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重振雄风 军旅 17

共 3348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96876
  • 工分:10812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重振雄风 军旅 17

重 振 雄 风(194)

从师里回来,就接到一个新任务,团里要搞个带战术背景武装渡江湖进攻战斗演习。1958年11月9日,由14军(军长查玉升、副军长熊奎、王长有)组织41师开展的师抢渡江河进攻的实兵演习在德宏潞江坝进行,121团全团参加了师抢渡江河进攻演习,成为第一个用就便器材泅渡江河的团队,被上级誉为“泅渡怒江第一团”的称号。

全团利用各种漂浮器材,一鼓作气渡过怒江天险,这不是闹着玩的,当年怒江大桥被炸后,日军的大部队在“外五县”一侧被堵,从云南直捣国民首府重庆的战略大迂回的计划告吹,据说为搭桥先后填进去二三十辆坦克,但坦克一入水就不见了踪影,被激流冲走了,最终计划告吹。

而二十多年后,我团全团利用简易漂浮器材,强度怒江天险成功,在世界军史上涂下重重一笔,这一胜利消息,刊登在58年解放军报某刊头版头条位置上,解放军画报也刊载了大幅图片。

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当年清一色在南方长大的南方兵,换新了近一半的北方旱鸭子(70年的河南兵,71年的河北兵,73年的山东兵),好汉还敢不敢提当年勇!团党委开会,提及此事,有人说怒江江水那么喘急,咱也把它踩到脚下了,现在各方面条件比那时都都好多了,要搞武装泅渡,就搞个带战术背景的,咱要重振当年的雄风!

问题是大局定了,在哪搞?安顺市有两个大水窖,一个在市南,叫虹山水库,这个水库挺大,水面平静也宽阔,如带战术,对面可以设置一个营的防御阵地,一个团的进攻,几十门的炮火轰击起来,轰轰烈烈的也大有看头。但该水窖地处市郊,来往人员不断,周边建筑很多,实弹演习无疑要对居民生活造成很大影响,只能舍弃。安顺市的东北角还有个娄家湖,面积也是不小,人烟稀少,一面是山,山上全是石头包,没有树木也没庄稼,但山体不是很大,只能摆下防御的一个连守军,这样,战术行动我军最多只能出一个营的兵力,当时一营二营全在安顺,用哪个营?一时定不下来,营长们纷纷请缨,亮出决心,最后团党委决定:上二营!

我营接受任务:“组织武装泅渡攻击南岸X号高地”。我们动员,我们宣誓!前辈传下的勇往直前的精神,决不会丢在我们的手中!请战书决心书,保证书,贴满各连会议室的墙壁。本我以为刘朝斌能在此训中露露脸,一扫大家对他的偏见。可没想到真搁到事上,他比那个火车上的赖皮还怂!班里讨论报决心时,说小时游泳被呛,差点淹死,现在一见江湖腿就打颤。想退出。

我听了简直气坏了,几尺高的男子汉,一天三顿六碗大米饭,立在那也是像模像样的,一天到晚牛气冲天,竟是个兔子胆。我严厉地说:“你先去问问你的老乡,他们答应了,你再来找我,我亲自为你去连里说情,不过想明白,真是让他们知道你在给昆明兵丢人,他们不收拾你才怪”!四连的一个班长郭光力,是70年的后门兵,跟我连的马云一起入伍,籍贯山西,家父是军通信团的,其在昆明入伍,高中生,我们在团技术革新小组时认识的,言谈很投机,我俩可以说是铁哥们了。

他早听说刘的劣迹,义愤填胸,找我说这个刘朝斌再丢昆明兵的脸,你没办法时就跟我讲,我们带几个昆明兵收拾他。昆明兵大都是干部子弟,素质都挺高,都恨刘这颗“老鼠屎”。上次因跟八班长打架调班,传到了昆明兵的耳朵里,他们寻机会,趁刘星期天翻墙私自上街之机,被他们挤到营房外面痛打了一顿,打得他跪地求饶,吓尿了,搬出几个人。

郭光力说谁的面子也不看,只要你能请来你的班长打个招呼,就饶了你!我得信赶去,递了一圈烟,救下了刘朝斌。以后遇到工作不顺,再提他的几个老乡,他的腿才会真的打颤。我有时说话他不听,就有意无意搬出他的老乡来,就如同掐了他的七寸,他顿时就蔫了,服服帖帖。真要想治你,有的是办法,只消给郭光力捎个信,你就等人伺候吧,挨了揍都不敢告状,对付有些人,一味讲道理是不行的,“大孬治小孬”,权叫一手软一手硬吧,用无情的两手,对付街痞的两手,他心里明白:班长既能帮他,也能克他。但谁要碰了我班其他兵,我敢带人不找他连长闹翻天才怪。

这回刘当逃兵,他们就一直想再教训他,后被我通过郭光力劝阻了,看来,我在昆明兵里,多少也有点影响力。不过既为他的班长,就不能不为他分心,工作上有一半心都操到他身上了!真上了前线,如发现有逃兵,名单里肯定跑不了他,这是TM谁接的熊兵,**他正宗不出五服8+1辈的祖宗!!

