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续四十二)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

共 924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297508
  • 工分:4187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续四十二)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

(续四十二)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

1984年4月20日

早晨的越野,往返虽然能够跑完全程,也够我受的了。不论在思想上、体力上,压力都极其重。

当然事出有因。从前我每次长跑越野在班里是遥遥领先的,这并不是吹嘘我本人全班第一,只不过是别人谦让我了,若真的全部全力以赴,我跑在中间算是万幸啦。你不信吗,我班还有个万米长跑能手,他去年在全中队万米长跑竞赛跑步中,就以四十几分的好成绩得了全中队的第二名,还得到了一件有纪念价值的奖品——汗衫。不说这些。一开始跑步,我就感到这次不比以前了,脚步迈不开,跑不了多久,就有些眩花了,把那清新雅静的景物在眼珠内变幻的一塌糊涂,再之,胸部闷且隐隐作痛,我强让粗气从鼻孔排出,实在顶不过去,就嘘一口气,部队多年实践出来的经验告诉我,干部、班长、老战士时常也免不了这样说:“要紧闭口,气从鼻孔出,就越跑越不觉得累。”我的耐力虽弱,体质不强,但跑五公里的路程一般情况下是能顶下来的。我每次跑步、越野回来,背后面前总是得到一些不无讥讽的话。如“中队长说,你再跑五公里也没问题。”“身材苗条,跑步比较快,”“我班就是你好啦”“不错,你每次都跑第一快”,任他们发作,逞能一些时候,但我不能就此丧失意气,所以,我强忍着,咬着牙,任那虚汗溢出毛孔,总算坚持到底。本来我是要打报告出列的,为了不致于让人看破我的无能力,才下定决心,坚定信念对付下来。

这是春夏交接的季节,天气清爽,有闲情逸致的话,漫步在林荫道或者在幽静的小径溜达是再好不过的了。我和老庄觉得今晚的影片不合口味,我事先回来。走回营区,有一种说不出的安适感,象要飞起来了。走过假山水池时,那晶莹的水珠喷飘过来,更使人尤(犹)如置身在佳地绝境之中,……

4月21日

花了四天的空闲时间,总算将这本老庄托人从厂部图书室借来的《傲慢与偏见》啃完了。再一个可喜的是,提心吊胆的下午也算顺意的渡过了。这课党团生活,我以为团支部要列出几个先进团员和几个比一般青年不上的团员进行表扬比较,然后在未落伍团员敲下警钟,其实,我白担心,文书进到课堂,是在念任命令,把团工委批下来的我团支部成员念读一遍,批准几名先进青年入团的命令他也说了。最后,是团支部举办的“读书有奖”活动,出来五十道题,发放给每班一份,……

我暗中庆幸“大难”还未临头,能够在保持团员在我身上生存下去。

4月22日

在英山镇私人照相馆的一场“揪人心肝“的风波。

你觉得这句话其中的意思是啥样的?若是以为这是客和主争吵打架,那就错啦。

这“事件”的出现恰恰正是在我们身上。老庄和可塘的同乡州武及我一行三人在百货大楼购买完日用品,逛一逛,繁嚷杂乱而有舒(序)的英山街市之后,各自动着两条紧缩的大腿登上楼上照相室,置景虽很粗糙,从中不免看出乡镇人们心中所追求奢侈而雅致的美。但是,却很糟糕,那些背景的画幕有些不成体统,但不能过于苛刻,从相片样品的角度看,尽是些洋不洋、中不中的滑稽镜头,那些事先挂着的衣服,据所了解,是为顾客的衣着提供方便的,那些邋遢样,着实令人啼笑皆非,……话扯远了,老庄付完款,走到我身旁,要我挑选背景,我说随便,最后确定三人依高矮站立排列照一张,他又说要看我们站个姿势能否合意,我不耐烦而厌倦地说:“不必啦,随便站一姿势得了,自然一点更好看。”他不等我说完就气匆匆地说“我不照,让你们随便照吧。”说完就踏着木梯板下楼,我和州武对视苦笑,……

我们下楼找他,他硬死不照,无法,只好重返“旧地”,藏着满肚火气照完很有纪念价值的相。[的确是有纪念价值,这是我当初无法意料到的。欧州武和我同一年退伍,他和老庄同在可塘镇。有一次联系到老庄,问起州武在哪上班,不料老庄说州武退伍不久,在路上被汽车撞死了,我无言以对,我与他的交流、交往并不多。最深的印象就是他的寡言少语。他在五中队服役,听说要调他去总队当警卫员的,他不愿意。]

