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主题:[原创]给“江西病猫”的回复

共 207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876087
  • 工分:224382 / 排名:440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给“江西病猫”的回复

文章提交者:长江矶石 加贴在 警务探讨 铁血论坛 http://bbs.tiexue.net/bbs253-0-1.html

给“江西病猫”的回复

“江西病猫”,你好。

我说:体育老师又怎么样?我的老师是体育老师又怎么样?我的老师他为人师表,他是体育大学毕业的,看来他比你强很多了,起码不会教出你这样一个文痞,文化流氓。

你“江西病猫”在铁血上所表现的完全是一个实足的文痞流氓嘴脸,你在网上所说的一些观点,如果得到他人的支持,你就对人好话相说,好言相敬,极象一个拉选票的政治家。如果遭到有人反对,你就恶言相向,谩骂相迎,别出心裁地用极其恶狠的言辞来攻击他人,有的话甚至达到空前绝后,无所不极的程度,甚至超过攻击鲁迅的那帮人,使人不可回味。

在你的心里口里,你把一个将一名农村妇女的头发踩在脚下,又致人死亡,而锒铛入狱的王文军奉为英雄,还吹嘘王文军是一个真正的警察,甚至为了一个致人死亡的被告,而致警队纪律不顾公开地大骂山西公安厅,公开地辱骂公安厅领导,这完全是借王文军之名攻击公安机关,毁灭公安机关声誉,诋毁警察荣誉的悲劣行径。难道你妄想唆使全国的警察学习王文军去伤害、致死老百姓吗?难道你妄想引诱全国的警察都中你的毒,而成为害群之马王文军之类吗?太可笑了,你这个在“警察之家”上打着警察旗号,大喊支持王文军,实属披着警察外衣毒害他人的骗子手。

我是一个退休的老民警,按现在的政策俺还能干上几年呢?你怎知我是一大把年纪?一大把年纪难道也成为你污辱人、打击人的武器?人总是要老的,总是要退休的,难道你就变成了精怪,永远也不会老迈退了下来?有人说;不尊老爱幼的人永远是一个无知的人,一个愚昧的人,一低级气味的人。你不尊重老人,还恶言咒诅老人只是一个永远长不大无知的人。

也许我有不懂的?但我懂得遵守警纪,热爱警队,爱护战友,帮助同事,是非分明,批评错误,教育下级,不坑害战友,不污陷同事,使警队有正能量。你为王文年叫屈,你也不能把他从牢房里叫出来吗?你的同事们决不会效仿王文军的。

我不支持你的观点,我有我的做人的准则,为警一生不伤害一个老百姓,不冤枉一个犯罪嫌疑人,更不会致死无辜。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我对这两个人是说了不的,因为我的观点是大多数国人支持的,而你“江西病猫”却将两个相提并论,叫嚣王文军和李乐斌都是对的,他们都是英雄。试问,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哪里有弄死人民群众的英雄?那是绝对没有的,谁伤害了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

我今天,甚至今后,还认为人民警察为人民,人民警察要急人民所急,为人民排忧解难,中国只要是110报警求助服务台存在,人民警察就要热情周到地为人民服务。

我永远认为青岛民警在“38元大虾事件”的报警求助中没有尽职尽责,对欺诈游客并欲对游客行凶的摊主的违法行为,不但不批评,不制止,不绳之以法。反而以“管不了”为由向物价工商部门推诿,甚至还责令游客付钱了事。这种明显的包庇摊主的作法,与人民警察的职责不相符。作为110接处警民警,既已到了现场,就要尽力做好人民群众所需求的。而南京警察在处理泡面事情中,就做得了使老百姓满意,使人民群众叫好,使党和政府也点赞。而青岛民警在“38元大虾事件”处警中,包庇匪气横溢的摊主,其表现难道不象是匪警一家吗?社会上警匪一家的案例大有人在,这一点“大沈阳”所处东北就有案例。

谈到“大沈阳”,你曾向我提过几次,你甚至还想以“大沈阳”来制约我,说到这里,我想说,你“江西病猫”比人家“大沈阳”的素质和教养相差孙悟空一个跟斗云,人家观点不同,可以讲理,可以论述,可从不对人挖苦,不讥讽,不谩骂,这种作风你有沒有?一点也没有。在这个论坛上你甚至还比当年的“回家种地”差得多,人家有知识,有文才,而你却只有胡言乱语,胡说八道,胡搅蛮缠,欲想搅乱一些警察的视线,拖人下水。

要斗吗?我有的是私人空间,奉陪到底。提醒你不要占用上班时间上网,公时私用。人民警察的正能量决不许你随意糟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0621470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6
      0
      2015/12/13 16:55:10

      热门回复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41933 / 排名:8274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还真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就许你骂我“是一个没素质的文痞流氓,一个混在论坛上的恶棍枪手,”!我说你几句马上摆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势,记得上次我可是一口一个前辈,何曾轻视过你?

      你自己看看你的言论与老葛和回家种地简直是互相呼应,他们是明目张胆地骂,你呢?一口一个为人民服务,时时刻刻代表“人民群众”,这里又开始代表起了人民警察,对警察的热点事件你总是和白岩松一个样,质疑民警的素质,质疑民警的思想境界.....现在还又给我加上“胡言乱语,胡说八道,胡搅蛮缠和拖人下水”的大帽子!你的胸怀和为人可见一斑,和你斗?还用斗吗?这不已经很清楚了吗?

      话止于此,恕不奉陪!

      2015/12/13 17:44:32
      • 军衔:警察二级警督
      • 军号:2507302
      • 工分:3485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观点不同,立场不同,本质就是屁股所坐的位子不同,普通民警看到王文军,觉得冤,因为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

      领导所做的位子不同,看到的是自己如花似锦的前程,不能因一个小小的王文军而折戟沉沙。所以王文军就是被推出来平所谓“民愤”的工具。也是保住领导位子的炮灰。

      2015/12/13 18:05:18
      • 头像
      • 军衔:警察一级警员
      • 军号:7488740
      • 工分:237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你退休就消停在家待着养老吧,还农村妇女踩在脚下,她打警察扯警察裤子你瞎了?徐纯合罪不该死把你家孩子抓起来扔地上估计您老手里要是有大炮你都敢开,站着说话你肾虚不,青岛大虾事件你派出所有多大权力你自己不知道吗?还向物价部门推诿,咋地物价局的工作你派出所全包了呗》?你啊挺大岁数别动不动就什么人民群众,犯罪分子也是从人民群众中来的,你脑袋上刻字了写人民群众四个大字了?说青岛警察和店主是警匪一家你的给定的性啊,谁伤害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你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活在文革的时代啊人民群众要弄死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高喊我是不能对人民群众下手,你是真脑残啊,

      人民警察为人民,人民警察急人民所急,听着真不错,人民群众觉得现在雾霾太严重了好紧急的事情,你人民警察去处理吧,你觉得自己是上帝还是孙悟空,把你能耐上天了,你还知道是110报警服务台啊,按照你的说法应该叫全包圆服务台,泡面事件还党和人民都满意你吃药吃多了吧,这样的傻x应该拘留他,你觉得你满意了,这是一种对警务的严重浪费。最后告诉你一句 唐朝的夜壶老,它也就是个装尿的。

      2015/12/14 17:37:2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很麻烦,要绑定手机才可以发言。

      我年纪应该和楼主差不多,也在派出所当了十几年的生产队长。文化水平差(上学天天独毛主席语录)。

      对楼主有的观点比较赞同,比如派出所为民服务这块,能够帮老百姓做点好事,从大讲,密切了警民关系,从小讲个人积德行善。

      但是,对一些其他问题,我有不同的看法。

      比如:王文军、李乐斌。讨论王文军、李乐斌的问题,不能凭自己的感情或者喜好来下定义,应该回归到法律层面来讨论,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理警情的过程中,是否合法才是问题的关键。

      王文军是徒手制服过程中,发生了人员死亡。个人认为不能单从结果认定行为的合法与否,而是应该回归法律法规,

      根据我们的法律规定,显然,王文军是有徒手制服违法犯罪嫌疑人的权利的。其结果只是合法履行职务产生的意外事件。

      李乐斌的事情也一样,不能因为嫌疑人有这样那样的情况(罪不至死),而否定民警李乐斌依法履行职务。

      个人认为,如今习大大讲究依法治国,大家讨论问题也要回归法律。

      大学生掏鸟窝案也一样,你可以认为不合理,但是合法。而不是自己认为不合理就攻击法官。认为法律法规不合理的,可以有修改法律的诉求,

      而不是对法律的执行者进行攻击。

      2015/12/13 22:43:1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前辈,你离开一线至少也有二十年之久,我只能跟你说现在的社会环境和你当年做小警察时已经截然不同,而出现这一切并不是我们警察自己的原因,而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原因吧,我是一线年轻民警,每日风里来雨里去,从警不到10年受伤也多次了,奖励也是不少,我不指望百姓能够说我有多高尚多伟大,我只希望工作能够平平安安,能够像您一样平稳落地。


      但是现在的执法环境真的是非常差,现在接处警免不了有肢体冲突,我们警察再隐忍也不能让别人当孙子骂吧,当儿子打吧。换位思考一下您的小孩做警察的话您愿意他每天冒生命危险出门吗?每天都被人骂着工作吧。您当年是这样做警察的吗?当年做警察光穿套警服就能抓一圈小偷了,不是说您有多厉害而是小偷知道如果与警察斗首先周围的群众会帮助警察其次得罪了警察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而现在我们出门不带好所有警械枪械记录仪等等都不敢接警了,因为群众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诬陷警察,犯罪分子知道警察不敢动手,不敢开枪而敢拼命抵抗逃跑。更不用说现在还有恐怖分子这种把杀人当作成仙的变态玩意,所以你能以你当年做警察时的感觉来面对现在的情况吗?

      国家一直在讲依法治国,您有情怀是好爱国爱民是君子的优秀品德,但是过了就不好,公安机关是政府下的一个职能部门,意思是只能够作为有一定功能的工作单位而已,同级别的职能部门既然设置了就要发挥功能否则是否就一个公安大包大揽能够做好事情呢?越俎代庖不但处理不好而且还让其他职能部门懒政怠政,这难道是一个运行良好的政府应该出现的情况吗?

      最关键的一点是,王文君和李乐斌并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出在他们娱乐的时间而是在其执行公务期间,而他们碰到的问题正是由于社会大环境所造成的对法治不敬对执行公务的警察攻击在先。而这也是我们经常所碰到的,兔死狐悲,我们一线民警做一辈子好警察难保出现他们这种极端的情况,那又有谁来保护警察来为警察说话呢?如果注定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我接处警是不是应该多想想家人多想想万一出事谁来维护我的权益谁来养育我的小孩呢?不要说大公无私的虚话,我只能在自己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尽一点警察的职责了,至于老百姓是不是高兴那就不是我能关得了的,警察有后顾之忧就是这样了。这也就是警队人员原来越多战斗力越来越低的原因症结所在。

      别人说军队是最护犊子的,为什么?难道说军官不懂得维护士兵的小错会影响纪律?但是所谓袍子情战友情,人是讲感情的,现在警队士气低落,不是因为外界给警察套上种种枷锁,而是被自己的领导自己的前辈捅刀子,累死累活不得个好,还不如做个好好先生谁也不得罪,这样大家都没话说了,但是真的对公安工作的长远发展好吗?

      所谓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希望共勉。


      2015/12/14 0:42:5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是一名工作五年的年轻民警,领导?前辈?还是老大哥。从感情上以及我平时出警上我是绝对支持病猫的,对你的领导套话,拍着“人民”马屁的话,我是嗤之以鼻。领导有真的为一线民警考虑吗?假设你是王文军,你怎么做?这个案件,我在同事里普遍讨论过,遇到袭警,先口头警告,不行就躺地上,千万不要还手更不要开枪,维护法律的尊严还是让老领导,老前辈来,毕竟我们上有老下有下,不小心因为“故意伤害”进了牢有谁帮你,领导只会落井下石吧?说的大义炳然“清除害群之马”?谁是害群之马,往往是身在高位的某些人,满口仁义道德,私下却龌蹉不堪。就像成都的协警说开除就开除,多么雷厉风行,为群众利益服务的好领导。

      遇暴力袭警抗法了,我躺地上,有组织送我去医院,有同事帮我处理嫌疑人,有领导慰问,最最关键的是我有几天假可以休息了,虽然是病假但也是假啊! 人民和罪犯的区别在哪?遇到侵害的需要保护的就是人民!施加侵害,违法的就罪犯,周秀云暴力妨碍执行公务这点总没错了吧?你要说裤子都扯破了还不算暴力妨碍执行公务,我只能说,呵呵,还是领导政治觉悟高。

      领导坐在高位,喊喊口号,为人民服务就好。跑死的也是基层一线的那些没有政治觉悟的苦逼。有事了,就卖掉,反正要这份工作养家糊口的人多的事,千万不要影响领导的升馆发财大计就好。

      2015/12/15 1:40:04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



      从这句话上来看,楼主是个极其阴险的人,如果真是一名警察,肯定害过不少同一个战壕里的兄弟。

      2015/12/13 20:31:56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闻到一股鸡屎味

      2015/12/13 19:50:1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12楼 老头不识途
      很麻烦,要绑定手机才可以发言。

      我年纪应该和楼主差不多,也在派出所当了十几年的生产队长。文化水平差(上学天天独毛主席语录)。

      对楼主有的观点比较赞同,比如派出所为民服务这块,能够帮老百姓做点好事,从大讲,密切了警民关系,从小讲个人积德行善。

      但是,对一些其他问题,我有不同的看法。

      比如:王文军、李乐斌。讨论王文军、李乐斌的问题,不能凭自己的感情或者喜好来下定义,应该回归到法律层面来讨论,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理警情的过程中,是否合法才是问题的关键。

      王文军是徒手制服过程中,发生了人员死亡。个人认为不能单从结果认定行为的合法与否,而是应该回归法律法规,

      根据我们的法律规定,显然,王文军是有徒手制服违法犯罪嫌疑人的权利的。其结果只是合法履行职务产生的意外事件。

      李乐斌的事情也一样,不能因为嫌疑人有这样那样的情况(罪不至死),而否定民警李乐斌依法履行职务。

      个人认为,如今习大大讲究依法治国,大家讨论问题也要回归法律。

      大学生掏鸟窝案也一样,你可以认为不合理,但是合法。而不是自己认为不合理就攻击法官。认为法律法规不合理的,可以有修改法律的诉求,

      而不是对法律的执行者进行攻击。

      您是真正的一线执法民警这看得出

      2015/12/14 0:47:12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2022386
      • 工分:126462 / 排名:951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12楼 老头不识途
      很麻烦,要绑定手机才可以发言。

      我年纪应该和楼主差不多,也在派出所当了十几年的生产队长。文化水平差(上学天天独毛主席语录)。

      对楼主有的观点比较赞同,比如派出所为民服务这块,能够帮老百姓做点好事,从大讲,密切了警民关系,从小讲个人积德行善。

      但是,对一些其他问题,我有不同的看法。

      比如:王文军、李乐斌。讨论王文军、李乐斌的问题,不能凭自己的感情或者喜好来下定义,应该回归到法律层面来讨论,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理警情的过程中,是否合法才是问题的关键。

      王文军是徒手制服过程中,发生了人员死亡。个人认为不能单从结果认定行为的合法与否,而是应该回归法律法规,

      根据我们的法律规定,显然,王文军是有徒手制服违法犯罪嫌疑人的权利的。其结果只是合法履行职务产生的意外事件。

      李乐斌的事情也一样,不能因为嫌疑人有这样那样的情况(罪不至死),而否定民警李乐斌依法履行职务。

      个人认为,如今习大大讲究依法治国,大家讨论问题也要回归法律。

      大学生掏鸟窝案也一样,你可以认为不合理,但是合法。而不是自己认为不合理就攻击法官。认为法律法规不合理的,可以有修改法律的诉求,

      而不是对法律的执行者进行攻击。

      这位老同志的观点我非常赞同,我们警察在出警的时候,处置警情是否合乎法律,才是我们判断是非的唯一标准,既然警察完全可以徒手制服违法犯罪嫌疑人,这是法律赋予警察的权力,是警察在合法的履行自己的职务,那么谈何违法?在现场,王文军没有打一拳,踢一脚周秀云吧?而只是采取的些制服周秀云的手段吧?那么凭什么要逮捕王文军?要是王文军违法,那么今后谁还敢去执法?警察的小名就叫做国家暴力机器,为了社会的安定,是可以使用武力的,难道这样的定义已经取消了?

      2015/12/15 17:22:5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飘过

      2016/1/9 10:09:00
      • 头像
      • 军衔:警察二级警督
      • 军号:2831448
      • 工分:3515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76楼 林城太阳雨
      作为一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说出这样毫无水准的话就太不应该了,除非此人是假借警察之名而干黑警之实的“李鬼”。

      讨论刑事案件是否构成犯罪,要从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来分析,缺一不可,下面我只想就王文军的主观方面谈谈看法。

      王文军等人接报警后按照指令出警,在处理民工与保安冲突过程中,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依法传唤涉嫌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到公安机关进行询问,作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亲属的周某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同样具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为摆脱周某的阻挠,王文军几次用语言命令周某松开紧抱王文军大腿的双手无任何效果,王文军这时才抓住周某的头发向地面按下,这个过程造成周某颈椎损伤,经法医解剖认定,周某致死原因是颈椎损伤。

      我不知道这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学过警务技能没有,解脱对方控制的常用方法就是控制对方的一些关节反方向施压,或者直接按压对方的疼痛点,让对方因疼痛放弃抵抗,周某颈椎损伤的原因正是其不顾疼痛尽力抵抗的结果,这个结果既不是王文军想追求的结果,又不是王文军能够预见的,在法律上讲叫意外。如果因为这类行为可能会对对方造成意外伤害甚至死亡而否认行为的合法性,那么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就必须放弃武力对抗,带来的后果可能是,除非违法行为人或者犯罪嫌疑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外,警察将不敢强制带走任何一个人。

      再说说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对王文军、李乐斌事件的描述,你同不同情、支不支持王文军、李乐斌是你的事,但你用了“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这样的描述不应该出自干政法工作的人之手。王文军、李乐斌都没有要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王文军甚至连给违法行为人造成伤害的故意都没有,你却用“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来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人民群众”既包括奉公守法的良民,也包括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人,同时也包括犯罪嫌疑人和已定罪量刑的犯人,“人民群众”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用词,既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好人,也包括通常所说的坏人,讨论法律问题用“人民群众”这个政治词语毫无意义。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置警情时是非规范,是非有更好的方法,现在我们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细细琢磨,再翻翻资料,还可以组织几个专家群策群力,研究一个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但在现场可能吗?!我们不能因为可能存在的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来判断现场处置的对错,这些分析研究可以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

      有分歧我们可以讨论,摆事实、讲道理。但有些人打着警察的旗号干着黑警的事,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我们不害怕强大的对手,但害怕猪一样的队友。有些对手并不强大,不敢也不会用法律手段来辩论,只能假冒“猪一样的队友”,喊一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来误导他人,不可不防。

      77楼 曲弓
      支持老弟,看来这件事情必须得早日有个结论了,由于此事早期太原警方没有重视舆论导向,结果导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与境外某些对中国政府一直有敌意的人联手,利用此事件,肆意的歪曲事实真相,颠倒是非,在网络舆论上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所以如不早日对此案件进行公开公正的审理,势必会阻碍依法治国的推进,影响大局。
      80楼 长江矶石
      你可以外挂内联,但你信口雌黄把山西省委、山西省公安厅、太原市公安局也一块给抹黑了,也不知是谁在兴风作浪,颠倒是非?
      82楼 曲弓
      胡说八道!我说太原市局没有控制好舆情是有依据的,是依据央视新闻1+1与新闻30分的撞车说的,难道央视也摸黑山西省委?你是真敢联想呀,明天给联想公去做广告吧。
      83楼 长江矶石
      你说的太原市局没有控制好舆情是没有保护好王文军对吗?真够胆大的,居然与省委和上级公安机关唱反调,也不知你是否中共党员?为了王文军是假,违纪闹情绪才是目的。
      看来你在文革时期一定是某造反派的喉舌人物了,所以说出话来文革气息浓重,不扣帽子说不出话来,我问你,我的这句话里,哪里有与省委、公安机关唱反调的证据?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嘛?有没有这么一回事情?我这么说话,又与保不保王文军何干?

      按照你的逻辑,我倒是想反问问你,你说青岛警匪一家,抹黑了青岛政府,抹黑了青岛公安局,那么你说说,青岛市是不是gcd的天下?你这么说话,还是不是gcd员?还有,你说庆安事件里的警察“弄死老百姓”,你不顾事实真相,附和那些已经被法律所镇压的大V们,硬说徐纯合是去上访,你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你这么说话,还是不是gcd员?


      这些事件,与王文军事件不一样,王文军事件至今是个不定性案件,而以上这两个事件,都是已经定性的事件,你都跳出来与检察院、公安机关、青岛市政府唱反调,你这又是什么性质的问题?

      我告诉你,不止你会扣帽子,我也会扣,只不过我没有这个雅兴而已,来而不返非礼也,你看看,我扣的这两顶帽子怎么样?大小合适不?

      2016/1/8 21:09:04
      左箭头-小图标

      ......
      76楼 林城太阳雨
      作为一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说出这样毫无水准的话就太不应该了,除非此人是假借警察之名而干黑警之实的“李鬼”。

      讨论刑事案件是否构成犯罪,要从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来分析,缺一不可,下面我只想就王文军的主观方面谈谈看法。

      王文军等人接报警后按照指令出警,在处理民工与保安冲突过程中,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依法传唤涉嫌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到公安机关进行询问,作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亲属的周某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同样具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为摆脱周某的阻挠,王文军几次用语言命令周某松开紧抱王文军大腿的双手无任何效果,王文军这时才抓住周某的头发向地面按下,这个过程造成周某颈椎损伤,经法医解剖认定,周某致死原因是颈椎损伤。

      我不知道这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学过警务技能没有,解脱对方控制的常用方法就是控制对方的一些关节反方向施压,或者直接按压对方的疼痛点,让对方因疼痛放弃抵抗,周某颈椎损伤的原因正是其不顾疼痛尽力抵抗的结果,这个结果既不是王文军想追求的结果,又不是王文军能够预见的,在法律上讲叫意外。如果因为这类行为可能会对对方造成意外伤害甚至死亡而否认行为的合法性,那么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就必须放弃武力对抗,带来的后果可能是,除非违法行为人或者犯罪嫌疑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外,警察将不敢强制带走任何一个人。

      再说说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对王文军、李乐斌事件的描述,你同不同情、支不支持王文军、李乐斌是你的事,但你用了“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这样的描述不应该出自干政法工作的人之手。王文军、李乐斌都没有要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王文军甚至连给违法行为人造成伤害的故意都没有,你却用“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来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人民群众”既包括奉公守法的良民,也包括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人,同时也包括犯罪嫌疑人和已定罪量刑的犯人,“人民群众”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用词,既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好人,也包括通常所说的坏人,讨论法律问题用“人民群众”这个政治词语毫无意义。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置警情时是非规范,是非有更好的方法,现在我们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细细琢磨,再翻翻资料,还可以组织几个专家群策群力,研究一个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但在现场可能吗?!我们不能因为可能存在的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来判断现场处置的对错,这些分析研究可以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

      有分歧我们可以讨论,摆事实、讲道理。但有些人打着警察的旗号干着黑警的事,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我们不害怕强大的对手,但害怕猪一样的队友。有些对手并不强大,不敢也不会用法律手段来辩论,只能假冒“猪一样的队友”,喊一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来误导他人,不可不防。

      77楼 曲弓
      支持老弟,看来这件事情必须得早日有个结论了,由于此事早期太原警方没有重视舆论导向,结果导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与境外某些对中国政府一直有敌意的人联手,利用此事件,肆意的歪曲事实真相,颠倒是非,在网络舆论上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所以如不早日对此案件进行公开公正的审理,势必会阻碍依法治国的推进,影响大局。
      80楼 长江矶石
      你可以外挂内联,但你信口雌黄把山西省委、山西省公安厅、太原市公安局也一块给抹黑了,也不知是谁在兴风作浪,颠倒是非?
      82楼 曲弓
      胡说八道!我说太原市局没有控制好舆情是有依据的,是依据央视新闻1+1与新闻30分的撞车说的,难道央视也摸黑山西省委?你是真敢联想呀,明天给联想公去做广告吧。
      83楼 长江矶石
      你说的太原市局没有控制好舆情是没有保护好王文军对吗?真够胆大的,居然与省委和上级公安机关唱反调,也不知你是否中共党员?为了王文军是假,违纪闹情绪才是目的。
      对不起,哈哈哈,你是帽子工厂的师傅呀?

