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透过历史经纬线来考察一下抗美援朝战争

让我们再一次透过历史经纬线来考察一下抗美援朝战争吧! 
1840年,英国人只动用了15 000余名陆、海军官兵和48艘战舰,就陷定海、取吴淞,直趋
南 
京,将满清军队打了个一败涂地,落花流水,最后以签订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为代价
, 
才让人家住了手。 
1894年,小鬼子上了岸,甭提了。 
1900年,那就更是不能提了。 
数万八国联军打上门来,奸淫虏掠不说,还稍带着一把火烧了皇上的御花园,最后老佛爷
仍 
然签订了一张赔银子让土地的卖身契--《辛丑条约》,才算暂时了了账。 
再后来改了朝换了代,反而一代不如一代。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作为战胜国的北洋政府竟然要去签那个丧权辱国的21条。
 
1931年九一八,两万鬼子关东军,竟然就能从少帅20多万东北军手中轻取东三省80万平方
公 
里的土地。对共产党誓不两立不共戴天杀气腾腾的蒋先生却一点脾气也没有,还发出"绝对
 
不抵抗"的命令,眼巴巴地看着日本鬼子弄出个不明不白的"满洲国"来。 
后来有人以蒋介石尚未完成抗战准备而为其开脱。 
可毛泽东们又完成了出国作战与头号强国交手的准备吗? 
扯淡! 
1937年七七事变后,蒋先生总算爷们儿了一把,抗战啦。 
八一三还主动在上海向日军出击,先后开动了70万国军精锐在淞沪战场跟鬼子们打得山摇
地 
动。国军弟兄们也挺给中国人长脸,打得也算英勇也算顽强很有些中国爷们儿气。 
那就好好打呗! 
不! 
却一边打一边三心二意地盼着英美来当和事佬,开出的价码连那个傀儡"满洲国"都不敢让
挪 
窝,只是"恢复到七七事变以前的状态",还用这种心态去制约战场指挥官。以致于最后一
败 
再败,让20多万日本鬼子撵着70万国军的脚后跟进了南京,弄出个国人至今一提起就伤心
落 
泪的"南京大屠杀"来。 
你再看看毛泽东们的"谈的只管谈,打得只管打!" 
好歹惨胜了吧?好歹成"四强"了吧?却还是割蒙古,弃疏球,不争香港,不管唐鲁乌梁海
。 
连派点驻日占领军这样天大的好事儿都不敢慨然应承。 
皇上爷也好,蒋总统也好,都是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 

再看1950年。 
那时候,新中国刚刚成立,国内还有国军残余部队和大量土匪,整个一个废墟一片满目疮
痍 
的家底,毛泽东们就敢和头号强国纠集的17国联军较劲,而且还让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遭
受 
败绩,最后不得不在有利于新中国的情况下结束战争。 
站在这个历史横断面上的中国人民可以很方便地进行比较。 
曾几何时,数万侵略军就可以在中国横行无忌,而今呢?为数上百万的17国联军却在邻邦
的 
土地就被遏制。饱受帝国主义列强侵略和欺凌的亿万同胞,能不焕发出空前的爱国热情和
民 
族自尊心和自信心来吗?能不在切切实实地享受"站起来"的感觉时,由衷地喊出"共产党万
 
岁"、"毛主席万岁!"来吗? 
自此以后,中国,再没有丧权辱国割地赔款的历史了。 
自此以后,中国,再没有外敌深入国土肆虐横行的历史了。 

海外华人也脸上有光。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先生回忆说,朝鲜战争前他在欧洲旅行,人们常对华人持歧视态度,
可 
是新中国出兵朝鲜并连获胜利后,西欧海关人员一见华人都肃然起敬。 
李光耀先生从此开始认真学习汉语。 
在战犯管理所的日本战犯、伪满战犯和国民党军战犯们,也大都是在抗美援朝战争取得胜
利 
后,才转变了态度,诚心诚意接受改造的。 
流落海外的前中华民国总统李宗仁先生,也是在新中国取得抗美援朝战争胜利之后,经过
痛 
苦的反身自省,从自已的失败中看到了为自己所热爱的祖国的新生和崛起,从而毅然否定
了 
旧我,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和他昔日的对手握手言欢。 
还有那听到了伍修权将军在联大发言后归来的大批海外学子。 

自抗美援朝战争后,新中国军队多次与外国军队交手。 
美国军队、印度军队、苏联军队、越南军队。 
他们之中没有一个,能通过战争手段从新中国军队手中获取哪怕是一分一厘的中华人民共
和 
国国土。 
从此,中国人民有了一个已保持了50年的外部安全环境。 
如今,我们都在这个安全环境中休养生息。 
换句话说,我们都在享受这个安全环境。 
可是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个环境是怎么得来的? 

