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奇峰绿水铸军魂难忘军营桂花香

共 465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奇峰绿水铸军魂难忘军营桂花香

奇峰绿水铸军魂 难忘军营桂花香
初春的清晨,伴随着晨曦中,随风四处飘荡的刘三姐的山歌声,我们这批七八年刚入伍的新兵蛋子,乘车来到了地处桂林市南郊、在桂林老机场东侧的陆军一二一师的军营驻地——桂林市奇峰镇。这里不愧叫奇峰镇,军营东面,紧挨着奇峰林立的群山,清澈的漓江水就在群山之中蜿蜒流淌。在奇峰镇的山脚下,就坐落着一二一师的师部和师属各直属分队。营区内,一条弯弯曲曲的相思河,把师部和所属的几个团队分割开来。
在早晨第一遍军号声响过之后,知道我们来到新兵连第一项训练是什么吗?呵呵,那就是抢饭吃。对于我们这些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年轻人来说,立正稍息齐步走的队列训练那就是小菜一碟,但是如何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吃饱吃好却是一个严峻的问题。新兵连的第一顿饭,我们几个插队后当兵的部队子弟,嘴里的馒头还没咬几口,稀饭一碗还没见底,那头盛饭桌上就屉也空空,盆也空空了。午饭也是如此,等我们一碗米饭还没进肚,人家那些农村山沟里来的兵已经是第N碗饭吃好了。还有就是每班一小盆的菜,里面辣椒红的吓人,吃一口辣的嘴里直冒冷气。再等到我们赶去打第二碗饭,两口大锅连锅巴都没有了。就这样,我们每天奋战于锅碗菜盆之间,待到我们开始适应了,新兵连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新兵训练结束,我分到了师炮团二营六连,当了一名计算兵。在重炮部队,计算兵可以说是炮兵指挥员的大脑,前沿目标观测结果要依靠计算兵换算成火炮射击诸元。再由指挥员发出射击口令开炮。计算兵的日常训练很辛苦,不过这不是劳力而是劳心。别的兵种训练要在操场或野外摸爬滚打,汗流侠背。计算兵则是在地上盘腿坐或蹲在地上,埋头苦算。五位数的连加连减、函数计算,翻对数表,转计算盘和图版作业。谁让我们的军事装备比别人落后呢。没办法,就得靠提高计算速度来抢时间。别以为天天在营房里训练很舒服,让你成天一蹲几小时,盘腿一坐半天试试,那腿肯定又麻又疼的,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了。
七八年秋天国庆节前,父亲从部队转业回东北,全家途经桂林时专程来部队看望我,团里的首长专门给我假,让我陪家人在桂林游览了一番。夜近子时,马上要去车站启程的父母和妹妹,没有唤醒还做着团圆梦,正在部队招待所沉睡的我,悄悄离开了桂林北归。就在家人离开后的半个多月时,我们部队就接到中央军委的紧急命令,全师开拔,向中越边境出发···
南国的晚秋,天气还是非常的沉闷,我们摩托化行军,日伏夜行,最后来到了中越边境地区,在国防战备公路沿途的山间小村驻扎。当时,我们还不知道中越之间要开战了,只晓得接到的命令是声援柬埔寨,武力威慑越南。我们是全国第一批来到中越边境前线的部队,每天,部队展开高强度的山地应急训练,和驻扎地的淳朴村民们,结下了深厚的鱼水之情。对于我们这些入伍不到一年多新兵来说,这次长途摩托化开进和边境野外山地训练,很刺激,很紧张。我们分班住在老乡家里,房东大伯听说我是部队的小孩参军当的兵,非常关照我,不让我去山下挑水,可是他们哪里晓得,我在下乡插队时就已经练得铜肩铁膀,能身挑重担健步如飞呀,当老乡和战友们看见我挑着满满一担水,汗不出气不喘,稳稳当当地山下山上跑的那个快,个个都目瞪口呆,大吃一惊。