      2016/1/8 21:05:31
      左箭头-小图标

      ......
      76楼 林城太阳雨
      作为一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说出这样毫无水准的话就太不应该了,除非此人是假借警察之名而干黑警之实的“李鬼”。

      讨论刑事案件是否构成犯罪,要从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来分析,缺一不可,下面我只想就王文军的主观方面谈谈看法。

      王文军等人接报警后按照指令出警,在处理民工与保安冲突过程中,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依法传唤涉嫌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到公安机关进行询问,作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亲属的周某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同样具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为摆脱周某的阻挠,王文军几次用语言命令周某松开紧抱王文军大腿的双手无任何效果,王文军这时才抓住周某的头发向地面按下,这个过程造成周某颈椎损伤,经法医解剖认定,周某致死原因是颈椎损伤。

      我不知道这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学过警务技能没有,解脱对方控制的常用方法就是控制对方的一些关节反方向施压,或者直接按压对方的疼痛点,让对方因疼痛放弃抵抗,周某颈椎损伤的原因正是其不顾疼痛尽力抵抗的结果,这个结果既不是王文军想追求的结果,又不是王文军能够预见的,在法律上讲叫意外。如果因为这类行为可能会对对方造成意外伤害甚至死亡而否认行为的合法性,那么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就必须放弃武力对抗,带来的后果可能是,除非违法行为人或者犯罪嫌疑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外,警察将不敢强制带走任何一个人。

      再说说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对王文军、李乐斌事件的描述,你同不同情、支不支持王文军、李乐斌是你的事,但你用了“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这样的描述不应该出自干政法工作的人之手。王文军、李乐斌都没有要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王文军甚至连给违法行为人造成伤害的故意都没有,你却用“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来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人民群众”既包括奉公守法的良民,也包括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人,同时也包括犯罪嫌疑人和已定罪量刑的犯人,“人民群众”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用词,既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好人,也包括通常所说的坏人,讨论法律问题用“人民群众”这个政治词语毫无意义。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置警情时是非规范,是非有更好的方法,现在我们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细细琢磨,再翻翻资料,还可以组织几个专家群策群力,研究一个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但在现场可能吗?!我们不能因为可能存在的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来判断现场处置的对错,这些分析研究可以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

      有分歧我们可以讨论,摆事实、讲道理。但有些人打着警察的旗号干着黑警的事,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我们不害怕强大的对手,但害怕猪一样的队友。有些对手并不强大,不敢也不会用法律手段来辩论,只能假冒“猪一样的队友”,喊一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来误导他人,不可不防。

      77楼 曲弓
      支持老弟,看来这件事情必须得早日有个结论了,由于此事早期太原警方没有重视舆论导向,结果导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与境外某些对中国政府一直有敌意的人联手,利用此事件,肆意的歪曲事实真相,颠倒是非,在网络舆论上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所以如不早日对此案件进行公开公正的审理,势必会阻碍依法治国的推进,影响大局。
      80楼 长江矶石
      你可以外挂内联,但你信口雌黄把山西省委、山西省公安厅、太原市公安局也一块给抹黑了,也不知是谁在兴风作浪,颠倒是非?
      81楼 林城太阳雨
      曲弓同志怎么回事!还有没有一点组织观念!怎么能这么说领导呢?即使不是你的领导,是山西的领导也不行。请记住两点:第一点:领导永远是对的。第二点:如果领导错了,按第一点执行。还反了天了,记住:不许兴风作浪、信口雌黄、颠倒是非,说领导不是,就是给党委、政府抹黑。要向长江同志好好学习,不然怎么能够让领导放心,从而走上领导岗位,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84楼 长江矶石
      听党的话就是一个民警的基本素质。
      谁代表党,是山西的某位领导?还是太原的某位领导?

      2016/1/8 19:52:01
      左箭头-小图标

      ......
      75楼 长江矶石
      我不支持你的观点,我有我的做人的准则,为警一生不伤害一个老百姓,不冤枉一个犯罪嫌疑人,更不会致死无辜。[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我对这两个人是说了不的,因为我的观点是大多数国人支持的,而你“江西病猫”却将两个相提并论,叫嚣王文军和李乐斌都是对的,他们都是英雄。试问,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哪里有弄死人民群众的英雄?那是绝对没有的,谁伤害了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

      76楼 林城太阳雨
      作为一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说出这样毫无水准的话就太不应该了,除非此人是假借警察之名而干黑警之实的“李鬼”。

      讨论刑事案件是否构成犯罪,要从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来分析,缺一不可,下面我只想就王文军的主观方面谈谈看法。

      王文军等人接报警后按照指令出警,在处理民工与保安冲突过程中,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依法传唤涉嫌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到公安机关进行询问,作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亲属的周某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同样具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为摆脱周某的阻挠,王文军几次用语言命令周某松开紧抱王文军大腿的双手无任何效果,王文军这时才抓住周某的头发向地面按下,这个过程造成周某颈椎损伤,经法医解剖认定,周某致死原因是颈椎损伤。

      我不知道这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学过警务技能没有,解脱对方控制的常用方法就是控制对方的一些关节反方向施压,或者直接按压对方的疼痛点,让对方因疼痛放弃抵抗,周某颈椎损伤的原因正是其不顾疼痛尽力抵抗的结果,这个结果既不是王文军想追求的结果,又不是王文军能够预见的,在法律上讲叫意外。如果因为这类行为可能会对对方造成意外伤害甚至死亡而否认行为的合法性,那么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就必须放弃武力对抗,带来的后果可能是,除非违法行为人或者犯罪嫌疑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外,警察将不敢强制带走任何一个人。

      再说说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对王文军、李乐斌事件的描述,你同不同情、支不支持王文军、李乐斌是你的事,但你用了“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这样的描述不应该出自干政法工作的人之手。王文军、李乐斌都没有要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王文军甚至连给违法行为人造成伤害的故意都没有,你却用“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来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人民群众”既包括奉公守法的良民,也包括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人,同时也包括犯罪嫌疑人和已定罪量刑的犯人,“人民群众”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用词,既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好人,也包括通常所说的坏人,讨论法律问题用“人民群众”这个政治词语毫无意义。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置警情时是非规范,是非有更好的方法,现在我们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细细琢磨,再翻翻资料,还可以组织几个专家群策群力,研究一个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但在现场可能吗?!我们不能因为可能存在的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来判断现场处置的对错,这些分析研究可以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

      有分歧我们可以讨论,摆事实、讲道理。但有些人打着警察的旗号干着黑警的事,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我们不害怕强大的对手,但害怕猪一样的队友。有些对手并不强大,不敢也不会用法律手段来辩论,只能假冒“猪一样的队友”,喊一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来误导他人,不可不防。

      77楼 曲弓
      支持老弟,看来这件事情必须得早日有个结论了,由于此事早期太原警方没有重视舆论导向,结果导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与境外某些对中国政府一直有敌意的人联手,利用此事件,肆意的歪曲事实真相,颠倒是非,在网络舆论上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所以如不早日对此案件进行公开公正的审理,势必会阻碍依法治国的推进,影响大局。
      80楼 长江矶石
      你可以外挂内联,但你信口雌黄把山西省委、山西省公安厅、太原市公安局也一块给抹黑了,也不知是谁在兴风作浪,颠倒是非?
      81楼 林城太阳雨
      曲弓同志怎么回事!还有没有一点组织观念!怎么能这么说领导呢?即使不是你的领导,是山西的领导也不行。请记住两点:第一点:领导永远是对的。第二点:如果领导错了,按第一点执行。还反了天了,记住:不许兴风作浪、信口雌黄、颠倒是非,说领导不是,就是给党委、政府抹黑。要向长江同志好好学习,不然怎么能够让领导放心,从而走上领导岗位,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听党的话就是一个民警的基本素质。

      2016/1/8 12:10:41
      左箭头-小图标

      ......
      75楼 长江矶石
      我不支持你的观点,我有我的做人的准则,为警一生不伤害一个老百姓,不冤枉一个犯罪嫌疑人,更不会致死无辜。[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我对这两个人是说了不的,因为我的观点是大多数国人支持的,而你“江西病猫”却将两个相提并论,叫嚣王文军和李乐斌都是对的,他们都是英雄。试问,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哪里有弄死人民群众的英雄?那是绝对没有的,谁伤害了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

      76楼 林城太阳雨
      作为一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说出这样毫无水准的话就太不应该了,除非此人是假借警察之名而干黑警之实的“李鬼”。

      讨论刑事案件是否构成犯罪,要从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来分析,缺一不可,下面我只想就王文军的主观方面谈谈看法。

      王文军等人接报警后按照指令出警,在处理民工与保安冲突过程中,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依法传唤涉嫌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到公安机关进行询问,作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亲属的周某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同样具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为摆脱周某的阻挠,王文军几次用语言命令周某松开紧抱王文军大腿的双手无任何效果,王文军这时才抓住周某的头发向地面按下,这个过程造成周某颈椎损伤,经法医解剖认定,周某致死原因是颈椎损伤。

      我不知道这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学过警务技能没有,解脱对方控制的常用方法就是控制对方的一些关节反方向施压,或者直接按压对方的疼痛点,让对方因疼痛放弃抵抗,周某颈椎损伤的原因正是其不顾疼痛尽力抵抗的结果,这个结果既不是王文军想追求的结果,又不是王文军能够预见的,在法律上讲叫意外。如果因为这类行为可能会对对方造成意外伤害甚至死亡而否认行为的合法性,那么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就必须放弃武力对抗,带来的后果可能是,除非违法行为人或者犯罪嫌疑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外,警察将不敢强制带走任何一个人。

      再说说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对王文军、李乐斌事件的描述,你同不同情、支不支持王文军、李乐斌是你的事,但你用了“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这样的描述不应该出自干政法工作的人之手。王文军、李乐斌都没有要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王文军甚至连给违法行为人造成伤害的故意都没有,你却用“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来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人民群众”既包括奉公守法的良民,也包括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人,同时也包括犯罪嫌疑人和已定罪量刑的犯人,“人民群众”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用词,既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好人,也包括通常所说的坏人,讨论法律问题用“人民群众”这个政治词语毫无意义。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置警情时是非规范,是非有更好的方法,现在我们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细细琢磨,再翻翻资料,还可以组织几个专家群策群力,研究一个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但在现场可能吗?!我们不能因为可能存在的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来判断现场处置的对错,这些分析研究可以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

      有分歧我们可以讨论,摆事实、讲道理。但有些人打着警察的旗号干着黑警的事,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我们不害怕强大的对手,但害怕猪一样的队友。有些对手并不强大,不敢也不会用法律手段来辩论,只能假冒“猪一样的队友”,喊一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来误导他人,不可不防。

      77楼 曲弓
      支持老弟,看来这件事情必须得早日有个结论了,由于此事早期太原警方没有重视舆论导向,结果导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与境外某些对中国政府一直有敌意的人联手,利用此事件,肆意的歪曲事实真相,颠倒是非,在网络舆论上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所以如不早日对此案件进行公开公正的审理,势必会阻碍依法治国的推进,影响大局。
      80楼 长江矶石
      你可以外挂内联,但你信口雌黄把山西省委、山西省公安厅、太原市公安局也一块给抹黑了,也不知是谁在兴风作浪,颠倒是非?
      82楼 曲弓
      胡说八道!我说太原市局没有控制好舆情是有依据的,是依据央视新闻1+1与新闻30分的撞车说的,难道央视也摸黑山西省委?你是真敢联想呀,明天给联想公去做广告吧。
      你说的太原市局没有控制好舆情是没有保护好王文军对吗?真够胆大的,居然与省委和上级公安机关唱反调,也不知你是否中共党员?为了王文军是假,违纪闹情绪才是目的。

      2016/1/8 11:43:43
      • 军衔:警察二级警督
      • 军号:2831448
      • 工分:35153
      左箭头-小图标

      61楼 公社小杨
      不光是江西病猫,我也声援王文军,基层警察都说王文军冤啊,我们都听到这种声音。之所以现在的执法环境这么坏,都是长江老前辈这些人脱离实际提口号给害的。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什么“有困难找警察。”流毒太深了。
      75楼 长江矶石
      我不支持你的观点,我有我的做人的准则,为警一生不伤害一个老百姓,不冤枉一个犯罪嫌疑人,更不会致死无辜。[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我对这两个人是说了不的,因为我的观点是大多数国人支持的,而你“江西病猫”却将两个相提并论,叫嚣王文军和李乐斌都是对的,他们都是英雄。试问,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哪里有弄死人民群众的英雄?那是绝对没有的,谁伤害了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

      76楼 林城太阳雨
      作为一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说出这样毫无水准的话就太不应该了,除非此人是假借警察之名而干黑警之实的“李鬼”。

      讨论刑事案件是否构成犯罪,要从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来分析,缺一不可,下面我只想就王文军的主观方面谈谈看法。

      王文军等人接报警后按照指令出警,在处理民工与保安冲突过程中,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依法传唤涉嫌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到公安机关进行询问,作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亲属的周某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同样具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为摆脱周某的阻挠,王文军几次用语言命令周某松开紧抱王文军大腿的双手无任何效果,王文军这时才抓住周某的头发向地面按下,这个过程造成周某颈椎损伤,经法医解剖认定,周某致死原因是颈椎损伤。

      我不知道这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学过警务技能没有,解脱对方控制的常用方法就是控制对方的一些关节反方向施压,或者直接按压对方的疼痛点,让对方因疼痛放弃抵抗,周某颈椎损伤的原因正是其不顾疼痛尽力抵抗的结果,这个结果既不是王文军想追求的结果,又不是王文军能够预见的,在法律上讲叫意外。如果因为这类行为可能会对对方造成意外伤害甚至死亡而否认行为的合法性,那么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就必须放弃武力对抗,带来的后果可能是,除非违法行为人或者犯罪嫌疑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外,警察将不敢强制带走任何一个人。

      再说说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对王文军、李乐斌事件的描述,你同不同情、支不支持王文军、李乐斌是你的事,但你用了“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这样的描述不应该出自干政法工作的人之手。王文军、李乐斌都没有要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王文军甚至连给违法行为人造成伤害的故意都没有,你却用“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来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人民群众”既包括奉公守法的良民,也包括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人,同时也包括犯罪嫌疑人和已定罪量刑的犯人,“人民群众”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用词,既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好人,也包括通常所说的坏人,讨论法律问题用“人民群众”这个政治词语毫无意义。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置警情时是非规范,是非有更好的方法,现在我们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细细琢磨,再翻翻资料,还可以组织几个专家群策群力,研究一个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但在现场可能吗?!我们不能因为可能存在的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来判断现场处置的对错,这些分析研究可以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

      有分歧我们可以讨论,摆事实、讲道理。但有些人打着警察的旗号干着黑警的事,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我们不害怕强大的对手,但害怕猪一样的队友。有些对手并不强大,不敢也不会用法律手段来辩论,只能假冒“猪一样的队友”,喊一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来误导他人,不可不防。

      77楼 曲弓
      支持老弟,看来这件事情必须得早日有个结论了,由于此事早期太原警方没有重视舆论导向,结果导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与境外某些对中国政府一直有敌意的人联手,利用此事件,肆意的歪曲事实真相,颠倒是非,在网络舆论上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所以如不早日对此案件进行公开公正的审理,势必会阻碍依法治国的推进,影响大局。
      80楼 长江矶石
      你可以外挂内联,但你信口雌黄把山西省委、山西省公安厅、太原市公安局也一块给抹黑了,也不知是谁在兴风作浪,颠倒是非?

      胡说八道!我说太原市局没有控制好舆情是有依据的,是依据央视新闻1+1与新闻30分的撞车说的,难道央视也摸黑山西省委?你是真敢联想呀,明天给联想公去做广告吧。

      2016/1/8 5:20:18
      左箭头-小图标

      61楼 公社小杨
      不光是江西病猫,我也声援王文军,基层警察都说王文军冤啊,我们都听到这种声音。之所以现在的执法环境这么坏,都是长江老前辈这些人脱离实际提口号给害的。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什么“有困难找警察。”流毒太深了。
      75楼 长江矶石
      我不支持你的观点,我有我的做人的准则,为警一生不伤害一个老百姓,不冤枉一个犯罪嫌疑人,更不会致死无辜。[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我对这两个人是说了不的,因为我的观点是大多数国人支持的,而你“江西病猫”却将两个相提并论,叫嚣王文军和李乐斌都是对的,他们都是英雄。试问,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哪里有弄死人民群众的英雄?那是绝对没有的,谁伤害了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

      76楼 林城太阳雨
      作为一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说出这样毫无水准的话就太不应该了,除非此人是假借警察之名而干黑警之实的“李鬼”。

      讨论刑事案件是否构成犯罪,要从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来分析,缺一不可,下面我只想就王文军的主观方面谈谈看法。

      王文军等人接报警后按照指令出警,在处理民工与保安冲突过程中,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依法传唤涉嫌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到公安机关进行询问,作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亲属的周某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同样具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为摆脱周某的阻挠,王文军几次用语言命令周某松开紧抱王文军大腿的双手无任何效果,王文军这时才抓住周某的头发向地面按下,这个过程造成周某颈椎损伤,经法医解剖认定,周某致死原因是颈椎损伤。

      我不知道这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学过警务技能没有,解脱对方控制的常用方法就是控制对方的一些关节反方向施压,或者直接按压对方的疼痛点,让对方因疼痛放弃抵抗,周某颈椎损伤的原因正是其不顾疼痛尽力抵抗的结果,这个结果既不是王文军想追求的结果,又不是王文军能够预见的,在法律上讲叫意外。如果因为这类行为可能会对对方造成意外伤害甚至死亡而否认行为的合法性,那么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就必须放弃武力对抗,带来的后果可能是,除非违法行为人或者犯罪嫌疑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外,警察将不敢强制带走任何一个人。

      再说说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对王文军、李乐斌事件的描述,你同不同情、支不支持王文军、李乐斌是你的事,但你用了“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这样的描述不应该出自干政法工作的人之手。王文军、李乐斌都没有要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王文军甚至连给违法行为人造成伤害的故意都没有,你却用“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来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人民群众”既包括奉公守法的良民,也包括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人,同时也包括犯罪嫌疑人和已定罪量刑的犯人,“人民群众”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用词,既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好人,也包括通常所说的坏人,讨论法律问题用“人民群众”这个政治词语毫无意义。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置警情时是非规范,是非有更好的方法,现在我们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细细琢磨,再翻翻资料,还可以组织几个专家群策群力,研究一个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但在现场可能吗?!我们不能因为可能存在的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来判断现场处置的对错,这些分析研究可以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

      有分歧我们可以讨论,摆事实、讲道理。但有些人打着警察的旗号干着黑警的事,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我们不害怕强大的对手,但害怕猪一样的队友。有些对手并不强大,不敢也不会用法律手段来辩论,只能假冒“猪一样的队友”,喊一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来误导他人,不可不防。

      77楼 曲弓
      支持老弟,看来这件事情必须得早日有个结论了,由于此事早期太原警方没有重视舆论导向,结果导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与境外某些对中国政府一直有敌意的人联手,利用此事件,肆意的歪曲事实真相,颠倒是非,在网络舆论上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所以如不早日对此案件进行公开公正的审理,势必会阻碍依法治国的推进,影响大局。
      80楼 长江矶石
      你可以外挂内联,但你信口雌黄把山西省委、山西省公安厅、太原市公安局也一块给抹黑了,也不知是谁在兴风作浪,颠倒是非?
      曲弓同志怎么回事!还有没有一点组织观念!怎么能这么说领导呢?即使不是你的领导,是山西的领导也不行。请记住两点:第一点:领导永远是对的。第二点:如果领导错了,按第一点执行。还反了天了,记住:不许兴风作浪、信口雌黄、颠倒是非,说领导不是,就是给党委、政府抹黑。要向长江同志好好学习,不然怎么能够让领导放心,从而走上领导岗位,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2016/1/7 23:55:47
      左箭头-小图标

      61楼 公社小杨
      不光是江西病猫,我也声援王文军,基层警察都说王文军冤啊,我们都听到这种声音。之所以现在的执法环境这么坏,都是长江老前辈这些人脱离实际提口号给害的。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什么“有困难找警察。”流毒太深了。
      75楼 长江矶石
      我不支持你的观点,我有我的做人的准则,为警一生不伤害一个老百姓,不冤枉一个犯罪嫌疑人,更不会致死无辜。[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我对这两个人是说了不的,因为我的观点是大多数国人支持的,而你“江西病猫”却将两个相提并论,叫嚣王文军和李乐斌都是对的,他们都是英雄。试问,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哪里有弄死人民群众的英雄?那是绝对没有的,谁伤害了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

      76楼 林城太阳雨
      作为一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说出这样毫无水准的话就太不应该了,除非此人是假借警察之名而干黑警之实的“李鬼”。

      讨论刑事案件是否构成犯罪,要从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来分析,缺一不可,下面我只想就王文军的主观方面谈谈看法。

      王文军等人接报警后按照指令出警,在处理民工与保安冲突过程中,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依法传唤涉嫌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到公安机关进行询问,作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亲属的周某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同样具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为摆脱周某的阻挠,王文军几次用语言命令周某松开紧抱王文军大腿的双手无任何效果,王文军这时才抓住周某的头发向地面按下,这个过程造成周某颈椎损伤,经法医解剖认定,周某致死原因是颈椎损伤。

      我不知道这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学过警务技能没有,解脱对方控制的常用方法就是控制对方的一些关节反方向施压,或者直接按压对方的疼痛点,让对方因疼痛放弃抵抗,周某颈椎损伤的原因正是其不顾疼痛尽力抵抗的结果,这个结果既不是王文军想追求的结果,又不是王文军能够预见的,在法律上讲叫意外。如果因为这类行为可能会对对方造成意外伤害甚至死亡而否认行为的合法性,那么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就必须放弃武力对抗,带来的后果可能是,除非违法行为人或者犯罪嫌疑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外,警察将不敢强制带走任何一个人。

      再说说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对王文军、李乐斌事件的描述,你同不同情、支不支持王文军、李乐斌是你的事,但你用了“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这样的描述不应该出自干政法工作的人之手。王文军、李乐斌都没有要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王文军甚至连给违法行为人造成伤害的故意都没有,你却用“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来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人民群众”既包括奉公守法的良民,也包括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人,同时也包括犯罪嫌疑人和已定罪量刑的犯人,“人民群众”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用词,既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好人,也包括通常所说的坏人,讨论法律问题用“人民群众”这个政治词语毫无意义。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置警情时是非规范,是非有更好的方法,现在我们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细细琢磨,再翻翻资料,还可以组织几个专家群策群力,研究一个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但在现场可能吗?!我们不能因为可能存在的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来判断现场处置的对错,这些分析研究可以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

      有分歧我们可以讨论,摆事实、讲道理。但有些人打着警察的旗号干着黑警的事,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我们不害怕强大的对手,但害怕猪一样的队友。有些对手并不强大,不敢也不会用法律手段来辩论,只能假冒“猪一样的队友”,喊一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来误导他人,不可不防。

      77楼 曲弓
      支持老弟,看来这件事情必须得早日有个结论了,由于此事早期太原警方没有重视舆论导向,结果导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与境外某些对中国政府一直有敌意的人联手,利用此事件,肆意的歪曲事实真相,颠倒是非,在网络舆论上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所以如不早日对此案件进行公开公正的审理,势必会阻碍依法治国的推进,影响大局。
      你可以外挂内联,但你信口雌黄把山西省委、山西省公安厅、太原市公安局也一块给抹黑了,也不知是谁在兴风作浪,颠倒是非?