抗美援朝战争使中国人民焕发出空前的爱国热情。 
这种空前的爱国热情又引导人民倾尽全力支援了这场战争。 
成千上万的土改翻身农民披红挂彩,斗志昂扬地奔赴朝鲜。 
当时人口只有2 000余万人的渐江省,先后竟有100余万人报名参加志愿军--那当然能如愿
的 
只能是少数人,没有选上只能发牢骚说"参军比选秀才挑女婿还难";人口稀少的西北地区
仅1 
951年一年内即有24 000余名各族爱国青年走进了出国出作战的志愿军队伍;内蒙古自治区
 
扎贲特旗一个行政村60多个蒙族青年牵着自己的马弹着马头琴来到征兵工作站…… 
"母亲教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 
那首激励着万千太行儿女的战歌,在新中国第一次对外战争中,又激励着百万中华优秀儿
女 
慷慨高歌奔向异国他乡的浴血战场,父母送儿子,妻子送丈夫,兄弟争相入伍,还有老太
太 
带着全部子女走进征兵站…… 
经历过抓壮丁那个年代的人们一定能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除了参军,祖国人民还组织了大量的支前队伍。 
整个战争期间,东北地区农民参加过担架队、运输队、民工队等战地勤务工作的就有60多
万 
人;全国铁路系统有80%以上的员工报名参加抗美援朝;中华全国抗美援朝总会和红十字会
 
共组织了6 000余名医务人员赴朝服务…… 
他们跨过了鸭绿江,是没有志愿军名义的"志愿军"。 

青年知识分子们也积极参军参干。 
年届古稀的民族资本家吴蕴初的独生女儿吴志运决心参加军干校,曾在封建买办和官僚资
本 
的夹缝中艰难生存下来的吴蕴初老人复信予以热情赞许: 
"吾垂暮之年,只有你一个女儿,自不愿与你分离。但是你为祖国为人民愿意献身祖国,并
 
预备流尽最后一滴血,这行动和精神是伟大的,吾岂能以舐犊之爱忘却了保家卫国之义。

战争期间,报名参加军干校的知识青年达到58万多人。 

最让人动情的是这个贫弱国家人民的捐款运动。 
战争进行到关键时期的1951年6月1日,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发出了开展捐献武器运动的
号 
召: 

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战斗力,在一切方面都能完全压倒敌人,困难的只是
我 
们的飞机大炮等武器还不够多。为了使我们英勇善战的志愿军,能够以更小的牺牲,消灭
更 
多的敌人,早日取得战争的最后胜利,我们必须迅速以更多的飞机、大炮、坦克、高射炮
、 
反坦克炮等武器供给前线。我们建议全国各界爱国同胞们,不分男女老少,都开展爱国的
增 
加生产、增加收入的运动,用新增加的收入的一部或全部,购置飞机、大炮等武器,捐献
给 
志愿军和解放军,来加强他们的威力,巩固我们的国防。 

为各界人民认捐的方便,抗美援朝总会对各项武器的折价作了具体规定: 
一架战斗机折合人民币15万元; 
一辆坦克折合人民币20万元; 
一门大炮折合人民币9万元。 
这个运动立刻得到了全国人民热烈拥护。 
北京石景山钢铁厂的职工们,通过增加产量,义务加班承包本厂施工工程,拣废钢铁、捐
奖 
金等办法,捐献了"石景山钢铁厂号"战斗机一架;甘肃玉门油矿的职工在8天内用增产所得
 
捐献"石油工人号"战斗机一架…… 
还有常香玉和她的"香玉剧社",这些在旧社会受尽欺凌被人瞧不起的"戏子",从新中国的
诞 
生中重新找到了做人的尊严。她们从1951年8月起半年内,在陕西、河南、湖北、湖南、广
 
东、江西等6个省为30多万观众巡回义演170多场,自己省吃俭用,用义演的收入捐献了"香
 
玉剧社号"战斗机一架。 
笔者从不喜爱地方戏剧,连自己家乡的川剧都不爱看。 
然而因为在少年时听老师讲过"香玉剧社号"飞机的故事后,竟爱屋及乌,喜爱上了这个河
南 
地方戏,至今仍保留着这个让许多朋友奇怪的嗜好。 
笔者对常香玉老人保持着永远的尊敬。 
当然,笔者家乡的老一辈人也没让笔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感觉没脸--简阳县的棉农们发
起 
了"一斤棉捐献运动",两个月内就完成了两架"棉农号"战斗机的缴款。 
个人捐款也很踊跃。 
新疆乌鲁木齐103岁的维吾尔族老人吾古尼沙汗,坚持拾麦穗、纺线卖钱捐献武器,被誉为

