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从大李将军的《江帆楼阁图》说起

共 9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7508660
  • 工分:266865 / 排名:377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从大李将军的《江帆楼阁图》说起

从大李将军的《江帆楼阁图》说起

从大李将军的《江帆楼阁图》说起

青绿山水主现实主义,水墨山水主浪漫主义,这种论说看来简单,其实理解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容易,大千世界是色彩斑烂的世界,虽然墨分五色成为中国绘画的一个约定俗成的定理,但实际上的江山或者山水的世界,有丰富的颜色,而且若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或者以我年轻时从学校里曾经学过的理论来说,绘画中的颜色调配是从原色,中间色,到补色三个层次的概念,同时对于物质的对象(大自然)来说,它的色彩有原色,受光色,过度色,反光色等等,复杂得无法简单二字能够说清,若我们接受色彩的训练,观察一种绿色时应当深入点就是,绿色的层次,丰富度,在于一个人的眼力,感受色彩的能力,尤其在原始状态(电脑还没有进入我们的生活时),我们用手绘的手段,来追求色彩的丰富度,调子,甚至像素(比如修拉),用色彩来画我们生活的世界,江山,湖海,楼阁,林木,人物等等,皆会着一层原始感觉的色彩,这种被叫做青绿山水的中国画正是以中国绘者独特的眼光与色彩感受来描绘所熟悉的世界,这样算有了忠于自然的现实精神,故我们把青绿山水与现实主义扯上关系成为很自然的事,这里我还想到的是苏轼画竹子用朱色,他人不解时苏轼反问,世上哪有黑色的竹子,以此为自己所绘的朱竹辩护,不幸的是,世上真有朱竹,是绿竹之外的另类,只不过是苏轼的愿意是,可用黑(墨)色画竹,亦可用朱色画竹,理念相同。水墨的世界,无论是花卉还是山水,主浪漫主义,其实是主主观主义,主心灵的表现,或者心灵的浪漫,亦如我们熟悉的“望秋云,神飞扬,临春风,思浩荡。”的所谓“畅神”,又如在元代的云林看来,山水间只有一个我在,并不见天地间一个英雄,更何况凡夫俗子。墨色的纯洁化而使得表现的世界更加的空灵而纯粹,引导观者进入一个难以确定,难以捉摸的心灵世界中去,感受画者心灵的脉动。

青绿山水若按西画的说法是色彩画,水墨山水在西画中会归于素描中去,两者有相似的部分却有很大的不同,西画的世界无论色彩与黑白的世界,不好以现实与浪漫主义来过截然的分界,在东方却容易产生这种区分,所以当我们的绘画进入水墨为主流的世界后,我们的艺术进入的是成熟,是从现实主义到浪漫主义的过度(两个西方概念的词在这里只是借用),我们的绘画不再是简单的再现世界的纷杂与斑驳,而是“以墨写心”,区别于过去的“以形写形,以色貌色”。

回到《江帆楼阁图》,以绚烂的色彩来表现我们的世界,生活的家园,是对于自然的忠实与客观的再现为主流,所以此图中的树木刻画细谨,建筑与花叶、水纹等等皆细密用工,有一种东方风味的逼真感觉,是魏晋以来青绿山水画的发展而进入成熟阶段。同时作为一个得志的军官,他的心情决定他的作品有一种盛世华章的感觉,虽然此画并没有用类似日本桃山障壁画的金箔材质,但所用绢素的天然色感,与青绿的中国画颜色造成一种朴素的金碧辉煌的感觉,亦造成绘画整体风味上的盛世风华的风神韵味。此幅作品的视野空间并没有若展子虔的《游春图》那般的境界开阔,却在局部的表现上更加的深入细密,有十分坚实且逼人的真境感觉。画面山丘上的山石峥嵘若龙象蹲伏,远水无波,近水有纹,松林绿郁,枝干交错,桃之夭夭,山花烂漫,柳条垂垂,树杪上的天际归帆――构成一个美妙的自然景观,十分的入观者之眼帘。江边有士人观赏,有行走的主仆,有楼阁与人影,掩隐在青松翠微中。美妙的境界在于绘者的高明手段与构成功夫,进入盛世的绘者技法上日益成熟,刻画与表现亦日益的深入,在李思训的此幅作品中能够获得印证。

当然东方的绘画还是停留在单色的平涂阶段,若在今天的角度看来,有点武功的运用点到为止的感觉,其色彩的丰富度与西方印象主义之后的作品确实有落差,但东方艺术更多的不是过分于自然的真实,这种原始的“不成熟”却是东方中国绘画的特质与风神,这种风神在构造上为后来的印象主义所仿效,只不过他们的色彩,更为丰富而浓郁罢了。我们可以把中国的青绿山水发展到中唐与北宋的高峰理解在现实主义的有限性,或者有限的成熟,这种有限的成熟避免西方绘画的过分的现实主义,比如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或者俄国十九世纪的风格的产生,这种有限的成熟避免的照相或者摄影技术发展给绘画艺术带来的困境。经历元代之后的水墨主流高峰的中国艺术到晚清与民国却出现一种弱势,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到了尽头时又需要走向绚烂来提绘画艺术的信心,进入绘画艺术发展的反复的转换过程。这样在近代出现的林风眠为代表的画者,会用绚烂的色彩来绘制自己的作品,塑造生机活力充满的境界,当然他的作品亦不缺少黑白为主调的境界,在两者间来往穿梭。

当我们进一步进入当代艺术的潮流后浪推前浪的时代,我们会感觉艺术的技术追求总有个限度时反而避免艺术的前景的自然的压制,显得轻松起来,为民族风格的艺术的生命与活力留下更为深广的空间。

实际上我们的现代艺术,又会进入一种积极的“人大山小”的境界,进入返本归真的状态,甚至我们用单色的油彩来作画,水墨感觉的油画常常出现在当代艺术的群体中,恐怕不只是中国,在西方尤其是德国的画家,艺术家比如基佛,会以黑色有主调来构成自己的艺术世界,基于这个正是我们不再用一种西方过去特定的眼光观东方绘画世界的原因。

艺术进入多元与无序,艺术家是主体,作品随之,或者不存在,一切在打破自我的枷锁,无法无天就是未来艺术的常态。石涛的无法无天还只是绘画一门的限定,若今天的现代艺术或当代艺术,出现的是材质的混合,画种界限的消失,身体艺术与行为艺术的兴起,虽然仅仅出现在小范围内的活动,但他们的前瞻精神与能量,却是不可忽视的。

中国今天的创造精神,可能需要一种少数人所从事的前瞻事业,这是一个民族的艺术的活力所在,亦是民族向前的活力所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157018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9/26 15:10:1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中国画的意境岂是西洋画法所能表现的!

      2016/9/26 21:38:5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从大李将军的《江帆楼阁图》说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