      2016/1/7 21:17:51
      左箭头-小图标

      61楼 公社小杨
      不光是江西病猫,我也声援王文军,基层警察都说王文军冤啊,我们都听到这种声音。之所以现在的执法环境这么坏,都是长江老前辈这些人脱离实际提口号给害的。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什么“有困难找警察。”流毒太深了。
      75楼 长江矶石
      我不支持你的观点,我有我的做人的准则,为警一生不伤害一个老百姓,不冤枉一个犯罪嫌疑人,更不会致死无辜。[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我对这两个人是说了不的,因为我的观点是大多数国人支持的,而你“江西病猫”却将两个相提并论,叫嚣王文军和李乐斌都是对的,他们都是英雄。试问,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哪里有弄死人民群众的英雄?那是绝对没有的,谁伤害了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

      76楼 林城太阳雨
      作为一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说出这样毫无水准的话就太不应该了,除非此人是假借警察之名而干黑警之实的“李鬼”。

      讨论刑事案件是否构成犯罪,要从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来分析,缺一不可,下面我只想就王文军的主观方面谈谈看法。

      王文军等人接报警后按照指令出警,在处理民工与保安冲突过程中,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依法传唤涉嫌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到公安机关进行询问,作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亲属的周某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同样具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为摆脱周某的阻挠,王文军几次用语言命令周某松开紧抱王文军大腿的双手无任何效果,王文军这时才抓住周某的头发向地面按下,这个过程造成周某颈椎损伤,经法医解剖认定,周某致死原因是颈椎损伤。

      我不知道这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学过警务技能没有,解脱对方控制的常用方法就是控制对方的一些关节反方向施压,或者直接按压对方的疼痛点,让对方因疼痛放弃抵抗,周某颈椎损伤的原因正是其不顾疼痛尽力抵抗的结果,这个结果既不是王文军想追求的结果,又不是王文军能够预见的,在法律上讲叫意外。如果因为这类行为可能会对对方造成意外伤害甚至死亡而否认行为的合法性,那么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就必须放弃武力对抗,带来的后果可能是,除非违法行为人或者犯罪嫌疑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外,警察将不敢强制带走任何一个人。

      再说说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对王文军、李乐斌事件的描述,你同不同情、支不支持王文军、李乐斌是你的事,但你用了“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这样的描述不应该出自干政法工作的人之手。王文军、李乐斌都没有要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王文军甚至连给违法行为人造成伤害的故意都没有,你却用“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来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人民群众”既包括奉公守法的良民,也包括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人,同时也包括犯罪嫌疑人和已定罪量刑的犯人,“人民群众”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用词,既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好人,也包括通常所说的坏人,讨论法律问题用“人民群众”这个政治词语毫无意义。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置警情时是非规范,是非有更好的方法,现在我们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细细琢磨,再翻翻资料,还可以组织几个专家群策群力,研究一个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但在现场可能吗?!我们不能因为可能存在的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来判断现场处置的对错,这些分析研究可以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

      有分歧我们可以讨论,摆事实、讲道理。但有些人打着警察的旗号干着黑警的事,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我们不害怕强大的对手,但害怕猪一样的队友。有些对手并不强大,不敢也不会用法律手段来辩论,只能假冒“猪一样的队友”,喊一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来误导他人,不可不防。

      谁也否认不了警察中有黑警,有害群之马的。为害群之马叫屈的是否为自已抹黑?

      2016/1/7 21:13:00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不敢回复了哈哈,被骂臭。

      2016/1/6 0:15:53
      • 军衔:警察二级警督
      • 军号:2831448
      • 工分:35153
      左箭头-小图标

      61楼 公社小杨
      不光是江西病猫,我也声援王文军,基层警察都说王文军冤啊,我们都听到这种声音。之所以现在的执法环境这么坏,都是长江老前辈这些人脱离实际提口号给害的。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什么“有困难找警察。”流毒太深了。
      75楼 长江矶石
      我不支持你的观点,我有我的做人的准则,为警一生不伤害一个老百姓,不冤枉一个犯罪嫌疑人,更不会致死无辜。[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我对这两个人是说了不的,因为我的观点是大多数国人支持的,而你“江西病猫”却将两个相提并论,叫嚣王文军和李乐斌都是对的,他们都是英雄。试问,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哪里有弄死人民群众的英雄?那是绝对没有的,谁伤害了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

      76楼 林城太阳雨
      作为一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说出这样毫无水准的话就太不应该了,除非此人是假借警察之名而干黑警之实的“李鬼”。

      讨论刑事案件是否构成犯罪,要从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来分析,缺一不可,下面我只想就王文军的主观方面谈谈看法。

      王文军等人接报警后按照指令出警,在处理民工与保安冲突过程中,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依法传唤涉嫌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到公安机关进行询问,作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亲属的周某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同样具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为摆脱周某的阻挠,王文军几次用语言命令周某松开紧抱王文军大腿的双手无任何效果,王文军这时才抓住周某的头发向地面按下,这个过程造成周某颈椎损伤,经法医解剖认定,周某致死原因是颈椎损伤。

      我不知道这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学过警务技能没有,解脱对方控制的常用方法就是控制对方的一些关节反方向施压,或者直接按压对方的疼痛点,让对方因疼痛放弃抵抗,周某颈椎损伤的原因正是其不顾疼痛尽力抵抗的结果,这个结果既不是王文军想追求的结果,又不是王文军能够预见的,在法律上讲叫意外。如果因为这类行为可能会对对方造成意外伤害甚至死亡而否认行为的合法性,那么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就必须放弃武力对抗,带来的后果可能是,除非违法行为人或者犯罪嫌疑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外,警察将不敢强制带走任何一个人。

      再说说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对王文军、李乐斌事件的描述,你同不同情、支不支持王文军、李乐斌是你的事,但你用了“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这样的描述不应该出自干政法工作的人之手。王文军、李乐斌都没有要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王文军甚至连给违法行为人造成伤害的故意都没有,你却用“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来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人民群众”既包括奉公守法的良民,也包括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人,同时也包括犯罪嫌疑人和已定罪量刑的犯人,“人民群众”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用词,既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好人,也包括通常所说的坏人,讨论法律问题用“人民群众”这个政治词语毫无意义。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置警情时是非规范,是非有更好的方法,现在我们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细细琢磨,再翻翻资料,还可以组织几个专家群策群力,研究一个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但在现场可能吗?!我们不能因为可能存在的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来判断现场处置的对错,这些分析研究可以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

      有分歧我们可以讨论,摆事实、讲道理。但有些人打着警察的旗号干着黑警的事,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我们不害怕强大的对手,但害怕猪一样的队友。有些对手并不强大,不敢也不会用法律手段来辩论,只能假冒“猪一样的队友”,喊一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来误导他人,不可不防。

      支持老弟,看来这件事情必须得早日有个结论了,由于此事早期太原警方没有重视舆论导向,结果导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与境外某些对中国政府一直有敌意的人联手,利用此事件,肆意的歪曲事实真相,颠倒是非,在网络舆论上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所以如不早日对此案件进行公开公正的审理,势必会阻碍依法治国的推进,影响大局。

      2016/1/5 1:56:08
      左箭头-小图标

      61楼 公社小杨
      不光是江西病猫,我也声援王文军,基层警察都说王文军冤啊,我们都听到这种声音。之所以现在的执法环境这么坏,都是长江老前辈这些人脱离实际提口号给害的。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什么“有困难找警察。”流毒太深了。
      75楼 长江矶石
      我不支持你的观点,我有我的做人的准则,为警一生不伤害一个老百姓,不冤枉一个犯罪嫌疑人,更不会致死无辜。[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我对这两个人是说了不的,因为我的观点是大多数国人支持的,而你“江西病猫”却将两个相提并论,叫嚣王文军和李乐斌都是对的,他们都是英雄。试问,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哪里有弄死人民群众的英雄?那是绝对没有的,谁伤害了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

      作为一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说出这样毫无水准的话就太不应该了,除非此人是假借警察之名而干黑警之实的“李鬼”。

      讨论刑事案件是否构成犯罪,要从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来分析,缺一不可,下面我只想就王文军的主观方面谈谈看法。

      王文军等人接报警后按照指令出警,在处理民工与保安冲突过程中,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依法传唤涉嫌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到公安机关进行询问,作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亲属的周某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同样具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为摆脱周某的阻挠,王文军几次用语言命令周某松开紧抱王文军大腿的双手无任何效果,王文军这时才抓住周某的头发向地面按下,这个过程造成周某颈椎损伤,经法医解剖认定,周某致死原因是颈椎损伤。

      我不知道这个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学过警务技能没有,解脱对方控制的常用方法就是控制对方的一些关节反方向施压,或者直接按压对方的疼痛点,让对方因疼痛放弃抵抗,周某颈椎损伤的原因正是其不顾疼痛尽力抵抗的结果,这个结果既不是王文军想追求的结果,又不是王文军能够预见的,在法律上讲叫意外。如果因为这类行为可能会对对方造成意外伤害甚至死亡而否认行为的合法性,那么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就必须放弃武力对抗,带来的后果可能是,除非违法行为人或者犯罪嫌疑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外,警察将不敢强制带走任何一个人。

      再说说自称做过派出所长的老警察对王文军、李乐斌事件的描述,你同不同情、支不支持王文军、李乐斌是你的事,但你用了“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这样的描述不应该出自干政法工作的人之手。王文军、李乐斌都没有要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王文军甚至连给违法行为人造成伤害的故意都没有,你却用“弄死老百姓”、“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来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人民群众”既包括奉公守法的良民,也包括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人,同时也包括犯罪嫌疑人和已定罪量刑的犯人,“人民群众”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用词,既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好人,也包括通常所说的坏人,讨论法律问题用“人民群众”这个政治词语毫无意义。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置警情时是非规范,是非有更好的方法,现在我们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细细琢磨,再翻翻资料,还可以组织几个专家群策群力,研究一个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但在现场可能吗?!我们不能因为可能存在的最最稳妥有效的方法来判断现场处置的对错,这些分析研究可以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

      有分歧我们可以讨论,摆事实、讲道理。但有些人打着警察的旗号干着黑警的事,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我们不害怕强大的对手,但害怕猪一样的队友。有些对手并不强大,不敢也不会用法律手段来辩论,只能假冒“猪一样的队友”,喊一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来误导他人,不可不防。

      2016/1/5 1:12:21
      左箭头-小图标

      61楼 公社小杨
      不光是江西病猫,我也声援王文军,基层警察都说王文军冤啊,我们都听到这种声音。之所以现在的执法环境这么坏,都是长江老前辈这些人脱离实际提口号给害的。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什么“有困难找警察。”流毒太深了。
      我不支持你的观点,我有我的做人的准则,为警一生不伤害一个老百姓,不冤枉一个犯罪嫌疑人,更不会致死无辜。[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我对这两个人是说了不的,因为我的观点是大多数国人支持的,而你“江西病猫”却将两个相提并论,叫嚣王文军和李乐斌都是对的,他们都是英雄。试问,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哪里有弄死人民群众的英雄?那是绝对没有的,谁伤害了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

      2016/1/4 22:39:53
      • 军衔:警察二级警监
      • 军号:9328968
      • 头衔:藏蓝色的利剑已出鞘
      • 工分:200199 / 排名:5182
      左箭头-小图标

      民警每天都在作为与不作为之间徘徊,你说怎么才能更好为人民服务?

      2016/1/3 18:20:45
      左箭头-小图标

      26楼 煤城警官
      你退休就消停在家待着养老吧,还农村妇女踩在脚下,她打警察扯警察裤子你瞎了?徐纯合罪不该死把你家孩子抓起来扔地上估计您老手里要是有大炮你都敢开,站着说话你肾虚不,青岛大虾事件你派出所有多大权力你自己不知道吗?还向物价部门推诿,咋地物价局的工作你派出所全包了呗》?你啊挺大岁数别动不动就什么人民群众,犯罪分子也是从人民群众中来的,你脑袋上刻字了写人民群众四个大字了?说青岛警察和店主是警匪一家你的给定的性啊,谁伤害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你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活在文革的时代啊人民群众要弄死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高喊我是不能对人民群众下手,你是真脑残啊,

      人民警察为人民,人民警察急人民所急,听着真不错,人民群众觉得现在雾霾太严重了好紧急的事情,你人民警察去处理吧,你觉得自己是上帝还是孙悟空,把你能耐上天了,你还知道是110报警服务台啊,按照你的说法应该叫全包圆服务台,泡面事件还党和人民都满意你吃药吃多了吧,这样的傻x应该拘留他,你觉得你满意了,这是一种对警务的严重浪费。最后告诉你一句 唐朝的夜壶老,它也就是个装尿的。

      27楼 长江矶石
      这个“煤城警察”如果也算是人民警察的话?那么从太平间随便拉出一个也算得上,如果 这个“煤城警察”如果也算是人民警察的话?还会有人认为警察还是警察吗?
      哦哦哦 如果这个“长江矶石”也算老公安的话?那么从火葬场骨灰里随便扫点也算的上,如果这个 长江矶石 也算老同志的话?没准真有人认为唐朝的夜壶老,还真是装尿的。

      2016/1/3 12:00:56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41933 / 排名:8274
      左箭头-小图标

      69楼 公社小杨
      这年头,一方面满口“为人民服务”,一方面大肆捞取不义之财;敢问长江老前辈当一把手时,没贪过一分钱吗?如果长江老前辈敢公布自己的财产以证明自己两袖清风,用自己高尚的人格说话,我立即请“病猫”给你赔罪。
      坚决服从小杨哥的命令,积极响应小杨哥的号召。

      2015/12/25 8:34:20
      左箭头-小图标

      ......
      41楼 大沈阳
      你是干什么?你是警察吗?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挑拨是非?想当初是你骂军转干部,黑军转干部的对不对?这里你又想利用两个军转干部观点上的不同,达到你黑警察的目的,你究竟是个什么人?这里大家也明明白白的,你以为你的借刀杀人的低下手段会得逞?笑话而已。

      正告你这个假警察,这里不是没有法制的真空地带,胡乱的说话是要有责任的。

      自己都举报不了,竟然还想让别人举报?你也太可笑了。假警察就是假警察,说话实在是漏洞百出。

      42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我给山西省委写信,举报的江西病猫骂省委书记,都是铁血的帖子,有截屏有打印,全是事实

      你想干嘛?你想打击报复举报人么?

      45楼 大沈阳
      哈哈哈,你举报他是啥罪名?骂书记?书记也仅仅是一个党员,并不代表党中央,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一个党员是有权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党内民主,是党的组织纪律所允许的,用不着你举报,这样的消息书记大人早就知道了,并且不只是一个人对这位书记提出批评,是不是是你都要去举报?

      从这些话语,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你做出这样小人之事,你就不觉得你其实很磕碜?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出来?

      你值得我去打击报复?哈哈哈,你太看重自己了,值得我去报复?

      你装扮成警察在这里胡言乱语,是不是该法办?

      铁血里有谁有兴趣?直接去举报这个假警察?

      47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你也一样,你以后在网上说领导坏话,在网上抱怨这抱怨那,一样有人会举报你



      我没空跟你们这种每年发帖几十万背后骂领导,不好好上班的小人对骂,我们可以依靠组织纪律对付你们这些人

      48楼 林城太阳雨
      看你的言论,真看不出你会是普普通通的民警。李逵?李鬼?你若是普普通通的民警,让我等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他就一鬼 看看他的历史就知道

      2015/12/22 19:57:34
      左箭头-小图标

      哈哈,因为工作变化,差不多一年多没来,没想到我还有这种一剑当空黑警惧的效果啊。找个地方去得意十五分钟……

      2015/12/22 10:26:09
      左箭头-小图标

      这年头,一方面满口“为人民服务”,一方面大肆捞取不义之财;敢问长江老前辈当一把手时,没贪过一分钱吗?如果长江老前辈敢公布自己的财产以证明自己两袖清风,用自己高尚的人格说话,我立即请“病猫”给你赔罪。

      2015/12/22 6:57:51
      左箭头-小图标

      ......
      54楼 林城太阳雨
      @ 长江矶石:本人是李逵还是李鬼?我想我在江西病猫《致长江矶石:如今的警察要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呢!? 愿前辈与时俱进!!》中给你老说过,你老或许年纪大了记不清,我把全文它粘贴过来“本人八十年代末大学毕业,从警二十多年,干过巡警、交警,现在是刑警,一直在基层工作,见证了近三十年来的与警察有关的许多社会现象,自认为对基层警察的了解不逊于长江矶石,对长江矶石的某些观点不敢苟同,个人认为长江矶石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


      如果你所谓的“正能量”是不辨是非地维护个别组织、个别警队是错误言论、决定,那么只能说你是打着“正能量”的旗帜,干着只唯上、不唯实之事。面子算什么?!如果我想维护面子的话,就不会到这个论坛来和众多持不同观点的人发生争执,忍受像你以及“老葛不老”等人的指责与辱骂。就“12.13”事件来说,王文军在现场的处置有不规范的地方,但本人认为与“犯罪”还有根本区别,王文军现在还羁押在看守所里,这与面子毫无关系,因为王文军的今天,或许就是包括本人在内所有一线民警的明天。

      实事求是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也是我党的一贯宗旨。本人从不唯上,只尊重法律法规、尊重事实,说了很多实话,不会讨领导喜欢,否则也像你老一样担任一定领导职务,离开基层,远离可能一不留神成为阶下囚的命运。

      55楼 长江矶石
      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否让我满意?稍有一点常识的人会懂得: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晋地老百姓不满意。这何与我们大别山区的子民有啥关系?我满意了王文军也出不来,我不满意王文军也是要进监狱的,你无事时先看一下我的“三个一”那个帖文,顶多也只是一个评说,你们不要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王文军执法是否合法?是否是过失或是故意?这与我长江矶石没絲毫关系,将王文军放了或不放决不会与我满意有何关系?你推崇“江西病猫”那篇“满意”帖文,只能说明你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在那篇帖文中“江西病猫”把王文军和李乐斌搅在一起说“打死人都是合法的。”就是一个文盲听了李乐斌开枪打死徐纯合,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不是一样的?也听得出子丑壬卯来,何况一个读了十六年书的人呢?不是你听不出来,或听不懂,而是一种汪精卫的爱国论。
      56楼 林城太阳雨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山西省委、太原市局给“12.13”事件定性,把王文军定性为“害群之马”时,正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央视“新闻1+1”播出只有民工一面之词的新闻,以及根据民工的说法延伸出来的评论之时。在随后几天的“焦点访谈”还原了事件的基本情况,我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山西省委、太原市局在事件真相被掩盖的情形下作出的定性究竟准不准确?与你一贯认为的服从领导、服从上级就是正确的,有不同意见就是不遵守纪律的观点,我和你还真没法说,我们之间不是代沟这么简单,简直是鸿沟。我认为尊重法律、尊重事实比你认为的要服从组织、服从领导更为重要。

      我在评论中从未说过“让你满不满意”之类的话,我只说了你“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的话,不知你在批评(或许叫指责)别人时是否有认真阅读别人文章的习惯。

      当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的舆论时,不要说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包括我在内可能没有一个人是满意的。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偏听偏信,网络媒体也好、央视新闻1+1也罢,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涉及到定罪量刑,“讲政治”用大道理来辩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老也是做过警察的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罪行法定”是要满足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的。不过从你的文章中,我看到是政治,是高度,不禁使我联想到了政客、官僚。

      你说我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你又错了,我读大学时还是国家出钱,靠花钱是上不了大学的。还有,当时大学都是公办的,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买个大学”怎么买?

      最后一个问题,我非常不喜欢汪精卫,你喜欢就去研究吧,他的爱国论的帽子你自己留着吧。

      64楼 长江矶石
      人的水评是通过语言来表达的,讲话有掌声说明人们听了讲话。
      65楼 林城太阳雨
      我的水平当然不如领导的水评,毕竟我只是一个小民警。常听人说,领导的讲话稿里经常都有“此次应该有掌声”。
      观点可以不同,但讲话还是要有一点水平,讲好一点给你一点掌声。

      2015/12/22 0:06:44
      左箭头-小图标

      李乐斌合法的使用武器,是为了制止徐纯合不法行为,使用武器造成徐纯合伤或亡不在可控制范围内,警察不是判官,即使是杀人犯,警察也不能非法对其使用武器。

      2015/12/22 0:01:11
      左箭头-小图标

      ......
      45楼 大沈阳
      哈哈哈,你举报他是啥罪名?骂书记?书记也仅仅是一个党员,并不代表党中央,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一个党员是有权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党内民主,是党的组织纪律所允许的,用不着你举报,这样的消息书记大人早就知道了,并且不只是一个人对这位书记提出批评,是不是是你都要去举报?

      从这些话语,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你做出这样小人之事,你就不觉得你其实很磕碜?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出来?

      你值得我去打击报复?哈哈哈,你太看重自己了,值得我去报复?

      你装扮成警察在这里胡言乱语,是不是该法办?

      铁血里有谁有兴趣?直接去举报这个假警察?