紧张有序的训练日复一日,随着七九年第一波新兵的到来,边境上的军情也日趋紧张。有消息说大战在即,又有的说还得等等,总之众说纷纭。当七九年的新春佳节悄然而过,部队就进入了一级战备的紧急状态。临战前,连队的连长指导员都先后做了战斗动员,部队从上到下,全体剃头、写请战书、遗书,打包个人遗留物品。炊事班把攒了几天的猪肉柈子都拿出来一锅炖了,部队破例的允许大家喝酒,但不许过量。行前,村子里的老乡们,知道我们马上要上战场了,纷纷不约而同的围聚在村口的路旁,个个眼里含着热泪目送着我们,有不少老乡还给曾住在自己家里的战士手里,塞上求来的平安符。当夜幕笼罩下来,我们开始默默地向边境前沿开进了。沿途,我们看见了停靠在路边的密密麻麻的坦克、火炮及运输车队在等待编组出发。经过一夜的沿山路摩托化开进,我们离开驻扎地西行近七八十公里,在黎明前,来到了靠近广西与云南省分界处附近的一个大山沟里。至此,我们指挥排下车,向边境主峰的观察所步行前进,而炮兵班则开始按区域划分,迅速占领火炮发射阵地。
我们的炮兵观察所建在边境枯枝峪旁边的主峰上,海拔八百多米。边境线上,一座座界碑肃然而立,沿山脊分水岭的国境线,越方把一根根削得尖尖的竹刺指向我方埋设。看来这越南猴子早就把我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在步兵侦察分队的掩护下,我们卸下行装,快速挖掘战壕和猫耳洞,做好了战前的一切准备。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的凌晨,这个现代中国军人永远难以忘怀的时刻,南国边陲,万籁寂静,在夜幕的笼罩下,一门门火炮缓缓抬起了炮口。凌晨430分,随着信号弹的凌空跃起,在整个中越边境上,成千上万门火炮发出了威震敌胆的怒吼,奏响了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的雄壮序曲。霎时间,大地在颤抖,空气在燃烧,如同暴风骤雨似的、带着撕裂般的呼啸声的弹雨,铺天盖地的向着敌方阵地和屯兵处等各个目标泼去···
在海拔800多米的前沿观察所阵地上,我此刻正趴在战壕沿上,顶着钢盔,微张着嘴,捂着双耳,瞅着两三千米外那由数个炮群火力所构成的壮观的炮击场面。之所以要张开嘴,是因为弹道就在我们头顶上不远划过,耳膜让炮弹的飞啸声震得呼呼响。当微微的山风吹过来一阵阵带着刺鼻火药味的硝烟时,我才在心底真正感受到了枪林弹雨和战火硝烟的滋味。
初上战场,心里是既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自己亲眼目睹了原来只是在小说和电影里才能看得到的真实战争场面。此外,自己作为一名军人,也终于有了能真正体现自身价值的契机;说害怕,倒并不是怕战死沙场,因为在那个年代里,我们所受的教育和熏陶,使我们每一个战士都深知自己作为一名保家卫国的革命军人,其崇高的荣誉所在。坦白的说,尽管我跟大家一样都不想死,但战争的残酷性迫使我们无法回避死亡,因此,我们对自己将会在战斗中牺牲,看作为是战争的必然结果。那时节,我们年轻气盛,思想单纯,上战场前已经做好了必死的思想准备。唯一所怕的就是在战场上稀里糊涂的死去,比如说让越南人打了伏击或被偷袭,再不然让一颗倒霉的流弹击中要害,那样的话,死得可就太不值得了。
我们四十一军一二一师。是一支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部队,众所周知的辽沈战役中的塔山守备英雄团就在我们这支部队的战斗序列中。在此次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我们师担负对当面之敌——越南高平省守军的侧翼穿插任务。[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战斗打响后,我们师属三个步兵团随着炮群压制炮火,沿着山涧小道迅猛地向各自的目标插去。我们师属炮兵团则在军坦克团一个营的坦克和伴随步兵的掩护下,沿着由工兵在战斗打响后紧急开拓出来的通道向敌纵深挺进···
