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古代官员的虐食文化,流传已久!!

共 7497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古代官员的虐食文化,流传已久!!

当代我国各地的饭馆里或宴会上,经常可以见到一道名菜叫做“红烧活鱼”。那鱼被厨师用湿布包着头和尾在油锅里炸熟身上的肉,放在盘中,浇上卤汁端上筵席时,鱼嘴还在一张一合地动,虽然不能出声,却分明在惨呼:“人类啊,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笔者有幸在一次宴会上看到这道菜,实在不忍心下筷子。据说,还有一道更名贵的菜叫做“活猴脑”,那是把一只活猴子用铁链锁着牵到筵席上固定后,当场砸开猴子的头颅,赴宴者用汤匙取猴子的热脑浆,美滋滋地享用,而把猴子的惨叫权当做助餐的乐曲。享用以上两种美食,笔者不敢恭维,这里姑且称之为虐食。后来翻阅古籍,才知道,虐食并非近代人的发明,在历史上早有记载,古代人的虐食妙法说起来更叫人惊叹。

据张动物的专家。张易之制作一个大铁笼子,把鹅鸭放入其中,里面正中燃一盆炭火,火旁边又有一个铜盆盛着五味汁。鹅鸭受热,绕火盆而走,渴了就喝五叶汁。这样,外面火烤,里面汁烫,不一会鹅鸭表面肉熟,羽毛落尽,热腾腾,烂烘烘,便可以取出享用。张昌宗的办法是把活驴捡在一间小屋子里,其中生炭火、放五味汁同前法,直到把活驴内外烤熟而后食用。张昌宗有一天去看望他的弟弟张昌仪,说起马肠好吃,昌仪就把一匹马拉过来,用刀在马肚子上割开口子,伸手掏出马肠子煎炒了吃,过了很久那马才死去。

张氏兄弟的做法常为后人仿效。宋代韩缜爱吃驴肠,每次宴客必用这道菜。烹调驴肠需要很高的技术,如果煮得过久则糜烂,火候不到则坚韧而嚼不动。厨师制作时,先把驴缚在柱子上,等到宴会上客人们喝酒传杯之时,才用刀割开驴腹取出肠子趁鲜洗净做菜,很快端上酒桌。韩缜任秦州知州时,有一天宴会上一位客人中间起身去厕所,从厨房旁边走过,看见几头驴子栓在木柱上嘶叫,原来都被取了肠子,鲜血淋漓。这位客人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由得毛骨悚然,他本来很爱吃驴肠,但从此之后便忌了口。(见洪迈《夷坚志》卷十六“韩庄敏食驴”)明代,这一类的事情也不少。张大复《梅花草堂笔谈》中《戒杀》一节记云,宫中制作御膳,用鸡只取鸡大腿。张大复曾从光禄寺旁边走过,看见不少鸡被活割了腿,在那里乱扑腾,便知是被御膳房遗弃的。还有一个官家子弟爱吃鳖肉,方法是把鳖放进铁锅里加水,文火来煮,锅盖上有几个小孔,鳖受热难忍就把头从孔中向外伸,这时用佐料汁喂它们,直到把鳖煮熟,其肉便味道佳美。

清代,虐食之法又有新创造。钱泳《履园丛话》卷十七《残忍》一节记云,某公爱食鹅掌,方法是把鹅放在铁这时再给鹅喂酱油和料酒,不一会,鹅掌烙熟,大如团扇,割下食用,味美绝伦。

钱泳还记述一种吃活驴肉法,说山西太原城南晋祠有个酒馆烹炒的驴肉最香美,远”“近闻名,每天来饮酒品鲜者有上千人,人们因此把这酒馆称为“驴香馆”。方法是,在地上钉四根木桩,把一头养肥的草驴的四条腿牢牢地绑在木桩上,又有横木固定驴头驴尾,使驴不能动。这时用滚开水浇驴的身体,把毛刮净,然后用快刀割驴身上的肉。用餐的顾客想吃驴身上的哪一块肉,可以提出来,主人当场割下进行烹调。客人们吃得心满意足、挺胸腆肚走出酒馆时,那驴还没有气绝。这个驴香馆开办了十几年,至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才由地方官吏下令禁止,为首的业主或被斩首,或被充军,此后“驴香馆”便无人再开了。

