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巨龙:互联网时代的赢家输家(下)

共 57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少将
  • 军号:8481970
  • 工分:613209 / 排名:11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巨龙:互联网时代的赢家输家(下)

互联网是什么?是一种快速的通讯工具。可以迅捷地在全球传输数据。

当然,这个数据,既可以是文字,也可以是声音、图片、视频,还可以是来往的金钱。

有时候想一想,现代社会还真有巨大的虚拟性。想想我们无数人每天奔忙挣钱,其实只不过是计算机上某个记账数目,在1-0之间的状态转换而已。

互联网既然是工具,就有两个价值链,一个是负责生产工具的产业,这个价值链就是IT行业本身,另一个价值链,就是使用互联网这个工具,产生的其他价值,比如舆论宣传、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的。

如同任正非所言,互联网虚拟经济就是实体经济的工具。不能把工具当成目的。锄头是用来种地的,不能因为锄头多、造型美,就在那里耀武扬威,不去种地了!不种地,锄头没有一点意义。

互联网上泥沙俱下,网上自有金和银,网上也有颜如玉,不过垃圾信息也是极多。还充斥着精神毒品,以及各种负面信息。

要知道,在国外,大部分的互联网视频流量,竟然是来自成年人的视频。(其实想想,也没啥奇怪的,想想快播关闭以前的中国互联网)。

所以,那些没有捞到第一条价值链(互联网生产),又没有捞到第二条价值链的(互联网应用)的国家,很容易就成了互联网时代的受害者。

[印度,喜忧参半的IT繁荣]

印度无疑是互联网时代的受益者。但是这种受益,也是喜忧参半。

印度的教育,属于精英教育。当然,大多数的真正的精英,成才以后都出国去了。从小接受英语教育,让这些印度精英,很容易融入西方社会。

现在美国硅谷,有大量的印度裔的高管。微软的现任总裁,谷歌的总裁,还有一串长长的硅谷高管的名字。说句大家不太喜欢听的话。印度人在硅谷的高管,远比华人多得多。

我以前在华为百草园做项目的时候,经常看得到三哥三姐的倩影,还交流过咖喱味十足的印度英语。——话说码字的功夫,还能够回味起那股子味道。

说点题外话,中国的精英人才,出国以后并没有印度人混得好。相反,跑回来的海归,在IT行业,混得风生水起的不少,比如百度的李彦宏,sohu的张朝阳。——对于中国人来说,物离乡贵人离乡贱,这就是活生生的实例。

印度人说英语不咋地,但是书面英语相当好,也是教育出来的结果。话说在IT时代,印度人从全球化的浪潮中,不仅在美国硅谷风生水起,在软件外包和服务业外包业务中,收获也相当大,连华为都在印度建立了软件研发中心。

印度人口众多,搞的又是精英教育,国内其他产业不咋样。因此,有相当充足的软件人才储备。西方发达国家,选择把软件外包放在印度,一来语言容易沟通,二来成本低廉。

印度虽然收获了大量的软件外包订单,但是印度的IT产业,并没有走到食物链的上端。——至今为止,你听说过任何一个知名的软件,有着印度品牌吗?

印度人做软件外包,做的都是别人设计好框架。印度人做的,是真正的码农——编写代码的国际农民工。没有自己的顶层设计,也没有自己的品牌,更没有知识产权,国际IT市场有波动,印度的软件外包订单也跟着起伏。

至于服务业外包,其实主要是电话客服。每个大一点的公司,都会有电话服务中心。客户使用产品遇到麻烦,就会打电话给服务中心,咨询或者请求技术支持。——这其中,多半都是很简单的问题。

比如物流单子的查询,比如一个软件的售后服务,比如一辆汽车到哪里就近找维修4S店,甚至买到东西以后的吐槽…….这些事情,以发达国家的人力成本,无疑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是外包给印度,就相对简单多了。——唯一的麻烦,就是咖喱味英语的口音问题,不过这难不倒印度人。他们专门聘请英语外教,能够调教出伦敦牛津口音、纽约口音、加州口音、德州口音…….

因此,在IT时代,印度人分到了一些软件外包,还有常规的服务。这些行业,集中了印度最优秀的人才队伍,毕竟薪水很高,而且B格十足。

印度人曾经希望可以一步跨越传统工业,直接迈入信息化社会。且不说,这个概念是美国人的大忽悠。就印度本身来说,没有强大的制造业做基础,信息产业和电影产业一样,承载的都是喜怒哀乐的信息,无法为国民经济提供更多的就业,很快也就遭遇了天花板。

另外,虽然印度IT行业发展很快。印度也是一个大型的手机终端市场,不过印度人本身并不能生产什么手机——印度品牌的手机主要也是中国贴牌的。

所以,印度每年要从中国大量购买廉价手机(还有其他硬件产品)。IT行业越发展,中印贸易的顺差越大,前一阵印度的排灯节,要抵制中国制造,幸好没说要抵制中国人制造的手机。