在刚进入越南过境后不远,沿途的越南小孩子还成帮结伙的站在路旁向我们欢呼致意,有的居然还会用普通话喊解放军叔叔好,这让我们大为惊讶。可是随着我们向敌境纵深的不断深入,沿途陆续遇到的由支前民工抬下来的伤员和牺牲的烈士越来越多。血腥和残酷的现实仿佛在不断地提醒我们:这不是演习 眼下,邪恶的死神已经让我和我的战友们开始感受到,它就在我们的身边徘徊。
我们摩托化开进,来到进入越境的第一个县城——通农县。这个县在越南也算得上是个大县了,可比起中国的县城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县城不大点,房屋区区可数,还都是茅草房。公共建筑也都是茅草房外皮抹了一层白灰浆。我们来到这里前,越南人都跑光了。据说我军先头坦克部队沿公路从北面冲进城时,那里正要放电影,看见坦克还以为是越军自己的,都迎上去欢呼,结果前面坦克的并列机枪突突突一开火,就全体鸟兽散了。很多人家饭才吃到一半,来不及收拾就跑了。我们赶到时,看见居民屋里,饭桌上的菜还都没坏呢。
开战的头三天,我们的战斗侦察和炮火压制任务频繁,不分黑夜白天,没有消停的时候。我所在的榴炮六炮连指挥排,虽然没有接到开设前进观察所的战斗任务,但是大伙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不敢有丝毫松懈。三天里,我们只吃过一顿热饭,更没有睡觉的功夫。头两天大伙靠精神头撑着还不太觉得饥饿和困乏,可到了第三天就实在挺不住了,走道都打晃,脸也不是色了。尤其是我,坐在车里行军和或战壕里呆着就不用说了,一个个都睡得跟死人似的,不使劲喊都醒不过来。就是徒步行军,我困得扯着走在前头的战友的背带,边走边睡,等到队伍停下撞到前面的人才猛然醒来。在我们不断转进的途中,多次遇到敌人的埋伏,但是由于我们车队庞大,人也多,敌人最后也没敢开枪,只是后面跟进的运输部队的车队遭了秧,中了越南特工队的伏击,损失惨重。
我们在越南时,最恨和最要提防的就是越军的特工队了,他们就像我国抗战时的武工队一样,逢空必钻,经常化妆成我军搞偷袭,暗杀和破坏。他们有时候三两一伙,四处游荡找我军的漏子,有时集中几十个或几百个人打我军埋伏。我们师的前线包扎所就是在一个黑夜里让越南特工队给连锅端掉了。包扎所带队的师医院门诊所王所长的儿子,是我高中同班同学,他父亲被越鬼子的手雷炸的,都找不到一块完整的躯体。我们师三六一团指挥部和三六二团先遣营,也都是遇到了越南特工队的伏击,三六一团团长当场牺牲,身上被枪子打的跟筛子底一样全是窟窿。三六二团带领先遣营的副团长,重伤被俘后,越军把他捆在树干上,用小刀割肉撒盐,逼问情报,这个副团长宁死不屈,伤重而亡,躲在远处的战士看到这一幕都悲痛欲绝。该副团长战后被军委命名为党的忠诚战士称号。
现代战争,后勤保障的重要性是众所周知的。一九七九年,我们的国家刚刚从十年动乱后开始复苏,综合国力还很弱,部队也将近二十年没打大仗了。整个自卫反击战,参战部队近七十万人,分布在广西、云南两个战区方向上。由于越北地区山地地形复杂,加上我们部队又是担负的穿插任务,所选择的穿插路线,大都是敌人意料之外的交通不便地域,所以,开进后部队的后勤保障十分困难。尤其是步兵穿插分队,在战斗状态下翻山越岭实施穿插,体力消耗太大,有很多部队除了武器弹药外,其它的包括压缩干粮都舍弃在穿插路上了。等到了指定穿插位置,部队就断了给养,仅靠吃野菜和草根充饥。战后,听说军委的老帅们得知这一消息后都难过的掉了眼泪。
我们师属炮兵部队虽然按要求携带了一周的给养和相应弹药,但是到后来由于补给中断,也差点面临弹尽粮绝的境地。当时,炮阵地上的每门大口径火炮就只剩下六、七发炮弹了,对支援步兵的有求必应的压制射击任务,也改为必需由师前指一号首长批准方可开炮。这种艰难的局面直到随后担负正面突击任务的部队打通了补给通道,并缴获了越军隐藏在山洞仓库里的军需物资后才得以缓解。