清代纪昀《阅微草堂笔记》卷四记载,有个屠夫名叫许方,他以卖活驴肉为业,方法与前述“驴香馆”的方法相似。他先在地上挖一个长方形的坑,上面盖一块木板,木板的四角各有一圆洞,把驴子的四条腿下到圆洞里,这样,驴子就无法挣脱。然后用开水浇驴身,刮去驴毛,顾客想买哪块肉随意挑选,许方按照所要的重量下刀割取。有时一头驴子要卖一两天,直到把驴身上的肉割得差不多了,才把奄奄一息的驴子开膛破肚,驴子这才死去。

上述种种虐食之法,当然只是极少数人的行为。从古至今,大多数民众不赞成使用这种极其残忍的手段。古代文人记述此类故事时,都把它列入残忍酷虐一类,并说这些虐食者常常是不得善报的。如,钱泳记载那位吃烙鹅掌的相公,在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复包子起兵叛乱时被俘,人们用铁正是他吃烙鹅掌的报应。而苏东坡买得鲤鱼,一定要等到它死去才烹食,这种做法受到后人称赞。用现代的观点来看,人们会认为“君子远庖厨”不过是表现了儒家道德的虚伪,那么,吃“红烧活鱼”、吃“活猴脑”是不是一定属于文明行为呢?

人类自茹毛饮血的时代开始,在杀死其它类生物时,就不可避免的存在着一种快感。这种快感延续至今,唯一可以发泄出来的地方好象只能体现在一个地方——虐食。

虐食的考证,由来已久,在中国历史上,只要有皇帝昏庸暴虐、有官员荒淫奢华,他的名字就自然和虐食联系在了一起。可以说,那是未开化,或说没有进入文明时代,但直到今天,残忍的食用方式,仍不时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下边让我们来看一看吧。

猴头:这里说的猴头绝不是食用菌猴头,而是真正的猴脑。一个中间挖洞的方桌,几个人围桌而坐,中间的洞并不象火锅或是麻辣烫那么大,正好容一只猴子的头伸出。一只非常可爱的猴子牵出,据说那是专门食用的猴儿,头比较大。猴儿的头顶从小洞中伸出,用金属箍住,并且箍的非常紧,用小锤轻轻一敲,头盖骨应声而落。猴的脑部就完全裸露在食客们的面前。这时,有较馋一些的人,已经用汤匙升向红白相间的猴脑,随着桌下垂死猴子一声惨叫,拉开了生食猴脑惨状的序曲。

评点:写到这里,手都在发软,难以想象那些人是如何吃的下去的。想想那只猴在桌下的惨状,想想如果是人被这样活生生的开颅,是多么可怕。

残忍度:★★★★★

三吱儿:刚出生的小老鼠(活的)一盘,调料一盘。食用者用筷子夹住活老鼠,老鼠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收到调料里时,鼠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放入食用者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共三吱儿)菜谱简单,食用者需要无穷的饕餮动力和无比的勇气,才可以品尝这道菜。

评点:吃小老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发明这道菜和起这可怕的名字的人。三吱儿,把残忍的食用生灵的过程,传神的归纳在一起,不能不说是悲哀。

残忍度:★★★★☆

活叫驴:你吃过新鲜的驴肉吗?再新鲜的驴肉也不过是刚杀的驴吧?活叫驴则不同,驴根本不用杀,直接从活驴身上剜肉。听着后堂的驴惨叫,前厅若无其事的正在食用那只驴身上的某个部分,真正是色香味声俱全。

评点:记得山海经中有一种叫息肉的东西,吃它的肉,它会复生。还有中国传说中的安息牛,也是可以割食的,几天后它自然恢复。可是驴并没有这种本事呀?这种残忍的吃法,让我想起,中国历史上最残忍的刑罚——凌迟。

残忍度:★★★☆

铁板甲鱼:将鲜活的甲鱼放在有调料的凉汤中用慢火煨。甲鱼是活的,当水渐渐升温后,甲鱼就会因为热而喝汤,调料自然就进入了甲鱼的体内。渐渐火越来越热,看着锅中甲鱼痛苦的翻滚,举箸之人无不兴奋异常。最后甲鱼熟了时,外面的汤和甲鱼喝下的汤,使甲鱼肉味中都有汤的味道,据说鲜美无比。

评点:妙就妙在用慢火煨,杀死时绝不可以一下就弄它死了,而是让观者享受到慢慢析磨的乐趣。就象日本人屠杀中国人千方百计的想出各种花样,让人死得越慢越好。

残忍度:★★★★☆

风干鸡:做这种东西时,需要一定的手法速度必须非常快。这是藏菜,大师以极快的速度拔毛、取脏、填调料入鸡腹、缝上、挂于通风处(未放血杀死)。这时鸡必须还是活的,然后如风铃一般在风雪之中“咕咕”直叫,其景慰为壮观。