检 查(195)

烦心的事没完没了,排长找到我和九班长,到连部会议室谈话,一开头就开诚布公的指明说:“你们俩探家期间吵架了”!我想想,探家期间在家一直老老实实地,安守本分,没和谁吵过架呀。倒是九班长那边爽快的承认了:探家期间为找对象的事是和母亲争了几句嘴,都囔着“这算啥呀”。

排长说“当班长带头吵架,还没认识到危害性?在党小组会上你俩要做深刻的检查”!

我在想在家与母亲为谈论其他方面的事时是交换过一些看法,这怎么能算吵架呢,领导又是咋知道的,这是哪个妹妹告的状呀,我正一个个分析猜疑过滤。那边九班长翘了,说“家里就是在对象选择问题上母子之间争论几句,这很正常,凭什么做检查”?

排长一口咬定说“这是破坏了军民关系”!

九班长不服:“我们就是吵翻了天,她也是我妈!临走还擦眼抹泪的,破坏了什么军民关系!再破环我也是她儿子!能破坏到哪?难道她能不认我这个儿子了”?

排长嘴巴颤抖着,说不出话来,这次谈话就这么不欢而散。排长到支部去汇报,才知是根本就弄错了,实际是关于我俩探家期间的“超假”问题,排长没弄清缘由,理解错了。“超假”是咱做的不对,这个账到哪咱都得认。回家一趟不易,时间计划满打满算,没想到回部队时,一早就赶到了漯河火车站,还是没买能到当天下午的票,被延误了一天;九班长说是大鱼大肉吃多了拉肚子,生病住了院,回来才超了两天假,拍过请求延假的电报。

这档子事回来没人找我谈话,刚好探假回来后没两天,我就去了贵阳师里的教导队,当时还感到挺庆幸,只错后了一天,估计领导们都没在意,不掐着算着发现不了,直到后来我把这事都给忘了,想不到此时又被重新提起,真是“跑快了撵上球,跑慢了球撵上”, 跑快跑慢,横竖是逃不过挨这一球,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被“臭老九”连累的。

检查我俩到是在党小组会上一本正经深刻的作了,会上声斯泪下(装的,光擦眼没泪)的从战略高度出发,讲述了我俩因超假,给我军建设带来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给全国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带来极其严重的隐患,给党的革命事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云云,排长一边皱着眉头,一边不知滋味索然的听了我俩的检查,真是哭笑不得。

臭老九会后说“认识都上升到了这个高度了,难道还不够深刻”?党小组长不知咋汇报的,检查以后没有再做,倒是排长一味唯命是从,没搞清何缘由就乱敲打的做法,真是令人不敢恭维。

做完检查一肚子委屈出了门,王在岐在门外正等我,我和王在岐都是郑州34中的同班同学,他现在是团直属82迫击炮连的班长。两个连挨的不远,王在岐那边招手让我过去,我俩走到没人地,王说“出大事了”!

我吃了一惊,不知出了什么大事。

王悄悄问:“你探家期间外出了”?

我说“去郑几天,拜访了一下过去的老同学呀”。

“还去哪了”?“其它哪也没去”!“没去过许昌”?

“本来有打算,可怕挨“冰”骂,就没敢去”!

“真的”?

“真的,我啥时对你说过假话”!

王知道我不会对他撒谎,又问“你知不知道谁姓“和”?

姓和这个姓的人实在不多,我想了一圈,摇了摇头,“不知道,也没听说过”!

“这就怪了”。在岐默默递过来一封信,看笔迹是冰写的,我接过一看,脑袋顿时就大了,信里“冰”在严厉斥责我,说我在许昌雇人欲修理“和丙正”云云!原来探家前的那封信就起了这么个作用,这真让我万万没想到,“和丙正”是谁我听都没听说过呀,我就是再坏,也绝不会干那如同掘人家祖坟,踹寡妇门的蠢事,一个堂堂正正的军人,哪会干这下三滥的勾当呀!俗话说好聚好散,断交后,“冰”的情况我问都没敢再问过,除了那封信,一直没了联系,这事是打哪说起呢?

