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东西,倒是很多年后,由纪晓岚的书中提到这个事情。
      戴梓的想法你就不懂了吧

      以的当时清朝的社会能力,要将戴梓的设计彻底武器化,需要大量的专业工匠。

      而这些工匠满人做的来吗?

      有朝廷供养的他们是不会干这个的。

      也就是说能承担这些工作的大多数为汉族工匠。

      那么朝廷当局就需要考虑两个问题

      1 具有相当杀伤力的兵器的后勤掌握于汉人之手,则意味着不管这些武器配发给满族人组成或指挥的部队,还是配发给汉人组成或指挥的部队,都等于一个致命性环节控制于汉人之手 。

      当然,这还不算是最重要的

      2 如果随着长期使用,技术改良得越来越容易制造且杀伤力更大,那么如何防止技术外泄到民间成为了最最重要的事情。

      假如这等技术扩散到了图谋造反的人手中,势必造成叛军的技术水平与地方部队产生代差,则王朝平定叛乱的成为不可预知哇

      2017/4/23 1:31:08
      左箭头-小图标

      实际上满清的每一场对外战争并不是输在武器上,而且单论武器装备并没有后世想象的那么悬殊。输在制度、思维和体系上的落后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4/22 23:14:43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271116
      • 头衔:不动尊菩萨座下弟子
      • 工分:62048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workyi
      清朝入关前就得到了明军火器精锐部队耿仲明和孔有德投降(原属毛文龙,毛文龙被袁崇焕所杀之后,部下很多都投靠了后金),那时候就挺重视火器的研发,迅速接近明朝的水准,只是铸造技术稍微差了点,可惜至康熙之后就停滞不前了,到了乾隆时期,强调骑射为本,到了后来射就变成了射箭了,越来越不堪!
      10楼 来随便看看
      乾隆时期并没有忽略火器。

      乾隆后火器部队战斗力的低下是因为战术的停滞而不是火器发展的停滞。乾隆时期清军的对手都是经济发展落后的游牧民族和蛮子,哪有能够和清军较量火器战术的资本,所以清军根本没有和其他强势火器部队交战的经验,战术就停滞不前。清军的火器装备率高达30%,很多部队已经不用冷兵器了,但忽略了火器越发展,部队的组织方式和纪律要求越严格。鸦片战争时期清军和英军最大的差距在这里,而不是什么大炮的威力。在远射程对战中清军虽然落下风但不是压倒性的劣势,但当英军登陆整队冲锋时清军迅速崩溃,因为清军根本没有见识过那种远程火力集中压制,高组织性的步兵队形的前进和集中冲锋,这是工业化下的组织方式。结果号称擅长冷兵器肉搏的封建军队反而在刺刀肉搏战中崩溃。

      在八里桥战役中,清军的骑兵和步兵拿联军的步兵方阵毫无办法,反而骑兵在对付联军的火炮压制队形散乱,完全仍然是八旗时代的封建军队组织方式,已经和工业化的西方军队组织性不能比了。

      结果反而是太平军自发的最早借鉴了西方工业化军队的战术。

      12楼 苏维埃出鞘的利剑
      戴梓的28连发铳呢?
      戴梓发明此物后,觉得此物太伤天和,因此连珠铳一直是“器藏家中”,从来没有向朝廷进献过,也没有对外展示过,时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东西,倒是很多年后,由纪晓岚的书中提到这个事情。

      2017/4/22 21:10:34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271116
      • 头衔:不动尊菩萨座下弟子
      • 工分:6204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当年来客
      满清的火器部队,对付没有火器的金川土司勉强,然而对付西方,不但火炮远远不如,连肉搏能力都没了(火枪兵甚至弓箭手不会使用刀枪) 。
      乾隆年间,火器运用遍及东亚各国,包括中国边疆各个少数民族,大小金川的土司兵总共只有一万五千人,但在崇山峻岭间建了1千三百多座碉堡,每座碉堡设土司兵7至8名,配备鸟枪10几杆,另外还有子母炮,劈山炮等重武器,严格上讲,金川兵统帅于大清金川宣慰使,属于正三品命官,是清朝军事体系内“土兵”序列,所以金川兵也属于清军。