      47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你也一样,你以后在网上说领导坏话,在网上抱怨这抱怨那,一样有人会举报你



      我没空跟你们这种每年发帖几十万背后骂领导,不好好上班的小人对骂,我们可以依靠组织纪律对付你们这些人

      48楼 林城太阳雨
      看你的言论,真看不出你会是普普通通的民警。李逵?李鬼?你若是普普通通的民警,让我等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52楼 长江矶石
      请问“林城太阳雨”你是李逵?还是李鬼?在你身乍没见有正能量?是维护你们的面子重要?还是维护组织、警队的纪律重要?在这一点上是一个李逵的标准。
      54楼 林城太阳雨
      @ 长江矶石:本人是李逵还是李鬼?我想我在江西病猫《致长江矶石:如今的警察要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呢!? 愿前辈与时俱进!!》中给你老说过,你老或许年纪大了记不清,我把全文它粘贴过来“本人八十年代末大学毕业,从警二十多年,干过巡警、交警,现在是刑警,一直在基层工作,见证了近三十年来的与警察有关的许多社会现象,自认为对基层警察的了解不逊于长江矶石,对长江矶石的某些观点不敢苟同,个人认为长江矶石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


      如果你所谓的“正能量”是不辨是非地维护个别组织、个别警队是错误言论、决定,那么只能说你是打着“正能量”的旗帜,干着只唯上、不唯实之事。面子算什么?!如果我想维护面子的话,就不会到这个论坛来和众多持不同观点的人发生争执,忍受像你以及“老葛不老”等人的指责与辱骂。就“12.13”事件来说,王文军在现场的处置有不规范的地方,但本人认为与“犯罪”还有根本区别,王文军现在还羁押在看守所里,这与面子毫无关系,因为王文军的今天,或许就是包括本人在内所有一线民警的明天。

      实事求是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也是我党的一贯宗旨。本人从不唯上,只尊重法律法规、尊重事实,说了很多实话,不会讨领导喜欢,否则也像你老一样担任一定领导职务,离开基层,远离可能一不留神成为阶下囚的命运。

      老大学生水平就是不一样

      2015/12/21 22:43:10
      左箭头-小图标

      ......
      52楼 长江矶石
      请问“林城太阳雨”你是李逵?还是李鬼?在你身乍没见有正能量?是维护你们的面子重要?还是维护组织、警队的纪律重要?在这一点上是一个李逵的标准。
      54楼 林城太阳雨
      @ 长江矶石:本人是李逵还是李鬼?我想我在江西病猫《致长江矶石:如今的警察要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呢!? 愿前辈与时俱进!!》中给你老说过,你老或许年纪大了记不清,我把全文它粘贴过来“本人八十年代末大学毕业,从警二十多年,干过巡警、交警,现在是刑警,一直在基层工作,见证了近三十年来的与警察有关的许多社会现象,自认为对基层警察的了解不逊于长江矶石,对长江矶石的某些观点不敢苟同,个人认为长江矶石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


      如果你所谓的“正能量”是不辨是非地维护个别组织、个别警队是错误言论、决定,那么只能说你是打着“正能量”的旗帜,干着只唯上、不唯实之事。面子算什么?!如果我想维护面子的话,就不会到这个论坛来和众多持不同观点的人发生争执,忍受像你以及“老葛不老”等人的指责与辱骂。就“12.13”事件来说,王文军在现场的处置有不规范的地方,但本人认为与“犯罪”还有根本区别,王文军现在还羁押在看守所里,这与面子毫无关系,因为王文军的今天,或许就是包括本人在内所有一线民警的明天。

      实事求是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也是我党的一贯宗旨。本人从不唯上,只尊重法律法规、尊重事实,说了很多实话,不会讨领导喜欢,否则也像你老一样担任一定领导职务,离开基层,远离可能一不留神成为阶下囚的命运。

      55楼 长江矶石
      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否让我满意?稍有一点常识的人会懂得: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晋地老百姓不满意。这何与我们大别山区的子民有啥关系?我满意了王文军也出不来,我不满意王文军也是要进监狱的,你无事时先看一下我的“三个一”那个帖文,顶多也只是一个评说,你们不要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王文军执法是否合法?是否是过失或是故意?这与我长江矶石没絲毫关系,将王文军放了或不放决不会与我满意有何关系?你推崇“江西病猫”那篇“满意”帖文,只能说明你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在那篇帖文中“江西病猫”把王文军和李乐斌搅在一起说“打死人都是合法的。”就是一个文盲听了李乐斌开枪打死徐纯合,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不是一样的?也听得出子丑壬卯来,何况一个读了十六年书的人呢?不是你听不出来,或听不懂,而是一种汪精卫的爱国论。
      56楼 林城太阳雨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山西省委、太原市局给“12.13”事件定性,把王文军定性为“害群之马”时,正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央视“新闻1+1”播出只有民工一面之词的新闻,以及根据民工的说法延伸出来的评论之时。在随后几天的“焦点访谈”还原了事件的基本情况,我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山西省委、太原市局在事件真相被掩盖的情形下作出的定性究竟准不准确?与你一贯认为的服从领导、服从上级就是正确的,有不同意见就是不遵守纪律的观点,我和你还真没法说,我们之间不是代沟这么简单,简直是鸿沟。我认为尊重法律、尊重事实比你认为的要服从组织、服从领导更为重要。

      我在评论中从未说过“让你满不满意”之类的话,我只说了你“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的话,不知你在批评(或许叫指责)别人时是否有认真阅读别人文章的习惯。

      当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的舆论时,不要说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包括我在内可能没有一个人是满意的。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偏听偏信,网络媒体也好、央视新闻1+1也罢,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涉及到定罪量刑,“讲政治”用大道理来辩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老也是做过警察的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罪行法定”是要满足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的。不过从你的文章中,我看到是政治,是高度,不禁使我联想到了政客、官僚。

      你说我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你又错了,我读大学时还是国家出钱,靠花钱是上不了大学的。还有,当时大学都是公办的,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买个大学”怎么买?

      最后一个问题,我非常不喜欢汪精卫,你喜欢就去研究吧,他的爱国论的帽子你自己留着吧。

      64楼 长江矶石
      人的水评是通过语言来表达的,讲话有掌声说明人们听了讲话。
      我的水平当然不如领导的水评,毕竟我只是一个小民警。常听人说,领导的讲话稿里经常都有“此次应该有掌声”。

      2015/12/21 22:09:25
      左箭头-小图标

      ......
      48楼 林城太阳雨
      看你的言论,真看不出你会是普普通通的民警。李逵?李鬼?你若是普普通通的民警,让我等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52楼 长江矶石
      请问“林城太阳雨”你是李逵?还是李鬼?在你身乍没见有正能量?是维护你们的面子重要?还是维护组织、警队的纪律重要?在这一点上是一个李逵的标准。
      54楼 林城太阳雨
      @ 长江矶石:本人是李逵还是李鬼?我想我在江西病猫《致长江矶石:如今的警察要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呢!? 愿前辈与时俱进!!》中给你老说过,你老或许年纪大了记不清,我把全文它粘贴过来“本人八十年代末大学毕业,从警二十多年,干过巡警、交警,现在是刑警,一直在基层工作,见证了近三十年来的与警察有关的许多社会现象,自认为对基层警察的了解不逊于长江矶石,对长江矶石的某些观点不敢苟同,个人认为长江矶石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


      如果你所谓的“正能量”是不辨是非地维护个别组织、个别警队是错误言论、决定,那么只能说你是打着“正能量”的旗帜,干着只唯上、不唯实之事。面子算什么?!如果我想维护面子的话,就不会到这个论坛来和众多持不同观点的人发生争执,忍受像你以及“老葛不老”等人的指责与辱骂。就“12.13”事件来说,王文军在现场的处置有不规范的地方,但本人认为与“犯罪”还有根本区别,王文军现在还羁押在看守所里,这与面子毫无关系,因为王文军的今天,或许就是包括本人在内所有一线民警的明天。

      实事求是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也是我党的一贯宗旨。本人从不唯上,只尊重法律法规、尊重事实,说了很多实话,不会讨领导喜欢,否则也像你老一样担任一定领导职务,离开基层,远离可能一不留神成为阶下囚的命运。

      55楼 长江矶石
      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否让我满意?稍有一点常识的人会懂得: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晋地老百姓不满意。这何与我们大别山区的子民有啥关系?我满意了王文军也出不来,我不满意王文军也是要进监狱的,你无事时先看一下我的“三个一”那个帖文,顶多也只是一个评说,你们不要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王文军执法是否合法?是否是过失或是故意?这与我长江矶石没絲毫关系,将王文军放了或不放决不会与我满意有何关系?你推崇“江西病猫”那篇“满意”帖文,只能说明你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在那篇帖文中“江西病猫”把王文军和李乐斌搅在一起说“打死人都是合法的。”就是一个文盲听了李乐斌开枪打死徐纯合,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不是一样的?也听得出子丑壬卯来,何况一个读了十六年书的人呢?不是你听不出来,或听不懂,而是一种汪精卫的爱国论。
      56楼 林城太阳雨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山西省委、太原市局给“12.13”事件定性,把王文军定性为“害群之马”时,正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央视“新闻1+1”播出只有民工一面之词的新闻,以及根据民工的说法延伸出来的评论之时。在随后几天的“焦点访谈”还原了事件的基本情况,我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山西省委、太原市局在事件真相被掩盖的情形下作出的定性究竟准不准确?与你一贯认为的服从领导、服从上级就是正确的,有不同意见就是不遵守纪律的观点,我和你还真没法说,我们之间不是代沟这么简单,简直是鸿沟。我认为尊重法律、尊重事实比你认为的要服从组织、服从领导更为重要。

      我在评论中从未说过“让你满不满意”之类的话,我只说了你“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的话,不知你在批评(或许叫指责)别人时是否有认真阅读别人文章的习惯。

      当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的舆论时,不要说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包括我在内可能没有一个人是满意的。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偏听偏信,网络媒体也好、央视新闻1+1也罢,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涉及到定罪量刑,“讲政治”用大道理来辩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老也是做过警察的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罪行法定”是要满足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的。不过从你的文章中,我看到是政治,是高度,不禁使我联想到了政客、官僚。

      你说我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你又错了,我读大学时还是国家出钱,靠花钱是上不了大学的。还有,当时大学都是公办的,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买个大学”怎么买?

      最后一个问题,我非常不喜欢汪精卫,你喜欢就去研究吧,他的爱国论的帽子你自己留着吧。

      人的水评是通过语言来表达的,讲话有掌声说明人们听了讲话。

      2015/12/21 17:18:52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同意楼主,江西病猫就是警黑,到处表面支持警察,实际天天都在反警



      到处挑拨领导和基层警察的关系,引起各种社会混乱





      我已经多次举报他,楼主最好也能写信举报,把这种爱发牢骚的警察,破坏士气的警察,赶出警队



      举报电话,地址我可以私信给你,你收一下

      来来来,私信给我一份,最好你能实名

      2015/12/21 16:34:32
      左箭头-小图标

      26楼 煤城警官
      你退休就消停在家待着养老吧,还农村妇女踩在脚下,她打警察扯警察裤子你瞎了?徐纯合罪不该死把你家孩子抓起来扔地上估计您老手里要是有大炮你都敢开,站着说话你肾虚不,青岛大虾事件你派出所有多大权力你自己不知道吗?还向物价部门推诿,咋地物价局的工作你派出所全包了呗》?你啊挺大岁数别动不动就什么人民群众,犯罪分子也是从人民群众中来的,你脑袋上刻字了写人民群众四个大字了?说青岛警察和店主是警匪一家你的给定的性啊,谁伤害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你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活在文革的时代啊人民群众要弄死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高喊我是不能对人民群众下手,你是真脑残啊,

      人民警察为人民,人民警察急人民所急,听着真不错,人民群众觉得现在雾霾太严重了好紧急的事情,你人民警察去处理吧,你觉得自己是上帝还是孙悟空,把你能耐上天了,你还知道是110报警服务台啊,按照你的说法应该叫全包圆服务台,泡面事件还党和人民都满意你吃药吃多了吧,这样的傻x应该拘留他,你觉得你满意了,这是一种对警务的严重浪费。最后告诉你一句 唐朝的夜壶老,它也就是个装尿的。

      虽然赞同,大兄弟,对于老领导,我们还是要尊重的。别老是说粗口。

      2015/12/21 16:20:45
      左箭头-小图标

      不光是江西病猫,我也声援王文军,基层警察都说王文军冤啊,我们都听到这种声音。之所以现在的执法环境这么坏,都是长江老前辈这些人脱离实际提口号给害的。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什么“有困难找警察。”流毒太深了。

      2015/12/21 14:41:17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41933 / 排名:8274
      左箭头-小图标

      ......
      55楼 长江矶石
      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否让我满意?稍有一点常识的人会懂得: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晋地老百姓不满意。这何与我们大别山区的子民有啥关系?我满意了王文军也出不来,我不满意王文军也是要进监狱的,你无事时先看一下我的“三个一”那个帖文,顶多也只是一个评说,你们不要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王文军执法是否合法?是否是过失或是故意?这与我长江矶石没絲毫关系,将王文军放了或不放决不会与我满意有何关系?你推崇“江西病猫”那篇“满意”帖文,只能说明你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在那篇帖文中“江西病猫”把王文军和李乐斌搅在一起说“打死人都是合法的。”就是一个文盲听了李乐斌开枪打死徐纯合,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不是一样的?也听得出子丑壬卯来,何况一个读了十六年书的人呢?不是你听不出来,或听不懂,而是一种汪精卫的爱国论。
      56楼 林城太阳雨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山西省委、太原市局给“12.13”事件定性,把王文军定性为“害群之马”时,正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央视“新闻1+1”播出只有民工一面之词的新闻,以及根据民工的说法延伸出来的评论之时。在随后几天的“焦点访谈”还原了事件的基本情况,我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山西省委、太原市局在事件真相被掩盖的情形下作出的定性究竟准不准确?与你一贯认为的服从领导、服从上级就是正确的,有不同意见就是不遵守纪律的观点,我和你还真没法说,我们之间不是代沟这么简单,简直是鸿沟。我认为尊重法律、尊重事实比你认为的要服从组织、服从领导更为重要。

      我在评论中从未说过“让你满不满意”之类的话,我只说了你“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的话,不知你在批评(或许叫指责)别人时是否有认真阅读别人文章的习惯。

      当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的舆论时,不要说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包括我在内可能没有一个人是满意的。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偏听偏信,网络媒体也好、央视新闻1+1也罢,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涉及到定罪量刑,“讲政治”用大道理来辩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老也是做过警察的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罪行法定”是要满足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的。不过从你的文章中,我看到是政治,是高度,不禁使我联想到了政客、官僚。

      你说我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你又错了,我读大学时还是国家出钱,靠花钱是上不了大学的。还有,当时大学都是公办的,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买个大学”怎么买?

      最后一个问题,我非常不喜欢汪精卫,你喜欢就去研究吧,他的爱国论的帽子你自己留着吧。

      57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你们真想救王文军,干嘛把你们写给山西省委的公开信打印出来,寄给山西省委,你们又不高兴?

      你在网上说不同意见,人家省委书记又听不到。

      你们是想破坏组织纪律,还是想救人?

      58楼 江西病猫
      说错了,我们不是救王文军,而是救中国守法的公民,救中国的法律,为昆明301事件冤死的中国人呐喊,虚弱的警察是现代社会的死穴!如果你不想惨死在歹徒的刀下就应该为王文军说句公道话,站在法律的角度说句良心话,警察都保护不了自己你们就该自己用家里的菜刀自卫了,可将带到公共场所也是违法的哟。当砍刀砍到你脖子上时请你一定要记得砍你的人是“人民群众,弱势群体”,记得提醒警察千万要文明执法,不可伤害亲爱的“人民群众”!

      最后问你一句,军转警察怎么你啦?你这么恨军转警察!

      59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我在帮你啊,把你写的给王儒林的公开信,寄给山西省委

      你说弄死我干嘛呢?

      你给省委书记寄信反映情况我深表感谢!你抹黑军转警察的目的何在?军人能在外敌入侵时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政治信念坚定,军事素质过硬,是共和国的坚强柱石!岂容你污蔑抹黑?

      2015/12/21 13:39:15
      左箭头-小图标

      ......
      54楼 林城太阳雨
      @ 长江矶石:本人是李逵还是李鬼?我想我在江西病猫《致长江矶石:如今的警察要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呢!? 愿前辈与时俱进!!》中给你老说过,你老或许年纪大了记不清,我把全文它粘贴过来“本人八十年代末大学毕业,从警二十多年,干过巡警、交警,现在是刑警,一直在基层工作,见证了近三十年来的与警察有关的许多社会现象,自认为对基层警察的了解不逊于长江矶石,对长江矶石的某些观点不敢苟同,个人认为长江矶石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


      如果你所谓的“正能量”是不辨是非地维护个别组织、个别警队是错误言论、决定,那么只能说你是打着“正能量”的旗帜,干着只唯上、不唯实之事。面子算什么?!如果我想维护面子的话,就不会到这个论坛来和众多持不同观点的人发生争执,忍受像你以及“老葛不老”等人的指责与辱骂。就“12.13”事件来说,王文军在现场的处置有不规范的地方,但本人认为与“犯罪”还有根本区别,王文军现在还羁押在看守所里,这与面子毫无关系,因为王文军的今天,或许就是包括本人在内所有一线民警的明天。

      实事求是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也是我党的一贯宗旨。本人从不唯上,只尊重法律法规、尊重事实,说了很多实话,不会讨领导喜欢,否则也像你老一样担任一定领导职务,离开基层,远离可能一不留神成为阶下囚的命运。

      55楼 长江矶石
      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否让我满意?稍有一点常识的人会懂得: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晋地老百姓不满意。这何与我们大别山区的子民有啥关系?我满意了王文军也出不来,我不满意王文军也是要进监狱的,你无事时先看一下我的“三个一”那个帖文,顶多也只是一个评说,你们不要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王文军执法是否合法?是否是过失或是故意?这与我长江矶石没絲毫关系,将王文军放了或不放决不会与我满意有何关系?你推崇“江西病猫”那篇“满意”帖文,只能说明你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在那篇帖文中“江西病猫”把王文军和李乐斌搅在一起说“打死人都是合法的。”就是一个文盲听了李乐斌开枪打死徐纯合,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不是一样的?也听得出子丑壬卯来,何况一个读了十六年书的人呢?不是你听不出来,或听不懂,而是一种汪精卫的爱国论。
      56楼 林城太阳雨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山西省委、太原市局给“12.13”事件定性,把王文军定性为“害群之马”时,正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央视“新闻1+1”播出只有民工一面之词的新闻,以及根据民工的说法延伸出来的评论之时。在随后几天的“焦点访谈”还原了事件的基本情况,我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山西省委、太原市局在事件真相被掩盖的情形下作出的定性究竟准不准确?与你一贯认为的服从领导、服从上级就是正确的,有不同意见就是不遵守纪律的观点,我和你还真没法说,我们之间不是代沟这么简单,简直是鸿沟。我认为尊重法律、尊重事实比你认为的要服从组织、服从领导更为重要。

      我在评论中从未说过“让你满不满意”之类的话,我只说了你“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的话,不知你在批评(或许叫指责)别人时是否有认真阅读别人文章的习惯。

      当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的舆论时,不要说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包括我在内可能没有一个人是满意的。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偏听偏信,网络媒体也好、央视新闻1+1也罢,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涉及到定罪量刑,“讲政治”用大道理来辩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老也是做过警察的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罪行法定”是要满足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的。不过从你的文章中,我看到是政治,是高度,不禁使我联想到了政客、官僚。

      你说我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你又错了,我读大学时还是国家出钱,靠花钱是上不了大学的。还有,当时大学都是公办的,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买个大学”怎么买?

      最后一个问题,我非常不喜欢汪精卫,你喜欢就去研究吧,他的爱国论的帽子你自己留着吧。

      57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你们真想救王文军,干嘛把你们写给山西省委的公开信打印出来,寄给山西省委,你们又不高兴?

      你在网上说不同意见,人家省委书记又听不到。

      你们是想破坏组织纪律,还是想救人?

      58楼 江西病猫
      说错了,我们不是救王文军,而是救中国守法的公民,救中国的法律,为昆明301事件冤死的中国人呐喊,虚弱的警察是现代社会的死穴!如果你不想惨死在歹徒的刀下就应该为王文军说句公道话,站在法律的角度说句良心话,警察都保护不了自己你们就该自己用家里的菜刀自卫了,可将带到公共场所也是违法的哟。当砍刀砍到你脖子上时请你一定要记得砍你的人是“人民群众,弱势群体”,记得提醒警察千万要文明执法,不可伤害亲爱的“人民群众”!

      最后问你一句,军转警察怎么你啦?你这么恨军转警察!

      我在帮你啊,把你写的给王儒林的公开信,寄给山西省委

      你说弄死我干嘛呢?

      2015/12/21 13:31:36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41933 / 排名:8274
      左箭头-小图标

      ......
      52楼 长江矶石
      请问“林城太阳雨”你是李逵?还是李鬼?在你身乍没见有正能量?是维护你们的面子重要?还是维护组织、警队的纪律重要?在这一点上是一个李逵的标准。
      54楼 林城太阳雨
      @ 长江矶石:本人是李逵还是李鬼?我想我在江西病猫《致长江矶石:如今的警察要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呢!? 愿前辈与时俱进!!》中给你老说过,你老或许年纪大了记不清,我把全文它粘贴过来“本人八十年代末大学毕业,从警二十多年,干过巡警、交警,现在是刑警,一直在基层工作,见证了近三十年来的与警察有关的许多社会现象,自认为对基层警察的了解不逊于长江矶石,对长江矶石的某些观点不敢苟同,个人认为长江矶石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


      如果你所谓的“正能量”是不辨是非地维护个别组织、个别警队是错误言论、决定,那么只能说你是打着“正能量”的旗帜,干着只唯上、不唯实之事。面子算什么?!如果我想维护面子的话,就不会到这个论坛来和众多持不同观点的人发生争执,忍受像你以及“老葛不老”等人的指责与辱骂。就“12.13”事件来说,王文军在现场的处置有不规范的地方,但本人认为与“犯罪”还有根本区别,王文军现在还羁押在看守所里,这与面子毫无关系,因为王文军的今天,或许就是包括本人在内所有一线民警的明天。

      实事求是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也是我党的一贯宗旨。本人从不唯上,只尊重法律法规、尊重事实,说了很多实话,不会讨领导喜欢,否则也像你老一样担任一定领导职务,离开基层,远离可能一不留神成为阶下囚的命运。

      55楼 长江矶石
      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否让我满意?稍有一点常识的人会懂得: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晋地老百姓不满意。这何与我们大别山区的子民有啥关系?我满意了王文军也出不来,我不满意王文军也是要进监狱的,你无事时先看一下我的“三个一”那个帖文,顶多也只是一个评说,你们不要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王文军执法是否合法?是否是过失或是故意?这与我长江矶石没絲毫关系,将王文军放了或不放决不会与我满意有何关系?你推崇“江西病猫”那篇“满意”帖文,只能说明你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在那篇帖文中“江西病猫”把王文军和李乐斌搅在一起说“打死人都是合法的。”就是一个文盲听了李乐斌开枪打死徐纯合,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不是一样的?也听得出子丑壬卯来,何况一个读了十六年书的人呢?不是你听不出来,或听不懂,而是一种汪精卫的爱国论。
      56楼 林城太阳雨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山西省委、太原市局给“12.13”事件定性,把王文军定性为“害群之马”时,正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央视“新闻1+1”播出只有民工一面之词的新闻,以及根据民工的说法延伸出来的评论之时。在随后几天的“焦点访谈”还原了事件的基本情况,我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山西省委、太原市局在事件真相被掩盖的情形下作出的定性究竟准不准确?与你一贯认为的服从领导、服从上级就是正确的,有不同意见就是不遵守纪律的观点,我和你还真没法说,我们之间不是代沟这么简单,简直是鸿沟。我认为尊重法律、尊重事实比你认为的要服从组织、服从领导更为重要。

      我在评论中从未说过“让你满不满意”之类的话,我只说了你“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的话,不知你在批评(或许叫指责)别人时是否有认真阅读别人文章的习惯。

      当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的舆论时,不要说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包括我在内可能没有一个人是满意的。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偏听偏信,网络媒体也好、央视新闻1+1也罢,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涉及到定罪量刑,“讲政治”用大道理来辩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老也是做过警察的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罪行法定”是要满足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的。不过从你的文章中,我看到是政治,是高度,不禁使我联想到了政客、官僚。

      你说我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你又错了,我读大学时还是国家出钱,靠花钱是上不了大学的。还有,当时大学都是公办的,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买个大学”怎么买?

      最后一个问题,我非常不喜欢汪精卫,你喜欢就去研究吧,他的爱国论的帽子你自己留着吧。

      57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你们真想救王文军,干嘛把你们写给山西省委的公开信打印出来,寄给山西省委,你们又不高兴?

      你在网上说不同意见,人家省委书记又听不到。

      你们是想破坏组织纪律,还是想救人?

      说错了,我们不是救王文军,而是救中国守法的公民,救中国的法律,为昆明301事件冤死的中国人呐喊,虚弱的警察是现代社会的死穴!如果你不想惨死在歹徒的刀下就应该为王文军说句公道话,站在法律的角度说句良心话,警察都保护不了自己你们就该自己用家里的菜刀自卫了,可将带到公共场所也是违法的哟。当砍刀砍到你脖子上时请你一定要记得砍你的人是“人民群众,弱势群体”,记得提醒警察千万要文明执法,不可伤害亲爱的“人民群众”!