信里“冰” 在严厉的训斥:“你算个什么东西,敢管我的私事,你要想找人要修理和丙正,那你就试试,我等着你”。钢牙俐齿将我骂的狗血喷头,体无完肤,字字句句,像把快刀在戳我的心!好似在我还没愈合的创口上无情地又加了把盐!我蒙此大冤,欲哭无泪。如果说工作上的心一半操给了刘朝斌,闲心起码有一多半操到了许昌,在精神上正谓一个攻打正面,一个专袭后背,让我前后受敌,频于招架,他俩真是一对冤家,配合得天衣无缝,把我死死挤在夹缝里烘烤,让我苦不堪言。

当兵后,我是基本没流过泪的,新兵分手是一回,再就是70年的忆苦思甜大会,在军人大会上,我念起北京鼓楼街一个支左干部的苦难家史,念到伤心之处我忍不住痛哭起来,当时连的军人也都哭了!再就是接了绝交信后,流过两次泪,我也感到自己太没出息,但感情上的事,有时也是常人无法左右和控制的。此来信间接证明了刘朝斌的判断是正确的,感情不专一。

理性上我不能责怪什么人,只能说你既然喜欢她,就该祝福她,应该尊重她的选择,为她的幸福而感到由衷的高兴才是。可再次打击,也让我几天缓不过劲来,我这人太重感情,有时纯粹是给自己添堵,这事从头到尾,我没责怪过她一句,我明白,人人都有自由选择人生道路的权利,可也明白“买卖不成情谊在”,大可不必刀锋剑语,弄的两败俱伤,以后见了面,还应是好朋友的道理。

勇 往 直 前(196)

泅渡前必须认真整理服装、带军帽,衣、裤口袋外翻,裤腿上卷,鞋子脱下绑在后腰带上,做到衣裤不兜水,随身装备不松散。刘朝斌下水了,我派班里水性好些的两个战士专门负责他的培训和安全。这家伙入水后,在浅水区先是跟狗刨一样乱扑腾一阵,后来也慢慢入了道,他只要熟识了水,能借漂浮器材漂起来就有门,这家伙平时还是有点蛮力的,武装泅渡时应没问题。

我原来也会狗刨似的在水里扑腾个二三百米,这回卯足了劲,几天内达到了600米左后,我会自由泳,侧泳,蛙泳,蝶泳,仰泳,就是什么也不精通,动作也不那么标准,有些累了的时候,会仰脸朝天,用很小的动作划水,整个人浮在水面,来恢复一下体能,我调皮时还能将肚皮展现在水面上,岸上安全员在高喊:“快...快来看十班长的大肚皮”!

齐装满员的武装泅渡训练正式开始,上面统一发放了草绿色的军用塑料布,用其包裹成合格的背包,可以形成漂浮物,人员,装备可借着背包的浮力渡水。三个浮体加竹竿捆绑组成正三角形飘浮器材,可将一门火炮三条腿低姿架平,由一二三炮手推其泅渡。下水前,我多了个心眼,怕万一在湖心炮翻了落水,十几米深,打捞火炮肯定是个难题,我除了将火炮架腿与浮器材固紧外,还连了个十米多长的细绳,一头绑了个塑料瓶,万一火炮落水,寻找打捞就会有了标志,打捞就方便多了。

实兵演习那天,师里的领导来了,市里的领导来了,当地驻军的领导来了,工厂的民兵扛着三八大盖也来了,社会,机关,团体,学校都组织了观摩团,把北岸挤得满满的。

战斗想定是敌军一个加强连,配备有一个坦克排,加强三挺重机枪,两门迫击炮,驻守南岸渡口,我军一个营(欠步兵6连),加强团属82迫击连一个排,团属75无坐力炮连一个排,行火力支援,战斗发起,在炮火掩护下,发起渡水攻击.演习开始,我营与配属的加强火器,从几里外急行军赶赴娄家湖北岸,在洼部隐蔽起来。大家得劲鼓得足足的,在湖边我们按预先安排,紧张熟练的做好泅渡前的一切准备工作。

9门82迫击炮在我连统一指挥下紧急占领发射阵地,9时整,三颗红色信号弹升天,北岸准时开了火,在轰轰隆隆的炮火声中,一二百发炮弹呼啸着直朝对岸飞去,抬头望,曲射火器表演了齐射,放列射击,集火射击,散射等科目,敌占山头上爆炸声响成一片,硝烟弥漫,涂着白灰显示的敌军工事被炸得四分五裂,土崩瓦解,阵地前沿架设的带铁丝网的木桩,被连根拔起,障碍物,防步兵路障,纷纷向天空飞去。

南岸六七百米外,敌三辆坦克,排成一溜,向我攻击方向突来,妄图阻止我渡水登岸,我三门掩护的75无坐力炮突然开火,瞬时敌目标纷纷中弹,爆炸燃烧起火,噼噼啪啪烧了起来。一边拿望远镜观看的参谋长喃喃地说:“奶奶!当年如有般这般火力......。”

团航模组的航模也来凑热闹了,嗡嗡嗡的绕着敌军的山头时而盘旋,时而俯冲,效果组及时遥控炸药包爆炸,响声连成一片。解说员一旁大声解说:“这是我军空军在轰炸敌军阵地”!观众中爆发出一阵掌声。飞机正在表演,不想航模出故障,失控了,一头扎进了湖水中,解说员一愣又接着说:“敌机一架被我军击落”!

