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MM给偶看了一篇文章,能看懂的进来看看

两极分化的情绪根源

一:城市的情绪根源:

改革开放从过冰河,到国门洞开,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再到改革触角深层次的注目金融领域,城市在痛苦中进行着深层次的调整,两极分化在城市走向极端:由于金融体系的不完善或抗风险能力不高,导致国家不得不对金融进行大力度全方位的监管,无法将金融推向开放市场;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资本对抗外国资本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将货币一次次的贬值,以最大限度的贬值外国资本囤积的中国货币,劳力随之贬值,服务随之贬值,资源成为最大的中国资产,国家越发成为中国资产的最大拥有者,然而分配却不是过去的那种国家资源的集中统一平均分配,中国进一步看紧了自己的资源口袋,从改革开放之初的买卖土地从90年代初禁止土地转卖到如今的土地70年租期的迅速升值,甚至有的地方出现了泡沫,中国资源门槛是一浪高过一浪,城市无产阶级的队伍进入加速膨胀阶段。

从物资匮乏到价格竞争到今天中国经济的两头在外,中国从劳动密集走向经济质量,收拢社会资源大力推进第三产业的发展,延续着当年劳力从第一产业到第二产业的手法,不同于过去的时候,今天的去向是第三产业服务业,过去的资源扩张走向资源增殖,工业需要资源节约,需要工作效率,需要最大限度的释放生产力。中国劳力的又一次的大转移。中国城市贫民的痛苦的产业大转移。

 

二.农村的情绪根源:

中国从生产构造经济突入消费社会经济,工业劳动力的稀缺使得中国政府以税收与投资两个工具推高了工业地位,主观制造了工业与农业的剪刀差,资源无节制的流向城市。在此主观意愿下,农业负担迟迟不下,延续了十几年;农业用地人为的限价,农民大踏步的进入到城市中,在城市屋檐下用自己的劳动力追求自己的农业补贴,在此基础上,加上中国耕地面积的严重不足以及耕地负担过重(不到7%的世界耕地面积养活了22%的世界人口),国家政府一方面限制土地的买卖,严控对农业用地的工业开发,严控经济开发区的圈地运动,一方面农业用地的价格与城市用地价格的严重不均衡,被人为的低估,农业用地迹似无偿的被征用,建工厂、修道路,支援城市支援工业,使得工业与农业的剪刀差进一步加大,使得农民被迫束缚在自己的土地上,被迫成为城市主题的建设者和附庸者;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中国国内城市的迅速扩张,其城市资源的来源在什么地方呢?是农村资源的进一步缩水,农民这个中国最庞大的职业进一步古老而无助,农民并没有见到现代化的农业方面成就农民被进一步推向两极分化中的负极。由此,改革开放制造了中国经济神话的同时也制造了根深蒂固的两极分化。

    国家政策的地区地域人为的偏差,诱导了资源的地区分配不均衡,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然而由于社会分配体系的不完善,加上地方保护主义,使得这些先富裕地区成为物质社会的特权地区,并没有为全社会共同享受到,(一个广义上的例子就是城市使用着大量的劳力、大部分享受着物流交通路线,而这交通路线是国家出资本低价购买了农民土地建设起来的;比如在社会资源大量累积,不均衡分配后,中国城市出现的0收入人口(依靠房租生存的一族)。在宏观上分配不均衡的基础上,社会保障体系的地方保护主义,又根本维护了国家的政策的利益区分原则,保障了社会的两极分化现实(比如暂住证更加应该称呼为赞助证,在中国土地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竟然需要两个证件才能证明自己是中国合法公民......)。

    在不完备的工业基础上,在中国特权阶层特权地区稳固形成后,中国快速突入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将社会资源从垄断的特权手中快迅速的推向市场,将不平等的分配落实到市场中来,将市场竞争建立在不平等的社会资源分配上,面对资本的资源流动加速走向两个极端,根深蒂固了两极分化。

    ……

三.情绪的根本过程 

  由是,两极分化问题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在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阶段,农民与城市贫民并没有感受到生活的压力,他们在贫困之后收获着一次又一次的惊喜,联产承包丰满了农民的粮仓,改革的提速资本的一次次建设城市,让两极中的负极根本上摆脱了赤贫,有了对未来自信的憧憬,国家资本对经济的低阶段建设让两极阶层充满了幸福的感觉。然而当中国经济走向现代化,走向效率社会的时候,经济中的丛林法则迫使中国工业思考经营成本、思考经济发展质量的时候,中国从劳动密集产业中顿悟过来,现代化了的中国开始了悄无声息而又波澜壮阔的裁员,失业率浮现到了社会统计数字中,生存问题又一次摆在了穷人的饭桌上。开始返乡的农民发现农村还是一成不变的维持着过去的日子,从幸福中跌落的城市人突然发现自己原来还是穷人,社会的落差折射到了现实生活中,两极分化开始劫持社会情绪。从割资本主义尾巴到小平你好到春天的故事再到中国崛起的今天,人民内部矛盾积渊已深,和谐社会任重道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