      最后问你一句,军转警察怎么你啦?你这么恨军转警察!

      2015/12/21 12:47:48
      左箭头-小图标

      ......
      48楼 林城太阳雨
      看你的言论,真看不出你会是普普通通的民警。李逵?李鬼?你若是普普通通的民警,让我等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52楼 长江矶石
      请问“林城太阳雨”你是李逵?还是李鬼?在你身乍没见有正能量?是维护你们的面子重要?还是维护组织、警队的纪律重要?在这一点上是一个李逵的标准。
      54楼 林城太阳雨
      @ 长江矶石:本人是李逵还是李鬼?我想我在江西病猫《致长江矶石:如今的警察要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呢!? 愿前辈与时俱进!!》中给你老说过,你老或许年纪大了记不清,我把全文它粘贴过来“本人八十年代末大学毕业,从警二十多年,干过巡警、交警,现在是刑警,一直在基层工作,见证了近三十年来的与警察有关的许多社会现象,自认为对基层警察的了解不逊于长江矶石,对长江矶石的某些观点不敢苟同,个人认为长江矶石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


      如果你所谓的“正能量”是不辨是非地维护个别组织、个别警队是错误言论、决定,那么只能说你是打着“正能量”的旗帜,干着只唯上、不唯实之事。面子算什么?!如果我想维护面子的话,就不会到这个论坛来和众多持不同观点的人发生争执,忍受像你以及“老葛不老”等人的指责与辱骂。就“12.13”事件来说,王文军在现场的处置有不规范的地方,但本人认为与“犯罪”还有根本区别,王文军现在还羁押在看守所里,这与面子毫无关系,因为王文军的今天,或许就是包括本人在内所有一线民警的明天。

      实事求是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也是我党的一贯宗旨。本人从不唯上,只尊重法律法规、尊重事实,说了很多实话,不会讨领导喜欢,否则也像你老一样担任一定领导职务,离开基层,远离可能一不留神成为阶下囚的命运。

      55楼 长江矶石
      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否让我满意?稍有一点常识的人会懂得: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晋地老百姓不满意。这何与我们大别山区的子民有啥关系?我满意了王文军也出不来,我不满意王文军也是要进监狱的,你无事时先看一下我的“三个一”那个帖文,顶多也只是一个评说,你们不要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王文军执法是否合法?是否是过失或是故意?这与我长江矶石没絲毫关系,将王文军放了或不放决不会与我满意有何关系?你推崇“江西病猫”那篇“满意”帖文,只能说明你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在那篇帖文中“江西病猫”把王文军和李乐斌搅在一起说“打死人都是合法的。”就是一个文盲听了李乐斌开枪打死徐纯合,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不是一样的?也听得出子丑壬卯来,何况一个读了十六年书的人呢?不是你听不出来,或听不懂,而是一种汪精卫的爱国论。
      56楼 林城太阳雨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山西省委、太原市局给“12.13”事件定性,把王文军定性为“害群之马”时,正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央视“新闻1+1”播出只有民工一面之词的新闻,以及根据民工的说法延伸出来的评论之时。在随后几天的“焦点访谈”还原了事件的基本情况,我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山西省委、太原市局在事件真相被掩盖的情形下作出的定性究竟准不准确?与你一贯认为的服从领导、服从上级就是正确的,有不同意见就是不遵守纪律的观点,我和你还真没法说,我们之间不是代沟这么简单,简直是鸿沟。我认为尊重法律、尊重事实比你认为的要服从组织、服从领导更为重要。

      我在评论中从未说过“让你满不满意”之类的话,我只说了你“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的话,不知你在批评(或许叫指责)别人时是否有认真阅读别人文章的习惯。

      当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的舆论时,不要说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包括我在内可能没有一个人是满意的。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偏听偏信,网络媒体也好、央视新闻1+1也罢,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涉及到定罪量刑,“讲政治”用大道理来辩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老也是做过警察的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罪行法定”是要满足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的。不过从你的文章中,我看到是政治,是高度,不禁使我联想到了政客、官僚。

      你说我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你又错了,我读大学时还是国家出钱,靠花钱是上不了大学的。还有,当时大学都是公办的,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买个大学”怎么买?

      最后一个问题,我非常不喜欢汪精卫,你喜欢就去研究吧,他的爱国论的帽子你自己留着吧。

      你们真想救王文军,干嘛把你们写给山西省委的公开信打印出来,寄给山西省委,你们又不高兴?

      你在网上说不同意见,人家省委书记又听不到。

      你们是想破坏组织纪律,还是想救人?

      2015/12/21 9:31:25
      左箭头-小图标

      ......
      47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你也一样,你以后在网上说领导坏话,在网上抱怨这抱怨那,一样有人会举报你



      我没空跟你们这种每年发帖几十万背后骂领导,不好好上班的小人对骂,我们可以依靠组织纪律对付你们这些人

      48楼 林城太阳雨
      看你的言论,真看不出你会是普普通通的民警。李逵?李鬼?你若是普普通通的民警,让我等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52楼 长江矶石
      请问“林城太阳雨”你是李逵?还是李鬼?在你身乍没见有正能量?是维护你们的面子重要?还是维护组织、警队的纪律重要?在这一点上是一个李逵的标准。
      54楼 林城太阳雨
      @ 长江矶石:本人是李逵还是李鬼?我想我在江西病猫《致长江矶石:如今的警察要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呢!? 愿前辈与时俱进!!》中给你老说过,你老或许年纪大了记不清,我把全文它粘贴过来“本人八十年代末大学毕业,从警二十多年,干过巡警、交警,现在是刑警,一直在基层工作,见证了近三十年来的与警察有关的许多社会现象,自认为对基层警察的了解不逊于长江矶石,对长江矶石的某些观点不敢苟同,个人认为长江矶石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


      如果你所谓的“正能量”是不辨是非地维护个别组织、个别警队是错误言论、决定,那么只能说你是打着“正能量”的旗帜,干着只唯上、不唯实之事。面子算什么?!如果我想维护面子的话,就不会到这个论坛来和众多持不同观点的人发生争执,忍受像你以及“老葛不老”等人的指责与辱骂。就“12.13”事件来说,王文军在现场的处置有不规范的地方,但本人认为与“犯罪”还有根本区别,王文军现在还羁押在看守所里,这与面子毫无关系,因为王文军的今天,或许就是包括本人在内所有一线民警的明天。

      实事求是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也是我党的一贯宗旨。本人从不唯上,只尊重法律法规、尊重事实,说了很多实话,不会讨领导喜欢,否则也像你老一样担任一定领导职务,离开基层,远离可能一不留神成为阶下囚的命运。

      55楼 长江矶石
      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否让我满意?稍有一点常识的人会懂得: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晋地老百姓不满意。这何与我们大别山区的子民有啥关系?我满意了王文军也出不来,我不满意王文军也是要进监狱的,你无事时先看一下我的“三个一”那个帖文,顶多也只是一个评说,你们不要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王文军执法是否合法?是否是过失或是故意?这与我长江矶石没絲毫关系,将王文军放了或不放决不会与我满意有何关系?你推崇“江西病猫”那篇“满意”帖文,只能说明你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在那篇帖文中“江西病猫”把王文军和李乐斌搅在一起说“打死人都是合法的。”就是一个文盲听了李乐斌开枪打死徐纯合,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不是一样的?也听得出子丑壬卯来,何况一个读了十六年书的人呢?不是你听不出来,或听不懂,而是一种汪精卫的爱国论。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山西省委、太原市局给“12.13”事件定性,把王文军定性为“害群之马”时,正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央视“新闻1+1”播出只有民工一面之词的新闻,以及根据民工的说法延伸出来的评论之时。在随后几天的“焦点访谈”还原了事件的基本情况,我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山西省委、太原市局在事件真相被掩盖的情形下作出的定性究竟准不准确?与你一贯认为的服从领导、服从上级就是正确的,有不同意见就是不遵守纪律的观点,我和你还真没法说,我们之间不是代沟这么简单,简直是鸿沟。我认为尊重法律、尊重事实比你认为的要服从组织、服从领导更为重要。

      我在评论中从未说过“让你满不满意”之类的话,我只说了你“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的话,不知你在批评(或许叫指责)别人时是否有认真阅读别人文章的习惯。

      当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山西警察打死讨薪民工”的舆论时,不要说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包括我在内可能没有一个人是满意的。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偏听偏信,网络媒体也好、央视新闻1+1也罢,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涉及到定罪量刑,“讲政治”用大道理来辩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老也是做过警察的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罪行法定”是要满足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的。不过从你的文章中,我看到是政治,是高度,不禁使我联想到了政客、官僚。

      你说我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你又错了,我读大学时还是国家出钱,靠花钱是上不了大学的。还有,当时大学都是公办的,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买个大学”怎么买?

      最后一个问题,我非常不喜欢汪精卫,你喜欢就去研究吧,他的爱国论的帽子你自己留着吧。

      2015/12/21 0:45:14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876087
      • 工分:224382 / 排名:440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45楼 大沈阳
      哈哈哈,你举报他是啥罪名?骂书记?书记也仅仅是一个党员,并不代表党中央,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一个党员是有权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党内民主,是党的组织纪律所允许的,用不着你举报,这样的消息书记大人早就知道了,并且不只是一个人对这位书记提出批评,是不是是你都要去举报?

      从这些话语,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你做出这样小人之事,你就不觉得你其实很磕碜?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出来?

      你值得我去打击报复?哈哈哈,你太看重自己了,值得我去报复?

      你装扮成警察在这里胡言乱语,是不是该法办?

      铁血里有谁有兴趣?直接去举报这个假警察?

      47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你也一样,你以后在网上说领导坏话,在网上抱怨这抱怨那,一样有人会举报你



      我没空跟你们这种每年发帖几十万背后骂领导,不好好上班的小人对骂,我们可以依靠组织纪律对付你们这些人

      48楼 林城太阳雨
      看你的言论,真看不出你会是普普通通的民警。李逵?李鬼?你若是普普通通的民警,让我等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52楼 长江矶石
      请问“林城太阳雨”你是李逵?还是李鬼?在你身乍没见有正能量?是维护你们的面子重要?还是维护组织、警队的纪律重要?在这一点上是一个李逵的标准。
      54楼 林城太阳雨
      @ 长江矶石:本人是李逵还是李鬼?我想我在江西病猫《致长江矶石:如今的警察要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呢!? 愿前辈与时俱进!!》中给你老说过,你老或许年纪大了记不清,我把全文它粘贴过来“本人八十年代末大学毕业,从警二十多年,干过巡警、交警,现在是刑警,一直在基层工作,见证了近三十年来的与警察有关的许多社会现象,自认为对基层警察的了解不逊于长江矶石,对长江矶石的某些观点不敢苟同,个人认为长江矶石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


      如果你所谓的“正能量”是不辨是非地维护个别组织、个别警队是错误言论、决定,那么只能说你是打着“正能量”的旗帜,干着只唯上、不唯实之事。面子算什么?!如果我想维护面子的话,就不会到这个论坛来和众多持不同观点的人发生争执,忍受像你以及“老葛不老”等人的指责与辱骂。就“12.13”事件来说,王文军在现场的处置有不规范的地方,但本人认为与“犯罪”还有根本区别,王文军现在还羁押在看守所里,这与面子毫无关系,因为王文军的今天,或许就是包括本人在内所有一线民警的明天。

      实事求是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也是我党的一贯宗旨。本人从不唯上,只尊重法律法规、尊重事实,说了很多实话,不会讨领导喜欢,否则也像你老一样担任一定领导职务,离开基层,远离可能一不留神成为阶下囚的命运。

      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否让我满意?稍有一点常识的人会懂得:山西省委不满意,太原公安局不满意,晋地老百姓不满意。这何与我们大别山区的子民有啥关系?我满意了王文军也出不来,我不满意王文军也是要进监狱的,你无事时先看一下我的“三个一”那个帖文,顶多也只是一个评说,你们不要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王文军执法是否合法?是否是过失或是故意?这与我长江矶石没絲毫关系,将王文军放了或不放决不会与我满意有何关系?你推崇“江西病猫”那篇“满意”帖文,只能说明你爸花那么多线给买个大学混时间和文凭,白白地浪费了你爸的血汗钱,在那篇帖文中“江西病猫”把王文军和李乐斌搅在一起说“打死人都是合法的。”就是一个文盲听了李乐斌开枪打死徐纯合,王文军致死妇女周某是不是一样的?也听得出子丑壬卯来,何况一个读了十六年书的人呢?不是你听不出来,或听不懂,而是一种汪精卫的爱国论。

      2015/12/20 23:05:15
      左箭头-小图标

      ......
      42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我给山西省委写信,举报的江西病猫骂省委书记,都是铁血的帖子,有截屏有打印,全是事实

      你想干嘛?你想打击报复举报人么?

      45楼 大沈阳
      哈哈哈,你举报他是啥罪名?骂书记?书记也仅仅是一个党员,并不代表党中央,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一个党员是有权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党内民主,是党的组织纪律所允许的,用不着你举报,这样的消息书记大人早就知道了,并且不只是一个人对这位书记提出批评,是不是是你都要去举报?

      从这些话语,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你做出这样小人之事,你就不觉得你其实很磕碜?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出来?

      你值得我去打击报复?哈哈哈,你太看重自己了,值得我去报复?

      你装扮成警察在这里胡言乱语,是不是该法办?

      铁血里有谁有兴趣?直接去举报这个假警察?

      47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你也一样,你以后在网上说领导坏话,在网上抱怨这抱怨那,一样有人会举报你



      我没空跟你们这种每年发帖几十万背后骂领导,不好好上班的小人对骂,我们可以依靠组织纪律对付你们这些人

      48楼 林城太阳雨
      看你的言论,真看不出你会是普普通通的民警。李逵?李鬼?你若是普普通通的民警,让我等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52楼 长江矶石
      请问“林城太阳雨”你是李逵?还是李鬼?在你身乍没见有正能量?是维护你们的面子重要?还是维护组织、警队的纪律重要?在这一点上是一个李逵的标准。
      @ 长江矶石:本人是李逵还是李鬼?我想我在江西病猫《致长江矶石:如今的警察要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呢!? 愿前辈与时俱进!!》中给你老说过,你老或许年纪大了记不清,我把全文它粘贴过来“本人八十年代末大学毕业,从警二十多年,干过巡警、交警,现在是刑警,一直在基层工作,见证了近三十年来的与警察有关的许多社会现象,自认为对基层警察的了解不逊于长江矶石,对长江矶石的某些观点不敢苟同,个人认为长江矶石离开基层已经很久很久了,高高在上却脱离实际,无法完全理解如今基层警察面临的困境。”


      如果你所谓的“正能量”是不辨是非地维护个别组织、个别警队是错误言论、决定,那么只能说你是打着“正能量”的旗帜,干着只唯上、不唯实之事。面子算什么?!如果我想维护面子的话,就不会到这个论坛来和众多持不同观点的人发生争执,忍受像你以及“老葛不老”等人的指责与辱骂。就“12.13”事件来说,王文军在现场的处置有不规范的地方,但本人认为与“犯罪”还有根本区别,王文军现在还羁押在看守所里,这与面子毫无关系,因为王文军的今天,或许就是包括本人在内所有一线民警的明天。

      实事求是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也是我党的一贯宗旨。本人从不唯上,只尊重法律法规、尊重事实,说了很多实话,不会讨领导喜欢,否则也像你老一样担任一定领导职务,离开基层,远离可能一不留神成为阶下囚的命运。

      2015/12/20 22:02:16
      左箭头-小图标

      看完了,自己觉得你是一个公务员,但你肯定不是一个警察,就是自己的一点看法。

      2015/12/20 21:32:51
      左箭头-小图标

      ......
      41楼 大沈阳
      你是干什么?你是警察吗?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挑拨是非?想当初是你骂军转干部,黑军转干部的对不对?这里你又想利用两个军转干部观点上的不同,达到你黑警察的目的,你究竟是个什么人?这里大家也明明白白的,你以为你的借刀杀人的低下手段会得逞?笑话而已。

      正告你这个假警察,这里不是没有法制的真空地带,胡乱的说话是要有责任的。

      自己都举报不了,竟然还想让别人举报?你也太可笑了。假警察就是假警察,说话实在是漏洞百出。

      42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我给山西省委写信,举报的江西病猫骂省委书记,都是铁血的帖子,有截屏有打印,全是事实

      你想干嘛?你想打击报复举报人么?

      45楼 大沈阳
      哈哈哈,你举报他是啥罪名?骂书记?书记也仅仅是一个党员,并不代表党中央,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一个党员是有权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党内民主,是党的组织纪律所允许的,用不着你举报,这样的消息书记大人早就知道了,并且不只是一个人对这位书记提出批评,是不是是你都要去举报?

      从这些话语,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你做出这样小人之事,你就不觉得你其实很磕碜?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出来?

      你值得我去打击报复?哈哈哈,你太看重自己了,值得我去报复?

      你装扮成警察在这里胡言乱语,是不是该法办?

      铁血里有谁有兴趣?直接去举报这个假警察?

      47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你也一样,你以后在网上说领导坏话,在网上抱怨这抱怨那,一样有人会举报你



      我没空跟你们这种每年发帖几十万背后骂领导,不好好上班的小人对骂,我们可以依靠组织纪律对付你们这些人

      48楼 林城太阳雨
      看你的言论,真看不出你会是普普通通的民警。李逵?李鬼?你若是普普通通的民警,让我等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请问“林城太阳雨”你是李逵?还是李鬼?在你身乍没见有正能量?是维护你们的面子重要?还是维护组织、警队的纪律重要?在这一点上是一个李逵的标准。

      2015/12/20 20:39:23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2022386
      • 工分:126462 / 排名:9519
      左箭头-小图标

      ......
      41楼 大沈阳
      你是干什么?你是警察吗?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挑拨是非?想当初是你骂军转干部,黑军转干部的对不对?这里你又想利用两个军转干部观点上的不同,达到你黑警察的目的,你究竟是个什么人?这里大家也明明白白的,你以为你的借刀杀人的低下手段会得逞?笑话而已。

      正告你这个假警察,这里不是没有法制的真空地带,胡乱的说话是要有责任的。

      自己都举报不了,竟然还想让别人举报?你也太可笑了。假警察就是假警察,说话实在是漏洞百出。

      42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我给山西省委写信,举报的江西病猫骂省委书记,都是铁血的帖子,有截屏有打印,全是事实

      你想干嘛?你想打击报复举报人么?

      45楼 大沈阳
      哈哈哈,你举报他是啥罪名?骂书记?书记也仅仅是一个党员,并不代表党中央,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一个党员是有权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党内民主,是党的组织纪律所允许的,用不着你举报,这样的消息书记大人早就知道了,并且不只是一个人对这位书记提出批评,是不是是你都要去举报?

      从这些话语,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你做出这样小人之事,你就不觉得你其实很磕碜?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出来?

      你值得我去打击报复?哈哈哈,你太看重自己了,值得我去报复?

      你装扮成警察在这里胡言乱语,是不是该法办?

      铁血里有谁有兴趣?直接去举报这个假警察?

      47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你也一样,你以后在网上说领导坏话,在网上抱怨这抱怨那,一样有人会举报你



      我没空跟你们这种每年发帖几十万背后骂领导,不好好上班的小人对骂,我们可以依靠组织纪律对付你们这些人

      48楼 林城太阳雨
      看你的言论,真看不出你会是普普通通的民警。李逵?李鬼?你若是普普通通的民警,让我等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兄弟别理她了,这就是她今天发的帖子,她都是这种水平的人了,你还理她,岂不是咱们欺负人?一看就知道她的脑袋里究竟是些什么东西了,咱们理她岂不是浪费时间?

      2015/12/20 19:53:16
      左箭头-小图标

      观点不同,立场不同,本质就是屁股所坐的位子不同,普通民警看到王文军,觉得冤,因为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领导所做的位子不同,看到的是自己如花似锦的前程,不能因一个小小的王文军而折戟沉沙。所以王文军就是被推出来平所谓“民愤”的工具。也是保住领导位子的炮灰。[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2015/12/20 19:50:54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同意楼主,江西病猫就是警黑,到处表面支持警察,实际天天都在反警



      到处挑拨领导和基层警察的关系,引起各种社会混乱





      我已经多次举报他,楼主最好也能写信举报,把这种爱发牢骚的警察,破坏士气的警察,赶出警队



      举报电话,地址我可以私信给你,你收一下

      41楼 大沈阳
      你是干什么?你是警察吗?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挑拨是非?想当初是你骂军转干部,黑军转干部的对不对?这里你又想利用两个军转干部观点上的不同,达到你黑警察的目的,你究竟是个什么人?这里大家也明明白白的,你以为你的借刀杀人的低下手段会得逞?笑话而已。

      正告你这个假警察,这里不是没有法制的真空地带,胡乱的说话是要有责任的。

      自己都举报不了,竟然还想让别人举报?你也太可笑了。假警察就是假警察,说话实在是漏洞百出。

      42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我给山西省委写信,举报的江西病猫骂省委书记,都是铁血的帖子,有截屏有打印,全是事实

      你想干嘛?你想打击报复举报人么?

      45楼 大沈阳
      哈哈哈,你举报他是啥罪名?骂书记?书记也仅仅是一个党员,并不代表党中央,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一个党员是有权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党内民主,是党的组织纪律所允许的,用不着你举报,这样的消息书记大人早就知道了,并且不只是一个人对这位书记提出批评,是不是是你都要去举报?

      从这些话语,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你做出这样小人之事,你就不觉得你其实很磕碜?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出来?

      你值得我去打击报复?哈哈哈,你太看重自己了,值得我去报复?

      你装扮成警察在这里胡言乱语,是不是该法办?

      铁血里有谁有兴趣?直接去举报这个假警察?

      47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你也一样,你以后在网上说领导坏话,在网上抱怨这抱怨那,一样有人会举报你



      我没空跟你们这种每年发帖几十万背后骂领导,不好好上班的小人对骂,我们可以依靠组织纪律对付你们这些人

      看你的言论,真看不出你会是普普通通的民警。李逵?李鬼?你若是普普通通的民警,让我等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2015/12/20 19:43:08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同意楼主,江西病猫就是警黑,到处表面支持警察,实际天天都在反警



      到处挑拨领导和基层警察的关系,引起各种社会混乱





      我已经多次举报他,楼主最好也能写信举报,把这种爱发牢骚的警察,破坏士气的警察,赶出警队



      举报电话,地址我可以私信给你,你收一下

      41楼 大沈阳
      你是干什么?你是警察吗?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挑拨是非?想当初是你骂军转干部,黑军转干部的对不对?这里你又想利用两个军转干部观点上的不同,达到你黑警察的目的,你究竟是个什么人?这里大家也明明白白的,你以为你的借刀杀人的低下手段会得逞?笑话而已。

      正告你这个假警察,这里不是没有法制的真空地带,胡乱的说话是要有责任的。

      自己都举报不了,竟然还想让别人举报?你也太可笑了。假警察就是假警察,说话实在是漏洞百出。

      42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我给山西省委写信,举报的江西病猫骂省委书记,都是铁血的帖子,有截屏有打印,全是事实

      你想干嘛?你想打击报复举报人么?

      45楼 大沈阳
      哈哈哈,你举报他是啥罪名?骂书记?书记也仅仅是一个党员,并不代表党中央,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一个党员是有权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党内民主,是党的组织纪律所允许的,用不着你举报,这样的消息书记大人早就知道了,并且不只是一个人对这位书记提出批评,是不是是你都要去举报?

      从这些话语,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你做出这样小人之事,你就不觉得你其实很磕碜?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出来?