北岸又响起一阵欢呼声和掌声,我朝地上啐了一口:“妈的,明明是我机坠落,龟儿子高兴个什么茄子皮”!

两发绿色信号弹上天,总攻开始,除我在后掩护的炮群继续对残存敌火力点行火力压制外,按四连,五连东西两个突击方向,配属的重机枪连,82无坐力排次序,二营在向南岸攻击前进。在水中,重机连边强渡边掩护射击,几挺连用机枪打得不歇气(当然怕引起误伤,打得都是空包弹),本是也计划让我排水中打几发实弹,但事前发现在水中漂浮状态下,一炮手始终够不上瞄准镜,无法实施精确射击,再一个后喷火范围也是个头疼的问题,水中实弹射击计划因而作罢,还是放到陆上打吧,一路泅渡顺利进行,我发明的漂浮瓶根本就没派上用场。

我九,十班分工跟随五连前进,终于登岸了,我们甩掉漂浮器材,伴随步兵攻击前进,按作战安排,四连在西侧,五连在东侧,沿左右山腿从侧面发起突击,爆破手冲上前,用爆破筒将残留的敌火力点爆破,火箭筒在发射,步兵连的战士呐喊着,队形间隔散开,前三角,后三角,左梯形,右梯形,交替掩护冲锋,一时间,仅见少数人在冲锋,更多的是在做掩护,这批上去冲锋几十米后就立马卧倒,开火压制敌火力,再掩护后面的步兵冲击,步兵在班排长指挥下交替前进,战术十分老道,这些老兵,根本不知什么叫“人海战术”。

我班在5连连长左后翼伴随前进,带有四发实弹。“阵地在此,面向右前方--用炮!右前方独立石向右两指幅,发现敌火力点一个。

一炮手大声答道”明确“!

“机枪--榴弹”,

标尺--26

方向29--98

向基部瞄准

一发装填,

众炮手大声复令。

“轰”!

目标摧毁。

前进中,我炮按命令将200米外突现的山包左侧远距的一个敌工事,两个机枪火力点炸飞,两个步兵连终于在山头会师了,红旗漫天挥舞,胜利欢呼响彻云霄!北岸的观摩人群又是一片掌声。

战例:1979年2月15日夜,121团1营秘密进至中越边境大梁子河谷地带,密伏一天,熟悉地形,道路和敌方布局,16日19时全团武装静悄悄的“夜渡红河”天险出境,没丢一人一弹,全团强度成功。

79年2月17日凌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正式发起前,按预先指令,我团由夜幕掩护 ,提前展开了行动,上岸后,小心的避开敌前沿警戒部队,直插敌纵深,我团拿出当年“夜老虎”的看家本领强行军,沿羊肠小道,翻山越岭,克服重重困难,一个战术大迂回,奔袭到达敌后方纵深指定地点,于2月17日,121团和配属分队正式打响,突然发起攻占敌要点“发隆”(孟康方向)的战斗,一时间炮声隆隆,硝烟弥漫,惩罚小霸的子弹遮天蔽日,至20日16时,全歼“发隆”守敌520名,团主力抢夺占领敌战略要地后,即刻在“发隆”地区建立起阻击阵地,阻断其援兵救急被围老街越军之路,给军主力正面攻打老街,全面围歼老街之敌创造了有利战机。随后又按计划转移阵地占领“栋光”,阻击老街的越军逃窜,接连打了几个漂亮的战斗,战友们进攻凶如猛虎,坚守稳如泰山,这样的部队哪个不怕!

84年大裁军,我营交给了武警,就是现在的云南武警三支队的前身,一营后来去到了西藏,现为日格则军分区独立营,两个曾朝夕相处部队,至今彼此断了音信,形同陌路人,不过,总算留下了当年“八路军浮山游击队”的永存息息不灭的根脉。天 洞(197)

武装泅渡演习结束了,我们又开始正常的训练生活了,终于有空喘口气,这时,团又搞起了防核打击防空训练,团里这些人简直不知是干什么吃的,成天吃饱了饭,似乎不搞点名堂出来,就显不出有这么个人似的!经常半夜搞紧急集合,拉出十余里,到我团定的防核打击的“天洞”去隐蔽。核打击毁伤途径主要有三点:光辐射,冲击波,放射性沾染。人家往城市丢原子弹,你从城市这头跑到那头,前两个杀伤你躲得开吗?再一个遭受原子攻击,家属们就不怕挨炸?个个是钢筋混凝土做的?她们就不怕死?按说也得陪练!既然是全团演习,就应包括她们,按说也得带她们一起走!

