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忠王李秀成对曾国藩说:你我联手,取天下易如反掌

共 1577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5988973
  • 工分:394000 / 排名:21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忠王李秀成对曾国藩说:你我联手,取天下易如反掌

忠王李秀成对曾国藩说:你我联手,取天下易如反掌

克制力强的人,在压力、诱惑面前有足够的冷静和分析能力,对一些人和事的判断能够做到客观、实际。这样的人,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1864年,湘军攻克南京,俘获了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

李秀成为求生路,并伺机复兴太平天国,决定仿效三国姜维的做法,劝曾国藩造反。

李秀成对曾国藩说:“你我这辈子,都错了。我保的是一个荒淫无耻的昏君,而你保的,是一个行将就木的王朝。”

“过去的事情,无法追悔,但未来,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只要我们联手,取天下易如反掌。”

李秀成的这番话,对于曾国藩来说,是有很大诱惑力的。血性男儿,哪个不想称王称霸,威风八面?

一般的政治家,面对这种诱惑,是很难抵挡得住的。袁世凯就是典型例子。

忠王李秀成对曾国藩说:你我联手,取天下易如反掌

曾国藩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在这种诱惑面前,能够保持冷静清醒的头脑。

曾国藩清醒地认识到,当时反清的条件并不成熟。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八旗、绿营有多么厉害,而在于对清朝统治不满的汉人,没有拧成一股绳。

识时务者为俊杰,自取灭亡的事,曾国藩是不会做的。所以,他没有反清。

既然不反清,那就必须采取果断措施,以消除朝廷的猜忌。否则的话,鸟尽弓藏的悲剧命运就将落到曾国藩身上。

出于这一考虑,曾国藩不仅杀掉了李秀成,而且自翦羽翼,将打下南京的功勋军队曾国荃吉字营裁撤。

能够抵挡住称帝的诱惑,是曾国藩得以善终的关键。他的这一智慧,值得我们学习。

忠王李秀成对曾国藩说:你我联手,取天下易如反掌

赞赏

0人赞赏过

      打赏
      收藏文本
      60
      0
      2017/4/18 8:18:08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曾国藩杀害无数百姓和太平军战士,一些清廷鹰犬和一老一少,污蔑太平天国运动使中国人口减少一亿多。曾国藩本身就有满清血统,还说什么清醒,居然有人为这种汉奸辩护。

      2017/4/18 20:20:30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4209149
      • 工分:1350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值得佩服的曾国藩

      2017/4/18 16:23:21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3957241
      • 工分:1458
      左箭头-小图标

      对于汉奸来说,宁为满狗,不做汉皇

      2017/4/26 22:20:23
      左箭头-小图标

      ......
      18楼 啊啊啊啊182
      收复台湾的是郑成功,不是满奴
      19楼 ygz1959
      挺会偷换概念
      22楼 啊啊啊啊182
      谁在偷换概念?回去问问你的历史老师,从荷兰人手里收回台湾的是你满奴还是民族英雄郑成功?满奴之所以让人厌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恶意篡改历史
      29楼 ygz1959
      满清鞑子既然已经夺取中原,此时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的满人做庄当了皇帝。郑氏家族如果盘踞台湾不肯归顺就是分裂国家,懂不?
      42楼 zhangzizhong1940
      郑氏分裂谁了,延平郡王,前明余脉,居然成了分裂?
      没看紫金城里换了新主人吗?

      2017/4/23 13:37:34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ygz1959
      一个反贼,死到临头还不悔悟。他永远不了解一个忠臣一个千古完人的内心世界。

      “成由节俭败由奢”央视的这句公益广告就出自曾国藩之口。曾国藩教育子女书信里讲的。

      44楼 zhangzizhong1940
      不是不知悔悟,而是在劝诫曾国藩,放下屠刀,放过剩余的太平军余部,解散他们回家种田,不然杀了他还会有人造反。
      太平军放过清妖吗?这时候指望鳄鱼发慈悲?

      2017/4/23 13:36:09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11793 / 排名:469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ygz1959
      一个反贼,死到临头还不悔悟。他永远不了解一个忠臣一个千古完人的内心世界。

      “成由节俭败由奢”央视的这句公益广告就出自曾国藩之口。曾国藩教育子女书信里讲的。

      不是不知悔悟,而是在劝诫曾国藩,放下屠刀,放过剩余的太平军余部,解散他们回家种田,不然杀了他还会有人造反。

      2017/4/22 20:18:01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11793 / 排名:469
      左箭头-小图标

      24楼 潇湘逝水
      太平天国后期的战略重点,是迎战从上游大举攻扑安庆威胁天京的曾国藩湘军,对此天朝曾有五次具体的战略部署,都因李秀成的逆命而流产。

      这五次战略部署是:

      第一次是1860年5月太平军破清军江南大营以后,天王洪秀全命令太平军乘胜追击到常州、苏州,限一个月肃清残敌后回师到上游安庆,集中兵力消灭湘军。可是太平军6月2日占领苏州完成了追歼残敌的任务后,陈玉成立即领兵到皖北奋战安庆城下,而李秀成则把天王严诏置之脑后,自行越过苏州进军上海,开辟了与列强苦战不胜又难以脱身的第二战场,使太平军由天京解围后取得的战略主动陷入致命的东西两面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主战场安庆方面,过去陈、李合军曾经几次击退过敌军对安庆的进犯和围困,这一次只有从苏州赶来的陈玉成孤军奋战,使曾国藩得以乘太平军陈、李分军的机会,完成了对安庆的战略包围;

      第二次援皖是1860年11月前后,天朝命李秀成与杨辅清沿长江南岸向西攻取九江,切断湘军围攻安庆的后路,与奋战在安庆前线的英王陈玉成呼应,击退或消灭湘军。这是五个月前第一次援皖行动流产以后实行的补救措施,仍然有成功的可能。但李、杨联军攻到湖口城东,九江业已在望的时候,李秀成因为谋求浙江,突然撤军东走,影响到杨辅清势孤力单无法再进,迂回援皖的进军计划又一次流产。

      因李秀成退军行动匆促,连乘虚突袭曾国藩大营活捉曾国藩的机会也放过了。据说当李秀成领兵经过皖南祁门附近的洋栈岭时,设在祁门的湘军曾国藩大营一片混乱,文武幕僚纷纷逃亡,祁门异常空虚。曾国藩也写好遗书,准备一死。可是李秀成却率部匆匆过境,驰经浙江常山过年去了。曾国藩侥幸得以逃生,这一险局在清军中曾传为笑谈,为曾国藩的一大耻辱。

      第三次援皖行动,是在1861年初,安庆保卫战已到最后决战关头。而李秀成从浙江嘉兴到苏州准备到湖北招兵,此时天王严诏命领兵赴上游,支援安庆,但李秀成不从,仍坚持出师江西、湖北。天王盛怒。后经朝臣从中周旋,天王又作出了李秀成等从江西三路上湖北南岸,英王陈玉成一路出湖北北岸,四路迂回进取武汉,逼湘军从安庆撤退的决策。这一战略部署显然是为了迁就李秀成上江西湖北招兵而作出来的,但仍然不失为一个颇有气魄并为湘军所惧怕的釜底抽薪战略。如果认真实施,还是有可能击败湘军救出安庆,从而稳定天京上游局势的。可惜又因为李秀成迷恋江浙而功败垂成。

      这一次大迂回的战略决策,英王陈玉成是很认真执行的。他只用了十几天时间就从安徽翻越过大别山,于1861年3月18日占领了距汉口东一百七十里的重镇黄州,准备接应南岸的李秀成会师武汉。而李秀成则因为在江西一路招兵,迟了两个多月于6月才到达湖北境内。而他到湖北后,即不攻武昌,又不渡江增援安庆,仍然是只顾招兵。

      李秀成进入湖北境内时,极大地震动了清军。守备力量异常空虚的湖北省会武昌城内,官吏逃亡,百姓骚动,随时有城陷易帜的可能。在安庆前线督战的湖北巡抚胡林翼带病驰返武昌坐镇,并准备随时把围攻安庆的湘军全部调回湖北固守武昌这一根本之地。但出乎湘军将帅的预料,李秀成于6月15日兵至武昌境内并未攻城,而在招齐了三十多万新兵以后,突于7月9日又全部退出湖北,对这一惊心动魄的戏剧性事件,湘军方面直到天京沦陷审讯李秀成时还心有余悸。曾国荃的幕僚赵烈文在日记中记有他审问李秀成时的一段对话:“余(指赵烈文。下同)又问:‘十一年(即1861年)秋,尔兵至鄂省南境,更进则武昌动摇,皖围撤矣,一闻鲍帅至,不战而退,何耶?’曰(指李秀成。下同)‘兵不足也。’余曰:‘汝兵随处皆是,何云不足?’又曰:‘时得苏州,而无杭州,犹鸟无翼,故归图之’……”(《赵烈文日记》)当时李秀成就是用从湖北、江西招来的兵,尤其是从广西转战回来的翼王旧部20余万精兵,如潮涌东进般去占取浙江全境。

      曾国藩当时身任节制安徽、江西、浙江、江苏四省军政大权的钦差大臣,清朝政府和苏浙官绅同声呼吁他领兵东进救援江苏、浙江,但他坚持主攻方向毫不动摇。他认识到安庆战事是与太平军决战的主要矛盾,不但不派兵赴援苏、浙,而且连江西、皖南一带的精兵如主力鲍超等部,也从江西一带调往皖北安庆前线,他自己也把大营从皖南祁门调到安庆附近的水师船上。

