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主题: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海军上将
  • 军号:3470619
  • 工分:5314244 / 排名:1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文章提交者:开心老宝宝 加贴在 社会类贴图区 铁血论坛 http://bbs.tiexue.net/bbs125-0-1.html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深夜里,当多数餐馆都打烊时,24小时昼夜不休的快餐店却仍旧灯火通明,这里仿佛成了另一个社会,不一样的故事在此发生。对于只在白天光顾快餐店的人们而言,午夜的快餐店完全在他们的经验之外,就像一个神秘而陌生的平行宇宙。图为一名深夜伏在麦当劳餐桌上睡觉的人。即使遇上北京最寒冷的冬天,店内的暖气也能让他们有个温暖的睡眠。图/文 财新记者 梁莹菲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当北京这座城市的多数人都已酣然入梦,快餐店里的故事却在深夜慢慢发酵:有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在此栖身,有徒步旅行的背包客暂时休整,有代驾员在此小憩等待订单,也有郁郁不得志的画家落魄流离……图为凌晨时分,北京工体附近,一个神秘人在麦当劳里睡觉。他英文很好,据说是个研究生,声称自己受某种力量控制,以致无法积极生活,丧失工作能力。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尽管这些人给快餐店带来种种麻烦,包括卫生和安全,但大多数店家对他们是包容的。而作为回报,他们会尽量选角落的地方呆着,不影响正常用餐的顾客。图为在工体附近一家麦当劳角落里过夜的人。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图为一个念念有词的流浪者把自己的头蒙起来,坐着就睡着了。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图为肯德基店内趴在桌上睡觉的人。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图为两名男子趴在快餐店的桌子上睡觉。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图为快餐店里等待订单的代驾员。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图为刚考完试的一群学生,在麦当劳通宵打麻将。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在这里,正常人和疯子之间的界线慢慢模糊起来,有人可能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有的人却在胡言乱语中道出了某种真相。图为江苏人鲍成达。爱好乘火车旅行的他从口袋掏出一张张面值很小的车票,都是只能坐一个站的。他狡黠一笑说,就是靠这些车票,前几天旅游到了北极村。依靠着逃票,捡破烂、打工换宿和朋友的帮助,他去过很多地方,“就差西藏和海南了。”他不无自豪地说。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他说,自己还喜欢跟名人打交道,他常年给一家叫做《鲍氏文苑》的刊物推荐姓鲍的名人。图为鲍成达在快餐店里看书。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干瘦的王朝坐在王府井附近的肯德基,面色苍白,头发油腻看起来很多天没有清洁了,穿得非常单薄并发出一点点酸臭味。八天前的凌晨两点,他从怀柔一个克扣工资的保安公司逃出来,慌忙之中没来得及拿走公司扣住的700块钱、身份证和手机,便身无分文地流落到这儿来。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没有身份证,也很难找到工作,他只能靠捡点瓶子为生,每天赚五六块买馒头充饥。图为王朝躺在肯德基的座位上睡觉。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55岁的丁新峰在工体附近的这家麦当劳已经五年之久,相比起其它因种种意外而流浪的人,他显得开朗许多,跟形形色色的人都聊得来。他喜欢大笑,笑起来能看到缺了半边牙,相当有喜感。流浪是他自主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自打父母过世后,孑然一身的他就决定一边流浪一边看遍大千世界。客人走后,他会主动帮忙收拾桌子上的餐具,“像志愿军一样”,他笑着说。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有两个酒窝的驴友魏大奇很爱笑,29岁的他已经当了五年背包客了,徒步旅游了很多地方。他以前在青岛家里的工厂帮忙,但觉得不喜欢便出来了。那天晚上他随便跳上了一路公交车在夜晚的北京四处游荡,最后来到这里,又漫不经心地跟不同的人聊天。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52岁的刘冰寒是山东人。早年在山东艺术学院学习绘画,毕业后分配到机械厂画零件,而他一心想当个著名的画家,于是便来到北京寻求机会。他平时会干装修赚钱,也会画些画投稿。东四十条的一家麦当劳,当流浪者们聚在一起热闹地聊天时,一旁的刘冰寒只顾自己安静地画画。他用铅笔在一张发黄的纸上画陈胜吴广起义,他画得极快,造型功底深厚,人物栩栩如生,一会儿工夫,起义的兵卒铺满了画纸。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72岁的刘贵清是河南安阳人。16年前,她的三儿子被高压线电死,10年前,大儿子掉进没有栏杆的万金渠水闸淹死,五儿子患病右肾被切除,而丈夫则积劳成疾过世,留下她和小儿子同住。为了迟迟未能解决的低保问题,她到北京上访二十余次。家里面虽然还有4个孩子,却都因为贫穷而不能给她钱,她来北京的路费还是自己打工赚的,她不认识字,身上只带着路费和吃饭的钱,晚上睡在快餐店。“等周一办完事我就回去了。”她说。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32岁的山东人赵俊是一名代驾员,因为家住在南六环,离市区特别远,便选择到市区的24小时快餐店,一边躲避寒风,一边等候接单。上班时间从晚上六点开始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像他这样的代驾,店里还有不少。赵俊说他以前跟妻子一起开过桥米线店,妻子回家生孩子,他一个人忙不过来,才干起代驾的。孩子出生后,他们一家会在北京团聚,一起生活。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21岁的屈建强坐在中关村的一家麦当劳里。他走到一处客人刚离开的桌子前坐下,翻找了一下别人刚吃完的东西,看看还有没有剩下的。他上一份工作是保安,干了16天,那家公司就以他不认路为理由把他辞退了,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对方不给他工钱,他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把钱要回来。他说在北京打工工资高,希望能赚个三四十万开家自己的店,并觉得这不难实现。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2016年1月13日,北京城遭遇30年来最冷的一天。在北京站附近的麦当劳里,几乎每张桌子旁都睡了一个人,而只有等车的屈家东醒着。他掏出一张皱巴巴的证件照说,自己是来找儿子的。而证件照上正是在中关村附近麦当劳里的屈建强。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屈家东说,儿子之前都有给家里打电话的,突然就不打了,家里惦记着他,自己就出来找了,在昌平那边报了案,不管用,来这是准备明天一早坐车回家了,找不到没办法。那天晚上,他身上也只剩下坐车回张家口老家的钱了。当得知儿子的消息后,他顿时激动起来。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屈家东在中关村一家24小时营业的拉面馆,找到了他正在呼呼大睡的儿子。屈建强被叫了起来,睡眼朦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父亲见到儿子,兴奋得把原本要责备他的话都忘了,一个劲地问他有没有被欺负,工作怎么样。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一脸困顿的屈建强和父亲坐在一起,桌子上摆放着自己的证件照。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当知道屈建强还被人拖欠着16天的工资时,两个男人都犹豫了,到底是去讨工资好还是回家好。毕竟对这对父子来说,16天的工资也算一笔大数目了。屈家东说,自己家里面是种地的,他们家几个人都患有糖尿病,还有一对精神分裂的双胞胎需要人照顾,屈建强从小就想到北京来打工赚大钱。

在快餐店过夜的人

两个人身上加起来的钱不到一百块,留下来讨到薪水的希望不大,经过几个小时的争论,屈建强决定跟着父亲坐车回家。提着行李的父子二人消失在了夜色中。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2/19 11:32: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在快餐店过夜的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