      你值得我去打击报复?哈哈哈,你太看重自己了,值得我去报复?

      你装扮成警察在这里胡言乱语,是不是该法办?

      铁血里有谁有兴趣?直接去举报这个假警察?

      你也一样,你以后在网上说领导坏话,在网上抱怨这抱怨那,一样有人会举报你



      我没空跟你们这种每年发帖几十万背后骂领导,不好好上班的小人对骂,我们可以依靠组织纪律对付你们这些人

      2015/12/20 19:01:59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同意楼主,江西病猫就是警黑,到处表面支持警察,实际天天都在反警



      到处挑拨领导和基层警察的关系,引起各种社会混乱





      我已经多次举报他,楼主最好也能写信举报,把这种爱发牢骚的警察,破坏士气的警察,赶出警队



      举报电话,地址我可以私信给你,你收一下

      41楼 大沈阳
      你是干什么?你是警察吗?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挑拨是非?想当初是你骂军转干部,黑军转干部的对不对?这里你又想利用两个军转干部观点上的不同,达到你黑警察的目的,你究竟是个什么人?这里大家也明明白白的,你以为你的借刀杀人的低下手段会得逞?笑话而已。

      正告你这个假警察,这里不是没有法制的真空地带,胡乱的说话是要有责任的。

      自己都举报不了,竟然还想让别人举报?你也太可笑了。假警察就是假警察,说话实在是漏洞百出。

      42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我给山西省委写信,举报的江西病猫骂省委书记,都是铁血的帖子,有截屏有打印,全是事实

      你想干嘛?你想打击报复举报人么?

      45楼 大沈阳
      哈哈哈,你举报他是啥罪名?骂书记?书记也仅仅是一个党员,并不代表党中央,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一个党员是有权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党内民主,是党的组织纪律所允许的,用不着你举报,这样的消息书记大人早就知道了,并且不只是一个人对这位书记提出批评,是不是是你都要去举报?

      从这些话语,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你做出这样小人之事,你就不觉得你其实很磕碜?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出来?

      你值得我去打击报复?哈哈哈,你太看重自己了,值得我去报复?

      你装扮成警察在这里胡言乱语,是不是该法办?

      铁血里有谁有兴趣?直接去举报这个假警察?

      江西病猫在铁血发的给《山西省委书记的一封公开信》,我帮它寄给山西省委书记怎么就龌蹉了?



      有胆在网上说领导怪话,没胆让领导看见?







      我爸有个同事被别人举报背后说领导坏话,确实也没开除他,但是进了档案,13年之后回头再看,他升职比别人慢多了,一生事业全部毁掉

      2015/12/20 18:52:48
      • 头像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2022386
      • 工分:126462 / 排名:95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同意楼主,江西病猫就是警黑,到处表面支持警察,实际天天都在反警



      到处挑拨领导和基层警察的关系,引起各种社会混乱





      我已经多次举报他,楼主最好也能写信举报,把这种爱发牢骚的警察,破坏士气的警察,赶出警队



      举报电话,地址我可以私信给你,你收一下

      41楼 大沈阳
      你是干什么?你是警察吗?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挑拨是非?想当初是你骂军转干部,黑军转干部的对不对?这里你又想利用两个军转干部观点上的不同,达到你黑警察的目的,你究竟是个什么人?这里大家也明明白白的,你以为你的借刀杀人的低下手段会得逞?笑话而已。

      正告你这个假警察,这里不是没有法制的真空地带,胡乱的说话是要有责任的。

      自己都举报不了,竟然还想让别人举报?你也太可笑了。假警察就是假警察,说话实在是漏洞百出。

      42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我给山西省委写信,举报的江西病猫骂省委书记,都是铁血的帖子,有截屏有打印,全是事实

      你想干嘛?你想打击报复举报人么?

      哈哈哈,你举报他是啥罪名?骂书记?书记也仅仅是一个党员,并不代表党中央,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一个党员是有权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党内民主,是党的组织纪律所允许的,用不着你举报,这样的消息书记大人早就知道了,并且不只是一个人对这位书记提出批评,是不是是你都要去举报?

      从这些话语,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你做出这样小人之事,你就不觉得你其实很磕碜?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出来?

      你值得我去打击报复?哈哈哈,你太看重自己了,值得我去报复?

      你装扮成警察在这里胡言乱语,是不是该法办?

      铁血里有谁有兴趣?直接去举报这个假警察?

      2015/12/20 18:23:05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41933 / 排名:8274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同意楼主,江西病猫就是警黑,到处表面支持警察,实际天天都在反警



      到处挑拨领导和基层警察的关系,引起各种社会混乱





      我已经多次举报他,楼主最好也能写信举报,把这种爱发牢骚的警察,破坏士气的警察,赶出警队



      举报电话,地址我可以私信给你,你收一下

      41楼 大沈阳
      你是干什么?你是警察吗?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挑拨是非?想当初是你骂军转干部,黑军转干部的对不对?这里你又想利用两个军转干部观点上的不同,达到你黑警察的目的,你究竟是个什么人?这里大家也明明白白的,你以为你的借刀杀人的低下手段会得逞?笑话而已。

      正告你这个假警察,这里不是没有法制的真空地带,胡乱的说话是要有责任的。

      自己都举报不了,竟然还想让别人举报?你也太可笑了。假警察就是假警察,说话实在是漏洞百出。

      42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我给山西省委写信,举报的江西病猫骂省委书记,都是铁血的帖子,有截屏有打印,全是事实

      你想干嘛?你想打击报复举报人么?

      不是想打击而是想龙死你

      2015/12/20 17:41:29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同意楼主,江西病猫就是警黑,到处表面支持警察,实际天天都在反警



      到处挑拨领导和基层警察的关系,引起各种社会混乱





      我已经多次举报他,楼主最好也能写信举报,把这种爱发牢骚的警察,破坏士气的警察,赶出警队



      举报电话,地址我可以私信给你,你收一下

      41楼 大沈阳
      你是干什么?你是警察吗?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挑拨是非?想当初是你骂军转干部,黑军转干部的对不对?这里你又想利用两个军转干部观点上的不同,达到你黑警察的目的,你究竟是个什么人?这里大家也明明白白的,你以为你的借刀杀人的低下手段会得逞?笑话而已。

      正告你这个假警察,这里不是没有法制的真空地带,胡乱的说话是要有责任的。

      自己都举报不了,竟然还想让别人举报?你也太可笑了。假警察就是假警察,说话实在是漏洞百出。

      我给山西省委写信,举报的江西病猫骂省委书记,都是铁血的帖子,有截屏有打印,全是事实

      你想干嘛?你想打击报复举报人么?

      2015/12/20 14:20:21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2022386
      • 工分:126462 / 排名:9519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同意楼主,江西病猫就是警黑,到处表面支持警察,实际天天都在反警



      到处挑拨领导和基层警察的关系,引起各种社会混乱





      我已经多次举报他,楼主最好也能写信举报,把这种爱发牢骚的警察,破坏士气的警察,赶出警队



      举报电话,地址我可以私信给你,你收一下

      你是干什么?你是警察吗?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挑拨是非?想当初是你骂军转干部,黑军转干部的对不对?这里你又想利用两个军转干部观点上的不同,达到你黑警察的目的,你究竟是个什么人?这里大家也明明白白的,你以为你的借刀杀人的低下手段会得逞?笑话而已。

      正告你这个假警察,这里不是没有法制的真空地带,胡乱的说话是要有责任的。

      自己都举报不了,竟然还想让别人举报?你也太可笑了。假警察就是假警察,说话实在是漏洞百出。

      2015/12/20 13:32:11
      左箭头-小图标

      同意楼主,江西病猫就是警黑,到处表面支持警察,实际天天都在反警



      到处挑拨领导和基层警察的关系,引起各种社会混乱





      我已经多次举报他,楼主最好也能写信举报,把这种爱发牢骚的警察,破坏士气的警察,赶出警队



      举报电话,地址我可以私信给你,你收一下

      2015/12/20 13:26:0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433033
      • 工分:191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肯定是领导啊。

      领导好,不是领导说不出来这样的大道理啊!

      佩服佩服

      2015/12/16 21:07:18
      左箭头-小图标

      ......
      23楼 长江矶石
      我也有不理解的时候,为了破案,有的战友一时忍不了,对对象动手动脚了,最后把自已弄进牢房里去了,也想不通,有么办法?怎不能不上班吧?工作照样要做,案件照样要侦破,可刑讯逼供不能搞。作为110接处警民警面对有想不通的问题,我很理解,既是干了这工作就有出不完警,为了养家糊口总是要工作的,只要自己多注意工作方法,困难总是比办法少。
      28楼 开贴问老鸟
      老同志办法总比困难多是理论上的吧,警察做事总是被法律法规的条条框框锁死,但是我们的对手可没有这些顾忌,此消彼涨,也无怪乎群众对警察不满了,记得亮剑里面赵刚政委对于自己带兵和李云龙带兵的区别,赵刚只能带出模范标兵团,而李云龙却能带出虎狼之团,两者战斗力差距多么大可想而知。现实中在执法办案中一味要求按规范办案过分讲究繁文缛节,对于一般公务行为当然没有影响但是对于类似于战斗的公安工作却是不适合的,因为兵贵神速。而被镣铐绑住手脚的一线办案人员当然只能无可奈何,最终只能是便宜了本该严惩的犯罪分子让好人蒙冤受屈。动摇执政根基。
      31楼 长江矶石
      李云龙也好,赵刚也好,这都是咱八路军部队,李云龙是个农民没文化,他的本质是好的,对下级有感情,作战勇敢不怕死,且有智慧,然而彭德怀、刘伯承、陈赓总是修理他,长征时抢粮食团长被撤职当炊事员,当八路军团长又撤职去当服装厂厂长,可他爱犯上,又与同事搞不好关系,爱搞一言堂影响团结。战争时不谋官位,和平年代却争军衔低了,总之是一个矛盾的人。赵刚是大学生,本质也是好,他身上有的李没有,而赵身上有的李没有,最后还是赵心服了李二人才配合成功。有人说李云龙是王疯子,我说他也有林彪某些影子,反对林彪的人说他跟政委难搞好,可罗荣恒就搞得好。当警察也不容易,有几个人是全能选手,什么政保、刑侦、治安、预审、看守、派出所、巡逻接警、行政后勤等都干过呢?什么政工、纪检、副政委、副局长、政委都干过呢?这种人很不多见。因此干警察的又要服务好,又能违纪违法,这要求是很高的,有人说“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多是指干公安的,你说很多局长都抓进去了,何况民警呢?洁身自好万岁!
      32楼 开贴问老鸟
      老同志啊,我写的回帖的意思你确定看得明白,好像有点答非所问吧
      34楼 长江矶石
      是警察?回去学会了礼貌再来参加评论,大家都是网友,懂得尊重人才是做人的本份。
      我一直很礼貌哦,是你有点倚老卖老不讲道理吧老同志

      2015/12/16 12:36:55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6056496
      • 工分:860
      左箭头-小图标

      26楼 煤城警官
      你退休就消停在家待着养老吧,还农村妇女踩在脚下,她打警察扯警察裤子你瞎了?徐纯合罪不该死把你家孩子抓起来扔地上估计您老手里要是有大炮你都敢开,站着说话你肾虚不,青岛大虾事件你派出所有多大权力你自己不知道吗?还向物价部门推诿,咋地物价局的工作你派出所全包了呗》?你啊挺大岁数别动不动就什么人民群众,犯罪分子也是从人民群众中来的,你脑袋上刻字了写人民群众四个大字了?说青岛警察和店主是警匪一家你的给定的性啊,谁伤害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你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活在文革的时代啊人民群众要弄死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高喊我是不能对人民群众下手,你是真脑残啊,

      人民警察为人民,人民警察急人民所急,听着真不错,人民群众觉得现在雾霾太严重了好紧急的事情,你人民警察去处理吧,你觉得自己是上帝还是孙悟空,把你能耐上天了,你还知道是110报警服务台啊,按照你的说法应该叫全包圆服务台,泡面事件还党和人民都满意你吃药吃多了吧,这样的傻x应该拘留他,你觉得你满意了,这是一种对警务的严重浪费。最后告诉你一句 唐朝的夜壶老,它也就是个装尿的。

      小帅哥,我觉得你的评论很精彩,很解气,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等会儿老同志还是要让你回去学习完文明礼貌再来评价的,哈哈哈哈。

      2015/12/15 23:20:19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2022386
      • 工分:126462 / 排名:9519
      左箭头-小图标

      12楼 老头不识途
      很麻烦,要绑定手机才可以发言。

      我年纪应该和楼主差不多,也在派出所当了十几年的生产队长。文化水平差(上学天天独毛主席语录)。

      对楼主有的观点比较赞同,比如派出所为民服务这块,能够帮老百姓做点好事,从大讲,密切了警民关系,从小讲个人积德行善。

      但是,对一些其他问题,我有不同的看法。

      比如:王文军、李乐斌。讨论王文军、李乐斌的问题,不能凭自己的感情或者喜好来下定义,应该回归到法律层面来讨论,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理警情的过程中,是否合法才是问题的关键。

      王文军是徒手制服过程中,发生了人员死亡。个人认为不能单从结果认定行为的合法与否,而是应该回归法律法规,

      根据我们的法律规定,显然,王文军是有徒手制服违法犯罪嫌疑人的权利的。其结果只是合法履行职务产生的意外事件。

      李乐斌的事情也一样,不能因为嫌疑人有这样那样的情况(罪不至死),而否定民警李乐斌依法履行职务。

      个人认为,如今习大大讲究依法治国,大家讨论问题也要回归法律。

      大学生掏鸟窝案也一样,你可以认为不合理,但是合法。而不是自己认为不合理就攻击法官。认为法律法规不合理的,可以有修改法律的诉求,

      而不是对法律的执行者进行攻击。

      这位老同志的观点我非常赞同,我们警察在出警的时候,处置警情是否合乎法律,才是我们判断是非的唯一标准,既然警察完全可以徒手制服违法犯罪嫌疑人,这是法律赋予警察的权力,是警察在合法的履行自己的职务,那么谈何违法?在现场,王文军没有打一拳,踢一脚周秀云吧?而只是采取的些制服周秀云的手段吧?那么凭什么要逮捕王文军?要是王文军违法,那么今后谁还敢去执法?警察的小名就叫做国家暴力机器,为了社会的安定,是可以使用武力的,难道这样的定义已经取消了?

      2015/12/15 17:22:59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开贴问老鸟
      前辈,你离开一线至少也有二十年之久,我只能跟你说现在的社会环境和你当年做小警察时已经截然不同,而出现这一切并不是我们警察自己的原因,而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原因吧,我是一线年轻民警,每日风里来雨里去,从警不到10年受伤也多次了,奖励也是不少,我不指望百姓能够说我有多高尚多伟大,我只希望工作能够平平安安,能够像您一样平稳落地。


      但是现在的执法环境真的是非常差,现在接处警免不了有肢体冲突,我们警察再隐忍也不能让别人当孙子骂吧,当儿子打吧。换位思考一下您的小孩做警察的话您愿意他每天冒生命危险出门吗?每天都被人骂着工作吧。您当年是这样做警察的吗?当年做警察光穿套警服就能抓一圈小偷了,不是说您有多厉害而是小偷知道如果与警察斗首先周围的群众会帮助警察其次得罪了警察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而现在我们出门不带好所有警械枪械记录仪等等都不敢接警了,因为群众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诬陷警察,犯罪分子知道警察不敢动手,不敢开枪而敢拼命抵抗逃跑。更不用说现在还有恐怖分子这种把杀人当作成仙的变态玩意,所以你能以你当年做警察时的感觉来面对现在的情况吗?

      国家一直在讲依法治国,您有情怀是好爱国爱民是君子的优秀品德,但是过了就不好,公安机关是政府下的一个职能部门,意思是只能够作为有一定功能的工作单位而已,同级别的职能部门既然设置了就要发挥功能否则是否就一个公安大包大揽能够做好事情呢?越俎代庖不但处理不好而且还让其他职能部门懒政怠政,这难道是一个运行良好的政府应该出现的情况吗?

      最关键的一点是,王文君和李乐斌并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出在他们娱乐的时间而是在其执行公务期间,而他们碰到的问题正是由于社会大环境所造成的对法治不敬对执行公务的警察攻击在先。而这也是我们经常所碰到的,兔死狐悲,我们一线民警做一辈子好警察难保出现他们这种极端的情况,那又有谁来保护警察来为警察说话呢?如果注定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我接处警是不是应该多想想家人多想想万一出事谁来维护我的权益谁来养育我的小孩呢?不要说大公无私的虚话,我只能在自己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尽一点警察的职责了,至于老百姓是不是高兴那就不是我能关得了的,警察有后顾之忧就是这样了。这也就是警队人员原来越多战斗力越来越低的原因症结所在。

      别人说军队是最护犊子的,为什么?难道说军官不懂得维护士兵的小错会影响纪律?但是所谓袍子情战友情,人是讲感情的,现在警队士气低落,不是因为外界给警察套上种种枷锁,而是被自己的领导自己的前辈捅刀子,累死累活不得个好,还不如做个好好先生谁也不得罪,这样大家都没话说了,但是真的对公安工作的长远发展好吗?

      所谓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希望共勉。

      23楼 长江矶石
      我也有不理解的时候,为了破案,有的战友一时忍不了,对对象动手动脚了,最后把自已弄进牢房里去了,也想不通,有么办法?怎不能不上班吧?工作照样要做,案件照样要侦破,可刑讯逼供不能搞。作为110接处警民警面对有想不通的问题,我很理解,既是干了这工作就有出不完警,为了养家糊口总是要工作的,只要自己多注意工作方法,困难总是比办法少。
      28楼 开贴问老鸟
      老同志办法总比困难多是理论上的吧,警察做事总是被法律法规的条条框框锁死,但是我们的对手可没有这些顾忌,此消彼涨,也无怪乎群众对警察不满了,记得亮剑里面赵刚政委对于自己带兵和李云龙带兵的区别,赵刚只能带出模范标兵团,而李云龙却能带出虎狼之团,两者战斗力差距多么大可想而知。现实中在执法办案中一味要求按规范办案过分讲究繁文缛节,对于一般公务行为当然没有影响但是对于类似于战斗的公安工作却是不适合的,因为兵贵神速。而被镣铐绑住手脚的一线办案人员当然只能无可奈何,最终只能是便宜了本该严惩的犯罪分子让好人蒙冤受屈。动摇执政根基。
      31楼 长江矶石
      李云龙也好,赵刚也好,这都是咱八路军部队,李云龙是个农民没文化,他的本质是好的,对下级有感情,作战勇敢不怕死,且有智慧,然而彭德怀、刘伯承、陈赓总是修理他,长征时抢粮食团长被撤职当炊事员,当八路军团长又撤职去当服装厂厂长,可他爱犯上,又与同事搞不好关系,爱搞一言堂影响团结。战争时不谋官位,和平年代却争军衔低了,总之是一个矛盾的人。赵刚是大学生,本质也是好,他身上有的李没有,而赵身上有的李没有,最后还是赵心服了李二人才配合成功。有人说李云龙是王疯子,我说他也有林彪某些影子,反对林彪的人说他跟政委难搞好,可罗荣恒就搞得好。当警察也不容易,有几个人是全能选手,什么政保、刑侦、治安、预审、看守、派出所、巡逻接警、行政后勤等都干过呢?什么政工、纪检、副政委、副局长、政委都干过呢?这种人很不多见。因此干警察的又要服务好,又能违纪违法,这要求是很高的,有人说“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多是指干公安的,你说很多局长都抓进去了,何况民警呢?洁身自好万岁!
      32楼 开贴问老鸟
      老同志啊,我写的回帖的意思你确定看得明白,好像有点答非所问吧
      是警察?回去学会了礼貌再来参加评论,大家都是网友,懂得尊重人才是做人的本份。

      2015/12/15 15:23:55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开贴问老鸟
      前辈,你离开一线至少也有二十年之久,我只能跟你说现在的社会环境和你当年做小警察时已经截然不同,而出现这一切并不是我们警察自己的原因,而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原因吧,我是一线年轻民警,每日风里来雨里去,从警不到10年受伤也多次了,奖励也是不少,我不指望百姓能够说我有多高尚多伟大,我只希望工作能够平平安安,能够像您一样平稳落地。


      但是现在的执法环境真的是非常差,现在接处警免不了有肢体冲突,我们警察再隐忍也不能让别人当孙子骂吧,当儿子打吧。换位思考一下您的小孩做警察的话您愿意他每天冒生命危险出门吗?每天都被人骂着工作吧。您当年是这样做警察的吗?当年做警察光穿套警服就能抓一圈小偷了,不是说您有多厉害而是小偷知道如果与警察斗首先周围的群众会帮助警察其次得罪了警察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而现在我们出门不带好所有警械枪械记录仪等等都不敢接警了,因为群众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诬陷警察,犯罪分子知道警察不敢动手,不敢开枪而敢拼命抵抗逃跑。更不用说现在还有恐怖分子这种把杀人当作成仙的变态玩意,所以你能以你当年做警察时的感觉来面对现在的情况吗?

      国家一直在讲依法治国,您有情怀是好爱国爱民是君子的优秀品德,但是过了就不好,公安机关是政府下的一个职能部门,意思是只能够作为有一定功能的工作单位而已,同级别的职能部门既然设置了就要发挥功能否则是否就一个公安大包大揽能够做好事情呢?越俎代庖不但处理不好而且还让其他职能部门懒政怠政,这难道是一个运行良好的政府应该出现的情况吗?

      最关键的一点是,王文君和李乐斌并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出在他们娱乐的时间而是在其执行公务期间,而他们碰到的问题正是由于社会大环境所造成的对法治不敬对执行公务的警察攻击在先。而这也是我们经常所碰到的,兔死狐悲,我们一线民警做一辈子好警察难保出现他们这种极端的情况,那又有谁来保护警察来为警察说话呢?如果注定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我接处警是不是应该多想想家人多想想万一出事谁来维护我的权益谁来养育我的小孩呢?不要说大公无私的虚话,我只能在自己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尽一点警察的职责了,至于老百姓是不是高兴那就不是我能关得了的,警察有后顾之忧就是这样了。这也就是警队人员原来越多战斗力越来越低的原因症结所在。

      别人说军队是最护犊子的,为什么?难道说军官不懂得维护士兵的小错会影响纪律?但是所谓袍子情战友情,人是讲感情的,现在警队士气低落,不是因为外界给警察套上种种枷锁,而是被自己的领导自己的前辈捅刀子,累死累活不得个好,还不如做个好好先生谁也不得罪,这样大家都没话说了,但是真的对公安工作的长远发展好吗?

