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民族与帝国》:桑海人与桑海帝国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890374
  • 工分:36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民族与帝国》:桑海人与桑海帝国

一、桑海人

桑海人(Songhay),亦称桑赖人(Sonrhai)。西非民族。主要分布在尼日尔、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利亚、贝宁、加纳等国。属尼格罗人种苏丹类型,并混有摩尔人、柏柏尔人、图阿雷格人和颇尔人的血统。是传统的非洲人体征。使用桑海语,属尼罗-撒哈拉语系桑海语族。无文字。大多数人信奉伊斯兰教,其余保持原始信仰。

7世纪建立王国。15~16世纪达到鼎盛时期,称为桑海帝国,是当时西非最强大的帝国。桑海人社会组织严密,阶级界线分明,分贵族、平民、工匠、鼓手等。传统首领戴面罩。妇女有比较优越的社会地位。婚姻为一夫多妻制。以农业为主,兼事畜牧业和渔业。农作物有水稻、谷子、玉米和高粱等。畜牧业饲养山羊、马、驴和瘤牛等。还有铸铁、纺织、制陶、制革等手工业。城市商业经济比较发达。

住在马利尼日河河套的人种语言集团,分布从代博(Debo)湖直到尼日利亚索科托(Sokoto)河口之间的地区。所操语言属于尼罗-撒哈拉语系中一独立语支。桑海人由许多亲缘部族组成,其中最重要的是泽尔马人(Zerma, 即杰尔马人)。他们社会等级分明,由贵族、自由民、工匠、格里奥(griot, 即行吟艺人、野史说唱者)组成,从前还包括奴隶。允许一夫多妻,提倡堂兄妹和表兄妹缔姻,按父系血统传代继位。农作物大多是谷物,六至十一月雨季是农忙季节。饲养少量家畜,捕鱼比较重要,长期以来商队贸易使桑海人经济繁荣。大批桑海青年离家赴沿海地区,去加纳的人更多。

二、桑海帝国

桑海帝国(Empire of Songhai),西非一古国,15世纪至16世纪最盛,为萨赫勒地区最后一个黑人土著大帝国。

7世纪时桑海人在登迪建立小王国,后迁至加奥,先后臣属于加纳帝国和马里帝国,逐渐皈依伊斯兰教。

15世纪后期,桑尼·阿里即位后沿尼日尔河大力扩张,占领马里帝国中心城市廷巴克图,正式建立桑海帝国。

桑海最盛时期领土西至大西洋,东至豪萨人区域,北至摩洛哥南境。

桑尼·阿里死后国家陷入内乱,1590年,摩洛哥军队入侵,占领加奥、廷巴克图等地,桑海帝国瓦解。

(一)简介

经过多年的东征西讨,桑海人不仅取代马里帝国的霸主的地位,并进而成为西苏丹历史上版图最大、国力最强的大帝国。桑海文明的世纪代表着古代非洲黑人文明辉煌的颠峰,使桑海帝国在伊斯兰世界享有盛誉。

十五世纪起,桑海逐渐形成一个强盛的帝国,取代了马里帝国在西苏丹的霸主地位。最终发展成为非洲历史上最大的文明古国,面积几与欧洲相等;之后的西苏丹地区乃至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大陆,一直未曾出现能与之相比的庞大帝国。不仅如此,桑海帝国政治法律制度的完备、文化学术的繁荣,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古代历史上也是空前绝后的。可以说,桑海帝国代表着古代黑人文明的最高成就和最后的辉煌。

早在公元七世纪,桑海人就在尼日河北岸的登迪建立邦国,因此,桑海作为一个王国的出现,与加纳王国同样古老。桑海王国最初的国都为库吉亚,地处今日马里共和国和尼日共和国的交界处。

十一世纪初叶,桑海统治者将都城迁至商业城市加奥。日益强大的桑海越过浩瀚的撒哈拉沙漠,与遥远的北非和地中海发展起了相当广泛的贸易关系,甚至王室墓碑的石料也是从西班牙运来的。当加纳和马里相继称霸西苏丹地区时,桑海曾先后成为他们的藩属。

然而,桑海民族具有长期独立王国的传统,他们不甘于被外人统治的地位。当马里帝国由于内乱而遭到削弱时,桑海于十四世纪下半叶脱离马里帝国,并利用其有利的地理位置,开始向四周尤其是尼日河湾以西地区扩张。