      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救安庆,是1861年,在曾国藩从江南岸调兵到江北,他自己亲临安庆前线,集中兵力对安庆发动最后总攻击的时候,太平天国的英王陈玉成眼看到安庆保卫战已经到了最后的决战关头,他亲自驰返天京向天王禀陈安庆决战胜负将直接关系到天国的安危兴亡,请求紧急派兵增援。天王首先想到拥兵大户李秀成,派朝中重臣千王洪仁眡赶赴浙江向李秀成求援,却不料遭到刚从湖北、江西招得五六十万精兵的李秀成的拒绝。据洪仁眡三年后被俘写的《自述》回忆到这件事时,他说,当时李秀成说:“天朝有了苏、浙,可以高枕无忧。”洪仁眡当即反驳李秀成:“自古取江山,屡先西北而后江南,……况江之北,河之南,自古称为中州渔米之地,前数年所恃无恐者,实赖有此地屏藩资益也。今弃而不顾,徒以苏浙繁华之地,一经挫折,必不能久远。今殿下云有苏浙可以高枕无忧,此必有激之谈,谅殿下高才大志,必不出此也。殿下之言,非吾所敢闻也。”(《洪仁眡自述》)而李秀成仍一味搪塞,一心进军浙江,坚决不肯派兵救援安庆。结果当李秀成挥其百万雄师如潮涌入浙江的时候,皖北安庆城下陈玉成军血战经年业已精疲力竭。

      第五即最后一次拒绝赴援皖北,是英王陈玉成在安庆战后率领残部退守庐州,为天京保守这一最后屏障,从1861年8月坚守到1862年5月,牵制住攻克安庆的湘军,使湘军在这九个月中迟迟不敢进攻天京。在这关系天国大局的战役中,李秀成只顾取杭州、战上海,而不派一兵一卒去增援庐州,以致庐州失守,陈玉成牺牲。在庐州失守17天后,曾国荃即率领湘军水陆进抵天京城下。

      到了天京又一次陷入包围,李秀成才惊恐起来,赶紧调动兵力救援天京城。以前天京曾经有两次解围战,但那两次(1856、1860年)反包围战都有陈玉成参加指挥,得以取得消灭敌军为天京解围的大胜。这一次救援天京之战,由于失去了陈玉成的组织指挥,李秀成虽然在曾国荃的湘军刚到天京三个月,立足未稳并且疫病流行的情况下,率领60万大军投入战斗,但大战45天后,终未能赶走仅有2万人的湘军。此时太平军已军心涣散,诸王以衣单缺粮为借口纷纷离散,解围战以失败告终。

      李秀成未能解天京之围,两个月后他又率领20多万大军渡江“扫北”,希图收复皖北失去的地方,但到六安而兵败退回时,兵员已损失了百分之八九十,想远离帝国主义洋枪队而从沿海转到内地的梦想也落了空。到这时,李秀成才看到迷恋苏浙坐视陈玉成苦战皖北而不救援的错误,他的百万大军已经分崩离析各奔前程去了。

      由于百万大军统帅李秀成“顾己不顾人,顾私不顾公”,向天王闹独立分裂,拥兵自重和敛聚私财的结果,以致他的部下离心叛变,尤其是他的亲信大将纳王郜永宽裹挟李部嫡系精兵十余万人把苏州完整地奉献给李鸿章,最终彻底搞垮了李秀成。李秀成在吃过曾国藩的临别赐宴后,说了几句“昨夜深惠厚情,死而足愿,欢乐归阴”,两手空空地走向人生终点,赫赫威风的百万大军统帅与百万家财富豪,最终也只落得财空、兵空、命丧,这大约是他当初绝没有料到的。

      就这样坑队友的人,谁能和他合作?

      陈玉成自己一开始都没把安庆被围当回事,隔了将近一年才去亲自率兵救援,而且在武汉三心二意,这也能怪李秀成?

      就更别提陈玉成在苏南和李秀成争权夺利的事了。

      2017/4/22 20:11:03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11793 / 排名:469
      左箭头-小图标

      ......
      11楼 ygz1959
      如果你把满清的汉臣都称之为汉奸,那么你要先否定满清,也要否定收复台湾收复新疆的意义。
      18楼 啊啊啊啊182
      收复台湾的是郑成功,不是满奴
      19楼 ygz1959
      挺会偷换概念
      22楼 啊啊啊啊182
      谁在偷换概念?回去问问你的历史老师,从荷兰人手里收回台湾的是你满奴还是民族英雄郑成功?满奴之所以让人厌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恶意篡改历史
      29楼 ygz1959
      满清鞑子既然已经夺取中原,此时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的满人做庄当了皇帝。郑氏家族如果盘踞台湾不肯归顺就是分裂国家,懂不?
      郑氏分裂谁了,延平郡王,前明余脉,居然成了分裂?

      2017/4/22 20:05:17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11793 / 排名:46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4楼 潇湘逝水
      太平天国后期的战略重点,是迎战从上游大举攻扑安庆威胁天京的曾国藩湘军,对此天朝曾有五次具体的战略部署,都因李秀成的逆命而流产。

      这五次战略部署是:

      第一次是1860年5月太平军破清军江南大营以后,天王洪秀全命令太平军乘胜追击到常州、苏州,限一个月肃清残敌后回师到上游安庆,集中兵力消灭湘军。可是太平军6月2日占领苏州完成了追歼残敌的任务后,陈玉成立即领兵到皖北奋战安庆城下,而李秀成则把天王严诏置之脑后,自行越过苏州进军上海,开辟了与列强苦战不胜又难以脱身的第二战场,使太平军由天京解围后取得的战略主动陷入致命的东西两面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主战场安庆方面,过去陈、李合军曾经几次击退过敌军对安庆的进犯和围困,这一次只有从苏州赶来的陈玉成孤军奋战,使曾国藩得以乘太平军陈、李分军的机会,完成了对安庆的战略包围;

      第二次援皖是1860年11月前后,天朝命李秀成与杨辅清沿长江南岸向西攻取九江,切断湘军围攻安庆的后路,与奋战在安庆前线的英王陈玉成呼应,击退或消灭湘军。这是五个月前第一次援皖行动流产以后实行的补救措施,仍然有成功的可能。但李、杨联军攻到湖口城东,九江业已在望的时候,李秀成因为谋求浙江,突然撤军东走,影响到杨辅清势孤力单无法再进,迂回援皖的进军计划又一次流产。

      因李秀成退军行动匆促,连乘虚突袭曾国藩大营活捉曾国藩的机会也放过了。据说当李秀成领兵经过皖南祁门附近的洋栈岭时,设在祁门的湘军曾国藩大营一片混乱,文武幕僚纷纷逃亡,祁门异常空虚。曾国藩也写好遗书,准备一死。可是李秀成却率部匆匆过境,驰经浙江常山过年去了。曾国藩侥幸得以逃生,这一险局在清军中曾传为笑谈,为曾国藩的一大耻辱。

      第三次援皖行动,是在1861年初,安庆保卫战已到最后决战关头。而李秀成从浙江嘉兴到苏州准备到湖北招兵,此时天王严诏命领兵赴上游,支援安庆,但李秀成不从,仍坚持出师江西、湖北。天王盛怒。后经朝臣从中周旋,天王又作出了李秀成等从江西三路上湖北南岸,英王陈玉成一路出湖北北岸,四路迂回进取武汉,逼湘军从安庆撤退的决策。这一战略部署显然是为了迁就李秀成上江西湖北招兵而作出来的,但仍然不失为一个颇有气魄并为湘军所惧怕的釜底抽薪战略。如果认真实施,还是有可能击败湘军救出安庆,从而稳定天京上游局势的。可惜又因为李秀成迷恋江浙而功败垂成。

      这一次大迂回的战略决策,英王陈玉成是很认真执行的。他只用了十几天时间就从安徽翻越过大别山,于1861年3月18日占领了距汉口东一百七十里的重镇黄州,准备接应南岸的李秀成会师武汉。而李秀成则因为在江西一路招兵,迟了两个多月于6月才到达湖北境内。而他到湖北后,即不攻武昌,又不渡江增援安庆,仍然是只顾招兵。

      李秀成进入湖北境内时,极大地震动了清军。守备力量异常空虚的湖北省会武昌城内,官吏逃亡,百姓骚动,随时有城陷易帜的可能。在安庆前线督战的湖北巡抚胡林翼带病驰返武昌坐镇,并准备随时把围攻安庆的湘军全部调回湖北固守武昌这一根本之地。但出乎湘军将帅的预料,李秀成于6月15日兵至武昌境内并未攻城,而在招齐了三十多万新兵以后,突于7月9日又全部退出湖北,对这一惊心动魄的戏剧性事件,湘军方面直到天京沦陷审讯李秀成时还心有余悸。曾国荃的幕僚赵烈文在日记中记有他审问李秀成时的一段对话:“余(指赵烈文。下同)又问:‘十一年(即1861年)秋,尔兵至鄂省南境,更进则武昌动摇,皖围撤矣,一闻鲍帅至,不战而退,何耶?’曰(指李秀成。下同)‘兵不足也。’余曰:‘汝兵随处皆是,何云不足?’又曰:‘时得苏州,而无杭州,犹鸟无翼,故归图之’……”(《赵烈文日记》)当时李秀成就是用从湖北、江西招来的兵,尤其是从广西转战回来的翼王旧部20余万精兵,如潮涌东进般去占取浙江全境。

