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共 227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7508660
  • 工分:312313 / 排名:323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从董美人帖中想到

我习小楷,其实也不太严谨,仍然有点接近行书的写法,当然习书者得过楷书关,方可以旁涉其它,孙过庭所谓的:“图真不悟,习草将迷。”是也。图为《董美人墓誌》的临习。美人在世上如过客,未尽天年,但汉字的写手的高明,还有文字(文章与字迹)的流传,让众多美人中的一个,能够以此等形式扬名立万,让当下的人民觉得学习书法是很重要的事。没有图像,你就从美的汉字,美的小楷中,想象美人有多美吧,就象西人想像海伦,中国乡下古人想像秦氏有好女的美人一样,想像早逝的美人有多美吧,不过话说回来,汉字的美,在写手的笔下发扬光大,这才是永恒的美,不变的美。

随着书法热,当下有关赞美书法写手的文字多,说爱好书法的妹子多美,爱好书法的伢子帅,而且总是拍着靓女帅哥临习书法的照片来摆谱,其实习书者的美不在外表,在气质,说老实话,欧阳询的字很美,但他人不帅也是事实的,而且他人不帅不影响他的字万古流芳,而且人寿不过百年,真正帅时也就二三十年的青春时光,所以这种美不真实,皆是虚妄,但纸寿千年,石寿很久远,若非人为毁坏的话,刻录在上的字的美,是维持得更久远一点,美的历史,亦维持得久远一点的。而且经反复的上石,留存到下一个劫数的世纪亦是有可能的,不然为何有河图洛书呢?用心写字,未必一定是要来一个字比羲之,在世上络点印迹,写字只是一种美好的生活方式,快乐不在结果,而是在过程,进入禅一般的状态,如此而已。

附有关我写美人的文字:

庞贝壁画之《花神》--美丽而远去的背影

火山之灰埋没的古罗马帝国的艺术光辉,因发掘而重现天日,我们看到西方古人的生活场景,他们的绘画艺术,还有其它,这个颠覆了希腊罗马以雕塑艺术为主体艺术品的印象。罗马的浴场、会场、竞技场、妓院、民居、街道---所有的一切,原始地呈现在今天的世人面前,带来的震撼是不小的,尤其是壁画的丰富多样性,在一个不太好保存的西方社会(战乱变迁等)却因为埋没而沉睡后的苏醒,而获得人们视觉的眼福。要说当时的艺术水平多高,也不尽然,只是他们的艺术类型与风格,让我们窥探西方艺术发展的脉络,而且其中亦不泛动人心弦的精品,这样我把其中的一幅名为《花神》的作品,作为解读庞贝壁画的方便之门。

花神壁画的背影优美无比,一个丰盈的罗马妇人手持花篮,正在采撷着素中带红花儿,背景虚空,简明的造型生动而有韵致,这位美丽的女子只是呈现背部,她有一束可人的金发,用五彩花瓣制成的花冠环绕金发,装饰着发型而增添她的妩媚。她的身姿短长肥瘦总相宜,手如柔荑,肤如凝脂,一只手托着花蓝,另一只手采着花儿,采花的手戴着类似串珠装饰,丰腴背影的优雅而生动,身着素缟般的丝绸之装,外部包裹褐黄色背带形式的服饰,其中一边的背带滑落在臂膀下方,显得散漫闲适而性感。花神一边行走一边的采撷鲜花,身边虽然只绘一株花树,白黄的花开的盛而有飘落的花瓣,仍然给人花雨缤纷的感觉,可以知之一花树一世界,一花树象征一花林,这个同如中国诗文中常说的游女之入花林,因为在行走中,或者在轻风徐来的状态下,那个下身的裙衣在飘逸地摆着,充满动感,线条亦是优美而曲折。花神是美丽的,虽然只是背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正面模样同样任凭你美丽幻影的想象。在东方散花的天女便与美丽相联系,而爱花采花的西方女子,与东方无分别,美人与花,花与美人,相眏红。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火山把古罗马一城邦昔日带走,连同一切鲜活的生命:壮健的男子,柔美的女子,黄发的老人,垂髫的小童,留下的只是形骸,而鲜活真实的面容,我们只能从壁画中寻找,所有的生活场景在遗址中无法再现,只有壁画的描绘中,我们获得仿佛的印象,不仅有美丽女子入花林的一幕,还有洗浴、性爱、泡酒吧、读书等等生活场景,你可以从每一幅画中寻找西方古人生活的痕迹。庞贝古城人的名言是“及时行乐”,也许当他们的生活被火山突然阻断时,证明他们的言语不虚,仿佛有预感一般,人生苦短暂,不仅自然的人生短暂,而且还会被突然的天灾人祸阻断,所以人生当珍惜的就是眼前的欢乐,中国古人恨岁月太短暂,所以要秉烛夜游:“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西方与东方人的感受,其实没有两样。这样我想起生命短暂的徐志摩,他的诗文象征自已的一生短暂,他的诗文哲理意味竟然包含在平常的语言中。美丽鲜活的生命都是在晚风中消逝,不带走一片云彩,只有艺术品的形骸留下仿佛的幻相,让今人凭吊与追梦。