15世纪中攻占廷巴克图,正式统一西非洲。

(二)杰出帝王

(1)桑尼阿里时代

沃洛夫人在这里建立卓洛夫国,16世纪前后属桑海帝国。

精力充沛、英勇善战的桑尼·阿里(Sunni Ali)登基,标志着桑海帝国时代的开端。桑尼·阿里即位后率领一支包括骑兵、水军在内的庞大军队东征西讨,屡获胜绩。

一四六九年,他率军攻占了重镇廷巴克图,之后又夺取了杰内等重要城市,控制了整个尼日河流域地区。最后他进攻并占领了马利帝国国都和旧帝国的大部分领地,从此桑海取代马里帝国称霸西苏丹。他以庞大无敌的军事力量牢牢控制着旧帝国的商业中心地带,使桑海人的权力在西苏丹贸易网中的三个主要城市廷巴克图、杰内和首都加奥奠定了基础。

一四九二年,桑尼·阿里在征战归途中猝死。此时的桑海已经牢固地确立了自己作为西非霸主的地位。迄今,尽管时过五个多世纪,桑尼阿里的事迹一直在西非传诵,他被看作一位法力无边的大巫师、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杰出领袖,被视为勇气和力量的象征。如今,西非地区的一些建筑以他的名字命名,以纪念这位昔日享誉西苏丹的英雄。

但在当时,桑尼·阿里对伊斯兰教不够热心,并且,因为是一个铁腕人物,桑尼·阿里对勇于向他挑战的反对者毫不留情,不是处死就是予以放逐。许多人对他十分仇视。在穆斯林学者撰写的编年史中,桑尼阿里被描绘成一个残忍嗜权的暴君和异教徒,他征战的功绩和统治的高效率受到贬抑。

(2)阿斯基亚王朝

桑尼·阿里去世后,他的儿子继位。

一年之后,一位权势颇重的将领穆罕默德杜尔(Muh ammad Turay)发动兵变夺取王位,将桑尼·阿里的家族驱赶至登迪桑海人最初的发源地。穆罕默德杜尔建立了阿斯基亚王朝,称穆罕默德一世。这一王朝从一四九三年一直延续到一五九一年桑海帝国灭亡为止,历时九十八年。

穆罕默德杜尔是桑海最卓越、最有作为的统治者。

登基初期,他集中精力巩固他的帝国,使人民休养生息、丰衣足食。他组建职业军队,让他的臣民专心务农经商。地方上的统治者、四名总督,尤其是他的弟弟奥玛尔孔迪亚加是他的重要幕僚,帮他维持治安和治理帝国。

通过长期的军事征讨,杜尔使桑海的版图远离了原来的尼日河流域而大幅度向外扩张。统治范围西达大西洋岸,东部包括豪萨城邦,抵达加涅姆博尔努(KanemBornu)地区,向北几达摩洛哥南部。桑海帝国进入鼎盛时期,成为西苏丹历史上面积最大、国力最强的国家。

帝国的首都仍然是加奥,在今日的马利境内,埋葬穆罕默德杜尔的清真寺遗址至今仍然保留着。

(3)统治思想

穆罕默德杜尔一改桑尼阿里的做法,在对待伊斯兰教问题上采取了亲善态度,因而深得穆斯林的敬重和拥戴。他进一步把伊斯兰教当作统治桑海帝国的思想基础,确立了伊斯兰教的支配地位,并按照教义进行行政改革。由于杜尔对伊斯兰教的支持和提倡,廷巴克图发展成为当时伊斯兰教世界中享有盛誉的文化中心之一。

一四九六年,杜尔前去参拜麦加圣地,此行之声势和影响堪与马里帝国的穆萨皇帝媲美,但少了有意的炫耀和施舍。军事扈从只有一千五百人,所带的黄金不到穆萨所带数量的五分之一。此行的主要目的在于观摩学习阿拉伯世界的制度和文化。因此,他与随从的官员和学者积极与当地社会进行了广泛接触,从当地医生、数学家、科学家等学者那里得到很大的教益。

他在国外朝圣、旅行长达两年之久,而国内稳定依旧。朝圣在政治上、宗教上都提高了杜尔的地位。在麦加,杜尔被封为「哈里发」,从而确立了在西苏丹地区穆斯林和廷巴克图学者中的权威地位。