不过平时演练,不过虚张个声势罢了,真到了战时,光怕团里几辆拉煤的卡车,按首长令先装了一车娘们跑了!!到了地方,平地垂直拔起二百多米,那么高的地方,放射性沾染管你吸个够,真是瞎参谋烂干事,似乎只要穿上四个兜,冬瓜萝卜都可以站出来比划指教一番!但“天洞”要作为一个观赏景点,也着实不错,沿着老辈山壁开凿的山道向上,来到一个大石洞前,进来一个口,对穿一个口,都有几丈高几丈宽,对面洞口悬高百多米,独有一幅天地,四围山峦起伏,参天大树,郁郁葱葱,有一番大气派,洞里面距顶高约十几米,顶部有个十几平方的天窗,洞里面积大的坐几千人错错有余,当初北京猿人尚不知这边风光独秀,如若早知,就会有了安顺猿人的传奇了。这石阶一人多宽,两人相逢错身真得得讲究一下技巧。一个人如拿条枪在拐弯处封锁一下,真是一个癞蛤蟆都别想爬上来。

八 班 轶 事(198)

米勒打靶的事没完,八班长自认为没占到便宜,始终咽不下这口气,没想到几个月后八班又出事了,我到团部办事看好遇到,实际跟我没半根毛的关系,74年的秋天,我去团部办事,回连时被副参谋长看见叫住了,副参谋长姓牛,河南叶县人,48年我团解放登封后路过叶县时参军,他打仗勇敢,几次立功,挺喜欢河南兵,我去到他办公室里,发现八班的“柳自井”正在对面那坐着,满脸笑着正给牛副参谋长比划着什么,口中还念念有词。副参谋长见到我就说“你过来,你看看,这是你们连的兵吧”。

我一看是柳自井,八班的,忙说“是的”。

副参谋长说“你领回去!他跟我要两个军,说交给他要由他领着攻打台湾,看看你们连的兵,大人才,真是有本事呀”!柳自井还不想走,我强拉着他走了。

后发现柳因为神经错乱,连队将他送到了解放军73医院,这事也是八班长弄得,都是光山县老乡,管理严也是好的,柳文化不高,在班里被人看不起,处处受到排斥,思想压力过重,神经了,他为了显示自己的能耐,到团部请缨,要领兵攻打台湾,又是军舰又是导弹的,红缨大刀,五马长枪,弄得这事全团都知道!

实际柳是满个不错的兵,平时挺老实,工作积极认真,就是学习干事反应慢些,人没十全十美,每个人都有会自己的不足和缺点,凡事不能急,慢慢上劲,争取最终水到渠成,他干不了技术活,当个弹药手背几个炮弹总行吧。这兵要是分派给我,我做梦都会笑醒的!八班长恨铁不成钢,凡事急于求成,以凸显个人本事,最终适得其反。

老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他倒好,是“老乡见老乡,抬手就一枪”!我领着八班的兵回连了,八班长十分恼火,认为是给他制难看,八班的事物是谁也不能插手的,深切感到是裤裆里放炮仗—气不打一处来,建议排里搞了个班长评议,我到现在也认为这会开得极不妥当,有点像文革中期。这一把他可算是搂住了,八班长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架势,对我猛开火:说我离间“八班战士与班长的关系,明挖八班的墙角”

(你还好意思说,十班的屋架子都快被你整塌了);说我“平时自高自大,好卖弄个小聪明,仗着跟连长的关系近,不把排长放到眼里”;说我“对个别战士管理松懈,要求不严”,他就恨我和刘朝斌没打起来;说我“平时怕吃苦,贪图安逸享受,不愿意过紧张艰苦的生活”。

这里面就这条算他看准了,这起源于我探家回来时带回了一袋奶粉,被他发现了。他好奇的问这是哪买的“洗衣粉”?

我说这不是“洗衣粉”,是“奶粉”。

“这奶粉是吃的东西吗”?八班长奇怪的问。

“是的,奶粉是补充营养的”, 我用指头沾了点放到嘴里。

“这奶粉是合到面里吃的还是下到面条里吃的?

“都可以,最好还是泡奶喝”。

“呦!二十多的人还喝奶,没听说过”?他那时就像看外星人似的瞅着我。

整个场面跟当年斗地主似的,火药气味颇浓,八班长声嘶力竭,一条条历数我的罪过,发言有板有眼,台词背得烂熟,有条不紊,我真怀疑他是否为这一天的到来,提前准备几个月的发言稿了,现场那个气氛,就差没猛的拍一下桌子喝道“来人呐,把他给我拉出去”了。