      所谓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希望共勉。

      23楼 长江矶石
      我也有不理解的时候,为了破案,有的战友一时忍不了,对对象动手动脚了,最后把自已弄进牢房里去了,也想不通,有么办法?怎不能不上班吧?工作照样要做,案件照样要侦破,可刑讯逼供不能搞。作为110接处警民警面对有想不通的问题,我很理解,既是干了这工作就有出不完警,为了养家糊口总是要工作的,只要自己多注意工作方法,困难总是比办法少。
      28楼 开贴问老鸟
      老同志办法总比困难多是理论上的吧,警察做事总是被法律法规的条条框框锁死,但是我们的对手可没有这些顾忌,此消彼涨,也无怪乎群众对警察不满了,记得亮剑里面赵刚政委对于自己带兵和李云龙带兵的区别,赵刚只能带出模范标兵团,而李云龙却能带出虎狼之团,两者战斗力差距多么大可想而知。现实中在执法办案中一味要求按规范办案过分讲究繁文缛节,对于一般公务行为当然没有影响但是对于类似于战斗的公安工作却是不适合的,因为兵贵神速。而被镣铐绑住手脚的一线办案人员当然只能无可奈何,最终只能是便宜了本该严惩的犯罪分子让好人蒙冤受屈。动摇执政根基。
      29楼 hecao50
      开贴问老鸟,哈哈哈哈,名字取得我就很赞赏。文章的内容也很不错,很接地气。有些同志一句办法总比困难多,有如天上的彩虹,好看但是摸不着。有如为了养家糊口,总是要工作的,养家糊口所需要付出的工作,上班时间就做完了,那多出来的工作是为了什么?那多做的工作出错了,谁来承担责任?我也听过不少老同志跟我说,以前的公安是如何如何风光,不要说派出所一个民警出警抓回几十个赌博的,就单单一个收容审查,想关谁就关谁。反正我们没有享受过,也就当故事听听。老头子们说起当年的风光,对比如今的落魄,全都黯然销魂,我没有看到过有一个还能像贴主这样在这种环境下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真的一个都没有,有的只是骂娘。难道这些老头子一个个思想都有问题吗,至少我不觉得。
      基层民警都有这样的无力感的

      2015/12/15 15:12:38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开贴问老鸟
      前辈,你离开一线至少也有二十年之久,我只能跟你说现在的社会环境和你当年做小警察时已经截然不同,而出现这一切并不是我们警察自己的原因,而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原因吧,我是一线年轻民警,每日风里来雨里去,从警不到10年受伤也多次了,奖励也是不少,我不指望百姓能够说我有多高尚多伟大,我只希望工作能够平平安安,能够像您一样平稳落地。


      但是现在的执法环境真的是非常差,现在接处警免不了有肢体冲突,我们警察再隐忍也不能让别人当孙子骂吧,当儿子打吧。换位思考一下您的小孩做警察的话您愿意他每天冒生命危险出门吗?每天都被人骂着工作吧。您当年是这样做警察的吗?当年做警察光穿套警服就能抓一圈小偷了,不是说您有多厉害而是小偷知道如果与警察斗首先周围的群众会帮助警察其次得罪了警察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而现在我们出门不带好所有警械枪械记录仪等等都不敢接警了,因为群众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诬陷警察,犯罪分子知道警察不敢动手,不敢开枪而敢拼命抵抗逃跑。更不用说现在还有恐怖分子这种把杀人当作成仙的变态玩意,所以你能以你当年做警察时的感觉来面对现在的情况吗?

      国家一直在讲依法治国,您有情怀是好爱国爱民是君子的优秀品德,但是过了就不好,公安机关是政府下的一个职能部门,意思是只能够作为有一定功能的工作单位而已,同级别的职能部门既然设置了就要发挥功能否则是否就一个公安大包大揽能够做好事情呢?越俎代庖不但处理不好而且还让其他职能部门懒政怠政,这难道是一个运行良好的政府应该出现的情况吗?

      最关键的一点是,王文君和李乐斌并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出在他们娱乐的时间而是在其执行公务期间,而他们碰到的问题正是由于社会大环境所造成的对法治不敬对执行公务的警察攻击在先。而这也是我们经常所碰到的,兔死狐悲,我们一线民警做一辈子好警察难保出现他们这种极端的情况,那又有谁来保护警察来为警察说话呢?如果注定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我接处警是不是应该多想想家人多想想万一出事谁来维护我的权益谁来养育我的小孩呢?不要说大公无私的虚话,我只能在自己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尽一点警察的职责了,至于老百姓是不是高兴那就不是我能关得了的,警察有后顾之忧就是这样了。这也就是警队人员原来越多战斗力越来越低的原因症结所在。

      别人说军队是最护犊子的,为什么?难道说军官不懂得维护士兵的小错会影响纪律?但是所谓袍子情战友情,人是讲感情的,现在警队士气低落,不是因为外界给警察套上种种枷锁,而是被自己的领导自己的前辈捅刀子,累死累活不得个好,还不如做个好好先生谁也不得罪,这样大家都没话说了,但是真的对公安工作的长远发展好吗?

      所谓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希望共勉。

      23楼 长江矶石
      我也有不理解的时候,为了破案,有的战友一时忍不了,对对象动手动脚了,最后把自已弄进牢房里去了,也想不通,有么办法?怎不能不上班吧?工作照样要做,案件照样要侦破,可刑讯逼供不能搞。作为110接处警民警面对有想不通的问题,我很理解,既是干了这工作就有出不完警,为了养家糊口总是要工作的,只要自己多注意工作方法,困难总是比办法少。
      28楼 开贴问老鸟
      老同志办法总比困难多是理论上的吧,警察做事总是被法律法规的条条框框锁死,但是我们的对手可没有这些顾忌,此消彼涨,也无怪乎群众对警察不满了,记得亮剑里面赵刚政委对于自己带兵和李云龙带兵的区别,赵刚只能带出模范标兵团,而李云龙却能带出虎狼之团,两者战斗力差距多么大可想而知。现实中在执法办案中一味要求按规范办案过分讲究繁文缛节,对于一般公务行为当然没有影响但是对于类似于战斗的公安工作却是不适合的,因为兵贵神速。而被镣铐绑住手脚的一线办案人员当然只能无可奈何,最终只能是便宜了本该严惩的犯罪分子让好人蒙冤受屈。动摇执政根基。
      31楼 长江矶石
      李云龙也好,赵刚也好,这都是咱八路军部队,李云龙是个农民没文化,他的本质是好的,对下级有感情,作战勇敢不怕死,且有智慧,然而彭德怀、刘伯承、陈赓总是修理他,长征时抢粮食团长被撤职当炊事员,当八路军团长又撤职去当服装厂厂长,可他爱犯上,又与同事搞不好关系,爱搞一言堂影响团结。战争时不谋官位,和平年代却争军衔低了,总之是一个矛盾的人。赵刚是大学生,本质也是好,他身上有的李没有,而赵身上有的李没有,最后还是赵心服了李二人才配合成功。有人说李云龙是王疯子,我说他也有林彪某些影子,反对林彪的人说他跟政委难搞好,可罗荣恒就搞得好。当警察也不容易,有几个人是全能选手,什么政保、刑侦、治安、预审、看守、派出所、巡逻接警、行政后勤等都干过呢?什么政工、纪检、副政委、副局长、政委都干过呢?这种人很不多见。因此干警察的又要服务好,又能违纪违法,这要求是很高的,有人说“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多是指干公安的,你说很多局长都抓进去了,何况民警呢?洁身自好万岁!
      老同志啊,我写的回帖的意思你确定看得明白,好像有点答非所问吧

      2015/12/15 14:48:53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876087
      • 工分:224382 / 排名:440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开贴问老鸟
      前辈,你离开一线至少也有二十年之久,我只能跟你说现在的社会环境和你当年做小警察时已经截然不同,而出现这一切并不是我们警察自己的原因,而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原因吧,我是一线年轻民警,每日风里来雨里去,从警不到10年受伤也多次了,奖励也是不少,我不指望百姓能够说我有多高尚多伟大,我只希望工作能够平平安安,能够像您一样平稳落地。


      但是现在的执法环境真的是非常差,现在接处警免不了有肢体冲突,我们警察再隐忍也不能让别人当孙子骂吧,当儿子打吧。换位思考一下您的小孩做警察的话您愿意他每天冒生命危险出门吗?每天都被人骂着工作吧。您当年是这样做警察的吗?当年做警察光穿套警服就能抓一圈小偷了,不是说您有多厉害而是小偷知道如果与警察斗首先周围的群众会帮助警察其次得罪了警察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而现在我们出门不带好所有警械枪械记录仪等等都不敢接警了,因为群众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诬陷警察,犯罪分子知道警察不敢动手,不敢开枪而敢拼命抵抗逃跑。更不用说现在还有恐怖分子这种把杀人当作成仙的变态玩意,所以你能以你当年做警察时的感觉来面对现在的情况吗?

      国家一直在讲依法治国,您有情怀是好爱国爱民是君子的优秀品德,但是过了就不好,公安机关是政府下的一个职能部门,意思是只能够作为有一定功能的工作单位而已,同级别的职能部门既然设置了就要发挥功能否则是否就一个公安大包大揽能够做好事情呢?越俎代庖不但处理不好而且还让其他职能部门懒政怠政,这难道是一个运行良好的政府应该出现的情况吗?

      最关键的一点是,王文君和李乐斌并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出在他们娱乐的时间而是在其执行公务期间,而他们碰到的问题正是由于社会大环境所造成的对法治不敬对执行公务的警察攻击在先。而这也是我们经常所碰到的,兔死狐悲,我们一线民警做一辈子好警察难保出现他们这种极端的情况,那又有谁来保护警察来为警察说话呢?如果注定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我接处警是不是应该多想想家人多想想万一出事谁来维护我的权益谁来养育我的小孩呢?不要说大公无私的虚话,我只能在自己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尽一点警察的职责了,至于老百姓是不是高兴那就不是我能关得了的,警察有后顾之忧就是这样了。这也就是警队人员原来越多战斗力越来越低的原因症结所在。

      别人说军队是最护犊子的,为什么?难道说军官不懂得维护士兵的小错会影响纪律?但是所谓袍子情战友情,人是讲感情的,现在警队士气低落,不是因为外界给警察套上种种枷锁,而是被自己的领导自己的前辈捅刀子,累死累活不得个好,还不如做个好好先生谁也不得罪,这样大家都没话说了,但是真的对公安工作的长远发展好吗?

      所谓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希望共勉。

      23楼 长江矶石
      我也有不理解的时候,为了破案,有的战友一时忍不了,对对象动手动脚了,最后把自已弄进牢房里去了,也想不通,有么办法?怎不能不上班吧?工作照样要做,案件照样要侦破,可刑讯逼供不能搞。作为110接处警民警面对有想不通的问题,我很理解,既是干了这工作就有出不完警,为了养家糊口总是要工作的,只要自己多注意工作方法,困难总是比办法少。
      28楼 开贴问老鸟
      老同志办法总比困难多是理论上的吧,警察做事总是被法律法规的条条框框锁死,但是我们的对手可没有这些顾忌,此消彼涨,也无怪乎群众对警察不满了,记得亮剑里面赵刚政委对于自己带兵和李云龙带兵的区别,赵刚只能带出模范标兵团,而李云龙却能带出虎狼之团,两者战斗力差距多么大可想而知。现实中在执法办案中一味要求按规范办案过分讲究繁文缛节,对于一般公务行为当然没有影响但是对于类似于战斗的公安工作却是不适合的,因为兵贵神速。而被镣铐绑住手脚的一线办案人员当然只能无可奈何,最终只能是便宜了本该严惩的犯罪分子让好人蒙冤受屈。动摇执政根基。
      李云龙也好,赵刚也好,这都是咱八路军部队,李云龙是个农民没文化,他的本质是好的,对下级有感情,作战勇敢不怕死,且有智慧,然而彭德怀、刘伯承、陈赓总是修理他,长征时抢粮食团长被撤职当炊事员,当八路军团长又撤职去当服装厂厂长,可他爱犯上,又与同事搞不好关系,爱搞一言堂影响团结。战争时不谋官位,和平年代却争军衔低了,总之是一个矛盾的人。赵刚是大学生,本质也是好,他身上有的李没有,而赵身上有的李没有,最后还是赵心服了李二人才配合成功。有人说李云龙是王疯子,我说他也有林彪某些影子,反对林彪的人说他跟政委难搞好,可罗荣恒就搞得好。当警察也不容易,有几个人是全能选手,什么政保、刑侦、治安、预审、看守、派出所、巡逻接警、行政后勤等都干过呢?什么政工、纪检、副政委、副局长、政委都干过呢?这种人很不多见。因此干警察的又要服务好,又能违纪违法,这要求是很高的,有人说“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多是指干公安的,你说很多局长都抓进去了,何况民警呢?洁身自好万岁!

      2015/12/15 14:08:03
      左箭头-小图标

      我是一名工作五年的年轻民警,领导?前辈?还是老大哥。从感情上以及我平时出警上我是绝对支持病猫的,对你的领导套话,拍着“人民”马屁的话,我是嗤之以鼻。领导有真的为一线民警考虑吗?假设你是王文军,你怎么做?这个案件,我在同事里普遍讨论过,遇到袭警,先口头警告,不行就躺地上,千万不要还手更不要开枪,维护法律的尊严还是让老领导,老前辈来,毕竟我们上有老下有下,不小心因为“故意伤害”进了牢有谁帮你,领导只会落井下石吧?说的大义炳然“清除害群之马”?谁是害群之马,往往是身在高位的某些人,满口仁义道德,私下却龌蹉不堪。就像成都的协警说开除就开除,多么雷厉风行,为群众利益服务的好领导。

      遇暴力袭警抗法了,我躺地上,有组织送我去医院,有同事帮我处理嫌疑人,有领导慰问,最最关键的是我有几天假可以休息了,虽然是病假但也是假啊! 人民和罪犯的区别在哪?遇到侵害的需要保护的就是人民!施加侵害,违法的就罪犯,周秀云暴力妨碍执行公务这点总没错了吧?你要说裤子都扯破了还不算暴力妨碍执行公务,我只能说,呵呵,还是领导政治觉悟高。

      领导坐在高位,喊喊口号,为人民服务就好。跑死的也是基层一线的那些没有政治觉悟的苦逼。有事了,就卖掉,反正要这份工作养家糊口的人多的事,千万不要影响领导的升馆发财大计就好。

      2015/12/15 1:40:04
      • 头像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6056496
      • 工分:86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开贴问老鸟
      前辈,你离开一线至少也有二十年之久,我只能跟你说现在的社会环境和你当年做小警察时已经截然不同,而出现这一切并不是我们警察自己的原因,而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原因吧,我是一线年轻民警,每日风里来雨里去,从警不到10年受伤也多次了,奖励也是不少,我不指望百姓能够说我有多高尚多伟大,我只希望工作能够平平安安,能够像您一样平稳落地。


      但是现在的执法环境真的是非常差,现在接处警免不了有肢体冲突,我们警察再隐忍也不能让别人当孙子骂吧,当儿子打吧。换位思考一下您的小孩做警察的话您愿意他每天冒生命危险出门吗?每天都被人骂着工作吧。您当年是这样做警察的吗?当年做警察光穿套警服就能抓一圈小偷了,不是说您有多厉害而是小偷知道如果与警察斗首先周围的群众会帮助警察其次得罪了警察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而现在我们出门不带好所有警械枪械记录仪等等都不敢接警了,因为群众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诬陷警察,犯罪分子知道警察不敢动手,不敢开枪而敢拼命抵抗逃跑。更不用说现在还有恐怖分子这种把杀人当作成仙的变态玩意,所以你能以你当年做警察时的感觉来面对现在的情况吗?

      国家一直在讲依法治国,您有情怀是好爱国爱民是君子的优秀品德,但是过了就不好,公安机关是政府下的一个职能部门,意思是只能够作为有一定功能的工作单位而已,同级别的职能部门既然设置了就要发挥功能否则是否就一个公安大包大揽能够做好事情呢?越俎代庖不但处理不好而且还让其他职能部门懒政怠政,这难道是一个运行良好的政府应该出现的情况吗?

      最关键的一点是,王文君和李乐斌并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出在他们娱乐的时间而是在其执行公务期间,而他们碰到的问题正是由于社会大环境所造成的对法治不敬对执行公务的警察攻击在先。而这也是我们经常所碰到的,兔死狐悲,我们一线民警做一辈子好警察难保出现他们这种极端的情况,那又有谁来保护警察来为警察说话呢?如果注定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我接处警是不是应该多想想家人多想想万一出事谁来维护我的权益谁来养育我的小孩呢?不要说大公无私的虚话,我只能在自己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尽一点警察的职责了,至于老百姓是不是高兴那就不是我能关得了的,警察有后顾之忧就是这样了。这也就是警队人员原来越多战斗力越来越低的原因症结所在。

      别人说军队是最护犊子的,为什么?难道说军官不懂得维护士兵的小错会影响纪律?但是所谓袍子情战友情,人是讲感情的,现在警队士气低落,不是因为外界给警察套上种种枷锁,而是被自己的领导自己的前辈捅刀子,累死累活不得个好,还不如做个好好先生谁也不得罪,这样大家都没话说了,但是真的对公安工作的长远发展好吗?

      所谓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希望共勉。

      23楼 长江矶石
      我也有不理解的时候,为了破案,有的战友一时忍不了,对对象动手动脚了,最后把自已弄进牢房里去了,也想不通,有么办法?怎不能不上班吧?工作照样要做,案件照样要侦破,可刑讯逼供不能搞。作为110接处警民警面对有想不通的问题,我很理解,既是干了这工作就有出不完警,为了养家糊口总是要工作的,只要自己多注意工作方法,困难总是比办法少。
      28楼 开贴问老鸟
      老同志办法总比困难多是理论上的吧,警察做事总是被法律法规的条条框框锁死,但是我们的对手可没有这些顾忌,此消彼涨,也无怪乎群众对警察不满了,记得亮剑里面赵刚政委对于自己带兵和李云龙带兵的区别,赵刚只能带出模范标兵团,而李云龙却能带出虎狼之团,两者战斗力差距多么大可想而知。现实中在执法办案中一味要求按规范办案过分讲究繁文缛节,对于一般公务行为当然没有影响但是对于类似于战斗的公安工作却是不适合的,因为兵贵神速。而被镣铐绑住手脚的一线办案人员当然只能无可奈何,最终只能是便宜了本该严惩的犯罪分子让好人蒙冤受屈。动摇执政根基。
      开贴问老鸟,哈哈哈哈,名字取得我就很赞赏。文章的内容也很不错,很接地气。有些同志一句办法总比困难多,有如天上的彩虹,好看但是摸不着。有如为了养家糊口,总是要工作的,养家糊口所需要付出的工作,上班时间就做完了,那多出来的工作是为了什么?那多做的工作出错了,谁来承担责任?我也听过不少老同志跟我说,以前的公安是如何如何风光,不要说派出所一个民警出警抓回几十个赌博的,就单单一个收容审查,想关谁就关谁。反正我们没有享受过,也就当故事听听。老头子们说起当年的风光,对比如今的落魄,全都黯然销魂,我没有看到过有一个还能像贴主这样在这种环境下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真的一个都没有,有的只是骂娘。难道这些老头子一个个思想都有问题吗,至少我不觉得。

      2015/12/15 0:51:46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开贴问老鸟
      前辈,你离开一线至少也有二十年之久,我只能跟你说现在的社会环境和你当年做小警察时已经截然不同,而出现这一切并不是我们警察自己的原因,而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原因吧,我是一线年轻民警,每日风里来雨里去,从警不到10年受伤也多次了,奖励也是不少,我不指望百姓能够说我有多高尚多伟大,我只希望工作能够平平安安,能够像您一样平稳落地。


      但是现在的执法环境真的是非常差,现在接处警免不了有肢体冲突,我们警察再隐忍也不能让别人当孙子骂吧,当儿子打吧。换位思考一下您的小孩做警察的话您愿意他每天冒生命危险出门吗?每天都被人骂着工作吧。您当年是这样做警察的吗?当年做警察光穿套警服就能抓一圈小偷了,不是说您有多厉害而是小偷知道如果与警察斗首先周围的群众会帮助警察其次得罪了警察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而现在我们出门不带好所有警械枪械记录仪等等都不敢接警了,因为群众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诬陷警察,犯罪分子知道警察不敢动手,不敢开枪而敢拼命抵抗逃跑。更不用说现在还有恐怖分子这种把杀人当作成仙的变态玩意,所以你能以你当年做警察时的感觉来面对现在的情况吗?

      国家一直在讲依法治国,您有情怀是好爱国爱民是君子的优秀品德,但是过了就不好,公安机关是政府下的一个职能部门,意思是只能够作为有一定功能的工作单位而已,同级别的职能部门既然设置了就要发挥功能否则是否就一个公安大包大揽能够做好事情呢?越俎代庖不但处理不好而且还让其他职能部门懒政怠政,这难道是一个运行良好的政府应该出现的情况吗?

      最关键的一点是,王文君和李乐斌并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出在他们娱乐的时间而是在其执行公务期间,而他们碰到的问题正是由于社会大环境所造成的对法治不敬对执行公务的警察攻击在先。而这也是我们经常所碰到的,兔死狐悲,我们一线民警做一辈子好警察难保出现他们这种极端的情况,那又有谁来保护警察来为警察说话呢?如果注定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我接处警是不是应该多想想家人多想想万一出事谁来维护我的权益谁来养育我的小孩呢?不要说大公无私的虚话,我只能在自己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尽一点警察的职责了,至于老百姓是不是高兴那就不是我能关得了的,警察有后顾之忧就是这样了。这也就是警队人员原来越多战斗力越来越低的原因症结所在。

      别人说军队是最护犊子的,为什么?难道说军官不懂得维护士兵的小错会影响纪律?但是所谓袍子情战友情,人是讲感情的,现在警队士气低落,不是因为外界给警察套上种种枷锁,而是被自己的领导自己的前辈捅刀子,累死累活不得个好,还不如做个好好先生谁也不得罪,这样大家都没话说了,但是真的对公安工作的长远发展好吗?

      所谓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希望共勉。

      23楼 长江矶石
      我也有不理解的时候,为了破案,有的战友一时忍不了,对对象动手动脚了,最后把自已弄进牢房里去了,也想不通,有么办法?怎不能不上班吧?工作照样要做,案件照样要侦破,可刑讯逼供不能搞。作为110接处警民警面对有想不通的问题,我很理解,既是干了这工作就有出不完警,为了养家糊口总是要工作的,只要自己多注意工作方法,困难总是比办法少。
      老同志办法总比困难多是理论上的吧,警察做事总是被法律法规的条条框框锁死,但是我们的对手可没有这些顾忌,此消彼涨,也无怪乎群众对警察不满了,记得亮剑里面赵刚政委对于自己带兵和李云龙带兵的区别,赵刚只能带出模范标兵团,而李云龙却能带出虎狼之团,两者战斗力差距多么大可想而知。现实中在执法办案中一味要求按规范办案过分讲究繁文缛节,对于一般公务行为当然没有影响但是对于类似于战斗的公安工作却是不适合的,因为兵贵神速。而被镣铐绑住手脚的一线办案人员当然只能无可奈何,最终只能是便宜了本该严惩的犯罪分子让好人蒙冤受屈。动摇执政根基。

      2015/12/14 23:20:06
      左箭头-小图标

      26楼 煤城警官
      你退休就消停在家待着养老吧,还农村妇女踩在脚下,她打警察扯警察裤子你瞎了?徐纯合罪不该死把你家孩子抓起来扔地上估计您老手里要是有大炮你都敢开,站着说话你肾虚不,青岛大虾事件你派出所有多大权力你自己不知道吗?还向物价部门推诿,咋地物价局的工作你派出所全包了呗》?你啊挺大岁数别动不动就什么人民群众,犯罪分子也是从人民群众中来的,你脑袋上刻字了写人民群众四个大字了?说青岛警察和店主是警匪一家你的给定的性啊,谁伤害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你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活在文革的时代啊人民群众要弄死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高喊我是不能对人民群众下手,你是真脑残啊,

      人民警察为人民,人民警察急人民所急,听着真不错,人民群众觉得现在雾霾太严重了好紧急的事情,你人民警察去处理吧,你觉得自己是上帝还是孙悟空,把你能耐上天了,你还知道是110报警服务台啊,按照你的说法应该叫全包圆服务台,泡面事件还党和人民都满意你吃药吃多了吧,这样的傻x应该拘留他,你觉得你满意了,这是一种对警务的严重浪费。最后告诉你一句 唐朝的夜壶老,它也就是个装尿的。

      这个“煤城警察”如果也算是人民警察的话?那么从太平间随便拉出一个也算得上,如果 这个“煤城警察”如果也算是人民警察的话?还会有人认为警察还是警察吗?

