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留学生,我们怎么了?招谁惹谁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终于只剩下最后一门考试了。一直真的是因为太忙要准备考试可是实在忍不住。忙里偷闲写了点东西。也想借此为我们这些小留说几句话.

真没想到我的身边也会发生这种事情,2个跟我差不多的小留就这样走了国内的报纸电视对这件事情的报道相当负面。他们把一件很简单的由口角冲突而演变来的杀身之祸说成是小留与越南黑帮的斗殴,甚至衍生出他们和黑社会的不明关系。他们把一个地下室演变而来的小店叫做酒吧。一个只有富人和公子哥去的豪华场所。他们把这所谓酒吧的英文名字FULL HOUSE简单的音译成富豪士。天那,听这名字,多么的豪华,多么的奢侈。可是他们真的知道这被他们叫成富豪士的酒吧到底是什么地方吗?我是个来自小城市的人。说真的,那所谓的酒吧也不比我家楼下小饭馆强多少。

在说说我们小留的生活吧。国内的愤青,你们是不是觉得已经相当了解我们了。我来加拿大已经3年了。也请听我说说我们小留给你讲讲我们的故事好么?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我高中毕业。我们家不是有钱人。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爸就希望我出国。说到这里。请你暂时闭嘴,请听我说完好么?爸爸不是你们想到那种重洋媚外的人。但他很相信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爸爸跟我说。但凡能成就事业的人一定要有很丰富的经历。所以一定要到外面看看。

中国虽大,但是他的社会体制却和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很不同。不管如何,经历就是财富。就是基于这个理想,真的。爸爸把培养一个好女儿作为他的理想。在我小学2年级的时候。爸爸只身跑到蒙古去闯。蒙古。多么穷多么小的一个国家啊。可是谁晓得那帮狗日的东西会那么鄙视。敌视中国。

一直到现在,爸爸还在蒙古坚持着他那份小小的事业。那也是我在加拿大的生活来源。记得有一次。妈妈接到一个电话就哭了。他说晚上,爸爸和几个中国人一起走,被蒙古警察叫住检查ID。因为离家不远。他们都没有带护照所以就一股脑的被请进警察局。妈妈说爸爸被蒙古的流氓警察打了。听说当时爸爸的反映就象是个英雄。

  事后,爸爸坚持要求验伤并要求警察当时人道歉那狗日的蒙古警察还试图私了并威胁验伤的医生给假口供,但幸运的是爸爸遇到一个有良知的医生由于爸爸的坚持,法律还了他个公道。后来在当年年底的时候,爸爸写了篇他在异乡生活创业的文章。当时正值年关,爸爸的文章被送到我们当地的报社发表了看完文章,爸爸的很多朋友都哭了。其中也不乏和爸爸同龄的大老爷们儿。中国人在外面真的很不容易。我还记得当时爸爸写了一端话说“其实人的爱国心和自尊心没什么区别,越在逆境中就越容易被激发”我想这就是为什么爸爸争取道歉的原因吧。

时间如梭在我高中毕业那年爸爸终于实现他的梦。他已经有足够的钱让我出国了。那正是我高考的时候爸爸怕我因为知道要出国而不专心学习一直嘱咐妈妈叫她不要告诉我。结果自己却坚持不住给我透漏了口风。我多么可爱慈祥的父亲啊!我。一个来自内蒙古这种穷地方的小留学生,就这样蹋进了加拿大的国土。这样,你也会说我也是奸商或贪官小兔崽子么?

和千万小留一样。我也在这读过所谓的ESL课程。说实话,跟国内高中的教育强度比起来。这种课就象是在上幼儿园。但是话说回来,语言这种东西不就是应该这样学么?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圈在图书馆里背单词呢?如果是那样,我们为什么要出国呢?ESL里面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学生。真的。我来加拿大的所有朋友都是我在上ESL的时候认识的。有阿X,也有小日本,也有杀害过我们同胞的越南人。还记得那时候我还和一个韩国同学用蹩脚的英语口沫横飞的跟一个小日本讲他们的亲华战争讲他们侵华之后打死也不道歉的流氓作风。给他们讲你们要象德国人学习,求的中国人的原谅那小日本显然听的很茫然。不过也算默许我们的看法了。ESL的日子就是这样的,课程是很轻松。但是你们忽视了此时生活对我们的压力。

在我所有的朋友中,我听说过谁谁家里是比较有钱的但是我真的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象国内报道里说的那样挥金如土大家都知道父母的血汗钱来只不易面对比国内相对高出6倍的高价。我们有谁不是在盘算着每月的生活费要怎么花有谁没有趁食品打折的时候P颠P颠的跑去抢便宜货有谁没有放学回来后还的自己准备洗菜做饭,洗锅刷碗国内在异地求学大学生们你们是在国内的,即使是这样你有没有想过家,想过爸爸妈妈。你们在学校里也该有个食堂是给你们做饭的吧?你觉得我们小留在这的生活比你们奢侈美好吗?

和太郎一样。我们就是来自这样一个穷地方。一个有些人认为不应该能有哪个人可以出的起国的地方我也曾经和太郎一样,因为参加同学的生日PARTY的这样所谓的酒吧呆到半夜。比他幸运的是我没遇见那猪狗不如丧尽天良的SB越南人。不然的话我可能也要承受国内广大“爱国”人士的批判。我想我那可怜的父亲可能也不会幸免。

那些所谓有正义感的中国人啊,你们一定要这样吗?小留做了什么遭到大家这样的批判。你们是不是不理解为什么这2个小留能在这里引起这么多的关注。是不是觉得中国每天死那么多人你们同情不过来?而我们为什么要为这2个小留赋予这么大的哀思与同情。我告诉你。我们同是离乡背井,经历相似,同龄的中国人我们远离祖国,远离家乡。远离父母。这让我们比你们更多的体会到朋友的含义。生病的时候我们怕父母担心,我们不能说。唯一可以帮我们的是朋友。遭人欺负的时候。没人何以帮你。除了朋友。除了这些,我们也在努力的改变外国人对中国的误解。这里人对中国发展的无知另人错愕。他们对中国的误解根身地固。台毒葬毒和轮子给了他们很多错误的信息。我们曾为了祖国的尊严和荣誉而努力过。争取过。而你们做过什么?

国外大学的课程是沉重的。由于语言障碍,中国学生要比本地人花几倍的时间准备课业。学校一年的3个学期。每个学习的2次考试。没有经过精心的准备是很难考出成绩的。但好在学期之间我们可以过一个没有作业的BREAK。无奈OTTAWA的生活却又是如此的沉闷而单调。年轻的我们真的很难适应,但我们必须适应。留学的生活觉对没有你们想象美好。我们无法在这里寻得安全感。这毕竟不是我们的祖国。可是现在看来。我们却又已经是被祖国人民鄙视与唾弃的一个族群了难道不是么?其实我们真的没有什么要求。只是希望能得到一些正面的关注。也请别在给我们扣帽子了。我们的脖子真的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坚强!

                                                    
[CFC独家稿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