评议前排长反复强调过:“这次民主生活会,班长们都得有个正确的态度,大家提意见都是好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这话的含义八班长真是领会最深了。这由八班长提议召开的民主生活会开的突然,我当时真是被打蒙,脑子全乱了,一句为自己辩护的话都能没说,一肚子冤枉,一肚子苦水!我没给八班长乱扣军阀作风的帽子,也没说八班长的工作动机不纯,我直觉告诉我:他的工作动机就是想提干,但他从来没与人表露过,即使表露过也没什么不对的。内心讲,他身先士卒,吃苦耐劳的精神值得我佩服,人家平时能身体力行,身先士卒,一般表现还是不错的,这点我自愧不如,就是扣了他一点:也是贪图安乐享受方面的,我见过他有过一盒“河蚌油”,一种简易包装放到“河蚌壳”里的抹脸油--雪花膏,我称之为“腐化膏”,我亲眼见他抹过他那张油光光的大扁脸。

我班冯克书,那可是个老实人,整天话不多,有空就发呆看老婆的照片,那时也上榜了,排长严厉的批评我:“你班冯克书用鼻涕粘信封,什么影响,你得使劲批评他”!可我下去一了解,事情是这样的:他给家里写了信,找了一圈没找到浆糊,他想到买邮票时,邮电局的工作人员对他说这是新型邮票,自带粘胶,邮票水湿一下就能粘牢了,他就试了试,用舌头舔了一下果真粘住了。

我问道:“那信封是咋粘的”?他回忆说是吃饭后拿剩米饭粒碾碎粘的,回来后,有人找他要胶水,他开了个玩笑说用鼻涕粘的,看这事弄得...真恶心!被有心人歪曲举报,让咱又平白无辜的挨了一通“目糊球”。不过此事也非空穴来风,风紧了,真得引起重视了。我找冯克书谈话时挑明:此事办的有些欠缺,但最紧要的是以后汲取教训,处处小心点,注意别让人家再咬咱的“蛋”。

防空掩蔽部(199)

8月桂花飘香,我营又开到了“林哨”公社,进行战术演练,跟去年不同的是,不只从街南搬到了街北,换了房东。战斗想定训练内容也变了,配合四连行进攻步炮战术合练,攻打山头敌军的一个加强排,四连加强82无两门,重机枪三挺,在迫击炮火火力掩护下,攻占X号高地。排里指定伴随四连前进的是七班和八班。七班和八班要随四连到达指定出发阵地埋伏起来,战斗打响,四连发起冲击时伴随步兵前进,实施火力掩护。

命令我班和九班,在公路一侧占领阵地,奉命阻击敌方的增援坦克。我们的任务很简单,到了位置做好战斗准备后就是等待,半天半天的等,加强连进攻是个作业“想定”,整个想定都得战场战情细节方方面面的考虑到,但实施计划中没有设置敌坦克突击的项目,这里的大山,几乎无路可行,就是有坦克,光怕他也开不到这里。

九班十班选在大山东边的“公路”南面約350米处占领阵地,这正处咱火力打击范围内,我班选在一处公路拐弯处的对面占领阵地,坦克开到这里遇拐弯肯定要减速,开炮时机正好,咱趁他拐弯时就打他个狗娘养的,后面紧跟的第二辆坦克,估计距他有50/70米远,咱打掉他的头辆坦克时,也绝不能让他观察到咱的发射阵地,打了就得马上拆炮转移,带炮往东50米处,有个位置也不错,射界喷火界都敞亮,我先上去观察敌方动向,顺便测距,吩咐一炮手提前装上射击诸元,争取火炮一露头,10秒内炮弹就打出去,就这么300多米的距离,突然开火,那还不是一炮硬邦邦的毁他一辆没商量。

到是注意到桂花香了,栗子熟了,浆果晶莹玉透般的挂满了枝头。我和九班摆好架势,看看没事,实在无聊,就商量:咱打牙祭!我们把炮架好,炮口直指山脚下那个拐弯处,战士们奉命四出,采集浆果和毛栗子,两个班算是“放羊了”。我和九班长依着半坡晒太阳,聊着天,探讨下步工作打算,畅谈未来,战士们恐怕两个班长给找点莫事,纷纷送来成兜的浆果和烤熟的毛栗,我们也乐得其闲,吃饱喝足,然后撤炮,随着满身臭汗的七八班弟兄打道回营。

排长回头问道:“人家搞战术,你们两个班在搞什么呢?看那战士满山跑”。

我回答说“演练布置防空伪装”。

排长“嗷”了一声说:“注意别把百姓的树给毁了”。

我说“这你放心,防空伪装用得全是灌木枝条,就是上面的野果子不小心给大家吃了,这不违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吧”。

排长嘟囔着“你个鬼东西”!

每每看着七八班的弟兄演练回来,累的跟狗熊一样,直伸着舌头喘长气,也是有点不好意思。那天去训练场有事晚了点,到地方一看,臭老九正仰天靠着火炮架子,跟个望天猴似的仰面躺着晒太阳,我走近打趣的问道,“人家在那边正忙于训练,您在这跟那狗晒蛋似的仰八叉摆架子为哪般”?

老九睁开蒙蒙的睡眼,拍拍身边的草坪:“看你出的那一头脚汗,快到这里歇歇”!