      不要说少数民族,就是汉族居民区,在很长的时期内,也允许部分商民拥有鸟枪,只需造册登记就可以合法持有,仅四川一地,乾隆某年份,一年内收缴民间未造册登记的违禁火枪就1万数千杆。在某些时期,甚至出海商船可以配备一定数量的火炮,只需报官造册即为合法。

      轻型火器,在清朝的军队,民间,包括少数民族,是很平常的东西,不要再说弓马骑射了,就是因为弓马骑射在军中和民间的地位越来越不受待见,才会有乾隆皇帝的那句名言,目的是要唤醒军人的不忘初衷的亮剑精神。如果大家都精于弓马骑射,乾隆皇帝还要强调个鬼呀。

      2017/4/22 20:58:51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workyi
      清朝入关前就得到了明军火器精锐部队耿仲明和孔有德投降(原属毛文龙,毛文龙被袁崇焕所杀之后,部下很多都投靠了后金),那时候就挺重视火器的研发,迅速接近明朝的水准,只是铸造技术稍微差了点,可惜至康熙之后就停滞不前了,到了乾隆时期,强调骑射为本,到了后来射就变成了射箭了,越来越不堪!
      10楼 来随便看看
      乾隆时期并没有忽略火器。

      乾隆后火器部队战斗力的低下是因为战术的停滞而不是火器发展的停滞。乾隆时期清军的对手都是经济发展落后的游牧民族和蛮子,哪有能够和清军较量火器战术的资本,所以清军根本没有和其他强势火器部队交战的经验,战术就停滞不前。清军的火器装备率高达30%,很多部队已经不用冷兵器了,但忽略了火器越发展,部队的组织方式和纪律要求越严格。鸦片战争时期清军和英军最大的差距在这里,而不是什么大炮的威力。在远射程对战中清军虽然落下风但不是压倒性的劣势,但当英军登陆整队冲锋时清军迅速崩溃,因为清军根本没有见识过那种远程火力集中压制,高组织性的步兵队形的前进和集中冲锋,这是工业化下的组织方式。结果号称擅长冷兵器肉搏的封建军队反而在刺刀肉搏战中崩溃。

      在八里桥战役中,清军的骑兵和步兵拿联军的步兵方阵毫无办法,反而骑兵在对付联军的火炮压制队形散乱,完全仍然是八旗时代的封建军队组织方式,已经和工业化的西方军队组织性不能比了。

      结果反而是太平军自发的最早借鉴了西方工业化军队的战术。

      戴梓的28连发铳呢?

      2017/4/22 18:38:00
      左箭头-小图标

      满清的火器部队,对付没有火器的金川土司勉强,然而对付西方,不但火炮远远不如,连肉搏能力都没了(火枪兵甚至弓箭手不会使用刀枪) 。

      2017/4/22 16:03:03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workyi
      清朝入关前就得到了明军火器精锐部队耿仲明和孔有德投降(原属毛文龙,毛文龙被袁崇焕所杀之后,部下很多都投靠了后金),那时候就挺重视火器的研发,迅速接近明朝的水准,只是铸造技术稍微差了点,可惜至康熙之后就停滞不前了,到了乾隆时期,强调骑射为本,到了后来射就变成了射箭了,越来越不堪!
      乾隆时期并没有忽略火器。

      乾隆后火器部队战斗力的低下是因为战术的停滞而不是火器发展的停滞。乾隆时期清军的对手都是经济发展落后的游牧民族和蛮子,哪有能够和清军较量火器战术的资本,所以清军根本没有和其他强势火器部队交战的经验,战术就停滞不前。清军的火器装备率高达30%,很多部队已经不用冷兵器了,但忽略了火器越发展,部队的组织方式和纪律要求越严格。鸦片战争时期清军和英军最大的差距在这里,而不是什么大炮的威力。在远射程对战中清军虽然落下风但不是压倒性的劣势,但当英军登陆整队冲锋时清军迅速崩溃,因为清军根本没有见识过那种远程火力集中压制,高组织性的步兵队形的前进和集中冲锋,这是工业化下的组织方式。结果号称擅长冷兵器肉搏的封建军队反而在刺刀肉搏战中崩溃。