我们归队后,他又恢复了本来面目,面上那副气愤而涨青变紫的凶相烟消雾失。在未改怒之前,他还说:“以后要顺你的意思要早说,我好让你。”而到后来他却这么说:“你对我的态度持什么样的看法。”“我既已了解到你,只好退让,不过,你刚才那脾气的发作真象中午邝燕民训人那样,我很喜欢这种有气当面发的这种方法。”

风波停息了,临就寝前,老庄还主动送来刚托兴告从柳州买来不久的袖珍收音机。

4月23日

《生活中的心理学》这本册子,我虽看了几十页,但受益非(匪)浅,对我的启发、思维能力也起到极大的作用,他促使重新观察身旁周围世界万物,我曾经在他们的身上掇取一些从未学过的东西、知识,现在还觉得他们对待我的态度着实也过份,欺骗了我,魔蔽了我的视线,盲目崇拜。庆幸的是,这本小册子帮助了我。

图书室的门面也改观了。我站岗回来,视线透过树缝,隐约可看到几个赫然醒目的红字,加之白底的托衬,更显得潇洒而行云流水,不是肚子作怪,不是单独一人,我一定要在图书室门前观赏个够。

出乎意料之外,我又和老庄一同出行,我们边谈边走,路经图书室时,我们从左侧又看到了那富有浪漫的字迹,它有毛泽东主席流利活跃的风格,又有作者的独到之处。老庄说:“我最喜欢这种浪漫字体,它能唤醒人们……”

“这部电视机有二十一英寸。”

“哇,这么小的一部。”

“小个屁,以前那个呀,才十四英寸。”

“这是飞跃牌的,是上海制造的,”

“哟,今晚有电视看啦。”

“今晚的节目不行,明天的特别好,那国际高手那优美坚韧的体操动作定会令你赞不绝口……”

电视晚上开放了。

国际名曲欣赏专题节目时,人已跑掉了五分之三,后又陆续走掉,仅剩下十几位,我、老庄坚持看完,因为那铜管器音乐的音质太美妙了,大中小提琴和低音提琴,各其(有)自己的特色……

补充的是,下午操课中间休息时,指导员说:“听听《高山下的花环》。争取在这个月底念完,你们要抽烟的可以边抽边听……我们四散坐在草坪的操场上,有的抽烟,有的抽草芯嚼,有的手在相好的背上写写划划,有的半躺坐,有的漫不经心,有的侧头全神贯注听着,纹丝不动。老庄说:“你看,他们的坐势千姿百态,他们的面部也千种万样,你别以为李日军、一班长李谟忠一动不动专一一心听着,其实,哼,比我们听的多不了多少,他们的脑瓜不知想到什么方面去啰。我真喜欢观察人们的面孔及其行动,吴源南六班长相貌很端正,身材也魁梧,怎么比我还笨,太不可思议呀!”

老庄停顿片刻,然后象想到了什么说:“人,要多大的虚假就有多大,你看指导员读《高山下的花环》时,读了不久,两条泪腺接连留下,而下面的听者有的暗暗吃笑……”

4月25日

蒲先生在洗衣台上揉搓一件白的确良恤衣,搓的这么带劲,双手来回反复着,而头部却往相反的方向面对着黄说:“这件短袖衬衣昨天才收到的。”而黄却说:“这种暗花衬衣在港澳地面很流行,而且价格很可观。”我洗完澡后也在洗衣台一边洗衣服,不由自主也参入他们的说话流源:“我也有一件T恤暗花衬衣,而且是蛋黄色的,我长高了,可惜不归我身上所有,它的领比蒲的还要大。”黄接下去说:“我同样有一件这种质地的上衣,是白色的,和蒲先生的差不多。”……

蒲先生和我各占洗衣台的一方,他为了不致于同乡在一起的冷场僵局,主动启口引题:“你穿长运动裤有穿裤衩吗?”我看裤衩浸泡的铁桶里,没有被发现,故意而顺水推舟说:“穿这么一条就够啦。”他也很灵感:“我只穿这套长运动裤,事出有因,有几天洗澡时,忘了带裤衩,一气之下,将就把运动长裤当裤衩穿,但效果很好,穿着比有裤衩缠身时更舒适。就从那天起,我就没穿裤衩了。……”“可谓是意外的收获,一举三得,既节省劳动力,有延长衣服的寿命,而之(后)的是如你刚才所介绍的那样。穿着舒服。”

蒲先生掉转话源:“靓男娶不到靓女,靓女嫁不到靓男,……”

“谁说的?据你这种说法,那么,我可以要一位貌美的少女哟。”我不多加思索他的意图何在,单刀直入。

他说:“一塌糊涂的,有什么可取。”

“此话怎讲?”我不解其意反问。

他说道:“仅有躯壳的美何足道,她里面象一潭臭水,这种只有外表的美可取吗?”