“您讲的是那房东家的黑狗后面放出来的臭狗气”!

我边说着边走过去坐下来跟九班长商议:“人家在前面训练,咱在后面吃野果,不太合适吧”。

九班长拧着脖子讲:“管他个老球,咱们在后面狙击敌军坦克,也是党交给咱的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我说“话是这么说,不过事要办的漂亮些,咱们吃了野果,把枝条盖个隐蔽部,吃了喝了,也算训练一个科目了,到时也有个交代,叫他们两个班没话讲,让他们发我个球的牢骚”!

集思广益,我们盖得隐蔽部质量可是老好,下雨都不会漏,雨天时我们就躲在里面避雨,后来还续盖了“班部”,“兵器室”,“会议厅”等,平均全连一个班一间房都用不完,铺设的那是极其“豪华厚重”。

火 葬(200)

这天,大家正在采集野果,搭建隐蔽部。忽看远处冒起了浓烟,大家顿时紧张起来!难道后山失火了?这可要命。我和九班长简单碰了个头:山林失火,灭火是咱们的义务。不用动员,大家一起向火点冲去。直到气喘吁吁的赶到时,才知是当地搞的个火葬。按当地风俗,非正常死亡的人,不能直接入土,必须火化。

两个火化工拿着长杆,喝的酩酊大醉,在翻燎什么,净石堆上,碗口粗的杂木堆的半人多高,人夹在上下柴堆中间,火烧得正旺。一股燎猪毛似的的烤肉味扑鼻而来,熏得人连连后退,火化工热情的拿起酒瓶,“大军同志,来两口”!

我们不喝,问起缘由,才得知是那个难产妇女正在在火化。前几日训练经过一处农舍,总见有个大肚子妇女坐在门外做针线,看样子是给快出生的宝宝缝制新衣,我们过路有时会还会互相打个招呼,有天没见了。有人说是她生孩子“难产”,请了两三个有经验的接生婆也是束手无策,有人劝她“外头”的赶快找副担架送市医院,但那家请人怕花钱,从早磨到了下午,迟迟未动,有神婆在那念经,正驱赶鬼怪。晚饭后直到团放映队来放电影,那男人才真正慌了神,找到放映队要求用车。得知情况紧急,领导当下答应出车,紧急救援,汽车掉转了车头。那人跑回家,二话不说,背起老婆就往车跟前跑去,随伴的女人一旁大叫起来:“呦!去了去了啊”!

大家正集合站队呢,都看到了眼里,没想到仅仅两天没见,就人隔两世,深为她和她那还没能来到世界的孩子感到难受,女人的娘家一下子来了二十多口女眷,在那哭嚎闹丧。那天午饭正好改善伙食,菜里有肉,但一闻那个熟肉气味就想起那个场景,谁都吃不下。

本地的风俗挺怪,生产大队成立革委会时,两派互不相让,挣得火热,但都遵循一条底线,“革委会主任”自己当不成,对方也别想当,就此僵那了。但时间长了也不是回事,到是有人出了个点子,还俗回来的老和尚没参加派别,干脆让他干算了,双方都没意见。

在当地,“权”看得很重,联姻选定之后,彩礼钱就是纯数票子了,革委会主任说了:结婚彩礼就是过秤,按新娘的身板,外貌打分,一等是15元/斤,二等是14元/斤,三等13元/斤。到时就过秤邀,这称是明的,一斤一两都要计较一番,但等级就得和尚说了算,他说几等就是几等。男方家把和尚请去,好酒好菜招待,你把等级给我往下压压,女方家也把和尚请去大嚼一番,你把等级给我往上抬抬。都知道这一个等级就是百多元之差,要命呀,可是不敢稀里糊涂,马虎大意,掉以轻心!

炒 鸡 蛋(201)

收兵回营,借调师里搞全训试点的六连归建,我又一次见到了“高”,他现在已是排长了,穿上了“四个兜”,见了面我们十分高兴,这样的军人不提拔,老天就瞎了眼!回忆起几个曾一起共事的战友,一种复杂的情感涌上心头,同吃苦共患难,就是当时的磕磕碰碰,也成了美好的追忆,如今可惜只剩一个高排长了,大多都断了联系。

高班长提干了,能拿到54.5元的薪水,星期天我们一起约着进了饭馆,排长张罗请客,让我点菜,我点了一个油炸花生米,一个炒鸡蛋,排长又点了个宫保鸡丁。听说后来教训越军,高排长已是4连长了,他带领全连打出了国威,打出了军威,立有军功。

http://www.docin.com/p-454631511.html我 的 越 南 30 天(越战情).doc - 豆丁网

入伍几年,我连的炊事班长压根就没见过鸡蛋长什么样,我后来尤爱吃炒鸡蛋,可能源于73年全年就吃了个炸鸡蛋吧,那是去郊区助民劳动时,生产队数数有几个当兵的,一人一个送了些鸡蛋来,伙上用油炸了,开饭时每人都领到一个炸鸡蛋,我仔细端详了几回,没舍得咬一口,那回吃鸡蛋,估计我是全连最后吃完的。那只鸡蛋实在是太珍贵了,欣赏时的心情真好:表皮炸得焦黄,一股淡淡的清香馨入鼻腔,老弟久违了。