      在八里桥战役中,清军的骑兵和步兵拿联军的步兵方阵毫无办法,反而骑兵在对付联军的火炮压制队形散乱,完全仍然是八旗时代的封建军队组织方式,已经和工业化的西方军队组织性不能比了。

      结果反而是太平军自发的最早借鉴了西方工业化军队的战术。

      2017/4/22 13:47:04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梓凌
      清缅之战的时代,是缅甸贡榜王朝的国力上升时期,缅军南下吞并泰国,西边雄视印度,数次击退英军,在几乎称霸东南亚的基础上挑衅中国,这是清缅之战前的时代背景,缅甸当时已不再是明朝时的弱国。

      清军四次入侵缅甸,最后一次是打平,前三次几乎每次都是先胜后败,四次都犯轻敌冒进的错误。缅军几乎很少能在正面战场上打赢清军,缅军的胜仗几乎都是靠设伏投毒,打游击,买通向导,诱骗清军迷失道路才取得的,同时还要等到清军因瘴气疾病等出现大规模的非战斗减员之后,缅军集中数倍于清军的优势兵力才敢正面接仗,几乎每战皆如此。因此清缅之战,非战之败,而是天时地利尽失之败。

      最后,清军虽然没有在军事上取得完全的胜利,但却把缅甸的贡榜王朝打得元气大伤,连刚吞并不久的泰国也吐了出来,一个上升期的东南亚小霸主被打成丧失区域性强国地位,被迫向中国纳贡称臣。这就是当时东南亚的国际环境。

      此战不久之后,缅甸因为元气伤尽,再无力量抵抗英夷,想让中国保护,嘉庆朝又爆发了九年动乱的白莲教起义,清政府自顾不暇,昔日不可一世的东南亚小霸王缅甸,遂沦为西方强国的殖民地。

      乾隆时代好像还打过越南吧

      2017/4/22 10:34:28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100305
      • 工分:15421
      左箭头-小图标

      清朝入关前就得到了明军火器精锐部队耿仲明和孔有德投降(原属毛文龙,毛文龙被袁崇焕所杀之后,部下很多都投靠了后金),那时候就挺重视火器的研发,迅速接近明朝的水准,只是铸造技术稍微差了点,可惜至康熙之后就停滞不前了,到了乾隆时期,强调骑射为本,到了后来射就变成了射箭了,越来越不堪!

      2017/4/22 2:09:2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271116
      • 头衔:不动尊菩萨座下弟子
      • 工分:6204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清缅之战的时代,是缅甸贡榜王朝的国力上升时期,缅军南下吞并泰国,西边雄视印度,数次击退英军,在几乎称霸东南亚的基础上挑衅中国,这是清缅之战前的时代背景,缅甸当时已不再是明朝时的弱国。

      清军四次入侵缅甸,最后一次是打平,前三次几乎每次都是先胜后败,四次都犯轻敌冒进的错误。缅军几乎很少能在正面战场上打赢清军,缅军的胜仗几乎都是靠设伏投毒,打游击,买通向导,诱骗清军迷失道路才取得的,同时还要等到清军因瘴气疾病等出现大规模的非战斗减员之后,缅军集中数倍于清军的优势兵力才敢正面接仗,几乎每战皆如此。因此清缅之战,非战之败,而是天时地利尽失之败。

      最后,清军虽然没有在军事上取得完全的胜利,但却把缅甸的贡榜王朝打得元气大伤,连刚吞并不久的泰国也吐了出来,一个上升期的东南亚小霸主被打成丧失区域性强国地位,被迫向中国纳贡称臣。这就是当时东南亚的国际环境。