志愿军的老妈妈";重庆市63岁的劳动妇女彭淑贞,临终前将其一生洗衣所得的积蓄3个金
戒 
指、5枚银元和一间房屋,全部捐献了出来;湖南湘潭县一位76岁的勤杂工谭楚云每月只有

元的收入,从抗美援朝总会发出捐献号召之日起,就做了一个竹筒,上面钻一个小孔,每
天 
工余挑三、五担水,把卖水的钱装进去,竹筒上写着"抗美援朝捐献?谭楚云记"的字样。 

"我是毛主席的家乡人,不能给毛主席丢脸!" 
老人这样说。 

孩子们也捐。 
辽宁彰武县一个小学的1 200余名小学生,利用放学后和假期中的闲暇时间,拣粮食、打柴
 
禾、打柳条子积累了1 200元全捐献出来。 
…… 

截至1952年5月底,仅一年时间,全国人民共捐献人民币5.565亿元,相当于当时3 710架战
 
斗机的价款。 
也就是说,可以全部装备一支新中国当时的空军。 
现在的人们可能要说这有什么了不起?1998年长江洪灾期间,中央电视台一个赈灾晚会下
来 
就能募来同等数目的捐款。 
可想过没有,那年头中国人的腰包有如今这么鼓吗? 
再者说啦,那年头的钞票有现在这么"毛"吗? 
那一张一张都是人民的血,人民的汗。 
也是人民的意志! 

中国人民还陆续派出慰问团到前线慰问自己的子弟兵。 
1951年1月,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决定组织中国人民慰问团前往朝鲜,慰问在朝鲜前线英
 
勇作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 
1951年4月,第一届中国人民慰问团由总团长廖承志、副总团长陈沂、田汉率领,由8个分
团5 
75名各界代表和文艺工作者组成,直接把全国人民捐献的1 093面锦旗、420余万元慰问金
、2 
000余箱慰问品及15 000多封充满深情的慰问信,送到子弟兵的手中。 
为给前线的战士们演出,慰问团曲艺服务大队副大队长、天津市著名相声演员常宝坤,队
员 
、天律市著名琴师程树棠遭遇敌机轰炸,光荣殉职。 
慰问团回到祖国,分别奔赴全国2 050个县进行汇报演讲,把前线将士们的故事广为传扬,
 
激励着后方人民更加努力地恢复生产,支援前线。 
第二届慰问团由刘景范为总团长,陈沂、李明灏、胡厥文、周钦岳为副总团长,规模比第
一 
届大了一倍,有9个分团1 097人,代表性也更为广泛,还包括了宗教界、海外华侨及少数
民 
族代表。 
他们到达朝鲜时正值上甘岭作战期间。 
慰问团第二分团来到五圣山前线,他们一定要到前沿去看自己的子弟兵是怎么打仗的,而
秦 
基伟军长出于安全考虑把他们拦住了,双方争执不下。 
最后达成协议,让两位代表--工业劳动模范牛汝森和作家陆柱国在前沿观察所用望远镜看
前 
边打仗。 
两人一看就落泪了。 
边看边哭,最后索性嚎啕起来。 
陆柱国说我不走了,我要留在这里,把上甘岭的英雄们写成小说,让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
都 
知道他们是些什么样的人,是为什么在打仗,是在怎样的条件下打仗,是怎样打赢的这些
仗 
。 
这位青年作家走遍了参战的每一个连队,噙着眼泪听取了那些战争的胜利者和幸存者们诉
说 
的每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在熬过许多个不眠之夜后捧出了一叠叠浸着泪水的稿纸。
 
那就是撼世之作《上甘岭》。 
这部作品被新中国电影工作者搬上了银幕。 
至今,"一条大河波浪宽"还在神州大地到处传唱。 

另一位作家巴金用前线的素材写下了另一个动人故事《团圆》。 
这就是电影《英雄儿女》的故事蓝本。这部电影当年在香港打破了所有好莱坞大片的票房
, 
创造了香港电影票房历史之最。 
影片的技术水平当然赶不上好莱坞大片,艺术水平也有可圈可点之处,但她却是中国人自
己 
的故事,中国人自己的感情,中国人自己的业绩,中国人自己的骄傲。 
身处殖民地状态的香港人也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 
血浓于水,全世界炎黄子孙,爱国情结是共同的。 

伟大的战略家毛泽东一手"攘外",一手"安内"。 
在对外战争取得胜利的同时,国内的中国军队也完成了历时4年的大规模剿匪斗争,歼灭国
 
民党军残余部队和政治匪特268万余人,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当局在大陆建立"游击根据地"、
 