那天正好早上接到许昌的来信,休息时,我独自一人。捧着那封捣开窗户纸后接到的第一封信,坐在那个山清水秀的山村池塘边一块孤石上,贪恋的看着信上每个字,揣摩着每个标点符号的用意,把此景深深地印在了脑海中。那天又破天荒的吃了炸鸡蛋,被我称之为“双喜临门”。

吃炒鸡蛋,成了我以后的保留节目,直到若干年后领大家进到各种饭店,大家都知道我报的第一个菜必然是炒鸡蛋,其它菜就随他们点去好了。甚至有女同志直接抱怨道:“跟着你光吃炒鸡蛋,你不能不报一回,吃炒鸡蛋进饭店干嘛,哪个小馆子里吃不到”!

我说“你们不知道,我对炒鸡蛋有特殊的感情”!当然有了条件,鸡蛋就得换着花样吃:番茄炒鸡蛋,韭菜炒鸡蛋,香椿炒鸡蛋,葱花炒鸡蛋,洋葱炒鸡蛋,不过没吃过对虾炒鸡蛋,燕窝炒鸡蛋,鱼翅炒鸡蛋,海蟹炒鸡蛋。洒家品尝着XX炒鸡蛋,但思维空间早已飞向那遥远的小山村,那里有我曾经的梦......

+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373462_1.html
延伸阅读: 今日说法 桥下彻 赵维欢
      打赏
      收藏文本
      162
      2016/12/15 13:30:06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靠,楼主老大又更新了,这是补课吗?好得很得很啊

      2016/12/15 14:34:54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拜读

      2016/12/15 20:43:2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谢谢楼主

      2017/1/1 18:23:07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拜读

      2017/2/15 16:24:27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力量巨大

      2017/2/15 16:23:07
      • 军衔:海军中校
      • 军号:4281249
      • 工分:63142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终于又看到老哥有血有肉的大作了,写得生动亲切呀。让我看得手不释卷忘记吃饭,减肥成功你有功劳!哈哈,顺祝老哥新春快乐,全家幸福。回复:(原创)重振雄风   军旅 17回复:(原创)重振雄风   军旅 17回复:(原创)重振雄风   军旅 17

      2017/2/7 13:11:5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拜读

      2017/2/15 16:10:39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8606
      • 头衔:铁血社科院之美男
      • 工分:12650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生动幽默!精彩万分!

      2017/2/4 17:46:3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原创)重振雄风   军旅 17

      2017/12/8 21:27:19
      • 军衔:空军少校
      • 军号:117640
      • 工分:31293
      左箭头-小图标

      真情实感,引人入胜,令人兴趣盎然。生动再现了当年的军旅生活。好!

      2017/11/4 17:25:58
      左箭头-小图标

      力量巨大

      2017/11/2 21:44:22
      左箭头-小图标

      呵呵,笑料真多,喜欢。

      2017/6/12 18:45:20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2339498
      • 工分:257540 / 排名:4827
      左箭头-小图标

      好文章!!!!!

      2017/5/4 14:30:58
      左箭头-小图标

      强, 代代老兵的情怀…!

      2017/5/4 9:49:54
      左箭头-小图标

      文章我没看,我只看的标题 感觉铁血论坛越来越夸大奇谈 博人眼球

      2017/4/17 18:49:57
      左箭头-小图标

      拜读

      2017/2/15 16:24:27
      左箭头-小图标

      力量巨大

      2017/2/15 16:23:07
      左箭头-小图标

      拜读

      2017/2/15 16:10:39
      • 军衔:海军中校
      • 军号:4281249
      • 工分:63142
      左箭头-小图标

      终于又看到老哥有血有肉的大作了,写得生动亲切呀。让我看得手不释卷忘记吃饭,减肥成功你有功劳!哈哈,顺祝老哥新春快乐,全家幸福。回复:(原创)重振雄风   军旅 17回复:(原创)重振雄风   军旅 17回复:(原创)重振雄风   军旅 17

      2017/2/7 13:11:59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8606
      • 头衔:铁血社科院之美男
      • 工分:126509
      左箭头-小图标

      生动幽默!精彩万分!

      2017/2/4 17:46:30
      左箭头-小图标

      谢谢楼主

      2017/1/1 18:23:07
      左箭头-小图标

      拜读

      2016/12/15 20:43:25
      左箭头-小图标

      我靠,楼主老大又更新了,这是补课吗?好得很得很啊

      2016/12/15 14:34:5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6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重振雄风 军旅 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