      曾国藩当时身任节制安徽、江西、浙江、江苏四省军政大权的钦差大臣,清朝政府和苏浙官绅同声呼吁他领兵东进救援江苏、浙江,但他坚持主攻方向毫不动摇。他认识到安庆战事是与太平军决战的主要矛盾,不但不派兵赴援苏、浙,而且连江西、皖南一带的精兵如主力鲍超等部,也从江西一带调往皖北安庆前线,他自己也把大营从皖南祁门调到安庆附近的水师船上。

      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救安庆,是1861年,在曾国藩从江南岸调兵到江北,他自己亲临安庆前线,集中兵力对安庆发动最后总攻击的时候,太平天国的英王陈玉成眼看到安庆保卫战已经到了最后的决战关头,他亲自驰返天京向天王禀陈安庆决战胜负将直接关系到天国的安危兴亡,请求紧急派兵增援。天王首先想到拥兵大户李秀成,派朝中重臣千王洪仁眡赶赴浙江向李秀成求援,却不料遭到刚从湖北、江西招得五六十万精兵的李秀成的拒绝。据洪仁眡三年后被俘写的《自述》回忆到这件事时,他说,当时李秀成说:“天朝有了苏、浙,可以高枕无忧。”洪仁眡当即反驳李秀成:“自古取江山,屡先西北而后江南,……况江之北,河之南,自古称为中州渔米之地,前数年所恃无恐者,实赖有此地屏藩资益也。今弃而不顾,徒以苏浙繁华之地,一经挫折,必不能久远。今殿下云有苏浙可以高枕无忧,此必有激之谈,谅殿下高才大志,必不出此也。殿下之言,非吾所敢闻也。”(《洪仁眡自述》)而李秀成仍一味搪塞,一心进军浙江,坚决不肯派兵救援安庆。结果当李秀成挥其百万雄师如潮涌入浙江的时候,皖北安庆城下陈玉成军血战经年业已精疲力竭。

      第五即最后一次拒绝赴援皖北,是英王陈玉成在安庆战后率领残部退守庐州,为天京保守这一最后屏障,从1861年8月坚守到1862年5月,牵制住攻克安庆的湘军,使湘军在这九个月中迟迟不敢进攻天京。在这关系天国大局的战役中,李秀成只顾取杭州、战上海,而不派一兵一卒去增援庐州,以致庐州失守,陈玉成牺牲。在庐州失守17天后,曾国荃即率领湘军水陆进抵天京城下。

      到了天京又一次陷入包围,李秀成才惊恐起来,赶紧调动兵力救援天京城。以前天京曾经有两次解围战,但那两次(1856、1860年)反包围战都有陈玉成参加指挥,得以取得消灭敌军为天京解围的大胜。这一次救援天京之战,由于失去了陈玉成的组织指挥,李秀成虽然在曾国荃的湘军刚到天京三个月,立足未稳并且疫病流行的情况下,率领60万大军投入战斗,但大战45天后,终未能赶走仅有2万人的湘军。此时太平军已军心涣散,诸王以衣单缺粮为借口纷纷离散,解围战以失败告终。

      李秀成未能解天京之围,两个月后他又率领20多万大军渡江“扫北”,希图收复皖北失去的地方,但到六安而兵败退回时,兵员已损失了百分之八九十,想远离帝国主义洋枪队而从沿海转到内地的梦想也落了空。到这时,李秀成才看到迷恋苏浙坐视陈玉成苦战皖北而不救援的错误,他的百万大军已经分崩离析各奔前程去了。

      由于百万大军统帅李秀成“顾己不顾人,顾私不顾公”,向天王闹独立分裂,拥兵自重和敛聚私财的结果,以致他的部下离心叛变,尤其是他的亲信大将纳王郜永宽裹挟李部嫡系精兵十余万人把苏州完整地奉献给李鸿章,最终彻底搞垮了李秀成。李秀成在吃过曾国藩的临别赐宴后,说了几句“昨夜深惠厚情,死而足愿,欢乐归阴”,两手空空地走向人生终点,赫赫威风的百万大军统帅与百万家财富豪,最终也只落得财空、兵空、命丧,这大约是他当初绝没有料到的。

      就这样坑队友的人,谁能和他合作?

      26楼 肃草
      太平天国还有谁可以依靠?

      其他的王不是更差劲?

      李秀成好歹是太平天国后期的擎天柱。

      28楼 潇湘逝水
      陈玉成无私

      李秀成有私

      顺带说一句,李秀成(1823)可是老油条,石达开(1831)才是帅小伙

      30楼 肃草
      陈玉成岂无私?

      而且他的麾下不也被曾国藩打得灰飞烟灭?

      他经营多年的老巢被围时,想抄袭李秀成的围魏救赵,结果被识破。

      他也算有些军队,却不敢直取安庆,里应外合。

      最后,他在安庆的军队也是投降的。

      陈玉成在太平天国后期算是一等一的悍将,清兵请将都惧其三分,闻听“四眼狗”都胆寒。

      但他的结局太悲惨了。世间有多少一流名将会落到这种结局?

      所以说,所谓教主把陈玉成调走才导致了……是不存在的。

      1、陈玉成去解京围前,彻底结束了小池驿之战,湘军实力大损,暂时无法发动对安省的攻击。

      2、陈玉成到天京外围前,也没有开始解围,而是以打全椒滁州之名观望,直到李秀成围魏救赵回来后才加入救援天京的大部队。在此之前,完全无视天京的调令。

      3、二破之后,陈玉成即便提出了救安省,自己也没有去,而是去了扬州。以他二破前在全椒滁州逗留一个半月之久,不向天京发一兵一卒,所谓被教主圣旨强迫没去西线的说法是不成立的。

      4、开辟苏福省势如破竹后,陈玉成随之渡江来到江南,依旧是他本人的意志没有去救安省。

      2017/4/22 19:57:51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11793 / 排名:469
      左箭头-小图标

      36楼 gostto
      世界死人最多的战争:第一是太平天国
      人都是满清杀的

      2017/4/22 19:56:27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3957241
      • 工分:1451
      左箭头-小图标

      这些汉人读的是孔孟,却心向外夷,甘心为虎作伥。鞑子不过扔了一个功名过去,他们就把成仁取义抛之脑后,如狗一般的疯抢骨头。这些奴才纵使才高八斗又有何用,不过就是个狗汉奸罢了。

      2017/4/22 17:19:03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2192
      左箭头-小图标

      ......
      11楼 ygz1959
      如果你把满清的汉臣都称之为汉奸,那么你要先否定满清,也要否定收复台湾收复新疆的意义。
      18楼 啊啊啊啊182
      收复台湾的是郑成功,不是满奴
      19楼 ygz1959
      挺会偷换概念
      22楼 啊啊啊啊182
      谁在偷换概念?回去问问你的历史老师,从荷兰人手里收回台湾的是你满奴还是民族英雄郑成功?满奴之所以让人厌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恶意篡改历史
      29楼 ygz1959
      满清鞑子既然已经夺取中原,此时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的满人做庄当了皇帝。郑氏家族如果盘踞台湾不肯归顺就是分裂国家,懂不?
      那后来蒋秃子盘踞台湾不肯归顺,是不是分裂国家?

      2017/4/22 14:23:12
      • 军衔:空军少校
      • 军号:3565922
      • 头衔:腹黑流氓兔
      • 工分:37475
      左箭头-小图标

      还以为是曹操和吕布呢!!!

      2017/4/22 13:33:04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944572
      • 工分:1183
      左箭头-小图标

      世界死人最多的战争:第一是太平天国

      2017/4/22 8:46:40
      左箭头-小图标

      其实曾剃头一心想当奴才,配享太庙做忠实走狗,所以才没有反清。别把他看得多高尚,有些人就是看着高尚,背地里。。。。

      2017/4/21 22:35:29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93042
      • 工分:49162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赶紧去穿越!!劝说曾剃头去反清复明!!!

