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主题:比蜀后主还厚颜无耻的亡国之君,国亡了,竟然向新皇帝要官做

共 1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比蜀后主还厚颜无耻的亡国之君,国亡了,竟然向新皇帝要官做

文/格瓦拉同志

亡国之君的命运都是很不堪的。一旦不幸成为帝国大厦倾颓的“接盘侠”,迎接自己的不仅有性命之忧,还会成为世人舆论攻击的对象。此时的他们,就像一个容污纳垢的臭茅厕,需要接纳一切脏乱臭的东西,比如说昏庸无能、淫乱残暴等等。其实,除个别自作自受型的亡国之君外,这个群体中的大部分属于“前人作孽,后人背锅”的“背锅侠”,把国家灭亡的一切指责集中到他们个人身上,往往显得有些不公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然,与洗刷加在自己身上的各种污名相比,这些亡国之君首要考虑的还是如何在新政权中存活下来,保住自己和家人的身家性命。这就需要演戏。其实,社会本是一个大舞台,每个人都是戏台上的演员。正所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即使贵为皇帝也是如此,当然亡国之君更需要卖力演出。所以我们看,亡国之君但凡不愿意演戏或者演砸的,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的,而演得好的,触及到新皇帝的痒痒肉和笑点,往往是会成功存活下来的,这其中的翘楚当属蜀后主刘禅和陈后主陈叔宝。关于刘禅,我在《蜀后主刘禅真的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中有论述,今天则主要谈一谈陈叔宝的表演。

陈叔宝的皇帝生涯:写艳诗、建豪宅、好酒色、吹牛皮

作为皇帝,陈叔宝的帝王生涯可谓极其不称职,这家伙当了8年皇帝,只干了四件不堪的事情:写艳诗、建豪宅、好酒色和吹牛皮,施政满意度几乎为0.

首先,陈叔宝是一个文艺细菌很浓的皇帝,很喜欢作诗。他手下豢养了一大批文学宠臣,以尚书令江总为首,君臣之间天天以诗会友、互相吹捧,自诩为引领天下潮流,一时无二。不过我翻过他们的诗作,除了无病呻吟、辞藻堆砌之外,最大的问题还在于格调低俗、品味不高,可归于艳诗行列。就是这样的艳诗,君臣之间也是整天乐此不疲的做,可想而知整个江东地区的社会风气会是如何的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后主还喜欢穷极民力,大建豪宅。其实陈朝初年,内廷陈设很是简朴,但等到陈叔宝一继位,便大建豪宅,以作金屋藏娇之用。比如在临光殿的前面,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阁高数十丈,袤延数十间,穷土木之奇,极人工之巧”。总之是很气派,跟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肯定有一拼。

除了写艳诗、建豪宅,陈叔宝还非常好酒色。他拥有一个庞大的后宫佳丽团,都是美艳绝伦的娇娘,其中最受宠的非张丽华莫属,干预政事、专宠后宫,害的陈叔宝天天“君王从此不早朝”,当起了甩手掌柜。陈叔宝不仅好女色,而且非常喜欢喝酒,而且酒量也比较大,君臣之间酣歌,经常连夕达旦,并以此为常。就这样一种货色,朝政糜烂透顶可想而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后,陈叔宝还喜欢吹牛皮,依仗长江天险总是对北边的隋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强硬形象,经常要么叫嚣“有种你过来,看我不踩死你”,要么叫嚣“别惹我,小心我过江踩死你”,一如“宇宙中心国”的金同志,时不时对老美搞的恐怖宣传战“核摧毁华盛顿,化白宫为火海”那样,语调激昂、气势磅礴。

然而吹出来的牛皮不是好牛皮,意淫出来的勃起是假阳刚。等隋军真的打了过来,专会做艳诗、建豪宅、好酒色和吹牛皮四项本领的陈后主,唯一做的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不仅自己跑,还要带着张丽华、孔贵嫔等美女,藏身枯井之中,最后被捉住的时候,场面之滑稽、狼狈,可想而知。

亡国后的生活:喝大酒、吃驴肉、要官做

亡国后的陈叔宝在长安过上了降王生活,虽然猢狲散了,爱妃被咔嚓了,但隋文帝还算比较仁义,没有难为他,不仅给他以三品官员身分上朝、参加宴会,还担心他国亡伤心,下令在他面前不准演奏江南音乐。这优渥待遇的背后有很多因素在起作用,但其中一条必属隋文帝“枕边风”效应。吹“枕边风”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叔宝的妹子宁远公主,也就是隋文帝的爱妃宣华夫人,也是后来第一个被隋炀帝奸淫的后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降王陈叔宝的生活很是放纵,经常喝大酒,每天和子弟通宵喝酒,一喝就是一石,很少有清醒的时候,而且特别喜欢吃驴肉。隋文帝开始时还想叫人规劝,后来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本来这看似放纵的生活会持续下去,隋文帝也慢慢的淡忘了这个人物,直到某一天一件事打破了这种沉寂的局面。