      2015/12/14 19:30:15
      • 头像
      • 军衔:警察一级警员
      • 军号:7488740
      • 工分:237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你退休就消停在家待着养老吧,还农村妇女踩在脚下,她打警察扯警察裤子你瞎了?徐纯合罪不该死把你家孩子抓起来扔地上估计您老手里要是有大炮你都敢开,站着说话你肾虚不,青岛大虾事件你派出所有多大权力你自己不知道吗?还向物价部门推诿,咋地物价局的工作你派出所全包了呗》?你啊挺大岁数别动不动就什么人民群众,犯罪分子也是从人民群众中来的,你脑袋上刻字了写人民群众四个大字了?说青岛警察和店主是警匪一家你的给定的性啊,谁伤害人民群众谁就是党的敌人你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活在文革的时代啊人民群众要弄死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高喊我是不能对人民群众下手,你是真脑残啊,

      人民警察为人民,人民警察急人民所急,听着真不错,人民群众觉得现在雾霾太严重了好紧急的事情,你人民警察去处理吧,你觉得自己是上帝还是孙悟空,把你能耐上天了,你还知道是110报警服务台啊,按照你的说法应该叫全包圆服务台,泡面事件还党和人民都满意你吃药吃多了吧,这样的傻x应该拘留他,你觉得你满意了,这是一种对警务的严重浪费。最后告诉你一句 唐朝的夜壶老,它也就是个装尿的。

      2015/12/14 17:37:20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19373
      • 工分:32072
      左箭头-小图标

      19楼 hehai0528
      基本所有社会论坛,对王文军一事均是认为其处置不当为主流。

      基本所有警察论坛,对王文军一事均是认为其处置合理为主流。

      值得深思。

      21楼 罗巴乔99
      立场不同
      22楼 hehai0528
      这么说就不对了。

      再怎么说,警察和普通老百姓的立场,也不该是对立面。犯罪分子才是。

      但是现在对王文军一案,两方看法完全是相反的。

      直到现在还有网上自称是警察的人认为张磊冤枉。

      2015/12/14 16:59:01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开贴问老鸟
      前辈,你离开一线至少也有二十年之久,我只能跟你说现在的社会环境和你当年做小警察时已经截然不同,而出现这一切并不是我们警察自己的原因,而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原因吧,我是一线年轻民警,每日风里来雨里去,从警不到10年受伤也多次了,奖励也是不少,我不指望百姓能够说我有多高尚多伟大,我只希望工作能够平平安安,能够像您一样平稳落地。


      但是现在的执法环境真的是非常差,现在接处警免不了有肢体冲突,我们警察再隐忍也不能让别人当孙子骂吧,当儿子打吧。换位思考一下您的小孩做警察的话您愿意他每天冒生命危险出门吗?每天都被人骂着工作吧。您当年是这样做警察的吗?当年做警察光穿套警服就能抓一圈小偷了,不是说您有多厉害而是小偷知道如果与警察斗首先周围的群众会帮助警察其次得罪了警察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而现在我们出门不带好所有警械枪械记录仪等等都不敢接警了,因为群众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诬陷警察,犯罪分子知道警察不敢动手,不敢开枪而敢拼命抵抗逃跑。更不用说现在还有恐怖分子这种把杀人当作成仙的变态玩意,所以你能以你当年做警察时的感觉来面对现在的情况吗?

      国家一直在讲依法治国,您有情怀是好爱国爱民是君子的优秀品德,但是过了就不好,公安机关是政府下的一个职能部门,意思是只能够作为有一定功能的工作单位而已,同级别的职能部门既然设置了就要发挥功能否则是否就一个公安大包大揽能够做好事情呢?越俎代庖不但处理不好而且还让其他职能部门懒政怠政,这难道是一个运行良好的政府应该出现的情况吗?

      最关键的一点是,王文君和李乐斌并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出在他们娱乐的时间而是在其执行公务期间,而他们碰到的问题正是由于社会大环境所造成的对法治不敬对执行公务的警察攻击在先。而这也是我们经常所碰到的,兔死狐悲,我们一线民警做一辈子好警察难保出现他们这种极端的情况,那又有谁来保护警察来为警察说话呢?如果注定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我接处警是不是应该多想想家人多想想万一出事谁来维护我的权益谁来养育我的小孩呢?不要说大公无私的虚话,我只能在自己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尽一点警察的职责了,至于老百姓是不是高兴那就不是我能关得了的,警察有后顾之忧就是这样了。这也就是警队人员原来越多战斗力越来越低的原因症结所在。

      别人说军队是最护犊子的,为什么?难道说军官不懂得维护士兵的小错会影响纪律?但是所谓袍子情战友情,人是讲感情的,现在警队士气低落,不是因为外界给警察套上种种枷锁,而是被自己的领导自己的前辈捅刀子,累死累活不得个好,还不如做个好好先生谁也不得罪,这样大家都没话说了,但是真的对公安工作的长远发展好吗?

      所谓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希望共勉。

      年轻人就是不一样,有文化,有思想。

      如今中国社会进步神速,死抱着所有的老思想是行不通的。

      和稀泥的功夫,年轻警察要向老同志学习,对于新知识老同志应该向年轻的同事或者下属讨教。

      如果说办案,我们那代人,只不过是认识几个字的文盲而已。我们那代人有多少人可以网上办案?有多少人可以熟练运用电脑等办案工具?说句不好听的话,我的同龄同事中,没几个。我能够打几个字上上网,算是可以的了。

      2015/12/14 16:49:49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开贴问老鸟
      前辈,你离开一线至少也有二十年之久,我只能跟你说现在的社会环境和你当年做小警察时已经截然不同,而出现这一切并不是我们警察自己的原因,而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原因吧,我是一线年轻民警,每日风里来雨里去,从警不到10年受伤也多次了,奖励也是不少,我不指望百姓能够说我有多高尚多伟大,我只希望工作能够平平安安,能够像您一样平稳落地。


      但是现在的执法环境真的是非常差,现在接处警免不了有肢体冲突,我们警察再隐忍也不能让别人当孙子骂吧,当儿子打吧。换位思考一下您的小孩做警察的话您愿意他每天冒生命危险出门吗?每天都被人骂着工作吧。您当年是这样做警察的吗?当年做警察光穿套警服就能抓一圈小偷了,不是说您有多厉害而是小偷知道如果与警察斗首先周围的群众会帮助警察其次得罪了警察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而现在我们出门不带好所有警械枪械记录仪等等都不敢接警了,因为群众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诬陷警察,犯罪分子知道警察不敢动手,不敢开枪而敢拼命抵抗逃跑。更不用说现在还有恐怖分子这种把杀人当作成仙的变态玩意,所以你能以你当年做警察时的感觉来面对现在的情况吗?

      国家一直在讲依法治国,您有情怀是好爱国爱民是君子的优秀品德,但是过了就不好,公安机关是政府下的一个职能部门,意思是只能够作为有一定功能的工作单位而已,同级别的职能部门既然设置了就要发挥功能否则是否就一个公安大包大揽能够做好事情呢?越俎代庖不但处理不好而且还让其他职能部门懒政怠政,这难道是一个运行良好的政府应该出现的情况吗?

      最关键的一点是,王文君和李乐斌并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出在他们娱乐的时间而是在其执行公务期间,而他们碰到的问题正是由于社会大环境所造成的对法治不敬对执行公务的警察攻击在先。而这也是我们经常所碰到的,兔死狐悲,我们一线民警做一辈子好警察难保出现他们这种极端的情况,那又有谁来保护警察来为警察说话呢?如果注定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我接处警是不是应该多想想家人多想想万一出事谁来维护我的权益谁来养育我的小孩呢?不要说大公无私的虚话,我只能在自己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尽一点警察的职责了,至于老百姓是不是高兴那就不是我能关得了的,警察有后顾之忧就是这样了。这也就是警队人员原来越多战斗力越来越低的原因症结所在。

      别人说军队是最护犊子的,为什么?难道说军官不懂得维护士兵的小错会影响纪律?但是所谓袍子情战友情,人是讲感情的,现在警队士气低落,不是因为外界给警察套上种种枷锁,而是被自己的领导自己的前辈捅刀子,累死累活不得个好,还不如做个好好先生谁也不得罪,这样大家都没话说了,但是真的对公安工作的长远发展好吗?

      所谓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希望共勉。

      我也有不理解的时候,为了破案,有的战友一时忍不了,对对象动手动脚了,最后把自已弄进牢房里去了,也想不通,有么办法?怎不能不上班吧?工作照样要做,案件照样要侦破,可刑讯逼供不能搞。作为110接处警民警面对有想不通的问题,我很理解,既是干了这工作就有出不完警,为了养家糊口总是要工作的,只要自己多注意工作方法,困难总是比办法少。

      2015/12/14 16:36:21
      左箭头-小图标

      19楼 hehai0528
      基本所有社会论坛,对王文军一事均是认为其处置不当为主流。

      基本所有警察论坛,对王文军一事均是认为其处置合理为主流。

      值得深思。

      21楼 罗巴乔99
      立场不同
      这么说就不对了。

      再怎么说,警察和普通老百姓的立场,也不该是对立面。犯罪分子才是。

      但是现在对王文军一案,两方看法完全是相反的。

      2015/12/14 15:51:26
      左箭头-小图标

      19楼 hehai0528
      基本所有社会论坛,对王文军一事均是认为其处置不当为主流。

      基本所有警察论坛,对王文军一事均是认为其处置合理为主流。

      值得深思。

      立场不同

      2015/12/14 15:41:13
      左箭头-小图标

      12楼 老头不识途
      很麻烦,要绑定手机才可以发言。

      我年纪应该和楼主差不多,也在派出所当了十几年的生产队长。文化水平差(上学天天独毛主席语录)。

      对楼主有的观点比较赞同,比如派出所为民服务这块,能够帮老百姓做点好事,从大讲,密切了警民关系,从小讲个人积德行善。

      但是,对一些其他问题,我有不同的看法。

      比如:王文军、李乐斌。讨论王文军、李乐斌的问题,不能凭自己的感情或者喜好来下定义,应该回归到法律层面来讨论,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理警情的过程中,是否合法才是问题的关键。

      王文军是徒手制服过程中,发生了人员死亡。个人认为不能单从结果认定行为的合法与否,而是应该回归法律法规,

      根据我们的法律规定,显然,王文军是有徒手制服违法犯罪嫌疑人的权利的。其结果只是合法履行职务产生的意外事件。

      李乐斌的事情也一样,不能因为嫌疑人有这样那样的情况(罪不至死),而否定民警李乐斌依法履行职务。

      个人认为,如今习大大讲究依法治国,大家讨论问题也要回归法律。

      大学生掏鸟窝案也一样,你可以认为不合理,但是合法。而不是自己认为不合理就攻击法官。认为法律法规不合理的,可以有修改法律的诉求,

      而不是对法律的执行者进行攻击。

      14楼 开贴问老鸟
      您是真正的一线执法民警这看得出

      这绝对是有法律素养的人!比一大堆喊着高大上口号确不知怎么解决实际问题的人强多了!

      2015/12/14 15:20:59
      左箭头-小图标

      基本所有社会论坛,对王文军一事均是认为其处置不当为主流。

      基本所有警察论坛,对王文军一事均是认为其处置合理为主流。

      值得深思。

      2015/12/14 15:05:51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说的是对的。

      但是太理想化了。

      很难想象一个从警几十年的老民警,还能这样坚持理想。

      2015/12/14 15:00:21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924531
      • 头衔:民主教父 专政皇帝
      • 工分:307907 / 排名:2578
      左箭头-小图标

      谈到“大沈阳”,你曾向我提过几次,你甚至还想以“大沈阳”来制约我,说到这里,我想说,你“江西病猫”比人家“大沈阳”的素质和教养相差孙悟空一个跟斗云,人家观点不同,可以讲理,可以论述,可从不对人挖苦,不讥讽,不谩骂,这种作风你有沒有?一点也没有。在这个论坛上你甚至还比当年的“回家种地”差得多,人家有知识,有文才,而你却只有胡言乱语,胡说八道,胡搅蛮缠,欲想搅乱一些警察的视线,拖人下水。

      ------------------------------------------------------

      呵呵大沈阳和老葛样

      不是好人...

      2015/12/14 14:58:28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924531
      • 头衔:民主教父 专政皇帝
      • 工分:307907 / 排名:2578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今天,甚至今后,还认为人民警察为人民,人民警察要急人民所急,为人民排忧解难,中国只要是110报警求助服务台存在,人民警察就要热情周到地为人民服务。

      --------------------------------------------

      支持这话..


      2015/12/14 14:56:49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内网大国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



      从这句话上来看,楼主是个极其阴险的人,如果真是一名警察,肯定害过不少同一个战壕里的兄弟。

      10楼 长江矶石
      这一点你说错了,在俺手下保护了不少人,提拔了很多手下,只能说咱救过人,可从没害过一个人。警察慎开枪,乃至理名言,信则听,不信侧耳边风。我想李乐斌打死那个徐纯合,看他那个家庭惨样会做恶梦的。我有一个战友枪决了一个犯人后常做恶梦,难道一枪打死一个人会象打死一头野猪一样吗?摸你的心问一下。我有一个同事一枪打死一个抢劫青年,从此后整个人都湮掉了。这和打死恐怖分子是不一样的。
      您真的做过警察吗?结束一个人的生命当然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情,但是为了正义为了更多无辜百姓的生命开枪击伤砍伤群众的犯罪分子我不会感到负罪感反而是我人生干得最精彩的时刻,为此局里面也给予我嘉奖鼓励。这好像是个小学生都理解的事情怎么你作为领导还有这样的妇人之仁???作战时战士上阵杀敌,对方都是和自己一样的年轻小伙说不定还见过面,难道还得像您考虑的这样吗?那倒下的不但是战士本身还有背后千万的老百姓,这点您得深刻反省啊。

      2015/12/14 0:54:09
      左箭头-小图标

      12楼 老头不识途
      很麻烦,要绑定手机才可以发言。

      我年纪应该和楼主差不多,也在派出所当了十几年的生产队长。文化水平差(上学天天独毛主席语录)。

      对楼主有的观点比较赞同,比如派出所为民服务这块,能够帮老百姓做点好事,从大讲,密切了警民关系,从小讲个人积德行善。

      但是,对一些其他问题,我有不同的看法。

      比如:王文军、李乐斌。讨论王文军、李乐斌的问题,不能凭自己的感情或者喜好来下定义,应该回归到法律层面来讨论,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理警情的过程中,是否合法才是问题的关键。

      王文军是徒手制服过程中,发生了人员死亡。个人认为不能单从结果认定行为的合法与否,而是应该回归法律法规,

      根据我们的法律规定,显然,王文军是有徒手制服违法犯罪嫌疑人的权利的。其结果只是合法履行职务产生的意外事件。

      李乐斌的事情也一样,不能因为嫌疑人有这样那样的情况(罪不至死),而否定民警李乐斌依法履行职务。

      个人认为,如今习大大讲究依法治国,大家讨论问题也要回归法律。

      大学生掏鸟窝案也一样,你可以认为不合理,但是合法。而不是自己认为不合理就攻击法官。认为法律法规不合理的,可以有修改法律的诉求,

      而不是对法律的执行者进行攻击。

      您是真正的一线执法民警这看得出

      2015/12/14 0:47:12
      左箭头-小图标

      前辈,你离开一线至少也有二十年之久,我只能跟你说现在的社会环境和你当年做小警察时已经截然不同,而出现这一切并不是我们警察自己的原因,而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原因吧,我是一线年轻民警,每日风里来雨里去,从警不到10年受伤也多次了,奖励也是不少,我不指望百姓能够说我有多高尚多伟大,我只希望工作能够平平安安,能够像您一样平稳落地。


      但是现在的执法环境真的是非常差,现在接处警免不了有肢体冲突,我们警察再隐忍也不能让别人当孙子骂吧,当儿子打吧。换位思考一下您的小孩做警察的话您愿意他每天冒生命危险出门吗?每天都被人骂着工作吧。您当年是这样做警察的吗?当年做警察光穿套警服就能抓一圈小偷了,不是说您有多厉害而是小偷知道如果与警察斗首先周围的群众会帮助警察其次得罪了警察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而现在我们出门不带好所有警械枪械记录仪等等都不敢接警了,因为群众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诬陷警察,犯罪分子知道警察不敢动手,不敢开枪而敢拼命抵抗逃跑。更不用说现在还有恐怖分子这种把杀人当作成仙的变态玩意,所以你能以你当年做警察时的感觉来面对现在的情况吗?

      国家一直在讲依法治国,您有情怀是好爱国爱民是君子的优秀品德,但是过了就不好,公安机关是政府下的一个职能部门,意思是只能够作为有一定功能的工作单位而已,同级别的职能部门既然设置了就要发挥功能否则是否就一个公安大包大揽能够做好事情呢?越俎代庖不但处理不好而且还让其他职能部门懒政怠政,这难道是一个运行良好的政府应该出现的情况吗?

      最关键的一点是,王文君和李乐斌并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出在他们娱乐的时间而是在其执行公务期间,而他们碰到的问题正是由于社会大环境所造成的对法治不敬对执行公务的警察攻击在先。而这也是我们经常所碰到的,兔死狐悲,我们一线民警做一辈子好警察难保出现他们这种极端的情况,那又有谁来保护警察来为警察说话呢?如果注定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我接处警是不是应该多想想家人多想想万一出事谁来维护我的权益谁来养育我的小孩呢?不要说大公无私的虚话,我只能在自己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尽一点警察的职责了,至于老百姓是不是高兴那就不是我能关得了的,警察有后顾之忧就是这样了。这也就是警队人员原来越多战斗力越来越低的原因症结所在。

      别人说军队是最护犊子的,为什么?难道说军官不懂得维护士兵的小错会影响纪律?但是所谓袍子情战友情,人是讲感情的,现在警队士气低落,不是因为外界给警察套上种种枷锁,而是被自己的领导自己的前辈捅刀子,累死累活不得个好,还不如做个好好先生谁也不得罪,这样大家都没话说了,但是真的对公安工作的长远发展好吗?

      所谓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希望共勉。


      2015/12/14 0:42:59
      左箭头-小图标

      很麻烦,要绑定手机才可以发言。

      我年纪应该和楼主差不多,也在派出所当了十几年的生产队长。文化水平差(上学天天独毛主席语录)。

      对楼主有的观点比较赞同,比如派出所为民服务这块,能够帮老百姓做点好事,从大讲,密切了警民关系,从小讲个人积德行善。

      但是,对一些其他问题,我有不同的看法。

      比如:王文军、李乐斌。讨论王文军、李乐斌的问题,不能凭自己的感情或者喜好来下定义,应该回归到法律层面来讨论,

      王文军、李乐斌在处理警情的过程中,是否合法才是问题的关键。

      王文军是徒手制服过程中,发生了人员死亡。个人认为不能单从结果认定行为的合法与否,而是应该回归法律法规,

      根据我们的法律规定,显然,王文军是有徒手制服违法犯罪嫌疑人的权利的。其结果只是合法履行职务产生的意外事件。

      李乐斌的事情也一样,不能因为嫌疑人有这样那样的情况(罪不至死),而否定民警李乐斌依法履行职务。

      个人认为,如今习大大讲究依法治国,大家讨论问题也要回归法律。

      大学生掏鸟窝案也一样,你可以认为不合理,但是合法。而不是自己认为不合理就攻击法官。认为法律法规不合理的,可以有修改法律的诉求,

      而不是对法律的执行者进行攻击。

      2015/12/13 22:43:19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内网大国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



      从这句话上来看,楼主是个极其阴险的人,如果真是一名警察,肯定害过不少同一个战壕里的兄弟。

      10楼 长江矶石
      这一点你说错了,在俺手下保护了不少人,提拔了很多手下,只能说咱救过人,可从没害过一个人。警察慎开枪,乃至理名言,信则听,不信侧耳边风。我想李乐斌打死那个徐纯合,看他那个家庭惨样会做恶梦的。我有一个战友枪决了一个犯人后常做恶梦,难道一枪打死一个人会象打死一头野猪一样吗?摸你的心问一下。我有一个同事一枪打死一个抢劫青年,从此后整个人都湮掉了。这和打死恐怖分子是不一样的。
      做为一个从警二十多年的一线民警,我感觉你是一天警察也没有当过的人,在这里胡说八道蒙蒙脑残的小青年罢了。

      2015/12/13 21:39:43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内网大国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



      从这句话上来看,楼主是个极其阴险的人,如果真是一名警察,肯定害过不少同一个战壕里的兄弟。

      这一点你说错了,在俺手下保护了不少人,提拔了很多手下,只能说咱救过人,可从没害过一个人。警察慎开枪,乃至理名言,信则听,不信侧耳边风。我想李乐斌打死那个徐纯合,看他那个家庭惨样会做恶梦的。我有一个战友枪决了一个犯人后常做恶梦,难道一枪打死一个人会象打死一头野猪一样吗?摸你的心问一下。我有一个同事一枪打死一个抢劫青年,从此后整个人都湮掉了。这和打死恐怖分子是不一样的。

      2015/12/13 21:19:18
      左箭头-小图标

      我不同情王文军是他弄死了老百姓,我不支持李乐斌是他用武器打死了本不该死的人,我没说李乐斌使用武器违法,但徐纯合也罪不该死,而且他并没有犯罪。



      从这句话上来看,楼主是个极其阴险的人,如果真是一名警察,肯定害过不少同一个战壕里的兄弟。

      2015/12/13 20:31:56
      左箭头-小图标

      闻到一股鸡屎味

      2015/12/13 19:50:13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原创]给“江西病猫”的回复

      2015/12/13 19:43:03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he00336486
      我支持LZ的观点,真不知道他们在实际执法的时候怎么做的。
      回复:[原创]给“江西病猫”的回复回复:[原创]给“江西病猫”的回复哈哈!支持你一下。

      2015/12/13 19:41:09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191307
      • 头衔:曾经衙门里的恶棍
      • 工分:65385
      左箭头-小图标

      我支持LZ的观点,真不知道他们在实际执法的时候怎么做的。

      2015/12/13 19:02:04
      • 军衔:警察二级警督
      • 军号:2507302
      • 工分:34851
      左箭头-小图标

      观点不同,立场不同,本质就是屁股所坐的位子不同,普通民警看到王文军,觉得冤,因为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

      领导所做的位子不同,看到的是自己如花似锦的前程,不能因一个小小的王文军而折戟沉沙。所以王文军就是被推出来平所谓“民愤”的工具。也是保住领导位子的炮灰。

      2015/12/13 18:05:18
      • 军衔:警察二级警督
      • 军号:2507302
      • 工分:34851
      左箭头-小图标

      长江以前是混陆军论坛的吧?


      2015/12/13 18:01:57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41933 / 排名:8274
      左箭头-小图标

      我还真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就许你骂我“是一个没素质的文痞流氓,一个混在论坛上的恶棍枪手,”!我说你几句马上摆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势,记得上次我可是一口一个前辈,何曾轻视过你?

      你自己看看你的言论与老葛和回家种地简直是互相呼应,他们是明目张胆地骂,你呢?一口一个为人民服务,时时刻刻代表“人民群众”,这里又开始代表起了人民警察,对警察的热点事件你总是和白岩松一个样,质疑民警的素质,质疑民警的思想境界.....现在还又给我加上“胡言乱语,胡说八道,胡搅蛮缠和拖人下水”的大帽子!你的胸怀和为人可见一斑,和你斗?还用斗吗?这不已经很清楚了吗?

      话止于此,恕不奉陪!

      2015/12/13 17:44:3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85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给“江西病猫”的回复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