      2017/4/21 20:27:44
      • 军衔:海军上尉
      • 军号:1386880
      • 工分:29522
      左箭头-小图标

      24楼 潇湘逝水
      太平天国后期的战略重点,是迎战从上游大举攻扑安庆威胁天京的曾国藩湘军,对此天朝曾有五次具体的战略部署,都因李秀成的逆命而流产。

      这五次战略部署是:

      第一次是1860年5月太平军破清军江南大营以后,天王洪秀全命令太平军乘胜追击到常州、苏州,限一个月肃清残敌后回师到上游安庆,集中兵力消灭湘军。可是太平军6月2日占领苏州完成了追歼残敌的任务后,陈玉成立即领兵到皖北奋战安庆城下,而李秀成则把天王严诏置之脑后,自行越过苏州进军上海,开辟了与列强苦战不胜又难以脱身的第二战场,使太平军由天京解围后取得的战略主动陷入致命的东西两面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主战场安庆方面,过去陈、李合军曾经几次击退过敌军对安庆的进犯和围困,这一次只有从苏州赶来的陈玉成孤军奋战,使曾国藩得以乘太平军陈、李分军的机会,完成了对安庆的战略包围;

      第二次援皖是1860年11月前后,天朝命李秀成与杨辅清沿长江南岸向西攻取九江,切断湘军围攻安庆的后路,与奋战在安庆前线的英王陈玉成呼应,击退或消灭湘军。这是五个月前第一次援皖行动流产以后实行的补救措施,仍然有成功的可能。但李、杨联军攻到湖口城东,九江业已在望的时候,李秀成因为谋求浙江,突然撤军东走,影响到杨辅清势孤力单无法再进,迂回援皖的进军计划又一次流产。

      因李秀成退军行动匆促,连乘虚突袭曾国藩大营活捉曾国藩的机会也放过了。据说当李秀成领兵经过皖南祁门附近的洋栈岭时,设在祁门的湘军曾国藩大营一片混乱,文武幕僚纷纷逃亡,祁门异常空虚。曾国藩也写好遗书,准备一死。可是李秀成却率部匆匆过境,驰经浙江常山过年去了。曾国藩侥幸得以逃生,这一险局在清军中曾传为笑谈,为曾国藩的一大耻辱。

      第三次援皖行动,是在1861年初,安庆保卫战已到最后决战关头。而李秀成从浙江嘉兴到苏州准备到湖北招兵,此时天王严诏命领兵赴上游,支援安庆,但李秀成不从,仍坚持出师江西、湖北。天王盛怒。后经朝臣从中周旋,天王又作出了李秀成等从江西三路上湖北南岸,英王陈玉成一路出湖北北岸,四路迂回进取武汉,逼湘军从安庆撤退的决策。这一战略部署显然是为了迁就李秀成上江西湖北招兵而作出来的,但仍然不失为一个颇有气魄并为湘军所惧怕的釜底抽薪战略。如果认真实施,还是有可能击败湘军救出安庆,从而稳定天京上游局势的。可惜又因为李秀成迷恋江浙而功败垂成。

      这一次大迂回的战略决策,英王陈玉成是很认真执行的。他只用了十几天时间就从安徽翻越过大别山,于1861年3月18日占领了距汉口东一百七十里的重镇黄州,准备接应南岸的李秀成会师武汉。而李秀成则因为在江西一路招兵,迟了两个多月于6月才到达湖北境内。而他到湖北后,即不攻武昌,又不渡江增援安庆,仍然是只顾招兵。

      李秀成进入湖北境内时,极大地震动了清军。守备力量异常空虚的湖北省会武昌城内,官吏逃亡,百姓骚动,随时有城陷易帜的可能。在安庆前线督战的湖北巡抚胡林翼带病驰返武昌坐镇,并准备随时把围攻安庆的湘军全部调回湖北固守武昌这一根本之地。但出乎湘军将帅的预料,李秀成于6月15日兵至武昌境内并未攻城,而在招齐了三十多万新兵以后,突于7月9日又全部退出湖北,对这一惊心动魄的戏剧性事件,湘军方面直到天京沦陷审讯李秀成时还心有余悸。曾国荃的幕僚赵烈文在日记中记有他审问李秀成时的一段对话:“余(指赵烈文。下同)又问:‘十一年(即1861年)秋,尔兵至鄂省南境,更进则武昌动摇,皖围撤矣,一闻鲍帅至,不战而退,何耶?’曰(指李秀成。下同)‘兵不足也。’余曰:‘汝兵随处皆是,何云不足?’又曰:‘时得苏州,而无杭州,犹鸟无翼,故归图之’……”(《赵烈文日记》)当时李秀成就是用从湖北、江西招来的兵,尤其是从广西转战回来的翼王旧部20余万精兵,如潮涌东进般去占取浙江全境。

      曾国藩当时身任节制安徽、江西、浙江、江苏四省军政大权的钦差大臣,清朝政府和苏浙官绅同声呼吁他领兵东进救援江苏、浙江,但他坚持主攻方向毫不动摇。他认识到安庆战事是与太平军决战的主要矛盾,不但不派兵赴援苏、浙,而且连江西、皖南一带的精兵如主力鲍超等部,也从江西一带调往皖北安庆前线,他自己也把大营从皖南祁门调到安庆附近的水师船上。

      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救安庆,是1861年,在曾国藩从江南岸调兵到江北,他自己亲临安庆前线,集中兵力对安庆发动最后总攻击的时候,太平天国的英王陈玉成眼看到安庆保卫战已经到了最后的决战关头,他亲自驰返天京向天王禀陈安庆决战胜负将直接关系到天国的安危兴亡,请求紧急派兵增援。天王首先想到拥兵大户李秀成,派朝中重臣千王洪仁眡赶赴浙江向李秀成求援,却不料遭到刚从湖北、江西招得五六十万精兵的李秀成的拒绝。据洪仁眡三年后被俘写的《自述》回忆到这件事时,他说,当时李秀成说:“天朝有了苏、浙,可以高枕无忧。”洪仁眡当即反驳李秀成:“自古取江山,屡先西北而后江南,……况江之北,河之南,自古称为中州渔米之地,前数年所恃无恐者,实赖有此地屏藩资益也。今弃而不顾,徒以苏浙繁华之地,一经挫折,必不能久远。今殿下云有苏浙可以高枕无忧,此必有激之谈,谅殿下高才大志,必不出此也。殿下之言,非吾所敢闻也。”(《洪仁眡自述》)而李秀成仍一味搪塞,一心进军浙江,坚决不肯派兵救援安庆。结果当李秀成挥其百万雄师如潮涌入浙江的时候,皖北安庆城下陈玉成军血战经年业已精疲力竭。

      第五即最后一次拒绝赴援皖北,是英王陈玉成在安庆战后率领残部退守庐州,为天京保守这一最后屏障,从1861年8月坚守到1862年5月,牵制住攻克安庆的湘军,使湘军在这九个月中迟迟不敢进攻天京。在这关系天国大局的战役中,李秀成只顾取杭州、战上海,而不派一兵一卒去增援庐州,以致庐州失守,陈玉成牺牲。在庐州失守17天后,曾国荃即率领湘军水陆进抵天京城下。

      到了天京又一次陷入包围,李秀成才惊恐起来,赶紧调动兵力救援天京城。以前天京曾经有两次解围战,但那两次(1856、1860年)反包围战都有陈玉成参加指挥,得以取得消灭敌军为天京解围的大胜。这一次救援天京之战,由于失去了陈玉成的组织指挥,李秀成虽然在曾国荃的湘军刚到天京三个月,立足未稳并且疫病流行的情况下,率领60万大军投入战斗,但大战45天后,终未能赶走仅有2万人的湘军。此时太平军已军心涣散,诸王以衣单缺粮为借口纷纷离散,解围战以失败告终。

      李秀成未能解天京之围,两个月后他又率领20多万大军渡江“扫北”,希图收复皖北失去的地方,但到六安而兵败退回时,兵员已损失了百分之八九十,想远离帝国主义洋枪队而从沿海转到内地的梦想也落了空。到这时,李秀成才看到迷恋苏浙坐视陈玉成苦战皖北而不救援的错误,他的百万大军已经分崩离析各奔前程去了。

      由于百万大军统帅李秀成“顾己不顾人,顾私不顾公”,向天王闹独立分裂,拥兵自重和敛聚私财的结果,以致他的部下离心叛变,尤其是他的亲信大将纳王郜永宽裹挟李部嫡系精兵十余万人把苏州完整地奉献给李鸿章,最终彻底搞垮了李秀成。李秀成在吃过曾国藩的临别赐宴后,说了几句“昨夜深惠厚情,死而足愿,欢乐归阴”,两手空空地走向人生终点,赫赫威风的百万大军统帅与百万家财富豪,最终也只落得财空、兵空、命丧,这大约是他当初绝没有料到的。

      就这样坑队友的人,谁能和他合作?

      26楼 肃草
      太平天国还有谁可以依靠?

      其他的王不是更差劲?

      李秀成好歹是太平天国后期的擎天柱。

      28楼 潇湘逝水
      陈玉成无私

      李秀成有私

      顺带说一句,李秀成(1823)可是老油条,石达开(1831)才是帅小伙

      陈玉成岂无私?

      而且他的麾下不也被曾国藩打得灰飞烟灭?

      他经营多年的老巢被围时,想抄袭李秀成的围魏救赵,结果被识破。

      他也算有些军队,却不敢直取安庆,里应外合。

      最后,他在安庆的军队也是投降的。

      陈玉成在太平天国后期算是一等一的悍将,清兵请将都惧其三分,闻听“四眼狗”都胆寒。

      但他的结局太悲惨了。世间有多少一流名将会落到这种结局?

      2017/4/21 11:40:42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056974
      • 工分:86185
      左箭头-小图标

      ......
      10楼 zyzno1
      歌颂崇拜汉奸,是因为也是汉奸的同类,所谓,物以类聚.
      11楼 ygz1959
      如果你把满清的汉臣都称之为汉奸,那么你要先否定满清,也要否定收复台湾收复新疆的意义。
      18楼 啊啊啊啊182
      收复台湾的是郑成功,不是满奴
      19楼 ygz1959
      挺会偷换概念
      22楼 啊啊啊啊182
      谁在偷换概念?回去问问你的历史老师,从荷兰人手里收回台湾的是你满奴还是民族英雄郑成功?满奴之所以让人厌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恶意篡改历史
      满清鞑子既然已经夺取中原,此时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的满人做庄当了皇帝。郑氏家族如果盘踞台湾不肯归顺就是分裂国家,懂不?