爱神的诞生

波提切利《维纳斯的诞生》一画中展示的是:爱神与美神来到这个五浊恶世,不是自我的欢喜,而是淡淡的忧愁,那天确实是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蔚蓝的海面一玉质的贝壳托着这个一降生就美妙无比的可人儿,相对于东方一婴儿生于李树下就是老人的老子,让人欢喜得多了,神仙们迎接着她的到来,东方的西王母、麻姑等神仙妹妹,是否知道这伟大时刻有一洋美人出世不得而知,到了上帝死亡,人们早已不信神仙的当今,如何让更多的人关注美神与爱神的魅力没有远去这是个问题,波提切利此幅杰作较之过去那些严肃沉郁的画风,是清新明快多了,美神那一缕金发迎风飘扬着,十分的潇洒,发之尾部一手护住下身,还是那么的含蓄着,一手护持的胸前有同样的意味,玫瑰花散在四周,海波的纹样如鱼鳞般的有序而充满动感,对于此洋美神,用“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螓首蛾眉。”的古汉语来形容同样有效的,我心中只有爱神与美神,故旁边的就不着墨了。也许神仙是不存在的,多年的唯物主义洗脑让大部分人早已放下此幻想,但我仍然希望这个梦的存在,因为莲花之爱或菩萨之爱与美神爱神之爱可以的相通,人世的忧愁恐怕仍然要有幻影的东西来陶醉与化解,艺术是精神的沉醉,故不要过分的清醒,留一半清醒一半醉为好,看看古之闲人,总是取名有半,如半亩,半山,半仙--正是介于现实与理想、生活与艺术之间。波提切利的作品展示出浓郁的装饰色彩,有倾向平面浮雕的感觉,明快的色调让人从酱油色的古典作品中解放出来,影响后世的画人,那位莫迪利阿尼的风格,正是源自波提切利此幅作品。古典的作品仍然让我们回味,也许我们会有新的感受,新的发现,只要你反复地回味着。

丁托列托是如何表现苏珊娜洗浴之美

《苏珊娜与长老》一画其实是极为香艳的,丁托列托不愧为提香的弟子,因为他的色彩是承自提香,这幅画源自圣经的故事,所以画家画这幅画,其实是很好地利用这一故事表现苏珊娜的美,完全是用长老的偷窥来彰显美人之美,或者是从旁衬与侧面的手法来突出主角的美艳,有光芒四射的感觉,实际上从侧面描写美人之美,在我们中国古代文学中有一例就是表现秦罗敷之美,在《陌上桑》一诗中有云: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喜蚕桑,采桑城南隅。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着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

全诗开始还有正面描写罗敷之美,到了后来,却是完全地从侧面写来,虚笔其实是最高明的实笔,对美人之美的表现恰到好处。丁托列托的此幅《苏姗娜与长老》的画同样在正面表现美人之后,增加侧面的描绘,用丑陋的长老对洗浴后的美人的偷窥,来衬出主角的光艳照人,这正是此幅作品戏剧性的安排的成功之处,作为小染匠,丁托列托的画有印染的感觉,细腻还柔和,光影处理同样是过度自然,有点湿润的感觉,还有点透明的意味。画家之画大部分可能平庸,但有一幅激动人心的画足矣!正如张若虚仅一篇《春江花月夜》,孤篇压倒全唐,一杰出艺人,只一篇或一幅杰出之作就足够了,大部分作品可能成为其杰出精品之陪衬,如绿叶衬红花一般。