要说在自卫反击战中我觉得最痛苦的事是什么?那莫过于我们这些烟民弟兄们的断烟之苦了;大炮快没炮弹了,我们也早就没有粮草了。尽管之前我为自己准备了近三条烟,可架不住僧多粥少,几天工夫就被众位弟兄们着分享光了。我们营营部有个通讯员,在通农县的时候,从打烂了的商店里扒出半箱越南烟,开始大伙嫌越南烟不好抽,都看不上眼。到后来还是这半箱子越南烟救了急。待等后勤开通,我们分到了祖国人民送上来的香烟时,大伙都高兴的眼泪哗哗地,连不会抽烟的都美滋滋地抽起一根来了···
从越军山洞仓库里缴获的给养和弹药也让大伙感叹和高兴不已,那成袋的,标着中粮字样的大米让我们对越南人的忘恩负义感到无比愤慨;而缴获的大量苏制同口径弹药,又让我们炮手分队的战友们雀跃。那个年代,国产大口径弹药的弹丸表面都涂着一层炮油,要擦拭干净后才能发射,不然油烟对炮膛腐蚀得厉害。而苏制弹药采用的是全弹涂漆工艺,弹丸表面干干净净,开箱即用,方便得很。所以炮手分队的战友们都特别喜欢用缴获的苏制弹药。
补给通道打通后,部队的后勤供应有了基本保障,加上各个作战部队到达有利阵位,之后的战斗也越打越顺手了。这时,在越南高平一带的我军,也进入了战略清剿防御势态,于越南高平南面至太原北面之间构筑了防御阵地。并对防御圈内残敌反复拉网清剿。这时,由于越军侵入柬埔寨,在我们正面没有多少敌人的重炮部队,所以,我军炮兵部队在自卫反击战中发挥着强势的单方面压制作用,凡遇敌军顽抗,随着一顿弹雨泼过去,发现之则消灭之,然后才是步兵清剿战场。经过实战锻炼,我军步炮协同作战取得了丰硕的战绩和宝贵经验。步兵老大哥也一改过去在野营拉练途中看见我们炮兵乘车行军时的那种愤愤不平的神态,把我们炮兵当成眼珠子一样护着。见着我们都说只要大炮一响,他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直着腰往上冲,夸我们是步兵的保护神,弄得我们听了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就这样,从二月十七日开战,三月五日宣布撤军,直到我们在三月十六日上午,跟随最后的掩护部队一起从广西靖西县龙邦关口胜利班师回国,前前后后在越南境内战斗了二十八天。我军在越南高平地区共消灭越军正规军一个师及地方公安部队一万余人,缴获大量战略物资,出色完成了预定的作战目标。
参加了这次出国对越自卫还击做战,我最深刻的体会,就是切实感受到了战场的残酷无情和人的生命的脆弱。战场上你死我活乃万古不变的圣律。在现代战争条件下,作为一名战士,在战场上根本就没有选择,只有服从,在战场上的生死一刹那,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和余地。一切都是在人的本能驱使下,通过平日训练而所做出的相应反应。战后人们给英雄人物的赞美之词,大都是经过艺术加工后添加上去的。
此次出国异域穿插作战,我们许许多多的战友,都倒在了冲锋的前进道路上,牺牲在崇山峻岭的守备阵地上。他们为我们伟大的共和国母亲,献出了自己短暂而光辉的一生。他们不愧是人民共和国的骄傲与自豪。尤其是在穿插的过程中,由于当时战事紧急,来不及掩埋,他们中间,有很多人的躯体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留在了那山涧丛林中而难以马革裹尸还,不要说棺木安葬,就连一抔掩身的黄土都没有。在我们开进的道路上,随处可见牺牲的战友们的遗体,有的连流淌出来的血液都还没有完全变色。就在我们后期防御阵地那里,我们营炮手分队在构筑好发射阵地后,随着在附近的小溪边挖了滤水坑作为饮用水源。开始还不觉得咋样,到后来就觉得溪水里有一股怪味,而且味越来越重,派人沿小溪往上游巡查后,才发现上游有一处,堆满了牺牲战友们的遗体,看现场情况是穿插途中遭遇了敌人的伏击。战友们的遗体都快要化成了白骨了,只能从遗留的军装器具上分辨出来了。