评点:看古龙的小说中,与西门吹雪对决的人,往往一招过后,低头一看自己胸口一个血洞正在流血,然后才反应过来中招了。我想这鸡也差不多,经过大师的折腾后,低头一看,毛也没了,内脏也换了,才会明白过来:完了,中招了,可怕的是还不死。

残忍度:★★★

醉虾:故名思义,把活虾放入酒中,没一会儿虾就醉死了(应该说是醉了)。食用者即可以尝到虾的鲜香,同时也可以尝到酒的洌香,一举两得,不亦乐乎?

评点:喝酒是我的最爱,真担心哪一天在醉的一踏糊涂时,被人像虾一样佐以杯羹。嗜饮酒者慎之慎之。

残忍度:★★☆

烤鸭掌:活鸭放在微热的铁板之上,把涂着调料的铁板加温。活鸭因为热,会在铁板走来走去,到后来就开始跳。最后鸭掌烧好了,鸭子却还活着,切下脚装盘上桌,鸭子做其它用。

评点:《封神演义》中好象就有“炮烙”两手,渐闻其手掌焦臭,纣王哈哈大笑。

残忍度:★★★★

浇驴肉:这道菜也是和驴过不去,活驴固定好,旁边有烧沸的老汤。食用者指定要吃某一部分,厨师剥下那一块的驴皮,露出鲜肉。用木勺舀沸汤浇那块肉,等浇得肉熟了再割下来,装盘上桌。

评点:据说吃这道菜的,大部分并不是为了吃菜而吃菜,纯粹就是为了看如何浇驴和驴的面目表情。

残忍度:★★★★★

龙须凤爪:非常考究的一道菜,龙须是活鲤鱼的鱼须,凤爪是活鸡掌下正中的一块精肉。具体烹饪方法不详。

评点:吃这道菜时,后堂院中必然有一群瘸两足的鸡,池中必然有一群食不知味的鲤鱼,可怜芸芸众生。

残忍度:★★★

这种有虐食属性的菜必然还有许多,我也就收集了其皮毛而已。想想人类的科技已经向着外太空、遗传工程、计算机等高科技领域发展,而饮食文化却向着古老洪荒时代回退。而那些纯为了看杀死动物而得乐趣的人们,他们的内心深处藏着的是什么呢??

当代我国各地的饭馆里或宴会上,经常可以见到一道名菜叫做“红烧活鱼”。那鱼被厨师用湿布包着头和尾在油锅里炸熟身上的肉,放在盘中,浇上卤汁端上筵席时,鱼嘴还在一张一合地动,虽然不能出声,却分明在惨呼:“人类啊,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笔者有幸在一次宴会上看到这道菜,实在不忍心下筷子。据说,还有一道更名贵的菜叫做“活猴脑”,那是把一只活猴子用铁链锁着牵到筵席上固定后,当场砸开猴子的头颅,赴宴者用汤匙取猴子的热脑浆,美滋滋地享用,而把猴子的惨叫权当做助餐的乐曲。享用以上两种美食,笔者不敢恭维,这里姑且称之为虐食。后来翻阅古籍,才知道,虐食并非近代人的发明,在历史上早有记载,古代人的虐食妙法说起来更叫人惊叹。

据张动物的专家。张易之制作一个大铁笼子,把鹅鸭放入其中,里面正中燃一盆炭火,火旁边又有一个铜盆盛着五味汁。鹅鸭受热,绕火盆而走,渴了就喝五叶汁。这样,外面火烤,里面汁烫,不一会鹅鸭表面肉熟,羽毛落尽,热腾腾,烂烘烘,便可以取出享用。张昌宗的办法是把活驴捡在一间小屋子里,其中生炭火、放五味汁同前法,直到把活驴内外烤熟而后食用。张昌宗有一天去看望他的弟弟张昌仪,说起马肠好吃,昌仪就把一匹马拉过来,用刀在马肚子上割开口子,伸手掏出马肠子煎炒了吃,过了很久那马才死去。