      2017/4/21 11:33:19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1199078
      • 头衔:左军师中郎将
      • 工分:136461
      左箭头-小图标

      24楼 潇湘逝水
      太平天国后期的战略重点,是迎战从上游大举攻扑安庆威胁天京的曾国藩湘军,对此天朝曾有五次具体的战略部署,都因李秀成的逆命而流产。

      这五次战略部署是:

      第一次是1860年5月太平军破清军江南大营以后,天王洪秀全命令太平军乘胜追击到常州、苏州,限一个月肃清残敌后回师到上游安庆,集中兵力消灭湘军。可是太平军6月2日占领苏州完成了追歼残敌的任务后,陈玉成立即领兵到皖北奋战安庆城下,而李秀成则把天王严诏置之脑后,自行越过苏州进军上海,开辟了与列强苦战不胜又难以脱身的第二战场,使太平军由天京解围后取得的战略主动陷入致命的东西两面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主战场安庆方面,过去陈、李合军曾经几次击退过敌军对安庆的进犯和围困,这一次只有从苏州赶来的陈玉成孤军奋战,使曾国藩得以乘太平军陈、李分军的机会,完成了对安庆的战略包围;

      第二次援皖是1860年11月前后,天朝命李秀成与杨辅清沿长江南岸向西攻取九江,切断湘军围攻安庆的后路,与奋战在安庆前线的英王陈玉成呼应,击退或消灭湘军。这是五个月前第一次援皖行动流产以后实行的补救措施,仍然有成功的可能。但李、杨联军攻到湖口城东,九江业已在望的时候,李秀成因为谋求浙江,突然撤军东走,影响到杨辅清势孤力单无法再进,迂回援皖的进军计划又一次流产。

      因李秀成退军行动匆促,连乘虚突袭曾国藩大营活捉曾国藩的机会也放过了。据说当李秀成领兵经过皖南祁门附近的洋栈岭时,设在祁门的湘军曾国藩大营一片混乱,文武幕僚纷纷逃亡,祁门异常空虚。曾国藩也写好遗书,准备一死。可是李秀成却率部匆匆过境,驰经浙江常山过年去了。曾国藩侥幸得以逃生,这一险局在清军中曾传为笑谈,为曾国藩的一大耻辱。

      第三次援皖行动,是在1861年初,安庆保卫战已到最后决战关头。而李秀成从浙江嘉兴到苏州准备到湖北招兵,此时天王严诏命领兵赴上游,支援安庆,但李秀成不从,仍坚持出师江西、湖北。天王盛怒。后经朝臣从中周旋,天王又作出了李秀成等从江西三路上湖北南岸,英王陈玉成一路出湖北北岸,四路迂回进取武汉,逼湘军从安庆撤退的决策。这一战略部署显然是为了迁就李秀成上江西湖北招兵而作出来的,但仍然不失为一个颇有气魄并为湘军所惧怕的釜底抽薪战略。如果认真实施,还是有可能击败湘军救出安庆,从而稳定天京上游局势的。可惜又因为李秀成迷恋江浙而功败垂成。

      这一次大迂回的战略决策,英王陈玉成是很认真执行的。他只用了十几天时间就从安徽翻越过大别山,于1861年3月18日占领了距汉口东一百七十里的重镇黄州,准备接应南岸的李秀成会师武汉。而李秀成则因为在江西一路招兵,迟了两个多月于6月才到达湖北境内。而他到湖北后,即不攻武昌,又不渡江增援安庆,仍然是只顾招兵。

      李秀成进入湖北境内时,极大地震动了清军。守备力量异常空虚的湖北省会武昌城内,官吏逃亡,百姓骚动,随时有城陷易帜的可能。在安庆前线督战的湖北巡抚胡林翼带病驰返武昌坐镇,并准备随时把围攻安庆的湘军全部调回湖北固守武昌这一根本之地。但出乎湘军将帅的预料,李秀成于6月15日兵至武昌境内并未攻城,而在招齐了三十多万新兵以后,突于7月9日又全部退出湖北,对这一惊心动魄的戏剧性事件,湘军方面直到天京沦陷审讯李秀成时还心有余悸。曾国荃的幕僚赵烈文在日记中记有他审问李秀成时的一段对话:“余(指赵烈文。下同)又问:‘十一年(即1861年)秋,尔兵至鄂省南境,更进则武昌动摇,皖围撤矣,一闻鲍帅至,不战而退,何耶?’曰(指李秀成。下同)‘兵不足也。’余曰:‘汝兵随处皆是,何云不足?’又曰:‘时得苏州,而无杭州,犹鸟无翼,故归图之’……”(《赵烈文日记》)当时李秀成就是用从湖北、江西招来的兵,尤其是从广西转战回来的翼王旧部20余万精兵,如潮涌东进般去占取浙江全境。

      曾国藩当时身任节制安徽、江西、浙江、江苏四省军政大权的钦差大臣,清朝政府和苏浙官绅同声呼吁他领兵东进救援江苏、浙江,但他坚持主攻方向毫不动摇。他认识到安庆战事是与太平军决战的主要矛盾,不但不派兵赴援苏、浙,而且连江西、皖南一带的精兵如主力鲍超等部,也从江西一带调往皖北安庆前线,他自己也把大营从皖南祁门调到安庆附近的水师船上。

      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救安庆,是1861年,在曾国藩从江南岸调兵到江北,他自己亲临安庆前线,集中兵力对安庆发动最后总攻击的时候,太平天国的英王陈玉成眼看到安庆保卫战已经到了最后的决战关头,他亲自驰返天京向天王禀陈安庆决战胜负将直接关系到天国的安危兴亡,请求紧急派兵增援。天王首先想到拥兵大户李秀成,派朝中重臣千王洪仁眡赶赴浙江向李秀成求援,却不料遭到刚从湖北、江西招得五六十万精兵的李秀成的拒绝。据洪仁眡三年后被俘写的《自述》回忆到这件事时,他说,当时李秀成说:“天朝有了苏、浙,可以高枕无忧。”洪仁眡当即反驳李秀成:“自古取江山,屡先西北而后江南,……况江之北,河之南,自古称为中州渔米之地,前数年所恃无恐者,实赖有此地屏藩资益也。今弃而不顾,徒以苏浙繁华之地,一经挫折,必不能久远。今殿下云有苏浙可以高枕无忧,此必有激之谈,谅殿下高才大志,必不出此也。殿下之言,非吾所敢闻也。”(《洪仁眡自述》)而李秀成仍一味搪塞,一心进军浙江,坚决不肯派兵救援安庆。结果当李秀成挥其百万雄师如潮涌入浙江的时候,皖北安庆城下陈玉成军血战经年业已精疲力竭。

      第五即最后一次拒绝赴援皖北,是英王陈玉成在安庆战后率领残部退守庐州,为天京保守这一最后屏障,从1861年8月坚守到1862年5月,牵制住攻克安庆的湘军,使湘军在这九个月中迟迟不敢进攻天京。在这关系天国大局的战役中,李秀成只顾取杭州、战上海,而不派一兵一卒去增援庐州,以致庐州失守,陈玉成牺牲。在庐州失守17天后,曾国荃即率领湘军水陆进抵天京城下。

      到了天京又一次陷入包围,李秀成才惊恐起来,赶紧调动兵力救援天京城。以前天京曾经有两次解围战,但那两次(1856、1860年)反包围战都有陈玉成参加指挥,得以取得消灭敌军为天京解围的大胜。这一次救援天京之战,由于失去了陈玉成的组织指挥,李秀成虽然在曾国荃的湘军刚到天京三个月,立足未稳并且疫病流行的情况下,率领60万大军投入战斗,但大战45天后,终未能赶走仅有2万人的湘军。此时太平军已军心涣散,诸王以衣单缺粮为借口纷纷离散,解围战以失败告终。

      李秀成未能解天京之围,两个月后他又率领20多万大军渡江“扫北”,希图收复皖北失去的地方,但到六安而兵败退回时,兵员已损失了百分之八九十,想远离帝国主义洋枪队而从沿海转到内地的梦想也落了空。到这时,李秀成才看到迷恋苏浙坐视陈玉成苦战皖北而不救援的错误,他的百万大军已经分崩离析各奔前程去了。

      由于百万大军统帅李秀成“顾己不顾人,顾私不顾公”,向天王闹独立分裂,拥兵自重和敛聚私财的结果,以致他的部下离心叛变,尤其是他的亲信大将纳王郜永宽裹挟李部嫡系精兵十余万人把苏州完整地奉献给李鸿章,最终彻底搞垮了李秀成。李秀成在吃过曾国藩的临别赐宴后,说了几句“昨夜深惠厚情,死而足愿,欢乐归阴”,两手空空地走向人生终点,赫赫威风的百万大军统帅与百万家财富豪,最终也只落得财空、兵空、命丧,这大约是他当初绝没有料到的。

      就这样坑队友的人,谁能和他合作?

      26楼 肃草
      太平天国还有谁可以依靠?

      其他的王不是更差劲?