经过近一个月的辗转战斗,战友们回国后都比出国前消瘦了许多,个个脸庞灰黑发青,身上的军装也都非常破烂不堪。回国后,我跟连队汽车去粮库拉给养,顺便一秤体重,发现自己比出国前还胖了二十多斤,简直就是每天要长一斤肉,难怪总感觉身上的皮紧绷绷的。那天在靖西县城照的相寄回家,家里回信都说不像我了。俺们连大伙都笑话我,说我没心没肺,能吃能睡能长肉。我想,这大概就是因为自己已经彻底放下了对死亡的恐惧,每天无忧无虑才导致的吧。战后,尽管时隔好多年,每当我在人生的征途上遇到困惑和挫折时,自己就不禁会想到那些静静地长眠于南疆陵园墓碑之下的,和在越北崇山峻岭中的穿插路上牺牲,抛尸荒野的同龄战友。他们牺牲前是那般的年轻和富有朝气,各自也都有着自己美好的的梦想,可是,为了保卫祖国国土的完整及人民的安宁,他们义无反顾地去了。比起牺牲了的战友,我们这些能平安活着回来的人又更待何求?又还有什么是不能割舍和放下的呢?
从自卫还击战战场回来,之后的部队训练与演习,和实战相比较就太小儿科了。渐渐地,大多数战前的班长和一些老兵都陆续抽走,或直接提干、或进军校培养深造,还有很多调到了新组建的边防部队任职。我们炮团人员伤亡小,就是四营的火箭炮十连在越南转移阵地途中,遭遇伏击损失较大。可就这样,我们团提干和调走的也不少。而我们这些刚满一年军龄的准老兵们,也逐渐成为了连队的骨干力量。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到了一九八一年春,已连续两年没有实行军人复退工作,已经严重超员的部队,终于开始着手进行老兵复退工作了。我在服满三年兵役后,也与很多战友一道,退伍回乡了。在即将登上欢送退伍老兵的汽车时,想到自己马上要离开生活战斗了三年的连队,离开自己从小就以之为家的军营。今后,将再也听不到那余音渺渺的起床军号声,看不见晨曦中猎猎迎风招展的军旗;忽然感到自己的心中,是那么的迷茫与不舍,鼻子也阵阵发酸。我最后仰望着招展的军旗,在心中默默念叨着:再见了!部队;再见了!军营;再见了!那铸就了我满腔军魂的奇峰绿水和那香满军营的桂花···

延伸阅读: 袁思雯 杜致礼 范美忠
      打赏
      收藏文本
      40
      0
      2016/12/14 0:25:37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2000年至2001年在桂林市奇峰镇121师炮兵团四营反坦克加农炮连服役两年的新兵向老兵敬礼!

      向在我们四营前面的二营老兵致敬!

      2016/12/14 6:20:0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难忘

      2017/2/15 16:25:59
      • 军衔:武警下士
      • 军号:2654246
      • 工分:32098
      左箭头-小图标

      再见了!铸就了我军魂的军营

      2017/1/6 15:32:05
      左箭头-小图标

      2000年至2001年在桂林市奇峰镇121师炮兵团四营反坦克加农炮连服役两年的新兵向老兵敬礼!

      向在我们四营前面的二营老兵致敬!

      2016/12/14 6:20:0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奇峰绿水铸军魂难忘军营桂花香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