西洋浮世绘--十八世纪罗可可绘画

进入正题前,先说说本人写博不图纸媒过关,不图论文过关,仅仅是快乐而写之,所以尽可能写得自由洒落,让人读来能够轻松开心,此文所说的“罗可可”亦译为“洛可可”,当然是音译,但本人取“罗”字为上是因为从我们东方人的感觉与历史的文化沉淀来说,更为妥贴些,至少与此一西洋艺术流派的艺术风格合拍,罗衣飘风,秦氏罗敷,中原当时一等的美人,不可以说罗氏只有罗玉凤那样的人,绝代的娇娃是存在的,绮罗生香,所有这一切,“罗”字的译法强如“洛”字,与法国宫庭香艳的罗可可油画精神相近,而“可可”两字,“可”是可人,可人儿,宫庭贵妃难道不是可人儿,如同唐朝混在李基隆身边的贵妃们,尤其是那个素面朝天的虢国夫人,而可可又与咖啡的或者咖啡的颜色相关联,西洋的画家,艺术的浪人,哪一个不是在咖啡店里泡大的。

虽然说到西洋画,其实你从中不难看到中原文化的影响力,那就是瓷器的张力,丝绸的风靡世界的明证,作为瓷器帝国的产品(丝绸也许纯粹是商品,瓷器还有文化的符号),西方的中东的及世界各地的宫庭贵族以丝绸与瓷器的拥有为荣,你从西方艺术图像中可以获得明证,塞尚的静物画的瓷器感觉与雷诺阿妇人画的瓷器感觉应该是中原器物影响力的所在,是潜移默化的力量渗透,此是多余的话了。

法国是一个浪漫主义的国家,故罗可可风格源于法国而不会是绅士充满的英国是很自然的事,而在路易十五时代,一股浮华妩媚的绘画风格伴随罗可可建筑装饰风而出世,一些宫庭画家如布歇等所绘宫中妇人细腻浮艳,十分的脂粉色,而且有点流俗,香艳迷人,与平民世界十分的远离,可以说是十分绮丽的宫体油画,这里面有太多的暧昧,一些画师亦是其中的参与者,他们画宫庭美人,总会暗含情欲在其中,当然艺术的激情就是参与,中国古代的名言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而西洋的画师,仿佛亦是一班危险的风流浪子,不管如何,许多充满装饰味的作品存在,正是此种风险创作的成果。

任何艺术风格的存在都有它的历史价值,虽然罗可可风格与文艺复兴风格还有印象主义风格无法同等,但在艺术多元的需求上,罗可可风格是不可替代的,它丰富艺术历史的内容,我们忘记那个浮夸的历史,封建的历史,而仅仅着力于其艺术的魅力,如同东瀛的浮世绘,给我们的艺术视觉的美感,以安乐椅的态度看此一流派的艺术风潮,我们会获得放松,获得视觉的愉快感,如同我们观《虢国夫人游春图》唐时美人画,也许当时的人有批评精神,但我们更多的还是超脱一个时代,更多的探寻作品的美的价值。

与路易十四的巴洛克风格相比,罗可可风显得不够雄壮大气,有点细腻脂粉的小家子气,精致而纷华,获得艺术美感更多的在细节丰富,或者是形式与唯美主义的张扬,作品往往与罗可可建筑与装饰风格融合一个整体,阴柔的作派严重,但事实上就是艺术不可能一直是雄壮大度的,应该换一种口味了,路易十四与路易十五一旦是一样,那还有什么值得欢喜的呢,艺术就是不断地有新的面貌出现,那怕是对上一风格的反动也是合理的,而且是必需的,这是艺术生命力的延续所在。

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延伸阅读: 李亨 袁思雯 廖智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7/4/19 16:40:5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干死长春排长
      小学六年级开始学,咋就没学成,哎。
      现在写字的太少了呀,都在忙于赚钱。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回复:[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

      2017/4/21 20:30:35
      左箭头-小图标

      小学六年级开始学,咋就没学成,哎。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4/21 12:04:40
      左箭头-小图标

      这字棒极了。

      我也很喜欢书法。8岁就开始练字了。20岁加入书协。

      现在写字的太少了呀,都在忙于赚钱。

      2017/4/20 15:26:2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写美人,想美人,美得你骨头都发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