      此战不久之后,缅甸因为元气伤尽,再无力量抵抗英夷,想让中国保护,嘉庆朝又爆发了九年动乱的白莲教起义,清政府自顾不暇,昔日不可一世的东南亚小霸王缅甸,遂沦为西方强国的殖民地。

      2017/4/22 0:32:27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271116
      • 头衔:不动尊菩萨座下弟子
      • 工分:6204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清缅之战的时代,是缅甸贡榜王朝的国力上升时期,缅军南下吞并泰国,西边雄视印度,数次击退英军,在几乎称霸东南亚的基础上挑衅中国,这是清缅之战前的时代背景,缅甸当时已不再是明朝时的弱国。

      清军四次入侵缅甸,最后一次是打平,前三次几乎每次都是先胜后败,四次都犯轻敌冒进的错误。缅军几乎很少能在正面战场上打赢清军,缅军的胜仗几乎都是靠设伏投毒,打游击,买通向导,诱骗清军迷失道路才取得的,同时还要等到清军因瘴气疾病等出现大规模的非战斗减员之后,缅军集中数倍于清军的优势兵力才敢正面接仗,几乎每战皆如此。因此清缅之战,非战之败,而是天时地利尽失之败。

      最后,清军虽然没有在军事上取得完全的胜利,但却把缅甸的贡榜王朝打得元气大伤,连刚吞并不久的泰国也吐了出来,一个上升期的东南亚小霸主被打成丧失区域性强国地位,被迫向中国纳贡称臣。这就是当时东南亚的国际环境。

      此战不久之后,缅甸因为元气伤尽,再无力量抵抗英夷,想让中国保护,嘉庆朝又爆发了九年动乱的白莲教起义,清政府自顾不暇,昔日不可一世的东南亚小霸王缅甸,遂沦为西方强国的殖民地。

      2017/4/22 0:32:02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271116
      • 头衔:不动尊菩萨座下弟子
      • 工分:62048
      左箭头-小图标

      这场战争造成中南半岛上的重大政局变动:清缅战争爆发时候,缅甸正和它历史上的死敌暹罗交战,刚灭了暹罗就遇上大清军队进攻。国内空虚的缅甸被迫只留下九千兵力驻扎暹罗,全军归国抵御清军进攻。暹罗的郑信由此得以击败国内其他割据势力,击退缅兵,重建暹罗。当然清朝廷很长时间都不知道是它造成中南半岛上这一大变局,既削弱了缅甸,又挽救了暹罗,而是耿耿于怀在全盛时期无法打服“南荒蛮夷”。

      2017/4/22 0:29:47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271116
      • 头衔:不动尊菩萨座下弟子
      • 工分:62048
      左箭头-小图标

      例如第四次入侵,傅恒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三万一千兵(实际入缅只有一万九千,这里有虚报嫌疑),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清兵确实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回京后几个月病死。而缅军集结了4万多军队来对抗清军,实际上是二打一,清军天时地利人和均不占优。

      2017/4/22 0:00:10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271116
      • 头衔:不动尊菩萨座下弟子
      • 工分:6204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face=微软雅黑][face=微软雅黑][color=rgb(22,22,22)][face=宋体][color=rgb(22,22,22)][color=rgb(22,22,22)][face=微软雅黑][face=黑体][color=rgb(22,22,22)]

      [face=微软雅黑][color=rgb(12,0,0)]清缅战争,是十八世纪末中国清朝和缅甸贡榜王朝两国围绕边境地区的领土控制权和资源而发生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以1762年冬缅甸入侵中国云南普洱地区,清军自卫反击为开端,以1769年11月16日双方签订停战合约收场。历时7年,国力强盛的清王朝仅仅取得了缅甸名义上臣服。
      [/face][/face][/color][/color][/face][/color][/face][/face][/color][/face][/color]

      2017/4/21 23:00:5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2条记录] 分页:

      1
       对枪炮雄威安天下—清朝中前期的火器战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