杜尔从东方回国之后和幕僚商议结果,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他认真选派被称为「法里」的总督去统治帝国下辖的大区,指派称之为「诺伊」的头人去管理各省和各大城市。《古兰经》和杜尔据此颁布的法律成为执法的依据。

杜尔还改组军队,提高其战斗力。在经济生活领域,改进了货款制度,建立了统一的度量衡体系,鼓励臣民积极参与对外贸易,来自欧洲和亚洲的商人成了廷巴克图和加奥市场的常客。在教育方面,杜尔鼓励办学,在各地兴建了很多伊斯兰学校,加奥、瓦拉塔、廷巴克图和杰内等地成了文化教育中心,西非最有学问的学者云集在这里。

在杜尔的治理下,整个桑海一片繁荣的景象。

当代学者亚历山大张伯伦认为:“在个人素质、管理才能、致力于为臣民谋福利、虚心接受外来影响等方面,桑海国王……肯定不亚于当时一般欧洲君主,甚至优于其中的许多人。”

(三)航海时代

在大航海时代中,因为游戏的设定所限,人们往往把注意力集中在英格兰、西班牙、葡萄牙等等的七个国度,而也因为同盟港的设定,也忽略了其实在当时在十六世纪早已存在的国家。

像十六世纪时候的西非,也曾经拥有盛极一时的强大帝国。在今天我们知道西非贝宁王国国王拥有庞大财富,却鲜有人知道在十六世纪时的西非桑海帝国比贝宁有过之而无不及。

桑海帝国创建於公元七世纪,其位置在於尼日尔河布萨瀑布以南的登迪地区。由於非洲一向是群雄割据,国与国互相吞并,桑海帝国也在这种环境下生存。

十四世纪时主宰西非的是马里帝国,桑海帝国遭受征服,当时桑海帝国有点像春秋时代的吴、越一样,派遣两位王子阿里.格伦和塞尔马.纳尔到马里帝国当人质生活。

两位王子在马里生活,表现得十分恭顺,也向马里国王表示愿为帝国效犬马之劳,在马里军队中充当士卒。由於表现异常勇敢,屡立战功,因此得到国王喜爱而对於他们的监视越加松懈,在马里国王病亡後,马里发生继承人争夺战,两位王子乘乱逃回桑海帝国。(历史上因妇人之仁犯下灭国之祸的事件屡见不鲜,西非诸国因继承人爆发内战而亡国例子也不少)

两位王子回国后,订出作战方针,针对马里帝国作出消灭政策,经历多年的战争。于一四六八年,桑海第三任国王索尼·阿里攻下马里首都廷巴克图,标志马里帝国灭亡,桑海踏入全盛时期。

后来桑海帝国将军穆罕默德·杜尔在国王死後发动政变,自称穆罕默德一世,建立一个以伊斯兰教为国教的桑海帝国。

穆罕默德在政治上进行一系列改革,经济上税制改革、开辟运河、鼓励农业·····(这些都不深入介绍)。而桑海帝国的对外贸易,主要是向西非的其他国家进行黄金、铁矿、纺织品、盐、奴隶等买卖。而纺织品、奴隶交易品也为葡萄牙所情有独钟。而在十六世纪中的廷巴克图拥有西非最一大规模缝纫作坊的城市。而游戏之中,却把西非的重要交易品注重在黄金,则有点可惜,希望大航海未来可以加重盐、纺织品在西非的价值性。

虽然桑海帝国只有短暂的辉煌,但它也曾经在大航海的世纪中一个不容别人忽视的势力。

(四)体系制度

与加纳和马里的那种诸多王国联盟形式相比,桑海帝国的政治制度和行政体制要完备得多。桑海君主制承袭了历史悠久的治国传统,建立在尊重伊斯兰教和传统价值观念的基础之上。一方面,按照桑海和西苏丹的古老传统,国王是其臣民之父,有仅次于神的权力,臣民朝见他时都要跪拜。另一方面,从十一世纪以来就一直都是穆斯林的桑海国王,按照伊斯兰传统,进行统治必须严格遵循《古兰经》教义。这两种传统相辅相成,因君主的个性不同而各有侧重。

