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我是党员,我穷,我充实心安。“弘扬长征精神征文”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15010
  • 工分:714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我是党员,我穷,我充实心安。“弘扬长征精神征文”

接到宽中叔病危的噩耗,我正在江苏与供货商为一批皮革的质量问题打官司。其实也就是不服气而已,赢了官司输了钱的事,心中已经够懊恼的了。也就不在乎法院执行不执行那几十万赔偿的事了。在飞机上,还在感叹:宽中叔走了,这个世界上心中唯一尊敬的好人的离去,那份常存于心中的光明也随之熄灭了。留给我们的是商场中这种尔虞我诈坑蒙拐骗了。

宽中叔的好也许只是我心里的感受,真的。在这样一个金钱就是才能,金钱代表成功的社会里。宽中叔其实是被人瞧不起的人,因为没有钱,因为穷根本就没有谁在乎他的存在。尽管他50年就加入了共产党,当过30多年的大队书记。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和他成为了忘年的莫逆之交,也许,每一个人都有他闪光的东西。只是我们没有去了解去发现。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第一件事是我退伍那年,快年边三十了,宽中叔拖着病怏怏的身子来我家做我思想工作,意思是他的思想跟不上形式了,需要我这样年轻有为的来接班把村子富裕起来。当时年轻气盛的我,那在乎一个小小的村支书。我记得他说了一下午,后嗓子唖了。目送他东倒西歪的身子消失在暮色中的村边小路上,我心里有一丝不忍或者是抱歉,父亲说:好人啊!这人救的。宽中叔在结冰的池塘里两个多小时救一个学生就病倒了,一个多月,没有钱看病就这样拖着。幸好我当时有几十块复员费,硬是把他拉去县人民医院才捡回来一条命。但因为扁桃体发炎手术后影响声带,说话永远发不出声音来,只能挨着耳朵从可以从他的气息里知道他说什么。那年,宽中叔才40出头。

人活着确实艰难,我这样一个大龄青年,在部队浪费了好些年。回到农村,面对几亩责任田。看见那些素质比自己差的人,都娶妻生子,在城里混得风生水起的。农村人心涣散,各分手头尖的。我必须找准自己的位置,一切从零开始。为了混口饭吃,也学着别人去城市淘金。其实,哪里是淘金,和要饭没有两样。风餐露宿,睡桥洞、蹭火车站。什么苦都吃过。也就很少去挂念宽中叔怎么样了。

再见到宽中叔的时候,是我自认为已经人模狗样的时候——也是好些年之后的时候了。在城市里有了像模像样的公司,开上了小车,也有了不至于对不起大众的妻子。别人对你点头哈腰的时候,只有自己知道那只不过是表面风光,钱都是别人和银行的。而宽中叔的境遇几乎是惨不忍睹。他的书记早已经被村子里的大姓的人抢去了。宽中叔只是给人打点零工养家糊口,他从来不和别人谈价钱,多少随便给。人看他好讲话,而且又说不出话,能够少给绝不多给。也有菜吃不完的时候挑到城市里去买,也随便别人给,卖到中午,为了赶路回家就一股脑送人。别人笑话他,他就写字告诉人家:物质不灭定律!确实是物质不灭,物资越来越多地集聚,成就了富人,而宽中叔就成为了清贫的无产阶级。

幸亏儿子争气,唯一的 儿子本科毕业了而且考上了公务员。但据说要分配到接受单位,要交10万元集资款。交不出,名额被别人顶替了。这是从父亲嘴里说出来的。而当我将钱给宽中叔的时候他却用这笔款翻修了村子里的小学……。这事,我和他掰扯了一番:作为家长和父亲你太不称职了,别人都建了砖瓦新房,你还是分地主家的旧土砖房。儿子这样一个要求也达不到……,都说讲酒壮怂人胆,我可能是虚名壮胆,好好地数落了宽中叔一番。他一直笑着一直点头,他掰开我的手心在里面写道:我还是共产党员。这几个字,犹如泰山那么重。这么些年,自己已经不记得这个称谓了。在这样一个共产党员面前,我只有收起自己的理直气壮。觉得自己是那么猥琐,理屈词穷。

太多的往事,两个小时的路程里无法回味。父亲说过:你宽中叔是好人!这话不错!

办公室主任——也是宽中叔的儿子袁子清在机场接到我,我数落他不孝——原来是宽中叔弥留之际老是念叨着我,但我还是晚了一步,只见到宽中叔弥留之际歪歪扭扭写在纸上的一行字:我是共产党员,我穷,我心安。

看着这一行字,我恍惚看见曾经的老书记,我的宽中叔正行进在那支为了老百姓利益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红军队伍当中。他的脸上充满安详,恬静。他穷?他是最富有的。出殡那天。十里八乡来送他的乡亲们浩大的队伍就说明了一切。无论何时,老百姓心里有杆称!

注:袁宽中,中共党员。湖南邵东周官桥乡天星村人。真人真事。写此短文,以示纪念。

延伸阅读: 雷公 许平君 特工学院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7/26 11:32:0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我是党员,我穷,我充实心安。“弘扬长征精神征文”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