这件事记载于《南史·陈后主纪》,是说负责监守陈叔宝的官员某一天向隋文帝汇报,说陈叔宝表示自己身无秩位,入朝不便,希望新皇帝能赏一个官做。听闻这种消息后的隋文帝,脸上的表情必定在短时间内经历一种由错愕到疑惑再到鄙视的三级连变,用现在的网络用语来形容其内心世界,应该是:“晕”、“我去,几个意思?”、“我靠,SB!”不过,作为最高领导的隋文帝还是需要讲究讲话艺术的,讲出来的话既不能低俗直白,又不能空洞乏味,稍作思索之后,说了一句很有见地的评价:“陈叔宝全无心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叔宝全无心肝!”七个字蕴含着很大的信息量,包含了所有对于陈叔宝的否定性用语,诸如“没心没肺”、“不要脸”、“垃圾”、“丫就是一坨米共”.....总之,这七个字,足以把陈叔宝厚颜无耻、卑鄙龌龊的形象钉在历史的耻辱桩上。

就这样,陈叔宝的演出看似砸了,不仅砸了,而且还落得比蜀后主刘禅更臭的名声。然而,真相真的如此简单吗?

背后的真相:我要活下去!

其实,真相远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陈叔宝再傻,估计也会明白为了在亡国后不至于再面临亡族灭种的危险,需要自己做得不仅是忘掉曾经的种种辉煌和尊贵,忘掉国耻家仇,而且需要极度的低调,低调到甚至不惜自贬形象,以痴人、蠢人的面目示人,以此来麻痹敌人,在这残酷、冷漠的乱世,在这杀机重重的社会,延续自己和家族的生命。

当然,这需要演戏,需要演一出精彩的双簧戏。这出戏的一方必须是新主子,是进攻方、强势方,另一方是自己,是防守方、弱势方。按照传统套路,需要前者先出招,然后自己来“被动”应招,这好比是一场厚黑高手的巅峰对决,两位诈力相当的人物,需要在一场高质量的对决中,摸清对方的底牌,熟悉对方的功力,在一场看似遗憾的平局中,互相释然。这传统套路的经典之作首见于司马昭与刘禅之间的对决,我想陈叔宝起始也是想有样学样、照葫芦画瓢的,只不过没有成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没有成功的原因起始很简单,因为隋文帝根本不想出招,不想演这出看上出多此一举的假戏。这其中的原因,固然跟宣华夫人的“枕边风”有很大关系,但更重要的可能是隋文帝其实早就看穿了陈叔宝是怎样的货色,拥有怎样的底牌,认为不值得出招。然而,陈叔宝并不知道隋文帝的底牌和心思,对方可以沉默不出招,但自己却不能无限期等下去。这样,就出现跟传统戏路完全不同的剧情反转:本是进攻方的迟迟不出招,最终却变成了被迫迎敌的防守方;本是防守方的被迫出招,反而变成了积极进攻的强势方。这很吊诡,也很有趣。

然而,不管剧情如何反转,这出必须上映的大戏终究还是上映了。不管隋文帝再怎么不愿应招,再怎么讨厌陈叔宝,他终究还是向对方亮出了底牌。而陈叔宝再怎么不堪,他终究还是明白了对手的意图。于是,他大可以长出一口气,大可以过上安稳的日子,大可以继续喝大酒、吃驴肉去了。一个亡国之君,既然已经背负上无尽的骂名,再多一条无耻的罪名似乎并不打紧,反正最关注的活命的问题已经解决,这已经足够。手表都有了,还要啥自行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叔宝在隋朝又存活了15年时间,最终死在了病榻之上。从手段为目的服务的标准来看,陈叔宝无疑是成功的,尽管他走了一条与刘禅看上去不同的道路,然而不管是什么的路,能通的就是好路....

记得周董有句经典的广告词:“不走寻常路”,陈叔宝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

(本头条号中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本人以获取授权,同时需注明出处,否则后果自负)

文/格瓦拉同志 老苏有话说主编

延伸阅读: 欧阳炳强 黄延秋 猫王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5/13 8:27:3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比蜀后主还厚颜无耻的亡国之君,国亡了,竟然向新皇帝要官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