桑海皇帝有庞大的朝臣阵容,包括皇室成员、高官显贵、格里奥等等。皇帝的宝座设在高台上,周围侍立着七百名宦官,格里奥专司传令。大批仆从,通常都是奴隶,在一位宫廷长官的指挥下,负责各种宫廷内务。衣物总管掌管国君的服饰皇帝大约有二百一十套衣服,分别由毛、棉或丝绸做成。

政府由君主指定的大臣和谘议组成,中央政府官员分不同的官职和等级。中央政府官员组成帝国会议,讨论帝国的所有问题,文书大臣起草会议文件,处理君主的信件,并负责草拟和执行君主颁发的各种特许状。其他职别等级各不相同的官员,各自分管不同的行政部门。主要官职有:「河流总管」兼舰队统帅,设置这一职位是基于尼日河的重要性,河流总管有权监督各省的省督。此外还有负责管理帝国大量田产的农业大臣,掌管财务和税收的财政大臣等。桑海帝国还设置科莱伊法尔玛一职,负责对外关系事宜,同时也代表帝王前往各省解决一些紧迫问题。

(五)行政管理

杜尔时期把帝国分成十个省,各省均委派自己的亲信治理。他还指定一些长官负责全国各个方面的行政管理,对廷巴克图和杰内等重要城市还派有总督,重要港口也派有专门负责交通和税收的官员。在杜尔统治下,行政官员不必出自名门,而可以凭藉自己的才能得到晋升。桑海帝国具有悠久的尚武传统。杜尔执政时期废止了动员全民当兵的做法,建立了包括骑兵、步兵和水军等兵种的国家常备军。桑海骑兵是军队的先锋,享有特权,其骨干是贵族上层人士,待遇和装备均优于其他兵种。骑兵的武器是长矛、马刀和弓箭,武士着束腰战袍,内穿铁甲胸铠。桑海黑人史学家马哈茂德卡迪写道:「桑海的所有重要人物都精通战争艺术。他们非常勇敢,非常大胆,又善于用兵。」马很昂贵,在十六世纪时一匹马可换取十个俘虏。步兵人数在军队中所占比例最大,他们来自社会各阶层,有奴隶、战俘、自由人,也有低层贵族。步兵的武器是矛和弓箭,以及革盾或铜盾。桑海的水兵驰骋于尼日河道,由近两千条独木舟组成常备舰队。他们多是渔夫出身,组成的一支常备小舰队约有两千条空心独木舟。

桑海有可靠的财源,大批行政人员从各地源源不断地征集到中央。桑海帝国税收的主要来源是:为皇帝征收的,作为皇帝私人财产税收;为穷人征收的什一税;农、牧、渔业税、商业税和关税;向大城市商人征收的特别税。最重要的收入来源还是连年战争得到的战利品。皇帝利用充裕的财源支付朝廷开支和常备军的军费,王室经常拨款建造或修缮清真寺,资助国内的穷人以及馈赠和救济著名隐修士。

皇帝将司法事务委派给其代表卡迪或部落酋长负责,这些代表实际上独立于中央政府和其他官吏之外。这赋予桑海的司法系统某种现代特征。事实上,桑海帝国存在着两种法律体系伊斯兰法律体系和传统司法体系。前者适用于穆斯林社会,通行于廷巴克图等深受伊斯兰教影响的城镇。卡迪是由皇帝任命的终身法官,他聘请法庭的书记、秘书和公证人等协助办案;裁决则由代表帝国权力的官员负责执行。传统的司法体系仍然在幅员辽阔的农村盛行,甚至许多穆斯林大城市。人们在处理家庭内部纷争时,或在共同体内通过族长解决纠纷时,都依然按传统的程序行事。

(六)经济生活

与迦纳和马利一样,桑海的繁荣主要依靠的是对穿越撒哈拉商路的控制。桑海帝国地处西苏丹萨赫勒地区的中部,是南北交通要冲,得撒哈拉商道之利,贸易十分发达。尼日河由西向东流经桑海,也方便了交通运输,两岸的肥沃土地是精耕细作的良田。

西苏丹和萨赫勒地区的城镇,如瓦拉塔、廷巴克图、杰内和加奥(此为规模宏大的穿越撒哈拉贸易的几个中心),与撒哈拉、北非以及远至地中海沿岸地区的许多大市场联系在一起。一些商人有完善的组织,在许多城市中设有分理处,在尼日河上有商船队,骆驼和牛是他们最重要的运输工具。