      李秀成好歹是太平天国后期的擎天柱。

      陈玉成无私

      李秀成有私

      顺带说一句,李秀成(1823)可是老油条,石达开(1831)才是帅小伙

      2017/4/21 11:11:46
      • 军衔:海军上尉
      • 军号:1386880
      • 工分:29522
      左箭头-小图标

      21楼 强武精神
      曾文正公若当时真高举“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之大旗;清帝国土崩瓦解必是顷刻之间的事情。麾下文人、武将,群英汇聚,我中华自会气象为之一新。又何来日后,倭寇横行为祸。可惜的是,历史只有结果!没有如果!唉!!!全了个人的愚忠愚孝,却失了国家民族之大义!
      23楼 贰流子
      曾国藩和李鸿章本质上都是权力投机分子,气度比左宗棠都差了很大一截,不具备开天辟地的见识,最后的局面充其量搞成北洋时期的军阀割据。历史不用假设,现实的产生就是事物发展的唯一可能性。
      曾国藩、李鸿章和左宗棠其实是一派之人,但他们的战略思想或者倾重则有明显不同。

      同政治上讲,李鸿章的才干和眼光其实高过曾国藩和左宗棠。

      这也就是行将就木的清朝不管怎么不情愿,关键时候还得仰仗李鸿章修补大局。

      2017/4/21 11:02:45
      • 军衔:海军上尉
      • 军号:1386880
      • 工分:29522
      左箭头-小图标

      24楼 潇湘逝水
      太平天国后期的战略重点,是迎战从上游大举攻扑安庆威胁天京的曾国藩湘军,对此天朝曾有五次具体的战略部署,都因李秀成的逆命而流产。

      这五次战略部署是:

      第一次是1860年5月太平军破清军江南大营以后,天王洪秀全命令太平军乘胜追击到常州、苏州,限一个月肃清残敌后回师到上游安庆,集中兵力消灭湘军。可是太平军6月2日占领苏州完成了追歼残敌的任务后,陈玉成立即领兵到皖北奋战安庆城下,而李秀成则把天王严诏置之脑后,自行越过苏州进军上海,开辟了与列强苦战不胜又难以脱身的第二战场,使太平军由天京解围后取得的战略主动陷入致命的东西两面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主战场安庆方面,过去陈、李合军曾经几次击退过敌军对安庆的进犯和围困,这一次只有从苏州赶来的陈玉成孤军奋战,使曾国藩得以乘太平军陈、李分军的机会,完成了对安庆的战略包围;

      第二次援皖是1860年11月前后,天朝命李秀成与杨辅清沿长江南岸向西攻取九江,切断湘军围攻安庆的后路,与奋战在安庆前线的英王陈玉成呼应,击退或消灭湘军。这是五个月前第一次援皖行动流产以后实行的补救措施,仍然有成功的可能。但李、杨联军攻到湖口城东,九江业已在望的时候,李秀成因为谋求浙江,突然撤军东走,影响到杨辅清势孤力单无法再进,迂回援皖的进军计划又一次流产。

      因李秀成退军行动匆促,连乘虚突袭曾国藩大营活捉曾国藩的机会也放过了。据说当李秀成领兵经过皖南祁门附近的洋栈岭时,设在祁门的湘军曾国藩大营一片混乱,文武幕僚纷纷逃亡,祁门异常空虚。曾国藩也写好遗书,准备一死。可是李秀成却率部匆匆过境,驰经浙江常山过年去了。曾国藩侥幸得以逃生,这一险局在清军中曾传为笑谈,为曾国藩的一大耻辱。

      第三次援皖行动,是在1861年初,安庆保卫战已到最后决战关头。而李秀成从浙江嘉兴到苏州准备到湖北招兵,此时天王严诏命领兵赴上游,支援安庆,但李秀成不从,仍坚持出师江西、湖北。天王盛怒。后经朝臣从中周旋,天王又作出了李秀成等从江西三路上湖北南岸,英王陈玉成一路出湖北北岸,四路迂回进取武汉,逼湘军从安庆撤退的决策。这一战略部署显然是为了迁就李秀成上江西湖北招兵而作出来的,但仍然不失为一个颇有气魄并为湘军所惧怕的釜底抽薪战略。如果认真实施,还是有可能击败湘军救出安庆,从而稳定天京上游局势的。可惜又因为李秀成迷恋江浙而功败垂成。

      这一次大迂回的战略决策,英王陈玉成是很认真执行的。他只用了十几天时间就从安徽翻越过大别山,于1861年3月18日占领了距汉口东一百七十里的重镇黄州,准备接应南岸的李秀成会师武汉。而李秀成则因为在江西一路招兵,迟了两个多月于6月才到达湖北境内。而他到湖北后,即不攻武昌,又不渡江增援安庆,仍然是只顾招兵。

      李秀成进入湖北境内时,极大地震动了清军。守备力量异常空虚的湖北省会武昌城内,官吏逃亡,百姓骚动,随时有城陷易帜的可能。在安庆前线督战的湖北巡抚胡林翼带病驰返武昌坐镇,并准备随时把围攻安庆的湘军全部调回湖北固守武昌这一根本之地。但出乎湘军将帅的预料,李秀成于6月15日兵至武昌境内并未攻城,而在招齐了三十多万新兵以后,突于7月9日又全部退出湖北,对这一惊心动魄的戏剧性事件,湘军方面直到天京沦陷审讯李秀成时还心有余悸。曾国荃的幕僚赵烈文在日记中记有他审问李秀成时的一段对话:“余(指赵烈文。下同)又问:‘十一年(即1861年)秋,尔兵至鄂省南境,更进则武昌动摇,皖围撤矣,一闻鲍帅至,不战而退,何耶?’曰(指李秀成。下同)‘兵不足也。’余曰:‘汝兵随处皆是,何云不足?’又曰:‘时得苏州,而无杭州,犹鸟无翼,故归图之’……”(《赵烈文日记》)当时李秀成就是用从湖北、江西招来的兵,尤其是从广西转战回来的翼王旧部20余万精兵,如潮涌东进般去占取浙江全境。

      曾国藩当时身任节制安徽、江西、浙江、江苏四省军政大权的钦差大臣,清朝政府和苏浙官绅同声呼吁他领兵东进救援江苏、浙江,但他坚持主攻方向毫不动摇。他认识到安庆战事是与太平军决战的主要矛盾,不但不派兵赴援苏、浙,而且连江西、皖南一带的精兵如主力鲍超等部,也从江西一带调往皖北安庆前线,他自己也把大营从皖南祁门调到安庆附近的水师船上。

      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救安庆,是1861年,在曾国藩从江南岸调兵到江北,他自己亲临安庆前线,集中兵力对安庆发动最后总攻击的时候,太平天国的英王陈玉成眼看到安庆保卫战已经到了最后的决战关头,他亲自驰返天京向天王禀陈安庆决战胜负将直接关系到天国的安危兴亡,请求紧急派兵增援。天王首先想到拥兵大户李秀成,派朝中重臣千王洪仁眡赶赴浙江向李秀成求援,却不料遭到刚从湖北、江西招得五六十万精兵的李秀成的拒绝。据洪仁眡三年后被俘写的《自述》回忆到这件事时,他说,当时李秀成说:“天朝有了苏、浙,可以高枕无忧。”洪仁眡当即反驳李秀成:“自古取江山,屡先西北而后江南,……况江之北,河之南,自古称为中州渔米之地,前数年所恃无恐者,实赖有此地屏藩资益也。今弃而不顾,徒以苏浙繁华之地,一经挫折,必不能久远。今殿下云有苏浙可以高枕无忧,此必有激之谈,谅殿下高才大志,必不出此也。殿下之言,非吾所敢闻也。”(《洪仁眡自述》)而李秀成仍一味搪塞,一心进军浙江,坚决不肯派兵救援安庆。结果当李秀成挥其百万雄师如潮涌入浙江的时候,皖北安庆城下陈玉成军血战经年业已精疲力竭。

      第五即最后一次拒绝赴援皖北,是英王陈玉成在安庆战后率领残部退守庐州,为天京保守这一最后屏障,从1861年8月坚守到1862年5月,牵制住攻克安庆的湘军,使湘军在这九个月中迟迟不敢进攻天京。在这关系天国大局的战役中,李秀成只顾取杭州、战上海,而不派一兵一卒去增援庐州,以致庐州失守,陈玉成牺牲。在庐州失守17天后,曾国荃即率领湘军水陆进抵天京城下。

      到了天京又一次陷入包围,李秀成才惊恐起来,赶紧调动兵力救援天京城。以前天京曾经有两次解围战,但那两次(1856、1860年)反包围战都有陈玉成参加指挥,得以取得消灭敌军为天京解围的大胜。这一次救援天京之战,由于失去了陈玉成的组织指挥,李秀成虽然在曾国荃的湘军刚到天京三个月,立足未稳并且疫病流行的情况下,率领60万大军投入战斗,但大战45天后,终未能赶走仅有2万人的湘军。此时太平军已军心涣散,诸王以衣单缺粮为借口纷纷离散,解围战以失败告终。

      李秀成未能解天京之围,两个月后他又率领20多万大军渡江“扫北”,希图收复皖北失去的地方,但到六安而兵败退回时,兵员已损失了百分之八九十,想远离帝国主义洋枪队而从沿海转到内地的梦想也落了空。到这时,李秀成才看到迷恋苏浙坐视陈玉成苦战皖北而不救援的错误,他的百万大军已经分崩离析各奔前程去了。

      由于百万大军统帅李秀成“顾己不顾人,顾私不顾公”,向天王闹独立分裂,拥兵自重和敛聚私财的结果,以致他的部下离心叛变,尤其是他的亲信大将纳王郜永宽裹挟李部嫡系精兵十余万人把苏州完整地奉献给李鸿章,最终彻底搞垮了李秀成。李秀成在吃过曾国藩的临别赐宴后,说了几句“昨夜深惠厚情,死而足愿,欢乐归阴”,两手空空地走向人生终点,赫赫威风的百万大军统帅与百万家财富豪,最终也只落得财空、兵空、命丧,这大约是他当初绝没有料到的。

      就这样坑队友的人,谁能和他合作?