“不见得,面貌美,内心更美,难道世上没存在十全十美的少女?”

“不可能,有外表美的,内脏都是脏的,心灵美的,却貌不惊人。”

“你这样概括不切合实际,我相信作家笔下的人物,你随便拿本文学杂志、小说看看,里面的人物内外一样美的男女主人翁多的是。不说书面上的也有证据,有人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此话是否包含貌美内在也美我不加述说,也无从解答,但有一点我敢肯定,青年男女在谈恋爱时,不管是美是丑的也好,在旁人看来丑的当然不说成美,但在双方恋爱的来说,他可以把丑的说成美的,连双目失明、失去走路功能的人也可说成无可挑捡的完人。”我边说边冲洗衣服。蒲先生看我洗完衣服便说:“你洗得这么快?”我头也不抬说:“好多人都说我洗衣服快,若全中队举行一次洗衣服比赛,定能夺魁的。

4月26日

高汉伦起初靠在我的床榻上的一根木棍子说:“我家乡有一位青年人,由于家庭经济不好,迫不得已同一个大他五岁的姑娘相好,他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索取姑娘的钱财,姑娘也特别支持他购买资料复习,便迎合他的要求,资助他复习以便迎接高考。天遂人愿,那位青年人考上了高级军校,五年学业毕业,当上了大官,自己的地位变了,身份加高了,也就看不起这位曾经在他困难时大力帮助过他的姑娘,他嫌她比他老,没有文化,用种种借口同她疏远,说什么兵工厂是秘密的,不能同地方的姑娘结婚等等,姑娘并不死心,上告了。部队无法,只好做通两者的思想工作,主要针对女方,说明部队服役人员不能同地方姑娘结良缘的种种道理,加上他是兵工厂的负责人,不能随便大意了。其实,这是部队的借口,他们怕男女双方结合后没有幸福的结果,便不得不使用一下手段……”

他站久了,便坐在床沿上大谈起来,“柴油机厂有个老广播员,年方三十有四,还未出嫁,由于她在妙龄少女期自命才貌出众,搞对象严格得一丝不苟,标准特别高,对许多追求者丧失了追求她的信心,这更使她得意忘形。自负清高,更有甚者,她自以为是世界上完美完善、最有才华的人了,结果,直到时间老人为她的脸上抹去青春的光彩,划上几条明显的皱纹,她才慌了神。然而,她要被别人嫌弃啦……”他说得滋滋有味,忘了一切,他虽有添油加醋,但这一段我肯相信,其实我仍未看过其人,是前次听老庄说的,他们的说法是吻合的,这个女广播员之所以还未出嫁,是她的五个条件阻止了她的前途。什么身材要象运动员,说话要象播音员,工作六十元,父母是党员……等“五员”。高汉伦接着说下去:“人太自私了,还有一件趣事,也是发生在我的家乡的,一个十多岁的美男子娶一位很有财产的三十多岁的老姑娘,他们现在的夫妻生活使人不可思议,男的不和女的同床睡觉,宁愿睡在比他身短一截的沙发上,也不上那席梦思睡了(个)安稳觉,可见,人没有感情,生活在世上真没意思。”

他还不甘罢休,扯拉到他在柳州住院时,一次出街,一拳一脚打倒在他面前扬威耀武的流氓,还对柳州市的治安秩序加以明确的评价:“比以前好多了。”

4月27日

黄又从中队长那里获得重要的消息,这是他自称的,他说:“你知道老庄不久就要去轮训队了吗?”我回话是不懂得。他又说:“你若不信,可问问老庄。”

路上他这样说,到靶场时四散休息,我们在一起,我说:“心理学的书籍能买到手就好了。可惜柳州不能而又无法去一趟。”我说的一句话是尖(针)对老庄说的,他不语。黄却插上了话:“可以让老庄为你代购吗?你说是吗?老庄。”老庄开口了:“你的消息最灵通,事情未发生你就知道全部的前后经过。”黄并不作何解释,而这样说:“你去轮训队是事实,振江你别丧气,不久可能会调你到支队当放映员什么的。”我说:“这一点消息并不打动我的痴心,以后,请你多多说些有安慰价值的特好消息。你可以当一名称职的新闻工作者了,我好象在日记上曾命过名。但想不起来了。”他不放过这空隙,接着说:“那就称我作透露社吧!”“一言为定。不过,你的消息好虽好,但在我的笔下是变形变意的,以后你若看到时,请别怪我歪曲你发表过的新闻所具备的价值。”