有的交易采取传统的以物易物方式,更多的则是采用货币形式。小笔买卖多用玛瑙贝,大宗生意则多用黄金、食盐或铜币。输入桑海的商品主要有盐、武器、马匹、铜、玻璃器皿、糖和北非的手工业品,如鞋类和羊毛制品,以及欧洲的布匹。对外则出口黄金、奴隶、象牙、香料、柯拉果和棉织品。除商业外,桑海帝国的采金业、制盐业和纺织业也较发达。

尼日河流域人口稠密,物产丰饶。那里的居民从事农业、渔业和牲畜饲养业。大城市里的王公贵族拥有大庄园,由奴隶耕作。桑海君主拥有最多的土地,遍及整个尼日河流域,由一村村的奴隶在监工的监督下进行耕种。奴隶劳动在桑海经济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他们多半是战争的俘虏。桑海有一些共同体以捕鱼维生,他们将补获的鱼晾乾或熏乾,然后贩运到帝国各地。萨赫勒地区边缘国家和马西纳河谷居民的牛羊饲养业较发达,对城镇居民而言,是奶品和肉食的重要来源。事实上,农业地区的产品相当大的一部分都送到市场销售,以满足城镇居民的需要,并换回乡村居民所需的食盐之类的日用品。

(七)社会文化

(1)主要城市

商业大扩展使城市文明在整个西苏丹萨赫勒地区得到了发展,廷巴克图、杰内和加奥是桑海帝国最大和最重要的三座城市。廷巴克图是帝国的经济重镇和文化中心,也是整个苏丹地区的圣城,在当时的伊斯兰教世界中享有盛誉。据文献记载,十六世纪中叶,廷巴克图有一百八十多所教授《古兰经》的学校,极像一座大学城。杰内在经济和宗教方面与廷巴克图有密切联系,是苏丹内地最重要的黑人聚居地,那里高耸着威严的清真寺,可称为苏丹艺术的明珠,也是南方的大市场。加奥则是政治首都,比其他城市更古老。

(2)社会基本成分

城市社会的基本成分有三:商人、手工业者和宗教阶层,他们都直接或间接地靠商业维生。手工业者和商人是居民中十分活跃和富有生气的一部分,他们组成行会,各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矩和习俗。桑海帝国文化教育事业发达,为了能立足于世,桑海君主以优厚的待遇广泛延揽伊斯兰文人和法律顾问。对他们十分礼遇,经常就国务大计向他们谘询,并采纳了许多建议。廷巴克图学校林立,另有图书馆、清真寺多处,学者云集,研究领域广泛。当时有人记述说: 廷巴克图有许多法官、医生和宣教师。他们都从帝王那里领取高薪,帝王非常敬重博学之士。对于从马格里布地区输入的抄本书籍的需求非常大,贩卖书籍比其他任何生意都更赚钱。

(3)书籍文献

十分可惜的是,大量图书资料焚毁于战火,残存的文献是研究西苏丹史的珍贵史料,其中包括两部历史巨着廷巴克图的黑人历史编纂家阿卜德拉曼萨迪(Abdal-Rahman as-Sadi)编著的《苏丹史》(Tarikh as-Sudan)、马哈茂德卡迪编写的《法塔史》,二书均成书于十七世纪。着者是桑海帝国末期的历史学家,他们的作品是目前所知道的非洲黑人使用文字写历史的最早记录。这两部著作都记述了西非地区许多古老的口头传说并作了评述,对当时的事件有深刻的了解。

(八)宗教信仰

(1)伊斯兰教

有成千上万的学生从各地来廷巴克图学习,他们都是寄宿生,与老师同住。教师除得到生活必需品外没有别的报酬,但始终全心全意地日夜潜心于教学工作。教学分为两个层次:初级《古兰经》学校,主要是阅读和背诵《古兰经》;进级学生则要开始学习伊斯兰教的各个科目,包括各门传统学科神学、经文释义、伊斯兰圣训和马利克教派的法学体系。此外还有语法、文学、逻辑学、星占学、天文学、医学、历史和地理,以及初步的数学知识和其他科学知识。