张氏兄弟的做法常为后人仿效。宋代韩缜爱吃驴肠,每次宴客必用这道菜。烹调驴肠需要很高的技术,如果煮得过久则糜烂,火候不到则坚韧而嚼不动。厨师制作时,先把驴缚在柱子上,等到宴会上客人们喝酒传杯之时,才用刀割开驴腹取出肠子趁鲜洗净做菜,很快端上酒桌。韩缜任秦州知州时,有一天宴会上一位客人中间起身去厕所,从厨房旁边走过,看见几头驴子栓在木柱上嘶叫,原来都被取了肠子,鲜血淋漓。这位客人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由得毛骨悚然,他本来很爱吃驴肠,但从此之后便忌了口。(见洪迈《夷坚志》卷十六“韩庄敏食驴”)明代,这一类的事情也不少。张大复《梅花草堂笔谈》中《戒杀》一节记云,宫中制作御膳,用鸡只取鸡大腿。张大复曾从光禄寺旁边走过,看见不少鸡被活割了腿,在那里乱扑腾,便知是被御膳房遗弃的。还有一个官家子弟爱吃鳖肉,方法是把鳖放进铁锅里加水,文火来煮,锅盖上有几个小孔,鳖受热难忍就把头从孔中向外伸,这时用佐料汁喂它们,直到把鳖煮熟,其肉便味道佳美。

清代,虐食之法又有新创造。钱泳《履园丛话》卷十七《残忍》一节记云,某公爱食鹅掌,方法是把鹅放在铁这时再给鹅喂酱油和料酒,不一会,鹅掌烙熟,大如团扇,割下食用,味美绝伦。

钱泳还记述一种吃活驴肉法,说山西太原城南晋祠有个酒馆烹炒的驴肉最香美,远”“近闻名,每天来饮酒品鲜者有上千人,人们因此把这酒馆称为“驴香馆”。方法是,在地上钉四根木桩,把一头养肥的草驴的四条腿牢牢地绑在木桩上,又有横木固定驴头驴尾,使驴不能动。这时用滚开水浇驴的身体,把毛刮净,然后用快刀割驴身上的肉。用餐的顾客想吃驴身上的哪一块肉,可以提出来,主人当场割下进行烹调。客人们吃得心满意足、挺胸腆肚走出酒馆时,那驴还没有气绝。这个驴香馆开办了十几年,至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才由地方官吏下令禁止,为首的业主或被斩首,或被充军,此后“驴香馆”便无人再开了。

清代纪昀《阅微草堂笔记》卷四记载,有个屠夫名叫许方,他以卖活驴肉为业,方法与前述“驴香馆”的方法相似。他先在地上挖一个长方形的坑,上面盖一块木板,木板的四角各有一圆洞,把驴子的四条腿下到圆洞里,这样,驴子就无法挣脱。然后用开水浇驴身,刮去驴毛,顾客想买哪块肉随意挑选,许方按照所要的重量下刀割取。有时一头驴子要卖一两天,直到把驴身上的肉割得差不多了,才把奄奄一息的驴子开膛破肚,驴子这才死去。

上述种种虐食之法,当然只是极少数人的行为。从古至今,大多数民众不赞成使用这种极其残忍的手段。古代文人记述此类故事时,都把它列入残忍酷虐一类,并说这些虐食者常常是不得善报的。如,钱泳记载那位吃烙鹅掌的相公,在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复包子起兵叛乱时被俘,人们用铁正是他吃烙鹅掌的报应。而苏东坡买得鲤鱼,一定要等到它死去才烹食,这种做法受到后人称赞。用现代的观点来看,人们会认为“君子远庖厨”不过是表现了儒家道德的虚伪,那么,吃“红烧活鱼”、吃“活猴脑”是不是一定属于文明行为呢?

人类自茹毛饮血的时代开始,在杀死其它类生物时,就不可避免的存在着一种快感。这种快感延续至今,唯一可以发泄出来的地方好象只能体现在一个地方——虐食。

虐食的考证,由来已久,在中国历史上,只要有皇帝昏庸暴虐、有官员荒淫奢华,他的名字就自然和虐食联系在了一起。可以说,那是未开化,或说没有进入文明时代,但直到今天,残忍的食用方式,仍不时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下边让我们来看一看吧。

猴头:这里说的猴头绝不是食用菌猴头,而是真正的猴脑。一个中间挖洞的方桌,几个人围桌而坐,中间的洞并不象火锅或是麻辣烫那么大,正好容一只猴子的头伸出。一只非常可爱的猴子牵出,据说那是专门食用的猴儿,头比较大。猴儿的头顶从小洞中伸出,用金属箍住,并且箍的非常紧,用小锤轻轻一敲,头盖骨应声而落。猴的脑部就完全裸露在食客们的面前。这时,有较馋一些的人,已经用汤匙升向红白相间的猴脑,随着桌下垂死猴子一声惨叫,拉开了生食猴脑惨状的序曲。