      太平天国还有谁可以依靠?

      其他的王不是更差劲?

      李秀成好歹是太平天国后期的擎天柱。

      2017/4/21 10:57:56
      • 军衔:海军上尉
      • 军号:1386880
      • 工分:29522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小鱼回来了
      曾国藩杀害无数百姓和太平军战士,一些清廷鹰犬和一老一少,污蔑太平天国运动使中国人口减少一亿多。曾国藩本身就有满清血统,还说什么清醒,居然有人为这种汉奸辩护。
      曾国藩是满人?

      2017/4/21 10:55:26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1199078
      • 头衔:左军师中郎将
      • 工分:1364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太平天国后期的战略重点,是迎战从上游大举攻扑安庆威胁天京的曾国藩湘军,对此天朝曾有五次具体的战略部署,都因李秀成的逆命而流产。

      这五次战略部署是:

      第一次是1860年5月太平军破清军江南大营以后,天王洪秀全命令太平军乘胜追击到常州、苏州,限一个月肃清残敌后回师到上游安庆,集中兵力消灭湘军。可是太平军6月2日占领苏州完成了追歼残敌的任务后,陈玉成立即领兵到皖北奋战安庆城下,而李秀成则把天王严诏置之脑后,自行越过苏州进军上海,开辟了与列强苦战不胜又难以脱身的第二战场,使太平军由天京解围后取得的战略主动陷入致命的东西两面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主战场安庆方面,过去陈、李合军曾经几次击退过敌军对安庆的进犯和围困,这一次只有从苏州赶来的陈玉成孤军奋战,使曾国藩得以乘太平军陈、李分军的机会,完成了对安庆的战略包围;

      第二次援皖是1860年11月前后,天朝命李秀成与杨辅清沿长江南岸向西攻取九江,切断湘军围攻安庆的后路,与奋战在安庆前线的英王陈玉成呼应,击退或消灭湘军。这是五个月前第一次援皖行动流产以后实行的补救措施,仍然有成功的可能。但李、杨联军攻到湖口城东,九江业已在望的时候,李秀成因为谋求浙江,突然撤军东走,影响到杨辅清势孤力单无法再进,迂回援皖的进军计划又一次流产。

      因李秀成退军行动匆促,连乘虚突袭曾国藩大营活捉曾国藩的机会也放过了。据说当李秀成领兵经过皖南祁门附近的洋栈岭时,设在祁门的湘军曾国藩大营一片混乱,文武幕僚纷纷逃亡,祁门异常空虚。曾国藩也写好遗书,准备一死。可是李秀成却率部匆匆过境,驰经浙江常山过年去了。曾国藩侥幸得以逃生,这一险局在清军中曾传为笑谈,为曾国藩的一大耻辱。

      第三次援皖行动,是在1861年初,安庆保卫战已到最后决战关头。而李秀成从浙江嘉兴到苏州准备到湖北招兵,此时天王严诏命领兵赴上游,支援安庆,但李秀成不从,仍坚持出师江西、湖北。天王盛怒。后经朝臣从中周旋,天王又作出了李秀成等从江西三路上湖北南岸,英王陈玉成一路出湖北北岸,四路迂回进取武汉,逼湘军从安庆撤退的决策。这一战略部署显然是为了迁就李秀成上江西湖北招兵而作出来的,但仍然不失为一个颇有气魄并为湘军所惧怕的釜底抽薪战略。如果认真实施,还是有可能击败湘军救出安庆,从而稳定天京上游局势的。可惜又因为李秀成迷恋江浙而功败垂成。

      这一次大迂回的战略决策,英王陈玉成是很认真执行的。他只用了十几天时间就从安徽翻越过大别山,于1861年3月18日占领了距汉口东一百七十里的重镇黄州,准备接应南岸的李秀成会师武汉。而李秀成则因为在江西一路招兵,迟了两个多月于6月才到达湖北境内。而他到湖北后,即不攻武昌,又不渡江增援安庆,仍然是只顾招兵。

      李秀成进入湖北境内时,极大地震动了清军。守备力量异常空虚的湖北省会武昌城内,官吏逃亡,百姓骚动,随时有城陷易帜的可能。在安庆前线督战的湖北巡抚胡林翼带病驰返武昌坐镇,并准备随时把围攻安庆的湘军全部调回湖北固守武昌这一根本之地。但出乎湘军将帅的预料,李秀成于6月15日兵至武昌境内并未攻城,而在招齐了三十多万新兵以后,突于7月9日又全部退出湖北,对这一惊心动魄的戏剧性事件,湘军方面直到天京沦陷审讯李秀成时还心有余悸。曾国荃的幕僚赵烈文在日记中记有他审问李秀成时的一段对话:“余(指赵烈文。下同)又问:‘十一年(即1861年)秋,尔兵至鄂省南境,更进则武昌动摇,皖围撤矣,一闻鲍帅至,不战而退,何耶?’曰(指李秀成。下同)‘兵不足也。’余曰:‘汝兵随处皆是,何云不足?’又曰:‘时得苏州,而无杭州,犹鸟无翼,故归图之’……”(《赵烈文日记》)当时李秀成就是用从湖北、江西招来的兵,尤其是从广西转战回来的翼王旧部20余万精兵,如潮涌东进般去占取浙江全境。

      曾国藩当时身任节制安徽、江西、浙江、江苏四省军政大权的钦差大臣,清朝政府和苏浙官绅同声呼吁他领兵东进救援江苏、浙江,但他坚持主攻方向毫不动摇。他认识到安庆战事是与太平军决战的主要矛盾,不但不派兵赴援苏、浙,而且连江西、皖南一带的精兵如主力鲍超等部,也从江西一带调往皖北安庆前线,他自己也把大营从皖南祁门调到安庆附近的水师船上。

      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救安庆,是1861年,在曾国藩从江南岸调兵到江北,他自己亲临安庆前线,集中兵力对安庆发动最后总攻击的时候,太平天国的英王陈玉成眼看到安庆保卫战已经到了最后的决战关头,他亲自驰返天京向天王禀陈安庆决战胜负将直接关系到天国的安危兴亡,请求紧急派兵增援。天王首先想到拥兵大户李秀成,派朝中重臣千王洪仁眡赶赴浙江向李秀成求援,却不料遭到刚从湖北、江西招得五六十万精兵的李秀成的拒绝。据洪仁眡三年后被俘写的《自述》回忆到这件事时,他说,当时李秀成说:“天朝有了苏、浙,可以高枕无忧。”洪仁眡当即反驳李秀成:“自古取江山,屡先西北而后江南,……况江之北,河之南,自古称为中州渔米之地,前数年所恃无恐者,实赖有此地屏藩资益也。今弃而不顾,徒以苏浙繁华之地,一经挫折,必不能久远。今殿下云有苏浙可以高枕无忧,此必有激之谈,谅殿下高才大志,必不出此也。殿下之言,非吾所敢闻也。”(《洪仁眡自述》)而李秀成仍一味搪塞,一心进军浙江,坚决不肯派兵救援安庆。结果当李秀成挥其百万雄师如潮涌入浙江的时候,皖北安庆城下陈玉成军血战经年业已精疲力竭。

      第五即最后一次拒绝赴援皖北,是英王陈玉成在安庆战后率领残部退守庐州,为天京保守这一最后屏障,从1861年8月坚守到1862年5月,牵制住攻克安庆的湘军,使湘军在这九个月中迟迟不敢进攻天京。在这关系天国大局的战役中,李秀成只顾取杭州、战上海,而不派一兵一卒去增援庐州,以致庐州失守,陈玉成牺牲。在庐州失守17天后,曾国荃即率领湘军水陆进抵天京城下。

      到了天京又一次陷入包围,李秀成才惊恐起来,赶紧调动兵力救援天京城。以前天京曾经有两次解围战,但那两次(1856、1860年)反包围战都有陈玉成参加指挥,得以取得消灭敌军为天京解围的大胜。这一次救援天京之战,由于失去了陈玉成的组织指挥,李秀成虽然在曾国荃的湘军刚到天京三个月,立足未稳并且疫病流行的情况下,率领60万大军投入战斗,但大战45天后,终未能赶走仅有2万人的湘军。此时太平军已军心涣散,诸王以衣单缺粮为借口纷纷离散,解围战以失败告终。

      李秀成未能解天京之围,两个月后他又率领20多万大军渡江“扫北”,希图收复皖北失去的地方,但到六安而兵败退回时,兵员已损失了百分之八九十,想远离帝国主义洋枪队而从沿海转到内地的梦想也落了空。到这时,李秀成才看到迷恋苏浙坐视陈玉成苦战皖北而不救援的错误,他的百万大军已经分崩离析各奔前程去了。

      由于百万大军统帅李秀成“顾己不顾人,顾私不顾公”,向天王闹独立分裂,拥兵自重和敛聚私财的结果,以致他的部下离心叛变,尤其是他的亲信大将纳王郜永宽裹挟李部嫡系精兵十余万人把苏州完整地奉献给李鸿章,最终彻底搞垮了李秀成。李秀成在吃过曾国藩的临别赐宴后,说了几句“昨夜深惠厚情,死而足愿,欢乐归阴”,两手空空地走向人生终点,赫赫威风的百万大军统帅与百万家财富豪,最终也只落得财空、兵空、命丧,这大约是他当初绝没有料到的。

      就这样坑队友的人,谁能和他合作?

