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午10时,2006年上海市宣传系统人才招聘会刚刚开始不到1个小时,门外就排起了近千人的长龙等待入场。对于如此激烈的就业竞争,今年大四的叶云(化名)紧张之余多了一份安心。“和其他人相比,我的机会乘以二!”叶云说。

叶云所说的乘以二是指她刚刚在网上达成共识的“男友”也在招聘现场。两个人约定,只要“男友”得到面试意向甚至是投递简历的机会,就要跟用人单位大力推荐“女友”。“虽然专业上不‘对口’,但是不少注重推荐关系的单位仍然相信精英选中的‘伙伴’就是精英,或者起码会给个面子。”叶云说。
 
先例:“借船出海”成功

在之前叶云参加过的4场招聘会上,普通高校哲学系毕业的她没有得到过一个面试的机会。前一周,叶云的室友“成功着陆”,她介绍了自己的秘诀——“借船出海”。同样是冷僻专业的室友在和英国利兹大学留学回沪的高中同学达成相互推荐的协议之后,很快就在同学签约的某外资银行找到了行政文秘的职务。

叶云的“男友”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应届毕业生,同时有多家媒体特约撰稿的经验。相比哲学系的叶云,“男友”的那一份简历显然好看很多。叶云说,一旦用人单位对他的简历表示浓厚兴趣的话,“男友”会适时大力推荐叶云。

“这个协议看起来对‘男友’不太公平吧!”面对记者的问题,叶云说,这次北京“男友”来沪求职的吃住费用都由自己负责。“安排在我们男生寝室,在学校食堂吃饭,不需要我花多少钱。”叶云说,其实当初自己小学同学牵线介绍他们网上认识的时候,“男友”的条件就只是能很方便找个吃饭和住宿的地方。

心理:只要争取到面试机会

在招聘会现场,叶云中意的单位不多,而且竞争都异常激烈。收简历的招聘人员都忙不迭地将收来的简历堆在一边,叶云注意到,只有在收到有意向的简历时,他们才会把简历从左边的一大堆转到右边的一小堆。“男友”看重的单位叶云显然是“没戏”的,在自己完成了简历的投递之后,“男友”专门等在叶云中意的单位前面排起了队。下午2点左右,在“男友”的大力推荐下,叶云的简历和“男友”一起被安排在了那一小堆中。“男友”同时拿到了下周三进行面试的口头通知。
 
“只要有这个机会就好!”叶云一直认为自己的能力有目共睹,只要有一个面试的机会就能让招聘单位注意到自己。叶云说,从招聘现场出来,“男友”直接订了下周一去杭州的车票。“下周三的面试他肯定不会去的。”

争议:有人不屑有人宽容

“即将毕业的帅哥们注意啦:我们是××大学大四优秀的女孩,现有意与你们做到资源互补,以达到双赢的目的。如能帮我们解决工作问题者,请发E-mail,有意愿者到时可电话联系和面谈,酬金可以面议……相信我们的才华依托于你们的力量,必能放光芒。”

类似这样的“广告”在年底毕业生找工作的这段时间频频出现在一些高校校园网上,吸引了大学生们的普遍关注。在招聘会现场,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刚投过简历的女生。她们大部分对此见怪不怪:“能找到合适的也不容易的。”

据她们分析,首先两个人必须要大方向上一致,如果一个人学文一个人学理,连招聘会的种类都不同的话就很难达到目的。其次,如果双方都是本科生,男生肯定要无私一些。而如果不是熟人或者关系很好,一般男生也不愿意为了蝇头小利这么麻烦去帮别人。而且两个人选择的位置还要有本质上的不同,要不然会给彼此带来竞争的威胁。

“我个人很看不起这种行为。”浙江大学新闻系的学生小王说,“虽然表面看这是互相帮助,但是据我了解很多女生还是依靠在网上发广告的方式付钱找男生帮忙。”在小王看来,这样无疑于承认了女性的弱者地位。记者在现场采访时发现,虽然持反对意见的女生有不少,但是更多女生则因为就业压力大而对这种做法表示了宽容。
 
“表面上看,我们的机会可能和男生比差不多,但是在我参加过的招聘会上,用人单位一见到男生连问的问题都变得多起来,结果我们女生每次都是失望而归。投了无数份简历,不是石沉大海就是被退回来。”找工作连连碰壁的历史专业学生聂远无奈地说。

毕业于大连某高校来沪求职的聂远说,在东北,很多用人单位索性直接就在招聘启事上说要男生。在上海,更多的企业和单位都是在面试时委婉地提出,“男生可能更合适这个职务。”

专家:这是个人信用的一种缺失

“面对当前越来越激烈的就业竞争,大学生、尤其是女大学生应该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当初在设计大学准入门槛时,男女平等,而如今在企业准入门槛上,男女却因为生理差距变得不平等了,这必然导致女大学生就业过剩。”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学招办主任这样告诉记者。

“如果我是用人单位,我知道这两个学生是为了找工作拼凑的假恋人,一定不会录用他们。”复旦大学社会学系主任张乐天教授坦率地说,我会告诉学生“待人以诚”,尤其在现代社会这个很重要。曾经参加过本科生招生工作的张教授说,这样的做法也许出于无奈,但是客观上这也给其他同等条件的应聘者制造了不公平。同时,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次欺骗的过程。

而之所以这种办法屡试不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企业对于“熟人介绍”这种传统的用人形式的热衷。张教授分析说,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很多企业对于他们选中的人才都非常信任。如果男生已经进入该企业,那么作为一名员工进行推荐肯定是会受到上级的重视的。这一点在外企尤为突出。张教授举例说,这就像国外的大学会非常看重知名教授的推荐信。出于对熟人的一种了解和信任,用人单位才会从无数的应征简历中对陌生人建立起一种最初的信任,同时也会把这种信任给予应征者本人。
 
而现在这个现象的产生说明我们在个人信用上的一种缺失。“要知道一旦建立社会信用制度体系,这个男生本来不想得到那份工作而为了与女生达成的协议欺骗就业单位,一旦被揭穿将为自己寻找工作制造很大的麻烦。”张教授说,一个不光彩的信用记录可能毁了男生的前程。

会重点考虑男生的推荐

在那家录用了叶云室友的外资银行,人事专员告诉记者,的确招聘时是考虑了她男友的意见。详细考证了“她”出色的履历并面试三次之后,决策者认为“她”的确具备适应这一职位在外语、公关以及市场协调等方面要求的能力。人事专员也坦陈,如果不是“他”的推荐,他们机构考虑录用甚至是提供面试机会给专业相差甚远的“她”的可能性非常低。

发现作假将一起永久除名

记者在近期举行的几个招聘会上了解到,现在一些单位招聘人才时纷纷表示,出于对工作艰苦性质的考虑,原则上不招收女生。记者就此采访了曾经在此前的招聘会上设点的香港莱菲尔网络工程公司的人事主管,他表示如果有男生签订就业协议,该男生条件的确很优秀,可以考虑接受由这位男生“推荐”的一位女生。但是如果是假的关系,一旦被公司知道,包括男生在内都会被永久除名。他说,“没有基本的诚意,用这样的方法得到工作不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