4月28日

“不要过于紧急扣扳机就好啦,举靶的非训他不可,时间过了许久还慢腾腾举出来,靶未露出,我的弹头已经跑到那个王国去了。最后第二发也不行,没瞄准枪声就响了,这两发我都知道打不中靶,成绩正好和我所推测的相吻和。只中四发,太遗憾了。”李日红坐在草地上吁声叹气说。

“他吗的。”许也说这种骂娘的话:“只打中四发,被中队长训教了一顿饱。”他提着枪懒懒地向我这边走来。我问其因由,他说:“一次出靶连射两发。是这样的,头一发才打出去,第二发不知不觉间又扣响了。”我打趣说:“不错,打靶还需要这种有意瞄准,无意击发。”许急于把憋在心头的话说出,也好为自己辩白:“再打中一发,就多收一包‘天麻’的滤嘴香烟。”我补充道:“还得了个优秀,更有甚者,多一次嘉奖。”他由于打出优秀的成绩而感慨:“这枪有鬼,别人第一次打得好的,接连都是嘉奖优秀,而我,去年打了个良好,今年也是这样。”我纠正他的错误论调:“不要怪枪,主要怪人,肯开动脑筋的,愿意瞄靶的,当然会打出个好成绩,否则,即使是碰上,也是很危险的。”

我这次打靶六发子弹出膛,只中一发,得了个光头。

4月29日

早晨五公里武装越野,有大队考核计分。这下可难了我。跑步的经过我不多叙,可以这么说。这是当兵以来最累死人的一次。别人跑完终点是满面红光,而我却预感到是青里透紫。

5月2日

许一碰上我就是:“杠杆。”简简单单的一个名称,起初我还不在意,我不接受也没作任何表态,一如既往。

当我晾好湿毛巾时,有意识地斟酌、思考许这位神秘人物的“杠杆”,我才恍然大悟,他是有意在我面我(前)说的呀。我扎好腰带,真是巧极了,这回我碰他,我不假思索地说:“刚才那个名称是谁教你的呀?”他也不感到我的唐突,表情没有变化,镇定自若地说:“是物理老师教我的。”我更正说:“不!”那样地肯定否定:“是蒲先生教你的!”他也许知道自己的意图被我识破,面部改变了以往的颜色,这不是惊恐的而是愧色。

我一时得的这块心病恢复了。

但,时隔不久,又重新起来,脑细胞时常围绕着这个名称转,太不可思议了,他为什么说我是“杠杆”呢?蒲先生,这个危险的人物,我从前是很崇拜他的聪明才智,没想到他也来这一手——阴谋诡计!许,这个假痴假呆的圆场人,也太难捉摸到真相。不管他们如何精明能干,学识渊博,但存着这种“阴险”的心肝,未免有失其身价。

我想呀想,很多很多——

按物理的原理来讲:杠杆无疑是撬重量物体的用具了,反过来说:他们的意图就是说,他们是压在我身上的高贵人物,我若要挺起身和他们争高低,必须要依靠他人的撑腰和扶持。我难道就是这种不学无术,不能和他们比高低的人吗?难道永远就不能超越他们?我不相信他们能自信到看死人的地步,尤其对我而言。或者是另一种,我是一个任人摆布的玩具,是没有头脑的石头,不就是头脑变成了花岗岩?……

他们渺视人,也太过分了。虽然蒲先生的数理化语各门学种(科)过得去,为人处事八面玲珑,这就是他的身价?他的人生哲学。许吧,他能书写一手好毛笔字,在支队里有点名气,不久就能当文书,这个我佩服,他就凭这一手艺可品评贬责他人?很难解释?

人心叵测。

愿我所想是空想,永远不能成为事实而恰恰相反。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189765_1.html
延伸阅读: 密码 殷罡 越战的血
      打赏
      收藏文本
      8
      虚实之间,飘动着生命的力量
      2016/10/9 20:31:0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老班长、老首长好,过去的记录真的珍贵。因为所记的事情、经过已经忘记了,现在看来,有的可以回想起。不管怎样,这是不可抹去的记忆。

      2016/10/18 13:19:04
      左箭头-小图标

      第一次看到士兵日记。很好。它让我收到鼓舞,我是72年兵,也爱写日记,不过,毛泽东时代的兵和你们不一样。

      2016/10/18 7:17:09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孙振江
      你好。你对英山和中渡这么熟悉,你曾在武警广西二支队七中队或五中队服役?
      不是,我是鹿寨人。

      2016/10/11 22:56:25
      左箭头-小图标

      你好。你对英山和中渡这么熟悉,你曾在武警广西二支队七中队或五中队服役?

      2016/10/11 17:27:41
      左箭头-小图标

      英山现在称回旧名,中渡。

      2016/10/11 11:31:5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续四十二)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