(2)传统宗教

尽管如此,在十五、十六世纪,伊斯兰教还不是占主要地位的宗教,绝大多数桑海人和居住在乡村的各族人民依然留恋他们祖传的信仰。桑海人崇拜的至上神是「霍里」,并供奉自然界无处不在的精灵。他们信奉的众神主要有:尼日河神和雷神。在他们的社会里,巫医多是出自古老的桑尼王朝的后裔,受到普遍的尊敬,负责保护社会不受邪恶的鬼魂和恶巫的侵害。各个共同体都盛行祖先崇拜,对祖先的祭祀由各氏族的首领主持。在乡村扎根极深而普遍流行的传统宗教,就是这样来确保社会的安稳、心理平衡和连续性。

(九)危机衰落

公元一五一五年桑海的属地豪萨独立,帝国出现危机。一五一九年,杜尔的弟弟,多年尽心竭力辅佐王兄的奥玛尔孔迪亚加去世,更使他丧失了控制王朝的能力。一五二八年八月,杜尔被其长子穆萨废黜。桑海帝国政治制度弱点之一是没有明确的王位继承制度,此时这一弱点尤显突出。穆萨登基后残酷迫害反对他称王的弟弟,激烈的权力斗争发展成内战和屠杀。多年的继位危机和叛乱之后,由杜尔的另一个儿子伊斯迈尔登位。

传至达乌德皇帝(Dawud,一五四九一五八二在位)时,桑海帝国一度中兴,达乌德统治桑海三十三年。他重组军队,平定边界地区的一些叛乱,收复了内乱时期失去的地盘,重振杜尔统治时期的国威。达乌德笃信伊斯兰教,他给穆斯林学者大量土地、奴隶、谷物、牛和布匹;重修了清真寺,使廷巴克图的繁荣达到了顶点。

(十)混乱衰败

达乌德皇帝去世之后,他的儿子又展开王位之争。桑海帝国无可挽回地衰落下去了,一五八八年西部各省在混乱中分离。一五九○至九一年,摩洛哥国王乘桑海内乱,派遣四千人的远征军跨越撒哈拉沙漠入侵。

由于控制撒哈拉商道之争,摩洛哥视桑海帝国为夙敌。强盛时期的桑海,将势力和影响扩展到摩洛哥的食盐来源地塔加扎和塔奥迭尼,几乎接近摩洛哥的边境,打破了横贯撒哈拉贸易的商业均势。对此摩洛哥人怀恨已久,桑海内乱为摩洛哥王国复仇提供了良机。此时桑海帝国的骑兵和弓箭手数倍于敌手,但是士气低落,军心涣散,无力御敌。摩洛哥军队大败桑海军队,先后进占廷巴克图、加奥和杰内等城市,桑海帝国就此解体。从桑尼阿里于一四**年登位算起,到一五九一年摩洛哥兴兵入侵为止,桑海帝国共历时一百二十七年。

尽管桑海帝国覆灭了,但桑海人的国家仍然存在。他们此后退回到南方的尼日河沿岸的原居住区登迪地区,延续着他们传统的生活。直到今天,尼日河沿岸的狭长地带从廷巴克图一直延伸到奈及利亚西北部边境,依然居住着近百万曾建立历史上大帝国的桑海人的后裔,他们大都是农民或渔民。先祖的光荣和昔日帝国的辉煌依然在他们之间传诵,激励着他们为生存竞争而勤奋劳作。

(十一)评价

桑海国王鼓励商业发展,商业大扩展使城市文明在整个西苏丹萨赫勒地区得到了发展,廷巴克图、杰内和加奥是桑海帝国最大和最重要的三座城市。廷巴克图是帝国的经济重镇和文化中心,也是整个苏丹地区的圣城,在当时的伊斯兰教世界中享有盛誉。据文献记载,十六世纪中叶,廷巴克图有一百八十多所教授《古兰经》的学校,极像一座大学城。杰内在经济和宗教方面与廷巴克图有密切联系,是苏丹内地最重要的黑人聚居地,那里高耸着威严的清真寺,可称为苏丹艺术的明珠,也是南方的大市场。加奥则是政治首都,比其他城市更古老。据说,桑海帝国曾试图横渡大西洋,他们相信那边还有陆地,为此储积够2年之用的粮食和数百大船,可惜最后未能成功。

延伸阅读: 袁承志 小将 刘小光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3/1 8:25:4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民族与帝国》:桑海人与桑海帝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