评点:写到这里,手都在发软,难以想象那些人是如何吃的下去的。想想那只猴在桌下的惨状,想想如果是人被这样活生生的开颅,是多么可怕。

残忍度:★★★★★

三吱儿:刚出生的小老鼠(活的)一盘,调料一盘。食用者用筷子夹住活老鼠,老鼠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收到调料里时,鼠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放入食用者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共三吱儿)菜谱简单,食用者需要无穷的饕餮动力和无比的勇气,才可以品尝这道菜。

评点:吃小老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发明这道菜和起这可怕的名字的人。三吱儿,把残忍的食用生灵的过程,传神的归纳在一起,不能不说是悲哀。

残忍度:★★★★☆

活叫驴:你吃过新鲜的驴肉吗?再新鲜的驴肉也不过是刚杀的驴吧?活叫驴则不同,驴根本不用杀,直接从活驴身上剜肉。听着后堂的驴惨叫,前厅若无其事的正在食用那只驴身上的某个部分,真正是色香味声俱全。

评点:记得山海经中有一种叫息肉的东西,吃它的肉,它会复生。还有中国传说中的安息牛,也是可以割食的,几天后它自然恢复。可是驴并没有这种本事呀?这种残忍的吃法,让我想起,中国历史上最残忍的刑罚——凌迟。

残忍度:★★★☆

铁板甲鱼:将鲜活的甲鱼放在有调料的凉汤中用慢火煨。甲鱼是活的,当水渐渐升温后,甲鱼就会因为热而喝汤,调料自然就进入了甲鱼的体内。渐渐火越来越热,看着锅中甲鱼痛苦的翻滚,举箸之人无不兴奋异常。最后甲鱼熟了时,外面的汤和甲鱼喝下的汤,使甲鱼肉味中都有汤的味道,据说鲜美无比。

评点:妙就妙在用慢火煨,杀死时绝不可以一下就弄它死了,而是让观者享受到慢慢析磨的乐趣。就象日本人屠杀中国人千方百计的想出各种花样,让人死得越慢越好。

残忍度:★★★★☆

风干鸡:做这种东西时,需要一定的手法速度必须非常快。这是藏菜,大师以极快的速度拔毛、取脏、填调料入鸡腹、缝上、挂于通风处(未放血杀死)。这时鸡必须还是活的,然后如风铃一般在风雪之中“咕咕”直叫,其景慰为壮观。

评点:看古龙的小说中,与西门吹雪对决的人,往往一招过后,低头一看自己胸口一个血洞正在流血,然后才反应过来中招了。我想这鸡也差不多,经过大师的折腾后,低头一看,毛也没了,内脏也换了,才会明白过来:完了,中招了,可怕的是还不死。

残忍度:★★★

醉虾:故名思义,把活虾放入酒中,没一会儿虾就醉死了(应该说是醉了)。食用者即可以尝到虾的鲜香,同时也可以尝到酒的洌香,一举两得,不亦乐乎?

评点:喝酒是我的最爱,真担心哪一天在醉的一踏糊涂时,被人像虾一样佐以杯羹。嗜饮酒者慎之慎之。

残忍度:★★☆

烤鸭掌:活鸭放在微热的铁板之上,把涂着调料的铁板加温。活鸭因为热,会在铁板走来走去,到后来就开始跳。最后鸭掌烧好了,鸭子却还活着,切下脚装盘上桌,鸭子做其它用。

评点:《封神演义》中好象就有“炮烙”两手,渐闻其手掌焦臭,纣王哈哈大笑。

残忍度:★★★★

浇驴肉:这道菜也是和驴过不去,活驴固定好,旁边有烧沸的老汤。食用者指定要吃某一部分,厨师剥下那一块的驴皮,露出鲜肉。用木勺舀沸汤浇那块肉,等浇得肉熟了再割下来,装盘上桌。

评点:据说吃这道菜的,大部分并不是为了吃菜而吃菜,纯粹就是为了看如何浇驴和驴的面目表情。

残忍度:★★★★★

龙须凤爪:非常考究的一道菜,龙须是活鲤鱼的鱼须,凤爪是活鸡掌下正中的一块精肉。具体烹饪方法不详。

评点:吃这道菜时,后堂院中必然有一群瘸两足的鸡,池中必然有一群食不知味的鲤鱼,可怜芸芸众生。

残忍度:★★★

这种有虐食属性的菜必然还有许多,我也就收集了其皮毛而已。想想人类的科技已经向着外太空、遗传工程、计算机等高科技领域发展,而饮食文化却向着古老洪荒时代回退。而那些纯为了看杀死动物而得乐趣的人们,他们的内心深处藏着的是什么呢??