说喜忧参半,算是中性词。由于印度是西方人眼中的“民主”学生,在国际政治上,又相当地人畜无害,美国人搞信息战、金融战,也没有对印度多下手。在开放的网络时代,竟然侥幸躲过了很多明枪暗箭,没有被搞color革命,在近年来全球比烂的时代,不紧不慢地发展,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嘴脸,日子就像恒河水一样平静流淌。

[被坑爹的欧洲,反过来也坑美国]

欧洲有技术,IT行业的很多技术,发明于欧洲。欧洲有CPU的技术,英国的ARM公司。有操作系统技术,芬兰人搞的Linux,有瑞典人发明的数据库MySQL。

互联网的HTML标签语言,也是欧洲人发明的。

现在通用的计算机体系架构(输入、输出、指令、寻址、存储),被称为冯诺依曼架构。而冯·诺依曼本人,被后人称为“计算机之父”和“博弈论之父”。原籍匈牙利,1930年前往美国,后入美国籍。

欧洲人看不起美国人,自然有其底蕴。美国很多优秀的科学家,都是从欧洲移民过去的,特别是一战二战期间,美国招揽了大量的欧洲顶级科学人才。

不过,进入互联网时代,包括早前的计算机时代。欧洲却一直被美国坑着,考虑到欧洲人自居美国人的爹,说坑爹倒也贴切。

欧洲人虽然有技术,但是欧洲最终还是吃了没有大一统的亏。在互联网时代,没有统一的语言,就意味着无法形成互联网规模效应。

进入互联网时代,欧洲人彻底被美国挖了大坑,舆论被美国牢牢控制,互联网完全没有自己的品牌,于是美元打击欧元,美国玩弄欧洲,一直顺手得很。

欧洲这两年最大的问题,是难民潮和非法移民潮。在正常的舆论环境下,谁都不希望自己国家一下子涌出很多陌生人,但是在美国主导的互联网舆论压力下,很多欧洲国家的领导人,不得不做出妥协。

在互联网完全失守的情况下,欧洲人完全被美国拿捏于股掌之间。当然,欧洲人也不省油。他们在基础软件玩起了开源,反过来狠狠地坑了美国的那些大公司。

[台湾、韩国,吃进去多少,吐出来多少]

台湾和韩国,作为美国的狗腿子,在美国IT迅猛发展的时代,分到了相当多的狗粮。

韩国和台湾的产业链,有相当高的重合度。韩国的IT产业链,投靠美国多一些,台湾的产业链,从日本拿到的技术更多。

当然,台湾人还利用同胞身份。在大陆利用廉价劳动力,捞到了更多好处。——可恶的是,很多绿营的台商,用这些钱,支持胎毒的幺蛾子。

不过,美国粑粑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平时要交保护费——采购军火,价格从高,质量从低,交货从缓。

美国粑粑还要从股票和金融市场,捞走更大一笔。金融危机时不时来个一回两回的。辛辛苦苦数十年,一夜回到发迹前。

到了美国人日子都不好过的时候,做狗腿子的,必须有牺牲自己让出市场的觉悟。HTC和三星,就是例子。

所以,总结起台湾和韩国的IT产业,基本上就是吃进去多少好处,到时候得乖乖地吐出来。

[互联网时代的受害国家]

阿拉伯之春、乌克兰动荡、叙利亚内战等等。美国在互联网上的煽动,作用巨大。

这方面的题材之前也写过很多,不再赘述。

[意外受益的国际酱油党]

很多第三世界国家,不是国际上的政治焦点,又没有什么特别的资源区位优势。在国际上,一直是酱油党的默默存在。

在IT时代到来的时候,这些国家受益于中国信息技术产业的发展,竟然意外地进入了通讯时代,跨入了互联网时代。

比如说,很多一带一路上的国家,还有非洲国家,受益于中国廉价的通讯设备(中兴华为)。竟然很低代价就建立了自己的电话网(要知道当初,中国人刚刚开始装电话的时候,要多少钱啊!)。

很多非智能的手机,中国已经把价格做到人民币两位数。这样,很多第三世界的国家,普通人竟然有机会打得起电话。要知道,90年代末我的第一部BP机,还有后来的第一部手机,分别坑了我在北京的一个多月的工资。

华为的广告说,华为服务的人口超过二十亿。这其中,有多少是国际上的酱油党国家呢?这些国家,在中国没有崛起以前,几乎没有什么财力建立电话网通讯网。

反正他们以前没有过什么像样的工业,如今意外进入信息化时代。整个国家从中受益良多(被美国互联网煽动动乱的除外),算是酱油党的围观福利。

      打赏
      收藏文本
      9
      0
      2016/11/15 9:57:2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巨龙:互联网时代的赢家输家(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