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转载-近代德国和日本的军国主义产生的 原因不同

共 1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转载-近代德国和日本的军国主义产生的 原因不同

盲目、狂妄,自认为天下无敌,热衷于使用暴力,这些都是军国主义的特征。比较典型的是普鲁士德国以及推崇和模仿普鲁士的日本,但事实上,近代大多数国家,都或多或少的带有一些军国色彩,英国法国沙俄等都有,毕竟当年可是民族主义兴起时代,除了中国处于满清该死的愚昧统治下,没有经历过近代民族主义之外,其实民族主义极端了就是军国主义,这是跟历史大环境分不开的。

刚刚从习惯使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中世纪走出来的欧洲国家,很显然不可能诞生什么其他解决问题的思路,英国作为当时最先进的国家,发明了现代外交概念,中国则在漫长的历史中,认为对待夷狄往往采用怀柔为主,采取经济手段去控制周边游牧民族,尽管中国没有诞生系统的外交概念和程序,可依然是有一种和平解决问题的思路的,这种和平的态度,不够激烈,不够热血沸腾,而且往往这种过于怀柔为主导的政策,事实证明也不够成功——华夏强盛的时候蛮夷装孙子用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和虚名从华夏拿到大量的好处,而且是不是小股强盗袭击边境华人,华夏衰落的时候,蛮夷就入侵殖民华夏人,然后精明一些的蛮夷扶持一些汉奸文人吹嘘什么“入夏则夏”,完全忘记了“入夏则夏”的本质是文明先进的华夏人主导,用文明去让蛮夷摆脱野蛮状态,实现和平共处,而不是让蛮夷进来屠杀一番,文明大倒退,然后过个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让蛮夷自己高高在上后,看了华夏先进文明后羡慕了,觉得应该要做文化人了,这等于是社会破坏严重,然后逐渐恢复,最搞笑的 现在的一些狗屁历史专家,总是鼓吹这点,什么小尧舜,康乾盛世之类。。。。不过不管怎么样,中国古代这种怀柔政策,也算是一种相对温和成熟的表现,只不过是没有更偏软,而不是软硬兼施——如大英帝国和沙俄当年那样,一方面帮助那些落后的野蛮人认识英文和俄文,另一方面派出大量殖民者进行建立军事据点,吧国内不稳定的社会垃圾派过去,用暴力对付蛮夷的不听话。

话说回来,什么样的国家容易爆发军国主义,会极度强调军事,重视军事,一定是那些有过漫长的屈辱史,经常作为军事入侵的受害者的国家,才会形成这种思想。典型的是普鲁士,经过两次世界大战,虽然德国都打输了,但是德国人的军事表现,有目共睹,因此在全世界都有海量的拥趸,认为德国不是输在战斗上,只是综合国力不如人。但翻开欧洲历史,普鲁士或者整个德国,反而是欧洲被欺负的最惨的国家之一,仅次于波兰,甚至普鲁士历史上,长期必须作为波兰国王的封臣存在。 司马迁说,“耻辱者,勇之决也”,屈辱往往是让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甚至个人自强不息的原动力,中国有无数成语描述这种现象,什么知耻而后勇,知耻近乎勇等等。因此普鲁士这种长期被人凌辱的国家,非常具有自强的精神条件。

日本的军国主义则有些古怪,因为历史上,他们很少遭受外来侵略,多数时候他们都是一个施暴者,在朝鲜半岛跟中国王朝先后打过两次仗,虽然都输了,可并不是大陆国家去侵略他们,而是他们主动进入了大陆。

可这样一个国家和民族文化中,却带有强烈的耻辱文化,日本的耻文化跟忠文化,基本上构成了日本的两大精神支柱,切腹就是一种不甘于受辱的现象。强烈的耻文化,让日本在没有真正遭受过实质性侵犯的情况下,天然带有一种受害者心态,好像别人都亏欠了他,因此民族性情中带有一种偏激和贪婪,事实上没人亏欠他们,欺辱日本人最狠得,只是他们自己人。

日本民族这种天生的受害者心态和耻辱感,仅仅一点点精神刺激,他们立刻就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和需要自强的意识观念,于是在学习普鲁士军事的同时,很容易就接受那种军国主义。

而中国历史上,虽然大多数时间是相对强大的,即使是半壁江山沦陷的五胡乱华和南宋,主体民的文化也是主导,那些沦陷区殖民统治的异族还不得不接受文化吧自己以某种方式融入,只在元清两朝时期主体民族丧失了独立性,被落后野蛮民族征服。总体上漫长的历史上,中国远超任何国家的富裕,这种富裕没有足够强大和遥遥领先的武力保障——如今天美帝的武力,这却让中国成为侵略的重灾区,尤其是封建王朝周期律的后期时期内部陷入动荡的时候,因此中国其实是一个真正的军事入侵的受害者,中国人更应该具有受害者心态。但反而是中国人这种受害者心态不是很重,显得平和宽容,一群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历史学家把这个叫做大国民气度,其实这个应该叫做麻木不仁,并不是国民自己不行,而是统治者自己基于自己的利益考量后,模糊淡化是非观,比如蒙元是典型殖民,而元末红巾军起义就是朴素的反抗殖民的民族主义运动,结果朱重八自己要当皇帝,非要把蒙元列为正统,搞得好像自己从蒙元那里继承过来一样,事实上朱重八是从红巾军的龙凤宋手里继承过来的。不过这么一来,实际上搞四等人的蒙元,反而从殖民主摇身一变变成了正统,然后一切屠杀变成内战不可避免。这些无耻文人,就是这么让民众变得麻木不仁。再后来,蒙元的跪拜彻底打断了南宋以来脊梁骨已经日益软化的士大夫阶层,这些被彻底打断脊梁骨,毫无羞辱感的士大夫阶层,到了明末更加不堪,直接找各种理由为满清的半殖民特征解脱,甚至为剃发易服这种及其野蛮残暴的行为开脱,到了满清康熙时期,为了愚民,让民众更加麻木不仁——这点马格尔尼等西方人的日记都有记载。这也导致了进入19世纪,世界已经是民族主义兴起了,而满清治下的老百姓,居然还是把英国人打过来当做和满清争夺皇位,自己该纳粮还是纳粮,到了甲午战争虽然对中国人心理的冲击是巨大的,但甲午战争受影响的只是一些文人士大夫,而且他们也只不过是惊讶于千年来一直附在东亚大陆脚下的东瀛小国,一下子这么强了,他们并没有对日本报以仇恨,而是真真正正开始正视现代文明的威力,开始学习日本了,在日俄战阵期间,掌握舆论的中国文人其实是支持日本人的,号召大家给日军捐款捐物。。。。

直到抗日战争,才真正开始让中国民族的民族主义觉醒,也才真正让中国民族把日本人给恨上了。而且这也是个逐渐演化过程,而且其中汉奸还很多,有些理由还真是奇葩——认为当年大清也是从东北打过来,卢沟桥事变的日本也是如此,既然大清后来是一家了,那么日本也是大一统来的。这其实就是满清治下刻意淡化明末清初那段历史本质、刻意为自己行半殖民统治合法化的结果,也是辛亥革命不够彻底的结果,辛亥革命的不彻底让满清遗老遗少和一些无耻御用文人继续在为满清歌功颂德,而为满清歌功颂德,自然是导致民族主义受到压制。

延伸阅读: 弹珠警察 赖宁 杨向彬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3/6 9:06:1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转载-近代德国和日本的军国主义产生的 原因不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