延伸阅读: 李洪智 弹珠警察 宁宁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6/2/3 19:23:0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各地都能见到烧活鱼?我怎么就没见到过一次?

      2016/3/21 23:43:14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34200 / 排名:5110
      左箭头-小图标

      这些很多是假的,只是一种传说而已

      2016/2/20 15:19:32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658356
      • 工分:17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孟子有云: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

      即便人类处在食物链顶,也总归难逃无常,此言论非是兔死狐悲,实是物伤其类,人之常情。然而大自然注定万物皆此宿命轮回,不由想起某日本小说家一篇关于鳗鱼的文章。写到吃了一口鳗鱼,只觉非是食物入口,倒像是吸取了鳗鱼的灵魂,化在口中,与自身魂灵共舞蹁跹,最终幻化一体,成为自身的滋养。

      文学家妙笔模仿不来,大致是这个意思。文末阐述的即是对食物,对为自身贡献出生命的它类的应有的敬意。

      何况此种虐杀。

      或许有人会说这种思想伪善。我也不是哲人,辩不过。

      但我更愿意亲近近代大家丰子恺先生的思想,不行残忍之事非是伪善做SHOW,而是为了护心,保护自己的心,不要让他太过坚硬。

      心太硬了,太丛林了,就不是人心了。

      更何况丛林都没帖子里那么虐啊,,,

      今晚喝多了,扯多了,,,

      2016/2/19 0:36:46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sarkdun
      这些搞什么虐食的人,并不是在吃东西,而是在满足自己畸形变态的心理需求:(

      是写文章的有这种心理,描述的过程即不合情,也不合理,可以问一下有谁亲身体验过没有

      2016/2/18 22:53:28
      • 军衔:空军少尉
      • 军号:360509
      • 工分:4487
      左箭头-小图标

      真是丧心病狂啊

      2016/2/18 21:28:15
      • 军衔:武警中尉
      • 军号:220677
      • 工分:1278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麻婆
      楼主列举的很多东西都不过是某些人编排出来的
      这说明有些人脑子里装的只是浆糊,人云亦云,听风就是雨

      2016/2/9 17:18:10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99756
      • 工分:6300
      左箭头-小图标

      这些搞什么虐食的人,并不是在吃东西,而是在满足自己畸形变态的心理需求:(

      2016/2/6 22:29:3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118339
      • 工分:5078
      左箭头-小图标

      据说慈禧吃的猪肉,在宰杀前要小太监拿竹板追着小猪狠狠的打,打死了然后马上割猪身上被打最多最嫩的那块肉,其他部分丢弃,因为猪的精华都积聚到那块肉上面了

      2016/2/6 11:36:33
      • 军衔:海军少尉
      • 军号:4341179
      • 工分:7231
      左箭头-小图标

      啥玩意儿,楼主有种别抄袭复制。我都看这样的文章不下30遍了。

      2016/2/5 19:48:26
      • 军衔:空军上士
      • 军号:130030
      • 工分:4772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列举的很多东西都不过是某些人编排出来的

      2016/2/5 16:26:31
      左箭头-小图标

      原来去电影院看电影,前面都要加映纪录片《祖国新貌》,有一个纪录片就是介绍杭州还是哪个地方一个酒楼的名菜“八仙活鲤鱼”,这个菜从捞鱼到去鱼鳞、到炸鱼、烧制、上桌也就几分钟的时间,鱼摆到桌上,鱼嘴还一张一合的。

      2016/2/5 15:38:45
      左箭头-小图标

      活鱼那个我怎么记得是鱼做熟之后塞一条黄鳝进去呢~

      2016/2/5 9:48:58
      • 军衔:中国海军中将
      • 军号:991942
      • 头衔:市井真小人
      • 工分:1724303 / 排名:117
      左箭头-小图标

      当官的就喜欢整治人。

      2016/2/3 21:19:1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4条记录] 分页:

      1
       对古代官员的虐食文化,流传已久!!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