      2017/4/21 10:28:03
      左箭头-小图标

      21楼 强武精神
      曾文正公若当时真高举“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之大旗;清帝国土崩瓦解必是顷刻之间的事情。麾下文人、武将,群英汇聚,我中华自会气象为之一新。又何来日后,倭寇横行为祸。可惜的是,历史只有结果!没有如果!唉!!!全了个人的愚忠愚孝,却失了国家民族之大义!
      曾国藩和李鸿章本质上都是权力投机分子,气度比左宗棠都差了很大一截,不具备开天辟地的见识,最后的局面充其量搞成北洋时期的军阀割据。历史不用假设,现实的产生就是事物发展的唯一可能性。

      2017/4/21 10:26:18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ygz1959
      一个反贼,死到临头还不悔悟。他永远不了解一个忠臣一个千古完人的内心世界。

      “成由节俭败由奢”央视的这句公益广告就出自曾国藩之口。曾国藩教育子女书信里讲的。

      10楼 zyzno1
      歌颂崇拜汉奸,是因为也是汉奸的同类,所谓,物以类聚.
      11楼 ygz1959
      如果你把满清的汉臣都称之为汉奸,那么你要先否定满清,也要否定收复台湾收复新疆的意义。
      18楼 啊啊啊啊182
      收复台湾的是郑成功,不是满奴
      19楼 ygz1959
      挺会偷换概念
      谁在偷换概念?回去问问你的历史老师,从荷兰人手里收回台湾的是你满奴还是民族英雄郑成功?满奴之所以让人厌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恶意篡改历史

      2017/4/21 10:14:43
      左箭头-小图标

      曾文正公若当时真高举“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之大旗;清帝国土崩瓦解必是顷刻之间的事情。麾下文人、武将,群英汇聚,我中华自会气象为之一新。又何来日后,倭寇横行为祸。可惜的是,历史只有结果!没有如果!唉!!!全了个人的愚忠愚孝,却失了国家民族之大义!

      2017/4/21 9:41:59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056974
      • 工分:86185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ygz1959
      一个反贼,死到临头还不悔悟。他永远不了解一个忠臣一个千古完人的内心世界。

      “成由节俭败由奢”央视的这句公益广告就出自曾国藩之口。曾国藩教育子女书信里讲的。

      10楼 zyzno1
      歌颂崇拜汉奸,是因为也是汉奸的同类,所谓,物以类聚.
      11楼 ygz1959
      如果你把满清的汉臣都称之为汉奸,那么你要先否定满清,也要否定收复台湾收复新疆的意义。
      18楼 啊啊啊啊182
      收复台湾的是郑成功,不是满奴
      挺会偷换概念

      2017/4/21 7:53:14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ygz1959
      一个反贼,死到临头还不悔悟。他永远不了解一个忠臣一个千古完人的内心世界。

      “成由节俭败由奢”央视的这句公益广告就出自曾国藩之口。曾国藩教育子女书信里讲的。

      10楼 zyzno1
      歌颂崇拜汉奸,是因为也是汉奸的同类,所谓,物以类聚.
      11楼 ygz1959
      如果你把满清的汉臣都称之为汉奸,那么你要先否定满清,也要否定收复台湾收复新疆的意义。
      收复台湾的是郑成功,不是满奴

      2017/4/21 0:42:17
      左箭头-小图标

      同拜上帝的联手?那可是信仰问题,涉及一个人三观的。

      就算曾国藩肯把《讨粤匪檄》 吃回去,湘军基层会同意吗?哪怕是不在乎儒家死活的,也面对不了“嗣是所过郡县,先毁庙宇,即忠臣义士如关帝岳王之凛凛,亦皆污其宫室,残其身首。以至佛寺、道院、城隍、社坛,无朝不焚,无像不灭。斯又鬼神所共愤怒,欲一雪此憾于冥冥之中者也。”

      2017/4/20 23:36:0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wrwwrw
      值得佩服的曾国藩
      佩服

      2017/4/20 23:24:16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2192
      左箭头-小图标

      12楼 千年潜水员
      一个皇帝和一个将军永远都不是一回事!曾国藩打仗厉害是因为他身后站着清政府,他要是当了皇帝,他对面就站着一大批反对者,他当将军,指挥打仗就行,后边有人为他后勤,补充等等,他要当了皇帝,他就要做这些事,甚至都没时间去打仗了。呵呵!

      李自成四处征战,最后拿下了大名的江山,他当上了皇帝,几天就完蛋了。记得那句话:广积粮,缓称王!这是有哲学道理的!

      李自成拿下北京其实很及时,不然北京就直接被满清拿下了,只是没有及时调整政策,一头扎进地主士绅阶层的怀抱,不然不用积,也有的是粮。

      2017/4/20 18:52:54
      左箭头-小图标

      两打工仔在一起还能谈出什么江山霸主的逼格?它们的共性就是“投机”二字,从来没有考虑过社会重构的事情。

      2017/4/20 18:16:58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2192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ygz1959
      一个反贼,死到临头还不悔悟。他永远不了解一个忠臣一个千古完人的内心世界。

      “成由节俭败由奢”央视的这句公益广告就出自曾国藩之口。曾国藩教育子女书信里讲的。

      10楼 zyzno1
      歌颂崇拜汉奸,是因为也是汉奸的同类,所谓,物以类聚.
      11楼 ygz1959
      如果你把满清的汉臣都称之为汉奸,那么你要先否定满清,也要否定收复台湾收复新疆的意义。
      帮助满清外族屠杀本族同胞,就是汉奸行为.

      2017/4/20 17:07:53
      左箭头-小图标

      一个皇帝和一个将军永远都不是一回事!曾国藩打仗厉害是因为他身后站着清政府,他要是当了皇帝,他对面就站着一大批反对者,他当将军,指挥打仗就行,后边有人为他后勤,补充等等,他要当了皇帝,他就要做这些事,甚至都没时间去打仗了。呵呵!

      李自成四处征战,最后拿下了大名的江山,他当上了皇帝,几天就完蛋了。记得那句话:广积粮,缓称王!这是有哲学道理的!

      2017/4/20 16:52:55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056974
      • 工分:86185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ygz1959
      一个反贼,死到临头还不悔悟。他永远不了解一个忠臣一个千古完人的内心世界。

      “成由节俭败由奢”央视的这句公益广告就出自曾国藩之口。曾国藩教育子女书信里讲的。

      10楼 zyzno1
      歌颂崇拜汉奸,是因为也是汉奸的同类,所谓,物以类聚.
      如果你把满清的汉臣都称之为汉奸,那么你要先否定满清,也要否定收复台湾收复新疆的意义。

      2017/4/20 8:41:30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2192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ygz1959
      一个反贼,死到临头还不悔悟。他永远不了解一个忠臣一个千古完人的内心世界。

      “成由节俭败由奢”央视的这句公益广告就出自曾国藩之口。曾国藩教育子女书信里讲的。

      歌颂崇拜汉奸,是因为也是汉奸的同类,所谓,物以类聚.

      2017/4/20 8:31:13
      左箭头-小图标

      曾国藩打的是呆仗,从这就可以看出此人谨慎,哪来的野心。

      2017/4/19 20:55:22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小鱼回来了
      曾国藩杀害无数百姓和太平军战士,一些清廷鹰犬和一老一少,污蔑太平天国运动使中国人口减少一亿多。曾国藩本身就有满清血统,还说什么清醒,居然有人为这种汉奸辩护。
      汉奸刽子手曾剃头

      2017/4/19 20:28:43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ygz1959
      一个反贼,死到临头还不悔悟。他永远不了解一个忠臣一个千古完人的内心世界。

      “成由节俭败由奢”央视的这句公益广告就出自曾国藩之口。曾国藩教育子女书信里讲的。

      满清当然要反,只有奴才才会惦记着旧日的主子。

      2017/4/19 17:05:34
      左箭头-小图标

      白道极致曾国藩

      黑道极致杜月笙

      2017/4/19 12:43:17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056974
      • 工分:86185
      左箭头-小图标

      一个反贼,死到临头还不悔悟。他永远不了解一个忠臣一个千古完人的内心世界。

      “成由节俭败由奢”央视的这句公益广告就出自曾国藩之口。曾国藩教育子女书信里讲的。

      2017/4/19 11:12:06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80238
      • 头衔:带头大哥
      • 工分:17215
      左箭头-小图标

      书生造反十年不成。想的太多了。等所有想到的都接近达到了。人家皇帝早就杀你了。

      2017/4/19 7:45:53
      左箭头-小图标

      曾国藩杀害无数百姓和太平军战士,一些清廷鹰犬和一老一少,污蔑太平天国运动使中国人口减少一亿多。曾国藩本身就有满清血统,还说什么清醒,居然有人为这种汉奸辩护。

      2017/4/18 20:20:30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4209149
      • 工分:13509
      左箭头-小图标

      值得佩服的曾国藩

      2017/4/18 16:23:2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3条记录] 分页:

      1
       对忠王李秀成对曾国藩说:你我联手,取天下易如反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