同共产党进行长期对抗和伺机反攻大陆的企图,消除了颠覆破坏新生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
巨 
大威胁,保卫了人民革命的胜利成果,彻底消除了中国人民长期以来深恶痛绝的匪患,安
定 
了社会秩序,保护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 
在剿匪作战的同时,人民解放军还粉碎了台湾国民党军在东南沿海和西南边疆对大陆的陆
上 
、海上和空中的多次窜扰,巩固了一百多年来形同虚设的边防。 
与新中国百万优秀儿女在国门外与敌人浴血奋战的同时,国内人民还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
地 
改革、镇压反革命和抗美援朝运动,清除了农村封建势力,到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时,
全 
国除新疆、西藏和台湾外,基本完成了土地改革。 
这一切,都为尽快医治战争创伤,恢复国民经济,进行生产建设,提供了必要条件。 
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挟昌都战役胜利之势,与西藏地方政府友好协商,
排 
除了帝国主义势力和西藏分裂主义分子的重重干扰,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
府 
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并1951年12月20日,完成了进军西藏的伟大壮举。 
中国,从此开始真正成为一个各民族团结统一的国家。 
在一个疮痍满目的土地上,出现了百年未有的崭新气象。 
想想那个敌寇已深入国土还说"攘外必先安内"的蒋介石。 
有什么感觉? 

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还大大促进了国民经济的恢复。 
这个恢复,是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完成的。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极大地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中的威望,对于中国国内的政治
安 
定和经济建设也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虽然战争耗费了62亿元人民币的战费,但并未对
国 
民经济的恢复产生重大的不利影响。这固然是人民群众空前高涨的爱国热情所带来的巨大
的 
生产动力所致,但出兵及时,初战获胜,将敌军从鸭绿江边逐回到三八线附近,避免了在
漫 
长的中朝边境长期设防而可能付出的更大代价,使原订的南满工业搬迁计划得已取消,东
北 
地区在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又成为了建设的重点,起到了担纲的作用,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
原 
因。 
由于中国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苏联也改变了过去援华态度不甚积极的态度,在第一个五
年 
计划期间援助中国建设了156个大型 工业企业,从而使新中国奠定了工业化的基础。 
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苏联共向中国提供了64个陆军师和22个空军师的的装备,其中大
部 
分是有偿的,共折合人民币30亿元,按当时比价,折合成为美元为13亿。 
这些装备,大都是抗美援朝战争运动战末期到达并装备部队的,那时战场的大格局已经稳
定 
,但这批装备在中国军队防御作战阶段的作战中仍然发挥了巨大作用,因而对于中国军队
最 
后夺得战场主动权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1955年,苏军从旅大、丹东撤退时,又有偿移交了记账款10亿人民币的装备。 
整个50年代,中国欠下苏联贷款59亿人民币。 
1965年以前,中国全部还清这笔款项。 
还是那句话,站得直有本事的人最好交朋友。 

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使毛泽东很有底气地对世界说: 
"帝国主义侵略者应当懂得: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
 
不好办的。" 
"中国人民有这么一条,和平是赞成的,战争也不怕,两样都可以干。" 

"毛泽东要是刚一建国不去打仗而搞改革开放多好!" 
"当时就和美国人和和气气谈判多好。" 
如今许多深受改革开放之益的中国人如是评说。 
他们忘记了,搞改革开放也好,搞经济建设也好,都需要具备一个很重要的大前提--一个
相 
对稳定的外部安全环境。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外部安全环境,连休养生息过安生日子都不能
保 
障,哪里还谈得上什么改革开放。我们完全有理由这样说:没有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毅然
决 
定出兵投入并赢得的这场国际局部战争,就绝不会有新中国第二代领导人的这场改革开放
盘 
活中国的的丰功伟绩。 
改革开放不是空中楼阁,它要有一个坚实可靠的基础。 
刚一建国就能和人家和和气气地谈当然好,可这是一厢情愿单相思能想来的么,人家整个
国 
策就是敌视你歧视你封锁你压迫你,你拿什么底牌去跟人家谈?坦率地说,低三下四地去
求 
着人家谈未必就谈不出个结果来,可那会儿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 
毛泽东说得很形象:"让中国人把腰弓起来当座桥,让美国人踩着到苏联,让苏联人踩着到
 
美国。" 
中国人,愿意去扮演这等角色么? 
可以想见,如果当初毛泽东们忍气吞声让美国一而再再而三地违背诺言压到鸭绿江边来,
把 
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中国人头上,就算是人家真是菩萨心肠不蹬鼻子上脸杀将进来再
踩 
你一脚,那后来的新中国,还有那个份量吗?以后跟美国人谈也好,跟英国人谈也好,还
会 
是那样一种理直气壮胸有成竹不卑不亢落落大方的谈法么? 
那时候,人家那言来语去就算客气到了家,你也没底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